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小说小品] 名媛望族2...嗎?(11/16更新至第八十三集,在6ˊˋ75樓)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2-23 10:41:05 |显示全部楼层
知道真相了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2-24 14:57:12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谢谢你。你终于更文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2-24 18:56:16 |显示全部楼层
孙子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4-2-24 19:28:48 |显示全部楼层
見鬼了! 為什麼後面還有一段沒上來!

---------------------------------------------------------------

噗!汽笛的聲音把爾嫣從想像中拉了回來,她看著眼前那空無一人的船艙,嘴角只是勾起了些許無奈的的笑容。
肇蘊善的手裡拿著爾嫣寫給卓萬的信,她看完之後就是對站在一旁的紅姨問說 "這封信真的是爾嫣寫的?"
紅姨有些緊張的說著 "是啊,小姐還特別叮嚀我一定要親手交給鍾議員的。"
肇蘊善隨手就是把那封信放到了一旁蠟燭的火光之上,紅姨看著那封信逐漸消失在火焰之中,驚訝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肇蘊善把那封信放在了一旁的菸灰缸裡,任由它燃燒殆盡,並往後躺下了床,說著 "要昰爾嫣問起來,你就說你已經把信送到鍾家了。"
"這…" 肇蘊善躺在床上,闔上了眼休息著,說著 "爾嫣都已經要跟日輝結婚了,這樣對她比較好…"
說著,肇蘊善就是把大菸放進了嘴裡並深深的抽了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2-25 10:35:35 |显示全部楼层
I don't understand. If 尔嫣 letter has been burned, then the letter that Arthur read is sent by who?

点评

陌生人的孩子  卓萬讀信的那裡只是爾嫣的想像,其實爾嫣託紅姨要交給卓萬的信卻給了他娘....  发表于 2014-2-25 21:4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2-25 18:29:34 |显示全部楼层
可怜的鸳鸯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2-26 13:08:55 |显示全部楼层
Poor 尔嫣... But I think, if Arthur know that 尔嫣 is going to Shanghai, he will also come to Shanghai looking for he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4-3-2 23:55:43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集

Dr.Smith和卓萬在他的書房裡談著這幾年來他們遇到的事,一同抽著雪茄,喝著酒。
"師傅,你是怎麼會認個乾兒子的?" 面對卓萬的問題,Dr.Smith跟著就是說 "你是想問,我怎麼跟爾嫣認識的吧?"
Dr.Smith笑了笑之後就是開始說著 "那個時候我一樣在學校裡教書,Jessie是我的學生兼助教。"
卓萬一聽到就是問 "Jessie?"
Dr.Smith腦筋一轉就是說著 "就是小武。在英國的時候,我都叫她做Jessie。"
之後Dr.Smith又開始說著 "有一天,Jessie突然帶了一個小孩子來我這兒,說這個小朋友的媽媽在住院,只有她能幫忙帶著,所以想在她上課的時候,把他暫時寄在我的研究室裡。本來我都很討厭小朋友,所以常常Jessie一個轉頭,我就把Arthur趕出了我的研究室,但是我看他每次都乖乖的站在研究室外等著Jessie上課回來,久了我也不忍心了。之後爾嫣出院了,她知道我之前都很照顧Arthur,所以她就親自來找我,向我道謝,我也是那時候認了Arthur做乾兒子,並給他取了Arthur這個名字。"
卓萬朝著Dr.Smith看了去,而Dr.Smith又說 "因為我想你可以跟你的兒子之間有點連繫。"
卓萬之後卻是說了句 "如果我說Arthur不是我的兒子的話呢?"
Dr.Smith看著卓萬說著 "在我跟爾嫣分開之前,我已經跟她有一年以上的時間沒有同房了。"
"不管這個小孩子是爾嫣跟誰生的,他都一定不會是我的。" Dr.Smith一聽到就是又問 "你真的確定嗎?因為照Arthur的生日來看,她應該是在到英國之前就已經有了Arthur才對。"
"你還沒跟爾嫣談過這件事嗎?" 但突然,一聲敲門聲和一把女聲傳了來 "師老爺,你的電話。"
Dr.Smith一聽到就是說了句 "Excuse me。"
之後Dr.Smith就是接起了卓萬書房裡的電話,問著 "Hello?"
"師傅!" 電話裡才傳來笑嫣的聲音,Dr.Smith就是問著 "你去了哪裡啊?好幾天都沒看到你人了。"
"我在" 隨著背景的雜音和摻雜的人聲、爆炸聲,讓Dr.Smith摀住了一隻耳朵,對著電話問著 "你那裡很吵啊,我聽不清楚,你說你在哪裡?"
"我!在!上!海!" 笑嫣的聲音在電話裡扯著嗓子吼著,而Dr.Smith一聽到就是問著 "你怎麼會在上海的?"
卓萬看著Dr.Smith繼續對著電話問著 "我聽不到啊!你大聲點啊!你說甚麼?"
卓萬給自己又拿起了隻雪茄來,但就在他要剪下雪茄茄帽的時候,Dr.Smith的聲音傳了來 "爾嫣也在上海?"
雪茄的茄帽落在了地上,卓萬看了去,而Dr.Smith還在對著電話問著 "你大聲點啊!你說甚麼好多血?誰受傷了?"
卓萬搶過了Dr.Smith手裡的電話,著急的問著 "是不是爾嫣受傷了?"
"我找不到她" 聽著笑嫣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傳來,卓萬又對著電話問著 "爾嫣怎麼了?"
"上海醫院!" 隨著笑嫣在一聲大叫之後,傳來的只剩電話掛線的聲音,這讓卓萬又對電話叫著 "爾嫣到底怎麼了!"

卓萬在他的房裡收拾著他的衣服,而之後,啟燊跟啟燁兩個一跑進來就是爭先對著卓萬說著 "爸爸!你不是真的要去上海吧?" "現在那裡很亂,很危險的。" "別去了!" "是啊!爸爸!我拜託幾個朋友再打聽下二媽的下落吧。"
之後啟燊又說 "不如這樣,我多買張船票,我跟你一起去上海?"
卓萬一抓起他的行李,跟著就是對他們兩個說了句 "家裡就交給你們了。"
隨著卓萬拿著行李走出了房間,啟燊和啟燁又追了上去,叫著 "爸爸!" "爸爸!"

司機開著車,在上海的大街之上移動著。卓萬坐在後座看著在車外的街景都已經被炸彈破壞的不堪,路上都是人群叫著救命的聲音跟槍聲此起彼落,路上盡是搶劫、強姦的景象,簡直就是來到了活生生的地獄。
突然間一個撲上他們車子旁的一人,似乎想要搶他們的車,但隨著司機的加速前進,那人還追在後頭,甚至還向他們的車子開了好幾槍。
那槍打中了車子一旁的後照鏡,也把後車窗打碎了,這讓司機趕緊對著卓萬問著 "鍾先生,你沒事吧?"
卓萬看著在外頭每一個受傷的人,被強姦的女人,他只希望爾嫣不會是外頭的下一個受害者,讓他只是說著 "我沒事,開快一點!"

在醫院裡,四周都是人們的慘叫聲和哭嚎聲,滿地都是血跡和止血用的繃帶、用光的藥瓶,整間醫院裡塞滿了受傷的病人,人數多到甚至醫生都要在走廊上開刀了。
男裝打扮的笑嫣混在護士和醫生群當中,她坐在醫院門口,她沾染著鮮血的雙手正在替一個身穿軍裝的軍人,給他在腿上綁著止血帶。這時,隨著這個男人的醫生叫聲之外,也突然傳來了聲 "小武!"
"你也來做甚麼啊?" 笑嫣一個轉頭,車一停,卓萬就是下了車,著急的朝著她跑了來,並對著她問 "爾嫣呢?"
在這吵雜的聲音底下,笑嫣只能吼著 "我找不到她!"
卓萬馬上又問 "甚麼叫找不到她?她不是跟你在一起的嗎?"
笑嫣跟著就是開始說著 "她說她想去一個地方,之後她就沒再回來了!"
卓萬只是緊張的又叫了次 "她去哪裡了?"
笑嫣又吼了出來 "我如果知道的話就不會打電話問你了!所以我才想打電話問你,你知不知道她在這種時候還會去哪裡?"
聽著笑嫣的問題,卓萬一想就是轉身跑上了他的車,並對司機說了句 "開車!"
笑嫣本想跟上去,但是隨著有個病人用著鮮血的手抓住了笑嫣,並對她說著 "救我救救我

卓萬和他身邊的司機來到了一棟已經給炸彈炸的破碎不堪的舊公寓裡,這裡是以前爾嫣在上海時的舊家,也是那時他每天送她回家的地方。
"爾嫣!" 卓萬踏著每一塊殘破的瓦礫,在這棟廢墟裡扯著嗓子不停的叫著 "爾嫣!"
卓萬看著眼前這熟悉的擺設及家具,當初他在這裡向肇蘊善提親的畫面就像是剛剛的事情一樣。
"你想讓爾嫣當你的二姨太?"
"是。我知道讓爾嫣嫁給我做二姨太是屈就了她,但是我發誓!我一定會給她幸福,我不會讓她受苦,不會讓她難過。我想跟她一輩子在一起。"
隨著一群人說話和走路的聲音傳來,在他身旁的司機就是拉著他躲到了一邊去,並小聲的對著他說 "是日本人!別出聲!"
他們躲在一邊看著那群拿著槍的日本兵從走廊上走過,卓萬看著那群日本兵有說有笑,再加上他們個個衣衫不整,扣著衣服、拉著褲子從以前爾嫣房裡走出來的模樣,不難想像他們剛剛做了些甚麼。
在他們聽著外頭的軍車已經開走之後,卓萬馬上就是朝著那間房間跑去。
卓萬一到門口,只見一個女人全身赤裸的被綁在床邊,卓萬在這時只覺得他的雙腿已經快站不穩了她的身上盡是被毒打過的傷痕,更別提她剛剛痛遭的經歷而導致在地上流下的一攤血液。
卓萬用盡了全力,一步一步的朝著她走了去
卓萬脫下了他的外套,隨著他顫抖的手蓋在了那個女人的身上,並整著她的頭髮,對她輕聲的叫著 "爾嫣
在卓萬掀開那個女人頭髮的同時,他從他那已經快掉下眼淚的眼睛當中才看清楚了那個女人的模樣。
"我很抱歉" 那個司機的聲音才傳來,卓萬馬上就是說了句 "她不是爾嫣。"
卓萬跌坐在一旁,他托著他的頭,為著這個女人不是爾嫣而鬆了一口氣,但同時也繼續想著爾嫣到底還會去哪裡。

卓萬帶著那個女人回到了醫院,笑嫣才給那個女人處理完她身上的傷,她一轉過頭去就是看著卓萬顫抖的雙手,一臉呆滯的坐在一旁的階梯之上。
"如果你是爾嫣,你會想去哪裡?" 卓萬托著他的額頭,他滿腦子裡不斷的回想他以前跟爾嫣的畫面 "別口口聲聲說老情人!" "那他是不是老情人?" "而我,永遠只是你的二姨太。" "但是你是我最寵愛的女人。" "我知道。" "一轉眼都十幾年了" "愛新覺羅爾嫣,你願不願意接受我鍾卓萬?"
卓萬一驚,他一跳上車就是說了句 "我知道了!"
司機載著卓萬來到火車站,這裡卻異常的安靜和少人,鐵軌上也是空蕩蕩的,就像才剛被人洗劫一空一樣。
突然,卓萬的身邊突然給人撞了下,碰掉了他手裡的行李。
卓萬轉頭一看,只見到一個女人站在一旁,但他還來不及看清楚她的樣子,在一旁就是傳來了一把聲音叫著 "鍾先生,你的行李。"
卓萬才接過了他的行李,他再回頭,那個女人已經不再站在那裡了。
卓萬站在人潮壅擠的車站裡,探頭找了找。那個女人走上了火車,她回頭一望,也在這時,卓萬才看清楚了那個女人那標致的五官。
卓萬的雙眼不斷的打量整輛火車,那個女人在火車上往前走著,找著自己的位子;卓萬就在車站裡跟著她走著,雙眼直盯著他在看著。
卓萬看著那個女人在窗前的位置坐了下來,而在她坐下的同時她也瞥見了在車站上的卓萬。卓萬看著那個女人對他露出的笑,他的嘴角也隨之勾了起來。
"鍾先生!我們該上車了!" 卓萬一聽到在一旁的人的提點,這才想起自己也是搭這班火車的。
在火車上的那個女人一聽到,隨即就是笑了出來,並用手稍稍遮了她臉上的笑容。
卓萬走上車後,他第一個找的不是自己的位子。卓萬來到了那個女人的身邊,而她正看著手裡的書看著。
"你好。" 面對著眼前的這個男人,那個女人只是點了點頭,之後就是又把目光放到自己的書上。
"對了!我剛剛在車站撿到一個東西,不知道是不是你的?" 那個女人抬起了頭來,而卓萬拿出了個盒子,並打開了它,像那個女人展著裡頭閃閃發亮的別針。
但是之後那個女人卻只是冷淡的回了句 "很漂亮,但我不能接受。"
卓萬才想答話,那個女人就是又說 "那麼漂亮的東西,你應該送給你老婆才對。"
卓萬心裡一震就是問 "你怎麼知道我已經結婚了?"
那個女人把書闔了起來,用書敲了敲在卓萬手上的婚戒。
卓萬低頭看了眼他手上的戒指之後就是又往那個女人看了去,而那個女人跟著就是繼續翻著她自己的書看著。
但隨著卓萬仍一樣站在一旁直盯著她看著,這讓那個女人抬起了頭來看著他,又問 "還有甚麼事情嗎?"
"有,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 那個女人笑了下之後就是說了句 "我叫爾嫣,愛新覺羅爾嫣。"
"救命啊!救命啊!" 突然傳來的一把聲音把卓萬和他身旁的司機引了去。
當他們一看到在鐵軌旁,幾個人正壓著一個身穿旗袍的女人搶著她身上所有的財物,這讓卓萬叫了句 "爾嫣!"
那幾個人一看到卓萬,隨即抓著身邊的東西就跑。卓萬跳下了鐵軌,朝著那個女人跑了去,但是之後出現的仍是一張陌生的臉龐,這讓卓萬的希望又再一次落空了

幾天下來,仍是音訊全無
卓萬又再回到醫院,他帶著一身的污髒和泥濘,配上他已經幾天沒整理過的儀容,以及他擔心爾嫣的神情,整個人和原本意氣風發的鍾議員簡直有天壤之別。
這幾天,他已經去過很多地方,但是都找不到爾嫣,多方查探傳來的消息也沒有。看著在路上的女人,不是被殺、被搶、就是被強姦,這讓卓萬不停的在想著:她到底在哪裡她去了哪裡
笑嫣仍舊是在一旁忙著給病人處理大大小小的傷口,問 "你別用你的角度去想。如果你是爾嫣,在上海,哪裡是你最想去的?"
"在哪裡發生了讓你這輩子也忘不了的事?" 卓萬仔細的又再搜索了一次他跟爾嫣經歷過的所有一切從他剛開始跟爾嫣相識開始,他開始追求她,他向她求婚,他們結婚,他們經歷的一切的一切,之後再來到了上海
"我想我也是該把對你的愛收回去了" 對了!還有一個地方沒去!
司機載著卓萬來到了浦江飯店,而司機還在說著 "這間飯店現在已經沒有住人了。"
卓萬卻是說 "她一定在這裡。"

卓萬來到了這空無一人的舞池,光滑的地板參差著血跡和破碎的木板,華麗的裝潢也已經佈上了血色和灰塵,四周還佈著好幾個死人。但是他還是認得,就是在這裡,就是在當年,他就是在這裡再把別針送給她的。
"爾嫣?" 卓萬面對著空無一人的舞池叫了又叫 "爾嫣!"
仍舊是沒有回應,這讓卓萬心想也許這裡不是對她來說最重要的地方吧
但就在卓萬轉頭想走的時候,他突然聽見一把熟悉的聲音 "卓萬?"
卓萬一個回頭,爾嫣從舞池一旁收納窗簾布的櫃子裡走了出來。
卓萬看著安然無恙的她,他跑了上去,並一把就是把她給緊緊的擁進了懷裡!
卓萬感激的說了句 "還好你沒事
"我好怕前幾天有好多日本兵衝進來我看到他們在我不敢出來我好怕" 隨著爾嫣緊緊的抱著他,並把臉塞進了他的衣服裡哭著。
卓萬緊緊的抱著她,只是說著 "不用怕,我帶你回家。"
但是突然間,隨著一聲巨響響起,他們站著的地板也大搖了下。整個世界彷彿開始崩壞一般,華麗的水晶燈直直的落在了舞池正中間,四周所有的東西也毫不留情的往地上砸了去。
隨著他們兩人摔在了地上,但這時,卓萬一看到剛剛爾嫣要躲著的那個大櫃子要朝著她砸下來的時候,他馬上就是撲了上去,並叫著 "小心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4-3-3 01:30:36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3-3 09:44:45 |显示全部楼层
就知道你会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3-16 12:05:59 |显示全部楼层
惊心动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4-3-16 16:39:18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集

卓萬的眼前給一片黑壟罩著,耳邊不斷迴響著爆炸以及崩塌的聲音。隨著他眼前開始出現了些溫暖的光線,可是這時他只覺得身邊的一切都越來越冷,直到他的耳邊漸漸傳來了爾嫣的聲音在叫著他是之後他的耳邊傳來的卻是杵樁敲打的聲音,並仍給淡淡的耳鳴蓋著
卓萬跟著爾嫣的聲音緩緩的睜開了眼,可是映入眼簾的第一人卻是小武正坐在一旁搗著手邊雜亂的藥材
"爾嫣" 笑嫣一聽到卓萬的聲音,一個轉頭,跟著就是趕了過來看著他,並對著他問 "你感覺如何?"
卓萬卻只是問著 "爾嫣呢?"
笑嫣又問 "你最後記得甚麼?"
卓萬回想著,並口述著 我聽到了爆炸聲,四周都在搖,之後有一個很大的櫃子倒下來後來我就甚麼都不記得了
笑嫣想了下之後就是對著他說 "我很抱歉。你的手跟腳因為傷的太重,為了保住你的命,所以我們不得不幫你切除你的四肢。"
"甚麼!" 卓萬才從床上跳起來,全身火辣辣的痛立即就是傳遍了全身。卓萬開始檢視著身體是否真像笑嫣說的,還好手腳都還健在,只是都給裹上了厚厚的繃帶以及固定用的木板,但另一個注意到的是他腹部上的傷,這嚴重的痛苦簡直讓他感覺深深的痛進身體的內臟裡去了。
"你別耍人了。" 爾嫣的聲音傳了來,而卓萬跟著爾嫣的聲音轉過了頭去,隨之就是見到爾嫣坐在另一側的床上,她的手上也綁上了繃帶跟固定板,她的手還連著在一旁的點滴之上。
"還好,能動就沒事了。" 隨著笑嫣又回到了那張桌前開始收拾著桌上的藥材。
卓萬朝著笑嫣看去,再看了下爾嫣,跟著就是問 "爾嫣怎麼
笑嫣忙著手邊的工作,說著 "你的司機跑回醫院來找我,說你們給流彈炸中,飯店崩塌,你們兩個給困在裡面了快一天。還好在櫃子裡剩餘的一點空氣救了你們,還真的很少見到有人給活埋還能活得下來的。"
卓萬跟爾嫣兩人對看了眼,而爾嫣在一旁就是又對卓萬說了句 "謝謝,他說你找了我兩天。"
"這裡是哪裡?" "飯店房間,醫院已經塞不下病患了。" 笑嫣從一旁拿了一隻針走了過來,把那隻針裡的藥劑打進了卓萬的手裡,這讓卓萬趕緊就是問著 "這是甚麼?"
"你剛動完手術,這可以讓你暫時好過一點,不過晚點就沒辦法了,這是最後一劑。" 說著,笑嫣就是在一旁爾嫣的床旁邊給她換了個點滴包,並在她和卓萬中間的床頭櫃上放上了好幾包點滴,並說著 "你還真走運,遇上爾嫣跟你是同一個血型,不然這種情形,我還真不知道去哪裡找血來給你動手術。" "這幾包葡萄糖你記得要準時換,記得千萬不能斷。身體本來就夠虛弱了,還硬要捐好幾包血給別人,嫌命長也不是你這樣的吧。"
卓萬又朝著爾嫣看了去,笑嫣才背起了地上了藥箱就是說著 "我要出去一趟,桌上放著你們該換的藥跟食物,我會盡快回來。"
"外面那麼危險你還出去?" 爾嫣才這樣說,笑嫣一個回頭就是對著他們說著 "真囉嗦欸!我出去了就不回來了!"
笑嫣對他們吐了下舌頭後便是拉上了房門。卓萬轉過了頭去看著爾嫣臉上擔心的神情,這讓他問 "你就是為了他才來上海的?"
爾嫣一聽到就是說 "當然,你不是也是嗎?"

隨著時間過去,他們兩人分別坐在兩張床上,但他們之間卻不說一句話,因為在卓萬腦海裡的卻是爾嫣為了小武而不顧自己生命危險過來上海的原因。
隨著止痛藥的效力越來越弱,卓萬對身上的痛感也越來越強烈。在一旁的爾嫣聽著卓萬那奇怪的喘氣聲漸漸傳了來,這讓她把視線從她手上的書拿了開,對著他問 "你還好嗎?"
卓萬頂著滿頭的汗,闔著眼睛,裝成沒事一樣的說著 "我沒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1-14 02:36 , Processed in 0.12812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