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查看: 26734|回复: 143

[小说小品] 我只在乎你~續~ 6/30 更新第20

[复制链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2 15:33:36 |显示全部楼层

先移過來,進度之後補上!

 

利用這個年假,把「我只在乎你」全劇看完,個人覺得結局實在是不過癮,父子相認的擁抱雖然感人,但是有情人到底有沒有終成眷屬,誰知道啊!?而且還是上下兩代,這種遺珠也太大了。所以醞釀的好幾天,真的是忍不住想來寫個續,其實我這個人每次都只有敢想的份兒,沒寫的勇氣;今天晚上再不貼出來,恐怕又要不好睡了。這次絕對是初次執筆,請大家多多包涵。如果看了覺得還算可以,那在此先感謝各位還看得下去,我也會盡力寫下去。

我是從「原來愛上賊」在台灣播出之後,才注意到松哥的,因為他的演技真的是太吸引人了,所以往回找他的作品來看,有一些觀後感,有空在補上囉!接下來就請大家看看吧!

 

 

1

演講在學生們熱烈的掌聲中落幕。三個人步出會議中心要走向停車場,阿坤走在最前頭,至於這對剛相認的父子則是默默的走在後頭;兩人都不發一語,卻又好像在等著對方先開口。不知不覺停車場也就走到了。

「那個…」兩人都同時開口。

青雲突然覺得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沒關係…你先說吧!」

浩然稍微停頓了一下,才緩緩的開口:「現在回市區會遇上塞車,塞到市區也都傍晚了,要不一起吃個飯吧!」

「喔!...今天不行耶!因為電腦公司的同事們說是要幫我辦個慶功宴,叫我這邊演講結束之後直接到訂好的餐廳,所以…」

「嗯…沒關係…」儘管浩然答的很簡單,神情卻仍在一瞬間透出了些許的失落。

即便是一閃而過的失落,還是被青雲察覺到了。

下…下次吧!總有機會的啊!下次一定空出時間…也約我媽吧!...三個人…一起吃頓飯。」

聽到「三個人」,浩然才稍微釋懷一些:「好啊!那就改天吧!...路上小心!BYE!

說完,就拍了拍青雲的肩膀。

青雲的腦海裡快速閃過當初在街上幫浩然修車的那一個情景,那時候兩個都還只是認識但卻對彼此都陌生的人,如今卻多了一個父子關係。

「你也是,BYE!」青雲仍是向當初一樣,將手搭在浩然的肩上說了這句話。

 

 

--在車上--

阿坤邊開車邊不時地轉頭瞄著青雲。

青雲的目光直視著前方的路面,冷冷的說「你再看…再看我扁你喔!開車都那麼不專心! 」

阿坤稍微收斂了一點說:「不是啦!你們剛剛父子擁抱的時候,看你還蠻激動的啊!怎麼現在看起來一點開心的感覺都沒有?

青雲還是冷冷的回答不過就是多了個有血緣關係的老子嘛!難道要又叫又跳才算是開心嗎!?

阿坤自顧自的小聲說:「明明就一副很缺父愛的模樣啊!還那麼死要面子…

「你到底在念什麼啦!?專心開車好不好!?要是遲到了我一定扁你喔! 」

--晚上,王家門口--

浩然將車子駛進家門前的私人道路,拿了授課教材和剛剛從超市買回來的東西下了車,赫然發現已經有個人站在家門口等著。

佩瑤怎麼要來也不先打個電話給我,我趕回來就不用站在這邊等了。

只見佩瑤手裡提著幾包東西說到沒關係啊!我也才剛到…」

浩然趕緊將大門打開:「先進來再說吧!」

 

 

--王家屋內--

佩瑤翻著桌上那袋浩然從超市採買回來的東西,裡頭盡是微波食品、泡麵,不禁皺起眉頭說:「你啊要多照顧自己,與其拿這些當晚餐還不如去外面吃,這些東西不夠營養的

「有什麼關係呢!方便又不用浪費時間啊!」浩然一派輕鬆的說道。

「你喔!難怪宛秋出國還需要列生活清單...」佩瑤雖然表面上想再說他兩句,但是心裡不免感到心疼。

兩人就這樣坐在餐桌前吃著佩瑤帶來的飯盒,佩瑤好像突然想起什麼事情問到:「對了!青雲說他今天的行程是排定去你任教的學校演講,是嗎?

「嗯!對啊!有看到張貼的海報。」

「那你有去聽嗎?

浩然不禁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回答了肯定的答案:「有。」

珮瑤緊張的問:「他講得怎麼樣?

「還可以,學生們很捧場就是了。」

「是嗎?他昨天晚上還挺緊張的,還怕被學生們的問題給問倒呢!

浩然一聽,笑著說:「他也會有怕的事情啊!?看他都還回答得挺好的。」

聽到浩然的肯定,佩瑤也坦白的將青雲的緊張說出來:「他原本是很擔心學生們會將問題的焦點放在他的過去,而他又無法說出一個得體的回答。所以啦!我就跟他說,既然是學校邀請你去演講,自然是覺得你的經歷可以給現在的學生們做一個借鏡或參考,如果無法坦蕩的說出你的過去,又怎麼能欣然的接受今天的蛻變和成果;一切都據實回答就好啦!當作是聊聊天嘛!把經歷了過去一直到現在的心情跟大家分享,相信對學生們多多少少都會有點幫助的。

佩瑤的一席話,讓浩然感到很安慰,下午的那些情景原以為都是那麼的不真切,在這時才感覺到那個擁抱是如此的真實。

吃完晚飯,佩瑤就收拾了桌上的東西,然後對浩然說基金會明天還有幾個重要的個案要處理,我得回去做點準備,不能跟你多聊了,明天晚上我會再過來。」

浩然一臉神情緊張的說:「我送你吧!晚上坐計程車也危險

難得看到浩然的緊張,珮瑤只好笑著說:「嗯!好啊!

 

 

--佩瑤家樓下--

浩然將車妥,開口說:「如果基金會的事情很忙,就不要送飯過來了吧!我答應你我會去外面吃晚餐,但是你忙就還是早點回來休息。

佩瑤看著他說:「不然這樣,你若是可以的話,就來這裡吃飯吧!青雲現在只要沒有約,不用往外跑,他都會回來吃飯的也許你們可以

浩然怎麼會不知道佩瑤心裡在希望什麼,雖然可以預想到場面的尷尬,但是也不想拂了她的好意,就笑著說:「好,我知道了

「嗯!晚安,回去路上小心。」

浩然點了點頭也說了聲:「晚安,快上去吧!

浩然看著珮瑤離去的背影,卻從心裡發出了嘆息:「唉王浩然啊!有些早該說的話你怎麼終究還是說不出口

[ 本帖最后由 Enai 于 2009-6-30 22:39 编辑 ]
已有 1 人评分金coin 收起 理由
sharonpek + 30 精品文章

总评分: 金coin + 30   查看全部评分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2 15:46:17 |显示全部楼层

2

 

--王家--

車才剛停好走進大門,浩然就聽到屋內的電話不停地響著,他趕緊上前接起:「喂

Uncle…是我啦!你跑去那兒啦!?打了好幾次現在才接?電話的另一頭傳來宛秋的聲音。

我送佩瑤回家,所以回來晚了。」聽到是宛秋的聲音,

浩然心中的疑惑才放下,自他從公職退休後,很少有人會打電話到家裡來,

偶爾才接到政文打來問候、關心的電話,另外就是宛秋從德國打回來的長途電話。

哦~送林阿姨回家!看來你們之間有進展囉!

宛秋!別亂說,倒是妳,打電話回來有什麼事啊?

「我剛從學校回來啊!房東太太就跟我說,有台灣寄來的包裹,我還以為是Uncle突然大發慈悲,

要寄台灣的食物讓我解饞呢!結果誰知道一看到包裹,唉好令人失望喔! 」宛秋用酸酸的語氣在逗著浩然。

浩然聽著都覺得好笑Uncle是讓妳失望了,但是裡面的東西應該就不會了吧!

「是青雲要你寄給我的!?...他還真的拿到冠軍。獎牌也算是珍貴吧!他居然願意給我。宛秋的這幾句話像是在說給自己聽的

浩然當然知道宛秋心裡在想什麼,但還是忍不住潑出一盆冷水:「妳不用太高興真的獎牌他給了佩瑤,妳拿到的這個是複製的,說什麼找朋友複製了兩個,還在我面前誇他朋友的複製功力很高,一般人是搞不清楚真假的

宛秋的口氣稍微顯得有點失望:「,原來是複製的,不過他把真的獎牌給林阿姨也是理所當然啊!林阿姨一定很以他為榮。不過Uncle你剛才說複製了兩個,那另一個複製的他給誰啊?

說到這個,浩然沒好氣的回答留給那個陳宏飛!

宛秋在電話的另一頭憋著笑意,心想她這個Uncle怎麼這麼容易就吃醋,

不如趁這個機會剛好可以探探Uncle跟青雲現在處得怎麼樣了。

她決定繼續裝傻的問下去:「什麼!?給陳叔叔!?他不是留給Uncle!?

浩然馬上不假思索地說:「那個假的留給我幹嘛!?我才不要咧!

聽到浩然賭氣的回答,宛秋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唉唷~Uncle,你也真是的,青雲是你兒子耶!他能拿到這樣的頭銜,你應該感到高興啊!怎麼還這樣死守法律的規範,在乎獎牌是真是假阿!?

被宛秋這麼一說,浩然頓時語塞……反正複製就是不對啊!

宛秋在心裡偷笑著,還真好玩,難得可以這樣讓處處受人捧的浩然無話可說:「好了,好了,知道啦!王檢察長~就你說的對

「妳的課程什麼時候告一段落啊?什麼時候回來?

快了,目前在準備期末考試,現在只忙考試的事情,回去的時間還沒考慮

浩然聽了就說:「確定了日期再跟Uncle說,我去接你。」

「好~太好了!好久沒有享受私人司機的服務了。喔!還有啊!Uncle你要多加把勁兒喔!希望我回去的時候,王家的管家兼歐巴桑已經換人做了!你知道我在說什麼的」宛秋擺明著意有所指。

浩然怕宛秋會繼續追問下去,語氣略帶嚴肅的提醒她:「Uncle的事情不需要妳操心,你好好準備考試就對了。」

 

 

--佩瑤家--

掛在牆上的鐘指向凌晨兩點了,一陣開鎖的聲音伴隨的凌亂的腳步聲進到屋內,

阿坤先將燈打開,好不容易才把青雲扶到沙發上坐著,看青雲喝的一攤爛醉的模樣說道:「你很離譜耶!平常哥兒們出去喝也沒這麼瘋啊!灌成這樣

佩瑤在房裡聽見了客廳傳來的騷動,趕緊披了件外衣出來:「阿坤

「喔!阿姨不好意思,把您吵醒了。」

佩瑤看兒子醉得連回到家都不知道,只有無奈地說:「青雲又喝醉了啊!真是謝謝你,還把他送回來。」

「不用謝我啦!再怎麼說我現在好歹也是林青雲的經紀人,這點事是我應該做的。只是喔他今天真的是喝太多了,誰都看得出來他心情太好了,所以才狂喝。」

「有你和電玩公司的一班同事幫他慶祝,心情當然好了。」

「才不是咧!」緊接著阿坤示意要佩瑤站到旁邊,壓低了聲音對佩瑤說:「阿姨我偷偷跟您說喔!其實是今天下午去學校演講啦!同學們問了很多問題啊後來王檢長..不對不對是王教授,王教授就出現在演講的地方,然後他們兩個就在滿場學生的面前相認了,一個承認對方是兒子;一個承認對方是爸爸,全場都是掌聲耶!!場面超感人的啦!

佩瑤聽了感到又驚又喜,心裡還在想著為何浩然都沒有跟她提起這些!?「真的嗎?

阿坤又接著說:「阿姨,是真的啦!那個場面,明天可能會上社會版頭條喔!原本王教授要約青雲吃晚飯的啊!後來是因為同事們要幫他辦慶功宴,所以青雲才推掉的,在車上我說他明明開心在心裡,他還嘴硬不承認咧!

聽阿坤說的這些話,佩瑤是既高興又安慰,自己期盼了25年的結果,今天終於實現了。

「阿坤,可能要請你幫我扶青雲回房間了。」

「喔!好,沒問題。」

送走阿坤後,剛才的那些話始終在佩瑤的腦海裡揮之不去,她在青雲的房間裡看著正在熟睡的青雲,便撥了撥他散在前額的頭髮,才退出房間將門闔上。

回到自己的房間,卻怎麼也無法入睡,原來今天發生了好多事,原來他們父子終於相認了,25年來許許多多的回憶,像幻燈片一般不斷在腦海裡播放,所有的辛苦和委屈都好像昨天才發生的一樣,讓人記憶猶新。佩瑤不禁落下眼淚,但是這跟以往流的淚水再也不同,這是欣喜的眼淚,是她無時無刻都期盼的。而佩瑤又怎麼會知道,這個晚上對孩子的父親而言,也將是個不成眠的夜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2 16:18:54 |显示全部楼层

星期五那天累掛了,沒來的及補上,昨天一天又跟家人去採草莓,草莓採完我也完了,所以今天下午大趕工,在此補上第3集。

 

3

-佩瑤家-

一大早佩瑤坐在餐桌前邊吃早餐邊翻著報紙,青雲這時候從房間裡出來。

青雲扶著頭沒什麼精神的在餐桌前坐下:「媽,早

佩瑤看到青雲的樣子,笑著說:「早!快吃早餐吧!

「喔現在頭痛吃不下放著吧!待會吃。」

「頭痛了吧!下次記得別喝那麼多。」

青雲有氣無力的回答:「大家在慶祝嘛!高興就難免會喝多啊!又不是第一次喝成這樣

佩瑤正好看到眼前報紙上的一條新聞,於是就把報紙放到青雲面前說:「我看是因為這個吧!所以才喝多了。」

青雲看了一眼報上的標題,整個人瞬間都清醒了,只見報紙上顯眼的中間版面寫著一行標題「世界電玩大賽冠軍林青雲與前檢察長父親相認!

再細看一下內容,這些多事的狗仔隊居然連一年前父子對簿公堂的事情都寫的巨細靡遺。看完之後,青雲放下報紙,抬頭正好對上滿臉笑容的佩瑤。

笑容?報紙標題?原來如此,青雲馬上就明白:「我知道了,一定是阿坤那個大嘴巴,趁著送我回來講那些有的沒的,喔我怎麼會挑他當經紀人啊!?

「你也不要怪阿坤,這是值得高興的事情啊!為什麼怕我知道啊!?

青雲裝出一臉不在乎的神情:「我幹嘛怕讓妳知道啊!?只是這種事情沒什麼必要知道啊!

佩瑤急了:「青雲,我是你媽媽,你跟浩然父子相認我當然有必要知道,你也曉得,我盼這一天盼了25年。」

「那真不好意思讓妳等那麼久啊!我是怕妳到時候會失望,因為搞不好哪天我又犯了個什麼芝麻綠豆的小錯,他又要大義滅掉我這個前科犯兒子,所以我跟他之間就像是地雷,不是他爆就是我爆。」青雲的語氣透露了他心中對這段父子關係的沒把握。

佩瑤終於了解,青雲所想的,也許正是浩然所想的,所以昨天浩然才會沒提到這件事:「怎麼會呢!你既然都已經下定決心不走回頭路了,只要你凡事行得正,我相信浩然不會平白無故挑你毛病、為難你的。」

「那很難說喔!嫉惡如仇的王檢察長,就算是退了休也是很難改的。」

佩瑤嘆了口氣說:「那就算我拜託你,給你們彼此一個機會,花時間來試著跟彼此相處吧!就像外頭一般的父子一樣

「你可能也要去拜託他喔!光是拜託我沒用的,要我不衝他,也要他不犯我啊!好了,別說了,再說下去你上班就要遲到了。快走吧!

佩瑤知道繼續在這個話題上周旋,母子間一大早就要不愉快了,於是轉為問到:「你今天有沒有行程?要出門的話會幾點回來?

「今天沒有排行程,不過會不會出門還不知道。」

「好吧!如果要出門,盡量回來吃晚飯。知道嗎?

看著佩瑤懇切的眼神,青雲也不忍拒絕:「好吧!我盡量囉!

 

 

-大學 法律系館教室-

鐘聲響起,浩然拿著上課的教材走進教室:「好了,各位同學我們開始上課了。」

不過教室內的氣氛有點詭異,同學們各個都盯著浩然看,這時有個同學鼓起勇氣代表全班發聲:「老師講桌上的那份是今天的報紙,那個上面的內容是.真的嗎?

浩然就把對折的報紙掀開,看到了社會版頭條的標題,接著他又把報紙折回原來的樣子,開口說:「昨天有哪些人有去聽演講的?舉個手!

底下的學生陸陸續續有人舉起手,人數基本上接近全班。

浩然看了一下,就說:「手放下,那既然你們的眼睛都看到了事情發生的過程,何必再問呢!?

浩然接著語重心長的說:「他是我兒子千真萬確,至於報紙內容所寫的,你們信也好不信也好,反正都是過去的事情,就別再提了。」

這些話浩然好像是說給自己聽的,他把注意力拉回到眼前的學生們:「夠了吧!還八卦啊!?打探別人的隱私該判定哪一條文,不用我說吧!?可以上課了嗎?

學生們都笑了:「可以~」

 

 

-教授研究室-

現在是中午用餐時間,浩然一個人待在研究室看著手上的一些資料和記錄,這時候放在一旁的手機響起。

「喂,我王浩然。」「浩然,是我。」電話另一頭傳來佩瑤的聲音。

「喔!佩瑤啊!有什麼事嗎?

「沒有,只是想問你今天晚上有空過來吃飯嗎?

浩然愣了一下,沒想到佩瑤是認真的:「今天晚上可以啊!不過如果你很忙的話就別煮了,我想我們去外面吃吧!我今天的課到下午四點結束,你看你那邊什麼時候忙完,我過去接你。」

聽到浩然一口就答應並且要來接自己,佩瑤感到有點意外:「好啊!我這邊差不多也會忙到四點左右,那我在基金會等你,....BYE…

 

 

-佩瑤家-

青雲一個人待在家裡,心裡想著,今天沒行程還真有點無聊,早知道該讓阿坤多接幾場校園演講,真有點想念過去那種不務正業的日子,雖然有時候得躲躲警察,但是那樣的日子有時想想還挺刺激的,不然像現在這樣閒在家裡什麼事都不用做,還真有點不習慣。

「以前的日子啊」思緒不禁被拉回到一年多以前。

從學歷造假開始,一連串的不法行為意外的將浩然,甚至是宛秋帶進自己的生命裡,後來所引發的一切,卻是自己從來沒想到的,原來那個一開始很欣賞自己的長輩竟然是在自己人生中缺席了24年的父親,原來那個小時候自己就對她很有好感的小女生,14年後又再度碰到了,對她的好感不減,反而多了更多愛情的成分。回想起來都覺得好笑,如果大家都只是單純的認識該有多好,就不會牽扯出那些糾纏複雜的關係,讓大家都好痛苦。看看現在,一向照顧自己的陳叔和雪娟遠在泰國,認了這個爹也好像有跟沒有都沒差,平平淡淡,沒什麼特別的感覺。而那個很在乎自己的女孩,那更遠了,在德國,太好了!麻瓜世界的人際關係還真古怪,大家都有可以忙得事情,唯獨我林青雲沒有,現在真的好無聊

 

就在青雲感到極度無聊的時候,手機響起了:「喂?哪位?

「青雲嗎?是我,劉姐啦!」原來是以前青雲在感化院的觀護人員。

「喔!劉姐啊!好久不見,妳怎麼會有會有我的電話,還想到要打電話給我?

「你還好意思說,虧我以前那麼照顧你,若是不看到報紙還不知道你現在可是世界電玩大賽的冠軍了,電話呢是跟你媽媽問的,之前因為一些輔導的個案跟你媽媽認識,所以跟她要了你的電話,想跟你聊一聊。」

「聊一聊咧!好啊!我就跟妳說過電腦方面我林青雲是無敵的,任何麻瓜想贏我,不可能,除非哪天我也變成麻瓜,哈~不過那是更不可能的事!」青雲得意的說。

「就知道你會這樣講,永遠都是別人麻瓜,你林青雲是天才。對了,我還想問你,我們幾個觀護員今天早上都在討論報紙上的報導耶!你是不是真的跟王檢察長父子相認啦!?

青雲在想怎麼搞的!?又是這個問題:「是又怎樣!?還有..糾正妳一下,是退了休的王檢察長,不用再稱呼的那麼好聽。」

「那看來是真的囉!難怪我早上會接到王檢長的電話。」

青雲很驚訝的問:「他打電話給妳幹嘛?不會是找妳麻煩吧!?

劉姐笑著說:「你想到哪去了!王檢長怎麼會找我麻煩呢!他打來的時候很客氣。」

「是喔!他那個人對別人還會客氣喔!好稀奇!

「你怎麼還這樣說他,你不是都已經承認他是你爸爸了嗎!?還用這種口氣說話!?

「劉姐,你第一天認識我啊!我林青雲說話就是這樣,不.折.不.扣!

「好~不討論這個,他打電話來問我,說他以前看過你的記錄,所以知道在你多次進感化院的時候你的觀護員是我,他問了很多關於你在感化院度過的情形、過程,包括你為什麼會喜歡上電腦,還特地問我是怎麼跟你相處的。問得很仔細,我們前後講了快一個多小時。」

青雲聽到之後,心裡的情緒又複雜起來,有些激動地說:「他..他幹嘛問妳這些?他幹嘛知道的那麼清楚?...他哪需要去知道這些,反正就是前科犯的生活,他怎麼會感興趣?

「青雲,你先冷靜一點,不要激動。你先聽我說,我必須告訴你,他只是以一個為人父親的角色打電話來的,我們這些法務的公職人員都知道王檢察長的脾氣的,以他要知道的事情,他如果要問個清楚查個詳細,是不會這樣客氣的,可是他今天在電話中的,只是一個不知道該如何與孩子相處的父親,他的語氣帶著緊張和無助,很顯然的他希望能跟你拉近距離,所以你接下來是不是也該換個比較溫和不帶刺的態度跟他相處呢!?

青雲聽了劉姐說的話,原本偽裝的不在乎漸漸的在動搖:「我..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跟他相處啊!但是我要去問誰啊!?從他眼睛看出去的世界,他就認為應該永遠都要是對的,他的眼裡根本容不下任何一點的錯誤,偏偏我這個人過去都是錯,現在可好了,還是他兒子,在他面前我也很不自在,因為我……其實我很在乎他怎麼看我

聽得出青雲的無奈和無力感,劉姐安慰他說:「你有沒有想過,其實王檢長應該說是你爸爸,他其實也是在乎你怎麼看他的,如果不是這樣,他就不會打電話來啦!而你會願意對我說這些,不也代表著你已經開始在乎他了,聽劉姐的話,給你爸爸、也給你自己一個機會吧!放下過去、放下對彼此的成見,不要再給對方難堪了,如果短時間內無法習慣成為父子,那就當作重新認識一個朋友,而下一階段的目標是要成為好朋友,甚至更好的朋友。這句話,現在對你說,希望你能聽進去。」

青雲聽了之後,說:「劉姐我真的不確定我能不能做到,我只能說我會盡量。」

劉姐笑著說:「嘿~林青雲,這不像你喔!這恐怕是連麻瓜都有辦法做到的事,你若是做不到,還敢自稱天才嗎!?

青雲被劉姐的話一激,又恢復了平時的神氣:「少刺激我,我這種天才,行事向來不需要跟麻瓜一樣的。不過唯獨這件事,天才會考慮去做看看。可以了吧?

「可以~如果遇到什麼問題,想訴苦或是求救,記得劉姐永遠在這裡支持你啊!隨時都可以跟我聯絡,知道嗎?

青雲馬上很狗腿的補上一句:「知道!就說我林青雲的好人名單內,劉姐永遠都佔有一席的,如果你有需要我天才幫忙的地方,也可以找我啊!...!...先這樣囉!BY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2 16:23:42 |显示全部楼层

4

 

-下午,慈馨基金會-

一進門,入口處的櫃台人員:「您好!先生,有什麼需要為您服務的嗎?

「你好,我要找妳們執行長,請妳直接跟她說是王浩然來找她。」

「好,您稍等一下。」「謝謝!

之後櫃台人員就走了回來:「王先生,我們執行長請您先去她的辦公室等一下,這邊請。」

櫃台人員就把浩然帶到佩瑤的辦公室,請他在沙發坐著等一下,另外還倒了杯水給浩然。

浩然就坐在沙發上,環顧整個辦公室,在這之前都還沒有機會了解佩瑤的工作性質,他看到矮櫃上擺著一張張的照片,走近一看,裡面都是佩瑤跟一些青少年孩子們的合影,櫃子最末端有一張印有最近日期的照片,浩然將它拿起來仔細一看,照片上頭是青雲拿著冠軍獎牌和佩瑤的合影,浩然看了之後才驚覺到,照片中母子倆開心面對鏡頭的神情,是自己從來都沒有見過的,一直以來自己帶給佩瑤的除了盡是嚴厲的言詞、責備、還有侮辱,能讓她開心的什麼都沒有留下,更別說是對青雲了。

 

「在看什麼?看的那麼入神?」佩瑤出現在辦公室門口。

浩然將手上的照片放了回去,說:「喔!沒什麼看你這裡擺了一些照片,有些好奇而已。」

佩瑤走到浩然的旁邊,看著櫃子上的照片說:「這些都是和輔導個案的孩子們一起拍的照片,輔導的過程很漫長,也會遇到很多問題,但是每當最後看到他們走回應該走的路,一起留下這些照片,又會覺得那些辛苦都不算什麼了。」

浩然指著他剛剛拿起的那張照片,對佩瑤說:「那這張可能是難度最高,也最辛苦的個案了。」

佩瑤不禁笑了出來:「可能吧!不過這張照片帶來的意義也最大。是一個永遠難忘的個案。」

聽了佩瑤的回答,兩人相視一笑。

 

 

-浩然的車上-

離開慈馨基金會,車子在路上平穩地行駛著,浩然問佩瑤說:「你有沒有特別想吃什麼?

「還沒想到耶!不如我打個電話回去,看看青雲是不是在家,讓他跟我們一起去,你覺得如何?

浩然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只是說:「好啊!我沒意見。」

佩瑤看浩然沒有反對,就拿起手機撥了家裡的電話:「喂,青雲,你在家啊!我跟浩然要在外面吃晚餐,你也跟我們一起去吧!

青雲一接到電話,聽了馬上從沙發上彈起來:「一起去!?他要約妳去吃飯,妳跟他去就好啦!幹嘛抓我去當電燈泡啊!?

佩瑤聽了青雲的回答,壓低了聲音說:「你別胡說,還記得我們早上說過了什麼,不過是吃個飯而已,這你都做不到嗎!?

青雲聽到佩瑤說的話,也想起了下午劉姐的來電內容,於是就說:「好好知道了,吃飯是吧!?不過就是吃個飯嘛!OK!你們還有多久到?我在樓下等你們。」

「大概在15分鐘左右,你到時後再下來。」

 

電話結束後,整個車廂內頓時安靜下來,有些話佩瑤很想問浩然,卻又不知道要怎麼樣開口,只好先說:「我有看到今天的報紙,社會版的第一頁,報導了你跟青雲在學校演講上相認的事情

浩然只是淡淡地回答:「嗯!…

「怎麼昨天在你家吃飯的時候,都沒聽到你提起呢?

浩然稍微整理了一下情緒,這個問題想了一夜還是無解,於是語氣還是帶著一些無奈:「因為不知道該怎麼提起,不知道昨天下午發生的事是不是真的!?基於以上不確定因素,所以開不了口。如果不是真實的,妳又失望了,還不如什麼都不要說。」

 

車廂內又陷入一陣沉默,佩瑤為浩然和青雲的反應感到心疼,這對脾氣、個性都極像的父子,連對彼此的顧慮和在乎都是一樣的,他們彼此都在觀望,也都在等對方先踏出第一步。

佩瑤伸出手握住浩然另一隻沒有抓著方向盤的手,溫柔的對他說:「我等你們父子相認等了這麼久,今後無論你是在擔心、還是顧慮什麼,我都會在你的身邊,在你們的身邊。」

浩然的手就這樣被佩瑤握著,表面上他回應了淡淡的一笑,心裡卻是難掩激動,有多少年了,已經好久了,他都沒有像今天這樣能握著她的手,在經歷的那麼多事情之後,她還願意這樣握著他的手,願意支持他。此時浩然的心裡暗下決心,這次絕對不會再放開了,無論再發生任何事情,都不會再鬆開她的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学生会首席_NO.1

Rank: 1

发表于 2009-3-2 17:12:28 |显示全部楼层
哇唔~~~~~~沙发~~~~真有才~~~~~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2 18:19:49 |显示全部楼层

5

-佩瑤家樓下-

 青雲在結束與佩瑤的電話後15分鐘,準時的在樓下人行道上等他們。

不久,那台青雲口中曾說很正的車停在他面前,青雲開了後座的門坐了進去。 坐

在前座的佩瑤就開口問他說:「青雲,你今天都沒出門嗎?」 青雲語氣平淡的回答:「沒有啊!」

佩瑤又說:「你現在幫個忙,想想我們該去吃什麼?」 「你們想吃什麼,就去吃什麼啊!」青雲心想:奇怪,這樣還叫我來!? 從青雲上車就沒開過口的浩然,這時候說話了:「你想吃什麼?以你想吃得為主吧!」

青雲還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他為主耶!可是還真的不知道要吃什麼。這時候他看到沿著路走下去過三個紅綠燈有一家…。他想也沒想就脫口而出:「麥當勞!」 佩瑤一聽,想制止他:「青雲…」 誰知道浩然馬上就說:「好!就麥當勞…在那吃還是買回去?」 佩瑤知道浩然不喜歡嘈雜的環境,馬上接著說:「買回去吃吧!」 浩然就點了點頭,將車子開進購餐車道。

「歡迎光臨!您好!要點什麼餐?」服務人員從窗戶遞出菜單要讓浩然選。

浩然接過菜單後直接往後座送,跟青雲說:「你來點吧!看你想吃什麼。」 青雲拿著菜單,看著浩然和佩瑤,很認真的說:「我先說,我很餓!會點很多喔!」 浩然看著他,回答道:「沒關係,你就點吧!」

隨後青雲降下後座另外一邊的窗戶,開始他的”點很多” 到了車道出口的窗戶,浩然付了帳,服務人員從窗口遞出餐點,後座空出的那個位子都被麥當勞給占滿了。

 

三個人又開著車回到了佩瑤家,浩然將車子停好,走在他們兩人後頭跟著上樓,之前只有在外面停留過,還不曾上來室內看過。 「請進。」佩瑤走在前頭,進了屋內就拿了雙拖鞋給浩然。

浩然就在看著室內的環境。青雲將他手上兩大袋的麥當勞放在餐桌上,接著把裡頭的餐點都拿出來之後,就走向廚房準備洗手。

佩瑤看著滿桌的麥當勞,趁著青雲在洗手的空檔問他:「青雲,你也太誇張了,你有那麼餓嗎?怎麼挑麥當勞這樣的食物? 還買這麼多…」 青雲邊擦乾手邊回答:「媽,早餐吃完之後我就什麼東西都沒吃,而且想事情是要動腦的,我真的很餓,怎麼!?怕檢察長吃不慣平民百姓的食物啊!?我既然點了我會負責吃完,這樣可以吧!?」

三人都洗好手之後就座,各自拿了想吃的食物,分配飲料的時候,佩瑤很緊張的問青雲:「青雲,你飲料點的都是可樂嗎?」 「當然!吃麥當勞一定要配可樂的啊!」 「浩然的胃不好,要盡量避免喝刺激性的飲料。」 浩然馬上就回答:「是盡量避免又不是不能喝,更何況醫生沒有完全禁止啊!」 浩然接著想轉移話題,他就問青雲:「原來你喜歡吃麥當勞啊!」

「沒有特別喜歡吃,只是突然想到,想吃而已…」 青雲看浩然停住了不說話,就接著說:「不過還是感謝你請的這一頓,錢是你出的,但是我點得很過癮、吃得很爽。」

雖然實在是聽不出青雲的這句話是感謝還是消遣,但是浩然還是笑了。

青雲是說到做到,只見桌上的食物逐漸減少。 浩然突然想到了某件事,開口說道:「對了,宛秋…她收到了你託我寄給她的東西,她要我跟你說聲恭喜,還有謝謝。」

青雲只是淡淡地回應:「喔!」 浩然接著說:「她最近在忙期末考試,再過一個星期學校課程告一段落,就會回來了。」 「喔!」 佩瑤看到青雲聽到宛秋消息的反應,便提議說:「浩然,如果宛秋確定了哪一天回來,跟我們說一聲,我們也一起去接她吧!」

浩然聽了之後,就說:「好啊!她一定會很開心的…」 青雲只是默默地低著頭吃著麥當勞,沒有搭腔。 一頓晚餐吃下來,雖然父子之間話都不多,就算有也只是簡短的回答,但這頓飯倒還吃得挺和氣的,沒有什麼言語衝突的發生。

 

晚餐過後,浩然準備起身離去,佩瑤就說要送他走去取車。 兩人肩並肩得走在路上,佩瑤笑了出來。

浩然就問:「妳在笑什麼?」

佩瑤稍微緩和一下笑意:「沒有,希望剛剛那頓飯不會讓你消化不良。尤其是那一大杯可樂…」 浩然聽了也覺得好笑:「有胃藥啊!我還要謝謝妳,贊成買回家吃,待在那裡吃可能真的要消化不良了。」

佩瑤就停了下來,轉身面對著浩然,說:「辛苦你了,你從來不吃速食的,今天卻勉強自己配合青雲,在餐桌上還盡量找話題跟他聊,不過他這個孩子就是這樣,可能你要給他一點時間…」

浩然看著佩瑤,緩緩的說:「我知道…,妳曾經說過青雲的個性跟我很像,現在終於知道了,原來…我真的不是那麼好相處的人。」

佩瑤笑了,跟浩然開玩笑的說:「那明天還敢來嗎?」

看來激將法這招,對浩然同樣有效:「敢啊!怎麼不敢!?」 「看來王檢察長這次是跟查案一樣認真了…」佩瑤故意逗他。

浩然無奈地笑著說:「對我而言這大概比查案還難吧!」

佩瑤安慰浩然:「沒關係,慢慢來。」

浩然遲疑了一下,伸出右手,對佩瑤說:「妳…會在我身邊的…對嗎?」

佩瑤點了點頭,將手覆上浩然的右手。 街道上映著兩人的身影,彼此的距離看來又拉近了一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3 13:03:06 |显示全部楼层

哈~利用午休時間,我剛好值班,先來更新!

 

 

6

佩瑤回到家裡,青雲就隨口說:「看妳笑得這麼開心,在樓下談情說愛喔!?不然怎麼去那麼久!?

說著就晃到佩瑤旁邊,調皮的盯著她看。

佩瑤在沙發上坐下,問青雲:「青雲,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故意點麥當勞的?

青雲心想,就知道妳要問這個,於是回答:「我哪有故意啊!是剛好看到的,反正你們都不知道要吃什麼啊!有什麼關係!

「還有,拜託你的回答不要總是嗯啊、是啊的,可以多講一些嘛!」佩瑤有些埋怨青雲。

青雲不禁翻了一下白眼,有些不耐煩地說「夠了!我肯陪你們吃飯就不錯了,妳也不聽聽他問話的方式,他以為在審訊犯人啊!?

「是你想太多了,浩然絕對沒有那個意思的。」

Bingo!果然:「唉!麻瓜媽媽~我是妳兒子耶!每次妳都維護他,他現在到底是妳誰啊!?」青雲一臉戲謔的表情看著佩瑤。

佩瑤頓時無言以對,只能說:「他他是你父親。」

「哦~是這樣嗎?口是心非喔!妳心裡不是這樣想的吧!」說完青雲就笑著走回房間,留下佩瑤一人坐在沙發上沉思,她與浩然之間……


接下來的幾天,浩然只要學校的課程結束,一定準時出現在佩瑤家,青雲也如他自己所說的盡量配合,有時候一幫朋友邀約,他還是盡量在家吃晚飯,朋友的邀約就改成小酌一杯。三個人倒也像一般的三口之家,吃著晚飯,只是父子間的對話卻進步得很緩慢,偶有冷場,實在難為佩瑤總是要挑起一些話題,才能讓父子倆搭上話。

 

 

-某天早上.王家-

這天早上政文突然來訪,師生倆就坐在庭院的桌椅聊聊近況。

浩然就問政文:「怎麼樣?最近署裡還好吧?

政文一臉無奈地說:「哪有可能好啊!主任檢察官只差沒有要我們填24小時日誌了,根本就是什麼都要管,大家私底下都怨聲載道,辦起案來都覺得綁手綁腳的。」

浩然安慰他每個上司管理下屬的風格都不一樣,雖然你們覺得我對你們的管理方式能讓你們比較好發揮,但是現在的上司若不是這樣的風格,你們也只有照辦的份了,看開一點吧!不過錯失辦案的先機,一定要在其他的環節裡補回來,這樣才能算的上是漂亮的處理,這個部分你可能要再好好想想。」

「是我知道了

政文有點不好意思開口:「對了老師,有件事不知道可不可以問您?

「你說啊!

政文吸了一口氣,試探性的問:「您跟林青雲相處的還好吧?

浩然感到好笑,回問政文:「怎麼大家最近劈頭都問這個?

政文緊張的趕忙解釋:「呃沒有啦!其實署裡的同事們也都很關心老師,他們看到報紙之後,一直都很關切,要我代為問一下,如果老師不方便回答的話也沒關係

浩然選擇面對他的問題,坦然地回答你知道我跟宛秋情同父女,我一直都以為我把宛秋照顧的不錯,跟她也是無話不談;但是最近才深深地體會到,跟女兒相處和跟兒子相處是不一樣的,更何況是一對25年來未曾相處過一天的父子,我只能說我還在適應、還在學習吧!

政文又問「所以老師您最近跟他見面很頻繁囉!?

「嗯基本上如果沒有特別的事情,晚上都會到佩瑤家吃晚飯的,青雲也會在。」

政文決定再大膽的進一步問:「老師青雲最近都在做什麼?...我是說拿到世界電玩大賽的冠軍回來之後他有什麼安排嗎?

浩然想說青雲跟政文也有過接觸,所以就跟他說「除了各界的一些演講,好像還有一些企業的邀約吧!代言之類的他沒有說的很詳細

政文聽了之後若有所思的說:「喔那看來他應該是挺忙的

浩然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就問政文:「怎麼了嗎?怎麼突然想到問這個

政文趕緊說:「喔沒有沒什麼,只是想說以前多少有些接觸,關心一下

浩然聽到政文這麼說,也就沒有多想,兩人就繼續坐在庭院聊了一會兒,政文才起身告辭離去。

 

 

-德國.海德堡大學-

下課鈴聲響起,台上的教授要大家停筆,將考卷交到前面講台,宛秋將考卷交出後回到座位上,不禁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噩夢般的連環考終於結束了。這時候從隔壁班跑來一位男生,他跑進教室後就在宛秋的座位前面停了下,說:「宛秋,妳也考完了吧!下午想做什麼?

「還能做什麼,當然是打包、Check機票、找出護照,等著飛回台灣啊!我已經一年沒見到我Uncle了,我現在只想趕快見到他。」

「又是UncleUncle的,妳真的是妳Uncle的乖女兒耶!」男生語氣酸溜溜地說。

宛秋急忙解釋:「拜託~放他自己一個人在台灣整整一年,都沒有人陪他,他又是個不太會照顧自己的人,我當然擔心啦!

男生笑著說:「好啦!我又沒說什麼!那麼緊張幹嘛!妳是後天要回去吧!?不要一個人偷跑,我跟妳訂了同一班飛機,回去剛好可以做個伴,飛那麼久才不會無聊。」

宛秋趁這個時候笑他:「我看不是想做伴吧!恐怕是某某人害怕搭飛機喔!還說得那麼好聽。」

男生回嘴說:「隨妳怎麼說,反正我朋友的車子也會過去載妳,妳只要行李準備好在門口等就行了。」

宛秋笑著說:「好~反正有你那個好心的朋友當司機,那就先謝啦!

 

 

-晚上.王家-

浩然剛才佩瑤家回來,在晚飯時他已經告訴佩瑤和青雲,宛秋是第二天早上十點的班機到台灣,他會先到佩瑤家來接他們兩個,然後再一起去機場接機。

這時候電話突然響起,浩然接起電話:「喂,哪位?

「呃老師!我是政文

「喔!政文啊!有什麼事嗎?

「不知道老師明天有沒有空?我有件事情想跟您談一談只需要佔用一點點時間就好

浩然就回答「宛秋是明天早上十點的飛機到台灣,我跟佩瑤說好了,跟青雲三個人要去機場接機,然後東西回來放好之後會一起出去用餐。是什麼事情?

政文說「所以青雲會跟你們在一起囉!因為我有件事情要請教他

浩然想了一下,就回答:「那這樣吧!我們接到宛秋之後,回程的路上我再打給你,你要找我或是青雲就在我家見面好了,這樣可以嗎?

政文不禁鬆了一口氣:「老師謝謝,那就這樣說定了,好明天見。」

浩然掛斷電話後,就上樓去整理宛秋的房間,他卻不知道這通電話將是揭開日後另一場噩夢的序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3 13:06:03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對不起各位,這兩天真得是忙翻了,晚上又去補習,實在是沒辦法補上進度,今天早上又是公司開會和教育訓練,回來補眠之後又殺去士林夜市,剛剛才開夜車補點進度,先貼上。

 

 

7

─早上,佩瑤家─

青雲坐在沙發上,一臉擺明了就是不想去接機的表情。

佩瑤對他說:「只是去接機然後一起吃個飯而已,你不要那麼抗拒嘛!

回想起前一天晚上三個人在吃飯的時候,佩瑤幾度說服都不成,浩然也只是低著頭吃自己的飯,因為他知道最沒資格開口要求青雲的就是他,若不是他當初執意不認這個兒子;若不是當初他硬是要他離開宛秋,也許不會造成今天這樣的局面。飯桌周圍的空氣都快凝結了,三個人都沒有在出聲,青雲偷偷地觀察了浩然的表情,雖然浩然並沒有表態,但是臉上的表情卻洩露出心裡的自責,最後青雲還是勉為其難的答應,當然他有個前提,就是在宛秋回來之後,除非他願意,否則他不會與大家一起吃飯。但是浩然和佩瑤都知道,其實青雲在面對宛秋,心裡還是有個結沒辦法解開。

浩然準時出現在佩瑤家,三個人就驅車前往機場。

浩然對佩瑤還有青雲說:「我們待會接到宛秋,先回我家把行李放好,政文可能會過來一趟。之後再去用餐。」

佩瑤就想起:「政文?!就是徐茂雄委員的兒子,你的那個學生?

「對,因為他昨天晚上打電話跟我說,他有事情要問青雲,所以我想乾脆趁著這個空檔,剛好青雲也在。」浩然就用車上的後照鏡看了坐在後座的青雲,青雲還是望著窗外不發一語。


 

─機場─

宛秋領了自己的行李之後,準備進行通關手續,至於那個自願跟她同一班飛機的男生就跟在宛秋的後面。

在等待個過程中,男生開口說:「宛秋,待會讓我跟妳Uncle打個招呼吧!百聞不如一見嘛!常聽妳提到他,以前又是大名鼎鼎的檢察長,這種正義的使者,自然要拜見一下的。」

宛秋聽了就在笑:「拜見!?是要趁機狗腿吧!我才希望我Uncle不要看到你咧!我們整整一年沒見面,突然有一個男生這樣跟著我回來,他的表情我可以想像

所以還是拜託你不要見了好不好!?

男生聽了之後很不服氣,誇張的說:「喂!丁宛秋!過河拆橋喔!我有那麼見不得人嗎!?好歹在德國照顧妳整整一年耶!妳若是感激我那更應該讓我見妳Uncel一面才對,妳知道我一向最景仰這種執法悍將的。」

宛秋聽他這麼一說,很無奈的妥協了:「好好好,有時候是誰照顧誰還不知道咧!我先警告你喔!待會見到我Uncle你要正經一點!話不要亂說,否則我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

男生就兩腳跟一併行了個軍禮:「遵命!話不亂說,人會莊重!

 

 

─機場大廳─

機場大廳內的航班時刻表已經顯示從法蘭克福機場起飛的班機已經準時降落。浩然將車子停進停車場之後,就跟佩瑤和青雲走進機場大廳。只見浩然和佩瑤一直注視著牆上的螢幕,希望在通關後出來的旅客之中找到宛秋,青雲就站在他們後面,保持著一段距離,兩手插在口袋,好像一副事不關己。

佩瑤最先在螢幕上看到宛秋,她對身旁的浩然說:「浩然,你看那是宛秋對吧!?

「喔!等了那麼久,終於出來了宛秋宛秋!

宛秋聽到有人在叫她,便朝聲音的來源看去,她看到之後就很迫不及待的跑過來。

Uncle~我好想你喔!」於是就上前與浩然擁抱。

浩然很開心地說:「Uncle也很想妳。」

與浩然擁抱後,宛秋轉向一旁的佩瑤,也給了佩瑤一個擁抱:「林阿姨~好久不見!謝謝妳也來接我。」

佩瑤拍了拍宛秋的背後,笑著說:「太好了平安回來就好。」

宛秋看到了站在後面的青雲,青雲看到宛秋注意到他,也只是隨便的點個頭以示招呼,宛秋心裡不免有些失落,但還是報以微笑。

「對了,Uncle…我要向你介紹一個人,他說無論如何都想見你一面。」說完,就把站在一旁的那個男生拉到浩然面前。當然,青雲可沒漏看到這個動作。

Uncle,我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李廷翰,是我在德國認識的朋友,主修國際法,這一年來在德國很照顧我,因為他說以前在台灣就聽過你的事蹟,所以想跟心目中的執法悍將認識一下。」

男生就上前禮貌的跟浩然握手,開口說:「王伯伯您好,我叫李廷翰,在台灣讀大學的時候就聽過您的大名了,因為很景仰您的辦案精神,所以知道您今天會來接宛秋,我就一直拜託她一定要讓我見您一面,我知道有點突然,但是希望您不要見怪。」

浩然看眼前的這個男孩有禮、穩重,也親切的回應道:「你好,宛秋在德國還多虧有你照顧,我還要謝謝你呢!

「哪裡哪裡也算是彼此互相照應啦!

宛秋接著介紹:「旁邊這一位是林阿姨,她是我Uncle朋友!然後後面那一位是林阿姨的兒子,叫林青雲。」

浩然很怕宛秋說錯話,還有些擔心的看著宛秋,可是聽到宛秋將佩瑤介紹成他的朋友,青雲則是介紹為佩瑤的兒子,心裡還是有些若有所失。

廷翰仍然是很有禮貌的對佩瑤打招呼,同時也向站在後面的青雲釋出善意:「林阿姨您好!...!你好。」

青雲仍然是向廷翰點了個頭。

廷翰接著開口說:「王伯伯,因為家裡的司機在外面等,沒機會向您多請益,改天有機會一定專程登門拜訪,還希望您能不吝指教。」

浩然說:「好啊!那下次有機會我們再見了。」

於是一行人就在機場分開了。

 

 

─在車上─

宛秋和青雲坐在後座,青雲還是專注在窗外的風景,沒有跟宛秋有任何的交談。

還是宛秋先打破沉默,說:「還沒有恭喜你拿到世界電玩大賽的冠軍呢!你讓Uncle寄來的獎牌我有收到,謝謝你還有恭喜你!

青雲還是看著窗外,頭也沒回,只是簡短地說了:「嗯!

佩瑤回頭責備了青雲:「青雲!宛秋在跟你說話

宛秋趕緊幫青雲解圍:「林阿姨沒關係啦!真的沒關係

青雲的腦海裡不斷地浮現出剛才在機場的畫面,那個叫李廷翰的,看起來跟宛秋的交情不錯,可是看到李廷翰對宛秋一舉一動、每個眼神,都快讓人抓狂了,他敢打賭這傢伙一定對宛秋有意思。

車廂內又陷入一陣寂靜,過了許久浩然對宛秋說:「宛秋,怎麼在電話裡從來沒聽過你提起這個李廷翰?

Uncle…若是我在電話中提起,你一定又要窮緊張了,然後又在電話裡把我唸一頓,要我專心讀書。所以我才沒跟你提起啊!更何況我們只是朋友。」

浩然皺了一下眉頭回答她:「我這是關心妳、保護妳才會唸妳的,換做別人我才懶得說。」

宛秋知道浩然又要發作了,趕緊用雙手捏了捏浩然的肩膀,撒嬌地說「好啦!知道Uncle對我最好啦!你是最關心我的,我知道自己在交什麼樣的朋友,所以你不用擔心了好不好!?

「妳自己知道那最好。對了期末考試沒問題吧!?

宛秋一聽到浩然提起這個,神經都繃緊了:「應該是沒問題啦!不過大概除了國際刑事法例外那一科我有及格就好偷笑了

浩然一聽不禁傻了:「國際刑事法!?...妳還好意思說,當年Uncle是全系最高分耶!妳只圖個及格妳這樣怎麼做我王浩然的接班人啊!?

宛秋心想,就知道…Uncle一定會這麼說。

但是嘴巴仍是當年那句:「Uncle!我跟你說過了,你偉大接班人不是我!是徐政文!

聽到宛秋提起政文,浩然才猛然想起政文要找青雲的事,於是趕緊撥通手機連絡政文,告訴他大約再20分鐘後就會回到家。政文掛了電話,心裡開始忐忑不安,到底待會要怎麼樣面對老師,他真的不知道待會要怎樣開口!?

[ 本帖最后由 Enai 于 2009-3-3 13:07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3 13:10:04 |显示全部楼层

現在還在公司,想先PO上再回家。我想請問大家,有沒有人所在地也是在台灣,電腦一樣使用Vista系統,可是晚上要來松居卻必須花很多時間才能連進來的? 基本上我想晚飯過後再發文,可是PO個文必須花掉30分鐘才連的進來,公司的電腦是XP系統,又是區域網路,速度夠快,所以才想在公司發。有誰可以幫我解答一下,感謝阿!

 

 

8

─浩然家中─

浩然將門打開,宛秋隨即拖著行李進到屋內,她開心地說:「好棒喔!還是家裡好。」

浩然笑著說:「妳的房間還是老樣子、沒有變,我昨天已經整理裡過了,先把行李和其他東西都拿上去吧!

佩瑤就對站在一旁的青雲說:「青雲,你幫宛秋拿吧!

青雲沒出聲,默默走到宛秋身旁接過她手上的提袋和行李箱。

宛秋有些不好意思地說:「謝謝…!

就在兩人上樓放置行裡的時候,門鈴響起,佩瑤就說:「應該是政文吧!我去開門。」

浩然就點了點頭。

佩瑤到玄關將門打開,門外站著的除了以前見過面的政文,還有一位戴著墨鏡未曾見過的先生。

政文看到是佩瑤來開門,有些不自然地打了個招呼:「林阿姨,您好!我是來找老師和青雲的

「我知道,先進來吧!」佩瑤就招呼兩人進門。


 

「老師

「喔!你來了,青雲在樓上幫宛秋放行李,馬上就下來。」

浩然看到一旁跟政文一起來的陌生男子,臉上的表情馬上就變了。只見陌生男子緩緩地將墨鏡摘下,態度囂張地對浩然說:「好久不見啊!已經退休的王檢察長。」

浩然冷冷地回應他:「蕭建仁,聽說你復職了。你來幹什麼?

蕭建人就拿出檢調身份證明的皮夾子在浩然面前晃著:「沒想到退了休的王檢長消息還挺靈通的,我又是檢察官了。至於我來幹嘛呢?很簡單,您的前科犯兒子又闖禍囉!

剛好在這個時候,青雲和宛秋正走下樓,他們兩人都聽到了一樓傳來的對話,於是就在一樓的樓梯口停下腳步。

佩瑤聽了之後很擔心的走到浩然旁邊,浩然輕輕地握了一下佩瑤的手,用眼神告訴她,要她不用擔心,交給他處理。

浩然就問政文:「政文,這是怎麼回事?

「老師,其實是」政文還沒說完,一旁的蕭建仁就打斷政文的話。

「徐檢座,不用遮掩,王檢長我直接跟您明講好了,那就是您的兒子用他最拿手的駭客手法入侵了大考中心中基本學力測驗的成績系統,還放置病毒篡改了成績,害的電算中心為了複審成績大開夜車,還好大考中心及時做出處理聲明,府院高層也盡量把消息壓下來,不然怎麼跟學生和家長交代啊!?而這一切恐怕又是您兒子的傑作。」蕭建仁斬釘截鐵地說。

青雲和宛秋就慢慢地走向他們。

 

青雲的心裡很納悶,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駭進了大考中心?為什麼眼前這個討人厭的傢伙開口閉口都說是他林青雲幹的好事。

 

浩然想也沒想馬上就反駁蕭建仁的話,並以堅定的口吻對他說:「不可能,這中間一定有什麼誤會,我兒子現在只是個安分守己的青年,他不會做出這樣的事。」

浩然突如其來的回答,最感驚訝的還是青雲。

宛秋也趕緊跳出來聲援:「林青雲是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請問你又憑什麼一口咬定就是他做的!?

蕭建仁不屑地看著宛秋:「以前丁檢座的女兒,聽說妳剛從德國回來,在德國學的東西都丟到哪去啦!?居然敢質疑檢察官?這裡哪輪得到妳說話!

宛秋不假思索地說:「就憑我是林青雲的律師,你剛才得那些話,我就可以為我得當事人來反告你違反司法偵辦程序。」

蕭建仁一副惺惺作態地說:「唷~我好怕喔!一個現在是從檢察長退下來的律師;另一個是剛留德回來的律師,居然都在幫一個前科犯說話。你們別忘了,他是前科犯,出了事不找他要找誰!?

 

青雲這時候終於說話了:「看來這位檢座對我的成見很深喔!那這下我不配合調查恐怕也不行,你們想要我怎麼做?

浩然和宛秋都同時叫住他:「青雲!

青雲就看著浩然和宛秋說:「不管你們說什麼他們都不會相信,我不如自己證明我的清白。」

蕭建仁一副得逞的表情,開始說:「清白!?說得好!昨天早上10點事線上開放查詢的時間,大考中心在前一天早上10點接到駭客寄來的mail,他在mail裡預告了再過10分鐘他將全面破解大考中心的網路安全系統,第11分鐘他放置的病毒會隨機變更一些同學的成績。大考中心雖然在接到mail的第一時間就開始戒備,但是全都如mail裡所說的發生了。後來緊急取消了線上查詢成績的功能,電算中心連夜重新比對所有學生的成績,改以信件郵寄通知的方式。你想證明自己的清白?!現在我這裡有台筆記型電腦,你直接破解給我看,我會計時。要嘛你就現在配合;不然嘛就跟我們回署裡住幾天,我想你應該會很懷念那個環境。」

 

說完,他就從公事包裡取出筆記型電腦。這時浩然就伸出右手將電腦壓回公事包內,眼睛盯著蕭建仁,嚴肅地對他說:「蕭檢座,你還是老樣子,不照程序辦事。要前科記錄者配合調查,必須向上呈報,也要有相關檢調文件來證明,才能讓對方配合調查,上級批出的證明文件你有嗎?

蕭建仁同樣看著浩然,毫不畏懼的說:「不愧是王檢長,果然寶刀未老。不過看來您退休果真是最好的選擇,看看您現在的樣子,不是在自打嘴巴嗎?您當年在署裡,辦案永遠講求先機,必要的時候先查再說,程序可以之後補上,最重要的還有偵查不公開,您不就是這樣屢破大案的嘛!怎麼今天被調查的對象換成自己的兒子了,就變得這麼程序化啦!?您曾經說過的,天下最惡者就屬前科犯啊!忘記啦?

雖然事實都如對方所說的,浩然還是維持一貫的冷靜,回答他:「哼!好一個偵查不公開。我沒忘,不過那是針對屢教不改的前科犯,我兒子雖然有前科記錄,但我相信他不是那種人。」

 

青雲的心裡很激動,因為看到浩然如此地維護他。他從沒想過有一天當他那堅守法律原則的父親,再次遇到這種情況,父親會選擇相信他,縱使他以前有過前科記錄。但是現在他最不希望的就是眼前這個討厭的傢伙繼續誣賴自己。他就走向前,將手放在浩然的肩膀上,接著就說:「沒關係,不過就是配合調查嘛!你也知道天氣有點熱了,那種拘留環境會有蚊子,晚上不太好睡。」

 

浩然就將右手拿開,蕭建仁取出筆記型電腦,開機後就放在桌上,拿出碼表,比了一個的手勢,意思是告訴青雲可以開始了。

青雲盯著他,一個字一個字清楚地跟他說:「你!最好不要一直盯著碼表,因為很快就會結束的,只怕過程你會跟不上。你最好看清楚了。」

 

青雲坐下之後,先連上了考試院大考中心的網站,蕭建仁按下手中的碼表開始計時,接下來就看到電腦螢幕上的畫面一層跳過一層,青雲按了切換鍵,叫出程式模式,開始在黑底白字的螢幕上輸入一項一項的指令,蕭建仁在旁邊一面盯著螢幕另一面注意著手上的碼表。浩然雖然表面上很鎮定,但是心裡是很擔憂的,如果時間測出來很接近的話,該怎麼辦?

青雲按了一下Enter鍵,電腦在執行他輸入的指令後,自動開始排序出大考中心網路安全系統的密碼,青雲一派輕鬆的對蕭建仁說:「蕭檢座,待會碼表記得要按停喔!快結束了!

蕭建仁嘴角揚起冷笑,心裡還在盤算著他的下一步。

螢幕上顯示出排序好的密碼,青雲將頁面切換到安全系統的首頁,將密碼鍵入後按下Enter,畫面就正式進入大考中心的網路安全系統設定。

青雲就說:「碼表按停,外加放置病毒的所需要的1分鐘,我的記錄一定比那個麻瓜快很多。」

 

蕭建仁將碼表按停,帶著狡猾的神情對青雲說:「年輕人!你漏了一項,那個駭客為了證明他是玩真的,將內政部長千金的資料和成績給調了出來,在第11分鐘之後以mail的方式寄過來。你還沒結束呢!

 

青雲一聽,死定了,他連內政部長姓啥名啥都不清楚了,怎麼查出他女兒的資料?

政文這時候開口了:「內政部長-陳繼茂,耳東陳、繼續的繼、茂盛的茂。」

青雲馬上動作,同時碼表也接著計時,掌握了內政部長的名字,接下來麻煩的才開始,每一年的考生那麼多,就算電腦要跑出資料也需要時間。螢幕上的考生名單不斷地在跑,最後游標終於在一個名字上停了下來,青雲點進去,畫面顯示出一位女學生的照片和資料。資料中父親那一欄上面清楚地填寫著陳繼茂三個字,青雲在點進下一層,網頁上顯示了女學生的各科成績。

「結束了。」青雲站起來,轉身面對蕭建仁。

 

蕭建仁看了手上的碼表,加起來才花了927秒,他有點不甘示弱,語氣帶著很重的緊告意味對青雲說:「小子,算你動作快,不過別太得意了,這很有可能是因為第二次操作,比較熟練。林青雲,你的嫌疑還是很大。」

青雲冷冷地對他說:「這種什麼狗屁成績對我沒用處,今天你能看到我的全程破解是你的榮幸,別把那個麻瓜的爛本事跟我混為一談,我的程度沒那麼Low。還有,鄭重告訴你,我現在只打遊戲拿世界冠軍,這種偷偷摸摸破解安全系統的無聊事,我才不感興趣。不好意思喔!速度快很多,讓你白跑一趟了,不過我已經配合調查囉!兩位可以走了吧!

 

政文將電腦收進公事包,離去前滿帶歉意的看著浩然,浩然就向他點點頭,兩位檢察官就準備離去。

青雲突然叫住了他們,:「兩位檢察官,林青雲以前的確是個前科犯,但是以後沒有這個人了,從今以後只有王青雲,請兩位記得。」

兩位檢察官離去之後,浩然他們三人還在想著青雲剛說的那句話,青雲就有點想遮掩自己的不好意思,趕緊開口說:「不是要去吃飯嗎?那趕快走啊!

浩然一聽,反正緊張的也結束了,叫笑著說:「對啊!去吃飯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3 13:24:43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下來的幾天比較沒辦法更新囉!因為這個星期超級忙,忙什麼咧?因為明天晚上我跟我老爸要接力開車下屏東,去參加表姐星期六的訂婚宴,星期六下午又要前往台東的舅舅家裡,星期日從東部回到桃園,剛好環島一圈。所以接下來的幾天都是坐著車移動,原本有計畫要帶筆電,但是我要上陣開車耶!帶了好像也沒用。在這邊要跟大家說不好意思,但是我保證,看著台灣東部的美景,我會繼續把後面的劇情想出來,肯定詩情畫意

那有支持者在反應,浩然跟佩瑤的互動可以再多一些嗎? 既然有美景可看,那自然可以想出好事,我會努力朝這方面想,支持浩然和佩瑤再續前緣的大家,我會讓大家看到的!

 

9

─餐廳─

為了避免尷尬,在用餐時四個人都很有默契地不提剛剛發生的事。但是浩然和青雲的心裡卻都同時在思考這件事。

浩然心裡很明白,蕭建仁的話可不是隨口說說的,只要青雲的嫌疑未脫,他就會像瘋狗一樣緊咬著青雲不放。不過這種案子可不好辦,網路的世界何其大,就算會留下蛛絲馬跡也得耗費一番功夫才找的到,那這豈不是意味著要被這隻瘋狗盯好一陣子了。

 

青雲心裡越想越不甘心,到底是那個爛麻瓜搞這一齣,害到別人他不管,可是偏偏害得檢方找上他。不過這傢伙應該也挺有兩下的,因為剛才真得是拚了十足的精神和力氣才把時間縮短,不然他這下可又真的得進署裡住幾天了。是不是該去打聽一下到底還有誰有這種能耐,可以破解政府機關的安全系統。

浩然抬頭看了一下青雲,青雲還陷在自己的思考裡,不知道浩然正在看他。

 

這時候青雲的手機突然響起:「喂

電話裡傳來阿坤的聲音:「喂?青雲我跟你說喔下午的廣告拍攝提前一個小時囉!你人在哪啊?要不要我去接你?

「沒事幹嘛提前?我現在在吃飯欸!」青雲有點不解。

「不是啦!因為下午廠商安排的那個攝影師太搶手了他要趕攤所以就跟廠商那邊協調是不是能提早一個小時拍攝。」

難得有用餐的興致,又是吃西餐這種好料,誰知道無福享用到最後。

青雲有點不太高興地說:「好啦!忠孝東路四段這邊,我到SOGO百貨前面等你,趕快給我到喔!不要讓我等太久。」

佩瑤就問青雲說:「你下午有事情啊?怎麼沒聽你說?

突然一個念頭自青雲的腦裡閃過,他稍為頓了一下才回答:「喔是電腦公司啦!臨時有個會議要開,說要引進一些新的遊戲,想問問我的意見,所以要我去一趟。」

佩瑤聽了就說:「喔!那沒事的話晚上早點回來。」

青雲很難得順從地回答:「好,你們慢慢吃吧!我先走了。」

說完就起身離去,看著青雲走出了餐廳門口,浩然突然地站起來,趕緊追了出去。

「青雲青雲

「啊?

浩然在青雲面前站定,對他說:「你聽我說,剛才發生的事情,你別去深究,也別去調查,現在檢方已經在注意你了,你若是有任何動作,都將對你不利。如果檢方那邊還有進一步找你,都不要作任何回應,讓我來處理

青雲知道浩然是在擔心自己,於是笑著說:「我剛不是說了嘛!?那種無聊事我沒興趣!我現在是安分守己的青年,既不闖紅燈;也不違規右轉,我就不信他們這樣還抓我!?...放心吧!

說完就拍拍浩然的肩膀。

「走囉!要送我媽回家!

浩然就笑著點點頭,看著青雲離開,看來他的擔心是多餘的。

 

浩然回到餐廳內,坐回原來的位子,佩瑤問他:「怎麼啦?突然跑出去?

浩然繼續吃著盤裡的食物,輕鬆地回答:「沒事,只是要他凡事小心點,已經有檢方在注意他了。」

佩瑤不禁擔心:「青雲不是已經證明不是他作的了嗎?

宛秋對佩瑤說:「林阿姨我們都相信不是青雲作的,但是這不是Uncle跟我們說了就算的。」

浩然握住佩瑤的手,安慰她:「好了,別想太多目前就只能這樣了,只要檢方沒有足夠的證明青雲涉及此案,他會沒事的。」

「對了,Uncle…那個姓蕭的檢察官,你跟他之間到底有什麼過節,他的每一句話好像都針對你

浩然嘆了口氣,緩緩地說:「他算是政文的學長,在政文來之前的好幾年就是我底下的檢察官,雖然嫉惡如仇、黑白分明,但是做事衝動,往往不顧其他同仁佈好的線,有幾次檢方的行動就是因為他的魯莽而曝了光,功虧一簣。屢次警告都不管用,最後是我親自簽署停職令,發了一份報告書給高層,讓他離開偵查團隊調往文書行政的工作。後來我停職的那段時間,就有傳聞他跟繼任的檢察長搭上線,努力的爭取回到署裡,沒想到還真的讓他回來了。」

 

宛秋聽了之後,鬆了一口氣,對浩然說:「反正Uncle你現在也退休了,你就不用管他行事風格如何啦!

浩然語氣擔憂地說:「我是沒有影響,但是政文呢?政文一定會被他的強勢牽著走。我更擔心的是青雲我太了解蕭建仁了,他今天沒抓到青雲的把柄他一定不會善罷干休

宛秋終於看到浩然擔心青雲的一面,她也不想讓浩然繼續煩惱這個問題,於是趕緊轉換話題:「好了~我們別說這個了,Uncle…你下午沒事吧!

浩然喝了一口水之後回答她:「沒有,怎麼了嗎?

「我們去逛街吧!東區這邊有很多可以逛的

「妳剛下飛機,不累啊!?

「唉唷~難得的機會嘛!林阿姨也在。Uncle…我們情同父女欸!那林阿姨不就也是我媽媽一樣嗎?

浩然睜大了眼睛看著宛秋這丫頭幹嘛講的那麼明

浩然馬上就說:「那那妳也要看佩瑤願不願意啊?

「林阿姨~好嘛!陪我們一起去啊!自從爸媽過世之後,我就沒有機會跟父母一起逛街,今天你們都在,就陪我去嘛!

佩瑤怎麼可能會拒絕宛秋的請求,當然是笑著說:「好當然好啊!

宛秋心裡不禁暗自高興,彷彿當初她在電話中跟浩然說的希望,就在不遠的未來了。

 

 

─阿坤的車上─

青雲一上了車,又開始想剛才的事情。阿坤看他一語不發,就忍不住問:「你是怎麼啦?照理說大嫂回來了你應該很高興的啊!?

青雲白了他一眼,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阿坤你還記得以前在感化院那個很也擅長電腦的傢伙嗎?叫什麼名字?

「哦好像叫做李育德,對,應該事李育德,不過他那個傢伙嘴巴壞又很惡劣,大家都叫他沒道德”…

青雲就說:「我倒要看看他這次是不是又幹了沒道德的事!

「啊?什麼?」阿坤沒聽清楚。

「喔!沒什麼你想個辦法幫我找到他。」

「你找他要幹嘛?

「叫你找就找啦!問那麼多幹嘛!」青雲不耐煩地說。

「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3 13:26:37 |显示全部楼层

 

10

 

三人用餐完畢後,就離開餐廳,漫步在東區的街道上。

雖然並非假日,但是繁華的東區還是可以看到許多逛街的人潮甚至是情侶走在路上。

就在等待紅綠燈的時候,宛秋靠到浩然的旁邊,小聲地暗示他說:「Uncel,你看一下四周,要過馬路的情侶們都是手牽手的,你對林阿姨是不是也要有點表示啊?

浩然瞪了宛秋一眼,反駁她說:「那是你們年輕人,你們幾歲?我幾歲啊!?

Uncle~你就別八股了,我是在幫你製造機會欸!更何況法律又沒規定上了年紀的人不准牽手。快去啦!

其實浩然心裡也在猶豫,可是他實在是找不出有什麼理由去牽佩瑤的手。

 

剛好綠燈亮了,所有的人都準備穿越馬路。這時候佩瑤的手忽然被人牽住,只看到浩然牽著她的手往前走,頭也沒回地說了一句:「過馬路怕妳有危險

佩瑤雖然嚇了一跳,但是想到這樣的舉動對浩然來說已經很不容易了,倒也就任由他牽著。而想出這個餿主意的宛秋,走在後面笑得樂不可支,她心想這麼彆扭的理由,大概也只有她Uncle想得出來。

 

不過浩然的正當理由並沒有維持太久,進到店家或是百貨公司內,佩瑤就被宛秋拉著不放了,浩然只好走在她們後面,看著她們一攤逛過一攤,兩人之間的互動看在外人的眼裡還真像一對母女。

但是這樣的情景看在浩然的眼裡,心裡頭又好像回到當初在佩瑤家樓下撞見陳宏飛送她回家,他撇下佩瑤後,一個人獨自走在路上,看到迎面而來的年輕父母帶著孩子的那種感覺。

如果不是蹉跎了這麼多年,他與佩瑤除了青雲一個兒子,應該也會有一個女兒吧!這樣一來眼前的情景是否不用拖到現在才能體會到?

 

送佩瑤回家之後,回程的路上浩然都沒有開口說話,宛秋就試探性的問他:「Uncle…不會是在生我的氣吧!?因為我剛才都拉著林阿姨不放

「我哪有」浩然趕緊辯解。

「還沒有!?聽這種口氣明明就有

浩然嘆了一口氣,才緩緩地開口說:想到以前的一些事情而已

Uncle,你有沒有想過讓林阿姨和青雲搬來跟我們一起住呢?

浩然聽了,微微地笑了「那怎麼可能,就算佩瑤肯,青雲一定不願意的。」

「你又沒問怎麼知道?

「這還需要問嗎!?

宛秋沒再說話,不過心裡卻在盤算要怎麼幫浩然促成這件事。

 

 

─晚上.台北郊區─

遠離的喧囂的都市,在郊區的半山腰一棟廢棄的平房外,停著兩輛賓士,一個男子被兩個黑衣人架著帶進屋內。

 

屋裡一點光線也沒有,再加上被黑色布套矇著頭,男子不耐煩地說:「搞什麼?好歹也是拿錢辦事,沒必要這樣吧!?

屋裡的空間傳來一個男人說話的聲音:「因為我不相信你。」

「不相信就算了,反正已經照你說的完成第一階段,我要看到我的錢。你最好別玩我。」

「鈔票在你家等你。今天檢方找過林青雲,他不可能乖乖得被人誣賴的,所以接下來你就照我說的去做。辦得好,錢不會少給;若是敢讓我發現你從中搞花樣,我保證你沒那個福氣花錢。」男人冷冷地說。

被矇著頭的男子語氣稍微收斂地說:「這不用你提醒,早看他不順眼了,不過你最好說到做到。」

接著這個男子又被押回車上,原路被載回去。

 

屋內的那個男人也上了車,準備離開空屋,這時他從胸前的口袋拿出一張剪過的報紙,他看著報上的照片,嘴角露出陰險的笑容邊說道:「你們父子的相認就是這場遊戲的開始

 

 

─慈馨基金會─

佩瑤正在看幾個輔導個案的進度,秘書敲了敲門跟她說有客人來訪。

這時候宛秋就出現在佩瑤的辦公室門口,笑嘻嘻地說:「哈囉!林阿姨

「宛秋?妳怎麼會來這裡?

「下午約了朋友要見面,今天Uncle又整天有課,所以就想早點出來,快接近中午了想來找您一起吃午餐

「好啊!那妳等我一下。」

 

兩人就到基金會附近的餐廳點了簡餐。宛秋從袋子裡拿出一疊照片,對佩瑤說:「林阿姨,妳看這些是在德國拍的照片,原本照了很多,這只是挑出一部分洗出來的。」

佩瑤看著照片,笑著說:「嗯看來德國真得是個漂亮的地方

「如果有機會您真的應該也去看看,那裡真的很是集先進與美麗於一體的國家。」

「當初跟浩然結婚的時候,蜜月旅行就是準備去德國的,只是後來發生了一連串的事情,就沒機會去了

 

佩瑤說的那一連串事情,宛秋也都知道了大概,她從照片當中挑出一張,跟佩瑤說:「林阿姨妳知道嗎?照片中的這個老教授就是Uncle當年在德國留學的指導教授。好幾年前已經退休了,他的兒子跟Uncle是同學,現在也是我們授課的教授之一,有一次我們幾個同學到教授的家裡,還看到老教授的書房裡擺著一張照片,是Uncle跟他的合照耶!

「那看來浩然說他的成績很好,應該是真的囉!

「當然啦!在我去之前,Uncle就有寫信跟教授說了我的事,雖然他已經退休了,但是還是很關心我。他常說啊他這個得意門生什麼都好,唯獨有一件事情讓他care好久

「是什麼事情?

「那就是他直到今天都還沒機會看到是哪個嫻淑的女人嫁給了Uncle…

佩瑤聽宛秋這麼一說不禁笑了。

「他還說Uncle沒有遵守約定,原本說好要帶新婚妻子去看他的,後來都沒去。他說Uncle的脾氣啊可以說是學法之人當中最硬的,基本上軟硬都不吃,能夠讓Uncle無法維持一貫理性的女人真是了不起。」

佩瑤聽了只是笑而不語。

宛秋只好鼓起勇氣問她:「阿姨還願意回到Uncle身邊嗎?

佩瑤回答她說:「難道現在這樣不算在他身邊嗎?

「不算啊!我的意思是說Uncle住在一起一起生活

「是浩然要妳來問我的嗎?

「不算是不過我想他也希望我能代替他問。」

佩瑤想了一下,回答說:「我也不知道,雖然現在浩然跟青雲在相處上還算順利,但是就算我願意,我還是得顧及青雲的感受也許青雲不贊成

宛秋聽了之後,心裡大概有個譜了,問題是要怎麼樣才能說服青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3 18:20:24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樓主了~ 搬家很累吧? 我知道,因為我也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2-14 21:09 , Processed in 0.21252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