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小说小品] 名媛望族2...嗎?(11/16更新至第八十三集,在6ˊˋ75樓)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3-16 18:46:20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好福利,都要哭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3-16 18:47:38 |显示全部楼层
頂了再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3-16 19:11:14 |显示全部楼层
大状到底什么时候才知道真相啊。。。和自己心爱的人有孩子,还有孙子应该蛮开心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3-16 20:41:46 |显示全部楼层
来支持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3-17 14:48:49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人聊起来了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3-18 11:40:05 |显示全部楼层
万万又吃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4-4-6 22:44:23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集

本帖最后由 陌生人的孩子 于 2014-4-6 22:51 编辑

笑嫣在醫院裡幫忙點著送來的新一批藥物,而之後一個身穿白袍的中年男人才走過來就是拿著手上的幾隻針筒給笑嫣看著,問著 "你沒拿去給鍾議員用?"
這個男人就是從小就把笑嫣給養大的師父,何問天。笑嫣繼續點著面前的藥,說 "沒有,我只拿了一隻。"
"為甚麼?" 笑嫣卻是說著 "我看不慣他之前那樣欺負姊姊,所以幫姊姊跟之前那些給他欺負過、傷過心的女人們出口氣囉。"
何問天一聽到就是對著笑嫣斥喝著 "你有沒有搞錯啊?你這樣還算是個醫生嗎?"
笑嫣卻是不在乎的說著 "我本來就不是醫生啊。而且這幾隻沒用又沒關係,最多就是痛一陣,這些藥物本來就應該留給比他更需要的人。"
全身的痛苦讓卓萬感覺好像快給人撕開了一樣,一波波的汗水從他的身上滲了出來,雙手更是緊緊的抓著被子不放。
爾嫣在一旁,拿著塊毛巾給卓萬擦著他額上的汗。爾嫣看著卓萬仍舊是強閉著眼睛、緊緊抓著被子的模樣,爾嫣才想鬆開他那就快給自己捏碎的十指。但突然間,卓萬的手才一鬆開就是抓上了爾嫣的手。
爾嫣給卓萬嚇住了,尤其是卓萬手掌的力道讓她想鬆開他的指頭。但看著卓萬那滿臉痛苦的神情,爾嫣忍著手掌的痛,讓她繼續用另一隻手拿著毛巾,給卓萬擦著從他身上不斷湧出的汗。
每一波的疼痛過後,卓萬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只知道每次醒來都見到爾嫣在他的身邊,讓他喝著她餵給自己的粥和藥;累了,還可以靠在她的身上入睡。平時也是爾嫣給他換的藥,手上跟背上的傷都還好,但是腿上的傷就真的讓爾嫣有點尷尬了;面對著要幫他脫褲子的這個舉動,這時候的卓萬都會刻意的裝睡,但其實這時候的爾嫣自然也知道面前的這個人是醒著的。
如果可以的話,卓萬真的好想時間永遠停留在這一秒這裡只有他和爾嫣,沒有其他人,也沒有其他的事屏除掉那不斷傳來的痛苦之外,他真的覺得現在好幸福

在迷迷糊糊、反覆的醒來之間,卓萬已經昏睡了將近快五天左右。現在他終於能感覺到一些身體的知覺跟時間的流逝,也已經可以吐出一點隻字片語,但是全身上下的傷,讓他仍然只能躺在床上休養著。
爾嫣坐在一旁,她看著手裡的報紙,斗大的標題寫著「滿州國成立」、「復辟大清」等等的字眼,報紙上也搭著一張身穿軍服的男人相片,一旁也寫著「滿州國皇帝 愛新覺羅溥儀」的簡介文字。
"爾嫣" 爾嫣才順著卓萬的聲音一轉過頭去,躺在一旁床上的卓萬就是對她說了句 "我想喝水
爾嫣朝著一旁走了去,但是在她從一旁的茶壺裡倒著水的同時,卓萬的眼神也飄到了爾嫣在看著的那張報紙之上。
爾嫣的手裡帶著水走了回來,她坐在卓萬的床上,小心翼翼的將他從床上扶了起來,餵他喝著茶杯裡的水。
"還要不要?" 爾嫣才這樣對卓萬問著,卓萬就是搖搖頭,而爾嫣跟著就是說 "那你再休息一會兒吧。"
但是在爾嫣放下了茶杯,想把卓萬再扶下去躺下的時候,卓萬就是對她問了句 "你認識他?"
爾嫣一開始還沒意會過來,但她看了下她剛剛放在一旁的報紙之後就是明白卓萬說的是誰,之後爾嫣就是說著 "他弟弟叫愛新覺羅溥傑,爾熹之前在日本的時候有見過他。"
卓萬一聽到就是問 "愛新覺羅?是你的親戚?"
爾嫣跟著就是說 "他們的爺爺是我爺爺的弟弟。"
卓萬接著就是問 "聽起來是個很有趣的故事?"
爾嫣馬上就是問說 "你不是從來不過問我家裡的事的嗎?"
卓萬卻是說著 "我現在也沒其他的事可以做啊
爾嫣在一旁坐了下來,並開始說著 "溥傑在日本跟爾熹遇到的時候,曾經有想叫爾熹跟他一起去幫他哥哥,復興大清帝國是他們兩個兄弟的夢想,但是娘不同意,所以爾熹拒絕了。但是溥傑他曾經警告過爾熹,說有一天,他們兩個一定會復興大清;到了那個時候,他一定會來找我們。"
卓萬跟著就是問 "為什麼你娘不同意?你們可以恢復尊貴的身分,不好嗎?"
爾嫣卻是說 "我爸爸當初要我們離開京城的時候,他曾經跟娘再三囑咐過:不管發生甚麼事,都必須守住我跟爾熹兩個;因為他擔心大清滅亡之後,愛新覺羅的後人也會被跟著被滅,所以我們兩個對家族唯一一樣必須承擔起的責任,就是守住這最後一條血脈。我們家族每一代的小孩子都必須跟著族譜起名,我這代本來應該是到「溥」字,但是在我爸爸離開的時候,他起了一個新的族譜,我的名字就跟著爸爸的族譜改了「爾」字,是從滿語的「額爾圖」當中取出來的,意思是「智慧、光明」,希望我跟爾熹兩個可以有智慧的帶著我們的後人走向一條光明的路。"
卓萬跟著就又問 "你的下一代,就輪到了「笑」字?"
爾嫣點點頭,而卓萬又問 "是甚麼意思?"
爾嫣跟著就是說 "亂象叢生,一笑置之。意思是希望這代的後人,不管身處在甚麼樣的逆境,都可以一笑解千愁。"
卓萬一聽到就是說 "如果你早點跟我說這件事,當初我就不會為了給寶寶起名字的事跟你吵了。"
聽著卓萬這樣說,爾嫣只是淡淡的搖了搖頭。之後卓萬又說 "你說我不了解你,但是你有沒有給我機會,讓我去試著了解你呢?我跟你做了夫妻十幾年,不管我對你怎樣付出,我都覺得你始終跟我之間有著一道牆,我覺得你有太多的事,我都不知道。"
爾嫣想了下之後就是說 "那道牆是我特別築的。因為我太明白你,你太會傷女人的心了,大姊、啟燁的媽媽、三妹、還有很多我不知道的女人,所以我必須保護自己。"
卓萬一聽到就是問 "我在你眼裡真的那麼壞?"
爾嫣卻是說 "你不是壞而是要當你身邊最寵愛的一個女人,我必須只能說你喜歡的話、做你喜歡的事、穿你喜歡的衣服。"
"那現在呢?" 卓萬又接著繼續問著 "你現在已經不再是我的女人,你不必刻意的討我歡心,你可以讓我從現在開始了解你嗎?"
爾嫣想了下之後就是說了句 "你累了,休息一下吧。"
但是在爾嫣給卓萬拉起了被子,正想離開的時候,卓萬卻是突然就抓住了她的手。
爾嫣一個回頭,卓萬就是又對著她說 "你跟齊日輝一起,如果是因為你愛他比愛我多,我沒意見;但我沒辦法接受,你跟他一起,是因為他對你的了解比我多。"
卓萬繼續對著爾嫣說著 "我只想知道我愛了十幾年的女人,到底是怎麼樣的,這個要求,會過分嗎?"
突然之間一聲巨響,打斷了卓萬跟爾嫣兩個,他們一個轉頭,只見到一身是血的笑嫣扛著已經暈厥過去的何問天跑了進來。

摳摳。聽著敲門聲,爾嫣上前去拉開了門,在門外的居然是身穿日本軍服的千賀跟酒店的經理,這讓他們相互問著 "是你?" "是你?"
而那位經理跟著就是對著爾嫣說著 "你好。是這樣的,剛剛千賀少尉跟我們說有兩位抗日份子跑了進來,不知道你有沒有見到?"
爾嫣跟著就是說 "沒有,我沒見到。"
但是千賀遠遠的就望進了他們的房間裡有著沾著血的紗布及藥物,爾嫣順著千賀的眼光發覺了他在看些甚麼,於是爾嫣側過了身去擋著房門和房間裡的縫隙,一邊拉起了門,一邊說著 "如果沒事的話我想...
"我想檢查一下你們的房間。" 隨著千賀推開了爾嫣,他們走了進來,在病床上的卓萬跟他們一對到眼,千賀隨之就是問著 "這位是?"
"我" 爾嫣才想回答,隨著浴室裡傳來了聲鏗鏘的掉落聲,這讓千賀立刻就是朝著浴室衝了進去,而爾嫣馬上衝了上去擋在浴室的門之前,叫了句 "你不能進去的!"
但是千賀一把就把爾嫣給推了開,這讓爾嫣朝著一旁的地上摔了去,這讓卓萬叫著 "爾嫣!"
卓萬才坐起了身來,立即就是碰上了身上的傷處。他遠遠的看著千賀扭開了浴室的門鎖衝了進去,卓萬才心想這下糟糕了!因為一身是血的小武就躲在浴室裡頭!但是隨著裡頭傳來了把女聲的尖叫聲,以及望著接著從浴室裡跑出了個一絲不掛的女孩子,讓他只剩下一臉的錯愕。
身上一件衣服都沒穿、而且一頭都是水漬的笑嫣趕緊就是躲到了爾嫣的後頭去,爾嫣趕緊就是抓起了一旁的衣服穿在笑嫣的身上。
面對著現在這麼難堪的情況,千賀跟著就是說了句 "不好意思,這位是?"
爾嫣才想說話,笑嫣就在這時看見了卓萬的被子裡掉出了何問天的手出來,這讓笑嫣又朝著卓萬的床邊跑了去,她坐在卓萬的床上,用著她的身子擋住了那隻手,並抓著卓萬,對著卓萬說著 "爹地啊!他欺負我!他剛剛在我沖涼的時候跑了進來,我甚麼都給他看到了!"
"我不管啊!你幫我教訓他啊!這樣你要我之後怎麼嫁人啊?我不管啊!我不管啊!我不管啊!" 面對著笑嫣開始越來越歇斯底里的叫著跟哭著,還開始抓起了一旁的東西砸了起來。
爾嫣跟著就是上前去趕緊推著千賀和經理兩個出去,並對他們說著 "我這女兒的脾氣又來了,你們還是趕快出去吧。"
千賀還在說著 "這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
隨著爾嫣關上了門,笑嫣也立即停下了哭聲跟叫聲,但是之後她才跑到了房門邊去,她一鎖上門就是又放聲的大叫了句 "啊!!!!!!!"
這聲河東獅吼讓還在門外的千賀跟經理兩個趕緊摀上了耳朵並走了開,而笑嫣看著在房門下的影子走了開之後就是偷笑了下,而這也讓在一旁的爾嫣對她低語了句 "你還笑得出來啊?"
卓萬一臉錯愕的指著笑嫣,問著 "這個是?小武?"
卓萬看著笑嫣對著爾嫣用著一向的方式,稍稍的蹲了下,把手握拳放在一旁的腰側,說了句 "小武子向爾嫣格格和鍾議員請安,格格千歲千歲千千歲。"
隨著笑嫣上前來把藏在卓萬被窩裡的何問天給扶了出來,卓萬直盯著爾嫣,對著她問 "他她?"
爾嫣只是笑著,說了句 "她是笑嫣啊,你不認得了嗎?"
在一旁給何問天處理腿傷的笑嫣隨之就是諷刺的說了句 "真意外,為什麼我一點都不意外你會不記得我呢?"
爾嫣跟著就是對著笑嫣問說 "不會吧?你一直都沒跟卓萬說?"
卓萬跟著就是又問了次 "等等!所以小武,就是笑嫣?"
"本來姊姊早就叫我說的,但是我好喜歡看你生氣的樣子。" 之後笑嫣一個轉頭就是對著卓萬接著說著 "你知道嗎?每次你看到我和姊姊在一起,氣的眼睛都凸出來了,像金魚一樣。"
之後笑嫣朝著卓萬走了過來,並繼續說著 "尤其上次在酒吧裡你看到我跟姊姊跳舞的那次啊你氣的就像快爆血管了一樣。"
隨著笑嫣在卓萬一旁的櫃子上拿了包點滴就是又走了開,而在一邊的爾嫣就是問了句 "我甚麼時候跟你去過酒吧?"
笑嫣給何問天的手上打著點滴,說著 "之前你心情不好的時候我不是有一晚陪你在你房裡喝酒嗎?之後沒酒了你說還要喝,所以我就帶你去酒吧囉。喝到後來你又說要跳舞,非拉著我陪你跳不可。你那晚真的是喔嗚呼!驚為天人!"
"你不記得了嗎?" 笑嫣一個轉頭就是對著爾嫣問著,而爾嫣跟著就是說 "我一點印象都沒有,我只知道隔天醒來就只剩我一個在酒店房間裡頭。"
笑嫣一聽到就是對著卓萬問 "你帶她去酒店過夜?"
隨著笑嫣跟爾嫣的眼神都轉到了他的身上,卓萬一聽就是問 "我?"
笑嫣又說 "是啊,那晚你跟姊姊兩個都喝醉了,你還吐了我一身都是,之後我才一走開就看到你拉著姊姊走了,我追都追不上。"
爾嫣一朝著卓萬看了去,卓萬趕緊就是解釋著 "我不知道她在說些甚麼。"
笑嫣跟著就是又問 "所以你們兩個在酒吧裡又哭又笑的,你們也都不記得了?"
爾嫣跟卓萬兩人對看了眼之後就是說著 "我不記得。" "我也不記得。"
笑嫣又說 "你們兩個那晚還一起跳過舞,你們也不記得了?"
爾嫣馬上就是否認著笑嫣所說的事情,說著 "你在說甚麼?我沒有跟他跳舞!"
笑嫣又說 "你們兩個那晚還接吻了,你也不記得?"
爾嫣馬上就是堅決的說著 "根本就沒有這件事!你別再胡說了!我會生氣的!"
笑嫣轉回了頭來,說著 "不說就不說囉真可惜我本來還以為那晚你們兩個已經復合了呢。"
隨著笑嫣開始哼起一首慢歌的旋律,卓萬似乎依稀記得一點那晚在酒吧裡,爾嫣靠在他的懷裡,他抓著爾嫣的手,兩人一同隨著這首歌慢慢的動著腳步。
但是隨著爾嫣好像也想起了些甚麼,她的反應卻是立刻就奪門而出。
卓萬朝著笑嫣的背影看了去,而她依舊是在哼著那首曲子,悠閒的程度一點都不像在給人做急救以及剛剛才死裡逃生的樣子。

爾嫣穿著睡袍坐在窗邊,看著在窗外那一波波火紅的火焰燒了起來,腦子裡出現的卻是小時候她那曾看過一次的畫面一模一樣不同的是當初的是八國入侵,而這次卻成了中日戰爭。
隨著敲門聲傳來,笑嫣一推開門就是探了個頭進來,問著 "還在生我氣啊?"
爾嫣把頭又扭了回來看著窗外的景色,而笑嫣走了進來,說著 "不是吧?氣的還刻意要多開間房間?你那麼不想見到我啊?"
隨著爾嫣不說話,之後笑嫣來到了她的身邊,對著她說著 "你先別生我氣嘛,我有正事要跟你說。"
"真的!是真的正事!" 看著笑嫣難得嚴肅起來的樣子,這讓爾嫣問著 "甚麼?"
笑嫣開始問著 "姊姊,你有沒有想過,你從英國寄回來的那些信為什麼會沒寄到姊夫的手上?"
爾嫣跟著就是說著 "我一開始猜是日輝,可是那些信不全是他寄的,有些是你寄的,所以我想
"問題應該是出在香港那裡。對吧?" 笑嫣接著繼續說 "你的信沒到姊夫的手上,那是因為不想姊夫去找你,這樣一來,你跟日輝叔叔就有很大可能會在一起。日輝叔叔只是憑你跟爾熹叔叔之間的關係就那麼照顧他,而日輝叔叔又沒有小孩子,如果你真的跟日輝叔叔結了婚,等日輝叔叔退休了,你說他的生意會交給誰?"
爾嫣嘆了一口氣之後就是說著 "其實我也猜到了。在來上海之前,我託紅姨給卓萬送了封信過去,我從卓萬這幾天的態度可以知道,他一定沒看過我的信。"
"我從頭到尾都是她利用的工具" 看著爾嫣難過的神情,笑嫣跟著就是上前來抱著她,對她說著 "別這樣了,回香港之後我送份禮物給你,你見到的話一定會很開心的。"
爾嫣在臉上勾起了淡淡的笑容,說著 "這我不意外,你總是知道該怎麼哄我開心的。"
"因為我了解你嘛。" 隨著笑嫣這樣對她說著,爾嫣跟著就是說了句 "有些時候我真的覺得你跟卓萬很像
Watch your language!" 笑嫣馬上就是對著爾嫣說了這句話,之後又接著說了句 "我不覺得你這是在稱讚我。"
隨著爾嫣笑著搖搖頭,只因為他們兩個連板起臉來的樣子都好像
而之後笑嫣就是試探的問著 "既然你不生我氣了,那今晚這裡能多加個人睡嗎?姊夫的身上都是菸味,你明知道我對菸味會過敏的。"
"拜託你啦求求你啦好不好?" 隨著笑嫣一直的懇求,爾嫣跟著就是說了句 "這張床那麼大,多一個人睡有甚麼關係?"
"太好了!你等我一下!" 看著笑嫣跑出了她的房間,而爾嫣拉上了窗簾之後就是開始脫著身上的睡袍。身上只穿著一件睡衣的她,跟著就是跪上了床鋪,開始在床上挪出一個位子出來。但是隨著那扇房門又開了,這卻讓爾嫣停下了手
笑嫣推著坐著輪椅的卓萬來到了她的房間,並說著 "那姊夫就交給你了!"
"晚安!兩位!" 爾嫣跟卓萬兩個都對著笑嫣叫著 "喂!" "喂!"
隨著笑嫣已經拉上的門,這讓爾嫣跟著就是追了出去,爾嫣敲著在對面的房門,叫著 "關笑嫣!關笑嫣!"
"我睡著了!" 裡頭只傳來一句這樣的聲音,加上從房門下透出的光也淡了下來。
爾嫣轉過了頭來,和卓萬兩個對望著,之後卓萬就是說了句 "你可以幫我再多開間房嗎?"
爾嫣卻是說了句 "你現在這樣也不能一個人一間房啊。"
隨著爾嫣只好將卓萬給推進她的房間去,卓萬稍稍回頭看了眼,只見笑嫣從她的房門縫裡伸出了隻手,比著OK的手勢。
"我今天跟香港那邊通過電話,幫你向你家人報過平安了,等你的情況穩定下來之後,你跟姊姊就能先回去了。" 笑嫣一邊給卓萬換著他身上的藥,一邊對他說著。
之後笑嫣又對他問了句 "你到底是不是還喜歡姊姊啊?"
"你如果還喜歡她的話,最好趁現在把她追回來喔。" 聽著笑嫣的話,卓萬只是不在意的問著 "為甚麼?"
"因為日輝叔叔也已經到香港了,一回到香港,姊姊就是日輝叔叔的了。" 笑嫣提醒了卓萬,爾嫣已經答應了日輝的求婚這件事。
"如果你想要,我可以幫忙替你製造點機會。" 卓萬想了想就是問著 "我還以為你不想我跟爾嫣在一起。"
笑嫣卻是說著 "本來我以為你變心了,所以才想盡辦法撮合姊姊跟日輝叔叔。但是之前我看到你為了救姊姊,在瓦礫裡用著身子幫她擋著所有崩塌下來的磚塊,那時候真的讓人覺得很感動,讓我相信你還有一點點的喜歡姊姊。"
"你剛剛也看到姊姊是甚麼樣的反應了,要是沒我幫忙,你鐵定沒戲。" 卓萬一聽就是問 "為什麼你要幫我?"
笑嫣跟著就是說 "因為你今天救了我跟我師父,我要把這份人情還給你。回到香港之後,我跟你就公事公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4-4-6 23:12:07 |显示全部楼层
我很有时空交叉的感觉。。。 像jack哥, 也像蓉蓉。。。。

天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4-7 18:49:27 |显示全部楼层
越来越接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4-12 16:31:17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大状早日知道真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4-12 21:46:46 |显示全部楼层
越来越精彩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4-5-11 22:21:57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集

大街之上來往的都是洋人,這裡的太平盛世跟之前所處的戰場真的很難令人相信這居然是同一個地方。
爾嫣陪著撐著拐杖的卓萬在街上走著,而卓萬一邊走著,一邊說著 "來了上海那麼久,現在還是第一次能那麼輕鬆的散步。"
爾嫣跟著就是說 "這裡雖然是租界,但是還是有日本人在,可以的話還是早點回去吧。"
卓萬卻是說著 "笑嫣說我需要多活動才能讓骨頭早點癒合嘛。"
一聽到這,爾嫣馬上就是板起了臉來,不用想也知道這ㄚ頭這幾天到底在打些甚麼主意。
但突然間,卓萬撐著拐杖的手一滑,差點就是往前撲在了地上,還好爾嫣及時拉住了他的臂膀。
但等卓萬站穩之後,爾嫣才想縮手,卓萬卻是拉住了她的手,並對她說了句 "謝謝。"
跟著卓萬就是拉著爾嫣的手挽著他的臂膀,就好像從前,他們手挽著手在街上散步一樣。一想到這,爾嫣就是對他們現在那麼親密的舉動覺得不自在,讓她跟著就是問了句 "大姊怎麼樣?"
卓萬臉上原本的笑容都收了起來,而爾嫣還在問著 "她現在身體有好點嗎?"
"你去了英國後不久,她就過世了。" 卓萬才這樣說,爾嫣馬上就是看著他,問 "甚麼?"
卓萬又接著說了句 "辦喪禮的時候我有通知你,你說你沒辦法回來。"
爾嫣想了想之後就是又問 "三妹呢?"
卓萬搖搖頭之後就是說 "我跟她也分開了,她現在已經帶著兩個孩子再婚兩年了。"
"那" 爾嫣才出聲,卓萬就是問 "你是不是想問我跟子君如何?"
爾嫣想了下之後就是問了句 "男孩還是女孩?"
卓萬嘆了一口氣之後就是說 "子君因為身體本來就不適合有小孩,所以她懷孕的時候,常常不舒服。我陪她看過很多醫生,醫生都建議把孩子拿掉,但是子君不聽。有一晚,她說肚子痛我送她到醫院的時候已經
卓萬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就是繼續說著 "是男孩。之後子君的情緒一直都很不穩定,後來她把心思放到事業上之後情況好轉很多,但是因為她時常要到處推廣反蓄俾的活動,我在香港也有我的工作,所以最近一年來,我們很少見面。"
卓萬咳了兩聲之後就是問著 "你呢?你現在還有沒有
"你是不是想問我跟日輝如何?" 卓萬話還沒說完,爾嫣就是這樣問著,並接著簡短的說了句 "他對我很好。"
卓萬又說 "笑嫣跟我說
爾嫣趕緊就是抽開了她的手,說著 "她一向說話都沒個正經的,她的話你聽聽就算了。"
隨著爾嫣自己一個朝著街上走了去,卓萬之後也是尾隨了上去。

他們兩個來到了間咖啡廳當中,隨著服務生給他們送上了餐點來,卓萬就是在爾嫣面前的紅茶裡加了牛奶進去。
"你喝茶的時候都會加牛奶,我記得沒錯吧?" 隨著卓萬這麼說,爾嫣只是在嘴邊淡然一笑,並說了句 "很多事,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
卓萬看著爾嫣拿起了另一杯茶起來淡淡的品了下香味後就是嚐了一口,但卓萬就坐在她的面前直盯著她在看著,這讓爾嫣問著 "怎麼了嗎?"
卓萬跟著就是說 "雖然你說很多事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但是你品茶的方式還是跟以前一樣。"
爾嫣放下了手裡的茶杯,說 "有些人,你以為她這輩子都不會變,但是你忘了,女人是很善變的動物。"
卓萬跟著就是又說 "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針」我到現在都還是搞不懂你的心到底是怎麼想的。"
爾嫣卻是淡淡一笑之後就是對著卓萬問 "但是你就是因為這點,才會喜歡我的,不是嗎?"
"越得不到的,你就越想得到;你越猜不到的,你就越想知道。其實你愛上的根本就不是我,是那種「得不到」的感覺。" 卓萬卻是問著 "是嗎?你最喜歡的顏色是紫色,最討厭的顏色是黑色,最喜歡的花是蒲公英,最喜歡吃的東西是上海的桂花糕,最喜歡的天氣是雨天。這些我有說錯嗎?"
爾嫣笑了下之後就是說了句 "背的挺熟的。笑嫣跟你說的?"
醫生在他們的房間裡替卓萬給他的雙腿做著伸展的骨頭檢查,醫生不時就是說著 "沒那麼緊張,你放輕鬆點
在一旁的笑嫣一見到就是問著 "你知道姊姊喜歡甚麼樣的花跟甚麼樣的食物嗎?"
卓萬忍著痛,說著 "牡牡丹跟桂花糕
"跟你結婚十幾年都不知道人家喜歡甚麼,難怪姊姊會跟你離婚了" 笑嫣一聽到就是白了一眼,並接著說著 "姊姊喜歡的花是蒲公英,不是牡丹。桂花糕呢,你只猜對了一半,姊姊只喜歡吃上海的桂花糕,她的嘴很挑的。"
"你是知道我喜歡吃桂花糕沒錯,但是你以前從來都沒發覺我喜歡吃的只有上海的桂花糕。" 看著爾嫣搖搖頭,品著手裡的茶,卓萬坐在對面一句話都不說。
之後服務生又來到了他們的身邊,但爾嫣一發覺服務生端上來的昰一盤桂花糕,馬上就讓她只覺得奇怪,在西式的咖啡廳裡怎麼會有中式的點心?更別提他們剛剛根本就沒點這樣東西。
但是之後,爾嫣抬頭一看,卓萬只是坐在對面笑著,這讓她馬上就了解是為甚麼了。
之後那位服務生更是替他們將桌上的餐巾換成了紫色,還將桌面上的花從玫瑰換成了蒲公英,在桌旁放下了把雨傘。
而那位服務生跟著就是對著卓萬說了句 "鍾先生,你準備的東西已經都到齊了,請兩位慢用。"
卓萬的臉上掛著笑容迎著那位服務生走開之後,爾嫣就是對他說了句 "安排得挺有心思的,等等是不是又有珠寶首飾呢?"
卓萬帶著臉上的笑容拿起了叉子,拿了塊桂花糕起來,並看著那塊桂花糕問著 "其實上海的桂花糕有甚麼不同?"
爾嫣馬上就是反問了句 "你這一生喜歡過那麼多女人,那你喜歡的女人跟普通的女人有甚麼不同?"
這句話,讓卓萬笑了出來;而同樣的,爾嫣也笑了出來。
隨著外面突然間落下的大雨,這讓爾嫣看著外面問著 "怎麼突然就下雨了?"
"你不是嫌首飾太過俗氣的嗎?" 隨著卓萬這樣說,爾嫣才轉過頭來看著他,卓萬就是又說 "這場雨不知道要下多久,我想我們還是早點回去比較好。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榮幸,可以陪爾嫣格格雨中散步呢?"
爾嫣跟卓萬兩人共撐一把雨傘從咖啡廳裡走了出來,礙於他們之間共撐著一把傘,再加上卓萬現在杵著拐杖,爾嫣也只好挽起了卓萬的手。
在這雨中,原本的大街之上來往的人們顯得更少了,只有他們兩個緩緩的挽著手走著。
爾嫣跟著就是對卓萬問了句 "你是怎麼有辦法讓老天下雨的?"
卓萬的臉上卻是帶著驕傲的笑容說著 "就像你說的,是「天」想我們雨中散步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1-14 01:59 , Processed in 0.12497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