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楼主: 侠盗露露

[小说小品] 《原来爱上谁》(修正版)

[复制链接]

96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3-9-4 00:43:32 |显示全部楼层

                      (五)

  
天,不用上班,蓉蓉一早赶到高哲家做卫生。
Pinky叮嘱她,这次要把那间她从未打扫过的房间做一下。她问为什么,Pinky说她也不清楚,老板就这么交代的。
还好,这个小房间陈设不多,灰尘也很少,看来高哲他自己偶尔会来清扫一下。
这房间有什么特别意义吗?看陈设,适合女人居住。
高哲没有结过婚,看他那样,也不会带什么女朋友回家,那这屋——?
蓉蓉清扫完,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带上房门回到客厅。刚转身,她就吓了一跳。


客厅里不知什么时候就站着一个年轻女子,手里还拽着行李箱,风尘仆仆的样子。
“哦,我的天,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你。。。你要干什么?”蓉蓉惊慌的问着。
那女子也一直盯着蓉蓉,眼睛带着笑,这笑容让蓉蓉镇定了许多。这是个会用眼睛说话的女人。


“高太太?”年轻女子反问了一句。
“我?!哦——!不不,我只是来帮忙做卫生的。”
“那一定是未来的高太太。”女子自说着,不等蓉蓉再辩解,拿眼四周打量了一下,表示很满意。
她又顺手推开了蓉蓉刚关上的房门,轻轻瞟了一下,说了声:“这一定是我的房间,谢谢你!”
“啊——!”蓉蓉被谢的莫名其妙,她奇怪自己怎么还没有搞清对方的身份。“你究竟是什么人?又是怎么进来的?”
“你没锁门,我就进来了。”这个回答简直有点让蓉蓉神经错乱了——我没锁门吗?我怎么这么大意呢?我想什么去了?
“我叫高露,是高哲的妹妹。”这个回答更让蓉蓉错乱了。第一时间,她确定自己听错了。
“什么什么,你说你是高哲的——”蓉蓉瞪大着眼睛问道。
“妹妹。”女子看着蓉蓉的眼睛,清楚的重复了一遍。
“瞎——说!怎么可能!高哲怎么可能有一个妹妹!”蓉蓉使劲的摇着头,她想自己再笨,也不会相信这么荒唐的故事。
她找到了自己的手机,翻着高哲的电话。“你等等,你等等,我给Jack哥打个电话就清楚了!”
“OK!”女子脱下了高跟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高哲在餐厅。他在等一个人的电话,他等的并不是蓉蓉的电话,却还是只等来了这个女人惊慌失措的声音。
“Jack哥,Jack哥,你听我说,家里来了一个女人,说是你妹妹,我才不信,你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妹妹!她这会儿睡着了,我拍下她的样子给你看一下。”
蓉蓉不等高哲在那边的反映,就对着沙发上睡着的女子一阵猛拍。
“瞧,就是她,我想是个女骗子!要不要等你回来叫警察?”

高哲在那边终于可以说话了。他没想到所有的时间地点和人物都发生了错位。他知道高露不是一个很好应付的人,偏偏碰到那个“傻乎乎”的师奶。
“蓉蓉,她没有骗你,她的确是我妹妹。。。。。。这事说来话长,等我回来再说吧。”
高哲挂线。他对着一旁偷听的BT说道:“回家!去会一会你的这个素未谋面的表妹吧!”




等高哲他们匆匆赶到家,却只见蓉蓉一人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哎,姑姑,姑姑,那个女骗子呢?”BT拍着蓉蓉的肩,叫醒了她。
蓉蓉揉了揉惺忪的眼。“女骗子出去了。”
她再一睁眼:“哦,不对,Jack哥你说她是你妹妹,是真的吗?”
高哲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你可不可以先告诉我们,她去了哪里?”
“她骑单车去了。刚才一见你那车,她兴奋的不得了,说很久没骑过了,二话没说,就出去了。”
“这丫头!”高哲并不担心这个妹妹会有什么事,他只是觉得她的这一次不轻而易举的“驾临”,一定不那么简单。他猜不透,就像他一向都很不了解她那样的,猜不透。


这天的天气很好,风和日丽。无论是对于跑步还是骑单车,都很舒服。
露露把车速调的比较快,虽然这段路她并不熟悉,却是一段修建得很好的路,很适合骑单车。
她在享受这种流畅的刺激,如果此时有一个竞赛的对手,就更爽了。
她心想着,眼的余光里就出现了一个影子。
那是个几乎就要后来居上的跑车。矫健的身姿,风驰电掣的速度,点燃了露露的情绪。透过那顶赛车帽,她依然可以清晰的看出这是个帅气的男子。
她朝那人笑了笑,对方也回敬了她一笑。
这是挑战的笑容。是对手,还是朋友,赛过了再说吧!


和煦的风,继续在耳畔吹过。
阳光下,公路上,两辆跑车正向远方飞驰而去。。。。。。

已有 1 人评分金coin 收起 理由
sharonpek + 30

总评分: 金coin + 30   查看全部评分

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6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3-9-15 09:27: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侠盗露露 于 2013-9-15 09:30 编辑

终点,在脚下,还是在我们的心中?当两辆跑车同时止步的时候,他们相视一笑。

高露看着那人摘下赛车帽,呈现一副清朗的面容。最吸引她视线的是那双眼,有着鹰一般的目光。
“你的技术不错,不过不该让着我的。”露露先开口道。
“我从没有和女人比过赛,你的技术已经超出了我可以谦让的程度。”他的笑容也很好看。
“你很会说话!”露露也摘下了赛车帽,散下了一头柔顺的黑发。“你经常来骑车?”
“嗯,会经常来骑。”那人指了指露露的车,“我认识这车,还有它的主人。”然后他看着高露,像是等着她来回答他没有问出的话。

“它原来的主人叫高哲,现在的主人叫高露,高露是高哲的妹妹。”露露拍着她身旁的“坐骑”,坦白地说道。
“哦?!”那人无比惊异的看着高露,显然他所听到的也已经超出了他可以猜测的范围。
“那么请问,那辆车的主人叫什么?”高露望着对方的车,回敬了一句。
“江扬,算是高哲的邻居吧。”江扬伸出手和高露礼貌的握了握。

江扬凝神注视着这个名叫高露的女子。一瞬间,她让他想起了一个人,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联想,但的确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一块儿。
“你是从内地来的?”江扬问道。
“对。”高露回答了一个字,没有再补充什么。她把车靠在栏杆上,眼望着远方。“这儿的风景真美,很像我住的地方。”
江扬斜靠在栏杆上,看着高露,再由她的目光看向那个很像她家乡的远方。。。。。。

************************************************************************************
回忆,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感受。此刻,高哲就在回忆中寻觅着曾经的苦涩,迷茫,还有抉择。

“。。。。。。那天,父亲从大陆做生意回来,告诉母亲和我,他在那边有一个女人,和一个女儿。当时,我们都不能接受这件事,但也没办法去干涉。随后,就发生了意外。。。。。。”
“父母走了,在我孤身一人的时候,还是想到了那个女人和那个小妹妹,当时她可能只有三岁。我想父亲是希望我能去找到她们的。”
“当我见到那女人,才发现,她们的生活一直很独立。那女人很能干,是个中医,有一个独立的诊所。我父亲就是求医时认识她的。她说,她和女儿都不需要我的帮助,但很高兴,我能去找她们。”
“然后一些年,我都会抽时间回大陆看她们,如果没空,也会请我的朋友去一趟,主要是关心这个妹妹学业方面的事。”

高哲忽然长叹了一声,“只是她这么多年,都不愿意来我这儿,比我还有个性。”
“我倒觉得她的个性挺像你的。”听了半天故事的蓉蓉终于发表了意见。
“哼,这丫头,这么随性,真该好好管管!”BT其实很失望没能在第一时间见到这个随性的“丫头”。
“她只比你小几个月,而且,还可能比你高!”高哲的话,听的BT一脸深受打击的表情。
忽然,他看到茶几上的一张纸,拿起来问道:“这是什么?”

“哦,这是我求来的方子,帮朋友开的。”蓉蓉连忙抢过纸条。可是她很快又想到了什么。“Jack哥,真奇怪,你那个妹妹看了我这方子,偏说有一味药下猛了点,身子弱的人会受不了,她一定要给改了!”
高哲拿过方子瞧了瞧。“你放心,她是正宗的挂牌医师,在当地名气还不小,开给你的,绝对没问题!”
“是——吗!?”蓉蓉不晓得该惊还是该喜。
“那我该走了,我还得去点药,熬药,今天好多事。。。。。。再有时间,Jack哥多给讲讲你妹妹的事,我很感兴趣!”这个师奶看来真的很“八卦”!

“我想我能够说的可能并不多,我对她也很不了解。她有时候就像一个谜。”
高哲的话说得蓉蓉和BT一愣一愣的。“谜——?”
“她有时候会产生一种很神奇的预感,就像是一个——‘魔咒’!”
高哲说的越来越不像是人话了,可BT和蓉蓉从他的眼中,看不到一丝戏谑的神情。

********** *******************************************************
露露收回了远眺的目光,带着浅浅的笑意看着江扬,这笑容很像高哲。
她看着江扬斜倚着栏杆,江扬也在打量着她。
她再看那栏杆,又看回江扬。
“如果这时那栏杆忽然断了,他会掉下去吗?”
露露探头朝栏杆下望去——这是一段绝壁,绝壁的下方,是茂密的森林,还可能密布荆棘。人在里面,是不可能走得出来的。

一阵寒意袭上她的脊梁。
“江先生,别靠那个。。。。。。”她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得“咔嚓”一声,江扬的人跟着一截栏杆就“飞”了下去。。。。。。







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6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3-9-24 22:14:23 |显示全部楼层
江扬从警以来,他就曾想过,也许有一天自己就会“倒”在这个岗位上。无论如何,这对于一名警察来说,都是一种很光荣的“结束”方式。
除此之外的,他还没有考虑过,更没有设想有一天会从一个悬崖“飞向”另一个世界。

他第一次感到地心引力是如此的强大,从“起飞”到“降落”,几乎就是眨眼的瞬间。

再睁眼的时候,他只觉得天空很阴暗。
他相信自己还活着,阴暗的感觉不是来自阴曹地府,而是自己正被一群野生的植物包围着,也正是这些遮天蔽日的“家伙”,意外地救了他。

他沿着崖壁望向它的顶端,还可以看到他“起飞”的位置,他甚至可以看到有一个"小脑袋"在往下看。
江扬知道,如果那个"小脑袋"是高露,她是怎么也看不到他的。
他希望高露身上带着手机,并且打了求救电话。他已经找不到自己的手机了。
他也找不到可以穿越这野生丛林的路,如果硬闯反而更危险。
他庆幸自己的手脚都还能动弹,孤身无援的时候,他还有希望保证自己的安全。

一阵微弱的手机铃声,由丛林深处传来,江扬赶忙循声摸索过去。这一定是老爸做好了午饭,迟迟不见他回家,打了过来。
铃声只持续了十几秒就哑了,江扬只好退回到原来的地方,心中再次蒙上了阴影。

天色像他的心情一样,灰蒙蒙的。
一个人濒临绝境的时候,都会希望出现奇迹,江扬也不例外。而且他真的看到了——

就在那个崖壁的半空,有个人正沿着一根绳索向下滑落着,并且离江扬站的地方越来越近。
“高——露!”江扬当然能认出那人是谁,尽管他觉得太不可思议,但是见到有人能用这种方式下来,那么说明他也一定能安全的回到上面去。
所以,他的这一声叫的很大也很激动。

他看着高露的身影,脑海里忍不住又浮现出一个人的影子。他并不想有这种联想,尽管这种联想是出自他职业的本能。但是第一次,他不想这么做。

“太好了,你还活着!”这是高露着陆后,说的第一句话。她轻轻喘着气,眼里带着笑也带着光彩。
江扬心里除了兴奋,还有很多的疑问,但是,他看着高露的眼睛,看着她喘气的样子,看着她脸上泛起的红晕,他忽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

他看着依然系在高露腰上的绳索,摸了摸,又拽了拽。
“你放心,它比你见过的任何绳索都结实!”高露知道江扬关心什么问题,先说了话。
“我的确没见过这种奇怪的绳索,是定做的吗?”
“是定做的,不过原料却是买不到的。”
高露停顿了一会,她也许想说下去,也许不想说下去。江扬就看着她,等着她。这是他疑问之一,他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设想了很多的答案。他也不知道自己需要的是哪一个。
“这是一种连我自己都叫不出名字的植物炼成的。”高露摸着那绳索,她把其中一节围成一个圈,再透过那圈看着江扬。“猜我是干哪一行的?”她笑了笑,放下了绳索。“我是一名中医师。我会经常自己上山采药材,这个就是我发现的宝贝。”
“你一定想象不到它有多长。”说着,高露将那绳索又从腰间拉出一大截。
江扬瞪大着眼,伸手触摸了一下高露的腰带。原来这腰带就是一个机关,而且还有一个按钮。
高露碰了一下那按钮,绳索“嗖”的回去了一截。

江扬看着绳索,再看向它的另一头,正生根于悬崖的顶部。“它可以这么长吗?”
“其实这悬崖并不高,不过很陡。我到过的悬崖比这深多了。”
高露环顾一下四周。“这里不好玩,咱们还是到上面再聊吧。”她又上下打量了一下江扬,“能动吗?”
“嗯,没问题。”
“你真行,这么高,居然没事!”
“可能平常好事做的多了,菩萨保佑我吧!”
两人相视笑了起来。

“哎,你带着手机吗,借我一下。”江扬想找回自己的手机,这是那年生日的时候,美莉送给他的。
江扬接过高露的手机,他发现高露刚才并没有打什么电话。
“你刚才没想过要报警吗?”
“想过。不过,我首先想知道你是不是还活着,是不是第一时间需要救治,然后再报警也不迟。”
江扬心里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个女人在这种时候会这么冷静。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就是他飞下悬崖之前听到的那一个声音。

“在想什么?还不找你的手机?”
江扬发觉自己再问什么都是多余的,这个女人太聪明,你问她的,她不一定会给你答案,不问她的,她也许会愿意说出来。

他拨通了自己的号码。熟悉的铃声再度响起,这回他很顺利的找到了手机。然后他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老爸,你们先吃吧,我还有一会儿才回来。”
结束通话,他发现高露一直盯着自己,或者在听他讲电话?“你不用打个电话回去吗?”他原本没打算问这句话的,也许只是想转移她的目光。。。。。。
高露果真没有回答这句话,只是抬头看了看。“天色不太好,咱们还是想办法快点上去吧。”
“当然!”

以前在警校的时候,江扬也曾经在野外做过攀岩的训练,参加工作后,没时间也没这个机会了,偶尔也和队友在室内玩一下攀岩。今天,真是天赐“良机”,在极度缺乏装备的情况之下,他要征服这段绝壁!
“江扬,你把皮带松一下。”见这个男人“受惊若恐”的样子,高露连忙说:“别担心,我不会侵犯你的!喏,先得帮你固定好皮带,然后固定绳索,要不然在半空荡起秋千来可不好玩。”
江扬知道这不是在开玩笑,他松开了皮带,只见高露迅速的挽起一截绳索穿进皮带,又来回的穿梭着。。。。。。

他们挨得很近。高露身上有一种香气很特别,舒心,宁神,如幻如梦。。。。。。
江扬忽然退了一步。“我自己来。”
高露小愣了一下,松开了绳索。却见江扬系绳的速度并不比她慢,最后的生死结系的又结实又漂亮。

“嘿,不错呀,挺专业的!”一个很高的评价。这个技能是江扬做飞虎队员时练就的,他以为高露或许会打听他的职业,但他并不是很想告诉她,至少现在。
“好了,可以出发了!”高露示意江扬先行一步。
“不行,你先。”江扬执意垫后。男人保护女人是天经地义的,就算是攀爬绝壁也不例外。
“我可不是跟你客气,你在前面可以帮我找好支点,为我探路的,行吗?”这个理由实在是充分,江扬只好答应了,他只轻轻说了句:“你自己小心点!”
“嗯!”高露应了一声,拿眼轻瞟了一下这个帅气的男子,此刻他的眼里闪烁着坚毅的光芒,那是她希望看到的,她也相信它们一直都在。


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6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3-10-3 09:41: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侠盗露露 于 2013-10-9 08:32 编辑

夜色渐浓。
美莉捧着一杯茶走进书房,江扬正在电脑前聚精会神,没有注意到她。
白天经历的险象环生,他没有告诉美莉,只是简单的对老爸说了。
高露说她只在香港呆几天,所以无论他和她“邂逅”了什么,都只当是一场梦而已。
他的电脑屏幕上,停留着一个网页,一个女人的简历,一双目光深幽的眼。
简历上的文字和高露说的没有多少出入,她的确是一名小有名气的中医师,而且在她的诊所里,成员清一色的小字辈,这在当地中医界简直是一朵“奇葩”。

江扬陷入了沉思。他曾经由高露联想到另一个人,但是眼前的文字显然不会是“伪造”的,那么他的联想只能解释为“职业病”的蔓延。
他不觉欣然的笑了笑。分手的时候,他随口说了句:“希望我们可以做朋友。”
高露回答:“赛车开始,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作为警察,江扬真正的朋友圈其实很窄,他渴望有不同类型的朋友,比如运动员,画家,或者是医生。
他希望高露就这么简单,简单到身为“资深”的中医师也要亲临深渊采撷珍贵的药材!
她也许只是高哲的妹妹,一个身份而已。那么对她而言,高哲也只是“海盗餐厅”的老板,小本经营,本本分分商人一个。。。。。。

他仰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今天很累,浪费了休息的一天。他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掉下悬崖,为什么会答应高露去爬那段绝壁!他们完全有理由打求救电话的,但是他们没有。两个人既像“英雄”更像“傻子”似的攀爬了两个多小时,才成功登顶。
“本来你不用下去的,知不知道这样做很傻。”两人都安全以后,江扬想表示一点谢意,但是说的很“婉转”。
“如果你没有碰见我,也许不会掉下去。”
高露的这句话,江扬一直用最简单的方式去理解,在他的主观意识里,“偶然性”已经被强加在这个女人身上,包括她是高哲的妹妹。

“老公,还在忙?”美莉把茶杯放到桌旁。她看到电脑屏幕上那个女人的照片,情绪忽然有些波动。“她是谁?”
美莉把双手搭在江扬的肩上,似乎希望得到点什么。
江扬这时才发觉美莉站在他身后。他伸手抚摸着美莉的手,“老婆,你的手好凉,不舒服吗?”
江扬第一次发觉女人的手是有很大差别的。

。。。。。。攀爬那个绝壁最后一步,是最吃力的。当江扬先自登上崖顶,自然会伸出手去接应后面的高露。
这是他们最“亲密”的一次接触。
那双手,掌心沁着汗,热热的,仿佛还带着“电”。它握住江扬的手的时候,非常用力,这种力量一直持续到两只手必须分开的时候。。。。。。

“我。。。最近都这样,没什么。”美莉看来很忧郁,她似乎想说什么又不想说什么。
“她跟你们的案子有关吗?”美莉还在想她的问题。
“她是高哲的妹妹,一个医生。”江扬并不希望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哦,”美莉很知趣。但她还是多问了一个问题,“你把那个皮带扔了?”
“嗯,我不小心把它弄坏了。”美莉一定是在清理垃圾的时候发现那个已经变形的皮带的。这个皮带的故事太复杂了,他不是很想说。
江扬关掉了电脑,起身挽着美莉。“不早了,我们去睡吧。”
“老公,我想跟你说点事。”美莉看来有很多心事。
“明天再说吧,乖老婆!”江扬哄着美莉,走出书房。

又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江扬开着车驶出住宅区。美莉在他身旁,她总是可以搭老公的车去上班,往常这个时候她都会说很多话,很开心的样子,可是今天,她很沉默。
江扬也没有说什么。他想女人就是这样吧,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会情绪反常的。

车子经过另一个住宅区,然后经过两个正在练晨跑的人,江扬减慢了速度。
他看到了高哲和高露。
显然对方也看到了他。高露居然特意跑过来,朝江扬挥了挥手。“嗨,早啊!”然后向他身旁那位满目惊异的美丽的太太,笑着点了点头。
车子又迅速走远了。

高哲一直在旁边像看戏似的看着。他开始相信,昨天高露对于她迟迟归家的解释很可能是真的——
“我骑车到了山顶,看到一个人掉下悬崖,然后我下去把他救了上来。”
这样的描述可以说已接近“天方夜谭”,高哲和BT怎么都不能相信,但他们也一点办法也没有,除非高露愿意多说一个字。
整个晚上都是高露和BT两个人的战争。从天文到地理,从古今到中外,谁也不服气谁。
所以高哲只弄清了一件事,这个妹妹此次驾临,主要是参加一个什么“药博会”。

江扬刚进警署,就有同事递上一份文件。
今天在某会场举办的一个国际性的“药博会”,因为警力不够,总署特批示各分局调派人员前往维持治安。
“上头的任务要执行,咱们的活儿也不能撂下。”简短的说明了形势,江扬开始分派工作。“大海和娜娜继续跟踪赵君豪,我,老郑,还有新,去会场那边。”
“另外,”江扬忽然打开了幻灯机,屏幕上是一个女人的照片及简历。“她叫高露,是高哲的妹妹,在大陆经营着一个中医诊所,昨天来的香港,据说会呆几天。”
大海他们开始议论起来。惊诧,怀疑,判断。。。。。。江扬等着他们,这是必须给的时间,有许多他需要的东西也许就在这几分钟。
他的目光停在了新那里。新一直在盯着屏幕,她看来比谁都惊异,那个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新,你是不是有话说?”江扬有些期待,但是这种心情很不同寻常。
新显然也有些犹豫,她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合适。
我?我。。。想说,这个地球原来真是圆的!”


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6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3-10-9 08:38:57 |显示全部楼层
新轻轻的一句话,震惊四座。
言外之意显而易见。就连那个“一根筋”的娜娜都忍不住问道:“新姐,你真的认识高哲的妹妹?”
“认识,我们曾经是同学,不过我不知道他有一个哥哥。”新依然说的很犹豫。
江扬看在眼里,他拍了拍手,示意议论到此为止。
“不管这个高露有什么背景,毕竟只有几天的时间,咱们机动行事。现在,该出发了!”


前往会场的路上,是江扬开的车。
透过后视镜,他看着眼里写满回忆的新。
“你和高露是中学同学?”
新转眼在镜子里碰到了江扬的目光。她不能确定江sir的资料里有些什么,更不能确定自己的任何一句话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我们。。。是警校的同学。”
“警校?”江扬陡然刹住了车,他这回是真的被“惊”到了。


昨天的那一段,高露曾经一度令他联想到一个人,就是这个来自大陆的女警,谜语新。
他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聪明,干练,充满活力,还有种内敛的智慧。
所以,刚才在警署新说的话,他即便意外也在他可以预料的范围。
然而一个功成名就的医生,如何上的是警官学校?
“高露做过警察吗?”江杨和旁边一直竖着耳朵的老郑都回身望着新,等着她的答案。
“不,没有,她读了两年,就辍学了。”
“为什么?”
“据她说,是为了继承母业,做一个济世救人的医生。”
“嗯!”“嗯!”江扬和老郑一起长长的应了一声。这个简单又明了的回答,是他们由衷希望事实存在的。
当初江扬发自内心的不想把高露和谜语新联想在一起,就是基于这一点。
无论是做警察,还是做医生,都是不错的选择,重要的是,单纯而尽心的把这份工作做到最好。
如果“三心二意”,终会出问题的。正如一个餐厅的老板,业余还做点“游侠”的生意,又顺便揽了警察的活儿,那么叫他们这些穿“制服”的,何去?何从?


三人都没有做声了。
车子继续行进,带着三个人的沉默一直来到了会场的那栋大夏。
当他们亮出证件,匆匆走进会场的大门,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
工作人员安排他们协助维持外场的秩序,坚持到中午这个任务就算完成了。
“还行,就几个小时,聊聊天就过去了。”江扬小声的对老郑说道。他实在没心事盯着这些来来去去的影子,而且上头根本就不该把这种事派给他们重案组。


他掏出手机,连上了线。
“大海,你那边怎么样?”
“江sir,你猜我们在哪里?我们就在这个会场的外面!。。。。。。”
“赵经琛和赵君豪也来了?你确定?那你们也进来吧。”江扬没想到两个任务会撞车。
“我们就猫在外面吧,不进去了。万一出什么状况,也好里应外合。”
出什么状况?这里的保安措施已经不会再有大的状况了,江扬明白大海更想守在外面的原因。
“有娜娜在,大海宁可多晒会儿太阳。”老郑在一旁笑道。
“就是!”江扬也笑了。


“老郑,你女儿最近怎么样?”江扬知道老郑的女儿一直是他的心病,于是关切的问道。
“哎,提起来就头疼。”老郑开始说他女儿的事,从幼稚园到上中学,又说到现在。
江扬听着,想着。都说女儿和爸爸是最贴心的,怎么老郑的女儿就这么不省心呢?将来美莉生一排篮球队出来,不晓得会有几个听话几个不听话的。。。。。。


不知不觉,离场的人越来越多了,这意味着江扬他们也快下班了。
“江sir!江sir!”是老郑的声音。
江扬随着老郑惊奇的目光,看过去。
他看到赵经琛父子正向大门走去,和他们走在一块的还有一个人。
“高露!”
“什么情况?”老郑碰了碰江扬。江扬下意识看了看半天没出声的新,只见新这时也已看得呆了。
“高露!她就是高露!她就是高露!”新在自言自语。她知道高露没有看到她,而她也没有追赶上去。
她现在是一名警察,一名正在执行公务的警察,没有命令她是不能离开岗位的。


“老郑,跟上去看看。”江扬叫上了老郑。
老郑跟了出去,又很快跑了回来。“高露上了赵君豪的车。”
新皱了皱眉头。
“不会有事吧?”老郑说道。
“应该没事,大海他们会跟着。咱们也该撤了。”江扬跟工作人员办好手续,带着他的兵打道回府。

凭着和高露的萍水相交,他觉得高露和赵经琛父子在一起不会有什么问题。赵经琛有一家制药厂,高露有她研制的独门药材,那么合作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如果他们是初次打交道,赵君豪不一定晓得高露的家世背景,所以至少在今天不会有事。

回警署的路上,江扬讲了他的想法,老郑和新都表示赞同。

“现在我更想知道的是,高露知不知道赵经琛父子和他们高家的关系?”江扬回头看着新。

新的目光闪了闪,她当然领会江sir的意思。她微微的笑了笑,然后轻轻的吐出了几个字:“我也很想知道。

已有 1 人评分金coin 收起 理由
sharonpek + 60

总评分: 金coin + 60   查看全部评分

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3-10-19 23:55:15 |显示全部楼层
这,这,这是整个剧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6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3-10-20 23:44:28 |显示全部楼层
kinfuku 发表于 2013-10-19 23:55
这,这,这是整个剧本?

是松居的剧本。
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6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3-10-20 23:45: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侠盗露露 于 2013-10-21 00:04 编辑

中午,是享受美味的时候。可是美莉却没有这个心情,虽然她也很饿。早上一来上班,蓉蓉就逼着她喝了一大杯中药,那涩涩的感觉到现在还有。
“蓉蓉,明天我不想喝药了。”
“那怎么行!做人不应该轻易放弃。告诉你,这药还是一位专家帮忙改的方子,要不然你会真的受不了的。”
“是吗,谢谢你,蓉蓉!”美莉还是一脸愁云。"昨晚我差点把这事儿跟老公说了。可是又好怕说,我担心……”
“不用担心,你老公不会怪你的。”
蓉蓉把手放在美莉的手上。“你看你的手,这么凉,趁热把饭吃了,听话!”

“我是担心他……,昨天他扔了一个皮带。”
“皮带是你送给他的?”
“不是。我是说那皮带上有种很奇怪的香味。”
“奇怪的香味?难...道...你,担心他有什么艳遇?!”蓉蓉都快忍不住笑了。
“可是他昨天休息,一整天就只是出去骑了一会儿单车。”
“那一定是骑车的时候遇见了一个美女!”蓉蓉开起了玩笑。
“真的?”
“怎么可能是真的?你就这么不放心你老公?”蓉蓉担忧的看着美莉。“今天你的精神不太好,希望不是中药的反应。”
美莉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我倒希望这都是中药的反应。”

下午五点整,高哲和BT回到“海盗餐厅”,他们径直走进了包间,随后Keyman,姣佬,长脚蟹也紧随而至。
高哲刚坐定,就皱起了眉头。
两小时前,他就通知Pinky,这个房间不再对外。
然而此刻,那张他熟悉的餐桌上正悠闲的摆着一只精致而又陌生的茶杯。
“Pinky,这是谁的?”他见Pinky进来送水,便问道。
“哦,这是高露的,我帮她拿出去。”Pinky说着,端起了杯子。
“怎么她来了吗?现在哪里?”
“阳台呢,她听说这个房间要留出来,坐了一会儿就出去了。”
“你跟她说了些什么?”高哲知道,无论Pinky说些什么,都不会太有影响,但他还是想知道。
“就说了一点点。”
“一点点是多少?”
Pinky对老板从来不会说谎话,即使有些不好说出口的话,她都不晓得隐瞒。
“我说。。。。。。老板是天下最好的老板,不但厨艺好,人也好,做了好多好多的善事,还经常和几个朋友一起捐助山区的小孩子。就这些!”
“嗯。”高哲看了一眼BT,BT明白,他站起身帮Pinky开了门。
“谢谢你,Pinky,你说的很对,我们现在讨论的就是这事,麻烦你不要让其他的人进来了!”
pinky听话的出去了,当然谁也没有注意到她刚才说话时脸上还泛起了一层"红云"。

房间里是他们五个人,像往常一样。
“jack哥,我们几个也很想认识一下高露!”说话的是keyman,他旁边的姣佬和长脚蟹也用期待的目光看着高哲。
“这个。。。我会安排的,先开会吧。”高哲跟他的搭档很少像这样说话不“痛快”的,他用了“安排”这个字眼,其实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让高露和他的几位生死搭档“认识一下”。他清楚,像Keyman,姣佬和长脚蟹他们几位千差万别的“身份”,对于高露来说,并不像Pinky和蓉蓉那么好糊弄的。
而且高露过几天就会离开,“认识一下”的意义实在不大,能免则免吧。

这次的会议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
高哲看了看时间,他猜想高露应该先回家了,于是他宣布“今天就这样吧,明天过后再看有什么变化。”
五个人先后离开房间,keyman和高哲最后出来。
“看来jack哥搞不定这个妹妹呀!”keyman意味深长的笑着。
“是吗?”高哲似假非真的愣了一下,他同样笑了笑。这个keyman,跟了他几年,聪明多了!

夜幕降临,新再次来到了“海盗餐厅”。
这次的情况有些不同,心情也不一样。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见一个人——她不管是谁的妹妹,不管来这里干什么,但一定要是那个多年前曾和她在一起分享过一杯冰激凌的高露。
她的心里七零八落的想着,脚步已经迈进了餐厅的大门。
然后她看见了一个人,一个男人。这个人的模样还在她的文件夹里保存着,如果她没记错,这人的名字叫车喜善,别号“姣佬”。“姣佬”来这里应该不奇怪,他是高哲的朋友,“生意”上的伙伴。
新移步让这个男人过去了。接着,她又看见了一个人,一个女人。
是“长脚蟹”!女人对同样漂亮的女人都是刻骨铭心的,她们彼此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带着不同的笑容擦肩而过。
新知道“长脚蟹”的身份,所以也不奇怪,朋友之间的走动,都是正常的。
可是,当她看到第三个人的时候,她的想法不一样了。
已有 1 人评分金coin 收起 理由
sharonpek + 60

总评分: 金coin + 60   查看全部评分

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6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3-10-28 07:59:5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侠盗露露 于 2013-10-28 08:03 编辑

“Keyman!”新认得他也是高哲的朋友,兼任“战友”。她下意识的朝旁的地方看过去,正好迎上了高哲的目光。
高哲和BT这时正站在吧台旁目送着他们的朋友。当姣佬在门口撞上那个女警时,他们也很意外。

因为还从来没有一个“条子”会在“海盗餐厅”能够同时碰到他们五个人的,这毕竟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表哥,是找你的吧?”BT又来了!他是从来不会放过任何可以调侃别人的机会的。

“也许吧。”高哲显然已经习惯了。面对调侃,最有效的招数,不是反击,而是迎头接住那颗自以为聪明的“子弹”。

“我猜想,明天一早,江扬的桌上,会有一份最新的报告。”
高哲自言自语着。他的眼里依然带着笑意,其实他并不担心这个显而易见的结果,他们的行动能够被关注,会让这个过程更有趣味。而且他了解江扬,这样的“敌我关系”已经在潜移默化的转变。所以,再次见到这个年轻的女警,他的心情还算不错。
“你好,madam,今天是来参观呢,还是来给小店捧场呢?”
当新不出所料的走近到高哲身边时,高哲已经能够猜到她会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
可是,他错了。


“我想见一个人,高露在吗?”
“高露?你找高露?”高哲吃惊的都有些失态了。
他虽然知道这事一定和江扬有关,但他仍然不明白这个女警察有什么必要专程来问候他高哲的妹妹!
“我是高露的同学,很想见见她,她在吗?”
面对这个曾经打过交道的男人,新也犯了一个错误。她原以为自己一来就能够碰到高露,就算碰不到高露,高露的哥哥也会告诉她,高露的去向,或者告诉她高露的电话号码。
可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很不巧,她不在这儿。”
“她去哪儿了,回家了吗?”
“不清楚。”
“可以告诉我她的手机号吗?”
“不行。”


新非常后悔忘了问江sir有没有高露的联系方式。高哲如此的不合作,令她充满了挫败感,她没有决心继续追问下去,高哲的眼神依旧带着一种“杀伤力”,令她不能够长久的直视。
“好吧,打搅了。”新转身就走。
这虽然不是她要的结果,但此行并非一无所获,至少她知道了一件事情,这件事和见高露比起来,同样重要。她都快走到门口了,身后又响起了高哲的声音:
“你们是警校的同学?”
新慢慢转过身,看着高哲难得流露出的期待的目光,她吐出了一个字:“是。”
高哲轻轻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他还是让这个女警带着失望离开了。刚才一小会,他差点就要告诉她了,但始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他拿不准高露的心思,这个丫头,从来不喜欢别人干预她的事,做哥哥的也不行。


“表哥,有件事我始终搞不明白。”BT难得到现在才说话。
“还有你搞不明白的?”
“嗯。。。就是,当年你为什么一定要高露去读警校呢?你不是一直对警察有想法的吗?”
为什么?为什么?高哲也在心里问自己,这曾经是一个极为矛盾的心路历程,也是他至今无法解释的问题。。。。。。



晚风轻抚,花草飘香。江扬一个人坐在这个长凳上,看着远处的车来人往,看着夜幕的点点繁星,他的心很不宁静。
刚刚和美莉闹得不愉快,他才悄然走了出来。他不明白美莉这些日子怎么了,总是听不进他的劝说,也不能理解他的工作和他的想法,难道有些话一定要说透才行吗,自己是不是可以先放下警察的职责而顾全一下妻子的思想呢?
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纠结的思绪。
“新,什么事?”
“江sir,刚才我在海盗餐厅见到了姣佬,keyman,还有长脚蟹,他们五个都在。”
“哦——?你看清楚了?”
“绝对没错。”
“嗯,很好!”这个消息瞬间点燃了江扬的情绪——看来,老鼠要行动了!
他不由得从长凳上站了起来,这时他注意到有个人正由远而近的朝他这边走过来。
“还有,江sir,今天我没有碰到高露,所以。。。”
“我知道了。”江扬没有要新再说下去,因为他已经看到了高露,她正抱着一个大的袋子,在他的长凳上坐了下来,她把袋子搁在凳子上,看着江扬,没有说话,也许她带着笑意的眼睛已经向江扬打过招呼了。
江扬收起了手机。
“高露!”江扬叫了一声,一半吃惊,一半是一种说不清的情绪。“回家啊?”
“回家。你呢,怎么不回家?”高露盯着他,反问了一句,这一句听不出是不是刻意的,但是真的问到江扬了。
“我。。。习惯这个时候出来转转。”江扬说了这话,马上就后悔了。如果高露再问一句“怎么你太太没这个习惯?”他还真不好接下去。
高露没有再问,只是看着他笑,这无声的笑让江扬心里更没底了。
说点别的吧。“今天的事办的还顺利吧?”
“嗯,还行吧,只是没有最后敲定,如果不出什么状况,会有一个好的结果!”


江扬在想高露的话,是一个意思还是双重意思。她的身份有点特殊,如果从生意的角度,他与赵家父子的这一趟,究竟有多少牵连?
“你做事会找你哥帮忙吗?”江扬在想尽心思提出问题。如果高哲有心瞒着高露一些事情,他江扬也必须这么做。
“不会。他帮不上,也不需要。”
江扬点点头。他基本上确定高哲还不知道高露的事情,至少这件事他不知道。
“你们兄妹挺奇怪。”
“很多家庭里的兄弟姐妹都会这样,没什么奇怪的。也许你的职业让你特别敏感吧。”
“我的职业?”
“江扬——曾经的缉毒精英,现在是重案组的高级督察。很棒啊!”
“呵,了解得很彻底啊!你哥有没有教你别跟警察走太近了?”
“不会。他说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警察!”高露说得很认真。
这句话让江扬更是震惊。他没想到自己在高哲的心目中,会是一个被认可的形象。

“真没想到。”江扬感慨了一句。
“知道吗,当年我差点就做警察了。”高露的眼睛转向了远处深深的夜色中,江扬则在一旁看着高露的眼睛。“我读过警校,可惜只读了两年,就弃警从医了。为这事儿,我哥一直都耿耿于怀。”
“哦?难道是他要你上的警校?”
“是的,他好像说过,能够做一名警察,是他永远无法实现的理想。”高露转过目光,看着江扬。“可能也是我永远无法实现的理想。”
听着这句话,江扬有些迷惑了。他一直不能够理解高哲选择的路,现在,他同样不理解高露说的话。

夜色依然美丽,路上的人依旧行色匆匆。
包蓉蓉刚从婆婆家回来,心中还想着和儿子在一起的快乐时光。这会儿,她没有直接回住的地方,而是要赶到高哲家,因为白天她做了一份保险,是为高哲量身定做的,现在她得想方设法的强迫高哲"就范"。

她抄了一条近路,走着走着,听到有人在说话,定睛一看,还吓了一跳。

怎么是江扬和高露?她赶忙闪到一颗树后,心里开始砰砰乱跳。


已有 1 人评分金coin 收起 理由
sharonpek + 60

总评分: 金coin + 60   查看全部评分

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6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3-11-22 21:13:09 |显示全部楼层
蓉蓉并不喜欢这样“偷窥”别人,如果不是今天美莉说了那些话,她很可能就这么走过去了。
她也没想怀疑江扬会做什么,倒是这个从天而降的高露令她感觉很不踏实。
“哎,站这儿干什么?”忽然有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上,吓她一跳。她回头一看,高哲正站在她身后奇怪的看着她。
“嘘——!”蓉蓉拉着高哲又向远一点的地方退了过去,确定安全后,她指了指长凳那的两个人。“你看那边。”

高哲顺势看过去。他的位置正好可以看清江扬的样子,然后是一个女人的背影,眼熟,应该是他太太吧。
“有什么好看的,别站这儿打扰人家了,快回去吧。”
“什么人家,那是你妹妹!”蓉蓉狠狠地瞪了一下高哲。
“哦——?”高哲暗暗一惊,再望过去,才弄清那个背影的确不是康美莉。
他的脑子飞快的转着。他的想法和蓉蓉不一样,江扬和高露昨天那一段不寻常的经历,他已有所闻,此刻多半也是不期而遇的闲聊,所以高哲并不觉得奇怪。
令他有瞬间担忧的,是他们谈话涉及到的内容。江扬会谈到他吗?会有意或者无意的揭开一层一层的“面纱”吗?
高哲继续望着远处的两个人,他觉得自己可以赌一把。凭着对江扬的认识,他相信江扬暂时会站在他的这一边。这不仅仅出于一个“义”字,对于他和江扬之间存在的游戏,无论是“规则”还是“难度”,都不易在这个时候揭开那层面纱。
他想他不用再在这里“围观”了,他也不希望蓉蓉继续在这里好奇下去。
“他们认识,没什么,聊天而已,你也快回家吧。”
“哦?他们这么快就认识了!”蓉蓉盯着远方,心里还在纠结着美莉的话。
高哲摇了摇头,看来得强行带走这个女人了。他伸手握住了蓉蓉的胳膊,正欲一起离开,蓉蓉的另一只手忽然抓住了他的胳膊。“快看!”

高哲听话的“快看”过去,原来是那边放在椅子上的袋子掉在了地上,高露正忙着拾捡她的一些资料,然后江扬也蹲下身帮她捡。
高哲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看的,又拽住了蓉蓉的胳膊,他一时竟拉不动她,因为蓉蓉的手比他拽得更紧。
“先是东西掉了,然后男主帮女主捡,哦,Jack哥,这可是一个转折点!”
高哲惊讶的看着自言自语的蓉蓉。他绝对相信这个师奶已经“中毒”了,罪魁祸首就是那些老套的电视剧情。

一两秒的刹那,他的眼前闪现出那一日,他初遇这个女人。
那掉落一地的物品,还有他“见义勇为”的相助,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如果按照剧情,它是他和她生命的转折点吗?
高哲又摇了摇头,怎么会这样?居然像“师奶”一样的胡思乱想了。他终于拽紧了蓉蓉,硬是把她拉出了那个“看戏”的地方。


散落在地上的东西还真不少,两个人捡了一会儿,最后一本书,两只手都落在了上面。。。。。。

高露抬眼看着江扬,江扬忙收回了手,而将另一只手上捡到的一些资料递给了高露。也许是情急,他说了一句话:“东西挺多啊!”

“嗯,是不少。”高露默默的笑着,一边整理着袋子。
这会儿好像没有了风,空气有点闷。江扬坐回了长凳上,感觉不好,又站了起来。他看了看手表,时间还早,他还不想这个时候回去。
高露还在清理她的袋子。她的东西好像又多又乱,整理了半天还没弄好。她好像还有心事,所以一直看着她的袋子,默默无语。
江扬也只好默默的看着她。

她的侧面很像美莉,但也有很不一样的地方。他知道是什么,那是他看得见或者感觉得到的。也有他不知道的,那也是他看得见或者感觉得到的。
她还会在香港待多久?这么短暂的几天会发生什么?她和新会顺利见面吗?所有和她有关却又被隐藏的事情会发生突变吗?
江扬发觉对高露的疑问越来越多了,这让他有种不安的感觉。

这时高露的手机响了,她起身走到一边。
“哎,是的,两点钟?好的,赵先生,请转告令尊,明天我会准时到的。”
高露收起了电话,转身看着江扬。她知道江扬一直都在看她。尤其现在,他好像还有话对她说。
“这个赵先生是不是赵君豪?”江扬的表情忽然严肃了许多。
“对,”高露将袋子又放回到长凳上,自己也坐了下来,然后盯着江扬问道:“你怎么猜到的?”
“今天会场那里,我们也去了,并且看到你和赵君豪赵经琛父子在一起,最后你上了赵君豪的车。”江扬说着,也坐回到长凳上,一只手按在靠背上,然后看着高露的眼睛,“你是在和赵君豪谈合约的事?”
“不是,是跟他父亲赵经琛。”高露也盯着江扬的眼睛,停顿了一会,她问道:“是不是他有什么问题?”
江扬没有马上回答她。美莉曾经就类似的问题质疑过他对她的态度,他都不能正面回答,职责所在,他必将困于这种抉择。

“我们正在调查赵君豪,虽然没有牵扯到他父亲,但总是不好。”江扬还是说明了真正的原因。面对高露,他的感觉不一样。他觉得在某些方面,他和高露的思想可以保持在一个相同的层次上。
“我明白。”高露看起来很平静,她等着江扬继续说下去。
“但我不明白,赵经琛的药厂一向是不赚钱的,他给你的价格肯定很低,为什么会选择他?”
“你知道他的药厂为什么不赚钱吗?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为了赚钱!”高露稍微停顿了一下,也许今晚她没有想到会说这么多的话,而且是对这个刚刚认识不久的警察。“我也是。我是个医师,开发这个产品并不是为了赚钱。赵经琛做药品生意主要是出于公益目的,所以他永远不会把这个厂转给他儿子,他说在他百年之后,这个厂就直接交给政府。这就是我的原因,OK ?”

江扬沉默了。就这个答案而言,他真的很满意。他希望一切就这么简单,就像这项合作一样简单而美好。可是,他还是习惯在一些事情的背后找出一些蛛丝和马迹,来验证最初的疑问。
“你和赵经琛不是第一次见面?”
“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但这之前我和他有过联系。”
高露的回答很爽快,这反而让江扬失去了继续追问下去的灵感。他想起和高哲的几次对话,高哲是恰恰相反的,他善于“打太极”,而高露更像“练”的是“少林功夫”。
“我得走了, 江sir, 很高兴跟你聊天,bye!”高露说走就走,江扬只好点点头,“bye!”

高露大概已经走了十几步的路,忽然身后又响起了江扬的声音:“高露!”
“嗯,怎么啦?”高露转身问道。
江扬看着她,说话的语气有些特别。“这个项目对你很重要?”
“是的。”
“如果发现有一些不安全的因素,你会主动放弃吗?”问完这句,江扬的目光看起来特别的凝重。
高露显然很意外。她也许感觉到了什么,从江扬的目光里,她看到的不仅仅是朋友的关切。
晚风又吹过这条小路,吹进了高露的眼中。她的眼里闪烁着光,很像是路旁那盏橘黄的灯停留在她眼里的影子,又像是徐徐微风在她眼中荡起的微波。
她轻轻点了点头:“我会。”

已有 1 人评分金coin 收起 理由
sharonpek + 60

总评分: 金coin + 60   查看全部评分

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6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3-12-17 23:56:11 |显示全部楼层
夜幕低垂。风儿在林梢,海浪已渐平息。这个似乎宁静的黑夜,可以迎来一个同样宁静的白昼吗 ?江扬躺在床上,一时难以入眠。

他知道,高哲反击一战,已在弦上。这个踩界黑白两道的对手,将会采取怎样的方式,而他又将以怎样的态度去迎战?
其实,他和他都不是对方真正的敌人,可偏偏要在烽烟弥漫的战场一决雌雄。
江扬忽然在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
他望着窗外寂静的夜空,那里隐隐约约缀着点点星辰,他想起了那双雾水朦胧的眼。如果高哲和赵君豪再次对决,会影响到她吗?



身旁已熟睡的妻轻轻动了动,散落了身上的被单,江扬连忙小心的帮她盖好。
他看着她。看着她梦里依旧蹙着的眉,看着她日渐消瘦的面容,江扬不禁心疼的抚摸着她的长发。
也许这些日子对美莉的关心真的不够,那些来自工作的困扰不该跟着带回家,更不该充斥在他们夫妻一直融洽的氛围中。

他抚着她的发,心中默默地想着,等这个案子差不多了,一定要好好的陪一陪美莉。

这一夜同样没睡好的,好像还有一个人。
高哲比往日起的要早,并且做好了早餐。
昨晚他就告诉高露,今天不能陪她晨跑了,因为他约了朋友去爬山。
他所以没睡好,倒不是因为晨跑改成了爬山,而是高露在这儿。
高露很少问及他工作上的事,还有他的那些朋友。所以这个临时改变的决定,她也没有多问什么。
她问的越少,高哲就越不能了解她的想法。

出门时,高露还在享用她的早餐。
“今天你还要去会场?”高哲走到门口,想起来问道。
“对,不过就半天,中午可以一起吃饭。”
“中午?。。。恐怕不行,晚上吧。我先走了!”
“大哥——!”高露忽然叫住了他。
高哲连忙收回了脚,等着高露说下去。
可是高露迟疑的看着他,才说道:“下次爬山,我跟你一起去!”
高哲笑着点点头,开门出去了。
关上门的那一刻,他闭了闭眼。他在清理这两天对高露说的话,还有高露给他的反应。
爬山的故事,对于这个妹妹,希望是真实的。改天,一定要陪她爬一次山。

山上的空气很好,但是爬山的人并不多。偶尔可见几个年长的人在登高。
远远的快步走来几个人,紧紧地跟在一位老者的身后。。。。。。


上午十点左右,刚刚送走询问的警察,赵君豪翻开了桌上的文件夹,里面有张字条——
“要想你老爸活命,勿报警。”
他狠狠地吸了一口雪茄。不用猜,他就知道这是什么人做的。

他当然不会报警。报警对谁都没有好处,他还不想拿老爸的性命做胜负的筹码。
他现在只能等。他有的是时间,也有资本,如果对方想跟他玩,他可以奉陪到底。
“老板,你看看这个。”助理Alex进来递给他几张纸。
纸上记载的应该是私家侦探提供的最新情报。
赵君豪瞥了一眼,惊异的看着Alex。
“真想不到,居然有这种事!”他又狠狠地吸了一口雪茄,吐出一口烟,再看着那烟雾慢慢散开,那双眯缝的眼,透出一丝蓝光。

整个中午,警署里都在议论同一件事——富商赵经琛被绑票了。
几乎所有的声音都指向了高哲。时间和动机都很符合。
江扬也相信这事跟高哲有关,但他不认为这是他的复仇行为。究竟什么目的,他一时也想不明白。
吃饭的时候,江扬一直在拨电话,可是好像没打通。
“江sir,是不是有什么事?”大海关心的问道。
江扬放下了手机,拿起了勺子。他看了看大海,然后把目光转向正在用餐的新。
“今天两点钟,高露和赵经琛有一个约会。”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这足以引起旁边所有人的注意。
“赵经琛失踪了,她还会去吗”老郑问道。
“江sir是不是担心,如果高露什么都不知道,她还是会去赴约?”新的想法显然和大海是一致的。
江扬点点头。“不巧的是,她和高哲的电话都联系不上。”
“也许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赵君豪不一定会知道她的身份。”老郑说了一句大家都希望听到的话。
“但也不排除赵君豪已经收到了消息。”大海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听说他这段时间在请私家侦探调查高哲,那些消息总是比我们来得快!”
“现在谁跟着赵君豪?”江扬问大海。
“阿龙和阿斌。赵君豪一直在公司,还没有离开。”
江扬放下了勺子,他好像一口都没有吃。
“我出去一下。大sir问起来,就说在跟进绑票一案,徐sir那边,随时配合。”

“江sir是不是要去截住高露?”大海也不吃了,马上站了起来。“不用你出马,我和新走一趟就搞定了。”
“是啊,我们去就行了!”新的目光看来更迫切一些。其他的同事也默默的点着头,这种小事,江sir实在没必要亲自上阵。何况以新的身份关系,可能比起江sir来更加见效。
“我不认为。”
江扬的态度很坚决。他看着新,目光认真而严肃
“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你们几年不见,其中有多少变化,谁也不知道。”
“江sir?”新有点诧异的望着江扬。几乎所有的人也都在这么看着他。
江扬没再说什么,转身就向门口走去。



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1-3 18:51:16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写文很辛苦~贵在坚持~好文~收藏了~
永远期待松哥下部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2-16 08:34 , Processed in 0.146335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