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小说小品] 原來愛上賊第二輯(搬家完成!)

[复制链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51:37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四集-1

美莉帶著幾分生氣的走進了海盜餐廳,而她走的每一步都足以說明她現在的情緒,是既生氣又著急的。

美莉走了進來之後先是在餐廳門口站了一會兒,接著她一看到Jack坐在餐廳裡之後就迫不及待的往他所坐的位子移動。而Jack坐在餐廳裡查閱著他的PDA,直到美莉走進了海盜餐廳之後才把Jack的目光從PDA轉移到她的身上。

美莉帶著幾分怒火的走到Jack的面前,Jack還像個老闆接待客人似的,很有禮貌,臉上帶著幾分笑容的問她 "江太太,來買外賣嗎?"

美莉一臉嚴肅的說 "我不是來買東西的,我是來找你的,我有事想跟你談談,是關於蓉蓉的。"

Jack一聽到是關於蓉蓉,馬上就臉色大變,臉上的神情變的既疑惑又擔心。Jack指了一下他旁邊的位子,說 "你坐下慢慢說。"

美莉接著就拉開了在Jack旁邊的椅子,坐了下來。Jack等到美莉坐下之後,馬上就問她 "蓉蓉怎麼了嗎?"

美莉的眼中帶著幾分鄙視的看著Jack,說 "蓉蓉的前一段婚姻結果並不是很好,所以這件事在她的心裡留下很大的陰影,這個你應該也知道吧?"

Jack馬上就說 "我知道啊,她跟她前夫的事情我大概都曉得,可是現在她過的很好啊?"

美莉接著就有些生氣的問 "你真的認為你現在這麼做對她很好嗎?"

Jack有些摸不著頭緒的問 "我做什麼了?"

美莉看了一下週圍的人,接著就看著Jack,說 "有些事不用說的那麼明白,我想你也知道的。"

Jack聽到了就露出了一臉疑惑的樣子。而美莉繼續說 "我不知道你跟蓉蓉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我想你知道,蓉蓉真的很愛你。她在以為你死了的那一年我們這些在她附近的人都知道她心裡很難過,可是她還是裝作一副堅強的樣子,只因為你的一句話。蓉蓉只是個小女人,就算你再怎麼叫她堅強,她也不可能一夕之間就變成一個女強人,但是她只因為你在死之前跟她說的一句話,她很努力的想要堅強起來,由此可知你在她的心裡有多重要!而你現在這麼做,你帶給她的傷害比她的前夫還要更大你知不知道啊?"

Jack接著就說 "我知道那一年蓉蓉很難過,而我現在也盡力的在對她好,不是因為彌補,而是因為我真的希望她開心,可是現在我真的不知道我做了什麼會讓蓉蓉那麼傷心。"

美莉聽到了就一臉驚訝的樣子,幾近發火的的問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覺得你這樣做是應該的,對蓉蓉沒有任何一點愧疚嗎?"

Jack跟著就深呼吸了一口氣,雙手合在一起,說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我做了什麼了?"

美莉接著就站了起來,拿起了桌上的水往Jack潑去,Jack基於本能的反應閉上了眼睛,可是那杯水還是潑到了他的上衣上,引起了全餐廳的人的注意。

美莉瞪著Jack,很生氣的說 "我本來以為蓉蓉的前夫已經很不對了,可是我沒想到你跟他比起來,他根本就不算是什麼。"

Jack閉著眼睛,說 "等等。"

接著Jack睜開了眼睛看著美莉,說 "你說蓉蓉的前夫?你們該不會以為我有外遇吧?"

美莉很生氣的說 "就算你再怎麼裝傻都沒用!今天早上你送花給你女朋友的時候我跟蓉蓉正好去買嬰兒車,我們什麼都看到了。而且蓉蓉還說她不敢問你,因為她寧願你瞞她一輩子,你說,你聽到之後你不會很心酸嗎?"

Jack聽到了之後就一臉無奈的樣子,說 "我想你說的那個女人是Ali,但是她不是我女朋友,她是我岳父的朋友,也就是蓉蓉的爸爸。我跟她只是見過幾次面,而今天我跟她只是在花店遇到。接著她看到我的車要被警方抄牌,幫我解圍,我為了謝謝她,所以我才載她一程。而且我不是送花給她,我是要蹲下綁鞋帶,所以才叫她幫我拿一下花。"

美莉聽到了之後就問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你跟那個女人沒有關係。"

Jack一邊拍掉他外套上的水,一邊看著美莉,說 "我說了,那是我岳父的朋友。你如果不信,我可以叫我岳父過來打電話給她,我們幾個當面對質都沒問題。"

美莉聽到了之後就一臉尷尬的說 "天啊,這下誤會真的大了!"

接著美莉就抓著Jack的手腕,拉著他往餐廳外走去,說 "你快去跟蓉蓉解釋!"

蓉蓉坐在家裡的沙發上,面無表情的看著地板,似乎這世上的紛爭都與她無關。

伍利在隔著蓉蓉一段距離的地方抱著嘉駿在喝奶,但是他的目光卻是一直放在蓉蓉的身上,接著他看著在喝奶的嘉駿,問 "你知不知道你媽媽怎麼啦?"

嘉駿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只是在慢慢吸吮著奶瓶裡的母奶。而此時,安安在嬰兒床裡大哭了起來,伍利先是往嬰兒床裡看去,接著他看了一下蓉蓉,蓉蓉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接著他就看著在嬰兒床裡的安安,說 "謝啦,乖孫子。"

跟著他就跟蓉蓉說 "蓉蓉,你幫我帶一下安安行不行?"

可是蓉蓉就像塊化石一樣,一動也不動的,也不做任何反應。於是伍利就在蓉蓉的旁邊坐了下來,又再叫了她一次 "蓉蓉。"

這一叫,蓉蓉頓時回神,看著伍利,問 "怎麼了?"

伍利看著蓉蓉,說 "安安哭了。"

蓉蓉好像被伍利這麼一說才注意到安安的哭聲,往嬰兒床看去,接著她看著伍利,問 "餓了嗎?"

伍利強調了他的問題,說 "我剛剛就是叫你幫我去看一下啊。"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彷彿大夢初醒般的說 "喔,對不起。"

接著蓉蓉就走了過去,抱起在嬰兒床裡大哭的安安,伍利跟在蓉蓉的旁邊,問 "你怎麼了?"

蓉蓉搖搖頭,說 "沒有啊。"

接著蓉蓉就抱著安安坐在沙發上幫她換著尿布,可是蓉蓉看起來還是心不在焉的樣子,甚至連原本的尿布還沒脫掉就想幫安安穿上新的尿布。

伍利看到了就馬上說 "喂,你還沒換呢!"

蓉蓉聽到伍利這麼一說,馬上把她幫安安穿了一半的尿布脫掉,把安安原本的尿布脫掉,接著就想直接幫安安擦上爽身粉。

伍利看到了就說 "喂,你!"

蓉蓉聽到了伍利的警告之後就馬上停下了動作,把爽身粉放在一旁。

而伍利則是把手裡的嘉駿給蓉蓉抱,說 "我來幫安安換吧。"

蓉蓉接過了嘉駿之後就看著嘉駿,深吐了一口氣,摸了摸嘉駿的臉蛋。

伍利在一旁看到了之後就一邊幫安安穿上新的尿布,一邊問 "蓉蓉,你到底怎麼了?自從你今天早上回來之後你就一直這樣,你不是說去買嬰兒車的嗎?怎麼沒買?"

蓉蓉看著嘉駿,說 "沒有,只是看到了一點事情,沒心情買。"

伍利有些擔心的問 "到底怎麼了?"

接著伍利就把已經換好尿布的安安抱在身上,而蓉蓉看著嘉駿,一臉憂鬱的說 "我沒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伍利聽到蓉蓉這麼說就更加疑惑的問 "什麼第一次?你在說什麼啊?"

這個時候,Jack打開了家門從門外走了進來,蓉蓉有些迴避Jack的樣子,可是她還是強迫著自己問 "你怎麼那麼早就回來了?"

Jack關上了門,看著蓉蓉,說 "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就提早回來了。"

伍利接著就抱著安安,走到了Jack的旁邊對他小聲的說 "你回來的正好,蓉蓉很不對勁,你快去看看她。"

Jack小聲的回說 "我知道,所以我才那麼早回來啊,你先把嘉駿跟安安帶到樓上去。"

伍利聽到了之後馬上就把安安抱到樓上去,而Jack則是走了過去,坐在蓉蓉的旁邊。可是蓉蓉在Jack坐了下來之後就抱著嘉駿,面向另外一邊,並且還跟Jack保持著一點距離。

Jack看到蓉蓉這樣做就問 "你沒有事情打算要問我嗎?"

蓉蓉看著嘉駿,說 "沒有啊。"

接著伍利從樓上走了下來,走到了蓉蓉的旁邊,對她說 "把嘉駿給我吧,我把他們兩個抱到樓上去睡午覺。"

跟著伍利就把嘉駿從蓉蓉的的手中抱走,而蓉蓉的樣子就像是伍利把嘉駿搶走,以後都看不到嘉駿的樣子,看起來是萬般的不捨。

蓉蓉看著伍利抱著嘉駿往樓上走去,眼中盡是不捨。而Jack坐在蓉蓉的旁邊看著她臉上的表情,接著回過頭去看了一下伍利,跟著他又把頭轉回來看著蓉蓉,說 "他們只是上去睡午覺。"

蓉蓉把目光轉到地板,說 "我知道。"

Jack看著蓉蓉,說 "你真的沒有事情要問我嗎?"

蓉蓉抓著自己的膝蓋,看著地板,強迫著自己說 "沒有啊。"

Jack深吐了一口氣,接著站了起來,說 "好吧,如果你沒事要問我的話,那我就要出去了。"

蓉蓉馬上就看著Jack,很緊張的問 "你去哪裡?"

Jack回頭看著蓉蓉,整理著領子,有些示威般的說 "我跟你爸爸的朋友約好了要跟她見面,就是上次在我們家過夜,你以為她會變成你後母的那一個。"

接著Jack就走到了蓉蓉的面前,看著她,臉上帶著微笑,說 "你今晚早點睡,我可能明天早上才回來。"

跟著Jack就拍了拍蓉蓉的肩膀,再來Jack就走出了家門。

而蓉蓉在Jack出去之後就緊緊抓著自己的雙手,咬著上唇,好像就是個剛剛玩具被搶走的孩子,可是這次她被搶走的可不是玩具那麼簡單。接著蓉蓉終於站了起來,往門口走去,打開了門,叫 "老公!"

蓉蓉一打開門就看到Jack就站在門口,倚靠在牆壁上,似乎在等著她開門叫住他。Jack站在門口看著她,問 "什麼事?"

蓉蓉一看到Jack之後就低下了頭,無精打采的說 "沒什麼,早點回來。"

接著蓉蓉就又往家裡走去,而Jack則是追了進去,說 "有些事你不問、不說,我就不會解釋,我也不會知道你到底怎麼了,你確定這樣對大家都好嗎?"

蓉蓉聽到Jack這麼說之後就閉上了眼睛,轉過身來看著Jack,鼓起全身的勇氣問 "我問你,你今天是不是有去花店買花送給其他的女人?"

Jack點了一下頭,很簡潔有力的說 "對。"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深吐了一口氣,睜開了眼睛看著Jack,可是卻是一副萬念俱灰的樣子,說 "我知道了。"

接著蓉蓉就轉過身去,可是Jack一把就抓住蓉蓉的手,蓉蓉馬上就回頭看著Jack,而Jack看著蓉蓉,說 "走,我帶你去見她。"

跟著Jack就抓著蓉蓉的手往門外走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52:06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四集-2

Jack帶著蓉蓉來到了墳場,蓉蓉被Jack拉著往前走去,問 "你帶我來這裡幹什麼?"

Jack繼續拉著蓉蓉前進,說 "到了你就知道。"

接著Jack在眾多的靈位前停下了腳步,指著在一旁的花,說 "你看看這是不是我今天早上買的那一束?"

蓉蓉看著那束花,的確是早上Jack買的那一束勿忘草,而且朵數也是20朵,接著蓉蓉就一臉驚訝的看著Jack

Jack笑了一下,接著他就看著在那束花上方的兩個剛剛才拜祭過的靈位,說 "爸爸媽媽,我把你們的兒媳婦帶來看你們了,她叫蓉蓉。"

跟著Jack就轉過頭去看著蓉蓉,而蓉蓉則是一臉驚訝的看著那兩個靈位上面刻的字。

Jack看著蓉蓉,解釋說 "你們今天早上看到我跟Ali那是我剛好跟她在花店遇到,她不是我女朋友,我也沒有外遇。花呢,我是幫我爸爸買來送給我媽媽的,因為我媽媽很喜歡勿忘草,而我爸爸每次買勿忘草送給我媽媽的時候都會買20朵,代表著他們此情不渝,所以我剛剛才說我是送花給別的女人。而今天是他們的忌日,所以我來拜祭他們。"

蓉蓉接著就問 "為什麼你不跟我說?"

Jack跟著就說 "我有問過你今天有沒有空,可是你跟我說你今天跟江太太約好了要去買嬰兒車,所以我就想說算了。"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想到上次他們跟波子去遊樂園的時候,Jack的確是問過她今天早上有沒有空。

接著Jack就看著那兩個靈位,說 "爸爸媽媽,你們的兒媳婦懷疑你兒子我有外遇,幫我解釋一下吧,而且剛剛她的好朋友還跑到餐廳來找我。"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問 "美莉去找過你?"

Jack一臉無奈的看著蓉蓉,說 "她把我罵了一頓,還潑了我一杯水,弄得我一身都濕了。"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說 "對不起囉,她也是關心我,我代她向你道歉。"

Jack接著就說 "對不起呢,就不用了,不過下次有什麼事的話就麻煩你直接問我,不要自己胡思亂想。還好我招待客人用的是水,萬一是熱湯的話怎麼辦?"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笑了出來,而Jack看到蓉蓉終於又一展笑顏之後也終於釋懷的笑了。

接著Jack摟著蓉蓉的肩膀,和她一起看著那兩個靈位,說 "爸爸媽媽,我上次跟你們說,她懷孕了,現在寶寶已經出生了,她一次就幫你們生了兩個小孫子,是龍鳳胎,一個叫嘉駿,一個叫安安。"

接著Jack看著蓉蓉,說 "跟你公公婆婆說幾句話吧。"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看著那兩個靈位,說 "爸爸媽媽,我是蓉蓉。Jack哥跟我現在過的很好,我們生活的很開心,可是有時候Jack哥做的事還是讓我很擔心。"

Jack在一旁聽到了之後就看著蓉蓉,而蓉蓉看著靈位,繼續說 "我們一家人都很需要他,不希望他有事,如果你們兩位在天有靈的話,希望你們能保佑著我們一家人完完整整、平平安安的。"

蓉蓉說完之後就看著Jack,而Jack看著蓉蓉,帶著幽默的口氣問 "你這算是在我父母面前告我的狀嗎?"

蓉蓉看著Jack,笑著說 "對啊,以後你只要行為不檢點或是對我不好的話,我就會來這裡跟公公婆婆告狀。"

Jack聽到了之後就說 "早知道你會這樣的話,我寧願你誤會我有外遇,我也不帶你來了。"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推了一下Jack的頭,笑著說 "你說什麼?"

Jack也在笑著,接著他們兩個就看著那兩個靈位上的照片,而那兩張黑白照的他們看起來似乎也在笑著。

Jack和蓉蓉從墳場裡走了出來,往他們停車的地方走去。

Jack問 "看來你今天應該沒有去買嬰兒車吧?"

蓉蓉搖搖頭,說 "早上沒有去就直接回家了。"

Jack聽到了之後就說 "那我現在載你去吧。"

蓉蓉接著就看著Jack,問 "你不回餐廳嗎?"

Jack看著蓉蓉,問 "你不會吃醋嗎?"

蓉蓉接著就問 "我吃什麼醋?"

Jack跟著就帶著幾分諷刺的說 "我來拜我父母,叫別人幫我拿一下花,你就誤會我有外遇。如果我回餐廳,有個女客人帶著小孩來吃東西,那你看到了豈不是會懷疑我在外面包二奶?"

蓉蓉馬上就說 "對啊,我很小氣的,就算你只是跟別的女人聊天,我也會胡思亂想的。"

Jack聽到了之後就笑了一下,說 "照你這麼說,那我豈不是連女人兩個字都不能說?"

蓉蓉接著就說 "對啊,我很敏感的。"

Jack接著就停下了腳步,比了一連串的手語。蓉蓉看著Jack的手語,一點都看不懂,於是就問 "你在做什麼?"

Jack比完了之後就笑著說 "這是手語,所以我就算不用說話也還是可以跟女人溝通。"

接著Jack就走到車子旁邊,幫蓉蓉打開了車門,說 "上車吧,高太太,這個位子呢,是高先生幫你留的。"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笑了出來,坐上了車。而Jack在蓉蓉坐了上去之後就幫她關上了車門,繞了車子走了一圈之後就坐上了駕駛座,準備開車。

而蓉蓉坐在副駕駛座,看著Jack,問 "剛剛你比的那一串手語是什麼意思?"

Jack聽到了之後就笑著,接著又再比了一次,蓉蓉仍然看的是一頭霧水,於是Jack就分解動作教著蓉蓉他剛剛比的那串手語,等到蓉蓉大概都學會了之後就又再問了一次 "這是什麼意思?"

Jack不回應蓉蓉的問題,只是在笑著,接著他轉動了車鑰匙,開著車子,說 "等到你老到聽不清楚的時候我就告訴你。"

到了晚上,蓉蓉剛剛洗完澡,身上還掛著條毛巾,向房間走了過去,而她遠遠的就看到了Jack坐在床上講著電話。

Jack對著手機說 "對,就這樣,明天麻煩你了,謝謝。"

接著Jack就掛掉了電話,而他一轉頭就看到蓉蓉站在他的後面,於是就問 "洗完澡了?"

蓉蓉點點頭,接著就問 "剛剛你打電話給誰啊?"

Jack笑著說 "你放心好了,那是個男的,你應該不會以為我搞同性戀吧?"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笑著,把她身上掛著的毛巾丟到Jack的身上,Jack接住了之後就說 "那麼用力?謀殺親夫啊?"

蓉蓉接著就一邊笑著,一邊在Jack的旁邊坐了下來。

Jack把毛巾放在一邊,接著他就看著蓉蓉,說 "不過我真的很想問你,為什麼你們光是看到我把花給別的女人拿就捕風捉影的說我跟她有關係啊?你是對我沒信心,還是對你自己沒信心?"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收起了笑容,想了一下,說 "可能是因為之前,阿杰要跟我離婚的時候曾經跟我說過,我太單純,連他在外面有女人我都沒有發現,還要他親口跟我說。"

Jack聽到了就說 "你拿我跟韓英杰比啊?"

蓉蓉接著就說 "也不是說拿你跟他比,只是那次的事讓我很受傷,可能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在這方面就有點太過敏感吧?"

Jack跟著就想了一下,說 "這個我可以理解,就像是我被狗咬過之後會怕狗是一樣的道理,但是你總不能因為被狗咬過,所以之後只要一看到狗就說牠一定會咬人,把牠送去安樂死吧?"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看著JackJack繼續說 "不是每隻狗都會咬人的,有些狗也很溫馴,很忠心的。就算你之前被狗咬過又如何?現在你身邊的這隻就很聽話啊。"

蓉蓉看著Jack笑了一下,笑著問 "你是說你就是那隻很聽話的狗啊?"

Jack接著就笑著說 "我無所謂啊,重要的是有人肯嫁給我這條狗,而且還幫我生了兩條小狗狗,這就行啦。"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在笑著,而Jack也跟著在笑著。

蓉蓉第二天睡醒之後,Jack已經不見蹤影了,只看到在床邊有一張紙條。蓉蓉拿起了那張紙條看著,紙條上面寫著 "桌上有早餐,我今天和你爸爸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好好的在家帶著嘉駿跟安安,有事就打電話找我,什麼事都可以,不要再胡思亂想了,我沒有那麼多衣服可以給人家潑水。  Jack

蓉蓉看到了之後就拿著那張紙條在笑著。

而蓉蓉才一換好衣服,走下了樓,電鈴聲就響了起來。

蓉蓉先是從貓眼裡往外看了看,接著就打開了門,在門外的是一個手裡拿著花的男人,那個男人一看到蓉蓉就問 "請問是高太太嗎?"

蓉蓉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就說 "對,我是。"

那個男人接著就把手裡的花交給蓉蓉,說 "這是你的花。"

蓉蓉才一接過了那束花,那個男人拿出了一張單據和一隻筆給蓉蓉,說 "麻煩你簽收。"

蓉蓉一隻手抱著花,一隻手簽著名,問 "請問這是誰送的?"

那個男人看著蓉蓉在單據上的簽名,說 "這是高先生昨晚打電話來訂的,上面的卡片是今天早上高先生來我們店裡寫的,而且他還指定要我們在這個時候送到這個地址來。"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笑著說 "我知道了,謝謝你。"

接著那個男人就看著蓉蓉,說 "不會,如果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蓉蓉看著那個男人離去之後就很有禮貌的跟他說 "麻煩你了。"

接著蓉蓉就拿著花,關上了門。

蓉蓉把花拿了進來,稍微仔細的看了看那束花,在那束花上有桔梗、福壽草、雛菊、白色翠菊花,而且一共是57朵。接著蓉蓉把花放在桌上,拿起了在花上面的卡片,蓉蓉看到那張卡片上的是Jack的字跡,他在上面寫說 "桔梗代表的是不變的愛,福壽草代表的是無盡的幸福,雛菊代表的是純真,白色翠菊花代表誠信,而57朵花代表的是吾愛吾妻。  p.s.我不只不會咬人,還很忠心,會保護主人。"

蓉蓉看到卡片上寫的內容之後就有些靦腆的笑著,雖然她盡量的想要收起臉上的笑容,可是她只要一看到那張卡片和花就藏不住她臉上的喜悅,一直在笑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52:33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五集-1

Charles坐在船屋的甲板上,Charles的手裡拿著一台筆記型電腦敲打著鍵盤,很專心的盯著電腦螢幕看。而Jack則是手裡拿著兩杯紅酒從船屋走到了Charles的身邊,把他手上的其中一杯紅酒給他。

Charles接過了紅酒之後就看著Jack,帶著幾分諷刺的意味說 "怎麼?這次你老婆沒來了嗎?居然要我們的神偷親自動手?"

Jack聽到了之後就一邊笑著,一邊走到了Charles的旁邊,側躺在甲板上,一邊看著Charles電腦的螢幕,一邊喝著他手裡的紅酒。

Charles喝了一口紅酒之後就把紅酒放在一旁,轉過頭來看著Jack,說 "說真的,我從來都沒有想過你居然也會有當人家爸爸的一天,到底你老婆是有什麼吸引力可以把我們的神偷高哲給緊緊抓住了啊?"

Jack聽到了之後就放下酒杯,看著Charles,笑著說 "你如果知道原因的話就告訴我,因為我也不知道。"

Charles聽到了Jack的答案之後就笑了一下,接著就繼續敲著電腦的鍵盤,而Jack在一旁看著電腦的螢幕,問 "她就是龍田道一找的買家?"

Charles停下了打著鍵盤的手,把電腦螢幕轉過去給Jack看,Jack專心的看著螢幕,而電腦螢幕上出現的是一個女人的照片和資料。

Charles手裡拿著電腦,解釋說 "龍田道一最近跟這個女人來往甚密,走私或是洗黑錢他都是跟這個女人合作的。而這個女人的名字叫做葉綺清,是泰國華僑,你別看她斯斯文文的,她曾經進過兩次監牢,罪名分別是走私軍火跟一級謀殺,而她現在也是毒品供應商的最主要來源之一。我敢保證,現在一定有國際刑警在盯著這個女人,你要下手的話很困難。"

Jack看著電腦,說 "有難度,才有挑戰性啊。"

接著Jack喝了一口紅酒,問 "我要在哪裡才可以找到這個女人?"

Charles把電腦螢幕轉了回來,打了幾下鍵盤,接著說 "龍田道一在回到香港之後就會在他的家舉行一個派對,這個女人也會參加。"

Jack聽到了就問 "這個時候還舉行派對?"

Charles接著就解釋說 "龍田道一舉行這個派對,為的就是要拉攏人脈,因為他在日本的毒品生意被日本警方破獲了,所以他現在的銀根很緊,否則他的公司就要清盤。"

Jack聽到了就分析說 "現在香港的毒梟大部分都已經死在卡門的手上了,大部分的貨也被截斷了,根據現在黑市上的價格,卡門如果要把他手上的貨提高三倍的價錢來賣根本就不是問題,就算是提高到五倍都有人買。而他在監獄裡的貨我已經看過了,如果他可以全部都脫手,又把價錢提高到五倍,那這次的交易金額很有可能會到一億。"

接著Jack拿起了酒杯,看著Charles,問 "如果你有一億的話你會怎麼用?"

跟著Jack就喝了一口紅酒。而Charles聽到了之後就把電腦放在一旁,看著Jack,很憂心的說 "Jack,說真的,你有沒有想過你也該是時候退休了?"

Jack把杯子拿在手上,看著Charles

Charles很嚴肅的看著Jack,說 "你的慈善基金再加上這一筆的話應該也差不多了吧。上次你對付趙君豪差點連命都丟了,我不想這次又看到你出事,而且你別忘了,現在你還有老婆孩子,你總得為他們想想吧?萬一你出了什麼事的話,你要他們怎麼辦。"

Jack聽到了Charles的勸告之後就把酒杯放在一旁,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第二天,Jack一如往常的在餐廳接待客人。而蓉蓉從裡面的房間走了出來,叫了他一下 "Jack哥。"

Jack馬上回過頭去看著蓉蓉,問 "他們都睡了啊?"

蓉蓉笑著點點頭,說 "他們吃飽了之後就睡了。"

接著Jack就抓著蓉蓉的肩膀要她坐下,說 "你先坐下休息一下吧。"

蓉蓉才剛坐下,江揚和美莉就從門口走了進來。

Jack一看到他們來了之後,馬上就拿出了老板的樣子走上前去,問 "江sir,跟老婆來吃飯嗎?"

江揚看了一眼美莉之後就看著Jack,說 "其實我們今天是來道歉的,我老婆都跟我說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美莉接著就看著Jack,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Sorry啊。"

Jack聽到了之後就說 "你到餐廳來當著顧客的面把我罵了一頓,還潑了我一杯水,現在你想說句對不起就算了。"

江揚聽到了之後馬上就問 "那你想怎樣?"

Jack接著就說 "我這裡是餐廳,再怎麼說你們最起碼也要留下來吃一頓飯才行啊。"

蓉蓉走到了Jack的旁邊,笑著跟他們說 "Jack哥是跟你們開玩笑的。"

接著Jack就笑著說 "我老婆有那麼好的姐妹,我又怎麼會生氣呢?"

江揚跟美莉聽到了之後就笑了笑,接著江揚就說 "那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今天有什麼好介紹啊?高老闆。"

Jack接著就說 "今天我們餐廳有進一些新鮮的海鮮,不過水跟湯我不附贈的。"

江揚跟美莉聽到了之後就笑了笑。而蓉蓉則是笑著,跟Jack說 "好了啦,你就不要再開他們的玩笑了。"

Jack跟著就說 "好,我去廚房看看有些什麼。"

接著Jack就走進了廚房。而就在Jack走進廚房之後沒多久,江揚也走了進來。

Jack還在搜索著廚房裡的材料,他回頭看到江揚走了進來,於是就帶著幾分幽默的說 "怎麼?怕我下毒,要你這個警察進來監視著我啊?"

江揚一臉嚴肅的走到了Jack的旁邊,說 "我今天來的目的還有一件事,就是想告訴你,羅繼威今天已經離開警局了。"

Jack聽到了之後並沒有太大的反應,拿起了材料放在一旁的桌上,說 "我知道,你已經跟我說過了。"

接著Jack就拿起了刀在削著馬鈴薯的皮。江揚跟在Jack的旁邊,問 "你還是堅持要這麼做嗎?"

Jack繼續削著馬鈴薯的皮,冷冷的說 "我們不是已經說過了嗎?"

江揚聽到了Jack的答案之後就想了一下,接著就說 "那好吧,不過我希望這次是最後一次。"

Jack雖然聽到了江揚的話,可是他始終還是沒有看過江揚一眼,專心的在削著手上的馬鈴薯。

江揚從廚房走出來之後就發現其中一間房間的門沒有關好,接著江揚就從房間的縫隙往裡面看了進去。

Jack從廚房走出來之後就發現江揚正在走廊裡從門縫中偷窺著某間房間,於是他就走到了江揚的旁邊,拍了拍他的肩膀。江揚一回頭,看到是Jack,馬上就在Jack正想要問他發生什麼事之前伸出了食指放在嘴吧前,要他不要說話,接著就指著房間裡面。Jack看到之後也跟著江揚從門的縫隙中往裡面看了進去,他看到蓉蓉和美莉正在房間裡面專心的看著嘉駿跟安安分別在嬰兒車上睡著的模樣,而他們兩個的臉上都充斥著媽媽的笑容。Jack和江揚看到了之後,臉上也浮現出了身為人夫的笑容。

可是這個時候,美莉看著還在看著嘉駿跟安安的蓉蓉,問 "蓉蓉,那你現在應該跟你老公沒問題了吧?"

蓉蓉看著美莉,笑著搖搖頭,說 "之前是我太過敏感,現在已經沒事了。"

接著蓉蓉又繼續看著嘉駿跟安安,而美莉看著蓉蓉,繼續說 "我不是說這個,是你之前一直在跟我說的那件事。"

蓉蓉聽到了之後,臉上的笑容有些收了起來。

而美莉看到蓉蓉的神情之後就說 "你沒跟他說,對不對?"

蓉蓉想了一下,看著嘉駿跟安安,說 "我不想逼他,也不想用孩子來威脅他。"

美莉接著就說 "這不是威脅,而是顧慮。你也跟我說過波子對賊很反感,萬一波子知道Jack哥的身分之後該怎麼辦?你一直都在擔心這個不是嗎?而且嘉駿跟安安也需要一個正常的家。"

蓉蓉轉過頭來看著美莉,笑著說 "我們的家很正常啊。"

美莉看著蓉蓉臉上的微笑,問 "你真的那麼想嗎?"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收起了臉上的笑容,先是低下了頭,接著就看著嘉駿跟安安,說 "好了,我們不要再談這個了。"

而美莉還是一直在看著蓉蓉,江揚和Jack在門外也是。

當江揚回頭要跟Jack說話的時候,Jack已經又走回廚房裡了,而他看到Jack的背影出現了一絲絲的落寞。

Jack走回廚房之後,腦海裡還是在想著剛剛美莉和蓉蓉的對話,接著Jack拿出了他的手機,跟著他就對著手機說 "喂,岳父,你幫我打個電話給keymen他們,說明天在海盜餐廳開會。"

Jackkeymen、姣老和伍利一起走進海盜餐廳的房間。

keymen一邊拉開椅子,一邊說 "依照慣例,最晚到的還是那兩個傢伙。"

接著他們都坐下了之後,姣老就說 "沒關係啊,反正遲到的就要罰。"

跟著BT就氣喘吁吁的從門口走進來,大家的目光馬上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伍利看了一下手錶之後就跟BT說 "真是難得啊,你再晚30秒就遲到了。"

BT拉開了一個位子,坐了下來,說 "偶爾準時一次也不錯。"

大家先是笑了一下,接著Jack說 "還差一個傢伙。"

Keymen看著手錶,開始倒數,說 "109876543。"

這個時候,臉上戴著墨鏡,身上穿著風衣的長腳蟹急急忙忙的跑了進來,而且她一進來之後馬上就把窗簾拉了起來,房裡的明亮度頓時減少的不少。接著長腳蟹就背對著窗戶,靠在窗簾上,面對著大家,深吐了一口氣,把眼鏡脫了下來。

BT馬上就帶著諷刺的口氣問 "哇,你被人追殺啊?"

長腳蟹喘著氣,說 "不是被人追殺,是被狗仔追。"

接著長腳蟹就拉開了椅子坐了下來。

keymen接著就說 "還說人家是小孩子呢,人家現在都講清楚,說對你有意思了。"

長腳蟹馬上就說 "還說呢,都是那個臭小子,害的我現在被狗仔追的都快喘不過氣來了,比當年還慘。"

姣老接著就有些諷刺的說 "長腳蟹,愛是要付出的。"

大家聽到了之後就笑了一下。

接著Jack就說 "好了,現在大家都到了。其實今天我想跟大家說三件事,第一件就是羅繼威已經被警察釋放了。"

姣老馬上就說 "不是吧?證據都有了還放人?那些警察在幹嘛啊?"

伍利帶著幾分諷刺的說 "有證據有什麼用?有錢就請名律師行了啊。"

Jack接著就說 "其實卡門是一定會在龍田道一回港之前出來的,只是時間的問題,而且如果卡門不出來的話,那我們又該怎麼把他送回去呢?"

BT聽到了就問 "表哥,你想怎麼做?"

Jack說 "龍田道一在兩天後就會回港,而他回港之後就會在家裡開個派對,買家也會在那裡跟龍田道一碰頭。"

Keymen接著就說 "所以這是我們下手的時機。"

Jack指著keymen,說 "沒錯。"

接著Jack看著大家,說 "所以第二件事就是我們接下來,要混在派對的賓客裡,潛進龍田道一的家。"

長腳蟹接著就問 "Jack哥,那第三件事是什麼?"

Jack聽到了長腳蟹的問題之後就深呼吸了一口氣,說 "其實這件事我也已經想了很久,不過跟之前一樣,只要我們有一個人不同意,就維持原樣。"

Keymen聽到Jack說話的口氣之後就問 "Jack哥你想拆夥?"

Jack想了一下,點了點頭,說 "我想過了,我想給蓉蓉一個正常的家庭。當然,我們還是投票表決,如果有一個人不同意,那就維持原樣。"

大家聽到Jack的話之後就互看了幾眼,接著Jack說 "決定要拆夥,做回普通人的舉手。"

Jack馬上就舉起了手,而大家仍然還是你看我,我看你的,沒有舉起自己的手。也許是他們都被Jack說的這番話嚇到了,又或許他們是真的不想拆夥,總之,除了Jack之外,每個人的手都沒有舉起來。

放生 范逸臣

[ 本帖最后由 i_love_jack 于 2009-3-23 04:55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53:00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五集-2

Jack坐在陽台上喝著紅酒,而他的眉宇之間似乎夾雜著很多事情,眼神也比平常還要落寞。

此時,伍利在他的坐了下來,問 "還在想今天的事嗎?"

Jack把紅酒放在桌上,說 "沒有,我只是在想下一步怎麼做。"

伍利看著Jack,說 "說真的,你今天突然這麼說,我們都嚇到了。"

Jack把十指相抵在面前,看起來彷彿在想事情的樣子,隔了一會兒之後,說 "其實我也想了很久,可是說真的,這一行畢竟也不能做一輩子,就當是趁著這個機會收手也不錯。"

伍利接著就看著Jack,有些試探的問 "如果你沒遇見我女兒的話,你會收手嗎?"

Jack聽到了之後就看著伍利。

伍利看著Jack,指著他,說 "我說過了,做這一行的大忌就是永遠不要說最後一次。"

接著伍利扭了扭頭,示意要Jack往裡面看去,說 "去跟蓉蓉說一聲吧。"

Jack先是想了一下,接著就在看著他放在桌上的那杯紅酒。

蓉蓉蹲在嬰兒床旁邊,搖著嬰兒床,可是嘉駿跟安安他們兩個的眼睛還是睜的很大,看起來毫無睡意的樣子,而蓉蓉看起來卻已經有一點疲倦了,一直揉著眼睛,但是她還是繼續看著他們兩個,搖著嬰兒床。

Jack從陽台走了進來,走到了蓉蓉的旁邊蹲了下來,把兩隻手交叉放在嬰兒床的圍欄上,把頭放在他交叉的雙手上,看著嘉駿跟安安,但是這次在他的臉上沒有出現任何一點笑容,反而是一臉憂鬱的樣子。

蓉蓉在Jack蹲在他的身邊之後就在看著他,她也發現了Jack臉上的神情,知道他有些事情在心煩,可是蓉蓉卻是看著嘉駿跟安安,帶著一點笑容的說 "你看他們兩個,多單純。肚子餓了就哭,心情不好也哭,可是就是因為這樣,我們只要一聽到哭聲的話就知道他們需要我們,可是他們不會說話,所以我們還是要用猜的,要每樣都試試看才知道他們需要什麼,是肚子餓了還是尿布濕了。可能這一點是遺傳到你吧,就跟你一樣。"

Jack一聽到就轉過頭去看著蓉蓉。

而蓉蓉面帶微笑的看著Jack,伸出了拇指揉著Jack緊繃的眉頭,說 "你啊,每次只要一想事情或是心情不好就會把眉頭鎖的緊緊的,就像是個一眉道人一樣,可是偏偏你就從來都不說,那我就只好每樣都試試看囉。"

Jack看著蓉蓉,過了一會兒之後就抓著她揉著他眉頭的手,一邊走到床邊坐了下來,一邊說 "我有話跟你說。"

等到Jack和蓉蓉都坐在床邊之後,Jack低下了頭,沉默了一會兒。

蓉蓉看到Jack這樣就幫他揉著太陽穴,問 "是又頭痛了嗎?"

Jack抬起頭來看著幫他揉著太陽穴的蓉蓉,接著他就抓著蓉蓉揉著他太陽穴的手,說 "不是,只是我在想一些事,還有我有一些事想跟你說。"

蓉蓉聽到了就問 "怎麼了嗎?"

Jack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就說 "今天我跟BT他們說我想拆夥。"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很驚訝的問 "啊?為什麼?"

Jack看著蓉蓉,說 "因為你。"

蓉蓉很疑惑的問 "我?"

Jack解釋說 "那天你跟美莉在餐廳的對話,我跟江sir都聽到了。可是今天除了我之外,沒人同意要拆夥,我必須要尊重他們。"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想了一下,接著就說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也不同意你們拆夥。"

Jack聽到了之後就很疑惑的看著蓉蓉,問 "可是你不是

蓉蓉打斷Jack的話,說 "我之所以不直接跟你說,就是不希望給你壓力,我不想逼你,也不想改變你。我的確是很擔心你沒錯,因為我怕你有事,尤其是我到現在還常常做惡夢,夢到你中槍。可是我更不希望看到你不開心,我不想逼你去做你不喜歡的事,兩個人在一起是要互相尊重、互相遷就,而不是要改變另外一個人。雖然我是很希望你可以收手沒錯,可是我不希望你是為了我才強迫自己跟BT他們拆夥。"

Jack聽到了蓉蓉的話之後就低下了頭,咬著嘴唇在笑著。蓉蓉看到了就露出了一臉疑惑的表情。

Jack接著就抬起頭來,看著蓉蓉,笑著說 "其實呢,今天

今天他們在海盜餐廳開會的時候,Jack問大家 "決定要拆夥,做回普通人的舉手。"

接著Jack就馬上舉起了他自己的手,大家互看了幾眼之後,手仍然是沒有舉起來。

Jack看到之後就把手放了下來,說 "沒關係,我說過了,只要我們有一個人說不,就是維持原狀,我們繼續討論下一步行動。"

而在這個時候,伍利坐在一旁,冷冷的說 "我說過了,做這一行有一個大忌,就是永遠不要說最後一次,因為你一旦說了這句話,那你最後一次的行動就一定會出事,所以我不會舉手。"

Keymen有些無奈的說 "我岳父要我幫他修葺圍村。"

姣老也說 "我的目標還沒實現。"

長腳蟹接著就說 "我雖然拿到了獨立影后,可是我還是不想看電視台那些人的臉色做人。"

BT接著就把手放在桌上,看著Jack,一臉嚴肅的說 "表哥,我知道你的難處,可是我始終不同意我們拆夥,因為我們是一個team,是一個團隊,我們是盜義事務所的成員,永遠都不會拆夥。"

隔了一會兒之後,BT把手放了下來,把背靠在椅背上,說 "可是我同意收手。"

Jack聽到BT這麼說之後,馬上就一臉驚訝的盯著他看。

BT攤開了雙手,說 "也許結了婚之後,真的會讓一個男人改變吧?像表哥你也是啊。"

Jack聽到了之後,嘴角就出現了一抹笑容。

接著keymen就笑著問 "決定收手,但是不拆夥的舉手。"

Keymen首先就舉起了手,接著他轉過頭去看著Jack,問 "這次的錢應該可以讓我幫我岳父修圍村吧?"

Jack聽到了就笑了一下。

接著BT也舉起了手,說 "我想我應該要抽點時間出來,陪阿翹過一下兩人世界才行。"

姣老接著就說 "盜義事務所永遠都會有我這個香港車神,但是我想我還是要休息一下,陪陪老婆才行,不然我兒子可能一輩子都沒辦法出世。"

說完,姣老也舉起了手。

跟著長腳蟹就說 "雖然我沒有家人要顧忌,可是我總不能妨礙人家的老公和爸爸陪他們啊,而且我想這次的錢應該也夠讓我再拍幾部獨立電影吧。"

再來,長腳蟹也舉起了手。接著大家就在看著伍利。

伍利坐在位子上,先是看著大家,接著就看著Jack,說 "既然這次不是最後一次,你又是我女婿,說要陪我女兒和孫子,那我怎麼可能會反對呢。"

說完,伍利就舉起了他的手。

Jack看到他們都舉起了手之後就笑了一下,接著就說 "謝謝。"

跟著Jack也舉起了他的手。

大家看到了之後先是笑了一下,跟著BT就把手伸了出來放在他們五人圓桌的中間之上,說 "Best team forever。"

姣老接著就把手放在BT的手上,跟著就是長腳蟹、keymen

伍利把手放在keymen上面之後就看著大家,問 "不是最後一次,對吧?"

Jack把手放在伍利的手之上,看著伍利,說 "永遠都不會有最後一次。"

接著Jack就看著大家,大家的臉上都掛著笑容。

跟著長腳蟹就說 "盜義事務所永遠存在。"

Keymen聽到了就說 "長腳蟹,你好老套!"

大家聽到了之後就笑了一下,接著Jack就說 "這次,我保證不是最後一次,但是我可以保證,這次的錢足夠大家休息一陣子。"

Jack看著keymen,說 "可以幫岳父修葺圍村。"

再來Jack看著長腳蟹,說 "可以拍自己的獨立電影。"

接著Jack看著姣老,說 "可以去澳門賽車。你還欠我們幾個獎盃,說要讓我們喝酒用的。"

姣老接著就說 "放心,我會實踐諾言的。"

跟著Jack就看著BT,問 "你還想繼續研究你的超級電腦嗎?"

BT想了一下,說 "我想我有比研究電腦還更重要的事要做。"

Jack看著伍利,問 "你有什麼想做的嗎?"

伍利看著Jack,說 "你對我女兒好一點我就心滿意足了。"

大家接著就又都笑了一下,接著Jack就看著大家,說 "好,這次我們就拿出全力,大鬧party,奉陪到底。"

大家接著就一起大叫 "好,大鬧party,奉陪到底!"

蓉蓉聽完Jack說完今天後半段的事之後就很開心的問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你們做完這一次之後就會收手?"

Jack搖搖頭,說 "是暫時休息,不過時間不一定,可能幾個星期,可能幾個月,也有可能幾年。"

接著Jack把臉湊到蓉蓉的臉面前,笑著說 "幾十年也不一定。"

蓉蓉聽到了之後,馬上就很開心的抱住了Jack,而Jack抱著蓉蓉,臉上也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53:26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六集-1

在龍田道一的家外面,伍利和長腳蟹在遠處拿著望遠鏡監視著龍田道一的家。

伍利從望遠鏡裡看著龍田道一的家,看到在房子外面有一個男人在斥訓著其他人,伍利看到了就說 "看來那個就是龍田道一的管家了。"

跟著那個男人就走進了房子裡,過沒多久,在二樓其中一扇窗戶的燈就亮了起來,長腳蟹看到了就說 "這下知道他的房間在哪兒了。"

接著長腳蟹用望遠鏡看著龍田道一的家外面,四周都有保鏢在巡邏,於是就說 "房子四周都有保鏢在看守,連隻蚊子都飛不進去。"

伍利則是一邊從望遠鏡裡看著,一邊說 "那倒不一定,人比蚊子容易進去多了。"

接著,一輛清潔公司的車子在龍田道一的家前面停了下來,在車上的清潔工從車子上拿出了清掃用具,接著他們就不疾不徐的從門口走了進去。

伍利看到了之後就露出了笑容,說 "賓果!"

隔天,KeymenBT和姣老開著昨天那輛清潔公司的車子來到了龍田道一的家外面,他們個個都是一身清潔工打扮,臉上戴著口罩,耳朵上都戴著無線耳機。而他們下了車之後就一副很熟練的走到了箱型車後面拿出了幾桶鐵桶,鐵桶上還連接著管子。

在龍田道一家外面的保鏢馬上就走了過來,問 "喂,你們是幹嗎的?"

姣老馬上就看著那個人,說 "我們是清潔公司的。"

那個人馬上就說 "昨天不是已經來過了嗎?"

Keymen接著就說 "昨天是打掃,今天是消毒。"

那個人聽到了之後就問 "消毒?"

BT接著就說 "因為之前非典的關係,所以現在只要是大型的聚會,都要仔細的用藥水消毒才行。"

接著他們三人就一人揹著一桶鐵桶,想要走進龍田道一的家中,可是那名保鑣把他們攔了下來,說 "抱歉,你們不能進去,你們要事先和我們預約才行。"

姣老聽到了之後就說 "可是這是政府在非典事件發生之後新規定的,如果不讓我們消毒的話,那我們就是觸法。"

BT接著說 "當然,不然我們可以報告政府,說是你們不讓我們消毒,這樣我們就沒有觸法了。"

Keymen跟著就說 "不過如果這樣的話,我怕你們的聚會就開不成了。"

接著他們三人就轉身離去,可是那個人卻攔在他們的面前,說 "等一下。"

跟著那個人就拿起了手裡的對講機,對著對講機說 "清潔公司的人說要來消毒,如果他們不進去消毒的話,明天的宴會可能就開不成了。"

他們三人接著就對看了一眼,露出了得意的眼神。

他們三人走進了龍田道一的家之後,映入眼前的就是一個很大的宴會廳,而他們稍微看了一下之後,就想走上二樓去,可是那個人攔下了他們,說 "你們只能在這個宴會廳行動而已。"

Keymen馬上就說 "可是樓上也需要消毒。"

那個人接著就說 "宴會的時候,二樓是止步區,不會有賓客上去的。"

BT跟著就問 "那廁所呢?賓客總得要上廁所的吧?"

那個人馬上就說 "一樓也有廁所。"

他們三人聽到了之後就對看了一眼,接著就把身上背的桶子放了下來,而姣老把桶子放了下來之後就看著桶子,撿起了在地上管子對著那個在看著他們的人。此時,從那條管子裡突然噴出了某種液體,那個人馬上就被那些液體噴的一臉都是,姣老馬上就跟他說 "不要張開眼睛,這液體有毒的,如果滲入眼睛的話會瞎的,要趕快用清水沖掉,廁所在哪裡?"

那個人指著某一個方向,接著姣老就跟那個人往廁所走去,在走之前還對BTkeymen使了個眼色。

而他們兩個在姣老離開之後就拿著桶子的管子在宴會廳裡噴著白白的煙霧,在宴會廳裡除了一片白霧之外什麼都看不到,BTkeymen就趁著這個時候跑上了二樓去。

Keymen照著伍利形容的方位,在位於二樓其中一間房間的房門前停了下來,拿出了用具伸進房間的鑰匙孔裡,過沒幾下之後房門就開了,他們二人隨之就走了進去。他們進去之後,看到的除了一張床之外就只有一個衣櫃和一張辦公桌,而辦公桌上還有一台電腦。

BT馬上就坐在電腦前,打著鍵盤,而keymen則是站在門旁邊,從門縫裡看著外面的動靜,說 "那些煙霧只能維持十分鐘而已,你最好快一點。"

BT打著鍵盤,不疾不徐的說 "放心,五分鐘就搞定了。"

BT破解了密碼之後就進入了主程式,BT馬上就在搜索著裡面的資料,跟著就拿出了自己的隨身碟,把資料複製了一份下來。

接著沒有多久,BT就把隨身碟拔了出來,對著耳機說 "第一部分完成。"

而姣老和那個人在廁所裡,姣老把那個人的臉壓在臉盆裡,要他的臉浸在水中,那個人把臉從水裡移開,問 "為什麼我要這樣做啊?"

姣老看著外面宴會廳的煙霧,說 "因為這是藥水,要這樣浸泡著才能讓藥水從你的臉上清除乾淨,不然不只你會瞎掉,嚴重的話臉還有可能會潰爛。你最好繼續泡著,不要說話。"

那個人聽到了之後就有些害怕的說 "喔。"

接著他又把臉浸入水中。

在樓上,BTkeymen從房間裡走了出來,而keymen在樓梯旁邊停了下來,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台微型攝影機,裝在放在樓梯旁的花瓶裡,並且把鏡頭放在花莖的間隔中。

跟著keymen就對著耳機說 "第二部分完成。"

姣老在耳機裡聽到了之後就跟那個人說 "好了,藥水應該掉了。"

那個人的臉馬上就離開了水面,喘著氣,姣老拿了張面紙給他,那個人接過了之後就擦著臉,說 "謝謝。"

姣老看著外面,小聲的說 "應該是我們謝謝你才對。"

他們兩人從廁所走出來之後,keymenBT很守規矩的在宴會廳裡,身上背著鐵桶,手裡拿著管子,煙霧也慢慢散去。

姣老看著他們,問 "都好了嗎?"

BT馬上就比了個OK的手勢,姣老看到了之後就笑了一下。

他們三人都坐上了車之後,等到車子開遠了,他們就把臉上掛著的口罩拿了下來,而BT拿出了一台小型電腦,打著鍵盤,接著電腦螢幕上就出現了他們剛剛裝的微型攝影機畫面,BT看到了就說 "攝影機搞定。"

跟著BT就插上了他的隨身碟,看著他剛剛擷取到的資料,跟著電腦上出現的是邀請函的文字檔,BT接著就問 "有誰想參加派對的?我有邀請函的檔案。"

姣老和keymen聽到了之後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Jack在家裡,剛剛才換上一套正式的西裝,正在打著領帶。

蓉蓉在Jack的身旁,幫他整理西裝外套上的縐褶,接著就把Jack自己打好的領帶放進他的外套裡,跟著蓉蓉就看著Jack,有些不捨的說 "小心點。"

Jack聽到了之後就點點頭,說 "放心,不會怎樣的。"

接著Jack和蓉蓉走下了樓,波子剛好從學校回來,而他才一把門關上就看到Jack穿著正式的西裝和蓉蓉站在一起,於是他就問 "爹地,你要出去啊?"

Jack笑了笑,走到了波子的旁邊,身體微彎,跟他說 "波子你乖,爹地今晚要出去一趟,你乖乖的待在家裡。"

波子聽到了之後就點點頭,Jack接著就看著波子笑了一下,跟著Jack就轉過身去看著蓉蓉,抓著她的手臂,說 "晚上不用等我,你睏了就先睡。"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在臉上擠出了微笑,點點頭。Jack看到了之後就往門口走去,離開了家。

蓉蓉抓著波子的肩膀站在門口看著Jack在等電梯,接著蓉蓉就稍微彎下了腰,跟波子說 "波子,跟爹地說拜拜。"

波子聽到了之後就向Jack揮著手,說 "爹地拜拜。"

Jack接著就看著他們兩個笑了一下,跟著電梯門打開了,Jack緩緩的走進了電梯,而蓉蓉和波子就站在門口,看著電梯的門緩緩的關上。

伍利、BTkeymen、姣老已經在總部裡預備和做最後準備了,不知道為什麼,在他們的總部裡,光線一向都是偏暗。

Jack走了進來,問 "都準備好了嗎?長腳蟹呢?"

長腳蟹從一旁的房間走了出來,說 "我好了。"

這時,大家的目光都往長腳蟹看去,長腳蟹一身淺粉紅色的小禮服的打扮,髮型也稍作了修飾,裝化的跟平常看起來也還要稍微清秀了一點,看起來跟平常的她還要漂亮許多,並且添加了一些氣質。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禮服的顏色太過淺了,彷彿只要更專心的看著,就可以看到透過禮服,看到在禮服下的好身材,而且又加上她那件禮服胸前和背後的開衩,裙子的長度到大腿而已,再加上裙子一直隨著風在吹著,讓大家看的是目不轉睛。

長腳蟹走到他們的面前,看著他們,問 "你們怎麼了?"

BT看著長腳蟹,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問 "長腳蟹,你去整容啦?"

keymen看著長腳蟹,說 "你的禮服如果再露一點的話,根本就是

姣老看著長腳蟹,問 "這是你拍三級片時的戲服吧?"

伍利看著長腳蟹,說 "雖然我叫你要打扮的性感一點,可是你這也太

長腳蟹聽到了之後就看著自己,說 "這件禮服是我之前才買的,還沒穿過。怎麼?不好看啊?"

大家馬上就說 "不會,很好看。"

接著長腳蟹就轉過頭去看著Jack,她一看到Jack就問 "Jack哥,你晚上還要戴墨鏡啊?"

此時,大家的目光都轉到了Jack的身上,Jack已經戴上了墨鏡,但是從他的角度來看,他也在看著長腳蟹。

Jack聽到了長腳蟹的問題之後,眼神沒有移動,馬上就說 "不然你要我在我岳父面前光明正大的盯著其他女人看嗎?"

大家聽到了就大笑。

而伍利則是隔著Jack戴著的墨鏡用手遮住了Jack的眼睛,看著長腳蟹,說 "長腳蟹,套件外套吧,不然我怕你一走進去的話,全場的男人都盯著你看了。"

Keymen一邊笑著,一邊說 "套件羽絨衣就差不多了。"

BT聽到了就一邊笑著,一邊看著keymen,說 "Let’s right。"

接著他們就擊掌,但是笑聲還是沒有間斷。而長腳蟹聽到他們這麼說之後就嘟起了嘴,伍利還是遮著Jack的眼睛,而其他三人則是一直在笑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53:51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六集-2

Jack開著車子來到了龍田道一的家,長腳蟹坐在副駕駛座上,而她也已經披上了一件絲巾。他們看著往龍田道一的家裡移動的人群,而且在門口還有人在檢查著賓客的邀請函,他們臉上都露出了嚴肅的神情。

Jack接著就對著無線耳機問 "都準備好了吧?"

跟著從耳機裡面傳來了伍利的聲音,說 "放心吧。"

Jack聽到了之後就一邊解開安全帶,一邊說 "It’s show time。"

長腳蟹挽著Jack的手走著,當他們走到了門口的時候,Jack不疾不徐的從上衣口袋裡拿出了邀請函給在門口的人看過,接著他們兩個就大大方方的走進了龍田道一的家。在龍田道一的家中,已經有許多人在大廳裡了,每個人的手上的拿著一杯香檳,穿著正式的禮服。

Jack和長腳蟹走了進去之後就用著嚴謹的目光盯著每個賓客。

BT在一輛箱型車的後座上,看著電腦螢幕上出現的攝影機畫面,搜索著每一個賓客,接著他特別把鏡頭拉近到龍田道一的身上,跟著他對著耳機說 "主人在你們的五點鐘方向展現他的交際手腕。"

Jack和長腳蟹聽到了之後就往龍田道一的方向看去,他正在和一些人交際應酬。

BT繼續搜索著宴會廳裡的每一個人,接著他在人群當中找到了一個身穿黑色禮服,並且站在人群旁但是卻不發一語的女人。BT馬上就把鏡頭拉近,看著那個女人的臉,接著就和Jack給他的資料做比較,跟著BT就對著耳機說 "買家在你們的兩點鐘方向,身穿黑色禮服。"

JackBT跟他說的方向看了過去之後馬上就找到了買家,接著就一直在看著她。

而龍田道一和在他身旁的那些高官子弟寒喧了一番之後就往那個買家移動,BT在攝影機裡看到了之後,馬上就把鏡頭拉近到他們兩個身上。

龍田道一走到了買家的旁邊之後就向她彎下了腰,伸出了手,問 "May I?"

那個買家接著就把手放在龍田道一的手上,接著他們就一起往舞群裡移動,在舞群裡跳著舞。

Jack一直在盯著他們,發現他們是藉著跳舞在交談,於是Jack馬上就對著耳機說 "BT,看看他們在說些什麼。"

BT聽到了之後就說 "沒問題。"

接著BT就執行了唇語辨識系統,把他們說的話翻譯了出來,BT跟著翻譯出來的文字對著耳機說 "最近市場上的貨少了很多,所以價錢也貴了。 那你想提高多少? 那就要看你想買多少了? 我全部都要,開個價。 好,一億五千萬,我手上的貨全部給你。

Jack和長腳蟹在耳機裡聽著BT的翻譯,眼睛直盯著龍田道一和買家在看著。

BT在耳機裡繼續對著他們兩個翻譯說 " 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是想要把價錢提高所以才壟斷市場的,我不是笨蛋。 現在香港唯一有貨的就只有我,你一脫手,就算你再轉賣一倍都有人買。 你自己想想,你不要,有很多人搶著要的。 "

Jack和長腳蟹看到那個買家低下了頭想了一下之後,就抬起頭來看著龍田道一。

接著Jack和長腳蟹就聽到BT在耳機裡的翻譯,說 "好,不過你要給我一點時間籌錢,我準備好了再跟你連絡。"

跟著Jack和長腳蟹看到龍田道一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台手機放在那個買家禮服上的夾層口袋裡,再來他們就聽到BT在耳機裡對著他們說 "準備好了就打這隻手機找我,裡面除了有我電話號碼之外還有我最近兩個星期的行事曆,我只給你兩個星期時間籌錢。"

接著他們兩個雖然還是在舞群裡,可是為了尊重音樂和其他在跳舞的人,音樂沒有停止,就不能擅自離開舞伴,於是他們就在等著音樂停止,兩人都不再說話,兩人間的氣氛也降低了下來。

Jack看到了之後就對著耳機說 "keymen、岳父,該你們了。"

跟著Jack就牽著長腳蟹的手,走進了舞群裡,在舞群裡也跟著跳著舞,但是他們的眼睛卻是在看著龍田道一和他的買家。等到龍田道一和他的舞伴滑步的時候,Jack和長腳蟹馬上填補了他們舞伴的空缺,Jack變成了跟龍田道一的買家跳著舞,而長腳蟹則是在跟龍田道一跳著舞。他們交換了舞伴之後都很有禮貌的對著對方點了點頭,接著開始了另一段音樂,他們各自跳著舞。而Jack和長腳蟹故意將龍田道一和他的買家各自帶離開對方,各自在一個角落裡跳著舞。

龍田道一的買家不曉得是不習慣穿高跟鞋,還是跟不上Jack的腳步,一直跌倒,靠在Jack的身上之後總是馬上又站了起來,接著就很有禮貌的對Jack說了句對不起,而Jack也總是對著她回應著同樣的一句沒關係。

等到這段音樂一結束,龍田道一的買家就像是逃離一樣的馬上離開,而她才一離開舞群,就撞上一個服務生,而且她身上的禮服也被那個服務生手上拿的鐵盤勾破,她背上的禮服馬上就被劃開了。就在她的禮服被勾破的時候,那隻龍田道一交給她的手機掉了出來,那個服務生馬上就接住了,接著馬上就交給另一個從他身旁經過的服務生,另一個服務生接過之後馬上就端著自己的鐵盤,迅速離去。那個服務生走到宴會廳一旁之後就抬起了頭來回頭看看他們的情形,那個人就是伍利,接著伍利就拿著那隻手機走進了廁所。

而另外一邊,龍田道一的買家馬上就在一旁的椅子坐了下來,看著禮服上被劃破的洞。那個勾破她衣服的服務生一直對著她說對不起,而在這個時候,Jack在一旁跟那個服務生互看了一眼,那個劃破她衣服的服務生就是keymen

龍田道一的買家坐了下來之後先是看著自己背上被劃破的那個洞,接著就跟keymen說 "算了,你去做事吧。"

Keymen聽到了之後就又再跟她說了句對不起,接著就低著頭離開。等到keymen走了之後,Jack就看著龍田道一的買家,她還在為衣服上的破洞著急。此時,一件西裝外套蓋在她的背上,蓋住了那個破洞。

她馬上就抬起了頭,Jack看著她,說 "衣服上的破洞我沒有辦法幫你,不過我的外套可以借你遮一下。"

她看著Jack點了點頭,小聲的說了句 "謝謝。"

此時,Jack回頭看了看,他看到龍田道一往他們這裡看過來,他擔心龍田道一會認出他,於是他馬上轉過身來,坐在龍田道一的買家旁,問 "你不介意我坐下來吧?"

Jack坐下之後先是往後看了看,Jack看到長腳蟹把龍田道一纏住了,他沒有再繼續往他們這裡看,於是他就轉過頭去看著龍田道一的買家。

龍田道一的買家看到Jack已經坐下了,於是她就說 "你想坐就坐。"

接著Jack看到她一直在盯著背上的那個破洞在看著,跟著就說 "如果你需要的話,我的外套可以借你帶走。"

她一聽到就看著Jack,說 "可是這是你的外套。"

Jack接著就說 "你現在比我需要這件外套。"

她聽到了之後就點點頭,說 "謝謝,你給我你的名片,我明天把外套還給你。"

Jack接著就說 "不用了,你拿去吧,不用還我了。"

龍田道一的買家聽到了之後就露出了笑容,跟著她就站了起來,看著Jack,說 "先生,謝謝你的幫忙。"

說完,她就披著Jack的外套要轉身離去。而在這個時候,Jack的耳機傳來伍利的聲音說 "再拖住她一下,我快好了。"

於是Jack馬上就站了起來,說 "小姐,我幫了你一個忙,你想這樣就走啊?"

她聽到了之後就轉過身來看著Jack,收起了剛剛的笑容,問 "那你想怎樣?"

Jack想了想,此時,探戈的音樂響起,於是Jack隨口說出 "陪我跳完這支舞。"

她聽到了之後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就說 "對不起,我不會跳探戈。"

接著她就轉身往門口走去,Jack馬上就抓著她的手,說 "沒關係,我教你。"

跟著Jack就拉著她的手往舞群裡走去,他們走到舞群裡之後,葉綺清緩緩的把手放在Jack的肩膀上,看著Jack的腳步,似乎怕跳錯了任何一個舞步。而Jack毫不在乎她做了什麼,Jack的眼睛和專注力一直放在龍田道一的身上,並且隨著龍田道一的移動而改變舞步,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BT從攝影機裡看到葉綺清和Jack跳舞的樣子,先是笑了一下,接著就說 "看不出來你對女人還真行啊。"

接著,Jack在舞群裡看到伍利從廁所裡走了出來和長腳蟹擦肩而過,手機馬上就落到了長腳蟹的手上,長腳蟹跟著就走進了舞群裡看著他們。於是Jack一個滑步來到了長腳蟹的旁邊,長腳蟹馬上就把手機交給Jack,接著Jack就把葉綺清拉了回來,在摟住她的腰的時候,把手機放回了她原本放在禮服裡的口袋,音樂在這個時候也結束了。

Jack和葉綺清走出了舞群之後,Jack馬上就說 "不好意思,我是時候該走了。"

葉綺清聽到了之後就問 "你確定這件外套我不用還給你嗎?"

此時,長腳蟹走到了Jack的旁邊對Jack說 "我們該走了,我們還要趕飛機呢。"

葉綺清看到了之後就點點頭,笑了一下,跟著長腳蟹就挽著Jack的手臂一起往門口走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54:17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六集-3

他們六人一起回到了總部,每個人的手裡都拿著一杯香檳在喝著。

接著Jack就看著伍利,問 "該擷取的資料都拿到了吧?"

伍利拿出了一台PDA,說 "放心,那隻手機裡的每一項資料我都存進去了。"

跟著Jack就看著keymen,問 "keymen,竊聽器和追蹤器可以嗎?"

Keymen想了一下,說 "Jack哥,竊聽器可以,因為那是裝在手機裡的,不過放在你外套上的追蹤器就

Jack接著就問 "怎麼了?"

姣老接著說 "追蹤器到了某一點之後就停了,她把你的外套送去了洗衣店。"

Jack聽到了之後就說 "沒關係,她既然會把我的外套送去洗衣店,那她就一定會去拿,我們只要在洗衣店外埋伏她就行了。"

BT把酒杯放下,看著Jack,說 "表哥,看不出來你還真行?連買家都被你迷倒了,你沒有看到你跟長腳蟹走的時候,她的樣子看起來就快哭了。"

接著BT就趴在姣老的身上假哭,裝著女生的聲音說 "你就這樣走了,你偷走了我的心,你要對我負責。"

其他人看到之後就在偷笑著,而Jack則是隨手拿起了一件衣服往BT的頭用力的丟去,BT馬上就被那件衣服砸中了腦袋。而且因為BT是靠在姣老的身上,所以姣老也被波及到了,姣老拿起那件衣服,說 "關我什麼事啊?"

接著伍利就指著Jack,說 "我警告你喔,如果你敢對不起我女兒的話,我就把你閹了。"

Jack聽到了之後就一臉無奈的看著伍利,問 "是不是連你也玩我啊?"

大家聽到了之後就笑了一下,接著keymen就說 "Jack哥,我們只是跟你開玩笑的。"

BT接著說 "就是嗎,誰都知道你對姑姑又專一又好,是個24孝老公。"

伍利跟著說 "而且還是個24孝老爸呢。"

Jack深呼吸了一口氣,說 "我很高興你們那麼看的起我,可是我們可不可以換個話題繼續說呢?"

大家聽到了之後先是笑了一下,接著keymen就說 "好了好了,我們放過Jack哥吧,說別的。"

BT接著就問 "表哥,你確定我們不用管羅繼威嗎?"

Jack接著就說 "我跟江揚說好了,他負責盯著卡門,而我們就專心盯著龍田道一和買家。"

長腳蟹接著就問 "Jack哥,那你怎麼確定他們是在跳舞的時候談的?"

Jack解釋說 "龍田道一不是笨蛋,葉綺清也不是,他們一定知道國際刑警在監視著葉綺清,所以一定不會大大方方的談,一定會找某些東西做掩護,而龍田道一既然會在舞會的時候把葉綺清找來,那一定就是要在跳舞的時候藉著跳舞作掩護,實際是要談清楚交易的價碼和數量。所以我們現在要盯的就是葉綺清,因為我們要先想辦法把贓款劫走,而她的前科有一級謀殺,所以她不是個好惹的角色,我們要小心一點才行。"

晚上,Jack已經睡著了,而他的手機在床頭響起,把Jack叫了起來。Jack拿起了手機,先是看了一下來電顯示,接著就接起了電話,電話的另一頭出現了BT的聲音說 "表哥,我有急事要跟你說。"

Jack戴起了眼鏡,說 "你有沒有搞錯啊?現在是凌晨兩點,你不能明天再說嗎?"

BT卻很緊張的說 "能明天說的我就不用現在去找你了,我現在在你家樓下。"

Jack聽到了就坐了起來,問 "什麼?你在樓下?"

Jack穿著睡衣走下了樓梯,把門打開,BT就站在門外。Jack一把門打開就轉過身,往沙發走去,坐在沙發上,問 "到底是什麼事你要半夜來找我啊?"

BT把門關上,拿出了手機按了幾下,接著把手機拿給Jack,很嚴肅的說 "這是我手機的留言信箱,你自己聽。"

Jack接過了BT的手機之後就很無奈的聽著BT的留言,他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說 "你好,我是今天在宴會裡跟你借外套的女人,我叫葉綺清,我在你的西裝外套裡發現了你的名片。"

Jack聽到了之後睡意全消,更仔細的聽著留言,留言繼續說 "是這樣的,我想跟你道謝今天的事,順便把外套還給你。我明天會再打給你,晚安。"

接著留言就停止了,Jack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就抬起了頭來看著BT

BT看著Jack,一臉無奈的說 "看來我今天開玩笑的事是真的。"

Jack聽到了之後就扶著頭,低下了頭,說 "不是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54:44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七集-1

江翹正在電梯裡,打算去公司繼續她一天的工作,而江翹才一從電梯走出來,接待處的小姐就叫住了她 "譚太太。"

江翹馬上就走了過去,問 "什麼事?"

接待處的小姐告訴她 "有位葉小姐來找譚先生。"

江翹聽到了就露出了疑惑的樣子,問 "葉小姐?她找譚先生有什麼事嗎?"

接待處的小姐接著就說 "我不清楚,她只說她認識譚先生,拿了張譚先生的名片給我,說有事要找他。她現在人在接待室裡。"

江翹聽到了之後就更加的疑惑了。

江翹走進接待室裡,而葉綺清一聽到開門的聲音之後馬上就很興奮的回頭,但是她一看到是江翹之後就收起了笑容。

江翹關上了門,用著和客人接洽的語氣走了過來,伸出了手,笑著說 "你好,我是譚先生的太太,請問你有什麼事找我先生嗎?"

葉綺清先是看了一下江翹伸出的手,再來就看了一下江翹,接著就握住她的手,說 "我叫葉綺清,請問一下,你先生呢?"

江翹坐在葉綺清的旁邊的椅子上,說 "我先生還在樓下停車,如果是公司上的事的話,你和我談也是一樣的。"

葉綺清說 "其實是一點私事。"

接著葉綺清就拿出了一個紙袋給江翹,說 "這是你先生的外套,而我在外套口袋裡發現了他的名片,所以我今天就親自送來還給他,並且打算向他道謝。"

江翹接過了紙袋之後就看了看紙袋裡面,看到是件黑色西裝外套,接著江翹就看著葉綺清,問 "請問一下,我先生的外套為什麼會在你這裡?"

葉綺清不疾不徐的說 "我們是昨晚在舞會裡認識的。"

江翹聽到了就問 "舞會?"

BT正在電梯裡,他的手機鈴聲響起,BT馬上就按了一下他耳朵上掛著的無線耳機的按鍵,說 "我是譚彬。"

而電話裡傳來了姣老的聲音說 "喂,BT,葉綺清去你公司了。"

BT聽到了之後臉色大變,問 "為什麼她會來我公司?"

姣老在耳機裡對他說 "我不知道,我在洗衣店外埋伏她,我看到她拿了Jack哥的外套之後就拿著Jack哥的外套上你的公司了。"

BT重複了一遍 "我表哥的外套?"

接著BT想到了昨天的那通留言,葉綺清曾經在電話裡說過 "我明天會再打給你,晚安。"

跟著,電梯的門開了,他馬上就走到接待處,但是當他正想開口問的時候,接待處的小姐就已經告訴他 "譚先生,有位葉小姐找你,在接待室,譚太太已經盡去招呼她了。"

BT聽到了之後就很驚訝的大叫 "阿翹進去了?"

接著BT馬上就往接待室跑去。

BT跑到了接待室門口之後馬上就打開了接待室的門,但是接待室裡面卻空無一人。

BT扶著頭,靠在門上,張大了嘴吧,眼神呆滯的說 "這下完了。"

江翹在辦公室裡,從她寫字的力道和眼神當中可以透露出她的憤怒。

此時,兩聲敲門聲響起。江翹沒有抬起頭,一邊繼續寫著東西,一邊說 "進來。"

BT打開了門,緩緩的走了進來,像是個剛做了錯事的孩子在傻笑著,用著求饒的口氣說 "阿翹。"

江翹抬起了頭,一看到是BT之後就從一旁拿出了剛剛葉綺清拿給她的那個紙袋放在桌上,說 "拿去,這是你的。"

接著江翹就一邊寫著她的東西,一邊很冷淡的說 "還有,她說今晚七點跟你約在街口的那間餐廳見面,說是要當面謝謝你。"

BT馬上就在江翹對面的椅子坐了下來,伸出了食指,說 "你給我一分鐘,我可以跟你解釋。"

江翹抬起了頭看著BT,很生氣的問 "解釋什麼?解釋說為什麼你昨晚讓我一個人在公司加班,而你跟那個叫作葉綺清的女人昨晚在舞會裡玩的有多開心嗎?"

BT伸出了十指,說 "我可以保證,她要找的那個人不是我。"

江翹瞪著BT,說 "她拿著你的名片和外套來你的公司,你跟我說她不是來找你誰會相信!"

BT馬上就從紙袋裡拿出外套,在空中攤開了外套,說 "你仔細看看,這不是我的外套。"

江翹看了看那件外套,像是在質問犯人一般的說 "我是沒看過你有這件西裝外套,可是這並不代表這不是你的。"

江翹坐直了身體,繼續說 "而且再說,就算這件外套不是你的,那名片你怎麼解釋?"

BT馬上就說 "她是在外套裡拿的名片,不是我給她的。她拿的是我的名片沒錯,但是這件外套的主人是我表哥。"

江翹聽到了就問 "你表哥?這跟你表哥又有什麼關係了?"

BT接著就說 "這關係可大了。"

BT有些氣憤的拿著裝著Jack外套的紙袋來到了海盜餐廳。

Jack一看到BT就走了過去,問 "又怎麼了?"

BT馬上就很用力的把紙袋丟給JackJack接住了紙袋之後就說 "你送禮物的方式還真奇怪。"

BT接著就說 "這是一個愛慕你的人在你的外套裡看到了我的名片之後就拿著你的外套跑到了我的公司來,害的我老婆誤以為你是我,一大早就發了我一頓脾氣。"

Jack聽到了之後就拿起了紙袋,說 "我等等就打電話幫你跟阿翹解釋。"

接著Jack就轉身離去,而BT跑了過去擋在Jack的面前,說 "阿翹我跟她解釋過了,她已經沒在生氣了。但是葉綺清她說她想跟你見面,約了你今晚七點在我公司不遠處轉角的餐廳。"

Jack聽到了之後就冷冷的說 "我可沒有回答她說我要去。"

BT接著就瞪著Jack,說 "那你也得要去跟她說清楚。"

跟著BT用力的指著Jack,說 "你,不叫譚彬吧。"

在這個時候,伍利從門口走了進來,走到了他們的身邊,問 "你們在聊什麼聊的那麼熱烈啊?"

BT一看到伍利就看著他,指著Jack,說 "在聊你女婿的風流債。"

伍利聽到了之後就露出了疑惑的樣子,大叫 "啊?"

Jack馬上就舉起了雙手,看著BT,說 "我今晚不會去,你回撥電話給她,自己跟她說清楚。"

接著Jack就看著伍利,說 "葉綺清在我的外套口袋裡看到了BT的名片,以為我是他,而她剛剛把我的外套送去了BT的公司,就是這樣,不是什麼風流債。"

跟著Jack就拿著紙袋走進了員工辦公室。

BT跟著Jack的腳步走在Jack的後面,一直對著Jack的背影叫著 "表哥,表哥。"

Jack沒有理會BT的叫聲,拿著紙袋往員工辦公室走去。

BT才走了沒幾步就被伍利拉住了,伍利問他 "等一下,葉綺清在Jack的外套看到你的名片之後就把你當成Jack,把Jack的外套送到你的公司去?"

BT一臉無奈的樣子,拿出了手機,按了幾下按鍵,接著把手機拿給伍利,說 "我懶的解釋了,這是她昨晚在我信箱裡留的言,表哥昨晚已經聽過了,你聽了之後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伍利接過了BT的手機之後就專心的聽著葉綺清的留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55:15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七集-2

Jack在員工辦公室裡把他的外套從紙袋裡拿出來,接著就把紙袋壓扁丟在一旁。

伍利走了進來,說 "剛剛我聽過葉綺清在BT信箱裡的留言了。"

Jack回過頭去看著伍利,用著無辜的口氣說 "這可與我無關。"

接著Jack就轉過頭來,專心摺著他的外套。

伍利走了過來,說 "我聽BT說她想跟你見面,我覺得你應該去找她。"

Jack聽到了之後就轉過頭去看著伍利,說 "你昨天才跟我說,如果我對不起蓉蓉的話,你就把我閹了,而你現在又叫我去找一個我明知道對我有意思的女人,你是真的那麼想要你女兒守活寡嗎?"

接著Jack就繼續摺著他的衣服。

伍利看著在摺衣服的Jack,說 "我現在不是叫你對不起我女兒,我是叫你去找葉綺清,如果你去接近她的話,那事情就簡單多了。"

Jack把摺好的外套放下,接著就看著伍利,說 "對不起,我是開餐廳的,不是舞男。"

說完,Jack就往餐廳走去,而伍利跟在Jack的後面,對他說 "我又不是叫你去賣身。"

此時,Pinky剛好要走進員工辦公室,在走廊和伍利遇到,而Pinky也聽到了伍利剛剛說的那句話,他們兩人尷尬的笑了一下之後,Pinky就走進員工辦公室了。

伍利等到Pinky走進去了之後就走到了Jack的身邊,Jack正坐在餐廳的位子上,用粉筆在放在餐廳門口的黑板上寫著東西。

伍利在Jack的耳邊說 "你也常常叫長腳蟹犧牲色相啊,這是一樣的道理。"

BT也走了過來,聽著他們的對話。

Jack聽到了伍利的話之後就轉過去看著他們,說 "第一,如果長腳蟹已經結婚、有小孩的話,我不會叫她這麼做。第二,如果長腳蟹不想這麼做的話,我不會強迫她。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我,不,要。"

說完,Jack就繼續在黑板上寫著東西。

BT在一旁聽到了就說 "表哥,這是正事,姑姑就算知道了也會諒解的。"

Jack停下了手,看著黑板,說 "就算蓉蓉答應,我還是不要。"

伍利接著就說 "拜託,叫你去跟她見個面,又不是叫你去死!"

Jack把粉筆放下,轉過身去看著他們,說 "我就算是死我都不要!我最怕女人纏著我!我寧願回家帶孩子我也不想去跟她吃飯!"

此時,Pinky從員工辦公室走了出來,他們三人的對話馬上停止。Pinky接著就走到了吧台,偷偷的看著他們,Jack則是轉過身來繼續寫著黑板上的東西。

BTJack的耳邊小聲的說 "表哥,只是見一面而已,你跟她連舞都跳過了,不用這樣吧?最起碼你也去跟她解釋一下那張名片不是你的,不要讓她一直打電話給我或是到我公司來找我啊。"

Jack又停下了手,一臉無奈的說 "我說了,你回撥給她,跟她說清楚,如果她問起我,你就說不認識我。"

BT聽到了之後就深呼吸了一口氣。

伍利接著就說 "你只要去見她一面,把追蹤器放在她身上就行了。"

Jack馬上就說 "只怕我去見過她之後她就整個人都黏上來,看她從我的外套裡找到BT的名片之後,還三更半夜打電話留言就知道了。我才不要把自己推進火坑呢!"

伍利接著就帶著威脅的口氣說 "現在是不是師傅的話你都不聽了?"

Jack聽到了之後就過身去看著伍利,說 "憑你剛剛的那句話我可以告你威脅他人的。"

伍利聽到了之後就瞪著Jack,而Jack則是面帶微笑的說 "我大學是唸法律的,你別忘了。"

說完,Jack就轉過身來繼續在黑板上寫著東西,而BT和伍利則是很無奈的對看著。

Jack回到家後就看到在客廳的嬰兒床,Jack關上了門之後就走了過去抱起了在嬰兒床裡的嘉駿,接著就坐在沙發上抱著嘉駿。

Jack把嘉駿舉在空中,對他發著牢騷,說 "你知不知道爸爸今天都快被你外公煩死了,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岳父叫自己的女婿去找別的女人的。所以說,你以後長大千萬不要長的太帥,不然女人老是黏上來,煩都煩死了。"

嘉駿接著就在笑著,Jack看到了之後先是吐了一口氣,接著就看著嘉駿,說 "來,爸爸今天心情不好,叫一聲爸爸,哄爸爸開心。"

嘉駿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是在動著手腳。而Jack則是看著嘉駿,對他說 "快點,叫爸爸,我教了你很多次的。"

嘉駿還是一樣在笑著,動著手腳。Jack就一直看著嘉駿,說 "爸爸兩個字很好說的。來,爸,爸。"

嘉駿還是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於是Jack就露出了瞇起了眼睛看著嘉駿,問 "你是故意不叫還是真的不會啊?"

嘉駿繼續在笑著,Jack看到了就有些無奈的說 "果然是我高哲的兒子啊,連個性都跟我一樣,不到關鍵時候死都不開口。"

而蓉蓉的手裡抱著安安從樓上走了下來,她一邊走下來,一邊笑著問 "你又在教他們說話了啊?"

Jack舉著嘉駿,看著蓉蓉,說 "教了那麼久,他都不叫我。"

蓉蓉在Jack的旁邊坐了下來,Jack在蓉蓉坐下之後就把嘉駿放在他的大腿上,看著安安,說 "哥哥不叫,那你叫一聲來聽聽啊,安安。"

安安接著就把臉轉過去,蓉蓉看到了就在笑著。而Jack看到了就一臉無奈的樣子,說 "算了,我應該早就知道會有這種結果的。"

蓉蓉笑著說 "他們還那麼小,怎麼可能會叫?"

Jack接著就說 "我查過了,他們在這個時候會叫一、兩聲的,不過只有一、兩次而已,之後就沒有了,接著就是真的會說話。"

跟著Jack就轉過頭去看著嘉駿,又舉起了他,看著他,說 "嘉駿快點,叫爸爸,來,爸,爸。"

蓉蓉看到了之後就在看著他們父子兩個,露出了溫馨的笑容。而嘉駿過了一會兒之後就開始哭了起來,Jack看到了之後就把嘉駿抱在手上,說 "好好好,不叫不叫,不要哭喔。"

蓉蓉拿起了在一旁的奶瓶,說 "這個時候他可能是餓了。"

Jack接過了奶瓶之後就餵著嘉駿喝奶,而奶瓶才一送進嘉駿的嘴裡,嘉駿馬上就乖乖的在喝著,接著Jack就一直低著頭在餵著嘉駿喝奶。

而蓉蓉抱著安安,看著他們兩個的樣子,笑了笑,接著蓉蓉就說 "對了,幾天之後,我會把keymen他們都約到餐廳來,你要記得先貼張告示跟客人說。"

Jack聽到了就抬起頭來看著蓉蓉,問 "幾天之後?為什麼要約他們來啊?"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推了一下Jack的頭,說 "你生日啊。"

Jack聽到了之後就想了想,接著就說 "對啊,我真的忘了。"

蓉蓉聽到了就笑著說 "真是的,年紀都那麼大了居然連自己的生日都忘了。"

Jack馬上就回嘴說 "所以才要你這個老婆幫我記得啊。"

接著他們兩個就對看著,臉上都浮現出了甜甜的笑容。

晚上,Jack坐在陽台上看著書,而keymen走了進來,叫了他一下 "Jack哥。"

Jack回頭看倒是keymen之後就問 "你怎麼來了?"

Keymen走了過來,說 "你岳父已經把事情都告訴我們了。"

Jack聽到了之後就把書丟在桌子上,接著就看著keymen,問 "該不會連你都來勸我去找她吧?"

Keymen站在Jack的旁邊,說 "Jack哥,說真的,我們兩個都是結了婚、有小孩的人,遇上這種事的話當然是會避開她,不想讓自己的家庭受到影響。"

Jack聽到了之後就說 "你特別來找我,應該不是單純想跟我說你是支持我這麼做的吧?"

KeymenJack的旁邊坐了下來,說 "Jack哥,你也說過,葉綺清這個女人不是好惹的,就算你現在這樣避開她,她還是會在找你,到時只會更麻煩。"

Jack聽到了keymen的話之後就扶著頭,想著他的話。

keymen繼續說 "我知道你是因為嫂子才不想這麼做,每個結了婚的男人都知道女人發起火來是什麼事都做的出來的,可以馬上就帶著孩子走,跟你斷的很清楚,從此不再往來也說不定。但是葉綺清這個女人真的不是你不去見她就可以解決的,從她今天跑到BT的公司去就知道了。"

Jack馬上就指著keymen,問 "等等,你剛剛說什麼?"

Keymen接著就說 "我說葉綺清這個女人不是

Jack打斷keymen的話,說 "不是這句,上一句。"

Keymen想了想,說 "我說女人發起火來是什麼事都做的出來的,可以

Keymen一說到這裡,就看著Jack,臉上露出了一點笑意。而Jack看著keymen,笑著說 "可以跟你斷的很清楚,從此不再往來。"

Keymen接著就把背靠在椅背上,在胸前交叉著雙手,看著Jack,笑著問 "可是你要怎麼讓她發火?"

Jack把手放在臉上,想了想,問 "女人最恨的就是男人對他們做了什麼事?我說的是會發火的那一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55:4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八集-1

第二天,JackCharles在船屋上,他們的前面放著張桌子,桌子上還放了兩杯紅酒。

Charles看著Jack,說 "葉綺清最近籌錢籌的很急,估計她現在手頭上已經有幾千萬了。"

Jack拿起在桌上的紅酒,看著紅酒,說 "那離一億五千萬還有一點距離。"

Charles接著說 "她明天下午還會去銀行一趟,把她在銀行裡的錢全部都領出來。"

Jack聽到了就看著紅酒,問 "你知道女人最恨的是男人對他們做了什麼嗎?"

Charles聽到了Jack的問題之後就想了想,接著就說 "應該是欺騙吧。你問這個幹什麼?你跟你老婆吵架了嗎?"

Jack聽到了之後就轉過頭去看著Charles,說 "不是蓉蓉,是葉綺清。"

Charles聽到了之後就問 "葉綺清?你跟她有什麼關係?"

Jack馬上就說 "我不想跟她有關係,可是她想跟我有關係。"

Charles聽到了就開始大笑,接著就說 "原來她是看上了我們的神偷啊?看來你偷女人的心也是很在行的。"

Jack聽到了就看著Charles,說 "你別挖苦我了,我叫你來除了是叫你跟我說葉綺清最近的動向之外,就是想叫你教我怎麼讓一個女人發火?"

Charles笑了一下,拿起了他的紅酒,問 "你怎麼會問我?"

Jack笑著說 "你對女人的經驗比我多。"

Charles喝了一口酒之後就把紅酒放下,問 "所以你上次才把Flora推給我嗎?"

Jack攤開了手,說 "你也欣然接受了不是嗎?"

Charles有些無奈的說 "一開始是,不過那已經是過去式了。"

Jack接著就笑著說 "所以我才要請教你啊。"

跟著Jack就喝了一口紅酒。

Charles轉過身去看著Jack,說 "那好,你告訴我,葉綺清是怎樣纏著你的?"

Jack把紅酒放下,看著Charles,說 "我借給她一件外套,她當天晚上就把我的外套送去乾洗,而且她在我的外套裡看到我表弟的名片,誤以為我是我表弟,一直打電話給我表弟,而且昨天和今天都跑去了我表弟的公司。"

Charles聽到了就笑著說 "哇,那麼主動啊?我還沒有遇過那麼主動的?看來你的魅力真的很大,我如果見到你老婆的話真的要叫她把你看的緊緊的才行。"

Jack接著就說 "到底讓女人發火有什麼辦法?"

Charles喝了一口紅酒之後就解釋說 "好,簡單來說,有兩種方法。溫和一點的就是直接跟她說你有老婆,讓她自己知難而退。比較狠一點的就是直接讓兩個女人見面,讓他們自己去吵,不過你一旦這麼做的話你就要注意,因為你很有可能會被他們打,而且你兩個都會馬上分手。"

Jack聽到了之後就想了想,說 "好,我大概知道了。"

Charles接著就說 "喂,你可要小心你老婆啊。"

Jack聽到了之後就笑著說 "行了,我有分寸的。"

下午,BT正在船艙裡把葉綺清昨晚留給Jack的新留言用擴音放給長腳蟹、姣老、伍利和keymen聽,葉綺清在留言裡說 "譚先生,我是葉綺清。是這樣的,你今晚沒有來,我是真的很有誠意想要跟你當面道謝,如果你方便的話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回個電話給我。"

接著BT就把他的手機合起來,說 "這是她昨晚留的,還不只這樣,她今天早上又跑到我公司來,還好我已經跟接待處的人說只要她再來,就說我出國了。"

伍利聽到了就說 "Jack不是叫你回撥電話給她,跟她說清楚了嗎?"

BT聳了聳肩,說 "表哥後來又打電話給我,叫我先別說。"

姣老聽到了就問 "Jack哥想幹嘛啊?"

BT搖搖頭,說 "I don’t know。"

Keymen則是問 "Jack哥知道了嗎?"

BT有些無奈的說 "他今天一早就知道了。"

長腳蟹接著問 "那Jack哥說了什麼?"

BT坐了下來,說 "nothing,只叫我們今天下午上船,說是有事跟我們說。"

接著Jack從船艙外走了進來,大家都對他叫了句 "Jack哥。"

Jack走到了BT的旁邊,伸出了手,說 "手機借我一下。"

伍利接著就看著Jack,問 "你想幹嗎?"

Jack看著伍利,說 "你等一下就知道。"

說完,Jack就轉過頭去看著BT

BT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就抬起頭來看著Jack,跟著BT就拿出了手機放到Jack的手上。Jack接過了BT的電話之後就走到一旁在BT的電話按鍵上按了幾下。而大家則是在小聲的討論著,Keymen則是在臉上露出了幾分笑意。

接著大家的眼光都轉到了Jack的身上,Jack拿著BT的手機,對著手機說 "葉小姐嗎?不知道你還想不想向我當面道謝,就在昨晚你約我的那間餐廳,明晚六點。"

說完,Jack就把電話掛掉了,而他一轉過身去就發現每個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他。

Jack看著大家,說 "明天葉綺清會去匯豐銀行開保險箱拿錢,我們要想辦法在錢和她的車子上面動點手腳。"

BT馬上就說 "匯豐銀行的電腦是一個很大的系統,我要侵入的話要花上一段時間,起碼也要一整個下午。"

Jack拿著BT的手機,說 "所以我們就要讓她換一間小銀行。"

隔天,姣老和BT坐在一輛車上,BT在後座很專心的打著電腦的鍵盤,而姣老則是手裡拿著望遠鏡在監視著對面的銀行。

姣老坐在駕駛座上一邊看著對面銀行,一邊說 "Jack哥,等了一早上了。"

Jack在耳機裡對著姣老說 "再等一下吧,她可沒跟我們約好。"

此時,葉綺清手裡拿著個手提箱走進了銀行,姣老馬上就對著無線耳機說 "Jack哥,她來了。"

Jack坐在一間咖啡廳的外面,手裡拿著一本書,很悠閒的在看著,在一旁的桌上還有一杯咖啡。

Jack聽到了之後就看著書,對著耳機說 "岳父,看好她。"

伍利坐在銀行裡,手裡拿著報紙,他用著眼角監視著葉綺清,他看到葉綺清跟銀行經理說 "麻煩你,我想把我保險箱裡的錢全部都領出來。"

銀行經理很有禮貌的說 "好的,請這邊。"

接著那個銀行經理和葉綺清就走了進去,伍利跟著就轉過身來把手上的報紙摺好,站了起來,跟著走了進去。葉綺清拿出了一把鑰匙打開了她的保險箱,並且把保險箱裡面的錢都放進她的手提箱裡,伍利在一旁見到了就對著耳機說 "她在拿錢了。"

Jack聽到了伍利在耳機裡對他說的話之後就拿起了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接著就看著書,對著耳機說 "現在就等了。"

過了一會兒之後,葉綺清拿著一箱鐵箱子從銀行走了出來,伍利在銀行裡看著葉綺清走出去之後就對著耳機說 "錢和人都走了。"

而姣老在銀行外看到葉綺清拿著手提箱從銀行裡走了出來,坐上了她的車子,接著就開車離去。姣老開車跟在葉綺清的車子後面,對著耳機說 "Jack哥,地方差不多了。"

Jack聽到了之後就很無奈的拿出了他的手機,他按了幾下按鍵之後就在等著電話的另外一頭接起電話。

而葉綺清在車上,她的手機鈴聲響起,她戴上了耳機,一邊開著車子,一邊問 "喂,哪位?"

電話的另一頭傳來了Jack的聲音說 "葉小姐你好,我是跟你今天晚上有約的那位先生。"

葉綺清聽到了之後就很開心的問 "是你啊!怎麼了嗎?"

接著Jack在電話的另一頭說 "不好意思,我臨時有點事,所以我想把時間提早,我現在就在往餐廳的路上。"

葉綺清聽到了之後就有些緊張的問 "你已經在往餐廳的路上了嗎?"

Jack接著就站了起來,手裡拿著書往車子的方向走去,對著耳機說 "如果不方便的話我們還是下次再約吧。"

葉綺清馬上就說 "不會,我現在就過去,不過你可能要等我一下,我盡快趕過去。"

Jack坐上了車子,對著耳機說 "我等你。"

接著Jack就按了一下手機上的按鍵,把電話掛掉了。

而葉綺清在Jack把電話掛掉之後就在另一間銀行前停了下來,拿著那箱錢走了進去,姣老在車上看到葉綺清走了進去之後就對著耳機說 "她已經進去了。"

Jack一邊開著車子,一邊說 "keymenBT,輪你們兩個了。"

葉綺清走進銀行之後就拿著手提箱,對著銀行行員說 "不好意思,我想臨時開個保險箱,越快越好,我在趕時間。"

那個銀行行員接著就說 "請等一下,我找我們經理來。"

接著那個銀行行員就轉身離去,葉綺清則是站在原地等著,而她看了一次又一次的錶,看起來很著急的樣子。

Keymen在一旁看到了葉綺清的樣子之後就對著耳機說 "Jack哥,看來她真的很緊張跟你的約會啊。"

Jack一邊開著車子,一邊對著耳機說 "無所謂,她越緊張越好,這樣對我們的計劃越有利。"

接著keymen就看到銀行經理走了出來和葉綺清握手,說 "你好,聽我們的職員說你想開保險箱,請跟我來。"

跟著葉綺清就和經理走了進去。Keymen看到了之後就對著耳機說 "Jack哥,她進去了。"

Jack聽到了就一邊轉著方向盤,一邊對著耳機問 "BT,準備好了嗎?"

BT在車上停下了他打著鍵盤的手,說 "從早上開始就準備好了。"

Jack繼續開著車子,對著耳機說 "小心一點,等到葉綺清走了之後再行動。BT,你先把監視機接好。"

BT聽到了之後就說 "知道了,表哥。"

接著BT就打了幾下鍵盤,頓時間,BT電腦上的畫面跳了好幾個,接著BT的電腦上就跳出了一個輸入密碼的輸入方塊,BT又按了幾下鍵盤,輸入方塊當中就自動出現了好幾個米字鍵,並且畫面又跳了好幾下,可是BT看起來神色自如的,還拿起了他的飲料喝了一口。接著沒多久,他的電腦上就出現了銀行裡監視器的畫面,而警衛室的監視器畫面則是跳了一下,可是因為警衛在看著報紙,根本就沒有發現。

BT看著葉綺清在保險箱的前面把手提箱放進保險箱裡的監視器畫面,說 "她把整個手提箱都放進了保險箱裡。"

接著BT就從監視器畫面上看著葉綺清轉著保險箱上的密碼鎖,BT看著葉綺清的密碼,說 "左轉32,右轉50兩次,接著是左轉61。"

跟著葉綺清就離開了BT的監視器畫面。而keymen看到葉綺清來到了銀行大廳正在往門口走去之後就往放著保險箱的房間走去。

可是BT從監視器畫面看到葉綺清突然在門口前停了下來,於是馬上就說 "等等,她在門口停下來了。"

這句話讓每個人都嚇到了,keymen更是馬上就停住了腳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56:14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八集-2

而葉綺清蹲了下來綁著她的鞋帶,接著就站了起來,推開銀行的玻璃門,往外面走去。BT從監視器畫面中看到之後就深吐了一口氣,說 "還好,只是綁鞋帶而已,虛驚一場。"

Jack接著就停下了車,解開安全帶,對著耳機說 "差點被你嚇死。"

Keymen先是回頭看了一下,看到了葉綺清已經走出了銀行之後就繼續往保險箱的房間走去。

姣老在銀行外看到葉綺清走了出來,走上了她的車子之後就跟在葉綺清的車子後面開著。

Keymen來到了裝著保險箱房間之前的轉角,看著那間房間上的鐵門和在鐵門旁的密碼鎖,說 "Jack哥,我到了鐵門前了。"

Jack一邊往他跟葉綺清約好的餐廳走去,一邊對著耳機說 "BT。"

BT聽到Jack的指示之後就按了兩下鍵盤,警衛室的監視器畫面馬上就停在了同一個時間不動,BT接著就對著耳機說 "你現在是隱形人了。"

Keymen聽到了之後就大大方方的走到了鐵門前,從外套裡的口袋裡拿出了儀器和導線,接著就用導線把儀器和密碼鎖連接上,跟著就按了一下儀器,不一會兒,儀器上出現了幾個數字。Keymen戴上了手套,照著儀器上出現的數字在密碼鎖的上面打了上去,鐵門接著就開了,keymenJack同時推開了門,keymen推開的是進去保險箱房間的鐵門,而Jack推開的是走進和葉綺清約好餐廳的門。

Jack一走進餐廳之後就有一個侍應生走了過來,問 "先生,請問你有沒有訂位?"

Jack搖搖頭,說 "沒有,請問現在有位子嗎?"

那個侍應生聽到了之後就帶著Jack往位子走去,說 "請跟我來。"

Jack一邊跟在那個侍應生的後面走著,一邊對著耳機問 "岳父,你到了嗎?"

伍利的聲音從耳機傳來,說 "到了,放心吧。"

keymen走進了房間之後,BT就在耳機裡告訴他 "左邊數來第四排,下面數來第五個。"

Keymen先是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塊木頭墊在鐵門和門檻的中間,避免鐵門關上,接著keymen就看著在房間裡用保險箱形成的牆壁,算著剛剛BT跟他說的位置,跟著就照著剛剛BT告訴他的密碼轉著保險箱上的密碼鎖,沒多久之後keymen就打開了保險箱,葉綺清的手提箱就在保險箱裡。

而姣老跟在葉綺清的車子後面,說 "沒想到她看起來斯斯文文的,開起車來居然會那麼猛。"

BT接著就一邊看著電腦,一邊又拿起了飲料喝了一口,帶著諷刺的語氣說 "當然,也不看看她約的人是誰。"

另一邊,keymen從保險箱裡拿出了葉綺清的手提箱,看著手提箱上面的鎖,蹲了下來,接著就從口袋裡拿出了開鎖的工具,伸進了手提箱的鎖裡,轉動了幾下。而在這個時候,BT從監視器畫面當中看到了銀行經理往keymen的方向走去,馬上就對著耳機說 "keymen,有人往你那裡過去了。"

keymen聽到了之後就停下了動作。姣老在車上也看到葉綺清的車子也在她跟Jack約好的餐廳外停了下來,姣老在離她車子的不遠處也停下了車,對著耳機說 "Jack哥,她到餐廳了。"

這時,手提箱上的鎖被keymen給撬開了,keymen馬上就打開了手提箱,一捆捆的港幣就出現在他的面前,keymen先是數了數手提箱裡的鈔票,接著keymen就打開了另一個保險箱,從裡面拿出了一個袋子。keymen把袋子打開之後,在袋子裡的也是一捆捆的鈔票。

keymen一邊把兩邊的鈔票互換,一邊對著耳機說 "再給我五分鐘就好,我已經在把葉綺清的五千萬換成偽鈔了。"

Jack在餐廳裡不疾不徐的拿起了水喝了一口,什麼都沒有說。

而銀行經理繼續向保險箱房間走去,就在他要推開鐵門的時候,有個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銀行經理馬上就回過頭去,伍利問他 "請問你是經理嗎?"

他馬上就說 "我是,請問你是

伍利抓著那個經理的肩膀往外走去,說 "其實我想問問你們銀行的退休管理是怎樣的,不光是我,還有我的一些朋友。"

Jack在耳機裡聽到了之後就笑了一下,接著葉綺清從餐廳門口走了進來,往裡面看了看,尋找著Jack,就在她看到Jack之後就露出了笑容,往Jack走去,而一個侍應生先是攔住她,問 "小姐,請問有訂位嗎?"

葉綺清指著Jack,笑著說 "我朋友已經來了,就在那裡。"

接著葉綺清就往Jack坐的位子走來,Jack收起了臉上的笑容,深呼吸了一口氣,調整好坐姿,小聲的說 "我最討厭的部分還是來了。"

葉綺清走到了Jack的旁邊之後就伸出了手,笑著說 "你好,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Jack在臉上勉強擠出了笑容,伸出了手握了一下葉綺清的手,接著就指了一下他對面的位子,說 "不會,坐啊。"

葉綺清接著就坐在Jack的對面,而一個侍應生拿著餐牌走了過來,葉綺清接過了餐牌之後就問Jack "你有想要點什麼嗎?"

Jack舉起了手,說 "不用了,我喝水就行了。"

葉綺清聽到了之後就看了一下餐牌,接著就把餐牌拿給侍應生,說 "一杯咖啡。"

那個侍應生接過餐牌之後就走了。

葉綺清有些興奮的看著Jack,說 "譚先生,那天晚上的事真的很謝謝你。"

Jack的耳機裡傳來了BT的聲音說 "表哥,我衷心的希望你可以幫我說清楚你不叫譚彬,也叫她不要再到我公司來了好不好?"

Jack聽到了就跟葉綺清說 "其實我不姓譚,你看到的那張名片不是我的。"

葉綺清聽到了就問 "那那張名片是

Jack接著就說 "那是我朋友的,他認出來你拿給他的那件外套是我的,所以就把你的事轉告給我。"

葉綺清聽到了之後就笑著說 "原來是這樣,真的很不好意思,我還以為那張名片是你的,我還跑到了你朋友的公司去。"

Jack接著就在臉上擠出了笑容。

而葉綺清接著問 "那請問你的名字是

Jack想了一下之後就說 "我姓高。"

葉綺清接著就把手伸出來,笑著說 "很高興認識你,高先生。我叫葉綺清。"

Jack又再握住了一次葉綺清的手,在臉上又再擠出了笑容,而他握住了才一秒之後就放開了,他的手似乎連一秒鐘都不想再多逗留。

Keymen撿起了他墊在鐵門和門檻中間的木頭,一邊走出去,一邊說 "我已經好了,Jack哥。"

伍利在大廳裡看到keymen走了出來之後就打斷了銀行經理的介紹,說 "不好意思,我想今天就到這裡好了,我還有東西要拿,就在你們這裡的保險箱。"

伍利背著一個袋子剛從銀行裡走出來,一輛計程車馬上就停在他的面前,keymen就坐在計程車的後座上看著他,伍利看到了之後就拿著袋子坐上了車。

接著keymen就說 "上半場搞定了,下半場就要看姣老他們的了。"

姣老在葉綺清的車子旁邊拿出了鐵絲伸進了她車子的鑰匙孔裡,轉了沒幾下之後車門就開了,接著他就坐上了她車子的駕駛座。

Jack在餐廳裡一臉無奈的樣子,他臉上戴的墨鏡幫他掩飾了幾分不耐煩和分心。

葉綺清在一旁則是看著Jack,問 "高先生,不知道你是做哪行的?"

Jack想了一下之後就說 "我是開事務所的,我們最近在跟龍田先生合作。"

葉綺清接著問 "那是哪一方面的?"

Jack想了一下之後馬上就簡短的說 "貿易。"

葉綺清聽到了之後就點點頭,而葉綺清正打算繼續問 "那你是

Jack打斷了她的話,站了起來,說 "不好意思,我要去洗手間。"

接著Jack就有如逃離一般的往廁所走去,小聲的對著耳機問 "姣老,你好了沒啊?"

姣老正在把追蹤器裝進葉綺清車上的冷氣,對著耳機說 "就快好了,Jack哥,你再忍耐一下。"

可是在這個時候,有個警察敲了敲車窗,姣老轉過頭去看到了是警察之後就小聲的對著耳機說 "有警察。"

這句話讓每個人都嚇到了,專心的聽著耳機裡的動靜。

接著姣老就打開了車門,笑著問 "阿sir,有什麼事嗎?"

那個警察問 "這車是你的嗎?"

姣老笑著說 "不是,是我女朋友的。"

那個警察往車子裡面瞥了一眼,看到車上的冷氣被拆了下來,姣老注意到那個警察的眼光,於是馬上就解釋說 "冷氣壞了,我在幫我女朋友修冷氣。"

那個警察接著就說 "修冷氣?我看是偷冷氣吧,駕照拿出來我看一下。"

姣老聽到了之後就只好拿出了駕照。

而葉綺清在餐廳內看到有個警察站在餐廳門口,以為是她的車要被抄牌,於是就一直往門口看著。

Jack在廁所外的轉角看到葉綺清一直往著門口看,於是就對著耳機說 "BT,你去幫姣老。我再拖住葉綺清一下,記住,我只能再拖住她一下,她已經發現有不對了。"

BT聽到了之後就走下了車,往姣老那邊走去。而Jack則是往葉綺清的方向走去。

Jack走到了葉綺清的旁邊之後,葉綺清仍然還是在往門口看去,於是Jack就問她 "怎麼了嗎?"

葉綺清一看到Jack回來了就看著他,說 "我的車子好像要被抄牌了,你等我一下。"

說完,葉綺清就站了起來,而Jack馬上就抓住她的手臂,說 "我幫你去看吧。"

葉綺清對Jack笑了一下,說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接著葉綺清就繼續往門口走去,而Jack臉上的笑容頓時收起,擺出了一副在想事情的樣子,跟著Jack就看到擺在一旁的鋼琴。

就在葉綺清要推開餐廳大門的時候,鋼琴彈奏的音樂響起,葉綺清往音樂來源看去,Jack就坐在鋼琴前彈奏著,葉綺清馬上就走了回來,很專心的看著他。

Jack一邊彈著鋼琴,一邊小聲的對耳機說 "你們快一點,我最多只能再拖住她三、四分鐘。"

姣老在餐廳外還在跟那個警察對峙,而BT跑了過來摟住姣老的肩膀,扮著女人的聲音說 "Honey,等我很久了嗎?冷氣修好了沒?"

姣老接著就看著那個警察,說 "阿sir,我女朋友已經來了,可以把駕照還給我了嗎?"

那個警察看著他們兩個,露出了尷尬的眼神。而BT繼續裝著女人的聲音說 "原來你趁我不在的時候就和別人聊天啊,你不怕我吃醋嗎?"

姣老則是看著BT,說 "阿sir以為我在偷你車上的音響,所以才問我一些事情,你別想太多了。"

BT接著就裝著女人的聲音說 "音響你就沒偷,不過我的心你倒是偷走了。"

那個警察看到他們兩個這麼親熱的樣子之後,馬上就把姣老的駕照還給他,並且轉身離去。而姣老和BT等到那個警察走遠了之後馬上把放在對方身上的手拿了下來,分開站好。

過了一會兒之後,Jack在餐廳裡彈著鋼琴,而葉綺清在一旁看的很陶醉的樣子,整個餐廳裡的人,目光都放在Jack的身上。而Jack的耳機傳來了姣老的聲音說 "Jack哥,我們好了。"

接著是伍利的聲音在耳機裡對著他說 "我和keymen也已經在姣老的車上了,現在就差你了。"

Jack聽到了之後就對著耳機小聲的說 "長腳蟹,輪你了。"

接著,長腳蟹就從餐廳門口走了進來,她站在葉綺清的旁邊看著Jack演奏著鋼琴,而葉綺清完全沒有注意到長腳蟹就站在她的身邊,非常專心的看著Jack的一舉一動。

接著Jack彈奏鋼琴的手停了下來,音樂也跟著停止,整個餐廳裡的客人掌聲隨之響起。而長腳蟹馬上就跑了上去摟住Jack的肩膀,說 "我怎麼不知道你會彈鋼琴啊。"

而葉綺清看到了之後臉上的笑容有些收了起來,接著就走到了他們的身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56:4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八集-3

葉綺清走到他們的旁邊之後,長腳蟹就抬頭看了一下葉綺清,接著長腳蟹就看著Jack,問 "她是誰啊?"

Jack看了一下葉綺清之後就看著長腳蟹,說 "她叫葉綺清。"

長腳蟹接著就看著Jack,問 "是不是之前一直打電話給你朋友,還跑到你朋友公司去找你的那個啊?"

Jack點了點頭。

接著長腳蟹就看著葉綺清,說 "你好眼熟,我們是不是在舞會見過面啊?"

葉綺清隨之就伸出了手,說 "你好。"

長腳蟹沒有跟她握手,反而繼續摟著Jack,看著他,說 "你真過份,居然偷偷瞞著我跟別的女人見面,你不怕我生氣啊?"

葉綺清接著就把手收了回來,帶著示威的口氣說 "我想高先生有這個自由可以跟任何人見面的,也包括我。"

長腳蟹馬上就看著葉綺清,舉起了Jack帶著婚戒的手,說 "這個戒指放在他這隻會彈鋼琴的手上很配對吧?我忘了告訴你了,他已經結婚了。"

葉綺清馬上就回嘴說 "那又如何?現在的離婚率那麼高,而且依照現在香港的法律來說,每個已婚人士都有權利和自己的配偶離婚的。"

姣老、BTkeymen、伍利坐在同一輛車上,他們在耳機裡聽到葉綺清說的話之後就露出了驚訝的樣子,四人對看著,異口同聲的說 "哇!"

接著Jack、長腳蟹和葉綺清坐在同一張桌子上,Jack和長腳蟹坐在同一邊,而葉綺清坐在他們的對面,長腳蟹和葉綺清看起來就像是在談判的樣子,而Jack坐在一旁很鎮定的喝了一口水。

跟著長腳蟹故意抓起Jack的手放在桌上給葉綺清看,看著Jack,很親密的對著他說 "對了,你今晚本來是想要做什麼啊?怎麼我打電話給你的秘書,他跟我說你今晚約了人。"

葉綺清幫Jack回答說 "其實高先生本來是跟我約在今天晚上的,後來才把時間提早。"

長腳蟹接著就看著葉綺清,帶著示威的口氣說 "那可真是不好意思了,因為我臨時打電話他,跟他說我今晚想跟他共度一個浪漫的晚餐,所以他才要把跟你的約會提早,真是不好意思啊。"

葉綺清接著就笑著說 "沒關係,反正高先生還是赴約了不是嗎。"

姣老在耳機裡聽到了就摀著臉,一臉不敢相信的樣子,說 "怎麼會有這種女人啊?"

長腳蟹接著就看著Jack,拿起她抓著Jack的手,說 "你看你啊,上次是跟你在生意上來往的女人,這次又是在舞會裡認識的,我真的一分鐘不看住你都不行。"

葉綺清接著就說 "好男人當然搶手了,你真的要小心一點,不然馬上就會被其他女人搶走了。"

BT聽到了就說 "她意思是說她要把我表哥搶過來的意思嗎?"

伍利則是對著耳機問 "長腳蟹,你還有沒有辦法更過分一點?"

長腳蟹聽到了之後就想了一下,喝了一口水之後就看著葉綺清,問 "葉小姐,不知道你是做哪行的?"

葉綺清想了一下之後就說 "我是做貿易轉口的。"

長腳蟹接著就說 "那就是說你常常會到處走,結識不同的男人囉?"

葉綺清聽到了就說 "在生意上來說這是必須的,我相信高先生也認識了很多不同的女人,不光是你一個對吧?"

Keymen聽到了就說 "這個女人根本就是咬住Jack哥不放嗎?"

姣老接著就說 "長腳蟹你再過分一點。"

BT跟著說 "你就把她當做真的是要搶你老公。"

此時,伍利拿起了電話按了幾下,接著就對電話說 "Ali,你現在有沒有時間過來一下?"

長腳蟹在餐廳裡已經是絞盡腦汁在惹火葉綺清了,可是葉綺清始終是不動聲色。

葉綺清看著Jack,問 "高先生,不知道你結婚多久了?"

Jack想了想,說 "有幾年了。"

葉綺清接著就說 "那也就是說你跟你太太的感情只有幾年是嗎?"

Jack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真的有些生氣。

BT在車上聽到了之後就說 "好險表哥找的是長腳蟹,而不是姑姑本人。"

Jack接著就說 "我想時間和感情是不能成正比的。起碼我這個人是這樣,感情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勉強不來。"

葉綺清卻說 "明天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Jack接著就說 "不好意思,我想上一下洗手間。"

Jack走了沒幾步之後就對著耳機說 "拜託你了,長腳蟹。"

長腳蟹聽到了之後就對著葉綺清說 "不好意思,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敏感了?我總覺得你好像對他有點興趣。"

葉綺清聽到了之後就笑著說 "我想你真的是對我有點誤會,我不是對高先生有興趣,我是對他有好感。"

姣老在車上聽到之後就說 "這女的還真敢講。"

而長腳蟹馬上就強調說 "他已經結婚了。"

葉綺清也強調說 "我說過了,這不代表什麼,還是有離婚手續這種東西的存在。"

長腳蟹接著就說 "可是他有小孩。"

葉綺清馬上就說 "那又如何?"

長腳蟹聽到了就說 "你不覺得你這樣做是在破壞人家的家庭嗎?"

葉綺清毫不猶豫就說 "不覺得,每個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你留不住他,那就只能說你沒本事。"

長腳蟹被她逼急了,說 "我老實告訴你,我不是他老婆,是他女朋友,三人行已經很擠了,容納不下第四個人,更何況他還有小孩。"

葉綺清則是回答說 "我想你是害怕我會把他搶走吧?而我不會跟你們擠,我會直接把他帶走。"

Keymen在車上聽到了就對著耳機問 "Jack哥,我可不可以拿刀進去直接殺了她就算了?"

伍利看著車外,說 "冷靜一點,另一把刀已經來了,不用你親自動手。"

Keymen聽到了之後就跟著看著車外,Ali騎著一輛重型機車在餐廳外停了下來,拿下了安全帽之後就走進了餐廳。

Ali走進了餐廳之後馬上就走到了長腳蟹和葉綺清的旁邊問長腳蟹 "他人呢?"

長腳蟹抬起頭來看著Ali,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就說 "他去了廁所。"

Ali在長腳蟹的旁邊坐了下來,說 "去廁所?他最常說的藉口之一。"

葉綺清看著Ali,問 "請問你是

Ali拿下了她戴在臉上的墨鏡,說 "我是他第二個女朋友,我想你應該也是想來排隊的其中之一吧?"

葉綺清接著就說 "不好意思,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

Ali接著說 "我相信你已經聽懂了我的意思,你要來排隊可以,只要他喜歡就好,不過我必須要告訴你,他最喜歡的是他自己。"

葉綺清接著就問 "排隊?"

Ali坐直了身體,說 "他除了有老婆之外還有三個女朋友。他雖然嘴上說他很專一,但是男人始終是個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他的心理可以對著同一個女人,但是他的生理卻沒辦法對著同一個女人。"

姣老在車上聽到了之後就深吐了一口氣,看著伍利,問 "她居然會比葉綺清還恐怖,你是從哪裡找來的啊?"

伍利回答姣老說 "你還是別知道比較好。"

Ali 繼續對著葉綺清說 "你可以接受他這一點,而他也接受你的話,你就可以加入我們,不過我們有規矩的,那就是不能去打擾他原本的家庭。"

長腳蟹接著就看著Ali,說 "她不會遵守的,我剛剛已經問過了,她是非要搶到手的那一種。"

Ali聽到了之後就看著葉綺清,說 "如果是這樣的話,要嘛你就自動退出,不要再找他,不然你就不能怪我們了。"

葉綺清把手放在桌上,看著Ali,說 "我今天才第二次見他,你覺不覺得你現在跟我說這些有點言之過早了?"

Ali笑了一下,說 "我這個人說話很直接,他也是喜歡我這一點,我相信你如果不是對他有意思的話,你不會一直想辦法約他出來,對吧?"

葉綺清接著就想了一下,問 "如果我不遵守你們的規則呢?你們能怎樣?"

Ali馬上就說 "我們能跟他在一起,那就代表我們在他身邊有一定的地位,我們自然對他有一定的影響力,還是你要我們示範給你看看。"

葉綺清聽到了之後就想了一下,說 "好,我遵守你們的規則。"

而在車上的四人聽到了之後就一起驚訝的大叫 "不會吧?"

此時,Jack走了回來。Ali馬上就對著Jack說 "她說她想加入。"

Jack問 "加入什麼?"

長腳蟹接著說 "加入我們。"

Jack聽到了之後就看著葉綺清,說 "葉小姐,不知道你是不是對我有些誤會?"

葉綺清看著Jack,沒有說話。

Jack接著說 "我跟你講一個故事,我昨晚去蘭桂坊喝酒,遇到了一個女孩子,她跟我一起聊天、喝酒,我們甚至還接吻,但是我們沒有發生任何關係,因為那個女孩子告訴我,就算我跟你很處的來,那也不代表我會跟你做什麼,更何況我只跟你見過兩次面,加起來我跟你見面的時間一共還不到三個小時。"

葉綺清聽到了之後就說 "我想誤會的人是你吧,高先生。"

接著葉綺清就拿起她的包包往餐廳外走去,而Jack在葉綺清走出去了之後就深吐了一口氣,坐在椅子上。

長腳蟹攤坐在椅子上,說 "她總算肯走了啊。"

Ali則是問Jack "你惹上的這是什麼女人啊?"

Jack一臉無奈的樣子,說 "不是我惹她,是她自己黏上來的。"

而姣老他們四人在車上看到葉綺清從餐廳走了出來,坐上了車把車開走之後,就深呼吸了一口氣,往後把背靠在椅背上休息。

BT說 "我現在已經可以了解為什麼表哥一開始死都不要跟她見面了。"

伍利則是說 "早知道Jack一個故事就可以把她打發走的話,我就不叫Ali來了。"

Keymen說 "如果Jack哥都這麼說了她還那麼堅持的話,那我看拿刀殺她的不是我,是Jack哥了吧。"

姣老說 "拜託,這麼說還不夠讓一個女人發火的話,那她就不是女人了吧?"

接著他們四人就一起叫了句 "唉~"

伍利抱著那個袋子,說 "起碼今天有收穫,五千萬元到手了。"

原來他們在昨天伍利就已經開了一個保險箱,把一億元的假鈔放在袋子裡,接著就把袋子放在銀行的保險箱裡。而keymen則是把葉綺清的錢和袋子裡的假鈔做了調換,接著就各自放回原來的保險箱裡,伍利再大大方方的把錢拿出來,剩下的五千萬元假鈔就繼續放在保險箱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1-18 22:48 , Processed in 0.14579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