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小说小品] 原來愛上賊第二輯(搬家完成!)

[复制链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45:05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七集

在碼頭邊,除了一望無際的大海之外就只剩下一個還差三分鐘就指向九點的鐘。而在這個時候姣老和長腳蟹在離碼頭不遠處的一輛計程車上,緊緊的盯著碼頭的一舉一動。

長腳蟹坐在計程車的後座隔著車窗看著碼頭的動靜,對著耳機說 "Jack哥,就要九點了,可是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Jack在耳機裡對著他們說 "再等一下,還有兩分鐘才到九點。"

此時,有一輛深藍色的車子開了過來,並且在碼頭旁停了下來,姣老看到了就對著耳機說 "Jack哥,有警察。"

而在這個時候,一輛木製的船也緩緩的朝著碼頭開了過來,長腳蟹看到了就對著耳機問 "Jack哥,他們來了,怎麼辦?行動還繼不繼續?"

Jack聽到了就對著耳機說 "等一下先看看警察怎麼做,如果他們不行,我們再出手。"

長腳蟹聽到了之後就從一旁的袋子中拿出了槍,檢查著它,並且上了膛。姣老則是戴上了他賽車用的手套,接著姣老就把手放在方向盤上蓄勢待發。

那輛木製的船慢慢的靠在了碼頭邊,過沒多久,從那輛船上就走下了五、六個人,而他們其中一個人的手上還抱著波子,波子也在那個男人的身上熟熟的睡著。

長腳蟹看到之後就馬上跟Jack報告說 "Jack哥,我們看到波子了。"

Jack聽到之後就很緊張的問 "他怎樣?"

姣老看著他們朝著這裡走來,對著耳機說 "波子他沒事,不過他睡的很熟,可能那些人給他吃了安眠藥。"

接著那艘木製的船漸漸的開離開碼頭,而在這個時候,那些警察就從那輛深藍色的車子上下來,個個的手裡都拿著手槍,並且對著他們叫著 "警察,別動!"

姣老在車子上看著他們,就像是在看電視般的冷靜,他問 "真搞不懂,為什麼每次都要叫歹徒別動?可是偏偏歹徒聽到了之後就一定會動的啊。"

而他們看到了警察之後也從身上拿出了手槍,一場槍戰隨之發生,他們分別躲在碼頭的柱子後面躲避著警察的槍擊。而在這個時候,在碼頭的一旁出現了一艘快艇,他們一個一個的都跳上了快艇,但是他們要接最後一個人的時候,警察發現了他們,對著那艘快艇開槍,那個駕駛快艇的人馬上就低著身子把快艇開走了。而那個在碼頭留下的人一直對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叫著 "等等!還有我啊!"

可是這一叫沒有讓他們開回來接他,反而讓警察發現了他,對著他開槍。長腳蟹看到了就對著耳機問 "Jack哥,他們丟下了一個。"

Jack跟他們說 "把他帶回來。"

長腳蟹聽到了就對著耳機說 "知道。"

接著長腳蟹跟姣老都戴上了面具,跟著姣老就轉動了在鑰匙口的鑰匙,把車子發動往碼頭開去,他開車的速度讓在碼頭上的警察都退避開了一條路來,接著姣老的車子一個甩尾就停了下來,而長腳蟹打開了車門對著警察開槍,掩護著他們。車門打開的位置剛好就是那個男人躲避的位置,那個男人二話不說馬上就跳上了車,而長腳蟹在那個男人上了車之後也上了車,關上了車門,接著姣老就往馬路開去,警察看到了之後就跳上了車,在姣老的車子後面追捕著他。

而那個男人在車上看著他們,對著他們說 "謝謝,你們是

長腳蟹馬上就拿出了電擊棒電了那個男人一下,接著那個男人就暈倒了,跟著長腳蟹就對著耳機說 "Jack哥,我們要到了。"

Jack在船屋上聽到了就對著在一旁的keymen說 "keymen,該你了。"

Keymen的手上拿著遙控器,說 "烤肉了。"

接著keymen就按了遙控器上的按鈕,而在一個鬧市裡的垃圾桶中出現了白煙,並且讓附近的人們馬上就摀著鼻子離開,而在這個時候,姣老的車子也到了,他開著車子衝進了白煙裡,在白煙當中除了一片白色之外什麼都看不到。

BT在船屋上看著電腦上計程車的衛星導航,對著耳機說 "就在這裡,右轉90度。"

姣老馬上就做了一個急彎,在白煙裡轉進了那條巷子,並且在他身後追捕的警察因為白煙的關係看不到姣老已經甩掉了他們,繼續往前開著。

而姣老開著車子,速度慢了下來,對著耳機說 "我們甩掉他們了,現在怎麼辦?"

此時,在船屋上的BTkeymen聽到了之後就都看著JackJack在一旁想著辦法的樣子,接著他就問 "BT,附近有沒有什麼大廈是五層樓以上的?越高越好。"

BT聽到了之後就轉了一個身子,查著電腦。而keymen則是站了起來,走到了Jack的旁邊抓著他的肩膀,安慰著他說 "放心吧,只是出了一點意外而已,波子沒事的。"

Jack點了點頭,接著BT跟他們說 "查到了。"

Jack聽到了就對著耳機說 "姣老,你們直接開去那裡跟我們會合,我們現在過去。"

接著Jack走到了一旁的櫃子在搜索著抽屜裡的東西,Keymen看到了就問 "Jack哥,你想怎麼做?"

跟著Jack從櫃子裡拿出了一條繩子,說 "我要把那傢伙從樓上丟下去。"

在家裡,蓉蓉和波子的奶奶坐在沙發上,臉上都是一樣的擔心,美莉坐在他們的身旁,一直在對著他們說 "放心吧,沒事的。"

而在另外一邊,大海和nana正在替他們的電話裝上竊聽器,而江揚和伍利坐在陽台上,江揚坐在伍利的對面,面無表情的看著伍利,問 "你真的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嗎?"

伍利很不耐煩的抬起了頭來看著江揚,說 "你問了很多遍了,我說了我不知道!如果我知道的話我就不會在這裡了!"

接著江揚就說 "如果你知道的話會告訴我嗎?"

伍利看了一眼江揚,說 "如果有幫助的話,會。"

而在這個時候,江揚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接起了手機之後就閉上了眼睛,接著就對著手機說 "好吧,謝謝。"

接著江揚就掛掉了電話,伍利看到了就說 "我對他有信心,他一定會把波子帶回來的。"

而江揚看著伍利,用一種很堅定的語氣說 "我是警察,這是我的職責,不是高哲的。"

伍利看著江揚,說 "Jack是波子的爸爸,保護他是爸爸的職責,而且你沒聽過嗎?保家衛國,人人有責,不光只是警察而已。"

另一方面,被Jack他們抓走的那個男人逐漸張開了眼睛,而他張開了眼睛之後看到的就是燈火闌珊的馬路,而他的雙腳都被綁上了繩子,被倒掛在大樓邊,他現在的高度起碼高達有七層樓或以上,於是他就開始大叫 "啊!啊!"

Jack出現在他雙腳的繩子旁邊,站在大樓旁看著他,說 "只要你告訴我,你們要把那個小孩帶去哪裡,我就放過你。"

那個男人抬起頭來看著Jack,很害怕的說 "我不知道!我求求你拉我上去啊!"

Jack聽到了之後就轉過頭來看著BT他們,問 "他說他不知道,你們相信嗎?"

接著Jack和長腳蟹交換了位置,長腳蟹看著那個男人,說 "我們都不信你不知道。"

那個男人不停的晃動著,很害怕的說 "我拜託你們,你們要怎樣才相信?我真的不知道!"

BT站在長腳蟹的旁邊看著那個男人,說 "你說出來,我們就相信了。"

那個男人已經哭了出來,說 "我不知道,我求求你們,我真的不知道。"

姣老也走了過來,看著那個男人,說 "我忘了告訴你了,這條繩子已經很舊了,你再動的話繩子就斷了。"

那個男人聽到了之後就盡量的不動,並且一直說著 "就算你殺了我也一樣,我真的不知道!你逼我是沒用的!"

而在這個時候,拉著那個男人的左腳繩子斷了,頓時間那個男人只剩右腳的繩子在拉著他,那個男人害怕的大叫 "啊!你們幹嗎?"

而姣老、長腳蟹和BT互看了一眼,接著長腳蟹對他說 "我們沒動你的繩子,是你剛剛一直在那裡亂動,你自己弄斷的。"

姣老接著說 "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啊。"

跟著姣老和長腳蟹都走了,只剩BT看著他。那個男人還一直在對著他們大叫著 "拉我上去!我求求你們拉我上去!"

BT問他 "那到底你們要把那個小孩帶去哪裡呢?"

那個男人哭著說 "我拜託你們拉我上去,我真的不知道!"

BT看了一眼他右腳的繩子,也已經快斷了,於是他就說 "你太重了,一條繩子撐不住的,你到底說不說?"

那個男人一邊哭著,一邊說 "我不知道。"

接著keymen走到了BT的旁邊跟BT說 "我們的頭兒說他從來不喜歡勉強人家,不知道就算了。"

BT聽到了就跟那個男人說 "我們的頭兒說你不知道就算了。"

那個男人聽到了就很高興的樣子,看著他們,一直說著 "謝謝!謝謝!"

跟著keymenBT就轉身離去,那個男人一看到他們走了就對著他們問 "等等,你們去哪裡?"

BTkeymen走了回來看著那個男人,keymen說 "你既然說你不知道,那我們只好去找別人問了。"

那個男人看著他們,說 "拉我上去啊!"

BTkeymen對看了一眼,接著BT問他 "為什麼?"

跟著BTkeymen對看了一眼之後就轉身離去,只留下那個男人在大樓邊叫著 "等等,等等,我說,我說!你拉我上來我就告訴你。"

可是那個男人沒有看到任何人出現在大樓邊,反而傳來了關門的聲音,那個男人聽到了之後就一直叫著 "回來啊,你們回來啊!"

接著那個男人右腳的繩子已經開始脫線了,那條繩子只剩下細細的內繩在支撐著,那個男人看到了之後就大叫著 "我曾經聽他們說過在碼頭邊會有快艇接應我們。"

接著那條繩子已經撐不住要斷了,那個男人閉上了眼睛大叫 "星雲鐵船廠!"

跟著那條繩子就斷了,那個男人大叫 "啊!"

可是那個男人還是被掛在那裡,沒有掉下去,但是那個男人已經被嚇暈了。

接著他們五人站在大廈邊看著那個男人,BT看著他們纏在那根繩子上的釣魚線,問 "表哥,你這招也太狠了吧?"

Keymen說 "誰叫他吃這招呢?"

Jack看著那個男人,說 "星雲鐵船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45:41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八集-1

晚上,只剩下江揚和蓉蓉坐在客廳裡,蓉蓉和江揚的眼中充滿了憂慮和擔心,而伍利在房間也是一樣,他躺在床上,可是眼睛還是睜的很大,接著伍利又再爬起了身,拿起他放在桌上的手機看了看,期望可以看到Jack的短信或是未接來電,但是這一次還是沒有。

到了凌晨的時候,伍利帶著疲憊的神情,拿著手機走出了房間,可是他才一走出房間就看到蓉蓉坐在沙發上,於是就問她 "你不會在這裡坐了一整晚吧?"

蓉蓉聽到了伍利的聲音之後就回過頭來看著他,說 "我睡不著。"

接著蓉蓉又把頭轉了回來看著地板,而伍利走了過來,坐在蓉蓉的旁邊,問 "在擔心波子嗎?"

蓉蓉微微的點了點頭,接著蓉蓉轉過頭來看著伍利,說 "還有Jack哥。"

伍利聽到了之後就摟著蓉蓉的肩膀,說 "放心吧,Jack他很聰明,他一定有辦法把波子帶回來的,你要對他有信心。"

蓉蓉看著地板點了點頭,接著伍利的手機響了,是封簡訊,而且發信人是Jack。伍利露出了開心的模樣,馬上打開了簡訊,而簡訊裡寫著 "波子被擄,通知江揚,星雲鐵船場救人。"

接著,江揚從廁所裡走了出來,伍利一看到江揚就很激昂的說 "Jack找到波子了,在星雲鐵船廠。"

在星雲鐵船廠裡,大約有五個男人戴著鬼臉的面具,他們似乎在等著什麼的樣子。而在這個時候,有一輛箱型車開了進來,接著有一個男人抓著波子從後座走了下來,波子一直不斷的亂動,並且一邊不停的打著那個拉著他的男人,一邊還一直說著 "放開我!你走開啊!"

那個抓著波子的男人,看著其他的人,問 "喂,你們還有沒有安眠藥?這小鬼自從醒了之後就一直這樣,煩死了!"

他們其中的一個人看著波子,很不耐煩的說 "直接給他一瓶啦,吵死了!"

而另一個人更是從一旁撿起了一根木棍,說 "給他一棍,直接把他打暈比較快。"

那個男人接過了木棍之後就拿著木棍對著波子,威脅他說 "你再吵我就給你一棍!"

波子聽到了之後就乖乖的安靜了下來,接著那個男人就抓著波子走到一邊,可是波子還是一樣不停的亂動,說什麼都不配合,那個男人抓著波子的衣領拖著波子前進,波子的鞋子和褲管上都是泥沙,而波子被拖行的足跡在地上也顯而易見。

那個男人把波子拖到一旁之後就直接把他推倒在地上,波子摔在地上之後就叫了句 "啊!"

接著波子就看著他在手上擦到的傷,而那個抓著他的男人則是拿出了一條繩子,跟著就在波子的前面蹲了下來,把波子的手腳綁起來,可是波子還是一直的在亂動,那個男人見到波子這樣就舉起了手打算打波子一巴掌,可是就在那個男人高舉他的手的時候,突然有好幾個煙霧彈從窗戶丟了進來,把他們都嗆的摀住了臉。而在這個時候,有個臉上戴著防毒面具的人衝進了煙霧裡,打了那個想要打波子一巴掌的男人一拳,那個男人還反應不過來就倒在了地上,接著那個戴著防毒面具的男人就拉著波子的手,並且跟他說 "跟我來!"

跟著那個男人就拉著波子衝出了煙霧,可是他們才走出船廠的時候,波子就一直亂動,想要甩開那個男人的手,而且還對他說著 "你想幹嗎?放開我!"

那個戴著防毒面具的男人馬上就把他的防毒面具脫了下來,而波子一看到那個男人的樣子就抱了上去,很開心的叫 "爹地!"

Jack先是抱著波子,接著他看到船廠的煙霧已經開始散去了,於是就拉著波子的手,說 "來。"

跟著Jack就拉著波子往馬路上跑去,而在船廠裡的其中一個男人看到Jack拉著波子跑走了,於是就對著其他人說 "喂,在那兒!"

接著那些男人就拿出了槍追著Jack,並且在路上還不時向他開槍,Jack的後背中了一槍,摔倒在了地上,而波子在一旁搖著Jack,說 "爹地!爹地!"

Jack因為他穿的是蓉蓉給他的那件避彈衣,所以他沒事,接著Jack往後面看了一眼,看到那些在追著Jack的人跟他們的距離越來越近,可是在這個時候他們被在遠處拿著長槍瞄準他們的長腳蟹的子彈嚇阻,甚至打掉他們手上的槍。Jack一看到就抱起了波子,說 "波子,來。"

接著Jack就抱著波子往馬路上跑去,跟著Jack跑到了馬路旁之後就看到一輛他們事先準備好的自行車。Jack直接就把波子放在自行車的上管上,接著他就騎上了自行車,並且還跟波子說 "抓好了,波子。"

接著Jack就載著波子往馬路上騎去,而尾隨的那些人看到了之後Jack載著波子離去之後就跑上了他們停在一旁的車子,接著他們就開著車子追著Jack

Jack騎著自行車,不時還回頭看看,看到他們用車子追了上來,而在Jack戴的耳機裡傳來了BT的聲音說 "表哥,你前面右邊有條小巷。"

Jack聽見了之後馬上就轉進了那條巷子裡,而那些人因為巷子太小,開不進去,於是他們先是停了下來,接著就繼續向前開著。而Jack從那條巷子騎了出來之後就看到他們的車子還是尾隨在他們的後面,接著他的耳機裡又傳來了BT的聲音說 "前面十字路口左轉。"

Jack聽到了之後就不顧十字路口的紅燈,直接衝了過去,還對著波子說 "波子,抱緊我。"

波子聽到了之後就緊緊抓著Jack的衣服,接著Jack就衝進了十字路口的車陣往左邊騎去,讓在開行的車子都被迫停了下來,對他按了好幾聲喇叭。但是在他身後的那輛車子仍然緊追不捨,Jack回頭看了一眼,看到那輛車子還是在他們的後面,他暗自罵了句 "這些跟屁蟲真討厭!追了兩條街了還追!"

接著Jack的耳機又傳來了BT的聲音說 "表哥,前面巷子右轉就到了。"

Jack看起來已經快撐不住了,臉上都是汗水,而且還一直喘著氣。波子因為Jack的汗水滴到他的身上,所以他就抬起頭來看了Jack一眼,他看到Jack那麼辛苦的樣子,小聲的叫了句 "爹地

Jack雖然很累,可是他還是硬撐著,轉進了右邊的小巷,而在他身後尾隨的人仍然沿著馬路追著Jack,可是他們才轉了一個彎,在他們的後面就有一輛砂石車用了一個急彎,用砂石車擋住了那條路,不讓別人開進來,而那輛砂石車的司機正是姣老。接著keymen在一旁拿出了遙控器,等著他們經過,接著keymen在他們開經過一個下水道蓋子的時候按下了遙控器的按鈕,那個下水道的蓋子發生了爆炸,而開車經過的他們當然也躲不開,但是這只是個小爆炸,但是還是足以讓他們翻車。

而江揚他們開著車子出現了在他們爆炸的不遠處,看到了那場爆炸,nana在車上馬上就指著那場爆炸問 "江sir,那是什麼?"

在這個時候,Jack從旁邊的巷子轉了出來,江揚看到了之後馬上踩下了煞車,並轉向另一邊。Jack也馬上按下了煞車握把,並且也轉向另一邊,兩人剛好躲開了對方。可是Jack雖然躲開了和江揚的車子相撞,可是他和波子都從自行車上摔了下來,Jack摔了下來之後馬上就抱著波子,檢查著他的身上有沒有傷口,連自己的手腕和手掌上已經被擦傷了都不管。他看著波子,很緊張的問 "波子,你怎麼樣?沒事吧?"

而波子居然還用著他那稚幼的口氣對Jack說 "好好玩喔!爹地,再來一次!"

Jack聽到了之後就用著不敢置信的表情看著波子,問 "啊?"

接著Jack就往後躺了下來,躺在了地上喘著氣,休息著,波子也跟著躺在Jack的旁邊,抱著他,說 "爹地你好厲害喔!"

Jack拍了拍波子的肩膀,喘著氣,說 "謝謝。"

而江揚他們和伍利都從車子上下來,向他們這裡跑了過來,伍利一邊跑了過來,一邊對著他們叫著 "波子。"

波子聽到了就抬起了頭來,他看到了伍利之後就很開心的對著他叫 "外公。"

接著波子就從地上爬了起來,伍利跑了過來之後馬上就蹲了下來,抱著波子,摸著他的頭,很緊張的問 "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波子搖了搖頭,接著江揚他們也跑了過來,江揚看著Jack,問 "怎麼樣?沒事吧?"

Jack坐了起來,揮了揮手,跟著他指著那輛剛剛翻車的殘骸和從裡面爬出來的人們,有氣無力的說 "綁匪,在那裡。"

大海跟nana他們聽到了之後就馬上跑了過去逮捕了那些人,而江揚則是一邊把Jack從地上扶了起來,一邊對他說 "我想你應該會有一陣子不想騎自行車了吧?"

Jack聽到了之後就笑了出來,說 "我今天的運動量已經夠了。"

接著他們兩個就都在笑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46:20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八集-2

而蓉蓉和波子的奶奶都坐在家裡的客廳,等著他們的消息,接著家裡的電話響起,他們兩個馬上就想接起電話,跟著波子的奶奶接起了電話之後就很著急的對著電話問 "喂?"

接著波子的奶奶露出了很失望的表情,把電話掛掉了,蓉蓉看到了就問 "怎麼了?"

波子的奶奶搖搖頭,說 "不是他們。"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很失望的繼續看著地板,波子的奶奶看到了蓉蓉憔悴的樣子之後就對著她說 "對不起啊,蓉蓉。"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看著她,說 "這不是你的錯,你也不想的。"

波子的奶奶看著蓉蓉,很愧疚的說 "上次,Jack哥就已經被阿杰害的進了一趟醫院了,而這次又是我害的波子被人綁架了。"

蓉蓉接著就抱著波子的奶奶,說 "奶奶,你不要這樣,我已經說過了,不是你的錯,而且阿杰他也已經

波子的奶奶搖了搖頭,說 "為什麼這孩子那麼不爭氣,不是搶劫就是吸毒,他為什麼會變的這樣?"

蓉蓉繼續安慰著波子的奶奶,說 "奶奶,你不要這樣,人死不能復生。"

波子的奶奶看著地板,說 "我當然知道人死不能復生,可是我看到這孩子變的這麼壞,我真的很痛心。"

蓉蓉接著就看著波子的奶奶,說 "阿杰他就算變的再壞,可是他還是很孝順你的,這就代表著他的本性不壞,只是走錯了路,不是你的錯,更何況你還有波子,波子他會沒事的。"

波子的奶奶聽到了就看著蓉蓉,問 "對了,為什麼Jack哥會自己去救波子?"

蓉蓉聽到了波子的奶奶這麼問她,想了一會兒,接著就說 "可能是他不想讓我擔心,所以才想要自己解決吧。"

波子的奶奶聽到了就點點頭,輕拍著蓉蓉的手,說 "這次你真的是沒挑錯,我現在看到你過的那麼幸福,也算是老來安慰了。"

蓉蓉接著就看著波子的奶奶,笑著說 "對了,Jack哥跟我想要把波子接回來香港,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你也可以搬來跟我們一起住。"

波子的奶奶聽到了就說 "一起住?還是不要了,我想我還是會回紐西蘭,有空就回來看一下你們就行了。"

蓉蓉接著就說 "可是這樣你一個人住,我會很擔心的。"

波子的奶奶抓著蓉蓉的手,說 "我知道你是個好媳婦,我也把你當成是半個女兒來看待,可是現在你的丈夫是Jack哥,就算他答應,我也不好意思在這裡住。更何況阿杰之前還對Jack哥做出那樣的事,你說,我會安心的住下來嗎?"

蓉蓉聽到了就說 "可是

此時,一個開門打斷了他們的對話,門一打開,波子就穿著新衣服往他們跑了過來,並對著他們叫著 "媽咪!奶奶!"

接著波子就跑了過去抱著他們,而他們兩個也很開心的抱著波子,波子的奶奶一直摸著波子頭和身體,問 "怎麼樣?有沒有受傷?"

接著波子的奶奶看到了波子的手上用紗布包著,於是就很擔心的問 "怎麼了?怎麼包著紗布?"

波子看著手,說 "被鬼臉叔叔推在地上。"

蓉蓉看著波子,問 "鬼臉叔叔?"

伍利和Jack從門口走了進來,伍利說 "醫生已經幫波子做過全身檢查了,他只是手上有點擦傷而已,而且綁匪都已經抓到了。"

蓉蓉抱著波子,往他們看過去,她看到Jack的手腕上也纏著紗布,於是就問 "你的手怎麼了?"

Jack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說 "沒事,只是從自行車上摔了下來。"

波子馬上就對著蓉蓉和波子的奶奶說 "爹地好厲害,把壞人都抓到了。"

伍利聽到了就說 "波子!"

接著波子轉過頭去看著伍利,伍利看著他搖搖頭,要他不要再說下去。而蓉蓉看到了之後就問波子 "怎麼了嗎?波子,發生什麼事了?"

波子轉過頭來看著蓉蓉,接著說 "媽咪,我可不可以看看弟弟跟妹妹?我都沒有看過他們。"

蓉蓉摸著波子的頭,說 "當然可以了。"

接著蓉蓉就拉著波子走到了樓上去,而波子的奶奶和伍利跟Jack在對望著,而波子的奶奶看起來有些不大自在的樣子,可能是因為之前韓英杰的事吧。

晚上,波子的奶奶站在陽台看著香港的夜景,Jack走了進來,問 "我剛剛聽蓉蓉說你要回紐西蘭,為什麼?"

波子的奶奶回過頭去看著Jack,說 "沒什麼,只是已經習慣了那邊的生活。"

Jack接著就走了過去,說 "如果是之前的事的話,我不介意的。"

波子的奶奶看著Jack,說 "可是我介意。Jack哥,我知道你人很好,而你也很顧慮蓉蓉的感受,所以才會邀我和你們一起住,可是我只要能夠偶爾回來看一下你們,我就心滿意足了。"

Jack聽到了之後就說 "那好吧,既然你那麼堅持,我也不強求。不過再住幾天總行吧,畢竟波子剛剛才回來,你不想多跟他見見面嗎?"

波子的奶奶聽到了就笑了一下,接著就點點頭,而Jack繼續說 "今晚波子說想跟媽咪睡,你也跟他們一起睡吧,反正我今晚也要看著嘉駿跟安安,應該是會睡客廳的。"

波子的奶奶聽到了之後就拍著Jack的肩膀,說 "你真的是一個好人,蓉蓉沒有看錯你。"

接著波子的奶奶就走進了房子裡,而Jack先是笑了一下,接著他就站在陽台上看著香港的夜景,說 "好人?不知道好人跟賊可不可以形成正比?"

第五十九集

Jack在客廳裡抱著嘉駿,餵他喝奶,而電視上播的當然也就是嘉駿最愛的自行車節目了。

Jack看著嘉駿,再看了一下自行車節目,接著他看著嘉駿問 "為什麼你每次一定要看這個節目才肯乖乖的喝奶啊?"

嘉駿沒有回應Jack的問題,只是把目光放在電視上,而嘴裡在吸吮著奶瓶裡的母奶,Jack看著嘉駿笑了笑,接著他也跟著嘉駿在看著電視上的自行車節目。

在這個時候,波子穿著睡衣從樓上走了下來,Jack一看到波子就問 "波子,你怎麼那麼晚還不睡?"

波子一邊走了過來,一邊說 "鬼臉叔叔給我喝了一杯水之後我就一直睡著,現在我睡不著。"

接著波子走到了Jack的旁邊,坐了下來,跟著他們看著電視。Jack也知道波子被那些人下了安眠藥,可能這兩、三天都是處於睡眠的狀態,所以現在睡不著也很正常,就是因為這樣,所以Jack沒有叫波子再上去睡覺,就讓他跟著他們在看電視。

而波子突然抬起了頭看著Jack,問 "爹地,那你為什麼還不睡,在客廳看電視啊?"

Jack聽到了就笑著說 "爹地要照顧弟弟跟妹妹啊。而弟弟一定要看這個節目才肯乖乖的吃東西,那爹地就陪弟弟看囉。"

波子接著又問 "對了,爹地,你今天為什麼會來找波子啊?"

Jack聽到了之後,臉上的笑容有些僵固了,接著想了一下,說 "爹地擔心波子啊,所以爹地就去找你了。"

波子又問 "那為什麼爹地可以找的到我啊?"

Jack想了一下,接著就說 "有很多事只是看你肯不肯去做,有沒有用對辦法,如果你辦法用對了,方向對了,你又很想做的話,那就一定做的到。"

波子臉上帶著期待的樣子,看著Jack,問 "爹地,那你騎自行車是不是很厲害?"

Jack聽到了先是笑了一下,說 "騎自行車不是用厲害來形容的,應該說速度的快慢跟技巧的好壞。爹地只是每天都騎自行車做運動,所以比較熟練。"

跟著波子就很興奮的問 "那明天我可不可以跟爹地一起去騎車?爹地,你知不知道,今天你騎車的樣子看起來好好快。"

Jack聽到了就摸了一下波子的頭,笑著說 "當然可以了,如果波子跟弟弟一樣很喜歡自行車的話,爹地還可以教你怎麼騎,而且還買一輛波子自己的自行車給波子練習。"

波子聽到了就很開心的問 "真的嗎?"

Jack看著波子,說 "當然是真的,如果波子乖,而且波子在學校的功課沒有受到影響的話,那爹地就買給你。"

波子聽到了就很開心的抱著Jack,說 "好棒!謝謝爹地!"

第二天早上,蓉蓉和波子的奶奶從樓上走了下來,找尋著波子的身影,而他們一走下來就看到波子依偎在Jack的身旁熟熟的睡著,Jack也把頭靠在沙發上睡著了,嘉駿跟安安在一旁的嬰兒床裡也睡的很熟。蓉蓉跟波子的奶奶見到他們這樣,於是沒有打算叫醒他們,只是站在一旁看著他們兩個熟睡的模樣,臉上出現了溫馨的笑容。

伍利一邊穿著衣服,從他的房間裡走了出來,看到他們兩個站在一旁,問 "你們幹嗎?"

蓉蓉馬上伸出了食指放在嘴巴的前面,接著就指著Jack和波子。伍利順著蓉蓉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Jack和波子在沙發上睡的很熟,於是也露出了溫馨的笑容,把兩隻手交叉放在胸前,小聲的說 "如果有人說他們不是父子的話,我看還沒人相信呢。"

蓉蓉和波子的奶奶先是看了一下伍利,接著又把視線放在Jack和波子的身上。

在赤柱的街道上,Jack騎著車子,而波子坐在自行車的上管上享受著騎車的速度感,他們兩人看起來都很開心的樣子。

而在這個時候,波子指著前方,說 "江揚叔叔。"

Jack和江揚接著就停了下來,江揚看著Jack和波子,問 "戴波子騎自行車啊?"

Jack看著江揚,笑著說 "波子喜歡,說他想學。"

波子看著江揚,問 "江揚叔叔,你也會騎自行車啊?"

江揚笑著說 "叔叔會啊,跟你爹地一樣。"

波子接著就看著Jack,問 "爹地,那你跟江揚叔叔哪個比較厲害啊?"

Jack聽到了就看著波子,笑著說 "爹地說過了,騎自行車不是用厲害來形容,是速度跟技巧。"

波子接著又繼續問 "那爹地跟江揚叔叔哪個比較快?"

Jack和江揚對看了一眼,兩人的臉上都掛著笑容,接著江楊看著波子,說 "波子,速度的話是叔叔比較快,因為叔叔的體能比較好。"

Jack接著說 "可是技巧的話是爹地比較好,因為爹地騎車的經驗比叔叔還要多。"

波子接著又問 "那爹地跟叔叔比賽的話,是哪個會贏啊?"

Jack和江揚聽到了之後就對看了一眼,接著江揚看著Jack,問 "好像每次我跟你比賽都沒有結果,要不要現在來一圈?"

Jack聽到了之後,臉上的笑容更明顯了。而波子正在用著期待的眼神看著Jack,問 "爹地,好不好嗎?"

Jack看了一下波子,接著他看著江揚,語重心長的說 "我想不一定要比賽吧?也許我們可以一起騎。更何況我們的目標是同一個,沒必要拉對方的後腿,互相支持不是更好?"

江揚聽到了就笑了一下,說 "說的對,走吧。"

接著江揚就往某一個方向騎去,而Jack先是低下了頭看著波子,說 "波子,坐穩了。"

波子抓著Jack的衣服,點了點頭,跟著Jack就跟在江揚的身後,和他一起朝著同一個方向騎去。

波子和Jack回到家後就去梳洗了一番,接著就坐在客廳和伍利一起看著嘉駿跟安安,而蓉蓉和波子的奶奶在廚房煮著早餐。

接著蓉蓉和波子的奶奶端著早餐走了出來,並對著他們說 "可以吃了。"

跟著他們四人就都往餐桌走去,而Jack聽到了之後就去接過蓉蓉手裡的早餐,並對著她說 "我幫你。"

波子的奶奶在蓉蓉的身後看到Jack對蓉蓉那麼體貼的舉動就笑了一下。跟著Jack接過了蓉蓉手裡的早餐之後就端著早餐往餐桌走去,而蓉蓉則是回廚房拿剩下的早餐。

他們五人都入座了之後就各自開動了,而波子和Jack因為他們的左手都有包著繃帶,所以都把左手放在桌上,用右手來動作。Jack和波子的動作都一樣,首先用叉子把雞蛋的蛋黃戳破,接著他們就用叉子插起了土司,用土司沾著蛋黃在吃著。而他們兩個都沒注意到同桌的其他三人都在看著他們兩個,而他們兩個也沒有發現他們的動作都是一樣的,直到他們一起要拿同一罐胡椒粉的時候才看著對方,跟著Jack發現了他們三個人都在盯著他們兩個看,所以就看著他們,問 "怎麼了嗎?"

他們三人聽到了之後就低頭吃著自己的早餐,接著Jack就拿起了胡椒粉,不過他是先幫波子灑了一點在他的早餐上,跟著才在自己的早餐上灑上胡椒粉。伍利看到了之後就笑了一下,接著他朝著蓉蓉看去,而蓉蓉也看著他們兩個在笑著。

在船屋上,JackBTkeymen、姣老和長腳蟹全都在,他們圍在一個桌上擺滿食物的小桌子前,而且他們手上都拿著一杯紅酒。

Jack舉起了紅酒,對著他們說 "這次呢,真的要謝謝你們,而且順便慶祝接下來的這幾天我們真的可以安安心心的放假了。而且呢,明天開始,海盜餐廳重新營業,你們就來當我第一批的實驗者,免費。"

其他四人聽到了之後就拍拍手,跟著長腳蟹就問 "對了,Jack哥,那現在波子回來了,你會不會顧忌很多啊?"

Jack聽到了就說 "有什麼好顧忌的?在家裡,我是我小孩的爸爸,我老婆的老公,我岳父的女婿。在餐廳裡,我是老闆。在你們這裡,我是你們的頭兒。這些各是不同的角色,我沒必要顧慮。"

BT聽到了Jack的話就看著長腳蟹,問 "你不是怕了,想退出吧?"

長腳蟹馬上就說 "才沒有呢!"

姣老跟著就問 "沒有?最近那些報章雜誌都說你跟一個剛出道的小子假戲真做,兩個人還一起去買東西逛街,是不是想嫁了啊?"

Keymen接著說 "長腳蟹,人家只是個小朋友而已,別玩弄人家感情嗎?"

長腳蟹有些無奈的說 "你都會說是小朋友了,我只是去買東西的時候遇到他,跟他聊了幾句,結果媒體就捕風捉影的說我跟他在一起。"

keymen接著就說 "不是啊,我們這裡個個都是已婚人士,BT找到了江翹,Jack哥也找到了Jack嫂,現在都已經是三個孩子的爸爸了。你是不是也該想想找個人嫁了啊?"

姣老馬上就對著keymen說 "你不是吧?那個男人敢娶她啊?"

BT馬上就對著姣老說 "不是啊,我知道有一個人對長腳蟹很有興趣。"

大家馬上就看著BT,問 "誰啊?"

BT喝了一口酒,說 "ET。"

大家聽到了之後就大笑,而長腳蟹舉起了拳頭對著BT,說 "你是不是欠揍啊?"

Jack馬上就笑著說 "長腳蟹,我們是跟你開玩笑的。我們呢,都是真的希望你可以早點找到另外一半。"

長腳蟹接著就看了一下JackBT,問 "真搞不懂,Jack哥和BT明明就是表兄弟,怎麼Jack哥跟BT光是說的話就差了那麼多?"

大家聽到了之後先是偷笑了一下,而BT馬上就回嘴說 "怎麼?你看上我表哥了啊?"

Jack聽到了之後就推了一下BT的頭,說 "東西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

BT看著Jack,說 "怕什麼啊?姑姑又不在這裡。"

Keymen看著BT,很嚴肅的說 "BT,這種話的確是不能亂說的,萬一你這句話害的Jack哥家庭失和該怎麼辦?"

BT問 "沒那麼嚴重吧?"

姣老搖搖頭,說 "你才剛結婚,你不知道,女人如果胡思亂想或是吃起醋來,威力是很大的。"

Jack指著BT,說 "這傢伙都已經經歷過了都還不知道,上次阿翹吃醋,兩個人都吵翻了,結果還要我這個表哥幫他出面哄回老婆。"

BT接著就回嘴說 "下次就不要變成姑姑吃你的醋,你來找我求救。"

Jack接著就說 "這你放心好了,我的言行舉止我一向都很注意的。"

BT跟著就說 "你那麼瀟灑,你確定沒有其他的女人喜歡你嗎?說不定長腳蟹真的看上你了?"

長腳蟹馬上就說 "你放心好了,就算我有對象,也絕對不會找上有婦之夫。"

BT跟著就說 "你確定嗎?如果你嫁的出去,我在你結婚的那一天就陪著你老公去接你,不管你們提出什麼要求我都幫你老公照做。"

長腳蟹接著就說 "好,這是你說的!你們做見證啊。"

Jackkeymen和姣老看著BT搖了搖頭,接著keymen看著BT,說 "話別說的那麼滿。"

Jack看著BT,說 "這次表哥我也救不了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47:17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集-1

海盜餐廳已經重新開張了,生意一開始當然沒有以前那麼好,不過幾天之後,以前的客源慢慢的回來了,再加上Jack新作了一些公眾宣傳的效果,生意一天比一天還好,Pinky也回到了海盜餐廳來當Jack的得力助手。

波子的奶奶已經回紐西蘭了,波子的轉學手續也已經辦好了,現在波子放學了之後都會回家幫忙伍利和蓉蓉帶著嘉駿跟安安,不過蓉蓉和波子有時也會到餐廳去幫Jack的忙,甚至會把嘉駿跟安安帶去探班。這樣安樂的日子已經過了好幾天,Jack看起來就像個十足的餐廳老闆,單純的好爸爸和好丈夫,可是第三回合就在這些安樂的日子當中拉開序幕了

這一天,海盜餐廳已經打烊了,Pinky也已經回家了,Jack正蹲在吧台的下方做最後的收拾工作。此時,從門口傳來了一陣腳步聲,Jack聽到了之後就蹲在吧台下方,說 "不好意思,我們已經打烊了。"

接著傳來了一個低沉的聲音說 "我是來找你的。"

Jack聽到了之後就站了起來,一個頭上戴著安全帽的男人馬上就對著Jack開了一槍,Jack連反應都還來不及就被子彈打中肩膀。Jack抓著肩膀上的傷口,看著那個男人,那個頭戴著安全帽的男人這一次瞄準的是Jack的頭部,接著又一聲槍聲響起 "碰!"

蓉蓉大叫 "啊!"

接著蓉蓉就從剛剛她做的惡夢當中醒了過來,她坐在床上喘息著,發現剛剛只是她的夢境,並不是真實。

Jack聽到了蓉蓉的叫聲之後就馬上醒了過來,拿起了他放在床頭的眼鏡戴在臉上,坐了起來,看著蓉蓉,問 "怎麼了?"

蓉蓉馬上就很緊張的抓著Jack的肩膀,看著他,接著她就摸著Jack的臉。

Jack見到蓉蓉這樣就抓著她的手,問 "怎麼了?"

蓉蓉驚魂未定的說 "我剛剛,作夢,夢到你中槍了,你流了好多血。"

Jack聽到了就從一旁拿了幾張面紙擦著蓉蓉頭上的汗水,說 "你都會說是作夢了,我不是好好的在這裡嗎?"

接著Jack就把面紙放在一旁,蓉蓉很緊張的說 "可是,剛剛的夢很真。"

Jack深呼吸了一口氣,抓著蓉蓉的肩膀,看著蓉蓉,笑著說 "你忘了你送我的那件避彈衣了嗎?我現在每天都穿著,就算我中了槍也不會有事的。不要想太多,好嗎?"

跟著Jack就幫蓉蓉蓋好被子,再來就像是在安撫著一個孩子的哄著她入睡,而Jack自己也安穩的閉上了眼睛。可是蓉蓉雖然靠在Jack的懷裡,但是她的眼睛還是睜的很大,心裡不安的情緒還是在波動著。

第二天,蓉蓉牽著波子出去買東西,而蓉蓉和波子走在回家路上的時候,看到在他們前方不遠處有一個年輕人在搶一個杵著柺杖的老年人的東西,吸引了不少人在附近圍觀,接著那個年輕人就拂袖而去,連那個老年人摔倒在地上都不管。

蓉蓉跟波子走上前去把那個老年人扶了起來,蓉蓉對著那個老年人問 "你怎麼樣?要不要報警?"

那個老年人很緊張的對他們說著 "不要報警,不要報警啊,他是我九代單傳唯一的兒子,我求求你們不要報警啊。"

接著蓉蓉對著那個老年人說 "可是你兒子這樣也太過份了吧?"

那個老年人嘆了一口氣,說 "沒辦法,從小我就把他給慣壞了,長大了之後也不好好找份工作,整天在家好吃懶做的靠我養他。兩年前我出了車禍,我這兒子把我的保險金都給拿走了,公司也把我給裁員了。"

蓉蓉聽到了這老年人的遭遇之後對他充滿了同情,而波子在一旁也聽到了,波子對這老年人也是一樣。

波子拉著蓉蓉的手臂,說 "媽咪,現在怎麼辦啊?"

在這個時候,有一個女生跑了過來,對著那個老年人說 "李伯伯,你沒事吧?是不是你兒子又來搶你的錢了?我都跟你說了,錢不要放在家裡,拿去銀行存起來嗎。現在你連你最後僅存的一點錢都被你兒子拿走了,你以後怎麼辦啊?"

此時,有一個路過的女生走了過來,拿給了那個老年人一點錢,那個老年人接過了之後就收在了衣服口袋裡,一直點著頭,對那個女生說著 "謝謝!好心有好報的!謝謝!"

接著那個女生就轉身離去,而蓉蓉也打算拿出自己的錢包,可是在這個時候,Jack出現在蓉蓉的身後,問 "怎麼回事?"

蓉蓉和波子往後看去,他們看到Jack站在他們的身後,波子馬上就跟Jack說 "爹地,這個伯伯好可憐,他之前出了車禍,剛剛他的兒子還把他的錢搶走了。"

Jack聽到了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說了句 "是嗎?"

接著Jack的目光就在那個老年人和那個在他身旁的女生打量著,跟著Jack就跟蓉蓉說 "蓉蓉,你先回去吧,我會處理的。"

蓉蓉看著Jack,問 "處理?"

Jack對蓉蓉使了個眼色,蓉蓉看到了就說 "那好吧。"

接著蓉蓉就牽著波子離去了,而Jack看著他們離去了之後就轉過頭來問那個老年人 "你住在這附近嗎?不然你總不可能杵著柺杖走到這裡來吧。"

那個老年人和那個女生對看了一眼,說 "對,我以前買的房子。"

接著Jack又問 "那你住在哪裡?是往前兩條街還是往後兩條街?"

那個老年人想了一下,說 "後面兩條街。"

Jack馬上就說 "後面兩條街是海邊,你確定你住那裡嗎?"

那個女生接著就說 "是前面兩條街才對,他有點老人癡呆。"

Jack跟著就說 "前面兩條街是監獄。"

那個老年人和那個女生聽到了之後就看著Jack,而Jack則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接著他很大聲的說 "伯伯,我剛剛看到你的兒子已經知道錯了,你回去吧,他在家裡等你呢。"

跟著Jack就扶起了那個老年人站起來,那個老年人瞪著Jack,小聲的問 "你想怎樣?"

Jack看著他,小聲的說 "我已經給你台階下了,你到底要不要走?還有。"

接著Jack拿起了他剛剛趁著浮起那個老年人的同時從那個老年人口袋裡扒來的錢,小聲的說 "這個我會幫你還給剛剛的那個女生,而且我以後不想在這裡再看到你,不然我就找警察來送你去你前面兩條街的家。"

那個老年人聽到了之後就對著Jack小聲的說 "你行!"

接著他們兩個就往著馬路離去,在走之前還一直瞪著Jack

跟著Jack追上了剛剛拿錢給那個老年人的女生,說 "小姐,小姐。"

那個女生一回頭,Jack就把錢拿給她,說 "這是剛剛那個伯伯要我給你的,他兒子剛剛跑了回來向他認錯,所以他要我幫忙把錢還給你。"

那個女生接過了之後就對著Jack說 "謝謝。"

Jack對她笑著說 "不用。"

接著Jack就轉身離去了,而他的臉上還掛著那得意的笑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47:51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集-2

蓉蓉在廚房裡做飯,可是她看起來心不在焉的樣子,好像在想些什麼。此時,突然有一雙手抓住了她的肩膀,對她叫了 "蓉蓉。"

蓉蓉馬上就被嚇到,猛然回頭,Jack的笑容馬上就在她眼前浮現。

蓉蓉打了一下Jack,說 "你走路怎麼都沒聲音的啊?嚇死我了!"

Jack笑了笑,說 "是你心不在焉的才沒發現我回來了。怎麼?想什麼想的那麼入神?"

接著Jack就走到了瓦斯爐邊,幫蓉蓉看著鍋子裡的湯。

蓉蓉想了想,問 "今天的那個伯伯怎麼樣?"

Jack看著鍋子裡的湯,說 "他好的很,如果我沒猜錯,他現在應該是在別的地方上演同樣的戲碼。"

蓉蓉聽到了就問 "你是說他是騙人的?"

Jack回頭看了一下蓉蓉,點了點頭。

蓉蓉接著問說 "你是怎麼知道他是騙人的?"

Jack回頭看了一下蓉蓉,說 "我光是看拐杖跟手就知道了。"

蓉蓉疑惑的問 "拐杖跟手?"

Jack看著鍋子,解釋說 "照理來說,長年撐拐杖的人,手上不可能會沒有繭,而且他的柺杖很新,一點泥土都沒有,也就是說,他是到了這裡才開始撐拐杖的。"

接著Jack把火關掉,轉過身來看著蓉蓉,說 "現在你知道了吧?"

蓉蓉深吐了一口氣,露出了很丟臉的樣子,一邊走到沙發前,一邊說 "怎麼每次都是這樣!"

Jack笑了笑,跟著蓉蓉走了過來,抓著她的肩膀,兩人一起坐在沙發上,說 "是你太單純了,太相信別人。"

蓉蓉坐在沙發上,轉過身來看著Jack,說 "我只是想幫人而已。"

Jack看著蓉蓉,冷冷的說 "我知道啊,所以你才會被那個人騙。"

蓉蓉聽到了就轉過身來,背對著Jack,一臉無奈的說 "你可不可以安慰我一下?不要那麼老實啊?"

Jack聽到了之後就笑了一下,說 "那你想要我怎麼安慰你?說,這只是你運氣不好,是那些人的錯,與你無關,這樣嗎?"

蓉蓉轉過身來看著JackJack繼續說 "我曾經跟你說過,希望不是別人給的,重要的是自己不要選擇絕望。"

此時,從一旁的嬰兒床裡傳來了哭聲,Jack往嬰兒床裡看去,抱起了正在哭的嘉駿,一邊把嘉駿抱給蓉蓉,一邊說 "你看,你不高興,嘉駿也不高興了。快點,嘉駿快點去哄哄媽咪。"

蓉蓉接過了嘉駿之後,就看著嘉駿,說 "嘉駿乖,不要哭了。"

可是嘉駿的哭聲還是沒有間斷,於是Jack就說 "你都不高興了,那你要怎麼哄別人高興呢?"

蓉蓉聽到了之後,臉上總算浮現出了笑容,而Jack看到了蓉蓉的笑容之後,他的臉上也跟著有笑容出現了。

Jack和蓉蓉正在準備吃晚飯的事宜,而伍利走到了波子的房門外,敲了敲波子的房門,說 "波子,吃飯了。"

可是他們聽到的卻是波子在房間裡傳來的 "走開啊!"

蓉蓉跟Jack聽到了之後就都走到了波子的房門外,蓉蓉敲了敲波子的房門,說 "波子,怎麼啦?"

波子在房間對著他們說 "我不想吃嘛!"

伍利看著蓉蓉,問 "他怎麼了?"

蓉蓉搖搖頭,說 "不知道,早上他還好好的。"

接著蓉蓉就隔著房門,很緊張的對著波子說 "波子,你不要嚇媽咪啊!怎麼啦?"

Jack接著就敲了敲房門,說 "波子,我是爹地。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很沒禮貌!你不跟我們說怎麼了,那我們怎麼會知道呢。"

跟著他們就聽到波子在房間裡跟他們說 "剛剛爹地你跟媽咪說的話我都聽到了。"

Jack跟蓉蓉聽到了之後就對看了一眼,而伍利充滿疑惑的看著他們,問 "你們說了什麼啦?"

Jack雙手插在腰間,臉上充滿著無奈的表情。

過了一會兒之後,波子坐在他的床上,不時還在用袖口擦著他的眼淚。而Jack打開了波子的房門,波子轉過頭來看著Jack

Jack把雙手放在後面,走進了波子的房間,把門關上,一邊朝著波子走過來,一邊說 "波子,你看看爹地做了什麼給你?"

接著Jack坐在波子的旁邊,把他藏在身後的蛋糕拿了出來,說 "你看,這是波子最喜歡吃的蛋糕!"

可是波子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Jack看到了就把蛋糕放在一旁,對著波子說 "波子,你這樣做是在生爹地跟媽咪的氣嗎?"

波子馬上就說 "沒有,我是在生那些人的氣。"

Jack接著就說 "可是你這樣不吃東西,不開心的不只是波子,還有爹地、媽咪跟外公都會不開心的。"

波子扁起了嘴,說 "可是人家就是不開心嘛!為什麼那些人要騙人!我討厭他們!"

Jack想了一下之後就說 "波子,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壞人,可是也有很多好人,像你跟媽咪就是啊。"

波子接著就說 "可是我不喜歡被別人騙嘛!"

Jack接著就說 "誰說好人一定要被別人騙的?"

波子聽到了就抬起頭來看著JackJack繼續說 "波子肯幫助別人是一件很好的事,只是這次幫的人不對,所以波子要當個聰明的好人,懂的分辨誰是真的需要幫助的,誰是在騙人的,這樣才能真正幫到別人。"

波子接著就說 "當好人那麼辛苦,我不當了!"

Jack聽到了就說 "波子,如果每個人都像波子你這樣想的話,那這個世界上不都只剩壞人了。再說。"

接著Jack從波子的書包裡拿出了一張90分的考卷,說 "波子那麼聰明,那波子一定可以分辨出來,幫到有需要的人,對不對?"

波子很沮喪的說 "可是我今天就分辨不出來啊?"

Jack接著就說 "每一件事都一定會有第一次,而第一次往往都是失敗的,不過聰明的人呢,就會記住這次失敗的經驗,這樣下次就不會再犯一樣的錯了。不過更重要的,就是波子要像今天這樣,樂於幫助別人。那現在波子你可不可以幫爹地一個忙呢?"

波子看著Jack,微微的點了點頭。Jack看到了之後就笑著,拿起他剛剛放在桌上的蛋糕,說 "這塊蛋糕是爹地偷偷做給波子的,波子可不可以幫爹地吃掉它,這樣爹地就不會被媽咪罵了。"

波子很開心的點點頭,接著Jack就拿了個叉子給波子,波子很開心的在吃著蛋糕。而Jack看著波子在吃著蛋糕的樣子,說 "波子,下次你有不開心的事就跟爹地媽咪說,不要再像今天這樣了。你知不知道媽咪跟外公現在在外面很不開心?"

波子聽到了就說 "對不起。"

Jack摸了摸波子的頭,說 "等一下爹地陪波子出去跟外公還有媽咪說對不起。媽咪今天做了波子最喜歡吃的菜喔,波子趕快把蛋糕吃掉,我們出去吃飯。"

波子很開心的點了點頭,接著就繼續吃著蛋糕,嘴上都沾到了鮮奶油,而波子也餵了Jack吃了幾口,Jack也是一樣,嘴邊都沾到了鮮奶油。

蓉蓉和伍利坐在沙發上,臉上都是擔心的神情,接著Jack抓著波子的肩膀走了出來,吸引了他們兩個的注意。

Jack低著頭看著波子,說 "波子,你要說什麼?"

波子聽到了之後就走到了伍利和蓉蓉的面前,說 "媽咪,外公,對不起啊。"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抱著波子,說 "算了,肚子餓不餓?我們去吃飯。"

波子點了點頭,接著蓉蓉就牽著波子,兩人面帶微笑的往餐桌走去。

而伍利則是走到了Jack的身邊,小聲的在他的耳邊說 "沒想到你不只是會哄女人,哄小孩也是一把罩啊?"

Jack聽到了就小聲的說 "當然,不然怎麼能騙到你女兒當我老婆啊?"

接著他們兩個就對看了一眼,笑了一下,跟著Jack就笑著說 "吃飯了啦。"

說完,Jack也往餐桌走去,伍利看著他們三個和樂融融的,心裡感到好溫馨。而在這個時候,伍利的手機響了,伍利接了起來,問 "喂?"

接著伍利就對著手機說 "好,謝謝。"

再來伍利就把手機掛掉了。

伍利走到了餐桌旁,跟他們說 "明天呢,波子放假,餐廳也休息,而我剛剛又拿到了去遊樂園的三張門票,有誰想去的?"

波子馬上就舉起了手,像是在課堂上發言一樣,很興奮的說 "我,我想去!"

接著伍利看著Jack和蓉蓉,問 "那你們呢?"

蓉蓉問 "我們都去了,那嘉駿跟安安怎麼辦?"

伍利回答說 "所以才只有三張啊,總得留下一個人當保母吧。"

跟著伍利看著Jack,說 "那你呢?這個遊樂園的門票很搶手,我是找了朋友幫忙,好不容易才拿到了三張的。"

Jack轉過頭去看著蓉蓉跟波子,波子看著Jack,用著撒嬌的語氣說 "爹地

Jack接著就看著伍利,說 "我想我沒有說不的權力吧?"

大家聽到了之後就笑了一下,而波子更是開心的大叫 "好棒!明天可以去遊樂園玩!"

大男人小女孩 林俊杰

[ 本帖最后由 i_love_jack 于 2009-3-23 04:52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48:27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一集-1

陽光普照,炎炎夏日,是個出遊的好日子。波子和蓉蓉手牽著手站在遊樂園的隊伍前面排著隊,蓉蓉看了看錶,還有十分鐘才到十點,而此時,隊伍在遊樂園前等著進場的人已經排了一長串了,而每個人的手上幾乎都拿著扇子搧風或是拿著雨傘遮陽。

波子滿頭大汗的抬起了頭來,瞇著他的雙眼看著蓉蓉,問 "媽咪,還有多久才可以進去玩啊?好熱喔。"

蓉蓉看到波子滿頭大汗的,於是就拿出了面紙幫波子擦了擦頭上的汗,說 "波子乖,再忍耐一下就好,就快可以進去了。"

此時,有個穿著玩偶衣服的人拿了頂遊樂園內賣的棒球帽和一杯飲料給他們,波子接過了棒球帽之後就看著那頂帽子,很開心的說 "好棒喔!"

蓉蓉先是看著波子臉上開心的神情,接著手上拿著那杯飲料,向那個人說 "謝謝!請問這是

那個人因為穿著厚厚的玩偶衣服,看不出來她的長相,而且連她的聲音都聽不清楚,只聽的出來是個女生的聲音,蓉蓉聽到她在玩偶衣裡對著他們說 "這麼熱的天可能會中暑的,就當是我送給這個小孩的禮物吧。"

波子聽到了就戴起了帽子,對著那個人說 "謝謝!"

接著那個穿著布偶衣服的人跟他們說 "快要可以進去了,再忍耐一下吧。"

跟著那個穿著布偶衣服的人就走了。

而蓉蓉在那個人走了之後就調整了一下波子頭上戴的帽子,波子很開心的問 "媽咪,好不好看?"

蓉蓉看著波子,笑著說 "很好看,很可愛。"

接著蓉蓉把剛剛從那個人手上接過的飲料給波子喝,說 "波子來,先喝一口。"

波子馬上就從那杯飲料的吸管中喝了一大口,跟著Jack手裡拿著水和冰淇淋從隊伍後面跑了過來,喘著氣,滿頭大汗的說 "便利商店好遠,我好不容易才買到的。"

接著Jack把手裡的冰淇淋拿給波子,說 "波子,這是你的。"

波子接過了冰淇淋之後就跟Jack說 "謝謝爹地。"

跟著Jack就把水拿給蓉蓉,說 "這是你的。"

蓉蓉接過了水之後就把水夾在腋下,拿出了面紙幫Jack擦著額頭上的汗,說 "既然那麼熱,那你就不要用跑的嗎。"

Jack從蓉蓉的手裡接過了面紙,自己擦著額頭上的汗,接著他看到了蓉蓉手上的飲料,說 "早知道可以進去買東西的話,我就不去找便利商店了。"

蓉蓉看了一下手上的飲料,說 "這個是剛剛有個人請我們喝的。"

接著蓉蓉指著那個剛走進女廁,穿著布偶衣服的人,說 "就是她。"

波子一邊吃著冰淇淋,一邊說 "這頂帽子也是。爹地,好不好看?"

Jack看著波子,笑著說 "波子不管穿什麼都很好看。"

接著Jack就跟蓉蓉說 "蓉蓉,我去上一下廁所,等一下就回來。"

蓉蓉看了一下手錶,說 "快到十點了。"

Jack說 "我很快就回來。"

跟著Jack就往廁所的方向跑去。

那個穿著布偶衣服的人剛剛才從女廁走了出來,Jack就抓著她身上穿的布偶裝,把她抵在一旁的牆上,問 "你是誰?"

Jack聽到那個人在布偶裝裡對他說著 "是我啦!放開我!"

接著Jack慢慢的放下他抵在那個人身上的手,那個人馬上把她頭上的布偶裝脫了下來,Jack一看到那個人的樣子就驚訝的問 "Ali?你怎麼在這裡?"

Ali手上拿著布偶裝的頭套,有些生氣的說 "我在這裡上班!不然你以為你岳父的那三張票是從哪兒來的啊?"

Jack接著就指著排隊的方向,問 "那剛剛的那些

Ali有些無奈的說 "你岳父叫我今天要照顧你們,我剛剛看到你老婆孩子在太陽底下曬著,所以就先跟裡面的同事買了杯飲料跟帽子給他們囉。"

Jack接著指著Ali身上穿著的布偶裝,說 "你穿成這樣,我以為

Ali聽到了就有些生氣的說 "你以為,你以為我是卡門的人啊?在大熱天裡穿成這樣就已經夠難受了,好心幫你老婆小孩買帽子跟飲料還要被你打,真是好心沒好報。"

Jack接著就說 "對不起囉。"

Ali聽到了就說 "算了,你快點回去吧,十點一到我們就開門了。"

Jack回頭看了一下排隊的隊伍,接著指著隊伍後面的一個女人,說 "那個女生,看到了嗎?"

Ali順著Jack指的方向看著那個女人,接著看著Jack,說 "你都已經結婚了,我拜託你把你的眼睛管好,別再看女人了。"

Jack卻說 "這麼熱的天,有可能一個單身女人自己來遊樂場玩嗎?"

Ali聽到了之後就看了Jack一眼,接著看著那個女人,說 "行,這個讓我來搞定。"

跟著Ali就戴上了頭套,往遊樂園裡走去,而Jack也回去了隊伍,站在蓉蓉和波子的身旁,可是Jack還是不時回頭用著眼角在看著那個女人。

過了一會兒之後,Ali穿著布偶裝,手裡拿著一杯飲料從遊樂園裡走了出來,往那個女人走去,Jack看著Ali跟那個女人的距離越來越近,臉上也開始出現了笑容。

Ali把她手上的那杯飲料給了那個女人,那個女人接過了之後就向Ali說了句 "謝謝。"

但是那個女人的目光還是放在在前面排隊的Jack他們,跟著那個女人喝了一口Ali給她的飲料,Ali看到了之後就往遊樂園裡面走去了。

Ali走了之後沒多久,Jack在前面就看到那個女人扶著自己的肚子,好像肚子痛的樣子,接著沒多久那個女人就離開了排隊的隊伍,往廁所的方向跑去,Jack看到了之後在臉上就浮現出了笑容。而Ali穿著布偶裝,站在遊樂園的門口對Jack舉起了大拇指,Jack看到了之後就笑著,點了點頭。

蓉蓉看到了之後就看著Jack,問 "你們認識啊?"

Jack看著蓉蓉,笑著說 "不然你以為她怎麼會請你們喝飲料呢?"

他們走進遊樂園之後,波子意興闌珊的拖著Jack和蓉蓉前進。Jack在陪著波子玩樂的同時,臉上的充滿著笑容,而且他臉上的笑容和剛剛看到跟蹤他們的那個女人被Ali擺了一道那時的笑容是截然不同的,充滿了一種溫馨,且又滿足的感覺。而蓉蓉看到Jack和波子臉上充斥的笑容之後,臉上不自覺的也跟著出現了一樣的笑容,彷彿這種笑容是跟著Jack和波子出現的。

歡樂的時光總是過的特別快,一轉眼,已經來到下午一點了,但是波子還是玩的意猶未盡。

波子牽著Jack和蓉蓉的手,繼續在遊樂園裡走著,尋找著他下一個想要玩的目標。此時,他們經過了一個射氣球的小攤位,波子停下了腳步,盯著攤位在看著。Jack順著波子的眼光看過去,發現他是在看著在攤位上掛著的一隻大隻的熊娃娃,於是Jack就問波子 "波子,是不是喜歡那隻大熊娃娃?"

波子用力的點了點頭,Jack看到了之後就牽著波子的手走到了攤位前,問那個攤位上的工作人員 "請問一下,那隻大熊娃娃要怎樣才可以拿到?"

那個工作人員馬上就解釋說 "這個是首獎,你要用氣槍打破40顆氣球才拿的到。一盤10顆氣球,你可以用累積的。"

Jack聽到了之後就看著波子,問 "波子,你要不要玩?"

波子點點頭,說 "嗯!"

Jack聽到了之後就笑著,摸了摸波子的頭,接著那個工作人員就拿給了波子一把氣槍。

Jack轉過頭去跟蓉蓉說 "蓉蓉,你渴不渴?我去買點飲料。"

蓉蓉聽到了就說 "我去吧。"

Jack堅持說 "不用了,我去就行了,你陪波子吧。"

接著Jack就往另一邊的攤販走去,而蓉蓉看著Jack離開,接著蓉蓉又把目光放回波子的身上。

Jack站在攤販前的隊伍裡排隊,不時回頭看看波子和蓉蓉在玩樂的情形,那種既滿足又溫馨的笑容立即又佔據了他的臉。

而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人拍了拍Jack的肩膀,Jack猛然回頭,Ali穿著工作人員的服裝站在他的旁邊。

Jack看著Ali,用著諷刺的語氣說 "怎麼?不用穿布偶裝了嗎?"

Ali聽到了就板起了臉孔,說 "現在不用穿。我來找你呢,是我想告訴你,我們兩點三十分的時候在廣場上有個節目,你們如果想看的話可以先去佔位子。"

Jack聽到了就說 "我知道了,謝謝。"

接著Jack就繼續排著隊,而Ali往波子和蓉蓉的方向看去,看著他們,問Jack "波子是不是喜歡上了那隻首獎啊?"

Jack轉過頭來看著Ali,說 "對啊,怎麼了嗎?"

Ali看著Jack,冷冷的說 "你們贏不到的,去紀念品部買一隻吧。"

Jack馬上就問 "為什麼?"

Ali看著那個攤販,解釋說 "那個攤販旁邊有個轉盤可以控制氣槍的瓦斯強度,在你打完第一盤之後,守著那個攤販的工作人員會憑著每個顧客的射擊能力,把瓦斯的強度減弱。意思就是說,就算你打中了,氣球也不會破。"

Jack聽到了之後就看著那個攤販上的工作人員,問 "那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波子贏到那隻娃娃?波子昨天才因為一些事情不高興,我不想他今天又因為贏不到娃娃而不開心。"

Ali把雙手交叉在胸前,看著那個攤販,說 "我知道,伍利跟我說過了,所以我今天才一直幫你們啊。可是那個攤販不是我顧的,我也沒辦法。"

接著Ali就看著Jack,帶著幾分諷刺的說 "你不是很聰明嗎?我相信你可以想到辦法幫你兒子贏到娃娃的。"

跟著Ali就笑著,轉身離去。而Jack看著那個攤販,扶了一下他帶著的太陽眼鏡,露出了想出辦法的樣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48:55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一集-2

波子站在攤販前,手裡拿著氣槍,拼了命的想要把氣球打破。

Jack手裡拿著飲料走了過來,問蓉蓉 "怎樣?波子打中幾顆了?"

蓉蓉笑了一下,說 "只有10幾顆。"

而波子也抬起了頭來看著Jack,說 "爹地,好難打喔。"

Jack聽到了之後就笑了一下,把手裡的飲料拿給蓉蓉,接著就蹲下了身子,跟波子說 "波子,爹地跟你一起打好不好?"

波子點了點頭,接著Jack就從工作人員的手裡接過了另一把氣槍,而Jack把彈夾裝了進去之後馬上就舉起了槍,瞄準著在攤位上的氣球,一口氣就直接把彈夾裡的10BB彈打完,而在攤位上的十顆氣球馬上也就隨著Jack的槍聲而破掉,波子離那隻首獎的娃娃跨進了一大步,從原本的18顆氣球一次變成了28顆。

波子看到了就用著驚嘆的語氣說 "哇!爹地你好厲害!"

Jack聽到了之後就笑了一下,接著就跟波子說 "波子,你看。"

跟著Jack指著氣槍上的準星,說 "你把氣球瞄準著這個凹下去的地方就可以打中了。"

波子聽到了之後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再試試,照著Jack教他的方法瞄準著氣球。而那個工作人員把另外一隻裝好了十發子彈的彈夾拿給Jack,同時他也把手伸到了在桌子下的轉盤那裡,Jack看到他的手朝著桌子下伸去,於是就馬上開了一槍,可是那發BB彈沒有打中氣球,反而經由反彈打中了那個工作人員伸去桌下的那隻手。

接著,Jack在一旁與其說是打氣球,倒不如說是嚇阻那個工作人員轉動轉盤,而Jack不時也在看著波子打氣球規律的順序。一盤下來,波子在一邊照著Jack教他的方法打中了5顆氣球,Jack他也又打中了6顆。

Jack看著波子笑了笑,接著問 "波子,18+10+11等於幾顆?"

波子看著Jack,很開心的說 "39顆!"

接著Jack又問 "哪離40顆還差幾顆?"

波子笑著說 "1顆。"

Jack聽到了就笑著說 "波子再加油一點就拿到了。"

跟著那個工作人員又再拿給了他們各十發的彈夾,此時,那個工作人員也把在桌下的轉盤往右轉了一點。

波子裝上了彈夾之後馬上就朝著氣球發射,Jack在一旁看到了波子明明就打中了氣球,可是氣球卻沒有破,接著他就看了那個工作人員一眼,跟著Jack也舉起了槍,瞄準著在氣球盤上的氣球,但是他瞄準的是波子前面那一排的氣球。

Jack看了一下波子,順著波子的眼光看了過去,看著波子瞄準的那一顆氣球,接著Jack舉起了槍,遲遲沒有發射,似乎在等待著什麼似的。接著波子那把氣槍的槍聲響起,Jack也跟著發射,他們兩個的子彈剛好打中同一顆氣球,而且他們兩把槍的威力剛剛好迫使那個氣球破掉。

波子馬上就高興的跳起來,叫著 "好棒喔!"

Jack看著波子高興的樣子笑了笑,接著那個工作人員心不甘情不願的拿起了那隻娃娃給JackJack接過了之後就很有禮貌的對他說了句 "謝謝。"

跟著Jack就把娃娃拿給波子,說 "波子,這是你的。"

波子接過了娃娃之後就把娃娃抱在懷裡,看著Jack,笑著說 "謝謝爹地!"

Jack看著波子,笑著問 "波子,還要跟誰說謝謝?"

波子聽到了之後就看著那個工作人員,說 "謝謝哥哥。"

那個工作人員聽到了之後就勉強的在臉上擠出了笑容,接著Jack就搭著波子的肩膀往下一個目的地走去。

Jack、蓉蓉和波子三人坐在一個餐廳裡吃著東西,而波子還在抱著那隻剛剛他們贏來的那隻娃娃。

Jack看著波子,笑著問 "波子,你一直抱著那隻娃娃,你不熱嗎?"

波子用力的搖了搖頭,而蓉蓉坐在波子的旁邊,對他說 "你看你,玩的滿頭大汗的。"

接著蓉蓉就拿出了面紙想要擦掉波子額頭上的汗,而波子一直躲著蓉蓉的手,說 "不用了。"

Jack看著他們笑了笑,跟著波子對著他們說 "我去上廁所。"

Jack聽到了就說 "我陪你去。"

可是波子卻說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接著波子就把他手裡的那隻娃娃交給Jack,說 "爹地,你幫我照顧它。"

Jack接過了娃娃之後就說 "好,爹地幫你看著它。"

跟著波子就從椅子上跳了下來,往廁所的方向跑去,而Jack和蓉蓉都不約而同的看著波子。

而波子跑進廁所之後Jack就把頭轉了回來,他看到蓉蓉在盯著他看,於是就問 "怎麼了?怎麼一直盯著我看?"

蓉蓉笑著說 "沒什麼,只是不習慣看你拿著娃娃的樣子。"

Jack聽到了之後就看著他手裡的娃娃,說 "說到這我才想起來,我小時候好像也有一隻跟這隻一樣的。"

蓉蓉聽到了就問 "真的嗎?"

Jack看著蓉蓉,說 "假的,幾十年前可能會有那麼精緻的娃娃嗎?"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笑了一下,問 "那你小時候都是在玩什麼啊?"

Jack說 "小孩子還能玩什麼?跟女生就玩辦家家酒,跟男生就玩官兵抓強盜啊。"

蓉蓉聽到了之後,臉上的笑容有些僵固了。

Jack接著就問 "蓉蓉,你後天早上有沒有事啊?"

蓉蓉想了想,說 "我跟美莉約好了要去買嬰兒車,怎麼了嗎?"

Jack聽到了就搖搖頭,說 "沒什麼。"

在這個時候,波子跑了回來,Jack把那隻娃娃交還給波子,說 "波子,你看,完好無缺,一點事都沒有。"

波子接過了娃娃之後就說 "謝謝爹地。對了,等一下我們要去玩什麼?"

Jack看了一下手錶,接著就問波子 "波子,你想不想看節目?"

波子一隻手抱著娃娃,一隻手牽著蓉蓉,Jack則是走在他們的旁邊,三人一起走到了廣場來,但是廣場上已經是人山人海了,波子被擠在人群裡,根本就看不到已經搭好的舞台。

波子在人群裡探頭探腦的,希望可以從一點縫隙中看到節目,而在這個時候,Jack把波子抱在手上,說 "這樣波子就看的到了。"

接著他們三個人都笑了一下,跟著節目開始了,舞台上出現了司儀在介紹接下來要表演的魔術師。波子看著在舞台上表演的魔術,魔術師先把他的助手關進箱子,再把他的助手變不見。

波子接著看著Jack,問 "爹地,這個你會不會啊?"

Jack看著波子,說 "爹地呢,是業餘的,而他們是專業的,這不一樣。"

波子聽到了就說了句 "喔。"

接著波子就轉過頭去看著舞台上的魔術表演,而Jack也跟著看著舞台上的魔術,突然眉頭一緊,好像想到了什麼的樣子。

晚上,Jack抱著已經睡著的波子回家,而波子的手裡還緊緊的抓著那隻他們贏來的娃娃。

Jack輕輕的把波子放在床上,深怕吵醒了他。蓉蓉坐在波子的身旁幫他蓋好被子,並且幫他把娃娃放進他的懷裡,而波子就抱著娃娃,熟熟的睡著。

伍利站在門口看著波子熟睡的樣子,說 "看來他今天真的玩的很高興。"

在這個時候,Jack的手機響了,Jack馬上走到了客廳去接。

Jack拿出了手機之後先是看了一下來電顯示,接著就接起電話,問 "江sir,找我什麼事?"

伍利從波子的房間走了出來,站在走廊裡看著Jack在講電話。

過了一會兒之後,Jack對著手機說 "好,等一下見。"

說完,Jack就把電話掛掉了。

而伍利在Jack把電話掛掉之後就走了過來,問 "江揚嗎?"

Jack點了點頭,說 "他說有事要跟我說,我晚點就回來。"

接著Jack就走出了門口,而蓉蓉在Jack走出了門口之後也從波子的房間走了出來,問 "Jack哥呢?"

伍利回頭看著蓉蓉,說 "他出去了,江揚找他。"

蓉蓉接著就有些緊張的問 "沒事吧?"

伍利看著門口,說 "希望沒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49:24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二集-1

江揚站在馬路邊,等待著Jack的到來。他看著黑壓壓的大海,臉上充滿著不安和猶豫的情緒。

此時,有人拿著一杯咖啡出現在他的眼前,江揚看了過去,Jack站在他的身旁,另外一隻手也拿著一杯咖啡,問 "找我什麼事?"

江揚接過了Jack手中的咖啡之後,Jack就站在江揚的身旁,和他一樣倚靠著在一旁的欄杆,喝著他另一隻手裡拿著的咖啡。

而江揚看著他手裡的咖啡,看起來心事重重的樣子,說 "說真的,我是一個警察,我到現在還是在猶豫要不要和你一起合作。我如果和你合作,就違反了我做警察的守則;但是我也知道,我如果不跟你合作的話,你會很危險,而且這麼一來,在我跟你互鬥的同時,只會讓羅繼威跟龍田道一坐享漁翁之利。"

Jack喝了一口咖啡之後就把咖啡的杯蓋蓋了起來,說 "其實我也知道這樣做很為難你,可是為什麼你不能把我想成是一個私家偵探和你們警方合作,或是一個香港市民在盡他一個做市民的責任。"

江揚轉過頭來看著Jack,用著他警察的語氣說 "因為你用的是違法的手段,我是一個警察,我的職責就是維護法紀,如果有人犯法我就要逮捕他,當然也包括你。"

Jack看著江揚,說 "可是你別忘了,身為警察,有一個更重要的天職,也是一個做人的守則,那就是保障他人生命安全,維護社會公義。法紀本來就是為了維護人民的權益和生命安全才設立的,如果為了維護法紀而使的別人的生命受到威脅,那法紀就失去了它原本的意義了。"

江揚馬上就反駁說 "可是你自己都不遵守法紀,那你要怎麼使別人遵守?"

Jack接著就說 "我沒有叫你不遵守法紀,我如果犯法,而你也有證據的話還是可以抓我。"

就在江揚正想要回嘴的時候,Jack把話搶在他的前頭,說 "好了,我想我們兩個如果再這樣爭吵下去的話,永遠都不會有結果,而且對現況也不會有幫助。所以,現在我只希望你可以換個方向來看我,例如把我當作是你的線人,向你提供消息,讓你去抓罪犯。"

江揚重複了Jack的話 "線人?"

Jack解釋說 "你們警方也是會找一些普通市民幫忙調查案子或是配合你們的調查,那你為什麼不能這樣來看待我們呢?而且現在,我們的確沒有做什麼犯法的勾當,我們有正當的執照,是私家偵探。當然,如果你懷疑我們,要調查我們的話,我絕對無限歡迎,但是不是現在。"

江揚聽了Jack的話之後就深呼吸了一口氣,喝了一口Jack給他的咖啡。

Jack看到了江揚在喝著他給的咖啡之後就笑了一下,接著問 "你那麼晚找我出來應該不只是找我談這個那麼簡單吧?"

江揚喝了一口咖啡之後就又深吐了一口氣,看著Jack,說 "其實我那麼晚還找你出來,最主要的就是想告訴你,羅繼威大概再兩、三天就會出來了。"

Jack聽到了並沒有太大的反應,他很冷靜的問 "他找了律師?"

接著Jack又喝了一口咖啡。

江揚看著Jack那麼冷靜的樣子,說 "看來你已經知道了。"

Jack搖了搖頭,說 "今天我們出去玩的時候有人跟蹤我們,現在除了卡門之外沒有人會這樣做。而卡門現在正在被你們扣留,除了律師之外還有誰能不被你們錄影,獨自和卡門見面,而且還會有誰有那麼大的能耐能把卡門從你們的手上保釋出來?"

江揚點了點頭,有些無奈的說 "那個律師動用關係向我們的上頭施加壓力,而且那個律師很會鑽法律漏洞,我們拿他沒辦法,所以我們最多只能再扣留羅繼威兩、三天而已。"

Jack聽到了就說 "難怪你今天那麼躁了。"

接著Jack又再喝了一口咖啡,而江揚看著手裡的咖啡,很心煩的說 "而且我們已經找過羅繼威待過的所有監獄了。"

跟著江揚抬起頭來看著Jack,說 "別說是毒品了,我們連一顆藥丸都找不到。"

Jack搖了搖頭,說 "所以今天你一定被你的上司罵的很慘,對吧?"

江揚有些無奈的轉過身來,看著大海,說 "說真的,每次遇上這些會鑽法律漏洞的壞人,真的很讓人火大。明明知道是誰做的,但是卻又不能將他繩之以法。"

Jack苦笑了一下,接著問 "韓英杰待的那個監獄你們查過了嗎?"

江揚看著Jack,點了點頭,說 "我差點沒把整座監獄拆了。"

Jack接著就笑著說 "如果把整座監獄拆了的話,那毒品一定找的出來。"

江揚聽到了之後就笑了一下,而Jack繼續問 "你明天早上有事嗎?"

江揚聽到了就帶著幾分幽默的說 "幹嗎?看我長的帥,想約我啊?"

Jack笑著說 "對啊,想約你明天一起去監獄看一下。"

江揚馬上就轉過頭來看著Jack,問 "你?去監獄?"

Jack看著江揚,說 "既然你們用警察的思維找不到,那不如讓我用賊的思維去裡面看看,說不定我可以找的到。"

江揚笑著問 "你不怕我直接就把你關在裡面了嗎?"

Jack接著就說 "我想出來的話,有誰可以攔的住我?"

江揚聽到了就笑著說 "你也太自負了吧?"

Jack舉起了咖啡,笑著說 "我一向是如此的。"

江揚也有所回應的舉起了咖啡,他們兩人的紙杯碰了一下,接著他們兩人都把杯裡剩下的咖啡一飲而盡,跟著他們就對看了一眼,笑了一下。

Jack回到家之後,當他走上了樓,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擺在一旁的嬰兒床。Jack走到了嬰兒床的旁邊,看著嘉駿跟安安的熟睡樣,臉上出現了一絲絲的笑容,接著Jack用食指摸著安安微彎曲的手掌裡,看起來就像是安安在抓著Jack的手指一樣,但是以安安的手掌大小來說,要抓住Jack的食指還是個很困難的事。跟著Jack把他的手指縮了回來,他看著嘉駿的樣子,輕輕的用手指撫摸著嘉駿的臉蛋,絲毫不敢再多用力一分,怕會吵醒了他。Jack的臉上全被一個身為慈父的笑容所佔據,Jack只要能夠這樣看著他們兩個就覺得心裡好踏實、好開心。

此時,蓉蓉似乎感應到了似的,她坐了起來,看著Jack,問 "你回來啦?"

Jack聽到了蓉蓉的聲音之後就朝著她的方向看過去,挺直了身體,問 "我吵醒你啦?"

蓉蓉搖搖頭,說 "我沒有睡的很熟。"

接著蓉蓉有些擔心的問 "剛剛你出去找江sir,怎麼了嗎?"

Jack走了過來,笑著說 "沒什麼,他心情不好所以找我出去跟他聊聊,你別想那麼多了。"

蓉蓉有些擔心的問 "真的沒事?"

Jack走到了蓉蓉的面前,面帶著微笑,再強調了一次,說 "真的沒事。"

蓉蓉聽到Jack這麼說,就說 "那好吧,但是你要答應我,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的話,你要告訴我。"

Jack笑著說 "行了,我保證,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跟你說,這樣行了吧?"

蓉蓉笑著點了一下頭,說 "這樣最好。"

Jack先是笑了一下,接著就說 "你先睡吧,我還有點事情要查。"

蓉蓉點了點頭,說 "那你也不要太晚睡。"

Jack笑著說 "行了,我有分寸的。"

接著Jack就朝著他的辦公桌走去,而蓉蓉看著Jack的背影離去,臉上的笑容也有些收了起來。

Jack坐在辦公桌前,很專心的看著電腦的螢幕,接著在一旁的印表機印出了一張資料,Jack拿起那張資料端詳了一下,很專心的看著。接著Jack配合著電腦上的資料和那張紙,隨手拿起了一支筆在紙上畫了幾個圈圈,原來Jack在查的是關韓英杰監獄的資料,而那張紙就是監獄的平面圖,Jack在那張平面圖上圈了好幾個小區域,並且按照著監獄的資料在分析著哪些還有可能是藏毒品的地點。

深夜裡,Jack已經睡著了,蓉蓉在Jack的身旁,眼睛還是張的很大。她看著Jack,眼裡都是擔心和憂慮,也許就是因為她跟Jack在一起的日子過的太開心了,所以蓉蓉更加的怕Jack會有事,而她又一直在克制著自己不要胡思亂想。可是每次當蓉蓉看著Jack的時候,心裡卻總是有一種五味雜陳的感覺,說要形容卻又不知從何說起,就彷彿是有擔心、溫暖、安全感、還有其他等等交錯的感覺。

蓉蓉看著正在熟睡中的Jack,不自覺的伸出手去抱著Jack,就像是在乞求他留下一樣,而Jack感覺到了蓉蓉的擁抱之後就睜開了眼睛,用著他那睡眼惺忪的眼睛看著蓉蓉,問 "怎麼了嗎?"

蓉蓉抬起頭來看著Jack,笑著搖搖頭,說 "沒事,只是想抱抱你。"

Jack聽到了之後就笑了一下,接著Jack就伸出了手把蓉蓉擁在懷中,跟著Jack又閉上了眼睛,進入了夢鄉。而蓉蓉在Jack的懷裡,先是看著Jack,露出了滿足的笑容,接著就把頭靠在Jack的身上,安穩的閉上了眼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49:5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二集-2

第二天早上,Jack正在廚房裡做早餐,而伍利從他的房間走了出來。

伍利走到Jack的身後,Jack從頭到尾都沒有回頭看過伍利一眼,但是他卻像是早就知道伍利會在這個時候起來一樣。他一邊煎著雞蛋,一邊問 "今天怎麼起的那麼早啊?"

伍利站在Jack的身後,一臉嚴肅問 "江揚昨天找你,沒什麼事吧?"

Jack還是沒有回頭,他把火關掉,接著把鍋子裡的雞蛋乘到盤子上,說 "如果有事的話,我就不會那麼悠閒的在這裡做早餐了。"

跟著Jack端起了盤子,轉過身去拿給伍利。

伍利接過了盤子,但是他還是有些擔心的問 "你確定要跟江揚合作嗎?他再怎麼說也是個警察,萬一他突然說不的話,那我們會死的很難看。"

Jack聽到了就說 "我做事從來不會勉強別人,他如果要說不的話,我不會阻止。而且你是不相信江揚,不是怕他會說不,因為我們這裡的每個人都有說不的權利,不光是他。"

伍利聽到了之後就把盤子放在一旁,說 "沒錯,我承認,我不相信他,因為我始終都覺得我們不該和警察打交道,誰知道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萬一他是想要偷取我們犯罪的證據怎麼辦?"

Jack把圍裙脫了下來,笑著說 "他不是這種人,如果他要把我送進監牢的話會光明正大的把我送進去,不會用這種手段。"

接著Jack就轉過身去拿其他已經裝好早餐的盤子。

而伍利走進了廚房裡,站在Jack的旁邊,跟他說 "防人之心不可無,幹我們這行的只要出一點問題就會出事,所以一定要以小心為上。"

Jack手裡拿著早餐,看著伍利,笑著問 "你到底是不相信江揚,還是不相信你女婿我的眼光啊?我交朋友也是以能交心為主,而江揚既然會是我的朋友,那就代表我相信他。"

伍利看著Jack,一臉嚴肅的說 "但是我始終還是覺得小心一點比較好,你也說過,第三回合是關鍵,之前的兩個回合卡門都敗在我們的手上,所以他第三回合一定會拼盡全力,比瘋狗還瘋。"

Jack聽到了就放下了早餐,看著伍利,說 "我想這個問題我們不管再怎麼吵下去都沒有結果。這樣好了,我們玩個遊戲,贏的人做主,你贏的話我就不跟江揚合作,但是如果我贏的話你就不要阻止我跟江揚合作。"

伍利聽到了就說 "聽起來很公平。"

Jack聽到了就笑了一下,接著他走到了一旁的冰箱前,打開了冰箱,從裡面拿出了一瓶寶特瓶裝的水。

跟著Jack拿著那瓶水走到了伍利的面前,說 "誰能不碰這瓶水就能打開瓶蓋的就是贏家。"

伍利聽到了馬上就指著Jack手中的水,問 "這是寶特瓶,你不碰它,你要怎麼把瓶蓋扭開?"

Jack就像是示威般的問 "所以你是認輸了嗎?"

伍利接著就說 "這不是認輸,而是不可能的任務。"

Jack馬上就問 "那如果我做的到,我就贏了對吧?"

伍利笑著說 "反正你也不可能做得到。"

Jack露出奸計得逞的笑容,說 "好,這是你說的。"

接著Jack就把水放在一旁的桌上,跟著他就在看著伍利。

伍利看著Jack,說 "做啊,我倒想看看你是怎麼不碰它就可以把瓶蓋打開。"

Jack把雙手交叉在胸前,笑著說 "有點耐心,再等一下。"

接著,波子穿上了校服,背著書包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Jack一看到波子就對他說 "波子,過來一下。"

波子把書包放在一邊的沙發上,走到了Jack和伍利的面前,問 "什麼事啊?爹地。"

Jack笑著,看了一眼伍利之後就看著波子,問 "波子,你可不可以幫爹地打開這瓶水啊?"

波子聽到了之後就說 "喔。"

接著波子就伸手到桌上把水拿了下來,把瓶蓋轉開,跟著就把水拿給Jack,說 "打開了。"

Jack笑著,看著波子,說 "不是給我的,是給外公的。"

波子聽到了就把水給伍利,說 "外公,給你。"

而伍利先是看了一下波子,接著就在瞪著Jack,沒有接過那瓶水。

波子看了一下他們兩個,問 "爹地,外公,你們在幹嘛啊?"

Jack笑著,搖搖頭,說 "沒有,爹地跟外公在玩。"

波子看著Jack,問 "在玩什麼啊?"

伍利有些不情願的說 "玩腦筋急轉彎。你爹地的腦筋異於常人,所以外公都玩不過他。"

接著伍利就從波子的手中拿過了那瓶水,喝了一口水,跟著就用另外一隻手端起了早餐,往餐桌走去。

波子看到了就問 "外公是在生氣嗎?"

Jack搖搖頭,說 "沒有,外公只是輸了遊戲不高興。走吧,我們去吃早餐,接著爹地就送你上學。"

說完,Jack就放下了他交叉在胸前的雙手,轉過身去端起了早餐,而波子在一旁也拿起了一盤早餐,幫Jack端過去。

波子拿著書包坐在副駕駛座上,而Jack在專心的開著車子。

此時,波子突然打開書包,說 "成績單忘了給媽咪簽了。"

Jack在一旁聽到了之後就一邊開著車,一邊說 "等一下爹地幫你簽。"

跟著Jack在學校的門口附近停下了車子,波子從書包裡拿出了成績單給Jack,接著波子就拿出了鉛筆盒,從裡面拿了一隻筆給Jack

Jack接過了成績單之後就在看著波子的成績,接著就一臉嚴肅的看著波子,問 "波子,這次考試怎麼會這樣?"

波子手裡還拿著鉛筆盒,馬上就抬頭看著Jack,說 "對不起。"

接著波子從鉛筆盒裡拿了隻原子筆給JackJack接過了之後就一邊在成績單上簽上自己的名字,一邊問 "這要怎麼罰?你自己說。"

跟著Jack就把已經簽好的成績單拿給波子,波子接過了之後就說 "爹地說怎麼罰就怎麼罰。"

Jack聽到了就指著波子,說 "這是波子你說的。"

波子有些害怕的樣子,微微的點了點頭。

接著Jack就看著波子,說 "那麼爹地就罰你以後你要學會自己騎自行車,而且還要好好的照顧自己的自行車。"

波子聽到了之後就很驚訝的看著Jack

Jack笑了笑,說 "爹地說過了,只要波子的功課沒有受到影響的話,爹地就會買一輛波子自己的自行車給波子。而且波子考到第三名那麼厲害,爹地又怎麼會食言呢?"

波子聽到了之後就露出很開心的樣子,馬上就抱著Jack,大叫 "好棒!謝謝爹地!"

Jack也笑著,抱著波子,接著過了一會兒之後Jack就說 "好了,再不走就遲到了。"

波子聽到Jack這麼說才放開了他抱著Jack的手,接著就一臉喜悅的跟Jack說 "知道了,爹地再見。"

跟著波子就走下了車,往學校門口走去,可是波子才走了沒幾步,Jack就從車上下來,叫住了他 "波子。"

波子馬上就轉過身去看著JackJack走到了波子的面前,微蹲著身體,看著波子,問 "你有沒有忘了什麼?"

波子聽到了之後馬上就又打開了書包,檢查著裡面的東西,而Jack舉起了手中的成績單,笑著說 "有了自行車,就開心到不要成績單了啊?"

波子笑著,接過了Jack手中的成績單,說 "謝謝爹地。"

Jack看著波子,笑著說 "快去吧,上課鐘就要響了。"

波子把成績單塞進書包裡,說 "知道,爹地再見。"

Jack笑了笑,摸了摸波子的頭,接著波子就很開心的往學校門口跑去,Jack在波子跑走之後就站直了身體,看著波子往學校跑去。而波子跑到了學校門口之後停了下來,回頭看著Jack,向他揮了揮手。Jack看到了之後就笑著,也跟波子揮了揮手,波子看到了之後就又轉身往學校裡跑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50:17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二集-3

Jack在送完波子去學校之後沒有回餐廳,而是到了他常常去的那間自行車店,看著小孩騎的自行車。

有個店員走到了Jack的旁邊,說 "高先生,這次你想買什麼?我們剛剛進了一款新了自行車手套,你要不要看看?"

Jack看著那個店員,說 "不用了,這次我想買自行車。"

那個店員看著Jack在看著的自行車,接著就說 "這是小孩子騎的。"

Jack看著那些種類紛多的自行車,說 "對啊,我要送給我兒子的。"

那個店員聽到了就說 "原來是這樣。"

接著那個店員介紹著其中一輛自行車,說 "這輛自行車還不錯,有很多家長買給小孩的。"

Jack看著那輛自行車,說 "可是這輛功能太多,對初學者來說可能會太複雜了一點。"

接著那個店員就介紹另一種車子,說 "不如看看這輛吧,這輛對初學者來說的話,功能是剛剛好。"

Jack看著那個店員介紹的車子,說 "可是我兒子現在還在發育,從這輛車子的體型來看,我想他可能騎沒多久就要換第二輛,對初學者來說車子最好不要一直換。"

接著Jack看著在小孩自行車旁邊幾輛類似大人騎的自行車,問 "我記得這個品牌有做小孩子騎的不是嗎?"

那個店員聽到了之後就笑著說 "他們是有做小孩子騎的沒錯,功能沒有很複雜,只有兩段變速和前後避震而已,車身還有伸縮功能,6歲到12歲都可以騎,車型因為是用鈦合金做的,所以也很耐摔。"

Jack聽到了就看著那個店員,問 "怎麼沒有擺出來?缺貨了嗎?"

那個店員笑了一下,說 "這個品牌雖然好,可是價錢太貴,家長大部分都不肯買,所以我們只進過一次貨之後就沒有再進了。"

Jack接著就問 "可不可以幫我調貨?"

那個店員聽到了就說 "你等等,我幫你查一下。"

Jack聽到了就笑著說 "謝謝。"

接著那個店員就往櫃檯走去,而Jack則是去看自行車其他的配件,像是安全帽、手套跟護膝之類的。

接著那個店員又走到了Jack的旁邊跟他說 "高先生,如果你要的話我們可能要幫你跟廠商訂,而且大概要幾個星期才會到。"

Jack聽到了就說 "沒關係,我不急,不過款式跟配件我可以挑吧?"

那個店員聽到了就笑著說 "看來你真的很疼你的兒子。"

Jack聽到了之後就笑了一下。

接著那個店員就跟Jack說 "麻煩請這邊,有些訂貨的手續要先處理。"

Jack聽到了之後就和那個店員一起往櫃檯走去。

Jack和江揚走在監獄裡面,而他們的旁邊還跟著一個獄警。

江揚一邊走,一邊問 "你說你上次你是為了寄信而讓我等了一分鐘,這次你又是為了什麼讓我等了10秒啊?"

Jack一邊走著,一邊笑著說 "我剛剛去看波子的自行車,可是訂貨手續很多,所以才晚了。"

江揚聽到了就有些消遣的說 "結了婚,有了家室之後果然不一樣了啊。"

Jack接著就說 "你也可以現在就先買一台給你兒子啊。"

江揚聽到了就說 "我兒子今年才一歲多而已欸。"

Jack笑著說 "從小訓練嗎。"

接著他們兩個都笑了一下,跟著那個獄警幫他們打開了一間個人牢房的鎖,他們兩個走了進去,看著在牢房裡的每一吋水泥。

江揚說 "這裡是羅繼威曾經待過的個人牢房,我們把東西都帶回去檢查過了,但是什麼發現都沒有。"

Jack聽到了之後就轉過頭來看著江揚,說 "他不可能就放在這裡,不會那麼簡單。韓英杰有沒有待過像這樣的個人牢房?"

他們接著來到了第二間個人牢房,江揚和Jack走了進去之後,江揚就說 "韓英杰在被我們用搶劫的罪名逮捕了之後有大概兩個星期的時間是在這裡度過的,接著他就轉到了普通牢房,跟其他的犯人關在一起。"

Jack聽到了就看著江揚,說 "不可能是兩個星期,因為我大概在他進了監牢一個月之後還有來探過他的監,我可以確定他是在跟我見面之後才發現毒品的。他在進了監牢大概一個月之後除了普通牢房之外,還有去過哪裡?"

江揚接著就在想著,嘴裡喃喃自語的說 "一個月之後啊。"

接著江揚大夢初醒般的看著Jack,說 "有,還有一個地方,而且我們警方沒有搜過。"

跟著他們來到了位於監獄裡的病房,Jack在走進病房之前還瞥了一眼在病房外放著的病房定期清潔通知單。

而在裡面的病床上還躺著不少的罪犯,江揚和Jack就這樣大大方方的走了進來。

江揚一邊看著病房裡的東西,一邊說 "我聽獄警說韓英杰和裡面的犯人常常發生衝突,而韓英杰有一次甚至還進了這裡休息了大概兩個星期。"

Jack聽到了就問 "他是怎麼了?居然會躺了兩個星期那麼久?"

江揚看著Jack,說 "其實一開始他只要躺三天就可以回去普通病房,但是他故意讓自己一直受傷,不是拿刀割自己就是故意從樓梯上摔下去,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會在這裡待了兩個星期。"

Jack接著又問 "可是我記得韓英杰不是在普通牢房裡死的嗎?"

江揚解釋說 "那是因為後來醫生給韓英傑打了鎮定劑,他昏睡了三、四天之後傷就完全好了。"

Jack聽到了之後就搖搖頭,接著就在看著病房裡的病床,問 "他是躺哪一張床?"

江揚指著角落的那張病床,說 "那張。"

Jack接著就朝著那張病床走過去,問 "為什麼就只有這張病床沒有躺人啊?"

江揚笑了一下,說 "沒有人敢躺啊,再怎麼說都是有死人躺過的,你敢嗎?"

江揚話才一說完,Jack馬上就躺在了那張病床上,江揚看到了就問 "你在幹嘛啊?"

此時,在其他病床上的犯人都在盯著他們兩個看著,江揚看到了之後就對著Jack說 "喂,你起來啦!"

Jack沒有理會江揚的話,他躺在病床上,看著天花板,腦袋裡在想著 "如果我是韓英杰,我會怎麼做?"

Jack仔細的看著天花板,接著他腦袋裡開始變成在想著 "天花板?"

而江揚在一旁看著全部的人都在看著他們兩個,於是就小聲的跟Jack說 "你別忘了,你是我私自帶進來的,你不要那麼引人注意行不行啊?"

Jack繼續看著天花板,想著 "天花板?天花板?"

接著Jack突然像是大夢初醒般的把頭轉過頭去看著在病床一旁的牆壁,說 "對了,牆壁!"

跟著Jack就站了起來,摸著牆壁。

江揚看到了就問 "牆壁怎麼了嗎?"

Jack一邊摸著牆壁,敲打著水泥,說 "如果你是韓英杰,割傷、摔傷各種能傷害自己的方式的做過了,那你還會怎麼做來傷害自己,好讓自己繼續留在病房裡?"

江揚聽到了之後也開始摸著牆壁,說 "對了,撞牆!"

Jack一邊摸著牆壁,一邊說 "韓英杰一定是撞牆,結果發現了什麼東西才對。"

接著Jack看了看他摸著牆壁的手,上面沾滿了白色的粉末,Jack稍微聞了一下他的雙手,接著他看著江揚,說 "江sir,你聞一下你自己的手。"

江揚聽到了之後先是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接著就聞了一下,聞完之後,江揚驚訝的問 "古柯鹼?"

Jack冷笑了一下,說 "第三回合開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50:44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三集-1

Jack和江揚在海盜餐廳的房間裡面,他們兩個各坐一方,手上都拿著一杯紅酒,兩個人都不發一語。而且他們雖然手上都拿著紅酒,可是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們兩個臉上凝重的表情更是為這一點附加了說明。

此時,蓉蓉和伍利抱著嘉駿跟安安來到了海盜餐廳。

Pinky一看到他們就走了過來,問 "蓉蓉,來看boss啊?"

接著Pinky看著蓉蓉手裡的安安,伸出了食指牽著安安的小手,很溫柔、很小聲的說 "安安,你好嗎?"

蓉蓉手裡抱著安安,看著Pinky,笑著說 "Jack哥他人呢?"

Pinky看著安安,說 "boss他跟江sir在裡面。"

蓉蓉和伍利聽到了之後臉色就變的有些凝重。

蓉蓉和伍利對看了一眼之後,蓉蓉就問 "江sir他來做什麼?"

Pinky繼續逗著安安,說 "不清楚,江sir今天是跟boss一起來的,接著他們就一直在房間裡,boss還叫我沒什麼事就不要打擾他們。"

伍利聽完了Pinky的話之後就把在他手裡的嘉駿交給了Pinky,說 "Pinky,你幫我抱一下嘉駿。"

Pinky接過了嘉駿之後就看著嘉駿,說 "嘉駿,你好嗎?"

伍利把嘉駿交給Pinky抱著之後就往他們的房間走去,而蓉蓉則是露出有些擔心的樣子,但是她還是把目光轉移到在她手裡的安安身上。

伍利走到了房間門口之後就停了下來,在門外聽著Jack和江揚的對話,他在門外聽到江揚說 "你確定你要這麼做嗎?"

Jack說 "不確定,但是依照我們兩個目前討論出來的結論,目前我只想的到這麼做。"

江揚接著就說 "那好吧,我盡量配合你。"

跟著從房間裡就傳來一陣腳步聲,伍利聽到了之後馬上就往一旁的員工辦公室走了進去,江揚隨之就從房間走了出來,往門口走去。

而蓉蓉和Pinky坐在餐廳裡的一個位子上照顧著嘉駿跟安安。

蓉蓉一看到江揚就叫住了他 "江sir。"

江揚馬上就朝著蓉蓉看了過去,接著就走到他們的位子旁邊,面帶著笑容問 "來找高哲啊?"

跟著江揚的目光看到了在蓉蓉手裡的安安,微蹲著看著安安,問 "這個就是安安了吧?"

蓉蓉抱著安安,笑著說 "是啊。"

再來江揚看著在Pinky手中的嘉駿,說 "那這個就是嘉駿囉。"

蓉蓉接著就稍微收起了笑容,有些試探的問 "江sir,你來找Jack哥,應該沒什麼事吧?"

江揚看了蓉蓉一眼,接著就繼續逗著嘉駿,說 "沒事,只是跟他聊天而已。"

跟著江揚看著手錶,笑著說 "真是的,只顧著逗著他們兩個玩,都忘了我要回警局了。"

接著江揚看著蓉蓉,說 "蓉蓉,我先走了。"

蓉蓉聽到了就點了點頭,接著就拉起安安的手朝著江揚揮了揮,說 "安安,跟叔叔說拜拜。"

江揚看著安安,摸了摸她的下巴,說 "安安拜拜。"

接著江揚看著嘉駿,摸了摸他的頭,說 "嘉駿拜拜。"

說完,江揚就轉身離開海盜餐廳了。而伍利在房間內從門的縫隙裡看到江揚走了之後就從員工辦公室走了出來,走進了剛剛他和Jack講話的房間裡。因為房門沒有關上,所以伍利才一走到門口就看到Jack正在收拾桌上的紅酒和杯子。

Jack就像是感覺到有人站在他的後面一樣,回頭看了一眼,接著就一邊整理著桌子,一邊問 "你來啦,蓉蓉在外面嗎?"

伍利走到了Jack的旁邊,問 "你們第三回合打算怎麼做?"

Jack一隻手拿著杯子,一隻手拿著紅酒,看著伍利,說 "剛剛我們只是稍微談了一下,確切的方法還沒想好。放心吧,我一想到就會跟你們說了。"

伍利聽到了就深呼吸了一口氣,說 "既然你那麼堅持跟他合作,那我也只好願賭服輸了。"

接著伍利拍了一下Jack的背,說 "剩下的我們今晚再談,蓉蓉還在外面,你先出去找她吧,這裡我幫你收拾。"

Jack聽到了之後就點了點頭。

蓉蓉和Pinky坐在外面,他們個別抱著嘉駿跟安安,看起來就像是兩個媽媽在聊天。

而在這個時候,Pinky看著蓉蓉,說 "蓉蓉,你就好了,boss對你那麼體貼。"

蓉蓉靦腆的笑了一下,說 "還好啦。"

Pinky接著就說 "這樣才叫還好啊,你的要求也太高了吧。"

蓉蓉不說話,只是在笑著。

Pinky一隻手托著下顎,把目光放空,說 "如果有個男人肯一天到晚的陪著我,我一定馬上就嫁給他。"

蓉蓉接著就說 "你也可以趕快去找個男朋友啊。"

Pinky跟著就說 "現在像boss這種肯一天到晚陪著你在家帶著孩子的男人已經不多了。"

蓉蓉聽到了就問 "什麼意思啊?"

Pinky聽到了蓉蓉提的問題之後就說 "boss他最近很少待在餐廳的,他不是在家幫你帶嘉駿跟安安嗎?"

蓉蓉搖搖頭,說 "Jack哥他都是到了吃晚餐前後的時間才回來的,我還以為他都在餐廳。"

Pinky聽到了就說 "那可能boss有其他的事要做吧。"

蓉蓉聽到了Pinky的話之後就一直若有所思的樣子。

在這個時候,Jack從裡面走了出來,走到了他們的旁邊,看著蓉蓉,問 "來找我啊?"

蓉蓉笑著,點了點頭。

Pinky先是看了一下蓉蓉臉上的神情,接著就把手裡的嘉駿給Jack抱,說 "boss啊,你兒子我先還給你,我去做事了。"

跟著Pinky就像是逃離一般的走開了。

Jack接過了嘉駿之後就坐在了蓉蓉的旁邊,看著嘉駿,對他說 "嘉駿今天乖不乖啊?"

蓉蓉坐在一邊,看著Jack逗著嘉駿玩的樣子,她遲疑了一會兒之後就問 "剛剛我聽Pinky說你最近常常不在餐廳,你去哪裡了啊?"

Jack看了一眼蓉蓉之後就繼續逗著嘉駿,說 "只是去處理一些事情。"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有點失魂落魄的樣子,而Jack坐在一邊也注意到了,於是就看著她,問 "怎麼了嗎?"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低下了頭,看著安安,說 "沒有啊。"

Jack聽到蓉蓉這麼說之後就看著她,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0 11:51:10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三集-2

第二天早上,Jack正在一間花店裡買花。

Jack在許多的花束裡一眼就看到了一束花,他把店員叫了過來,問 "小姐,請問一下,這束是不是叫做勿忘草?"

那個小姐先是看了一下Jack指的那束花,接著就看著Jack,笑著說 "是的,勿忘草的花語是真實的愛,買給女朋友是最好的。而且傳說只要你把這束花帶在身上,那情人就絕對不會忘記你。"

Jack聽到了之後就說 "那好,麻煩你幫我包20朵,我要送人的。"

那個店員聽到了之後就笑著說 "看來你真的很浪漫,當你女朋友還真是幸福。麻煩你等一下。"

Jack聽到了就扶了扶眼鏡,笑了笑。

而在這個時候,Ali正巧從花店外面經過,她看到了Jack之後就走了進來。

她從Jack的後面拍了拍Jack的肩膀,Jack猛然回頭,Ali接著就說 "買花送給老婆嗎?"

Jack接著就說 "與你無關,這是我的私生活。"

跟著Jack就把頭轉了回來,而Ali一個跨步,走到了Jack的面前,問 "你是不是真的那麼討厭我啊?"

Jack看著Ali,說 "第一,我不喜歡人家干涉我的私生活。第二,我不是討厭你,而是我這個人說話本來就是這樣。"

Ali聽到了之後就說 "好,我不干涉你的私生活。我進來只是想問你,那天你到底有沒有幫你兒子贏到那個娃娃?"

Jack看著Ali,說 "說到這個的話我要謝謝你,如果不是你告訴我的話,也許我還贏不到。"

Ali聽到了之後就搖搖頭,說 "你真行,這樣也贏的到。"

接著Ali看著外面的馬路,一臉嚴肅的問 "喂,你的車是不是銀色休旅車,而且停在正對面?"

Jack看著Ali,說 "是啊,你要幹嗎?"

Ali看著外面的馬路,有些緊張的樣子,說 "有警察,抄牌了!"

接著Ali就跑了出去,而Jack則是往他的車子方向看去,他看到有兩個巡邏的警察正在往他的車子方向走去。Ali跑到了Jack的車子旁邊之後就蹲了下來,丟了一些硬幣在水溝裡。

跟著那兩個警察走到Jack的車子旁邊之後就拿出紙筆,打算開罰單,而Ali馬上就站了起來,說 "阿sir,可不可以先不要開單?"

那個警察接著就說 "這裡不能停車,下次不要了。"

Ali馬上就說 "這車是我男朋友的,剛剛我把他的車鑰匙掉到水溝裡,他已經很生氣了,如果你再開罰單的話他一定會跟我分手的。阿sir,我求求你,我男朋友已經回去拿備份鑰匙了,再一分鐘就可以了。"

而在那個警察身邊的女警聽到了Ali的話之後就走到了她的旁邊,看了看在她身旁的水溝。

Ali指著水溝裡她剛剛丟進去的硬幣,說 "就是那個銀色的,我剛剛不小心把鑰匙跟硬幣都掉下去了。"

在這個時候,美莉和蓉蓉走在去買嬰兒車的路上。

而美莉正巧看到Jack的車子,於是就跟蓉蓉說 "蓉蓉,那不是你老公的車嗎?"

蓉蓉順著美莉跟她說的方向看了過去,看著Jack的車子。

美莉接著就看著Ali,問 "那個女人是誰啊?"

蓉蓉看到了就說 "那是我爸爸的朋友,我見過她。"

此時,Jack手裡抱著一束已經包裝好的勿忘草從花店走了出來。

美莉馬上就指著Jack,說 "你老公!"

蓉蓉接著就順著美莉指的方向看了過去,而當美莉正想叫住Jack的時候,Jack卻已經用小跑步跑到了對面去了。

Jack拿著一束花,跑了過去之後就對著Ali問 "怎麼了?"

那兩個警察看了一下JackAli之後,Ali就用著楚楚可憐的眼神看著他們,說 "拜託,阿sir,他已經來了,我們馬上就走。"

那個手裡拿著紙筆的警察把這兩樣東西收了起來,說 "一分鐘內把車開走。"

接著那兩個警察就轉身離去。Ali在那兩個警察走了之後就深吐了一口氣,彷彿放下了塊心頭大石一樣。

Jack則是走到了Ali的旁邊,問 "你跟他們說了什麼?他們怎麼沒有開單?"

Ali看著Jack,一臉無奈的說 "你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

接著Ali看了一下地板,說 "你的鞋帶掉了。"

Jack聽到了之後就看了一下自己的鞋子,接著就把手裡的花給Ali,說 "你幫我拿一下。"

跟著Jack就蹲了下來,把鞋帶綁好。

美莉跟蓉蓉看到Jack把花交給Ali之後,誤以為是Jack送花給Ali

美莉接著就問 "蓉蓉,你老公跟那個女人很要好嗎?"

蓉蓉面無表情的說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是我爸爸的朋友,曾經在我們家過夜。"

而剛剛要開牌的那兩個警察從美莉和蓉蓉的身邊走過,那個女警在對著另外一位警察說 "真搞不懂怎麼會有這種男人?叫女朋友在車子外面等的。"

另一個男警接著就說 "人家就是有辦法啊。"

美莉跟蓉蓉聽到那兩個警察的對話之後更是一臉錯愕。

Jack還在綁著鞋帶,Ali拿著Jack託著她拿著的花,跟他說 "你可不可以載我一程?我剛剛為了要哄那兩個警察不要開單,把要坐車的零錢丟到水溝裡了。你只要載我到前面那裏的轉角處坐計程車就行了。"

Jack接著就站了起來,看著Ali,說 "我不載你的話好像也說不過去吧。"

Ali聽到了之後就笑了笑,跟著他們兩個都上了車。

Jack坐上了車之後就往馬路開去,而就在他們經過美莉和蓉蓉身邊的時候,Jack轉過頭去看著Ali,問 "你剛剛到底是跟那兩個警察說了什麼?"

Ali卻說 "你不是很聰明嗎?自己想啊。"

美莉和蓉蓉站在路邊看著Jack的車子遠去,兩個人都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

美莉接著就說 "可能不是我們想的那樣。"

蓉蓉跟著就走進Jack剛剛走進的那家花店,她走了進去之後就問那個店員 "請問一下,剛剛是不是有個男人來買過花?"

美莉跟在蓉蓉的後面,指著勿忘草,說 "就是這種。"

那個店員看到了之後就說 "是啊,他剛剛才走。"

美莉接著就問 "請問你知不知道他是買給誰的?"

那個店員想了一下,說 "這我不清楚,不過我想他應該是買來送給女朋友的吧,因為他買的是勿忘草,還特別買了20朵。"

蓉蓉接著就問 "什麼意思?"

那個店員解釋說 "勿忘草的花語是真實的愛,而且20朵代表的是此情不渝。"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低下了頭,說 "謝謝。"

接著那個店員就轉身離去,而美莉在蓉蓉的身後也感覺到了她的落寞。

美莉和蓉蓉走在路上,他們兩個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接著美莉就說 "也許這是一場誤會,不是我們想的這樣,你回家後問問他就知道了。"

蓉蓉繼續走著,不做任何的反應。

美莉看到了蓉蓉這樣就拿出了手機,按著上面的鍵盤,說 "這樣好了,我現在就幫你打個電話給他。"

蓉蓉一看到美莉手上拿著手機就很緊張的把手蓋在美莉的手機上面,說 "不要!"

美莉聽到了之後就放下了手機,問 "為什麼?有誤會就要說清楚啊。"

蓉蓉想了一下,說 "可是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情願他一輩子都瞞著我。"

美莉很驚訝的問 "意思是說你可以容忍你老公在外面有第二個女人?"

蓉蓉低下了頭,深吐了一口氣,說 "我現在很亂,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美莉聽到了之後就摟著蓉蓉的肩膀,說 "放心吧,我相信你老公不是這種人的,他一直以來都對你很好不是嗎?"

蓉蓉現在臉上連勉強的微笑都擠不出來,腦子裡想著的都是當初韓英杰要跟她離婚時對她說的那些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1-18 21:21 , Processed in 0.22798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