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查看: 2156|回复: 0

[原創小説] 夢-欠你的第二次謝謝

[复制链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6-10-15 18:45:0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imo 于 2016-10-15 18:46 编辑

這是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夢
至今我都記得祂的眼神
建築的特別

----------------


鳴人和一行人到了一處宮廟遊玩。
宮廟內建築宏偉,建築方法層層堆疊猶如一座山城。
眾人入內遊玩,最初開始遊玩得很開心,鳴人看見一座又一座的宮殿,宮殿裡有著一個個的沙彌,各自忙著自己的事,只是宮殿內的供佛大多都是小佛,小小一座,不怎麼起眼,其餘空閒處皆是書籍。

鳴人偶然發現了一座位在高處的小佛,她突然想點香拜一拜,隨手拉住一個小沙彌詢問香擺何處,拿起香準備點,卻被同行的人攔了下來。

鳴人不以為意,既然被攔住了,便四周看看。似乎這兒的每座宮殿內的供佛方式是自己以往前所未見的,以往的宮廟內,擺佛不會將佛供奉在牆上,更何況是如此誇張的擺法,除了書架外的空間,每一吋幾乎都有著一尊小佛供奉著,滿滿的佈滿每座宮殿的牆,是嵌進去的。有些殿內有著主供,主供擺放在殿內正中央,有些殿內沒有主供,有的只是一個香案或香爐。不過,他越看越覺得奇怪,因為在他心中遽然漸漸湧出一種熟悉感,感覺自己似乎不是第一次來這兒。

臨近正午,到了宮殿與宮殿之間的一處中庭,左邊是白牆紅瓦的中庭拱門,右邊是此處宮殿的圍牆,大夥圍桌坐下吃飯。

正要下筷時,不知怎麼著,鳴人突然又湧出一絲熟悉感,心中有個聲音和自己說:不要吃!他放下筷子,微微抬頭看著大家,看見旁邊的好友正要把食物放進嘴裡,他一把抓住她的手:不要吃!撥掉她手上的食物。拉著好友站起身,退了兩步,突然想起一些片段。鳴人手指著同行其中一人:你是誰?!

被你發現了祂緩緩站起身,一絲冷笑。

快走!鳴人拉著好友前方奔去。

你再跑,我就殺了所有人她對著兩人背影喊著。

鳴人聽見此話,也只是停頓了一會,便繼續拉著好友跑,隨便的跑進了一處大殿。看見眼前香案上有一把寶劍,他跑過去拿了起來,拿起的瞬間,大量的記憶湧進了他的大腦。

他想起他真的來過這,一樣的一行人,她就是當初想害自己的人,所以祂一直不讓自己焚香,祂怕和當時一樣,當時的鳴人同樣來到此地,被祂嚇得四處逃竄,後來心生一記,焚香告知殿中的供佛,這才令祂心生畏懼的逃走了。現在祂又回來了,又把自己帶到這。他拿著寶劍,正想焚香時,突然由門外飛入兩顆東西,把鳴人一嚇,寶劍掉落地。

他抬頭一看,不得了了,嚇的他和好友四處在殿內逃竄,原來是兩顆眼珠阿!兩顆眼珠以極快的速度追著兩人,追的他倆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後來更被地上的寶劍一拌,雙雙撲街。
鳴人見到眼珠離自己越來越近,他胡亂抓起地上的寶劍一揮,只見寶劍光芒一閃,正巧揮中了眼珠,只聞一聲淒厲的慘叫,眼珠兩個變四個的掉落地面,鳴人見機不可失,拿起寶劍一劍一個刺中分散的眼珠,正當他要再刺最後兩個時,兩個分散的眼珠突然有了動作,似乎要從地上飛起了,他一急,整個人帶寶劍壓在眼珠上。眼珠被寶劍壓在底下,卻仍不停使寶劍震動,想要抵抗逃脫。

鳴人越來越無法控制寶劍的震動,趕緊對著好友喊:楞著幹麼?快來幫我,我壓不住了。於是兩人一同壓在寶劍上,卻仍壓制不了寶劍的震動,突然,寶劍露出了點縫隙,其中一顆眼珠飛出了宮殿。兩人一驚,動作一停滯,另一顆眼珠也飛了起來,準備往外飛,鳴人緊張的胡亂揮舞寶劍,眼珠往寶劍一撞,兩人退後撞到了香案,鳴人拿劍的右手虎口也因此碰到了刀刃而流血。

眼珠正想轉頭往外飛時,不料,寶劍劍柄上的八卦鏡發出了光芒,劍身震動。(像是被開機了XD
八卦鏡的光芒整個壟罩殿內,眼珠瞬間被光芒一掃,灰飛煙滅。

鳴人見狀,拉著好友趕緊往外奔出這個沒有供佛的殿,因為他記得印象中上一次,祂追著自己不放,直到自己點到香,所以他現在心心念念得只有趕快找到『香』。

可是,怪就怪在這了,從這時開始,他一直跑進大大小小的宮殿內,每每要點香時,不是香腳斷裂,便是香整個折半,再要不就是沒有火,怎麼樣都點不著香,他覺得有點不對!這恐怕又是祂搞得鬼,因為自己手裡拿著劍,祂無法靠近,所以便暗中處處阻撓。

不行,我一定要點到香!

鳴人不信邪,於是更積極的找尋每個殿。直到他看見了商品販賣處。他心生一記,拉著好友進了商品販賣處。原來商品販賣處在閣樓上也有一尊小佛,這是他剛剛參觀時不經意瞄到的,他心想祂應該不知道吧!

於是一進入殿內便拉著小沙彌問:”閣樓上有供佛嗎?快帶我去。”一把拉著沙彌上了閣樓。

小沙彌:”不好意思,因為正在清掃,閣樓上的小佛已先請入大殿。”鳴人內心涼了半截。

小沙彌:”大殿就在一旁,貧僧可以施主前去。”沙彌緩緩下了閣樓後,打開販賣處最裡層的一扇門,那是一個通道。

真的?!”鳴人先偷偷地往窗外望了一眼,果然見到祂正站在樹下陰涼處注視著商品販賣處,從視線來看,所幸祂似乎尚未發現自己和沙彌正要往大殿走去,兩人趕緊跟上沙彌。到了大殿後,沙彌便告退了。

大殿裡,牆上沒有任何供佛,只有正中央供佛,鳴人卻被這尊佛給震撼了。

佛身約兩樓高,頭戴金色垂珠王冠,身披龍蟒袍,臉龐漆黑嚴肅,坐在第三層香案上。第二層香案上擺滿了小一號各式各樣的尊佛,第一層香案桌前旁邊擺滿鮮花素果,正中擺著一個比人還高,還需兩三人才抱的過來的金爐,。香案下左右各站了一名護法類的佛。

鳴人心覺有救了,便衝到香案前找起線香,可是不管怎麼找,就是找不到。他正想該怎麼辦時,卻聽見了一個聲音:施主,有什麼事需要幫忙的?轉頭,見到一名老和尚。和尚鬚眉長如柳,面龐和藹。

請問有線香嗎?

施主稍等老和尚,從佛身的袍子下拿出一小袋線香,遞給鳴人。

鳴人著急的把香統統倒了出來,看看線香是否完整。遽然發現,線香是完整的,於是胡亂抓了把香,硬拆了三小份,用香案上的香燭點了火,正要插進香爐時才發現,香爐如此高,他要怎麼插進去?實在沒辦法,只好說了聲對不起,用盡權力的爬上香爐,一股氣的插了下去。

抬頭一瞧,卻正巧對上大佛的眼,他看著大佛垂珠王冠,看著大佛漆黑嚴肅臉龐,看著大佛眼若菩提,他不禁有些犯淚,默默的在心裡喊:拜託您,救救我。之後便爬下了香爐。

看了大佛一會,他不知怎麼著心裡鬆了口氣,望向好友,心裡想:會沒事的。

兩人待了一會,鳴人讓好友留在大殿,自己偷偷地溜回了商品販賣處,從販賣處的窗子偷偷地往外看。只見祂已變為一隻帶著灰斑的鴿子,鴿子的兩旁有著兩隻狗,一只黑,一只米白,以及一只橘白色的貓,兩隻狗像是押著鴿子,鴿子腳上有著一條鎖鏈。鴿子不甘心瞪著鳴人,直到和黑白兩只狗和貓一起消失在原地。

鳴人”遠處傳來熟悉的叫喚聲,尋找來源處,在大門口的牌樓下看見的,遽然是熟悉的親人姑姑。

“xx”好友的親人也在遠處的牌樓下叫喚著好友。

兩人一塊跑向各自的親人,爬上摩托車。

坐好了嗎?”姑姑準備載走鳴人。鳴人:”好了。”暗嘆了口氣,回頭望了寺廟一眼,心裡暗道:希望不要再來這了,還有,謝謝你救了我兩次。抬頭望了望頭上的牌樓,好古的一座牌樓,牌樓上依稀有著題字,只是鳴人沒看清,便被親人載走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0-15 03:08 , Processed in 0.07963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