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小说小品] 原來愛上賊第三輯(5/30 更新第五十八集-6(下),在第5200樓)

  [复制链接]

3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09-3-6 19:02:58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信心,第三輯的樓會高過第二輯!

:<30> 我坐這兒等孩子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8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Snoopy

我系大马妹仔

Rank: 4

发表于 2009-3-7 23:00:07 |显示全部楼层
哇,JACK哥骑马,一定很帅...
I love Baby Damian and love Baby Sharon TOO

我爱含蓄腼腆性感可爱认真的老杀爱腼腆羞涩含蓄可爱肉麻认真的松哥   

我以后不准隐身  x1000次   再隐身就 x2000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禁止发言

叔控小雨仔

发表于 2009-3-7 23:05:27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 我来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禁止发言

叔控小雨仔

发表于 2009-3-8 13:08:15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 我来了~! 新家感觉没旧的好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09-3-8 18:12:15 |显示全部楼层
:<3> 孩子幾天沒更新,感覺仿佛過了好幾個世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8 18:46:18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在忙作業,報告,一堆一堆的~~

大家要耐心點!

孩子回來,會重磅出擊的~正好喘口氣,給我時間攢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8 22:16:58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二集-3

蓉蓉在墳場之中走著,接著她就抓了一個人,並且對著他問 "不好意思,我想請問一下,你認不認識以前在這裡擺攤,替人算命的一位大師?"

那個男人說 "這裡從來都沒有人在替人家算命的,你該不會是看到什麼髒東西了吧?"

說完,那個男人就走了,而蓉蓉站在原地,一臉不敢置信的說 "不會吧?"

 

波子拿著Jack的藥走出了餐廳,四處搜索著,看看還能不能發現到Jack的蹤影,可是他接著就發現了附近的人正在朝著他的後方露出了驚嘆的表情。

波子跟著就轉過頭去,而他接著就愣住了,叫了句 "爹地?"

跟著Jack就載著江揚,從波子的面前騎著馬經過。

Jack不顧旁人的眼光,繼續騎著馬朝著前方前進,而波子在一旁追著他們,拿著Jack的藥,對著他叫著 "爹地!爹地!你的藥!爹地!"

Jack只顧著騎馬,根本就沒有聽到波子對他的叫聲。

Jack騎著馬,經過了一個轉角,還差點撞倒了人。

Jack一邊騎著馬,一邊意思上的說了句 "Sorry。"

波子就這樣追著他們跑了幾步之後就停了下來,喘著氣。

 

吳世尊和那個男人,以及莫sir,還有小傑坐在同一輛車上,一樣是莫sir在開著車,而吳世尊就坐在副駕駛座之上,那個男人則是和被矇上了眼睛、手腳都給綁上的小傑坐在後座裡。

吳世尊接著就有些不耐煩的問 "到底我還要當保母當多久?我已經受夠帶著這小鬼了!"

那個男人跟著就說 "放心,接下來把這小鬼送到老闆那邊去就行了,之後你就可以拿著你的那份去外國快活了,老闆都安排好了。"

sir看著車子外邊的後照鏡,說 "只怕沒那麼順利。"

在後照鏡裡,Jack正在騎著馬,朝著他們這裡過來當中。

江揚在Jack的背後,指著他們的車,說 "就是那輛車!"

江揚話才說完,那個男人就從車窗之中探出了身子來,並且拿著手中的槍對著他們發射子彈。Jack和江揚馬上就彎下了身子來,並且Jack也轉了個方向,把馬轉進了另一條路上。

 

那個男人回到了車子之中,對另外兩人說著 "搞定了。"

sir看著前方,說 "我看不一定。"

他們的正前方正有著一輛警車橫停在路邊,擋住了他們的去路,於是他們馬上就把車子給轉向,開進了旁邊的小路之上。

他們才開進去沒多久,就又看到Jack他們騎著馬出現在他們的後面,可是接著Jack他們就又轉了個方向,轉進了旁邊的路口。

那個男人看到後就問 "他們到底想怎麼樣啊?"

 

Jack騎著馬,問 "另一邊搞定了嗎?"

江揚手中拿著電話,接著就說 "都搞定了。"

sir他們的車子前方又出現了好幾輛警車,他們自然就是又轉了方向,往旁邊的路上開去。

Jack跟著就說 "好了,他們應該會從這裡出來。"

說完,莫sir的車子就從他們前方的路口開了出來,在他們的前方行駛著。

Jack接著就對著江揚說 "你說我是運氣好還是天生聰明過人呢?"

江揚跟著就說 "別說那麼多廢話了!快追吧!"

 

蓉蓉坐在小巴之上,正準備要回餐廳,而她所搭乘的小巴正被卡在車陣當中。蓉蓉的臉上都充滿了憂鬱,濃到都被烏雲給遍佈了。

接著在蓉蓉附近的人們都往車窗外看去,並且驚嘆的說 "喂!你們看!"

這一叫才把蓉蓉的視線給吸引過去,往旁邊看去,一堆人擠在車窗的旁邊,往外看去,並且說 "搞什麼啊?拍片啊?" "不是,聽說是有犯人跑了,正在追捕他呢。" "騎馬捉賊啊?"

蓉蓉也跟著走到了那些人旁邊,她接著就看到一輛車開在人行道之上,而Jack和江揚就騎著馬,追在他們之後。

蓉蓉看到了之後馬上就很不敢置信的說 "老公?"

 

Jack騎著馬追著,說 "他們的油應該耗的差不多了,附近都封起來了吧?"

 

sir他們的車子慢慢的停了下來,莫sir看了看油表,說 "糟了,沒油了。"

他們才把車子停下來,就看到剛剛Jack騎著的那匹馬從他們的旁邊,氣喘吁吁的跑過,但是原本在馬背上的那兩人卻不見了。

江揚和Jack低著身子,用著附近的車輛掩護他們兩個前進。

Jack停下了腳步,靠在了旁邊的車子上休息著,他臉上的蒼白都已經說明了他現在有多不舒服。之後Jack往旁邊看去,地上有著很多鐵棍,似乎是人家不要,放在這裡打算扔掉的,但是那些鐵棍的尖端鋒利到似乎都可以戳破一個人的身體。

緊接著就是警笛聲,一輛又一輛的警車朝著他們這裡開了過來,並且跟著就是一群警察從車上下來,拿著槍對著他們,包圍了他們。

sir看到了之後就對那個男人說 "幫那小鬼鬆綁。"

接著莫sir就從車子上走了下來,張開了雙手,一副好像投降的樣子,但是更仔細一看,他的手上拿著一個手榴彈,而且栓子已經被拔掉了。附近的警員看到了之後,馬上就把槍口都一致對準著莫sir

sir跟著就說 "你們聽著,我們手上還有一個小孩作人質。我要你們退後,退到兩條街之外,否則我就會把手榴彈放開。"

sir話才說完,就有一把槍抵在他的後腦杓之上,並且傳來了江揚的聲音說 "你想都別想。"

sir緩緩的轉過頭去,江揚拿著槍,抵著他的後腦杓,說 "放了我兒子。"

吳世尊拿著一把槍,走到了江揚的身後,正當吳世尊把槍舉起來對著江揚頭部的時候,江揚也從身上拿出了另一把槍對著他的頭。江揚就這樣被夾在兩把槍之間,兩隻手呈現了180度,各拿著一把槍對著兩個人。

接著傳來了小傑的聲音叫了句 "爸!"

江揚聽到後就往旁邊看去,那個男人帶著小傑下了車,一隻手用著刀架在小傑的頸部上,一隻手拿著手槍對著江揚,而小傑看起來相當害怕那把刀的樣子。

那個男人跟著就對著江揚問 "江sir,你還有第三隻手嗎?"

接著就有一隻尖端鋒利的非常的鐵棍瞄準著那個男人的咽喉,並且傳來了Jack的聲音對他說 "你確定沒有嗎?"

小傑聽到了Jack的聲音之後就抬起了頭來看著Jack,對他叫了句 "高叔叔。"

那個男人跟著就說 "你不一定比我快。"

Jack接著就說 "那你就試試。"

sir跟著就對江揚笑著問 "現在是怎樣?我們五個人要這樣僵持到世界末日為止嗎?"

江揚接著就說 "或者你可以投降。"

跟著他們五個就還是維持著一樣的動作,三個人的槍口全都對著江揚,而在場所有警員的槍都對準著他們三人。那個男人的刀依舊是架在小傑的頸部上,而Jack也還是用著鐵棍瞄準著那個男人的喉結,可是Jack頭上的汗一滴一滴的從他的臉上劃下,眼睛裡看到的東西都附上了一層薄霧,而且霧越來越大,看見的東西也越來越不清楚,頭也越來越痛了。

 

過了一會兒之後,他們附近都被圍上了封鎖線,四周都有警員在看守著,並且不讓引起注意的路人太過靠近。

美莉和江揚的爸爸也來到了封鎖線之外,江揚的爸爸馬上就指著他們,叫 "小傑啊!還有阿揚跟高老闆!"

美莉接著就摀住了臉,說 "我的天啊!"

跟著蓉蓉也過來了,來到了美莉的旁邊往封鎖線裡看去。

蓉蓉手中緊緊的握著一個剛求來的護身符,眼睛直盯著封鎖線之內,喃喃的唸著 "拜託,千萬不要有事,拜託,老公你不能有事,拜託

在封鎖線的另外一邊,波子也過來了,他一看到這場面,手中的藥罐就抓的更緊了。

 

周大俠 周杰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8 22:19:2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二集-4

在僵持的這五人之中,莫sir高舉手榴彈的那隻手已經開始在顫抖了,而且在場所有握著槍的手也開始因為酸麻,而緩緩的在抖著,Jack抓著鐵棍的那隻手也開始因為體力不支而在抖著,全場人的手都在不穩了,彷彿他們的槍管中隨時都可以迸出火花來。

接著小傑好像也開始體力有些不支的傾向,腿有點站不住了,甚至可以說是要扶著那隻架在他脖子上的手才站的穩,畢竟他只是個孩子,體力當然不像這些大人。

可是就在小傑站不穩的同時,那個男人手上鋒利的刀鋒也在小傑的脖子上刮出了一道血跡,讓小傑痛的叫了句 "啊!好痛!"

小傑的這句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朝著他看去,尤其是江揚。

Jack跟著就用著鐵棍架著那個男人的兩支胳膊,對著小傑大叫 "小傑快跑!"

小傑聽到了之後馬上就朝著封鎖線的一頭跑去,而那個男人跟著就甩開了Jack,朝著小傑開了一槍。

Jack馬上就推開了那個男人的手,那一槍打中了小傑面前的地板,把小傑嚇的都跌在了地上。

美莉看到後馬上就叫了句 "小傑!"

美莉不顧封鎖線,硬是衝了進去,江揚看到後就叫 "別過來!"

此時,突然一聲槍響響起 "碰!"

在場的人全部都給嚇到了,包括圍觀的民眾、在場的警察、江揚、吳世尊、Jack、美莉還有小傑。

跟著莫sir高舉手榴彈的手慢慢的放了下來,江揚接著就注意到了莫sir的頭上流著血,而且他慢慢的跪在了地上,抓著手榴彈的那隻手也慢慢的鬆開了。

江揚馬上就大叫 "快走!"

跟著所有的人馬上就往旁邊衝去,美莉抱起小傑後也往旁邊跑去,打算離手榴彈有多遠就跑多遠,而Jack反而是往手榴彈的位置跑了過去,接著就把手中的鐵棍朝著那個手榴彈的位置射了過去,就像是在射標槍一樣。

手榴彈確實給Jack射中了,起碼多給他們爭取了五十公尺的距離,跟著Jack就往旁邊一撲,巨大的火花和一聲 "碰!"

手榴彈的爆發力讓在附近的人們都稍微蹲了下來,而江揚他們還給往旁邊衝飛了好幾公尺,Jack更是一連就往旁邊的地上滾了好幾圈才停下來。

Jack的側邊頭上流下了血,躺在水泥地之上,看著眼前一片模糊的天空,聽著附近吵鬧而緩慢的快門聲和叫聲,而在這之中,Jack聽的最清楚的就是蓉蓉緩慢的對著他叫著 "老

Jack聽著蓉蓉的聲音,看著正在旋轉的天空,心裡不斷的在對著她叫著 "老婆,老婆,老婆

 

Jack睜開了眼睛,馬上就從醫院的病床上坐了起來,就像是用跳的一樣。而Jack又換上了病人服,頭上還包著繃帶。

蓉蓉在一旁馬上就對著Jack問 "你醒啦?怎麼樣?"

Jack沒有回答蓉蓉的問題,反而是很緊張的對著蓉蓉問 "江揚呢?還有小傑,他們怎麼樣?沒事吧?"

蓉蓉接著就像是在安撫著Jack的情緒,對著他說 "沒事,他們都沒事,警察也把那些人給抓起來了,倒是你,你怎麼樣?你差點把我給嚇死了,那種情況下你為什麼還要衝過去呢?萬一你出了什麼事怎麼辦?"

蓉蓉越說,情緒就越是緊張和心疼。

Jack聽到大家都沒事後,自然是放鬆了下來,跟著就對著蓉蓉說 "放心吧,我沒事,只是頭還有點暈。"

接著Jack的手往下放去,摸到了一個護身符之後就拿了起來,看著那個護身符,問 "這是什麼?"

Jack由於沒戴眼鏡,所以他就往旁邊伸手了過去,拿起了他的眼鏡戴上之後就一臉疑惑的看著那個護身符。

蓉蓉跟著就說 "我很怕你有事,所以我就去拜祭你爸爸媽媽,請他們保佑你平安,順便想找以前曾經幫你看過命的大師,但是我找不到,所以我就去求了一個護身符給你了。"

Jack聽到了之後就說 "哇,那等一下要不要掛平安燈?"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看著Jack擺出了一副很無奈的樣子。

 

波子來到了韓英杰的墓前,他蹲在墓碑之前,對著墓上的黑白照片說 "爹地,我來看你了。其實我是有事想問你。我很懷疑高哲爸爸他到底是怎樣的人?你沒看到他今天的樣子。"

接著波子想起了今天Jack拿著鐵棍和那個男人僵持時的情形,那時Jack臉上的表情有多凶狠,彷彿真的要刺穿他的喉嚨一般。

波子跟著就若有所思的說 "我很怕,我很怕他哪天,也會那樣對我,或是媽咪。我覺得他真的好恐怖,我我好害怕跟他相處。而且而且自從我轉學之後,我在班上一個朋友都沒有,每個人都在說我在以前的學校,因為販賣毒品才被學校開除的,而且還說我曾經進過感化院,越說越過分,每個人看到我都跑的遠遠的,沒人肯跟我說話,一個朋友都沒有。"

波子接著就抬起了頭來看著那張韓英杰的照片,說 "爹地,如果你在的話就好了,我可以親自面對面的跟你見面,和你說話,問你我現在該怎麼辦才好。為什麼?為什麼你要死?為什麼你要搶劫?為什麼你要坐牢?為什麼你要吸毒?"

波子跟著就在思索著,喃喃自語的說 "在監獄裡,吸毒過量?"

接著波子就又抬起了頭來看著韓英杰在墓上的黑白照,問 "爹地,你真的是吸毒過量死的嗎?在監獄裡?"

 

晚上,Jack躺在醫院裡面,雙手壓在後腦杓之下,面對著天花板,思考般的在問著 "怎麼會那麼久都沒有消息?怎麼可能?照理來說他們早應該發出遊戲和提示了啊。"

 

另一方面,伍利在他的房間裡面對著他的電腦,雙手在鍵盤上游移著,打按著。

接著電腦發出了一個聲音說 "GAME  OVER!"

伍利跟著就罵了句 "該死!"

接著伍利的手機鈴聲響起,伍利接起手機之後就對著手機問 "喂?"

電話的另一端傳來了江揚的聲音說 "我是江揚,遊戲破了嗎?"

伍利跟著就說 "還沒有,你沒事吧?我看到了今天的新聞。"

江揚接著就說 "放心,只是受了點小傷,道是你們那邊手腳要快點,明天他們就要行動了,目標是鑽石。"

伍利跟著就說 "行了,明天餐廳休息,我會把他們都約到餐廳來,大家一起想辦法,一定破的了。"

江揚接著就問 "Jack他不知道吧?他現在怎麼樣?"

伍利跟著就說 "他在醫院休息,放心,我沒告訴他,更何況醫生都說他現在的情形不能再讓他那麼操勞了,總之這件事我會想辦法解決的。"

 

隔天,Jack依舊是坐在醫院裡,但是他雙手插在胸前,似乎在等人的樣子。

接著Ali打開了他病房的房門,問 "你找我啊?"

Jack跟著就問 "我想問你,我岳父最近老是不在家,他在忙些什麼?"

 

蓉蓉手裡拿著一壺湯,準備要帶給她的老公。

就在蓉蓉打開房門的那一刻,她就叫了句 "Jack哥。"

可是蓉蓉一打開房門,就發現應該在病房之中的那人又不見了。

 

伍利、長腳蟹、姣老和keymen四人都在海盜餐廳之中,他們個別面對著一台筆記型電腦,很專心的在鍵盤上打著。

接著姣老就很用力的往桌上打去,跟著就很氣急敗壞的說 "我又死了。"

Keymen接著就停下了手,說 "我也死了。"

跟著就是長腳蟹,說 "我也是。"

接著伍利也停下了手,他看了看時間,現在是早上九點。

伍利跟著就對其他人說 "還有半個小時,一定要打爆這個遊戲為止,我們繼續。"

伍利說完,他們四人的手就又在鍵盤上開始打著。接著一個開門聲傳來,他們四人馬上就抬起了頭來,朝著門看去。

Ali架著Jack的胳膊站在了門口,而他們兩人都氣喘吁吁的,更別說是Jack臉上那蒼白的臉色了。

Jack跟著就對他們說 "別管我,繼續。"

 

JackAli加入了戰火之中,兩隻手不停的在鍵盤上打著,兩隻眼睛專心的非常。

他們面前的鍵盤上面對著的是一間珠寶店,而且戰火的濃密似乎連在螢幕之外的人都感覺到了,四周的櫥窗都已經要被子彈給破壞殆盡了。

Jack的臉色和表情看起來都已經快撐不住的樣子,他臉上蒼白的臉色都快把他的眼框給關上了,而且從他的鼻孔之中慢慢的劃下了鮮血。

Ali發現了之後就盡量的抽開了注意,對著Jack問 "高哲,你還好吧?你流鼻血了。"

Ali的這句話讓所有的人都轉移了注意開來,朝著Jack看去。

Jack還在堅持著,看著螢幕,雙手繼續打著鍵盤,說 "不用理我!繼續!快點!快打爆了!"

大家聽到了Jack這樣說之後就繼續著他們各自的手,在鍵盤上打著。

隨著Jack敲著鍵盤的力度和緊密的程度,Jack蒼白的臉色也越來越白了,流的鼻血也還在流著。

最後,他們的螢幕上終於出現了一個視窗對著他們說 "GOOD  JOB!"

Jack看到了之後,就像是好不容易才可以休息的樣子,很疲倦的閉上了眼睛,並且往旁邊倒去。

所有的人看到了之後就衝了上去,叫 "Jack哥!" "Jack!" "高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8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8 22:21:37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终于来更新了。 我也好久没有坐到沙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就嘵的吃的陸小丸

Rank: 1

发表于 2009-3-8 22:47:42 |显示全部楼层
額,板凳.怎么又流鼻血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8 23:43:12 |显示全部楼层
病情又加重了吧?? 看来波子又要惹祸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禁止发言

发表于 2009-3-9 01:08:51 |显示全部楼层
好紧张啊,希望Jack不要有事,波子要做什么,希望波子对Jack的不理解消除,其实波子还是很爱Jack的。谢谢孩子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GMT+8, 2020-9-22 08:48 , Processed in 0.12995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