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小说小品] 名媛望族2...嗎?(11/16更新至第八十三集,在6ˊˋ75樓)

  [复制链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3-10-3 05:14:02 |显示全部楼层
哇噻!看完了 看完了 好期待接下去的故事噢!但是我怎麼感覺爾嫣的性格有點改變了呀…卓萬也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3-10-7 00:10:36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你的文卡的令人难受啊。。。关键时刻,没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3-10-28 01:09:11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集

爾嫣牽著Arthur的手在大街上走著,而在一旁的Arthur看著爾嫣那副失魂落魄的樣子,讓他問說 "娘,你是不是不喜歡我跟那個叔叔說話啊?"
爾嫣想了下之後就是對著Arthur問 "Arthur,娘問你,你是不是很想有個爸爸?"
Arthur卻是笑著說 "我有爸爸啊,日輝叔叔就是我的爸爸。"
爾嫣的臉上勾起了淡淡一笑之後,跟著她就是說了句 "娘知道了。"

爾嫣帶著Arthur前腳才回到家來,隨之就是見到了爾熹正和另一個身穿西裝的男人在客廳中暢懷的笑著。
而當爾熹一見到爾嫣就是問了句 "姊姊?"
"不好意思。" 爾熹走到了爾嫣的面前來,對著她問 "你怎麼回來也不說一聲?"
爾嫣看了下廳裡的那位男人就是說了句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家裡有客人在。"
但是爾嫣才想朝著門口走去,爾熹馬上就是拉住了她,並對著她說 "沒關係的!那是我在日本的朋友,我介紹給你們認識。"
之後爾熹就是拉著爾嫣來到了廳裡,並叫了下那個男人 "せんが(千賀Senga)。"
那個男人一個回頭,爾熹就是給他們介紹著 "これは私の妹です(這是我姊姊),愛新覺羅爾嫣。" "姊姊,他叫千賀三野,是我在日本唸書的時候,認識的學長,我在日本的時候多虧有他照顧。"
在他回頭之前,爾嫣光從這個男人的背影甚至直接就認為這個男人應該只是個粗曠的大男人。但是現在爾嫣打量著在面前站起了身的這個男人,他一身整齊的西服,高大的身材都高過了她快半個頭,他斯文及嚴肅的氣息從他的五官裡透了出來,跟他的身材相比根本一點都不相稱。
之後爾嫣就是對爾熹問了句 "日本話的「你好」怎麼說?"
"你好。" 眼前這個男人突然用著不純正的腔調說出的中文把爾嫣給嚇住了,而他接著更是說了句 "爾熹常跟我提起你,你本人比照片漂亮多了。"
爾熹笑了下之後就是補上了句 "他會說中文的。"
爾嫣對他笑了下之後就是說了句 "你好。"
但是當爾嫣一撇到他們面前的桌上只是張空著的茶几的時候,這讓她在爾熹低語了句 "怎麼接待客人都沒杯茶?"
爾熹小聲的回了句 "娘跟紅姨帶實優(Miyu)出去做產前檢查,家裡沒人。"
爾嫣笑了下之後就是說了句 "我幫你們沏茶。"
隨著爾嫣帶著Arthur走到了一邊去,這讓爾熹對她笑著說 "謝謝姊姊。"
相反的,千賀則是客氣的說了句 "不用那麼麻煩了!"
但是爾熹卻是說著 "一定要的!你一定要嚐嚐我姊姊的手藝,我姊姊沏的茶沒話說,絕對是皇族的手藝。"
爾嫣端著茶具來到了他們的面前來,並附上了句 "你也說的太誇張了,幫我去把熱水端來。"
隨著爾熹走了開,爾嫣就是一邊擺著手裡的茶具,一邊問著 "不知道千賀先生這次特意從日本來拜訪爾熹是有甚麼事嗎?"
千賀跟著就是說著 "因為之前他跟實優結婚的時候我正好在受訓,沒辦法參加,現在爾熹的小孩子都要出生了,所以我特意來拜訪一趟。"
"受訓?" 爾嫣一聽到就是問,而爾熹端了壺熱水過來,幫忙解釋說 "千賀唸完大學之後就進入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就讀,現在是少尉。"
爾嫣聽到後又說 "千賀先生一臉斯文的樣子,還真看不出來是軍人呢。"
千賀隨之就是又笑著回說 "其實我父親家族幾代都是軍人出身,但是因為母親的家族從商,我又是家中的獨子。本來我是打算讀完大學之後進到我外公的商行做事,但後來卻遭父親反對,才只好選擇子承父業。"
"但現在看你也不錯啊,不到幾年時間就升上少尉。" "不如你啊!生意越做越好,娶了個漂亮老婆,現在還要當爸爸了,我真羨慕你有這麼好的福氣。" 聽著爾熹和千賀之間寒喧著,爾嫣只是專注的沖著她眼前的茶。
但之後,隨著千賀的眼光飄到了躲在爾嫣身邊的小Arthur身上,這讓Arthur趕緊就是抱住了爾嫣的腿。
爾嫣一注意到Arthur的這舉動之後就是對著千賀說 "不好意思,他有點怕生。" "Arthur,叫人啊。"
"叔叔" 隨著千賀臉上第一次透出的笑容,讓他說著 "好可愛。他爸爸呢?上班嗎?"
爾嫣沒有回話,只是給千賀遞上了杯茶,並配上了句日文 "お茶,どうぞ。(請喝茶)"
千賀驚訝看著爾嫣,接過了那杯茶。之後他就是又朝著爾熹看了去,爾熹隨之就是說著 "我姊姊的日文不是很好,不過還會說上一兩句的。"

另一邊,在卓萬的書房當中,卓萬、笑嫣、及Dr.Smith三人就坐在裡頭討論著啟燁的案子。
面對著卓萬手裡的雪茄,笑嫣的臉上摀住了手帕,並不時就是傳來了幾聲咳嗽 "基本上來說,整件case的情況就是這樣。我的起訴書已經寫好了,如果沒有意外,我明天就會交出去,估計這幾天內你們就會收到法庭的傳票了。你們可以開始討論關於鍾先生的代表律師,你們要由哪一位來出面?"
卓萬點了下頭,想了下之後就是問 "如果傳票下來的話,估計多久能上庭?"
"照目前案子的排程來看,起碼要一個月。" 卓萬跟著就是對著笑嫣問 "所以意思就是說在傳票下來拘捕Jimmy跟上庭之間,你們要先監禁他一個月?"
"是。" 笑嫣才這樣回答,卓萬就是又說 "Jimmy的身體不是很好,我願意用議員的身分幫他作擔保
笑嫣馬上就是說 "現在香港沒剩下幾個高官,保釋行不行等於是由檢查官說了算,不管你有幾個醫生還是議員出面,我說不行就是不行。"
"笑" Dr.Smith才開了口,笑嫣馬上就是朝著他看了去,這讓他改說 "小武。Jimmy也算是你的晚輩,就算你再怎麼想贏官司,也不用做得那麼堅決吧?"
笑嫣卻是說著 "我不覺得我的做法哪裡有問題!跟他當初對爾嫣的所作所為相比,我可善良的多了。"
卓萬一聽到就是對著笑嫣說 "一件事歸一件事,我現在不是跟你談爾嫣。"
笑嫣馬上就是對著卓萬說 "那我想我們沒甚麼好談了,告辭。"
隨著笑嫣站起了身,卓萬馬上就是又對著她問 "你以為你現在這樣做是在幫爾嫣出氣嗎?"
"是!" 笑嫣一個轉頭就是這樣對著卓萬說著。
卓萬又問 "你以為你現在這麼做,爾嫣就會高興嗎?"
笑嫣跟著就是說 "她不會高興,但是我要讓你知道,這個世界是有天理的!你這種沒人性的人不會是永遠的贏家!"
卓萬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就是壓著他的怒氣,對著笑嫣說著 "給我把剛剛的那句話收回去。"
笑嫣卻是問了句 "不然怎麼樣?告我嗎?我很樂意收到你的傳票。"
這讓在一旁看著的Dr.Smith也說了句 "小武!Say sorry!"
No!" 笑嫣一個轉頭回來就是對著卓萬繼續說著 "我有說錯嗎?一個共同生活十幾年的女人,別說是人了,就連畜牲都該有感情吧?但你卻在她最需要人幫助的時候不聞不問,就連最後一面都不肯見,還開開心心的摟著另一個女人結婚生孩子,你憑甚麼要我向你say sorry!"
卓萬臉上赤著的青筋及想要回的怒氣給疑問蓋了過,這讓他想了下之後就是問 "你說甚麼?甚麼最後一面?"
笑嫣跟著就是開始說著 "爾嫣在英國病的快死的時候她天天寫信給你,就是希望能見到你最後一面,可是你不只沒來,就連一個字都不肯寫給她!你知不知道她在手術前到底有多希望見你一面?但是當她回來的時候,見到的卻是你已經跟另一個女人結了婚,還有了孩子!"
這個時候,卓萬終於明白了爾嫣為什麼會對他的態度這麼冷淡,會這麼恨他。而笑嫣繼續對著卓萬說著 "還好老天是有眼的,爾嫣的手術成功了。她的身體開始好了起來,但是她的心連同她的自尊都一起徹底的碎了。她現在好不容易才可以重新開始新的生活,所以我警告你不要再
突然,卓萬朝著門外衝了出去,讓笑嫣停下了話,讓她跟Dr.Smith臉上剩下的只剩疑問。

卓萬在爾嫣的家門外敲著門,但不管他怎麼敲,裡頭就是沒人回應。隨著一旁大雨滂沱的下著,卓萬的身上全給雨水打濕了。
隨著一道光照了來,卓萬一個回頭,見到的是一輛車開了來。之後,千賀拿了把傘走到了車的後頭拉開了門,爾嫣跟Arthur一同從車上走了下來,而爾嫣的身上來披著件男裝的西裝外套。當爾嫣走下車子的時候,她一見到卓萬,馬上就是愣住了。
千賀送著他們兩個回到了家門口,Arthur一見到他就是對他問了句 "死掉的叔叔?你怎麼會來?"
卓萬不說話,只是直盯著爾嫣在看著,彷彿就在等著她解釋一樣。可是爾嫣卻是只顧著在身上找著鑰匙,沒看過卓萬一眼。
"快進去把身子擦乾。" 門一開,Arthur就是朝著裡頭跑了去。而之後爾嫣也把身上的外套脫了下來,還給了千賀,並客氣的說著 "謝謝。"
千賀接過了外套,但他之後就是指著卓萬問說 "你的朋友?"
爾嫣看了眼卓萬之後就是刻意將眼光往旁邊撇了去,而千賀見到這幕之後便是客氣的說了句 "下次見。"
千賀走開之後,卓萬就是對著爾嫣問了句 "那個男人是誰?"
"我有必要向你解釋嗎?" 爾嫣的這句話之後,卓萬只是默默的轉身走了開,走進了大雨之中。
卓萬自己一個人在大雨當中走著,可是之後傳來了把聲音讓他轉過了頭去 "卓萬!"
爾嫣拿著把傘跑了上來,她抓起了卓萬的手要他握著傘柄,並說著 "你拿著吧,雨很大。"
可是就在爾嫣轉身要跑回家的時候,卓萬把傘一扔就是從爾嫣的身後抱住了她。
在這大雨之中,爾嫣和卓萬兩人糾纏著,爾嫣更是大叫著 "你做甚麼啊?放手啊!"
"小武把事情都告訴我了!" 卓萬的這句話,讓爾嫣安靜下來了,而卓萬繼續對她說著 "其實我很後悔,後悔我為什麼那個時候要那樣的傷害你,不然今天你還是我的。這三年來,我每個月都收到你的信,但是信裡一句都沒提到你生病的事,你說你在跟一個國畫大師學畫畫,你每一封信都在說你在英國生活得有多開心,所以我一直都不敢去打擾你的生活,但是在我心裡,你從來都沒離開過。"
爾嫣聽著卓萬說著 "日本要打來的消息一直傳來,每個人都要走,但是我不肯,因為我怕我如果離開這裡,你回來會找不到我。"
卓萬在爾嫣的面前舉起了他的手,爾嫣看著卓萬的手裡抓著那隻胸針,並在她的耳邊繼續說著 "我曾經對你說過我要收回對你的寵愛,但是我對你的感情卻從來沒收回來過。"
爾嫣轉過了身去,她緊緊的抱住了卓萬,之後就是說了句 "剛剛那個男人是爾熹的朋友;爾熹的老婆就要生小孩了,剛剛他跟我們一起去醫院看她,要回來的時候正好下大雨,所以他才送我們回來。"
聽著爾嫣的解釋,卓萬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他心裡充斥著對老天的感激,感謝祂把爾嫣送回來給他。
"我們重新開始好嗎?" 爾嫣聽到之後就是闔上了眼,她鬆開了抱著卓萬的手。
卓萬看著爾嫣低著頭,緩緩的道著 "來不及了一個月前,日輝向我求婚。我想向他證明我能忘記你,所以我才回來。今天早上我打了電話給日輝,說我答應他的求婚。"
卓萬一聽到無疑是心裡一震,跟著他馬上就是說 "不行!齊日輝他
"你也已經有了子君了!" 爾嫣繼續說著 "好好珍惜子君,她是個好老婆,不要傷害她。"
"我" 卓萬才想出聲,爾嫣馬上就是又說 "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了我們兩個始終還是有緣無份
"就這樣吧" 卓萬伸出了手去想要再抱住她,但是隨著爾嫣的轉身離開,卓萬的手只在雨中抓住空氣。
卓萬站在原地,雨水交雜的在他臉上打著;而爾嫣頂著滿臉的淚水朝著她的家走去,這時又再傳來了卓萬的聲音 "爾嫣!"
"三年前!那個時候我告訴我自己,只要一眼!只要你回頭看我一眼,我就一定會留你下來!" 聽著卓萬的話,爾嫣摀住了自己的臉,淚水就像是潰堤一樣的湧了下來。
隨著爾嫣的背影繼續遠去,卓萬低下了頭去看著手裡的別針,緊緊的握著它。鮮血從那別針的利刃上滑了下來,伴隨著雨水滴在地上,但是卓萬在這時卻只感覺到心裡的痛。

爾嫣才回到家就是見到笑嫣正站在廳裡,這讓她跟著就是問 "你甚麼時候來的?"
笑嫣只是回了句 "剛剛。"
爾嫣想了下之後就是忍著眼淚,朝著房間走了去,並說著 "我去換件衣服。"
笑嫣來到了爾嫣的房門口,她看著爾嫣背對著房門坐在床上,但卻仍感覺到她的難過。
笑嫣走了上去,她從爾嫣的背後給她蓋上了件外套並抱住了她,說了句 "其實你可以告訴他的,說Arthur不是你的兒子,是我的兒子。"
爾嫣跟著就是說 "我跟卓萬不能在一起,不是因為Arthur不是他的兒子,而是我們身邊都有一個我們都不能再傷害的人。"
笑嫣摟著她,說著 "別再忍著了,哭吧,哭出來會舒服點的。"
伴隨著爾嫣抱著笑嫣在哭著,她還在問著 "為什麼你要告訴他為什麼你要讓他來找我為什麼為什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3-10-28 01:54:09 |显示全部楼层
求解释啊!Arthur怎么会是笑嫣的儿子呢?为什么他又叫Arthur呢?那尔嫣岂不是小Arthur的外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3-10-28 01:57:33 |显示全部楼层
我唔明啊!点解Arthur系笑嫣个仔唔系尔嫣个仔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3-10-28 11:32:19 |显示全部楼层
淋雨咯~~~好man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3-11-10 17:37:24 |显示全部楼层
没事上来看看,还是没有更新,大坑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3-11-16 14:09:58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3-12-1 01:10:36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什么时候再更新啊 等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3-12-5 22:33:24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3-12-25 23:33:35 |显示全部楼层
求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4-2-23 02:31:28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集

本帖最后由 陌生人的孩子 于 2014-2-25 21:49 编辑

卓萬他們一家人在餐桌前吃著早飯,但跟平常不同的是這頓飯吃得特別安靜。每個人不時之間就是朝著卓萬去看了眼,卓萬吃了會兒之後,手邊的動作就停了下來,他整個人就像是進入了另一個世界一般,整個人都呆住了。
"爸爸?" 浩頤試探的叫著,但卓萬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卓萬滿腦子裡都盤旋著昨晚的畫面
卓萬獨自一人坐在酒吧裡喝著酒,原因是自從那天雨天之後,不知道怎麼的,他這幾天不管走到哪裡都可以見到小武跟爾嫣兩個。
他去馬場,打算好好的活動一番,好可以把那天雨天裡發生的事給淡忘掉。可是他才給自己戴上了手套,前腳才到馬場,就是見到了爾嫣正在裡面騎著一匹白馬,而小武就在一旁幫她拉著馬匹。之後,小武踩上了鐙,一越就是坐上了爾嫣的身後,一同抓著她的手拉著馬匹上的拉繩,而且時不時他就是摸上了爾嫣的腰。這畫面他不知道夢過多少次,騎馬是他最愛的運動,但這麼多年來,他卻從來沒跟爾嫣一起騎過一次馬。
他到餐廳吃飯,也一樣會碰見他們兩個,但讓他惱火的是他們在餐廳吃飯之餘,小武還一直對爾嫣玩著一些叫做「魔術」的無聊把戲,可是他生氣的是在爾嫣臉上出現的笑容,那是他太久沒見過的笑容了。以前這樣的笑容,爾嫣只對他展示過;但是現在,她怎麼可以對著他笑?
甚至今晚,他要跟Dr.Smith出門吃飯的時候難得撞見只有他一個,可是邀約與他共度晚餐沒去就算了,他拒絕的理由居然還是「爾嫣說要做飯給我吃」。跟爾嫣結婚的這十幾年來,他都沒吃過爾嫣親手煮的飯,這個毛頭小子憑什麼可以?
想著以上的種種,卓萬給自己灌了一杯又一杯的酒,氣憤和忌妒全都上了他的心頭,但最讓他氣憤的始終還是那句他即將要和齊日輝結婚的消息。他不敢相信,一個他愛了那麼多年,疼了那麼多年的女人,真的不再屬於他了嗎?她真的不再愛自己,要去愛另一個男人了嗎?
突然間,眾人的喧鬧聲讓他轉過了頭去,但他轉頭一看,就是見到小武跟爾嫣兩個正隨著音樂跳著舞。卓萬扭了扭頭,因為他想看清楚眼前的這個女人真的是爾嫣嗎?沒錯,真的是她!但是爾嫣那迷惘的眼神根本就說明她已經喝醉了,他看著小武伴隨著音樂的律動在爾嫣身上撫著的每一個地方,讓他只覺得這根本就是侵犯,而更好笑的是在一旁的人們居然都還在一邊津津有味的欣賞這個男人正在欺負這個女人。
卓萬站起了身,他用力的搖了下掛在酒吧上的鈴鐺,這吸引了整間酒吧裡的人的目光,也讓小武和爾嫣的舞停了下來,而之後卓萬就是對著吧台前的服務生說了句 "在場的人,一人一杯酒,我請客。"
隨著全場的人歡欣鼓舞,擠到了吧台前吵著他們要喝些什麼,讓音樂跟那些在跳舞的人都停了下來,但這也讓小武跟著萬兩個對上了眼。
小武帶著爾嫣來到了吧台前點了兩杯威士忌,可是隨著爾嫣在小武的另一旁繼續喝著酒的舉動,小武卻只是拿起了酒杯,對卓萬說了句 "Thank you。"
"要不要玩遊戲?" "玩什麼?" "玩什麼?" "來,我告訴你們怎麼玩。" 隨著眾人的起鬨聲,把小武引到了一邊去跟著湊著熱鬧,卓萬坐上了爾嫣的旁邊,讓他拿走了爾嫣手裡的酒,並對著她說 "不要喝了。"
爾嫣卻是推開了卓萬的手,這讓卓萬又對她說著 "不要再喝了!"
"好玩欸!來啊!" 小武才一回來就是把爾嫣給拉了過去。
卓萬看著一群人突然站成了一排,而且大多數都是男人抓著一個女人站在了自己的身邊,但是接著,開始了一個男人用嘴吧吸著一張杯墊吻上了在一旁的妓女,之後那個妓女接上了那張杯墊,繼續著一樣的舉動吻上了下一個人。可是站在最後面的女人不是妓女,是爾嫣,在她前頭的也正是小武。
小武才從前一個妓女的嘴裡吸上了杯墊,一個轉頭,卓萬卻突然搶到了爾嫣的前頭硬是搶下了那張杯墊。但就在卓萬從小武的嘴前吸上了那張杯墊,才打算要吐一口氣故意弄掉那張杯墊來結束這個遊戲的時候,一個轉頭卻是遇上了想接上杯墊的爾嫣,這同時他們也吻上了對方的唇。
可是之後,隨著眾人的起鬨,大家把卓萬給拉到了一邊去並塞給了他一瓶酒,硬是要逼他喝下遊戲落敗的懲罰。那時他還記得小武就站在爾嫣的旁邊,好像在確定著她的精神狀況如何,但再之後呢?
卓萬不停的想著之後到底怎麼了?那瓶酒之後到底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卓萬腦裡的零碎片段中只有爾嫣的畫面,他好像抱著她?但他抱著她做什麼?
"爸爸!" 卓萬一個回神,他只是放下了手中的餐具,說了句 "飽了,我去上班了。"
隨著卓萬的離開,浩頤馬上就是壓低聲量的對著啟燊跟啟燁問著 "你覺不覺得爸爸今天有點怪怪的?平常我回來吃飯他都很開心的,怎麼今天他一句話都不說?"
坐在浩頤一旁的達志也問 "是不是我又做錯什麼了?"
啟燁跟著就是說 "前幾天爸爸突然跑了出去,他回來之後就一直這樣了。"
啟燊也說 "本來我們還想找你回來吃飯,看爸爸會不會開心點。"
浩頤又問 "爸爸回來的時候有說什麼嗎?"
啟燁跟著就是又說 "什麼都沒說。而且昨天他也一整個晚上沒回來。"
卓萬坐在車上,隨著司機把車往外開了去,才沒一會兒,卓萬一瞥到在隔壁的門口坐著個小孩子的時候,他就是叫了句 "停車!"
卓萬走下了車,他來到了笑嫣住的那棟房的門口,那個小孩子的面前,而那個小孩子也隨即抬起了頭來。
卓萬看著小Arthur滿臉的傷,並對他問了句 "叔叔?"

卓萬帶著小Arthur的手回到了他的家來,小Arthur看著眼前的大房子和華麗的裝潢,讓他叫著 "哇….叔叔你家好大喔!就跟酒店一樣!"
而在裡面的人一聽到聲音,疑惑也把他們從飯廳裡領了出來,啟燊隨之就是問著 "爸?你怎麼回來了?"
浩頤則是看著小Arthur問著 "這個是?"
相反的,啟燁則是對著小Arthur問 "Arthur?你怎麼會來的?"
Arthur跟著就是說了句 "我找哥哥。"
卓萬也解釋說 "我剛剛出去就見到他蹲在隔壁的門口,小武又不在家,我就先帶他過來了。"
之後卓萬一個轉頭就是對站在一旁的雲姨說了聲 "雲姨,你帶他去擦點藥吧,他身上都是傷。"
"好。" 但是隨著雲姨對小Arthur伸出了手來,小Arthur卻是躲到了卓萬的另一邊去。但這時,小Arthur一看見了擺在旁邊的那張許久前照下的全家福相片,他一看見照片中的爾嫣,一轉頭就是對著卓萬問 "叔叔,為什麼你會有我娘的相片啊?"
啟燊上前來拿起了那張相片看了眼,跟著就是對著小Arthur問 "你說這張相片啊?"
卓萬跟著把小Arthur往書房帶了去,並說著 "跟我來吧,我幫你擦藥。"
卓萬把小Arthur帶到書房裡去後就是拉上了門,而浩頤跟著就是對著啟燁問著 "二哥,你認識這個小孩子啊?"
啟燁跟著就是說了句 "他是二媽的兒子。"
啟燊跟浩頤兩個一聽到就是問 "什麼?" "二媽的

Arthur就坐在書房中的椅子上,卓萬給他的臉上貼著膠布,這讓小Arthur叫著 "小力點啊!叔叔!好痛啊!"
卓萬看著小Arthur忍著眼裡的眼淚,整張小臉都是滿滿的膠布,之後卓萬就是問著 "你媽媽知道你來這裡嗎?"
Arthur搖搖頭,說 "叔叔,你別跟我娘說啊,他們說他們的爸爸很厲害,如果我跟娘,或是外婆說了的話,他們會連我娘一起打。"
卓萬一聽到就是問 "他們?誰是他們?"
Arthur繼續說著 "他們住在外婆家旁邊。他們說我個子小,罵我是小矮子,不只搶了我身上的錢,還打我!"
卓萬拿著藥箱走了開,問著 "所以你才來找小武嗎?"
"是啊!他們只說我不能跟娘和外婆說,沒有說不能跟哥哥說啊,但是他卻不在家叔叔,我剛剛看到你家裡有電話,我可不可以跟你借電話用啊?"
卓萬收拾著藥箱,問 "你想打電話給誰啊?"
"我想打電話給日輝叔叔。" 一聽到這句話,卓萬的動作就是停了下來,跟著他就是問了句 "你打電話給他做甚麼?"
Arthur又說 "他們把我的銅錢也搶走了。娘說那是外婆留給她的東西,所以我想要日輝叔叔幫我去找他們拿回來。"
卓萬想了下之後就是問了句 "那你知道日輝叔叔的電話號碼嗎?"
Arthur卻是問 "電話號碼是什麼?"
Arthur的這個回應,讓卓萬頓時之間就是笑了出來。
啟燊、啟燁、浩頤三個在書房外搶著把耳朵貼在門上,那扇門一開,他們三個趕緊就是跳了開。
卓萬抿著嘴唇,無奈的深吐了口氣後就是說了句 "你們怎麼還沒去上班?"
啟燁跟浩頤兩個推了啟燊一把,啟燊跟著就是說 "我們想說順路可以載他回去嘛。"
卓萬跟著就是說著 "不用了,我送他回去,你們快去上班吧。"
"不用了,我自己有車。" 聽著小Arthur接著冒出來的這句話,讓大家對他問著 "你有車?"
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之上,小Arthur騎著他的小木頭車在人群之中緩慢的前進著,而卓萬就跟在一旁。
看著小Arthur努力的踏著他的踏板,伴隨著卓萬久久才踏出一步的速度,卓萬嘆了一口氣之後就是蹲了下來,並對著他說 "你想不想騎的再快一點呢?"
卓萬在馬路上推著小Arthur的木頭車跑著,一路還伴隨著小Arthur的笑聲跟尖叫聲 "啊!啊!"

在卓萬送小Arthur到爾嫣家門口的時候,卓萬蹲了下來,整理了一下他身上的衣服,對著他說 "你家到了,那叔叔也要去上班了。"
"叔叔!" 小Arthur叫住了他,而他又繼續對著他說 "娘一看到我,就一定會問我為什麼會受傷的。"
卓萬一聽到就是問 "那又怎麼樣?"
Arthur又說 "可是娘說小孩子不能說謊。所以如果謊是你說的,那娘就不會罰我了。"
卓萬笑了出來,之後他就是說 "如果你娘問你,你就說
伴隨著敲門聲,紅姨一把門打開,她一見到小Arthur站在門口就是趕緊上前去抱過了他,並對他問著 "小少爺啊!你去哪裡了?小姐差點被你嚇死了!"
"小姐!小少爺回來了!" 卓萬站在窗外,看著爾嫣一看到小Arthur就是緊緊的擁著他,並心疼和害怕的一連在他的臉上親了好幾下,跟著就是說著 "怎麼回事?你臉上怎麼都是傷?" "娘,我肚子好餓喔,還有沒有桂花糕吃啊?" "小饞嘴。來,娘拿點東西給你吃。不過你答應娘,以後不准再自己一個亂跑囉。" "我真的差點被你嚇死了
一群孩子在街角吃著冰棒,並看著手裡的錢,問著 "還剩五毛七角,大家平分啊。" "那這個怎麼辦啊?" "都不知道這是甚麼錢,怎麼會不能用?" "既然不能用就丟了吧!"
隨著一串銅錢丟到卓萬的腳邊來,卓萬立即就認出了那他曾經見過一次的銅錢,他再看了看那群孩子,那群孩子馬上就露出了膽卻的眼神,說著 "糟了" "你看你啦!亂丟!"
卓萬撿起了那串銅錢,跟著就是上前來對著他們問說 "這是你們的東西嗎?"
看起來年紀最大的一個孩子趕緊就是說了句 "對不起,叔叔,我們不是故意丟到你的。"
"我是問,這是你們的東西嗎?" 那群孩子互相看了幾眼,那個最大的孩子又說 "是啊,是我的。"
卓萬一聽到就是問 "既然是你的,那你應該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囉?"
"呃這是" 卓萬馬上就是對他吼了句 "你的東西!你連是什麼都說不出來嗎!"
那群孩子給嚇住了,而卓萬又問了次 "我再問一次,這是你們的東西嗎?"
伴隨著敲門聲又傳了來,紅姨又上前去開了門,這次換成了那群孩子站在門口,並說著 "我們是來道歉的。"
Arthur和爾嫣聽到了之後就是從裡面探出了頭去看著,而那群孩子走到了他們的面前來之後,那個最大的孩子把那串銅錢跟一把零錢交到了小Arthur的面前來,並對著他說了句 "對不起,這個還給你。還有,這是剩下的錢,因為我們買了冰棒
爾嫣接過了那些東西,而那群孩子們又對著他們說著 "對不起。" "對不起!請接受我們的道歉!"
爾嫣跟著就是對著小Arthur問了句 "你認識他們嗎?"

"叔叔!" 卓萬一個人走在街上,他一聽到這聲音,一個回頭就是見到小Arthur朝著他跑了來。
Arthur把他手裡一塊包起來的小手絹交給了卓萬,並對著他說 "叔叔!給你!"
"謝謝你!" 看著小Arthur又朝著家的方向跑了回去,他掀開了那小手絹,隨即在他臉上就是又勾起了一抹笑容,只因為在手絹裡包著的是一塊再熟悉不過的甜點,桂花糕。
Arthur回到家後就是叫著 "娘!我回來了!"
Arthur才跑到爾嫣的身邊來,爾嫣用手擦了擦他頭上的汗之後就是對著他問 "有沒有說謝謝人家?"
"有。" 爾嫣聽到後又說 "記得,如果下次還有什麼事就跟娘說,別再去麻煩人家了。"
"我本來是想去找哥哥的,但是我等了好久,哥哥都沒有回來,叔叔看到才帶我回來的。" 爾嫣一聽到就是問 "哥哥不在家?"

"在118下午四點毗鄰上海公共租界東區馬玉山路的三友實業社,二名日本僧人與三名信徒遭到不明人士攻擊,一人死亡,一人重傷" 爾嫣帶著Arthur來到了笑嫣的辦公室,裡頭的人都搶著擠在一台收音機之前,專心的聽著收音機放的廣播。而她跟著就是對著門口的人員問了句 "你好,我想找關笑嫣。"
"誰?" 那人員沒留心的問著,而爾嫣腦袋一轉就是改口說著 "Jessie Kwan。"
"喔,他請假了。" 爾嫣一聽到又問 "請假?怎麼回事?"
那人只是說 "不知道,他今天早上只說他有急事,突然就請了一個月的長假。"
"謝謝。" 就在爾嫣轉頭想走的時候她又給叫了住 "你是不是叫愛新覺羅爾嫣啊?"
"他走之前託我寄一封信,是給你的。" 爾嫣從那人的手裡接過了封信,信上也的確寫上了她的名字,爾嫣把信拆開來一看,裡頭她只寫了幾個字 "姊姊,我有急事要去上海一趟,一個月後就回來。"
而此時,爾嫣聽見了一旁大家豎起耳朵專心聽著的廣播內容 "上海淪陷了!日軍海軍陸戰隊2300人在裝甲車掩護下,沿北四川路西側的每一條支路:靶子路、虯江路、橫濱路等等,向西佔領淞滬鐵路防線,在天通庵車站遇到國軍十九路軍的堅決抵抗

在卓萬的家裡,每個人都著急的撥著手邊的電話,而其他人則是守在客廳裡專心的聽著收音機裡的廣播。
"連絡上了。" 卓萬從書房裡走了出來,說著 "子君她搭上了最後一班船,現在在從上海回香港的途中了。"
"謝天謝地" 大家馬上就是都鬆了口氣下來,並放下了手裡的電話。隨著傳來的敲門聲,一名傭人就是走了開。
可是之後大家卻又換成了另一種口氣說著 "那麼也就是說爸爸你們終於可以再見面了。" "真是太好了!" "是啊!以後就不用再看到爸爸繃著一張臉了!"
那名傭人才走了回來就是遞給了卓萬一封信,並說著 "老爺,你的信。"
卓萬接過了那封信,問著 "誰寄來的?"
"不知道,剛剛一個女人送來的。" 卓萬看了看那封信,當他一見到在信封上是用著毛筆的筆漬寫上了他的名字的時候,他馬上就知道這封信是誰寫的了。
卓萬拆開了那封信,隨著信件裡還附上了一張Arthur的出生證明、爾嫣認養Arthur的收養契約,以及一張笑嫣在英國住院時爾嫣和一名醫生簽下的切結書(內容詳細敘述了笑嫣的病情,併發症的原由,以及註明此次意外非醫院的過失,而是家屬方面的疏失。)卓萬看著這些文件只讓他覺得一頭霧水,讓他趕緊拆開了爾嫣的信紙。
"卓萬 我知道你這時應該已經猜到我寫這封信的目的,我也明白你是不可能會願意替我照顧一個我和別的男人生下的私生子,我也知道自己已經沒有資格再求你為我做任何事。但是我只是想清楚的告訴你,Arthur不是我跟日輝的兒子,他是你的孫子。"
卓萬刻意再讀了一次最後的那一行字,之後他才又繼續看了下去 "當初我剛到英國的時候就和笑嫣連絡,我不知道笑嫣她之前在英國發生了什麼事,但她突然有一天就抱來了個孩子給我,說希望我可以當他的媽媽;那時我也沒多想,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就收下了這個孩子當養子。這幾年來我們三個一直生活在一起,而笑嫣也只是一直用著姊姊的身分陪在Arthur的身邊,她也一直像個女兒一樣的照顧我和我的病。直到半年前笑嫣在英國出了車禍,我輸血給她的時候,醫生告訴我笑嫣的身上出現了抗體反應,而這種反應只可能會出在母女身上。我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解釋這冥冥中好像是注定的一切,也許這一切都聽起來太過荒謬,荒謬到連我自己其實都不敢相信,但是現實的確就是這麼荒謬。原諒我沒有早點告訴你這些事,因為我實在不敢看到你知道這些事情後的反應是高興還是難過;而我現在決定寫這封信將這些事情都告訴你,是因為你是Arthur現在最親的親人。這十幾年來我沒為你生下孩子是我這一生的遺憾,如今這個遺憾已經不在,我必須要去彌補另一個。 爾嫣"
卓萬一把信讀完,頓時間他只覺得自己的腦袋亂成一團了。在一旁的人看著卓萬模樣,讓他們問著 "爸!" "爸你沒事吧?"
卓萬稍稍平復下心情,讓自己冷靜下來之後,他跟著就是拿著那封信一轉身就是衝出了門口。
爾嫣獨自一人站在開往上海的船上,整艘船就她一人,也是這種情況還會有人想去上海的,也就只有她一個人會這麼做吧。但就在這時,卻傳來了一把聲音 "爾嫣!"
爾嫣一個轉頭,氣喘吁吁的卓萬手裡拿著張去上海的船票站在她的後頭,並繼續說著 "你憑什麼瞞著這些事情?你憑什麼否決了我當爸爸的權利!"
噗!汽笛的聲音把爾嫣從想像中拉了回來,她看著眼前那空無一人的船艙,嘴角只是勾起了些許無奈的的笑容。

肇蘊善的手裡拿著爾嫣寫給卓萬的信,她看完之後就是對站在一旁的紅姨問說 "這封信真的是爾嫣寫的?"
紅姨有些緊張的說著 "是啊!小姐還特別叮嚀我一定要親手交給鍾議員的!我看小姐的樣子不大對勁,還收拾了行李,要我轉告你說她要出遠門一趟,所以還是我才覺得先把信給側福晉你看過比較好。"
肇蘊善隨手就是把那封信放到了一旁蠟燭的火光之上,紅姨看著那封信逐漸消失在火焰之中,驚訝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肇蘊善把那封信放在了一旁的菸灰缸裡,任由它燃燒殆盡,並往後躺下了床,說著 "要昰爾嫣問起來,你就說你已經把信送到鍾家了。"
"這" 肇蘊善躺在床上,闔上了眼休息著,說著 "爾嫣都已經要跟日輝結婚了,這樣對她比較好

說著,肇蘊善就是把大菸放進了嘴裡並深深的抽了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2-7 17:19 , Processed in 0.14174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