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查看: 7810|回复: 37

[小说小品] 名媛望族短篇之改版(26/10 更新第10集-结局篇)

[复制链接]

7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8-27 20:12:0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幻想世界 于 2014-10-26 17:21 编辑

什么时候开始

让你和我有了这样的差异

以为亲密 其实是疏离

想拥抱你 却不小心伤害了你

但你可知道我爱你是最用心的

我日日夜夜都想跟你更靠近

时时刻刻都想你更开心

(来源于歌词)


此文从名媛望族第27集开始:尔熹来到钟家指日辉想自杀,希望尔嫣前往劝阻,可是因钟卓万阻止,尔嫣挣扎时晕倒,钟卓万下令把尔嫣关在房内。




第一集
钟家经历一场风波,自康子君嫁进门来,这个家里的人虽说心里并没有完全接受她,表面上却也还算和睦的。若不是今日钟卓万与尔嫣闹翻,康子君觉得这样一辈子过下去也不错,只是自己的繁花似锦的梦却在那一刻被打破了,今日的尔嫣或许就是将来的自己。
康子君知道这个时候去替尔嫣说话,犹如在太岁头山动土,只是她不忍心尔嫣如此难过,怎么说当初自己能嫁进钟家,多亏了尔嫣。更何况她康子君向来最看不惯钟卓万霸道,不讲道理的男权。康子君揣着七上八下,十分矛盾,捧着茶跟点心,犹豫了片刻,终是鼓起勇气,敲开了钟卓万的书房。

“咚咚”

“进来”钟卓万站在窗口,心烦的看着窗外面。

听到里面有应声,康子君大吐一口气,推开房门,屋内没有开灯,很暗,只看到他的背影,月光下被拉得又细又长,一股说出的苦涩味,她就那样站在着,却也不敢马上走进去。

钟卓万听见开门声,缓缓回过头看了一眼康子君立在门口。

他的眼深邃却又凄迷,盯得康子君浑身不自在,好在他马上又转回头,继续着着黑暗的远方。康子君慢慢地走到书桌,放下手中的东西说,轻声说道:“卓万,看你刚才没吃东西,怕你饿着,所以拿了点点心给你。”

“知道了,放下吧,我等下吃,你先出去吧。”钟卓万没有回头,仍是看着外面。

康子君并没有出去,只是站在哪里等着,欲言又止。

屋内静悄悄地,只有窗外的树叶在风中肆无忌惮地摇摆着,发出莎莎地响声。知她没有出去的意思,钟卓万转过身子,问道:“还有事吗?”

“卓万,我想跟你谈谈二姐的事。”康子君终是打算与他好好谈谈。

“我现在没心情和你谈尔嫣的事,如果想为她求情,那你可以出去了。“钟卓万拿起桌上的雪茄,点着了,深深地吸一口后慢慢来地吐出来,烟雾缓缓飘向窗外。

“卓万,你怎么可以这样把二姐关在房里?你这样跟软禁有什么分别?难道你不觉得你做得过分了吗?”康子君鼓起勇气的说。

“我过分?”钟卓万睁大眼睛,脸带怒气的说:“好,你说说我哪里过分了?”

“齐先生只是二姐的故人,他现在受了伤,躺在医院里,二姐就是想去见见他,给他鼓励,劝他不要自寻短见而已,为什么你一定要把它想得如此不堪?你强势地把二姐给关在房间里,不让她踏出房门一步?难道你不觉得你这样对二姐很残忍,很不人道吗?二姐是个人,她不是一件物品。”

“我对她残忍?我不人道?现在是我的姨太太心里有另外一个男人,还给假口供害我惹上官非,最离谱的是她让自己的丈夫休了她自己!我在她心里算什么?连一个外人都不如。”钟卓万愤怒的指着康子君,“你不去说她反而来说我过分?你是怎么当我四姨太的?”

“我只是看不惯你这么霸道所以才出声,我不想你因为一时的生气而做出让你后悔的事。”康子君放低身段又说:“卓万,我相信二姐对齐日辉只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没其他的。”

“够了!我不想再听,我跟你说了多少次?叫你别理你二姐的事,你偏要理。你是不是把我说的话当耳边风?”钟卓万提高嗓子,显示着自己的怒气,对康子君说。

“不是,我只是。。。”

“好了,别再说了。我不想听,你出去。”

“。。。。。。”

“出去!”

康子君知道钟卓万正在气头上,这一刻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想着等他冷静点了再说,摇摇头无奈地走出书房。
经过尔嫣房间,突然听到从房里传来打破东西的声音,实着把她吓了一跳,连忙向看守在房门外的严管家问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四太太,我也不知道里面怎么了,只是听到摔东西的声音。”严管家恭敬的回答。

“那你怎么不进去看看?”康子君着急的说。

“这个。。。因为老爷说要看守二太太,不可以让二太太踏出房门半步。”

“呯。。”房里传来更响的花瓶破裂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地刺耳。

“现在都这样,难道你还不进去看看发生什么事吗?万一二太太有什么事,你能担当得起吗?”

“这。。。我担当不起。”严管家声音抖抖的说。

“那还不开门?”康子君命令道。

“哦”严管家急忙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二姐,,”房间里的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破碎的花瓶,水杯的残片,康子君四处寻找,才发现尔嫣倦靠在沙发哭得很凄惨。

“四太太,你快劝劝二太太,二太太一直在乱摔东西。”彩芝见到康子君进来,就像见到救星般的向她求助。
康子君对彩芝点点头,说:“你先出去,让我跟二姐谈谈。”便快步走到坐在地上,靠着沙发哭泣的尔嫣。“二姐,你怎么啦?你不要这样。”

“如果日辉死了,钟卓万就是凶手,他就是凶手。。。”尔嫣哽咽了一下,又继续说:“日辉已经失去了一条腿,我不想他连命也没了。”

她梨花带雨,秀发散落在一边,往日的尔嫣是那样的高贵,曾几何时会如此狼狈。如今为了一个男人哭成这样,钟卓万如此骄傲的人不生气就不是钟卓万了。

康子君见她这般难过,而自己却什么也帮不上,只好先安慰说:“二姐,你不要这样,你不可以放弃的。如果连你都放弃了,那齐先生怎么办?二姐你要振作,你现在这样也于事无补。不如我们一起想想办法,一定还有办法的,有办法的。”康子君抱住尔嫣,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尽情的哭,把所有的不满,所有的怒气全部释放出来。
慢慢地尔嫣好似有些累了,不再哭泣。康子君把尔嫣给扶了起来,让她坐在沙发上。

“子君,我想自己一个人清静一下。”尔嫣轻轻开口说。

“二姐,我不放心你自己一人。不如让我陪陪你?”康子君说。

“子君,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

“但是。。。”

“子君你说的对,现在不是自怨自艾的时候。如果连我都放弃的话,日辉怎样办?我已经害他没了一条腿,不可以在这个时候不理会他。”

“二姐你会这么想就好了。”

“放心,我只想静静的好好想想怎么做。”尔嫣对康子君笑了一下,让她安心。

“那好吧,我先出去了。你要记得有什么事都好,千万要做傻事。有什么事想不开的你可以来找我,所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两个人一起想总比一个人想的好。”

“我知道了。谢谢,子君。”

“你是我二姐,不需要跟我这么客气。”“那我出去了。”

康子君出去,屋内又是死一般的寂静,或许是哭得太久,尔嫣觉得头晕呼呼地,她扶起沙发角,吃力地站起来,缓缓地走到了小花园,靠着阳台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今晚的晚风有点大,吹得树叶莎莎响,孤灯下,那个影子是如此的孤独。

尔嫣向来怕冷风,此时此刻,她的心已痛得麻木,早已失去了温度,丝毫感觉不到寒风的冷意。耳边一直反复响起尔熙说日辉自杀的事,让她不免又担心起来。

冷风迎面而来,让她觉得舒服多了,慢慢地上眼睛,享受着冷风吹带来的刺激,或许是希望这冷风可以带给自己一丝心灵地平静。突然她睁开眼睛,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

夜空很宁静,静到让她觉得孤单,寂寞。还好天上布满星星,一闪一闪的,无疑让个这么宁静又黑暗的夜里有了点光亮,有了点希望。

“凡事有得必有失,看来是时候决定了”尔嫣心里对自己说。

已有 2 人评分金coin 收起 理由
sharonpek + 40
phoebetse0129 + 60 赞一个!

总评分: 金coin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7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8-27 20:15:0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幻想世界 于 2014-8-27 20:25 编辑

第二集

次日一早,一夜未眠的钟卓万顶着两个大大的熊猫眼,任那幅金框眼镜也无法遮挡住,漫步到西式饭厅门口时就听见心兰对云姨问道,便停下脚步侧耳倾听。

“二太太的早餐送过去了?”

“送了,今天一早彩芝就告诉厨房说二太太想吃粥,厨房立马准备了。彩芝已将粥拿去给二太太,看来应该没事,太太你不用太担心。”

“她肯吃就好,你吩咐厨房,二太太想吃什么就准备什么,最近她没什么胃口,有想吃的就一定要满足。”

“知道了,太太。”

“还有,记着要多注意点二太太,有什么事都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明白,太太。”

“去准备早餐吧,老爷快过来了。”

对于齐日辉在尔嫣心里的分量,钟卓万很清楚,早在二十年前他就十分清楚,这种认知在无数的夜里,就像一根刺深深地扎在他的心脏上,日期积月累,每每想起,就会痛得让他无法呼吸。

以她的脾气,出了这事,定是要闷上几天,将自己和他狠狠折磨一番才作罢。怎么这次才一晚的时间,她的心情尽然平复了?还有心情交代自己想吃的早餐,这完全不是她一惯的做法。钟卓万发现自己有些不懂她到底想要做什么,或许是他从来就不懂她。

云姨从饭厅里走了出来,看见钟卓万毕恭毕敬,叫了他一声。“老爷。”钟卓万“嗯”了一声便走进了饭厅。
“老爷”“阿爸”全部人都准时坐在餐桌边。钟卓万面无表情地对着大家轻轻“嗯”了一声,便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吩咐道:“阿诚,可以开始早餐了。”

“是,老爷。”

早餐陆陆续续的送上,若大的餐厅内很静,因为昨天的事,大家埋头静静的吃着自己的早餐,谁也没敢开口说话。身边那个位子很明显是空的,钟卓万心里不免泛起一丝难过。曾几何时,看一眼那位坐在身边位子的人,是他每天的动力来源。只要一早能见到她那笑容,顿时就觉得混身充满活力,心情愉快,可现在。。。。

这么多年来,钟家上上下下都知道钟卓万对尔嫣是特别的,此时他装作不在乎,像没事发生似的,眼睛却不经意中总会向那边飘去,那眼神有一丝的期盼却又是无限地失落与无奈。大家心里都明白,看在眼里却不敢说出来。
好不容易在这种压抑的气氛下用完早餐,大家算是得到解脱,连忙各自散去,上班的上班,回房间的回房间。

经过昨日发生的事,钟卓万自然是没心情去上班。一早起来,不知道怎么,心里总是隐隐地不安,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便与启燊交代律师楼的事,自己呆在家中梳理心情。

径直向自己的书屋走去,经过尔嫣的房间,钟卓万停下脚步。守在房门外的阿诚见了钟卓万就对他喊了声:“老爷。”钟卓万默默地点点头,此时彩芝正好打开门从屋内走出来,手里捧着吃完了的餐具,见到钟卓万,停下脚,喊了一声:“老爷”。

彩芝手上的餐具是空的,看来今日的胃口还不错。平日里尔嫣本就不注意早餐,能把这些东西都吃完,定是昨夜没吃东西。她的胃向来不好,不知昨晚有没有胃疼。哎,,太不注意自己的身体了。“二太太胃口还不错,都把食物吃完了?”

“是的。”彩芝答。

“二太太的心情怎样了?”钟卓万又问。

“今天好多了,可能是因为昨天。。。”彩芝不敢乱说话,怕又惹恼了钟卓万,连累到二太太,索性闭嘴。

“二太太昨天发脾气了吗?”

彩芝不想说,豪门大宅里,做下人的可不敢乱嚼舌根,只是见钟卓万脸色暗下来,才吞吞吐吐说道:“昨天二太太醒来之后,得知自己被软禁在房间里。心里一着急,摔了一些东西。”几乎不敢看钟卓万的眼,又怕自己的话给二太太惹麻烦,马上补充道:“没多少,真的!老爷,就只打摔了一个花瓶。”

“是吗?打破的东西要仔细的打扫好,千万不要让那些碎片割伤二太太,知道吗?”

“知道了,老爷。”

“去忙吧。”

“是,老爷。”彩芝掉头离开,逃出钟卓万的视线外,那颗忐忑的心才放下,端着盘子的双手已满是湿漉漉的汗水。

徘徊在房门口,钟卓万犹豫着要不要进去,一想到二十年的夫妻,她终还是不相信自己的丈夫,每每与齐日辉搭上边的事,她的天平总是毫无疑问地倾向于他,作为一个男人,钟卓万能不发火吗?他恨她的不信任,恨她的不在乎,在她心中,他就这是这样不择手段,唯利是图的人吗?钟卓万恨恨地甩步离去,走了一段停下来,又折回来,终是不忍心,吩咐阿诚去开门。

房间里还是如往常,收拾得整整齐齐,一点也看不出有发脾气摔坏东西的痕迹。若大的房间里没有尔嫣的身影,钟卓万知道此时她肯定在小花园。抬眼望去,果不其然她就坐在小花园里,如一幅完美的雕塑静静地坐在那里,完全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的脚步声很轻,或许是因为背对着,尔嫣并未察觉到他的到来。看着那孤寂消瘦的背影,钟卓万突然感觉到一丝害怕,他不知道自己害怕什么,愣愣地站在那,不敢走上前去。明明她就在自己眼前,几步之远,却犹如隔着千山万水,难以逾越。钟卓万无奈地摇了摇头,想我堂堂大律师,有什么事怕过。唯独对尔嫣,他就一点辙也没有。只要对上她,往往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明明看她伤心流泪,自己也会心疼,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做出来的事偏偏是令她更伤心。

尔嫣仍旧静静的坐着,丝毫没发现身后的钟卓万。她似乎很专心的做事,身后的他却看不清楚在做什么,想想终是决定走上前去看个究竟。他特意放慢了脚步,只为不想惊动眼前的人。或许是心灵相通,尔嫣还是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熟悉的烟草味道,她怎么会感觉不到。尔嫣放下画笔,站了起来,转身对钟卓万叫一声:“老爷。”语气中却有明显的疏离与冷谈。

钟卓万看了一眼桌上的东西,带着嘲笑般说道:“看来今天心情不错,如此闲情逸致地作画?”

尔嫣拉一拉了身上的披肩,冷冷地笑笑,并不打算答话。

“我把你关在房里是想让你静思己过,没想到你的静思竟然是这么悠哉的作画。”钟卓万见她面无表情,连看都不不肖看他一眼,更谈不上想与他说话,心里一阵愤怒,忍不住又讽刺了几句。

“画画可以陶冶心情,也可以让人烦躁的心安静下来。”尔嫣不快不慢,不带一丝的感情说。

“你的意思是你的心很烦躁?你为什么会烦躁呢?”钟卓万咄咄逼人的问。“是在担心齐日辉了吧。”

尔嫣不想与他争论,“都说一幅画可以反映出作画人的心情,老爷,你能从这幅画中看出我现在的心情或者我在想什么吗?”

钟卓万再走近一步,拿起了桌上画了一半的画,仔细地看后,没有做任何评论,只是淡淡地说道:“画画你比我在行。”

尔嫣轻扯了一扯嘴角,心里想:钟卓万,你终究还是不了解我。

“画得不错。虽然我不知道你画什么,可是我相信这会是一副好画。”钟卓万像以前那样,讨好的说。对这尔嫣只是一笑置之。

钟卓万自讨没趣便说:“我不打扰你画画了,你继续吧,我先出去了。”

“好的。”尔嫣说完便又坐了下来,拿起画笔继续画画。

明显感觉到尔嫣的冷谈,钟卓万也不好再待着,无奈的一步一回头的走出房间。

“阿诚,你不用再守着了,不过你要暗中看着二太太,她的一举一动我都要知道。有什么事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吗?”

“知道了,老爷。”

“你去忙你的。”

阿诚已走远,钟卓万开始慢慢梳理尔嫣的举动,今日的她仿佛跟以前完全不同。她的过份平静让他害怕,没理由的恐惧感直逼向他,像是有只大手将他勒得快要窒息。钟卓万想不明白尔嫣的心情会平复的如此之快,不但有胃口吃东西,还有心情画画。她到底在想什么?他不得不忧心起来,回望一眼她的房门,不断地安慰自己。“只要她还在这里,在我眼前那就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03

主题

0

好友

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8-28 00:45:28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創作!
小豬這周一定要中Mark 6


参与松居书籍:《碧海情天》,《男人之苦》, 《原来爱上贼》和 《天地孩儿》http://bbs.lauchungyan.com/viewt ... &extra=page%3D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8-28 20:48:21 |显示全部楼层
sharonpek 发表于 2014-8-28 00:45
謝謝創作!

不谢,旨在写写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8-29 17:42:07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集

很快到了午餐时间,心兰,Yvonne跟康子君早已坐着等候,唯独少了尔嫣。“尔嫣呢?”一句漫不经心的话从钟卓万口里说出。

“云姨,你去问问彩芝,看二太太要不要一起吃午饭。”心兰识相的赶快让云姨去问。

Yvonne向来最会察言观色,心知那两人昨日大闹一出,今日必定心情好不到哪里去,便找机会制造气氛,“如果老爷每天都像今天这样就好,一整天都在家里,又可以陪我们吃午餐。”。

“我若是天天待在家,你又怎么会有钱去买新衣服,新首饰啊?”钟卓万呵呵一笑,心兰,康子君也忍着想笑。

见被嘲笑了,Yvonne 撒娇道:“人家还不是体恤老爷的身子,心痛老爷。”

“就你会说话,大家吃饭吧”

一会儿,云姨带着彩芝来到:“老爷,二太太说她不饿所以不吃午餐了。”

“二太太还在画画吗?”钟卓万想了一想问。

“不是,二太太在整理花呢,太太说前些日子都没好好照顾跟打理那些花,说趁今天有时间就打理了。”

“那我们吃吧。”

用完午餐回到书房,仿佛只有呆在书房,离尔嫣房间最靠近的地方,才觉得安心。走过尔嫣房间,看见房门虚掩,便轻轻推开了些走了进去。尔嫣正在专心的打理着她的花花草草,根本没发现他走了进来,钟卓万也不出声,静静的看着那抹忙碌的身影。

贵妃塌旁的画架上,早上刚完成的那幅画还未收起来。钟卓万轻轻地走过去静静看了一会,画面的色调偏暗,看得出有广阔的海面和一只在半空中盘旋的大鸟,海水相当平静无澜,但天空中乌云阴沉,似乎有一种狂风暴雨即临的压抑感。

“这是海鸥吗?”钟卓万不经意脱口而出。

尔嫣这才注意到他在,放下手中的工具从花院里走了过来,抬头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除了海鸥,还会有什么鸟会在暴雨来临前还在海面盘旋?”他置疑道。

“这鸟叫夜航鸟?”

“哦?”他问。

尔嫣的手粘满了泥土,随手拿了边上的温毛巾,边擦边说,“这夜航鸟,只生活在海上,靠捕鱼为生,它比海鸥大得多,飞得更高,也更凶猛,通常出现在晚上或者暴风雨来临之前,叫声很凄厉。如果它们在黄昏出现,一般都意味着即将会有大的风暴,所以沿海一带的渔民都把它看做不祥之物。事实上,它选择在这种时候出现,也不过是为了轻易地捕食那些受惊的鱼而已。”

钟卓万看着那只鸟的眼睛,仿佛从那里面看到了几分倔强而悲凉的意味,他甚至觉得这双眼睛有几分熟悉。钟卓万坚决的忽略心中所想。

“听彩芝说你没吃中饭,这可不好。”转身让彩芝送些尔嫣平时爱吃的菜进来,便离开了。

尔嫣坐在小花园里,喝着茶,看着蓝蓝的天空,头脑里一直回想起跟钟卓万的一切。

“你很久没抽时间陪我了”

“如果你喜欢我天天陪你都可以”那时听到这话的尔嫣,只觉得自己很幸福,幸福是因为有他那么的在乎自己。幸福?原来幸福这二字也曾经出现在自己的身上。那为什么现在没有了呢?尔嫣又想起当初自己怎么撮合康子君跟钟卓万,怎样把一个深爱着自己的人推向另一个女人。如果换作是钟卓万把自己推向另一个男人,自己恐怕也接受不到吧。“这对他的确很残忍,我真的把他伤的好深好深。怎么那时我没想到他的感受呢?导致有今天的局面。”

尔嫣望向天空又说:“我知错了,可是老天却不给我们机会,我跟卓万已经回不到过去了?”

不知不觉就坐到了晚上。彩芝走进房间问:“二太太,老爷问你要在哪里享用晚餐,还说如果太太你想的话可以出去跟大家一起享用。”

“知道了,你出去告诉老爷,我多一下就出去。”尔嫣说

“是的。”

“可能是时候要我亲自做个了断了。”尔嫣对自己说。

尔嫣提着行李箱来到了饭厅前,其他人都已经开动了。浩颐第一个看到尔嫣,看她提着行李便惊讶的问:“二妈,你要去哪里?”

这时心兰,Yvonne跟康子君也回过头看着尔嫣,而钟卓万也回过头不过他只看了尔嫣一眼之后又回过头,继续吃着饭菜。心兰见钟卓万不说话,便放下筷子装作看不见尔嫣提着行李的说:“二妹,过来吃饭了。”

尔嫣对心兰点点头,笑一笑之后就开口说:“老爷,你之前不是说钟家的大门没锁,我几时想离开都可以。现在我就告诉大家,我想离开了。”

“什么?”

“二姐”心兰跟康子君吓了一跳,连忙走向尔嫣。“二妹,你在说什么?”“是啊,二姐。你说什么离开不离开的?这里是你的家。”

“大姐,四妹。我想清楚了,我不是一时的冲动。我的确是背叛了钟家,背叛了老爷。我已经没资格再留在这个家,这个家也没有人会想见到我。”尔嫣说完眼角朝钟卓万的背影看了过去。

“二妹,你说什么啊?什么不会有人想见到你呢?”心兰着急的说。

“大姐,我很感谢你这么多年来对我的包容与忍让。我知道一直以来都是我行我素又没有帮你分担家里的事,你多多少少都会对我有怨言,可是你还是把我当成亲妹妹来照顾,我真的很感激你。在大家的眼里,我有时很任性,很高傲,但是我想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去表达我自己,其实在我心里早就已经把你们当做我的亲人看待。不过我还是想跟大姐你说声对不起,请你原谅我的任性跟我的不识大体,对不起!”

“二妹,你不要这么说。我们都是一家人,没什么对不对得起的。”心兰手搭着尔嫣的手说。

“大姐,谢谢你。虽然过了今天我就不是钟家的人但是你永远都是我的大姐。”说到最后尔嫣哽咽了起来,眼泪开始不听使唤的留下。

“二妹,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是啊,二姐,你真的要离开钟家吗?”康子君问。

“四妹,虽然我跟你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跟你就是很投缘,很合得来。我很高兴有你这个妹妹。”尔嫣试着忍着眼泪说完之后还对着Yvonne喊了一声:“三妹”

“二姐”Yvonne看了一眼钟卓万,发现他没表现便自己走向尔嫣。

“三妹,我走了之后你要帮忙大姐分担家事,千万不要像我那样那么不懂事。”尔嫣拉起Yvonne的手继续说:“我知道你一直怨恨我支持四妹进门。但是事到如今我只是希望你跟四妹可以好好的相处,一起分担大姐的担子,毕竟大家都是一家人。如果你真的放不下你的怨恨,就怨恨我一个人好了,四妹是无辜的。”说完眼泪又不自觉的滑下。

“二姐,你不要这么说。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现在我们都是一家人,都是好姐妹。”Yvonne回握着尔嫣的手,看着康子君说。

“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尔嫣欣慰的说。

“二姐你真的要走?”Yvonne问

“你们不要这样。虽然我离开了这个家可是我们还可以约出来喝茶,吃饭,聊天啊。我们永远都是一家人,好姐妹。”

“二姐”“二妹”“我很舍不得你”“我也是”

“好啦。我要离开了,你们保重。”

“你也是”“保重”“二姐保重”

浩颐在一边干着急着。“阿爸,二妈真的要走了。”浩颐对着钟卓万说,希望他可以挽留尔嫣,可是钟卓万还是没反应的继续吃着饭。浩颐看钟卓万无动于衷,心急了便叫了一声:“二妈”之后就冲向尔嫣。浩颐拉着尔嫣的手臂说:“二妈,你要离开吗?浩颐不舍得二妈你。”

“浩颐乖,你长大了。以后别让大姐操心,知道吗?”尔嫣摸摸浩颐的头,对她说。

“我知道了。”浩颐点点头。

“好了,我要走了。”就在尔嫣再次提起行李,准备离开时,一直不出声的钟卓万终于开口了。“你要去哪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8-29 17:47:1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集

“离开钟家。”尔嫣冷静地说

钟卓万放下手中的碗筷,朝她走了过去,众人也识相的让开一条通道。一眼看过去,她手中果然是提着行李箱,心中怒骂,面上却十分平静说:“谁说你可以离开的?”见她未回答,便加重了语气,“我问你啊,是谁说你可以离开的?”可没有人知道此刻的钟卓万,心里是极度害怕的。

尔嫣不卑不吭的凝望着钟卓万,一字一句的说:“是老爷你说,钟家的大门没锁,谁想离开随时都可以,难道老爷你忘了吗?”

钟卓万被她气得青筋暴起,“那是你还没做错事之前,现在怎样?你做错了事,想这样一走了之吗?世界没这么便宜的事?”

“你到底要怎样才放过我?是你说不想再见到我的,也是你说钟家大门没锁,谁想离开随时都可以。怎么堂堂大律师说过的话都不认了吗?”。

“你。。。。”钟卓万气得无话可说。

“你无话可说了吧?那我走了,休书我放在房间里,你签了我们就没有关系了。”尔嫣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忍着眼泪滑下的说,说完就提着行李箱转身离开。

“你不可以离开,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离开钟家!”钟卓万对着尔嫣的背影咆哮着。

尔嫣停下脚步可是只是一下又继续往前走。

“爱新格罗尔嫣,你给我站住!”对于她的无视,钟卓万像是被逼急了,可是却不知道怎样才可以留住她,脑子里一直有个声音说道不可以让她走,一定不可以让她走。

就在尔嫣快走到门口时,钟卓万跑了前去,一把抓住尔嫣的手臂,硬把她给扯了回来。“没有我的吩咐谁都不可以打扰我们!”钟卓万对着其他人说。说完就把尔嫣给拉进了房间。

“阿妈,二妈不会有事吧?阿爸看起来真的好生气。”浩颐心不安的问着心兰。

“放心,你阿爸不会对你二妈怎样的。”心兰说。可是突然就有一声很大声的打破东西的声音从尔嫣房里传来,吓了大家一跳,连忙跑到尔嫣房间外敲着房门问:“老爷,二妹,你们没事吧?”

“老爷,你开门啊。”

“二姐”

“都给我走开!走开!”房里传来钟卓万的怒吼声。

“老爷,你们怎么啦?有什么事好好说。”心兰还在说。

“我叫你们走开不会听吗?走开!”钟卓万再次大吼。

心兰他们面面相看,谁也拿不定主意。

“走开!”钟卓万再吼着。

“好好好,老爷我们离开。你们有事好好说。我们走吧。”心兰怕钟卓万再动怒只好妥协。

房间里,到底都是花瓶的碎片,一片狼藉。此时的钟卓万像只发怒的狮子,“你说!你现在要离开钟家是不是因为齐日辉?”

钟卓万眼冒火的对着尔嫣问可是尔嫣只是沉默。“是不是啊?!”他已经被气到极点了。

“卓万,你不要这样。我跟齐日辉已经过去了。。”

“我只是想听到是与不是。”

尔嫣吸了一口气说:“我承认我离开是跟日辉有关,我。。。。”他根本接受不到她所说的,还没等她说完,钟卓万就猛地把身边的花瓶一推,花瓶便倒在地上,发出一声刺耳的破裂声。

她被他的举动给吓着了,钟卓万一直以来都是维持着绅士的风度,不论多生气都好都不曾这样。一时间尔嫣也不知道该怎么好。

钟卓万双眼通红的,一脸的怒气看着尔嫣。“为什么?为什么又是齐日辉?”

“卓万你不要这样。”

“为什么齐日辉一出现我们就变成这样?难道我们就这么的经不起考验?还是你从来没爱过我?”

“卓万。”此时的尔嫣脑子一片混乱,又悲伤,又心疼。悲伤是为他们的这么多年的感情而悲,心疼是为这个爱了自己这么多年最后却被自己伤的那么重而心疼。

“你说啊?你是不是一直都没放下齐日辉?这二十年一直都没有?”钟卓万接近疯狂的抓住尔嫣的手臂问。

“卓万你弄疼我了。”

“是不是啊?回答我!”

“你放手啊,弄疼我了。”

“不说话吗?”钟卓万的语气突然平静下来,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一瞬间便把她给抱了起来,走向大床。

尔嫣被钟卓万扔在床上时,莫名的恐惧感油然而生。还未等她做到反映,钟卓万就强势地将她压在身下,尔嫣想挣扎,却被他的吻堵得气都喘不过来。具大的恐惧感让尔嫣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可以用力握住钟卓万的手腕,往旁边一扭,身子向外闪去。这一刻她什么都没想,只想逃离钟卓万。她脚刚落地,身子便被一股可怕的力量拉了回去,后背狠狠的撞到了床头的雕刻。

疼。。。碰撞的力量带来疼痛。

钟卓万的黑沉脸靠了过来,鹰厉般的眼睛直瞪着她,将她的双手紧紧的按在身体两旁。突如其来的吻,没有温柔只有蛮横。被咬破的嘴角能感觉到血液的腥味。刹那间嘴角的刺痛让尔嫣倒抽一口气,从他的狂吻下挣出来。钟卓万的眼眸就在眼前,眼睛深处泛起可怕的神色,一字一句的说: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你疯了吗?卓万。”尔嫣侧着头躲开钟卓万的亲吻。

“是,我是疯了!我等你等了20年了,这还不够吗?这还不够吗?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听着钟卓万那带着绝望的声音,让她感到心疼,也让她觉得难过。好好的第一大壮竟然被自己弄成这样。

尔嫣把脸转向钟卓万,手不自不觉的摸着他的脸颊说:“卓万,你不要这样,好不好?”说完尔嫣哭泣了起来。

钟卓万看着眼泪一直从她的眼里滑下,他的瞳孔突然一缩,仿佛被什么敲醒似的。手指触及她细腻的脸,轻轻为她擦拭着眼泪,竟然是那么的温柔。“尔嫣。。。尔嫣。。。。”钟卓万低声的声音,轻柔地唤着她的名字,原本深沉的眼眸也变成如水般的温柔。他眼里一片复杂的神情。有疼惜,有爱恋,有不舍,也有不悦。“尔嫣。。。你是我钟卓万的女人,这辈子都会是。”说完,钟卓万环住尔嫣腰际的力气加大,牙齿微咬她的嘴唇。

尔嫣一时吃痛,唇瓣微张,钟卓万的舌便顺势滑入,引诱着她的舌与他纠缠。过了好久,他像是察觉她喘不过气,才不得不放开怀中的人儿。可是那双带着欲望的双眼还是深深的注视着身下的人。

“尔嫣,不要妄想想逃离我。”

尔嫣顺了呼吸之后,看了一眼钟卓万便又垂下眼眸说:“我还是会离开的。”一句话,瞬间把那温柔一扫而空。

钟卓万再次冷起脸,阴森的目光狠狠的盯着那被吻得发红的双唇。他无语却低下头再次封住她的嘴唇。

“唔。。。”尔嫣想要挣扎,可是却被钟卓万抱得更紧。

纤细的腰肢在钟卓万如铁臂般的手臂包裹之下,尔嫣连动也动不得。他的舌肆意的掠夺她口中的甜蜜,火热的舌尖贪婪的吸吮着她的甜美。

尔嫣的气息越发混乱,这让原本推着钟卓万胸膛的手也变得无力气来。

“尔嫣。。。”钟卓万又轻唤着尔嫣的名字,声音是不可思议的温柔。

尔嫣听着他那仿佛有着蛊惑的魔力,身子一时间发软起来。算了,反正也逃不掉,她不再挣扎。

察觉她不再挣扎的钟卓万心里不禁一阵开心的说:“尔嫣。。。”钟卓万紧紧地抱住她,火热的身子紧贴着她的身子。他一手轻抬起尔嫣的脑袋,一只手从颈项处开始慢慢下滑,直到感觉到越来越柔软。终于来到了圆润顶峰,轻轻一握,满是触感。

“嗯。。。”尔嫣不自觉地低吟一声。

一轮激情后,尔嫣在钟卓万怀里熟熟地睡着。可是他却一眼也不眨的看着怀里的人,手臂不自觉的紧紧抱住她,好像就怕他一松手,她就会不见似的。夜越来越深了,钟卓万也抵不过周公的呼唤,缓缓闭上了眼睛,进入梦中。

而此时尔嫣却睁开了双眼,看着躺在自己身边,手臂还紧紧环住自己纤腰的人。她轻轻的抬起手,抚摸着钟卓万那紧凑在一起的眉头,低声的说:“是我让你忧心了吗?”好不容易抚平了那紧凑在一起的眉,又说:“我只想让你快乐可是却不自不觉的伤害了你。你,还会原谅我吗?我们还可以像以前那样吗?”

这时钟卓万突然动了一动,吓得尔嫣不敢出声。幸好他只是调整了一下姿势,可是手依然还是圈着她不放,只是脸颊微微靠近了她的颈项,嗅着她身上的气味,钟卓万又沉沉的睡去。

“你有多久没这样抱着我睡了?”尔嫣悠悠开口说。“我现在才发现原来让你抱着,鼻息间有你身上的烟草味是见多么幸福的事”


“我真的怕我会不舍得。”尔嫣说完便也静静的闭上眼睛,贪婪的享受着钟卓万最后给予的温柔与幸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8-30 01:49:21 |显示全部楼层
哇。。。又有新的万嫣故事。。我一定要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4-8-31 12:48:41 |显示全部楼层
萬嫣文~ 坐著一起等著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8-31 14:17:36 |显示全部楼层
陌生人的孩子 发表于 2014-8-31 12:48
萬嫣文~ 坐著一起等著看~

我等着孩子的名媛与续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8-31 14:17:51 |显示全部楼层
陌生人的孩子 发表于 2014-8-31 12:48
萬嫣文~ 坐著一起等著看~

我等着孩子的名媛与续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9-7 13:09:17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集

一抹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房间,原本躺在床上的人感觉到灼热的光线,不舒服的翻了一下身子。突然,身边好像失去柔软,钟卓万紧张的从床上撑起了身子,环顾四周。“这里是尔嫣的房间。”

扫视了一下房间,轻轻地抚摸身边的床位,是冷的。“我不是在做梦,尔嫣,她真的离开了我。”这个认知让钟卓万的心像被千万根丝线紧紧的缠绕着,越绕越紧,让他无法呼吸,只有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才能缓解心里的痛。

几秒钟后,他又躺了回去,双眼呆涩的看着天花板,嘴里默默念着:“尔嫣,尔嫣。”慢慢地改为侧躺着,手摸着那已经没有温度的床位继续念着:“尔嫣。。。”他闭上眼睛,无言的泪水缓缓落下。

今日早餐特别安静,虽然钟卓万并未说什么,却散发出一种令人窒息的感觉。尔嫣仍旧未出现在餐厅,大家也见怪不怪,谁都没有主动去提,这个话题无疑就是自撞枪口。

“善姨今早让人打电话来说她身子不舒服,想让尔嫣回去陪她,我派人送她回去住几天。”钟卓万出人意外的主动解释。

“知道了老爷。”心兰乖乖的回答,心里明白只是不去点破。

自从尔嫣离开后,钟家表面上与以前没两样。地球不会因为少了一个人而停止转动,日子还是一样的过。只是钟卓万却像是丢了三魂六魄,以前的他在任何事情上都拿捏的很好,将三房太太平衡的很好,这此些年来钟家一直相安无事。而现在的他便变得沉默,不再像以前那样逗家里的人开心,回到家就一个人躲在书房里不让任何人打扰。心兰很担心却也不知何如去安慰他,自然这一切逃不过康子君的眼。

晚饭后,钟卓万便躲进了书房。

“咚咚”康子君手里捧着茶具,敲着书房的门。

“进来”

康子君打开了门,径直走到书桌前放下手上的茶具。

钟卓万坐在书桌,看着手里的文件。

“老爷,我泡了一杯参茶给你,你趁热喝吧。”

钟卓万微微抬起了头,看了一眼康子君说:“知道了,放着等下我会喝。你出去吧。”语气中还带有一丝不悦与不耐烦。

感觉康子君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钟卓万再一次抬起了头看着她,问道:“还有事?”

“善姨真的生病了吗?”康子君试探性地问

“你这是什么意思?”钟卓万的表情不太好看。

“我没什么意思,只是想知道你跟二姐到底怎么了?”

"尔嫣只是回去照顾善姨几天,我们两很好,不用你担心。”说完,不再看她,而是低着头继续看文件,马上补充了一句,“我很忙,没其他事的话,你先出去吧。”

“卓万,我们可以谈谈吗?”康子君叹了一口气说。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钟卓万一点也不客气

“卓万,你不要这样,为什么你就不可以放过二姐,也放过你自己?”康子君继续说

“嘭。”钟卓万把手里的文件狠狠地摔在书桌上,带着怒气的说道:“你说什么?什么放过尔嫣?放过我自己?这里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我不是那个意思,其实二姐并不是像你所说,只是回去照顾善姨几天。卓万,二姐已经离开了钟家,为什么你还要抓着不放?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看了很难过。”

“你说够了吗?谁告诉你尔嫣离开了钟家?我说她只是回去住几天。你听不明白吗,她只是回去照顾善姨几天!”

“卓万,为什么到现在你都还放不下?难道你这样你自己会好受吗?”

“我好不好受,不管你的事。总之没我的首肯,尔嫣永远都是钟家的人。”钟卓万霸道的说。

“卓万,你还有大姐,三姐跟我,你不需要再执着。。。”

“够了!你到底想怎样?我让你别管我跟尔嫣的事,你不听,告诉你尔嫣只是回去几天,你又不相信,为什么你每次都要跟我作对?”

“我只是不希望你这样折磨你自己,你这样,对二姐,对你自己,对你身边的人都不好。”

“是吗?我怎么就觉得,如此一来对你最好呢?”

“卓万,你说什么?”康子君愣愣地看着钟卓万,原来只是想开解下他,却被他误会是在挑拨离间。

“现在尔嫣离开了,你不是最高兴的那个吗?”

“怎么你会这么说?”

“你敢说不是?彩芝告诉我那天尔嫣在房间里发脾气,是你在一旁劝服她的。你说!你到底跟她说了什么?”

“我没说什么啊,只是安抚她的情绪,鼓励她别做傻事。”

“是吗?你说了什么只有你自己知道。”

“卓万,你这是什么意思?”康子君感到莫大的羞辱,原来自己一心爱着的人原来是如此地看待自己。

“什么意思?还需要我挑明吗?那天所有都看到尔嫣有多激动,可是经过你的劝服,她的心情竟然这么快就平复了。第二天还有心情画画,修剪花草。我还真不知道原来你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让她如此听你的话。”

“卓万,那天我真的只是劝二姐别做傻事,没其他的,请你相信我。”

“谁会相信?之前不论我怎样忽略她的存在,她都坚持要我签下休书才肯离开。可是现在就是你,不知道和她说了什么才会让她选择不顾一切的离开。这难道不是因为你?你还说不关你的事?”钟卓万大吼着,将积压了几天的情绪一下子爆发出来。

“原来这几天你对我充满敌意,爱理不理的,就是因为你认为是我不知道说了什么,才会让二姐离开的?”

钟卓万不出声,默认着。他心里明白,尔嫣并不是一个容易被人左右的人。当她决定了就任谁也改变不了。只是他潜意识的把责任推在康子君身上,如此一来,会让自己的心没那么的痛。

这些天他已经很努力的装作没事似的,可是没人知道,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尔嫣的倩影依然出现在自己的梦里,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情不知所起,却一往而深。想要收集所有的美丽,好好地爱,温柔地珍惜,抒写爱的童话。却发现,爱如此艰难,如此卑微,如此心痛,如此的不确定,如此的无能为力。夜色未褪尽,他仍挣扎在梦里。梦中的尔嫣挥着手,跟他说再见,转身离去,而他却怎么也抓不牢她。心痛得无法呼吸。

“我不想再说这些,你出去吧。”钟卓万再也无力去接受康子君的提醒尔嫣已离开的事实,这个事实让他感到一败涂地。

“卓万。。。”

“出去,我让你出去。。。。”

康子君强忍着吞下苦涩的泪水,无奈的走出了书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4-9-7 13:10:1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集
康子君的一番话令钟卓万再次想起尔嫣离别前的那晚,心里不免一阵心烦。打开酒橱,拿出一瓶酒便仰头豪饮,连杯子都免了。也不知喝了多少,直到脑子迷糊跌跌撞撞的走进尔嫣的房间。

空荡荡的房间,一样的摆设,一样的味道,可是却因为少了那个人而缺少温暖,显得格外冷清。密封的房间充满了她的气息,让钟卓万觉得有些窒息。他慢慢地走到窗边打开窗口,徐徐冷风吹进了进来,把属于她的气息渐渐吹散开来。醉得迷迷糊糊的钟卓万左右摇摆走到了大床,“扑”一声的倒在床上。

揉着自己的额头,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酒喝太多了吧?”让钟卓万猛然睁开眼睛。

“都叫你别喝这么多了,你偏不听。现在辛苦了吧?”迷迷糊糊中看见尔嫣就在自己的眼前,温柔的用着热毛巾为自己擦拭着。

“尔嫣,是你吗?”钟卓万着急的想撑起身子,伸开双手想抱住那个想念的人,却被她按住了胸膛。“你躺好吧,不要乱动。”

钟卓万感觉到她有些生气,不敢再乱动,乖乖的躺着让她擦拭着自己的脸颊,手却紧紧的抓住了她的另一只手。

尔嫣只是脸带微笑的,继续为他擦拭着,温柔地说道:“好了,你休息吧。”

“不要!我要看着你,我怕你趁我睡着了之后就会离开我。”钟卓万说什么都不肯松手。

“傻瓜。”尔嫣轻轻地抚摸着钟卓万的胸口,说道:“如果你的这里是和我的链接住的,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把我们给分开。卓万,爱一个人不是只是把他留在身边就好,而是要融入彼此的生活,彼此的生命。可是现在你的生命里已经不需要我了,你有了子君而日辉也横跨在我们之间,我们已经没办法回到过去了。”

“不是的,尔嫣。当初我也以为子君可以代替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可是自从你离开之后,我才发现,我没办法放下你。至到那时我才知道,你在我心中是没人可以取代的。”

“卓万,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我们就算了吧!”话刚说完,尔嫣的样子便慢慢的在钟卓万眼前变得越来越模糊。

“尔嫣,尔嫣!你别走,我求你了不要离开我”钟卓万急的喊着,双手不断地尝试抓住她,却怎么都抓不住,眼睁睁看着她决然的消失在自己眼前。

钟卓万再一次被心中充溢的剧痛给疼醒了,睁开眼睛发现原来是梦一场。

曾经以为只要自己足够的努力,总会得到我们想要的结果,却未曾想过你会在中途离开,剩我一人留在原地。该前进还是该放弃,所有的所有被你无情地打碎,你可知道那碎片里有的不只是曾经我们共同的努力,还有我那颗深爱你的心。纵使我再努力也无法再将它拼回原形,因为爱你已花光我所有的力气。

钟卓万心中暗间念道:尔嫣,我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梦见你了。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钟卓万依旧对康子君非常的冷淡,几乎忽略了她的存在。康子君是个爱恨分明的人,她不能接受钟卓万对自己的指控,对自己冷谈,她决定要主动出击再去找他谈。

“卓万,我想跟你谈谈。”康子君来到钟卓万的书房,对钟卓万开门见山。

钟卓万放下手下的文件,却不看她,冷冷地问:“你有什么要说?”

“卓万,那天我真的没有怂恿二姐离开钟家,我真的只是劝她不要做傻事而已。”

“就这样?我知道了,你出去吧。”钟卓万拿起桌上的文件想继续看,却被康子君给阻止了。

“卓万,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康子君眼带期望的问。

“我没说不相信你。”钟卓万还是冷谈的说。

“可是在你心里已经给我烙上这个印了,难道不是吗?

“是不是,你觉得还重要吗?”

“重要,对我很重要。卓万,我不希望因为二姐的事儿影响了我们之间的感情。二姐走了,我们还是可以好好过活的。”

“为什么到现在你还要说尔嫣离开了钟家?!”钟卓万恶恨恨地盯着康子君说:“你心里是不是早就盼着她离开?其实你一直都嫉妒她,正好借此机会怂恿她。”

钟卓万眼里好似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火,想要把周围的一切都吞噬掉,他反抓住康子君的下巴,“我告诉你,就算她不在钟家,也没有人能撼动她在我心中的地位,你不要枉想代替她。”

康子君感觉到他眼中的厌恶,埋藏已久的怒气排山倒海,一跃而出,“从我认识你开始,我就知道二姐在你心目中的地位,所以我从来就没妄想要取代她在你心里的地位,我只是单纯的爱着你。你为什么要质疑我对你的爱?是不是因为我的爱对你来说来得太容易,所以你就不在乎?卓万,我也是人,我不是件物品,你喜欢的时候就看看我,摸摸我,哄哄我,不喜欢的时候就冷落我,对我不闻不问的。我也是有感情,有感觉的,我的心也会疼的。”

钟卓万凑进她,冷酷地说着:“我现在对你很差吗?你有的吃,有的住,有钱让你花,我哪里亏待你了?”

“卓万,我要的不是这些。我要的是你的关心与爱。”

“你只不过是个戏子,不要把自己说的这么清高。”

“钟卓万!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没听清楚吗?”

“为什么你要怀疑我对你的爱?为了嫁给你,我可以什么都不计较,什么都放弃。为什么最后我得到的是你的怀疑?还是当初你娶我完全是因为跟二姐斗气?你一直都利用我来气二姐,是不是?”

康子君看着一声不吭的钟卓万,心里已经明了。“原来最傻的是我,我天真的以为你是真心爱我的才会娶我。我康子君对你钟卓万来说,只不过是棋子,由此至终都是棋子!”康子君疯了似的,大声笑了起来。

随着两人不自觉的提高了嗓音,终于把其他人都引来了书房。

“发生什么事了?四妹你怎么跟老爷吵起来了?”心兰心急地跑过来,恨恨地朝康子君憋了一眼,暗道还嫌家里不够乱嘛。

康子君没有理会心兰的提示,继续说道:“既然你钟卓万不在乎我,我留在这里也没意思。”

“四妹你乱说什么啊?”心兰听了这话,急坏了。

“钟卓万,我康子君今天就跟你恩断义绝,从此不相往来。”康子君忍痛的,忍住眼里打滚的泪水说。

“很好!不过你视乎忘记了,只有夫休妻,没有妻休夫的。所以没有我钟卓万的首肯,你永远都是我钟家的人!”

“随便你,我无所谓了。”在这一刻,她康子君心死了,原本以为可以付托终身的人,到头来才知道自己的爱是这样的被践踏,自己不止被当成的棋子,还是一颗被自己深爱男人用来刺激另一个女人的棋子。

就在康子君转身打算走出钟家大门时,身后响起了钟卓万的声音,冷酷而无情:“我告诉你,今天你走出了这大门,就不再是我钟卓万的四姨太!”

康子君听了,嘴角扯开一抹自嘲的微笑之后说:“虽然一直以来我都知道自己无法与二姐相比,可是至到现在才真正明白,原来我跟她对你来说,真的是差这么多。”

钟卓万刚才的那句话,让康子君感觉自己终于梦醒了。梦醒是因为知道自己在他心目中,根本没办法跟尔嫣相比。对着自己,他可以轻易的说出不再是他的太太,可是尔嫣呢?那个已经离开的人到现在他都不承认她的离开。康子君啊,康子君啊,你真悲哀。

康子君头也不回的,昂头挺胸的走出钟家大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7-20 05:33 , Processed in 0.16224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