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小说小品] 原來愛上賊第三輯(5/30 更新第五十八集-6(下),在第5200樓)

  [复制链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2-28 23:41:4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集-7

我可以 蔡旻祐 

 

Jack和林藝坐在酒樓的房間之中,桌上放著兩杯紅酒。

林藝拿起桌上的紅酒,對著Jack有些諷刺的說 "真沒想到你居然還會主動約我出來?我還以為你還在為上次的那件事生我氣呢。"

接著林藝就喝了一口紅酒。

Jack看著林藝,問 "我想問你,你覺得蓉蓉怎麼樣?"

林藝把紅酒放下,說 "什麼怎麼樣?不錯啊,你問這個做什麼?"

Jack跟著就對林藝說 "我會離開一陣子,我想在這段時間內,你幫我照顧她。"

林藝聽到了就一臉錯愕的問 "我幫你照顧你老婆?"

Jack很肯定的點點頭,說 "你如果不介意的話,我還想讓孩子認你做乾爹。"

林藝更錯愕的問 "還要當乾爹?"

接著林藝就帶著一些威脅性的說 "難道你就真的不怕我跟你老婆會日久生情嗎?我自認我的男性魅力還不比你差喔。"

Jack跟著就問 "你真的喜歡蓉蓉?"

林藝馬上就一臉無奈的說 "原來你是想套我的話啊?"

Jack又繼續問 "我是認真的,你真的喜歡蓉蓉嗎?"

林藝看到Jack那麼嚴肅之後就也跟著嚴肅了起來,湊了過去搭著Jack的肩膀,跟他說 "Jack,我跟你說真的,其實比起你老婆

林藝接著就把手放在Jack的大腿之上,說 "我比較喜歡你。"

Jack跟著就看著林藝,說 "把你的手給我拿開。"

林藝接著就開始笑了起來,並且拿起他的紅酒,笑著說 "老朋友,相信我,我跟你對於女人的口味不大一樣,我最多也只能跟你老婆當朋友而已。"

Jack跟著就把雙手交叉放在桌上,對林藝問 "你真的不能當我孩子的乾爹?"

林藝喝了一口紅酒之後就對Jack說 "總之你要走的時候跟我說一聲,我可以暫時幫你照顧他們,但是當乾爹的話還是免了吧。"

Jack接著就指著林藝,說 "你答應的喔,你要幫我照顧他們。"

林藝跟著就看著Jack,說 "哇,我怎麼感覺我好像說了不該說的話?"

 

Jack在船屋的船艙之中,面對著筆記型電腦,很專心的用著雙手在鍵盤之上打著,他的螢幕上顯示的是地下論壇的那個線上遊戲。

接著他放在電腦旁邊的空酒杯,有人正在幫他倒進紅酒,並且問 "沒人跟著你來吧?"

Jack繼續著一樣的動作,說 "放心,沒人知道。"

跟著韓森手裡拿著紅酒的瓶子,對他說 "記得,越少人知道我跟你有接觸越好。"

Jack馬上就說 "行了。"

接著Jack抬起頭來看著韓森,問 "你確定這個遊戲真的像你說的那樣嗎?"

韓森跟著就說 "你從破第一關開始我就在這裡了,如果我開玩笑的話我會跟你在這裡浪費那麼多時間嗎?"

韓森跟著就抓著Jack的肩膀,說 "休息一下吧,你小心打遊戲打到暴斃。"

說完,韓森就拿著酒瓶轉身離開。而Jack在韓森離開之後就用手托著額頭,靠在桌子之上,筆記型電腦的鍵盤上慢慢的滴下了幾滴紅色的液體,就在黑色的按鍵之上。

Jack低著頭面對著鍵盤,眼神恍惚,他眼前的一切突然都感覺模糊了起來,而且從鼻子之下正在慢慢的流出鼻血,一滴一滴的滴下來當中。

 

蓉蓉人在家裡收拾著東西,而安安手中拿著她剛剛才完成的畫作,從房間之中跑了出來,並且叫著 "媽咪!媽咪!"

蓉蓉轉過身來看著安安,安安跑到蓉蓉的面前之後就舉起了那張圖畫,說 "媽咪,我畫好了。"

蓉蓉接著就從安安的手中接過了圖畫在看著,並且笑著說 "好,媽咪看看。"

安安用著蠟筆在紙上畫著蓉蓉牽著她的手在路上走著的樣子,而安安在一旁問 "媽咪,我畫你畫的像不像?"

蓉蓉看著那張圖畫,笑著說 "像。"

 

Jack用嘴吧在喘著氣,就像是喘不過氣來一樣,他用手捂住了鼻子,希望可以擋住流下來的鼻血,可是那些鼻血卻越流越多,完全控制不住。

 

安安跟著又問 "媽咪,爹地的名字是不是JACK?"

蓉蓉對著安安點點頭,說 "是啊。"

安安接著就指著圖畫背部,說 "那為什麼爹地的名字會在紙上?"

蓉蓉聽到後就把圖畫給反過來,她看到上面用著密密麻麻的英文打著,而在上面名字的那一欄還用著墨水打著"Jack Ko"。

蓉蓉看到後就說 "這是Jack哥的病例報告?"

跟著蓉蓉就對安安說 "安安,你怎麼可以拿爹地的東西來畫畫?還把它撕爛了,爹地回家後一定會生氣。"

安安接著就說 "我沒有!這張紙我是在書房的垃圾桶裡撿的,我看背面都是白色,所以就拿來畫畫了。我拿來的時候就已經是這樣的,我沒有撕它!"

蓉蓉聽到了就很疑惑的問 "你在垃圾桶撿的?"

蓉蓉跟著又看了看那份報告,偏偏下方重點的地方被撕掉了。

蓉蓉接著就對安安問 "安安,你還有沒有撿其他的?"

安安點點頭,說 "在房間裡。"

 

Alikeymen、姣老、長腳蟹都在一間酒吧之中。

Ali接著就對他們說 "我把你們都給叫出來的原因,是我想跟你們說件事。伍利在之前找過我,他說高哲從出了車禍之後就很不對勁,突然變於地下論壇查的很起勁,還常常躲在廁所裏面吃藥,所以他拿了一顆藥給我,要我去查查那是什麼藥,結果我發現那是用來醫治腦癌的藥。"

Keymen、姣老和長腳蟹聽到之後馬上就一臉錯愕的樣子。

 

Jack慢慢的往桌子之上倒了下去,他用著恍惚的意識中看到螢幕上出現了一個視窗,正在問著他"PASSWORD?",而且正在等他輸入當中。

Jack用著全身的力量伸出了他那沾滿鼻血的手,慢慢的在鍵盤上按下按鍵,用著食指,一下一下的按下去,而那個視窗中也跟著Jack的手,慢慢的出現了一個一個的米號。

 

Keymen馬上就問 "會不會是誤會?"

Ali跟著就從她的包包裡拿出了一份報告,說 "這是我從醫院裡偷出來的,高哲的病例報告副本,你們不信就拿去看。"

接著Ali就把那份報告給放到他們之中的桌上,他們三人馬上就開始在翻閱著。

Ali跟著就對他們說 "高哲他一個人撐不住的,你們幫幫他吧。"

 

最後Jack抬起了手來,用著最後的力氣在ENTER上按了下去。

韓森朝著Jack這裡走了過來,他抬起頭來,看到Jack已經倒在了桌子上昏迷了,一隻手還放在ENTER鍵之上。

韓森馬上就跑了上去,搖著Jack,對著他叫著 "喂!喂!高哲!"

而那部電腦的螢幕上卻正在顯示著一個視窗,寫著"YOU GOT IT!",韓森還是一樣在一旁對著Jack叫著 "你醒醒啊!高哲!"

Jack倒在桌上,那眼皮還是緊閉著,意識仍然沒有醒過來。

 

蓉蓉在安安的桌上拼著那些碎紙,她越拼越心急,她腦子裡不停的在想著"為什麼Jack哥的報告他會給撕爛了?為什麼他要把報告丟掉?",蓉蓉一邊拼著,腦袋裡不停的浮現出最近Jack的舉動。

蓉蓉一邊挪動著那些紙片,一邊想著她曾經對Jack問過 "為什麼會突然辦出院?發生什麼事了嗎?"

Jack卻對著她問 "如果說我只能再陪你一天的話,你會想要我陪你做什麼?"

接著Jack曾經對著大家說過一句 "報告說我有癌症。"

蓉蓉越是在拼,手的速度就越快,嘴裡不停的在唸著 "不會的,不會的

她想著之前Jack拿著那束花走到了她的面前,對著她說 "結婚紀念日快樂。"

Jack跟著就對蓉蓉說 "日子不重要,重要的是跟誰一起過。我只想跟你一起過這個只屬於我們的日子。這束花是桔梗,花語是不變的愛,這裡有365朵,代表我每天都會這樣愛你。"

Jack抱著她,有些像是鐘擺的左右搖動著,說 "那我們過明年的結婚紀念日,還有後年的,跟大後年的。"

Jack對她問 "那你大後年的結婚紀念日想要什麼?"

她說 "我要你以後的每一天都要像今天這樣,陪著我,對我那麼好。"

最後蓉蓉挪動紙片的手停了下來,因為那些紙片拼出了一個英文片語"Brain Cancer(腦癌)"。

蓉蓉看到後馬上就一臉驚訝的樣子,用手捂住了臉,眼淚慢慢的掉了下來。

蓉蓉她曾經想到她對著Jack問 "為什麼對我那麼好?"

Jack接著就說 "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對你不好。"

蓉蓉在這個時候,可以說是崩潰了,Jack對他們那麼好,卻只因為他得了癌症,而他們卻渾然不知,讓他自己一個默默的承受這一切。

安安跟著就朝著蓉蓉走了過來,用手擦著蓉蓉的臉龐,用著稚幼的口氣說 "媽咪不要哭,爹地看到會不開心的。"

蓉蓉聽到之後就哭的更厲害了,蓉蓉抱住了安安,讓自己的眼淚盡情的流下來。

[ 本帖最后由 陌生人的孩子 于 2009-3-1 10:08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2-28 23:42:50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集-1

Jack躺在床上,慢慢的睜開了眼睛,而韓森在Jack的身邊,他一看到Jack醒過來了就對著他問 "你醒啦?"

Jack接著就很虛弱的問 "我怎麼了?"

韓森想了一下之後就對他說 "是你的病,你剛剛暈倒了,所以我把你扶下來休息。"

Jack聽到了之後就問 "你怎麼知道的?"

韓森跟著就說 "我看到你的藥。"

韓森接著就把雙手放在大腿之上,對著他說 "有時候聊天,可以幫助病人舒緩心理壓力,對你的病有好處的。你要不要試試?"

Jack躺在床上,很虛弱的在說著 "我的病不會好的。"

韓森跟著就說 "不要這樣說,現在科技很發達,有很多癌症病患也都治好了啊。"

接著Jack就看著天花板,可是卻一句話都不說。

韓森跟著就說 "就當為了你的家人,試試看。"

Jack想了一下之後,接著就看著天花板,說 "以前,我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想著要怎麼逗我的家人們開心,因為我只要看到他們開心,我就會開心。有時候更開心的,就是我一睜開眼睛,就可以看到自己愛的人在自己的面前,或是在自己的身邊。我偷偷躲起來吃藥,就是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跟他們說。我曾經想過跟他們說,但是我話才一說出口,我馬上就後悔了,因為我看到了他們不開心的樣子。我不睡覺,那是因為我想爭取跟他們在一起的時間,那怕是多一秒鐘還是多說一句話也好。就算我睡著了,我也常常會做夢,夢到蓉蓉他們在我死了之後會被人欺負,地下論壇的人會來找他們,所以我很想趕快把地下論壇的人抓到,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思緒越想越亂,我冷靜不下來。我的思緒越亂,我的脾氣就越暴躁,我越暴躁,我就越怕。如果我連情緒都控制不了的話,你要我怎麼想事情?你要我怎麼跟我家人相處?我能做的,就只有儘可能的對他們好,看到他們開心的樣子,我就開心,可是我越是對他們好,我又更怕他們在知道之後會很傷心。我怕的不是死,我怕的是我死了之後,蓉蓉他們會被人欺負,他們會很傷心。我知道我有癌症之後,我第二天就辦了出院,那是因為我曾經有想過就這樣消失,我不想讓他們看著我死,讓他們受折磨,可是當蓉蓉找到我的那個時候,我真的很開心,我知道我很捨不得他們,我甚至連那隻手機都忘了留下來。我有癌症,很有可能是毒素的關係,如果他們知道了,一定會很後悔,但是我很想跟他們說,如果用之前那五年來交換我現在的痛苦,我覺得很值得,因為我可以一天一天的看著孩子成長,我可以陪著蓉蓉,我真的很開心。我問過蓉蓉,我問她,如果我只能再陪她一天的話,她會想要我陪她做什麼?她居然回答我說,只要有我就好,希望我可以永遠都對她那麼好。"

Jack深呼吸了一口氣,把眼中的眼淚忍著,繼續說 "我陪她提前過結婚紀念日,那是因為我怕我撐不到那個時候,如果可以,我想陪她過結婚紀念日,我想陪她過她的生日,我想陪她去看日出,我想陪她看著孩子成長,我想陪著她過每一天,但是我知道我做不到。我常常說我沒有做不到的事情,可是蓉蓉只是希望我可以在她的身邊陪著她,我居然連這樣都做不到我不想死,我很捨不得他們為什麼偏偏是現在?為什麼?我很想再多活一天,真的很想

韓森在一旁聽到了之後就深吐了一口氣,把眼中的淚水給收了起來,跟著他就說 "不要想那麼多了,好好休息吧。地下論壇的事,我會幫你,你老婆孩子不會有事的。"

 

Jack回到了家,打開了家門之後,伍利就從廚房探了一個頭出來看著他,並且說 "回來啦?吃飯了。"

Jack朝著餐桌走了過去,桌上已經擺好了菜,人也都全到齊了,看起來好像就差他一個就開飯了。

Jack看著滿桌子的菜,問 "今天怎麼那麼多菜?我漏了什麼事情嗎?"

波子跟伍利接著就對看了一眼,而Jack注意到他們兩個的眼神交流之後,蓉蓉低著頭,端著一盤菜走到Jack的旁邊,把菜放在桌上,並且說 "好啦,人都到齊了,可以開飯了。"

就在蓉蓉又要走回廚房的時候,Jack突然對著蓉蓉說 "等一下。"

跟著Jack就用手托著蓉蓉的下巴,要她抬起頭來,Jack看到蓉蓉的眼睛都紅了,眼睛也腫了起來。

Jack一看到蓉蓉的臉就問 "你哭了?發生什麼事了?"

安安接著就說 "媽咪她

伍利馬上就赫止了安安,對她叫了句 "安安!"

Jack見到這情形又再問了一次 "發生什麼事了嗎?"

蓉蓉跟著就又低下了頭去,說 "我把湯拿出來。"

接著蓉蓉就低著頭,朝著廚房裡又走了進去,彷彿是再多說一句話或是多待一秒鐘,她眼中的眼淚就又要爆發出來。

Jack跟著就往其他的四人看了過去,而伍利接著就問三個孩子 "有人想吃冰淇淋嗎?"

跟著伍利就抓著安安的手,說 "安安,你陪外公去買吧。"

說完,伍利就牽著安安的手朝著門口走了過去,而安安一邊走著,一邊問 "家裡不是有冰淇淋嗎?"

就在伍利跟安安走出了家之後,波子就說 "外公好像忘了問我們要吃什麼口味的了?"

接著波子就抓著嘉駿的手,說 "嘉駿,我們跟外公一起去吧。"

跟著波子就牽著嘉駿的手朝著門口走去,而嘉駿一邊走著,一邊問 "為什麼買冰淇淋要四個人去?"

Jack看著他們也走了之後,他就往蓉蓉在廚房裡的背影看去。

 

蓉蓉雙手撐在櫥櫃之上,低著頭,一句話都不說,可是在她身旁的人卻都可以感受到她的落寞和難過。

Jack接著就走到了她的旁邊,蓉蓉看到Jack之後馬上就轉移她的注意力到旁邊,看著那鍋湯,裝成很忙的樣子,說 "你餓了的話就先吃吧,湯快好了。"

Jack跟著就問 "你們知道了?"

蓉蓉繼續著一樣的動作,說 "知道什麼?"

Jack站在一旁沒有說話,而蓉蓉接著就慢慢的停下了手邊的工作,低著頭,說 "安安在垃圾桶裡撿到你的病例報告,她拿去畫畫。"

Jack深吐了一口氣之後就說 "Well,起碼安安還蠻有環保概念的,懂得節約資源。安安畫畫不錯,說不定我們可以請個家教老師來,或者是

蓉蓉終於忍不住眼淚,開始掉了下來,可是蓉蓉卻故意把視線和注意轉到那鍋湯之上,打開了鍋蓋,用著湯杓攪拌著裡面,盡量忍著眼淚,說 "好了,你快去坐下吃飯吧,今晚的菜很多,都是你喜歡吃的。"

Jack站在一旁,又再深吐了一口氣之後就說 "你想哭的話就哭出來沒關係。"

跟著Jack就盡量在臉上擠出笑容,想要很輕鬆的說 "其實我在知道了之後,我也是哭的死去活來的,所以你可以哭沒關係。"

Jack苦笑了一聲之後就說 "其實這樣也沒什麼不好的,你不是說過很怕我會把孩子教壞嗎?沒有我在說不定他們會比較

蓉蓉突然轉過了身來緊緊的抱著Jack,哭著說 "我捨不得你

Jack接著就伸出手去,把手放在蓉蓉的背上,聽著蓉蓉對他說 "你答應過,我們全家人一起去紐西蘭的,我們現在去,現在就去?我求你,你不要再丟下我一個了。"

Jack抱著她,說 "蓉蓉,沒有我,你還有波子,你還有你爸爸,你還有嘉駿跟安安啊。"

蓉蓉把心情都迸發出來,抱著Jack,哭著說 "不要,沒有你,我不想去。"

Jack把下巴放在蓉蓉的肩上,聽著蓉蓉繼續說著 "我捨不得你,我真的很捨不得你,我不想你走

Jack聽到後就忍著他自己眼中的淚水,說 "我也不想,但是我也沒有辦法。你聽著,如果在我走了之後,家裡發生了什麼事,你爸爸跟Ali可以幫你。如果有法律上的問題,就去找Charles跟江sir。餐廳的事,林藝跟Pinky都可以幫你。波子現在已經慢慢的懂事了,他可以幫你看著嘉駿跟安安。你如果不開心,就像現在這樣,好好的大哭一場,哭完之後就去洗把臉,好好的睡一覺,明天起來之後就打起精神,繼續做事,好不好?"

蓉蓉繼續在Jack的懷中哭著,說 "不要,我不要沒有你我什麼都不要。"

Jack吸了一下鼻子之後,跟著就說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等一下孩子回來後,我們一家人一起好好的吃頓飯,你不是做了很多菜嗎?我幫你吃光它們好不好?不要哭了。"

接著Jack就鬆開了抱著蓉蓉的手,用手指擦著蓉蓉臉龐上的淚痕和眼淚,說 "好了,我老婆都已經哭了一天了,再哭的話就不漂亮了。"

蓉蓉看著別的地方,想要把眼淚停下來,可是她的眼淚依舊是在流著,因為就連她自己都控制不住。

跟著Jack就從口袋中拿出了一隻棒棒糖出來,說 "你跟安安說過的,心情不好的話就吃棒棒糖,吃完心情會好一點的。"

說完,Jack就剝著棒棒糖的包裝,接著Jack就把棒棒糖拿給蓉蓉,說 "你還欠我明年的結婚紀念日禮物的,我要看到你吃著棒棒糖笑的樣子,現在。"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朝著Jack看去,而Jack晃了一下手中的棒棒糖,要蓉蓉接過。

蓉蓉跟著就從Jack的手中接過了棒棒糖,接著就把棒棒糖放到嘴吧裡面。

Jack跟著就托著蓉蓉的臉龐,說 "你還沒笑呢,快點,笑一個,笑一個給你老公看。"

蓉蓉拼了命的彎起了嘴角,勉強著自己把嘴角的兩旁勾起來。

Jack看到後就用著手擦著蓉蓉臉上的淚痕,說 "對了,我老婆笑起來好漂亮。"

接著Jack就搭著蓉蓉的肩膀,忍著他自己眼中的眼淚,深吐了一口氣後就說 "好了,孩子也快回來了,你把湯端出來,我們準備吃飯了好不好?"

蓉蓉馬上就點點頭,跟著蓉蓉馬上就轉過身去衝到了櫥櫃前,背對著Jack,可是她的眼淚又開始掉了下來,又開始哭了起來。

Jack轉過身去背對著蓉蓉,他深呼吸了一口氣,想把眼中的眼淚給吞回去,可是他終究還是控制不了,從他的臉龐上劃下了一道淚痕。

蓉蓉面對著櫥櫃,把口中的棒棒糖給拿了出來,她的眼淚一滴又一滴的滴在棒棒糖之上,顯得她的眼淚格外的透徹和晶瑩,同時,也顯得她格外的傷心。

此時,一個"碰"的聲音傳來,蓉蓉馬上轉過身去,她馬上就看到Jack倒在地上,Jack手邊還拿著一個藥罐,藥罐的瓶蓋已經被打開了,裡面的藥就灑在Jack的身旁。

蓉蓉衝上前去,衝到了Jack的身旁,搖著他,對著他叫著 "老公!老公你不要嚇我!老公你醒醒啊!老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2-28 23:45:21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集-2

Jack在醫院的病床上躺著,看起來就像是睡著了一樣。而蓉蓉就坐在Jack的床邊,抓著他的手,守著他。

接著病房的門打開了,蓉蓉轉過頭去,BT走進了病房來。

蓉蓉看著BT,問 "BT?你怎麼來了?"

BT一邊朝著病床走來,一邊問 "表哥怎麼樣?"

蓉蓉轉過頭去看著Jack躺在床上的模樣,說 "他已經暈了一天了。詳細情形,醫生說要等他醒了才會知道。"

BT跟著就走到了Jack病床的後方,看著Jack現在的模樣,接著他就說 "之前我知道我有癌症的時候,我有問過表哥,問他,如果他有癌症的話,他會跟你說嗎?"

BT的嘴角突然勾起了微笑,說 "他居然說,打死他都不會,他會自己去找一個洞把自己埋起來,因為他不想看到你再為他難過的樣子。"

蓉蓉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之後就抓著Jack的手,看著他現在的樣子,說 "我真希望他現在只是睡著了。"

BT想了一下之後就說 "我可以確定表哥現在不是睡著的,因為他睡著的時候會做夢,會說夢話。"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轉過頭去看著BT,問 "他夢到了什麼?"

BT跟著就說 "之前我跟他在同一間病房的時候,我還記得他抱著棉被,一邊在笑,一邊叫著你的名字。"

BT接著就笑了出來,說 "天曉得他夢到了些什麼?"

蓉蓉聽到了之後,想像著Jack那時的模樣,嘴角馬上就勾了起來。

跟著Jack躺在床上,慢慢的睜開了眼睛,蓉蓉看到後馬上就站了起來,握著他的手,看著他,很開心的對著他問 "你醒啦?"

BT馬上就跑出了病房之外,對著病房外大叫著 "醫生!護士!病人醒了!"

Jack從他那模糊的雙眼中,看不清楚蓉蓉的樣子,就好像蓋上了一層薄紗一樣。他看著面前模糊的樣子,聽著蓉蓉在對著他叫著 "老公!老公!"

蓉蓉接著就看到Jack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很開心的對著她說 "早安。"

蓉蓉看到後,馬上就跟著笑了起來。

接著醫生和護士走進了病房之中,醫生是上前去拿出了一個小手電筒檢查著Jack的瞳孔和意識,而護士則是半推半拉的抓著蓉蓉的手臂,要她出去,並且對著她說 "不好意思,醫生要為病人做檢查,請你先出去。"

蓉蓉抓著Jack的手,遲遲都不肯放,直到真的抓不住了,她的手才被迫鬆開。跟著那道就如鐵門一樣般冷酷的門被關上了,把BT和蓉蓉隔離在病房之外。

 

蓉蓉坐在醫院的花園之中,看著附近那些推著輪椅,或是和自己家人在聊天的人們,露出了一絲絲的落寞。

接著Ali坐在了蓉蓉的旁邊,對她說 "BT告訴我你在這裡。"

跟著Ali就拿了一袋東西給蓉蓉,說 "你爸要我給你的,說是換洗衣物和日用品。"

蓉蓉接過了那個袋子,很沒有精神的說 "謝謝。"

Ali接著就問 "怎麼?情況很糟嗎?"

蓉蓉深吐了一口氣之後就說 "醫生跟我說,如果他的情形再這樣惡化下去,很有可能會撐不過一年。"

Ali跟著就問 "不能動手術切除嗎?"

蓉蓉接著就很無奈的說 "腫瘤旁邊有著一條神經線,醫生不敢動刀。"

蓉蓉把頭抬了起來,看著天空,很煩惱的說 "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跟Jack哥說。如果換成你是Jack哥的話,你會怎麼樣?"

Ali想了一下之後就說 "我想我會把最後的日子開開心心的過完,我不想留下遺憾。高哲他有什麼是他想做的嗎?"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在想著,思索著。

 

Jack躺在床上,才剛做完一連串的檢查,正在閉上了眼睛休息著。接著他慢慢的睜開了他疲憊的雙眼,他第一個看到的就是蓉蓉,蓉蓉正在對著他很溫柔的笑著,並且對著他說 "早。Happy birthday!壽星公!"

Jack有些虛弱的問 "壽星?我睡了那麼久了嗎?"

蓉蓉對著Jack笑著,說 "不是,是我想提前幫你過生日。今天你就當成是你的生日,你想怎樣都可以。"

Jack聽到後就在想著,跟著他就問 "什麼都可以嗎?"

蓉蓉接著就笑著問 "你想怎麼樣?"

Jack的臉上馬上就浮出了笑容,可是那笑容當中卻有點好像不懷好意的樣子。

 

在家裡的廚房內,一條魚直接被扔進了已經放了油的鍋子之中,油馬上就噴了起來,波子馬上就拿著扁平的煎勺,跳開了瓦斯爐的旁邊,離開了那條魚。

Jack在一邊拿著攝影機對著波子,問 "哇!你到底行不行啊?"

波子站的遠遠的,盡量伸長了手去,用著煎勺去戳著那條在油鍋之中的魚,說 "你不要一直拍啦。"

接著Jack把鏡頭帶到那條在油鍋裡面的魚上,那條魚身上的皮不是破掉就是焦掉,甚至連魚肉都已經快碎掉了,跟著就聽到Jack的聲音說 "我的天啊,這是魚嗎?"

接著鏡頭挪到了在餐桌之上,嘉駿跟安安站在椅子上,他們的面前放著一個鐵碗,還有一排雞蛋,而他們兩個手中都各拿著一個雞蛋,想要把雞蛋給打進鐵碗之中。

Jack拿著攝影機朝著他們走了過來,對著他們問 "你們兩個行不行啊?"

跟著Jack的鏡頭朝著鐵碗裡面拍了進去,裡面不只有蛋液,居然連蛋殼都下去了。

接著Jack就把鏡頭挪到嘉駿跟安安的身上,聽到Jack的聲音說 "兩位小朋友,打蛋呢,是只要裡面的蛋液就好,蛋殼不用下去的。"

安安跟著就對著鏡頭說 "雞蛋變貴了,把蛋殼一起丟下去,可以節省一點,這樣爹地就有錢買玩具給我們了啊。"

Jack聽到了之後就說 "哇,原來你都已經想好啦?"

接著Jack把鏡頭轉了轉,把攝影機轉了一個方向,讓自己也出現在鏡頭內。

Jack用一隻手拿著攝影機對著他們三人,一隻手拿起了一顆雞蛋,示範給他們看要怎麼打蛋。

Jack一隻手拿著雞蛋,對著他們兩個說 "爹地再做一次給你們看喔。"

跟著Jack就把蛋在那個鐵碗的旁邊敲了下去,蛋就從中間裂開了,並且說 "你看,中間用力敲一下,不就裂開了嗎?"

嘉駿跟安安看到後就跟著Jack拿著雞蛋在鐵碗上敲了下去。

Jack用著一隻手,用著拇指和整個手掌把蛋從那個裂痕中撥開,蛋液就很自然的掉進了鐵碗之中,而Jack在一旁解說 "接著就把蛋殼從那個裂開的地方撥開,這樣不就好了嗎?"

嘉駿接著就照著Jack的方法,用著兩隻手小心翼翼的把蛋殼撥開,而安安在一旁則是想學著Jack用一隻手把蛋給撥開。

嘉駿很小心的把蛋給撥開之後,蛋液就很自然的掉進了鐵碗之中,Jack看到後馬上就摸著嘉駿的頭,很開心的說 "對了!嘉駿會了!跟爹地一樣,聰明的帥小子!"

嘉駿聽到後就很開心的在笑著,而他頭上的頭髮都被Jack給弄亂了。

跟著Jack就朝著安安看去,問 "安安,那你

此時,安安用著一隻手撥著雞蛋的力量太大,雞蛋裡的蛋液馬上就往旁邊射了過去,朝著Jack的臉潑了下去,讓Jack停住了話。

而在他們中間的嘉駿也被波及到,蛋液從他的面前劃過,讓他叫了句 "啊!"

安安馬上就笑了起來,接著就對他們笑著說 "我不是故意的

Jack跟著就一臉無奈的對著安安說 "也許你把目標朝著碗裡面我會比較高興。"

接著波子的笑聲從廚房裡面傳來,他們三個轉過身去看著波子,波子手上拿著煎勺,看著他們三個在大笑著,並且帶著一些諷刺的說 "蛋液抹在臉上對皮膚不錯的呢。"

Jack跟著就對波子說 "你還笑呢,聞到了沒有?"

波子馬上就大叫 "啊!我的魚!"

接著波子馬上轉過身去面對著瓦斯爐,把魚給翻面,跟著波子就看著那條魚說 "糟了,全焦了。"

Jack接著就把鏡頭對著自己,很無奈的說 "我已經可以看到海盜餐廳的未來了。"

 

波子、嘉駿跟安安站在餐桌之前,桌上擺著兩道菜和一個湯,而他們三人看起來都相當的狼狽。

蓉蓉看著他們,笑著問 "哇!這是你們是剛從伊拉克打完仗回來嗎?"

伍利在蓉蓉的身旁笑著說 "我倒覺得比較像是911事件,從世貿的瓦礫中爬出來的。"

Jack接著就把鏡頭拿了起來對著他們三個,說 "真是的,聽說你們三個還是餐廳老闆的兒子女兒呢,居然做兩菜一湯還可以做成這個樣子?"

波子跟著就說 "嘿,我們不重要,重要的是菜好嗎?"

Jack接著就問 "菜?"

跟著Jack就把鏡頭帶到那條將近黑色,焦到不能再焦的魚,問 "你指的是這條,黑到不能再黑,類似魚的物體嗎?"

波子接著就說 "外表不重要,重要的是內涵嗎。"

Jack跟著就把鏡頭帶到蓉蓉跟伍利的身上,說 "好,請兩位評審試吃。"

蓉蓉跟伍利看著他們,還在為他們的狼狽樣在笑著。

接著蓉蓉跟伍利就拿起了筷子,蓉蓉朝著那道魚伸下了筷子,可是她才把魚肉給放進口中,就馬上給吐了出來。

Jack的聲音跟著就笑著問 "怎麼樣?"

蓉蓉接著就說 "我可以確定,這道菜絕對不能賣。"

跟著伍利又吃了另一道炒蛋和湯。

Jack對著伍利問 "可以嗎?"

伍利接著就對著鏡頭說 "需要再加強,非常需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2-28 23:47:02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集-3

Jack開著車子,載著他們一家人在馬路上奔馳著。

而嘉駿跟安安坐在後座,很開心的一直晃動著,並且一直在叫著 "去露營!去露營!去露營!去露營!"

Jack接著就一邊笑著,一邊對他們說 "好啦,你們再頑皮的話,晚上爹地就把你們丟到帳篷外面去睡喔。"

嘉駿跟安安跟著就對著Jack吐著舌頭,Jack從後照鏡看到後就對他說 "唉呀,這樣是吧?好,你們兩個給我下車。"

嘉駿跟安安接著就緊緊抓著安全帶,說 "不要!"

蓉蓉跟著就看著他們,幫他們把安全帶綁好,笑著說 "好啦,乖乖坐好,要到了喔。"

伍利湊了上去,在Jack的耳邊小聲說 "行啊,這樣就可以讓這兩個小魔怪坐好了。"

Jack接著就開著車子,說 "你也給我坐好,不然我也會把你給丟下車的啊。"

伍利跟著就說 "喂,我是你岳父欸!"

Jack馬上就說 "喂,我今天生日欸!再說,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沒聽過嗎?"

波子坐在副駕駛座之上,對著伍利笑著說 "哈哈,外公吃鱉了,今天壽星最大。"

伍利接著就對波子說 "你笑我是吧?我會記住的。"

跟著Jack把一隻手靠在車窗之上托著額頭,用力的閉上了眼睛,轉了一下脖子,之後Jack就繼續往前方的擋風玻璃看去。

波子坐在副駕駛座之上,看到了之後馬上就很擔心的對著Jack問 "你沒事吧?"

蓉蓉聽到後馬上就擔心的上前來,對著Jack問 "怎麼了?不舒服嗎?"

Jack繼續托著額頭,有些勉強的說 "沒事,可能是有點累。"

伍利接著就說 "那我來開吧,你到後面休息一下。"

Jack點點頭,深吐了口氣,說 "好。"

 

伍利開著車子,波子依舊是坐在副駕駛座之上。

波子轉過頭去,問 "爹地你怎麼樣?"

Jack坐在後座,蓉蓉的旁邊,他閉上了眼睛,好像是睡著了一樣。

而蓉蓉則是把食指放到嘴吧之前,對著他們說 "噓,他睡著了。"

接著蓉蓉就轉過頭來看著Jack,看著他現在熟睡的樣子,跟著蓉蓉就伸出了手去,輕輕的摸著Jack的臉龐,而Jack的眼皮還在緊閉著。

 

他們的車子開到了湖邊之後就停了下來,接著他們幾個人就都從車上走了下來,欣賞著這片風景,呼吸著這裡的空氣。

Jack跟著就對他們說 "我去上一下廁所,你們先搭帳棚吧。"

說完,Jack就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Jack才走到一旁的廁所外面,他看起來就已經站不穩了,要伸出手去扶著牆壁才可以勉強的站著。

此時,伍利走了過來,他一看到Jack之後馬上就跑了上來,扶著Jack,問 "你沒事吧?"

Jack有些虛弱的對著他說 "帶我進去,不要給他們看到。"

伍利聽到後就扶著Jack,慢慢的走進了廁所之中。

 

Jack的雙手撐在洗手臺之上,面對著洗手檯,喘不過氣來的樣子。

伍利接著就在Jack的身旁對著Jack問 "你還好吧?要不要去醫院?"

Jack搖搖頭,說 "我說什麼,都不想死在醫院。"

伍利跟著就對Jack說 "你不要這樣想,我有再幫你找醫生,你的病一定會好起來。"

Jack接著就低著頭,說 "你以為我不知道報告結果嗎?我的腫瘤旁邊有一條神經線,如果動刀,硬要切除的話,我就算不會死,也會變成植物人。"

伍利跟著就對Jack說 "Jack,你

Jack打斷了伍利的話,說 "好了,今天是我生日,不要再說這些掃興的事好不好?總之,我今天只想開開心心的。"

 

Jack和伍利走出廁所,回到湖邊之後,Jack就看到波子和嘉駿正在搭帳篷,而安安跟蓉蓉則是在車子的後座找著東西的樣子。

Jack走到了嘉駿跟波子的旁邊,對著他們問 "行不行啊你們?"

伍利則是走到蓉蓉跟安安的旁邊,問 "你們在找什麼?"

安安接著就說 "打火機。"

蓉蓉繼續搜索著,說 "奇怪了,我明明就有放進來啊?"

Jack跟著就朝著他們看去,問 "喂,你們那邊如何?"

伍利接著就說 "這下可好了,打火機不知收哪兒去了。"

嘉駿跟波子聽到後馬上就把頭伸了出來,很驚訝的問 "啊?"

Jack跟著就問 "那怎麼生火?"

伍利接著就說 "這個時候就是要靠頭腦了。"

Jack聽到後就問 "你要用你的「頭」來生火?"

 

伍利把整輛車子架高,而且車子的車胎給拆了下來,還有把備用汽油抽取了一點到幾張紙上,之後伍利就把那些紙放在炭火和火種之上,拿著這些東西到那個已經被他拆掉車胎的輪胎旁。

跟著伍利就對著車頭說 "好了,踩油門。"

波子在駕駛座上踩下了油門,在伍利旁邊的那個車胎馬上就轉了起來,而伍利接著就拿出了刀子輕輕碰觸著那高轉著的輪胎,就像是在磨刀一樣,火花馬上就伴隨著刺耳的聲音而出現。

Jack站在一旁,看著那把刀在輪胎上磨著的樣子,看著那些火花,思考著。

跟著那些掉到紙上的火花把那些紙給燒了起來,伍利馬上就說 "好了!有火了!燒烤囉!"

 

漸漸的,天黑了下來,他們一家人坐在營火旁邊,面對著營火,手中拿著他們要吃的東西在烤著,而Jack手中還是拿著攝影機對著大家。

蓉蓉接著就對Jack說 "不要再攝影了,快點吃東西。"

Jack跟著就把鏡頭直直的對著蓉蓉,說 "露營又不是為了要吃東西,是為了好玩。"

蓉蓉聽到後就在笑著,之後就把手中的燒烤交給波子,說 "波子,你幫媽咪拿一下。"

波子接過蓉蓉手中的燒烤之後,蓉蓉就轉身離開,而Jack手中的鏡頭就跟著蓉蓉的背影轉去。

嘉駿接著就說 "這次露營比上次好玩欸,為什麼啊?"

伍利跟著就說 "露營露營,就是要露宿野外,還要有營火才叫露營啊。"

波子聽到後就對著伍利問 "是這樣的嗎?那外公,營火為什麼叫營火?"

伍利接著就說 "這簡單啊,就是露營升起來的火嗎。"

安安聽到後就問 "那燒烤呢?"

伍利毫不猶豫的就說 "你在燒你要烤的東西不就叫燒烤嗎?這還要問啊?"

大家聽到後就在笑著,而Jack跟著就說 "我真是服了你了,這也說得過去啊。"

接著蓉蓉的聲音傳來,唱著 "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you。"

所有人轉過頭去,蓉蓉的手中拿著一個蛋糕,朝著他們走了過來。

伍利把Jack手中的攝影機搶了過來,說 "把攝影機給我吧,壽星公。"

接著就改成伍利在替大家拍攝,而蓉蓉繼續朝著這裡走來,繼續唱著 "Happy birthday to JackHappy birthday to you。"

蓉蓉走到Jack的面前之後,三個孩子就一起對著Jack大叫著 "爹地生日快樂!"

Jack馬上就笑了出來,露出很開心的樣子,說 "謝謝,謝謝,沒想到又老了一歲居然還可以這麼開心。"

跟著蓉蓉就把蠟燭用著營火點了起來,插在蛋糕之上。雖然蛋糕是海綿蛋糕,怕會融化,可是卻一點也不遜色於外面賣的,而且上面還用著鮮奶油寫著"HAPPY BIRTHDAY TO DADDY!"。而蛋糕上只有一根蠟燭,可是卻感到很溫馨。

接著蓉蓉就對Jack說 "生日快樂!許願吧。"

Jack看到後就看著安安,問 "這次不會砸我蛋糕了吧?"

大家聽到後就笑了一下,而安安跟著就說 "那次是意外啦!"

Jack接著就從身上拿出了一張面紙,放在臉之前,說 "還是這樣保險一點。"

大家看到後就在笑著。

Jack用著面紙隔著那個蛋糕,說 "我第一個願望,就是希望這三個小傢伙做菜的手藝可以好點,最起碼魚也不要煎成那樣嗎。"

大家聽到後就又開始笑了起來,波子跟著就說 "好啦,以後我會跟媽咪學做菜,這樣可以了吧?"

Jack想了一下之後就說 "我第二個願望呢,就是希望BT手術順利,可以順利通過這次難關。"

大家聽到了之後,臉上的笑容有些僵住了,因為大家都知道,Jack的情形遠比BT還嚴重許多。

而蓉蓉接著就說 "好了,還有第三個願望。"

跟著Jack就沉默了下來,之後Jack就小心翼翼的把面紙拿開,朝著蛋糕上的蠟燭用力的吹了一下,可是蠟燭沒滅,於是Jack又再吹了一次。大家看到Jack這樣之後就又笑了一下。

等到蠟燭滅了之後,Jack才肯慢慢的把面紙放下,看著安安,安安把兩隻手給拿了出來,說 "給你看啊,沒有。"

Jack接著就把面紙收了起來,說 "好吧,相信你。"

跟著Jack就看著那個蛋糕,問 "這蛋糕是誰做的?"

蓉蓉把蠟燭拿下來,說 "是波子做的。"

Jack聽到後就往波子看去,而波子對著他說 "不要這樣看我好嗎?我做蛋糕還是可以的。"

Jack接著就說 "只有蛋糕可以,你煎魚煎的就像

波子跟著就大叫 "喔!你不要再講那條魚了啦!"

Jack笑著說 "好好好,不提。"

接著蓉蓉就拿了塊蛋糕給Jack,說 "給你的,壽星公。"

Jack接過了蛋糕之後就說 "謝謝。"

跟著安安就拿了罐汽水給Jack,說 "爹地,給你。"

Jack接過了那灌汽水之後就把手中的蛋糕放了下來,打算把汽水打開來喝,可是Jack才一拉開拉環,裡面的汽水馬上就噴了出來,弄得Jack一臉都是。

大家看到後馬上就都大笑了起來,而Jack稍微拭去臉上的汽水之後就看著安安,叫著 "高安安!"

安安跟著就淘氣的笑著說 "對不起,但是我是故意的。"

Jack接著就在旁邊找著汽水,可是安安比Jack的速度還快,又拿了一罐汽水起來,而且馬上就把開口對著Jack給打開,又噴了Jack一臉的汽水,大家看到後就笑的更加的開心。跟著安安馬上就跑掉了,而嘉駿拿了罐汽水給Jack,說 "拿去,爹地。"

Jack接著就說 "還是嘉駿乖。"

可是嘉駿的手指勾著汽水上的拉環,就在Jack把汽水給拿過來的時候,拉環就給拉掉了,裡面的汽水又再噴了Jack一臉。

大家看到後,簡直就已經快笑死了,同一招居然被整了三次。而嘉駿馬上就跟著安安的腳步,帶著淘氣的笑聲跑走。

Jack隨手拿起了一罐汽水追著他們兩個,叫著 "你們兩個完蛋了!"

蓉蓉馬上就對著他們三人叫了句 "喂!小心啊!"

伍利手中的攝影機拍著他們三人在黑鴉鴉的湖邊,追逐著,嬉鬧著。Jack手中拿著汽水朝著他們噴去,可是嘉駿跟安安卻跑到湖邊用著水潑著Jack

Jack抱著嘉駿跟安安轉著,說 "整我是吧?看我的厲害!"

接著Jack抱著他們兩個一起倒在了地上,看著天空,看著天上的星星,很開心的在喘著氣。

跟著安安就對著Jack問 "爹地,你的第三個生日願望是什麼?"

Jack接著就反問 "那你們之前的第三個願望呢?是什麼?"

嘉駿跟著就抱著Jack,說 "我希望爹地你不要再丟下我們,不要再不見了。"

安安伸出手去抱著Jack,說 "我也是。"

Jack接著就伸出了雙手抱著他們兩個,很捨不得的說 "好乖,嘉駿跟安安好乖。"

嘉駿跟著就問 "那爹地你的呢?你的第三個生日願望是什麼?"

Jack抱著他們兩個,低下了頭來看著他們,分別在他們的頭上親了一下,之後就繼續在看著天空,看著天上的星星。

 

晚上,所有人都已經在帳蓬睡著,而Jack一人還坐在帳棚之外,面對著營火,看著剛剛的錄影,看著剛剛他們那麼開心的樣子在笑著。

接著Jack就把功能又切到了錄影,跟著就把手給伸長,讓鏡頭對著自己。

蓉蓉在帳棚之內睡著,可是她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發現了Jack沒有睡在她的旁邊之後她就坐了起來,跟著她就看到Jack的影子在外面,坐在營火的旁邊。

蓉蓉的身上披著一件外套,從帳篷之中走了出來,她看到Jack坐在營火的旁邊,手上拿著攝影機在看著。

蓉蓉朝著Jack走了過來,問 "怎麼不睡?不舒服嗎?"

Jack回過頭來看著蓉蓉,把攝影機收起來,說 "沒有,睡不著。"

蓉蓉接著就朝著Jack走了過來,坐在他的旁邊,看著這裡的景色,說 "這裡好漂亮。"

Jack點點頭,說 "嗯。不過可惜了一點,現在不是夏天,不然這裡會有螢火蟲。"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抬起頭來看著Jack,問 "你說要來露營,就是因為這裡會有螢火蟲?"

Jack轉過頭來看著蓉蓉,點點頭,跟著就說 "不過可惜,季節不對。"

接著Jack就轉過頭去看著湖面,說 "本來我還想說等等看,看老天可不可以給我一個奇蹟,但是還是沒有。"

蓉蓉跟著就挽著Jack的手臂,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說 "會有的,我陪你一起等。"

Jack聽到後,臉上就露出了一抹笑容,接著就伸出手去抱著蓉蓉,把臉放在蓉蓉的頭髮旁邊,說 "謝謝,這個生日我過的好開心。"

蓉蓉跟著就問 "對了,你曾經跟我說過螢火蟲也是有傳說的,那是什麼?"

Jack摟著蓉蓉,說 "看到螢火蟲之後我就告訴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2-28 23:49:11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集-4

隔天,海盜餐廳還沒開門,蓉蓉就陪著Jack來到了海盜餐廳,可是他們兩個才一走進來,就看到長腳蟹、姣老、BTkeymenAli在餐廳之中,好像在等他們一樣。

Jack接著就對他們問 "怎麼今天全都到齊了?開聚會?"

他們幾個對看了一眼之後,Ali就首先開口,說 "我們有話想跟你說。"

蓉蓉見到這情形之後就對Jack說 "我先進去廚房了。"

說完,蓉蓉就朝著廚房走了進去。

Jack則是跟著就朝著他們看去,問 "怎麼了嗎?"

Keymen接著就說 "Jack哥,我們想幫你。"

Jack聽到就問 "幫我?幫我什麼?"

姣老跟著就說 "Jack哥,你知道的。"

Jack聽到後就沉默了下來,而BT接著就說 "表哥,你一個人應付不來的,多幾個人幫你會好一點。"

長腳蟹也跟著說 "對啊,Jack哥,你讓我們幫你吧。"

Jack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就說 "讓我考慮一下。"

 

Jack坐在他的書房裡,面對著電腦,一籌不展的在想著事情。他在思考著,想著,猶豫著,可是他越想,就越覺得很亂,他現在只覺得腦子裡一片混亂、很煩,這些混亂的思考讓他覺得頭又開始痛起來了。

接著蓉蓉走進了書房來,對著他問 "你沒事吧?"

Jack抬起了頭來,他看到蓉蓉之後就一臉倦容的問 "怎麼?有什麼事嗎?"

蓉蓉朝著Jack這裡走了過來,說 "我有點擔心你,你還好吧?"

跟著蓉蓉就把手放在Jack的額頭之上,就像是檢查他體溫般的問 "頭又痛了嗎?要不要去看醫生?"

Jack把蓉蓉的手從他的頭上挪開,很煩燥的說 "沒事,你讓我靜一下。"

接著Jack就用手托著額頭,很心煩的嘆了一口氣。

蓉蓉聽到後就問 "怎麼?這次的對手很難應付嗎?"

Jack聽到後就有些吃驚的抬起頭來,看著蓉蓉。

而蓉蓉跟著就朝著Jack的後方走來,伸出手來摟著他的肩膀,在他的後方對著他說 "怎麼了?我只是想關心你而已。"

Jack接著就問 "你不是一向都很反對我做這種事嗎?"

蓉蓉跟著就說 "我是啊,但是沒辦法,我不想看到你現在這樣,那我就只好退步囉。不過你記得,我要先跟你約法三章。"

Jack接著就問 "約法三章?哪三章啊?"

蓉蓉摟著Jack的肩膀,說 "第一,我不准你為了這件事太拼命,最起碼一定要休息,不能老是熬夜或是太晚睡,我幫你做的東西你也一定要吃,而且一定要吃光,也要乖乖的定時回醫院。第二,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要跟我說,也不准你玩失蹤,每天至少都要打一通電話跟我報平安才可以。第三,也是最重要的,那就是我不准你做太冒險的事情,一定要完整無缺的回家才可以。"

Jack跟著就說 "哇,你給我定了那麼多限制,有難度欸。不過沒關係!"

接著Jack就轉過來面對著蓉蓉,牽起蓉蓉的手,笑著說 "你老公我喜歡往高難度挑戰,不然怎麼會娶你呢。"

可是蓉蓉看起來還是很擔心的樣子,畢竟她是那麼的重視Jack

蓉蓉接著就又對Jack再三強調,語重心長的說 "記得,一定要小心,看你這樣子就知道這次一定不好對付。那件避彈衣我幫你找出來了,一定要天天穿著。如果身體真的應付不來就不要死撐,讓江sir他們去處理就好,知道了嗎?"

Jack跟著就有點耍嘴皮子的說 "知道了,我的皇太后。"

蓉蓉聽到後就在笑著,接著就繼續在關心著Jack的身體情形,問 "身體還有沒有不舒服?真的不用去看醫生嗎?"

Jack跟著就很調皮的說 "醫生有什麼好看的?"

接著Jack就站了起來,抱著蓉蓉,說 "在家裡看我老婆還比較好看呢。"

蓉蓉聽到後就在笑著,跟著就笑著說 "好啦,現在已經很晚了,快點去洗澡睡覺了。"

Jack接著就說 "好,我等一下就

蓉蓉把手放在Jack的嘴吧之前,阻止他說話,說 "欸,第一條戒律,不准熬夜,不准太晚睡。"

Jack聽到後就笑了出來,跟著Jack就用著他那大孩子的態度,對蓉蓉灑著嬌,問 "那我那麼乖,有沒有獎品啊?"

蓉蓉接著就問 "你想要什麼?"

Jack跟著就像個任性的孩子,要求說 "你要我洗澡睡覺嗎,可以啊,那你陪我。"

蓉蓉聽到後就說 "我已經要睡啦。"

Jack接著就說 "那是睡覺,我要你陪我做前面的事。"

蓉蓉聽到後馬上就很驚呀的說 "什麼?"

跟著伍利從他的房間走了出來,他馬上就聽到從Jack的書房裡傳來蓉蓉的聲音說 "神經啊你!我洗過澡了啦!"

Jack的聲音接著就說 "那再洗一次啊。"

伍利朝著Jack的書房走去,他跟著就看到Jack抱著蓉蓉,而蓉蓉直對著Jack,很清楚的,一個字一個字的在說著 "不要,不要,我不要。"

接著他們兩個往旁邊看過去,看到了伍利站在書房門口看著他們,而伍利馬上就對他們說 "我夢遊而已,沒事,繼續。"

說完,伍利馬上就轉身離開。

Jack跟著就對蓉蓉說 "欸,你爸叫我們繼續。"

蓉蓉馬上就說 "誰跟你繼續啊?放開我啦!"

伍利接著又走了回來,對他們說 "喂。"

Jack和蓉蓉朝著伍利看了過去,伍利對他們說 "你們玩歸玩,但是小聲點,別把孩子給吵起來了。"

說完,伍利就又走了。

Jack跟著就把臉朝著蓉蓉的臉靠的越來越近,說 "聽到了吧?你爸叫我們小聲點。"

蓉蓉接著就對著Jack說 "你不要鬧了啦!"

 

伍利朝著房間走了回去之後,安安就穿著睡衣,一邊揉著眼睛,一邊打開了房門,想要走出來。

伍利馬上就攔住了安安,問 "欸!安安,你想做什麼?"

安安接著就對伍利說 "我睡不著。"

伍利回頭朝著書房看了一眼,他看到書房的燈還是亮著之後就把手放在安安的背後,把她又推進了房間去,說 "你睡不著那外公講故事給你聽好了,你想聽什麼故事?白雪公主還是灰姑娘?"

安安跟著就說 "我要聽哈利波特。"

伍利聽到了就問 "哈利波特?那是什麼?"

 

隔天,伍利坐在陽台之上,可是他卻用手撐著頭,睡著了。

接著突然有一台筆記型電腦在伍利面前的桌上放了下來,伍利馬上就驚醒了過來。

Jack站在一旁,看到了之後就對著伍利說 "Sorry,我以為你是在想事情,我不知道你是睡著了。"

伍利跟著就對Jack說 "是啊,多虧你昨晚跟蓉蓉玩的那麼高興,害的我也沒的睡。"

Jack在伍利的旁邊坐下來了之後就把筆記型電腦從袋子中拿出來,看著伍利,問 "等一下,我跟蓉蓉玩的很高興,所以害的你也沒得睡是什麼意思?"

伍利接著就說 "我怕孩子起來會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東西,所以我就在他們的房間待了一晚。"

Jack聽到後就在笑著,跟著他就把電腦拿了出來,接著就把螢幕給打開。

而伍利跟著就對著Jack問 "對了,哈利波特是誰?"

Jack聽到後就轉過頭去看著伍利,一臉不敢置信的問 "你不知道哈利波特是誰?"

伍利接著就問 "他很有名嗎?"

Jack跟著就看著自己的電腦,說 "喔,天啊!"

伍利接著就朝著Jack的電腦看去,問 "下面不是有電腦了嗎?你為什麼還要特別開這一台?"

Jack等著他的電腦開啟,說 "雖然說備份是一種好習慣,但是有些東西還是不要備份會好一點。"

跟著他的電腦打開了之後就跑出了一個視窗,上面寫著"傳輸已經完成"。

Jack看到後就在臉上勾起了笑容,說 "搞定!"

接著Jack就把筆記型電腦的螢幕給合起來,跟著Jack就轉過頭去對伍利很亢奮的說 "今天下午船屋集合,要開會,你還有三個小時可以睡一下。"

說完,Jack就拿著筆記型電腦轉身離開。而伍利接著就又放鬆了下來,準備又要進入夢鄉,可是伍利跟著就又提起了精神,轉過頭去對著Jack的背影問 "喂!到底哈利波特是誰啦?是找鞋子的那個還是吃毒蘋果的那個?"

 

JackkeymenBT、長腳蟹、姣老和伍利都坐在船屋裡面,圍著一張小茶几之前。

Jack一臉嚴肅的對他們說 "我知道大家都知道了我的事,但是我不想你們大家是因為我所以才決定這樣做。當初收手是所有人的決定,更何況我們現在都有一個新生活,我不想干擾你們現在的生活。"

接著Jack就看著BT,說 "尤其是你,BT,你就要動手術了,我怕你的身體應付不來。"

BT跟著就對Jack問 "那你呢?你自己一個應付的來嗎?"

Jack的嘴角接著就勾起了一抹笑容,說 "你認為我有可能會比現在更糟嗎?"

跟著Jack就對著大家說 "雖然我們一向講求團隊精神,但是這次比較特殊,你們有這份心意我就已經很開心了。這一次,不管你們怎麼說,我只會自己動手。"

大家聽到後就對Jack叫了句 "Jack哥!" "表哥!" "Jack!"

Jack接著就舉起了手,示意要他們別再說話,說 "我已經決定了。"

他們幾個聽到後就對看了一眼,眼中都露出了深深的為難和無奈。他們知道Jack這樣決定是為他們好,但是他們知道,如果Jack一個人動手,危險只會更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2-28 23:51:36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集-5

Jack一個人坐在書房之中,用手托著下顎,眼神放空,喃喃自語的唸著,思考著,小聲的在說 "為什麼有了賭船還要再找羅智輝洗錢?難道說賭船的人是地下論壇的?可是不合理,如果這樣的話就不用找羅智輝了啊。難道賭船是下一個目標?可是不是珍珠嗎?"

接著Jack就把雙手放在桌上,壓著後腦杓,繼續在唸著 "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

跟著伍利就朝著Jack這裡走了過來,問 "還好吧?"

Jack抬起頭來看到是他之後就說 "有事找我?"

伍利朝著Jack這裡走過來,並且說 "我想幫忙。"

Jack聽到了之後就說 "好啊,嘉駿跟安安說想去遊樂園玩,你帶他們去吧,我還有事要忙。"

說完,Jack就把手放到滑鼠上,把視線也轉到電腦螢幕上。

而伍利接著就說 "你明知道我說的是什麼事。你不讓我們插手這件事的原因我們都知道,但是你呢?你有沒有想過你自己會有多危險?如果你自己因為這樣而出了什麼事,你認為我們會安心嗎?"

Jack跟著就轉過頭去看著伍利,有些激動的說 "那如果你們因為這樣而出了什麼事的話,你說我會安心嗎?我如果不是沒有選擇餘地的話我根本就不會插手這件事!"

Jack稍微收斂了口氣之後就繼續說 "我沒有選擇但是你們有。你就當作是我自私,可以嗎?"

說完,Jack就又轉過頭去看著電腦螢幕。

伍利站在Jack的面前,低著頭,說 "你真的很自私,不光是對我們,連對蓉蓉都是一樣。"

說完,伍利就轉身離開。而Jack在伍利走了之後就沉默了下來,他用手扶著頭,整個的心情都掉到了最低處。

 

蓉蓉的手裡端著一個熱騰騰的中藥,小心翼翼的、慢慢的朝著Jack的書房走去。

而蓉蓉才一走進Jack的書房,她就看到Jack趴在書桌之上。

蓉蓉馬上就衝了上去,連中藥了出來都不管就隨手把中藥放在桌上,拼了命的搖著Jack,對著他叫著 "老公!老公!"

Jack接著就睜開了眼睛,坐起了身子來看著蓉蓉,像是剛剛睡醒一般的對著她問 "什麼事啊?"

蓉蓉跟著就很害怕的抱住了Jack,說 "你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又暈倒了。"

Jack聽到後就有些失落的抱著蓉蓉,說 "放心,我沒事,我只是想事情想的頭有點痛,所以趴下來休息一下而已。"

蓉蓉接著就鬆開了抱著Jack的手,改摸著Jack的臉龐,很心疼的說 "不舒服的話就不要想了。"

跟著蓉蓉就把那個碗端到Jack的面前,說 "我幫你熬了中藥,這對你的病有好處的,乖乖的喝掉它。"

Jack接著就有些無奈的對蓉蓉說 "蓉蓉,你不用再那麼辛苦熬中藥給我了,醫生都說我

蓉蓉打斷了Jack的話,說 "第一條戒律,我做的東西你一定要吃,還一定要吃光。"

蓉蓉跟著就又把那個碗朝著Jack給挪了一些過去,說 "乖啦,喝掉它吧。"

接著蓉蓉就轉過頭去看著Jack,勸著他,說 "不要放棄好不好?也許真的有奇蹟的。不然你當哄我也可以?"

Jack聽到後就深吐了一口氣,跟著他就坐起了身子,端起了那碗中藥,對中藥上的熱氣吹了吹之後就把中藥給喝了下去。

可是Jack才喝了一口而已就馬上把中藥給放了下來,一臉苦澀味的說 "喔,天啊!好苦!"

Jack接著就對著蓉蓉問 "我不要喝了行不行?真的很苦!"

蓉蓉嘆了一口氣之後就說 "那好吧。"

跟著蓉蓉就把那碗中藥從Jack的手中接了過來,接著就從身上拿了一包酸梅給JackJack接過了那包酸梅之後,蓉蓉就喝了一口那碗中藥。

蓉蓉隨之就說 "哇,真的好苦。"

Jack看到後馬上就很驚呀的問 "你在做什麼?"

蓉蓉接著就把中藥放下,跟著就從Jack的手中又把那包酸梅給拿了過來,說 "這就叫同甘共苦啊。"

接著蓉蓉就從那包酸梅之中拿出了一顆出來放進嘴裡。

Jack聽到後就笑了出來,把雙手交叉在胸前,跟著就對著蓉蓉笑著問 "這是誰教你的?"

蓉蓉接著就推了一下Jack的頭,笑著說 "你囉,誰叫你平常鬼點子那麼多?"

Jack跟著就說 "看來我不只把孩子給帶壞了,也把你這個師奶給帶壞了啊?"

蓉蓉先是看著Jack在笑著,接著就把那包酸梅交還給Jack

Jack伸出手去想要接過那包酸梅的時候,突然瞥見了蓉蓉的手腕上紅了一大塊。

Jack馬上就對著蓉蓉問 "你的手怎麼了?"

蓉蓉跟著就把手縮回來,說 "沒什麼,剛剛被你嚇了一跳,中藥灑了一點出來,沒事的。"

Jack聽到了之後就想了一下,接著Jack就又伸手去把那碗中藥,給端了起來,而且一口氣就直接把那碗中藥給灌進口中。

接著Jack就馬上把碗給放了下來,摀著鼻子,叫著 "哇!"

跟著Jack就趕快從蓉蓉的手中把那包酸梅給拿過來,一次就吃了好幾顆。

蓉蓉接著就對著Jack問 "你不是說

Jack跟著就站了起來,對著蓉蓉說 "你都喝了,我怎麼能不喝光呢?更何況還是你熬的愛心中藥啊,外面買都買不到的呢。"

蓉蓉接著就在Jack的嘴唇上點了一下,笑著說 "算你會說話。"

Jack先是看著蓉蓉在甜甜的笑著,而蓉蓉跟著就慢慢的收起了笑容,有點難以啟齒的說 "你讓爸爸他們幫你好不好?"

Jack聽到了之後馬上就收起了笑容,問 "你爸跟你說了?"

蓉蓉接著就伸出了手去摸著Jack的臉龐,對著他很擔心的說 "他們也是不想你有事,我也不想你有事。"

Jack跟著就把蓉蓉的手從他的臉龐上挪開,很嚴肅的對著蓉蓉說 "蓉蓉,這次真的很棘手!而且我的思緒真的很亂,我的腦子裡亂成一團,我不知道要怎麼做?"

蓉蓉馬上就說 "既然是這樣,那不是更應該要讓他們幫你嗎?"

Jack很無奈的吐了一口氣之後就對著蓉蓉說 "蓉蓉,我說難聽一點,如果他們之中有人出事的話,我就算是死也不會瞑目。"

蓉蓉接著就問 "難道你出了事我們就可以安心嗎?"

Jack聽到後就很無奈的低下了頭去,深吐了一口氣。

蓉蓉跟著就苦口婆心的勸著Jack,對著他說 "Jack,我知道你是為了他們好,我真的了解的。但是你聽我一次好不好?我知道你很需要他們幫忙,不然你也不會想事情想的頭那麼痛了。你當是為了自己的健康也好,為了我們也好,讓爸爸他們幫你吧。"

Jack接著就抬起頭來看著蓉蓉,面有難色的說 "可是可是我真的顧不了他們,我真的沒辦法。說真的,我現在根本就是拿我剩下的時間去跟他們拼,成不成功還是個未知數,我不想讓一大群人跟著我冒險,我一點把握都沒有。"

蓉蓉跟著就對著Jack問 "你真的是我認識的那個高哲嗎?我老公什麼時候對自己那麼沒信心了?"

Jack聽到後就又低下了頭去嘆了一口氣,而蓉蓉接著就又伸出了手去摸著Jack現在憔悴的臉,說 "你在冒險,我也是啊,我看著你去冒險,絕對不會比你好受,我也很怕的。而爸爸他們也跟我一樣,很怕你會有事,他們也要承擔這個風險,既然大家都要冒險,那可不可以把風險分開來,讓風險降到最低呢?"

Jack又深吐了一口氣之後就伸出手去抱著蓉蓉。

Jack抱著蓉蓉,閉上了眼睛,似乎很不想面對的說 "我不想你們有事,我真的不想,我很怕,我不想離開你。"

蓉蓉跟著就摸著Jack後腦杓那些都已經快被白色煩惱侵蝕光的頭髮,很溫柔的對著他說 "我知道,我知道這件事最難受的就是你,我也知道你最疼的就是我們,不想看到我們任何一個人受到傷害,但是我們也很疼你,不想看到你受到傷害啊。你也不用老是把事情都往自己的身上扛,你不只是你一個人,有很多人可以幫你的,我也是啊。你不開心就跟我說,不舒服就不要逞強,有煩惱的事就跟大家說。你不要老是把事情給複雜化了,簡簡單單的反而是最好的解決辦法,我會

Jack突然叫了句 "等一下!"

接著Jack就鬆開了抱著蓉蓉的手,看著她,問 "你剛剛說什麼?"

蓉蓉跟著就用著一樣溫柔的口氣繼續對著Jack說 "我說,我會

Jack打斷了蓉蓉的話,說 "不是這句!上一句!"

蓉蓉想了一下之後就說 "我說你不要把事情複雜化,簡簡單單就好。"

Jack接著就露出了興奮的笑容,說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把事情想的太複雜反而產生了盲點。"

跟著Jack就很興奮的抱著蓉蓉,對著她叫著 "謝謝!謝謝!"

蓉蓉接著就在臉上擠出了微笑,說 "不用謝,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Jack跟著就問 "對了,你剛剛想跟我說什麼?你說你會怎樣?"

蓉蓉接著就有些無奈的說 "我本來呢,是想跟你說,我會一直在你旁邊陪著你,不管發生了什麼事都會,但是我想你的重點應該不是這句吧?"

Jack聽到了之後就說 "才不是呢,這句才是重點。"

蓉蓉跟著就問 "那你可以讓爸爸他們幫你嗎?"

Jack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就說 "你知道你爸爸曾經跟我說過我有兩個很致命的弱點,你知道是什麼嗎?"

蓉蓉接著就問 "什麼?"

Jack跟著就說 "就是你和心軟啊,害我每次都不能對你說個不字。"

蓉蓉聽到後就笑著說 "謝謝老公!"

Jack就這樣抱著蓉蓉,享受著蓉蓉的喜悅。

 

隔天,Jack、伍利、keymenBT、長腳蟹和姣老都在他們家的陽台之上。

Jack對著大家說 "我知道你們很想幫我,但是

BT接著就對Jack說 "表哥,可不可以先聽我說一句話?我下星期就要動手術了,我不幫你,如果我手術成功,我一輩子心裡都會有一根刺;如果手術失敗,那我就算是死也不會瞑目。"

伍利也轉過頭去看著Jack,對他說 "我答應過蓉蓉,我要幫她看著她老公的,我不能說話不算話。"

跟著姣老就對著Jack說 "我們如果沒想清楚的話今天就不會來了。"

長腳蟹接著就說 "我們想了很久,就算Jack哥你不答應我們還是會動手。"

Keymen跟著就很肯定的說 "我們幾個人一條心,生死無怨,永不後悔。"

Jack聽到後就對他們說 "好吧,你們會玩on-line  game嗎?"

他們幾個聽到後就一臉疑惑的問了句 "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2-28 23:52:55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集-6

江揚在他的辦公室之中,手裡拿著羅智輝公司的帳本影印記錄在看著,接著江揚就在那份影印紀錄的其中一個金額上用著明顯的螢光筆圈了起來,而江揚圈起來的金額上用著密麻的黑色小字打著"$32,109,000",此外還有很多畫上了一條營光筆的金額,可是江揚圈起來的這筆交易內容寫著珍珠二字。

跟著江揚就從抽屜之中拿出了計算機,在上面的按鍵按著,就像是個會計一樣。

接著兩聲敲門聲傳來,江揚低著頭,很專心的看著那份報告,說 "進來。"

nana走了進來,對著江揚說 "江sir。"

江揚抬起了頭來對著nana問 "查到了嗎?"

Nana跟著就對江揚說 "江sir,我們從羅智輝的公司職員口中得知,羅智輝在生前進過一批珠寶,其中有一部份就是珍珠,而且大概耗資了三千萬左右,兩天後就到港。"

江揚聽到後就在想著,接著就說 "這麼說,羅智輝就是他們接下來的下手目標。"

Nana跟著就問 "可是江sir,羅智輝是地下論壇的人,如果他們的目標是這批珍珠的話,那他們豈不是偷自己的錢嗎?"

江揚接著就解釋說 "他們可沒有借據,如果不用偷的,那你要他們怎麼把錢拿回來呢?"

Nana聽到了之後就問 "那我們現在就開始盯著那批珠寶嗎?"

江揚跟著就說 "不用。"

Nana聽到之後就一臉疑惑的樣子。

江揚把手中的紀錄交給nana,並且說 "你自己看,那麼大筆的交易金額,為什麼會有9000這種小零頭?唯一的解釋就是這筆帳是羅智輝偽造的,這批珠寶根本就不值三千萬,他們的目標不是這一批珠寶。"

Nana聽到後就說 "可是我們已經查過其他家珠寶公司的進貨情形,他們都說今年的景氣太差,珍珠今年從國外調進來的進貨量並不多,而且金額也不大,地下論壇應該不會看的上眼。"

江揚接著就說 "我剛剛看了一下羅智輝公司的帳,發現帳上除了這筆紀錄之外,都還有很多小零頭的地方。在之前地下論壇就有犯下好幾起珠寶搶案,珍珠也是其中的贓物之一,羅智輝本來就是幫他們洗黑錢的人,所以很有可能是羅智輝一點一點的用這些小零頭,把那些錢在不引人注意之下慢慢的攢起來,之後再給地下論壇。而且照這本帳本的交易情形來看,我如果沒猜錯,羅智輝應該還欠地下論壇一筆黑錢,也就是地下論壇之前劫回來的珍珠。他們的錄音指的不是珍珠本身,指的是羅智輝欠他們這筆錢,他們要搶的不是珍珠,而是銀行,所以我們接下來要查的,就是羅智輝的秘密帳戶或是保險箱。我剛剛算了一下他們的賬本,金額將近是七百萬左右。"

Nana跟著就很激昂的對著江揚說 "沒問題,我們現在馬上去查。"

說完,nana馬上就轉身離開了江揚的辦公室,而江揚在nana走了之後就伸直了懶腰,把雙手放在脖子上,伸展著筋骨,看來江揚為了這件事也忙了好一陣子了。

 

蓉蓉帶著嘉駿跟安安回到了家,而他們三人的手中都拿著一袋東西,看起來剛採購回來。

而他們才一打開家門,就聽到伍利的聲音從書房傳出來,說 "糟糕,警察發現了!"

接著就聽到Jack的聲音叫著 "快走!"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微蹲著身子,把手中的東西給嘉駿跟安安,說 "你們兩個先幫媽咪把東西拿去放好。"

說完,蓉蓉就朝著書房走去,而嘉駿跟安安跟著就對看著對方。

安安對著嘉駿說 "我們猜拳,輸的把東西拿去放。"

 

蓉蓉走到書房之後就看到Jack和伍利坐在書桌之前,很專心的看著電腦。

伍利接著就很用力的敲了一下書桌,很氣憤的說 "shit!又輸了!"

Jack跟著就伸出了手去抓著滑鼠,盯著電腦,說 "放心,相信你女婿我好嗎?"

Jack抬起頭來之後就看到蓉蓉,想了想該對她說些什麼之後就對著她問 "回來啦?"

蓉蓉點點頭,接著就說 "我不打擾你們了。"

說完,蓉蓉就又走出了書房。

Jack跟著就對著耳朵上掛著的無線耳機說 "好了,大家準備好了嗎?"

 

蓉蓉走到客廳的時候,就看到嘉駿跟安安把東西都放在地下,兩個人在猜著拳。

蓉蓉接著就對他們說 "媽咪不是叫你們把東西拿去放了嗎?怎麼還在玩?"

嘉駿跟安安跟著就轉過頭來看著蓉蓉,嘉駿對著蓉蓉說 "我們在猜拳,說輸的把東西拿去放。"

蓉蓉接著就帶著一些威脅性的說 "那你們難道不怕到時冰淇淋跟巧克力融化了嗎?"

嘉駿跟安安聽到了之後馬上就把那些東西給撿了起來,拿在手上,朝著廚房跑去。

蓉蓉站在原地看著他們兩個的背影,笑著說 "這兩個小搗蛋。"

 

時間已經來到了晚上了,江揚還坐在辦公室之中,手裡還是拿著報告在翻閱著。

接著nana走進了江揚的辦公室,連門都沒敲就跑了進來,對著江揚說 "江sir,查到了!羅智輝在公司的名下有一個保險箱,就在銀行,但是處理羅智輝遺產的律師明天就會把那個保險箱打開。"

 

Jack和伍利還坐在書桌之前,直盯著電腦在看著。

接著Jack的手指打在鍵盤上打的越來越快,兩個人盯著螢幕看也越來越興奮。

伍利在Jack的旁邊盯著電腦,專心的非常,而且相當的緊張。

跟著電腦上的螢幕顯示了一個爆炸,之後就看到五個穿著都包著嚴實,手裡抱著布袋的人跑出了畫面。而畫面的背景似乎是一個保險庫的樣子,從一個看起來剛剛才炸出來,充滿著濃濃的煙霧之中的大洞中往外跑走,而且旁邊還有著好幾個躺在地上的人。

接著就出現了一個視窗,寫著"GOOD  JOB!"。

Jack跟伍利馬上就高興的跳了起來,舉起了手,叫了句 "Yes!"

跟著Jack就轉過了身來和伍利擊掌,兩人看起來都相當開心的樣子。

接著Jack就對著耳機很開心的說 "做的好啊!各位!"

 

江揚他們一行人還在辦公室之中。

而江揚正在對著大家說 "好,等上頭一批准,我們就行動。"

接著江揚的手機響起,江揚跟著就接起了電話,對著電話說 "喂?我是江揚。"

江揚的手機裡傳來Jack的聲音說 "喂,江sir,我是高哲,我有事跟你說。"

江揚接著就對著電話說 "正好,我也有事要跟你說。"

可是跟著,大海就跑進了辦公室來,對著江揚說 "江sir,上頭同意了!"

接著江揚就又聽到Jack的聲音在電話裡對著他問 "你們該不會要去銀行吧?"

江揚跟著就對著電話說 "我晚點再跟你說。"

可是就在江揚要收線的時候,他就又聽到Jack的聲音在電話裡對著他說 "不要去!那是個陷阱!"

江揚聽到後就對著電話問 "你怎麼知道的?"

Jack在電話裡對他說 "我在電話裡說不清楚,總之銀行有炸彈,你相信我,不要去。"

大海接著就對著江揚問 "江sir,怎麼了?"

跟著江揚又聽到Jack的聲音在電話裡對著他說 "江sir,你相不相信我?相信我的話就聽我的,不要去。"

江揚接著就拿著電話,猶豫著,思索著,考量著。

 

隔天,在街道之上,突然一個巨大的爆炸聲響起,而緊接著的就是警鈴聲,傳來這兩個刺耳的聲音就是一間銀行。在這兩個聲音之後接著就看到了一批身穿工作服,戴著面罩的人從銀行之中衝了出來,手上還抱著一袋袋的袋子。跟著一輛箱型車停在了他們的面前,他們毫不猶豫的就上了車,之後車子就開走了,這一切的發生好快,幾乎還不到一分鐘就結束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2-28 23:55:52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集-7

Jack和江揚站在海堤旁,面對著大海,兩人之間似乎形成了一道隔閡,腦子之中想的都是不一樣的事,但是卻都在等著對方先開口問。

Jack看著大海,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就問 "是不是想問我,為什麼叫你不要去阻止他們?"

江揚跟著就看著大海,說 "我覺得你應該告訴我。"

Jack把雙手交叉在胸前,看著大海,說 "還記得地下論壇的那個線上遊戲嗎?你有沒有玩過?"

江揚接著就轉過頭來看著Jack,說 "這跟線上遊戲有什麼關係?"

Jack跟著就轉過頭來看著江揚,說 "他們的犯案手法就是這個線上遊戲的關卡,只要打爆了這個遊戲,我們就可以預先知道他們的下一步行動。"

江揚聽到後就問 "既然是這樣,那為什麼你還不讓我去?你可以把他們的行動告訴我啊。"

Jack接著就對著江揚問 "那我問你,你怎麼猜到他們會對那間銀行下手的?"

江揚跟著就說 "羅智輝有個保險箱在那間銀行裡,而且按照羅智輝的帳本來看,他還欠地下論壇一筆贓款的錢,那筆贓款就是珍珠,他在保險箱裡的那些錢應該是他在死之前就已經預備好要給他們的。"

Jack接著就對著江揚質問,說 "那我問你,假如你不知道羅智輝跟地下論壇是一夥的話,你會猜到他們的目標是那筆黑錢,而不是珍珠本身嗎?"

江揚聽到後就在想著,而他的腦子裡卻是驚歎的叫了句 "對啊

Jack跟著就繼續對江揚說 "所以囉,他們的另外一個目標就是要確定我們到底知不知道羅智輝和他們之間的關係,要探我們的底,你如果帶人去,那你就中計了。這也是他們要在銀行裡放炸彈的原因,就是為了要防你們。"

江揚接著就對著Jack問 "他們真的猖獗到把犯案手法放到網路上?"

Jack跟著就說 "我盯了這個遊戲很久了,我發現他們實際上會犯案的,都是那些破不了關的關卡。所以他們其實是為了找人來測試他們的犯案手法有沒有破洞,所以才設計了這個遊戲,這也是他們的犯案手法可以那麼完美的原因,有很多人在玩,有很多人在幫他們修飾和檢查。所以我才要那麼晚才破關,因為這樣一來,他們就算是發現有人破關了,也來不及了。"

江揚接著就說 "可是你這樣做又能怎麼樣?難不成你要我每次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犯案?現在可真的是一點頭緒都沒有了。"

Jack搖搖頭,說 "沒有,這就是為什麼我叫你不要去銀行阻止他們的原因。因為這樣一來,他們就會以為我們還不知道他們跟羅智輝之間的關係,羅智輝那條線收到的消息才會不被他們防著。"

江揚聽到後就說 "可是照他們的脾氣,他們會把羅智輝的一切給抹消掉,就是為了預防我們會查到。如果我沒猜錯,明天羅智輝的公司、房子和他生前所有的一切都會消失。"

Jack跟著就對江揚說 "所以,他們才不會想到我們已經從羅智輝那邊抓到的另一條線索,而且這條線索更靠近他們,也就是你跟我說的那艘賭船。"

江揚一臉疑惑的問 "可是這樣不合理,如果他們有賭船的話,那他們就不用找羅智輝洗黑錢了啊?"

Jack接著就說 "那我問你,假如,你是地下論壇的人的話,你會猜不到我們兩個會這樣想嗎?"

江揚聽到了之後就在想著,而Jack跟著就伸出了食指指著江揚,很肯定的說 "所以,這就是空城計。他們猜到我們會這樣想,而我們也會因為想不透,而自動把自己給逼進了死胡同之中。我們想的越多,越複雜,就會更陷入這個計謀之中,而要破解這種空城記的最好方法就是簡單的想,不要想的太複雜。可是既然他們會特別擺出了這樣的計謀來誤導我們,那就證明了一件事,那就是這艘賭船,一定可以幫我們帶來逆轉。"

江揚接著就問 "你那麼確定這是一個空城計?"

Jack跟著就說 "你別忘了,他們,是一組俠盜。針對的都是不義之財,這其中當然也包括了羅智輝,羅智輝在沒幫他們洗錢之前所做的全部都是犯法的事。如果我沒猜錯,羅智輝的下場他們早就估計到了。只要知道李秦玉的精神狀況,再給她一點刺激,那她要發瘋根本就是很簡單的事,而要知道李秦玉的精神狀況根本不難,偷份報告對他們而言根本就是小兒科。所以他們從一開始就已經設計好要藉由李秦玉的手來殺了羅智輝,而羅智輝要他們幫忙來設計綁架的計畫反而為自己的死亡做了推手,根本不用他們親自動手殺人。"

江揚聽完Jack的解釋之後就把手放在了臉上,一臉難以置信的說 "我的天啊,能想出這種計中計的傢伙真是

Jack接著就把手插在腰上,對著江揚說 "這傢伙太過聰明,很會打心理戰,心機和城府也相當的深,要面對這種聰明對手的方法,就只能裝笨,而我們要嘛就不打,一打就要擊中要害。"

江揚跟著就在思考著,說 "所以現在,就是調查那艘賭船,還有他們接下來給的錄音。"

Jack接著就說 "不只,還有上次要殺我跟BT的那傢伙。如果他沒死,那他對地下論壇一定有相當的重要性,而我們可以經由這個人,來更了解地下論壇。"

江揚跟著就對Jack說 "可是上一次,是因為他們故意設計BT的車子出了問題,引你出現的關係,我們才查到那個傢伙在BT送車去維修的車廠當技工。可是那個傢伙留的資料全都是偽造的,除了那個時候在他們公司提供的宿舍之中看到了你跟BT的照片,知道他的目標是要殺你們兩個之外,現在根本沒有其他線索,他也沒有再出現了。"

Jack接著就對江揚說 "我有辦法引他出現。"

江揚聽到後就問 "你該不會要用你自己當餌吧?"

Jack跟著就說 "我呢,是釣魚的人。你有看過有人釣魚會把自己給丟到海裡去餵魚的嗎?"

江揚接著就有些開玩笑的問 "等一下,你是釣魚的人,那我是什麼?"

Jack馬上就說 "魚竿。"

江揚聽到後就笑著問 "為什麼我是魚竿?"

Jack跟著就開玩笑的說 "你長的像啊,誰叫你長的那麼高?"

江揚聽到後就在笑著,Jack也是,此時他們兩個之間的氣氛跟一開始截然不同,現在的他們就只像是朋友在聊天而已。

江揚接著就對著Jack笑著問 "我真的很好奇你這傢伙的腦袋到底是什麼做的?為什麼每次你都可以猜的到對手的想法?而我跟你岳父就猜不到?"

Jack聳了一下肩膀,很隨意的說 "我有賊的思維吧。又或者是我聰明,或者是我有腦癌也不一定,腦癌其中之一的病徵就是改變了思考方式,所以我把整個思考方式轉向,就想到啦。"

江揚聽到了Jack這樣說之後就慢慢的收起了笑容和隨性,有些嚴肅的對著Jack問 "真的沒辦法治療嗎?動手術不行,或許有另一個辦法。"

Jack跟著就把雙手插在口袋之中,面對著大海深吐了一口氣,說 "隨遇而安了,我也不會一直去想這個,但是

接著Jack就又轉過身來看著江揚,對著他很嚴肅的說 "如果我撐不下去的話,你不管怎麼樣都一定要給我把地下論壇的人抓到。如果你抓不到人,或是我的家人和兄弟出了什麼事的話,我就算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江揚聽到後就在想著,跟著他就對Jack說 "那我可能要先去求道護身符帶著了。"

接著江揚和Jack就同時都笑了出來。

江揚跟著就伸出手去搭著Jack的肩膀,說 "放心吧,我知道你對蓉蓉很專一,不會想娶閻羅王的女兒,所以我相信你這傢伙不會那麼快死的。"

Jack接著就嘆了一口氣,說 "但是就是糟在他硬抬我上轎啊。"

江揚聽到後就說 "你不是有律師執照嗎?你可以控告他蓄意拆散別人的幸福美滿家庭啊。"

Jack聽到後就笑了出來,跟著就笑著說 "是啊,江sir,你還可以幫我逮捕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2-28 23:57:29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就更新到此為止了,剩下的明天再繼續... 真是太多了... 還有,多謝show仔的幫忙! 不然我一個人肯定忙不完~ [ 本帖最后由 陌生人的孩子 于 2009-3-1 00:02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就嘵的吃的陸小丸

Rank: 1

发表于 2009-3-1 00:03:10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辛苦樓主啦,等待中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1 00:43:33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集-1

蓉蓉從餐廳回到了家,而她一進門就看到她的三個孩子在客廳之中看著電視。

他們在蓉蓉進門的那一刻也對蓉蓉叫了句 "媽咪。"

蓉蓉把門關上,看著他們,問 "就你們嗎?爹地跟外公呢?"

波子接著就說 "外公在房間裡,爹地早上回家之後就說他不舒服,上去休息了,他們都說沒什麼事的話就不要去吵他們,所以我們就在這裡看電視了。"

蓉蓉跟著就問 "Jack不舒服?他還好吧?"

波子搖搖頭,說 "我不知道,我今天也只跟他碰到那一次面,說了一句話而已。"

 

蓉蓉慢慢的走上了二樓,她看到Jack倒在了床上,而他並沒有把被子蓋在身上,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倒下去就昏迷了似的。再加上Jack手中拿著一瓶藥,不知道的人說不定還以為Jack是服毒自殺了。

蓉蓉看到Jack的樣子,就知道,他一定是又不舒服了。想到這,蓉蓉自己的心裡也跟著不好受了起來,感覺心好酸。

蓉蓉朝著Jack慢慢的走過去,Jack仍然還在睡夢之中。接著蓉蓉就幫Jack把手中的藥罐慢慢的拿開,放在旁邊的床頭櫃上,而且默默的幫Jack把被子給蓋好,Jack還是一樣,在床上繼續睡著,安心的閉著眼睛在睡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Jack總算是醒過來了,他慢慢的從樓上走到了一樓來。

而伍利站在客廳之中,遠遠的看著廚房裡面。

Jack看到伍利之後就對著他問 "你在做什麼?"

伍利回過頭來看了Jack一眼之後就指著廚房,說 "在上烹飪課呢。"

他接著在樓梯間就看到三個孩子和蓉蓉都在廚房之中,似乎在準備著晚餐的樣子,而且蓉蓉看來好像還在教他們做菜的樣子。

波子手中拿著煎勺,面對著炒菜鍋,而蓉蓉在一旁對著他們說 "對,然後再炒一下。"

嘉駿跟安安在旁邊挑著菜的葉子,看起來似模似樣的。

Jack和伍利就這樣,站在客廳之中看著他們,臉上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勾起了那抹微笑。

 

嘉駿穿著睡衣,坐在Jack的書房之中,很專心的在看著一本書。

Jack接著就走進了書房,他看到嘉駿之後就叫了一下他 "嘉駿!"

嘉駿抬起了頭來,看到是Jack之後馬上就露出了笑容,對著Jack叫 "爹地!"

Jack朝著嘉駿走了過來,問 "那麼晚還在爹地的書房裡做什麼?洗澡了嗎?"

嘉駿跟著就對Jack說 "洗過了,我在看書,看完就睡了。"

Jack接著就朝著嘉駿拿著的書看去,問 "你在看什麼?"

Jack把那本書的封面給翻了過來,封面上寫著五個字"犯罪心理學"。

Jack看到後就對著嘉駿問 "哇!你怎麼看這個?"

嘉駿一臉天真的對著Jack說 "因為爹地你在看這個啊。"

Jack跟著就把書給合了起來,說 "這不是給小孩子看的,小心晚上做惡夢啊。"

嘉駿接著就說 "可是我上次看,沒有做惡夢啊。"

Jack聽到了就問 "你看過了?你什麼時候看的?"

嘉駿跟著就說 "那次我跑進外公的房間,外公也有一本這樣的書,我覺得無聊就打開來看啦。書名都一樣,不過爹地你的這本比較厚一點。"

Jack接著就對著嘉駿問 "嘉駿,我跟外公的書你到底看過了幾本?"

嘉駿跟著就從椅子上下來,朝著一旁的書櫃走去,說 "你看什麼我就看什麼啊,不過我看不懂的就沒看完了。"

接著嘉駿就拿了幾本書下來,放在書桌上,說 "這些我都看過了。"

之後嘉駿就繼續在書櫃上搜索著。

Jack把那些書拿了過來,看著書名,分別是"六法全書"、"犯罪狀況及其分析"、"法務研究選集",Jack認的出來這些都是他之前在準備考試的時候唸的。

嘉駿又放了幾本書在桌上,說 "還有這些,是你之前在看的。"

Jack又再看了看那些書的書名,"行為心理學"、"慣性洩漏個性"、"大腦選擇機制"。

而嘉駿又從書櫃上拿起了書,想要放在桌上,說 "還有這些。"

之後嘉駿就又想轉過身去拿書,頓時間,Jack的書桌上都已經放了少說十幾本書了,而且都是心理學和法律有關的書籍。

Jack一把就拉住了嘉駿,並且說 "夠了夠了夠了,別看了。"

嘉駿接著就對著Jack問 "為什麼?"

Jack跟著就推了一下嘉駿的頭,說 "小傻瓜!爹地跟外公看的書不適合你看啦!"

嘉駿接著就問 "為什麼你們的書不適合我看?"

Jack跟著就說 "因為那裡面有些東西是大人才需要了解的啊。"

嘉駿接著就問 "那為什麼大人才要知道,而小孩不用知道呢?"

Jack深吐了一口氣之後就說 "你很多為什麼欸!"

嘉駿跟著就說 "書裡寫說,假如一個人遇到了問題,沒有直接回答你的話,那他就是在心理上想轉移你的視線,想要隱瞞些什麼。爹地,你是嗎?"

Jack接著就抓著嘉駿,走出書房,說 "睡覺吧,沒事別唸那麼多書了。"

 

Jack剛洗完澡,走到了他們的房間來,而蓉蓉坐在床上,手中還拿著粉紅色的毛線球和勾針,以及已經織了將近一半的圍巾。

Jack的脖子上掛著一條毛巾,坐在了床上,對著蓉蓉說 "有時我真的還不知道該怎麼說嘉駿才好。"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對著Jack問 "怎麼了嗎?"

Jack接著就說 "他跑到我的書房裡看我的書,而且他居然還學著書裡說的心理學,用心理學來分析我。"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在笑著,跟著就說 "有其父必有其子啊,更何況嘉駿那麼喜歡你。"

Jack接著就對蓉蓉問 "不知道他這一點是遺傳到你還是遺傳到我呢?"

蓉蓉聽到後就抬起頭來看著Jack,笑了一下,Jack看到蓉蓉的笑容後也笑了出來。

而接著,安安穿著睡衣站在一旁,對他們說 "我睡不著。"

Jack和蓉蓉聽到安安的聲音之後就轉過臉去看著她。

安安穿著睡衣,手裡抱著一隻小熊,對著他們問 "我今晚可不可以跟你們睡啊?"

 

安安躺在Jack和蓉蓉的中間,懷中抱著那隻小熊,眼睛已經閉上了。

而蓉蓉面對著安安,看著她,手還放在她的身上,眼睛也已經閉上了,他們兩個看起來好像。

Jack在一旁看著他們兩個笑了一下之後,他就拿起了他在床頭櫃上的手機,用著上面的拍照功能把他們兩個現在睡著的樣子給拍了下來。

接著Jack就看著他剛剛拍下來的照片,之後他就又轉過頭去看著他們兩個,跟著他的臉上又再出現了滿滿的笑容。

Jack之後就看著那張在手機裡出現的照片,笑著,有些喃喃自語的說 "其實孩子才跟你比較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1 00:45:05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集-2

隔天一早,Jack牽著嘉駿跟安安的手來到了遊樂園之外,而嘉駿跟安安都一臉很興奮的樣子。

Jack接著就牽著他們朝著裡面走去,並且問 "好了,你們吵著要爹地帶你們來,現在來了,想先玩什麼呢?"

嘉駿跟安安馬上就指著同一個方向,叫著 "那個!"

Jack還反應不過來,嘉駿跟安安就拉著,甚至可以是拖著Jack往那個方向跑去。

之後嘉駿跟安安就拖著Jack陪著他們在玩,他們兩個興奮的非常,似乎都不用休息的,不管是室內還是室外的遊樂設施,嘉駿跟安安看起來似乎都一定要玩過一遍才肯罷休。而Jack就一直被他們兩個拉著,前往下一個目標,陪著他們玩過每一個設施。

嘉駿跟安安在玩旋轉木馬的時候,他們兩個手中各拿著一個氣球在打著對方,嬉鬧著,彷彿就真的以為他們在騎馬打仗一樣,而Jack就在一旁陪著他們。要他這個大人坐旋轉木馬可真的是有些尷尬,而且還有點無聊,他用手托著下顎,在一旁冷眼觀看著嘉駿跟安安。可是當他看著這兩個孩子在他的身邊玩著的模樣,他的心裡其實也挺高興的,讓他的臉上不由得也勾起了一抹笑容。

接著嘉駿跟安安跑去玩碰碰車,他們兩個坐在車子之中,不停的轉動方向盤,撞著對方。

Jack在場地外面看著他們兩個的樣子在笑著,可是跟著Jack就突然閉上了眼睛,眉頭緊繃在一起,甚至還舉起了手來托著額頭,看來他的頭痛又發作了。

嘉駿跟安安走了出來之後就跑到了Jack的旁邊,而Jack的手還在托著額頭,眉頭緊繃到都快裂開了,看起來真的很不舒服的樣子。

嘉駿跟安安沒有發現Jack的不舒服,反而安安還興致勃勃的拉著Jack的衣服,對著他說 "爹地!我們過去那邊好不好?"

接著Jack就被嘉駿跟安安拉著,朝著攤位的方向走去。

安安拉著Jack來到丟硬幣的攤位之後就指著掛在攤位上的一隻很大隻的白色泰迪熊娃娃,跟著就說 "爹地,我要那隻娃娃。"

嘉駿接著就對Jack說 "爹地,我也要!"

跟著嘉駿就指著那隻泰迪熊隔壁的另一隻棕色泰迪熊娃娃,說 "我要那隻!"

Jack看著那兩隻娃娃,那兩隻娃娃是整個攤位之中最大的兩隻,還是首獎才拿的到,而且那兩隻的造型都是一樣,只有顏色不同,好像是一對的,就掛在攤位最顯眼的地方,對著每個人在笑著。

Jack接著就對他們說 "那是首獎欸,很難贏的到,爹地買另外一隻給你們好不好?"

安安跟著就對著Jack說 "就是要贏來的才特別啊,爹地

接著嘉駿就對Jack說 "你都有幫哥哥贏一隻很大隻的,可是我們都沒有,爹地你偏心。"

Jack接著就看著他們兩個,而Jack感覺眼前的一切突然都模糊了起來,他看不清楚嘉駿跟安安的樣子,只看到兩個很模糊的身影在他的面前,還正在搖著他,對著他要求著要繼續再玩。

Jack跟著就從口袋中隨便抓了一把零錢給他們兩個,之後就對他們說 "這樣好了,你們乖乖的在這裡玩,爹地去上一下廁所,很快就回來,不要亂跑喔。"

說完,Jack就轉身離去,而嘉駿跟安安接著就把手中的零錢平分。

可是嘉駿跟著就瞥見了旁邊有個小孩,手中拿著一隻冰淇淋,一邊吃著,一邊走過。

嘉駿看了一眼手中的零錢之後就對著安安問 "安安,你想不想吃冰淇淋?"

 

Jack的手撐著牆壁,勉強的支撐著自己在站著,之後他就在口袋裡搜索著他的藥,他現在只想趕快把藥吞下去,好回去找嘉駿跟安安。

 

過了一會兒之後,Jack走在遊樂園之中,他的臉色依舊是很蒼白,但是跟他剛剛那樣的狀況比起來,現在可真說是好太多了,簡直就可以說是容光煥發。

Jack朝著剛剛的那個攤位走了過去,他發現在攤位之前並沒有看到嘉駿跟安安。

Jack馬上就變了一個神情,跑了上去,接著他就很著急的對著在攤位裡的老闆問 "老闆,剛剛跟我在一起的那兩個小孩呢?"

那個老板跟著就對Jack說 "我剛剛聽到他們說要去買冰淇淋,之後就跑走了。"

Jack聽到了之後馬上就往著一旁跑去。

 

嘉駿跟安安在遊樂園之中走著,看起來一臉茫然的樣子。

安安接著就對著嘉駿問 "哥哥,哪裡有賣冰淇淋的啊?"

嘉駿看著附近,說 "再找一下。"

 

Jack在遊樂園之中快步的走著,不停的在附近找著,很著急的搜索著附近。

 

嘉駿跟安安還在遊樂園之中走著。

安安快要哭的對著嘉駿說 "我不想吃冰淇淋了,我想回去找爹地。"

之後安安就開始低下了頭來,用袖子擦著,哭著說 "我要找爹地,我要爹地

嘉駿接著就有點慌張對安安說 "好好好,我們回去找爹地,不要哭喔。"

跟著嘉駿跟安安就又朝著反方向走了回去。

 

Jack找到了賣冰淇淋的攤位,他不顧在排隊的人,直接就跑了上去對著工作人員很慌張的問 "小姐,請問你,剛剛有沒有兩個小孩來買過冰淇淋?一男一女,六歲左右,男生穿著白色上衣跟牛仔褲,女生穿著紅色外套。"

那個小姐搖搖頭,說 "我沒有看到,來買的都是一些大人,沒有小孩子。"

Jack聽到了之後就很氣急敗壞的轉過頭去,繼續搜索著附近。

 

嘉駿跟安安在遊樂園之中越走越亂,別說是Jack了,他們連原本的那個攤位都已經找不到了。

接著嘉駿跟安安開始害怕了起來,他們把手握在一起,繼續在遊樂園中走著,而且也越來越害怕。

 

Jack在遊樂園之中走著,搜索著附近,大叫著 "嘉駿!安安!嘉駿!"

現在的Jack別說是平常的冷靜了,更是一個慌張了。

Jack甚至還隨便抓了一個路人來,對著她問 "請問你,你有沒有看到兩個小孩?一男一女,六歲左右。"

那個人搖搖頭,說 "我沒有看到。"

說完,那個人就走了。

Jack接著就又繼續在找著,對著遊樂園裡大叫著 "嘉駿!高嘉駿!高安安!"

 

嘉駿跟安安繼續在走著,兩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而他們抓在一起的手也抓的越來越緊了。

安安接著就對著嘉駿問 "哥哥,怎麼辦?"

嘉駿很不知所措的說 "我也不知道。"

跟著一個年約四十的男人微彎著身子,對著他們問 "小朋友,走丟了嗎?爸爸媽媽呢?"

安安搖搖頭,說 "不知道。"

那個男人接著就對他們說 "那叔叔帶你們去找爸爸媽媽好不好?"

嘉駿跟安安聽到了之後就對看了一眼。

而那個男人跟著又繼續對他們說 "不用怕,叔叔不是壞人,這樣好了。"

接著那個男人就從上衣口袋中拿了兩顆糖果出來,說 "叔叔請你們吃糖糖啊。"

安安跟著就對那個男人說 "爹地說不要隨便吃陌生人的東西的。"

 

Jack跑到了服務台之後馬上就對著在裡面的工作人員說 "小姐,我兩個孩子不見了!"

那個工作人員接著就問 "請問你兩個孩子叫什麼名字?"

Jack跟著就說 "高嘉駿,高安安。"

那個工作人員接著就對著在嘴邊的麥克風說 "高嘉駿小朋友,高安安小朋友,你們的爸爸在服務台等你們,你們可以去找身邊的大人,請他們帶你們到服務台這邊來。"

 

嘉駿跟安安都聽到了廣播,而那個男人接著就對他們說 "你們爸爸在等你們,我帶你們去服務台啊。"

跟著那個男人就想伸出手去抓著安安,可是嘉駿比他更早就抓住了安安的手,對著他說 "我牽著我妹妹就可以了,你帶我們走就好。"

那個男人聽到後就想了一下,接著他雖然有些不耐煩,可是他還是有些做作的說 "好,那你們跟在叔叔後面,不要走丟喔。"

跟著那個男人就在遊樂園中走著,而嘉駿就牽著安安的手,跟那個男人保持著一點距離,走在那個男人的後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2-10 10:03 , Processed in 0.11213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