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小说小品] 名媛望族2...嗎?(11/16更新至第八十三集,在6ˊˋ75樓)

  [复制链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7-4-30 12:51:10 |显示全部楼层
Kid, where are you? Are you decided to abandon your writ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7-6-4 23:37:04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真的弃我们而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6-8 13:36:1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七集

本帖最后由 陌生人的孩子 于 2017-6-8 13:38 编辑

抱歉...我的小黑電往生了... 所以一直都沒電腦可以讓我補坑,前一個月好不容易才攢夠錢買了一台二手的小電回家... 但這台怎麼用都跑不順啊... 正考慮是不是要刷卡敗一台新的才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副院長才給笑嫣檢查完,爾嫣才送她離開房門後,一轉頭回到了笑嫣的身邊來就是摸著她的頭,說道 "快睡吧。"
"睡了一天了,哪還睡得著?" 笑嫣才這樣問,爾嫣就是又問 "那你想怎麼樣?"
"Story Time?" 爾嫣笑笑,坐在了一邊,問 "想聽什麼故事?"
笑嫣想了想就是問 "你真的那麼喜歡他?"
"當初…你是因為喜歡他才嫁給他,還是善姨逼你嫁的啊?" 聽著笑嫣這樣問,爾嫣想了想以後就是說 "當初我們才認識我就知道他結了婚,我當然不願意做人姨太太,可是他追我追得很緊,家世也不錯,又會做生意又是律師,以我們家這種家道中落的家族來說,做為一個結婚的對象,很適合。他又剛好需要一個有地位的人來輔佐他,對我又還不錯,結婚對我們兩方來說都好,可以說是政治聯姻吧?"
笑嫣又問 "你早就知道善姨要你嫁是為了他的錢?你就沒想過走嗎?"
爾嫣卻事說 "走去哪兒?從大清滅亡之後,我就覺得我沒有家了,但直到我和日輝私奔之後,才在外面真正體會到,自己一個人流落在外,沒有家的感覺…"
笑嫣想著,說道 "我記得日輝叔叔說當初他是為了讓你過上好些的日子才簽約去跑船的,上了船之後才發現是被賣去做豬仔。可是就算是跑船,他也應該有錢留給你吧?"
爾嫣嘆了一口氣之後就是說 "有…本來是說好,他去跑船三年,讓我等他…等他一回來,我們就結婚。但是他才走了不到一個月,就有人來我們家搗亂,說日輝跑了,找不到他人,所以他們來我們家要回薪水,我把日輝留下的錢都給他們,他們還是說不夠,要拿東西抵債,當中也包括我…他們一群人就架我上車…"
笑嫣跟著就是又問 "後來呢?"
爾嫣抬頭一笑,說了一句 "你爸爸救了我。"
笑嫣一臉疑惑的問 "我以為你們是在火車站相遇的。"
爾嫣想了想,說 "在上海的火車站,那時候的確是我們第一次見到面。"
笑嫣又問 "你介意說清楚一點嗎?"
爾嫣開始緩緩的道說 "他們才抓了我出家門,我就找到機會逃了回去。我抵在門上,聽著門外的聲音,他們還拼了命的撞門,我很害怕,我不知道我能撐到甚麼時候,我很希望有人來救我,我好希望日輝那時候會在,好希望他會出現來救我,直到我聽見門外有一個聲音,說了一句「晚上那麼吵是犯法的」。"
爾嫣從一邊拿起了顆蘋果來,一邊削著,一邊繼續說道 "他在門口跟那些人說了幾句,打發了他們走,後來他敲門問我有沒有甚麼事,需不需要幫我報警。可是我還是不敢吭聲,我怕他也是他們當中的一個人,為的只是哄我開門。
"說也奇怪,他好像也知道我在想甚麼,就說他是隔壁律師事務所的律師,今晚是我運氣好,遇上他在事務所加班,但他現在要回去休息了,如果那些人再來,他沒辦法再救我第二次,勸我如果沒事的話,就快找機會逃。然後我就沒再聽到他的聲音了。我收拾了東西,才開門,就看到地上放著一盤麵包和牛奶,還有一張名片。" 爾嫣切下了塊蘋果片來交給笑嫣,笑嫣接過了,問了一句 "名片上寫的是啟燊哥哥的名字吧?"
爾嫣卻是笑著說 "名片上,寫著「Arthur Chung鍾卓萬 律師」。"
爾嫣繼續切著蘋果,說著 "如果那次你爸爸沒出現,我真的不知道我會給那些人抓去哪裡,我會怎麼樣。那天夜裡我收拾了簡單的行李就走了,我在街上到處亂跑,我很怕…我不知道我能去哪裡…我那時候真的以為…日輝他丟下我走了…等我發現,我已經跑回去了,但我不敢回家…後來我在外面遊蕩了兩天,娘聽鄰居說見到我,就跑出來找我,我就故意裝成是被她找到的樣子,給她帶回去了。也在那之後,我對娘的任何安排都言聽計從,包括她要我離開上海,到香港這裡來唸書,但誰知道在我離開上海的那一天,在火車站遇見了你爸爸。"
笑嫣又問 "他知道這事嗎?"
爾嫣聳了下肩膀,說 "我不知道,不過他在火車站向我搭訕的那時候,我沒問過他的名字,後來下了火車,他才拿了他的名片給我,說他從上海的律師事務所調過來香港工作,我才認出這位曾經救過我,但我們卻從未見過面的律師,也是因為這樣,我才不排斥他之後對我的追求。到了前幾年,我才知道當初日輝是給賣去當豬仔,過的是非人生活,是我不相信他,是我放棄了等他,選了卓萬。"
笑嫣接著又問 "那…你有和日輝叔叔說過這事嗎?"
爾嫣隨之就是反問 "說這做甚麼?"
笑嫣隨之就是說了一句 "我終於體會到人是公平的啊,你在學校裡是個天才,但你在感情上是個智障啊。"
爾嫣馬上就是說 "容我提醒你,我沒有不打孩子的習慣。"
笑嫣卻是又立刻說了一句 "容我提醒你,你的孩子身上還有傷呢。"
笑嫣又接著問 "就算他救過你,但是要當他的姨太太,你真的一丁點都沒想過要走?"
爾嫣卻是問說 "我能走去哪兒?我真的沒地方去…而且我走了之後呢?娘對我再怎麼壞,好歹都還是養大了我,還供我讀書;那時候爾熹又還小,我如果不嫁人,爾熹怎麼上學?其實我早就有心理準備,娘會讓我嫁給一個對我們家族來說最有利的男人,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跟日輝走,但等我走了之後,除了我自己挨不住苦之外,我每天都在擔心,我在想娘跟爾熹在我走了之後到底會怎麼樣?總覺得我跟日輝的幸福是在犧牲別人之上換來的,我做不到那麼自私…一段得不到任何人祝福的感情,你說,會幸福嗎?"
笑嫣卻是說 "我的生活我高興就好,別人祝不祝福關我屁事?那玩意兒能當飯吃嗎?"
爾嫣一笑,摸著笑嫣的頭,對她說道 "你放心,以後你的老公我一定讓你自己挑,我不干涉。就算你挑一窮小子,我也給你帶上能吃一輩子的嫁妝嫁過去。"
笑嫣嘆了一口氣之後就是說 "媽…你要學著自私一點才有可能會有幸福的。典型的例子請看康子君,她自己不願意嫁給一個老頭就跑了,自己的爸媽也不管,就連救過她的人都能丟下;為了當上知名刀馬旦,天曉得她還做過甚麼缺德事?後來又為了要嫁進一個大戶,把別人的家搞得亂七八糟的,現在呢?鍾卓萬唯一的正房太太。由此可見,人要自私才會有幸福,而別人的幸福不關你事。"
爾嫣卻是說著 "每個人追求幸福的方式不一樣,我覺得我現在就很幸福啊。"
笑嫣白了她一眼以後就是又說 "聽的出來,隔壁書房的床每晚都搖得很大聲,下次不如考慮去花園吧?"
爾嫣選擇站起了身,往病房外走了去,並說著 "鍾二小姐,今天的故事時間到了,我讓副院長再來給你打兩針。"
"不要啊…我錯了…" 笑嫣這樣叫著,可是爾嫣卻還是走出了門。
笑嫣見狀,才撐著身子從床上坐了起來,爾嫣就是又回到了房間。
兩人對視了會兒以後,笑嫣就是問 "不是說要去找副院長的嗎?"
"我讓護士去叫了,你想去哪兒啊?" 笑嫣沒回話,爾嫣之後就是上來把她壓回了床上,並說道 "乖乖的,躺好。"
笑嫣卻是認真的說 "這事是我自己惹的,我自己可以處理。"
爾嫣卻是問 "爸爸不是說要幫你處理了嗎?"
"好了!相信爸爸好不好?給他一個機會,讓他幫你一次。" 笑嫣立刻就是又說 "這次的事很麻煩的!"
爾嫣又問 "你不相信爸爸?"
副院長帶著一盤針劑進了來,並問了一句 "好了!聽說有人又不乖乖睡覺是吧?"
笑嫣垮下了臉,看向了爾嫣,爾嫣帶著一樣的笑容對著她問 "你現在是要自己睡呢?還是要打完針再睡?"
笑嫣立刻就是用被子蓋起了頭,爾嫣和副院長對看了眼,笑了下。而隨後,爾嫣想起了笑嫣剛剛的話,心裡不禁也開始擔心起了卓萬的安全。

而這時,卓萬才回到了大宅,第一件事就是立刻回到了爾嫣的房裡去洗澡,而學祈和啟燊就在門外抓緊時間的向他報告著他們查到的資料 "米澤將軍的死因是槍殺。一槍穿越心臟,當場死亡。" "但當天晚上軍營裡沒有任何人聽到槍響的聲音,早上士兵進房的時後才發現他的遺體。根據他們的目擊者證供,當晚有一個女人曾經潛進過他們的軍營,他們堅持說是二小姐。"
浴室裡傳來的卓萬的聲音問 "女人?米澤是不是有個女兒?"
卓萬穿著襯衫,扣著袖上的鈕扣,聽著門外的聲音繼續報告著 "他女兒叫米澤聖子。根據記錄,他女兒的精神狀況非常不穩定,被送到香港之後她一直在接受精神治療。" "米澤只有去看過她一次,但之後她的精神狀況卻是更糟,還出現了自殘的情況,現在醫院那邊都必須要派護士看管她。"
卓萬打開了浴室的門,他接過了他們手裡的報告,翻了翻、看了看,突然,他停下了手,問 "中村瀧也?"
學祈開始報告說 "那是米澤將軍的真名,他小時候母親改嫁過一次,才改姓為米澤;後來他從軍後又改了一次名,改為米澤中村。"
卓萬想著,說道 "瀧也?龍?"
"笑嫣曾經說過一句「小心龍」…" 啟燊跟著就是又說 "要不要再去找笑嫣問一下?"
卓萬卻是笑著問 "怎麼?你覺得她查的到的事,我們查不到?"
"老爺!" 他們幾人轉頭望去,只見一名婢女跑了進來,說著 "千賀上校帶著好多日本兵來了!他們說要找你!"
啟燊馬上就是說 "他們又想怎麼樣啊…"
卓萬拿過了學祈手裡的外套,穿了上以後就是說了一句 "走!"

整個宅子裡站著滿滿的日本兵,卓萬才出來就是對著千賀問道 "不知道千賀上校大駕光臨又是什麼事?"
千賀卻只是笑著說 "沒什麼,只是我收到消息,有人想對鍾議員不利,所以我特地帶人來保護鍾議員。"
啟燁在一邊立刻就是搶著說 "還有人比你們還危險嗎?不用客氣了!我們已經報了警,有警察保護。"
"喔?你說的是這幾個人嗎?" 幾個日本兵拖著身上都是傷和血的警察進來,並扔在了一邊。
"鍾議員,請!" 隨著千賀對著大門擺出了手,啟燊又問 "如果我們不去呢?"
千賀又說 "我接下來的三天要進軍營訓練士兵,如果你們堅持不去的話,那我只好先說清楚,這三天內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我都一概不管。"
"聽說鍾議員還有一子一女跟著他們的親生母親一起住是嗎?還有個女兒已經嫁人了?不知道他們那裡的保安如何?" 千賀才這樣說,啟燁就是衝上前去,說道 "你敢碰他們試試!"
隨著四周的人都掏出了槍對著他們,啟燊趕緊擋住了啟燁,而卓萬也一句 "好,我跟你走。"
"爸…" 卓萬轉過身來就是對他兩個兒子吩咐著 "沒事,反正我們這幾天也打算把宅子裝修一下不是嗎?"
"你們正好也可以把家裡人都帶出去玩一玩,輕鬆一下。" 說著,卓萬就是把一張紙條塞進了啟燊的手裡。
"請!" 隨著千賀又說了一次,卓萬也跟著千賀一同走出了大宅。
等到家裡的日本兵都走光了以後,啟燊就是趕緊上前去看著那幾個警察,問著 "你們怎麼樣?"
啟燁則是趕緊吩咐著管家 "趕快連絡浩頤跟三媽他們!"

千賀帶著卓萬來到了他們軍營裡的囚禁室裡,四周的鐵籠分成上下兩樓,正前方還正掛著一個滿身是血,不知道是否還活著的犯人。這裡正中間一個大鐵桌給清空,上頭只擺著一套完全格格不入的茶具。
千賀請卓萬在那桌前坐了下,卓萬才坐了下來,千賀卻是如同平時休閒喝茶一般的,給卓萬倒著茶,對著卓萬說道 "不好意思,但這裡是我想到最安全的地方,這三天可能就要委屈鍾議員了。"
卓萬只是回應了句 "千賀先生真是客氣啊。"
千賀看了下表,又問 "我還有點時間,如果鍾議員有興趣的話,不如我們切磋一下棋藝?"
卓萬直瞪著他,只是笑著,說了一句 "樂意之致!"
說完,卓萬就是拿起了他的茶,一口飲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7-7-17 21:56:01 |显示全部楼层
默默地等着孩子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7-7-18 22:28:53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一直都在看你文,等你更,快出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8-13 04:59:2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陌生人的孩子 于 2017-8-13 05:04 编辑

第六十八集
在律師樓裡,啟燊聽著學祈跟他說著 "二小姐之前的確常常半夜跑出去,到快天亮的時候才會回來,而且回來的時候都很累的樣子。前幾次鍾先生也有讓我跟著二小姐出去,要我看一下二小姐到底都跑出去做甚麼,但是我跟了她好幾次都跟丟了。"
啟燊想了想以後又說 "米澤將軍是在上海死的,能調查到當時確切的情況嗎?"
學祈卻是說 "沒辦法,上海那邊目前已經給日本的軍方控制住了,關於米澤將軍的死因跟情況,我們只有日本人那邊的驗屍記錄跟口供。"
"哥!" 他們轉頭看了去,便見啟燁跑了進來,啟燊馬上就是問 "浩頤他們都安置好了嗎?"
"嗯,你查的怎麼樣?" 啟燁才這樣說,啟燊就是思索著,說道 "目前的證供對笑嫣都不大有利,但慶幸的是也沒有決定性的證據證明她就是兇手。"
啟燁想了想以後又問 "爸爸不是給了你一張紙條嗎?上面寫了甚麼?"
"只寫了一個字。" 說著,啟燊就是從褲子裡掏出了那張紙條,上頭只寫著一個「等」。
啟燁想著,問著 "爸爸這是甚麼意思呢
啟燊卻是說 "不管是甚麼意思,既然爸爸這樣吩咐,那他一定想好了。我們就先照爸爸說的,按兵不動,盡量蒐集更多證據跟資料。"
"啟燊!" 眾人轉頭望去,子君卻走了進來,這讓啟燁跟啟燊問著 "小媽?" "小媽,我不是讓人去說了,要你待在別墅的嗎?"
子君卻是來到了他們面前來,說著 "阿誠跟我說今天一早有好幾個日本人來把卓萬帶走了,這是甚麼情況?"
"小媽你先回去!我們把事情處理好了之後再跟你解釋。" 啟燊轉頭就是又對啟燁吩咐 "Jimmy你帶小媽回去!"
"小媽" 子君直接甩開了啟燁的手,堅持的說 "你不說清楚我不會走的!"
子君又問了一次 "到底是怎麼回事?"
啟燊嘆了一口氣以後就是無奈的開始說道 "有一位日本的將軍死了,爸爸跟笑嫣是嫌疑犯,現在日本軍方逼我們在三天內找出兇手,不然他們就會把笑嫣跟爸爸帶回日本去受審,所以爸爸被千賀上校帶去拘留了。"
子君一聽就慌了,說著 "這怎麼行那些日本人都是沒人性的笑嫣昨晚就是被他們帶走,才會進醫院的,萬一卓萬他你知不知道那個千賀上校在哪裡?我去哪裡能找到他?"
啟燊馬上就是問 "小媽,你不是想去找那個人吧?"
"小媽,你聽我說的,你先回" 啟燊話還沒說完,子君就是又說了一次 "那個叫千賀的在哪裡?"


卓萬和千賀在軍營的囚禁室中喝著茶、下著棋,突然,一名士兵來到了他們的身旁,說了一句 "上校,有人來找你。"
千賀看著眼前的棋盤嘆了口氣,說了一句 "看來這棋我們是來不及下完了。"
卓萬卻是淡然一笑,說 "不要緊反正還沒結束呢。"
"但很可惜,接下來跟你下的人,不是我。" 千賀才這樣說,而卓萬一看向他,千賀就是繼續說著 "別以為齊主席給你的那張清單能幫上你甚麼?"
卓萬隨之就是說著 "貨物數量不對,除了走私之外,我想不到甚麼其他的原因。"
"你查錯人了,我不是你要對付的那個人。" 隨著千賀才轉過身去想離開,卓萬就是對他的背影說了一句 "聽說米澤將軍的本名是姓中村對吧?"
千賀一聽,腳步立刻停了下來。他轉過了頭去,只見卓萬拿著茶杯,對他敬了下,笑著,說了一句 "替我向他問聲好。"


千賀來到了他的房間就見到了在那裡頭久候多時的啟燊和子君,這讓他說著 "原來是鍾太太和鍾大少?"
"不知道你們找我,有何貴幹?" 啟燊立刻就是說著 "真不好意思,我們家有急事,必須馬上通知我父親。"
"很抱歉,沒辦法。根據軍令,我必須保護他三天,所以這三天內我會杜絕所有人跟他的會面,再急的事都請你們三天之後再來。" 隨之,千賀就是又向外吆喝了一聲 "來人!請鍾先生、鍾太太回去!"
隨著那扇門又開了,走進了幾個士兵來,子君立刻就是又朝著千賀走了去,並且說著 "我先生沒有殺人!他是無辜的!"
千賀沒理過她,只是走到了一邊,從身上拿出了菸開始抽了起來。
"鍾太太,請!" 隨著子君身邊的士兵這樣說著,子君先是跟啟燊轉身朝著門口走去,但隨後子君一個轉身就拿起了一邊的酒瓶,直直舉了起來,朝著千賀直奔而去。
一聲槍聲響起,子君手裡的瓶子也應聲破裂。
啟燊立刻上前去看著子君,問著 "小媽!"
千賀的手裡舉著槍,對著他們,說道 "你以為你把我打傷了,我就會把你送去關起來,讓你跟你先生見面?"
千賀走到了子君的旁邊,往她的臉上吐了口菸,子君厭惡的往旁邊看去。但千賀隨後就是說了一句 "腦子不怎麼樣但樣子倒還不錯
"不愧是上海的知名刀馬旦" 說著,千賀的手更是摸上了子君的腰,這讓子君馬上就拉開了他的手。啟燊更是說了一句 "千賀先生!麻煩你放尊重一點!"
"不如這樣如何?你陪我玩一天。" 千賀才這樣說,子君就是問 "什麼?"
千賀又說了一句 "我說,你陪我一天,我就放人。如何?"
"小媽,我們走!" 隨著啟燊拉著子君離開,一名士兵來到了千賀的旁邊,對著他問 "上校,要不要通知將軍?"
千賀抽著菸,只是說了一句 "不用,這麼笨的女人就讓她去瞎胡鬧吧,說不定她還能幫我們一把。"
"那鍾卓萬呢?該怎麼處置他?" 那名士兵才這樣問著,另一名士兵就是跑了進來,叫了一句 "上校。"
"那個姓鍾的叫著肚子餓,說要吃西餐。" 那名士兵才這樣說,千賀就是回了一句 "那就叫廚房做啊。"
兩名士兵看了看,又看向了千賀,但千賀卻是回了一句 "怎麼?廚師不會?那就去買啊,這種事還要來問我嗎?"
"是,我知道了。" 隨著一名士兵的離開,剩下的那名士兵又來到了千賀的身邊,問著 "上校,還是我們一會兒就去把他給
突然,千賀的手掐上了那名士兵的脖子,並且說 "沒我的吩咐,誰都不准接近鍾卓萬,聽到了嗎?"
那名士兵握著千賀的手腕,頂著通紅的臉色,勉強的說著 "是知道了
但千賀卻把那名士兵的脖子給掐得更緊,繼續說 "從現在開始,你!給我去看著鍾卓萬,要是他跑了,或是死了,還是傷了,我就找你負責。還有!"
"你太吵了" 跟著,千賀就是把那名士兵往門口的方向扔了過去。
那名士兵握著脖子咳了又咳,抬頭望去,只見千賀拿出了手帕擦了擦手,厭惡的望向了他,說了一句 "滾出去!別再來吵我!"


在醫院裡,笑嫣還在跟爾嫣打滾賣萌討價還價的吵著要吃好吃的。
"不管!不管!下一頓要是還沒有肉吃我就不認你這個媽了!" 笑嫣才這樣叫著,就來了兩聲敲門聲。
他們轉頭望去,便見到李光祖推開了門,對他們說著 "你好,伯母。"
"我聽說Jessie住院了,所以我來看她。" 爾嫣看了下笑嫣後,就是又說 "你們慢慢聊,我去找副院長。"
隨著爾嫣離開了病房後,李光祖就是上前來,把手裡的玫瑰花交給了笑嫣,並且說 "送給你的。"
笑嫣沒接過花,只是說 "阿祖,我已經跟你說的很清楚了。我們不適合,而且你家裡人也都不喜歡我
李光祖卻是馬上就說 "誰說我家裡人不喜歡你的?我媽說了,我要是不把你帶回家,我也別想回家了。"
笑嫣跟著就是說 "那是因為你媽知道了我的身世,你知不知道之前她跟我說了多少難聽的話?"
但李光祖卻是回應著 "老人家一向都那樣的,為什麼你這樣也不能體諒一下呢?"
笑嫣嘆了一口氣,搖搖頭,說 "我想我們是沒甚麼話好說了,你回去吧。"
李光祖一聽,馬上就是又問 "為什麼你會變成這樣的?以前你沒錢的時候我都沒有看不起你,但現在你發現你家比我家有錢了就把我踢開了!"
笑嫣卻是說 "我要跟你分手,不是因為現在我家比你家有錢,而是我發現我們兩個的智商根本不在同一個水平上。"
"你太笨了我不喜歡比我笨的男人,懂了嗎?" 隨著笑嫣這樣說,李光祖馬上就是問說 "Jessie…你!"
笑嫣只是看向了一邊,說了一句 "請你出去!不然我就叫人進來了。"
李光祖怒咬著牙,說 "你一定會後悔的!你別以為你家能神氣多久!我告訴你!你爸已經給日本人抓走了!"
笑嫣看向了李光祖,而李光祖繼續說著 "到時你家落魄了,我看你怎麼來求我?"
隨著李光祖扔下了花,怒氣沖沖的離開了笑嫣的病房,在門外候著的爾嫣跟著就是走了進來,問了一句 "你要甩人也不能甩的溫柔點嗎?"
笑嫣卻是沒好氣的說 "是啊,是啊,你最溫柔了,日輝叔叔到現在還對你舊情難忘呢
爾嫣的臉立刻就是板了起來,而隨後,啟燊跟子君兩個都跑了進來。
"二媽!" 啟燊才這樣對爾嫣叫著,爾嫣就是問說 "怎麼回事?你們怎麼都來了?"
子君直接就來到了笑嫣面前,問了一句 "笑嫣,你有沒有辦法救你爸爸?"
爾嫣馬上就是問 "卓萬怎麼了?"
笑嫣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媽,幫我請鍾太太出去。"
"笑" 子君還想說點甚麼,笑嫣就是立刻叫說 "滾出去!你們一個兩個的別到我跟前來噁心我好嗎?"
啟燊也上前來說著 "笑嫣,爸爸真的已經被千賀上校抓走了!"
笑嫣卻是反問 "那鍾卓萬沒有吩咐你們該做甚麼嗎?"
"如果我是你,我就會乖乖的回家坐著。" 笑嫣才這樣說,子君立刻就是又說著 "笑
"你應該不想再試一次被人輪姦的滋味吧?" 笑嫣對著子君清楚的說著 "不要以為我在跟你開玩笑。"
之後笑嫣就是對著啟燊說著 "啟燊哥哥,把這個女人帶回去,然後把門鎖好,別讓她再出來給你們找麻煩。"
"我是認真的,你們要是不想鍾卓萬死,那就照他吩咐的去做。" 啟燊想了想以後就是上前來對著子君說著 "小媽,我們還是回去吧。"
子君才看向了啟燊,啟燊就是又說了一句 "我們都該相信爸爸,他既然這麼吩咐我們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隨著子君給啟燊半拉半推的朝著門口走去,但在離開前,子君還是停了下來,對爾嫣說了一句 "你勸勸她吧。"
在他們兩人都離開後,爾嫣才朝著笑嫣走了去想說點甚麼,笑嫣就是搶著說了一句 "放心,你的男人不會有事的。"
笑嫣雙手放在腦後,躺在了病床之上,繼續說著 "鍾卓萬的關係一向都跟英國人不錯,日本人不會蠢到跟英國人作對,起碼目前還不行,這也是為甚麼香港明明是重要的中國貿易口,但是日本人還是遲遲不肯打進來的原因。這點,鍾卓萬也知道,要不然他哪會那麼乖的跟著千賀走?"
爾嫣想著,問著 "日本人不會傷害他?但不可能啊照昨天的情況來看,米澤將軍在軍中的勢力很大,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士兵想幫他報仇,還把你給打成
突然,爾嫣停下了話,朝著笑嫣看了去,笑嫣只是笑著,點了點頭。
爾嫣跟著就是說著 "米澤根本沒死。"
"他想為他女兒報仇,但因為卓萬跟英國人的關係,他不能對我們動手,所以才來假死這一招,想借刀殺人,讓他底下的人來除掉我們。" 笑嫣聽著爾嫣的分析,只是笑著,說了一句 "我媽果然聰明。"
爾嫣又問 "你昨天突然消失,是去醫院吧?去看米澤的女兒。"
笑嫣看向了天花板,說 "是啊,還讓我遇上了那位「中村先生」。我看了醫院的探訪記錄,發現他死了之後有一位「中村瀧也」來看過他女兒,本來我只是想去查查這位「中村瀧也」是誰,誰知道正巧就給我在醫院遇上了他,我也想趁機抓住他的,但我現在這身子不爭氣,跑了沒幾步傷口就裂了。"
爾嫣又問 "那你師傅頭上的傷?"
笑嫣跟著就是說 "他剛好去醫院找熟人賒藥,碰巧撞上了。我就隨口扯說那人搶了我的錢包,想說讓師傅幫我抓住他,誰曉得卻連累師傅給他砸了一磚子。"
"我要去通知卓萬" 爾嫣才想轉身離開病房,笑嫣卻是說了一句 "不用了!要是鍾卓萬連這都猜不到,他就不是華人第一大狀了。"
而這時候的卓萬在軍營的囚禁室裡吃著他們給他買來的牛排,喝著紅酒,讓四周圍的其他犯人看的不知道有多眼饞。
但是卓萬還是嫌棄了一句 "這牛排煎的太老了。"
旁邊的士兵看向了他,只見卓萬拿起了餐巾擦了擦嘴,說 "中環街上有一間Christos Steakhouse,我要吃惠靈頓牛排。"
其中一名士兵深呼吸了一口氣,但他才轉過身去要離開,卓萬就是又說了一句 "紅酒我要83年的。"
爾嫣跟著就是對著笑嫣問 "照你這麼說,現在怎麼辦?"
笑嫣只是說了一句 "等。"
笑嫣接著說 "米澤已經知道了我發現他沒死的事,照他那脾氣,他會再來。這也是千賀要抓鍾卓萬的原因。"
爾嫣跟著就是問說 "千賀是為了保護我們?"
笑嫣卻是答說 "不知道。我只知道,現在我們全部的人裡,籌碼最大的人就是他。鍾卓萬他跟千賀走的這一招也是在賭,賭千賀不是米澤的人。"
"如果不是,米澤這次就真的玩完了。違抗軍令,他這將軍也別想再做了。" 爾嫣接著就是問 "如果是呢?"
笑嫣看向了爾嫣,說 "那就輪鍾卓萬死定了。"
"他們要在監獄裡弄死一個人是非常容易的事。所以我才說這次很麻煩如果你讓我出去的話,鍾卓萬就不用替我被千賀帶進去了。" 爾嫣聽著笑嫣的話,腦袋裡想起的卻都是卓萬離去前對她的笑容,以及對她說的那句 "你還欠我一個吻,我記得的。"
"米澤的目標是我。拿我去千賀那兒換他出來,鍾卓萬跟其他人就都不會有事。" 隨著又是敲門聲傳來,但這次進來的人是阿誠。
"二小姐、二太太。" 隨著阿誠帶著湯壺進了來,並開始在笑嫣的面前擺上那些素淨的小菜和燕窩粥,這讓笑嫣皺起了眉,說著 "媽,給我加兩塊肉吧?我嘴裡都快淡出個鳥來了
突然,爾嫣來到了病房的旁邊找出了她的皮包,把那把當初笑嫣送給她的槍從那裡頭拿了出來,跟著就是過來,拉起了笑嫣的手,把槍交到了她的手裡。
笑嫣和爾嫣對望了一秒後,爾嫣轉身就跑出了笑嫣的房間,還丟下了一句 "阿誠!替我看住她!她要是離開房間一步,我就炒了你!"
"媽!" 笑嫣才想下床,阿誠見狀就是立刻攔住了她,說 "二小姐別讓我難做
"滾一邊去!" 笑嫣才推開阿誠,但她走到門口的時候卻又立刻被門口的幾名警察攔住了,其中一人更是對著她說 "抱歉,二小姐,鍾先生說了,在你傷好之前不可以出房門一步。"
爾嫣在醫院的長廊上打著電話 "爾熹?你知不知道我要去哪裡可以找到千賀?" "你別管!總之我有很要緊的事要找他!"


千賀在他的房裡擦著他的槍,隨著電話響起,一接,電話裡的聲音就是對他說著 "千賀老弟,聽說鍾卓萬在你手上?"
千賀馬上就是一句 "中村先生還是別叫的那麼親切,我媽可就我一個兒子呢。"
"當賣個人情給我。" 電話裡的人才這麼說,千賀就是又說 "中村先生啊,軍部已經發過命令,嚴禁我們對任何英國官員動手,包括鍾卓萬也是。你要抗令,也別拖我下水啊,我可還想好好當我的上校,直到我退休那天呢。"
"一星上將如何?" 這句話一出,千賀擦槍的動作就是停了下來。
而電話的那頭又說 "只要你幫我報了仇,一星上將這個位子就是你的。"
之後,兩聲敲門聲,外頭又是一句 "上校,有人找你。"
千賀沒回應電話的那人,只是直接掛掉了。跟著,隨著他的房門一開,爾嫣也緩緩走了進來。
千賀一見到是爾嫣,立刻就是嘆了一口氣,說了一句 "你們家的人真煩
"你能不能放了我先生?" 爾嫣才這樣問,千賀就是繼續擦著槍,說 "軍令如山,是上頭要求我保護你先生的,我只是職責所在。"
"中村瀧也" 隨著爾嫣說出了這個名字,千賀擦槍的動作又再停了下來。他看向了爾嫣,一笑,跟著就是說 "看來你比你先生的另一個太太聰明多了,難怪你女兒也不笨。"
"既然這樣,那你也應該知道有甚麼辦法可以換你先生出來?" 隨著千賀把槍收回了槍套裡去,爾嫣卻是又回他說 "你覺得會有母親拿自己的孩子去換自己的先生嗎?"
千賀隨之就是說 "那我就幫不了你了。"
"來人" 千賀才想叫人進來,爾嫣就是又一句 "你幫的了我。"
爾嫣又說了一次 "我只要你放人,其他的,你甚麼都不用管。"
千賀跟著就是問 "你要我抗命?"
爾嫣卻是反問 "不知道千賀先生是抗誰的命?是國家的?還是米澤的?"
千賀立刻就是嚴肅的說道 "你知不知道你這句話是能給你帶來殺身之禍的?"
爾嫣卻只是回說 "我今天會來這裡,我就不怕死。"
千賀站起了身,一步一步的來到了爾嫣的面前來,對著她問 "我就算放了你老公又如何?他現在在我這兒,可是安全的很,剛剛我還讓人去買西餐給他吃呢。讓他出去要是他出了甚麼萬一,我就是失職。"
爾嫣卻是答說 "這點你不用擔心,我非常相信我先生的能力。他不需要任何人的保護,只要你肯讓他出去,他絕對能把你要的殺人犯在期限內交給你,讓你可以向你的國家,還有米澤的手下有一個交代。"
千賀又問 "你真的覺得你先生抓的到中村?"
爾嫣堅定的說道 "不是覺得,而是他一定會。我想千賀先生也是被米澤將軍這件事搞的挺煩的吧?"
爾嫣繼續分析著 "就算你聽從國家的命令,一直關著他,米澤也還是一定會找機會進來殺了他,到那時候你絕對要負全責;但如果你聽從米澤的話,殺了他,那麼你就是違背了國家的命令,你會一輩子都有一個把柄在米澤手上。"
千賀又問 "也許我能安然保護好你先生?又或者是我能順利的殺了你先生,做的神不知鬼不覺呢?"
爾嫣馬上就是說 "如果是這樣,那你就更該放人了。你放了他,要是他在外面死了,你可以卸責,還歸向米澤那邊;要是他沒死,你就可以拿米澤去向你的國家做個交代。不管怎麼樣你都沒有壞處。"
千賀笑了笑,說了一句 "好!"
"你陪我一天,我就放你老公出來。" 爾嫣看向了千賀,而千賀走到了一邊去坐在了床上,接著說 "你自己想清楚,這是軍事重罪,在裡面,一不小心來個擦槍走火,就算事後追究起來,我這裡大不了就賠個士兵,一命抵一命最多再跟你們說句sorry…但是你就沒了個老公了
千賀聽著爾嫣的無語,他笑著,撐起了身子就是指著門口說 "門口就在那兒,慢走不
"八個小時。" 突然,爾嫣對千賀說了 "我最多只能陪你八個小時,我的孩子在醫院,她需要我照顧。"


卓萬依舊在那囚禁室裡吃著牛排、品著紅酒,但隨著一名士兵走了進來就是說了一句 "鍾先生,請!"
卓萬慢條斯理的嚥下了嘴裡的牛排,用餐巾擦了擦嘴以後就是抬頭,對那名士兵說了一句 "告訴你們的千賀上校,他要是不想他走私軍火的證據被我師傅上交到法庭的話,就最好讓我平平安安的度過這三天。"
那名士兵卻是答說 "上校的命令,讓我們送你回家。"


爾嫣跟千賀在房間的窗戶當中看著卓萬在日本士兵的帶領下一步一步的朝著大門口走去,千賀更是在一旁說著 "看清楚了?你老公可是沒半點損傷,你可以放心了?"
爾嫣遠遠的望著卓萬坐上了車以後,車子慢慢的駛向了門口,直到軍營的鐵門關了上,爾嫣這才稍稍放下了心。
"從現在開始的八個小時,你是我的。" 隨著千賀走回了房間裡去,並一邊這樣說著,爾嫣也朝他看了去。
"上床吧。" 說著,千賀就是走到一邊去脫下了外套,掛在一邊的架子之上。
而爾嫣僵硬的踏出了腳步,隨後,慢慢的在床邊坐了下來,並開始脫下她的外套。
千賀解開了襯衫上方的幾顆扣子,才朝著床鋪這裡走了來就是直接朝著爾嫣的大腿上躺了下去。
爾嫣被他這舉動嚇住了,這他現在這舉動與其說是男人倒還不如說是
"怎麼了?" 千賀才這樣問,爾嫣就是說道 "我的孩子喜歡枕在我的腿上聽我說故事,就跟你現在一樣。"
千賀一聽,就是閉上了眼,說了一句 "既然這樣,那開始吧。"
爾嫣緊張的問 "開始甚麼?"
"說故事。" 千賀才這樣說,爾嫣就是問 "甚麼?"
千賀一樣闔著眼,說了一句 "隨便,甚麼故事都行。"


卓萬坐在日本兵的軍車上,當來到市區之後,卓萬就是說了一句 "我要下車。"
帶頭的士兵跟著就是一句 "上校的吩咐,是要我們把你送回家。"
卓萬指著一邊的住宅區,說 "這房子是我的,你們不知道嗎?"
隨著卓萬下了車,一步一步的朝著街道上走去,不時間,卓萬就是在注意著那些跟在他背後的日本兵。
卓萬挑了間酒吧走了進去,裡頭盡是吵雜的音樂,四周圍還有一些打扮妖艷的女人,一看就知道是做甚麼的。
卓萬來到了櫃台前坐了下來,他又稍稍的轉過了頭去,那些日本兵還在門口。
突然,在另一邊,其中一個女人撲了上來,卓萬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那個人拽進了櫃台裡去,而一陣激烈的機關槍掃射也隨即掃過了櫃台一片。
在櫃台的掩護之下,卓萬看清了剛剛撲倒他的那人,是笑嫣。正確的來說,是穿上了旗袍,一身女裝打扮的笑嫣,這讓卓萬錯愕的問著 "你怎麼會在這兒的?"
"你現在應該在醫院裡的!" 卓萬才這樣問,外頭就又響起了一陣激烈的槍聲。
笑嫣掀起了旗袍,從她那白皙的大腿上綁著的槍套拔出了槍,轉過了身去就是對外頭回敬了幾槍,外頭又靜了下來。
"我媽呢?" 隨著笑嫣這樣問著,卓萬只是一臉疑惑。
"我媽沒跟你在一起嗎?" "爾嫣沒跟你在一起嗎?" 他們兩個同時問出了這話,但馬上,外頭又響起了一陣連續的機關槍響。
櫃台上的玻璃杯和酒瓶等等都被打碎了,那些碎片等等可以說是滿天飛。
卓萬緊接著就是從身上拿出了打火機,一點,往櫃台上方一扔,櫃台以及後方立刻就是隨著酒水的蔓延燒出了一條火海。
在酒吧外頭,一輛軍車上用著機關槍瞄準酒吧當中的一名士兵跟著就是報告著 "報告!酒吧當中起火,我看不清楚目標在哪兒。"
在大火的掩飾下,他們可以看見眾人正在爭先恐後的往大門口或是後門跑去。
笑嫣給自己換好子彈後就是對著卓萬問了一句 "你會開槍嗎?"
卓萬卻是答說 "你都會開,我為甚麼不會?"
笑嫣從身上拿出了爾嫣今天交還給她的那把槍,交給了卓萬,並且說 "用完記得還給我媽。"
"你給你媽一把槍?" 卓萬才這樣問,外頭的槍聲又響了起來,這次是幾個日本兵直接拿槍進來了。
笑嫣抬起頭來開了幾槍,當中殺了兩個,但還有兩個及時躲了起來。
笑嫣繼續開著槍,說 "你先走!我掩護你!"
卓萬拿著槍朝著後門跑了去,而在卓萬走了一會兒後,笑嫣這也才朝著後門走了上去。
可是就在笑嫣才從後門走了出來,並將後門給鎖上的同時,她才撫著她的腹部喘了幾口氣,她的背後就出現了一個日本兵用槍指著她的後背。
槍聲響起,但卻是那名日本兵倒在了地上。
笑嫣轉頭望去,只見小巷的一旁,卓萬的手裡正拿著槍對著她。
之後卓萬一上來就是拉著笑嫣的手往前走去,說了一句 "走!"


但是他們兩人在路上才跑了沒一陣子,笑嫣就是慢慢停了下來。
卓萬看著笑嫣撫著自己的腹部,一臉痛苦的樣子,讓他問說 "傷口裂開了嗎?"
笑嫣喘著,說道 "我跑不動了你先走前面兩個路口阿傑在那裡等著
"記住別回大宅" 卓萬看了看附近,正好一名推著老伴的老年人經過。
笑嫣看著卓萬朝著他們跑了上去,拿出了皮夾裡所有的錢給他們後,那名老年人就是扶著他的老伴走下了輪椅,坐到了一邊的長椅之上,而卓萬則是趕緊推著那張輪椅回到了笑嫣的身邊來,把笑嫣扶上了輪椅。
而在此時,日本兵又追了上,笑嫣立刻推開了卓萬,一個轉身就是對後面開了幾槍。
卓萬跟著就是開始推起了笑嫣的輪椅往前跑去。一路之上,卓萬推著笑嫣,不斷的到處叫著 "走開!走開!"
隨著前方又出現了兩個日本兵,父女倆立刻舉起了槍,一槍一個。
隨著一邊的櫥窗倒影出現了又有兩個在他們身後,他們一同轉過身去,一樣一槍一個,之後卓萬就是又開始把笑嫣往前方推了去。
就在一個轉角的街口,方子傑及時在他們面前停下了車,而且馬上就幫他們對他們後面追著的那些日本人開著槍,掩護著他們。這時候,卓萬也立刻拉開車門,趁這時把笑嫣給塞上了車,等卓萬也坐上車後,方子傑立刻就是把車倒退。之後當日本兵追了上來的同時又再往前,一連撞倒了好幾個日本兵,並在路上揚長而去。
隨著這場街頭槍戰終於結束了,卓萬這也才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跟著,卓萬就是開始幫笑嫣看著她腹上的傷口,吩咐了一句 "阿傑,去醫院!"
但笑嫣卻是馬上反駁了一句 "不!去酒店!"
卓萬疑惑的看向了笑嫣,笑嫣跟著就是答說 "小燁來醫院找我,他說啟燊哥哥跟康子君都沒有回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8-19 15:18:2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陌生人的孩子 于 2017-8-21 13:21 编辑

第六十九集
卓萬才跟著笑嫣和方子傑來到了酒店的房間裡,在房間裡擔心的不停來回踱步的啟燁,還有坐在一邊陪著James的采月就是迎了上去。
"爸!" "公公!" "爺爺!" 卓萬看著他們一家三人都安然無事也稍稍放心了。
另外一頭,千賀仍然是維持著一樣的姿勢,躺在爾嫣的腿上,聽她說著 "二人於是結為知音,並約好第二年再相會論琴。可是第二年伯牙來會鐘子期時,得知鐘子期不久前已經因病去世。俞伯牙痛惜傷感,難以用語言表達,於是就摔破了自己從不離身的古琴,從此不再撫弦彈奏,以謝平生難得的知音。"
千賀突然一句 "你已經講了兩個小時了。"
爾嫣一愣,說道 "是嗎?我沒注意
說著,爾嫣就是看向了一邊的鐘,千賀睜開了眼,跟著就是對著她問了句 "渴嗎?"


千賀仔細聞著手裡的茶香,說 "我很久都沒喝過這樣的茶了。"
爾嫣在另一側握著水壺的把在茶壺上又淋了淋熱水,說 "其實你這裡的東西很齊全,想喝杯這樣的茶並不難。"
正當爾嫣又看向了鐘,千賀就是又問一句 "你會彈古箏嗎?"
爾嫣馬上就是問 "甚麼?"
爾嫣看著千賀找人安排來的古箏就放在她的面前,她又看了下一樣在喝著茶的千賀,說 "我要先說,我已經很久沒彈了。"
千賀卻是說了一句 "不要緊,彈錯就算了。"
隨著爾嫣開始在古箏之上一連串撥起了音符,古典悠長的音樂響起,千賀也緩緩閉上了眼,而在這時,他的腦裡也逐漸浮起了一個白衣女子坐在涼亭中彈奏著古箏,接著抬起了頭來,對他露出了一抹微笑。


卓萬通著電話,對著電話問著 "都被抓住了嗎?嗯,好。學祈,你繼續盯著。"
"對,照我的吩咐做,要是有問題,就直接去找警務處處長,請他安排人手過來。" 此時,笑嫣在一邊捲起了她的裙子來,剛剛一路上給推的東奔西跑的,讓她的膝蓋一連就撞到了好幾次,現在才開始覺得有點痛。但就在她自己拿出了紅藥水要上藥的時候,一邊出現了一隻手拿過了她手裡的紅藥水。
卓萬在她的身邊坐了下來,小心的給她的膝蓋上著藥。
"是不是怪我?" 卓萬沒回笑嫣的話,只是專心的給她上著藥,而笑嫣又說 "我會把啟燊哥哥找回來的。"
卓萬給她的膝蓋貼上了膠布,說著 "我生氣,是氣你自己跑了出來找我。"
之後卓萬更是對她強調著 "我不想你有事,好嗎?"
隨著電話響起,卓萬一接,電話的那頭就是傳來了一把用布遮掩的男聲說道 "鍾先生,其實這事本來我就不想讓你參和進來,我只要那個女人。你給我那個女人,我把你太太和兒子還給你。"
卓萬隨之就是問說 "是中村先生吧?對於剛剛還派人追殺我們的人,我還真不知道我該不該相信呢。不如我給你一個選擇,你把我的妻子和兒子送回來,然後你去找千賀,說這一切只是一場誤會,其他的事,我們就這樣算了。"
可是之後電話聲音一轉就變成了子君和啟燊的聲音叫著 "啊!卓萬!" "爸
之後又轉成了米澤的聲音說 "鍾先生,你應該聽見了?十分鐘後,把那個女人帶下來。不然,你就等著收到他們兩個的屍體。"
電話一掛,笑嫣就是問了一句 "米澤的電話?"
"行了,我明白的,把我交出去吧,這本來就是我惹的事。" 笑嫣才這樣說,卓萬就是從身上拿出了一隻針劑,跟著就是插進了笑嫣的手臂裡去,這讓笑嫣趕緊拔了出來,叫著 "你做甚麼啊?"
"你給我打了甚麼?" 卓萬慢條斯理的站了起來,說道 "麻醉藥,我跟副院長拿的。"
隨著笑嫣的精神開始渙散,卓萬抱起了她,將她放在了一邊的床上,還給她蓋好了被子。
可是在卓萬要離開的時候,笑嫣的手卻突然伸了出來,抓住了他。
卓萬回過頭去,只見昏昏欲睡的笑嫣呢喃著 "別
卓萬笑著,把笑嫣的手放進了被子裡去,說了一句 "鍾笑嫣,我再說最後一次,你是我女兒,所以你最好有點身為別人女兒的自覺。"
"乖乖睡吧,乖女兒。" 說完,卓萬就是關上了房裡的燈,移步離開了房間。

在房間之外,啟燁跟采月正在哄著James睡著,而方子傑則是一直守在窗邊監視著下面的一舉一動。
在卓萬走出房間之後,他移步來到了方子傑的旁邊,跟著就是對著他問說 "你是不是喜歡我女兒?"
卓萬突如其來的這話讓方子傑嚇住了,之後卓萬又問了句 "你願不願意為我女兒冒險,陪我下去一趟?"
啟燁跟著就是上前來,說道 "爸,我陪你下去。"
卓萬卻是說 "你還有妻兒呢。"
"你留在這兒看著你妹妹。" 之後卓萬就是又對方子傑問 "怎麼樣?跟不跟我下去?"


爾嫣又一連彈了兩個小時的古箏,手指尖都有些紅腫,甚至是破皮,更別提她的指節都已經開始麻目和僵硬了。
隨著一名士兵敲了敲門,打斷了爾嫣的彈奏,那名士兵跟著就是附耳上來在千賀的耳邊說著悄悄話,爾嫣趁這時趕緊按摩了下她自個兒的手指,又看向了一邊的鐘,很好,只剩四個小時了,再拖過這四個小時就可以
"你的車已經準備好了,在外面。" 突然,千賀的這一句話讓爾嫣傻了,她問 "我可以走了?"
士兵走出了房,而千賀則是又給自己倒了杯茶,問 "不然你以為我還要你做甚麼?"
"放心米澤手下的人我已經讓人抓起來了,你先生不會有危險。" 爾嫣回過了神,她跟著就是問 "為什麼幫我?"
千賀一笑,喝著茶,說 "就當我看不慣女人被男人欺負吧。"
爾嫣聽到後卻是反諷一笑,問 "你們日本男人最會的不就是欺負中國女人嗎?"
千賀笑了幾聲,說 "你這話我不否認。"
千賀喝著茶,繼續說著 "我父親是日本人,但我母親是中國人。我的母親為了愛情,為了我父親的仕途,犧牲了一切,包括自己的貞節,可是換來的並不是我父親的愛情。"
爾嫣看著千賀繼續說著 "許多人都說我母親是個妓女,當中也包括我的父親,也包括我所以我選擇去住校,為的就是想逃避這樣的一個母親。後來我父親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女人,所以他開始逼著我的母親離婚,最後婚沒離成,她就先自殺了。"
千賀看著手裡的茶杯,接著說 "在我面前,從房子的樓頂跳了下來。"
爾嫣想了下之後,問 "你母親喜歡喝什麼茶?"
千賀卻是看向了爾嫣,問 "你身上的味道是甚麼花?"
爾嫣馬上就是問 "甚麼?"
"我母親泡的茶裡有股淡淡的花香味,跟你身上是同一個味道。" 爾嫣一聽,隨即就是問 "你母親的茶裡有槴子花味?"
千賀點點頭,說著 "啊原來是槴子花,我找了很多茶葉都沖不出來這個味道。"
爾嫣想了想以後又問 "你母親是愛新覺羅家的人?"
千賀看向了爾嫣,想了想以後就是喝著茶,說道 "聽我外公說,我父親和母親是在紫禁城裡認識的,那時我母親是宮裡的奉茶宮女,而我父親是日本外交官員。"
爾嫣跟著就是說 "我知道你要找的是甚麼茶葉了,我這裡有最後一盒。"
千賀一聽,問 "什麼意思?當交換你丈夫的命?"
爾嫣卻是說 "就當我欠不得別人人情吧。"
千賀一笑,又問 "你能叫我聲小野嗎?我好久沒聽過她的聲音了
爾嫣卻是問 "我年紀有那麼大嗎?"
千賀放下了茶杯,說道 "我只是想告訴你,這個世界上有兩種女人是最笨的,一種是為男人犧牲一切的女人,另一種則是為男人自殺的女人。也許男人會感激你對他所作的一切犧牲,但是那不是愛;如果對方是真的愛你的話,他根本不會捨得讓你受這種罪。因為你的死,男人可以大方的帶著情婦登堂入室,從此過上逍遙的日子反而害到的,是你自己的孩子。"
爾嫣聽到後就是問 "所以你才會改去從軍?為了對你父親復仇?"
千賀沒回答,反而是說 "再給你個建議。對付男人,不給太多糖吃是對的,但也要記得適時的給點甜頭,不然就別怪你的男人被別的女人的糖給勾走了。"
"謝謝你的建議。時間不早了,我就先走了。" 隨著爾嫣站起了身,千賀又給自己倒了杯茶,並說了一句 "要是你有事需要幫忙的話,隨時可以到這裡來找我。"
"有心了。" 爾嫣只是說了這樣的一句,而在爾嫣穿上了外套,走到門口的時候,她轉頭一望,看著千賀孤單影隻的品著茶的背影,讓她跟著就是叫了一句 "小野。"
千賀立刻一個回頭,爾嫣卻是一笑,說了一句 "算你沒騙我,拜拜。"
爾嫣闔上了門,而千賀轉回了頭,品著茶,臉上又勾起了一抹笑容。


卓萬的懷裡抱著個人,而他們的身上披著同一件大衣,卓萬更是把懷裡的人給摟的緊緊的,一同來到了酒店的大廳裡來。
卓萬警惕的朝著四周看著,還好,目前一個日本人都沒看到。
"鍾卓萬先生,櫃台有你的電話。" 隨著一邊的櫃台小姐的聲音響起,卓萬走了過去,接過了電話,果不其然,電話的那頭傳來了米澤的聲音說道 "鍾先生,你的妻子和兒子在會所的1號房,不過你最好一個人過去接他們,不然我可不確定我手下的槍會不會走火。"
卓萬掛掉了電話,對懷裡的人低語了一句 "小心點。"
米澤躲在大廳的一角,看著卓萬鬆開了懷裡的人,讓那個人趴在櫃台之上,而他則是邁著大步朝著會所而去。
卓萬才打開了會所的大門,就見到了被綁在裡頭的啟燊和子君。
卓萬立刻上前去鬆開他們,啟燊嘴裡塞著的布一被拿出來,他立刻就是叫說 "假的!米澤說謊!他根本沒有手下在幫他!"
卓萬一點也不擔心,只是說了一句 "放心,我知道。"
"那" 啟燊話還沒說完,卓萬就是接著說 "整個酒店大廳的人都是警察,米澤跑不掉的。"
"碰!" 隨之而來的一聲槍響讓他們都給嚇住了,而卓萬更是趕緊朝著外頭跑了去。
卓萬一出來就見到方子傑披著他們剛剛的那件大衣,站在櫃台之前,摀著肩膀的槍傷。
卓萬跟著就是上前來,方子傑卻是笑了笑,說了一句 "沒事,打偏了。"
隨著卓萬轉頭過去,見到倒在一旁的米澤睜著大眼,張著口,手裡還拿著一把槍以及心口的鮮紅色不斷的流出。
卓萬轉過了頭來,方子傑就是開始解釋說 "有狙擊手,剛剛在他對我開槍的時候,我一轉頭就看到他已經死了,警察已經去追殺他的那個人了。"
啟燊和子君都跑了出來,但他們卻只見到卓萬正蹲在米澤的屍體旁,專心的檢查著甚麼的樣子。


爾嫣才來到了笑嫣的病房外就見到應該守在門外的警察們都不見了,爾嫣衝進房裡一看,果然,躺在床上的那人不在。
阿誠的背影緩緩的從洗手間裡出來,爾嫣立刻上去問著 "我不是說
隨著阿誠轉過了身來讓爾嫣停下了話,阿誠頂著一臉的傷,說道 "對不起,二太太,但我不敢對二小姐動手。"
之後,隨著房門又開了,爾嫣轉過頭去,就見到卓萬等人領著笑嫣來到了房裡。
隨著爾嫣朝著他們走來,笑嫣立刻心虛的躲到了卓萬的身後去,但是爾嫣走過來之後卻是立刻就抱上了卓萬,開心的說著 "太好了你沒事
眾人皆被爾嫣這樣的舉動給嚇住了,包括卓萬也是,但他隨即也是笑了出來,在她的耳邊回說 "你還欠我一個吻的,我怎麼可能不回來跟你拿?"
子君站在一旁,看著此刻的他們,只覺得自己的心好酸、好難過,讓她抬起腳步就轉身離開。
隨後,李光祖帶著一眾警察來到了他們的旁邊。
"不好意思!" 爾嫣與卓萬轉過了身去,只見李光祖拿著一張拘捕令對著笑嫣說道 "關笑嫣小姐,現在懷疑你與一起買兇殺人的案件有關,需要你跟我們回警局協助調查。"
Sorry…Jessie…是你逼我的。" 隨著李光祖說了這樣一句以後,其他的警察才想上前來,啟燁、啟燊以及卓萬等人立刻都把笑嫣護到了身後去。
啟燊馬上就是一句 "你有甚麼證據證明我妹妹跟你們的案件有關?"
這時候的卓萬更是緊緊的握著笑嫣的手,低語著 "不用怕,我不會再讓人帶你走。"
"我這裡有一封是鍾二小姐買兇殺人的信。" 隨著李光祖從身上拿出了一封信,接著說 "有人見到鍾二小姐今天從醫院跑了出來以後,就偷偷的去找了一位唐先生,還交給他這封信,恰巧這位唐先生就是今天這起謀殺案的其中一位嫌疑人。"
"根據以上種種情況,我們有理由相信鍾二小姐是這起謀殺案的背後主謀。" 卓萬才朝著笑嫣看去,笑嫣卻是反問說 "真奇怪了?我買兇殺人但我卻不知道?"
"如果你現在把信拆開來,證明真的是我買兇殺人,我就跟你走。" 隨著笑嫣這樣說著,李光祖也跟著把信拆了來開,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這時候的卓萬更是把笑嫣的手給越握越緊,直到李光祖打開了信,他看了看信,又看了看笑嫣,這才說了句 "不好意思,打擾了。"
"信裡寫甚麼?" 李光祖沒回啟燊的話,他財想收起信轉身離開就是給啟燁搶過了信去。
啟燁照著信上念了出來 "熟地黃、杜仲、菟絲子?"
笑嫣馬上就是搭上了一句 "這是我開給病人治陽痿的方子。"
大家看著笑嫣繼續說著 "你知道的,你們男人要面子,有這種病也不敢光明正大的去看醫生,只好來找我這種不是正規的藥劑師來配幾副中藥的方子。"
李光祖跟著就是又說 "你別得意!你沒有執照,就算只是開藥你也是犯法!"
卓萬立刻就是說 "開藥的定義是在於販售藥物之上,你見到他們有金錢交易嗎?你見到我女兒拿藥給人了嗎?如果沒有,只怕就輪我要反控告你這位檢察官「誣告」了。"
李光祖給卓萬這些話給塞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笑嫣又加上了一句 "阿祖,蠢不可怕;怕的是蠢,但是卻沒自知之明。"
"還站在這裡?走啊!" "不好意思,我妹妹需要休養,要是沒事了的話,請你們離開。"隨著啟燊、啟燁兩人這樣說著,李光祖也只好帶著警察離開了。
之後,笑嫣就是又問一句 "可以放手了嗎?"
大家朝著笑嫣看去,只見笑嫣舉起了卓萬死硬抓著她的那隻手,說 "我的手很痛。"


卓萬跟啟燁來到了方子傑的病房裡,方子傑身上的傷已經做好了處理,卓萬更是對著方子傑說道 "這次我的確該謝謝你。你放心養傷,住院的費用我來出,等你出院以後你就來我事務所做事,當我助手。"
啟燁一聽就是一驚,但方子傑想了想以後就是說 "鍾先生,謝謝你的好意,但是我才跟齊先生簽了工作的合約
卓萬一聽就是問 "齊日輝?"
方子傑點點頭,說 "是齊先生請我當他的助理。"
"其實這次也是齊先生拜託我過來幫忙照顧鍾二小姐的。" 卓萬深呼吸了一口氣,啟燁馬上又說 "你有沒有搞錯啊?你寧願當商行老闆的助理也不願意當議員的助手?"
"他給你多少薪水?我們給你雙倍!" 啟燁這樣說著,卓萬卻是答說 "算了,Jimmy,人各有志。不過我希望下次你不要再藉由齊先生的名義來接近我的妻女。"
"幫我帶句話給你的齊先生,讓他離我的女兒和太太遠一點!你也是!" 說完,卓萬轉身就走,而啟燁也隨之跟了上去。


啟燊坐在笑嫣的病房之外,當卓萬一走來,啟燊立刻站起了身,叫了一句 "爸爸。"
卓萬看了一眼病房,問 "還在吧?"
啟燊隨即一笑,回說 "二媽在陪著她。"
卓萬把門推了個小縫,看了進去,笑嫣又躺上了病床,爾嫣就在她的身邊陪著她。
而另一邊,啟燁拿著兩杯咖啡走了來,將一杯咖啡交給了卓萬,說著 "爸爸。"
"大哥。" 啟燁又將另一杯交給了啟燊,啟燊隨之就是說了一句 "謝謝。"
"三媽他們跟浩頤那兒都有警方保護,應該沒問題了。"卓萬坐在長椅之上闔上了眼,閉目休息著,畢竟接近兩天時間沒闔過眼,也是夠累人的了。
隨著啟燊揉了揉後腦,啟燁就是問 "沒事吧?"
"沒事,被米澤將軍敲了一下,現在還有點痛而已。" 卓萬隨之就是說了一句 "反正都在醫院了,去檢查一下吧?"
啟燊隨之就是說 "真的不要緊,只是小傷。那個米澤其實抓了我跟小媽只是想要把笑嫣引出來,所以沒對我們做甚麼過份的事。"
"對了,爸爸,其實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米澤將軍沒死的事?" 啟燁才這樣說,卓萬就是喝了口咖啡提神,接著才開始說道 "在知道米澤將軍死後,我就立刻託人從上海帶了米澤的屍撿報告回來,我一看就發現米澤將軍的死因根本就是破綻百出。你想想,一個人拿著槍潛入上海的軍營,殺了一名將軍,還是一槍斃命?你覺得誰能那麼輕鬆的就殺了一名長年作戰的將軍?就算這個人是個職業殺手,那槍聲呢?為甚麼槍聲沒人聽見?而且屍體還是到隔天才被發現?唯一的解釋就只能說米澤根本不是在軍營裡被殺的,而是在外面被殺害之後再被人搬到軍營裡,故意被人發現的。兇手故意要給人發現屍體,那麼第一嫌疑人自然是那個時候也在上海的我們,那又有誰想要陷害我們?又有辦法可以自由搬一條屍體進出軍營呢?"
啟燁跟啟燊想了想,可是啟燊接著又說 "但是爸爸,照你這樣分析,那麼千賀也有可能啊?如果米澤將軍死了,以現在在香港的勢力來說,千賀就幾乎是獨攬軍力大權了。"
卓萬一笑,說 "我本來也是跟你一樣的想法,所以一直以來我也在防著他,但你記不記得在你妹妹進醫院的那天,千賀趕了過來?"
就在兩方人馬要開打的時候突然一聲怒吼 "做什麼?"
千賀才趕了過來,馬上就是在帶頭的那名士兵臉上打上了一巴掌。
"誰讓你自作主張的?" 之後千賀就是對著Dr.Smith說道 "很抱歉,史密斯先生,我剛剛才處理好米澤的後事,才知道這件事就立刻趕來了。"
卓萬繼續分析說 "以當下的情況來看,如果千賀是真的想要我們替他揹這個罪,那他根本不需要過來這一趟,更不用逼我們來調查出這位「真兇」。"
啟燁想了想,問 "所以千賀是來幫我們的?"
卓萬搖搖頭,說 "如果我沒猜錯,派人來家裡抓你妹妹的人,就是他。"
啟燁和啟燊疑惑的對望了眼,卓萬接著說 "你想想,如果是為了逼你妹妹認罪,那在當天晚上,你妹妹就已經死了,他們只要在事後再偽造出一份認罪書,自然就可以把這件事隨便帶過去。但不是,他故意把笑嫣打傷,還特別帶到警察局的拘留室去,這就可以說明,這個人帶走笑嫣的目的不是要逼她認罪,而是要逼我出手。再加上千賀之後到醫院來演的那場戲,我就確定,派人抓走你妹妹的人就是他。"
啟燊馬上又說 "爸,這說不通啊。他要調查,那為什麼不自己去查,而是要我出面?"
"唯一的說法,就是他也是其中一個被利用的棋子,兇手是在利用他來除掉我們。而且千賀知道是誰,但他不能自己來動這個手。" 啟燊聽著卓萬的話又想了想,卓萬又說 "你自己想想,死的人是一名日本將軍。米澤將軍從軍多年,培養出的心腹手下也不少,想要幫他報仇的人一定很多,千賀如果想要完全接收米澤的人,那麼幫米澤報仇是他一定要用來收攬人心的手段。但是你也知道我們家跟英國政府的關係,日本高層一定也給了千賀壓力,這樣兩邊拉扯之下,逼我們自己出面調查,這是最好的方式。"
卓萬繼續分析說 "總合以上幾點,我們可以知道兩件事。第一,千賀要我們來調查米澤的死,這就可以說明了,他與米澤的死無關。第二,兇手跟我們有極大的仇,但是他要讓千賀來替他動這個手。為甚麼呢?"
啟燊腦子一通,說了一句 "借刀殺人!讓我們跟千賀互相殘殺,最後他坐享漁翁之利。"
卓萬笑了出來,說 "沒錯!之後你妹妹又說了那句話,再加上米澤將軍的真名,這一連串分析起來,自然可以做一個假設,這是米澤自己佈下的一個局。一方面,他是為了報仇;而另一方面,是讓我們對付千賀,除去一個跟他競爭的對手。但是這些都僅僅只是我的假設,所以後來千賀上門來,要我過去他那兒的時候,我留了那張紙條給你。"
啟燊一聽就是笑了出來,但啟燁卻是對著啟燊問 "甚麼意思?"
啟燊解釋說 "爸爸跟千賀走,是為了探千賀的虛實。"
卓萬又開始說道 "他把我關了半天,我出來以後雖然有日本兵追殺我,但根據學祈那邊的調查卻跟我說,那些追殺我的人在之後已經給另一批日本兵帶了回去。以此可見,日本人當中也有兩方人馬在博弈,而且米澤的手下已經沉不住氣,給千賀抓住了。米澤已經處於下風,所以他一定會親自出馬,我直接就讓學祈報警,安排好讓酒店的大廳都佈好警察。果然,米澤打了電話給我,要求換人,所以我讓方子傑假扮成笑嫣陪我下樓,而且我也與警察他們說好,只要米澤一動手就立刻抓人,以謀殺的罪名把米澤帶回英國去受審。"
說著,卓萬就是托起了下顎,思索著,並問道 "但我現在不懂的是殺米澤的那個狙擊手是誰安排的?"
啟燁跟著猜著 "會不會是千賀?"
卓萬跟啟燊兩人都不說話,只是在想著,而啟燁又問 "還是笑嫣?"
卓萬嘆了一口氣之後就是說 "現在米澤的事已經能讓千賀對日本軍方那裡有一個交代,已經算告一段落了。Charles,你跟Jimmy接下來這幾天要輪班看好你妹妹。"
卓萬一臉擔心的說道 "我不想她再出甚麼事


接下來的幾天,倒是無風無浪的,除了笑嫣每天在醫院裡打滾賣萌的求爾嫣給她的飲食多加幾塊肉以外,基本上都還算是聽話,所以很快的,笑嫣的傷總算是開始有些起色。兩個星期後,就已經給他們接回家去休養了。
這天夜裡,笑嫣跟小Arthur一貫的睡在爾嫣的房裡,爾嫣也抱著小Arthur熟熟睡去了,可是之後,笑嫣的眼睛卻是睜了開,跟著就是輕手輕腳的下了床。
給一片黑壟罩住的鍾家大宅之中,可以見到一個人偷偷摸摸的爬上了樹,跳下了圍牆,之後牽起了她停在路邊的自行車就往街上騎去。
可這時候,卓萬卻是走出了大宅的門口,遠遠的瞧著笑嫣遠去的背影,問道 "這孩子就是不能安份點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8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8-20 15:23:25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终于回来了

乜野係虛構,乜野係現實?虛構不可成真,現實太多假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7-8-20 17:57:21 |显示全部楼层
很感动孩子没抛弃我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8-21 13:11:52 |显示全部楼层
好感動還有人在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8-23 15:07:2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陌生人的孩子 于 2017-8-23 15:09 编辑

第七十集
卓萬一路開車尾隨在笑嫣後面,看著她先偷偷摸摸的到了何醫生的藥鋪拿了個大背包出來,隨後又立刻拿著那個大背包騎上了她的自行車。
卓萬的車在醫院遠處停了下來,看著笑嫣偷偷摸摸的來到了醫院外頭,看了看四周確定沒人後就是開始從那個背包裡拿出一套衣服,開始穿戴上,跟著就是偷偷的拉開了窗戶,爬了進去。
整間病房瞬間從黑轉亮,原本躺在病床上睡著的小朋友們也跟著醒來了,再加上一聲 "Party time!"
卓萬來到了病房外頭,隔著玻璃看著笑嫣穿著一身小丑裝跟一群小孩子們玩著。突然,傳來一聲 "鍾先生?"
卓萬轉頭一望就見到副院長拿著一杯咖啡走了來,讓她問 "副院長?"
副院長一笑,說 "你叫我Mary就行了!你陪ㄚ頭來的?"
卓萬一聽到就是問 "她老是半夜不睡覺就是跑來這兒?"
副院長笑笑,說道 "很多長期住院的病人,心理往往都先比生理先垮下來。所以ㄚ頭常常過來扮成這個樣子,哄一些病人開心,鼓勵他們不要放棄。"
卓萬又問 "那她為什麼不白天過來?"
副院長隨之就說 "以前是白天來的,但後來院長知道了,就警告她說,她敢再來騷擾病人就要報警,所以她現在也只敢趁現在我值晚班的時候過來。"
卓萬看著笑嫣頂著一臉小丑裝,給那些小朋友們摺著氣球、變魔術,讓他嘆了一口氣之後就是說著 "她又不是醫生,這樣每晚不睡覺,過來扮小丑變魔術有甚麼用?"
副院長笑了笑以後又開始解釋說 "以前我們這裡有個精神病人,我們都叫他耀叔。耀叔的兒子在五歲那年得了骨癌,在他兒子住院的時候,他每天都過來看他,每次都會扮成他最喜歡的小丑鼓勵他,陪著他玩。但他兒子死了之後,耀叔的精神狀況就出了問題,成天扮成小丑來這裡找他的兒子,也是在那個時候,ㄚ頭認識了他。"
卓萬看向了副院長,副院長繼續對著他說 "師兄剛把ㄚ頭送來那時,她傷的很重,她躺在床上整整癱瘓了一年,幾乎不跟人說話,如果不是耀叔鼓勵她,恐怕她也活不到現在。但是後來耀叔就越來越少出現了,有人說他死了,也有人說他好了,精神恢復正常了,實情是怎麼樣的,沒人知道,但我可以肯定,耀叔在小ㄚ頭的心裡,是很重要的一個存在,不然她也不會每晚不睡覺,跑來醫院找小朋友玩了。"
"師娘!" 笑嫣的叫聲讓他們兩人都轉過了頭去,便見到笑嫣扶著一個光著頭的小女孩倒在地上抽蓄。
副院長把手裡的咖啡隨手往旁邊一放就趕了上去,這時候的笑嫣也見到了就站在外頭的卓萬,她也是一驚。副院長檢查了一下那個小女孩的情況以後就是抱起了那個小女孩回到她的病床上,並吩咐著 "ㄚ頭!去叫護士過來!"


卓萬和笑嫣坐在病房外,笑嫣把頭上的假髮脫了下來,拿下了假鼻子,並問說 "你怎麼會來這裡?"
卓萬跟著就是說 "看你老是半夜跑出來做甚麼啊。"
"你認識那個小孩子?" 笑嫣擦著自己臉上的妝,回說 "我認識她媽。"
"ㄚ頭!" 他們兩人轉頭望去,就見到當初曾在爾嫣被綁架時幫過忙的小紅姊跑了來,並問著 "小迪子怎麼樣?"
隨著副院長打開了病房門,小紅姊又立刻湊了上去,副院長面有難色的說道 "癌細胞開始擴散了,明天要開始治療。"
小紅進到了病房裡來,對著躺在床上那頂著光頭、臉色蒼白的小女孩輕聲的問著 "嘿,媽媽的小迪子怎麼了呢?"
"媽媽" 小紅立刻輕聲說道 "你乖乖的,聽醫生的話,等病好了就不痛了。"
"你騙人!不會好的我聽到醫生叔叔說的了他們說我會死掉" "不會的媽媽不是答應你了嗎?你乖乖的聽醫生的話,等你病好了,媽媽帶你去杭州找爸爸。" "你每次都這麼說但你從來沒帶我去過!大家都說我沒有爸爸爸爸不要我們了爸爸不要我了你騙人你騙人!" 笑嫣跟卓萬站在病房外看著這一幕,之後笑嫣一個轉頭就是對著卓萬問 "你開車來的對嗎?"


爾嫣抱著小Arthur在房裡睡著,但被外頭的聲音逐漸吵了起來 "媽!媽!"
笑嫣才跑進了房間裡來就是開了燈,跳上了床搖著爾嫣,叫著 "媽!別睡了!起來!"
Arthur躲進了被子裡繼續睡著,而爾嫣則是舉起了手來擋著突如其來的光,問道 "怎麼了?大半夜的
"幫我畫一幅畫!" 爾嫣一聽就是問 "甚麼?現在?"


經過了一夜,小紅輕輕的從病床上把她的女兒抱了起來,並說著 "小迪子?起來,媽媽帶你去杭州。"
小迪子揉了揉眼睛,小紅又給她戴上了頂小毛帽,說道 "來,穿上,杭州現在很冷喔。"
一頭白髮的院長陪著卓萬在醫院裡走著,院長更是說著 "其實鍾議員你也知道,現在香港的藥物跟醫療資源和病人的比率根本就不平衡,如果鍾議員真想捐款,我想我們醫院會是最好的選擇。"
"我想下去一樓看看。" "鍾議員,請。" 就在院長請卓萬走下樓梯之後,小紅就是揹著小迪子走出了病房。
小迪子在小紅的背上問著 "媽媽,我們真的要去杭州了?"
"嗯,你乖乖的先睡一會兒,這路很遠,而且爸爸工作很忙,我們只能見他一下下,要是到了杭州才睡著,沒見到爸爸,媽媽可不管你喔。" 小迪子聽著,就是點點頭,隨之就是闔上了眼,睡了過去。
"小迪子,起來,我們到了" 小迪子才睜開眼就是看見了眼前一片青山伴隨著一條彎彎小流,讓她說著 "好漂亮
"看到了沒有?那裡有座白色的屋子,那是我們的家,爸爸每天在這裡工作就是為了買那棟房子給我們,那是我們的新家喔,每天早上起來都可以看到湖呢,爸爸還答應了,要教我們出船捕小魚。" "捕小魚好啊那爸爸呢?" "爸爸生氣呢,他說小迪子不乖,不肯做治療,所以不見你。" 小紅背著小迪子,撐著傘,面對著一大幅描寫杭州的水彩畫,這樣說著。
"不要我乖我做治療爸爸我要見爸爸我要跟爸爸學怎麼捕小魚" 隨著小迪子說著說著又睡了過去,這讓小紅一見就是叫著 "小迪子?小迪子!"
小紅趕緊扔下了傘,揹著女兒就往天臺門口這裡趕來,叫著 "醫生!"

小紅把小迪子帶回了病房裡來,副院長更是趕緊上前來給她掛上了氧氣罩,做著檢查。
隨著小迪子又睜開了眼,她就是開始說著 "媽媽,爸爸答應了要陪我捕小魚的對不對醫生我想治療我要跟爸爸一起去捕小魚
笑嫣站在病房外面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只是無聲的笑著,而隨著卓萬給她遞上了一杯咖啡來,卻是說了一句 "忙了一晚上不睡覺,盡做些無聊事。"
笑嫣接過了咖啡,回說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所以我才不想讓你知道我晚上是出來幹嗎。"
"當初媽媽被綁架的時候,要不是有小紅姐在,媽媽早就給那些男人輪姦,還被賣到妓院去了。" 卓萬一聽就是看向了笑嫣,可是笑嫣卻是喝了口咖啡,繼續說著 "有些無聊事是必要的。"
"鍾先生。" 學祈的手裡捧著個盒子才來到了他們的旁邊,卓萬就是問了一句 "買好了?"
"送進去吧。" 隨著學祈捧著盒子走進了病房去,笑嫣就是白了一眼,說道 "呿你以為有錢買些補品甚麼的很了不起嗎?"
卓萬一聽就是問 "誰跟你說那是補品?"
學祈走了進去就是對躺在病床上的小迪子問 "你好,你是童子迪吧?"
"這是你爸爸讓我給你送來的。" 說著,學祈就是把手裡的盒子送給了小迪子,這讓小迪子驚喜的問 "真的是爸爸送的嗎?"
學祈又解釋說 "他剛剛趁你睡著的時候有來看過你,還說要你乖乖的聽媽媽和醫生的話做治療。"
小迪子趕緊拆著那個禮物的包裝紙,一打開來看就是見到一隻嶄新的魚竿在那裡頭,這讓小迪子開心的對著小紅叫著 "媽媽!爸爸真的要帶我去捕小魚欸!"
小紅隨即就是說著 "是啊,那你也要乖乖的,聽醫生的話,快點好喔。"
"嗯!" 隨著小迪子帶著滿臉的笑容點點頭,這讓站在一邊的副院長也看向了站在門口的那對父女笑了笑,對他們比了個大拇指。
卓萬也笑了出來,但笑嫣卻是問了一句 "你不是說這種事很無聊嗎?"
卓萬卻只是回了一句 "我沒說我不會做無聊事。"
之後卓萬轉身就走了開,並說道 "走吧。一晚沒睡,你就不睏嗎?"


卓萬才開著車送笑嫣回到大宅,笑嫣一見到整片花花綠綠顏料遍佈的花園就是問 "哇這是
卓萬只是說 "你以為要畫那麼一大張畫容易嗎?"
"給我去把花園打掃好再去睡。" 說著,卓萬就是走下了車。
卓萬下車之後就見到爾嫣跟一眾婢女們在擦拭著花園裡四處散落的顏料,卓萬才走了來,大家就是對卓萬叫著 "老爺。" "老爺。"
爾嫣轉頭一望,只見到卓萬脫下了外套蓋在她的身上,對她說著 "你一晚沒睡,先去休息一下吧?"
爾嫣卻是搖搖頭,說 "這花園是我弄成這樣子的,我自己跑去睡覺這也說不過去吧?"
"來吧,我來擦。" 笑嫣才走進了花園就是拿過一名婢女手裡的布,可是她話才說完就是從背後砸中了一顏料。
笑嫣跟婢女轉頭望去,就見到小Arthur舉著一手滿滿顏料的手,叫說 "哈哈!丟中了!丟中了!"
笑嫣一氣,低頭看了看,一看見旁邊地上剩下的幾管顏料,抓起一把就往小Arthur那兒扔去。
"我說行就" 小Arthur一閃,那管顏料就是扔中了卓萬的背,讓他停下了話。
卓萬跟爾嫣轉頭望去,見到笑嫣的手裡抓著顏料正高舉起來,這讓卓萬隨即就是說了一句 "你再丟一次試試?"
笑嫣手裡的顏料拋空了下,隨後就是又往卓萬這兒扔來,卓萬身上的衣服瞬間就是又多上了一抹色彩。
卓萬彎下了腰,拿起了一邊的一管顏料就是直接往笑嫣那兒扔了去。笑嫣趕緊跳了開,叫著 "哇!"
爾嫣站在一邊,看著卓萬、小Arthur和笑嫣三人互相扔著顏料,一起玩著,看著看著不自覺得就是笑了出來。
才沒一會兒,笑嫣跟小Arthur兩人身上都已經色彩斑駁了,但是卓萬的衣服卻還是跟剛才差沒多少。
笑嫣看了下四周所剩不多的顏料,之後轉念一想,直接就把顏料往旁邊的爾嫣扔了去。卓萬一發現,也沒多想就是直接衝了上去替爾嫣擋了下來。
"哈哈!砸中了吧!" "砸中了!砸中了!" 看著笑嫣跟小Arthur兩個得意的笑著,卓萬往旁邊直接拿起了他們打掃用的水桶就是往他們兩個衝了去。
"啊!" "快跑!" 卓萬往前潑了去,把他們兩個潑的一身是水。
隨著花園裡的嬉鬧聲,把啟燊、啟燁他們都引了來,當他們一見到卓萬他們玩得不亦樂乎的模樣,簡直下巴都快掉下來了,他們甚麼時候見過爸爸這樣跟他們玩過的?而且這時,子君在樓上的房間窗戶也是在望著這時候的卓萬,她從來就沒見過卓萬笑的這樣開心過,或者該說,從來沒對她笑的這樣開心過。


"二小姐,有人找你。" 笑嫣才在房間裡洗好了澡想睡下,就聽見了婢女在門外的敲門聲跟聲音。
笑嫣換好了衣服,出來一看就見到小紅姊正坐在大廳裡,這讓她問 "欸?小紅姐?"
"你怎麼會到這兒來找我?" 小紅姊一見ㄚ頭就是站起了身,走了過來,並且說 "你師傅跟我說的,其實我是想來找你媽媽。"
"昨天你媽畫的那張畫,我想請她幫忙再畫一張小的,放在小迪子的病房裡,她明天就要開始隔離治療了。" 小紅姊才這樣說,笑嫣就是回說 "她去中環找人吃飯了,等她回來我幫你跟她說。"
"還有" 小紅姊看了下四周之後就是壓低聲量的問 "我們可不可以私下說?"
笑嫣一聽就是帶她往房間走去,並且說 "來,進來說。"
他們兩人才走進房間,小紅姊就是從身上找出了一份報紙出來,並且說 "我有小迪子爸爸的消息了。"
笑嫣接過了報紙,小紅姊就是開始說著 "我知道這是幾年前的報紙,可能有點難
笑嫣一見到報紙上的人就是問 "霍力行?"
"你認識他?" 笑嫣沒顧上回答,一樣問著 "他是小迪子的爸爸?"
"你是說真的?" 小紅姊開始解釋說 "那晚我看他在酒吧買醉,就上前去跟他聊天,才知道他被女朋友甩了。後來他花錢買了我一晚上,誰知道一晚就有了小迪子
笑嫣又說了次 "小紅姐,這事不能開玩笑。你真的確定嗎?"
小紅姊卻是說 "他是我第一個男人,你說我確不確定?"
小紅姊看著笑嫣的反應,讓她又問 "他結婚了?"
"我知道我是甚麼身份,我不是想要名分,我只是希望他可以來見下小迪子,她真的是他的女兒" 笑嫣直接就是一句 "他死了。"
笑嫣接著就是開始撕著那份報紙,並說著 "他們家你惹不起的。你記住,這事你不能再跟其他人說。"
而這時候從門縫裡見到這幕的采靈,緊接著就是轉身離開。
子君坐在窗戶旁,望著那片婢女還在打掃著、色彩斑駁的花園發著呆,直到采靈一進來就叫了一句 "太太!"
子君一回神,采靈就是說了一句 "我剛剛聽到一件事。"
之後采靈就是趕緊上來在子君的耳邊說著悄悄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8-29 15:17:3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陌生人的孩子 于 2017-8-31 13:07 编辑

第七十一集
今天議會沒甚麼事,所以卓萬難得早早就收了工,他前腳才踏進大宅,立刻就聽見了啟燁的一聲大叫 "好啊!"
"哇!" 隨即而來就是笑嫣的聲音跟一聲金屬掉落的聲音。
卓萬走進大廳一看,廳裡有啟燁、笑嫣、爾嫣、子君、小ArthurDr.Smith幾人。
笑嫣低著頭,摀著一邊耳朵,跟著就是對著啟燁叫說 "別叫的那麼大聲好不好?你當我的耳朵是原裝貨啊?"
Sorry不好意思,我太高興了" 說著,啟燁就是從地下撿起了助聽器還給了笑嫣。
笑嫣卻是摀著耳朵,說著 "不過就是師傅給你個電話號碼,有必要開心成這樣嗎?"
爾嫣替笑嫣接過助聽器之後先是擦了擦上頭的灰塵,跟著就給笑嫣掛回了她的左耳,也是在這時,爾嫣發現了卓萬。
"老爺?" 眾人望去,啟燁跟小Arthur立刻就是也叫了聲 "爸爸。" "卓萬叔叔。"
卓萬看著笑嫣,笑嫣只是低著頭,摀著自己的耳朵,今天還是一樣,沒跟他問聲好。
爾嫣趕緊替笑嫣解圍,對卓萬問著 "你今天怎麼那麼早就回來了?"
子君看著卓萬在爾嫣的身邊坐了下來,一手環住了她的腰,說道 "沒甚麼重要的事做,所以就早點回來了。"
"你們剛剛在說些甚麼?怎麼Jimmy那麼高興?" 卓萬才這樣說,子君就是搶著說了一句 "啟燁剛剛談了一單大案子呢。"
卓萬一聽就是對著啟燁問 "喔?那起英國橋墩建築案?"
"爸爸你也知道?" 啟燁才這樣問,卓萬跟著就是說 "這筆建案的建築設計師是Mr.Robinson的妻子。消息今天才出來,就已經有不少行家準備要爭這筆建案了。"
"你已經談下來了?" 卓萬才問出口,啟燁就是說 "還沒,不過剛剛師公幫我引薦了幾句,我已經和Mr.Robinson的秘書約好了時間。只要能和Mr.Robinson見到面,我就有把握可以談下這筆案子。"
卓萬點點頭,又說 "如果能談下來的話,這會是我們萬恆行在英國的第一筆生意。"
啟燁馬上就是又來一句 "爸爸,你放心!我一定會談下來的!"
隨後,管家阿誠走了過來,說了一句 "老爺,千賀先生來了。"
眾人轉頭望去,見到大門一開,千賀正走進門來。
卓萬收起了笑容,除了Dr.Smith和小Arthur以外,卓萬和眾人一樣都站起了身,走向了千賀,唯獨爾嫣一人是默默的走回了房間裡去。
"你還敢來?" 啟燁才這樣對著千賀吼出了這句話,千賀卻是不疾不徐的說了一句 "為什麼不敢?如果不是你的太太答應了我的要求,我也不會為了你犯這個險。"
子君立刻就是一句 "我沒有答應你!"
千賀卻是說 "我也不是在說你。"
"鍾議員,給您一個勸告。街上漂亮的女人很多,但是肯為自己犧牲的女人,可不是滿街都有。" 千賀話才說完,爾嫣就是捧著一個舊木盒從房裡走了出來,並放到了千賀的眼前。
千賀接過了以後就是帶著笑容,說了一句 "多謝。"
隨著千賀的離開,大家終於才又鬆了口氣。隨即,卓萬就是對著爾嫣問說 "你給了他甚麼東西?"
爾嫣這才解釋說 "之前米澤將軍的事我請他幫忙,可是交換條件是我要幫他找到他要的茶葉。"
"茶葉?" "茶葉那麼簡單?" "二媽你早說嘛,那麼簡單,我們也可以幫忙找啊。" 隨著眾人這樣問著,卓萬卻是帶著責罵的語氣對著爾嫣問 "你甚麼時候去找他的?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而這時候,笑嫣就是又問 "媽,剛剛那個盒子是不是外公的
笑嫣話還沒說完,爾嫣就是插嘴問說 "你剛才不是說想出去嗎?"
"啊?我甚麼時候說" 笑嫣直接給爾嫣拉著走出了門,並說道 "走吧,再不走就天黑了。"
在離開以前,爾嫣還特別囑咐阿誠一句 "晚飯不用等我們了。"
在那母女倆離開以後,Dr.Smith就是對著在他身邊寫著功課的小Arthur問說 "Arthur,你知不知道剛剛那個盒子是甚麼東西?"
Arthur寫著功課,頭也沒抬,只是答了一句 "娘說這件事不能給第三個人知道的娘教的,說話要守信用。"
"是你娘說的沒錯,但是這裡現在是四個人嘛。" 隨著Dr.Smith這樣說,小Arthur抬起了頭來看了看大家都直望著他,他咬了咬唇以後就是又低下了頭去,繼續寫著功課,說了一句 "娘跟我說過,那個盒子是外公的遺物。"
卓萬看著小Arthur繼續說道 "娘很寶貝的,還特別跟我們說過,讓我們不能亂碰


爾嫣和笑嫣手挽著手在街上逛街,突然就在他們走過一間診所外的時候,爾嫣給那診所上頭貼著的助聽器海報吸引住了目光。
"你的助聽器都戴很久了,給你買個新的吧。" 爾嫣才這樣說,笑嫣就是說道 "不用了,反正只有一邊,戴不戴都差不多。"
"走吧!走吧!我還有好多人要介紹給你認識呢!" 說著,笑嫣就是拉著爾嫣又往街上拉去,而爾嫣還在問著 "好多人?"


笑嫣才拉著爾嫣在上次跟卓萬吃火鍋的那個小攤子上坐下來,老闆就是開始跟笑嫣聊了起來 "小乞丐?好久沒見到你了,還以為你又給你師傅派去哪兒了呢。" "沒有,我搬回去跟我媽媽住而已。" "你媽媽?"
笑嫣驕傲的挽著爾嫣的手臂,介紹說 "是啊,這位就是我媽,怎麼樣?靓吧?"
老闆才朝著爾嫣看去,爾嫣就是稍稍低下了頭,客氣的說著 "小女之前承蒙你們的照顧了。"
"呃哪裡我們也時常給小女照顧" 說著,那位老闆就是也跟著彎下了腰這樣說著。
隨之,一邊在吃麵的兩個苦力就是過來開始跟笑嫣說著 "欸,這真的是你媽?" "你是不是又搞錯了?" "我說真的,別亂鬧,這種有錢人家不能玩的,等會兒找警察抓你呢。" "放心,都驗過血了,百分之兩百親生的。"
突然,另一邊的人就是指著爾嫣說 "啊!我見過你!你你好像是隔壁街那間甚麼甚麼株式會社的老闆的
"那是舍弟,愛新覺羅爾熹。" 爾嫣才這樣說,另一人就是對著笑嫣問 "你姓愛新覺羅?"
隨之其他人就是又開始說著 "姓是跟爸爸,誰跟媽媽的?" "那你爸是誰?" "我之前在小報上看過,愛新覺羅老闆以前是鍾議員的小叔子。"
"那你爸該不會是" 那人這樣說著,並拿起了一張報紙,指著在頭條上的卓萬的相片。
笑嫣只是點點頭,說了一句 "對,是他。"
眾人立刻驚呼了出聲 "欸?!!!"
"照你這麼說,那你家有錢的很過分啊!" "這麼有錢的人家當初怎麼還賣了你啊?" "你會不會說話的?" 看著笑嫣跟其他人開始聊了起來,爾嫣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笑嫣又帶著爾嫣來到了另一個麵攤子上,在下麵的老闆娘一見笑嫣就是問 "小乞丐,來吃麵啊?"
"我帶我媽來的!" 笑嫣才這樣說,老闆娘就是看向了爾嫣,問 "你媽?"
笑嫣挽著爾嫣的手臂,問 "靓不靓?"
老闆娘馬上就是笑著說 "靓啊!吃麵啊?"
爾嫣笑著,搖搖頭,立刻就是說 "不用客氣了。"
就這樣,爾嫣給笑嫣拖著逛完了一條街,給一整條街顯擺了一遍她是笑嫣的媽媽這件事。
隨後,笑嫣就是提著滿滿的菜、肉和酒,拉著爾嫣回到了何問天的藥鋪,門一開,她就是叫著 "師傅!我回
爾嫣一反應過來,立刻就是遮住了笑嫣的眼睛,因為在眼前,何問天跟副院長Mary正衣衫不整的摟在一起擁吻著,但笑嫣還是說了一句 "嗨,師娘,你也在啊?"
何問天他們兩人也立刻被嚇了一大跳,Mary立刻就衝進了房間裡去,而何問天則是叫說 "沒看到門上寫著「不准打擾」嗎?"


爾嫣和笑嫣兩人在浴室裡泡著澡,笑嫣更是舒服的說著 "流了一身汗之後,泡個澡的感覺最好了
爾嫣隨即就是說了一句 "你要喜歡,下次我再陪你出來?"
"媽媽。" 爾嫣一聽到笑嫣的聲音就是問 "嗯?"
笑嫣倚在澡盆的邊緣,說著 "我去找過乾爹了。乾爹說,八國聯軍入侵中國的時候,外公被軍人抓去拷問了三天,之後送回來的遺體
聽著,爾嫣的眼神就是黯淡了下來,而笑嫣繼續說著 "他說那時候善姨摀著爾熹叔叔的眼睛不給他看,你看了之後就給嚇暈了。媽媽,你是不是因為看到外公所以才那麼怕我跟他也會
爾嫣隨之就是說了一句 "都過去了,不是嗎?"
笑嫣還是說 "但那盒茶葉是外公留給你的唯一的東西不是嗎?"
"不要緊,東西是死物,活的人比較重要。" 說著,爾嫣就是上前來摟著笑嫣,對著她說 "對媽媽來說,現在最重要的是你們。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很想看到你跟爸爸可以好好的相處。"
爾嫣繼續說著 "就別生你爸爸的氣了,他不讓你當檢察官是怕你有危險,畢竟你是我們兩個唯一的小格格,你之前又丟了那麼久,身體又弱,爸爸更擔心你是自然的。你想想,你之前受傷的時候,爸爸多著急你?他可是有潔癖的,一件衣服你要他穿兩天都不可能,結果他還穿著全身是血的衣服,在醫院守了你一整晚,回家換件衣服都不肯。"
爾嫣看著笑嫣的神情,又說了一句 "如果你肯叫他一聲的話,爸爸一定很高興的。"
笑嫣勉強的說著 "知道了
爾嫣隨即就是笑了出來,但她表情一變,又問 "對了,你師傅以前應該沒對你做甚麼過份的事吧?"
笑嫣一聽就是問 "過份的事?甚麼事?"
"就像是動手動腳之類的?" 爾嫣才這樣說,笑嫣就是懂了爾嫣的意思,說道 "其實啊師父跟師娘兩個一直都對對方有意思的,只是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兩人就是不肯確定關係。"
爾嫣又問 "他們從以前開始就很常像剛剛那樣嗎?"
笑嫣抓著頭,說 "一個月一、兩次吧?但我這次也是第一次當面撞見就是了
爾嫣才聽到就是又說 "你還是少點過來吧,你看你成天跑來,你師傅也不大方便。"
"別說的我跟你們住就很少看到這種畫面似的。" 說著,笑嫣就是帶著一臉邪笑的湊了上去,對著爾嫣問著 "老實說,要不要我再去幫你找幾件少布料的內衣啊?"
"你還敢說啊?" 爾嫣馬上就是開始搔起了笑嫣的癢,她們兩人開始在澡盆裡嬉鬧著,並笑鬧著 "啊!對不起啊!媽咪!" "小搗蛋!"
但這同時,母女倆都沒注意到在浴室的一側有好幾雙眼睛證偷偷望著他們,還細聲的討論著 "哇正點呢" "皮膚好白啊
"哇哇哇!你看到沒有?" "讓我看一下。" "走開啦。" 這時候的卓萬才給司機送到何問天的藥鋪來,他一下車就見到好幾個男人正圍在那藥鋪外頭偷看著甚麼的樣子,讓他大聲的叫了一句 "你們幹甚麼?"
這一聲引起了浴室裡的人還有街上的人的注意,何問天也從藥鋪的窗戶探出了頭出來,問著 "怎麼了?"
隨著那群人立刻東奔西跑散了開,卓萬這才挪步走上了藥鋪。
之後,笑嫣跟爾嫣兩人也趕緊穿上了衣服,才從浴室出來,笑嫣就是問著 "師傅,怎麼了?"
卓萬一看到爾嫣和笑嫣那濕潤的頭髮,立刻就是懂了她們兩個還有剛剛那在外面的男人在做些甚麼,這讓他一個扭頭就是對學祈吩咐說 "把剛剛那些人找回來,一個都不准少!"


在回去的路上,爾嫣坐在笑嫣和卓萬的中間,氣氛尷尬的非常。
爾嫣首先打破了沉默說道 "笑嫣,你是不是要對爸爸說點甚麼?"
"我如果還是檢察官的話,這種小事我自己也能解決。" 笑嫣才這樣說,卓萬立刻就是回應了一句 "你想跟我說的就是這個?"
爾嫣拉了拉笑嫣的袖子,小聲的說道 "跟爸爸說謝謝。"
笑嫣看了眼卓萬,又看著爾嫣無聲的說著 "叫,爸,爸。"
"叫" 笑嫣直接就是一句 "我真的叫不出口!不要逼我好不好!"
"叫聲爸爸,對你來說就那麼困難?" 卓萬才這麼說,笑嫣馬上就是一句 "你小時候沒有一個你叫「爸爸」的男人會上你的床摸你,你當然這麼說!"
隨著車裡的氣氛又冷了下來,但這次,是真的沒人敢在開口說話了。
直到車子開回了鍾家大宅,車才停下,笑嫣就是說了一句 "謝謝阿瑪。"
兩人轉頭望去,笑嫣卻已走下了車,朝著大宅走了去。
卓萬跟著就是問 "她剛剛叫我甚麼?"
爾嫣卻是帶著滿臉的笑容對著卓萬說 "你是她阿瑪啊。"
卓萬也露出了笑容,對著爾嫣問著 "這麼說來我豈不是駙馬爺?"
爾嫣隨之就是笑著打趣說 "格格的丈夫叫額駙,公主的丈夫才叫駙馬。怎麼?有了個格格不夠,你還想再娶一位公主回來?"
"你生的這位公主已經夠我頭痛了,不是還想給我再找一個吧?" 說著,卓萬就是摟上了爾嫣的腰,在她耳邊又接下去說著 "當然,如果是你生的,再多幾個都行。"
"你自己也會說了,一個就夠你頭痛了,再多一個我怕你負擔不了。" 爾嫣才這樣說,卓萬就是立刻接了一句 "我女兒一定很乖,因為像我。"
爾嫣一聽就是笑著反問 "這個女兒還不夠像你嗎?你看看,陰險啊、狡猾啊、自大啊
"好了!你別拐著彎來罵我!" 卓萬才這樣說,阿誠就是走了出來,來到了車子外頭說著 "老爺、二太太。關爺來了。"
兩人對視一眼,才要下車,爾嫣就是又說 "女兒不過叫了句阿瑪,瞧把你樂成甚麼樣了?"
卓萬馬上就是又回說 "你女兒每天都叫你媽咪,你當然覺得不稀奇。"
"老爺,關爺已經等了一個多小時了。" 隨著阿誠又提醒了次,卓萬捏了下爾嫣的下巴,對她說了句 "晚上再收拾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8-20 04:22 , Processed in 0.13472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