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小说小品] 名媛望族2...嗎?(11/16更新至第八十三集,在6ˊˋ75樓)

  [复制链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6-7-3 23:19:21 |显示全部楼层
下集預告:

笑嫣才對裡頭大叫了一句 "Arthur,你們好了沒啊?"
小Arthur的聲音傳了來 "再等一下!娘在換衣服!"
笑嫣轉頭一望,看著卓萬仍坐在他的位子上看著報紙,無動於衷的模樣,讓她臉上勾起一笑,又叫了一句 "Arthur,你娘今天穿的內衣是甚麼顏色的啊?"
卓萬臉色一變,轉頭一瞪,還來不及說話,小Arthur的聲音就是又傳了來 "黑色的。"
笑嫣又跟著問 "喔?是有蕾絲的那一件嗎?"
卓萬的腦海裡突然想起了新婚夜那晚的爾嫣,而旁邊的管家立刻趕了上來遞給了卓萬紙巾,並且說 "老爺,你流鼻血了。"
卓萬一回神,立刻摸了下自己的鼻子,果然抹到了一抹紅色液體,笑嫣在一邊噗哧一笑。
隨後,爾嫣才跟小Arthur出來,爾嫣一見到卓萬正擦著鼻血,就是擔心的問著 "怎麼了?"
爾嫣擔心的朝著笑嫣看了去,問 "你們不會打架了吧?"
"是他…" 笑嫣話還沒說完,卓萬立刻扔下了報紙,用紙巾壓著鼻子,另一隻手拉著爾嫣朝著飯廳走了去,並說了一句 "好了!吃飯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6-7-11 00:35:08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四集

笑嫣笑了笑,雙手撐在卓萬的桌上,對著他說 "你要是覺得我給你添麻煩了,我可以離你們遠遠的,但你最好記住,照顧好我媽跟Arthur,否則你絕對會比我養父更慘。"
卓萬馬上就是說 "你也最好記住,爾嫣是我妻子,Arthur是我兒子,不用你警告我也會照顧好他們,還有你。你是我女兒,不管你做了甚麼,我都不需要你離開。"
隨後,兩聲敲門聲響起,並傳來婢女的聲音 "老爺,齊先生來了,他說要見二太太。"
笑嫣吹了聲口哨,笑著說了一句 "看來有人有麻煩了呢。"

爾嫣抱著小Arthur坐在房間裡吃著東西,隨後,小Arthur就是對爾嫣問了一句 "娘,我們不出去見日輝叔叔嗎?"
爾嫣想了想,搖搖頭,她猶豫了一下以後還是說了一句 "以後我們不能跟日輝叔叔見面了。"
"為什麼呢?" 小Arthur才這樣說,爾嫣想了下以後就是說道 "因為爸爸會不高興。"
"爸爸是卓萬叔叔嗎?" 爾嫣想了下以後就是點點頭,跟著又說 "以後我們就要跟爸爸一起住了,還有你的哥哥姊姊。"
Arthur想了想,數著手指頭,問說 "可是我們家只有兩個房間我跟娘,還有姊姊睡一間,啟燊哥哥跟啟燁哥哥
Arthur,我們家太小了,住不下那麼多人。我們要住在這裡,在這裡你可以有自己的房間。" 爾嫣才這樣說,小Arthur又說 "我不喜歡這裡,每次我們來這裡,你跟姊姊都會不見
"以後不會了,好嗎?以後,有我,有姊姊,還有爸爸跟你的哥哥姊姊,我們不會不見了,我們都會陪著你。"
"那老公呢?" 小Arthur才這樣說,爾嫣馬上就是又說 "還有牠,我們晚點就把牠接來。"
Arthur又問 "那日輝叔叔呢?"
爾嫣的眼神立刻又暗淡了下來,而之後,笑嫣拿了個盒子進來,說了一句 "日輝叔叔走了。"
隨後,笑嫣遞了個盒子給爾嫣,接著說 "他說這是你的生日禮物,那晚他來不及給你。"
爾嫣接過了那個盒子,問 "卓萬呢?"
笑嫣接著就是說 "他出去了,說去錄口供。"
而笑嫣隨後便是摟上了爾嫣,說了一句 "沒事,你還有我們。"

卓萬、啟燊、Dr.Smith三人才錄完口供,坐在車上在回家的路上,卓萬的臉色從頭到尾一樣的沉,啟燊和Dr.Smith相視一眼,沒多說些甚麼。
但突然,卓萬注意到了街角的一個人影,馬上就是說了一句 "停車!"
車子一停,卓萬立刻就走下了車,啟燊和Dr.Smith探出了頭來看了看,他們見到了爾嫣正給一個男人拉進了酒吧裡。
卓萬無奈的吐了口氣,對他們吩咐了一句 "叫家裡再開一輛車過來,你們先回去吧。"
爾嫣坐在吧台之前嚐著一杯白酒,可她滿腦子裡想著的都還是日輝,她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他好過一點?
突然,爾嫣的身邊坐下了一位外籍男士,並對她問著 "Hello babeCan I buy you a drink?"
爾嫣一笑,但她還沒來的及回話,一旁就是傳來一句 "The babe is my wife。"
他們轉過了頭去,卓萬跟著就是上前來摟住了爾嫣的腰,並在她的唇上親了下去。
那位外籍男士一看,立刻說了一句 "I’m sorry。"
卓萬見那位外籍男士離開,一轉過頭來就是板著一張臉直盯著爾嫣看著。
"我的女兒也許現在就在你肚子裡呢,你還喝酒?" 爾嫣一聽,一笑,放下了酒,之後卓萬就是又問 "另一個呢?"
爾嫣使了個眼色。卓萬順著爾嫣的眼光看了過去,便見到男裝打扮的笑嫣在酒吧的另一邊和另一名女人喝酒。
卓萬才想上前去,爾嫣就是拉住了他,並說著 "她來查案的,找我陪她來而已。你要罵的話等她把正事做完再罵吧。"
"我請你喝酒好不好?" 爾嫣搭著卓萬的肩膀要他在一邊坐了下來,可是卓萬的雙眼仍然是直盯著笑嫣不放。
爾嫣才把一杯白酒交到卓萬的手裡,卓萬就是說了一句 "米澤將軍死了。"
爾嫣看向了卓萬,但卓萬卻是直盯著笑嫣,繼續說 "幾個星期前的事,在上海。"
爾嫣一想,問 "不會是我們要從上海回來的那天吧?"
卓萬跟著就是說 "找個時間,把她送國外去吧,對她比較安全。"
爾嫣看向了滿臉笑容在逗著女孩子的笑嫣,無奈的嘆了口氣。

卓萬才開著車載著爾嫣跟笑嫣兩個回家,爾嫣在後座更是給已經醉倒了的笑嫣擦著臉,笑嫣躺在爾嫣的大腿上,醉言醉語的說著 "媽媽好難過
爾嫣給笑嫣擦著臉,說著 "你忍一下,回到家,洗個臉就會好點了。"
車子才在鍾家大宅前停了下來,爾嫣才扶著笑嫣下車要進大宅去,就傳來了一把聲音叫著 "爾嫣!"
爾嫣一轉頭,就見到日輝在大宅之外一步一步的朝著她走了來,卓萬隨之就是上前來對著爾嫣說 "爾嫣,你先扶她進去。"
"先進去!" 卓萬才催著爾嫣進到房子裡去,一個轉身就是擋下了要追進去的日輝。
"齊先生!我最後一次警告你!你不要再騷擾我的妻子!不然我就要報警了!" 卓萬才這樣說,日輝馬上就是捉住卓萬的領子,說 "你不愛她!為什麼又要纏著她!"
"放手!" 卓萬想鬆開日輝的手,但日輝卻是抓得更緊,說著 "爾嫣本來就是我的!你把爾嫣還給我!"
卓萬硬扯開了日輝的手,卻把他整個人往後推了去。日輝一站起身,撲了上去就是直接給了卓萬一拳。
躲在門口看到這幕的小Arthur張著大口,轉身就趕緊跑進了大宅裡去。
Arthur才跑了進來就是叫了一句 "娘!日輝叔叔跟卓萬叔叔在打架!"
爾嫣一聽,本來還在廳裡給笑嫣擦著臉的她立刻扔下了手裡的東西就奪門而出!
爾嫣一衝到大宅門口,見到互相揪著對方領子,甚至還高舉起自己拳頭的兩人,立刻也顧不得什麼儀態,大吼了一句 "你們兩個都給我住手!"
卓萬跟日輝兩人先是看了爾嫣一眼,跟著就是同時甩開了抓著對方的手。
房子裡的其他人也都跟著聽到消息跑了出來 "爸!" "爸!你怎麼樣?" "爸爸!"
之後啟燁隨即上前去揪住了日輝的領子,爾嫣見狀立刻趕了上去阻止了他 "啟燁!"
啟燁先看了下爾嫣,隨後又看了下卓萬。爾嫣跟著就是對卓萬說了一句 "讓我跟他談一下。"

在院子裡,爾嫣小心的給日輝手上的傷上著藥。
日輝直直的盯著爾嫣,隨著他的手握了起來,牽住了爾嫣的手,但是爾嫣跟著就是慢慢的把手抽了回來。
"爾嫣" 日輝話還沒說完,爾嫣就是說了一句 "對不起。"
日輝苦澀的一笑,問著 "為什麼到底到底我還差了甚麼?是錢還是我沒時間陪你們?我可以
爾嫣低著頭,說 "你值得一個比我更好的女人。"
日輝馬上就說 "在我心裡,你就是最好的!爾嫣
"我喜歡上卓萬了。" 爾嫣繼續說著 "我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我都覺得心裡很不舒服,我知道你幫了我很多,我也很希望我心裡喜歡的那個人是你,但是每一次,我的心裡在想的,卻是「如果你是卓萬就好了」。"
聽著,日輝卻是逐漸越來越笑了出來。而爾嫣繼續在說著 "對不起我真的有試過重新去喜歡你,但是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日輝伸出了手去握上了爾嫣的手,爾嫣才想掙開,日輝就是又說 "我只是想你知道,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扔下你。"
日輝看向了爾嫣,繼續說 "我只想做你的朋友,就像以前一樣?"
卓萬在陽台上看著他們兩人握著的那雙手,眉頭也一樣緊緊的湊在一起。
之後,卓萬才走進房間裡去就見到了正好走進來的子君。
卓萬走了上去,問 "你找我?"
子君望著他,但是之後,卓萬就是說 "沒事的話我先出去了。"
但突然,子君從卓萬的背後摟住了他,並哭著說 "對不起對不起啊我一直都只顧著自己不開心我忘了你也是寶寶的爹地但是但是我的心真的很痛你又一直不在我的身邊所以所以我
卓萬深吐了一口氣,轉過了身去摟著子君,而子君一樣在哭著,說著 "我很怕我真的很想生一個我們的寶寶我真的很想
卓萬摸著子君的後背,說著 "寶寶的事不是你的錯,別哭了好不好?別哭了。"

當晚,卓萬陪著整晚都在做惡夢的子君,而爾嫣則是自己一個在房裡,看著日輝送她的生日禮物,那條彩虹珍珠項鍊。
"這叫彩虹珍珠,你仔細看看。"
"我阿瑪說這條項鍊上的每顆珍珠都跟我一樣獨一無二,一樣是他最珍貴的寶貝,世界上不會再有第二條了。"

隔天一早,卓萬來到了爾嫣的房裡,而穿著睡衣的爾嫣卻是站在窗邊發著呆。
之後卓萬一過來就是從她的後頭摟住了她的手臂,問 "在想甚麼?"
爾嫣跟著就是問 "昨晚你在子君的房裡過夜?"
卓萬一笑,問 "你吃醋?"
但之後,爾嫣卻是看向了自己手上的黑色指環,當爾嫣才想把戒指摘下來,卓萬立刻就阻止了她,並且問 "做甚麼?"
這次卻輪爾嫣一笑,問 "你也會緊張的嗎?"
卓萬又問 "你不是又想反悔了吧?"
爾嫣笑著,跟著她就是把戒指摘了下來,隨後又對他伸出了手,說了一句 "把手給我。"
卓萬直盯著爾嫣看著,可是之後爾嫣一抓起卓萬的手來就摘下了他掛在無名指上的戒指,跟著就是把戒指又掛上了他的食指去,接著便是把自己的戒指掛上了她自己的食指上。
卓萬看向了爾嫣,爾嫣之後就是又說 這才說 "答應我,這隻手指只能掛上我的戒指,也不准摘下來。"
卓萬一笑,從爾嫣的後頭摟著她的腰,說 "好就跟你一樣,永遠都不把你從我的心裡摘下來。"
爾嫣摟著卓萬的手,而卓萬又在她的耳邊問著 "怎麼樣?整晚沒見到我,想不想我?"
爾嫣一聽,立刻說 "我忙的很,哪有時間想你?"
"喔?你忙什麼?" 卓萬才這樣問,爾嫣一個扭頭就是說 "不告訴你。"
"那我可要開始逼供囉?" 卓萬的吻才覆上爾嫣的唇,突然,一陣口哨聲傳來。
卓萬和爾嫣往窗外看去,笑嫣站在院子裡吹著口哨,拍著手,大聲的叫著 "再親一下!再親一下啊!才親一個哪夠看啊?"
爾嫣立刻推開了卓萬的懷抱,往房間裡走了去,而卓萬則是立刻就是把窗簾拉了上,可是笑嫣一樣站在院子裡頭繼續叫著 "呦!還把窗簾拉上了!大清早的就做晨運啊?別客氣啊!拉窗簾做甚麼呢?就大大方方的讓人看唄!"
之後,卓萬才走了上來又摟住了爾嫣想吻上她,就又傳來了一句 "娘!"
Arthur揉著眼睛,從床上爬了起來,隨即就是跑了上來抱住了爾嫣,叫著 "娘早!" "卓萬叔叔早!"
卓萬跟爾嫣對看了一眼,而卓萬更是深吐了一口氣,說了一句 "換好衣服,出來吃早餐吧。"

卓萬才走出來,到了廳裡,正巧從外頭進來的笑嫣就是跟他打了個照面。
笑嫣長長的吹了一聲口哨,調侃的說了句 "還真快完事啊?"
卓萬黑著臉,只是說了一句 "等爾嫣他們換好衣服就可以吃早餐了。"
卓萬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拿過了早報來看著,而笑嫣也在一邊坐了下來,對著早就在廳裡一樣看著報紙的Dr.Smith說了一句 "師父早。"
卓萬看向了笑嫣,她卻是開始拆著她早上收到的信,沒打算跟他這個爸爸問一聲早。
"爸爸早。" "爸爸早。" "爸爸早。" 啟燊、啟燁、采月他們個個慢慢的下了樓來,而卓萬也回應了句 "早。"
笑嫣拆開了信,看了看,隨後,她就是把信撕了撕,揉成了一團扔到了一邊去。
啟燁一見到笑嫣這反應就是上前來對她問著 "怎麼了?"
相反,Dr.Smith跟啟燊一見到她這反應就是問 "通知信?" "很糟嗎?"
笑嫣跟著就是對裡頭大叫了一句 "Arthur,你們好了沒啊?"
Arthur的聲音傳了來 "再等一下!娘在換衣服!"
笑嫣轉頭一望,看著卓萬仍坐在他的位子上看著報紙,無動於衷的模樣,讓她臉上勾起一笑,又叫了一句 "Arthur,你娘今天穿的內衣是甚麼顏色的啊?"
卓萬臉色一變,轉頭一瞪,還來不及說話,小Arthur的聲音就是又傳了來 "黑色的。"
笑嫣又跟著問 "喔?是有蕾絲的那一件嗎?"
卓萬的腦海裡突然想起了新婚夜那晚的爾嫣,而旁邊的管家立刻趕了上來遞給了卓萬紙巾,並且說 "老爺,你流鼻血了。"
卓萬一回神,立刻摸了下自己的鼻子,果然抹到了一抹紅色液體,笑嫣在一邊噗哧一笑。
而啟燊啟燁兩個馬上很有眼色的往旁邊看去,我沒看見我甚麼都沒看見
隨後,爾嫣才跟小Arthur出來,爾嫣一見到卓萬正擦著鼻血,就是擔心的問著 "怎麼了?"
爾嫣擔心的朝著笑嫣看了去,問 "你們不會打架了吧?"
"是他" 笑嫣話還沒說完,卓萬立刻扔下了報紙,用紙巾壓著鼻子,另一隻手拉著爾嫣朝著飯廳走了去,並說了一句 "好了!吃飯了!"

隨著眾人在餐桌上坐了下來,卓萬就是又囑咐了一句 "子君最近睡不好,讓她多睡一會兒。叫廚房熬點粥,等她起來後送到她房裡去。"
笑嫣看向了爾嫣,而爾嫣就像是沒聽到一樣在一邊坐了下來。
就在大家準備要開動的時候,卓萬突然對笑嫣來了一句 "你以後有甚麼打算?"
采月看著大家又靜下來的舉動,只剩笑嫣一個人自顧自的在吃著東西,讓她問 "甚麼意思啊?"
爾嫣也對笑嫣問 "處份下來了?"
笑嫣一邊吃著東西,一邊說了一句 "留職停薪,期限還要再等候通知。"
采月又問 "甚麼意思?"
笑嫣解釋道 "意思就是無限期,在他們通知我復職前我都不用上班了。"
采月一聽就是說 "那跟被解雇有甚麼差別?"
笑嫣只是說 "基本上來說,的確沒差別。"
"那你都不能再當檢察官了?" 采月這句話一出,啟燁馬上制住了她 "采月!"
"就算能復職又如何,這紀錄一下來,以後也別想有升職的機會了。" 隨著笑嫣這樣說著,卓萬跟著就是說 "那就接著考大律師的資格吧。"
Dr.Smith也跟著說 "Arthur是第一個華人大律師,現在他的女兒又成了第一個華人女大律師,真有趣
笑嫣聽著,之後就是說了一句 "我不要
"你以為每個人都跟這變態考律師執照一樣容易嗎?我才不要再受一次罪。" 說著,笑嫣就是白了爾嫣一眼。
啟燁跟啟燊一聽都嚇住了,問 "二媽你有?" "你有律師執照?"
卓萬也跟著問 "對了,你怎麼有律師執照的?"
爾嫣只是說 "在醫院裡悶,除了看書之外也沒甚麼事能做,正好她英文又不好,所以就先幫她把上課的書都翻譯好了之後再教她囉。"
卓萬一聽就是看向了笑嫣,問 "喔?你教她?"
笑嫣馬上就是說 "這死變態讓一個連26個英文字母都背不起來的人要每天背一首莎士比亞的詩,背不起來就不給我飯吃,比師傅還要沒人性!"
爾嫣馬上就是更正說 "我沒不給你飯吃,只是不給你肉吃。"
笑嫣馬上就是叫說 "但你卻在我面前吃了!對一個沒肉可以吃的人,居然還在我面前天天吃肉,你怎麼不一刀殺了我來的痛快!"
啟燊跟啟燁都笑了出來,他們開始聊著 "你媽也是為你好。" "是啊,吃太多肉不健康。" "健康能當肉吃嗎?我要健康能幹嗎?" "所以你真的不考大律師資格?" "我才不要!"
笑嫣接著繼續說著 "你以為每個人都跟這變態一樣嗎?人家正常人是念了四年大學拿一個學士學位,可是這變態三年就拿了文學系和藝術系的雙學士學位跟一張律師執照。"
爾嫣一笑,隨即就是對著笑嫣說 "謝謝,我會當作你這是在讚美我。"
但是小Arthur跟著卻又補充說 "姊姊,是兩年。頭一年娘那只算是自修,不算旁聽。"
Dr.Smith一聽就覺得奇怪了,問 "兩年就能考上律師資格?"
爾嫣卻是再自然不過的說 "不是你自己說的嗎?考試裡有一半都是舊試題,只要你能把答案全背下來就有一半機率能考過。"
Dr.Smith隨即又說 "等等!我重覆一下!我記得我當初說的是:你要是想不上我的課就能考過律師資格也行,只要你能把近二十年來考過的試題全背下來就沒問題。"
爾嫣卻是問 "這跟我剛剛說的有甚麼差別嗎?"
Dr.Smith又問 "你真的全背下來了?"
笑嫣隨即就是說 "愛新覺羅家有獨門招式專門提供死背的,不然那些四書五經甚麼的哪能背的起來。"
Arthur也補充說 "三萬多頁小意思,快十萬字的禮記娘都能倒著背呢。"
卓萬跟著就是問說 "Morganhas been sued in a competent court in a civil case. It means that he has theobligation to before the court。答案是甚麼?"
爾嫣隨即就是回應了句 "Dappear。"
笑嫣一笑,說 "真好,以後我不用花錢買字典了。"
卓萬一聽,馬上就是說 "這字典好像是我的?"
爾嫣隨即就是說著 "我掏錢給你們兩個一人買一本,你們放過我好嗎?"
啟燁跟啟燊兩人笑了笑,而之後Dr.Smith又對著笑嫣問 "你以後到底有甚麼打算?當律師?"
笑嫣隨即就是問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給停職的檢察官,哪間律師行肯用?"
Charles,給笑嫣在律師行安排個職位。" 卓萬才這樣說,笑嫣馬上就是又說了一句 "我不要!"
卓萬看向了笑嫣,又說 "那好,從明天開始,你到萬恆行上班。"
"爸,笑嫣有她" 啟燁才想幫笑嫣說話,笑嫣卻是說了一句 "好啊!"
但是之後笑嫣卻看向了卓萬,接著說 "但工作我要自己挑。"
卓萬不在意的看向了自己的早餐,說著 "隨你。"
啟燁一聽,立刻就是笑了出來,但是相反,從剛剛就搭不上一句話的采月看著啟燁那開心的神色卻是皺起了眉頭。

下集預告:
"好啊,你陪我一天,我就救你老公出來。"
爾嫣看向了千賀,而千賀走到了一邊去坐在了酒店的床上,接著說 "你自己想清楚,這是軍事重罪,在裡面,一不小心來個擦槍走火,就算事後追究起來,我這裡大不了就賠個士兵,一命抵一命最多再跟你們說句sorry…但是你就沒了個老公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6-7-18 12:08:23 |显示全部楼层
笑嫣这孩子挺可爱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6-7-25 12:34:36 |显示全部楼层
很想看,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6-7-25 12:44:04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楼楼继续写下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6-8-19 05:09:40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樓主。寫得很好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6-8-21 00:19:18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你很忙吗?你什么时候可以更新?你已经很久没更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6-8-30 15:35:2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五集

卓萬才換好衣服來到了客廳,在廳裡的眾人隨即就是對他叫著 "爸爸。" "爸爸。" "老爺。"
"卓萬叔叔。" 卓萬一聽到小Arthur又是這樣的稱呼,跟著就是上前去對他說著 "說過幾次了,你要叫「爸爸」。"
小Arthur的小眼珠轉了圈以後就是跳下了沙發,往Dr.Smith那兒走了去,並叫著 "乾爹…"
卓萬跟著就是把小Arthur抱了起來,並一把就是把他抱到了一邊的窗台之上,跟著就是對著他說 "你今天不叫「爸爸」就別想下來了。"
小Arthur隨即開始吸著鼻子,眼淚說出來就出來了,但卓萬卻是馬上就說了一句 "少來這套!"
小Arthur開始哭了起來,並開始叫著 "娘….娘…"
"怎麼了?啊?" 爾嫣一略過了卓萬就是上前來抱起了小Arthur來,而小Arthur趕緊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抱著爾嫣,說著 "好高…我怕怕…"
爾嫣跟著就是對卓萬問了一句 "你把他放在那麼高的地方做甚麼呢?"
"我…" 卓萬還沒來的及說話,爾嫣抱著小Arthur轉身就走,而她還在哄著小Arthur說著 "好好好,乖,不用怕喔。"
但這時候的小Arthur卻是在爾嫣的肩上對卓萬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還比出了勝利的手勢。之後更是像示威般的把頭靠在爾嫣的肩上,滿臉笑容的闔上了眼抱著他最親愛的親親媽咪。
Dr.Smith笑了笑,說了一句 "算了,你是鬥不過這小滑頭的…"
卓萬跟著就是又對一邊的管家說 "叫廚房煮點粥,子君愛吃。"
啟燊跟著就是說了句 "對了,爸爸,剛剛教堂的神父來找小媽,他們說要出去談點事。"
卓萬想了下之後就是說 "嗯,那開飯吧,我今天也要早點去office。"

隨後,他們一家人在飯廳裡吃著早餐,爾嫣才過來,啟燊就是先說了一句 "二媽,Arthur怎麼樣?"
爾嫣看了眼卓萬之後就是說 "小傢伙吃飽了,正在睡回籠覺呢。"
采月隨即就是又說 "二媽你只顧著哄孩子,一定也餓了,快點吃東西吧。"
啟燁也說 "是啊,爸爸幫你把早餐都準備好了。"
爾嫣看向卓萬旁邊的桌上,果然放著一盤都切好的雞蛋跟抹好果醬的吐司。
爾嫣才坐了下來,卓萬這才問了一句 "笑嫣還沒起來?她不是今天要去萬恆行上班的嗎?"
爾嫣想了下以後就是說 "她有點累,晚點再叫司機載她去吧。"
卓萬一聽就是問 "她又上街玩通宵了?"
"叫二小姐起來。" 卓萬才向管家吩咐了一句,爾嫣馬上就是說 "不要了,她真的很睏,讓她睡吧。昨晚是有朋友有急事找她而已。"
卓萬隨即就是問 "就算有急事,不能來跟我們先說一聲嗎?她一個女孩子半夜上街多危險,你知道嗎?"
"她昨晚出去之前有來書房找我們的,是你自己睡的熟,不知道而已。" 爾嫣才這樣說,Dr.Smith就是笑了一聲,說 "難怪昨晚Arthur跑到我房裡來哭著說媽媽不見了,到處找你都找不到。"
"原來你們是在書房…" 聽著這話,卓萬跟爾嫣都尷尬了,而隨後管家一走回來就是說 "老爺,二小姐我叫不起來。"
卓萬才放下餐巾想走開,爾嫣馬上就是說了一句 "我如果是你,我就不會去叫她了。"
Dr.Smith也搭腔說 "你最好聽爾嫣的。"
但是卓萬卻是說 "她要是知道起不來,那她下次就該知道,女孩子不應該那麼晚還上街,而是應該在家睡覺。"
隨著卓萬的離開,爾嫣跟Dr.Smith都同樣的把雙手壓在兩邊的耳朵之上。

而在爾嫣的房間裡,笑嫣還賴在床上緊緊的捲在被子裡睡著,兩名俾女還在旁邊不停的叫著 "二小姐!二小姐,起來了,二小姐!" "起來啊!二小姐!老爺來了!" "快點起來啊!二小姐!" "二小姐!快點起來啊!"
隨後,卓萬才來到房門口,
"老爺。" "老爺。" 兩名婢女趕緊退到了房間的一側。
卓萬看著捲在被子裡的那人,說了一句 "起來。"
卓萬又提高音量叫了一句 "起來!"
被子裡的人聞風不動,於是卓萬伸出了手來開始扯著被子,並叫著 "我叫你起來!"
突然間,笑嫣大叫了一句 "不要啊!"
卓萬給笑嫣嚇住了,而笑嫣繼續扯著嗓子叫著 "師父我求求你別拆散我們!我跟它是真心的!我以後會跟它一起好好孝順你的!我求你!你讓我們在一起吧!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隨著笑嫣又睡了過去,兩名俾女皆低著頭、摀著嘴笑著,二小姐怎麼叫的好像是老爺逼著她和男朋友分手似的?
而卓萬瞪著笑嫣,一口氣堵在心口上最後還是嚥了下去,上前去給笑嫣拉好了被子,並說了一句 "睡覺也不把被子蓋好。"
之後卓萬望著笑嫣熟熟睡著的模樣,嘴邊勾起了一笑,說了一句 "好好睡吧…女兒…"

卓萬才回到飯廳就是見到摀著嘴笑著的眾人,看來剛剛笑嫣的叫聲整間屋子的人都聽到了,而爾嫣更是說了一句 "我警告過你了。"
"我去上班了。" 卓萬在離開之前又對啟燁叮嚀了一句 "Jimmy,你今天別那麼早去上班了,在家裡多休息一下吧。"
啟燁一笑,跟著就是說 "好,我知道了。"
等卓萬走了之後,采月立刻對著啟燁問 "你不舒服嗎?"
"我沒事。" 啟燁才這樣說,采月又問 "不是啊,爸爸剛剛還叫你多休息一下的。"
啟燊笑著解釋說 "爸爸的意思是叫他等笑嫣起來之後再載她一起去上班。"
"爸爸真是偏心,當年我第一天上班的時候只是遲了一點,就被他狠狠罵了一頓。" "你只是被罵了一頓,我啊,他連罵都沒罵,整整不理我三天。" 聽著啟燊和啟燁兩個聊著,爾嫣只是笑著,吃著自己的早餐,但采月卻是鬆開了挽著啟燁的手,緩緩的離開了餐桌旁。

時間來到了中午,子君才來到了卓萬的辦公室外敲了敲門,但沒回應。
正巧卓萬的助手經過一邊的走廊,隨即叫住了她 "鍾太太?"
子君隨即走了上去,並問著 "卓萬不在嗎?"
卓萬的助手跟著就是問說 "鍾議員出門去吃午飯了。"
"他還特別吩咐我們把下午的行程都排開了,說他下午不會回來。" 聽著這樣的話,子君只是說了一句 "好,我知道了…"
子君在離開的時候正好經過一對夫婦,而他們一見到子君就是開始小聲的討論著 "欸,老公!那是不是之前報上登過給人輪姦的那個女人啊?" "噓!那是鍾議員的太太!你小聲點!" "怕甚麼呢?她也不是什麼正經人家,說穿了不也只是個靠男人上位的女人嗎?我看那些報紙說在鍾議員之前她先是看上鍾大少爺的,結果是爬不上兒子的床才上了爸爸的。" "就叫你別說了!你沒聽見嗎?"
聽著那些碎言碎語,子君只是加快了腳步離開。

相反的,這時候卓萬卻是來到了萬恆行,而在辦公室裡的啟燁一見到是卓萬,立刻站起了身,問著 "爸爸?你來找我有事嗎?"
"沒有,找你一起吃中飯。" 卓萬才這樣說,啟燁一笑,拿起一邊的外套就是說著 "那走吧,我剛好把事情做完了。"
"轉角那間餐廳還不錯…" 卓萬看了下四周,裝做突然想起來似的,說了一句 "叫上你妹妹吧。"
啟燁愣了下,而卓萬繼續說 "今天是笑嫣第一天上班,她做的怎麼樣?"
啟燁想了想,說著 "呃…她做的很好…"
卓萬看著啟燁的樣子不大對,讓他又問 "她人呢?"
啟燁僵硬的解釋著 "她目前不在商行。"
卓萬從辦公室的窗子往外看了看那些正在商行裡工作的行員,問 "她的位子在哪兒?"
啟燁趕緊上前去擋在卓萬的面前,說著 "爸爸!不如我們先去餐廳等她吧,你也知道的,現在這種時候要有位子…"
卓萬直盯著啟燁,讓啟燁緩緩收了聲,伸手擋著卓萬的手也緩緩縮了回來摸著自己的後腦勺。
"人呢?" 卓萬才這樣問,就聽見了外頭傳來了一把女聲叫著 "來了!收貨!"
卓萬看著他的女兒一身男裝打扮,戴著帽子從貨車的駕駛座上跳了下來,並開始跟那些搬運工一起把貨車上的貨扛了下來。
卓萬才瞪向了啟燁,啟燁立刻就是說著 "我勸過她了,但是你也知道她的脾氣…"
"而且是你自己說這裡的工作她可以隨便挑的…" 卓萬又看向了外頭,笑嫣就像那些搬運工一樣搬著那些建材,但突然她不知道踩到了甚麼,人連建材一起滑倒在地,卓萬一見到,立刻就趕了出去。啟燁一反應過來,隨即也趕了上來。
笑嫣坐在地上,看著自己擦傷的手掌心,而她的右手更是已經出現了幾道紫色的勒痕。
卓萬立刻趕了上來看著她的手,問著 "怎麼樣?"
"老闆、二少爺。" "老闆。" "二少爺。" "老闆。" 其他人趕緊對著卓萬和啟燁兩個這樣叫著。
"流血了!" 卓萬趕緊從身上拿出了手帕包著笑嫣的手,而啟燁趕了上來之後也是先看了下笑嫣的手,之後啟燁看了下四周,那些搬運工人個個裸著上身,衣服隨便就扔在一邊,這讓啟燁隨即對著其他人罵著 "你們有沒有搞錯?為什麼她沒有手套?還有!是誰讓你們把衣服隨便亂扔的!會跌傷人的你們不知道嗎?"
"我們一向都是這樣的…" "是啊,熱的要命,才搬一趟就滿身大汗了。" "手套本來就是自己帶的。" 那幾個搬運工人這樣說著,但卓萬卻只注意著笑嫣手上的傷,等包好了之後又對她問著 "怎麼樣?有沒有跌傷?"
"多謝關心,我沒事。" 隨著笑嫣站起了身來就是又開始整理著地上那些跟磚塊一樣重的建材,正當笑嫣想扛起來的時候,啟燁就是說了一句 "先別忙了,吃飯時間到了,一起去吃吧。"
笑嫣卻像是裝傻似的叫著 "哇!老闆請我們吃飯啊!"
"多謝老闆!" "多謝老闆!" 隨著眾人這樣說著,卓萬和啟燁兩人也沒說太多。

爾嫣在家裡陪著小Arthur畫畫,當小Arthur才畫好了手裡的畫,爾嫣就是說道 "畫的真好!等爸爸回來,拿給爸爸看好不好?"
小Arthur咬著嘴唇,之後就是問著 "娘…你也想我叫卓萬叔叔做爸爸嗎?"
爾嫣想了下以後就是摸著小Arthur的頭,說 "他是你爸爸啊。"
小Arthur又說 "可是姊姊也沒叫啊…"
"姊姊那麼討厭他,我怕被姊姊討厭…" 聽著小Arthur的話,爾嫣臉上勾起了抹笑容,說了一句 "小寶貝,姊姊只是害羞,要是你叫的話,姊姊也會跟著叫了。"
"真的?" 小Arthur才這樣問,爾嫣就是又說 "當然…"
爾嫣話還沒說完,就聽到了外面的一句 "老爺、二少爺、二小姐。"
爾嫣隨之就是對著小Arthur說 "爸爸回來了,我們去找爸爸好不好?來!"

笑嫣才跟著卓萬進到書房裡,笑嫣馬上就是問說 "又要幹嗎啊?"
啟燊敲了兩下門,在門口叫了一句 "爸爸。"
隨後啟燊進來在桌上放下了一疊文件,卓萬跟著就是說了一句 "你先出去吧。"
啟燊看了下笑嫣以後就是說了一句 "我知道了。"
隨後啟燊在經過笑嫣的身邊時低語了一句 "別跟爸爸吵。"
啟燊出去之後,笑嫣也跟著說 "我要去洗澡了。"
笑嫣才想走,卓萬就是接著說 "我讓Charles給你挑了幾間學校。"
卓萬拿起了那疊文件,並把那些文件放在笑嫣的面前,說 "你不是想當醫生嗎?你看看,喜歡哪間,當作去國外走走玩玩也好。"
"放心,這次不用怕沒人幫你付學費。" 笑嫣沒有其他的反應,只是一直盯著他看,之後卓萬把那些文件丟到一邊,說 "你不喜歡讀書不要緊。我跟師傅商量,他回英國之後就讓他帶著你,當他的助手打理事情,這樣對你之後想再當回檢察官,或是你想接著考司法官都有幫助。"
笑嫣一樣沒反應,卓萬又說 "這樣好了,萬恆行也要準備遷到國外去發展,本來我是安排Jimmy先去看看環境的,我跟Jimmy說一聲,讓你跟他一起去。"
"說完了?說完了我去洗澡了。" 笑嫣才想走,卓萬就是又說一句 "現在我不是問你要不要,是老闆調你的職。"
笑嫣一轉身回來就是對著卓萬說 "那我現在就向你辭職囉!反正我也沒差再被多炒一次。"
卓萬一聽,他也火了,問 "你就那麼想當搬運工?你是想讓你媽媽不放心還是故意想讓我難受?"
笑嫣卻是問 "你也會難受的嗎?你從來都沒管過別人的感受!想人怎麼樣就怎麼樣!就像你故意找人停我職一樣!"
"我不出聲,是不想我媽難做人,不代表我不知道啊!" 卓萬聽著笑嫣的話,問 "你知道什麼?你知道那些是軍人嗎?人家有一整個軍隊,每個人手上都有一把槍的!你以為檢察官就不怕子彈的嗎?"
笑嫣卻是問 "你知道我有多辛苦才考上檢察官的嗎?別裝出一副你關心我的樣子,你有多討厭我,我知道!現在你一句話我就被打回原形了!你開心了!我一早就當自己是死人了!要是真有事,我自己也會扛起來的!而你就像之前一樣,當不知道有我,每天開開心心找女人不就好了嗎?"
"別在我面前裝出一副爸爸的樣子,我不吃你這套!我住在這裡是因為媽媽要我一起搬過來,如果你不喜歡的話,不用你趕,我馬上就走!不用你鍾大議員開口!" 一吼完,笑嫣轉身就走,而卓萬才想追上去,一到書房門口就是見到爾嫣帶著小Arthur在一側的走廊上。
卓萬跟著就是問 "你都聽到了?"
爾嫣沒回答,只是對著小Arthur說 "Arthur,姊姊生氣了,你去哄哄姊姊好嗎?"
小Arthur看了看他們以後就是指著卓萬,說了一句 "那你幫我把畫給他看。"
之後小Arthur就是波的波的追上了笑嫣去,而爾嫣隨後也就是上來給卓萬那張畫紙,並且說 "Arthur今天畫的。"
卓萬看著那張畫紙,在畫紙上見到一個男人正抱著一個女人在親,旁邊還有幾個愛心,一個女孩子在另一邊做著鬼臉,而一個小男孩卻是在旁邊怒氣沖沖的樣子,還有幾個大哥哥大姊姊拉著那個小男孩。
卓萬看著那張畫紙,臉上勾起一笑,之後爾嫣就是又對著卓萬說 "她的性子你也知道的,她發完脾氣就沒事了,別跟小孩子計較了。"
爾嫣摸了摸卓萬的肩膀之後就是又對著他說 "我幫你去跟她談談。"
"欸!" 爾嫣才想走開就是被卓萬捉住了她的手,並對她又接著說 "今晚陪我。"
"來。" 說著,卓萬就是帶著爾嫣往家門走了出去。
子君才想來書房找卓萬,但才剛走出房門,卻只見到卓萬牽著爾嫣的手走出了家。

卓萬和爾嫣來到了他們的小家裡,在這裡,他們一起打掃、一起做飯。在這裡,他們就如兩個最普通的一對夫妻一般。
飯後,爾嫣在陽台上打理著花草,而卓萬則是坐在廳裡看著書,不時之間他們就是相互對看了眼,並笑了下。
他們兩個坐在廳裡,聊著 "為什麼你跟女兒都不會吵架?" "我們也會吵的,只是我們在英國的時候有過協議,不管我們吵得多兇,第二天我們都不能不理對方,最少都要說一句話。" "為什麼要立這樣的協議?" "那時候,我只有她,她也只有我,如果我們再分開的話,我們兩個的身邊就真的沒有人了。所以她就出了這個主意,說這樣的話,我們也不用擔心哪天我們吵過之後就分開了。後來她還打了契約,契約上寫明,要是我們兩個哪一方違約,就要賠一百萬給對方。" "唉…要是女兒可以對我像對你一樣就好了。" "感情可以慢慢培養的嗎,我知道你擔心女兒,怕教不好她。不如這樣,以後你在女兒面前就扮黑臉,我就扮白臉,這樣就行囉!"
卓萬一聽到,就是說了一句 "那我不是很吃虧?我就當壞人,你這個媽咪就當好人?"
爾嫣卻是笑著說 "我不介意你跟我換啊,不過我看很難啊,你們這些男人沒一個好東西,要你當好人?我看難囉…"
卓萬馬上就是問 "你的意思是說我是壞東西?"
爾嫣隨之就是問 "你不壞嗎?本來有個醫生要追我,還要跟個大老闆訂婚了,我的大好姻緣就是被你這個壞東西拆散了。"
"好!我就壞給你看!" 說著,卓萬就是抱起了爾嫣來,這讓爾嫣問著 "啊!你做甚麼啊你!"
卓萬繼續把爾嫣抱進房裡去,並說著 "我今晚就讓你見識一下壞男人的厲害!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再提外面那些野男人!"

隔天一早,爾嫣才和卓萬走出了他們的小家,爾嫣一注意到卓萬的領帶歪了就是給他調了調。
卓萬一笑,隨後當卓萬注意到爾嫣鎖門的時候,原本的鑰匙從銀色變成了金色的,讓他問 "鎖換了?"
"是啊,阿傑說之前那個鎖不安全,所以就換了另一副。" 爾嫣才想走下樓去,卓萬就是拉住了她,把她抵在了牆上,並對著她說 "給我打串鑰匙吧。"
"我喜歡這裡,在這裡不會又到一半的時候來個人哭著要媽媽。" 爾嫣板了他一眼,說 "你就想!這裡是我跟女兒的地方,沒我允許你不准來,要是你帶其他女人來這裡鬼混怎麼辦?"
卓萬又是笑著問 "你不就是那個女人嗎?"
"你要是再不給我就要開始搜身囉!" 日輝才走上了樓,就是見到卓萬在樓梯間裡抱著爾嫣,而他們兩個還在鬧著,笑著說 "給我吧?給我吧?" "不行!我不給!"
他們兩個一見到日輝,立刻收起了笑鬧,尤其是爾嫣,更躲到了卓萬的背後去。
卓萬像是平時寒暄一般的問著 "現在才回來?華商會的事很多嗎?齊主席。"
日輝直盯著爾嫣,說 "不是,是笑嫣的事。"
卓萬和爾嫣的臉色一變,而日輝繼續說著 "她昨晚打給我,請我去警局保她。但他們卻說現在死的是一名日本的將軍,不讓保釋。"
爾嫣隨即就是對著卓萬問 "米澤將軍的那件事還沒解決嗎?"
卓萬卻是說了一句 "要是解決了的話我也不用逼她離開香港了。"
"走吧,去警局保釋女兒。" 說著,卓萬就是拉著爾嫣的手,經過了日輝的面前離開了這裡。
而這時候,爾嫣也發現了日輝脫下了義肢,回到了最一開始的他,以拐杖輔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6-9-2 00:17:31 |显示全部楼层
哇~孩子终于更新了。。
孩子你好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6-9-22 15:45:29 |显示全部楼层

番外篇-去美術館約會

爾嫣和小Arthur在美術館裡仔細欣賞著每一幅畫作,卓萬在一邊只覺得無聊,這種東西有甚麼好看的?有必要看的那麼專心嗎?
卓萬看向了爾嫣臉上陶醉的神情,他再看一下那幅畫,不就是幾個脫光的女人坐在床上,或是被綁在一邊嗎?爾嫣真覺得這畫適合給Arthur這種年紀的孩子看嗎?但看著他們兩個都一副專注的神情,這讓他真的很想說一句:你們到底是在看甚麼?我完全看不懂,看不懂啊喂!
隨著卓萬打了個哈欠,爾嫣一見到就是對著他說 "你覺得悶的話可以先到咖啡廳等我們。"
卓萬只是伸出了手去握著她的手掌,爾嫣一笑,隨後就是又繼續欣賞著眼前的畫作,但突然,卓萬卻是在她耳邊說了一句 "你的身材一定比這女人好。"
爾嫣一聽,立刻板了他一眼,但看卓萬真的很悶的樣子,她想了下之後就是說了一句 "你知不知道,這位Ingres其實跟你很像?"
卓萬看向了爾嫣,爾嫣看著畫,說著 "Ingres他從小就跟著自己的父親學畫,而他這一生作畫的風格也都不停的在追求精確的圖像和順暢的曲線。後來在他十七歲的時候,他為了參加一個大賽,特意拜入了一位在此大賽獲獎過的名師底下學習。"
爾嫣看向了卓萬,接著說 "跟你一樣,追著自己父親的腳步,這一生都在追求事業上最高的地位。後來為了考上大律師的執照,特意去找了當時最有名的大律師,Dr.Smith跟他學習法律。"
"Ingres也是呢,他跟著名師學習了三年之後獲得了羅馬大獎。" 爾嫣帶著卓萬來到了另一幅畫前,接著說道 "你看,就是這幅畫讓他贏的獎。這幅畫是在說一個羅馬史詩的故事,特洛伊戰爭。在戰爭一開始的時候,希臘聯軍阿珈門農搶了希臘第一勇士阿基里斯的女奴,阿基里斯就是因為這樣才離營,並宣布從此都不會參加戰鬥。所以就算之後希臘的聯軍連連敗退,他也還是不肯幫忙,這幅畫就是在畫阿珈門農來求阿基里斯原諒的這時候。後來他的表兄弟實在看不下去就穿上了阿基里斯的盔甲假扮成他出戰,但卻也因為這樣而喪命。也是因為如此,阿基里斯才會出戰。"
"你看,就是他,希臘第一勇士。你仔細看看,希臘第一勇士的臉上還有著嘲笑的樣子呢。" 說著,爾嫣就是指著畫裡一邊的男人。但卓萬卻是說了一句 "看起來並不怎麼厲害啊。"
"阿基里斯的母親是不死的神,她希望自己的孩子跟自己一樣,所以阿基里斯一出生,她就將他放到天火裡,讓他有一身刀槍不入的本領。不過那時候因為他的母親抓著他的腳踝,沒浸到天火裡,所以腳踝是他的弱點。" 卓萬在這時候卻看向了爾嫣,看著她繼續說著 "在特洛伊戰爭裡,阿基里斯就是被特洛伊王子帕里斯射中腳踝才死去的。你知不知道,因為這個故事,解剖學上就把阿基里斯被射中的這個位置,這塊肌腱的部位,命名為阿基里斯腱。你再仔細看一下這幅畫裡的線條、線條的延伸還有蜿蜒的曲線,還有畫作的細節度、整個輪廓的完整度、構圖的嚴謹度,這些都是Ingres的風格,還有…"
卓萬這時候才覺得爾嫣還真是博學,從畫的背後故事能從一塊說到另一塊,就連這裡的顏色、線條、陰影都能講得頭頭是道。他直盯著爾嫣解說的樣子,不自覺的就是在臉上勾起了抹笑容來。
"你再看一下這裡…" 爾嫣的聲音給小Arthur打住了 "娘…"
爾嫣這一轉頭,才發現她跟卓萬的背後居然已經聚集了一片人潮,這讓爾嫣對卓萬小聲的問 "我太大聲了嗎?"
那群人潮裡卻接著有人指著另一邊問著 "那這幅呢?這幅畫又是在說甚麼的?"
"不好意思。" 一名身穿西裝的男人越過人群,一走上來就是對著爾嫣說了一句 "你搞什麼呢?解說的時間在下午兩點,你不知道嗎?"
卓萬一笑,解釋了一句 "不好意思,我太太是跟我一起來參觀的,剛剛她是在替我解釋,不是你們這裡的解說員。"
"不好意思。" 爾嫣趕緊拉著卓萬往另一邊走去,並且說 "我們過去看看,好像有大衛像的仿製品呢。" "好啊,再給我說說接下來還有甚麼好看的。"
他們兩人一邊走著,卓萬更是細聲的說了一句 "偶爾這樣出來約會也挺不錯的,我們下次再來吧?"
"來美術館約會,你不覺得悶?" "有你嘛…有你給我解釋,我就不悶。" 爾嫣笑而不語,隨後,爾嫣才看向了一邊,她的臉上立刻出現了一道更加燦爛的笑容,說了一句 "真的有呢!"
卓萬隨著爾嫣的眼神看去,但是下一秒,卓萬臉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一個廣場的正中間擺著一個裸男的白色雕像,沒錯!是裸男!一件衣服都沒穿的裸男!更加重要的是爾嫣居然為了一個裸男鬆開了挽著他手臂的手,朝著那個裸男跑過去了。
而爾嫣來到的位置正好是那裸男的正前方,那男人的玩意兒就在她的面前。卓萬跟了上去,看著爾嫣仔細盯著那位裸男,臉上那欣喜的笑容,讓他壓抑著怒火,對她反問了一句 "好看嗎?"
爾嫣轉頭去看了眼卓萬一眼後立刻又轉了回來看著那座雕像,說道 "這是大衛像,據說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
"你覺得他很完美?" 爾嫣完全沒發現卓萬話裡的醋意,只是看著雕像繼續說 "當然!你不覺得嗎?你看他臉的輪廓,還有他的眼睛,多有神?"
突然間,傳了一聲笑聲,卓萬低頭看去,只見小Arthur看著他摀著嘴在笑著。
"你再看一下他肌肉的線條…" 爾嫣才想開始給卓萬講解,卓萬就是怒吼了一句 "我對別的男人的肌肉沒興趣!"
卓萬的怒吼讓廣場裡的人都停下了腳步盯著他們看去,隨後卓萬一拉起爾嫣的手就朝著門口走去,說 "走了!回家了!" 
"我還沒看…" 爾嫣話還沒說完,卓萬就是又一句 "脫光的男人有甚麼好看的?你昨晚沒看過嗎?"
聽著周遭人的笑聲,爾嫣臉色一紅,她在心裡暗自發誓:以後她絕對不要再跟這位鍾大狀出來逛美術館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6-10-23 22:38:25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你在哪里现在是变月更了吗

点评

陌生人的孩子  欸? 我還以為已經沒人在追了.... 有人看那我就會寫,開工!  发表于 2016-10-26 13:4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6-10-26 14:50:24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六集(上)

卓萬才跟爾嫣到了警局的居留室,見到的卻是笑嫣被吊在當中,她的四周還站著好幾個身穿日本軍服的士兵。
"笑嫣!" 爾嫣立刻趕了上去看著她的女兒,這仔細一看,才發現笑嫣的臉上跟身上都是血跟傷。
卓萬氣的一聲怒吼 "你們對她做了甚麼?"
"笑嫣,笑嫣?" 隨著笑嫣的眼皮闔了上,爾嫣立刻又對卓萬叫了一句 "卓萬!"
卓萬一趕了上來,立刻給笑嫣解著上頭綁著她雙手的身子,隨即她整個人就是落了下來,卓萬立刻又扶住了她,但隨後卓萬才抱著笑嫣走了兩步就是給人攔了住,並對著他說 "鍾先生,令嬡
"我女兒如果有什麼三長兩短是不是你們負責?" 卓萬才這樣說,對方又說 "很抱歉,但是根據命令
"我不管什麼命令!總之我現在要帶我女兒走,你們有本事就對我開槍!" 跟著,卓萬就是抱著笑嫣離開,並說著 "來!笑嫣!爸爸帶你去醫院!"

卓萬抱著笑嫣上了他的車,而爾嫣也趕緊坐上了後座,她用手帕擦著笑嫣臉上的血,這才發現笑嫣臉上都是被人打過的瘀傷和擦傷,這讓爾嫣看的心裡一陣絞的快疼死了。
"天堂天堂" 隨著笑嫣嘴裡吐出了細語,爾嫣立刻就是問 "你說甚麼呢?"
"天堂" 笑嫣只會說著這樣的一句話,爾嫣又說 "你別嚇我!你沒事的!我們很快就回家了!
卓萬一連發動了幾次車子都還是發不起來,最後卓萬只好又下了車,他把笑嫣扛了起來揹在了肩上,說 "我揹她去醫院!"
"來!" 卓萬揹著笑嫣,一步一步的在街上跑著,血仍然是一滴一滴的沿著卓萬的白襯衫,落在地上的黃沙之上。
"天堂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 卓萬聽見了笑嫣的細語,這讓他跑著,問 "你說什麼呢?"
"做對的事,就能上天堂神父說的" 卓萬聽著笑嫣繼續說著 "我不想下地獄那裡好可怕好黑好黑還有好多狼跟狗他們一直咬我好痛好可怕
卓萬一邊跑著,一邊說 "乖!不用怕!爸爸在這兒,爸爸保護你!以後有爸爸在,你想吃甚麼都可以,想玩什麼也行。不用怕!你撐住啊!撐住啊!"

卓萬跟爾嫣坐在醫院的長椅之上,爾嫣的身上披著卓萬的外套,而卓萬一隻手摟著爾嫣的肩膀,一隻手握著她的手,直說著 "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
爾嫣看著卓萬的手,他的手上和襯衫上都是血跡,這些都是他們女兒的血啊
卓萬緊緊的摟著爾嫣,說著 "不會有事的,我們的女兒很堅強,之前經歷過那麼多事情都撐過來了,這次一定也是的。"
"不用擔心,沒事的。" 一行人來到了他們的身邊,並說了一句 "鍾議員。"
卓萬跟爾嫣皆抬頭望去,只見剛剛在拘留室裡的日本兵正站在他們身旁,並對著卓萬說著 "不好意思,您跟令嬡需要跟我們走一趟。"
一聽,爾嫣立刻伸出了手去摟著卓萬的手臂,而卓萬一感覺到就是低下了頭去望著爾嫣,說了一句 "我女兒現在還在醫院。"
帶頭的那位日本兵就像機器人又說了一次 "不好意思,您跟令嬡需要跟我們走一趟。"
"我女兒現在需要爸爸。" 卓萬更是望著爾嫣,接著說 "我妻子需要丈夫。"
"所以我不會跟你們走。" 卓萬才這樣說,那人就是又說 "鍾議員,如果你再不跟我們合作的話,我們就要採取武力了。"
正當他們想包圍住卓萬跟爾嫣兩人的時候,一側就是傳來了一句 "試試看!"
Dr.Smith跟啟燊帶著一大群警察走了來,他們分別說著 "這裡不是你們日本人的地方,由不得你們胡來!" "這張是英國皇家法庭的拘捕令,我們有證據控告你們非法拘禁、毆打、蓄意傷害他人幾項罪名。現在,是我們要拘捕你們。"
之後其中一名警察更是學著他們剛剛的那句 "請!否則就不要怪我們採取武力了。"
他們相互對瞪著,那群士兵隨即就是要掏出身上的槍,而那群警察也趕緊舉起了盾牌,就在兩方人馬要開打的時候突然一聲怒吼 "做什麼?"
千賀才趕了過來,馬上就是在帶頭的那名士兵臉上打上了一巴掌。
"誰讓你自作主張的?" 之後千賀就是對著Dr.Smith說道 "很抱歉,史密斯先生,我剛剛才處理好米澤的後事,才知道這件事就立刻趕來了。"
Dr.Smith跟著就士說 "你們日本的規矩我還不清楚,但是現在的香港還是隸屬於英國的殖民地,還是講法律的。"
Dr.Smith從啟燊手裡接過了拘捕令,對著千賀繼續說道 "憑我們手上的證據,你這幾位士兵在香港犯的罪,足以落案控告他們。不知道千賀上校,打算怎麼處理這件事?你現在是要縱容你的士兵毆打一位受勳英國爵士的女兒?"
"這位「女兒」現在殺了人。" 千賀才說了這句話,在一邊的爾嫣就是忍無可忍的說了一句 "我女兒沒有殺人。"
爾嫣低著頭,繼續說 "你們搶劫、強姦、甚至闖進別人的家隨意的擄人,把人囚禁、凌虐,你還敢說你們算個人嗎?"
"既然不是人" 爾嫣抬眼望去,對著千賀的雙眼,問 "又哪來的「殺人」?"
卓萬拍著爾嫣的肩膀,安撫著她的情緒,並說著 "如果你有證據,並按照流程來請香港的警察進行拘捕、拘禁、甚至是落案控告,我很樂意跟你們合作。但我在法律界從事多年,真的從未聽過哪條法律寫明,日本士兵可以跨國執法,並隨意拘禁跟毆打他人的身體。"
卓萬站起了身來,對著千賀說著 "請問,你們有什麼證據,可以告訴我,我女兒殺了人?否則憑你這句話,我已經可以告你誹謗。"
 卓萬站在千賀的面前對他說著 "千賀先生,在哪裡就該守哪裡的規矩。看清楚!你現在踏的是哪裡的土地!"
隨著他們兩人凝視著,但之後千賀一從身上掏出了槍,在一邊的Dr.Smith就是叫了一句 "你敢?!"
千賀一笑,說 "不好意思,我視力不好,看不見我踩在哪裡。但我可以看見,我手裡握著的,是日本的槍;死的,是日本的將軍。"
隨著板機扣下,爾嫣立刻撲了上來,叫了一句 "不要!"
"爾嫣!" 槍聲響起,把整間醫院的人都給嚇住了,特別是他們幾人。
千賀的槍指著爾嫣的旁邊,而爾嫣一旁的白牆上多出的那個彈孔還在緩緩冒出白煙,卓萬更是趕緊看著爾嫣,對她問著 "沒事吧?"
"千賀是名粗人,不懂你們法律那一套。不過呢" 千賀收起了槍,繼續說道 "我給「愛新覺羅」這個姓氏一個面子。"
千賀往後望一眼,說 "人家既然要調查你們,那你們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去。"
"是!" 隨著那群士兵恭敬的回著話,警察也開始給那群士兵一個個扣上了手銬。
千賀又對Dr.Smith接著說 "你們要的人,我交了;同樣的,我要的人,也請你們交出來!"
Dr.Smith立刻就是又說 "你沒聽見嗎?我的學生沒有殺人!"
"我不管是誰殺的都好,總之!我要一個殺人犯!我給你們三天時間。" 隨著千賀的離開,爾嫣才看向了卓萬,問著 "卓萬
卓萬只是緊緊的摟著爾嫣,說了一句 "不用怕我會處理好的。"
應著他們守著的那扇房門開了,他們立刻都湧了上去。
"鍾小姐的傷我們都處理好了。還好送來的即時,並沒有內出血的現象。但因為鍾小姐的肋骨斷了兩根,頭部也受過襲擊,有輕微的腦震盪,我們建議還是讓鍾小姐在醫院裡觀察一陣子,替鍾小姐做幾個比較詳細的檢查。" "謝謝醫生。"卓萬和爾嫣兩人仔細的瞧著笑嫣,給打得鼻青臉腫的不說,手腕上也是被勒出了一道紫色的瘀傷,病人袍下不知道還有多少大大小小的傷。Dr.Smith和啟燊在一邊看的也是心裡不舒服,一個漂亮的小女孩子怎麼下的去手?更別提卓萬和爾嫣兩人看的簡直心疼死了。爾嫣這時候更是後悔著昨晚為什麼沒有陪著她?昨晚她和卓萬柔情蜜意的時候,他們的女兒卻是飽受煎熬,一想到這兒,爾嫣就只覺得對不起她。而這時候的卓萬看著笑嫣的傷,拳頭不自覺的就是握緊了起來,怒咬著牙,心裡只覺得滿滿的怒火。
隨著笑嫣逐漸睜開了眼,爾嫣跟卓萬立刻問著 "笑嫣?" "怎麼樣?哪裡不舒服?我讓醫生來給你看看。"
笑嫣的臉上勾起了虛弱的笑容來,緩緩的吐著說 "還說軍人呢只有頭幾拳比較重而已,後面都不怎麼樣
"是不是很疼?" 隨著爾嫣吸了吸鼻子,眼淚就快淹出來的樣子,笑嫣趕緊又安慰著說 "沒事我被打慣了不疼
卓萬接著就是說 "你不疼,我們會疼!"
爾嫣忍著眼淚,摸著她的臉龐,盡量撐起笑容對她問著 "肚子餓不餓?想吃什麼?"
"肉" 笑嫣永遠的答案
這麼好胃口,還能吃肉,這讓大家都放心了不少。
Dr.Smith隨即就是笑著說了一句 "都傷成這樣了你還有心情吃肉啊?"
啟燊接著就是說 "我叫家裡煮點肉粥給你送來。"
但笑嫣一聽卻是說 "不要我要吃炸雞腿炸雞翅也行,我要炸的酥酥的那種
聽著這話,爾嫣真的笑了出來,無奈的哄著她說 "你好好休息,等你都好了,吃什麼都行!好嗎?"
之後卓萬就是對爾嫣叮嚀著 "爾嫣,你在這裡陪她,我們去外面說幾句話,有事就叫我,我不會走開。"
爾嫣點了點頭,而卓萬拍了拍爾嫣的肩膀後就是轉身和啟燊他們走出了笑嫣的病房,但他們才出去,笑嫣就是對爾嫣問 "媽他身上怎麼那麼多血?他受傷了?"
爾嫣搖搖頭,說道 "放心,爸爸沒受傷。"
"那" 笑嫣才想問,爾嫣就是又說 "那血不是他的。爸爸看到你傷的那麼重,緊張你,車子又壞了,是他一路揹著你跑來醫院的。"
爾嫣溫柔的摸著笑嫣的頭,說著 "你放心,這件事爸爸會處理好的,爸爸跟媽媽會保護你的,別想那麼多,你好好睡,不用怕,媽媽陪著你

卓萬跟Dr.Smith他們等人在笑嫣的病房外頭,啟燊更是對著卓萬說 "對不起,爸爸。昨晚他們請我跟師公去作客,我也猜到有問題。但我沒想到他們居然真的敢那麼過份,用警察的名義直接到家裡硬把人擄走。"
卓萬想著,說道 "他們既然能用香港警察的名義就代表一定有問題,也許達志能幫的上忙。"
"我現在就去。" 啟燊才離開,Dr.Smith就是說 "其實昨晚收到消息的時候,我們就已經開始在走程序幫她辦保釋了,但不知道是哪個地方出了問題,手續一直卡著。"
卓萬一聽,不自覺的就是從身上拿出了菸,思索著,道說 "看來香港是他們下一個目標
Dr.Smith又說 "Jessie其實也是因為爾嫣才會惹上那群日本人。你也知道滿州國是用愛新覺羅這個姓氏做為棋子,如果
突然,一名身穿醫生袍的女醫生直接就闖進了笑嫣的房裡來,並叫了一句 "小ㄚ頭!"
眾人看了去,而笑嫣緩緩的舉起了手,說了一句 "嗨師娘
那女醫生看了看周遭,而她一見到卓萬更是驚訝的問著 "喔鍾議員
隨後她趕緊說著 "不好意思不管她這次闖了什麼禍,你們能不能先讓她休息放心,賠償的部分我負責,可以嗎?"
笑嫣一笑,跟著就是指著爾嫣,說 "這是我媽,靓嗎?"
那女醫生一聽就是問 "你媽?"
爾嫣她認識,是鍾議員以前的二姨太,在報紙上看過。這是她媽,那….
隨後那女醫生又指著卓萬問 "那你爸不會是?"
笑嫣沒說話,只是點了下頭。

女醫生和卓萬走在醫院的花園之中,他們更是一邊談著 "原來鍾先生是ㄚ頭的爸爸。我還真沒想到她的身世會是這樣的,她沒跟我提過" "小女之前承蒙您照顧了。" "別這麼說,她是我師兄的小徒弟,我照顧她也是我這個長輩應該做的。" "沒想到何醫生居然會是副院長的師兄啊?"
"我還記得那時候師兄也像這次您這樣揹著全身是血的她衝過來醫院" 卓萬看著這位副院長繼續道著 "其實那時候我們很多人都不看好她,覺得她就算活下來了又如何,也一定會成殘廢,誰知道她總是趁我們不注意的時候四周圍亂跑,她小時候我們還給她取了個花名叫「小猴子」呢。"
卓萬一聽,一笑,說 "看來她從小到大都還是一樣調皮。"
副院長又說 "她跑不是因為她調皮,我知道她看著周遭同床的其他病人都有家人照顧,她其實是很羨慕的,但她每次都還是笑笑就過去了好像真的沒關係一樣現在看她終於找回了家裡人也好,也算是苦盡甘來吧。"
隨後,副院長就是又對卓萬說著 "鍾先生,她呢,是一個受過很多傷的孩子,所以她對人的戒心也很重,對這樣的孩子,你要多給她一點時間。她有些時候只是淘氣了一點,個性也傲了點、野了一點,但她品性真的不壞的,真的。"

笑嫣的房門口多了兩個警察保護並看著,而卓萬才回到了笑嫣的房門口就是聽見了裡面傳來了爾嫣的聲音 "這裡的廚房沒甚麼東西,只能做點碎肉粥。"
在笑嫣的病房裡,爾嫣手裡拿著個碗,用湯匙把碗裡的米粒和肉末碾的更碎點,並且說著 "我有一陣子沒做菜了,不知道味道還是不是一樣,要是難吃可不准笑媽媽喔。"
"媽媽。" 爾嫣才抬起了頭來朝著笑嫣望去,就是問著 "嗯?"
笑嫣躺在床上,虛弱的望著她,像隻被遺棄在路邊的小貓問道 "我不是檢察官了,你還要不要我?"
爾嫣一聽,立刻就是笑著問 "你說甚麼傻話呢?"
爾嫣趕緊上前來摸著笑嫣的頭,對她說著 "你記住!媽媽跟爸爸要你!一直都要你!不管你做甚麼工作我們都要!就算找不到新工作你也不用擔心我們養的起你的。"
"來,先吃東西。" 爾嫣小心的餵著笑嫣喝下了那湯匙的粥,深怕讓她動到嘴邊的傷,而笑嫣才嚥了下去就是說了一句 "好吃
爾嫣一笑,給笑嫣擦了擦嘴以後就是又給她繼續餵著。卓萬在房門口望著這一幕只是無聲的笑著,而隨後卓萬注意到一個人影一拐一拐的走來,立刻就猜到了是誰。
日輝一手捧著束向日葵,一手杵著拐杖,身後還跟著手裡捧著一堆補品的方子傑,他們才走到了卓萬的面前來,卓萬就是對他伸出了手指放在嘴前,請他們不要出聲。
之後卓萬又指了指一邊,請他隨他一起過來,而日輝隨手把花交給了方子傑後就跟了上去。

卓萬和日輝在醫院的餐廳裡各坐一方,日輝想了想,還是決定先開口說道 "對不起。"
"如果昨晚我有意識到這件事的嚴重性的話,也許笑嫣也不會" 卓萬直接打斷了日輝的話 "笑嫣是我女兒,爾嫣是我妻子,齊主席並不需要為這件事感到自責。是我這個爸爸沒保護好她,這個錯,我不會推給任何人。"
日輝深吐了一口氣,說 "爾嫣既然選擇了你,我就會尊重她的選擇,但這並不代表我不會再關心他們。"
卓萬聽著自然是不大高興,說 "我的老婆孩子我會照顧,不用齊主席關心。"
日輝卻是反諷的說道 "鍾議員妻子孩子數量眾多,不知道甚麼時候才會輪到照顧他們母女?"
卓萬立刻就是又一句 "我們的家事輪不到你這個外人插手!"
日輝連續深呼吸了幾口氣,低語了一句 "真不知道爾嫣喜歡你甚麼
隨後日輝就是從身上拿出了個信封放在桌上,向前推去,並且說 "我查了一下千賀最近的行蹤,發現最近幾次的株式會社跟日本進的貨量有些落差。"
卓萬看了那信封一眼,又看向了日輝,而日輝又說 "爾嫣的事,就是我的事,不論什麼忙,只要是我能幫上的,我決不會推辭。"
一說完,日輝就是站起了身離開,而卓萬又說了一次 "我再說一次,爾嫣是我妻子,笑嫣是我孩子,他們母女倆是我的,不是齊主席的責任。"
日輝回頭看向卓萬,嘴角勾起一笑,問 "那為什麼昨晚笑嫣需要保釋的時候,是打給我,而不是打給你呢?"
卓萬才看向日輝,日輝卻是繼續說道 "看來鍾議員這個父親的角色,並不怎麼盡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8-22 00:06 , Processed in 0.14406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