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小说小品] 原來愛上賊第三輯(5/30 更新第五十八集-6(下),在第5200樓)

  [复制链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5-8-27 22:56:33 |显示全部楼层
真不明白Jack到底有什么计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5-9-3 01:09:18 |显示全部楼层
在警局也做到事,jack哥你太棒,你只識用apple產品,我剛相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5-9-21 23:32:50 |显示全部楼层
该怎么说呢……想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5-9-22 22:34:18 |显示全部楼层
由於孩子剛換新工作,下集請待中秋佳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5-9-24 12:58:56 |显示全部楼层
陌生人的孩子 发表于 2015-9-22 22:34
由於孩子剛換新工作,下集請待中秋佳節~

乖乖等
见的多了,也就淡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5-9-30 00:09:47 |显示全部楼层
sorry...我對不起大家...因為中秋節撞上了颱風入侵,搞得我家停電+停水,進度還是沒趕上...
孩子我用生命保證,明晚鐵定繼續補坑! 在此先補上後面的小片段...

"蓉蓉?蓉蓉!" 蓉蓉給Jack搖了搖,意識稍微清醒了一點以後就是對他笑著問了句 "你回來啦?來一起喝一起喝啊
Jack直瞪著蓉蓉,天啊,她到底喝了多少?怎麼醉成這樣?
"怎麼了?你不開心啊?" 隨著蓉蓉這樣問著,Jack這時真的很想回對著她說:廢話!見到自己老婆給人灌醉成這樣,你開心的起來嗎?他才走開了多久啊?才一會兒啊!才一會兒沒看著啊!
蓉蓉看著一臉寫著「我很火大」的Jack,卻是帶著傻笑對著他問 "誰惹你生氣了?"
Jack壓著怒氣,說了一句 "一個笨蛋!"
"沒事我們叫笨蛋走開,不讓笨蛋喝我們自己喝" 聽著蓉蓉的醉言醉語,這時候的Jack想宰了BT他們幾個的心都有了,誰讓他們讓蓉蓉喝得那麼醉的?
Jack直接就是把蓉蓉給抱了起來,帶往了下面的房間去,但就在門關上以後
"欸?你你做甚麼啊?" "喂!" "放開我!你別壓著我!你好重啊!" "啊!你脫我衣服做甚麼?" 在蓉蓉的聲音之後,隨即就是Jack的一聲怒吼 "閉嘴!"
眾人聽著房間裡傳出來的聲音,每個大人都是一陣臉紅心跳的。BT他們對看了一眼後又看向了幾個孩子,很明顯,他們幾個似乎已經對這種情況早已見怪不怪了,各別在玩著自己的手機、看著書、吃著零食,於是他們幾個也開始做起了自己的事。
安安吃完了最後一塊巧克力後,看了看四周,唉爸爸又帶媽媽去房間玩了,她現在能幹嗎呢?大哥在玩手機,二哥在看書,表叔、長腳蟹姊姊跟姣老叔叔都在喝那種苦苦又臭臭的飲料,欸?keymen叔叔在幹嗎啊?keymen叔叔的桌子上擺著好多鐵盒子喔,他在聽鐵盒子的聲音?難道盒子裡有好玩的東西嗎?
安安朝著他跑了去,趴在桌子旁,對著keymen問 "keymen叔叔,你在做甚麼啊?"
"叔叔在工作。" 正在忙著的keymen只是應了這樣的一句。
而安安開始學著keymen把耳朵貼在保險箱上,但她不像keymen那樣手還在轉著保險箱上的轉盤,聽著鎖頭的聲音,只是單純的把耳朵貼在保險箱上。
之後,安安就是說了一句 "沒聲音啊?"
Keymen看了安安一眼後就是笑了下,說 "你要轉那個轉盤才聽的到聲音的。"
安安一聽到就是說了一句 "轉盤的聲音有甚麼好聽的?"
安安才想走開,就聽到一句 "要是你能把這個箱子打開的話,叔叔就請你吃巧克力。"
安安立刻一個扭頭,就是說著 "那我要果仁口味的!"
Keymen一聽,笑著說 "只要你能打開,你想吃多少,叔叔就請你吃多少。你試試仔細聽聽轉盤的聲音,你會發現
突然一陣電子通過的聲音響起,眾人都朝著他們看了去。keymen一轉頭就見到安安站在那個打開的保險箱旁邊,對他伸著手,說 "巧克力!"
姣佬一笑,說 "keymen,看來安安的天份比你兒子還高喔。"
Keymen想了下以後也是對著安安笑著問 "安安,你想學開鎖嗎?"
安安一樣張著手,說了一句 "小義教過我開鎖了。"
Keymen一聽,臉皮一抽就是罵了一句 "臭小子居然把我教他的手藝傳出去了
原來這孩子是色誘的人才啊?" 長腳蟹才這樣說,在另一邊的BT就是拍著她的肩膀,說了一句 "長腳蟹!你有徒弟了!"
波子一聽,之後一湊上來就是在BT的面前跪了下來,對著他說 "表叔,那你也收我當徒弟吧!"
BT的臉皮一抽,說 "謝謝但我還不想被你爸打死...
"那我們都不說不就行了嗎?" 隨著波子上來纏著BT的手臂對他灑著嬌,直說著 "教唄教唄
姣佬看著有點羨慕啊之後轉頭一望,看向了坐在一邊看著自己書的嘉駿,跟著就是對他笑著,問了一句 "嘉駿,你對開車有興趣嗎?"
"沒興趣。" 隨著嘉駿頭也不回的答了一句,姣佬的臉一垮,立刻說了一句 "好冷淡的小孩
長腳蟹在一邊笑了笑,而另一頭,安安繼續向keymen要著獎品 "巧克力!"
"口味要果仁、牛奶、太妃糖、可可,還有" 隨著安安一連串的說著,keymen立刻就是問說 "先先欠著好嗎?"
而在房間裡的Jack正在努力要試著要給蓉蓉洗澡,好讓她清醒一點。
"啊!救救命啊!老公!老公救我!" 隨著蓉蓉不停的胡亂揮動著雙手,這讓Jack想制止她的行動卻又不知從何下手,只好任由她的胡作非為,明明是他要給蓉蓉洗澡的,但衣服還沒幫她脫下,她就自己跌進了浴缸裡去,還不停的拍著浴缸裡的水,搞得Jack自己也被濺得一身濕。之後Jack才靠近她,蓉蓉立刻就是抱住了他的脖子,就像在海裡快溺水的時候突然抓到了塊浮板一樣,力道之大差點沒把Jack給勒死。
"老公!我掉下海了!快救我!" 聽著蓉蓉的醉言醉語,這讓Jack真的是來個人提醒一下他當初為甚麼會娶這種傻師奶當老婆好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5-9-30 00:31:12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你没事吧?!你不要急,我们会乖乖的等你,OK。。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5-10-5 00:57:13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八集-5(上)

"nana?nana!" Nana在車上休息著,隨著耳機裡的怒吼傳來把她給叫醒了。
Nana一跳起來就是趕緊對著耳機說著 "是?江sir!是!"
耳機裡的男聲問著 "你又睡著了?"
Nana擦了擦臉,說 "沒有!只是休息了下。"
耳機裡的聲音又說 "你給我聽著!這次你要是再犯錯!你就自己寫好調職書去當交通警察!"
大海才拿著兩份早餐坐上了車,一見到nana的神情就是問 "怎麼?又挨罵啦?"
Nana接過了早餐,咕噥了一句 "都連續盯了他們一星期沒回家了,怎麼可能不累?又不像他,一次都沒來看過。"
"跟江sir一樣姓江,怎麼就差那麼多?" 大海隨之又說 "誰叫別人有後台呢?你羨慕不來的。"
"有情況。" nana才這樣說,他們兩人立刻一同望去。他們車子所在對面的別墅走出了一行人,當中身穿黑色西裝的帶頭男子便是BT他們這次的目標,關偉辰。
Nana跟大海看著這浩浩蕩蕩的一大群人,問著 "哇?" "要不要這麼誇張啊?"
另一邊,在山上的BT用望遠鏡直盯著他們,並一邊數著 "16、17、18。"
"哇!18個保鏢!" Nana看著關偉辰在護送之下坐上了車,說 "其實這種黑社會被抓就被抓囉,人家自己也說沒事,為什麼還要我們來保護這種人呢?"
大海隨之就是說著 "人家有繳稅的,人家繳了稅就是香港市民,香港警察保護有可能有危險的香港市民,很合理啊。"
Nana開著車,尾隨在關偉辰的車後,之後nana又問 "對了,海哥,你說那些人綁架那些黑社會要做甚麼呢?"
大海盯著前頭的車,說 "綁架只有兩個目的,不是要錢,就是尋仇。"
突然,前方的車子加快了速度,Nana看了下前頭越來越遠的車輛,跟著在nana他們前方一直跟著的車突然多出了一台一模一樣的車。
"怎麼回事?" "海哥?哪一輛才是啊?" "我也不知道。" nana跟大海才這樣說著,突然砰的一聲,車子緩緩的停了下來,他們兩個走下車一看,居然爆胎了。
"別管了!攔計程車!你跟我一人追一輛。" 說著,大海隨手攔了一輛計程車就對司機說了一句 "警察!現在我要徵用你的車!"
隨著大海跟nana兩個分別開著車追著前頭的車子,當大海一被卡在車陣當中,他一鬆開安全帶,衝下了車就是朝著前面那輛車跑了上去,可是誰知道他一上去,在駕駛座上看見的卻是一個陌生男子對他問了句 "甚麼事啊?"
大海沒理他,一個回頭就是對著耳機說著 "nana,關先生在你的那一輛車上。"
"不管怎麼樣先讓關先生把車停下來再說!" nana開著車,說 "我也想啊!"
有好幾個騎著摩托車的騎士,不斷的在nana開著的車前面晃來晃去的,在他們追著的那輛車轉彎的時候,有好幾次nana差點來不及轉彎,差點就撞上了其他的車。
好幾次,nana探出了頭來拼了命的揮著手,叫著 "警察!我叫你們停車!停車啊!"
但是前面的車一樣是繼續往前開了去,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而那些機車騎士也更是一樣在nana的周圍跟她玩著,之後突然一個座在機車後座的人把手裡的飲料往nana的擋風玻璃上一砸下去,讓nana不得不停下車來。
Nana看著車子和摩托車都遠去了,氣憤的吐了口氣以後就是對耳機說了一句 "我跟丟了。"
"大哥,已經把警察甩掉了。" 關偉辰座在後座,聽到了之後就是說了一句 "行了,趕快趕去交易吧。"
BT人在山頂之上,在他的手提電腦上打著 "正義朋友已被甩掉。"
Jack一邊打著電動,一邊偷偷的用著拇指在他的手錶面板上輸入文字"T"。
BT見到他的電腦上跳出了條訊息,寫著"START",讓他隨之就是對耳機說了一句 "表哥宣布,行動開始。"

在山上的一棟破屋裡,屋裡擺著一包包的搖頭丸,一邊還有人在繼續將那些藥丸加工,將它們由粉末狀做成藥丸的形狀。
兩聲敲門聲之後,一名男子才走到門口就是問了一句 "是誰?"
外面的人從門縫裡塞進了一張鈔票進來,裡面的人看了下,檢查了一下那張鈔票上的號碼之後就是把門打了開。
在外面的關偉辰跟著就是問了一句 "嗯?你是誰?明哥呢?"
在頭上做了些挑染,戴著眼鏡跟口罩的姣佬跟著就是說 "我是明哥的頭馬,他去碼頭接貨,叫我今天留在這裡,看偉哥有點甚麼吩咐。"
這時他們問的明哥從門旁的箱子探出了頭來,嘴裡咬著布,身上還綁著厚厚的麻繩,從眼神的迷離來看,應該是迷藥下的還不夠多。
姣佬一屁股就直接坐在了那個箱子的上方,硬把明哥給擠進了箱子裡去,並繼續說著 "不過明哥也有吩咐,說如果偉哥把價錢壓到五十萬以下的話,那就可以直接請偉哥回去了。"
"五十萬?哼!" 關偉辰走進了屋子裡去,並且說著 "光他欠的債就不只這個數了,還想收我的錢?"
隨著關偉辰走進了破屋裡去,也跟了三個人進來,剩下的十五個人則是分別散了開來守在了破屋的外頭。
Jack看著在他的手錶面板上的紅點皆圍在一個方框之外,而iPad也傳來了一陣電玩的聲音問著 "ready?"
"Go!" Jack開始在遊戲裡疊起了方塊,同時,也在他的手錶面板上寫上了個"1"字。
BT見到了Jack傳來了一句"STEP 1",讓BT笑了下以後就是在電腦的鍵盤上按了一個鍵,突然在破屋的四周開始冒出了白煙,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關偉辰才看向了姣佬他們,但是也不知道是怎麼搞的,就這一分神,關偉辰的目光才從毒品上娜了回來,姣佬跟另外兩人已經不站在原來的位置了。
關偉辰立刻用袖子摀著臉,趕緊叫上他的人離開這間破屋,等人都走光之後,地上有道被地墊蓋住的暗門打了開。
姣佬、keymen、長腳蟹他們才帶著面具從這破屋的逃生洞中爬了出來,並拖出了幾個和他們打扮一樣的人。姣佬一邊把那個明哥從箱子裡拖出來,更是對手機罵著 "你的迷藥也下的太少了,剛剛差點穿幫。"
Jack見手錶上傳來了一句"OK",又回應了句"STEP 2"。
電玩更是回著 "Good job!"
關偉辰和他的手下們像逃難似的,拼了命的在山林中往車子的方向跑去。但隨著接著而來的槍聲,讓他們停下了腳步,從身上拿出了槍看了看四周。
剛剛吸了些迷藥,眾人都只覺得頭昏眼花的,加上這吵鬧的聲音,耳朵也開始有些耳鳴了,拿出了槍就是一陣亂開,甚至打到自己人也沒發現。
"啊!我中槍了!" "我!我也中槍了啊!" 在山林中隱藏著的擴音喇吧繼續放著槍聲,關偉辰立刻吩咐了一句 "你們留下來殿後,我先走。"
隨著另外兩個一直沒離身的保鑣之外,其餘的人都在迷藥的影響之下,在這山林中盲無目的對空氣開著槍。
"LAST ONE!" 在電玩傳出了遊戲聲之後,Jack一笑,他的食指繼續打著電玩,而拇指則是在手錶上寫了個"3"。
關偉辰和他那兩個保鑣才坐上了車,車子才插進鑰匙孔裡一轉動,接著傳來的不是發動的聲音,而是車門自動上鎖的聲音,他們三人立刻拉了拉車門,隨之從冷氣孔裡又冒出了跟剛剛一樣的白煙,這讓剛剛本來就吸了一些迷藥的他們很快便不支倒地。
姣佬他們來到了他們的車旁打開了車門,把已經暈倒的關偉辰從車裡面拖出來。
"喂!幫手啊!好重呢!" 
但突然,長腳蟹往旁邊的山坡一看,立刻就是說了一句 "你們看!"
BT按了兩下鍵盤,他一見到他們停在山腳的行車記錄器的畫面上見到nana跟大海正開著一輛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車上山,讓他立即就是在螢幕上打著 "表哥,計畫有變,正義朋友追上山來了。"
大海開著車,而nana的手裡拿著大海顯示著地理位置的手機,問著 "海哥,你是甚麼時候在關先生的身上放追蹤器的?"
大海隨之就是說 "我沒放,只是上次我搜他身的時候玩了一下他的手機,順便就裝了一款女朋友查男朋友位置的app而已。"
Keymen看著他們的車往他們越開越近,讓他對著耳機問 "怎麼辦?正義朋友離我們越來越近了。"
隨著山林中也開始出現了一些人聲,這讓長腳蟹也對著耳機說 "他的那些保鑣也追上來了。"
BT直盯著還沒回應的螢幕,對著耳機說著 "再等等,再等等,表哥還沒指示。"
BT話才說完,Jack那邊居然直接開了語音通話,但只聽見江揚的聲音說著 "你踢我做甚麼?"
在辦公室裡,Jack來到了江揚的身邊,他一隻手打著電玩,一隻手拼了命的在干擾著江揚,死都抓著他一隻手不讓他繼續按。
"喂?你賴皮啊你!你怎麼這樣的?你守點規矩好不好?" 江揚眼看著自己的方塊越疊越高,就快輸了,讓他一跳開Jack的身邊,立刻專心的打著電玩,索性給自己丟了一個炸彈,一連消了好幾層下去,讓他說著 "我自殘也不讓你贏!"
BT聽著江揚的聲音繼續說著 "你以為把我逼上去就行了,沒想到我直接炸塌了吧?"
BT想著,問 "炸塌?"
"甚麼?" "Jack哥說甚麼?" 聽著姣佬他們那邊這樣問著,BT對著耳機說 "表哥說「你踢我做甚麼?」、「你守點規矩好不好?」、「你以為把我逼上去就行了,沒想到我直接炸塌了吧?」"
"炸?" "keymen你有帶炸藥嗎?" "Jack哥根本沒叫我準備,而且用炸藥把山炸塌,你知道這要準備多少份量嗎?"
"等等!" 突然間,keymen拿下了自己的背包,他從裡面拿出了一本登山手冊出來看,姣佬一見到就是問 "你還有心情看書?"
"我想Jack哥應該是想叫我們走路下山,你們自己看。" 姣佬跟長腳蟹湊了過來,見到keymen拿著的那本登山手冊上有著一串登山專業術語解釋"踢林道 有時跟「壓馬路」同義,指逛街。山友常常稱林道或良好的古道為「高速公路」、「大馬路」,所以會用「踢」來形容。"
"就算要走,那怎麼走?沒看到前有來者,後有追兵嗎?" 長腳蟹才這樣問著,keymen跟著就是又說 "我想Jack哥想告訴我們的不是「塌」,而是「塔」。剛剛那個破屋有個招牌,叫「高峰塔」。"
姣佬立刻就是問 "Jack哥的意思是叫我們背著這個傢伙回到剛剛那間破屋裡?"

大海他們開著車過來,當他們一見到關偉辰,他們立刻就跑下了車。
nana看著這兩個昏迷在地的保鑣,空車裡唯獨沒見到關偉辰,這讓她擔心的問 "海哥!怎麼辦?"
大海卻是不在意的說了一句 "甚麼怎麼辦?報告江sir囉。用不著苦著一張臉,不過就是被罵兩句。"
"被罵是小事,人被抓了才是大事啊。" nana才這樣說,但是大海笑了一下之後就是問 "大事?你覺得這件事之後會怎麼樣?那些人都不是善男信女,高哲他們要是放人,你說那些黑社會會放過他們嗎?要是不放人,那些黑社會的大哥小弟會不幫他們報仇嗎?"
大海又說 "從他們抓了第一個人開始,高哲他們的下場就注定了。這件事的結局,一定是兩敗俱傷的。那個江sir如果不是為了應付上司,你覺得他會那麼在意那些黑社會的死活嗎?不用怕的…"
之後nana的手機一響,看了一眼之後就是說了一句 "江sir打來的。"
"喂?江sir?" 之後nana就是對著手機說 "Sorry,關先生被抓走了。"
"廢物!一群廢物!給我查高哲那傢伙現在在哪裡!" nana一從手機裡聽到一聲怒吼就是對著手機說 "江sir…"
"給我查!" 這一聲的聲響之大,讓nana趕緊就把電話拿開了耳旁。
天都快黑了,BT他在山頂之上看著nana他們以及關偉辰的保鑣他們陸續下了山,這才對耳機說了一句 "可以下來了,警察都走了。"

隨著又是一聲遊戲結束的聲音,江揚跟著就是說著 "再來一…"
突然他的辦公室被一群人闖了進來,而nana和大海正跟在一個身材纖細的男人身後想攔著他。
"怎麼回…" 江揚話還沒說完,那個男人一見到Jack坐在一邊,立刻依上去就揪住了他的領子,叫著 "你這傢伙!"
江揚見到了也跟著上前來制止著他的動作,而那個人卻一樣是抓著Jack,對他吼著 "人呢?交出來!把人快點交回來!"
"怎麼回事?" 李sir一進來,才說了這樣一句,大家立刻就是分開站好。
但是那個男人仍然是抓著Jack不放,並說著 "李sir,正好!我抓到了這個主謀!"
江揚立刻就是問 "是不是誤會了?他今天一整天都坐在這裡的。"
"你?他是你的朋友,說不定你是他們的內奸呢?" 江揚嘆了口氣之後就是拿過了他辦公室一邊藏在花瓶中的攝錄機,並且說 "你要是不相信可以看一下影片,不只這裡,還有那裡,那裡…"
說著,江揚在他的辦公室裡指了好幾個地方,說著 "我辦公室裡起碼有八個攝影機,你可以看一下,整個下午他都在這裡跟我打game的。你要是還是不信…"
江揚搶過了Jack手裡還在玩著的iPad交給了那個江sir,說 "這台iPad你也可以檢查一下。"
江sir接過了iPad之後先是翻了翻裡頭的資訊,他又看向了Jack,Jack的眼神直盯著地面,說著 "我的…我的…那是…我的…"
江sir之後就是又對著Jack問著 "你在這裡做甚麼?"
"我說過了,他一整個…" 江揚話還沒說完,江sir就是對著他說 "我是在問他!"
"我問你啊!你在這裡做甚麼啊?" 說著,江sir又抓住了Jack,而Jack更是立刻就是就推開了他,江sir被推倒在地後立刻就是對他吼了一句 "你敢襲警!"
江揚實在是看不下去,他對著Jack說著 "Jack,你聽清楚,你今天來這裡做甚麼?而你做了甚麼?好好的,跟我們說,不要生氣,好嗎?"
"融…蓉…" 聽著Jack的碎語,讓江揚問 "蓉蓉?蓉蓉怎麼了?"
"蓉蓉,說,叫我,數,有,多,少,人。" 聽著Jack的話,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江揚他們等人送著Jack出警局,而蓉蓉就坐著姣佬開著的計程車在警局外等著他。
突然,江sir一注意到Jack腕上掛著的智慧手錶就是說了一句 "等等!"
"你的錶我要檢查一下。" 說著,江sir就是上前來抓住了Jack的手,並把他的錶拆了下來。
隨著江sir看了又看,發現這只是一塊可以檢測心跳、血壓的運動手錶,並沒有其他不對的地方,這讓江揚替Jack又問了一句 "江sir,你可以讓他回去了嗎?"
江揚從江sir的手裡拿過了錶以後就是搭著Jack的肩,陪他朝著計程車走了去。
"不好意思啊,蓉蓉,耽誤了那麼久。" 江揚送Jack上了計程車,並把Jack的錶交給了蓉蓉,姣佬立刻就把車子往馬路上開了去。
"怎麼樣?嫂子?回家嗎?" 姣佬才這樣問了一句,蓉蓉就是說了一句 "你們今天行動的時候,我看到了。"
"我看到,你們打扮成登山客的樣子回來。" 蓉蓉才這樣說完,Jack就是說了一句 "去碼頭吧。"
Jack握上了蓉蓉的手,而他藏在衣袖裡,今天他用來指揮的智慧手錶才露了出來。
蓉蓉看向了Jack,Jack正對她笑著說 "我帶你去見你爸爸。"

到了晚上,江揚又檢查了一次今天Jack在他辦公室裡的錄像,他打了個哈欠,但隨之,他立刻停下了錄像。
他看著今天在錄像裡Jack手上掛著那隻錶的咖啡色錶帶,但是今天江sir從Jack的手上搶過的那隻錶是黑色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5-10-5 23:03:47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八集-5(下)

江揚及大海來到了今天他們到的那個破屋裡來,大海還問著 "你怎麼確定他們還把肉票藏在這裡?"
江揚一邊走著,一邊說 "今天這種情況帶肉票走太不方便,而且沒有車,要背一個暈倒的人下山也是種累贅。如果我是高哲,我一定會把肉票藏起來,等警察都走了以後再回來接他。"
江揚打開了破屋裡那地下防空洞的小門,果然,昏迷的關偉辰就在裡面。

"是嗎?被發現了啊?" 坐在船屋甲板上的Jack才這樣說了一句,BT就是又說 "表哥
"我得把孩子們也接上來才行了呢!你們也盡快安排家人離開香港吧。" 說著,Jack就是走下了甲板,而BT坐在甲板之上想了又想,給自己灌了口啤酒。
Jack在經過船艙的時候往裡面看去,伍利仍正在向蓉蓉說明這一切,而Jack趕緊趁著蓉蓉還沒發現他的時候,跳下了快艇去。

在家裡,波子圍著蓉蓉的圍裙在廚台前洗著碗,背上用著背帶背著樂樂,完全就是Jack以前家庭主夫的翻版,而嘉駿和安安兩個則是乖乖的坐在客廳裡折著洗好的衣服,收拾著樂樂的尿布。
隨著電鈴響起,波子立刻就是說了一句 "去開門!"
嘉駿和安安兩個乖乖的走到了家門邊,隨即波子就是聽見了他們倆的聲音興奮的叫了句 "爹地!" "爹地!"
波子探了個頭出來,就是見到行動正常的Jack兩隻手分別抱著嘉駿跟安安兩個,走進了家門來。
Jack看著傻住了的波子,問 "看甚麼呢,不認識我啊?"
波子手裡的碗掉到了地上,砸了個粉碎,Jack看了眼地上的碗以後便是說 "把地上收拾好就去收拾自己的東西吧,我們要離開家一趟。還有,新買的碗從你零用錢裡扣。"

Jack、波子、嘉駿、安安他們幾個幫忙從快艇上接力,搬著好幾個保險箱上船屋來。
"欸?Jack哥?這些是?" 手裡拿著啤酒的keymen才走出來見到這一幕,Jack就是對著他說 "這裡二十個保險箱,能在五分鐘內全把它們都開了嗎?"
Keymen一聽到就是說 "有點挑戰性,我要先練下手才行。"
"不過你還是先去看看嫂子吧。" keymen才這樣說,Jack就是問 "她生氣了?"
Keymen搖搖頭,說 "她很開心。"
"她很開心?" Jack錯愕的問著,keymen只是指著裡面,說 "你還是自己進去看看吧。"
Jack朝著船艙裡走了進去,立刻他便是用著笑臉迎著,並試探的問了一句 "蓉蓉?"
但隨之,Jack見到的卻是蓉蓉和BT他們坐在船艙的地上喝著酒,而蓉蓉卻已倒在地上睡著了。
"蓉蓉?蓉蓉!" 蓉蓉給Jack搖了搖,意識稍微清醒了一點以後就是對他笑著問了句 "你回來啦?來一起喝一起喝啊
Jack直瞪著蓉蓉,天啊,她到底喝了多少?怎麼醉成這樣?
"怎麼了?你不開心啊?" 隨著蓉蓉這樣問著,Jack這時真的很想回對著她說:廢話!見到自己老婆給人灌醉成這樣,你開心的起來嗎?他才走開了多久啊?才一會兒啊!才一會兒沒看著啊!
蓉蓉看著一臉寫著「我很火大」的Jack,卻是帶著傻笑對著他問 "誰惹你生氣了?"
Jack壓著怒氣,說了一句 "一個笨蛋!"
"沒事我們叫笨蛋走開,不讓笨蛋喝我們自己喝" 聽著蓉蓉的醉言醉語,這時候的Jack想宰了BT他們幾個的心都有了,誰讓他們讓蓉蓉喝得那麼醉的?
Jack直接就是把蓉蓉給抱了起來,帶往了下面的房間去,但就在門關上以後
"欸?你你做甚麼啊?" "喂!" "放開我!你別壓著我!你好重啊!" "啊!你脫我衣服做甚麼?" 在蓉蓉的聲音之後,隨即就是Jack的一聲怒吼 "閉嘴!"
眾人聽著房間裡傳出來的聲音,每個大人都是一陣臉紅心跳的。BT他們對看了一眼後又看向了幾個孩子,波子他們幾個把保險箱都搬上來以後就是直接席地而坐,並直接開始做起自己的事來。很明顯,他們幾個似乎已經對這種情況早已見怪不怪了,各別在玩著自己的手機、看著書、吃著零食,於是他們幾個也開始做起了自己的事。
安安吃完了最後一塊巧克力後,看了看四周,唉爸爸又帶媽媽去房間玩了,她現在能幹嗎呢?大哥在玩手機,二哥在看書,表叔、長腳蟹姊姊跟姣老叔叔都在喝那種苦苦又臭臭的飲料,欸?keymen叔叔在幹嗎啊?keymen叔叔的桌子上擺著好多鐵盒子喔,他在聽鐵盒子的聲音?難道盒子裡有好玩的東西嗎?
安安朝著他跑了去,趴在桌子旁,對著keymen問 "keymen叔叔,你在做甚麼啊?"
"叔叔在工作。" 正在忙著的keymen只是應了這樣的一句。
而安安開始學著keymen把耳朵貼在保險箱上,但她不像keymen那樣手還在轉著保險箱上的轉盤,聽著鎖頭的聲音,只是單純的把耳朵貼在保險箱上。
之後,安安就是說了一句 "沒聲音啊?"
Keymen看了安安一眼後就是笑了下,說 "你要轉那個轉盤才聽的到聲音的。"
安安一聽到就是說了一句 "轉盤的聲音有甚麼好聽的?"
安安才想走開,就聽到一句 "要是你能把這個箱子打開的話,叔叔就請你吃巧克力。"
安安立刻一個扭頭,就是說著 "那我要果仁口味的!"
Keymen一聽,笑著說 "只要你能打開,你想吃多少,叔叔就請你吃多少。你試試仔細聽聽轉盤的聲音,你會發現
突然一陣電子通過的聲音響起,眾人都朝著他們看了去。keymen一轉頭就見到安安站在那個打開的保險箱旁邊,對他伸著手,說 "巧克力!"
姣佬一笑,說 "keymen,看來安安的天份比你兒子還高喔。"
Keymen想了下以後也是對著安安笑著問 "安安,你想學開鎖嗎?"
安安一樣張著手,說了一句 "小義教過我開鎖了。"
Keymen一聽,臉皮一抽就是罵了一句 "臭小子居然把我教他的手藝傳出去了
"原來這孩子是色誘的人才啊?" 長腳蟹才這樣說,在另一邊的BT就是拍著她的肩膀,說了一句 "長腳蟹!你有徒弟了!"
波子一聽,之後一湊上來就是在BT的面前跪了下來,對著他說 "表叔,那你也收我當徒弟吧!"
BT的臉皮一抽,說 "謝謝但我還不想被你爸打死...
"那我們都不說不就行了嗎?" 隨著波子上來纏著BT的手臂對他灑著嬌,直說著 "教唄教唄
姣佬看著有點羨慕啊之後轉頭一望,看向了坐在一邊看著自己書的嘉駿,跟著就是對他笑著,問了一句 "嘉駿,你對開車有興趣嗎?"
"沒興趣。" 隨著嘉駿頭也不回的答了一句,姣佬的臉一垮,立刻說了一句 "好冷淡的小孩
長腳蟹在一邊笑了笑,而另一頭,安安繼續向keymen要著獎品 "巧克力!"
"口味要果仁、牛奶、太妃糖、可可,還有" 隨著安安一連串的說著,keymen立刻就是問說 "先先欠著好嗎?"
而在房間裡的Jack正在努力要試著要給蓉蓉洗澡,好讓她清醒一點。
"啊!救救命啊!老公!老公救我!" 隨著蓉蓉不停的胡亂揮動著雙手,這讓Jack想制止她的行動卻又不知從何下手,只好任由她的胡作非為,明明是他要給蓉蓉洗澡的,但衣服還沒幫她脫下,她就自己跌進了浴缸裡去,還不停的拍著浴缸裡的水,搞得Jack自己也被濺得一身濕。之後Jack才靠近她,蓉蓉立刻就是抱住了他的脖子,就像在海裡快溺水的時候突然抓到了塊浮板一樣,力道之大差點沒把Jack給勒死。
"老公!我掉下海了!快救我!" 聽著蓉蓉的醉言醉語,這讓Jack真的是來個人提醒一下他當初為甚麼會娶這種傻師奶當老婆好嗎?

Jack好不容易才幫蓉蓉洗完了澡,把她放上了床鋪,而蓉蓉還在說著 "老公我好累啊真的好累啊!"
"累了就休息!" 說著,Jack就是給蓉蓉蓋上了被子,可是蓉蓉卻是直接推開了被子,繼續說著 "老公當個師奶好累啊我不想當了你當吧,好不好?"
"行了,行了,我當,我當。" Jack又把被子給蓉蓉拉了上來,可是蓉蓉又扯了開,說著 "老公,我們的孩子很乖呢。"
"我知道!你把他們都教得很好!你最行了!" 說著,Jack又給蓉蓉蓋上了被子,可是又給蓉蓉扯了掉,並說著 "他們都好懂事
"是是是!很懂事!" Jack忍著快發火的情緒,硬是用被子把這個師奶給裹得緊緊的,並這樣說著。
蓉蓉掙扎著雙手,最後用盡全身的力氣才把兩隻手從被子裡伸出來,並叫著 "可是我不想他們那麼懂事啊!"
Jack看著蓉蓉迷迷糊糊的說著 "老公,小孩子應該就是要不懂事的,可是他們都太乖了乖的讓我覺得心裡很不舒服總覺得好像是我沒保護好他們,才讓他們那麼早熟
Jack想了下以後就是說著 "別亂想了,不是你的問題。"
"老公我真的很累很怕我不要見到你為了保護我,把自己搞受傷!你知不知道我每天都在擔心你啊!這樣的生活我過得好累啊好累啊" 聽著蓉蓉這樣說著,Jack嘆了口氣以後就是上前去摟著蓉蓉,並且說 "我知道你很累,我答應你,這件事過去之
突然,蓉蓉感到反胃,直接就是朝著Jack的身上吐了下去,瞬間!在船艙裡的人都聽見了Jack在下頭的怒吼聲 "包蓉蓉!"

隔天一早,Jack才換好衣服要走出房間就遇上了BT
BT張口才想說點甚麼,但往Jack的背後看了去,蓉蓉還在床上睡著。
看著BT的表情有點奇怪,讓Jack馬上就是說 "別想太多,她只是累了而已。"
BT卻是說 "看姑姑這樣也知道是累了。小別勝新婚嘛,我明白的。"
Jack回到了床邊想把蓉蓉給叫起來,讓她自己好好解釋一下,但他的手才碰上蓉蓉的肩膀,蓉蓉就是抱著被子捲到了床的角落去,嘴裡還喃喃的說了句 "Jack…不要了
瞬間,Jack的腦子好像給炸開了!不要?不要甚麼?我甚麼都沒做啊!
Jack僵硬的把頭轉了過去,果然,BT只是露出了一副「我懂的」的表情,Jack差點沒吼出來一句:你到底在懂甚麼啊?
Jack一肚子都是升上來的火和尷尬,讓他覺得一口氣堵在喉嚨上不去又下不來,最後只是無奈的嘆了口氣。唉誰讓他要娶這樣的一個笨師奶當老婆呢
"表哥,有件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聽著BT這樣說著,Jack給蓉蓉拉上了被子來,並問了一句 "甚麼?"
BT想了想,說 "阿翹她不肯走,所以我想把阿翹也帶來。"
Jack馬上就是說了一句 "不行!"
"表哥" BT還想說點甚麼,Jack卻是走上了船艙去,並丟了一句 "你要真說服不了她,那就算了。"
在船艙裡的大家看著BT追了上來,並對著Jack的背影問著 "甚麼意思?"
"接下來的行動你不適合參與,你先下船吧。" Jack才這樣說,眾人都是一臉錯愕,特別是BT
"表" BT還想說話,Jack卻是又說 "不要讓我再說一次!"
"好了,我們開始說正事" Jack才要開始跟伍利他們討論起下次的行動,BT就是又對著Jack吼了一句 "你可是把你一家人都帶上了呢!憑甚麼你就可以!我就不行!"
眾人看了看他們兩個,Jack一個扭頭卻只是對著他說 "我這次拼上的不只是自己的命,而是我一家人的命,你行嗎?你有做好親眼看著老婆孩子都死在你面前的心理準備了嗎?"
BT先是一愣,Jack又繼續問著 "你能在你老婆、女兒面前做事嗎?你能堂堂正正的告訴她,她爹地是個賊嗎?"
"表哥,我" BT才開口,Jack就是又說 "下船,我已經說了第三次了。"
BT氣的轉身就走,而之後,Jack就是又問了句 "波子他們起來了嗎?"
"還沒。放心,下面的房間我坐好了隔音設備了。" 伍利才這樣說,Jack就是又說了一句 "那我們趕快趁他們起來前把事情做好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5-10-6 00:11:02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孩子來更文啊! 感覺要有大事發生了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禁止发言

白痴~

发表于 2015-10-9 16:49:17 |显示全部楼层
没想到还在更新,孩子棒棒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5-11-30 00:46:54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八集-6(上)

本帖最后由 陌生人的孩子 于 2015-11-30 00:47 编辑

伍利才走進了Jack和蓉蓉的房間,就見到了蓉蓉在房間裡整理著床鋪,看著蓉蓉看著眼前這整齊的一切滿足的笑著。
伍利乾咳了一聲,蓉蓉轉頭一望,隨之就是叫了句 "爸爸。"
"爸爸想跟你談談。" 伍利走了過來,而蓉蓉還在問著 "甚麼事?"
伍利和蓉蓉在床鋪上坐了下來之後就是說了一句 "回去吧。"
"甚麼?" 蓉蓉才這樣問,伍利就是又說 "爸爸看的出來,你們對Jack很重要,有你們在,他整個人都不一樣。但是因為你們在,Jack的心就會變的柔軟,這會是他的弱點,他的對手不會放過他的弱點。"
伍利摸上了蓉蓉的手,繼續對著她說 "蓉蓉,我知道你放心不下他。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們其中一個出了事,Jack他會怎麼樣呢?"
蓉蓉收回了手,跟著就是對著伍利問 "爸爸,你是不是也很恨媽媽?"
"甚麼?" 伍利還沒反應過來,蓉蓉又說 "媽媽在我面前永遠都是那個最溫柔的媽媽、最溫柔的妻子,直到弟弟走了以後,她就變了。她總是說自己那時候不應該只指望你的,如果那時候她也能做點甚麼的話,弟弟就不會死了。你也是這樣想的嗎?"
伍利一聽,立刻就是說 "我從來沒有怪過你媽!"
伍利想了下,看向了一邊,繼續說 "我也從來沒覺得她有溫柔的時候。開甚麼玩笑!她那樣子能叫溫柔的話,這世界上就沒溫柔的女人了。"
蓉蓉看著地板,嘴邊勾起一笑,說 "媽媽也是這麼說,所以她總是說我很像你。媽媽很常罵你,她說你太軟弱,問自己怎麼會看上你這樣的男人。本來我也以為她是因為弟弟的死才恨你,但認識了Jack之後,我才知道不是這樣的。不是因為弟弟死了,而是在弟弟死了之後,你退縮了。"
伍利看著蓉蓉淡淡的說著 "她恨的是你的消失跟你的沉默,而她最恨的,是你到她死都還不肯來見她一眼。"
"蓉…" 伍利才想說點甚麼,蓉蓉就是又說 "爸,一個女人在面臨自己的孩子被人殺了之後,你覺得她最需要的會是甚麼?我跟Jack在一起的時候就已經決定了,不管發生甚麼事我也不會怪他,我也不會離開。可是如果他像你一樣,在我們的感情上退縮了的話,我跟媽媽是一樣的。每次他的離開讓我那麼生氣,那是因為我很怕他有一天會像你一樣,有天一走,我就再也見不到他了。"
蓉蓉轉過了頭去看著伍利,對著他說 "我本來不想跟你說這些的,因為我知道你不想我提,可是爸爸,你逃避這件事已經太久了。你以為我跟媽媽的堅持是為了甚麼?因為你的退縮,媽媽的堅持跟弟弟的死才變得一文不值。"
一說完,蓉蓉便站起了身離開了房間。

蓉蓉走上了船艙,這才發現一整天下來熱鬧的人們已經只剩下地板上的幾隻空酒瓶和幾個杯麵。
蓉蓉搖搖頭,正當她還在收拾的時候,兩聲咳嗽聲傳來。抬頭一望,便見Jack一人坐在甲板上翻著文件的背影。
天黑了,Jack在甲板上翻查著手裡的文件,仔細的看過每一個文字,可是天色暗了之後他也沒想進去看或是拿隻手電筒來,只想著趕快看完。忽然一陣風颳來,手裡的文件被吹了散,Jack趕緊上前去把那些資料給撿回來,而在他正想去撿起來的時候另一個人先幫他做了這些工作。
蓉蓉撿好了文件,還整理了下,來到了Jack的身邊後替他把文件用上頭的迴紋針給好好的別上了文件夾裡。
"謝謝。" 面對Jack的道謝,蓉蓉只是笑了一下,把頭倚了過去,靠在他的肩上。
Jack看蓉蓉並沒有打算要走的樣子,而他也沒辦法就這樣大方的在蓉蓉面前繼續讀著手裡的資料,正當Jack想開口的時候,只見蓉蓉靠在Jack的肩上,帶著甜甜的笑容闔著雙眼睡著。
Jack一笑,問 "又裝睡?"
蓉蓉闔著眼睛,說 "累了,想休息會兒。"
Jack跟著就是說了句 "累了就進去休息吧?外面風大。"
蓉蓉搖搖頭,說 "不要,我想在你旁邊。"
蓉蓉全程都沒睜開眼睛,Jack的嘴角勾起了抹淡淡的笑容後就是把手裡的文件交給了蓉蓉,說了一句 "幫我拿一下。"
蓉蓉還沒睜開眼,突然身邊的波動讓她嚇了一跳,立刻緊緊的抱著Jack的脖子。
Jack才抱起了蓉蓉就給她勒了那一下,讓他隨之就是說 "我知道你很愛我,但你也不用勒的我那麼緊啊。"
蓉蓉一聽,立刻就是槌了他的胸口一下。
Jack抱著蓉蓉往船艙裡走了去,就在他們走到房間門口的時候就是遇上了要出來的伍利。
"岳父。" Jack遇上了正從他們房間出來的伍利,問 "你找我們?"
伍利看了蓉蓉一眼,可是蓉蓉卻是刻意看著Jack。之後伍利才說了一句 "不早了,早點睡。"
伍利走開了後,Jack注意到了他們兩個有些不對,可他只是繼續把蓉蓉往他們房間裡抱了下去。
Jack讓蓉蓉躺在了床上,還給她蓋好了被子,自己則是拿過了那些文件來繼續看著,另一隻手則是在她的身上輕輕拍著,哄著她睡。彷彿是之前那些無數個夜晚裡,他們就在家中,Jack在睡前看著書,而蓉蓉就躺在一側靠在他的身邊看著她老公專心時的帥樣,直到她睡了過去。
忽然,Jack把手蓋上了蓉蓉的眼睛,說了句 "累了就快點睡。"
"老公,你說…如果那個時候我是跟著爸爸生活的話,今天的我會不會比較能幫上你的忙啊?" Jack闔起了文件,看向了蓉蓉,說 "要是我的岳母沒把你養的那麼笨的話,我也當不了你老公了。"
蓉蓉才想發火,Jack趕緊接下了後面的話 "你也沒那麼多機靈可愛的小搗蛋們可以每天氣你了。"
蓉蓉壓下了火氣,Jack摟著她的肩膀,問著 "怎麼了?跟岳父吵架了?"
蓉蓉想了想,最後只是搖搖頭,說 "只是覺得自己很沒用。"
Jack立刻就是又說 "你這不是沒用,是幸福。你看看,岳父岳母都那麼疼你,老公也疼你,孩子們也疼你,你說你看過有哪個師奶像你這麼幸福的?"
Jack之後更是在蓉蓉的額上親了下,又說 "別這樣想,好嗎?你啊,是我最能幹的高太太,家裡餐廳都給你照顧的那麼好,又怎麼會沒用?要是沒有你,我才該頭痛呢。"
"快點睡,別累到了。我再看一會兒也睡了,好嗎?" 隨著Jack又看向了那些文件,蓉蓉想了下以後又問 "我聽他們說,你跟BT吵架了?"
Jack想了下以後就是看著那些文件,說了一句 "你讓我們自己解決吧。"
蓉蓉隨之就是說 "你啊,就是這大男人脾氣,我都不懂BT…"
突然,Jack一個翻身就是壓在了蓉蓉的身上,並對著她說 "高太太,我看你挺精神的,正巧我也挺精神的,那不如我們倆一起做點有益身心的活動吧。"

伍利聽著隔壁不和諧的聲音傳來,波子已經在旁邊的床上睡著了,旁邊的樂樂也咬著奶嘴,玩著自個兒的小腳ㄚ。
伍利拍了下他,波子一醒來就是先叫了句 "外公。"
"波子,外公有事想跟你說。" 波子坐了起來,問 "甚麼事?"
"我想你明天帶嘉駿,先回去紐西蘭。" 波子立刻就是問 "為什麼?"
伍利摸著波子的後腦杓,說 "波子,你長大了,有些事你也清楚。要是真出了事,我希望最起碼還能給你們爸爸留下一條血脈,不至於絕後。"
波子聽到後就是說 "嘉駿想走我不反對,但我不想,所以我不會走。"
"波子…" 波子把自己捲進了被子裡去,說了一句 "我不是種豬!"
伍利搖搖頭,之後看向了一邊的樂樂。
伍利看著樂樂對他笑著,伸出了手來向他討著抱抱的模樣,讓他把她給抱了過來,摸了摸她的臉龐,笑著說 "你真像你外婆…"

BT才帶著一身酒氣回到了他們的家,在廳裡正在照顧他們女兒的江翹隨之就是放下了寶寶,上前去扶著BT。
江翹一邊把BT扶回房間裡去,一邊說著 "你喝的那麼醉做甚麼?"
"你知道我的理想是甚麼嗎?我最想要的就是研發出一台超級電腦,只有手指大,可是速度!咻!像光速一樣!衝出宇宙!" 聽著BT的醉言醉語,江翹一把就把BT扔在了床鋪上,隨後就是對著他罵 "你看看你像甚麼樣?你看看你自己!你自己說!你像一個爸爸嗎?"
聽著江翹這樣罵著,BT跟著就是說 "我不是爸爸?為了當你的丈夫,當你孩子的爸爸,我放棄了多少你知道嗎?"
江翹一聽就是問 "你放棄?你放棄了甚麼?"
BT繼續說著 "為了生意,我連我的超級電腦都沒空研究!為了賺錢,我就差沒跪著求人來買我們的軟體!為了要當一個爸爸,我連表哥他們都不管了!我的兄弟們在外面拼死拼活,我卻丟下他們,當一個縮頭烏龜!我拋棄了我所有的一切,可是在你眼裡,你全都認為這是我應該做的,甚至還覺得我做的還不夠多,不夠好!你告訴我啊!我都放棄了我所有的東西了,可你還是覺得不夠!你到底還要我怎麼做!"
寶寶的哭聲傳了來,江翹隨之就是說 "好!你要是真那麼喜歡研究你的電腦就去!想出去找死就去!你以為我就喜歡管你嗎?我每天在家帶女兒,還要看著公司,你以為我容易嗎?現在你一句話讓我們把公司關了,要我們走,你又把我的努力看在哪裡?你每天就只想著你在外面那些非法的勾當自以為是在伸張正義,但其實你們根本就只是在幼稚的以為自己是超級英雄,自我滿足罷了!"
一說完,江翹就走出了房間,而BT還在說著 "對,我是在自我滿足…因為…這已經是我僅存的…難道我連這一點點的滿足都不能有嗎…"

隔天一早,波子伸了個懶腰,走上了甲板來,對著已經做好了一桌的早餐,在上頭喝著咖啡、看著文件的Jack叫了一句 "爹地早。"
樂樂在一邊的嬰兒床裡睡著,Jack的一隻手還在輕輕的推著搖籃,哄著裡頭的小女兒睡著。
"早。" Jack依舊是專心在手裡的文件上,之後波子又問 "媽咪呢?"
"她還在睡。" 隨著Jack回了這樣的一句,波子來到了一邊拿起了吐司抹著果醬,並且說著 "爹地,年紀大了就少做點夜間活動吧。"
波子這一句讓Jack嗆到了,Jack才闔起了文件想朝波子的後腦打去,波子卻是一個轉頭就叫著 "媽咪早!"
Jack轉頭望去,蓉蓉帶著笑容走了來,說著 "早。"
Jack則是上前去在蓉蓉的臉上親了下,對她說了句 "早。"
看見這幕的波子隨後就是開始在地上找著東西,蓉蓉一見到就是問 "波子,你找甚麼呢?"
波子繼續找著地上,說 "我雞皮疙瘩掉一地了,你們有沒有看到?"
蓉蓉無奈的往旁邊走了去坐了下來,而Jack則是立刻抓起了他的文件往他的後腦拍了下去。
"噢喔!" 波子立刻慘叫了一聲,跟著就是說 "爹地,不要打頭,會變笨的啦!"
蓉蓉看著一邊睡著的樂樂,並且問了句 "爸爸呢?"
"他說他想吃油條,所以一早就下船,自己跑去…" Jack話還沒說完,下頭就傳來了兩個孩子的嘻笑聲。
蓉蓉才想下去,Jack就是摸上了她的肩膀,說了一句 "我去吧。"
Jack走開之後,蓉蓉就是對著波子問 "波子,你…"
突然,下頭傳來了一陣潑水聲,以及Jack的怒吼 "高安安!"
沒多久,一個全身濕透的大人一手拎著一個穿著同款不同色睡衣的兩個孩子上來了船艙。
蓉蓉笑而不語,走到了一邊找出了條乾毛巾出來。
Jack才放下了他們兩個,蓉蓉就是走了過來,把毛巾交給了Jack,說 "先擦擦吧。"
Jack接過了毛巾就是問了一句 "我能把這兩個傢伙塞回你的肚子裡,重新生兩個聽話的嗎?"
蓉蓉一聽,馬上就是說 "你覺得家裡有哪個是聽話的?"
Jack一眼掃過四周這四隻大小魔怪後,用毛巾擦了擦頭,繼續回到他的位子上吃著早點,說 "你當我剛剛甚麼都沒說。"
但波子這卻不樂意了,問 "喂?我這種任勞任怨的24孝好兒子你也不滿意啊?"
Jack卻只是說了一句 "好兒子,爸爸最近手頭有點緊呢。"
這次輪波子說 "你當我剛剛甚麼都沒說。"
蓉蓉又是一笑,突然Jack的手錶一響,Jack看了下手錶上以後就是說 "蓉蓉,我出去了。"
隨後Jack更是上前去在蓉蓉的臉上親了下,說 "今晚我會很晚回來,不用等我,你先睡。"
隨後嘉駿和安安就是對著Jack說著 "爹地,幫我帶巧克力!" "我要冰淇淋!"
可是換來的卻是Jack的一句 "我不買。"
Jack在經過的時候拍了下波子的肩膀,說了一句 "照顧好你媽。"
"由於公務過重,員工要求加薪。" Jack無視波子伸出的手掌,走出了甲板,並下去了船屋旁的一艘快艇之上。
波子看出了蓉蓉臉上流露出了擔心的神情,讓他跟著就是問了一句 "媽咪,你跟爹地昨晚在看恐怖片嗎?"
蓉蓉一回過神來就是說 "沒有啊,怎麼這麼問?"
波子拿起了果汁來喝著,看向了一邊,而安安則是接下去問說 "沒有嗎?那媽咪昨晚怎麼叫那麼大聲?"
蓉蓉的臉瞬間全紅了,看著波子忍著臉上的笑,這讓蓉蓉跟著就是說了一句 "波子,你下面兩個月都沒零用錢了。"
"為什麼?" Jack在快艇上聽著波子的叫聲一笑,隨後便是駛著快艇朝著一片汪洋大海開了去。

Jack走上了碼頭,雙手插在口袋裡,來到了馬路邊攔了輛計程車,坐了上去。
之後,在碼頭邊有兩個小混混也趕緊坐上了他們的車跟上了Jack的後頭。
再接著,碼頭的另一邊停著的一輛車上,一名便衣也將車子開了上去,並撥出了電話,說 "江sir,我看到高哲了。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兩個人在跟著他。"
電話裡傳來了一把男聲說 "先跟著,記住!千萬不能打草驚蛇。"
在車子開動之後,BT也騎著摩托車跟了上去,再往後去,江翹一坐上了計程車就是說了一句 "師傅,麻煩你,跟著前面的計程車。"
一路下來,他們一輛接一輛的跟著。
Jack的計程車在路邊停了下來之後,他便是走進了間咖啡廳裡。
"麻煩你,一杯Expresso。" 那兩個小混混盯著Jack在裡頭點了一杯咖啡,順著他往外看了出來,他們兩個立刻就是轉過了頭去。
之後,Jack拿著咖啡又走了出來,坐在了路邊,直盯著對面一輛正在將一箱箱鈔票搬上的運鈔車看去。
在車上的便衣隨之就是對著電話報告著 "江sir,高哲他們好像打算要劫運鈔車。"
Jack的手錶又傳來了一聲鈴響,Jack舉起手錶一看,那是一則訊息傳來,上頭寫著 "一切已安排妥當,五分鐘後行動。"

------------------------------------------
撐不住了...來去睏...下集等明天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1-15 02:59 , Processed in 0.13418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