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小说小品] 原來愛上賊第三輯(5/30 更新第五十八集-6(下),在第5200樓)

  [复制链接]

23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1 00:46:15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集-3

Jack在服務台等著,可是他越等就越著急,他已經不想再等下去了。

接著Jack就對著在服務台中的小姐說 "小姐,我想再去找一下,如果他們回來的話就麻煩你打個電話給我,我再過來找他們。我的電話是

 

嘉駿跟安安跟在那個男人的後面,人感覺越來越少了,地方也越來越幽靜。

安安接著就對嘉駿說 "哥哥,怎麼感覺人越來越少了?"

嘉駿跟著就對著那個男人的背影說 "叔叔,你有沒有走錯啊?"

那個男人轉過身來,看著他們,面帶微笑的說 "沒有啊,就要到了。"

嘉駿接著就對他問 "那服務台在哪裡?"

那個男人跟著就指著前方很荒涼的地方,說 "就在那邊,就要到了。"

嘉駿跟安安隨之就感覺到了不對,對那個男人感覺到了懷疑。

而嘉駿更是開口說 "叔叔,你是不是在說謊?書上說一個人在遇到問題的時候,如果他的眼睛往左邊看去,那他就是經過思考之後才回答的,那就很有可能是在說謊。"

那個男人聽到後馬上就愣住了,可是他接著就朝著嘉駿跟安安走了過去,在他們的面前,對他們說 "別傻了,叔叔不是壞人,我只是要帶你們去服務部找爸爸啊。"

跟著那個男人就伸出手去抓著他們兩個,而嘉駿跟安安馬上就掙扎著,打著他的手臂,叫著 "走開!走開!放手!"

可是他們兩個孩子的力氣哪裡敵的過這個大人呢?簡直就是以卵擊石。而那個男人緊緊抓著他們兩的的手,更讓嘉駿跟安安確定這個男人對他們的意圖絕對是不好的。

接著安安就朝著那個男人的手背上很用力的咬了下去,那個男人馬上就叫了句 "啊!"

那個男人一鬆手,嘉駿馬上就叫了句 "安安快跑!"

跟著嘉駿在另一旁也朝著那個男人的小腿前側給踢了下去,讓那個男人不得不放手。

接著他們兩個就都趕快往著剛剛跑來的地方跑去,而那個男人就跟在他們的後面。

 

Jack在遊樂園之中快速的走著,不停的對著附近大叫 "嘉駿!安安!你們在哪裡啊?嘉駿!安安!"

 

嘉駿跟安安在跑著,好不容易又跑回了遊樂園之中,他們附近的人群又再多了起來。

可是跟著,安安就被那個男人給抓住了,直接給抱了起來。

嘉駿回過頭來看到之後馬上就跑了回來打著那個男人,安安也是。他們兩個小小的拳頭就用著他們那小小的力氣,在那個男人的身上打著,不停的大叫著 "走開!壞人!你走開啊!"

而嘉駿卻又被反過來給那個男人抓著他的頸子。

 

嘉駿跟安安的大叫引起了路人的圍觀,其中更是有遊樂園的工作人員走過來對著那個男人問 "對不起,請問有什麼事嗎?"

那個男人馬上就若無其事的笑著說 "沒事,孩子在鬧彆扭而已。"

嘉駿接著就在繼續打著那個男人,對著那個男人叫著 "走開啊!你不是我爹地!走開啊!不要碰我!"

安安對著那個男人也是一樣。

而那個男人對著他們兩個說 "你們還這樣?爹地生氣了喔。"

那個男人跟著就把安安給放了下來,瞪著安安,用著威脅性的口氣對著她說 "叫我爹地我就不會生氣了,叫啊。"

接著那個男人抓著嘉駿的手用力了起來,嘉駿馬上就露出了很痛的樣子,叫著 "好痛喔!走開!走開!"

那個男人繼續在用著威脅性的口氣和目光瞪著安安,並且也伸出了手去抓著安安的手腕,使勁的抓著她手晚上的脈搏,安安馬上就露出了很痛的樣子。

那個男人繼續在威嚇著安安,對她說 "叫!叫啊!"

安安跟著就對著那個男人叫了句 "爹地。"

那個男人接著就露出了很開心的樣子,對著安安笑著說 "對了,好乖。"

可是跟著,就有人從那個男人的另一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個男人一回過頭去,Jack就在他的面前對她說 "我女兒是在叫我。"

接著Jack立即變了個表情,變的凶狠了起來,而且馬上就是當面給了那個男人一拳。

 

Jack、嘉駿和安安坐在咖啡廳內,而嘉駿跟安安的面前還放著兩杯很大的冰淇淋,他們兩個吃著那杯冰淇淋吃的是津津有味,而Jack的面前則是放了一杯咖啡。

Jack接著就伸出了手去摸著他們兩個,問 "怎麼樣?手跟脖子還痛不痛?"

嘉駿跟安安抬起了頭來對著Jack搖搖頭,Jack看到後就又再問了一次 "真的不痛?"

安安跟著就說 "剛剛比較痛,可是現在不會痛了。"

Jack接著就說 "那好吧,如果痛的話要跟我說喔。"

嘉駿跟安安跟著就點點頭,說 "知道。"

Jack接著就對他們說 "你們知不知道,剛剛警察叔叔都還一直跟爹地誇你們,說你們好棒,好聰明。"

嘉駿對著Jack問 "爹地,為什麼剛剛那個叔叔要騙我們?想把我們帶走?"

Jack聽到了就說 "剛剛警察叔叔跟爹地說,說那個叔叔其實是拐帶小孩,接著再把他們賣去做廉價勞工,不過還好,現在已經把他抓到了,可以救了很多其他的小朋友。"

Jack跟著就伸出手去摸著他們兩個的臉,說 "怎麼樣?你們剛剛怕不怕?"

安安接著就說 "找不到你的那個時候比較害怕。"

Jack聽到了之後馬上就又沉默了下來,失落了起來,心裡想著,如果他不離開的話,說不定也不會發生這件事了。

而嘉駿跟著就充滿歉意的對Jack說 "爹地對不起,我下次不會再亂跑,帶著妹妹跑去買冰淇淋了。"

Jack接著就說 "其實是爹地該說對不起才對,爹地不應該丟下你們兩個自己在那邊。爹地保證,以後不會再這樣了。"

嘉駿跟著就有些試探的說 "那

接著嘉駿就給Jack看著他那已經吃光的冰淇淋杯子,問 "我可以再要一杯嗎?"

Jack馬上就笑了出來,說 "好,不過記得

Jack、嘉駿、安安一起說 "不要讓媽咪知道。"

Jack臉上的笑容跟著就更明顯了,接著他就在他們兩個的鼻頭上各點了一下,笑著說 "小搗蛋!"

嘉駿跟安安看著Jack也在笑著,用著他們那一慣淘氣的笑容看著他。

Jack跟著就招了一個手,叫了句 "小姐!"

接著就有一個服務生走了過來,對著Jack問 "請問還要點什麼嗎?"

Jack跟著就說 "還要一個冰淇淋。"

Jack接著就對著嘉駿問 "嘉駿,你要什麼口味的?"

嘉駿想了一下之後就說 "我要草莓的。"

Jack跟著就對安安問 "安安,那你呢?你還想要什麼嗎?"

安安接著就說 "我要巧克力。"

Jack笑了出來,說 "這裡沒有賣巧克力,巧克力口味的泡芙好不好?"

 

晚上,陽台被一片黑暗壟罩,Jack坐在陽台之上,手裡拿著手機,對著手機問說 "對,大概要多少時間?" "好吧,那我籌到錢之後就告訴你一聲,謝謝。"

說完,Jack就把他的手機掛上,放在了桌上,之後他就伸直了腰,雙手掩著面,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好像很疲倦的樣子。突然一雙手搭在Jack的肩上,替他按摩著。

Jack馬上就轉過頭去,蓉蓉站在他的後面,搭著他的肩膀,對著他問 "怎麼樣?累不累?累的話就休息一下。"

Jack伸手去抓著蓉蓉的手,而蓉蓉在他的旁邊坐了下來。

Jack抓著蓉蓉的手,看著她,對著她說 "還好。"

蓉蓉接著就說 "不行的話真的不要硬撐。"

Jack聽到後就笑了出來,嘻皮笑臉的說 "知道啦。"

跟著Jack就問說 "那你呢?那麼晚還不睡?還在織圍巾啊?"

蓉蓉點點頭,說 "波子的我已經快要織好了。"

Jack接著就瞇著眼睛看著蓉蓉,像是個小孩子鬧脾氣的說 "你都先織給孩子,你偏心。"

蓉蓉跟著就說 "還不只孩子呢,接下來我要織爸爸的。"

接著蓉蓉就點了一下Jack的鼻頭,笑著說 "最後才是你這傢伙的。"

Jack聽到後就嘟起了嘴,說 "怎麼這樣居然把我擺在最後?"

蓉蓉跟著就笑著說 "因為你的最特別啊。"

Jack聽到了之後馬上就瞪大了眼睛,問 "粉紅色的還不夠特別啊?不會吧?"

蓉蓉接著就笑著說 "到時你看到了就知道了。"

Jack馬上就皺起了眉頭,像個小孩子的說 "不要

蓉蓉看到後就笑的更開心了,他們兩個牽著的手還在空中盪著,而且Jack的手腕上還掛著蓉蓉當初改掛在他手上的勿忘草鍊子。那麼女性化的鏈子掛在他的手上可真的是挺不適合的,但是他卻天天都掛著,因為這就代表著他老婆天天都在想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1 00:47:26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集-4

伍利坐在他的房間裡面,面對著電腦,手放在滑鼠上,一隻手托著下顎,似乎在想著事情的樣子。

接著兩聲敲門聲,伍利看著電腦,說 "進來。"

蓉蓉把伍利的房門給打開,對他叫了句 "爸爸。"

伍利轉過身來看到是蓉蓉之後就把椅子轉過來,面對著蓉蓉,笑著說 "是你啊?正好,我也想上去找你。"

蓉蓉把門關上,問 "找我?"

伍利對蓉蓉說 "我好不容易連絡到了一個德國的腦科醫生,我剛剛把Jack的報告傳了過去給他看。"

蓉蓉馬上就很著急的問 "他怎麼說?"

伍利聽到後就笑了出來,說 "我不是說我剛剛才把報告傳過去給他的嗎?怎麼可能那麼快他就會回答我如何?"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低下頭去,微微的笑了一下。

而伍利跟著就說 "放心,這個腦科醫生很有名的,如果他還是治不好Jack的話那我就再找。"

蓉蓉抬起頭來對著伍利點點頭,笑著說 "謝謝爸爸。"

伍利接著就把雙手交叉放在胸前,問 "對了,你找我有什麼事?"

蓉蓉跟著就想了一下,之後她就問 "這次是不是很棘手?"

伍利聽到了之後就在想著,接著他就問 "怎麼突然問我這個?"

蓉蓉深吐了一口氣,有些失落的看著地板,說 "我發現…Jack他現在的情形好像更嚴重了,但是他不肯跟我說。"

伍利聽到後就說 "其實我也大概猜到他會這樣了,他的脾氣就是這樣,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是自己一個扛著。"

 

此時,Jack人在書房之中,他正在很專心的直盯著電腦螢幕在看著,從他的眼神看起來很不舒服、很疲倦的樣子,跟著他又緊緊的閉上了眼睛,把眉頭給鎖起來,用力的托著額頭。

 

蓉蓉跟著就對伍利說 "所以我想問你,你可不可以幫幫他?"

 

Jack想要從口袋中把藥罐給拿出來,可是他的手不停的在晃著,不光是手,他覺得連眼前的東西的看不清楚,好像疊上了好多層一樣。他看不清楚手上的藥,他甚至看不到他的手,他只覺得一切都好模糊。而且他覺得頭好痛,接著他手中的藥罐就掉在了地上,裡面的藥全都灑出來了,Jack跟著就用著他那雙手緊緊的托著他兩側的太陽穴,看起來頭很痛的樣子。

 

伍利直盯著蓉蓉在看著,而蓉蓉繼續說 "我不想要他那麼辛苦的樣子,你幫幫他好不好?"

伍利嘆了一口氣之後就說 "其實我

此時,Jack突然大叫了一聲 "啊!"

緊接著的就是一連串東西掉到地上的聲音,伍利和蓉蓉聽到聲音之後馬上朝著房門外衝去。

 

他們兩個跑到書房之後就看到Jack倒在了地上,兩隻手緊緊的抓著兩旁的太陽穴不放,在地上因為頭痛而痛的在打滾。在旁邊的地上,Jack原本放在桌上的東西,除了電腦螢幕之外,連鍵盤都掉在了地上。

蓉蓉和伍利馬上就跑了上去,蹲在Jack的旁邊,關心著他的情形。之後,波子、嘉駿、安安都跑來了,嘉駿跟安安看到後都被嚇住了。

波子馬上就叫了一句 "爹地!"

接著波子就跑了上去,站在伍利旁邊,直盯著Jack叫著 "爹地!爹地!"

蓉蓉抱著Jack,對著他問 "Jack!你怎麼啦?"

Jack兩隻手緊緊的抓著太陽穴,還不停的在掙扎著、大叫著 "我的頭!我的頭好痛!我的頭!"

伍利馬上就說 "我去打電話叫救護車。"

說完,伍利就轉身往客廳跑去。而嘉駿跟安安都被這一幕給嚇到了,直直的穿著睡衣,站在原地,被嚇的不敢動。

安安跟著就站在原地,很害怕的問 "爹地沒事吧?怎麼了?"

蓉蓉接著就對波子說 "波子,把弟弟妹妹帶進去。"

波子聽到後就站起了身來,朝著嘉駿跟安安走去,把他們兩個帶進他們的房間。

安安還在問著 "爹地怎麼了?怎麼了?"

而嘉駿一句話都不說,不知道是嚇傻了還是完全在狀況外。嘉駿跟安安的眼睛還直盯著Jack在看著,直到波子把他們帶離開書房,直到他們的視線不再看到Jack

蓉蓉跟著就很緊張的對著Jack說 "你再撐一下,救護車就要到了。"

Jack聽到蓉蓉的聲音之後就睜開了眼睛,一臉迷失的樣子,問 "蓉蓉?你在哪裡?我的眼鏡?我的眼鏡呢?"

蓉蓉聽到Jack這樣說之後就伸出了手去在Jack的面前揮了一下。

Jack的眼鏡一樣還是掛在臉上,可是他卻好像看不到的樣子,一直在說 "我的頭好痛!把我的眼鏡給我!我的眼鏡呢?沒有眼鏡你要我怎麼看東西!把我的眼鏡給我!"

接著Jack就又開始緊緊的托著他的太陽穴,又再開始掙扎著,大叫 "我的頭!頭好痛!我的頭好痛!"

蓉蓉接著就伸出了手去,緊緊的摟著Jack,很心疼的說 "老公,你不要嚇我。我在這裡,不要怕,我在這裡,我在這裡。"

 

Jack一臉蒼白的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而蓉蓉就趴在一旁,抓著Jack的手,守著他,趴在他的身旁睡著了。再往旁邊看去,嘉駿、安安和波子也在旁邊的椅子上坐著,進入了夢鄉了,看來這幾個人都守了Jack一整個晚上的樣子。

接著伍利把他的外套脫下,披在了蓉蓉的背上,而蓉蓉還是一樣在睡著,跟著伍利就朝著那三個睡著的孩子走去。

伍利輕輕的搖了一下波子,波子隨之就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波子揉了一下他那睡眼惺忪的眼睛之後就盡量的睜開眼睛看著伍利,對他說 "外

伍利馬上就把波子的嘴吧給摀住,不讓他出聲,接著伍利就朝著他後面,還在睡著的Jack和蓉蓉指去。

波子朝著伍利指的方向看去,看到Jack和蓉蓉還在睡著之後就點點頭,表示知道。

接著波子就站了起來,伍利伸手去把嘉駿抱了起來,而波子則是把安安抱了起來,嘉駿跟安安還在伍利跟波子的肩上熟熟的睡著,看來他們兩個被折騰了一晚也累了。他們四個就這樣,輕輕的、慢慢的走出了病房,而伍利在關上房門的時候,也不忘輕輕的、慢慢的關上,就是為了不出一點聲音。

蓉蓉趴在Jack的身旁繼續睡著,熟熟的睡著,守著他,抓著他的手也沒有放開,就像是他們倆人一起牽著手,走入夢中一般。

 

蓉蓉拖著疲累的身軀從醫院當中走了出來,而且她的臉上除了疲累之外只剩下憂鬱了,蓉蓉看著地板,三魂掉了七魄的樣子。

此時,蓉蓉正好在醫院門口遇上了要走進醫院的林藝。

林藝在他們經過的時候,林藝馬上就伸出了手,拍了一下蓉蓉的肩膀,叫住了她 "喂!"

蓉蓉頓時間回過神來,抬起了頭來看著林藝,接著就問 "林藝?你怎麼來了?"

林藝接著就說 "我聽說Jack又進了醫院,所以我來看看他,他怎麼樣?"

蓉蓉跟著就用手扶著頭,很無奈的深吐了一口氣。

林藝看到後就問 "Jack的病又加重了?"

蓉蓉接著就抬起頭來看著林藝,問 "你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1 00:48:58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集-5

Jack人在病房裡面,躺在病床上面,似乎連把眼睛睜開都耗了很大的工夫,而伍利就站在他的身邊。

伍利對著Jack說 "醫生說剛剛是因為你的腫瘤壓迫到了視神經,所以突然出現了暫時失明的現象,或是看不清楚。"

Jack接著就看著天花板,好像覺悟一般的說 "其實我早就已經有心理準備會這樣了,只是沒想到這麼快。"

跟著Jack很虛弱、臉色很蒼白的拿了一張紙給伍利,說 "你幫我把這張紙交給江揚,叫他去找這個人,接下來他知道怎麼做的。"

伍利接過那張紙之後就在想著,畢竟他跟江揚始終沒什麼交情,如果只是個普通鄰居,見個面,聊上個一、兩句的話還行,但是如果要跟警察合作,他的心裡始終還是有個疙瘩,只因為多年的賊性作祟。

Jack看到伍利在思考之後他也大概猜到了伍利在想些什麼,於是就說 "岳父,你去找Charles,他會告訴你要怎麼做,我都跟他說好了。而江揚他負責找出殺我跟BT的那傢伙,我們就專心盯賭船,這兩者並沒有衝突。我知道你還是很不喜歡跟江揚合作,但是拜託,我已經快撐不住了,你就當完成我的遺願,好好跟他合作好不好?你們一定要合作才有可能抓到幕後主使的。"

Jack的語氣聽起來真的就像是個交代最後願望的老頭,好像隨時都會蒙主寵召一般。

伍利聽到後就說 "還遺願呢!想我跟他合作而已嘛,講的那麼嚴重?好像我非答應不行的?"

伍利一邊說,一邊把那張紙給收進口袋之中。Jack看到後就知道伍利是答應了,所以他的臉上立即就出現了一抹笑容,他曉得其實他的岳父是個嘴硬心軟的人,嘴上總是說的什麼死都不要、說什麼都不會答應的話,但是其實遇到重要關頭,他還是挺好說話的。

Jack接著就繼續問 "孩子怎麼樣?"

伍利跟著就說 "他們跟蓉蓉一樣,守了你一晚,所以我剛剛幫他們請了假,讓他們在家裡休息。你想見他們嗎?我下午再把他們帶來?"

Jack搖搖頭,說 "不要,我怕我現在這個樣子會嚇到他們。"

接著,林藝打開了房門,走了進來。

林藝跟著就把門關上,說 "嗨,老朋友。"

Jack在床上舉起了手,很沒有精神的說 "嗨,老朋友。"

而伍利在一旁接著就對Jack說 "我先去把事情做完,下午再來,如果你想見孩子的話再打電話跟我說。"

Jack躺在床上點點頭,跟著伍利就轉身離去。

而就在伍利走了之後,林藝就走到了Jack的床邊來,問 "剛剛那是你岳父?"

Jack點點頭,林藝接著就問 "怎麼跟你老婆一點都不像?看起來好兇。是親生的嗎?"

Jack聽到了之後就笑了起來,跟著就說 "這裡是醫院,可沒有好吃的,你來做什麼?"

林藝接著就在床邊的椅子坐了下來,說 "我來看我老朋友行不行?我是用舌頭來工作,又不是用舌頭來走路,不一定要有好東西吃我才會出現的。"

Jack跟著就說 "來探病你還兩手空空來?這也太沒誠意了吧?"

林藝接著就把雙手交叉放在胸前,對著Jack說 "喂,我如果帶水果來的話你一定會說,你帶點別的好不好?我帶花來的話就更不用說了,你一定會罵我,你是來上墳嗎?"

Jack聽到了之後就在笑著,而林藝繼續說 "既然我帶什麼都會被你罵,那我就乾脆別帶了。"

Jack跟著就笑著說 "也是。"

林藝接著就把手伸進外套口袋中,說 "不過我有個東西是私人給你的。"

跟著林藝就把一片CD從口袋中給拿了出來,交給Jack,說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絕對是絕版貨。"

Jack接過了那片CD之後就笑著,說 "哇,你從哪裡找來的?"

林藝接著就說 "我是犧牲色相,陪了這片CD的女主人兩個晚上才拿來的。"

Jack聽到後就轉過臉去把林藝的全身都給打量了一遍,跟著就說 "不只兩個晚上吧?"

林藝先是笑著,接著就說 "我想你一定是這個世界上最後一個還會買CD的人了,而且還是那麼老的歌。"

Jack看著那片CD,說 "如果全世界的人都不買CD,那還有誰會想寫歌、出唱片呢?"

林藝跟著就很諷刺的說 "是是是,你還真有學問啊?"

Jack繼續看著那片CD,看起來好像真的很喜歡這片CD一樣。

而林藝沉默了一下之後就有些嚴肅的說 "之前你叫我照顧你老婆孩子是什麼意思?"

Jack馬上就說 "就是叫你照顧他們的意思啊,大美食家。"

林藝深吐了一口氣之後就問 "你是在發什麼瘋啊?那是你老婆欸!"

此時,蓉蓉躲在門外,偷偷的把門開了一個小縫,偷偷的看著他們。

Jack看著那片CD,說 "就是因為她是我老婆,所以我最放不下心的就是她。"

林藝接著就問 "你現在到底是怎麼樣?幫我跟你老婆相親嗎?"

Jack跟著就轉過頭去看著林藝,問 "你喜歡蓉蓉嗎?"

林藝深吐了一口氣之後就說 "你好煩啊!我不是跟你說過我跟你老婆沒什麼了嗎?蓉蓉只會是我的朋友,我老朋友的老婆,我跟她絕對不可能會跨過界,她真的不是我喜歡的那一類型,這我可以對天發誓。"

Jack接著就說 "那可以麻煩你幫我把你老朋友的老婆給帶回家休息嗎?"

林藝跟著就看著別的地方,說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Jack接著就說 "我說的是在門外偷聽的那個,你老朋友的老婆,幫我送她回家好不好?"

林藝跟著就問 "你怎麼知道的?"

Jack接著就說 "我老婆二十分才走,你三十分就來了,我就不信你沒碰到她。而且按照蓉蓉的個性,她如果遇到你的話絕對會拜託你再帶她上來,幫她掩護她老爸和我。拜託你幫我把她帶回家休息一下吧,她都已經守了我一晚了。還有

Jack跟著就把CD交還給林藝,說 "叫她幫我把這片CD帶回家放好,反正我在醫院也不能聽,錢我晚一點給你。"

 

蓉蓉和林藝坐在醫院的餐廳裡面,他們兩個的面前各放著一杯咖啡。

而蓉蓉的手裡拿著那片CD,用著很憂鬱的眼神在看著,說 "我都不知道原來他喜歡聽爵士樂,他都沒跟我說過。"

林藝拿起了他的咖啡杯,說 "有些事情不是用說的,是要平常去觀察的,更別提Jack了,他這個人不管什麼都不會說的,嘴吧緊的要拿鐵撬才能撬開。對了,Jack他現在有戒口嗎?不然我打算等一下去深井買燒鵝給他,他喜歡吃,你去不去?"

說完,林藝就喝了一口咖啡。

蓉蓉聽到後就問 "Jack他喜歡吃深井的燒鵝?"

林藝反問 "你不知道嗎?"

蓉蓉看著那片CD嘆了一口氣,說 "我真不懂我這個老婆是怎麼當的?居然連他喜歡什麼都不知道,而且現在他這樣,我卻什麼都做不了。"

林藝接著就把他的咖啡放下,說 "我也只是碰巧跟他喝酒聊天的時候聽他說過而已,但是我知道他最喜歡的是什麼。"

蓉蓉馬上就抬起頭來看著林藝,問 "什麼?"

林藝跟著就說 "你囉。"

蓉蓉聽到後就笑了出來,接著就在看著她手中的CD,微微的笑著。

林藝跟著就說 "Jack是我的朋友,看他現在這個樣子我也不好受,我也想他可以開開心心的,但是我知道,就算我再買十片CD給他,也抵不過你陪他一分鐘。你有沒有注意到Jack看你的眼神?Jack看他喜歡東西的眼神就是不一樣,尤其是你。"

蓉蓉有些失落的看著那張CD,轉著那張CD,說 "我知道,我知道他很疼我,我真的知道。但是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更捨不得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1 00:50:09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集-6

Jack的床上凌亂的非常,而他就站在一旁換著衣服,把他的病人服給換下來。

接著Ali沒有敲門就打開了門,直接走了進來,正好撞見了在換衣服的Jack,她馬上就說了句 "喔!Sorry!"

跟著Ali就馬上把門給關起來,之後門上又傳來了兩聲敲門聲。

Jack把衣服給穿上之後就對著門口說 "進來。"

這下Ali才緩緩的把門給推開,往裡面探了個頭,看了看。

Jack坐在床上,低著頭,穿著鞋子,綁著鞋帶,沒什麼好口氣的說 "下次請你記得先敲門再進來。"

Ali走到了Jack的旁邊,問 "你要去哪裡?"

Jack綁著另一隻腳的鞋帶,說 "除了這裡之外,哪裡都行。"

Ali接著就對著Jack罵 "你瘋了嗎?如果你又暈倒的話怎麼辦?"

Jack繼續綁著鞋帶,說 "那就麻煩你幫我找個好地方把我給埋了,我有件事一定要在我死之前先做。"

說完,Jack就從床上下來,拿起了他在床頭櫃上的眼鏡戴在臉上,並且拿起了他放在床上的外套,轉身離去,似乎連一秒都不想多待的樣子。

Ali看著Jack的背影先是叫了句 "喂!"

跟著Ali擔心Jack的身體會承受不住,所以還是跟在了他的後面,追了上去。

 

蓉蓉手中拿著一袋剛剛才買的深井燒鵝走進了病房,準備要給Jack一個驚喜。

可是她一打開門,就看到整間房間空無一人,只剩下已經被換下來、掛在一旁的病人服。

 

過了一會兒之後,蓉蓉、伍利和長腳蟹都在病房裡面很著急的樣子。

伍利接著就問蓉蓉 "蓉蓉,還有哪裡是Jack可能會去的?"

蓉蓉跟著就很煩燥的說 "我不知道,他有可能去的地方我都找過了,都找不到他人。"

姣老和keymen接著就跑進了病房來,蓉蓉馬上就對著他們問 "找到他了嗎?"

他們兩個搖搖頭,姣老說 "找不到Jack哥。"

蓉蓉跟著就很著急的問 "他還會去哪裡啊?"

蓉蓉話才說完,Ali就從沒關上的房門走了進來,說 "你們在這裡正好。"

蓉蓉馬上就對著Ali問 "Ali,你有沒有看到Jack哥?"

Ali聽到後就說 "他在急診室。"

 

伍利、keymen、蓉蓉、長腳蟹、姣老和Ali站在病房之外。

Ali站在一旁,雙手交叉放在胸前,對他們說 "這個神經病跑到了遊樂園去,說他答應了嘉駿跟安安,要贏給他們一隻娃娃,我攔都攔不住。結果他在那邊丟了兩個小時的硬幣,娃娃還沒贏到,就又暈倒了。"

大家聽到後,馬上就都沉默了下來。

接著醫生和護士從病房之中走了出來,所有的人馬上就一擁而上,圍住了醫生。

醫生跟著就對他們說 "病人現在的身體很虛弱,一定要讓他好好的休養,不能再像剛剛那樣亂來了。"

伍利點點頭,說 "我們知道了,醫生。"

接著醫生和護士就從他們的面前經過,離開了。而蓉蓉馬上就跑進了Jack的病房裡,看著Jack現在躺在床上,雙眼都沉沉的閉起來,還有他那蒼白的臉色。

Keymen看到了之後就很識實務的幫他們把房門給拉上。

蓉蓉在床邊看著Jack躺在病床上,一隻手抓著他的手,一隻手撥著他的瀏海,看著他現在更加蒼白的臉色,很捨不得的說 "你這個傻瓜,那只是個娃娃而已。"

蓉蓉看著Jack躺在床上,仍舊是在睡著的樣子,想著剛剛Ali跟他們說 "這個神經病跑到了遊樂園去,說他答應了嘉駿跟安安,要贏給他們一隻娃娃,我攔都攔不住。結果他在那邊丟了兩個小時的硬幣,娃娃還沒贏到,就又暈倒了。"

蓉蓉一想到這,就不自覺的掉下了一滴淚來,蓉蓉用手把淚滴拭去之後就抓著Jack的手,把Jack的手放在面前,在他的手背上親了一下。跟著她就繼續在看著Jack,看著他,對他罵了句 "你這個笨蛋!"

 

隔天,Jack坐在床上,手中拿著一本書在看著,而蓉蓉就坐在一旁看著他,就像是在監管著犯人一樣。

接著Jack終於受不了蓉蓉這種緊迫釘人的方式,轉過頭去看著蓉蓉,說 "其實你可以考慮跟江sir借手銬來把我鎖在這裡,這樣你就不用那麼辛苦的盯著我了。"

蓉蓉跟著就說 "不行,你把手銬解開的話怎麼辦?"

Jack馬上就問 "我拿什麼解啊?"

蓉蓉接著就坐直了身子,說 "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你一定會有辦法的。"

Jack聽到後就很無奈的樣子,說 "拜託!我已經坐在這裡一天了,我都快發霉了。"

蓉蓉跟著就對著Jack罵 "你活該!誰叫你昨天要自己跑出去的!你說,萬一昨天Ali沒跟著你的話你該怎麼辦?你就只想著嘉駿跟安安!那我呢?如果你出事的話你有沒有想過我啊?"

Jack接著就張開了雙手,說 "OKI’m so sorry,對不起。"

說完,Jack就把身上的被子給掀開,轉了一個身,把腳放在地上。

而蓉蓉看到後馬上就問 "你要做什麼?"

Jack轉過臉來對著蓉蓉說 "我上廁所。"

蓉蓉聽到後就站了起來,說 "我陪你去。"

Jack馬上就一臉錯愕的說 "你不是吧?你連我上廁所都不肯放過我啊?"

蓉蓉跟著就上前去挽著Jack的手臂,說 "我不管,總之我跟定你了,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Jack接著就大叫 "你不能盯著我上廁所啦!"

蓉蓉跟著就說 "我是你老婆,為什麼不可以?"

伍利走到了Jack的房門口,他馬上就聽到了Jack的聲音叫著說 "你不要鬧了啦!"

伍利把門打開之後就看到蓉蓉挽著Jack的手臂,而蓉蓉正在對Jack說 "我不管!"

伍利看著他們,把門關上,說 "在外面就聽到你們的聲音了,你們是在吵什麼啊?這裡是醫院欸。"

Jack馬上就指著伍利,似乎很期待某個人可以來替他解圍般的,很興奮的說 "你來的正好!"

伍利聽到後不免是一頭霧水,很疑惑的問 "啊?"

Jack接著就對蓉蓉說 "你爸來了,讓他陪我就可以了。"

蓉蓉馬上就說 "不行!你們會串通好!"

Jack聽到後就問 "廁所也就那麼小一間,我們串通能串到哪裡去啊?"

蓉蓉跟著就說 "誰知道你啊!"

Jack指著自己,問 "我

伍利打斷了他們的話,叫了句 "哈囉!"

Jack和蓉蓉轉過頭去看著伍利,而伍利對著他們問 "發生什麼事了?"

Jack指著蓉蓉,一臉無奈的說 "你女兒連上廁所都要盯著我,拜託你,岳父,幫我想想辦法好不好?"

伍利聽到了之後就朝著蓉蓉看去,而蓉蓉摟著Jack的手臂摟的更緊,對著伍利很嚴肅的搖搖頭。

伍利接著就對著Jack,很快速的說 "愛莫能助,自己保重,再見。"

說完,伍利就轉身把門打開,離去,並且把房門關上,就像逃跑一樣。

Jack跟著就一臉錯愕的轉過頭去看著蓉蓉,而蓉蓉看著Jack,很得意的問 "你現在是要上廁所還是要回床上乖乖躺好呢?"

Jack接著就用著另外一隻手拍在了額頭之上,閉上了眼睛,說 "天啊,殺了我算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1 00:51:14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集-7

江揚緩緩的走進了鑄刀場之中,而在鑄刀場內,倪師傅就在裡面,嘴吧叼著根菸,面對著鑄刀的器具,熊熊的火焰、燒紅的鐵和鐵鎚,身上穿著一件土黃色的工作服,附近的高溫都快把人給融化了。真難相信在這種連溫度都快可以把人烤熟的環境下,居然還有一個將近七十的老人可以在這溫度旁邊。

江揚走到倪師傅旁邊之後就對著他問 "請問是倪師傅嗎?"

倪師傅聽到江揚的聲音之後就轉過臉來看著江揚,這才發現他的臉上全都是汗水,而且處在這高溫之旁,讓他的臉上都紅通通的。

倪師傅把手邊的工具給放下,並且把嘴上叼著的菸給拿開,對江揚問 "請問你是

江揚接著就把他的證件給拿出來,放在倪師傅的面前,說 "江揚,重案組高級督察。"

倪師傅跟著就問 "我被捕了嗎?"

江揚笑了一下之後就一邊把證件收起來,一邊說 "是高哲叫我來的。"

 

Jack依舊是坐在床上,而蓉蓉還是一樣坐在一旁,對他採取著一對一緊迫釘人方式。

Jack看了一眼牆上掛著的鐘之後,接著就對蓉蓉懇求著,說 "蓉蓉,你讓我出去一下可不可以?"

蓉蓉馬上就說 "可以。"

Jack聽到後馬上就開心了起來,可是蓉蓉跟著又說 "等你好了之後再說。"

Jack的眉頭馬上又縐了起來,一臉哀怨的樣子,說 "我的老婆大人啊,我有很多事要做,我拜託你,就一個小時,不然半個小時也可以。"

蓉蓉接著就站了起來,坐在Jack的旁邊,搭著他的肩膀,說 "我不讓你出去,那是因為醫生說你需要好好休息,他說你現在的身體真的很虛弱,不能再像昨天那樣亂來了。我之前不是就已經告訴過你,叫你不要那麼拼命了嗎?你怎麼就是不聽呢?"

Jack跟著就說 "我真的有很多事要做,我沒時間休息,你讓我出去一下就可以了,我辦完事情就回來。"

蓉蓉馬上就說 "我才不管你有多少事要做呢,事情重要還是你的命重要?"

Jack聽到後就想說 "反正我

蓉蓉坐在他的旁邊,雙眼直盯著他看著,讓他的那句"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卡在嘴邊,說不出來,只能很無奈的深呼吸了一口氣。

而蓉蓉接著就站了起來,慢慢的把Jack推到床上躺好,說 "總之啊,我的家人對我最重要。"

跟著蓉蓉就幫Jack蓋上被子,說 "好啦,你乖乖的休息,等到醫生說你的情形比較穩定之後我就放你走了。無聊就看書嘛,還是你想看雜誌?等一下孩子來的時候我叫他們順便帶過來。"

Jack接著就問 "我可以叫他們帶限制級的嗎?"

蓉蓉聽到後就把手插在腰上,對著Jack說 "高哲!你不要太過分喔!"

Jack馬上就把被子蓋在了臉上,就像是個害怕打雷而躲在被窩之中的孩子,讓蓉蓉站在一旁看著他,真是感覺哭笑不得。

 

伍利、姣老、keymen、長腳蟹和Charles人在長腳蟹和Charles家中的客廳裡面。從他們結了婚之後,屋裡的擺設幾乎都是差不多,和當初幫他們搬家時所看到的都一樣,但是在他們的家中卻又多了一份溫馨。

Charles接著就拿出了一個隨身碟,對著大家說 "這是Jack叫我幫他找的那艘賭船的資料,包括整艘船的結構圖、航行路線、客人紀錄,但是我唯一查不到的就是這艘賭船的幕後老闆。"

伍利接過了隨身碟之後,跟著就說 "我們這幾天研究一下這些資料,把這艘賭船給摸熟。"

姣老、長腳蟹和keymen點點頭,表示知道。

而他們沉默了一會兒之後,長腳蟹就問 "Jack哥,他現在怎樣?"

長腳蟹問的這個問題,讓大家更注意的盯著伍利在看著。

而伍利嘆了一口氣之後就說 "還是一樣,我幫他找的那個醫生,他說明天會給我答覆。"

姣老接著就問 "BT他不是明天也要動手術嗎?"

伍利點點頭,很無奈的說 "是啊,還真巧,而且還是在同一間醫院呢。"

 

蓉蓉手中拿著一杯咖啡打開了Jack的房門,而Jack正在乖乖的躺在床上,閉上了眼睛睡著。

蓉蓉把房門關上之後就朝著病床走了過去,在病床旁的椅子上又坐了下來,並且面對著Jack,看著他,喝了一口手中的咖啡。

Jack側躺在床上,一臉在睡夢中打滾的樣子,兩隻眼睛熟熟的閉著。而且他的手放在他的臉龐旁邊,看起來就好像是要吸大拇指,但是又因為面子而不敢把大拇指給放進嘴裡一樣。但是最讓人感覺可愛的,就是他好像在作夢,嘴角微微的勾了起來,沉浸在夢中,在夢中甜甜的笑著,而且嘴裡還很小聲的在唸著 "蓉蓉,蓉蓉

蓉蓉坐在旁邊喝著那杯咖啡,看著Jack現在的這個樣子,做著夢,傻笑著,嘴裡還在念著她的名字,正在有些得意的笑著。雖然蓉蓉曾經聽BT描述過Jack的這個樣子,但是他現在的這個樣子可不常見到。更讓蓉蓉好奇的,就是他現在到底是在做什麼夢?可以讓他在夢中都這樣甜甜的笑著。

接著Jack慢慢的睜開了眼睛,他第一個看到的就是蓉蓉模糊的身影,正坐在他的面前,手中拿著一杯咖啡,看著他在笑著。

Jack的嘴角跟著就勾了起來,對著蓉蓉笑著,說了句 "早。"

接著Jack就挪動了身子,坐了起來,並且習慣性的拿起了他放在床頭櫃上的眼鏡。

蓉蓉跟著就對著Jack有些期待的笑著問 "你剛剛做夢啦?"

Jack看了看他眼鏡的鏡片之後就一邊把眼鏡戴上,一邊說 "可以這麼說吧。"

蓉蓉接著就問 "那你夢到了什麼?"

Jack聽到後就想了一下,跟著他就說 "忘了。"

蓉蓉馬上就說 "你明明就是一副記得的樣子!"

Jack接著就轉過臉去看著蓉蓉,說 "那好啊,你放我半天假我就告訴你。"

蓉蓉馬上就轉過身去,背對著Jack,毫無興致的說 "不說就算了。"

Jack跟著就看著蓉蓉的樣子在笑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1 00:52:25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集-8

江揚一回到警局的辦公室,nana就拿著錄音筆,跑到了江揚的面前,對他說 "江sir,我們收到了下一段錄音。"

江揚聽到了之後就把錄音筆從nana的手中拿過來,按下了播放鍵。

 

Jack坐在他的床上,伍利站在Jack的床邊,很嚴肅的對他說 "我照你說的,跟Charles拿了賭船的資料過來,現在我們都在研究。而我也照你說的把那張紙交給了江揚,他說他已經在接手了。"

Jack點點頭,腦子裡想著其他的事,說 "嗯。"

伍利看著Jack在想事情的樣子,問 "你在想什麼?"

Jack繼續思考著,說 "我在想他們接下來的目標會是什麼。網路遊戲有消息嗎?"

伍利深吐了一口氣之後就說 "他們還沒放上網。不如你先別想這個了,先告訴我們下一步要怎麼做。調查賭船,之後呢?"

Jack把手交叉放在胸前,說 "抓人,把背後的那個人抓出來。只要能抓出那個人,那問題就解決了一半了。所以我們的下一步就是上賭船,等蓉蓉放我出院之後就準備行動。"

伍利接著就說 "你岳父我出馬你還不放心啊?"

Jack跟著就看著他,說 "我怕你從馬背上摔下來啊,今年貴庚啊你?大叔。"

蓉蓉手中端著醫院的食物,倒退著,用背推開了Jack的房門,接著她就聽到了伍利的聲音叫著 "你別以為你躺在醫院我就不敢揍你喔!"

跟著蓉蓉轉過了身來,她看到伍利對著Jack高舉著拳頭,而Jack舉起了棉被,似乎想拿棉被來擋,說 "我是病人欸!"

蓉蓉接著就乾咳了兩聲,故意讓他們知道她的存在。

Jack和伍利轉過頭來看著蓉蓉之後,蓉蓉就對他們說 "別玩了,該吃飯了。"

跟著蓉蓉就端著醫院準備的飯菜,走了過去,而伍利也把拳頭給放了下來。

蓉蓉把飯菜放在Jack的面前,說 "好啦,開動吧。"

Jack接著就歪著頭,揉著他的額頭,深吐了好幾口氣。

蓉蓉看到後馬上就很緊張的問 "怎麼了?頭又痛了嗎?"

Jack跟著就說 "對,我頭又再痛了,所以我可不可以不吃?"

伍利和蓉蓉聽到後,馬上就知道Jack是裝病,把緊張的心情給收了起來。

蓉蓉更是馬上就說 "不行!不舒服還不吃飯?"

Jack接著就轉過頭來看著他們,說 "我最受不了醫院的就是伙食了。有沒有營養我不知道,但是真的很難吃欸。你可以軟禁我,但是你不要虐待人犯好嗎?"

 

隔天,在BT的病房之中,BT坐在病床上,換上了病人服,看起來很緊張,臉色相當的凝重。

而江翹就在一旁,她注意到BT緊張的神情之後就湊了過去,把手放在BT的肩膀上,對他說 "放心吧,沒事的。"

BT深呼吸了兩口氣之後就盡量在臉上擠出了笑容,對江翹笑著說 "放心,我只是有點緊張。"

接著Jack的聲音就傳來,說 "因為這傢伙是第一次動這麼大的手術。"

跟著BT和江翹就朝著門口看去,而Jack和蓉蓉就站在門口看著他們。

BT接著就問 "你來做什麼?"

Jack跟著就說 "來見你這傢伙最後一面啊。"

蓉蓉聽到了之後馬上就在旁邊推了一下Jack

BT接著就回嘴說 "你沒死我哪捨得死啊?"

江翹聽到後也馬上就打了一下BT

可是跟著,JackBT就對看著,兩個人突然都笑了出來。

 

BT換上了衣服,在一堆人的圍觀之下,躺在擔架之上,緩緩的被推進了手術室。而在他面前的有江翹、江揚、美莉、長腳蟹、keymen、姣老,江翹更是抓著BT的手,緊緊的不肯放開。

江翹一邊走著,一邊對著BT說 "放心,進去睡一下而已,醒來之後就沒事了。"

BT沒有說話,只是繼續看著江翹,保持著臉上的微笑。

他們來到了手術室之前,這也證明了,他們必須停下了腳步。江翹緊緊抓著BT的手,也被迫要放開。

BT就這樣,當著他們所有人的面,給推進了手術室之中。

 

Jack和蓉蓉坐在醫生的辦公室之內,等著醫生討論他的報告結果出來。

Jack坐在椅子上,雙手緊緊抓著他自己的大腿,而且不停的在深呼吸,一副很緊張的樣子。

蓉蓉轉過頭來,看著Jack,這才注意到他的緊張,不然她自己也是沉溺在這種緊張之中。

蓉蓉接著就伸出了手去放在Jack的手上,Jack感覺到了之後馬上就轉過頭去看著蓉蓉。

蓉蓉壓抑著自己的緊張,臉上帶著微笑,對他說 "放心,爸爸說這個腦科醫生很有名,治療過很多人,不會有事的。"

Jack又再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就低下頭去看著他的大腿,說 "我是在擔心BT。你別看他都30幾歲了,其實個性還是跟個小孩子差不多,連打針都會怕,更別說是這麼大的手術了。"

蓉蓉跟著就伸手去抓著Jack的兩隻手臂,說 "你不用那麼擔心了,你跟BT都會沒事的。"

Jack想了一下之後就轉過頭去對著蓉蓉說 "不如你幫我過去看看BT的情形,我自己一個聽報告結果就可以了。"

蓉蓉接著就說 "爸爸已經過去了,我留在這裡陪你就好。"

蓉蓉跟著就緊緊的抓著Jack的手,對他說 "我哪裡都不會去,你需要有一個人陪你。"

Jack聽到了之後就勉強的在臉上擠出了微笑,之後就微微的把頭給轉過去,在他臉上的,依舊是緊張的神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1 00:53:38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集-9

BT躺在手術台之上,一個巨大手術燈照了下來,刺眼的光簡直就快讓BT睜不開眼睛了。但是此時,BT卻突然想到,這個光,該不會就是從天堂照耀下來的光吧?那麼感到刺眼的他,會上天堂嗎?

 

所有的人都坐在手術室之外等著手術室裡的BT出來,有人站著,有人坐著,但是擔心的神情卻絲毫都沒有減少,在這之中,最擔心的就屬江翹了。江翹就直直的站在手術室門口,雙手合在一起,放在臉前面,眼睛直盯著在手術室門口上方的那個紅燈,期望她的老公可以平安無事的出來。

伍利接著就走到了手術室這裡來,對他們問 "BT怎麼樣?"

江揚深吐了一口氣之後就指著手術室,說 "才剛推進去。高哲呢?他怎樣?"

伍利也深吐了一口氣之後就說 "醫生還在開會,討論他現在的情形,蓉蓉在陪著他等報告結果出來。"

江揚聽到了之後就想了想,跟著他就走了過去,搭著伍利的肩膀,小聲的在他耳邊說 "我有事想私下跟你說。"

接著江揚就搭著伍利的肩膀離去,而其他的人都在擔心著BT,根本就沒有發現到這兩個傢伙的離開。

美莉走到了江翹的旁邊,很小聲的對她說 "放心,沒事的。"

江翹深呼吸了一口氣,眼睛還是直盯著手術室上方的紅燈在看著。

 

江揚和伍利來到了樓梯間之後,他們兩個就依照他們兵和賊的慣性,各自離對方保持著一些距離。

江揚接著就對伍利說 "其實我是想跟你討論一下有關於JackBT的事。"

伍利跟著就問 "我有沒有聽錯?你叫他Jack?"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小時?兩個小時?沒有人在注意時間,注意到的只有緊張和害怕,簡直都快被這兩個東西給淹沒了。

Jack和蓉蓉依舊是坐在醫生的辦公室之中,等著Jack的報告下來,他們兩個緊緊抓著的手也沒有放開。

而在手術室之外,等著BT出來的人們也都還是沒有離開,江揚和伍利也回到了這些人群之中,擔心著這對表兄弟的情況。

接著醫生辦公室的門終於給打開了,一位穿著醫生袍的醫生,手中拿著報告,走了進來,說 "抱歉,讓你們久等了。"

醫生在他們的對面坐下來了之後,就深吐了一口氣,跟著就說 "很明顯,高先生腦裡的腫瘤情況已經很嚴重了,需要馬上把腫瘤切除,但是腫瘤旁邊有著一條神經線,如果動刀的話,

此時,Jack和蓉蓉緊緊抓著的手已經抓到不能再緊了。

 

在手術室上方的紅燈終於熄了,此時,大家馬上都緊張了起來。

接著手術室的門給打開了,穿著手術衣,戴著口罩的醫生跟著就走了出來,全部的人馬上就湧了上去,圍在醫生的四周。

江翹很緊張的對著醫生問 "醫生,我先生怎麼樣?"

醫生把臉上的口罩給脫了下來,說 "你先生的手術進行的很順利,腫瘤已經被切除了。"

大家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馬上就把自己緊繃到最高點的心情給放鬆了下來。

而醫生繼續對著他們說 "接下來要注意的就是手術之後的恢復情形,還有平時生活上的注意,以及定時回來醫院做檢查就可以了。"

江翹笑著點點頭,接著就很開心的伸出手去抓著醫生的手,握著,笑著說 "我知道了!醫生,謝謝你!真的很謝謝你!"

那個醫生笑著,轉身離開之後,全部的人馬上就都鬆了一口氣,笑了出來。

跟著蓉蓉走了過來,對著他們問 "BT怎麼樣?"

美莉很開心的笑著說 "沒事了!醫生說手術進行的很順利。"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鬆了一口氣,臉上帶著笑容,說 "太好了。"

美莉接著就問 "Jack呢?他怎麼樣?醫生怎麼說?"

蓉蓉聽到了之後,原本開心的情緒馬上就消失了,臉上勾起了笑容也又掉了下來。而蓉蓉沒有說話,只是一臉沉重的搖搖頭。

大家看到了之後,原本開心的情緒也又減掉了一大半了。

 

他們一行人跟在蓉蓉之後,打開了Jack的病房房門,可是在病房之中,那個人又不見了。

蓉蓉走進了房間之中,而其他的人也跟著走了進來。

江揚看著空無一人的房間,問 "Jack呢?"

蓉蓉看到了在病床上只剩下被脫下來的病人服,而Jack的那隻情侶機和那條鍊子就放在床頭櫃上。

蓉蓉拿起了那隻情侶機,有些氣憤的說 "這傢伙!"

 

大家到處跑了開來,就是因為去找又失蹤的那個人,深怕他又在哪個地方暈倒了,可是這次卻沒有人跟著他,可以把他給送回醫院來。

蓉蓉坐在病床之上,一臉沉重的看著手中的那隻情侶機。而Jack沒有把情侶機帶走,游標標示在這間房間之內。

接著蓉蓉轉移了視線開來,她看到了Jack留在床頭櫃上的那條鍊子。

蓉蓉拿起了那條鍊子,看著在空中盪著的勿忘草墜子思考著,跟著就說 "難道他去了那裡?"

接著蓉蓉就拿著那條鍊子,跑出了病房。

[ 本帖最后由 show1010 于 2009-3-1 00:55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1 00:55:37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集-10

在墳場當中,一連串許多的靈位形成了一面厚牆。而就在那面厚牆之前,一束勿忘草就放在其中的兩個靈位前面,一男一女,那正是Jack的父母。

Jack看著那兩個靈位,若有所思的說 "爸,媽,希望你們兩位在天之靈可以保佑BT手術順利。還有

接著Jack把雙手插在口袋之中,看著地板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之後就說 "可能過一陣子,我就會去找你們兩位老人家了。"

Jack的臉上跟著突然出現了一抹苦笑,說 "但是我看也不一定,我做了那麼多壞事,說不定我是下去,見不到你們兩位。"

Jack又嘆了一口氣之後就沿著牆,漸漸的坐了下來,坐在了地上,看著地板,說 "你們知道嗎?醫生今天跟我說,說我現在的身體狀況受不了其他的療程,但是如果不把腫瘤摘除的話情況會更嚴重。可是動手術的話,成功機會很低,我有可能會變植物人,有可能會癱瘓,而最有可能的就是會死。看來這次我真的非上轎不可了。"

 

蓉蓉從計程車上走了下來,在墳場裡面走著,找著Jack父母靈位的位置。

 

Jack坐在地上,手中拿著他的手機,看著手機裡的照片,說 "爸,你知道嗎?我岳父跟你好像喔,一樣都對我凶巴巴的,動不動就問我是不是欠揍,一副恨不得要殺了我的樣子。但是啊,他也是跟你一樣,嘴上說不,但是心裡可是在說yes的呢,從他那麼辛苦幫我找醫生還找到德國去就知道了。"

Jack嘆了一口氣之後就說 "時間真的過的好快,想不認老都不行,一轉眼,孩子都長大了。就拿波子來說好了,他很聰明,學東西很快,也很有幽默感,但是當然了,他也很貪玩,孩子嗎?上次還玩的差點出了事,他有時候想事情太過天真,太單純了。"

Jack突然笑了出來,繼續看著手機,笑著說 "也不知道是先天受蓉蓉的遺傳,還是我後天太過於保護他,不過現在也比較好了。"

手機中的是蓉蓉在教波子下廚的照片,而Jack看著照片繼續說 "他現在已經比較懂事了,可能真的是經一事,長一智吧。"

接著Jack轉著手機中的照片,看著下一張,他轉到了嘉駿的照片,是嘉駿在他書房之中看他的書的時候照的。

Jack看著手機,說 "再來就是嘉駿了,嘉駿真的很聰明,他好喜歡看書,看過的東西很快就記起來了,教過他的事情他也一學就會,而且他也好喜歡騎自行車,個性也跟我一樣,好靜。但是我覺得他跟我最像的,就是老是喜歡跟在爸爸的屁股後面走來走去的,什麼都說要跟爸爸一樣。"

跟著Jack就抬起了頭來看著靈位,問 "爸,對不對啊?"

那兩個靈位依舊是在那邊,更不可能回應Jack的問題。

 

蓉蓉在墳場之中走著,尋找著。

 

Jack坐在地上,看著蓉蓉和安安睡著的照片,說 "最後的就是安安了,她長的跟媽咪很像,很漂亮,最會跟我灑嬌的就是她了,而且她也是最聰明和最皮的一個。"

Jack看著那張照片,笑著說 "可能這也是像我吧。有時候我還真的是在想,這兩個小傢伙是不是出生的時候跑的太急,兩個人對調了過來,嘉駿那麼靜,安安卻那麼好動,如果他們兩個可以加起來除以二的話也不錯。不過還好,嘉駿雖然很靜,但是很乖;安安雖然是很好動,但是她也是跟蓉蓉最像的一個,不然啊,我還真怕她以後會因為太皮而嫁不出去呢。你們知道嗎?每個人都說他們三個很像我,而蓉蓉也總是說我就像個大孩子一樣,把家裡搞的天翻地覆的,孩子就跟我一樣。但是我覺得他們跟蓉蓉比較像,一樣讓我很疼,一樣那麼貼心,一樣那麼可愛,一樣讓我沒辦法生他們的氣,就算他們再怎麼皮,闖了什麼禍都一樣。"

 

蓉蓉跑到了門口之後她就看到了Jack坐在裡面的地上,而Jack坐在地板上,舉起了手來壓著後腦杓,面對著地板,深吐了一口氣,說 "爸,我該怎麼辦?我好捨不得他們。為什麼一定要這樣?為什麼總是要在我感覺我最幸福的時候帶走我?難不成俠盜不只是沒辦法容於世人,連老天都沒辦法容忍嗎?"

蓉蓉朝著Jack慢慢的走了過去,接著就在他的旁邊蹲了下來,伸手去放在他的手之上,Jack感覺到之後馬上就抬起了頭來看著她。

蓉蓉看著Jack,在臉上勾起了笑容,對他笑著說 "你真的是我不盯著你都不行啊,我才離開了一分鐘而已欸。"

跟著蓉蓉就在Jack的旁邊坐了下來,挽著他的手臂,說 "誰說俠盜就不能容於世人的?我不就是嗎?"

Jack看著蓉蓉,問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我不是把那隻手機放在醫院了嗎?"

蓉蓉把頭靠在Jack的肩上,說 "你爸媽跟我說的,他們跟我說你很不開心,叫我來帶你回家。如果你真的那麼不喜歡住院的話,那我們等一下就回去辦出院手續,我們今天就回家。你想吃什麼,你想做什麼,你想玩什麼,或是想去哪裡都可以,我們一家人一起去。"

Jack深吐了一口氣之後就把臉靠在蓉蓉的頭上,說 "對不起,但是我真的不想待在醫院。"

接著Jack就閉上了眼睛,彷彿就快哭的說 "真的不想

蓉蓉靠在Jack的肩上,說 "沒關係,那我們回家,我會陪你,永遠都會,一直都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 08:37:19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集-1

Jack從醫院回到了家之後就進了書房,接著就沒有再出來了。也沒有人敢進去吵他,因為Jack那一副欲欲寡歡的樣子,很失落,就像失去了全世界。那股失落感連嘉駿跟安安都感覺到了不對,但是連嘉駿跟安安都不敢去找Jack,不敢去鬧他、找他玩。

當然,嘉駿還是偷偷的跑到了書房門口偷看了一下,但是他只看到Jack趴在書桌之上,什麼都不做,眼睛無神的直盯著前面,但是看起來卻又有點像是在思考的樣子。跟著Jack突然抬頭了一瞥,嘉駿馬上就像是個偷東西的孩子,拔腿就跑。

伍利、蓉蓉、波子、安安都在客廳當中,等著嘉駿這個小間諜回來報告Jack的消息。

嘉駿跑回了客廳之後,蓉蓉馬上就彎下了身子來,抓著嘉駿的手臂,對著嘉駿問 "嘉駿,怎麼樣?爹地在做什麼?"

嘉駿用著他那小孩天真的語氣,說 "什麼都沒有做,就只是趴在桌子上。"

波子聽到了就問 "趴在桌子上?爹地不會又暈倒了吧?"

聽到波子的這句話,讓蓉蓉和伍利更加的擔心了。

可是嘉駿接著就搖搖頭,說 "沒有,爹地眼睛是張開的。"

安安跟著就對著蓉蓉問 "媽咪,爹地怎麼啦?感覺他今天回家後跟平常不一樣欸,感覺好恐怖喔。"

蓉蓉聽到了之後沒有回答安安的問題,只是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伸出了手去摸著安安的後腦杓。

伍利再三思考之後就說 "我看我還是進去看看他怎麼了。"

說完,伍利就轉過身去,可是他還來不及跨出一步,他馬上就愣住了,叫了句 "Jack?"

大家聽到後就都轉過頭去,而Jack朝著他們走了過來,一副跟平常的樣子,對著他們問 "怎麼你們都圍在這裡?開家庭聚會啊?"

波子接著就對著Jack,有些試探的問 "爹地,你沒事吧?"

Jack馬上就說 "怎麼?我看起來像是有事的樣子嗎?"

大家聽到後馬上就說 "沒有。" "沒有,很正常。"

Jack跟著就朝著蓉蓉看了過去,說 "蓉蓉,今晚吃什麼啊?我肚子好餓。"

蓉蓉接著就說 "好,我現在就去買菜。"

跟著蓉蓉就站了起來,朝著門口走去,而Jack就跟在蓉蓉的後面,說 "我陪你去吧。"

接著嘉駿跟安安也想跟上去,跟在Jack的後面,說 "我也要去。"

波子和伍利馬上就把他們兩個給攔了下來。

波子更是對他們罵 "小笨蛋,你們去當什麼電燈泡啊?"

 

Jack推著推車和蓉蓉在超級市場裡面走著。

Jack一邊走著,一邊說 "我好像很久沒有像現在這樣,跟你一起出來買菜了對不對?"

蓉蓉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說 "嗯。"

蓉蓉的腦袋裡想的全是還有什麼辦法可以幫到Jack的病?而且只要一想到剛剛Jack在墳場裡面的樣子,她就擔心著他現在是不是故意裝做什麼事都沒有,故作堅強的樣子。

Jack突然對著旁邊的某一個定點產生了興趣,說 "欸?安安喜歡吃的零食欸。"

說完,Jack就推著推車朝著那個定點走去,而蓉蓉就跟在Jack的後面。

Jack把推車停在了一個上面裝滿甜食的架子前,並且拿起了一個裡面都裝滿巧克力的盒子,看著它,說 "你說安安是不是螞蟻轉世的啊?只要是甜食她都愛,可我就偏偏不愛甜的,連吃的都跟我唱反調,真搞不懂她是不是我親生的?"

蓉蓉心不在焉的說 "嗯。"

Jack聽到了之後就對著蓉蓉稍嫌大聲的叫了句 "高太太!"

蓉蓉頓時間回過了神來,看著Jack,問 "怎麼了?"

Jack接著就說 "這話應該是我問你的吧?我剛剛問你安安是不是我親生的,你居然只說了句嗯?"

 

晚上,Jack和伍利坐在陽台之上,討論著地下論壇的事。

Jack對著伍利說 "我剛剛打過電話給江揚了,他們那邊進行的很順利,就只等魚上鉤了,而我們這邊明天就行動。"

伍利聽到後就問 "明天?明天我們不是說好要一家人一起出海去玩的嗎?"

Jack接著就很不以為然的問 "不能一邊玩一邊做事嗎?"

伍利跟著就很嚴肅的對Jack說 "Jack,現在這裡就我們兩個,你如果心裡真的很不舒服的話就說出來,哭出來也可以,但是你不要像這樣,好像什麼事都沒有好不好?"

Jack聽到後就很無奈的深呼吸了一口氣,接著他把眼神放空,說 "我今天已經把自己關在書房裡一個早上了,要不開心我也不開心完了,所以剩下的時間我只想開開心心的。我想把我剩下的時間好好利用,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跟著Jack就站了起來,面對著這香港糜爛的夜景,很感嘆的說 "我看過一本書,書裡的主角跟我一樣,得了癌症,但是他的家人離開了他,讓他獨自一個承受這一切,可是他還是很堅強、很樂觀的走完他剩下的人生。其實我也可以算是不枉此生了,我到現在,有的一切我都很滿足,我已經算是很走運了。只是閻羅王看起來好像真的很喜歡我,非要把我抬上轎去當他女婿不可,看來這第三次我真的是躲不掉了。"

接著Jack就繼續很感嘆的看著香港的夜景,說 "其實我真的,早就該覺得滿足了。"

伍利跟著就把手搭在Jack的肩上,說 "你這傢伙想丟下我女兒還早呢!"

Jack馬上就抬起頭來看著伍利,而伍利看著Jack繼續說 "閻羅王算哪根蔥?他想跟我搶女婿?做他的春秋大夢!就算他把你給丟上轎,我用搶的也要把你給搶回來!"

Jack聽到後馬上就笑了出來,說 "你幫我找的德國腦科權威都已經說我

伍利打斷了Jack的話,很兇的說 "我管他是德國腦科權威還是深圳神醫啊!我就不信這世界那麼大就沒人可以治好你?大不了我再給你打一次毒素就是了!"

Jack睜大了眼睛,一臉不敢置信的問 "還打啊?"

伍利接著就像是威脅般的用著手指戳著Jack的胸口,很兇的說 "你給我聽著!我女兒沒死,你也不准給我翹辮子!否則就算你死我也不會讓你好過!知道了嗎?"

Jack看著伍利,一臉讚嘆的說 "哇,還好蓉蓉可沒遺傳到你這點!不然我就慘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 08:39:36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集-2

夜已經深了,而房裡的電燈還是開著的,Jack穿著睡衣,坐在床上,翻著手裡的書,專心的在看著。

接著蓉蓉才剛洗完澡,用著毛巾擦著她那還沒用吹風機吹乾的頭髮,朝著Jack這裡走了過來,坐在了床上。

蓉蓉繼續擦著頭髮,對著Jack說 "晚了,你還是早點睡吧。"

Jack的眼睛仍舊是放在書上,說 "再看一下就睡了。"

蓉蓉跟著就問 "你在看什麼啊?"

Jack的目光放在書上,翻了一頁書的頁次,繼續看著書,說 "這是一個癌症病患知道他有癌症之後寫的,記錄了他剩下的日子。"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停下了擦著頭髮的手,對著Jack伸出了手,說 "把書給我。"

Jack不以為然的繼續看著書,問 "怎麼?你也想看啊?"

蓉蓉只是說 "給我就對了!"

Jack接著就把他看到的那一頁次給摺了起來,跟著就把書合起來,把書交給了蓉蓉。

蓉蓉接過了書之後就把書打開,看著書裡的內容。而Jack在一旁接著就說 "我覺得這本書寫的還蠻不錯的,只是主角最後還是死了,但是他還是很開心的把剩下的日子過完,把日子過的很有意義。"

蓉蓉跟著就抬起了頭來看著Jack,說 "你知道我現在在想什麼嗎?"

Jack問 "什麼?"

蓉蓉接著就直接把那本書給往旁邊扔了過去,不知道被扔到了哪裡去。

Jack看到後就一臉錯愕的問 "你?"

蓉蓉跟著就對著Jack說 "從現在開始,這種書一概歸為違禁品,我只要看到你在看這種書的話我就把你的書給丟掉!"

Jack一臉無辜的問 "那只是本書而已欸?"

蓉蓉接著就說 "你老婆在這裡你還看書?你老婆跟書哪一個比較好看啊?"

Jack聽到後就把蓉蓉的全身給打量了一遍,跟著就說 "這就要看是跟什麼書來比了。"

蓉蓉跟著就把雙手插在腰上,瞪大了眼睛看著他,對著Jack很兇的問 "你說什麼?"

Jack接著就鑽進被窩之中,轉移話題的說 "我想睡了。"

蓉蓉跟著就上前去抓著Jack的被子,說 "高哲!你給我把話說清楚才能睡喔!"

 

隔天,Jack人在船屋上的廁所之中,用著他那顫抖的手把藥給送進嘴中,之後他就像是個剛剛才把氣管擴張劑給噴進口中的氣喘病患,慢慢的喘著氣,慢慢的放鬆了下來,把頭仰在牆壁之上,休息著,喘著氣。

Jack打開了廁所的門,手上拿著藥罐,從廁所走了出來,剛好遇上了從上面走下來的蓉蓉。

蓉蓉一看到Jack就說 "原來你在這裡啊。"

接著蓉蓉看到了Jack手上的藥罐,臉色馬上就大變,變的擔心了起來。

Jack也馬上就把藥罐給收到背後,盡量的在臉上撐出笑容,說 "放心,我沒事。"

可是Jack話才說完,就有一點站不穩的樣子。

蓉蓉跟著就上前去扶著Jack,對著他問 "你還好吧?"

蓉蓉接著就慢慢的扶著Jack往旁邊的床鋪走過去,並且說 "來,你先坐一下。"

Jack在此時抬起了頭來,看著蓉蓉為著他擔心,照顧著他的模樣,此時可真的是讓他既感覺到幸福,又感覺到有些心酸。Jack看著蓉蓉,他的嘴角微微的勾起了一抹微笑,可是他的眼神卻憂鬱的非常,好像等會兒就要分離似的。

蓉蓉把Jack扶到床上去坐著之後,蓉蓉就很小心的注意著Jack臉上的那蒼白的臉色,很擔心的問 "怎麼樣?是不是還很不舒服?"

Jack搖搖頭,說 "沒事,吐完之後舒服多了,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蓉蓉接著就伸出了手去摸著Jack的臉龐,看著Jack現在這副辛苦的模樣,心裡很不是滋味的說 "不然還是我們回家?我帶你回家休息?"

Jack的臉上跟著就出現了笑容,有些虛弱的笑著,說 "你說我現在還有力氣把船開回去嗎?"

接著Jack就伸手去抓著蓉蓉摸著他臉龐的手,花費身上僅存的力氣,對著蓉蓉笑著說 "放心,我跟孩子玩完之後就會有精神把船開回岸上了,你倒是擔心我們不要玩到把這艘船給拆了才是。"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有些勉強的笑著,對著Jack說 "你啊,就只想著玩,真搞不懂你今年到底是幾歲啊?"

Jack想了一下之後就說 "好像是七歲吧?"

蓉蓉跟著就笑著,朝著Jack很輕的推了下去,說 "你啊。"

接著蓉蓉就像是撲進了Jack的懷中一般,在他的懷裡抱著他,而她臉上的笑容卻收了起來。她抱著他,不知道有多希望這一刻可以停止,但是她卻只能把握現在僅存的時間,盡量用著他剩下的時間,像現在這樣抱著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 08:40:39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集-3

波子、嘉駿跟安安在甲板上,他們坐在椅子上,面對著那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上鉤的魚竿在看著。

接著Jack的手上拿著無線耳機,走了過來,笑著問 "怎麼樣?有釣到嗎?"

安安轉過頭來看著Jack,一臉無奈的問 "爹地,好無聊喔,魚都不吃魚餌。"

Jack一邊笑著,一邊把無線耳機掛上了耳朵之後他就把那隻魚竿給拿了起來,把魚線收起來,說 "魚餌要能夠掩藏在魚群之中,讓它們不對魚餌起疑心才可以。"

此時,伍利正在一間密閉的空間之中,為自己的臉上塗上了粉底,讓他那老人的蒼白臉色之上增加了一些健康的古銅色,跟著他就往自己的臉上貼上了一層鬍子在臉龐兩側以及下巴。

Jack把魚餌重新綁好之後就把魚線給丟進大海之中,跟著他就坐了下來,看著大海,說 "接下來就是重頭戲了,開始準備要讓魚上鉤了。"

伍利穿著一身的雅痞風格走上了一艘賭船,戴著一頂帽子以及他兩側臉龐上,足以掩飾著他面容的鬍子,跨上了賭船。

波子坐在Jack的身旁,對著他問 "那為什麼每次我都釣不到?可是你就可以?"

Jack笑著,看著大海,很有自信的說 "因為釣魚除了魚餌要好之外,還有的就是觀察,觀察附近的地點,做好萬全的準備,一丟下魚線,就一定要有十成的作業準備好才行。"

伍利走到了賭場之中,四周的吵雜聲都足以讓人淹沒在這片喧嘩和墮落之中。

而在這些喧嘩聲之中,伍利走過了其中一桌的人們,在那桌之前,keymen就坐在賭桌之上,面對著面前的撲克牌欣喜若狂。而Keymen雖然他穿著的是西裝,可是從他凌亂的衣著還有他對著那些撲克牌的興奮程度來看,他就像是個生意失敗的商人一般。

長腳蟹被姣老摟在懷中,兩人很親密的朝著伍利這裡走了過來。

長腳蟹戴著一頂大捲的假髮和貴婦帽,臉上還戴著有色眼鏡,再加上她臉上的濃妝艷抹的程度,根本就像是個被人包養的小老婆。而姣老的頭髮染上了一片火紅色,再加上他的穿著,看起來就像是個小混混一樣。

而就在他們經過的時候,姣老和伍利兩人擦撞到了,撞了上去。在此時,長腳蟹也偷偷的放了一個小型的發信器在伍利的外套口袋之中。

姣老馬上就轉過身來面對著伍利,用著出來混的語氣和動作,摟著長腳蟹,對著伍利大罵 "你瞎了啊!"

伍利用手指扶了一下帽子,看了一眼他們兩個之後就說了句 "Sorry。"

說完,伍利就轉身離開。

Keymen往旁邊瞥了他們一眼之後就伸了一個懶腰,對著耳朵上掛著的無線耳機說 "發了那麼多張牌,重頭戲總算是要開始了。"

而姣老和長腳蟹也分開來,姣老在keymen的對面坐了下來,而長腳蟹則是朝著廁所的方向走去。

姣老看著桌上的牌,摩擦著雙手,說 "不知道現在的情形可不可以下大注啊?等了好久就等這一把翻身了。"

Jack拿著魚竿,面對著大海,說 "釣魚的重頭戲就是耐性,寧願放棄一隻魚,也不能打草驚蛇。"

嘉駿聽到後就對著Jack問 "為什麼海裡會有蛇?"

Jack聽到嘉駿這樣問他之後就在笑著,接著他就又轉過頭來面對著大海,說 "海裡什麼東西都有,不只有蛇,還有鯊魚,所以千萬不能驚動到鯊魚,不然我們就慘了。"

伍利來到了賭船的後艙,離開了賭場的喧鬧,一邊在賭船的長廊之上走著,一邊把手給伸進了剛剛長腳蟹放進發信器的那個口袋之中,對著耳機說 "知道了知道了,你說了幾百萬次了。"

Jack面對著大海,問 "海面的情形應該還算平靜吧?"

Keymen看了看他周遭附近之後就說 "今天的天氣還算不錯,風平浪靜。"

而姣老用著他那不羈的坐姿,看著他正對面,發牌荷官後方的經理室,說 "莊家今天看來打的很穩,一步都沒走出來過。"

伍利走在長廊之上,而一個身穿黑色西裝,手上拿著對講機的男人攔住了他,對著他很有禮貌的說 "不好意思,先生,這裡是賓客止步區。"

伍利聽到後就裝成一副很不知所措的樣子,說 "Oh, I’m  so  sorry. I’m looking  for  washroom.

那個男人聽到了之後就指著伍利的後方,說 "Over  there.

伍利朝著那個男人指著的方向看了一眼,之後就伸手去抓著那個男人的手,彷彿很感激的說 "Thank  youThanks  a  lot!"

伍利抓著那個男人的手,抓了好久,在空中盪了好幾下之後才放開,轉身朝著那個男人指著的方向走去。

那個男人等到伍利走了之後就拿起了對講機,對著對講機說 "沒事了,賓客在找廁所而已。"

而那個男人卻沒有發現,他剛剛被伍利緊握的袖口上,給黏上了發信器。

伍利一邊走著,一邊對著耳朵上的耳機說 "鉤子勾上了。"

Jack面對著大海,手裡拿著魚竿,說 "魚上鉤只是第一步,重點還在後面能不能把魚給拉起來,而這也是最重要的地方和最危險的地方。"

波子接著就對著Jack問 "拉魚線不就用力捲起來就好了嗎?"

Jack跟著就說 "沒有那麼容易,要躲開其他小魚的注意才行,所以要慢慢拉,可是又不能太慢,不然魚就會跑走。"

此時,長腳蟹在女廁之中,爬上了上方的通風口,並且看著手上的發信器標示位置,朝著那個方向前進,爬著。

安安接著就對著Jack問 "那是怎麼樣?"

Jack跟著就說 "要抓時機,多一秒不行,少一秒也不行。"

長腳蟹照著手上顯示的發信器位置爬到了另一個出風口之上,而她可以從通風口中看到整個監控室的全景,以及他們那一面大牆上的所有監視錄影器的情形。而剛剛和伍利接觸過的那個男人就站在這裡,袖口上依舊是黏著那個發信器,而眼睛直盯著那些畫面在看著。

長腳蟹接著就對耳朵上掛著的耳機說 "我找到魚窩了。"

Jack跟著就站了起來,說 "看來是時候了。"

姣老聽到了之後就站了起來,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而keymen仍舊是坐在賭桌之前,盯著桌上的撲克牌。

三個孩子看著Jack站了起來之後他就把魚竿給放在了甲板上,說 "接下來的就看你們的了。"

波子接著就對著Jack問 "你要去哪裡?"

Jack伸了個懶腰之後就說 "我想去逛一下,一小時後就回來。"

說完,Jack就朝著船的後方走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 08:41:30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集-4

而在賭船的走廊之上,有個身穿黑色西裝制服的男人,手中拿著對講機,彷彿就像是巡邏一樣。

姣老和伍利就在他面前的轉角處,側著身子,看著他。

接著伍利對姣老點點頭之後,姣老就用力的推了一下伍利。伍利退後了好幾步,跌到了那個男人的身上,撞了上去。

跟著姣老就朝著伍利揮了一拳過去,可是伍利卻蹲了下來,閃過了那一拳。

在賭船的監控室之中,那些看守著整艘賭船的人們還是在堅守著自己的崗位,眼睛也沒離開過螢幕。可是在此時,他們手中的對講機突然傳來了一聲 "啊!"

那個身穿黑色西裝男人的左眼捱了姣老的那一拳,眼睛旁邊隨之就多了一塊瘀青,對講機裡傳來了 "喂?發生什麼事了?喂?"

那個男人根本沒辦法管對講機,只能上前去拉著還在扭打著的姣老和伍利,伍利在扭打的時候還搶過了那個男人手中的對講機,拿著對講機想要朝著姣老揮下去。

在監控室裡,對講機的另一頭沒有聲音,出於他們本能的反應,自然就是朝著門外跑了出去,而最後的一個人也在走了出去之後就把門給關上,並且在旁邊的密碼鎖之上按下了密碼,把門給鎖上之後才轉身離去。

就在他們走了之後,長腳蟹就把那個出風口給打開,從出風口上下來。之後她就上前去,在那些掌管著監視錄影器的機器上按著。

那些穿著西裝的人們,手裡拿著對講機在賭船的四周走著,搜尋著剛剛那聲大叫的來源。

Keymen坐在賭場之內,看著附近走來走去的那些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對著耳朵上掛著的耳機說 "莊家看來開始不穩了啊。"

接著長腳蟹就從身上拿出了一個隨身碟,插進了那些機器的USB孔中。

接著,他們就看到伍利和姣老在走廊上打著架,而那個穿著黑色西裝,似乎就像是他們制服的男人正在他們的中間攔著他們。

Jack開著快艇,對著耳機問 "長腳蟹,好了沒有?"

長腳蟹緊盯著那些機器,說 "就快了,再給我五分鐘。"

兩個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朝著監控室這裡走了回來,其中一個男人還在說 "都說酒不要調太嗆了,你看吧,客人喝醉了之後就開始鬧事了。"

而另外一個人就是剛剛伍利把追蹤器黏在他袖口之上的那個男人。

Jack開著快艇,他的手上拿著另外一隻顯示追蹤器位置的儀器,顯示那個男人正在朝著監控室走來之後就對著耳機說 "長腳蟹,快走!有人來了!"

長腳蟹人還在監控室之中,坐在那些監控攝影機的螢幕之前,等著拷貝完成,對著耳機說 "再給我三十秒就好了。"

跟著那兩個男人走到了監控室的門口,按著一旁的密碼鎖。

長腳蟹聽到聲音之後就馬上轉過身去,看著那道門。

密碼輸入了之後,門自然就發出了"得"的一聲,而那兩個男人也想推開監控室的門,走進監控室。長腳蟹還坐在裡面,面對著門口,只要現在門一開,就可以看到長腳蟹坐在裡面。

就在他們要把門推開的那一刻,突然他們的對講機中傳來了一個聲音,說 "賭場裡有客人鬧事,所有人馬上過來支援!"

那兩個男人聽到了之後馬上就把門關上,並且轉身離去。

Jack開著快艇,手中拿著一個接收對講機,從嘴邊放了下來,看來剛剛的那個聲音是Jack發出來的,而這也是伍利剛剛為什麼要搶過對講機的原因,就是為了要看他們接收的頻道。只要知道了他們的頻道,還有著另外一隻對講機,就可以對他們說話。

那兩個男人跑到了賭場來,他們只看到keymen高舉著他的西裝外套,站在賭桌之上,就像在跳舞一樣。

那兩個男人馬上就傻住了,而長腳蟹在這個時候從他們的身邊經過,並且故意撞了那個袖口上有追蹤器的男人一下,趁機把他袖口上的追蹤器給拿了下來。

 

長腳蟹又來到了女廁,她用著一個密封的塑膠袋裝著剛剛的那個隨身碟和追蹤器,接著就拿著這個塑膠袋來到了窗戶旁邊。

往下一看,Jack和快艇就停在那裡的窗戶之下。

長腳蟹跟著就把那個塑膠袋往下扔去,Jack隨之就接住了。

Jack接著就對著長腳蟹豎起了大拇指,而長腳蟹看到後就笑了一下,跟著就轉身離去,而Jack和他的快艇影子之後也跟著往著另一個方向開去。

Jack開著快艇,舉起了那個裝著追蹤器和隨身碟的袋子看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之後,就繼續朝著大海的另一個方向開去。

 

Jack把快艇開回船屋的位置之後,他就從快艇走上了船屋。

Jack一走到甲板,就看到波子、嘉駿跟安安圍在一起,而他們轉過身來看到Jack回來了之後就散開了,對他叫了句 "爹地!"

接著Jack就看到波子的手上拿著一條大魚,笑著說 "爹地,我釣到魚了!"

Jack的臉上跟著就出現了滿滿的笑容,並且小聲的說了句 "我也是。"

 

在一間販賣各式各樣刀子的店之中,四周的櫥窗上都掛上了刀,不管是菜刀、武士刀全部都有。

接著一個身穿黑色風衣的男人走了進來,跟著就對著老闆問 "老闆,有沒有賣磨刀石?"

老闆聽到後馬上就說 "我幫你找找。"

接著那個老闆就往店舖的後方走了過去,那個身穿黑色風衣的男人則是朝著旁邊櫥窗上看去,而這個男人就是上次到醫院要殺JackBT的男人。

他看到旁邊櫥窗裡放著的一把刀之後就愣住了,繼而就憤怒了起來,只因為上次他在醫院留下的那把刀,現在正放在櫥窗之中展示著,但是這跟他的刀有所不同的就是,在那把刀口之上被印上了一個印記,一個草寫的"倪"字。

那個男人看著那把刀,很憤怒的握緊了拳頭,說 "那個死警察!"

跟著老闆手中拿著一塊石頭朝著這個男人走了過來,用著接待客人的口吻說 "先生你看看這塊可不可以。"

那個男人馬上就迫不及待的指著那把刀,對著老闆問 "老闆,這把刀是什麼人賣給你的?"

那個老闆看了看那把刀之後就說 "喔,這把啊!客人你還真有眼光,這是倪師傅親自鑄的刀,這把只供展示,不供販賣。"

那個男人聽到後就問 "倪師傅?"

那個老闆繼續說 "倪師傅他可是我們這裡屬一屬二的老師傅呢,而且聽他說,這是他畢生的最得意之作,聽說他還在繼續鑄這把刀,可是只有限量十把,我還是動用了我自己的關係才可以先拿到這把的。如果你要的話,我可以幫你想想辦法,但是價錢應該不便宜喔。"

那個男人帶著一些憤怒,而且激動的口氣對著那個老闆問 "你說的那個倪師傅要去哪裡才可以找到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1-19 14:01 , Processed in 0.10771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