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小说小品] 原來愛上賊第二輯(搬家完成!)

[复制链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09:31:02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三集-2

此時,鐘上的時針、分針和秒針都指向了十一點,彷彿就像是在賽車場上的那句GOJack二話不說,馬上把槍口朝著伍利,開了一槍。而伍利一到十一點就馬上蹲下,在地上翻了一個跟斗,低著身體往旁邊跑去,剛好躲過Jack開的那一槍,射中了在他身後挾持他的那個男人。

長腳蟹他們一到十一點就鬆開自己的雙手,長腳蟹抓著Pinky的手,BT抱著蓉蓉,他們六人馬上往餐廳裡面的房間衝去。

Jack在射中那個男人之後,馬上就對剩下的三人開槍,掩護著他們六人進去房間,等他們六人都進去房間之後,就側著身體,站在走廊口。他脫掉臉上的面具之後深呼吸了一口氣,接著就繼續對剩下的三人開槍。

剩下的三人看到Jack對他們開槍,他們先是閃躲,再來他們三個找到掩護之後就把槍口對準著Jack

但是在這時,門口突然出現了一個人,是江揚。江揚手裡拿著槍走了進來,而他走進餐廳後馬上開了好幾槍,其中一個男人隨著江揚的槍聲應聲倒地。跟著江揚也為了躲避剩下兩個男人的槍擊而側站在門口旁的櫃子後,伍利就蹲坐在他的一旁,從櫃子的縫隙中看著外面的情形。

而僅存的那兩個男人一個在吧台裡,另一個則是躲在桌椅旁。躲在桌椅旁的那個男人緩緩的在桌椅的縫隙之間把槍口瞄準Jack,而在吧台裡的那個男人則是在許多玻璃杯的間隔之中把槍口對準著江揚。伍利看到後就大叫 "小心!"

Jack一聽到就馬上往吧台跳去,他跳到了吧台上,槍口正好瞄準在吧台裡的那個男人的額頭,一聲槍響隨之響起,那個男人頓時間頭上多了一個彈孔,並從彈孔中流出暗紅色的鮮血,跟著他就毫無知覺的往後倒下。而江揚聽到伍利的警告之後馬上就一個轉身,槍口就正對著那個在桌椅旁的男人的背部,開了一槍,那個男人連反應都來不及就隨著江揚的槍聲而倒下。

接著江揚和Jack都深呼吸了一口氣,跟著他們兩人對看了一眼,笑了一下。Jack從吧台上下來,往江揚走去。而江揚也往Jack的方向移動。江揚和Jack到了一個定點之後停了下來,江揚對Jack笑著說 "我還以為你死了。"

Jack說 "閻羅王說他不喜歡不守信用的女婿,要我把世間上的債都還清了才可以下去找祂。"

江揚聽到後就笑著說 "那我寧願你永遠欠我一頓早餐了。"

他們兩個一邊對看著,一邊笑著。跟著有人從員工辦公室走了出來,江揚和Jack朝著辦公室的方向看去,但是他們看到的是Jack剛剛打暈的那個男人倒退著走了出來。Jack和江揚看到後馬上收起笑容,舉起了槍對著那個男人。可是那個男人一轉身,他們就看到那個男人拿著花瓶碎片架在蓉蓉的脖子上,用蓉蓉作為人質,他們兩個一看到蓉蓉被要脅作為人質就不敢貿然開槍。而蓉蓉呈現出半昏醒的狀態,有些意識不清的樣子,而蓉蓉從她朦朧的眼中看到Jack,用她那微弱的聲音一直向Jack叫著 "老公,老公救我。"

Jack拿著槍,瞄準著那個男人,聽著蓉蓉一直向他求救,心中充滿著煎熬,但是他又不能開槍,以Jack和江揚現在的角度來看,不管他們兩個是誰開槍,都會傷到蓉蓉,而且就算運氣好蓉蓉沒事,也會傷到站在後面的BT他們。接著那個男人叫Jack和江揚站到BT他們那邊,他們四人緩緩的移動腳步,但是江揚和Jack的槍口還是瞄準著那個男人。接著等到他們兩個都站在BT他們的正前方,而那個男人和蓉蓉已經背對著門口之後,那個男人叫他們把槍丟掉,江揚聽他的話,把槍丟到了一邊;但是Jack沒有照做,仍然用槍口瞄準著那個男人。那個男人被逼急了,把花瓶碎片在蓉蓉的脖子上壓出一道傷口,流出了鮮血。Jack看到之後,就馬上舉起另外一隻手,接著緩緩的蹲下,把槍放在地上。但是就在這個時候,Jack突然把槍用力的往前一推,推到了那個男人的右邊,那個男人看到了之後就把他那隻還拿著花瓶碎片的手從蓉蓉的脖子上移開,打算撿起那把槍,可是在他的右後方有人比他更快一步撿起那把槍,那人就是伍利。伍利撿起了那把槍之後,馬上用左手遮住蓉蓉的臉,接著就用那支拿著槍的右手抵在他的下顎,一聲槍響,那個男人的手從蓉蓉的身上滑落,血液從他的頭上流下,跟著他就隨著那聲槍響結束了生命,倒地不起。

伍利在那個男人中槍之後為了不讓蓉蓉摔倒在地上,就把她抱在懷裡。伍利緩緩的把蓉蓉扶在地上,讓她靠在他的肩膀上,一直對她叫著 "蓉蓉?蓉蓉?"

蓉蓉聽到了伍利在叫著她,但是她覺得在她眼前的事物都很模糊,什麼都看不清楚,全身無力。慢慢的,她漸漸恢復了意識,但是在一旁的叫聲從伍利的聲音變成了Jack的聲音,跟著Jack的樣子浮現在她眼前,Jack正在很擔心的看著她,並且一直對她叫著 "蓉蓉?蓉蓉?"

而蓉蓉看到Jack之後,就一邊很開心的笑著,一邊摸著他的臉,並且用著還很虛弱的氣息說 "你回來了!"

伍利見到這樣,知道蓉蓉現在需要Jack比需要她多,於是伍利就把蓉蓉移到Jack的懷裡。而站在一旁的大家也很知情識趣的各自散開,為剛剛的那場槍戰和挾持事件做個情緒上的調整。接著伍利站了起來把手裡的槍交給江揚,跟他說 "謝謝你。"

江揚接過了槍,說 "我不是幫你,是幫她。"

接著江揚看著Jack和蓉蓉,說 "我不想看我老婆的好姐妹每天傷心難過。"

伍利看著他們兩個,笑了一下,說 "現在先讓他們獨處一下吧。"

跟著伍利和江揚也走到一邊。

Jack抱著蓉蓉,看著她在脖子上的傷口,並且一邊用手撿查著傷口深不深,一邊問 "痛不痛?"

蓉蓉突然變了一個表情,說 "好痛!"

Jack一聽到,緊張的問 "好痛?哪裡好痛?"

蓉蓉摸著自己的肚子,一直大叫著 "好痛!"

大家聽到蓉蓉大叫之後,馬上圍了上來,關心著她的情況。伍利有些緊張的問 "是不是要生啦?"

蓉蓉一直大叫著 "好痛!"

Jack馬上抱起了蓉蓉,往外面跑去。全部人都跟在Jack的後面,伍利擋住了他們,說 "等等,警察待會兒就來了,我們不能全部都去警局。"

接著伍利看著姣老說 "姣老,你去幫Jack開車送蓉蓉去醫院。"

姣老聽到了之後馬上往外面跑了出去。而剩下來的人只能待在原地,希望警察趕快來到這裡,趕快錄完口供,讓他們快點趕去醫院看蓉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09:32:06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四集

姣老開著Jack的車,用著這輛車最快的速度往醫院趕去。Jack抱著蓉蓉坐在後座,蓉蓉抓著Jack的衣服,滿頭大汗的喘著氣。姣老從後照鏡看到了,問 "嫂子,你怎樣?"

蓉蓉大叫 "啊!"

蓉蓉的這一聲大叫回答了姣老的問題。Jack著急的跟姣佬說 "開快一點。"

姣老聽到Jack這麼說,馬上把油門踩到底。蓉蓉看著Jack,很擔心的問他 "寶寶會不會有事?"

Jack看著蓉蓉,說 "寶寶不會有事的,這次就跟上次你生波子一樣。"

蓉蓉喘著氣,有些快哭的說 "可是,上次,沒有這麼痛!"

接著蓉蓉又開始大叫 "啊!"

Jack抱著蓉蓉,很有條理的吐著氣,蓉蓉跟著Jack帶著他的節奏呼吸,陣痛好像有比較緩和一點了。接著蓉蓉從口袋裡拿出了錄音筆,說 "它,壞掉了。不管我怎麼做,都放不出聲音。你說過,這是你的護身符,我好怕,我好怕你會有事。"

Jack接過了那隻錄音筆,抱著蓉蓉說 "我當初只是隨便說說的,這只是隻錄音筆而已,不管它有沒有事,都不能代表我。我答應過你我會沒事回來,我就會沒事回來。"

蓉蓉跟著又在大叫 "啊!"

Jack聽著蓉蓉的叫聲,心裡已經亂到一個不能再亂了,他從來沒有試過那麼害怕和不知所措。Jack拿著錄音筆,著急的說 "我現在就答應你,我一輩子都不會離開你。我幫你修好它,修的跟以前一模一樣,一輩子都不會壞,一輩子都會保護我們。"

蓉蓉聽到了之後,先是笑了一下,跟著又開始大叫 "啊!"

Jack和姣老坐在產房外,擔心著蓉蓉的安危。而Jack的眼中更是出現了從來沒有過的惶恐和害怕,就算是剛剛的槍戰再歷經十遍,他都沒有這麼害怕過;也許有過一次,就是在剛剛那些帶著面具的男人要用刀把他們的孩子取出來的時候。Jack看著他手上拿著的那隻錄音筆,他的兩隻手交互握著,握的好緊,彷彿就要把錄音筆捏碎了。

接著伍利趕到了醫院,伍利喘著氣,問 "蓉蓉呢?"

姣老看到只有伍利一個人,問 "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其他人呢?"

伍利喘著氣,說 "他們還沒錄完口供,我一錄完口供就趕了過來。蓉蓉現在怎樣?"

Jack指了指產房,皺緊著眉頭,深呼吸了一口氣,說 "還在裡面。"

伍利看了一下產房,接著坐在Jack的旁邊,說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接著伍利就把左手伸到了Jack的左邊,拍了一下他的左手臂。Jack露出了很痛的樣子。伍利看到Jack的反應之後,問 "你的手怎麼了?"

接著伍利就站了起來,要把Jack的左手袖子捲起來看看他的手怎麼了。Jack推開伍利的手,說 "沒事。"

伍利還是繼續把Jack的袖子往上捲,說 "我只是要看看而已。"

接著伍利把Jack的袖子捲了起來之後,看到有著一層紗布在下面,而且已經開始滲出了血水,很明顯傷口裂開了。姣老在一旁看到了,就驚訝的問 "Jack哥,你怎麼受傷的?"

Jack把袖子放下,說 "爆炸,是之前的傷。可能是剛剛抱蓉蓉的時候,太用力,傷口裂開了,所以才流血。"

接著Jack就低著頭,繼續看著手上的錄音筆。伍利聽到了之後,知道是上次Jack來救他的時候受的傷,伍利說 "我陪你先去看一下醫生。"

Jack沒有把頭抬起來,說 "不用了。"

伍利堅持說 "不是,你的傷口已經裂開了,要先把傷口縫好。"

Jack抬起頭來看著伍利,說 "我哪兒都不想去!我只想坐在這裡等蓉蓉出來行不行!"

接著Jack就又繼續看著他拿著的那隻錄音筆,此時的他已經擔心到快要哭出來了。而旁邊有個護士走了過來,跟他們說 "對不起,這裡是醫院,如果你們要那麼大聲說話的話,請你們出去。"

姣老聽到那個護士這麼說,站了起來,拉著那個護士走到一邊去解釋。而伍利看到Jack那麼堅持要留在這裡,那他也不好再說些什麼,接著他就坐在Jack的旁邊,一句話也不說。Jack沉默了一會兒之後,說 "對不起。"

伍利說 "沒關係,我知道你在擔心蓉蓉。"

接著伍利看到了Jack手上的錄音筆,問 "蓉蓉給你的?"

Jack點點頭,說 "我答應她,要幫她修好。"

伍利說 "再買一隻就行了,而且它都中彈過,就算修好也撐不了多久。"

Jack一邊摸著那隻錄音筆上的彈孔,一邊說 "不一樣。這隻錄音筆很特別,蓉蓉很喜歡,我答應過她的,我說什麼都要幫她修好。"

伍利說 "那好吧,我幫你買維修用的工具和材料。"

Jack笑著點點頭,接著又繼續看著那隻錄音筆,他看著那隻錄音筆,默唸著 "我從來就不相信這種事,但是如果你真的是我的護身符的話,就拜託你保佑蓉蓉他們母子三人平安。"

在這個時候,姣老走了回來,站在他們兩個的旁邊。

而就在姣老回來之後不久,醫生出來了。他們三個馬上衝上前去圍住醫生,Jack問 "醫生,我太太怎樣?"

醫生把口罩拿下來,說 "恭喜你,你太太生了龍鳳胎,母子三人都很平安。"

伍利聽到了之後馬上握著醫生的手向他道謝。姣老從後面抱著Jack,很開心的說 "Jack哥,恭喜你!"

Jack聽到醫生這麼說,深吐了一口氣,就像是這7個小時以來都沒有呼吸過一樣。接著他們看到蓉蓉被推了出來,Jack抓著蓉蓉的手,看著她。蓉蓉閉著眼睛,看起來好累的樣子。護士跟Jack說 "先生,不好意思。我們要送你太太進病房休息了。"

Jack聽到護士這麼說,才鬆開了蓉蓉的手,讓她跟著醫生和護士往病房休息,可是Jack的雙眼仍然一直盯著蓉蓉看著。伍利跟姣老說 "姣老,可以麻煩你看著蓉蓉嗎?我要先陪Jack去把傷口縫好。"

姣老點點頭,帶著些歉意的跟伍利說 "之前我打你的事,對不起。"

說完後姣老就跟在蓉蓉的病床後面走了。

伍利在姣老走了之後,跟Jack說 "走吧,現在你要先去看醫生,不然你現在手這樣,要怎麼抱嘉駿跟安安。"

Jack點點頭,接著他們就往另外一邊走去。可是Jack才走了一步就有一些不穩,伍利扶住他,有些緊張的問 "怎麼了?"

Jack笑著說 "坐了好幾個小時沒有動,腿有點麻。"

伍利聽到了以後就一邊扶著Jack去看醫生,一邊笑著說 "我看你是因為做爸爸,高興到腿軟吧。"

Jack看完醫生之後就陪著蓉蓉在病房裡,伍利去看著他剛出生的兩個小孫子,而姣老則是先回警局作筆錄,並且跟其他人說蓉蓉已經平安生下嘉駿跟安安的事。

Jack握著蓉蓉的手,趴在她的一旁,累的睡著了,睡的就像是個剛出生嬰兒一樣的熟。而蓉蓉醒來了之後就感覺到有人在握住她的手,她看了一下自己被握住的那隻手,跟著就看到Jack睡在她的旁邊。蓉蓉有些虛弱的問 "Jack?"

Jack聽到了之後就馬上醒了過來,抓著她的手,站了起來看著她,問 "你感覺怎樣?"

蓉蓉有些緊張的問Jack "寶寶呢?寶寶怎樣?"

Jack說 "寶寶很好,兩個都很健康。"

蓉蓉坐了起來,接著就想站起來,說 "我想去看看他們。"

Jack阻止蓉蓉站起來,說 "醫生說你還不能下床,要多休息。"

蓉蓉坐在床上,很憂心的說 "可是我想看看他們,只是看一眼就好。"

Jack說 "放心,我已經幫你準備好了。"

接著Jack就把姣老的手機拿給蓉蓉。Jack知道蓉蓉醒來了之後一定會很想看嘉駿跟安安,所以就跟姣老借了手機,用姣老手機上的錄影功能把他們兩個給拍了下來。蓉蓉看著手機裡嘉駿跟安安的影片,蓉蓉看到他們在保溫箱裡,有些擔心的問 "他們沒事吧?"

Jack說 "放心,醫生說他們雖然是早產兒,但是都很健康。"

手機裡的影片撥完了,Jack收起了手機,接著要蓉蓉躺在床上,要她好好休息。但是他看到蓉蓉還是很不開心的樣子,充滿歉意的跟她說 "對不起。如果不是我的話,你就不會早產了。"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看著Jack,她看到Jack很後悔的樣子,於是說 "與你無關,你是來救我們的,我們該跟你說謝謝才是真的。"

Jack充滿著歉意,看著蓉蓉說 "還有之前的那一個禮拜真的很對不起。我真的以為你爸爸知道,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這次默契沒有跟我對到。"

蓉蓉笑了一下,說 "你知不知道爸爸知道你死了的消息很傷心,很自責。除了我之外,他是哭的最傷心的一個。而且他因為自責,不敢回來見我,失蹤了四天,還故意讓人把他打的半死,弄得他全身都是傷。"

Jack聽了之後就說 "難怪他那麼生氣,一看到我就把我推下海。"

蓉蓉笑了一下,接著就一邊摸著他的臉,一邊笑著說 "所以你也不要自責了,這次只是意外,我又沒有怪你,反而我看到你沒事,我很開心。而且你知不知道那個時候我在辦公室裡,有人挾持我,我害怕的一直抓著口袋裡的錄音筆,我那時好希望你會在我的旁邊,後來你就出現了。"

Jack說 "本來我一直都不相信這種事的,不過現在我信了。因為我剛剛也在對著這隻錄音筆許願說希望你們母子三個沒事,結果真的實現了。"

蓉蓉摸著Jack的臉,看著他的雙眼,說 "不管錄音筆如何,修不修的好,你以後不要再這樣嚇我了,好不好?我膽子小,經不起嚇的。"

Jack抓著蓉蓉的手,說 "不會了,以後都不會了。"

蓉蓉滿足的笑了笑,接著Jack問她 "累不累?再睡一會兒?"

蓉蓉搖搖頭,說 "我想多看看你。"

Jack說 "要看我,以後多的是時間。現在你先休息,等晚一點,醫生說你可以下床了之後,我再跟你一起去看嘉駿跟安安。我剛剛看了他們一下,他們很不開心,說沒看到媽咪,所以他們兩個都在哭。"

蓉蓉笑了一下,接著說 "寶寶剛出生當然會哭啊。"

Jack笑著說 "真的,這是他們跟我說的。不然你現在就先睡一下,等等我和你一起去看他們的時候,你再自己去問他們,問問他們,是不是他們有這麼跟我說過。"

蓉蓉點了點頭,接著就很安穩的閉上了雙眼。而Jack摸著蓉蓉的額頭,看著她入睡,此時在Jack的眼中除了感覺到幸福還是幸福。人家說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一定會有一個女人在支持他,不過現在對Jack來說,最大的成功就是他現在的家庭,現在他有一個爸爸兼師傅、一個老婆和三個孩子,以及一大群支持他的朋友,這是他以前從來都沒有感覺到的幸福。以前,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不管成功了多少次完美的劫案,但是還是不免感到寂寞。可是現在,只要他能夠像現在這樣,抓著蓉蓉的手,看著她,就已經是他最大的滿足和幸福了。

可是就在Jack還在享受這種幸福的時候,一聲敲門聲打破了他的幸福。護士拿了一束花進來,而Jack一看到那束花就冒出了熊熊的烈火,因為那束花上是迷迭香跟百合,這兩種花的花語都是代表著死亡。護士問Jack "請問你是高哲先生嗎?"

Jack點點頭,跟著那位護士就把花拿給Jack,說 "這是有人要給你們的。"

Jack有些不情願的從護士的手中接過了那束花,他稍微算了一下,那束花正好是44朵。Jack壓抑著自己生氣的情緒,問那位護士 "這是誰送來的?"

護士說 "我不清楚,我看到這束花放在護理站的櫃檯上,而在卡片上寫著你的名字,所以我就想說可能是有人要送給你們和你們剛出生的寶寶的。"

Jack聽到了這裡,雖然很不想收,但是還是客套的跟那位護士說了句 "我知道了,謝謝。"

那個護士笑著說 "不會。"

護士說完後就走出了門口。Jack看到在花上有一張卡片,他把花放在一旁的桌上,把在花上的卡片拿了起來,他看到在卡片的背面寫上了 "TO:高哲先生",跟著Jack打開了那張卡片,他看到了裡面的內容之後馬上很生氣的把那張卡片和花丟進垃圾桶裡。此時他的眼裡除了憤怒還是憤怒,他看著那束已經被他丟進垃圾桶裡的花和卡片,雙手握緊了拳頭,只因為在那張卡片上寫著 "恭喜你平安歸來!還有你老婆一舉幫你生下了雙胞胎!你的兩個孩子很可愛!  卡門"

Jack瞪著那束花,好像那束花就是卡門本人一樣似的。接著Jack突然冷笑了一下,說 "你想玩是吧!我奉陪到底!我會讓你再嚐嚐監牢的滋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09:33:03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五集

Jack在收到那束花之後馬上幫蓉蓉、嘉駿和安安辦了出院手續,把他們三個轉去別間醫院。BT他們帶齊了東西,跟著姣老帶的路,滿心歡喜的出現在醫院,結果換來的卻是護士一句冷冷的 "他們已經辦了出院手續了。"

他們一聽到了這句話就很擔心蓉蓉和兩個孩子,因為他們也知道,Jack會突然辦出院手續,一定有他的原因。他們一直打姣老的手機,看能不能聯絡到Jack,想問他們到底上哪去了,發生了什麼事。後來江揚收到了封簡訊,上面寫著 "鯊魚要吃蝦子媽媽和兩隻剛出生的小蝦子,所以我帶著他們去躲到別的洞穴裡面。你幫我看著小魚他們,叫他們小心點,鯊魚可能在監視他們。"

隔天,伍利正在確保嘉駿跟安安的安全,他站在早產兒加護病房外,隔著一層厚厚的玻璃守著他們,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Jack拿了杯咖啡給他,伍利轉過頭去看著JackJack跟他說 "先休息一下吧,你也累了。"

伍利接過了咖啡,問 "你怎麼來了?你不是要看著蓉蓉嗎?"

Jack喝了一口咖啡,坐在一旁,看著伍利說 "江揚和BT他們剛剛來了,所以我過來接你的班,順便來看看嘉駿跟安安如何。"

伍利坐在Jack的旁邊,很憂心的問 "之前你幫他們轉院轉的那麼急,我來不及問你發生了什麼事,怎麼了?"

接著伍利喝了一口咖啡。Jack深呼吸了一口氣,說 "是卡門。"

伍利一聽到這兩個字,手裡的咖啡差點沒有灑出來,馬上瞪大了眼睛看著JackJack看著手裡的咖啡說 "他在蓉蓉生產的那天放了一束花在醫院的護理站,花上面有一張卡片寫著我的名字。護士一定會查紀錄,接著再把花送到蓉蓉的病房來,這樣他就可以知道蓉蓉是在哪間病房了。"

伍利搖搖頭,深吐了一口氣,說 "看來他這次真的是針對著我來的。"

接著伍利就想再喝一口咖啡,可是在咖啡送進他的口裡前,突然停了下來,很緊張的問Jack "那江揚他們來了,蓉蓉會不會

Jack打斷他的話,說 "放心,我之前用姣老的手機傳了封簡訊跟江揚說我們現在的情形,江揚也已經跟他們幾個說了。所以他們是幾乎繞遍了整個香港,而且是各自前來,不同時間出門,卡門沒辦法跟蹤他們來到這裡的。"

Jack跟著又喝了一口咖啡。伍利說 "你是用簡訊傳的,他可能

Jack又再打斷了伍利的話,說 "我是傳了一封簡訊跟他說我們現在的情形,再來才用傳真的方式到他警局的辦公室,並且要他看完之後馬上把那張傳真燒掉。我就不信這個卡門會神通廣大到在江揚的警局辦公室裡做手腳。"

伍利聽到Jack準備的那麼周全,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可以好好的喝一口咖啡,並且讓自己疲憊的雙眼休息一下。可是伍利才閉上了雙眼,馬上又睜開了眼睛,看著天花板,說 "這麼做只是治標不治本,我們總不能一直都看著他們。"

Jack看著手裡的咖啡,說 "我也知道,現在這裡也不安全,他如果要查的話,還是會查到這裡來。所以治本的辦法就是盡快再把他送進監牢裡,由警察來盯著他。"

伍利把眼睛放空,看著前方說 "這傢伙很難對付的,我當初絞盡腦汁,費盡心血,動用我所有的物力,花了將近半年的時間才能把他送進監牢裡。而且他現在一定也在防著我們,從之前我們怎麼都查不到他的資料就知道了。這樣子更難下手。"

Jack把他剩下的咖啡喝完,說 "這也是我現在最頭痛的地方。而且現在我還要看著蓉蓉他們,而且keymen他們各自的家人也會很危險,這樣我們都沒辦法專心準備,更別說要對付他了。"

伍利分析說 "他這麼做的主要目的就是要你們為了顧著家人,沒時間對付他,這樣他就可以趁機準備,並且找機會對付你們。還有,他一定知道我們已經發現他的身份了。"

Jack說 "我知道,我看到新聞了。"

伍利說 "在監獄裡有犯人死了,而且死亡原因還是吸毒過量,難怪媒體會大作文章。"

接著伍利看著Jack,問 "蓉蓉知道了嗎?"

Jack點點頭,說 "她跟我在同一時間看到新聞的。她還有些不開心的說,她從來不知道韓英杰會吸毒,而且還是因為毒品而把他送上黃泉路的。"

伍利冷笑了一下,看著手裡的咖啡說 "吸毒過量?那些警察都是白痴嗎?在監獄裡哪來那麼多的毒品啊?擺明了是謀殺嗎!"

Jack想了一會兒後,分析說 "他只花了一天時間就查到我是從韓英杰那裡知道他的消息,還查到蓉蓉是在哪家醫院生產,一定有問題。而且韓英杰是昨晚在監獄裡被殺的,他會那麼急著要殺他滅口,那韓英杰一定還有些事沒跟我說。"

伍利問 "對了,你當初是怎麼查到他的?"

Jack說 "我去找韓英杰,問他是不是有人給他錢來買兇殺我,一開始他什麼都不肯說。所以我就跟他說,如果他肯告訴我我想知道的資料,我就幫他找律師打官司,讓他緩刑。他一聽到緩刑兩個字就開心的要命,還跟我說只要我能把他弄出這裡,就算要他以後不再見波子跟蓉蓉都可以。"

Jack看著伍利說 "看來你真的找人在監獄裡把他照顧的很慘。"

伍利冷笑了一下,說 "他當初那樣對我女兒,還讓你中了一槍,你說我有可能會讓他在監獄裡好過嗎?"

Jack說 "托你的福,韓英杰把事情的原委跟我交代的很清楚。他跟我說當天晚上他跑走了之後,就去酒吧喝酒,後來有一個人在他旁邊坐了下來,拿了一包錢給他,還跟他說要去哪裡找殺手,要怎麼做,一切都跟他講的很清楚,後來他就照著那個人的話去做。我問他還記不記得那個人的樣子,他說穿著和樣子不是記的很清楚,但是從他的聲音可以聽的出來他是個上了年紀的男人,而且在他的身上有一股很濃的硫磺味,左手手背上還有個蠍子的刺青。我見完韓英杰之後就去了他跟我說的那間酒吧,問問看那裡的酒保有沒有見過這個人,他們說是他們的常客。但是由於他總是戴著一頂帽子,所以對他的長相不是很清楚,可是因為他的左手手背上有個蠍子刺青,而且硫磺味很明顯,所以對他的印象很深刻。我給了他們錢和我的電話,要他們只要一看到他再來,就跟我聯絡。我則是去其他酒吧問問看有沒有見過這個男人,可是在其他的酒吧裡都找不到那個男人的蹤跡。3天以後,他們打電話給我,跟我說他現在坐在包廂裡跟其他男人喝酒,我聽到後馬上趕了過去。我從門縫裡看到在包廂裡有個年約60歲的男人,在他的左手手背上有蠍子的刺青,跟著我就叫其中一個酒保走進包廂,在他要關上門的時候把竊聽器裝在裡面的門把上,偷聽他和其他人的對話。我從他們的對話中得知,他想要找五個小混混幫他做事,而且我從他的對話裡發現了他對監獄的構造還有裡面犯人的作息很了解,可以確定他是個曾經坐過牢的人。接著我在他要走出門口的時候,聞到了在他的身上有一股硫磺味,我確定他就是拿錢給韓英杰來殺我的那個男人。跟著我就叫酒保把酒灑在他的身上,趁混亂把他的帽子脫了下來,趁機看清楚他的樣子。我看到他的樣子之後就跟Charles連絡,要他幫忙我找一些曾經坐過牢而且現在已經60歲左右的犯人資料讓我查閱,從最近一年出獄的開始往前找,我找了34天才找到他的犯罪紀錄和基本資料。"

Jack說完了以後就看著伍利,他看到伍利很吃驚的一直盯著他看。Jack問 "怎麼了嗎?"

伍利說 "我在想,如果是你對付他的話,說不定真的可以再把他送進去。"

Jack看著嘉駿跟安安,很無奈的說 "其實說真的,我有想過收手,尤其是在嘉駿跟安安出生之後。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就好像是已經註定我這一輩子都要做賊的樣子,上次是這樣,這次也是這樣,就是沒辦法。"

伍利也很無奈的看著嘉駿跟安安,說 "幹這一行有一個大忌,就是永遠不要說最後一次。每次只要你說最後一次,就一定會出事,包括你,也包括我。"

Jack把眼光轉移到伍利的身上,伍利繼續看著嘉駿跟安安,說 "在天曜出事之前,我也曾經說過這句話。"

Jack又把眼光放在嘉駿跟安安的身上,說 "現在我已經是三個的孩子的爹地了,我做事已經不能再像之前那樣不顧後果,放膽去拼。可是現在這種情形,我不拼又不行。"

伍利想了一會兒後,說 "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可以找人幫忙,看著你們的家人,並且時時向你們報告他們的情形,可是前提也要是你們可以放的下他們,專心準備,那樣才會有成效。但是卡門是一定不會放過蓉蓉的,再加上現在嘉駿跟安安剛出生,他們兩個又是早產兒。你放的下心嗎?。"

Jack把他的咖啡放在一旁,說 "第二個弱點,家室。對吧?"

接著他們兩個就用著一種很猶豫的眼神看著嘉駿跟安安。

伍利說 "你再想想吧。不然我先對付他,等你安置好他們之後再加入。"

過了一會兒後,江揚朝他們走了過來, Jack看到江揚來了,有些緊張的問 "你怎麼來了?蓉蓉沒事吧?"

江揚說 "沒事,BT他們在看著她。不過,我想知道你們兩個打算怎麼辦?總不能一直這麼下去吧。"

Jack跟伍利聽到了江揚的問題後,對看了一眼。接著Jack跟伍利說 "打電話吧。現在也只能這麼做了。"

伍利問 "你確定嗎?"

Jack露出了很憂鬱的眼神,看著前方,說 "現在我也沒有第二個選擇。就算我安置好他們,也不能百分之百確定他們的安全。而且你們少了我,力量也少了,只會讓你們更危險。"

Jack看著伍利問 "你能保證你找的人可靠嗎?"

伍利轉過頭來看著江揚,問 "江sir,你的手機可不可以借我一下?"

江揚拿出了手機給伍利,而伍利接過了江揚的手機之後,就到樓梯間去打電話了。江揚坐在Jack的旁邊問他 "你們現在打算怎麼做?"

Jack深呼吸了一口氣,看著嘉駿跟安安,說 "跟當初一樣,為保他們的安全,只好我消失一陣子了。"

江揚聽到後就問 "一定要在這個時候嗎?你的兩個孩子才剛出生!"

Jack很無奈的說 "我沒有選擇!剛剛他知道了我們在哪間醫院,還要調查蓉蓉在哪間病房,所以我才幫他們辦出院手續,讓他們轉到這裡來。而且韓英杰也是他殺的。"

江揚聽到了Jack這麼說,想了一會兒之後,問 "這次,我要做什麼?"

Jack看著江揚。江揚說 "我是一個警察,既然有罪犯,就要把他繩之以法,這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職責所在。"

Jack聽到了之後,笑著說 "謝謝,晚點你就會知道了。"

江揚拿起了剛剛Jack放在一旁的咖啡紙杯,看著那個紙杯,似乎在找什麼的樣子。

Jack看到了,問 "你在看什麼?"

江揚看著那個紙杯底部,問 "沒什麼,只是看看這次有沒有什麼暗示。"

Jack想到上次他在紙杯上暗示他PDA的事,他笑了一下,接著跟江揚說 "這次他很難對付,所以我們不能直接用PDA,資料會被擷取到。"

江揚看著Jack,問 "那要用什麼?"

Jack想了一下,說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相信憑你跟我的默契,你可以猜的到的。"

江揚說 "好吧。不過你真的要跟上次一樣,要用消失的方式來保護他們?"

Jack說 "現在要保護他們的最好方法就是把要對他們不利的那個人給送進監牢,讓你們警察來看著他,但是在這之前我要先做好準備功夫。"

江揚問 "你難道不能一邊準備一邊照顧他們嗎?"

Jack說 "不行。我不能一直來回跑,這樣不只會洩漏他們的行蹤,也會洩漏我們自己的行蹤,這樣我們兩邊都會很危險。而且我會忙著準備,根本沒辦法照顧他們。"

江揚想了一下,說 "那好吧。"

此時,伍利拿著江揚的手機走了回來,說 "可以了。他們明天開始接手。"

Jack聽到了之後點點頭,接著又再看著嘉駿跟安安,眼中帶著一絲絲的不捨和無奈。

千年之戀 信樂團

[ 本帖最后由 i_love_jack 于 2009-3-23 04:34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09:33:48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六集-1

Jack回到了蓉蓉的病房,想要再看看她。BT他們正在跟蓉蓉有說有笑的,Jack在他們之中看起來似乎有一絲絲的落寞。他看著蓉蓉,心中盡是不捨,但是他又不能表現出來,只能強顏歡笑,盡量的享受著在他離開前跟蓉蓉相處的最後時光。

當天晚上,BT他們和江揚都已經先回去了。BT他們知道了要離開幾天去準備的事,Jack要他們先回去跟家人報備,可是BT的一句話深深的插進了Jack的心中 "那你呢?表哥。你有跟姑姑說嗎?"

這一句話把Jack問的啞口無言。他並不是不想跟蓉蓉說,只是蓉蓉如果知道了Jack要離開一陣子去做這麼危險的事的話,一定會想要留住他。而只要蓉蓉一開口留他,他就會沒辦法專心做準備,甚至沒辦法離開。

Jack在蓉蓉的病房裡,想要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樣子,但是蓉蓉看出來了Jack的落寞,問他 "怎麼了嗎?你今天好像不是很開心的樣子,發生什麼事了?"

Jack勉強的笑了笑,搖搖頭,說 "沒什麼。"

蓉蓉想了想,接著說 "我知道你有些事是不能跟我說的,你可以不告訴我,不過我不希望你說謊騙我。如果真的有什麼事的話,你一定要告訴我,雖然我可能沒辦法幫你解決問題,不過我可以當你的聽眾,幫你分擔一些壓力。"

Jack聽到蓉蓉這麼說,突然抱住了她,他很捨不得她,很不想離開。蓉蓉有些被Jack嚇到,蓉蓉問 "你到底怎麼了?"

Jack抱著蓉蓉,說 "沒有,我只是想抱抱你。"

蓉蓉聽到了Jack這麼對她說,先是笑了一下,跟著把手放在他的後腦杓上,抱著他,把頭靠在Jack的肩膀上,她看起來洋溢著幸福的感覺,可是Jack卻不是。

Jack除了是想要抱著蓉蓉之外,還是為了不希望讓蓉蓉看到他捨不得她的眼神,他的眼神當中帶著猶豫,就跟當初在飛機上一樣,不過現在他更加的捨不得她,因為他知道這一次,真的很有可能是有去無回,而且他們三個的安全也是個很大的問題,偏偏他又不能在他們的旁邊保護著他們。現在他只希望可以趕在卡門對他們下手之前,先把他送回監牢。

Jack坐在蓉蓉的病床上,本來Jack是要陪蓉蓉看日出的,但是蓉蓉的頭靠在Jack的肩膀上睡著了,她的嘴角還洋溢著幸福的笑容。Jack看著蓉蓉,捨不得把她吵醒,她就像是個孩子般的熟睡著。可是就在太陽升起的那一剎那,陽光從窗戶映了進來,Jack看著窗外的日出,這個日出在告訴他,他該走了。Jack把蓉蓉的頭緩緩的從他的身上移到枕頭上,深怕會吵醒她,接著幫她蓋好棉被。他看著還在熟睡中的蓉蓉,在她的頭上留下輕但是又深情的一吻,接著他在走之前,把那之錄音筆放在蓉蓉的床頭櫃上,低聲說 "我希望你可以保佑著他們三個平平安安,等我回來。"

接著Jack就緩緩的走出了病房,他走的每一步都充滿著不捨和難過。他在關上門之前,從門縫裡看著蓉蓉,小聲的說 "對不起,我答應過我不會離開你,可是我做不到。"

接著Jack就把房門關了起來,關上門的那一聲喀答聲,聽起來特別的清楚,也特別的刺耳。

Jack走在醫院的走廊上,每一步都顯得很沉重。接著他在早產兒加護病房前看到了伍利和Ali,他走了過去,伍利問他 "準備好要走了嗎?"

Jack雖然不說話,但是他心裡卻在回答著他沒有兩個字。跟著Ali向他打招呼,說 "嗨。"

Jack點點頭,問伍利 "你找的人就是她?"

Ali拿出了一台PDAJackJack看到那台PDA上的螢幕被分割成好幾個小螢幕,顯示著早產兒加護病房裡的每一個角落,甚至還有嘉駿跟安安的特別鏡頭,清楚到可以看到他們兩個的臉部表情。

Ali說 "我收了你錢,就會做足功夫。你的另外四個拍檔的家人也是一樣,有其他人在看著。我們會輪班,24小時全年無休的看著他們,如果你們有什麼問題可以馬上打電話給我們。至於這台PDA,是伍利特別要求的,接下來你的兩個孩子有轉院或是到其他地方的時候,我還會再裝微型攝影機,讓你可以從PDA中看到他們的情形。"

Jack收起了那台PDA,跟她說 "謝謝。"

Ali說 "不用。我收了你錢,你就是我的老闆。如果還有什麼事就打電話跟我聯絡,伍利知道我的手機電話。"

Jack點點頭,跟著伍利把手搭在Jack的肩膀上,跟他說 "走吧。"

Jack轉過頭去,隔著玻璃看著嘉駿跟安安,把手放在玻璃上,摸著他們兩個,接著他的手慢慢的放了下來,但是仍然在看著他們兩個,跟著他閉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氣,說 "走吧。"

跟著Jack就轉身離去,頭也不回的離開。

他跟伍利坐上了車之後,他坐在駕駛座上,從車裡隔著車窗往醫院看去,他看到蓉蓉在她的病房裡看著他。Jack把車窗搖下,想要再看的清楚點,可是蓉蓉的蹤影已經不見了,在她的病房裡什麼也沒有。伍利問 "怎麼了嗎?"

Jack還在看著那間醫院,說 "沒什麼。"

接著他看著伍利,說 "我想先回家一趟,收拾一些東西。"

伍利點點頭,跟著他們就往家的方向開去。

Jack在他們的家中,心裡充斥著這一年來他和蓉蓉一起生活的情形。跟著Jack拿著他收拾好的東西走下了樓,在他打開門要離開之前,突然停下了腳步。過了一會兒,他走了回來,拿起了那張放在客廳裡的全家福,把它放進他的行李裡,接著他才轉身離開這個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09:34:27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六集-2

Jack和伍利走上了船屋,BTkeymen、姣老和長腳蟹已經在船屋裡,喝著紅酒在等著他們兩個,而Jack一走進來,看到他們幾個就問 "都收拾好了嗎?" 

他們幾個互看了對方幾眼,接著點點頭。

Jack把船開出了海,他在船艙裡掌著舵,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戴著一付墨鏡,希望可以遮住他眼裡的落寞。接著他走到了甲板,把錨放下,把船停在這遼闊大海上的一角裡。他把雙手靠在欄杆上,看著海,雖然他戴著一付墨鏡,可是終究還是擋不住他那麼憂鬱的神情,而BT他們也看到了Jack在這時的模樣,交頭接耳的說了幾句話之後又走進了船屋裡。

Jack拿出了剛剛Ali拿給他的PDA,看著在螢幕裡的嘉駿跟安安,嘉駿很安穩的睡著,可是安安卻很好動的一直動著手腳。Jack摸著他們在螢幕上顯示的樣子,露出了難得一見的笑容。接著BT在船屋裡對Jack叫 "表哥,吃飯了。"

Jack聽到了之後就收起了PDA,而他在把PDA收起來了之後,臉上那難得出現的笑容也跟著收起來了。Jack走進了船屋,其他人正在準備吃飯的事宜,而桌上擺著幾道菜,Jack好奇的問 "這是誰做的?"

他們幾個對看了幾眼,跟著長腳蟹拉著Jack坐了下來,說 "Jack哥,你先嚐嚐。"

大家都在看著Jack,他拿起了筷子,吃了一口,嚐著菜的味道。BT站在一旁,問 "怎樣?味道如何?"

Jack問 "這是誰做的啊?"

他們對看了幾眼,接著伍利從後面端了一碗湯走了過來,放在Jack的面前。Jack指著那碗湯問 "你做的?"

伍利故作神秘的說 "你看了就知道了。"

接著Jack掀開了那碗湯的蓋子,看到是魚頭湯。他馬上站了起來,很生氣的看著他們,說 "這不好笑!"

接著Jack就要轉身離去,可是姣老和keymen跑了過來,擋在他的前面,姣老說 "Jack哥,我們不是在整你。"

Keymen說 "對啊,Jack哥,你下去了房間就知道。"

Jack轉過頭來看著他們,伍利把通往下面房間的門打開。Jack看了他們一眼之後就走了下去,而他才一走下去,就看到蓉蓉躺在床上睡著。Jack一看到蓉蓉,先是驚訝,跟著馬上跑了上去,對他們大叫 "你們搞什麼啊?"

他們幾個對看了幾眼之後,伍利先開口說 "其實是這樣的,我女兒在知道了她的老公要做一些事情和原因之後,她不但沒有反對,還跟我要求說她也要來。而那麼剛好,我們這個團隊中還需要一個人來做飯,所以我就把她帶來了。"

Jack重複著伍利的話,很錯愕的說 "把她帶來?你開玩笑的吧?"

Keymen說 "Jack哥,既然你那麼捨不得嫂子,又那麼放心不下她,那為什麼不能把她也帶來呢?"

BT說 "對啊,表哥。難得姑姑不介意,還想來幫我們忙,那為什麼不行?"

Jack說 "她才剛生完寶寶,現在身體很虛弱,現在應該要在醫院休息。"

姣老說 "其實我們昨晚已經問過醫生了,醫生說只要嫂子好好注意自己的作息和飲食,不要太過操勞,好好的坐月子,不用待在醫院也行。"

長腳蟹說 "而且Jack嫂她也已經坐過一次月子了,她知道要怎麼照顧自己的,不會給我們添麻煩。"

Jack很生氣的大叫 "我不管她現在能不能出院!她現在就要回去!而且如果她也來了的話,那嘉駿跟安安怎麼辦?他們需要一個媽咪陪在他們的身邊。"

Jack的後面傳來一個聲音說 "可是他們也需要一個爹地在他們的身邊。"

Jack回過頭去,他看到蓉蓉站在他的身後,而蓉蓉繼續說 "而且我也需要一個老公陪在我的身邊。"

大家看到蓉蓉醒了之後,就一哄而散,知道他們現在最好給他們一點私人空間談談。而Jack走下去房間,站在蓉蓉的前面,對她說 "蓉蓉,我知道你很擔心我,可是你不能跟著來。"

蓉蓉問 "為什麼不行?雖然我不可以幫你們什麼,可是最起碼的我可以幫你們做飯。而且我昨晚已經聽BT他們把整件事都說過了,我知道現在我很危險,可是就是因為如此,我和你們在一起不是會比較安全嗎?"

Jack想了一下,說 "因為,因為嘉駿跟安安已經沒有爹地陪著他們,所以他們會更需要你這個媽咪。"

蓉蓉說 "嘉駿跟安安現在還在醫院,有醫生和護士在照顧他們兩個,而且爸爸也已經找人看著他們,你不是還有一個PDA可以看到他們的情形嗎。"

Jack這時才知道原來伍利早就想好要這麼做,所以才叫Ali裝了那麼多微型攝影機好讓自己可以清楚的看到嘉駿跟安安的情形。Jack深呼吸了一口氣,說 "蓉蓉,我接下來會很專心準備,根本沒辦法照顧你坐月子。"

蓉蓉說 "坐月子我可以自己來,我已經有過一次經驗了,我知道我有什麼是應該做,什麼是不應該做的。像現在我不能像這樣一直站著跟你說話就是。"

Jack聽到了以後,就和蓉蓉一起坐在床上。蓉蓉坐下了之後就從口袋裡拿出了錄音筆,Jack看著那隻錄音筆,蓉蓉說 "這是你在醫院留給我的。而且我在醫院裡也從窗戶看到了你就算離開也一直在回頭看我,你的行李裡也帶著我們的那張全家福。我知道你也很捨不得我。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還那麼堅持我不能留下來呢?"

Jack不是不想蓉蓉留下來,而是不想見到她。他知道如果蓉蓉也來了的話,他會分心,而且他也會沒辦法照顧她,正是伍利說的一心二用兩頭空。Jack露出了一種很無奈的表情,看著地板,可是此時他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反駁她。或是應該說他不想反駁她,因為蓉蓉說的一字一句都是事實,而且也真的是如此。

蓉蓉看著Jack低著頭,說 "我很害怕。"

Jack抬起頭來看著蓉蓉。蓉蓉說 "我每次在家都很害怕你不會回來,就算你再怎麼答應我,我也還是很害怕。雖然我不能幫你做事,可是最起碼你也讓我待在你的身邊,看著你,就算只是幫你做飯我就已經很滿足了。"

Jack沒有說話,只是露出了很為難的表情,又低下了頭。蓉蓉繼續說 "每次你要做危險的事我都可以義無反顧的支持你,那為什麼你這次不可以支持我呢?"

Jack抬起了頭來,他看到蓉蓉的臉上滑下了淚水。蓉蓉懇求著他 "就當是我求你!就這一次就行了!就一次!"

Jack用手擦掉了蓉蓉臉上的淚水,說 "你現在在坐月子,不能哭的。"

蓉蓉看著Jack,繼續說 "拜託你,你就讓我任性那麼一次行不行?"

Jack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說 "你要保證,你會好好的照顧自己。而且,不能干擾到我們。還有,我說真的,我會忙到完全忽略你,我真的不能陪你。"

蓉蓉看著JackJack看著她說 "如果以上這三點你都可以做到的話,你就可以留下來。"

蓉蓉開心的馬上抱著Jack,大叫 "好棒!謝謝老公!"

而在樓上的人都在樓梯間偷聽著他們說話,他們聽到了之後,也在樓梯間歡呼大叫 "YA!"

Jack跟蓉蓉都聽到了他們的歡呼聲,他們兩個先是笑了一下。跟著Jack把蓉蓉臉上的淚痕擦掉,說 "你也真是的,明明知道我最怕女人哭的,可是你每次都來這一招,搞的我都不能對你說個不字。"

蓉蓉把手搭在Jack的肩膀上,說 "那也要我有個好老公才可以用這一招啊。"

Jack笑了一下,接著說 "那就麻煩你,好好休息,別讓我分心。我還有很多事要準備的!"

接著蓉蓉就回床上躺好,Jack幫她蓋好被子。接著Jack問 "對了,你們是從什麼時候打算這樣做的?"

蓉蓉笑著說 "昨天囉。"

Jack問 "昨天?什麼時候?"

蓉蓉說 "昨天BT他們來看我的時候就把事情從頭到尾都跟我說了,所以我就問他們我可不可以也來?爸爸知道了,他也同意我這麼做。"

Jack問 "你爸爸?你什麼時候問他的?"

蓉蓉說 "昨天晚上大約6點的時候。"

Jack想了一下,剛好是昨天他跟江揚借手機離開的那個時候。所以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就代表著他們已經決定要把蓉蓉也帶上船,可是卻沒跟他說,故意讓他難過。Jack想到這裡,就看著樓上說 "你們這群猴子!"

接著他就跑了上去,而蓉蓉看到之後就在笑著。

在樓梯間的人看到Jack跑了上來,就趕快往甲板上跑走。Jack走了上來,大叫 "你們整我!"

伍利站在一旁看著Jack,笑著說 "我說過了,不擇手段是要付出代價的。"

Jack瞪著伍利,說 "你有沒有搞錯!你已經把我推下海了!"

伍利笑著說 "這次不是我!是他們!"

BT笑著說 "表哥,是你先裝死嚇我們的。不能怪我們這樣做。"

而長腳蟹、keymen、姣老和伍利也在一旁看著Jack那副不甘心的樣子,得意的笑著。Jack則是站在原地瞪著他們幾個,心裡感到有些不是味兒,但是同時他有有點感到高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09:35:18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七集-1

第二天,除了蓉蓉還在樓下房間休息之外,全部的人都在船艙裡開會。

Jack把卡門的資料放在桌上,說 "這次我們要對付的就是這傢伙,外號叫卡門。"

姣老問 "Jack哥,這傢伙看起來都已經60歲了,你確定真的是他嗎?"

Jack說 "這傢伙雖然年紀大,但是就是因為如此,經驗多,而且很聰明,也很狠。之前在餐廳和監視我們的事全都是他做的,還有之前韓英杰買兇殺我的錢也是他給的。"

伍利接著說 "這傢伙不是善男信女,所以這次絕對要特別小心,不然他吃了你都不知道。"

Jack跟他們說 "所以現在我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練槍法和自衛術。"

接著Jack看著長腳蟹,說 "長腳蟹,這三個傢伙要麻煩你了。"

長腳蟹聽到了之後就說 "Jack哥,你不是吧。上次就已經教過了,他們是真的不行,不能讓他們做別的嗎?"

BT說 "對啊,表哥。這一方面有長腳蟹就行了吧。"

伍利突然拿出了一把槍抵著BT的腦門,BT和其他人都很驚訝的看著他。

伍利說 "如果說現在拿槍抵著你的人不是我,是卡門。而我們其他人又不在這裡的話,那你是不是要等死啊?"

BT說 "如果你是我的話,你還能怎麼做?"

伍利說 "好。"

接著伍利就把槍交給了BT,說 "我來當你,你照著我剛剛那樣做。"

BT接過了那把槍,接著就抵在伍利的腦門上。

Jack跟伍利說 "岳父,手下留情啊。"

伍利跟Jack說 "卡門可不會手下留情。"

Jack聽到了之後就把臉轉了過去。

而伍利用右手抓著BT抵在他頭上的那把槍,把大拇指伸進板機縫裡,BT就算想開槍也因為伍利的大拇指卡在板機縫裡而開不了。接著伍利用左手抓住BT拿著槍指著他的那隻手臂,跟著就用腳絆倒他,BT因為重心不穩而往前倒,而伍利趁著這個時候,把BT的槍搶了過來,接著就把他的頭很狠的往桌角撞去。BT倒在地上,摸著頭在地上哀鳴著,而伍利拿著槍對著他,說 "就是這麼做,會了嗎?"

BT沒有回答伍利的問題,在地上哀鳴著。姣老和keymenBT從地上扶起來。

keymen問他 "沒事吧你?"

BT站了起來,摸著剛剛撞到的地方,說 "沒事才怪!痛死了!"

伍利收起了槍,看著BT說 "以後只要有人拿槍對著你的話,你就知道要怎麼做了。"

其他人聽到了之後就在偷笑。

Jack對長腳蟹說 "長腳蟹,他們三個交給你了。"

接著Jack就跟伍利說 "我們去甲板上吧,讓他們好好練。"

伍利點點頭,接著就和Jack一起往甲板上移動。

長腳蟹看著他們三個,笑著說 "先來練自衛術吧,誰要當第一個?"

Jack和伍利坐在甲板上。而Jack正在用一台筆記型電腦,伍利坐在他的旁邊看著,而筆記型電腦的螢幕上顯示的是一個監獄的平面圖和其他資料。

伍利看到了就問 "你查這個幹什麼?"

Jack一邊繼續查著資料,一邊說 "這是關韓英傑監獄的資料,我想查查卡門是怎麼殺他的,還有為什麼要殺他。"

伍利問 "這重要嗎?"

Jack很專心的看著電腦螢幕,說 "只要是跟卡門有關的,我都不能放過,畢竟我對他的認識太少了。你教過我的,知己知彼。"

伍利聽到Jack這麼說,點點頭,心裡在為他的這個徒弟感到驕傲。

接著伍利分析說 "警方那邊發布的消息是說他是因為吸毒過量而死的,而在監獄裡根本就不可能會有那麼多毒品,所以卡門應該是先想辦法把毒品運進去,接著再找一些在裡面的犯人對他注射。"

Jack仍然在看著電腦螢幕,查著資料,說 "那為什麼是要用注射毒品的方式來殺他?如果卡門只是為了要滅口的話,為什麼不是先用其他的方式殺了他,再做出他自殺的假象呢?這樣做的話就只是一起單純的犯人自殺事件,而且也比較不會引起警方的注意。"

伍利想了想,覺得Jack說的也對。

Jack繼續查著資料,說 "所以唯一的解釋就只有他就是想要警方插手。可是他既然會殺韓英杰,那就代表著他真的知道什麼事,所以才會被卡門滅口。那他到底是知道了什麼事,會重要到要讓卡門殺了他?"

Jack突然停下了手,把眼睛放空,說 "假如說,他是要藉由韓英杰的遺體來把毒品運出來的話,有沒有這種可能?"

伍利驚訝的看著Jack,問 "你的意思是毒品本來就在監獄裡?"

Jack把電腦放下,看著伍利,說 "你想想,現在警方掃毒掃的那麼嚴密,有誰會想的把毒品藏在監獄裡。等等!"

Jack閉上了眼睛,握緊了拳頭,專心的想著事情,說 "如果說,他把毒品藏在監獄裡,可是要把毒品運出來,又不被發現,就只有死人可以,所以他找人殺掉裡面的犯人,把毒品藏在屍體裡,跟著再運走屍體,就可以把毒品運出來。可是他剛出獄,一定沒有錢來實行計畫,所以要找金主。但是照他的性格,絕對不會甘願要把自己的利潤分給別人,所以他想黑吃黑。故意讓警方注意到,讓他的拍檔被抓,那他就順理成章可以自己接管這檔毒品生意了。我記得我偷聽他們說話的那個時候,他們好像還說了些什麼。"

Jack仔細的想著那時他們的對話。

伍利把全身的器官都在注意著Jack,問 "想到了嗎?"

Jack皺起了眉頭,更專心的想著,嘴裡念著說 "我記得那個時候,他是說,犯人通常都是在同一時間集體去同一個地方,而且因為犯人通常都是在同一個地方活動,所以犯人和獄警比較常接觸到的區域都會比較大,就是因為如此,小區域相對的就會比較隱密。我記得他曾經叫過那個跟他接頭人的名字的,好像叫什麼的

Jack更專心的想著,想了好一會兒,但是就是想不起來。

而伍利則是全神貫注的看著Jack,因為他知道如果他們可以抓到卡門的下一步動作的話,那要對付他就不是難事了。

伍利看著Jack說 "所以韓英杰就是因為他在監獄裡發現了這一點,才被卡門滅口。那照你剛剛那樣分析,那卡門的下一步就是要先拿到韓英杰的遺體,把毒品取出來。我們只要

Jack睜開了眼睛,皺著眉頭,打斷伍利的話,說 "來不及了,韓英杰是前天晚上被殺的,他現在八成已經拿到了毒品。只要他找人假扮成運送屍體的人員,那他在驗屍之前就有幾個小時的時間可以取出毒品。而且韓英杰的死因是吸毒過量,就算法醫驗出有毒品的反應也不奇怪,就算法醫找到了其他的疑點,也已經來不及了,他們早就不知道把毒品運到哪裡去了。"

伍利想了想,說 "我有認識的人跟韓英杰關在同一個監獄裡,假如說我找他們幫忙調查毒品在哪裡的話

Jack打斷他的話,說 "不行。現在查毒品在哪裡也來不及了,他現在手上已經有了一批,就算你把整批毒品都從監獄裡起出來,他只要有一批在手上就可以做交易。而且你認為你認識的小混混可以避過卡門在監獄裡掩藏的耳目嗎?你叫他們這麼做只會打草驚蛇,讓他來對付我們。"

伍利又說 "那如果現在叫江揚趕快去調查的話

Jack又再打斷了伍利的話,說 "不行。他現在就是要警方調查,然後再陷害他的拍檔。你這麼做只會合了他的心意。"

伍利又在想了想,的確,現在除了找到和卡門合作的人之外,就沒有其他可以下手的辦法了。

Jack用力的打了一下船身,很生氣的說 "可惡!為什麼我不早點想到呢!"

伍利想了一會兒之後,說 "除非,我們幫他擋下警察,不讓警察把在監獄裡的毒品起出來,那他就一定還會有第二次交易,到那個時候我們再想辦法。"

Jack很憂心的說 "可是不知道他什麼時候還會有第二次交易?而且他交易完這一次之後就有錢來繼續對付我們了,那這一段時間我們要怎麼防他?"

伍利看著Jack憂鬱的神情,拍了拍他的肩膀,說 "你不要把自己逼的那麼緊,就像橡皮筋一樣。雖然你拉的愈緊,威力就越大,可是你如果拉的太緊的話,橡皮筋就會斷掉。你也是一樣,其實你已經很厲害了,可以想到這裡,破解了他的計畫。我當年也沒有你那麼厲害。"

Jack看著伍利,伍利說 "當年我是監視了他整整半年,發現他跟外國的軍火商聯絡的很密切,我找到了他們要交易的時間、地點,再用迷藥迷暈他們全部的人,跟著再叫警察來。後來我又一直讓他在監獄裡,就是不給他機會來找我報仇,結果誰知道,我才剛忘了這段恩怨,這段恩怨就來找上我了。"

Jack說 "所以現在就是要想辦法趕快再把他送回去。"

接著Jack又在想事情。伍利看到了就捏了捏Jack的肩膀,說 "先放鬆一下,休息一會兒再想。不然你的腦袋再這樣被你操下去,遲早會燒壞的。"

接著伍利就站了起來。

Jack看到了就問他 "你上哪兒去啊?"

伍利說 "去讓腦袋放鬆一下,你也是。"

接著伍利就往船艙裡走去。而Jack則是躺平在甲板上吹著海風,看著蔚藍的天空。可是強勁的海風雖然可以吹亂他的頭髮,但是卻吹不掉他臉上煩擾的神情。Jack看著蔚藍的天空,心裡跟天空也一樣的藍(blue憂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09:36:13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七集-2

此時,蓉蓉的微笑突然出現在Jack的眼前,Jack坐了起來,看著蓉蓉,問 "你怎麼上來了?你忘了你答應過我什麼了嗎?"

蓉蓉說 "我沒有打擾你們啊,是爸爸叫我上來的。他說我如果想幫你的話,就上來幫你放輕鬆一下,這樣會有助於你思考事情。"

Jack只是冷冷的說 "你先下去吧,這裡風大,你現在在坐月子,不能吹風的。"

蓉蓉笑著說 "可是呼吸新鮮空氣對我比較有好處啊。"

Jack聽到蓉蓉這麼說,他也不想再說什麼。蓉蓉看到Jack好像很煩的樣子,問 "怎麼了?很棘手嗎?"

Jack想了一會兒之後,微微的點點頭。

接著蓉蓉就跟Jack說 "躺下來。"

Jack聽到了之後就問 "幹嗎?"

蓉蓉說 "躺下來就對了。"

Jack聽蓉蓉的話,躺平在甲板上,看著天空。蓉蓉躺在他的旁邊,看著他,說 "好,現在你把眼睛閉上。"

Jack把眼睛閉上了。他聽到蓉蓉問他 "你聽到什麼了嗎?"

Jack仔細的聽著在他耳邊出現的聲音,說 "海浪聲跟風聲。"

他聽到蓉蓉跟他說 "不只,你再仔細聽。"

Jack更用心的在聽,除了海浪聲跟風聲之外,好像還有一個嬰兒呢喃的聲音在他耳邊出現,可是又若有若無的。Jack睜開了眼睛,他看到蓉蓉拿著PDA放在他的耳邊,而在PDA螢幕上顯示的就是嘉駿跟安安在醫院裡的情形,他們兩個很好動的在保溫箱裡動著手腳。蓉蓉說 "你叫我看著他們的,那你不想看看他們嗎?"

Jack坐了起來,接過了那台PDA,蓉蓉坐在Jack的旁邊,挽著他的手臂,他們兩個一起看著在PDA裡面嘉駿跟安安的情形。Jack看著他們兩個,笑了一下,而蓉蓉看到了Jack的笑容之後,就看著他說 "你總算會笑了啊!我還以為你的臉被石化了,都沒有其他表情。"

Jack聽到了蓉蓉這麼說之後,笑容又更加的燦爛,他伸手把蓉蓉抱在他的懷裡,他們兩個坐在船的甲板上,看著海。

蓉蓉看著大海,把頭靠在Jack的肩膀上,說 "我現在知道你為什麼會那麼喜歡出海了,在這裡好平靜,好像什麼事情都不用想。"

Jack若有所思的說 "等到颱風來了就不是了。颱風一來,大海就會變了一個樣,吞噬著在海上的一舟一木,就跟我一樣。"

蓉蓉疑惑的看著Jack

Jack看著蓉蓉,問 "你知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以來都不讓你知道我在事務所裡的事?"

蓉蓉看著Jack,在等著他的解答。

Jack說 "之前你在珠寶行裡被挾持的那一次,我看到你被嚇成這樣,所以我不想要你看到我在做這種事的另外一面,我怕我在你心中的印象會大打折扣。我寧願你永遠都看不到我的這一面,只讓你看到我在家裡,還有在餐廳裡的那一面,讓我在你的心裡留一個完美的形象。"

蓉蓉想了想,看著大海,說 "其實每個人都是這樣,大海也是。像長腳蟹,她在別人面前是個高不可攀的明星,可是在我們的面前她卻是個精通槍械的好朋友。還有BT,他在其他人面前雖然是一副大孩子的樣子,可是他在我們的面前其實是個可以為了救朋友一命而不顧自己安危的人。還有爸爸也是,姣老跟keymen,每個人都是一體兩面的,也包括我。雖然大海在颱風來的時候會波濤洶湧,可是現在的他很平靜,而且我知道他就算是龍捲風來了也不會侵蝕我的,他只會保護著我,還有他的朋友們。"

蓉蓉轉過頭來看著Jack,說 "所以你不用怕會讓我看到你的另外一面,只要我清楚你的一顆心是什麼樣的就行了。"

Jack笑了笑,接著就摟著蓉蓉,心裡除了感覺到欣慰之外,還感覺到一絲絲的甜蜜和幸福感。

而在這個時候,突然傳來了一聲落水的聲音。Jack和蓉蓉聽到了之後就站了起來,朝聲音的方向看去,他們看到BT在海裡。接著他們看著站在欄杆旁的他們,問 "你們在幹嘛啊?"

長腳蟹說 "練防身術啊。"

接著Jack看著在海裡的BT,問 "為什麼你每次只要練槍或是練防身術都會掉下海啊?"

BT說 "那你為什麼不問問他們為什麼每次都要把我打下海啊?"

Keymen對他說 "你命中帶水,水會旺你啊。"

大家聽到了之後笑了笑。

接著JackBT說 "既然這樣,你在下面多游幾個圈再上來好了。"

大家聽到Jack這麼說,笑的更大聲了。

到了晚上,他們都在準備著吃飯的事。而BT很狼狽的剛洗完澡走出來,脖子上還掛著條毛巾。大家看到他的樣子,都在偷偷笑著。

他們都坐下了之後,蓉蓉還在幫他們一道一道的把菜端上來,Jack看到了之後就走了過去,隨手拿了一個盤子把菜都放在盤子上面,跟她說 "這樣不是就可以一次端完了嗎?"

蓉蓉笑著說 "你不是說你會完全忽略我嗎?"

Jack說 "你一直走來走去的,我想忽略你都很難吧。"

蓉蓉笑了笑,可見Jack還是嘴硬心軟的。接著Jack就端著盤子,幫蓉蓉一次都把菜端過來,放在桌上。大家都在看著Jack

Jack看到了他們都在看著他,問 "幹嘛啊?"

大家聽到了Jack的問題之後就低下頭來開始吃飯,而Jack把菜擺好之後就坐了下來,準備開動。而蓉蓉則是想要回到下面的房間,因為她曾經答應過Jack不能打擾他們的,所以她從昨天開始就很少跟他們有什麼接觸,連吃飯都是分開吃的。

可是在蓉蓉要下去的時候,keymen突然叫住了她 "嫂子,一起吃吧。"

長腳蟹說 "對啊,一起吃吧。"

蓉蓉笑著說 "不了,我下去吃就行了。"

BT說 "等等,我們一向遇到有爭議的時候都是以投票表決決定的,所以現在也是。贊成姑姑跟我們一起同桌吃飯的舉手。"

BTkeymen、姣佬、和長腳蟹馬上舉起了手,而伍利也緩緩的舉起了手。此時,大家全都在看著Jack,就差他那一票。

BT看著Jack說 "我們一向都是這樣的,只要有一個人不同意,就是不。"

Jack看了他們幾個一眼,接著看了一下蓉蓉。而蓉蓉看到了Jack不打算舉手,所以就打算走下房間,可是Jack突然說 "等一下。"

蓉蓉回頭看著JackJack把筷子放下,把手舉了起來。大家看到了以後就笑了一下,接著長腳蟹站了起來,把蓉蓉拉了過來。

BT也因為他的隔壁坐的就是Jack,所以馬上站了起來,說 "姑姑,這個位子給你坐。"

蓉蓉被長腳蟹和BT拉到Jack的旁邊坐下之後,長腳蟹和BT也坐了下來。可是他們大家還是在盯著他們兩個看,蓉蓉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

Jack問 "現在可以吃飯了吧?這應該不用舉手表決了。"

大家聽到Jack這麼說就開始吃飯,而蓉蓉才剛拿起了筷子,Jack就夾了一口菜在她的碗裡。蓉蓉看了一下Jack,可是Jack沒有看她,只是在吃著自己的飯。大家看到了之後笑了一下。

接著姣老低著頭,小聲的說 "嘴硬心軟。"

BT低著頭,說 "這叫刀子嘴豆腐心。"

Jack聽到了之後就突然變的很嚴肅,他用很兇的語氣問BT "你說什麼?"

全部的人被Jack的這個舉動嚇到。

BT更是被嚇的馬上說 "對不起。"

Jack站了起來,看著BT說 "我問你,你剛剛說什麼?"

蓉蓉拉著Jack的衣袖,說 "他不是故意的,只是開玩笑。"

Jack說 "沒有,我說真的,你再說一次剛剛的話。"

BT有些害怕的說 "我剛剛說,說你是刀子嘴豆腐心。"

Jack愣了一下,接著有些興奮的說 "我想到了!我想到了!"

接著Jack就往樓下的房間跑去。

伍利追在他的後面,問 "想到什麼啊?"

伍利看著Jack跑到了房間之後就拿出了筆記型電腦,跟著按了幾下鍵盤。Jack抬起了頭來看著伍利,把電腦轉了過來給伍利看,伍利看到在電腦螢幕上顯示的是一則新聞,新聞上寫著 "海底城計畫屢被破壞,香港警方懷疑與日本卓櫻集團第五代繼承人龍田道一有關。"

伍利看到了這則新聞的標題之後,就用著驚訝的眼神看著Jack

Jack看著伍利,說 "他,就是卡門的拍檔。龍田道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09:36:50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八集-1

Charles拿著一袋裝的滿滿的旅行包從他的快艇上順著階梯走到Jack的船屋上。他揹著那一袋旅行袋,走上了船屋,突然在船尾的一聲槍聲吸引了Charles的注意,Charles有些擔心的隨著那聲槍響走到了船尾,他看到BT戴著在開槍時保護眼睛的眼鏡,手裡拿著槍,對著大海。而Charles順著他瞄準的方向看了過去,看到在海上有塊飄遊木。接著BT對著那塊漂流木再開了一槍,那塊漂流木不動聲色。

長腳蟹對BT斥訓,說 " 我不是跟你說過了!手不能動!"

BT反駁長腳蟹,說 "這把槍的後座力很大,開槍的時候那可能不動啊。還有,我們找個簡單一點的先試試行不行啊?那塊漂流木一直動,哪可能打的到?"

此時又一聲槍響,全部的人朝著槍響的來源看去,他們看到伍利拿著槍,對著大海。接著他們再看看在海上的那塊漂流木,那塊漂流木已經不見了,接著又慢慢的浮出水面,很明顯的伍利剛剛的那一槍打中了那塊漂流木。伍利放下了槍,把槍還給長腳蟹。

跟著伍利就對BT說 "你對人開槍的時候,人會乖乖不動的站在那裡讓你打嗎?繼續練。"

BT聽到伍利這麼說,只好又舉起了槍,瞄準著在海的那塊漂流木,而長腳蟹在一旁更正他的一些姿勢和動作。

伍利則是在另外一邊教姣老和keymen自衛術。姣老從伍利的後面勒住他的脖子,伍利抓住他的手,一個過肩摔就把姣老摔倒在地。Keymen把姣老扶了起來。伍利對keymen說 "會了嗎?試試。"

姣老在keymen攙扶的懷裡,摸著自己的後腦杓,看著他,對他說 "你最好學會了,不然我剛剛被摔的那一下可是白捱了。"

接著keymen就走到了伍利的前面,伍利勒住keymen的脖子,keymen抓住他的手,想要過肩摔,可是他卻摔不過去。

伍利斥訓說 "不對!你抓我的手應該是要抓後面一點,接著有些蹲下,再起來,用肩膀的力量把我摔過去。再來一次!"

Charles看到他們那麼認真的在練習,笑了一下,接著就想去找Jack。可是Charles才一轉身,蓉蓉就迎面走了過來。蓉蓉的手裡拿著幾瓶水,看到Charles就笑著對他說 "你來找Jack哥啊,他在甲板上。"

Charles看到蓉蓉有些錯愕,因為他沒有想到Jack居然會讓他老婆也跟著來。

蓉蓉走過Charles的身邊,把手裡的水放在一旁的陰影處之後就轉身離去,接著又往Charles的方向走來。

Charles看到了就問蓉蓉 "你不是拿給他們的嗎?"

蓉蓉說 "是啊。不過我答應過Jack哥,不能打擾他們。"

接著蓉蓉就往船艙裡走去。

Charles走到了甲板上,看到Jack用著他那台筆記型電腦很專心的查著資料,連他來了都沒注意到。

Charles有些消遣的說 "真沒想到啊,我們的神偷高哲居然也會有攜家帶眷的一天。"

Jack把目光轉到Charles的身上,對他說 "是蓉蓉堅持要來的。"

接著Jack就把目光轉回到在他的電腦上。

Charles走了過來,說 "看來我們的神偷面臨退休的日子應該也不遠了。"

Jack笑了一下,接著問 "我叫你幫我查的資料,還有找的東西,都有了嗎?"

Charles把他揹著的那個大旅行包拿給JackJack接過了之後就打開來看,在裡面的都是一些槍械,而除了槍械之外還有兩份牛皮紙袋。他拿出了那兩份牛皮紙袋,打開其中一份來看。

Charles對他說 "這就是龍田道一的資料。講的好聽一點是集團繼承人,可是講白一點,這個集團根本就是掛羊頭賣狗肉,做的都是一些犯法的勾當。日本警方雖然一直都有在盯著這個集團,可是因為他們集團的勢力太大,而且也沒有證據,所以他們才可以逍遙法外那麼多年。"

Jack看著資料,說 "那正好,就當是幫日本清理垃圾吧。"

接著Jack打開第二份牛皮紙袋,看著裡面的資料。

Charles坐在他的旁邊,繼續說 "這一份就沒有剛剛那份那麼厚,不過都是些你感興趣的。"

Jack看著資料,驚嘆的說 "我真的沒想到你居然可以查到卡門26年來在監牢裡的資料。"

Charles說 "我是幹哪一行的,你忘啦?我有一堆當事人是坐過牢的。而且他在監獄裡待了26年那麼久,我請他們東湊一點印象西湊一點回憶,不就行了。還有那些槍械也是我透過國外的管道拿到的,完全符合你的要求訂製的。子彈也幫你處理好了。"

Jack看著資料,笑著搖搖頭。接著跟Charles說 "對了,Charles,我還有件事要你幫忙。"

Charles問 "什麼事?"

Jack說 "韓英杰的後事我想要你幫我辦一下,起碼不要讓他的遺體在監獄裡被火化,並且安排到外面來下葬。"

Charles瞪著Jack,驚訝的說 "你沒搞錯吧?他是你老婆的前夫,而且他還買兇殺你!你是不是想辦法對付卡門想到腦筋都出問題啦?"

Jack有些無奈的說 "你都會說他是蓉蓉的前夫了,而且再怎麼說他也是波子的親生爸爸,在情方面我要這麼做。在理方面,我答應過他,如果他跟我說我想要的資料的話,我會找律師幫他緩刑,讓他早點出獄。不過現在他已經死了,那我就只好幫他把遺體安排到外面來下葬,這樣也當作是我完成對他的承諾了。"

Charles說 "既然那麼合情合理,我還能說不嗎。說真的,如果你也去考律師執照的話,說不定你的成就會比我還大。"

Jack說 "我對那一張紙沒有興趣,而且我也不相信法律,我只相信我自己。"

Charles說 "其實我也猜到你會這麼說了。那麼多年的朋友,難道你的性格我還不清楚嗎?"

Jack看著他,笑著說 "那就麻煩你了,我的好朋友。"

Charles笑著說 "我的上訴已經被駁回了,那現在只好遵守法官的判決囉。"

接著Charles就站了起來,可是他才走了沒幾步,就看到在一旁的陰影處放著一瓶水。他知道是蓉蓉放的,所以他就拿起了那瓶水,叫了一下Jack "Jack!"

接著Charles就把那瓶水丟了過去,Jack接住了那瓶水,看了一下那瓶水,接著就看著Charles,問 "你怎麼知道我從早上就開始忙到現在,忙到連水都沒空喝?"

Charles說 "是你老婆放在這裡的。不過她答應過你,說不能打擾你們做事,所以才放在這裡。而且還是放在陰影處,這樣水就不會一直被太陽照著而變質了。"

Jack聽到了之後就若有所思的看著那瓶水。

Charles說 "你們真的是可以去選模範夫妻了。老公在工作之餘還念著老婆,而老婆看到老公那麼辛苦工作,又不想打擾他,所以就偷偷拿了一瓶水給他。"

Jack笑著說 "怎麼?看不慣啊?你自己也可以去娶一個啊?我們的鑽石王老五。"

Charles笑著說 "如果我的女朋友有你老婆一半我就心滿意足了。難怪我們的黃金單身漢會栽在她的手上。"

說完,Charles就走了。而Jack看著那瓶水在笑著, 接著打開瓶蓋喝了一口水,他覺得水裡就像是被加了蜂蜜一樣,好甜,甜到他的心坎裡。

Jack拿著剛剛Charles拿給他的那一大袋槍械走進了船艙,而蓉蓉正在準備中餐,她看到Jack走了進來,就停下了手邊的工作,看著他,似乎是在等著Jack跟她說話。可是Jack根本沒有看蓉蓉一眼,只是把袋子放在一旁之後就走了出去,一個字都沒有說。

但是蓉蓉並沒有因此而不高興,因為她很清楚她答應過Jack什麼,而且Jack也已經跟她說過了,他現在要很專心的準備,所以沒有注意到她也是很合乎情理。但是她看到在那袋袋子旁邊還有一個空的寶特瓶,蓉蓉走了過去,拿起那個寶特瓶看,她看到Jack在寶特瓶上用奇異筆寫著 "謝謝你 不過你也要照顧好自己 好好坐月子 不要讓我擔心 老公",蓉蓉看到了之後就會心一笑,拿著那個空寶特瓶,很甜蜜的笑著。

而在這個時候,Jack在船艙外看到蓉蓉拿著那個寶特瓶罐笑著,他也跟著笑了一下,接著就回到甲板上繼續他的工作。

兩天後,他們在船艙裡開會。

Jack問長腳蟹和伍利 "他們三個現在如何?"

長腳蟹說 "比之前進步了,雖然稱不上是百發百中,但是十次起碼可以打中七、八次。"

伍利說 "基本的自衛術他們大概都會了,只要不遇到高手的話,我想一般人他們應該都可以應付。"

Jack說 "那好,我接下來會給他們做個突擊測驗,看看他們到底學到了多少,如果面對著卡門派來的人有沒有防禦能力?"

接著Jack就拿出了Charles幫他找的那一大袋槍械放在桌上,發給他們幾個人各一把槍還有幾排子彈,不只是keymen他們三個,長腳蟹跟伍利也有。

Jack說 "這把槍你們要隨時隨地帶著,因為是突襲測驗,所以我不會告訴你們時間,而且每個人都會做,包括我。還有這個突襲測驗是玩真的,真槍實彈,所以子彈要省著點用,因為我們的子彈不多。還有,除了我們身上每人帶著的槍之外,我還會另外留著一把槍跟20發子彈以備不時之需,了解了嗎?"

大家點點頭,表示明白。

接著Jack把袋子的拉鍊拉了起來,在袋子裡還有一把槍跟兩排子彈,跟著就隨手把袋子往旁邊一丟。

到了晚上,Jack坐在船艙裡,看著那張他帶來的全家福照片。

伍利坐在他的旁邊,問 "如何?下一步你打算怎麼做?"

Jack看著那張全家福照片,說 "第一課,不要讓對手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伍利聽到了之後就笑了一下,接著說 "我果然沒收錯你這個徒弟。"

Jack聽到了之後也笑了一下,接著他就用著憂鬱的眼神在看著那張全家福照片,隔著相框摸著那張照片。

伍利看到了之後就問 "怎麼?在想波子啊?"

Jack看著那張照片,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說 "快了。"

伍利聽到了之後就問 "怎麼?你想把波子接回來香港嗎"

Jack沒有說話,只是一直盯著那張照片看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09:37:31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八集-2

隔天,BT走在甲板上,突然有人拿槍指著他的太陽穴,BT第一個想法就是突襲測驗。接著他就照著伍利當初的方法,先是抓著他的手,把大拇指塞進板機縫裡讓他沒辦法開槍,跟著就用過肩摔,那個拿槍指著BT的人馬上就被BT摔下了海。BT拿著他的槍,很得意的在船上看著他。接著他看到有其他的人拿著槍出現,他知道這不是只是單純的突襲測驗那麼簡單,於是他馬上大叫 "突襲測驗!"

接著BT就蹲了下來,低著身體朝著船尾跑去,躲過他們對他發射的槍擊。

在船艙裡的人聽到了之後就馬上拿出自己的槍,往外面走去。

蓉蓉看到他們拿出了槍,先是被嚇了一跳,跟著就很緊張的問 "發生什麼事了?你們要幹嗎?"

Jack在走出船艙前聽到了蓉蓉的問題,他看了外面一眼之後就拿著槍走了回來,一邊拉著蓉蓉的手臂到下面的房間,一邊說 "我要給他們做突襲測驗,你先下去房間一下。"

蓉蓉被Jack拉到了下面樓梯,還是很擔心的在問 "這真的只是突襲測驗?你沒騙我吧?"

Jack說 "真的。你待在下面不要出聲,不管聽到什麼或是發生了什麼事都不要上來,有事就大聲叫。"

接著Jack就把他自己的其中一把槍給蓉蓉,說 "你拿著。小心點,保險已經開了,槍口不要對著自己。"

蓉蓉接過了那把槍,問 "如果只是突襲測驗的話,那你為什麼要給我槍?"

Jack沒有回答蓉蓉的問題,只是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接著就往樓上走去。蓉蓉看到Jack沒有回答她的問題,知道這不是場突襲測驗那麼簡單,而是真的出事了,可是在這個時候,Jack已經把門關了起來,並且從外面上了鎖。

蓉蓉一直在房間裡敲著房門,叫著 "老公!老公!"

Jack從船艙上拉了一個櫃子下來擋著門,一方面是不讓蓉蓉上來,另一方面是不讓其他人下來。而Jack接著就把在櫃子上的手提音響打開,並且把音量開到最大聲,為了是不讓在上面的人聽到蓉蓉的叫聲,也是為了不讓蓉蓉聽到在上面的槍聲。

跟著Jack拿出了他的另外一把槍,往外面走去。他一到了外面,就看到有一個帶著面具的男人拿著槍,Jack馬上對他發射,那人還來不及反應就被Jack打中,掉下了海。而在他的後面發出了一聲槍響,Jack馬上回頭,看到有一個帶著面具的男人中了槍,倒在地上。Jack抬頭一看,keymen拿著槍,站在船艙的屋頂上方。接著keymen跳了下來,問他 "嫂子沒事吧?"

Jack說 "沒事,她在下面。"

此時,keymen看到在Jack的後面又出現了一個男人,他大叫 "小心!"

接著keymen就拉著Jack一起跑進了船艙裡,躲過了槍擊。而Jack倒在地上,舉起了槍對著門口,那個男人才一走到門口就被Jack打中,應聲倒地。接著Jack從窗戶裡看到在外面還有其他的人,於是他和keymen就爬了起來,一前一後的互相掩護。跟著Jackkeymen爬到了船艙上面,他們兩個在船艙上面朝著想要從姣老後面偷襲他的人開槍,而姣老轉過頭來看著他們,也朝著在他們身後的男人開了一槍,但是那個男人躲開了,往另一邊跳了下去。接著他們兩個跳了下來,姣老問Jack "Jack哥,你不是說這只是個突襲測驗嗎?"

Jack說 "我也說過這個突襲測驗是玩真的!"

在船尾,伍利拿著槍對著在他們快艇上留下的人開了一槍,那個人馬上就被伍利打中,掉下了海。而在這個時候伍利跳到了他們的快艇上,發現他們除了還有一袋槍和子彈之外,還有幾個手榴彈。接著在伍利的身後出現了一個男人,向他開槍,伍利從快艇上的鏡子看到了有人想要從他的身後對他開槍,所以他馬上跳進了海裡,躲過槍擊。接著那個男人走到了船邊,想要再對他開槍, 可是BT從他的身後出現,開了幾槍,那個人倒在地上。BT站在船邊查看伍利的身影,接著伍利從水裡浮了上來,他們兩個對看了一眼之後,伍利就爬上了快艇。接著伍利看到有人在船艙的屋頂上瞄準著BT,對他大叫 "跳下來!"

BT沒有回頭,馬上跳到了快艇上,躲過了槍擊。而伍利舉起了槍對那個男人發射,那個男人滾了幾圈,躲過了伍利的槍擊,逃到了船的另一邊。

另一邊,長腳蟹在船頭,而在這個時候,突然有個戴著面具的人出現在船頭的另一邊,長腳蟹馬上在甲板上滾了一圈,接著就把槍抵在那個男人的太陽穴上,開了一槍,那個男人因為槍的衝力而掉下了海。可是在這個時候,長腳蟹突然從後面被打中手臂,她倒在地上,抓著受傷的傷口,她想撿槍,可是那個人又對她開了幾槍,讓她連槍都沒撿就低著身子逃走了。長腳蟹本來想跑回船艙找Jack之前說的那把槍,可是她在船艙前看到還有一個人,她從後面抓住了那個人,想搶他的槍來用,所以他們兩個扭打在一起,長腳蟹抓著那個人的槍,讓他把槍朝著自己,接著一聲槍響,那個男人緩緩的倒了下來,長腳蟹把他的槍拿了過來。接著,長腳蟹看到有人進了船艙,她知道蓉蓉還在船艙裡,所以就馬上隔著玻璃對他開槍,可是因為玻璃太厚,子彈打不穿,反而讓那個人注意到她,對她開槍。長腳蟹蹲了下來,躲過槍擊,可是那個人馬上從船艙跑了出來。此時,長腳蟹看到BT開著快艇出現在她面前,而伍利在快艇上,手裡拿著槍。

伍利對她說 "跳下來!"

長腳蟹馬上就跳到了快艇上,伍利對著那個從船艙裡跑出來的男人開了一槍,應聲倒地。接著伍利放下了槍,看著長腳蟹手上的傷口,說 "還好問題不大,只是擦傷。"

接著伍利就把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用袖子的部份幫長腳蟹把傷口綁住來止血。長腳蟹問 "他們來了幾個人?"

BT說 "我剛剛看到大約有八個。"

伍利拿起了槍,說 "我剛剛稍微看了一下,應該還有一個。"

接著BT就開著快艇繞在船屋的周圍查看那個人躲在哪裡,而伍利和長腳蟹拿著槍,瞄準著船上任何一個卡門派來的人。

而在這個時候,姣老、keymenJack在船上拿著槍,保持警戒的看著在他們身邊的一草一木。而在這個時候BT在海上開著快艇,停在了他們旁邊,對他們說 "表哥,小心點。還有一個!"

BT話才剛說完,就有人對Jack他們開槍,他們蹲了下來,躲過了槍擊,可是那個人還是沒有停止對他們開槍。Jack打了個手勢要他們開過去,BT看到了之後就把快艇繞到了向他們開槍的那個人那邊去,而那個人看到了BT開的快艇過來了,馬上朝著船頭的方向跑去。而他才一跑到船頭,姣老就拿著槍對著他,他看了之後就想回頭,可是keymen也在他的後面拿槍對著他。他馬上從衣服裡拿出了手榴彈,並且把在上面的拴子拔掉,丟到了海裡,在這個時候他只要一放開手榴彈就會爆炸。Jack看到了就撲了上去,想搶他的手榴彈。BT他開著快艇繞了過來,伍利他們看到了以後就想對那個人開槍。

keymen對他們大叫 "不要開槍!有手榴彈!"

他們兩個聽到了之後只能看著Jack和那個人扭打在一起。Jack抓著那個人拿著手榴彈的手,而那個人也不甘示弱的一直反抗,跟著那個人抓著Jack的手臂,剛好就是Jack之前受傷的地方,Jack露出了很痛的樣子,那個人看到了之後就更用力的抓著Jack的傷,Jack痛的大叫 "啊!"

接著Jack就抓著那個人往海裡跳去,跟著在海裡一聲爆炸,把船震的都搖了一下。

姣老和keymen看了之後就大叫 "Jack哥!"

接著就往爆炸的地方跑去。他們跑到了欄杆旁,看到Jack平安無事。因為他抓著船的欄杆,沒有和那個人一起掉下船,而且因為在水裡,爆炸的力量被減弱了,所以他躲過了爆炸。

姣老和keymenJack扶了上來。Jack爬上了船,喘著氣,抓著他之前受傷的傷口,很痛的樣子。而BT他們在一旁,看著他們三個在船上。

Jack問他們 "還有嗎?"

伍利舉起雙手,大叫 "大獲全勝!卡門的人全軍覆沒!"

大家聽到了之後都露出了凱旋歸來的笑容,跟著開始歡呼大叫。

姣老、BTkeymen把那些在船上中了槍的人都扛到了他們開來的那艘快艇上,而且奇怪的是那些人的傷口上都包著厚厚的繃帶,可見已經都處理過了。

長腳蟹、Jack和伍利站在船上看著。Jack和長腳蟹的手臂上都綁著繃帶,而Jack另一隻手的手裡還拿著那張全家福照片。"

伍利問他 "你給我們的那些槍是哪一國做的啊?居然會打不死人?而且你居然還幫那些人急救、處理傷口?"

Jack說 "趕盡殺絕本來就不是我們一貫的作風。我只是叫Charles幫我訂做了幾把威力比較沒那麼大的槍,跟著再叫他在子彈上塗上了厚厚的一層麻醉藥,就跟你當初找人把河豚毒素打進我身體一樣,這樣的話麻醉藥馬上就進入他們的身體造成昏迷。但是如果打中要害或是掉下海的話,那我也沒辦法了。"

等到keymen他們都把人放上了船之後,就向Jack他們比了個OK的手勢,Jack看到了之後就把他手裡拿著的那張全家福照片從相框裡拿了出來,接著就把相框丟到那艘快艇上。

伍利問他 "你怎麼知道在全家福照片的相框上有追蹤器?"

Jack說 "卡門知道我、你或是蓉蓉都很注重家庭,所以一定會帶著全家福照片。除了在相框上面放之外,難不成在照片上面放啊?還有,之前我和你都在醫院陪蓉蓉,那麼好的機會,他哪有可能會錯過呢?"

伍利問 "你知道了還帶來?"

Jack拿出了一個火柴盒,說 "我幹嗎為了那種人而不帶?而且如果我不帶來的話,又怎麼能找到下一步資料呢?"

伍利看著那個火柴盒,上面寫著龍千吧,問 "什麼意思?"

Jack說 "我從他們身上搜出來的,現在知道了卡門是在哪裡找人幫忙和出沒的地點了。"

伍利摸著Jack的頭,說 "聰明啊!小子。"

Jack笑了一下,接著他們就看著BT他們把快艇推開,讓快艇在海面上浮著。

長腳蟹說 "Jack哥,這麼做,如果他們沒被人發現的話還是一樣會死。"

Jack說 "放心,卡門如果知道他的計畫沒有成功的話一定還會再追蹤著相框上的追蹤器來的。而且這裡雖然是在大海上,可是等會兒我會打通電話給警察,跟他們說有人私藏軍火,再把這裡的座標告訴他們就行了。"

長腳蟹說 "打電話報警這種小事我來做行了,Jack哥。你還是先下去看看Jack嫂吧,她還在下面。"

伍利說 "對啊,你先去看看她吧,這裡有我們就行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09:38:14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八集-3

Jack走進了船艙,他把在房門前的手提音響關掉,跟著再把櫃子搬開,接著他打開了門,走了進去,找尋蓉蓉的身影。

他看到蓉蓉捲縮在房間的角落裡,他走了過去,蹲在她的旁邊,抓著她的肩膀,說 "蓉蓉?"

蓉蓉抬起了頭,一看到Jack,就馬上抱著他,大叫 "你嚇死我了!"

Jack抱著蓉蓉說 "沒事了,沒事了。"

蓉蓉哭著說 "我好怕!我好怕你有事!"

Jack安撫著蓉蓉的情緒,抱著她,一直說著 "沒事了,沒事了。"

到了晚上,Jack坐在蓉蓉的身旁,看到她的手還在抖,於是就抓著她的手,一邊搓著她的雙手,一邊問 "這樣有沒有好一點?"

Jack看到蓉蓉還是很怕的樣子,說 "這樣好了,我明天就先把船開回陸上,你先回去。"

蓉蓉想了一下後,說 "我不要。"

Jack聽到了之後就說 "你都嚇成這樣了還不肯回去啊!"

蓉蓉把Jack抱的更緊,說 "你答應過我的,你說你這一輩子都不會離開我。"

Jack問 "就算明天還有槍戰你也還是不肯回去?"

蓉蓉把頭埋在Jack的衣服裡,點點頭。

Jack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說 "好吧,不過還是一樣那三個條件,行嗎?"

蓉蓉點了點頭。

Jack看到了之後就幫蓉蓉把被子蓋好,說 "那好吧,趕快睡了。"

接著Jack就想離開。可是蓉蓉還是不肯放手,說 "你可不可以陪我一晚?我知道我答應過你,可是只要一晚就行了。"

Jack聽到蓉蓉這麼說,有些無奈的說 "我不是走,是上廁所。"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笑了一下,接著就慢慢的鬆開了她的手。

Jack站了起來之後,先是拿了張面紙幫蓉蓉把臉上的淚痕擦掉,接著說 "你不是說你知道怎麼照顧自己的嗎?那你怎麼不知道你現在不能哭呢?就當是我拜託你,你好好的照顧自己,不要讓我再擔心其他的事了,可以嗎?像是現在你可不可以讓我安安心心的上個廁所,不要再哭了呢?"

蓉蓉笑了一下,點點頭。而Jack看到了蓉蓉的笑容之後就去了廁所。

接著蓉蓉拿出了PDA想要看看嘉駿跟安安的情況,可是蓉蓉一看到PDA就很著急的說 "怎麼會這樣?怎麼回事?"

Jack從廁所裡走了出來,看到蓉蓉慌張的神情,問 "怎麼了?"

接著就走了過去,蓉蓉把PDA拿給Jack看,說 "嘉駿跟安安不見了。"

Jack看了一下PDA,先是愣了一下,接著說 "放心吧,可能只是醫生帶他們去做檢查,晚一點就會回來了。"

蓉蓉很著急的問 "你確定嗎?"

Jack幫蓉蓉把被子蓋好,笑著說 "你放心,你爸爸有找人看著嘉駿跟安安,他們不可能有事,我向你保證。"

Jack看到蓉蓉還是很擔心的樣子,就說 "你是不相信你爸爸還是不相信你老公我啊?如果嘉駿跟安安真的出了什麼事的話,你想我還會這麼冷靜嗎?"

蓉蓉看著Jack稍微笑了一下。

Jack拿著PDA,笑著說 "那這樣好了,我現在就上去叫你爸爸打電話確定他們兩個的安危,你現在先睡。我保證你明天一早就可以看到他們兩個,這樣可以了嗎?"

蓉蓉聽到Jack這麼說總算是放下了心,笑著點點頭。

Jack拿著PDA轉過身去,走上了樓。而他在轉過身之後,臉上的笑容也收了起來,取而代之的是擔心的神情,他再看了一眼PDA,嘉駿跟安安真的不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09:39:23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九集

全部的人都在船艙裡休息,而伍利則是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Jack跑上了船艙之後就很緊張的把伍利的椅子轉了過來,抓著伍利的手臂,說 "打電話!"

伍利被Jack這個舉動嚇到,問 "打電話給誰?怎麼了?"

Jack拿出了PDA給伍利,說 "你自己看!嘉駿跟安安不見了。"

其他人聽到了之後就都跑了過來,大家都仔細的看著PDA裡的每一個角落,看到在兩個保溫箱裡空無一物,而在整個病房裡惟獨不見嘉駿跟安安。

keymen問 "會不會只是去做個檢查?說不定等一下就回來了。"

Jack很焦慮的說 "我也希望是這樣,但是我現在就是擔心他們兩個會落在卡門的手上。"

伍利拿出了電話,很緊張的說 "我打個電話給Ali。"

接著伍利就按著電話上的按鍵,跟著就在等著Ali接起電話。全部的人都在很著急的看著伍利,並且等著Ali的回應。

伍利放下了電話,說 "她沒接。"

接著伍利又再打了一通電話。此時,大家都心急如焚的想要知道他們的情況,特別是Jack,現在他的兩個孩子不見了,他只希望是他太過緊張,嘉駿跟安安不是真的被卡門的人抓走。因為他聽伍利說過當初天曜的事,知道卡門是怎麼對付他的兒子,更何況嘉駿跟安安現在只是個連滿月都還沒有的嬰兒。

過了一會兒之後,伍利已經打了四通電話了,大家的樣子也越來越著急了。

Jack終於按耐不住他的衝動,說 "我現在就把船開回陸上,跟著就去醫院找嘉駿跟安安。"

接著Jack就往駕駛艙走去,可是伍利聽到了Jack的話之後馬上站了起來,攔住了他,說 "你不要那麼衝動,先冷靜下來,萬一是個圈套怎麼辦?"

BT和其他人拉著Jack的手臂,要他坐下來。

Keymen說 "Jack哥,我知道你現在很擔心,可是你現在那麼衝動也解決不了問題。"

BT說 "表哥,現在也還沒確定他們兩個有事,不如你現在先靜下心來想想還有什麼辦法不是更好嗎?"

Jack坐在椅子上,現在他的思緒很亂,腦袋裡一片空白,什麼都想不到。他看著地板,現在他唯一想到的就只有卡門會怎麼虐待嘉駿跟安安。

伍利看著Jack,說 "我知道你現在的心情,可是如果這是個圈套,卡門就是想要你把船開回碼頭,接著跟蹤你,找到嘉駿跟安安的藏身處,那怎麼辦?如果他是在碼頭埋伏我們,那又怎麼辦?為什麼上次你在醫院收到花的時候可以那麼冷靜,看出卡門的詭計,但是這次卻不行呢?我會打電話給我的朋友,要他盡快趕去看看嘉駿跟安安到底是怎麼回事。而且Ali那邊我也會一直打給她,直到她肯接為止。但是你現在要先保持冷靜,可以嗎?"

Jack雖然同意伍利的話,可是他還是按耐不住他擔心著嘉駿跟安安的心。他雖然坐在椅子上,可是還是隱藏不住他焦急的情緒。

伍利看到Jack這樣的反應之後,說 "如果你還是那麼堅持要回到陸上的話,現在只有一個辦法!"

Jack看著伍利,等著他說的辦法是什麼。

伍利抓著Jack的肩膀,看著他,深呼吸了一口氣,說 "對不起。"

接著伍利就用力的打了Jack一拳,Jack馬上就暈倒了。

姣老看到了伍利打了Jack一拳就把伍利推開,問 "你幹嗎啊?"

其他人馬上上前看著Jack臉上的傷勢。

長腳蟹問伍利 "你幹嗎打他啊?你瘋了嗎?"

伍利說 "他現在這麼激動,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他睡一覺,讓他把情緒安撫下來。我現在再繼續打電話,你們看著他,不要讓他亂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Jack漸漸從昏迷當中醒了過來,他一睜開眼睛,伍利的臉就出現在他的眼前。

Jack醒來了之後就問 "嘉駿,跟安安有消息了嗎?"

伍利說 "我朋友已經趕過去了,他告訴我只要他一到醫院,搞清楚是怎麼回事,馬上就打電話過來。"

Jack聽到了伍利對他說的話,先是閉上了眼睛不發一語,跟著他站了起來,緩緩的走到甲板上。

大家在一旁看著Jack緩緩的走過他們的面前。很明顯伍利的方法真的有效,Jack在睡了一覺之後情緒真的被安撫了下來,現在的他跟剛剛的他比較起來真的平靜了很多,甚至平靜到讓人覺得可怕。

Jack坐在甲板上,一直盯著在PDA螢幕裡空著的兩個保溫箱,他的心和思緒就跟那兩個保溫箱一樣空蕩蕩的,只希望嘉駿跟安安可以早點出現,填補這個空缺。

伍利突然坐在他的旁邊,拿了杯紅酒給他。

Jack馬上很緊張的問 "有消息了嗎?"

伍利搖搖頭,Jack露出了有些失望的樣子,接著繼續看著PDA

伍利把他的紅酒放在旁邊,自己喝了一口他自己的那杯紅酒,接著說 "你知不知道為什麼我剛剛那麼堅持不讓你上岸?"

Jack沒有回應伍利的話,仍然在看著那台PDA

伍利把紅酒放下,接著說 "在26年前,卡門曾經寄給我一封信,裡面有著他監視我們的照片,而且他在信上面寫著,送你老婆孩子來我這裡。我看到了之後就馬上把蓉蓉送到我朋友那裡,接著就去找他們。後來我才知道這是卡門為了套出我老婆跟天曜的所在處的方法,讓我親手送我老婆和天曜去卡門那裡。"

伍利拿起他的那杯紅酒給他。Jack放下了PDA,接過了那杯紅酒,搖著酒杯,看著裡面的酒在酒杯裡晃動。

伍利也拿起他的那杯紅酒,看著裡面的酒,說 "有時,腦袋裡的東西跟心裡的東西要做個取捨,而作為一個卡門的對手,第一個要點就是不能感情用事,因為這個傢伙是個沒有感情的動物。他看穿了我們的弱點,知道我們會放不下心,所以才會朝著這個地方窮追猛打。"

伍利看著Jack,說 "你還記不記得我跟你說過,好人就是因為沒有壞人那麼不擇手段,而且沒有壞人聰明,所以才會被壞人欺負?"

Jack轉過頭來看著伍利。

伍利說 "如果這只是場鬥智的公平決鬥,你一定不會輸給他。可是這個世界偏偏就是不公平的,你沒有他狠毒,就是會輸給他。可是,只要你夠聰明,你就可以用這一點打敗他。你還記不記得你是怎麼破解他的計畫的?就是這樣。"

Jack想了想之後,喝了一口紅酒。

伍利拍拍Jack的後背,說 "放心吧,我相信Ali。她跟了我很多年,雖然我沒有收她當徒弟,但是我的本事她多多少少也都學到了。而且她這個人很有責任感,只要是託付給她的工作,她就一定會完成。"

這個時候,伍利的手機響了,引起了Jack和伍利的注意。

伍利拿出了電話,看了看來電顯示,是Ali,他馬上接起了電話。

而伍利才一接起電話,Ali就在電話的另一頭說 "什麼事找我找的那麼急啊?我的留言信箱都是你的留言。"

伍利很著急的問 "嘉駿跟安安怎樣?"

Ali說 "我剛剛幫他們轉院,現在他們兩個還在保溫箱裡睡著,等等我就把微型攝影機裝好把他們的情形傳送過去。"

伍利問 "轉院?怎麼了?"

Ali說 "今天早上我在醫院的時候發現有人在護理台查嘉駿跟安安的資料,我想很有可能是卡門的人,所以就馬上幫他們轉院了。你等等。"

跟著PDA的聲音吸引了伍利和Jack的注意,也把Jack的心叫了起來。Jack馬上拿起了PDA,發現是Ali傳來的訊息,他打開了視窗,是嘉駿跟安安的照片。Jack看到了之後總算是放下了心,而他臉上的烏雲也隨著他的笑容一掃而空。伍利在一旁看到了之後也笑了出來。

Ali在電話裡問伍利 "收到了我的照片了嗎?你如果不信的話,上面還有拍照的日期顯示我是剛剛才拍的。"

伍利說 "收到了,謝謝。"

Ali說 "不用謝。不過我拜託你下次如果你找不到我的話,傳一封簡訊跟我說就行了,不要用留言的方式,現在我刪的很辛苦。"

伍利聽到了之後就笑了一下,說 "好,下次我會的,謝謝。"

接著伍利就把電話掛了,他轉過頭來看著JackJack還在看著那張剛剛Ali傳來的照片笑著。

伍利笑著問 "現在你可以放心了吧?Ali跟我說她等會兒就會安裝好微型攝影機讓我們看到他們現在的狀況。"

Jack沒有說話,只是看著那張照片在笑著。

而伍利突然收起了笑容,說 "剛剛Ali跟我說今天早上有卡門的人來了醫院,所以她馬上幫他們兩個轉院,我們才沒看到他們兩個。"

Jack聽到了之後就收起了笑容,看著伍利。

伍利看著Jack,說 "看來卡門真的是想要抓走嘉駿跟安安。怎麼辦?"

Jack想了想,說 "那我們這幾天就回去。"

伍利說 "可是如果我們就這樣回去的話,只會讓自己更危險,而且也會暴露嘉駿跟安安的行蹤。"

Jack說 "我們還是要下船找龍田道一的,上岸是遲早的事。"

伍利說 "可是照他的性格,他一定會找人在碼頭埋伏我們。"

Jack拿起紅酒,喝了一口,說 "我知道。"

伍利說 "那你現在就是打算上岸了之後大大方方的走上碼頭,接著讓卡門埋伏我們的人殺掉我們。"

Jack說 "除了殺掉我們之外,我是這樣想的。"

說完,Jack就把紅酒一口氣喝完。而伍利聽到Jack這麼說,用充滿疑惑的眼神看著他。

Jack看著伍利,說 "多虧了你讓我好好的睡了一覺,這下我的腦袋完全清楚了,不然我現在還在想要怎麼對付他才好。"

伍利問 "你真的那麼有把握?"

Jack說 "信心是第一步,如果連我自己都沒辦法相信我自己可以做得到的話,那我要怎麼讓我的拍檔們相信我呢?"

伍利問 "那你的第二步是什麼?"

Jack說 "不知道。"

伍利聽到了之後驚訝的說 "不知道?你跟我開玩笑的吧?"

Jack說 "第一課,不要讓對手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如果我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的話,那他要怎麼猜我在想什麼。"

伍利瞪著Jack,驚嘆的說 "我的天啊,怎麼會有你這種人啊?"

Jack聽到伍利這麼說,先是笑了一下,接著他突然很興奮的問伍利 "對了,你朋友可不可以幫我買個東西?"

伍利看著他,問 "你要叫他幫你買什麼?"

Jack站了起來,跑進了船艙裡,翻箱倒櫃的在找東西。而伍利跟在他的後面走了進來。

而在船艙裡的人看到他們兩個跑了進來之後,馬上圍住了伍利,問 "嘉駿跟安安有消息了嗎?"

伍利點點頭,說 "他們沒事,只是被轉到別間醫院。"

而大家聽到了以後都鬆了一口氣。

此時,Jack從櫃子裡拿出了一本聖經,大叫 "就是這個!"

伍利走了過去,接過了Jack手上的聖經,先是翻了一下,接著問Jack "你要叫我朋友幫你買聖經?"

Jack很興奮的問 "可以叫他順便幫我送貨還有寫一點字嗎?"

伍利看著Jack,問 "我剛剛那一拳是不是把你打到腦震盪了?"

第二天,江揚坐在他的警局辦公室裡,手裡拿著Jack當初給他的PDA,心裡在擔心Jack的安危,等著他的消息。

在這個時候,他辦公室的傳真機有封傳真過來了,江揚看了看那封傳真,上面寫著 "4-23-5-7  1-6-7-5  9-39-5-7  5-2-6-11-6-7-9  6-5-7-9  2-12-4-6  7-18-5-46-26-5-7  3-5-6-4  9-12-1-1  7-5-11-2"。

江揚看著那封傳真,心裡在想會不會是Jack傳給他的?如果是的話,這是什麼意思?

而在這個時候,大海走了進來,說 "江sir,李sir找你。"

江揚聽到了之後就對大海說 "知道了,我現在去。"

接著江揚就把那封傳真收在抽屜裡,去找李sir了。

而江揚在回家的路上一邊開著車,一邊還在想著那幾個數字。他回到家後,打開了信箱,而在信箱裡有一個用牛皮紙袋裝著的包裹馬上吸引到他的注意。因為一般來說,包裹都不會直接放在信箱裡,而是郵差親自送來或是到郵局領取的,而不會放進信箱裡,除非是有人放進信箱,而不是用郵寄的。

江揚看了看那個牛皮紙袋,發現在牛皮紙袋上面寫著 "綠色果實"。

江揚知道這是Jack給他的,他馬上拆開了那個牛皮紙袋,發現在紙袋裡裝著的是一本聖經,江揚翻了翻那本聖經,從裡面掉出了一張紙。江揚撿起那張紙,那張紙上面寫著 "路加"。

江揚馬上想到他今天收到的那封傳真,馬上拿出了那張傳真,對照著兩張來看。這張紙上寫著"路加",他馬上拿著那張傳真看著上面的數字,先是4-23-5-7。江揚心想如果說前面的4-23代表的是路加第四章第二十三節。他馬上翻到了聖經的那一頁,接著是後面的5-7,就是第五行第七個字,江揚找到了一個 "一"字。

接著江揚馬上回家,坐在辦公桌前開始解讀,一個字一個字的找出來,發現Jack給他的訊息是 "一星期後,帶齊人手,港澳碼頭"。

江揚解讀完之後先是佩服Jack居然可以想到這一點來跟他通訊,可是接著他又開始在想,為什麼不直接用傳真告訴我,而要這麼大費周章?而他叫他帶齊人手到碼頭要幹嗎?

江揚想到這裡,不免又開始擔心了起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0:49:17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十集-1

隔天,他們就要上岸了,而伍利在岸上的朋友已經確定了卡門在碼頭準備了一份禮物在等著他們,所以大家在上岸之前在船艙裡開會,Jack把自己的計畫告訴他們,並且先預知他們明天的情況。

Jack問 "大致上我的計畫就是這樣,有沒有問題?"

伍利說 "我有一個問題,照你這麼說,明天蓉蓉怎麼辦?"

Jack聽到了伍利提出的問題之後,馬上變了個臉色。全部的人都看著Jack,等著他的回答。

Jack想了一會兒之後,說 "我想我會瞞著她。"

大家聽到了之後都很驚訝的樣子。

伍利大叫 "什麼?"

Keymen說 "Jack哥,這可不行!"

BT說 "表哥,你開玩笑的吧!"

長腳蟹說 "這樣Jack嫂會很擔心你的!"

姣佬說 "真的沒有第二個辦法嗎?"

Jack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很無奈的說 "你要我怎麼跟她說?她如果知道了不是反對就是跟著來。我明天連我自己會怎樣都不能保證了,你要我怎麼照顧她?"

大家聽到Jack這麼說,沉默了下來,因為Jack說的是再真實不過的事實。

伍利想了想,問 "不然明天還是我去?"

Jack反問他 "你認為明天我去跟你去,哪一個活著回來的機會比較大?"

伍利聽到了Jack的這句話,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低下了頭。

姣佬問 "那我去的話呢?"

Jack問他 "你如果出事的話你老婆怎麼辦?"

BT問 "表哥,那你如果出事的話,姑姑怎麼辦?"

Jack說 "我們之中總要有一個人去做這件事的。"

長腳蟹說 "那我去吧,我們這裡當中就我一個最無牽無掛。"

Jack笑了一下,看著長腳蟹,說 "長腳蟹,這種事呢,不是女人做的。而且你們四個還有其他的事要做。"

Keymen說 "Jack哥,說真的,你如果就這樣去了的話,我們個個心裡都會很不舒服。而且,講難聽一點,萬一你真的出了什麼事的話,你要我們怎麼跟嫂子交代?"

Jack聽到了之後,想了一下,說 "好。但是現在這樣我們也不能投票表決,那就公平一點,讓老天來決定。"

說完,Jack就走進廚房,拿了六支筷子出來,並且還把在旁邊飲料罐上貼的標籤撕了下來。

Jack拿著這兩樣東西走了過來,並且在他們的面前把標籤貼在其中一支筷子上,接著說 "誰抽到了貼著標籤的筷子就誰去,這樣夠公平了吧?誰要先抽?"

姣佬馬上二話不說就抽出了一支,可是他看了看,在上面沒有標籤。長腳蟹跟著就抽出了第二支筷子,可是也是沒有。

接著Jack把剩下的四支筷子讓BTkeymen抽,他們兩個對看了一眼,接著各挑了一支。他們閉上了眼睛,不知道是希望抽到還是不希望,接著一起抽了出來,他們睜開了眼睛,兩支筷子上都沒有任何東西。

Jack把剩下的兩支筷子放在伍利的面前。

伍利看著Jack手上的那兩支筷子,說 "一起抽。"

Jack聽到了之後就挑了其中一支筷子,伍利馬上說 "等等,我要那支!"

Jack聽到伍利的要求,放開了那支筷子。伍利抽出了Jack挑的那支筷子,可是在筷子上還是沒有東西。

此時,大家的目光都在Jack的身上。Jack放開了抓住筷子的手,手上剩下的那支筷子被貼上了標籤,這向大家說明了明天要去的人還是他。

Jack坐在甲板上看著被黑暗壟罩的海洋,除了從船艙裡射出的光線之外,在他的身邊一切都是黑暗的,也包括他自己現在的心情。

伍利手裡拿著撲克牌,站在一旁,說 "我剛剛稍微想了一下為什麼我會抽不到那支筷子。"

Jack轉過頭去看著他。

伍利一邊打開撲克牌的盒子,一邊走過來,說 "因為剛剛的那張標籤是你撕下來的,所以自然沒有什麼黏性,就算抽出來的是被貼上標籤的筷子,也會因為沒有黏性而在抽出來的時候留在你的手裡。最後你在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我身上的時候再稍微用力的抓住標籤和剩下的那支筷子,那標籤就會黏在上面。"

伍利站在Jack的面前,玩弄著手上的撲克牌,問 "對不對?"

Jack看著他,問 "那你現在想怎樣?"

伍利坐在他的旁邊,把撲克牌攤開在甲板上,看著他,說 "我要一場公平的競爭。一人抽一張比小,如果這次我還輸給你的話,那我無話可說。"

Jack問 "為什麼我要抽?現在已經決定明天要去的人是我了。"

伍利說 "因為如果你沒有作弊的話,去的人不一定是你。你當是給你一個機會,也當作是給我一個機會。"

Jack看了一眼那些被攤開的撲克牌,接著又看著伍利,說 "你認為這樣是公平競爭嗎?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剛剛在洗牌的時候應該已經記住牌的位置了。"

伍利冷笑了一下,說 "看來我們兩個永遠都不可能公平競爭。"

而在這個時候一陣海風吹過,Jack和伍利都很緊張的想要把撲克牌壓住,不讓撲克牌被風吹走,可是他們兩個才各壓住一張牌,其他的牌就被吹到海上了。

Jack笑著說 "看來連天都看不過去了。"

伍利冷笑了一下,說 "這次可真的是公平競爭了。"

接著他們都把手拿開,兩張牌在他們各自的前面,決定著他們的命運。

伍利掀開了他的牌,是梅花五。

伍利看到了之後先是高興了一下,可是Jack看起來沒有想要開牌的樣子,於是伍利對他說 "開牌。"

可是Jack一直看著伍利,仍然沒有想要開牌的樣子。

伍利被Jack逼急了,直接掀開了他的牌,而映入眼前的牌是黑桃三。

Jack看到了之後就有些無奈的笑了一下,說 "這次真的是天意了。"

接著Jack就站了起來,想要往船艙裡走去。

伍利說 "如果我把明天你要做的事跟蓉蓉說的話。

Jack聽到了之後就停下了腳步。

而伍利走到了他的旁邊,繼續剛剛他沒說完的話,說 "你就不能去了,對吧?"

Jack轉過身來看著他,說 "你確定嗎?"

接著Jack就轉過身,繼續往船艙走去。

可是伍利叫住了他,說 "等等。"

Jack又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看著他。

伍利走到了他的前面,脫下自己戴的手錶,接著抓起了Jack的手,把錶放在他的手上,說 "我在計時的。三天,我只幫你照顧他們三天,三天後你就要回來。"

Jack拿著伍利的錶,問 "這是期待,還是命令?"

伍利說 "身為你的岳父,是期待;身為你的師傅,這是命令。所以你一定要做到。"

Jack抓著他的錶,說 "我一定會做到!我Jack言出必行!"

接著Jack就拿著伍利的錶往船艙裡走去。

第二天早上,蓉蓉正在整理床鋪,而Jack在一邊收拾衣服在旅行袋裡。Jack在收拾的時候發現了他之前收起來的那張全家福,他把那張全家福照片收在旅行袋裡,接著就把旅行袋的拉鍊拉了起來,而那一聲拉鍊聲聽起來特別的明顯,也特別的大聲。

蓉蓉走到了Jack的後面抱住了他,笑著問 "收拾好了啊?"

Jack有些勉強的笑了笑。

蓉蓉看到了之後就問 "怎麼?要回家你不開心嗎?"

Jack說 "沒有,只是有些事還在煩。"

蓉蓉揉著Jack緊繃的眉頭,說 "你忘啦,不要一直想東西,偶爾要放鬆一下,這樣才會有助於思考的。"

Jack看著蓉蓉,眼神裡似乎有很多話想跟她說,可是卻被他腦裡的思考擋住了。

而蓉蓉把手從Jack的眉頭上移開之後,發現Jack一直盯著她看,問 "怎麼了?怎麼一直看著我?"

Jack臉上的笑容帶著幾分憂鬱的說 "老公看老婆還需要有原因的嗎?"

蓉蓉笑了一下,一邊整理著Jack的衣服,一邊說 "你該上去開船了。"

Jack點了一下頭,說 "那好,你在下面再休息一下,到了我再下來叫你。"

蓉蓉笑著點點頭。而Jack在蓉蓉的額頭上親了一下,跟著就拿著他剛剛整理好的旅行袋轉身離去。

Jack走了上去之後,就把門關了起來。他的後背靠在門上,仰起了頭,接著深呼吸了一口氣,跟著就把門上的鎖鎖了起來。

Jack坐在駕駛座上,戴著墨鏡,掌著舵,把船開到和江揚約定好的碼頭。

伍利坐在他的旁邊,問 "你確定江揚看的懂你的聖經密碼嗎?"

Jack看著前方茫茫的大海,說 "他一定看的懂,他的思維跟我很像,所以我想的到的,他一定也想的到。"

伍利問 "那萬一他沒來呢?"

Jack轉過頭來看著伍利。

伍利看著Jack說 "如果等一下有一個地方沒有照著你的計畫走,你就死定了。"

Jack想了一下,說 "等一下不管發生了什麼事,都照著計劃做,我自己的安危我會自己想辦法。如果你們沒有照著計劃做,不只我的安危,你們也會有事。"

伍利聽到了Jack這麼說,抓著他的肩膀,說 "Good luck!"

Jack笑了一下,說 "Thanks!"

接著Jack就繼續把船朝著碼頭開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0-21 21:03 , Processed in 0.10911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