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搞笑趣味] 故事接龍-原來愛上賊

[复制链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0-4-10 23:35:05 |显示全部楼层

在二樓的陽台之上,蓉蓉躺在Jack的懷中,而Jack還在看著她手上的鑽戒,對她問著 "喜不喜歡?"

蓉蓉隨之就是說 "我好喜歡,是不是很貴?"

Jack馬上就是帶著臉上的笑容說著 "一支鑽戒可以換到一個好老婆回家,再貴也值得啊。"

蓉蓉一聽到,隨之就是又露出了她剛剛那甜甜的笑容,低下了頭去。

接著,Jack就是用著食指和拇指抬起了蓉蓉的頭來,而他也更是想在她的那唇上放下了他的吻。

但是這時 "哇!"

他們兩個轉過了頭去,而他們隨之就是見到了BT離開的身影。

Jack的媽媽扯著BT走下了樓來,而她還在講著說 "你找死啊?叫那麼大聲?氣氛都給你破壞了。"

接著,Jack他就牽著蓉蓉的手,走了下來。而Jack他還在說著 "你們回來啦?正巧,我們有事要宣佈。"

Jack他和蓉蓉對看了眼,他們的臉上都帶著那靦腆的笑容,而Jack他在之後就是對著他們兩個說 "我剛剛向蓉蓉求婚了。"

Jack又看了眼蓉蓉,繼續說著 "而且她答應了。"

Jack的媽媽一聽到就是問 "真的?"

BT一聽到就是指著那對新人,說著 "難怪了,看看表哥你那副春風得意的樣子。姑姑,你真的確定要嫁給我表哥,不會後悔吧?"

Jack的媽媽馬上就是壓下了BT的後腦,並對著他罵說 "你少說一句!還有,Ben,從今以後呢,你要改口了,叫表嫂!如果不是你整天叫蓉蓉姑姑,我看Jack他早就大大方方的把蓉蓉帶回家了。"

BT一聽到就是叫說 "What?這又跟我有關啦?"

 

Jack跟蓉蓉在客廳裡頭挽著Jack的手臂,和他一同看著在眼前那些一大堆的婚紗簡介和照片,商量著結婚的事。

"這個不錯啊,挺漂亮的。"

"我不喜歡這種裙子。"

"又不喜歡?我想到了!不如我找人幫你設計件用圍裙做成的婚紗好了。"

蓉蓉一聽到就是打著Jack,叫著 "認真點啦!"

之後Jack的媽媽坐上了Jack的另外一邊,給他們又遞上了幾份傳單來,說著 "欸,我已經找人幫你們挑了個好日子。你們看看這些簡介,這些酒樓我都問好了價錢跟菜單,等你們一確定我就去訂日子。蓉蓉,你那邊要請幾桌?"

Jack和蓉蓉對看了眼以後,蓉蓉就是說 "伯母,我跟Jack哥已經商量好了。我們想要簡單一點,請幾個朋友,再加上我們一家人在家裡吃頓飯就好。而且我們不會去註冊。"

Jack伸出了手去握著蓉蓉放在他手臂之上的手掌,繼續接著對他媽媽說 "蓉蓉說她怕一大把年紀還結婚會給人笑,所以我會去找Charles來幫我們見證,之後再託Charles幫我們去辦登記手續就可以了。"

Jack的媽媽一聽到就是板起了臉來,說 "怎麼可以?結婚是人生大事欸,就算不去註冊,你們也該擺幾桌,多請幾個人吧?"

蓉蓉隨之就是聳著肩膀,說著 "其實我沒什麼朋友跟家人,波子跟他奶奶已經去了紐西蘭,我總不可能叫他們特別趕回來,參加我跟Jack哥的婚禮吧?波子還要上學的。"

Jack的媽媽馬上就是說 "就算蓉蓉你那邊沒人,那Jack你那麼多朋友,也不可能都不請的吧?"

Jack的媽媽更是打了下Jack,說著 "你又不是沒錢!不要還沒結婚就虐待你老婆好不好!"

Jack隨之就是解釋說 "媽,這蓉蓉她畢竟是第二次結婚,所以我不想太鋪張。你也知道那種時候,萬一我朋友多喝了幾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惹蓉蓉不開心,那就不好啦。畢竟結婚是我們的事,我想我們自己開心就行啦。"

Jack的媽媽深吐了口氣之後就是說 "好吧,你們請多少人我不管,但是你們一定要擺酒!"

Jack的媽媽伸出了手去搭著Jack的肩膀,對他說著 "我夢想著看我兒子結婚擺酒席的樣子已經很久了。你就當作是完成你老媽的夢吧,就算只擺一桌我也開心。"

Jack聽到之後就是轉過了頭去對著蓉蓉問 "蓉蓉,可以嗎?就一桌?"

蓉蓉隨之就說 "你媽都那樣說了,我哪好意思破壞她的夢想啊?"

Jack的媽媽一聽到,馬上就是興奮的說著 "這真是太好了!"

之後Jack的媽媽就把那些酒席的菜單遞了上去,給他們看著 "你們看一下這些菜單,我選很久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0-4-11 19:41:42 |显示全部楼层

蓉蓉和剛剛喝完喜酒的等人架著連路都快走不好的Jack回到了大樓來,蓉蓉還在說著 "欸,小心點啊。"

Jack的媽媽更是說著 "真是的,怎麼會喝成這樣?"

而跟著,大樓的管理員就是對他們問著 "高先生?

蓉蓉才想答話,Jack他就是帶著他那都喝醉的兩側紅霞,說著 "她呢不是 

之後Jack更是對著蓉蓉問著 "啊?老婆?"

隨之,Jack整個人就是差點都往旁邊給摔了去,所有人馬上就是上前去扶住了Jack

Jack的媽媽更是在說 "快把他扶到樓上去。"

他們等人把Jack給放到了沙發之上,而蓉蓉隨之就是說了句 "我去幫他扭條毛巾來。"

蓉蓉的手裡才拿著條毛巾走出了客廳,這才發現剛剛在客廳裡的人全都不見了。

蓉蓉跟著就是來到了Jack的旁邊來,幫他擦著臉,說著 "你還好吧?如果還很不舒服的話就睡會兒?"

Jack盯著蓉蓉在看著,他從沙發上爬了起來之後就是對她說 "今晚可是我們的大日子,怎麼可以睡著了呢?"

接著,Jack他就是伸出了手去,並且一把就是把蓉蓉給抱了起來,讓蓉蓉叫著 "喂!你做什麼啊!"

Jack隨之就是說 "抱新娘進房啊。"

 

Jack抱著蓉蓉,把她抱上了他們的房間,把他的新娘放上了他們的床。

他們的眼睛直直的盯著對方,而蓉蓉也在之後就閉上了眼睛,準備迎接她的新婚夜。

可是在這時,Jack他卻是叫著 "媽?"

馬上,蓉蓉就是睜開了眼,而在樓下也傳來了他媽媽的聲音說著 "我們走了,我們走了。"

一陣腳步聲、開門,再加上他媽媽的一句囑咐 "你們玩的開心點啊!整晚都不睡也沒關係喔!"

聽著這句話,Jack跟蓉蓉兩個之間的熱情根本就降了不少。

而就在那關門聲之後,蓉蓉便是又闔上了眼睛,但是Jack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就是放聲的叫著 "媽!"

Jack媽媽的聲音又傳了來 "我正在出去!正在出去,你們先開始沒關係。"

Jack跟著就是對著蓉蓉問說 "蓉蓉,你介不介意我們換個地方?"

蓉蓉隨之就是問 "去哪裡?"

Jack的媽媽在樓梯間裡,不斷的把耳朵往上伸了去,仔細的聽著樓上的聲音,可是隨之,Jack就是拉著蓉蓉從樓上走了下來。

Jack的媽媽一見到就是對他們叫著 "欸!你把我媳婦帶去哪裡啊?"

Jack在走出家門前,他們在那敞著的家門之前,對著他的媽媽說 "去一個不會給你打擾的地方。"

跟著Jack他就是拉著蓉蓉朝著外頭走了去,說著 "走!"

 

Jack帶著蓉蓉來到了間酒店的房間之中,而Jack他一把就是把蓉蓉給撲倒在了床上,並對她說著 "在這裡,就不怕給人打擾和偷看了。而且

Jack拿出了幾個保險套出來,說著 "你看,我剛剛託經理幫我買的。"

但是跟著,蓉蓉就是推開了那些東西,並且說 "不要!"

Jack一見到蓉蓉這個反應就是問 "怎麼了?"

蓉蓉隨之就是說 "我們都結婚了,為什麼還要用這種東西?難不成你怕我有什麼病傳染給你啊?"

Jack馬上就說 "我又沒這意思。"

蓉蓉聽到就說 "既然你沒這意思就好啦。"

之後蓉蓉把手伸了去,她把手搭在了Jack的脖子之上,對他說著 "我想給你生個寶寶。一個跟你一樣,調皮又搗蛋的寶寶。"

但是Jack他卻是跟著就說 "今晚先用嘛。你想想,我們才剛結婚,如果真的那麼準,一次就中的話,那之後我媽一定會為了寶寶的安全,不讓我碰你的。"

之後Jack他更是像是灑嬌般的說著 "你真的捨得讓你老公才一結婚就守活寡啊?"

蓉蓉想了下之後才有些勉強的說 "好吧,今晚先用,不過我們先約定好。一個月,一個月之後就不准用了。你應該也不想你媽每晚都盯著我們吧?"

Jack聽到之後他想了大概兩秒,跟著他就說 "Ok,一個月就一個月,反正度蜜月也是一個月的時間就夠了。"

而就在Jack正打算要行動的時候,門鈴聲卻響了。

Jack一聽到就是問著 "搞什麼啊?誰那麼煞風景?"

Jack他扣了下他身上的襯衫釦子,而當他開門的時候,他見到的是位身穿西裝的男人,並且對他們說著 "不好意思,打擾了,我是這間酒店的經理。是這樣的,由於我們收到投訴,說這間房間的浴室設備有點問題,所以酒店將會為你們升等到蜜月套房,為了彌補我們酒店對你們的不便,我們酒店還特別為你們送上了些特殊招待,望兩位還滿意。"

之後經理更是交上了把鑰匙,說著 "這是蜜月套房的鑰匙。"

Jack接過了鑰匙之後,便是一臉疑惑的看著那鑰匙,問著 "那麼巧?"

酒店的經理才搭著電梯從樓上下來,Jack的媽媽隨之就是上前去對著那名身穿西裝的男人問 "怎麼樣?"

那名經理隨之就是交上了把鑰匙給她,並且說 "這間房在蜜月套房的隔壁,不過有個缺點,那就是隔音比較差。我剛剛已經照你說的,幫他們換了房間,並且送上了餐點和香檳。"

Jack的媽媽一聽到就是說著 "謝謝你啊。"

Jack的媽媽更是在握上那隻手的時候,順勢交上了張鈔票給他。

就在那經理走了之後,Jack的媽媽就是看著她手裡的鑰匙,說著 "我就知道這小子會用這種東西,還好我先叫經理換了。"

 

隔天一早,Jack他還沉浸在昨晚那新婚夜之中,趴在那凌亂的床單和枕頭之上熟熟的睡著。

而另一頭,蓉蓉換上了衣服,她坐在床的角落穿著鞋子。接著,Jack從她的後頭撲了上來,抱住了她,並且說著 "那麼早起來去那兒啊?"

蓉蓉給Jack嚇了一大跳,跟著她就是說 "你嚇到我了,我還以為你還在睡。我想先回家一趟,順便去酒樓買早餐回去給你媽。"

Jack聽到之後就是說 "也對,早點回去向你婆婆敬杯媳婦茶也好。"

蓉蓉跟著就是說 "那我先走了,你再睡會兒吧,我自己搭計程車回去就行了。"

蓉蓉本想掙脫Jack的手,朝著房門走去,可是Jack抱著蓉蓉的手不肯鬆開,只是說著 "都說是敬媳婦茶了,那我這個兒子怎麼能不在呢?再說,老婆不在,我自己一個在這兒睡也沒意思啊。我開車陪你一起回去?而且啊,我知道我媽喜歡吃哪間酒樓的點心,我順便教教你該怎麼去伺候你的婆婆。"

蓉蓉一聽到就是露出了笑容,說著 "那好,你快點起來換衣服,不然我怕酒樓的點心都賣光了。"

Jack跟著就是用著警官式的敬禮對著蓉蓉說著 "遵命!老婆大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3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如青竹般處處流露秀氣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0-4-11 20:02:20 |显示全部楼层

嘩哈哈哈...。:<11> :<11> :<11>

Jack的媽媽怎麼他們都結婚了都不放過他們呀...。:<11>

哈哈,笑S我了~。:<11> :<11>

很期待Jack媽媽在酒樓會不會又整Jack媽媽仔呢~。:<11> :<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0-4-12 20:11:42 |显示全部楼层
惨了。。。 孩子要收山一阵子,我又要焦虑一阵子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0-4-13 20:56:11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 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电脑白痴之猫人爱续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0-4-18 22:45:58 |显示全部楼层
下午, Jack的海盗餐厅

“岂有此理!! 这家伙, 真的是太狡猾了。 要是让我抓到他的把柄, 我一定会将他送进监牢坐上一辈子!”江杨满肚子怨气的坐在Jack餐馆里的私人VIP房间里。


“哇。 整肚子都是火。 来来, 喝杯红酒下下气。 别把这股气带回家里。 等下吓坏老婆啊。”Jack把红酒到入江杨的酒杯。


凭我多年的经验, 直觉告诉我。 那家伙就是凶手!!我已经把那家伙的整间别墅给搜个底朝天! 但是就是找不到证据!上头已经给我压力了, 再找不到什么证据这个案件就得close case!我不甘心! 几十条少女的命, 就这样白白的冤死!!一杯红酒下肚, 江杨火气更大了。


“喂喂, 97年的lafitte不是这样给你下火的。 瞧瞧你, 这么一个重案组的督察, 这么急性子, 很不利于侦破案件啊。 要不要说来听听。 说不定, 我这个第三者真的是清?


Jack其实是知道最近一件很轰动的集体少女失踪案件。这两个月来,香港陆续发生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少女失踪案,可把江杨给整惨了。这些失踪的少女,多半儿来自本港的名牌大学。因此,侦破工作先从这几所大学查起。不得不说江杨还是有几分能耐的,在他天罗地网的调查取证中,终于让他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最后线索集中在一辆豪华轿车上。

江杨已经在4所大学里,找到了见证人。一些见证人证明:在女大学生失踪的前一  天,这辆豪华轿车就停在学校大门外的林**上。很快,这辆豪华轿车车主的有关资料,送到了江杨的办公室。

岑海南,男,45岁,医疗器械经销商,于一年前由海外迁居到香港郊区的一个别墅小区。

 
对于江杨来说,查到这些情况,真是易如反掌。

 
当江杨像发射炮弹似的一发一发地出示着见证人的证据。很快,这个仪表堂堂风度翩翩的医疗器械经销商就败下阵来。他承认曾经用轿车分别在5所大学,载过5位女大学生共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但仅仅是度过一个愉快的晚餐。 不然长则一个双方都十分愉悦的夜晚。完事之后,他付给她们一笔不菲的钞票,就由她们去了。

当然, 这只是岑海南一面之词。可惜江杨用尽也一切方法都无法证明岑海南所说的是假证。 再加上那些失踪少女的家长都是社会知名人士。 在传媒的协助下, 可想象警方所面对的压力。

“好烦啊!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江杨烦躁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Jack看得出少女离奇失踪案的确把江杨折磨得够透底,换了以前的江杨,下班后他是绝对不会把工作的事情挂在嘴边的。

看着满脸烦躁的江杨,Jack却是没有出声,他只是把玩着手中的高脚水晶杯,双眼含笑地瞪着江杨。

 

“你干嘛用那么暧昧的眼神望着我。 你已经有了蓉蓉, 我可不适合你哦!”抱怨了大半天后,江杨发现Jack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他不由自主地停止了抱怨,害怕的地问Jack道。

 

Jack白了一眼江杨。摇晃着酒杯, 然后轻喝了一口红酒。他才微笑道:“江sir,你这段时间有没有来海盗餐厅, 有没有发觉我的这瓶红酒变得很浓咧了?”

江杨赶快品细细的品尝了一口, 皱着眉头说到:“有吗?? 我怎么觉得一样啊? 你的味觉出了问题吧?”

 

“原来你还有分辨能力啊,那我就放心了。”听到江杨的回答,Jack的嘴角涌起一抹玩味的笑容,“其实破案就像品酒,要是你牛饮的话。肯定品不出其中味道地,关于少女离奇失踪案的案宗我有研究了一下,短短的一个月时间,你就破获了这么多重要的线索。可以说进展神速,但是有一点我必须提醒你,你太急于破案了,而忽略了一些其它地东西。” Jack信心十足的分析道。

 
听完Jack的话,江杨不由愣住了,因为想着赶快挽回警方的信誉。他的确尽了自己最大的本事在破案,以至于到了现在不但自己筋疲力尽。就是警署的一些同事也对他颇有怨言,最近他都能够听得到同事隐隐在说他地闲话了,这让已经够郁闷的江杨心中更是烦躁。

 

Jack,其实我也知道案子侦破到了现在这个阶段已经走进了死胡同,我明明知道岑海南是杀人犯,可是我却拿他没办法。警署的那些同事一开始都挺配合我地,拖了一个月案件还没有突破性进展后,他们却一个个都阴逢阳违起来,而且还背地里说我闲话……”

 

“江sir, 你现在的情绪不适宜再讨论案情啊。 你先回家休息。 我明天再告诉你我的分析。”看着懊恼的江杨, Jack不得不出声阻此江杨继续下去。


(看到了JJ的更新, 改动一点。。。 不然接不下去了。。。 呵呵呵)




[ 本帖最后由 i_love_jack 于 2010-4-23 21:52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0-4-19 18:43:43 |显示全部楼层
帮主更新了,好开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无松不欢

Rank: 1

发表于 2010-4-19 21:34:06 |显示全部楼层
有更新就有喜悦,终于不再无聊
[fly]医学生没有春天[/fly]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小 杀

Rank: 1

发表于 2010-4-22 18:01:11 |显示全部楼层
额……Jack哥不是应该写得严肃点才好看的么?
tuzuozu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0-4-23 19:11:16 |显示全部楼层

家中

蓉蓉在厨房里准备着做晚饭,她看看时间觉得差不多Jack要回来了,虽然她经常为Jack做饭,但是着是她同Jack结婚后第一次为他做饭,所以显得格外的用心。

Jack的妈妈向蓉蓉走过来帮着她洗菜,蓉蓉马上就说到:“妈,不用了,我来就行了。”

Jack妈妈很高兴的说:“哇!听你叫我这声妈真的好舒服,我等了好久。”

蓉蓉反而很不好意思,她又低下头去,继续洗菜。

而Jack的母亲把洗好的菜装起来,接着又对蓉蓉说:“昨天。。。。你和Jack昨天怎么样?他有没有欺负你。”

 蓉蓉的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好尴尬的样子,她声音好轻的回答说:“没有,Jack哥对我很好(谭以恩立刻露出暧昧的笑容)。。。哦!!!我好像忘了收衣服,我先上去一下。”

接着蓉蓉像是逃离一般的往楼上去,Jack的妈妈马上露出笑容:“这个孩子!还这么害羞。呵呵。。。”

 

 

二楼阳台上

蓉蓉把衣架上的衣物一件件的取下来,然后抱着衣服到房间里去。她坐在床上,慢慢的叠着手中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分类摆好。

‘蹬蹬蹬。。。。。’楼梯上传来急速的声音,蓉蓉向楼梯口望去,Jack妈妈的身影立刻出现在眼前,她叫了声:“妈,干什么跑的那么急?”

Jack妈妈很简短的说着:“上来借一下厕所。”然后马上冲进了Jake和蓉蓉的浴室。

蓉蓉待Jack妈妈进去后反应过来:“楼下不是有厕所吗?”

“Hi~~~~~高太太。”Jack站在楼梯口看着蓉蓉。

蓉蓉兴奋的说“Jack哥!你回来了。”

 接着Jack走到床边,坐在蓉蓉身边:“头先看妈跑的好急,她干什么?”

蓉蓉:“她话上来借个厕所。”

“借厕所?楼下不是有吗?”Jack马上恢复过来,“算了,我妈总是干些莫名其妙的事。”

蓉蓉只是笑着。接着Jack看到床上已经叠好了的衣服,像是很舒服的躺在床上:“哇!!我老婆的感觉真好,什么事都不用干。”

蓉蓉假装嗔怒的对Jack说:“那你的意思就是,娶个老婆回来是来做家务的咯,这样你不娶个菲佣。”

Jack马上像是犯错的小孩子似地,坐起来抱着蓉蓉:“当然不是啦!菲佣那会长的有我老婆漂亮。是不是,高太太!!!”

蓉蓉真的是拿这个有些孩子气的Jack没办法,她摇摇头笑着。两个人完全沉浸在他们的世界中,殊不知就在家里的一个角落,正有个人随时随地的想着‘算计’他们。

 

 

厕所中,Jack妈妈进来后就像是在里面寻宝似地翻弄着浴室中的用品。

接着她打开了那个柜子,立刻就找到了她想找的东西,脸上展现出邪恶的笑容:“我就知道这小子会放在这里。”

她拿出放在里面的两盒避孕套摆在洗手台上,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接着她从里面抽出一根针。。。。。。。。。

 

 

晚饭后,Jack坐在他的书房里,在键盘上敲打着。Jack的妈妈端着一碗汤进来放在Jack面前。 J

ack抬起头,很无奈的看着她:“妈?你又给我喝什么啊。”

Jack妈妈:“你问这么多干什么,你忘了,妈给你炖的汤有益的,你的给我保持最佳状态给我生个孙子出来。”

“妈!!!!”

 Jack妈妈抬出厉害的眼神,Jack知道要是他不喝今天可能就不会有的睡了。无奈之下他长长的叹了口气,一鼓作气喝下那碗汤。

接着Jack妈妈对Jack说:“嗯。。。好了,晚了。我回去了,你也要早点休息知不知道。”

 Jack知道她妈妈的用心,但是太完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都这么晚了你就在这里睡吧!”

Jack妈妈:“我这么会有你这么蠢的儿子呢?你同蓉蓉刚刚结婚,老妈这么好意思打扰你们。不用担心,我打了电话叫BT来接我,你早点上去陪蓉蓉啊!”

 

 

二楼,蓉蓉已经躺在床上,她翻看着手中的相册,看着她同Jack结婚时拍的照片,嘴角立刻勾勒出迷人的弧度。

Jack从浴室中出来。他看到蓉蓉脸上的笑颜,也不自觉的露出两边的酒窝。 Jack走过去趴在床上,长长的吐了口气:“哎~~~”

蓉蓉合上相册,看着Jack:“干什么啊?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Jack侧着头对着蓉蓉:“我真的开受不了我妈了,又给我炖什么乱七八糟的汤,不喝又不行。”

蓉蓉明白Jack的意思,只是面对这样的事情,她也不知该说什么:“算啦,老人都是这样的。”

然后蓉蓉看了一下床头的闹钟,接对Jack说:“哇!原来好晚了,都十二点了,我都有点累了,睡吧!”

接着蓉蓉就帮Jack盖上被子,然后自己也睡下来,闭上眼睛,嘴里说着:“老公晚安!”

Jack也换了个姿势,他伸手关掉两边的床头灯,然后摘下眼镜摆在床头。一只手开始不规矩的游走在蓉蓉身上,并开始解开她睡衣的扣子,蓉蓉意识到了,她抓住Jack的手,睁开眼睛:“现在已经好晚了,明天你还要去餐厅呢?”

黑暗中传来Jack的声音:“我们才结婚一天,你这么快就丢下你老公不理了。。”

 蓉蓉马上说:“当然不是啦!好晚了,今天就不要了。。。。。”

她还想说什么,只是这时Jack已经毫不留情的封住了蓉蓉的嘴,并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 本帖最后由 J·J 于 2010-4-23 19:13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0-4-23 19:13:44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不到孩子的文,我只好上来自己写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0-4-23 21:49:39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J·J 于 2010-4-23 19:11 发表 家中蓉蓉在厨房里准备着做晚饭,她看看时间觉得差不多Jack要回来了,虽然她经常为Jack做饭,但是着是她同Jack结婚后第一次为他做饭,所以显得格外的用心。 Jack的妈妈向蓉蓉走过来帮着她洗菜,蓉蓉马上就说到:“ ...

 

居然連JJ都開始寫這種文了? 真是..... 唉,世風日下啊.....

 

 

原帖由 菟左左 于 2010-4-22 18:01 发表 额……Jack哥不是应该写得严肃点才好看的么?

 

你要不要也嘗試寫寫看?  這裡是故事接龍, 意思是誰都可以接的, 只要你接的下故事下去就行~

 

 

[ 本帖最后由 陌生人的孩子 于 2010-4-23 21:56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1-22 18:05 , Processed in 0.14075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