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小说小品] 原來愛上賊第二輯(搬家完成!)

[复制链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34:14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集-3

第二天一早伍利就起來了,已經收拾好了他昨天睡在客廳的棉被。

而蓉蓉很開心的用小跑步從樓梯上走了下來,因為她今天一起來Jack就告訴她今天要去接嘉駿跟安安回家的事。

蓉蓉滿心歡喜的走進伍利的房間,先是敲了敲門,可是裡面的人還沒有說話,蓉蓉就馬上就轉了轉伍利房門的把手,把門打開,很開心的說 "爸爸,今天

蓉蓉一打開房門就看到在房裡除了伍利之外還有Ali的存在,而Ali正好在收拾床鋪,伍利則是正在穿著一件外套。

他們三人對看了一眼之後,蓉蓉就有些害羞的說 "不好意思。"

接著蓉蓉就關上了房門,跟著伍利和Ali就對看了一眼。

而蓉蓉在關上房門之後就走到了客廳來,臉上呈現出的是一種害羞而且不知所措的表情,正好Jack也從樓上走下來了。

Jack一看到蓉蓉臉上的表情就問 "怎麼了?"

蓉蓉一看到Jack就像是看到救星般的樣子,Jack走到了蓉蓉的旁邊,蓉蓉馬上跟Jack說 "爸爸他帶了一個女生回家。"

Jack聽到了一點都不驚訝,笑著說 "我知道啊。"

蓉蓉很疑惑的問 "你知道?"

Jack解釋說 "那是你爸爸的朋友,她昨晚喝醉了,而你爸爸又不知道她家住在哪裡,那就只好帶她回家睡一晚了。"

蓉蓉聽到了就點點頭,說 "原來是這樣啊,嚇了我一跳。"

Jack聽到了蓉蓉的話,問 "嚇了一跳?什麼東西嚇了你一跳?"

蓉蓉解釋說 "我剛剛一進去爸爸的房間就看到爸爸在穿衣服,而他的朋友在收拾床。"

Jack聽到了就笑了出來,問 "所以你以為他們

Jack笑到甚至還彎下了身子在笑。

蓉蓉看到Jack笑的那麼誇張就說 "你有沒有必要這樣啊?我剛剛已經很尷尬了,你還笑我!"

可是Jack還是一直在笑著,而伍利從房間走了出來,一邊向他們走了過來,一邊問 "什麼事情那麼好笑啊?"

Jack一看到伍利就挺起身子,盡量收起自己的笑意說 "你來的正好,我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蓉蓉馬上就跟Jack說 "喂,我警告你不准說!"

Jack聽到了蓉蓉的警告之後就又開始在笑了,而伍利看著Jack,問 "幹嘛啊?發生什麼事了?"

跟著伍利看著蓉蓉解釋剛剛的事情,說 "對了,蓉蓉,剛剛你看到的那個女生是我朋友,她昨晚喝醉了,所以我留住她一晚。"

蓉蓉露出了害羞的樣子,說 "我已經知道了。"

接著她看到Jack還在笑,於是就對著Jack在喊 "你不要再笑了好不好!"

Jack聽到了之後就盡量克制著笑意,說 "好,對不起,不笑。"

可是就在Jack收起了笑容之後過沒幾秒,Jack又笑了出來。

蓉蓉看到Jack一直在笑她就有些生氣的對著Jack大叫 "你很過分欸!"

伍利看到他們兩個這樣就更好奇的問 "你們到底在幹嘛啊?"

此時,Ali從伍利的房間走了出來,而Jack也盡量收起了笑意。Ali站在走廊裡看著蓉蓉對她微笑了一下,接著就點了點頭,而蓉蓉看到Ali也是一樣的回應。

伍利先是看了看他們兩個,接著就看著Jack問 "到底你是在笑什麼啊?"

Jack和蓉蓉坐在車上,而Jack在開著車,一隻手放在方向盤上,一隻手就放在臉上,蓉蓉還以為Jack還在笑她,於是就有點不大高興的樣子。

在這個時候,他們車子前的紅燈亮起,於是Jack停下了車。

而蓉蓉先是看了一下Jack,接著就有些不大開心的說 "你到底還要笑多久啊?"

Jack本來還不知道蓉蓉在說什麼,接著他看了一下自己,看到他把手放在臉上就知道了蓉蓉是誤會他還在笑她,於是Jack就把手放下來,看著蓉蓉說 "我不是在笑你,我只是想說你爸爸都已經60歲了,如果和一個20幾歲的女孩子在一起的話,你不覺得很好笑嗎?"

蓉蓉想了一下,接著說 "如果爸爸真的喜歡的話,其實我是無所謂的。"

Jack聽到了蓉蓉的話有些吃驚的問 "你的意思是說如果你有一個年紀比你小很多的後母你也沒關係?"

蓉蓉看著脖子上那條用她父母結婚戒指做成的項鍊,有些感嘆的說 "媽媽都已經過世那麼久了,如果爸爸真的找到第二個喜歡的人的話,那我應該是要為爸爸高興,我想媽媽也是這樣想。"

Jack看了一下那條鍊子,接著他又看了一下蓉蓉,有些輕挑的說 "難怪了,有其母必有其子啊。"

接著他們車子前的綠燈亮起,Jack把手煞車放下,開始開著車。

而蓉蓉疑惑的看著Jack,問 "什麼意思啊?"

Jack看著前方的路,對蓉蓉說 "本來我還在想,為什麼波子可以那麼接受我,本來我以為是他親生爹地的關係,不過現在我知道了,因為波子的想法跟你現在一樣。"

蓉蓉聽到了就有些不是很開心的樣子,有些感嘆的說 "波子他現在很獨立,也很懂事了。"

Jack先是看了一下蓉蓉,接著他一邊開著車,一邊說 "不管波子有多獨立,他畢竟還是個孩子,需要父母的陪伴,所以我打算等波子在紐西蘭唸完這個學期之後就把他接回來香港。如果你想的話,可以把波子的奶奶也接過來跟我們一起住。"

蓉蓉聽到了就很驚訝的看著Jack,問 "你不介意嗎?"

Jack看了一下蓉蓉,問 "我介意什麼?"

蓉蓉看著Jack有些試探的問 "可是波子的奶奶是

Jack一邊開著車,一邊說 "你都會說她是波子的奶奶了,就是我的親戚,那我的親戚和我們一起住有什麼關係?"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笑了一下,而她的笑容卻是Jack帶給她的,是只有在Jack疼她、哄她的時候才會出現的專屬笑容。

Jack和蓉蓉到了嘉駿跟安安的醫院,滿心歡喜的要接他們兩個回家。而他們才剛走出電梯,就看到江揚在嘉駿跟安安的病房外。

江揚看到他們來了,就走了過去,面帶笑容的問 "來接小孩回家啊?"

Jack看到江揚一點也不驚訝,反而笑著說 "是啊。"

而蓉蓉看到江揚就問 "江sir,你怎麼會在這裡?"

江揚先是看了一下Jack,接著就看著蓉蓉說 "我來查案。"

蓉蓉聽到了就點點頭,因為是警方的事所以她也不好意思再多問。

Jack對蓉蓉說 "蓉蓉,你先進去吧,我跟江sir說幾句話後就進去。"

蓉蓉笑著點點頭,接著她就走進了嘉駿跟安安的病房裡,整條長廊上只剩江揚和Jack二人。

Jack看著江揚,笑著說 "謝謝你熬夜幫我看著我兩個孩子。"

而江揚在蓉蓉走了之後就收起了笑容,擺出一個警察的樣子跟Jack說 "不用謝,不過我想跟你說我們現在在查卡門跟龍田道一這兩個人。"

Jack聽到了就點點頭,接著問 "然後呢?"

江揚接著說 "龍田道一現在不在香港,可是他跟卡門的接頭人就是你。"

Jack還是一副很不在乎的樣子,問 "所以呢?"

江揚很嚴肅的說 "我不想親自逮捕你,你可不可以跟我們警方合作?就當是我拜託你。"

Jack聽到江揚這麼說也收起了笑容,開始嚴肅了起來,說 "你只顧著查案,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你們會知道他們上次交易的地方就是金紫荊廣場?還有,上次你們為什麼會晚來碼頭?"

江揚想了一下,皺起了眉頭,接著說 "所以你的意思是

Jack故意咳嗽了一下,打斷了江揚的話,接著說 "現在是敏感時期,我想有些話最好是不要說的太明顯。"

接著Jack就拍了拍江揚的肩膀,跟著就從江揚的身邊走過,想要走進嘉駿跟安安的病房,可是他在走進病房前又突然停了下來,說 "約翰。"

Jack說完這兩個字之後就走進了嘉駿跟安安的病房了。而江揚聽到這兩個字之後就露出了笑容,因為他知道Jack指的是什麼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35:05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一集

江揚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的,因為他今天早上見到Jack時,他說的那些話他也聽懂了涵義。所以江揚在辦公室的時候總是一直在注意著傳真機,心裡在想著Jack什麼時候會再傳給他第二封密碼,而就在他等了一天之後,有些失望的回到家,可是他不知道Jack已經把密碼送到他家了。

江揚一打開門就看到桌上有一盒蛋糕,江揚指著蛋糕問 "這是什麼?"

江揚的爸爸走了過來,說 "這是高老板送過來的,說是他欠你的早餐。"

江揚聽到了之後馬上就迫不及待的坐在沙發上拆開了蛋糕盒,而在蛋糕盒裡的除了一個蛋糕之外什麼也沒有,江揚專心的拿起了蛋糕看了又看,可是那只是個普通的蛋糕。

而江揚的爸爸在一旁看著江揚手裡的蛋糕,讚嘆的說 "高老闆的手藝真的很精緻啊!"

而江揚有些失望的把蛋糕放在了桌上,因為蛋糕上面什麼都沒有,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江揚突然瞥見了在蛋糕盒的內側寫了些字,江揚馬上把蛋糕盒拿起來看,在蛋糕盒的內側裡寫了 "5-4-8-9  5-6-7-11  2-8-5-1  3-4-5-2 7-5-6-11  1-9-4-3  4-2-3-7  2-8-7-6

江揚馬上就拿著蛋糕盒走進了房間,而江揚的爸爸還摸不著頭緒的說 "喂,阿揚,你不吃蛋糕啊?"

江揚走進房間裡之後馬上從抽屜裡拿出了上次Jack給他的那本聖經,加上今天早上Jack跟他說的約翰,他開始翻譯Jack給他的訊息。他一個字一個字的翻出來,寫在一張紙上,接著最後一個字也翻完了之後,江揚就拿起那張紙看著,這次Jack給他的訊息是 "明天早上,老地方見"

江揚翻完了之後先是深吐了一口氣,因為要這麼一個字一個字的找,的確還蠻累的。可是江揚接著想了想,Jack為什麼要那麼大費周章的告訴他密碼,而不是像上次一樣用傳真的方式跟他說,難道Jack懷疑在警局裡面有臥底?

Jack正在家裡研究著怎麼帶寶寶,蓉蓉在Jack的身旁教著Jack,他們坐在客廳裡,一人各替一個寶寶換著尿片,Jack跟著蓉蓉的動作在做,而伍利也在一旁看著。

Jack一邊看著蓉蓉的動作,一邊替安安換尿布,看起來有些鱉腳的樣子,而且偏偏安安又不配合,一直又哭又鬧的,讓Jack更加手忙腳亂,蓉蓉和伍利在一旁看到了Jack手足無措的樣子就覺得好笑。

Jack一直對著安安說 "安安你乖嗎,讓爸爸練習一下。"

可是安安不只一直亂動,還一直在大哭,Jack這個大人看起來也快哭了。而在這個時候,安安踢到了Jack放在旁邊的奶瓶,Jack雖然馬上就接住了那個奶瓶,可是因為Jack抓的時候太用力,裡面的裝的母奶全都灑了出來,Jack的手上都沾滿了母奶。而安安在這個時候停止了哭鬧,並且露出了很開心的樣子,就像是在取笑著Jack一樣。

Jack很無奈的看著安安說 "真是謝謝你啊。"

蓉蓉看到了就笑了出來,而伍利也一邊笑著,一邊拿了盒面紙給Jack,笑著說 "拿去擦擦吧。"

Jack接過了面紙之後,就抽了幾張面紙出來,接著他一邊用面紙擦著手,一邊說 "真是個不孝女,把老爸搞的那麼狼狽居然還在笑?"

伍利笑著說 "起碼她現在不哭了。"

而蓉蓉也從面紙盒中抽了幾張面紙出來幫Jack擦著手上的袖子,接著擦了沒有幾下之後就笑著說 "你還是上去換件衣服好了。"

跟著蓉蓉和伍利都低下了頭在笑著,而Jack有些無奈的說 "我看我去換件雨衣再來練習好了。"

說完,Jack就走到樓上去換衣服了,蓉蓉跟伍利還是在客廳笑著,嘉駿跟安安也是。

Jack換了件衣服下來之後,就繼續練習著換尿布,不過這次的練習對象換成了嘉駿。Jack很快的就幫嘉駿換好了尿布,當Jack幫嘉駿換好了尿布之後就把嘉駿舉了起來,接著又放了下來,跟著Jack就看著嘉駿說 "還是嘉駿乖。"

而安安被蓉蓉抱在懷裡,安安在這個時候玩著口水,看起來就像是在對著Jack吐舌頭一樣,他們三個大人看到了之後就笑了一下。

Jack抱著嘉駿,看著安安,帶著幾分幽默的說 "哈,這麼小就跟我唱反調,長大了還得了啊?"

到了晚上,Jack跟蓉蓉都在熟熟的睡著,可是嬰兒的哭聲又把他們兩個吵醒了,今晚已經是第三次了。

Jack被嬰兒哭聲叫醒了之後先是揉了揉他那睡眼惺忪的眼睛,接著他就拿起他放在床頭櫃的眼鏡,跟著就站了起來去看看嘉駿跟安安,Jack走到了嬰兒床旁邊把安安抱了起來,檢查她的尿布有沒有濕。

而蓉蓉也從床上爬了起來,走到了Jack的旁邊,問 "怎麼?尿布濕了嗎?"

Jack抱著在大哭的安安,看著蓉蓉,說 "沒有濕,可能餓了吧?"

接著蓉蓉就想把安安抱過來,說 "那我抱她下去喝奶吧。"

Jack抱著安安,說 "我來吧,不然再這樣下去我們兩個都沒得睡了。"

蓉蓉聽到了就問 "你可以嗎?"

Jack看著蓉蓉說 "可以的,我都學了一天了。"

蓉蓉笑著說 "那好吧,你晚點再叫我起來跟你做交接。"

Jack點了點頭,接著Jack就抱著安安走到了樓下去。

Jack先把安安放在沙發上,接著就走到了廚房幫安安沖奶喝,安安的哭聲一直都沒有間斷過,跟著Jack就拿著奶瓶走了過來。

他先是把奶瓶放在桌上,接著他抱起了安安,搖著她,小聲的對安安說 "安安乖嗎,不要吵了,不然你哥哥和媽咪也會被你吵起來的。"

可是安安還是一直在哭著,而就在這個時候,樓上又傳來了嘉駿的哭聲。

過了一陣子,Jack在樓下已經把嘉駿哄睡了,嘉駿安穩的躺在沙發上睡著,而安安就躺在嘉駿的旁邊,雖然已經沒有再哭了,不過她的一雙眼睛還是睜的很大,而且還一直動著手腳,活力充沛的樣子。

Jack有些無奈的看著安安,深吐了一口氣,問 "你一定要這樣嗎?"

安安看著Jack在笑著,一直動著手腳,就像是在跟Jack玩的樣子。

第二天早上,蓉蓉從樓上走了下來,而她一走下來就看到Jack抱著安安在沙發上睡的很熟,安安跟嘉駿也是,蓉蓉走到了他們三個的旁邊,看著他們的睡樣,心裡掀起了一絲絲的甜蜜。

接著蓉蓉輕輕的抓著Jack的肩膀,小聲的叫著他 "JackJack?"

Jack的眼睛隨著蓉蓉的聲音而張開,他看了看外面發現已經天亮了。

而蓉蓉從Jack的手裡把安安接過來,說 "我來抱她上去睡。"

蓉蓉蹲在嬰兒床的旁邊幫嘉駿跟安安把被子蓋好,他們兩個在嬰兒床裡安穩的睡著,蓉蓉用著很滿足的笑容看著他們。而在這個時候,Jack在蓉蓉的身後打了個哈欠,吸引到了蓉蓉的注意。

蓉蓉轉過頭去看著Jack,說 "你現在先睡一會兒吧,我來看著他們就行了。"

Jack閉上了眼睛,捏著眉頭,說 "沒有,我約了人,等一下就要出去。"

蓉蓉聽到了就問 "既然你一早就要出去,那你昨晚為什麼不叫醒我?"

Jack看著蓉蓉,說 "你才剛坐完月子,我不想你太累。"

接著Jack指著嘉駿跟安安,說 "而且我也沒想到這兩個小魔怪居然會折騰了我一整個晚上,尤其是安安,不管我怎麼哄她就是不肯睡,結果現在她又睡的那麼熟,真是的。"

蓉蓉聽到了就笑著說 "有其父必有其女啊,看來安安真的很調皮,就跟你一樣。"

Jack先是笑了一下,接著他看了一下錶,說 "時間差不多了,我要走了。"

接著Jack就拿起他放在床上的外套,往樓下走去。

而蓉蓉站了起來,問 "你不吃早餐啊?我幫你做。"

Jack回頭看著蓉蓉,一邊穿著外套,一邊說 "不用了,你看著他們吧,我晚點就回來。"

蓉蓉聽到了就說 "那好吧,你小心點。"

Jack穿上了外套,看著蓉蓉笑著點了點頭,接著他就走下了樓梯,而Jack才剛走下樓梯就剛好遇到伍利從房間走出來。

伍利看到Jack就問 "你要出去啊?"

Jack點了點頭,一邊弄著他外套後面的領子,一邊看著伍利說 "對了,你今天幫我把那些都做好啊。"

伍利有些不耐煩的說 "放心吧,如果你連我做事都不能放心的話就沒有人值得你信任了。"

Jack聽到了就笑了一下,接著就往門口走去。

伍利臉上掛著笑容,而蓉蓉走了下來,問伍利 "Jack出去了啊?"

伍利指著門口,說 "剛出去。"

接著伍利就轉過身去,把家中調節燈光的調節器上的轉盤轉了轉,接著家裡的燈打開了一下之後又關掉了,跟著又打開。

蓉蓉看到了就問 "你在幹嘛啊?"

伍利還在轉著調節器上的轉盤,說 "Jack叫我調整家裡的溫度還有燈光,因為他說早產兒的眼睛容易出問題,所以以後家裡的燈不能像之前那樣一閃一閃的,這樣對他們的眼睛不好,而且他居然誇張到連家裡的溫度都說要調整好,也說是因為早產兒皮膚比較敏感的關係,所以溫度和濕度都要調整好,晚一點我還要上去裝除濕機呢。"

蓉蓉聽到了之後心裡感到一陣溫馨,笑容馬上就佔據了她的臉,接著她對伍利說 "對了,爸爸,Jack說希望等到波子唸完這個學期之後就把他接回來香港,還有波子的奶奶也會跟我們一起住。"

伍利聽到了馬上就皺起了眉頭,馬上就回頭看著蓉蓉,很驚訝的問 "你是說Jack要把波子接回來?"

蓉蓉看到伍利的反應就問 "對啊,怎麼了嗎?"

伍利很緊張的問 "你們不是說波子是因為不想在香港唸書所以才讓他去紐西蘭的嗎?"

蓉蓉解釋說 "因為Jack是說不管波子再怎麼獨立都好,終究還是個孩子,需要父母的陪伴,所以我們才想說等他唸完這個學期之後就把他接回來。"

伍利聽到蓉蓉說的話之後馬上臉色大變,從原本溫馨的笑容轉變成擔心和不敢置信的神情,伍利馬上就跟蓉蓉說 "我出去一下。"

接著伍利就往門口走去,可是蓉蓉注意到了伍利的神情,抓住了伍利的手,擔心的問 "怎麼了?"

伍利回頭看著蓉蓉,蓉蓉看到伍利的神情,於是她很擔心的問 "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伍利很憂心的說 "我也不知道Jack是怎麼想的,我現在只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樣。"

蓉蓉很緊張的問 "到底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你們到底在做些什麼?"

伍利想了一下,說 "你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

蓉蓉有些激動的說 "我只是想要知道實話,我不想要你們為了保護我而什麼都不跟我說,我只是想要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不要每次出事我都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此時,嘉駿跟安安的哭聲從樓上傳來,伍利先是看了一下樓上,接著他又看著蓉蓉,而蓉蓉還是緊緊的抓著他的手,眼中帶著淚光的說 "我不想要Jack和你有事,我只是想要一個家,一個安穩的家。"

伍利看著蓉蓉的樣子,他的臉上充滿著猶豫和為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35:55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二集-1

江揚站在懸崖邊,看著剛剛升起的旭日,等著Jack的到來,而他的心中有一堆的疑惑等著Jack來解答。

此時,Jack的聲音從他身旁傳來 "等了很久啦?"

江揚馬上順著聲音的來源看了過去,Jack戴著墨鏡在他的身旁,臉上掛著笑容對他說 "你很準時。"

而江揚馬上就問他 "你的意思是不是說我們警局裡有卡門或是龍田道一的人在通風報信?"

Jack聽到了之後就收起了笑容,接著說 "有可能。"

接著Jack站在江揚的旁邊,看著日出說 "其實之前我就已經發現了,不過我不確定是不是在警局裡。"

跟著Jack看著江揚說 "也有可能是我們身邊的人。"

江揚聽到了之後先是想了一下,接著就說 "如果真的是我們警方的問題的話,我會解決。"

Jack很嚴肅的看著江揚,說 "這不是你一個人可以做得到的,這次真的是很難對付!卡門很聰明,經驗又多,手段又狠。而龍田道一,他是一整個地下集團的頭兒,手下又多又衷心,如果我們就這樣抓他進監牢的話,我們跟著一定會出事,除非我們是一次就破獲他的整個集團,整個集團的人一次抓光。"

江揚聽到了就說 "我也知道,所以我才想要你跟我們警方合作。"

Jack笑著低下了頭,搖了搖頭,接著他又抬起了頭來看著江揚,說 "我們一直以來都是在幫你們警方,只是你們不苟同我們的方式,大家只是道不同,可是方向和目標是一致的。"

江揚問 "所以你的回答是同意囉?"

Jack說 "如果你同意我用我的方式的話?"

江揚想了想,接著就問 "這次你想怎麼做?"

Jack看著江揚,說 "我想你幫我,而你們首先一定要先把臥底找出來,再來我想要你們用警方的力量死盯著龍田道一和卡門,不是暗中調查,而是正大光明的調查,也包括我。"

江揚聽到了就瞪大了眼睛看著Jack,問 "你的意思是說你要去當臥底?"

Jack只是看著江揚,沒有說話。

而江揚把雙手交叉在胸前,看著Jack,用著很堅定的語氣說 "不可能,我不會答應。而且卡門知道你的身分,你一定會出事。再說,就算要派人也應該是我們警方的人。"

Jack看著江揚,冷冷的說 "來不及了,我已經是他們的接頭人了。"

江揚聽到Jack這麼說就用力的往地上的石子踹了一下,藉此來發洩他心中的擔心和不滿。

Jack繼續說 "我沒有選擇餘地,因為就算我現在收手,卡門也不會放過我,我如果想安安穩穩的過完下半輩子的話就只能跟他玩到底。"

江揚很生氣的看著地板,說 "那蓉蓉還有你剛出世的兩個孩子呢?他們怎麼辦?"

Jack低下了頭,深呼吸了一口氣,說 "我已經幫他們想好了。"

江揚知道如果他現在不幫Jack的話,他一定是死路一條。江揚的眼神當中帶著憂鬱,但是他卻看著地板,有些壓抑著自己激動的情緒,說 "所以你現在的意思就是要我來對付你,經由你來找到龍田道一跟卡門?"

Jack點點頭,說 "卡門很聰明,他不會留任何一點對他不利的線索給你的,可是我會。"

江揚看著Jack,問 "那如果你出事的話呢?我見過很多曾經做過臥底的同事殉職,而且更諷刺的是他們連死了之後都不能光明正大的蓋上國旗。"

Jack帶著一些黑色幽默的說 "那我如果真的死了的話,你就幫我找個小一點的國旗蓋吧。"

江揚聽到了之後就很生氣的推了Jack一下,Jack馬上倒退了好幾步。

江揚很生氣的看著Jack,說 "我的意思是我不想看到你去,更不想你死啊!"

Jack沒有說話,只是看著江揚。

而江揚看著Jack,很激動的說 "你為什麼每一次都一定要讓自己深陷險境你才高興啊?你以為你這樣很帥嗎?你錯了!你只是讓在你身邊的人為你傷心而已!你可不可以為你身邊的人想一下,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出事的話會有多少人為你難過啊?"

Jack看著江揚,很有信心的說 "我知道,所以我會回來。"

江揚和Jack兩個人在懸崖邊對望著,可是江揚的眼中出現的卻是無奈和悲傷。

Jack回到家後,發現伍利和蓉蓉都在客廳裡,而他們都用著既生氣又很傷心的眼神看著地板。

Jack看著他們,面帶笑容的問 "怎麼了?"

伍利把兩張去紐西蘭的機票丟在桌上,接著很生氣的看著Jack,問 "這是什麼?"

Jack看到了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簡短的說 "機票。"

伍利瞪著Jack,說 "我知道是機票!可是為什麼蓉蓉和我的名字會在上面?"

Jack沉默了一會兒之後,他看了一眼蓉蓉,而蓉蓉坐在一旁看著地板,什麼話也不說。

Jack只冷冷的對伍利說了一句 "我們晚點再說。"

接著Jack就往樓上走去,可是伍利的話讓Jack停下了腳步。

伍利坐在沙發上,問 "你是不是想用自己當餌?"

接著伍利站了起來,走到了Jack的面前,問 "因為波子如果要回香港的話,那紐西蘭那邊的事情一定要有人打點,所以你才跟蓉蓉說你想接波子回香港,其實你是想要我跟蓉蓉去紐西蘭。是不是?"

Jack抬起了頭看著伍利,問 "你想我怎麼回答你?"

伍利看著Jack,說 "我想你告訴我我猜錯了。"

此時,蓉蓉抬起了頭看著Jack,正在等著Jack說出不是兩個字。

可是Jack卻只說出了一個字,震撼了他們的心,這個字從來都沒有讓蓉蓉和伍利那麼痛心過,他只冷冷的說了 "對。"

蓉蓉聽到Jack這麼說就閉上了眼睛,低下了頭,彷彿不想接受這個事實。

伍利看著Jack,問 "還有第二個辦法的對吧?"

Jack看著他,說 "沒有,我沒有辦法了。"

接著Jack就有些氣憤的跑上了樓,而伍利和蓉蓉看著Jack的背影,心中都很擔心他。

Jack他跑上了陽台看著外面的景色,此時,Jack的眼中出現了氣憤和無奈。

伍利悄悄的走到了Jack的身後,伸出了手抓著Jack的肩膀,說 "事情總會有辦法的。"

Jack馬上就把伍利的手甩開,轉過身去看著他,對著他很激動的說 "沒有,沒有,沒有,我沒有辦法了!"

伍利看著Jack,說 "是你說的,每一種事情都不只一種解決辦法,這種不行就換下一種,沒必要拿自己當餌那麼冒險啊。"

Jack很激動的說 "可是我每一種辦法都試過了,不行就是不行!"

接著Jack看著伍利退後了幾步,Jack把背靠在牆上,沿著牆壁坐了下來,接著他把眼睛放空,很無力的說 "我不知道為什麼,為什麼每次他都能看穿我們的計畫,我們上次潛進他家去做了那麼多事,可是沒有用,因為他除了當天回去過一次之外就再也沒有回去過了,錢、電腦、衣服,他什麼都沒有帶。"

伍利蹲了下來,看著Jack,說 "那就再想,辦法是人想的。"

Jack用手扶著頭,看著地板,說 "我好累,我不想再想了。我覺得好累、頭好痛,我不想再想了。"

伍利抓著Jack的手臂,用著爸爸的口氣對他說 "我知道你很累,可是這個辦法絕對不行,因為風險太大,我們每個人都不希望你出事,所以我們沒辦法拿你來冒險。"

Jack抬起了頭,很無奈的看著伍利,說 "來不及了,我已經是他們的接頭人了。"

伍利聽到了之後就閉上了眼睛,抓著Jack的手也放了下來,接著他站了起來,在原地轉了幾個圈,跟著就對著Jack大叫 "你為什麼不早跟我們說呢!"

Jack坐在地上,看著地板,一句話都不說。而伍利看到Jack的反應之後就扶著額頭,在原地踱步,接著他看了一眼Jack之後就說 "你想怎樣就怎樣,我不管了。"

跟著伍利就很生氣的走出了陽台,留下Jack一人還坐在原地。

Jack坐在原地,先是閉上了眼睛,跟著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就把頭往後靠在牆上,顯得很累的樣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36:40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二集-2

伍利跑到了酒吧裡喝著悶酒,啤酒是開了一瓶又一瓶,他幾乎是一口就喝完一瓶啤酒,接著又繼續開下一瓶。

Ali在伍利的旁邊看到他這樣就把他拿著的啤酒搶了過來,說 "你別再喝了,你這樣喝很容易醉的。"

伍利在他的啤酒被Ali拿走之後就很生氣的用袖口擦了擦嘴角,而他生氣的氛圍幾乎在他周圍的人都可以感覺到。

Ali看著伍利,問 "你怎麼啦?之前就算你再怎麼不高興也不會這樣喝酒的?"

接著Ali就把伍利的啤酒放在桌上,而伍利搖搖頭,說 "沒辦法了。"

跟著伍利伸了個懶腰,把雙手放在頭後面,大叫 "沒辦法了!"

此時,整個酒吧的人都在盯著他們兩個看,而Ali看著那些人笑著點了點頭,小聲的說 "對不起啊,我朋友喝醉了。"

接著Ali瞪著伍利,小聲的說 "你要發酒瘋去別的地方發好不好啊?這裡人很多!"

伍利冷笑了一下,說 "現在發瘋的人不是我,是我女婿。"

Ali聽到了就問 "高哲?他怎麼了?"

伍利說 "他要拿自己當餌,把卡門和龍田道一引出來。"

接著伍利就又拿起他的啤酒喝著,而Ali聽到了就說 "什麼?他瘋了嗎?"

伍利喝了一口啤酒之後就說 "你也會說他瘋了對吧。"

Ali接著問 "你們到底是怎麼了?之前才跟你們見過面,那時你們還好好的啊?"

伍利搖搖頭,說 "我不知道,一切都發生的很突然,說變就變。"

接著伍利又繼續喝著他的啤酒,Ali看著伍利喝著啤酒的樣子就問 "雖然我跟你的女婿沒有什麼交情,不過我也看的出來他不是那麼草率的人。是不是你跟他說了什麼或是做了什麼他才會這麼做?"

伍利把已經喝完的啤酒瓶放在桌上,說 "我什麼都沒做。"

接著伍利就再開第二瓶啤酒,而Ali想了想之後又問 "那你女婿是不是知道了你跟卡門的恩怨了?"

伍利聽到了就停下了手,轉過頭去看著她,問 "你怎麼知道?"

Ali聽到了就跟著伍利在開第二瓶啤酒,看著啤酒瓶,說 "你這樣跟人家說,人家又是你的女婿,當然是會想說非得要幫你把卡門送回監牢不可了。而且卡門又不是省油的燈,光是對付一個那麼難對付的對手他就已經夠累了,還要照顧你女兒和兩個孩子,當你女婿也太可憐了吧?"

伍利聽著Ali這麼說,覺得她說的也不無道理。

Ali把啤酒的蓋子打開之後就看著伍利喝了一口酒,跟著就說 "你女婿可能只是太累了,你這個岳父也不要一直欺負人家嗎?你那麼咄咄逼人,你小心你女婿早晚被你逼去跳樓。"

伍利聽到了之後盡量裝做不在乎的樣子,繼續開著他的那瓶啤酒的蓋子,跟著就拿起了酒喝著。

Ali把酒瓶放在桌上,說 "我是沒有當過別人的女婿或是岳父啦,不過我知道你的性格,有時候你真的是會在不知不覺當中把人家逼的太緊,雖然你有時候會在口頭上跟人家說沒關係,可是這樣反而壓力會更大。"

伍利也把酒瓶放在桌上,看著Ali說 "可是卡門真的不好對付,先不說我給他壓力的那筆,他現在要拿自己當餌就是萬萬不可了。"

Ali深呼吸了一口氣,接著笑著問他 "你是白痴嗎?你女婿會想要拿自己當餌的原因最主要的就是太累,你主要原因不根治,只是一個勁的叫人家想第二個辦法,你是真的想把他逼去跳樓你才高興啊?"

伍利聽到了就問 "那我要怎麼做?"

Ali聽到了伍利這麼問,有些無奈的說 "天啊,當你女婿還真可憐。"

接著Ali拿起她的啤酒喝了一口,跟著她就跟伍利說 "很簡單嗎,上吊也得喘口氣,你就讓你女婿身心放鬆個一天,讓他休息一下,把狀況都調整好之後,自然他就會知道這個辦法不行,想第二個辦法了啊。"

伍利想了一下,問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Jack可能只是因為太累,所以才隨便先想個辦法來應急,而我就要讓他放鬆個一天,這樣他自然就會再想第二個辦法了?"

Ali看著伍利,喝了一口啤酒,說 "我不確定你女婿是怎麼想的啦,不過我聽你這樣說起來,真的覺得你女婿還蠻可憐的。你想想,一直以來他對付完你之後還有一堆事情要他煩的,就算不提對手,他要照顧老婆,還要因應你這個岳父的要求,現在還有兩個早產兒的小孩,如果換成是我的話,我還不如自己去跳樓,早點解脫算了。"

伍利聽到了之後就問 "我是真的有那麼糟嗎?"

Ali看著伍利說 "你不知道你這人一向都是這樣嗎?每次總是直接或是間接的給人家壓力。以前我是你手下,我可以很確定的告訴你這點,對!你這人真的是很不會顧慮人家感受,不過自從你有了一個家之後我感覺你有稍微好一點了,可能是近朱者赤的關係吧。"

接著Ali又再喝著她的啤酒。

伍利聽完了Ali的話之後就問 "那我要怎樣才能知道別人的感受?"

Ali聽到伍利這麼問,馬上把嘴裡的啤酒噴了出來,接著她看著伍利說 "你真的是很不會做人,這還要問啊?"

伍利聽到Ali這麼說就深吐了一口氣,接著就擺出了在想事情的樣子。

過了一會兒,伍利和Ali走出了酒吧門口,伍利坐上了計程車。

而伍利才剛坐上了車,車門還沒關上,就很緊張的問Ali "所以我真的只要讓他休息一天就行了嗎?"

Ali聽到伍利這麼問,露出了很不耐煩的樣子,說 "我的將來也在你女婿的手裡,我會拿這來開玩笑嗎?而且再說,你讓你的女婿休息個一天是會死啊?"

伍利聽到了之後就說 "那好吧,你也不要騎車了,坐計程車回家吧,我先走了。"

接著伍利就關上了車門,計程車從Ali的身旁開過,而Ali在伍利走了之後就變了個表情,跟著她就拿出了手機,跟電話的另一頭說 "喂,我照你說的做了。"

說完,Ali馬上就把電話掛掉了,接著她看著伍利搭乘計程車遠去的影子,眼神當中透露出一絲絲的無奈,小聲的說了句 "對不起。"

跟著Ali就往另外一邊走去,可是在這個時候在對面的大樓屋頂上有個人正在用著望遠鏡監視著他們,那個人用著望遠鏡看著他們露出了陰險的笑容,而那個人的手背上有著蠍子圖案的刺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38:37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三集-1

Jack仍然坐在陽台上發呆,腦子裡什麼都不想,他扶著頭,看起來好像又開始頭痛了。而在這個時候,蓉蓉在他的旁邊蹲了下來,拉了拉他的袖子,吸引了Jack的注意,Jack抬起了頭來看著蓉蓉。

蓉蓉看著他,有些小心的問 "我一個人沒辦法同時帶他們兩個,你可不可以幫幫我?"

Jack聽到了之後先是深吐了一口氣,再來他點了點頭。蓉蓉看到Jack點頭之後就笑了一下,因為他既然還會幫忙,就是說他的心情雖然糟,可是還有婉轉的餘地。

蓉蓉和Jack好不容易才把嘉駿跟安安哄睡了,Jack小心翼翼的把安安放進嬰兒床裡,深怕又會把她給吵醒了。

而蓉蓉在嬰兒床旁邊看著他們兩個熟睡的樣子,說 "你看看他們,剛剛鬧成那樣,現在又睡的那麼熟。"

Jack聽到了之後沒有任何的回應,他轉身走到了床邊,坐在床上,把眼睛脫了下來拿在手上,揉著自己的太陽穴。

蓉蓉回頭看到Jack的樣子之後就走了過去,坐在Jack的旁邊,把他拿著眼鏡的那隻手拿了過來,把他的眼鏡放在一邊,接著幫他按著手上的穴道。

Jack轉過頭去看著蓉蓉,問 "你不生我氣嗎?"

蓉蓉一邊幫Jack把眼鏡戴上,一邊說 "一開始爸爸告訴我的時候我真的很生氣,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到你不舒服的樣子,就不氣了。"

Jack聽到了之後就深吐了一口氣,說 "對不起。"

蓉蓉聽到了Jack的道歉之後就笑了一下,接著看著他,說 "我以前不走,現在也不想走,那是因為我想陪著你,你可以尊重我的決定嗎?"

Jack看著蓉蓉,很憂心的說 "可是這次真的很危險,我不想你有事,只要兩個星期,兩個星期後你就可以和波子回來了。"

蓉蓉摸著Jack的臉頰,說 "我有一個那麼能幹的老公,我就算不用離開,他也會保護我的啊,還有嘉駿跟安安,對不對?"

Jack抓著蓉蓉的手從他的臉頰上移開,看著她,說 "這次他沒辦法了。"

蓉蓉聽到了就問 "你什麼時候開始對自己那麼沒信心的啊?這不像你。"

Jack低下了頭,扶著自己的額頭,說 "我真的很累,我頭很痛,我真的不行了。"

蓉蓉聽到了就幫Jack揉著太陽穴,說 "我知道你很累、很辛苦,爸爸已經把全部的事都跟我說了。"

Jack聽到了之後就轉過頭來看著蓉蓉。

而蓉蓉抓著Jack的肩膀,看著Jack,說 "你現在只是累,不是不行。而且就算你不行,還有爸爸跟BT他們啊,你有一整個家在支持你,那你說說看,如果你不行,還有誰行?"

Jack又低下了頭,而蓉蓉看到了就抓起了Jack的手,一邊幫他做著手上的穴位按摩,一邊說 "你如果真的是不想做的話,說真的,我會很開心,因為我本來就不是很喜歡你做這種事,我一直都很希望你可以收手。可是現在不一樣,因為這是你想做的事,可是你卻對自己沒信心。"

蓉蓉把Jack的手放下,看著他,說 "我寧願你繼續做這種事,也不希望你變成現在這樣,那麼不開心。"

Jack抬起了頭來看著蓉蓉,蓉蓉繼續說 "現在你已經不是一個人了,你還有我,我現在是你的家人,你忘啦。"

Jack馬上就抱住了蓉蓉,並且眼中泛出了淚光,對她說 "對不起。"

而蓉蓉抱著Jack先是笑了一下,接著她摸著Jack的後腦杓,就像是在哄著一個孩子一樣的溫柔。

第二天,Jack和蓉蓉上了船屋出海。Jack坐在甲板上,而他的表情還是一樣的憂慮,他手裡還拿著手機,在他正想打電話出去的時候,蓉蓉突然出現,把他的電話拿了過來。

Jack抬起了頭看著蓉蓉,蓉蓉拿著Jack的手機,跟他說 "今天呢,我不准你碰電話。"

接著蓉蓉就坐在Jack的旁邊,把Jack的手機放在她的另一邊,挽著Jack的手臂,和他一起看著海,說 "放心吧,只是休息一天而已,沒事的。"

Jack先是笑了一下,接著就深呼吸了一口氣,看著大海,可是海風還是吹不走他臉上憂鬱的神情。

另外一邊,伍利把嬰兒床暫時搬到了客廳來,這樣他比較方便看著嘉駿跟安安,而他們兩個在嬰兒床裡安穩的睡著。

此時,伍利在廚房裡煮著奶瓶消毒,可是一個電鈴聲響起,讓伍利暫時離開了廚房。

伍利一邊用他身上的圍裙擦著手,一邊走到門前,他先是從貓眼裡往外看了看,接著他就把門打開,在門外的是Ali

伍利才把門打開,Ali一看到他就笑了出來,伍利看到了就問 "你幹嘛啊?"

Ali一邊遮掩著笑,一邊說 "沒有,只是第一次看你穿圍裙,覺得很好笑。"

伍利聽到了Ali這麼說就把手靠在門上,看著她,問 "你到底來幹嗎的?"

Ali盡量忍住臉上的笑容,說 "我收到消息,知道你今天要當保母,怕你忙不過來,就來幫忙了。"

伍利聽到了就側了個身子讓Ali看到他搬下來的嬰兒床,說 "你來晚了,我剛剛好不容易才把他們兩個哄睡了。"

Ali走了進去,往嬰兒床走去,接著她看著嘉駿跟安安,說 "他們兩個還是一樣,好可愛。"

伍利把門關上之後也往著嬰兒床走來,看著嘉駿跟安安,說 "當然,你也不看看是誰的孫子。"

Ali聽到了之後就看著伍利,說 "你可以再不要臉一點沒關係,因為你已經沒辦法更不要臉了。"

Ali說完之後就繼續看著嘉駿跟安安,而伍利聽到Ali這麼說之後就深吐了一口氣。

接著Ali皺起了眉頭,看著伍利,問 "什麼味道?"

伍利馬上就說 "糟了,我在煮奶瓶。"

跟著伍利馬上就跑到了廚房,趕快把火關掉。

Ali看著伍利跑進廚房慌張的樣子先是笑了一下,接著她又看著嘉駿跟安安在嬰兒床裡熟熟的睡著,臉上的笑容慢慢的收了起來,取而代之的是憂鬱和不捨的神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39:33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三集-2

在警局裡,江揚從門外走進了重案組辦公室,他的手下本來還在討論著江揚的行徑,可是江揚一進來之後他們就停下了這個話題,對著江揚叫著 "江sir。"

江揚聽到了之後就點點頭,接著就走進了他的辦公室。

而江揚才坐了下來,大海就走了進來,對他說 "江sir。"

江揚一抬頭,一看到是大海就有些緊張的問 "有什麼進展嗎?"

大海坐在江揚的面前,拿了份報告給他,江揚接過了報告專心的看著。

大海向江揚報告說 "剛剛掃毒組送來的報告,他們說最近的毒梟常常遭遇到莫名的攻擊,現在已經死了十一個了。至於羅繼威他就像是消失了一樣,找不到他人。而高哲他今天一早就和他老婆出海了。"

江揚聽到了就想了想,而大海看著江揚在思考的樣子,問 "江sir,你最近很反常,你沒事吧?"

江揚搖搖頭,很冷淡的說 "沒什麼,你先出去吧,有事再向我報告。"

大海聽到了就說 "那好吧。"

接著大海就走出了江揚的辦公室。

而江揚在大海走出了辦公室之後就隔著玻璃看著在外面他們那群同事們,接著再看著一旁的傳真機,跟著就想到昨天早上Jack跟他的對話。此時,一份傳真又從江揚的傳真機當中跑了出來,江揚馬上把傳真拿了過來,而傳真上寫著 "9-5-1-2  6-5-11-2  3-1-2-10  9-6-7-13  4-1-1-12

江揚看到了之後馬上就拿著傳真跑出了辦公室,可是江揚才出門口,他的上司李sir就來了,讓他沒辦法停下他的腳步,而在辦公室裡的每個人都對著他叫著 "李sir。"

而李sir一進到辦公室裡就跟江揚說 "阿揚,你來我辦公室一趟。"

江揚還來不及拒絕,李sir就走了,江揚只好乖乖的跟在李sir的後面。

江揚走進了李sir的辦公室之後,李sir才一坐下就問江揚 "阿揚,你是怎麼搞的?"

而江揚一頭霧水的坐在李sir的對面,問 "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李sir。"

sir看著江揚,語重心長的說 "阿揚,從今天開始你留職停薪。"

江揚一聽,馬上就是一記當頭棒喝,江揚驚訝的問 "為什麼?"

sir拿出了一疊照片在桌子上,江揚拿起了那些照片看著,那些都是他和Jack他們上次在Jack結婚紀念日當天在酒吧接觸的時候拍的照片。

而李sir看著江揚,說 "廉政公署已經在調查了,說你和他們私通,所以現在你手頭上的案子全部都先放下,開始放假,並且在你放假的這段期間你都要配合廉政公署的調查行事。"

江揚把雙手都放在李sir的桌子上,看著他,帶著激動的語氣說 "李sir,我當警察那麼久以來一直都是奉公守法,就算我跟他們有所接觸那也不代表我跟他們有所勾結。"

sir看著江揚,說 "阿揚,我相信你,可是這是上頭的意思,你就當作是先放個假,休息一下。"

江揚乞求著李sir,說 "那可不可以先等我辦完這件案子?只要再一、兩個星期就好。"

sir看著江揚,說 "對不起,上頭的命令是要你即時放假。"

江揚聽到了之後就站了起來,問 "怕我洩漏消息?"

sir不回應江揚的問題,反而說 "我會把你現在手上的案子交給另外一組來跟進。"

江揚聽到了之後馬上就很生氣的走了出去,彷彿就是對這間房充滿了厭惡感,一刻都不想再久留的樣子。江揚走了出去之後就從衣服拿出剛剛的那張傳真看了一眼,接著就又放回了衣服裡。

就在這個時候,江揚前腳才剛走,在他身後的清潔工就瞥了他一眼,接著那個清潔工就走到了一旁的男廁裡,擺出了清掃中的牌子,跟著他就拿出手機,寫了封簡訊,而簡訊的內容是 "江揚要行動,要跟嗎?"

寫完之後他就按下了傳送鍵,過了沒多久,他的手機鈴聲就響起了,他拿起手機看了看,是封簡訊,簡訊上寫著 "不用,繼續盯著其他警察的行動。"

那個男人看到了之後就把手機收了起來。

江揚一邊開著車回家,一邊在用無線耳機打電話出去,他聽著電話裡的嘟嘟聲,等著電話另外一頭的回應。

另外一邊,Jack的手機響了起來,Jack聽到後就想伸手去接,可是蓉蓉卻比他搶先一步把手蓋在他的手機上,並且看著他,笑著對他說 "你別忘了,今天你是我的。"

Jack聽到了之後在他的臉上就稍微出現了笑容,接著蓉蓉就繼續挽著Jack的手臂,和他一起看著海。

而江揚等了好一陣子之後,終於除了嘟嘟聲之外出現了其他的聲音。

江揚有些興奮的說 "喂,高哲。"

可是電話裡傳來的聲音卻是 "你撥的電話沒有回應,如不留言請掛斷。"

江揚聽到了之後興奮的心情就減弱了一大半,可是他還是一邊開著車,一邊在Jack的留言信箱裡留言說 "高哲,是我,江揚。我被廉政公署調查,現在停職了,可能沒有辦法幫你。還有,有好幾個毒梟都已經死了,我想應該是羅繼威想要壟斷貨品來源,這樣等到他要交易的時候就可以把價錢提高,可是我們還是找不到羅繼威,你小心點。"

接著江揚就按了一下耳機上的按鍵,掛掉了電話,停止了留言。可是過沒多久,他的電話就響了,江揚看了一下手機上的來電顯示,看到是大海。

江揚按了一下手機上的按鍵,接著就對著耳機問 "大海,什麼事?"

接著電話裡傳來大海的聲音說 "江sir,大事不好了!我們剛剛又收到了掃毒組的報告,說是最近的一個毒梟被殺的時候正在和我們的臥底同事交易,可是貨和錢都被劫走了,而那個同事在那些錢上作了記號,他們一追蹤,發現其中有一部分的錢是在嬰兒用品店裡找到的。"

江揚聽到了就很驚訝的問 "嬰兒用品店?"

大海很緊張的說 "我想是羅繼威想抓高哲的兩個孩子。"

江揚聽到了就說 "你現在馬上叫支援,我現在就趕去他家警告他。"

接著江揚在電話掛斷之後就又打了通電話給Jack

Jack在船上聽到了他的手機鈴聲之後就往手機看去,可是蓉蓉在這個時候也在看著他,Jack看了一下蓉蓉之後就笑了一下,接著就繼續看著大海,沒有接起電話。

江揚不管怎麼打Jack的手機,Jack就是沒有接,江揚越來越著急,拼命的打著電話。

而在家裡,Ali的手機也響了起來,是封簡訊,她看到了之後就走到了一邊。伍利正在看著嘉駿跟安安,逗著他們。

Ali打開了簡訊一看,簡訊裡寫著 "把孩子在十分鐘內帶來"

Ali看到了之後就回頭看了伍利一眼,他還在逗著嘉駿跟安安。

Ali看著他們,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就走了過去,跟伍利說 "對了,你今天什麼時候要帶他們去醫院?"

伍利聽到了就看著Ali,問 "醫院?為什麼要去醫院?"

Ali說 "早產兒要定時回醫院做檢查的,你不知道嗎?"

伍利想了想,說 "可是蓉蓉她沒有跟我說今天要去醫院啊?"

Ali聽到了就說 "會不會是她忘了,不過也沒關係,晚一天做檢查不會怎樣的。"

接著Ali就看著在嬰兒床裡的嘉駿跟安安,也跟著在逗著他們。

而伍利在一邊,想著Ali剛剛說的話,跟著他就跟Ali說 "不然我還是今天先帶他們去一趟好了,我去換件衣服。"

說完,伍利就走進他的房間,而Ali看著伍利走了進去,她的眼中充滿了掙扎和無奈,接著她又看著在嬰兒床裡的嘉駿跟安安。

另一方面在警局裡,重案組的同仁已經準備好了要出發,可是就在他們要走的那一刻,李sir走了進來,問 "你們要幹嗎?"

大海馬上就說 "李sir,我們收到消息,現在要行動。"

sir聽到了就說 "可是我沒有收到通知。"

Nana接著說 "李sir,這是緊急行動。"

而李sir卻說 "這起案子我已經交給另外一組了。"

大海聽到了就說 "不是啊,李sir…

sir還沒讓大海把話說完就打斷他的話,說 "好了,江揚已經停了職,這起案子也已經交給了另外一組處理,你們先做另外一起案子。"

Nana帶著幾分激動的說 "李sir,可是我們

sir馬上就擺出上司的架子,說 "This is an order!"

他們聽到了就只好很不甘心的說 "Yes sir!"

接著李sir就走出了辦公室,而nana在李sir走了之後馬上就很緊張的問大海 "海哥,現在怎麼辦?"

而大海很無奈的說 "現在還能怎麼辦,李sir都說把案子交給另外一組處理了。"

此時,剛剛的那個清潔工手裡拿著拖把從重案組的門口經過,往裡面看了一眼,接著就繼續在拖著地板。

Ali坐上了車,而伍利則是坐在後座照顧著嘉駿跟安安。Ali在扣著安全帶的時候剛好瞥見了伍利在照顧著他們兩個的樣子,她看到伍利的臉上是有多麼的慈祥,跟以前的他根本就是兩個人。接著Ali轉過頭來,在她把鑰匙插進鑰匙孔之前停下了手,而她的臉上充滿著猶豫和不知所措,眼中充滿著淚光。

伍利坐在後座,問 "怎麼了嗎?"

Ali深呼吸了一口氣,說 "沒事。"

接著Ali就把鑰匙插進了鑰匙孔裡,發動了車子。

可是Ali才開了沒有多遠,就看到江揚開著車子往他們這裡開來。

Ali回頭看了一下伍利,他還是在看著嘉駿跟安安,接著Ali又回過頭來看著前方,江揚跟他們的距離越來越近,跟著Ali閉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氣,強迫著自己問出 "寶寶的安全座椅有沒有調整好?"

伍利聽到了之後就往下看去,檢查著安全座椅。就在這個時候,江揚開著車子從他們的身邊擦身而過。江揚一邊著急的打著Jack的手機,一邊開著車,根本沒有注意到從他旁邊經過的車子。而伍利又剛好低下了身子,沒有注意到他們跟江揚擦身而過,他們就這樣交叉的錯過了。

Jack和蓉蓉在船的甲板上,還在看著大海,可是Jack臉上的神情還是一樣的憂鬱,他一直往著他的手機方向看去,接著他又看了看蓉蓉,遲遲沒有拿起手機。

但是Jack終於還是說出了一句話,他看著大海,說 "我想喝水。"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看著Jack,笑著說 "好,我拿瓶水給你。"

接著蓉蓉就站了起來,轉身往船艙走去,而Jack看著蓉蓉走進船艙之後就又看著他的手機,終於把他的手機拿了起來,他看到他的電話顯示著已經有11通未接來電了,而且都是江揚打來的。

Jack拿著手機,問 "江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40:22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四集-1

江揚跑到了Jack的家門口,拼命的按著電鈴,並且一直叫著 "高哲!高哲!"

可是一直都沒有人回應,江揚一心急,馬上就往大門踹了一腳,大門馬上就被江揚踹開,警鈴聲也隨之響起。江揚一看到在客廳裡的嬰兒床就馬上跑了過去,可是在嬰兒床裡什麼都沒有,江揚看到了之後就氣憤的往自己的手上打了一拳。

而在這個時候,大樓的管理員走了上來,站在門口,看著江揚問 "先生,你是誰啊?"

江揚一看到那個管理員就跑了過去,說 "我是警察,你知不知道這間房子的屋主去哪兒了?"

那個管理員說 "高先生和高太太一早就出去了。可以麻煩你把證件給我看一下嗎?"

江揚馬上又問 "那高太太的爸爸和兩個嬰兒呢?"

那個管理員聽到了就說 "包先生他帶著他兩個孫子跟一個小姐出去了,剛剛才走。"

江揚聽完了之後馬上就往門外跑去。

而那個管理員還在原地叫著 "先生,先生,你的證件我還沒看呢!"

Ali開著車子,地方是越來越偏僻,伍利看到了就問 "你在往哪兒開啊?"

Ali繼續開著車,說 "這是捷徑。"

接著Ali把車子開進了一個廢工場裡,停了下來。

伍利在Ali停下了車之後就在車子裡隔著車窗看著廢工場裡的擺設,可是廢工場裡根本就是一片空地,除了一些像是蓋房子用的鐵棍之外什麼都沒有,他還笑著問 "是我的眼睛有問題還是你的腦袋有問題啊?這裡不像醫院。"

接著伍利就轉過頭去看著Ali,可是Ali卻拿出了一把槍對著伍利,伍利看到了之後就收起了臉上的笑容。

伍利走下了車,Ali也是,但是她的槍口還是對著伍利。而在這個時候,一陣拍掌聲傳到了他們的耳裡,他們順著拍掌聲看了過去,一個伍利最痛恨的人馬上就映入了他的眼前。卡門坐在一個鐵桌前,桌上擺著一台筆記型電腦,而他一邊拍著他的手,一邊朝著他們走了過來。

而卡門走到了伍利的面前之後就停下了掌聲,並且用著示威的口氣說 "我說過了,你是玩不過我的。"

伍利看著Ali,問 "為什麼?為什麼你會幫他?我答應過你,說會幫你的。"

Ali把槍口對著伍利,看著他,一句話都不說。

卡門看著伍利,說 "因為我後來又找了她,我把我破解你們計畫的事告訴了她,她知道誰是強者,該聽誰的話對她來說是最有利的。"

伍利瞪著卡門,問 "你每次都一定要用這麼卑鄙的手段嗎?"

而卡門看著伍利,笑著說 "這不叫卑鄙,這叫做有頭腦。"

伍利看著卡門,問 "你想怎樣?我告訴你,我女婿不會放過你的!"

卡門接著就用力的往伍利的肚子踹了一腳,伍利馬上就抱著肚子,跪在地上。

而卡門跟著就一邊往他剛剛坐著的鐵桌走去,一邊說 "他的兩個孩子和岳父現在在我手上,你說他能怎麼樣?"

接著卡門把在桌上的筆記型電腦轉了過來,說 "更何況我還裝了這個。"

伍利抱著肚子,抬起了頭,他看到在電腦螢幕上出現的是在他們家裡客廳、房間和陽台的畫面。伍利抱著肚子,問 "你什麼時候裝的?"

卡門一邊走了過來,一邊說 "就在你們潛進我屋子的那一天我找人裝的,而且還不只這個而已。"

接著卡門走到了Ali的身後,把她的手機從口袋裡拿了出來,搖晃著在手機上的手機吊飾,說 "很漂亮吧,我給她帶在身上的。而且你們的警察朋友這次也幫不了你們了,我發了些照片給廉政公署,他現在已經被停職了,而在警局的那些警察們也不可能會幫你們。"

伍利跪在地上,看著卡門,問 "你派了臥底在警局裡?"

卡門把手機還給AliAli接過了手機之後,卡門繼續說 "不能說是臥底,我只是找了在警局裡的清潔工聊了一下而已。當然啦,為保起見,我當然也在江揚的身上放了竊聽器,就在他的手機裡。你也知道,他們做警察的整天到處跑,偶爾一兩次把手機忘在桌子上沒拿走是很正常的事。"

伍利站了起來,看著卡門,說 "就當是我求你,只要你放過我的兩個孫子,你想我幹嘛我都可以。"

卡門聽到了之後就從一旁撿起了一根鐵棍,看著伍利,說 "是你讓我在監獄裡待了26年的。"

接著卡門就用力的拿起了鐵棍往伍利打下去,而伍利舉起了左手來擋,那一下不偏不倚的就往他的左手手臂上打去,伍利跟著就用右手抓著左手在地上哀鳴著。

而卡門對著伍利大叫 "整整26年!你知道失去自由整整26年是什麼感覺嘛!"

接著卡門又舉起了鐵棍往伍利打去,可是伍利一個轉身避過了那一棍,那一棍厚實的打中了地板。

卡門拿著鐵棍,看著伍利,說 "你知道的,最大的痛苦不是死,而是看著心愛的人在自己的面前死去。而雙胞胎的好處就是如果死了一個的話,還有另一個。"

說完,卡門就拿著鐵棍往車子走去。

伍利看到了之後馬上站了起來,從卡門的背後抓著他,跟著他就跟卡門扭打在地上,並且還一直對著在一旁的Ali大叫著 "快走!我求求你!快帶他們走!"

而伍利的左手受傷了,所以才沒多久,卡門就把伍利壓制在地上,可是就在卡門舉起鐵棍,要再往伍利打去的時候,Ali的槍居然抵在卡門的頭上。

卡門的手停在半空中,說 "你的照片還在我手上,你不怕嗎?"

伍利馬上就說 "Ali,不要相信他!你開槍,他死了之後就沒有人威脅你了。"

而卡門卻說 "你確定嗎?我已經設定好了,只要我沒有定時上去的話,那照片就會自動上傳到網路上。"

伍利被卡門壓制在地上,看著Ali,說 "Ali,我拜託你,我的兩個孫子是我的命根子,如果他們出了事,我絕對不會原諒我自己。再說,你真的相信他會把照片的原始檔刪除嗎?"

卡門看著伍利,說 "那你開槍啊!只要我一死,你的照片就會在網路上讓世人閱覽。"

伍利繼續說 "Ali,我只希望你能帶他們走,我死沒關係,可是我希望你可以帶他們走。"

Ali這個時候看起來已經快崩潰了,她臉上的肌肉都在抽蓄著,接著她看著伍利,說 "對不起。"

跟著Ali就把槍口對著伍利,扣下了板機,伍利在一聲槍響之後就完全的躺在了地上,而他的眼睛還睜的很大,很大但卻沒了靈魂。

卡門看到了之後就把他手上的鐵棍丟在了一旁,站了起來。

Ali看著伍利,眼中忍著淚光,問他 "你叫我做的我都做了,照片可以刪了吧?"

卡門轉過身來,看著Ali,說 "其實我根本沒做什麼設定。"

Ali聽到了之後就想對卡門開第二槍,可是她連續開了幾槍,子彈卻都發不出來。

卡門看著Ali,說 "我給你的那把槍動了點手腳,只能開一發子彈而已。"

接著卡門從身上拿出了第二把槍,把那把槍的槍口對著Ali,說 "可是我這把就不一樣了。"

Ali把槍放了下來,看著卡門,問 "所以你從頭到尾都只拷貝了兩份而已?"

卡門說 "是一份,在那邊電腦裡的是原始檔,而拷貝檔在我屋苑的天台屋裡。"

Ali聽到了之後就在笑著,而卡門也跟著Ali在笑,接著卡門的笑聲停止,他看著Ali,說 "拜拜。"

接著又一聲槍響響起,可是Ali卻仍然毫無反應的站在原地,反而卡門手裡的槍掉在了地上。跟著又第二聲槍響,卡門的左腳膝蓋中彈,他馬上就跪在了地上。

卡門往開槍來源看去,他看到長腳蟹從廢工場的其中一扇窗戶裡拿著槍對著他。而在這個時候,一輛車子開進了廢工場,keymenBT和姣老分別從車子上走了下來,BT一走下來就往卡門的那台電腦走去,在他的電腦鍵盤上打了好幾下。

keymen一走下來就拿出了手機,用手機的照相功能幫現在的卡門拍了張照片,而他拍完了照片之後就對著卡門說 "不好意思,我幫別人拍的。"

姣老則是蹲在Ali開著的那輛車的前面,拆開了車頭燈,接著從裡面拿出了一個微型攝影機。

Ali則是跑到了伍利旁邊,搖著他,接著伍利就坐了起來,扶著胸前剛剛被Ali打中的地方,說 "誰說空包彈打人不痛的。"

Ali脫下了外套,接著隨手撿起了兩根不是很長的鐵棍,幫他的左手做固定的處理,跟著伍利就在Ali的攙扶下從地上站了起來。

伍利抓著左手手臂,看著卡門,說 "你是不是覺得很奇怪?其實一點都不奇怪的,我們也是照著指示辦事,我女婿的指示。"

姣老手裡拿著微型攝影機,一邊把在微型攝影機裡的影帶拿了出來,一邊走到了伍利旁邊,對著他說 "搞定,剛剛都錄下來了。"

BT也走了過來,對著伍利說 "行了,那台電腦現在就算是比爾蓋茲來都救不活了。"

長腳蟹拿著兩大袋旅行背包走到了伍利的旁邊,對著伍利說 "江揚他們大概再過五分鐘就到了。"

keymen又再幫卡門拍了第二張照片,接著看著手機裡的照片,說 "都拍好了。"

而在這個時候,Ali撿起了剛剛卡門丟在地上的鐵棍,拿給了伍利,說 "還沒完呢,還有最後一個工作。"

伍利用右手接過了鐵棍,走到了卡門的面前,對著他說 "我很公道的,你打了我幾下,我就打你幾下。"

接著伍利就高高舉起了那支鐵棍,往下揮去。

五分鐘後,江揚和他重案組的同仁都趕到了廢工場這裡,可是他們只看到卡門倒在血泊裡,頭上和腳上都在流著血,在卡門的一旁還有著剛剛長腳蟹拿著的那兩袋旅行背包。

江揚首先是去檢查著卡門的生命跡象,他把手放在卡門的頸動脈上,接著就對他的同事說 "他還活著,叫救護車。"

nana拿著其中一袋旅行背包,走到了江揚的旁邊,對他說 "江sir。"

接著nana就把袋子的拉鍊撐開,讓江揚看到袋子的裡面,江揚看到在裡面的是一包包的白粉和搖頭丸。

而大海也拿著另外一袋旅行包走了過來,對著他說 "江sir,錢都在這裡,記號也都吻合。"

接著大海從袋子裡拿出了一捲很小的影帶,說 "不過還多了這個。"

江揚先是看著大海手中的那捲影帶,跟著就看著昏迷中的卡門,得意的笑著,說 "沒想到你真的信啊。"

周大俠 周杰倫

 

[ 本帖最后由 i_love_jack 于 2009-3-23 04:48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41:10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四集-2

不知過了多久,卡門在醫院的拘留病房醒了過來,而他一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江揚、大海和nana

卡門一看到江揚就問 "你不是停職了嗎?"

大海馬上就轉過頭去問nana "有嗎?"

Nana搖搖頭,說 "沒聽說過。"

江揚先是笑了一下,接著他就拿出了警察的口氣跟卡門說 "羅繼威先生,我們警方現在懷疑你跟最近多起謀殺案和一起擄人勒索案有關,所以要扣留你48小時,希望你可以跟警方合作。"

大海接著說 "還有,你的清潔工朋友我們已經找到了,而他也認了出來你是給他錢的主使,所以我們可能還會再多告你一條罪。"

Nana也跟著說 "你可以不說話,但是你所說的話將會作為呈堂證供。"

卡門聽完了他們三個的話之後就冷笑了一下,接著收起了他臉上的笑容,說 "高哲,你行!"

Jack在船的甲板上,他的手機又響了,不過這次不是電話,是簡訊。Jack打開了簡訊之後看到的是keymen傳來的照片,卡門中計的表情特寫,他的樣子是那麼的驚訝,那麼的不知所措,讓Jack看了之後就打從心裡笑了出來。接著在照片下是keymen給他的訊息,寫著 "完全順利,鯊魚被漁夫帶走了,兩條小魚安然無恙的回到了家。"

Jack看到了之後就得意的笑著,而在這個時候,從Jack的後方傳來了蓉蓉的聲音說 "高哲。"

Jack聽到了之後就轉過頭去,蓉蓉朝著他走了過來,說 "我說過了,今天你不準碰手機的,怎麼你就是不聽話呢?"

接著蓉蓉把Jack的手機從他的手上拿走,把她拿來的水放在他的手上,跟著Jack就打開了水的瓶蓋,喝了一口水,之後Jack就看著那瓶水在笑著。

蓉蓉看著Jack臉上的笑容,說 "終於會笑啦?"

Jack把視線轉移到蓉蓉的身上,可是他的笑容還是一樣的掛在臉上。

蓉蓉看到了Jack的笑容之後就笑著說 "你看,笑一笑不是很好。你知不知道你板著臉的樣子真的很恐怖啊?"

Jack聽到了就笑著說 "難怪你要陪我出海了,原來你是怕我在家會嚇到嘉駿跟安安啊。"

蓉蓉接著就說 "當然了,不然我怕他們兩個以後一看到你就哭。"

Jack聽了之後,他臉上的笑容就更加的燦爛。而蓉蓉看到Jack臉上的烏雲終於一掃而空之後也放下了心頭大石,臉上也浮現出了Jack帶給她的專屬笑容。

另一方面,在Jack的家中,keymenBT、長腳蟹、姣老、伍利和Ali正坐在客廳裡,而嘉駿跟安安正在一旁的嬰兒床裡安穩的睡著。

他們一起舉起了手中的香檳,大叫 "乾杯!"

接著他們每個人都喝了一口酒,而伍利的左手已經打上了石膏,用右手拿著酒杯喝著酒。

BT喝了一口酒之後就問長腳蟹 "對了,你們電視台有沒有缺人?"

長腳蟹聽到了就問 "幹嗎?"

BT看著長腳蟹,指著伍利和Ali,說 "人家那麼有演戲的天份總不能埋沒了吧?"

大家聽到了之後就大笑,而伍利聽到了之後就用右手拿起了抱枕往BT丟過去。

BT接住了那個抱枕,嘴裡還叫了句 "哇!"

姣老也跟長腳蟹說 "長腳蟹,我看你獨立影后的名字要換人了。你看看人家剛剛演的多逼真啊,尤其是剛剛那一幕三人對峙的時候。哇賽!簡直是經典!"

大家接著又笑了一下。

跟著keymen就用著司儀的口氣說 "好,現在就讓我們歡迎我們的最佳男女主角出場。"

大家聽到了之後就拍著手,嘴裡還一直叫著歡呼聲,伍利和Ali聽到了就在笑著。

伍利笑著說 "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導演獎的得主還沒回來呢!他那天在家裡演的戲才叫做經典,我都被他騙倒了,還以為他真的崩潰了呢。"

Ali聽到了就指著伍利,說 "這我可以保證,他那天真的看起來心情超差的。不過我真的沒想到高哲居然早就知道卡門的對象是嘉駿跟安安,而且卡門就在前一天就找過我,威脅我幫他抓兩個孩子,還讓我帶著竊聽器,想跟他們求救都沒辦法,還好我在當天早上收到了高哲的信,要我配合著你們來演出這場戲碼。但是我最沒想到的就是這傢伙的演技真的超強的,剛剛那一幕我看著他保護著他的兩個孫子的時候。哇!真的快哭了!"

伍利聽到了就說 "如果不是我欠Jack一個要求的話,打死我都不演這場戲!"

大家聽到了之後先是笑了一下,而Ali問 "對了,高哲是寄給了我一封信叫我照著他的指示演這場戲的,那你們是怎麼知道的?"

大家聽到了就都異口同聲的說 "寫信啊。"

伍利接著就轉過頭來看著Ali,解釋說 "我跟你去酒吧喝酒的那天晚上我就在家裡的信箱看到信了,他在信裡寫說家裡都被裝了監視器,所以要將計就計,讓卡門以為他的計謀成功了,其實是要我們演戲,把卡門騙出來,逼他現身。還有就是要他說出照片一共有幾份拷貝,有沒有動什麼手腳,原始檔在哪裡,這樣才好幫你把照片銷毀掉。"

Keymen接著說 "而且啊,Jack哥早就猜到警局裡有臥底了,不過一直都不知道是誰,所以就藉著這次的機會把臥底引出來。"

長腳蟹繼續說 "Jack哥他也是一樣,寄了封信給江揚,要他找他的同事和上司配合著我們演戲,這樣一來江揚既可以抓到臥底,又可以抓到卡門,順便可以把之前的案件給破了,一舉三得。"

BT跟著說 "但是我最想不到的就是表哥居然連我大舅會被冤枉都猜的到。所以他就叫我先潛進了廉政公署的電腦裡,只要他們收到什麼資料,我就會跟著收到一份備份,結果真的收到了一份照片,所以我就動了點手腳,再加上剛剛他的電腦被我這一搞,那份照片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姣老笑著說 "而且Jack哥他也在信裡還叫我在他的車頭燈裡裝上了微型攝影機,這樣才能在剛剛拍下他擄人勒索的罪證。"

BT喝了一口酒,問 "對了,有那兩袋證據不是就可以起訴他了嗎?為什麼還要攝影啊?"

Keymen笑著說 "雖然那兩袋是從他那裡找出來的,不過沒有確切的證據說明那兩袋東西是他的,而且也不能證明之前的那幾個毒梟是他殺的。"

長腳蟹聽到了就問 "所以我們才要裝攝影機,拍下他擄人勒索的罪證對吧?"

伍利接著就說 "沒錯,不過他要出來還是可以出來,但是我們這次的目的只是要他進看守所,確保我們在這幾天可以平平安安、安安心心的準備第三回合。"

跟著伍利看著Ali,說 "Ali,現在你可以把人撤回來保護我們了吧?"

Ali把杯裡的香檳一飲而盡,接著說 "沒問題!不過我還有幾個問題,為什麼高哲是要用寫信來跟我們通訊的?怎麼知道有監視器?怎麼知道卡門一定會叫我當臥底?他怎麼知道江揚的身上也有竊聽器?"

伍利聽到了就喝了一口酒,看著Ali,笑著說 "這個你要問他本人了,我不知道。"

此時,從一旁傳來了嘉駿的哭聲,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離他們坐的最近的長腳蟹和keymen馬上就往嬰兒床裡看去。

而伍利聽到了他們的哭聲之後就站了起來,說 "八成是餓了,我去沖奶給他們喝,你們幫我看一下。"

Ali看著伍利,帶著幾分諷刺的意味說 "你現在這個黃金左手是要怎麼沖奶啊?"

而伍利馬上就回嘴說 "我喜歡,你管的著嗎?"

此時,Jack和蓉蓉回來了。

Jack一打開門就說 "喂,誰在欺負我的小孩啊?"

伍利看到他們回來就問 "你們怎麼那麼早就回來了?"

蓉蓉一走進來就看到伍利的手上打著石膏,於是就問 "你手怎麼了?"

伍利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說 "跌倒了。"

Jack把門關上,而蓉蓉走了過來,看著伍利打上石膏的手,說 "跌倒會打石膏嗎?"

伍利馬上就轉移話題,說 "嘉駿我搞不定,可能是餓了,你快去看看吧。"

蓉蓉接著就過去嬰兒床的旁邊抱起了嘉駿,跟著就對著Jack說 "那我先帶他上去了。"

Jack笑著點點頭,跟著蓉蓉就抱著嘉駿上樓了,而蓉蓉還一直哄著嘉駿說 "嘉駿乖,不要哭了。"

而大家在蓉蓉走上樓去了之後就把目光集中在Jack的身上,Jack走到了嬰兒床的旁邊看著在嬰兒床裡熟睡的安安,說 "我剛剛還以為是安安在哭呢,怎麼今天她那麼乖啊?"

Ali馬上就說 "我有事情問你,我想問你為什麼你是要用寫信來跟我們通訊的?你怎麼知道有監視器?你怎麼知道卡門一定會叫我當臥底?"

Jack還在看著安安,很輕鬆的說 "收信是很平常的動作,卡門就算有找人監視,憑著那些不入流的角色怎麼可能發現會有異狀。而且卡門既然有找人在警局裡做臥底,那他也一定會在我們這裡放臥底,而我們這幾個人當中就只有你有把柄在他的手上,他不找你找誰啊。而他雖然想了辦法讓江揚停職,可是保險起見,他一定會放竊聽器的,不過放在哪裡我就不確定了。至於監視器的話就得多虧了嘉駿跟安安他們兩個,如果不是他們兩個那一天在客廳裡折騰了我一晚的話,我也不會發現在客廳有監視器,也沒辦法破解卡門的計畫了。"

接著Jack轉過頭來看著他們,問 "對了,其他的事都做好了嗎?"

keymen看著Jack,說 "放心吧,Jack哥,我已經拆掉了所有在你們家的攝影機了,而且是再三的檢查過,絕對不會有漏網之魚的。"

長腳蟹也說 "我們在來這裡之前已經去過卡門在屋苑裡的窩了,電腦跟錢我們都解決了。"

Jack聽到了之後就點點頭,說 "那就好,這次真的是辛苦大家了。"

而在這個時候,Jack發現每個人看著他的眼神都帶著一點異樣,都隱藏著一點笑意,所以Jack就問 "你們今天有點奇怪,幹嘛一直看著我?"

伍利看著Jack,笑著問 "你是不是因為放心不下嘉駿跟安安,所以才那麼早回來的?"

Jack聽到了伍利的問題之後,只是笑著,沒有回應,而大家也在看著Jack笑著。

而在這個時候,安安哭了,Jack馬上就轉過身去抱起了安安,說 "安安乖,餓了對不對?爸爸抱你上去。"

接著Jack對著安安小聲的說了句 "乖女兒,謝了。"

跟著Jack就像是逃離一般的跑上了樓去,而他們幾個互相看了幾眼之後就都站了起來,往樓上跑去,並且對著Jack說 "Jack哥,你少拿女兒當擋箭牌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42:01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五集-1

江揚剛剛才從警局回來,走在回家的路上,而他的臉上都掛著同一副得意的笑容。接著江揚在看到有一個熟悉的影子在他前方等著他的時候,就緩緩的停下了腳步,笑著問說 "這次又要我幫忙演戲了嗎?那我可要好好跟你算算我的片酬了。"

在他前方的人就是JackJack戴著墨鏡,笑著說 "演戲就不用了,不過想跟你借點東西。"

江揚先是笑了一下,接著就問 "想借什麼?"

Jack指著江揚,笑著說 "你的舌頭。海盜餐廳要重新開張,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請你來幫我試菜?"

在海盜餐廳內,江揚的面前放了一個淨空的盤子和一杯水,Jack就坐在他的對面,笑著問他 "如何?手藝有沒有退步啊?"

江揚拿著面紙擦了擦嘴,露出了滿足的笑容,說 "不只沒有退步,而且還比以前更好了。"

Jack聽到了就笑了一下,說 "恐怕不是因為我的菜,只要一個人的心情很好的話,就算要他吃苦瓜他都會說是甜的。"

江揚聽到了之後也先是笑了一下,接著他說 "不過我也有一件事要拜託你,下次如果你要請我幫忙演戲請先跟我講一聲。你知不知道你的演技真的很好,我那天跟你在懸崖邊差點被你嚇死。"

Jack聽到了就笑著說 "其實是前一天晚上安安在鬧彆扭,說什麼都不肯睡,所以我就想說找找看有沒有什麼嬰兒玩具是之前收起來的可以讓我先哄著安安,誰知道無意之中讓我發現了微型攝影機。跟著我就照顧了他們兩個孩子一夜,想了一整個晚上,破解了卡門的計畫,也讓我想到要怎麼應對,接著我就把我之前買的去紐西蘭的機票抽了起來,我岳父或是蓉蓉看到只有他們兩個的機票之後一定會以為我是故意要讓他們離開香港,接著我再去跟你見面。可是在我的計畫當中一定要先想辦法通知你們,所以我在跟你見面之前開車甩掉了卡門跟蹤我的人,而卡門一定是想說我是為了跟你見面所以才甩掉他們的,而我在甩掉那些人之後就在外面寫了幾封信,接著再親自投遞到你們的信箱裡,一封一封的送,因為如果要靠郵局寄送的話時間太長了。"

江揚接著就說 "那就難怪了,因為你很有時間觀念,一直以來都是你早到,我還奇怪為什麼你會晚到的?"

Jack笑了笑,接著說 "但是我擔心卡門在你的身上有放竊聽器,所以那天早上才要演戲騙你,接著我回家後就開始假裝崩潰,讓卡門以為我沒辦法對付他,徹底的崩潰,接著再故意離開一天。而卡門從頭到尾都一直在查嘉駿跟安安的下落,想抓他們兩個,那麼好的機會他又怎麼會錯過呢?而我岳父他們就照著我在信裡通知他們的去做,首先我是早就知道了卡門會找誰在我們這裡做臥底,所以我就通知她,要她假裝配合。而我岳父則是知道了我要離開一天,讓他帶著嘉駿跟安安,故意假裝上了卡門的當,其實是要套他的話跟找到之前那些不見的毒品跟錢,而我在前一天晚上叫姣老偷偷潛進停車場,幫我在車頭燈裡裝進了微型攝影機,這樣就可以拍下他擄人勒索的罪證,這樣你們就可以有證據扣留他了。"

江揚接著問 "我們警方明明就已經把消息封鎖了,為什麼你會知道有毒梟接二連三死了?而且贓款和毒品都還不見了?還有,你讓你岳父帶著你的兩個孩子去找卡門,你不怕的嗎?萬一計畫出錯了怎麼辦?"

Jack聽到了就說 "死了十一個毒梟,在黑市上的貨當然也就大大的減少了,而且我有我的消息來源,我要知道並不困難。至於昨天的話我當然會怕,所以我岳父他身上帶著一個追蹤器,姣老他們一早就預備好了,他們隨著追蹤器上的位置找到他們和卡門的所在地,不過也要我岳父他們拖卡門的時間拖的夠長,才可以讓他們有時間趕到。接著他們打了通電話跟你們說卡門的所在地,讓你們人贓並獲,昨天大致上就是這樣。"

江揚聽到了之後先是笑了一下,接著說 "你演戲演的可高興了,你知不知道那天早上我氣的就真的很想直接把你從懸崖邊推下去啊!後來我回到家看到你的信之後才知道是怎麼回事,接著我就傳了封簡訊給大海,要他幫忙去找李sir,跟他說警局有臥底,要他一起幫忙演戲,而大海就一直在幫我注意著有哪些可疑的人,他也沒有讓我失望,真的找到了。他是我們警局的清潔工,因為背著老婆在外面玩女人,被卡門抓到了把柄,所以被要脅。上次我們會晚到也是他通風報信,他看到了我們在當天早上有所行動,知道我要幫你,所以卡門才找人妨礙我們去碼頭。"

Jack把雙手抵在下顎,看著江揚,笑著說 "可是你們的演技也不錯啊,配合的很好。而且之前的那一次也算是有驚無險了,事情還算順利。"

江揚聽到了之後就搖搖頭,笑著問 "現在臥底和羅繼威都被抓到了,你還想怎樣?"

Jack想了一下,把抵在下顎的手張開,笑著說 "還有第三回合,第三回合才是關鍵,而且第二回合我只是運氣好,在他行動之前剛好發現了攝影機。"

江揚喝了一口水,接著問 "那你第三回合想怎麼玩?"

Jack想了想,說 "卡門的計畫是想要你們警方盯著龍田道一,接著他就可以獨吞這筆生意,所以我希望你們警方可以全力的監視卡門,龍田道一交給我。卡門雖然現在在你們警方的拘留病房裡,可是他一定會想辦法在交易之前出來的,如果可以的話你們把他的貨起出來,截斷卡門的貨的話,那他就沒戲唱了。卡門的貨在監獄裡,在哪裡我不清楚,不過應該是一些小區域,你幫幫忙叫獄警找找。"

江揚聽到了就很驚訝的問 "你是說毒品在監獄裡?"

Jack看到江揚驚訝的表情就笑著說 "很難想像對吧,就是因為警方想不到,所以才找不到啊。"

江揚搖了搖頭,說 "所以只有賊才想的到啊。"

Jack聽到了就笑了笑。而在這個時候江揚的手機響了起來,江揚一邊拿出手機,一邊跟Jack說 "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

Jack看著江揚,點了點頭。而江揚拿出了手機之後就對著電話問 "喂?什麼事?"

接著江揚的臉色大變,對著電話問 "你們確定嗎?真的找不到?"

過了一會兒之後江揚就說 "那好吧,你們現在先回家休息,明天再繼續找。"

接著江揚就掛掉了電話,而Jack看到了江揚的表情不大對,所以就有些擔心的問 "又怎麼了嗎?"

江揚深吐了一口氣,說 "剛剛掃毒組的同事打電話來說贓款還少了30萬,怎麼找都找不到。"

Jack聽到了之後就收起了笑容,接著就說 "不會吧?"

江揚看著Jack,說 "看來你們卡門人雖然被我們看管,但是他在那之前還有其他的行動。"

Jack閉上了眼睛,看起來似乎很頭痛的樣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43:16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五集-2

Jack回到家中就坐在了沙發上,按摩著太陽穴,想著事情。而伍利聽到開門聲之後就走了出來,他看到Jack坐在沙發上一臉愁容的樣子,還以為他又在演戲,於是伍利就笑著說 "好了,你再演下去就可以得獎了。"

Jack抬起了頭來看著伍利,說 "攝影機都已經撤掉了,我演戲幹嗎?"

伍利聽到了就收起了笑容,坐在Jack的旁邊,很擔心的問 "到底怎麼了?"

Jack把背靠在沙發的椅背上,接著深呼吸了一口氣,很無奈的說 "剛剛我見過江揚了,他跟我說贓款還差30萬。"

伍利聽到了就大叫 "不會吧!"

接著伍利看到了Jack心煩的樣子,深呼吸了一口氣,說 "放心吧,我會叫Ali幫忙多加看著的,等一下我就打個電話跟他們說一聲,而且我們最近最好也小心一點。"

Jack聽到了就點點頭。而在這個時候,蓉蓉樓上走了下來,剛剛他們講的話她都聽到了。Jack和伍利看到蓉蓉走了下來之後就馬上坐好,停止了對話。

伍利看了他們兩個一眼之後,接著就說 "我先去睡了。"

跟著伍利就走進了他的房間,蓉蓉在樓梯之前停下了腳步,看著伍利走了進去。

Jack在伍利走進了房間之後就問蓉蓉 "怎麼還不睡?"

蓉蓉一邊走了過來,一邊說 "在等你啊。"

接著蓉蓉坐在Jack的旁邊,Jack看著蓉蓉,問 "他們兩個都睡了啊?"

蓉蓉笑著點了點頭,接著就看著Jack,說 "我送給你的那件外套,我怎麼都沒看你穿過?"

Jack聽到了就說 "那件外套厚了點,現在還不是時候穿。怎麼了?你想我穿啊?"

蓉蓉笑著點了一下頭,問 "可以嗎?"

Jack聽到了之後就笑了出來,說 "當然可以啊,明天開始我就穿在身上,說什麼都不脫,這樣行了吧?"

蓉蓉聽到了就很開心的說 "嗯,這樣最好。"

在這個時候,樓上傳來了嬰兒的哭聲吸引了他們的注意,接著蓉蓉和Jack就對看了一眼,跟著就一起走到了樓上去,看看他們怎麼了,他們走了上去之後發現這次是嘉駿在哭,而安安在熟熟的睡著。

Jack把嘉駿抱了起來,看著蓉蓉,說 "我去樓下哄他吧,不然我怕等等他會把安安給吵起來。"

蓉蓉點了點頭,接著Jack就抱著嘉駿走下了樓。

Jack走了下來之後就把嘉駿放在沙發上,檢查著他的尿布有沒有濕,Jack看了看,說 "沒有濕啊?"

接著Jack就先把嘉駿放在沙發上,他去廚房拿了一瓶他們之前就準備好的母奶出來,他拿著奶瓶餵著嘉駿,可是嘉駿不肯喝,還一直在哭著,Jack對著嘉駿問 "怎麼啦?怎麼不喝?"

嘉駿一直哭著,跟著Jack就把奶瓶放在一邊,抱起了嘉駿,看著他說 "嘉駿怎麼了嗎?怎麼一直哭?你是個男孩子,男孩子不能那麼愛哭的,知不知道?"

可是嘉駿還是一直在哭著,Jack抱著嘉駿,拿起了在桌上的遙控器按了一下,把電視打開,跟嘉駿說 "嘉駿乖,爸爸讓你看電視,你想看什麼?"

嘉駿還在哭著,Jack一直轉著電視台,接著停在一個卡通前,問 "嘉駿喜不喜歡看卡通?"

嘉駿哭的更大聲了,Jack看到之後就趕快換台,說 "好好好,不看卡通,看其他的。"

接著Jack停在了一個電影的前面,那是一部愛情片,嘉駿看到後就收起了哭聲, Jack看到了就問他 "你要看這個啊?"

接著電視上的兩位男女主角開始接吻,Jack看到了之後就把嘉駿的眼睛摀了起來,說 "這是限制級的,你不能看。"

跟著Jack又把電視轉到了其他台,而嘉駿也跟著在看著電視上閃過的畫面,就像是在搜尋著要看什麼一樣。此時,嘉駿突然發出了嬰兒的呢喃聲,Jack聽到了之後就把電視台轉回去,而這一台是運動頻道,正在播出生存遊戲,Jack看到了之後就充滿著疑問的看著嘉駿,而嘉駿正在用著他天真無邪的雙眼看著電視。Jack看著嘉駿問 "你怎麼喜歡這種東西啊?"

接著Jack又把電視轉到其他的運動頻道,這個運動台現在正在播溫布頓網球競賽,Jack看著嘉駿問 "你喜不喜歡網球?"

而嘉駿看著Jack,眼中又出現了淚光,嘴裡開始發出了呢喃聲,看起來好像又要哭的樣子。Jack看到了就又拿起了電視遙控器,轉到了別的電視頻道,說 "好好好,我們再找。"

接著Jack就一直游移在運動頻道之中,跟著他停在一個排球比賽的節目,看著嘉駿問 "這個呢?"

嘉駿皺著眉頭盯著電視看著,Jack看到了之後就轉到了別的節目。接著Jack停在了一個自行車運動的節目,嘉駿揮動著雙手,嘴裡也一直發出呢喃聲,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

Jack看到了嘉駿的反應之後就抱著嘉駿,拿起他放在桌上的奶瓶餵著嘉駿喝奶,而嘉駿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在Jack的懷裡乖乖的吸吮著奶瓶裡的母奶。Jack看到了嘉駿的反應之後就皺起了眉頭看了一下電視,接著就看著嘉駿,說 "人家說性格是會遺傳的,我本來還不信,可是現在我信了。"

嘉駿聽到了之後就推開了奶瓶,張大了嘴吧看著Jack,就好像是在問他為什麼似的。

第二天,Jack和蓉蓉在車上,蓉蓉的手裡拿著一袋剛剛才從超級市場採購回來的東西,而Jack在專心的開著車子。而且Jack也穿上了蓉蓉送給他的那件外套,從那件外套的厚度看來真的就像是冬天穿的,可是Jack在夏天裡還是穿上了,只因為那是蓉蓉送給他的。

蓉蓉看著Jack穿著那件外套的樣子,問 "你真的不會覺得這件外套太大了嗎?我可以幫你改的。"

Jack聽到了就問 "那你可以幫我改一下厚度嗎?因為在夏天裡穿還蠻熱的。"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不說話,Jack以為蓉蓉不高興了,所以就笑著說 "可是誰叫這是我老婆送給我的結婚紀念日禮物呢,再熱也得穿啊。"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笑了一下,而Jack看到了蓉蓉的笑容之後也跟著笑了一下,接著車子開進了停車場。Jack一走下車之後就繞了車子一圈走到了蓉蓉旁邊幫她拿著東西,還跟她很溫柔的說 "來,我幫你。"

蓉蓉拿著袋子,說 "不用了,我拿就可以了。"

Jack接著就說 "如果東西給你拿,而我什麼都沒拿的話,別人看到了,第一個想法就是認為我這個男人很沒風度,不然就是以為我們夫妻不和,你希望是哪一個?"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只好乖乖的把手裡的東西交給Jack,可是Jack才接過了袋子就看到在蓉蓉的身後出現了一個帶著帽子和口罩的男人,對他們舉起了槍。

Jack馬上就對著蓉蓉說 "蓉蓉,小心!"

那個男人接著就開了一槍,Jack抓著蓉蓉轉了一個圈,跟她掉換了位置,子彈打中了Jack的後背,蓉蓉馬上就大叫 "啊!"

接著Jack就慢慢的跪了下來,蓉蓉扶著Jack,兩人一起坐在了地上,蓉蓉一直對Jack叫著 "老公!老公!"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男人突然抽蓄了一下,跟著他就倒在了地上,而在那個男人倒在地上之後,Ali就在他的身後出現,手上還拿著電擊棒。

接著Ali跑到了Jack和蓉蓉的身邊,檢查Jack的傷勢,可是她卻發現剛剛Jack被打中的位置並沒有流血,而且在一旁的地上還有著一顆彈頭。

Jack的眉頭緊閉在一起,看起來很痛的樣子,可是他卻一直說著 "我沒事。"

蓉蓉抱著Jack,她一邊喘著氣,一邊說著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Jack坐在家裡的床上,而蓉蓉就坐在Jack的旁邊對著他說 "剛剛真的把我給嚇死了!"

Jack摸著自己的胸口,說 "不過真的很奇怪,我明明就被打中了,可是為什麼我會沒事?"

在這個時候,伍利拿著蓉蓉送給Jack的那件外套走了上來,問 "Jack,這件外套你是從哪裡來的?"

Jack看著伍利手裡的那件外套,指著蓉蓉,說 "這是蓉蓉送我的結婚紀念日禮物,怎麼了嗎?"

伍利聽到了就看著蓉蓉,臉上掛著曖昧的笑容,用著有些消遣的語氣說 "原來是這樣,難怪中槍都不會有事了。"

蓉蓉回過頭去看著伍利,她看起來就像是剛剛被公開了情書一樣的害羞。

Jack一頭霧水的問 "到底為什麼?跟外套有什麼關係?"

伍利把外套丟了過去,說 "你仔細看一下外套就知道了。"

Jack接住了外套之後就把那件外套攤開來看著,而在他中彈的那個地方,因為表面的外套破掉了,所以可以看到裡面的夾層。Jack一看到那個在外套裡的夾層就驚訝的說 "防彈衣?"

伍利看著Jack,笑著說 "因為有人擔心老公,所以偷偷的把防彈衣縫在外套裡面當作禮物送給人家啊。"

蓉蓉在這個時候對著伍利大叫 "你不要再說了啦!"

伍利聽到了之後就笑著說 "好,不說,我下去照顧嘉駿跟安安。"

接著伍利就一邊笑著,一邊走了下去,而在路上伍利還故意說著 "難怪有人說嫁出去的女兒就是潑出去的水啊,我這個老爸都沒有。"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對著伍利大叫 "你很討厭欸!都叫你不要再說了嘛!"

而在這個時候,Jack坐在床上看著蓉蓉害羞的樣子在笑著,接著蓉蓉轉過頭來看著JackJack笑著問她 "怎麼突然會想到要這麼做?"

蓉蓉把雙手疊在一起,說 "那個時候江sir告訴我們說看到你中了一槍掉進海裡,我不希望你以後再中槍,所以我就叫長腳蟹幫我買了一件避彈衣,想說可以給你穿著。可是總不能叫你整天都把避彈衣穿在衣服裡面,所以我就想說把避彈衣縫在外套裡,這樣你就可以穿著它到處走了。"

Jack把雙手交叉在胸前,看著蓉蓉,笑著問 "你怎麼不早告訴我?"

蓉蓉說 "我不知道怎麼說啊,尤其你一看到這件外套就問說這好像是冬天穿的。"

Jack接著問 "所以你才一直問我要不要改?其實你是想把避彈衣拆掉。"

蓉蓉點了點頭,說 "我也知道在夏天穿著這件外套會很熱,所以我也在猶豫要不要叫你穿上,不然我就想說把外套拿回來,把避彈衣拆掉之後再給你。"

Jack聽到了之後就說 "如果你拆掉了,那我現在就不會坐在這裡跟你說話了。"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在笑著,接著就指著那件外套,說 "給我吧,我把破洞補起來。"

Jack拿著那件外套,躲開了蓉蓉的手,說 "不行!這一槍我是幫我老婆挨的,怎麼可以把它補起來呢。"

蓉蓉聽到了就說 "你還說呢,如果不是我叫你穿上這件外套的話你要怎麼辦啊?"

Jack馬上就說 "做老公的當然要保護老婆啊,這是天經地義的。對了,這麼說起來我算是你的救命恩人。"

接著Jack就把臉湊到蓉蓉的臉前面,問 "你打算要怎麼報答我?"

蓉蓉笑著問 "你想怎樣?"

Jack想了一會兒,接著說 "還沒想到,想到再說。"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把Jack推開,站了起來,接著說 "那如果你一輩子都沒想到,那我不就一輩子都欠你一份情啦。"

Jack坐在床上,笑著說 "那你就用一輩子來報答我囉。"

接著Jack和蓉蓉都在甜甜的笑著。而在這個時候,就算他們兩個之間沒有這種虧欠的關係,他們應該也是一輩子都離不開彼此吧,畢竟一個是為了另外一個連命都可以不要,而另一個則是因為擔心,所以就盡自己的能力去保護、關心著他,這一份情感才是可以把兩個人的生活緊緊的綁住一輩子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43:53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六集-1

伍利坐在酒吧裡喝酒,除了他手上的那瓶啤酒之外,在桌上還有著一瓶已經打開了的啤酒,似乎在等著某個人的到來。

而在這個時候,Ali坐下了在伍利的旁邊的位子,伍利往她看了過去。Ali一臉疲倦的樣子,捏著自己的肩膀,說 "我快累死了。"

伍利看著她,問 "你該不會又玩通宵了吧?"

Ali聽到了之後就轉過頭去看著伍利,故意把說話的速度放慢,並且把每個字都講的很清楚,說 "我是因為昨天的事去警局作筆錄,他們剛剛才放人。"

伍利聽到了就舉起雙手,說 "OK,對不起。"

接著伍利就拿起他放在桌上幫Ali準備好的啤酒給她,說 "今天的,我請,就當作是謝謝你昨天的事。"

Ali接過了啤酒之後就說 "你真的很小氣,居然才請我這個,你女兒跟女婿那麼不值錢啊?"

伍利聽到了就問 "那你想要什麼?"

Ali喝了一口啤酒,說 "最起碼也要一頓飯啊。"

伍利笑了一下,說 "才一頓飯是吧?沒問題,等一下看你想吃什麼,我全包了,這樣行了吧?"

Ali搖搖頭,說 "等一下不行,我要上班。"

伍利聽到了就問 "你不是昨天才接班的嗎?你上什麼班?"

Ali瞪著伍利,說 "你別忘了,一個月的期限還在,我還是要聽你的話,而你這傢伙第一件叫我乖乖做的事就是找份長期工,害的我現在兩頭跑。"

伍利露出了很開心的樣子,說 "你找到了啊!那好,看你什麼時候有空,我說真的,隨你吃。"

Ali聽到了之後就把啤酒放在桌上,說 "這是你說的,我要日本料理。"

伍利手裡拿著啤酒,說 "沒問題。"

接著Ali把手機拿了出來,說 "等等,你先把你家裡電話給我,免的到時我又找不到人。"

伍利喝了一口啤酒,說 "沒必要吧?你有我手機電話就行了啊。"

Ali看著伍利,笑著說 "是嗎?你手機現在有帶在身上嗎?"

伍利聽到了之後馬上找了找身上的口袋,接著他發現他真的忘在家裡了,跟著他就抬起了頭來看著AliAli笑著問他 "是不是又忘了?"

伍利笑了笑,Ali看到了就看著電話,說 "真搞不懂,你有手機,可是整天都不帶,那你的手機是拿來幹嗎的啊?"

另一方面,Jack在家的廚房裡練習著菜式,而蓉蓉就在客廳裡帶著嘉駿跟安安。蓉蓉抱著安安坐在客廳裡看著Jack在廚房裡做菜的樣子,在安安的耳邊說了句悄悄話,而Jack在廚房裡跟著就問 "你們兩個女生又在說什麼悄悄話了啊?"

蓉蓉聽到了就問 "說的那麼小聲你都聽的見啊?"

Jack笑了笑,端著他剛剛做好的菜和一雙筷子走了過來,說 "你如果不想別人聽到的話那就不要用說的,這樣就一定不會有人聽到了。"

接著Jack就把他做好的菜和一雙筷子放在桌上,說 "試試吧。"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拿起筷子夾了一口來吃,接著她就對Jack說 "可以,一點都沒有退步。"

而在這個時候,在蓉蓉懷裡的安安想要拿蓉蓉手上的筷子,蓉蓉跟Jack都注意到了,而Jack更是笑著說 "怎麼?你也要吃啊?"

蓉蓉把筷子放下,跟安安說 "不行喔,安安,大了再吃,好不好?"

可是在這個時候安安開始哭了起來,蓉蓉看到了之後就開始在哄著安安,說 "好好好,安安乖,不哭不哭喔。"

而在這個時候,嘉駿也哭了,蓉蓉看到了就把安安給Jack抱,說 "安安先給你一下,我去看看嘉駿。"

Jack接過了安安之後,蓉蓉就去看看嘉駿,而安安還是一直在哭著,Jack對著安安說 "你不要哭了嗎。"

跟著蓉蓉抱著嘉駿說 "嘉駿的尿布濕了,我抱他上去換。"

Jack點了點頭,接著蓉蓉就抱著嘉駿走上了樓去,而Jack則是坐在沙發上,拿起了在桌上的奶瓶,在安安的面前晃動著,並且對她說 "安安,你看,這是你的喔,很好吃的。"

接著Jack就想哄著安安喝奶,可是安安一直在大哭,說什麼都不肯喝。而Jack接著就拿著奶瓶,對著安安說 "安安,這真的很好吃的,跟爸爸做的一樣,大了再吃爸爸做的好不好?"

可是安安還是不肯喝,Jack深呼吸了一口氣就說 "安安,你乖嗎,不然這樣好了。"

接著Jack就把安安放在一旁,把奶瓶打開,跟著他就對安安說 "你看,爸爸喝給你看喔。"

接著Jack就喝了一口,而在這個時候蓉蓉抱著嘉駿走了下來,蓉蓉一看到Jack在喝著安安的奶瓶就問 "你怎麼在喝安安的母奶啊?"

Jack聽到了之後就把嘴裡的母奶噴了出來,看著手裡的奶瓶,問 "這不是我剛剛泡的牛奶嗎?"

蓉蓉抱著嘉駿走了過來,指著在桌上的另外一瓶奶瓶,說 "那瓶才是你剛剛泡的,你手上的那瓶是母奶。"

嘉駿在蓉蓉的懷裡看起來就像是在笑著一樣,而在這個時候安安的哭聲停了,Jack轉過頭去看著安安,安安看起來也像是在取笑著Jack一樣。

蓉蓉一邊把嘉駿給Jack抱,一邊笑著說 "我幫嘉駿換好了。"

接著蓉蓉就一邊笑著,一邊走到了Jack的旁邊坐了下來。而Jack接過嘉駿了之後就一臉疑惑的看著他,接著又看了一下安安,再來他就對著嘉駿問 "你們兩個是串通好的嗎?"

蓉蓉坐在Jack的旁邊抱著安安,還在為剛剛的那件事在笑著,接著蓉蓉就拿起剛剛Jack放在桌上的奶瓶,餵著安安喝,而安安也很配合的在喝著,Jack看到了就說 "他們兩個真的很喜歡整我欸。"

蓉蓉聽到了就轉過頭來看著Jack,笑著說 "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Jack聽到了就抱起嘉駿,對著他說 "沒想到你這個身為哥哥的居然會跟你妹妹狼狽為奸啊。"

蓉蓉聽到了就一直在笑著,一邊餵著安安喝奶,並且對著安安說 "安安乖喔。"

可是Jack抱著嘉駿,看著安安,一臉無奈的說 "他們兩個一點都不乖。"

蓉蓉聽到了就轉過頭來對著Jack說 "好了啦,你就別再生氣了。"

在這個時候,家裡的電話響了,Jack聽到了之後就一隻手抱著嘉駿,伸出另外一隻手去把電話接起來,對著電話問 "喂,找誰?"

接著Jack臉上的表情有些變了,變的沉重了,而Jack先是看了一下蓉蓉,接著對著電話問 "你確定嗎?"

再來Jack臉上的表情越來越嚴肅,跟著他就對著電話說 "你冷靜一點,現在你先不要打家裡電話,我等等再打給你。"

說完後Jack就把電話掛掉了,而蓉蓉轉過頭來看著Jack,注意到了他臉上的神情,於是就問 "怎麼了?誰打來的?"

Jack壓抑著緊張的情緒,說 "沒什麼,我有點事要出去一趟。"

接著Jack就把嘉駿放在嬰兒床裡,再來Jack就往門口走去,而蓉蓉看到Jack放在一旁的那件避彈衣外套沒拿就叫住了他 "Jack哥!"

Jack馬上就停住了腳步,回過頭來看著蓉蓉。而蓉蓉把安安放在一旁,拿起了他的那件外套走了過去,把外套給他,跟他說 "小心點。"

Jack接過了外套之後就穿了起來,說 "放心,我會的。"

接著Jack就走出了門口,而蓉蓉的臉上也收起了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擔心的神情。

Jack走出了門口之後就拿出了手機撥著電話,跟著在電梯前等著電梯,而在這個時候他對著手機說 "喂,Charles,你幫我查查這兩天的偷渡出入境紀錄,越快越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44:22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六集-2

JackBTkeymen、姣老和長腳蟹在船屋上,除了Jack一臉嚴肅的樣子之外,大家看到Jack臉上的神情之後都掛著既憂慮又充滿疑問的表情。

BT有些試探的問Jack "表哥,什麼事你找我們找的那麼急啊?"

Jack把雙手放在桌上,看著他們,深吐了一口氣,說 "有件事,我想請你們幫忙。"

Keymen聽到了就說 "Jack哥,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都一定會支持你的。"

BT馬上就說 "表哥,我們兩個是表兄弟,不管你有什麼事都一定要算上我一份的。"

長腳蟹說 "就是啊,Jack哥,你這麼說就是不把我們當自己人了。"

姣老也跟著說 "Jack哥,不用那麼見外,需要幫忙就說。"

Jack聽到他們的話之後就說 "你們應該都知道卡門還有30萬不知道花在哪裡了對吧?而之前要殺我的那個殺手他收了卡門7萬塊。"

Keymen接著就問 "那也就是說還有23萬不知道下落囉?"

Jack有些無奈的說 "那23萬的下落知道了。我今天接到一通電話,是波子的奶奶從紐西蘭打來的,她跟我說,波子在紐西蘭被人綁架了。"

大家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就都很驚訝,不自覺的叫了句 "什麼?"

BT馬上就問 "姑姑知道了嗎?"

Jack閉上了眼睛,搖搖頭。

姣老很緊張的問 "會不會是卡門?"

Jack有些無奈的點點頭,說 "我打了通電話給波子的奶奶確定當時的情形是怎麼回事,她跟我說波子是在昨天上學途中被人擄走的,而她聽到擄走波子的人是用廣東話交談的,而會在香港找人擄走波子的人就只有卡門了。"

長腳蟹很緊張的問 "那現在怎麼辦?"

Jack接著就說 "我打了通電話給Charles,他跟我說今晚有一班偷渡的船從澳門過來。"

Keymen問 "Jack哥,你怎麼確定他們是先把波子帶到澳門,接著再用船偷渡到香港的?"

長腳蟹也問 "他們是怎麼把波子帶離開紐西蘭去澳門的?"

Jack解釋說 "紐西蘭那邊的警方已經查過了那邊的出入境紀錄,證實了那些綁匪在綁走了波子之後馬上就用香港的假護照把波子帶去了澳門,他們一定會有多快就有多快把波子送來香港,畢竟現在整個澳門的警察都在找波子。而今天只有一班船從澳門過來,就在今天晚上9點的時候。"

大家聽到了之後就互看了一眼,接著Jack說 "我今晚就會行動,如果你們不想去也沒關係。"

Keymen馬上就說 "Jack哥,說真的,你的事就是我們大家的事。現在波子那麼危險,我們怎麼可能會不幫你的忙呢。"

Jack聽到了之後就感到一陣溫馨,接著Jack就笑了笑,說 "謝謝你們。"

而站在Jack身旁的BT跟著就拍了拍Jack的後背,BT安慰著Jack,說 "放心吧,表哥,波子會沒事的。"

姣老也跟著說 "就是啊,那幾個三腳貓的傢伙哪是我們盜義事務所的對手啊。"

長腳蟹走到了Jack的旁邊來,抓著Jack的肩膀,說 "更何況他們現在抓走的可是我們頭兒的兒子。"

Jack點了點頭,在臉上勉強擠出了笑容,可是他的心裡還是在擔心著波子的安危。

在家裡,蓉蓉一樣在帶著嘉駿跟安安,可是蓉蓉不時就看一下掛在牆上的時鐘,擔心著Jack。而在這個時候,大門打開了,蓉蓉先是高興了一下,可是回來的人卻是伍利,蓉蓉看到了之後就有些失望的樣子,在臉上勉強擠出了微笑,說 "爸爸。"

伍利把門關了起來,問 "怎麼只有你?Jack呢?"

蓉蓉抱著嘉駿,說 "他今天早上出去了。"

伍利聽到了就問 "出去?他去哪裡?"

蓉蓉搖了搖頭,說 "不知道,他沒說。"

伍利走進了他的房間之後馬上就開始在搜索著他掛在衣櫃上的衣服口袋,接著他從一件黑色西裝外套的口袋中找到了他的手機。伍利拿出了手機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查看有沒有未接來電,而未接來電上除了Ali之外就是Jack,而且Jack是在一個小時內打了三次電話,伍利看到了之後就有點擔心的按了回撥鍵,聽著電話裡的嘟嘟聲,心裡在擔心著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可是電話裡出現的聲音卻是是 "你的電話將轉接到語音信箱,如不留言請掛斷。"

接著伍利又打了一次,可是結果還是一樣,於是伍利改打給AliAli很快的就接起了電話,問 "喂?"

伍利很緊張的問 "喂,Ali,你幫我查查我女婿上哪兒了行不行?"

Ali馬上就說 "沒問題,我幫你問問,十分鐘後打給你。"

跟著Ali就掛掉了電話,而伍利掛掉了電話之後在他的臉上出現的焦慮越來的越明顯,接著伍利走到了桌子前面坐了下來,從書架上拿出了那本格林童話。但是這次他一翻開就從書裡拿出了當初Jack夾在裡面的那張全家福,而伍利翻到了全家福的背面看著Jack寫的那句 "不管一個人發生了多少悲慘的事情,都已成為過去,明天的未來才是值得把握和執著的。"

而在這個時候,蓉蓉站在門口對他叫了句 "爸爸。"

伍利馬上回過頭去,看著蓉蓉,說 "是你啊,進來吧。"

接著蓉蓉就走了過來,而伍利則是把那張全家福放回那本格林童話裡,把書合了起來,放回書架上。而蓉蓉坐在伍利的床上看著伍利,而她也已經看到了那本書。

伍利轉過身來看著蓉蓉,問 "怎麼了嗎?"

蓉蓉指著伍利放在書架上的那本格林童話,問 "那是天曜的嗎?"

伍利聽到了蓉蓉的問題之後就收起了臉上的笑容,先是瞥了一眼那本書,接著就看著蓉蓉點了點頭。

蓉蓉接著就低下了頭,想了一下,說 "其實那是意外。"

伍利沉默了一下之後就說 "意外其實是可以避免的,是我的問題。"

蓉蓉聽到了伍利的話之後就抬起了頭來看著伍利,說 "那你們可不可以避免下一次的意外?"

伍利雖然聽懂了蓉蓉的意思,可是他還是問 "什麼意思?"

蓉蓉很憂心的說 "你們每次出去我都很怕你們會有事,你已經把事情都跟我說了,我知道你們現在一定要對付他,也知道他跟你之間的恩怨,可是我真的很怕。"

伍利聽到了之後就拍了拍蓉蓉的手臂,說 "現在先等這件事做完再說吧,我們會好好想想的。"

蓉蓉聽到了伍利這麼說就點了點頭,接著蓉蓉就說 "對了,我有個東西想給你。"

跟著蓉蓉就把她脖子上帶著的那條項鍊拿了下來,放在伍利的手上,伍利一眼就認出了那條項鍊是用他跟他老婆的婚戒做成的,他很驚訝的問 "這是

蓉蓉看著那條鍊子,說 "這條鍊子的意義對我來說很大,對你跟媽媽,還有天曜也都是一樣。"

伍利看著那條鍊子,有些結吧的問 "這條鍊子怎麼

蓉蓉說 "其實我跟Jack可以再找到這兩個戒指,就代表著你跟媽媽其實都還想著對方,只是你們都不說。我知道你比我需要,現在我只是物歸原主而已。"

伍利看著那條鍊子,說 "是我對不起她,我沒這個資格要她原諒我。"

蓉蓉看著伍利,說 "其實不是媽媽不原諒你,這麼多年來其實是你自己不原諒自己。可是現在媽媽跟天曜都已經不在了,那你可不可以放下以前的事呢?"

伍利接著就深吐了一口氣,握緊了那條鍊子,說 "行了,我有分寸。"

蓉蓉聽到了就說 "那好吧,你再想想,我出去看著他們了。"

接著蓉蓉就走出了伍利的房間,而伍利在蓉蓉走出了房間之後就閉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氣,說 "放下?怎麼可能會放的下?"

而在這個時候,伍利的手機響了,伍利馬上就接了起來,而在電話出現的的是Ali的聲音,說 "喂,你女婿上了船屋,出了海,而且BTkeymen、長腳蟹和姣老都在船上。"

伍利重複了Ali的話,問 "他們五個都在船上?好吧,謝謝。"

而伍利在把電話掛掉之後就打了封簡訊,他在簡訊上寫 "發生什麼事了?很擔心,速回。"

接著伍利按下了發送鍵,跟著他看著剛剛蓉蓉拿給他的那條鍊子,說 "希望不要有什麼事才好。"

到了晚上,蓉蓉見Jack還沒有回來,於是就打給了Jack,可是電話裡傳出的還是 "你撥的電話將轉接到語音信箱,如不留言請掛斷。"

蓉蓉把電話放了下來,而伍利也從房間走了出來,看著蓉蓉,問 "Jack還沒回來啊?"

蓉蓉看著伍利點了點頭,而伍利看到了蓉蓉臉上擔心的神情就走了過來,坐在蓉蓉的旁邊跟她說 "放心吧,他晚一點就會回來的,你肚子餓不餓?我做點東西給你吃。"

蓉蓉搖搖頭,說 "我想等Jack回來。"

伍利聽到了就說 "那你是不是要等Jack回來之後再作飯呢?到那個時候我看不止Jack的肚子已經餓扁了,我也已經要餓死了。"

蓉蓉聽到了就笑了一下,接著伍利就說 "先做好飯等他回來吧,我們一邊吃一邊等。"

蓉蓉點了點頭,接著他們兩個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開始著手準備晚餐,在廚房裡面他們兩個默契十足,就像個大廚和二廚一樣。

而在這個時候,電鈴響起,蓉蓉聽到了電鈴聲就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而伍利聽到了就笑著跟蓉蓉說 "剛做好飯就回來了啊。"

蓉蓉笑了一下,接著伍利就走到了大門前,笑著說 "你也太準時了吧。"

可是伍利打開了大門之後看到的不是Jack,而是波子的奶奶,伍利一看到她就問 "怎麼是你?你怎麼從紐西蘭回來了?"

接著伍利探頭看了看波子奶奶的身後,問 "波子呢?"

此時,伍利看到波子的奶奶已經哭紅了雙眼,於是就跟她說 "你先進來。"

接著波子的奶奶就走進了他們的家,而蓉蓉在廚房裡一轉身就看到她,於是就很開心的問 "奶奶你怎麼回來了?"

跟著蓉蓉看了看,除了她之外就沒有其他人,而伍利已經把大門關上了,於是蓉蓉就從廚房裡走了出來,問 "波子呢?"

波子的奶奶抬起了頭來看著蓉蓉,她看起來憔悴了好多,而且也隱藏不住她哭紅的雙眼,蓉蓉看到了就問 "奶奶你怎麼了?"

伍利走到了他們兩個的身邊來,波子的奶奶看著他們,問 "Jack哥沒有告訴你們嗎?"

蓉蓉和伍利聽到了之後就對看了一眼,接著伍利說 "Jack今天一早就出去了,到現在都還沒回來。"

接著蓉蓉很緊張的問 "到底怎麼了?為什麼要問Jack哥?波子呢?"

波子的奶奶有些哽咽的說 "波子他他在紐西蘭,被綁架了。"

蓉蓉和伍利聽到了之後就一臉驚訝的樣子,兩個人一起異口同聲的說 "什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1-18 22:02 , Processed in 0.16477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