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查看: 18716|回复: 48

[小说小品] 鴿子園翻譯

[复制链接]

11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09-2-23 00:39:55 |显示全部楼层

搬家了, 翻譯的工作也就移師到新地方去, 希望這個翻譯能讓不會廣東話的會員能從文字上也能了解這廣播劇的內容,以下的文字亦會盡量使用會書面語,以避免因為香港的一些獨有的詞彙而讓人看不到所然來。由於翻譯工作不只是一個人的工作,故每個幫忙翻譯的會員所聽到的版本也可能有所不同(具有直播版及CD版),以下翻譯出來的,也可能與大家聽的版本不同,請留意。

所有內容,如非譯者同意, 切勿轉載, 如有違者, 將保留任何追究的權利, 請知悉, 謝謝.

[ 本帖最后由 陌生人的孩子 于 2010-1-24 09:52 编辑 ]

11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09-2-23 00:43:39 |显示全部楼层

《鴿子園》第一回 金鷹雷鳥上官龍 (小不点 譯)

主要出场人物:
刘德华:金鹰(鹰)
旁白(旁)
竹林林主(竹)
刘松仁:上官龙(龙)
大声公(大)
传声筒(传)
坛主花千树(花)

 

《鸽子园》第一回  金膺雷鸟上官龙
----------------------------------------------------------------------------------
前序
----------------------------------------------------------------------------------


DJ介绍:903年度大戏《鸽子园》

片段:
金膺:上官龙,都是因为你,还有你那只臭白鸽。
上官龙:金膺兄,冤冤相报何时了。

DJ序幕:
林海峰发一轮功,903年度大戏,40集武侠长剧,《鸽子园》。
刘德华、刘松仁主演。叱咤903 DJ总动员演出,陈奕迅客串捕鸟人。

《鸽子园》第一回:金膺雷鸟上官龙

曲子:『鸽子情缘』
望  鸽子飞向天之巅
情  像消失于梦似烟
若问天  老天默然
逝去仍是会挂念
用血写写我一生痴
鱼雁可一一让你知
字字心酸鸽子情缘
越想我越凌乱
受伤鸽子爱在那里复原
情意将挚诚岁月内磨练
红尘里相爱无奈差一线
我用死断绝怀念
----------------------------------------------------------------------------------


旁:江湖这两个字,彷佛永远是同明争暗斗扯上关系的。而明朝的江湖,就更加是每天都有不同类型的斗争上演了。因为明朝是中国史上,其中最动乱的朝代。其中由朝廷掌管的东厂、西厂、锦衣卫等等的特务机关,每日都策动一些间谍的活动,导致江湖里面不少的撕杀。按统计,在明朝江湖里面,平均每星期都有十场的决斗上演。这些决斗的原因,可以说次次不同哦!有些就为了政治的阴谋,有些就金钱的瓜葛,哈!有些还是儿女私情呢!而今日在回音谷发生这场的决斗呢,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值得看的决斗喔!因为今日决斗的这两个人呢,一个就叫做金鹰,而另一个就叫做上官龙了。而他们两个都是绝世的武林高手,而他们决斗的原因呢,就比较特别了。怎么特别?哈,原来只是为了一只白鸽!

 

鹰:上官龙,都是因为你,还有你那只臭白鸽;先夺我功绩,继而毁我名声!今日一战,你和你那只臭白鸽,都要死在我金鹰神腿之下!有什么要说,现在说下吧!
龙:金鹰兄,冤冤相报如时了?我和你本应情如兄弟;再者,雷鸟只是我一只信鸽,那又何必为了一只禽鸟,而反目成仇呢?
鹰:你闭咀!你知不知道这里为什么回音那么大?你望下周围的竹树,都断了!你知不知为何都断了?是我踢断的!我如此辛苦,为了练成金鹰神腿,而踢断这些所有的竹树!是我,如果不是我,那有如此大的空地,给你只臭白鸽飞呀?下?
龙:金鹰兄,你实在太蛮不讲理了!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曾经在这竹林,捉过一盘棋?那盘棋我们还没定胜负。不如我们今日就以棋子代拳脚,改战象棋,未知意下如何呢?
鹰:哈。。。上官龙,你这个儒夫,明知拳脚不够我斗,想改战象棋?我呸,无谓多讲,接招吧!
龙:既然是这样,那就得罪了!金鹰兄!

 

旁:实时见到金鹰将裤脚折起,露出那对连竹树都能踢断的小腿。使到这只小腿,血脉膨胀,肌肉拉紧了!究竟,身子较为虚弱的上官龙,又能不能够应付到金鹰神腿呢?

 

鹰:吓!金鹰神腿第一式 ─ 「穿云裂石」

旁:金鹰以一个箭步飞腿踢向上官龙,当时上官龙一点都没有反抗,更立刻盘坐在地。

龙:四字真言第一式 ─ 「潜言默化」
鹰:唬?为何会这样的?我突然双腿无力,还…还很想哭呢!


-------------------------------------------------------------------------------


往事回想:
鹰:既然与上官兄有缘结识,何不到茶湖一叙,我请客。
龙:既然如此,在下都很久未曾畅谈国家大事了。
鹰:啊﹗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龙: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齐):哈哈………
鹰:爱茶雨前龙井,在下已经派人暗中收购了一小批。现在送上,以念我俩之友谊。


-------------------------------------------------------------------------------


鹰:我竟然会流眼泪的?!

旁:各位,不说也不知道,原来上官龙是完全不懂拳脚功夫的。但他是一名才子,凭着他多年来不断咬文嚼字,竟然练出一套功夫叫做四字真言。这套绝学的特色是以静制动,上官龙根本就不用出手,只是语重心长般讲出四个大字,就可以凭脑电波的磁场来感动对手。而当金鹰听到这四字真言之后,唉,就像一条软皮蛇一样,躺在地上,还哭起了起来!

 

鹰:哼…岂有此理…嗯…
龙:金鹰兄,你回想一下,你还记得以前在这里,一点回音也没有,满布竹树,我和你,的确在这地方,度过一段好开心的日子。我们,我们在这里下过棋,我请你…喝茶,称兄…道弟,你还说会铭记于心。为什么?为什么会弄成今日这样的田地?为什么?

 

旁:没错,上官龙说得很正确。在这里还没有成为回音谷以前,真的是一个繁盛的竹林来的喔!


----------------------------------------------------------------------------------
回到过去
----------------------------------------------------------------------------------


旁:当时的江湖除了东厂、西厂、同锦衣卫等等朝廷的特务机关之外,其实还有很多民间的秘密组织。说到这些组织,可以说各有各的创会宗旨和目标。而我就是其中一个民间秘密组织的成员,我们的组织就叫做「太平天下」。而当时的金鹰正是我们「太平天下」入面一个跑得相当快的情报收集员。吓?你不信?我可以发誓的喔!是我所见的人当中跑得最快的那一个。
正所谓勤有功戏无益,每天早上金鹰会以极速的步法来跑过树林同山溪,然后会选一个有竹林的地方来练功,不停的扫断竹树,目的只是为了练好一双神腿,不过江湖上的竹林,都已经金鹰被扫得七七八八了!

 

鹰:(踢腿与树倒声)呀……呀……呀……
竹:诶,兄台!
鹰:嗯?
竹:你踢断我所有的竹树,你这样一弄,我那些熊猫会绝种的!
鹰:老兄,为成千秋大业,救属腐败政权,牺性一两头熊猫野鹿,亦在所难免的。
竹:哎呀,那都不至于踢断我所有的竹树啊!
鹰:着实如当今朝廷宦官政权之稳固,不将之连根拔起,必逢雨后春笋的。
竹:那我怎样啊?这些竹,是我的命根来的!你现在将我的命根连根拔起呢!
鹰:咦,阁下言之有理。竹林之毁,实属小人之过错。在下另有提议,若见坛主必定报告此事,让坛主赠你宫女数名以作补偿。哈,未知意下如何呢?
竹:宫女?
鹰:嗯!
竹:熊猫不吃的啊!
鹰:咦,有人。
竹:咦?莫非宫女那么快送到?先看一下!
使者:金鹰,坛主急召!速马上回巢报告。
鹰:正好,在下亦有事要禀告坛主。老兄,失陪啦!
竹:喂,又说有宫女的。
使者:金鹰,我已经准备好马匹带你回巢。请上马!
鹰:哈哈,我虽不及马壮,仍然马不比我快。坛主急召马上回巢,此马上不同彼马上。(立刻消失了踪影)
竹:哇,不用吧…
使者:哇,用不用这么赶啊?
竹:喂,老兄!他说有宫女送给我的哦!
使者:你眨一下眼晴,他就会回来了。

 

旁:说时迟,那时快,已看到金鹰一个箭步,以极速离开了竹林,去拜会太平天下的坛主了。虽然我是这个秘密组织的其中一个份子,但是我敢向天发誓,真真正正曾经见过坛主真面目的人,通常都会不得好死的。他的下场都是会无缘无故地在组织中消失。老实说,我是见过坛主真面目的其中一个成员,也不怕跟你说,我亦是一个仍然在逃的成员。至于原因,恕我暂时不便透露了。那到底坛主是何许人呢?

 

鹰:跑!我嗜好;跑!是我唯一的技能。我一生人就是跑来跑去,我只是喜欢听风声,没有人可以阻到我。(感慨状)唉,成日跑来跑去,唯一的遗憾,就是我从来都没有机会坐下,好好的欣赏周围的风光。其实我好想找个朋友…好想找个朋友,陪我下一盘棋。

 

旁:当太平天下的侍卫仍然在竹林同那位人兄刚刚打过招呼的时候,金鹰都已经极速到达太平天下的总坛了!恕我为保性命,不能将总坛的位置介绍给大家知。不过,还是可以说几句的。总坛的位置是位于一座山的中间,中间有个湖,无出口也没有入口,总坛距离竹林大约有四分之一条的万里长城那么远!

 

----------------------------------------------------------------------------------
《鸽子园》第一回  金鹰雷鸟上官龙

大:太平天下,金鹰到!
传:大人,金鹰已到。
鹰:坛主英明。
花:@#@#@%$%#@
传:景泰年间,金鹰先后接得重要情报,屡立大功。包括浙江省沿岸窝寇入侵,非法走私太监自宫麻醉剂,万陀螺华,非法酿制壮阳酒,虎骨木耳,大破江西公公私斗同性恋秘籍。金鹰,大人为赏你以上功绩,先赐宫女凌环大舞步,以示鼓励。(拍掌声!)宫女侍候!
甲:宫女……
传:好……好……
鹰:谢大人赏赐!
花:@#@#@%$%#@
传:金鹰,坛主另外表扬你私下苦练金鹰神腿之努力,特设(拍掌声!)宫女两个以及宫女手上金链两条,以示加许。
众:哗……哗……
鹰:大人,大人,在下尽忠职守,为组织服务,只求天下太平,不求功名利禄,况且小人宗正,早已全倾于双腿之上,宫女之礼,只会担误金鹰神腿之发展啊!
花:@#@#@%$%#@
传:金鹰,大人说,既然如此,更要你收下金条不可,系于双腿有助跑山,加速腿部根肌发展,并祝你早日练成金鹰神腿。
鹰:大人果然英明,微臣愚昧。万料不着,金条原来别有所用,高见高见!
传:高见,大人高见!
众:好……好……(众人拍掌)
鹰:大人,微臣先谢大人金条之赏,而小人另有愚见。因近日屡于竹林之内练功,所有竹树几乎给微臣全踢断,害得竹林主人难以糊口,正想何不将两名宫女转赠,以示补偿呢?
花:@#@$%&
传:金鹰,大人念你练功之余常存良知善心,经一番考虑之下,决定准许宫女之转赠。
鹰:谢大人,微臣告退。
传:站住!金膺,临别前,大人要求一睹你练功之果,现命令你展示小腿肌肉啊!
鹰:小人遵命!
众:哗……哗……

 

旁:我当时亲眼见到这个的情形,看到金鹰啊,只是将裤脚稍为褶起。哗﹗将他小腿肌肉运劲,突然大海就出现轻微的海啸,然后他一腿指向天,立刻行雷闪电,落起大雨,致于他的小腿,由于当时我站在他隔壁,我看得好清楚,无论肌肉的发达和线条的韵律都堪称完美,不过完美还完美,还差一点点,差点什么?哈!就是差点什么,就是少了点毛发。

 

花:@#@$%&
传:大人担忧,因何金鹰神腿毛发渐稀呢。
鹰:大人,毛发会跟气流产生风阻,影响速度,因而剃掉,多一根毛,慢跑一秒,一秒之缓,值国家兴亡,此为蝴蝶效应啊!
花:@#@$%&
传:嗯,大人早已知道原因,亦深表恩惠,并吩咐继续替组织打探更多密报,早日还我河山。
众:还我河山……还我河山……还我河山……还我河山……
鹰:小人定必尽力而为,小人先告退!
传:退坛!
大:退坛,太平天下!

 

旁:这段就是金鹰在太平天下最光辉的日子。他之所以受坛主重用,而屡立佳绩,是因为他实在太快,然后四方八面的情报都给他第一时间跑完回来,江湖第一跑腿的称号绝对是名副其实,非他莫属的。但是就算金鹰跑得有多快,都快不过一只动物,一只会飞的动物,就在金鹰最光辉的时间,江湖入面出现了一只巨型的信鸽,每日高速的在树林穿梭。(鸟鸣声)呐,我相信,这信鸽的样子很少人亲眼见过,因为它实在太快了,它比金鹰还要快,最高速飞行的时候,根本是和隐形没什么分别!

 

甲:咦,你觉不觉得有东西飞过啊?
乙:没有啊!大风而已。喂,留心点啦,继续捉棋,来,捉捉捉捉。
甲:吓,你又觉不觉得有东西飞过啊?
乙:吓,好像是哦!

旁:唉,当然不是什么天外飞仙,其实它是一只信鸽,而养这信鸽的人正是天下第一才子─上官龙。


----------------------------------------------------------------------------------
谢幕后序
----------------------------------------------------------------------------------


龙:传说中种种恩恩怨怨,今日江湖了断。

--第一回完—

 

備註:如非譯者同意, 切勿轉載, 如有違者, 將保留任何追究的權利, 請知悉, 謝謝.

[ 本帖最后由 lazying 于 2009-3-1 12:55 编辑 ]
已有 1 人评分金coin 收起 理由
小鱼 + 20 精品文章

总评分: 金coin + 2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09-2-23 00:47:56 |显示全部楼层

《鴿子園》第二回 太平天下花千樹 (小不点 譯)

----------------------------------------------------------------------------------
前序
----------------------------------------------------------------------------------


旁:在我服務組織其間,都看見不少人大起大落。其中一個是我們太平天下的第一跑腿金鷹,金鷹是以快腿見稱,眨下眼就可以跑過對面那座山了。不過,他只不過是屬於地上,而在天上出現了一隻快如風、疾如電的信鴿,而養這鴿的人正是江湖第一才子 ─ 上官龍。


龍:雷鳥辛苦了,這次張姑娘,有什麼話要跟我講的。
張:(信)春欲去,如夢一瓶空水,牆裏秋天笑語,花飛聊亂樹。
龍:好句,好句……張姑娘今次用對比反襯法,歎息春之情,技藝又比之前高了一層。待我儘快刻出續句,不枉美人一番心血。


旁:上官龍除了飽讀詩書,更有一門家傳的絕學 ─ 微雕。那何為微雕?微雕即是在一顆白米或者在一條頭髮上寫上字的。現在上官龍正處於巔峰其間,可以在不消兩更的時間就在白米上刻出一副完整的中國地圖,可以說得上是丈心獨運,偉為其觀。


龍:無計可留春處,只有斷腸詩句,萬種霄雲多寄語,斜陽天外雪。雷鳥,又要勞煩你替我,送這顆米給雪兒,你沿途小心,早去早回。


旁:說到這只雷鳥,其實就是上官龍用來飛鴿傳書的一隻信鴿。自從有一次,它偷食了上官龍刻有詩句的白米粒後,就變成了一隻懂人性,記憶力特強的信鴿。而這只信鴿最本事者,可以記下二百個位址,而辨別方向之本能,更為同類之冠,它同時還可以背著十斤重的信物,速度之快,可以直迫閃電行雷。不過暫時雷鳥飛來飛去的,都是由上官龍的家,飛到去一個不知那裏好遠的地方,然後每日為的,都是維繫著一段分隔兩地的感情。


張:春欲去,如夢一瓶空水,牆裏秋天笑語……
龍:…只有斷腸詩句,萬種消雲多寄語……


旁:跟上官龍交信之友,就是一名叫張雪的癡情的女子。其實他們兩個從來都沒有見過面的,都是一次因為上官龍詩意正濃時,將雕了詩句的米,綁在雷鳥的腳上,而雷鳥又誤飛誤闖就飛到一個地方,被一個張雪的女子發現了,然後張雪又回信,就如此類推,上官龍和張雪就是這樣開始了,不竟他們兩個都是江湖入面其中兩個的寂寞人。


龍:雖然雷鳥可以帶我去見你,但是既我心中有你,你心中有我,人生若昐早相見,無會又如何?這句寫得好,雷鳥麻煩你送這顆米,去張姑娘那裏。彩撰已寄,望神鷹安渡黃河。


旁:說到雷鳥這個名是張雪同它改的,因為張雪驚歎它快得信雷不及掩耳,因而就叫它雷烏。而每一日,上官龍就將自己的心中字句,刻在一顆白米之上,交給雷鳥,然後飛到去好遠的地方,當然這個地方在那裏連上官龍自己都不知道。轉眼間雷鳥已經飛到張雪的茶葉園,照推斷茶葉園同上官龍的家,距離是相當之遠的。為什麼呢?因為一邊是熱天,而另一邊就是冬天喔!好了,現在又說回張雪,張雪就是經營茶葉生意的,所以她每次給上官龍的回信,都一定有一個小竹簍,而小竹簍入面一定是放了一些名貴的茶葉的。


張:一點點楊花雪,一片片御前芨。
龍:用詞清間,意景飄然,好句,好句。
張:漸西衡日忍,萬良清絕。
龍:張姑娘的茶,聞下清香,入口甘甜,真是好茶好茶。


旁:雷鳥就是這樣促成了兩個人深厚的情感,好快便由於過山谷,河川,峭僻,但是速到太快便有太快的代價。就在這次回家的途中,雷鳥不幸撞到我們組織的馬匹。當時我記得雷鳥因為飛得太快,而我們組織的人還以為佢是傳說中的天外飛仙呢!


A君:什麼事?什麼東西飛過?
B君:哇,天外飛仙啊!
A君:馬,那只馬,啊,只剩下一隻眼!


旁:就這樣,上官龍那只雷鳥就撞倒了這個秘密組織的頭馬,當時我並不在場,但是根據在場的人講,我們組織那一匹馬被雷鳥一撞之後,當場粉身碎骨,整只馬變成肉醬一樣,血肉模糊。剩下一隻馬眼在地上顫嚇顫嚇。至於撞死這只馬的雷鳥,當然是不顧而去!不過,幸好它有一個負責任的主人,上官龍!


龍:咦,雷鳥,驚見你嘴角有血印,不是遇上什麼意外了吧?嗯?是馬血的味道,莫非你有意外撞上馬匹?沒大礙吧!痛嗎?咦?這種血是新疆品種的良駒啊!此地怎麼可能有新疆馬呢?雷鳥,你快點帶我去意外地點去看。


旁:當時雷鳥用爪一爪住上官龍的肩膀,然後又同上官龍以極速,飛到撞死馬的案發現場。與此同時,太平天下的組織成員誤以為雷鳥就是天外飛仙。便速速回到巢穴稟告壇主了。


壇主:@#@@#@@
手下A:千真萬確,大人!天外飛仙殺死馬兒之後,便已極速逃走了,並頓時消失了!
手下B:沒錯啊,太平天下頭馬現在只剩下一隻眼了,還流著眼淚啊!
傳:胡說八道!世間上哪有天外飛仙之等異端啊?以大人的判斷,想必你已經暗地轉投另一秘密組織。以本壇法例,背叛者,斬首處死,來人,狗頭閘伺候!
手下A:冤枉,冤枉啊大人!
手下B:狗頭閘!
龍:停手!


旁:就在這個緊急關頭,雷鳥就憑佢超靈敏嗅覺同埋記憶力將上官龍帶到太平天下的總壇了。


-------------------------------------------------------------------------------


《鴿子園》第二回  太平天下花千樹
龍:停手!
手下:有稀客到!太平天下!
傳:能夠擅自闖入本壇洞穴的人?而又不是本會會員,必定是世外高手,還是走錯路撞入來咋的,朋友?
龍:在下姓上官,單字一個龍。
傳:上官龍?
龍:正是在下。
傳:沒聽說過。
龍:在下於附近居住三年,從未目睹新疆的良駒。而很幼時,亦曾自養新疆駿馬一匹,後因流感而亡。因此,剛才目睹馬師,突然勾起了在下兒時經歷的悲傷。正是今夜空對野草,方知馬兒好。唉,只為鴿兒無眼,錯殺貴壇良駒,剛才一時感觸之下,俯身一紮野草,隨即微刻上,唐朝駿馬堂,吾等絕作,望能禰補貴壇失馬之痛,眾等殺生之罪。
傳:切,什麼都看不到。把這樣的爛草給我,又有何用?
壇主:@#@#@@#%$&&
傳:言下之意,莫非馬兒為你所殺?
龍:非也,是在下的信鴿,雷鳥。因府中太急招來,亦絕非什麼天外飛仙。
壇主:#@雷鳥?@#@@#麼@#@#$#哼
傳:信鴿?區區白鴿一頭,又何來殺馬之力啊?
龍:吾等之信鴿,雷鳥,並非一般之信鴿,它體型龐大,展起翅來,足有一丈之長,因此,高速飛來,殺傷力之大,非一般人所能想像的。
壇主:@##$&
傳:是!大人現在想一睹雷鳥之厲害,有沒有辦法,現其真身,以示真偽啊?
龍:此鳥乃性情中鳥,情緒難以揣測,但可姑且一試的。
旁:雷鳥不消半瞬間,便飛到上官龍的肩膀了!
眾:哇~那麼快,看不到,什麼看不到!
傳:果真是迅雷不及掩耳啊!
龍;迅雷不及掩耳,如音鳥鳥,這正是此鴿之名字,雷鳥之由來。
壇主:@#$%&%#@#$用啊#$%#%&
傳:果然是天下奇鴿啊!大人想再一試此鴿之才能,如果要它飛往西湖,活捉鮮魚一條,不知道需時多久?
龍:恕吾等自誇,此鳥入水能遊,出水能飛,區區一條鮮魚,絕對難不倒它的。那麼大人想要什麼魚呢?
傳:唔,石斑!
龍:石斑?西湖又何來深水石斑呢?
傳:是喔,總之就一條魚啦!
旁:呐,就在這個時候,上官龍在雷鳥耳邊,融融細語之後,雷鳥就轉眼間消失在我們面前了。而親眼看見這件事的人就只有兩三個,而我呢,就認識這其中三個裏的其中一個,呐,他很肯定這樣說給我知哦,當日上官龍在雷鳥耳邊說了幾句鳥語之後,雷鳥就飛走了。所以我們都一直以為,雷鳥是會聽人話的。
龍:雷鳥,那拜託你了!
眾:哇~
壇主:@#$$@&%
傳:是,是。上官大俠,與此等待期間,不妨來點酒菜,大人可以為閣下立即安排宮女歌舞表演。(拍手) 宮女!
(鳥已回,展翅的聲音)
眾:哇~


旁:呐!說時遲,那時快。雷鳥已經完成了任務。到底飛到多遠而捉到這條魚呢,就沒有人知。但是雷鳥的確是咬著一條北極的鮮魚回來。


龍:呵呵呵,比我想像中還要快。
傳:嚇,果真所言非虛啊!咦,雷鳥因何嘔吐呢?
龍:不要緊,不要緊,吾等鴿兒吃齋,遇到海鮮,偶爾也會敏感而嘔吐的。呵
壇主:#@呵呵呵@#有趣#有趣@@##$&%$#@
傳:嚇,大人開金口?大人開金口啊!
大:大人開金口!
壇主:#@$此鳥@@#@$有趣#本壇@@#&徵用#@$@情報##%$,意下如何啊?
龍:言下之意,大人希望借在下之鳥,作收集情報之用?
傳:啊,你竟然能聽懂大人之文法?
龍:大人聰明,將重要的詞語放在適當的地方上面。即不浪費辭彙,亦能顯大人之威風。實在尊重我國詩詞文化。處處留白之美,實源至我國山水畫之美學也。
傳:好!大人高明!
壇主:#@$#$$&%#@$#$
龍:倭墮低梳髻,連娟細掃眉。
傳:哈哈,好句!好句!來人!將鮮魚清蒸招待上官大俠!哇,這麼大一條吃都吃不完啦!
龍:在下同大人實在有緣,恕在下大膽問一句,壇主高姓大名啊?
壇主:花$$#%%千%$##$樹$#@$%
龍:花千樹?好名!好名!
傳:好名!


旁:就是這樣,壇主花千樹就這樣跟上官龍結成好友,壇主也偶爾借用雷鳥作為收集緊急情報之用,至於天下第一跑腿金鷹的命運,會否被那匹雷鳥撞死的馬一樣被大家漸漸遺忘呢?哎,生命裏面是有好多不奇然的碰撞。有輕微,又有激烈。這次鳥撞上馬,再沒想到會變成鷹撞上龍啊。金鷹同上官龍就是因為這一次的碰撞而結下不解的情仇。都只是一個跑得快,一個就飛得快。


-------------------------------------------------------------------------------
謝幕後序
-------------------------------------------------------------------------------


龍:傳說中種種恩恩怨怨,今日江湖了斷。


—第二回完—

 

備註:如非譯者同意, 切勿轉載, 如有違者, 將保留任何追究的權利, 請知悉, 謝謝.

[ 本帖最后由 lazying 于 2009-3-1 12:58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09-2-23 00:51:29 |显示全部楼层

《鴿子園》第三回 惺惺相惜龍鳥鷹 (小不点 譯)

-------------------------------------------------------------------------------
前序
-------------------------------------------------------------------------------


旁:各位,上回講到太平天下的壇主花千樹同上官龍因為一宗雷鳥撞死馬匹的意外而相識,並結為好友,而雷鳥的驚人才能也深受花千樹的賞識,偶然被太平天下借用咗收集緊急情報。這一刻太平天下正因為這件事招開四人秘密會議啦。雖然我當時不在場,但是後來有人說給我聽,原來他們正在裏面討論著雷鳥同金鷹的問題呢。


花千樹:@#&金鷹#@%$快#@$#雷鳥#@@#更快,@#@#$#雷鳥#@##$%緊
傳:大人言下之意就是以後每有緊急情報就先用雷鳥,次等的任務就改給金鷹去負責是嗎?
花千樹:耶~
開會者:但是大人,雷鳥只是一隻信鴿,不通人語,又怎能回報秘密資料呢?
花千樹:雷鳥@#@#$上官龍#@%$#@友好@#@
傳:大人果然高明。
開會者:恕卑職愚昧,丞,真是不明白啊。
傳:大膽,大人的話是故意不讓你明白,如果你明白,你就座到我的位啦。大人剛才說,雷鳥的呀呀鳥語只有上官龍聽得明白,所以大人只要繼續跟毫無居心的上官龍做朋友,不就可以知道情報的內容了。
開會者:呵呵呵,大人果然深謀遠慮。雷鳥的話只有上官龍聽得懂,就連大人的話只有你才能明白。哇,這個配搭真是妙啊,妙啊!哈哈!哈哈哈!
花千樹:哈~
傳:言下之意,你就是說大人是個信鴿了哦?
開會者:呃,大人,俾職該死,啊,俾職並非此意啊!大人!
花千樹:(怒) Hmm@#@@#,斬!~
傳:這句你明白吧?以本壇法列, 侮辱本壇者,一律斬首處死。人來,狗頭閘侍候。
開會者:不,大人,不要啊!大人~
傳:你自己剛剛才說,俾職該死的。
斬頭~


旁:就是這樣,太平天下又死了一個成員了。唉,在組織裏面說話真的要相當小心,只是說錯一句而已,就會惹來殺身之禍了。就好像秘密會議這件事,我也是很多年後才知道的。而在這個會議的進行同時,在另一邊廂,上官龍就站在一條小橋的上面,正想和張雪分享最近的遭遇。


龍:雷鳥,又要麻煩你替我,送這顆米給雪兒了。你沿途小心,早去早回!


旁:很快地,雷鳥又飛過熟悉的竹林,熟悉的山溪,熟悉的河川和迢僻,飛到張雪的茶葉園了。


工:咦,大小姐,又有情信啊?
雪:那裏是情信呢?普通信而已嘛!
工:普通信?看你呀,臉都紅完了。看來一點也不普通哦!
雪:不是,我有個很叻的朋友,終於受到重用,我替他高興而已。
工:那麼好啊?那麼就要約他出來,見個面,慶祝下才可以了。
雪:見面?我不知他住在那裏的!他…他…他。。住得好遠的。如果不是就不必用信鴿通信了。
工:那麼,我要采些最好的茶葉,讓你寄給他了。


旁:就在此時,我們的天下第一跑腿金鷹,還不知壇主花千樹已經聘用雷鳥,慢慢取代他的工作。他還懵然不知,真的以為太平天下,一點緊急事情都不需要收集。唉,唯有奇情與雙腳,不停的練跑,以鍛煉金鷹神腿。
(練習的聲效)

旁:其實金鷹一個人練跑,有時也是很悶的。想找人聊天,但是江湖裏面,很多過客,見他踢斷竹樹的情景,都怕了他,那會和他說話呢?在這個時期,他就剛剛跑到河邊,看見橋上站著一個人。他很想上前和這個人聊聊天。


鷹:老兄,老兄
龍:哦
鷹:今天天色正好,見君於橋上獨憔悴,看似心事重重的。
龍:非也,非也,剛才在下在橋上作詩,現在只是在等著一隻信鴿歸來而已。
鷹:哦~
龍:咦,看英雄你漢流夾背,我想一定是英雄,練功期間,稍作休息了。
鷹:呵~正是,正是!剛才君說作詩,莫非閣下是位詩人?
龍:閑來作詩,自家興趣罷了。詩人之稱,當不上,當不上。見英雄您,腳根粗壯,想必腿下功夫甚為了得。
鷹:呵,當不上,當不上。在下只是某民間組織的跑腿,閑來練功,只是為了強身健體,並非什麼武林高手的。
龍:跑腿?
鷹:嗯
龍:莫非英雄是情報收集員?
鷹:哦
龍:借問英雄一聲,你是屬於那個組織的?
鷹:呃~恕在下不便透露,要知道,民間組織江湖上多得是,而各組織都是以當今腐壞政權而起的,站於同一火線的。
龍:嗯,認同,認同!在下亦都是,剛剛受到某秘密組織的聘用,說起來,我們是自己人哦!
鷹:哦?閣下亦都是情報收集員啊?
龍:說來話長,實則,是在下的信鴿,才是真正的情報收集員。
鷹:哦
龍:在下只是一個普通的書生罷了。咦,一說曹操,曹操就到了。
鷹:哇,閣下的信鴿,好壯健哦!
龍:此乃在下的信鴿,雷鳥。
鷹:雷鳥~
龍:在下姓上官,單字一個龍,未請教。
鷹:在下金鷹,有禮,有禮~
龍:有禮,有禮
鷹:既然和上官兄有緣結識,何不到茶樓一聚,我請客,反正我有時間。
龍:金鷹兄,你真是太客氣了。
鷹:呵呵~
龍:既然如此,在下也好久未曾暢談國家大事了。請
鷹:請
龍:(話在心中)初見金鷹,已知此君並非池中物。雙腿凝聚之力,微微從橋底,傳至我身。當今江湖上,已經很少出現,如此的高手。不被朝廷之利慾薰心,而選擇民間勢力加以效忠,實是難得。
鷹:(話在心中) 初見上官龍,其書卷氣直逼眉心。再見其鴿 ─ 雷鳥,已知其主人定是世間奇才,才可以養出此等絕鴿。唉,當今國家腐敗,實在需要多幾位元元元這些這樣的人來救贖的。
(茶樓吵雜聲)
鷹:小二~
二:是,來!
鷹:兩碗羊肉湯麵,再過來四兩白乾
龍:店小二,這位兄台要白乾,我要茶便可了。有沒有雨前龍井啊?
二:雨前龍井?這裏沒有喔!
龍:這樣算了吧!普通茶可以了。
鷹:哦,原來上官兄是好茶的?
龍:是啊,我有茶癮的。
鷹:呵呵呵,啊,上官兄啊,恕在下多言了,以在下跑腿多年的經驗,洞悉了一套真理。人,還需要靠自己的本領,若單靠牲口之力,又…又何來保障呢?
龍:金鷹兄,你有所不知了。此雷鳥並非普通牲口。
鷹:哦?
龍:自從它吞下,我刻有嶽飛的《滿江紅》詩句白米粒之後,就神奇的能哭能笑,甚懂人性了。
鷹:哦﹗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
龍: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鷹: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龍:待重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齊):哈哈………
龍:正是岳飛的滿江紅也
鷹:唉,上官兄,剛才說刻有詩句的白米粒,莫非,上官兄是精于微雕?
龍:這只是在下,閒時的小玩意罷了。天下大亂,唯有寄情於微物,又豈能和金鷹兄練功的壯志相比呢?
鷹:我倆一剛一柔,以後就攜手救國。
龍: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齊):哈哈………
鳥鳴~
鷹:咦,看來雷鳥真是滿懷信心,和我爭一日的長短哦!
龍:依我說,是爭一鳥之長短才真。
(齊):哈哈………


旁:呐,就是這樣,金鷹,上官龍和雷鳥都成為要好的朋友了。但是,世事往往就太多巧合了。他們都還沒發現,原來大家都是同效力於一個秘密的組織。唉,正所謂,一山不能藏二虎,一個組織又豈能容下兩隻快鳥呢?


-------------------------------------------------------------------------------
謝幕後序
-------------------------------------------------------------------------------


預告:
鷹:既然我倆都是孤家寡人,不如這樣,相約於明晚市集遊玩了…
龍:在下正是和姑娘通信一截的上官龍了…
雪:啊,真是你啊?…
龍:明查暗訪,正是我最嚮往的生活。。
鷹:恕我唐突,你說你的雷鳥飛得快啊,還是我雙腿跑得快呢…
捕:這麼大只鳥,我都還沒捉到過,好,看你快,還是我快…


-------------------------------------------------------------------------------


龍:傳說中種種恩恩怨怨,今日江湖了斷。


---第三回完---


 

所有內容,如非譯者同意, 切勿轉載, 如有違者, 將保留任何追究的權利, 請知悉, 謝謝.

[ 本帖最后由 lazying 于 2009-3-1 13:01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1 12:03:27 |显示全部楼层
老豆辛苦了啊! 搬家很累吧? 孩子來給你捏捏!:<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1 12:22:50 |显示全部楼层
lazying加油啊!:<33>
在心里从此永远有个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09-3-1 13:04:23 |显示全部楼层

《鴿子園》第四回 名茶暗房慢花燈 (小不点 譯)

----------------------------------------------------------------------------------
前序
----------------------------------------------------------------------------------


旁:呐,各位,上回說到,天下第一跑腿金鷹,和第一才子上官龍,在小橋相遇之後,還結為好友,而且惺惺相惜,但是倆人都未知道,原來大家正在同一個組織效力,而這個組織就是太平天下了。


鷹:哈哈哈哈哈,上官兄,想不到你滴酒不沾唇啵!難道你寫詩作畫,都不需要酒精來啟發靈感的嗎?呐,好像李白啊,蘇東坡啊…
龍:作山水畫的時候,我偶爾都會飲一兩口酒的,但不僅酒精害人。金鷹兄,你練功虛耗不少,難道不怕酒精影響你的身體嗎?
鷹:哦,是這樣的,早前,我屢立功績,我壇壇主賜我,太極乾坤丹,鎖緊我下半身筋脈,酒精是無法走進我下半身的血管,不會影響我一身神腿的。
龍:哦,原來如此。
鷹:是
龍:未知該壇壇主是何許人也?
鷹:欸…這個就恕在下不方便透露了,你知的,不過是秘密組織。
龍:是的,是的…
鷹:啊,上官兄,剛才你提到名茶 ─ 雨前龍井,莫非就是上官兄你的至愛之茶種?
龍:唔,正是。「明茶暗房」,正是我最嚮往的生活。
鷹:欸…明察暗訪就當然是作為一個情報收集員的基本動作了,那,但是又和茶有什麼關係呢?
龍:哦,名茶,指的是,有名的茶葉,就好像雨前龍井。暗房實際是形容在下在山下的居所,在下最享受的就是作畫之後,在暗房裏品嘗名茶之為名茶暗房。(釋:名茶暗房和明查暗訪在粵語乃完全同音也。)
鷹:咦,果然是第一才子,好一句詩情畫意。
龍:金鷹兄,你過獎,過獎了。
鷹:啊,哈哈哈哈哈哈…


旁:雖然上官龍和金鷹都是為對方效力的秘密組織而好奇,但基於友情是於無形間建立,兩人也沒再為對方的組織過問半句了,也沒有明察暗訪,怕傷害友誼嘛!這一邊廂,上官龍正在他的暗房,品嘗張雪寄來的名茶,同時也慢慢品嘗張雪的一字一句了。


雪:上官兄,奉上最後一盞雨前龍井,因為此茶每年只一摘,存量不多,請好好珍惜。張雪字。
龍:欸…張姑娘一聲好好珍惜,莫非另有涵義?張姑娘的名茶果然是天下第一,但是文采,這兩句暗語,又怎麼能逃得出我的雙眼呢?唉,兩情若是久長時,又何需急於相見呢?


旁:呐,話就是那樣說,但是人總會有寂寞的時候的。每當上官龍見到有茶葉園呢,亦都忍不住走上前,透露心底愛慕之意了。


龍:借問聲,這裏是一個茶葉園嗎?
甲:是,是啊,兄台。
龍:那麼請問,有沒有一個叫做張雪姑娘在這裏工作呢?
甲:嚇?這裏是陳家茶葉園來的哦!
龍:哦,那真是對不起了,我想我找錯地方了。欸…欸…借問一聲,附近有沒有姓張的?
甲:不理你了。
乙:…放這而吧…
雪:請問一下,兄台,這裏是不是米鋪啊?
乙:哇,你有眼看的啊,大姑娘。難道買山雞嗎?怎麼樣?要什麼?
雪:請問,有沒有以為公子,經常來這裏買一些特別的米,要來作微雕之用呢?
乙:雕什麼啊,沒有啊!不是買東西便走遠一點吧!
龍:請問閣下,是不是張雪姑娘啊?
雪:莫非公子真是…正是…
龍:在下正是和姑娘通信一載的上官龍了。
雪:啊…真是你啊…上…上官兄
龍:張姑娘,我們終於可以見面了。
雪:咦,未見雷鳥兄的?
龍:哦,雷鳥正在家中修養。
雪:(偷笑) 雷鳥真識時務。
龍:張姑娘的意思是…
雪:哦,沒有,上官兄,今天有緣相遇,何不找個清靜地,暢所欲言,不僅跟你未曾一見,卻是瞭解極深。上官兄,未知小妹的形像跟你心目中的形像有何出入呢?
龍:張姑娘,真人如其名,潔白如雪花,透著微微之紅。曾遠比我想像中的張姑娘更見漂亮動人。
雪:上官兄,你更加真是討人歡喜,實情上官兄你才高八斗,高大威猛,一撇小鬍子,更顯官才情揚日,實如一火青竹般,處處流露秀氣。
龍:呵…青竹之算未免太過獎了。張姑娘,不如我們坐下慢慢說。請!
雪:正好剛備有雨前龍井在身,請!
龍:咦,張姑娘,竟然隨身帶備有雨前龍井啊!
雪:哦…以備無患,隨時跟上官兄通信,既已見面,不談也罷。請!
龍:請!


旁:呐,不用說,幻想當然是完美了。張雪幻想中的上官龍,如青竹般秀氣揚日,你說諷刺不諷刺了?呐,說到另一邊廂了,勤於練功的金鷹呢,已進展到一腳就可以把竹樹踢斷。原音很簡單,因為他實在太閑了。原先的任務都已經被雷鳥取代了。當然,他依然都被蒙在鼓裏啦。


鷹:唉,時間真是難過啊!再這樣踢下去,也不是辦法的。


----------------------------------------------------------------------------------


《鴿子園》 第四回 名茶暗房慢花燈


旁:呐,各位,農曆新年啊,是中國人的大節日。所以每當新年的前後,江湖都會稍微的平靜的。我們的組織太平天下因為放假的關係,暫時都沒有工作給金鷹和雷鳥。在這個時候,江湖突然間就很清靜,而金鷹就突然感到很寂寞!在深宵時分,他已經約了他的好朋友上官龍,在他們初相識的小橋上一聚。


龍:金鷹兄,近日江湖難得一片清靜,你何不找個侶伴,以解你處處心事呢?
鷹:唉,上官龍兄,你有所不知了。世間少女雖然多得是,但是最近我金鷹神腿已經接近練成。那些姑娘見我踢斷竹樹的情景,當然生畏。就算是肯接近,都嫌在下腳步太快,很快就走脫了。唉,啊,跟上官兄相處了一段日子,亦都未見上官兄有女相伴。以上官兄的條件,要找個伴,應該是相當容易的。
龍:欸…哈哈…或者,他們嫌我沉悶,終日浸吟於琴棋書畫。
鷹:是不是啊?
龍:其實,我有雷鳥相伴,亦都不愁寂寞。不竟此鳥略懂人語,亦都可以替我解憂的。
鷹:呵呵…啊,差點不記得了,上次上官兄提及愛茶雨前龍井。在下已經派人暗中搜購了一小批,現在送上以念我倆之友誼的。
龍:金鷹兄,這些茶葉千金難買的,借問一聲,你是在什麼地方買到的?
鷹:哦,這個是我吩咐我手下辦妥的,那麼詳細情況,我真的不太清楚哦。聽聞是在另一個鎮的市集喔。
龍:市集啊?不是茶葉園?
鷹:不是,不是,不是茶葉園。有問題啊?
龍:哦,沒沒沒。那麼先多謝金鷹兄你一番好意。在下應該如何報答呢?
鷹:小小意思,上官龍何須回禮啊?
龍:要的,要的。不知金鷹兄,你喜歡些什麼呢?
鷹:先等我想一下。
龍:你儘管說
鷹:啊,明日是正月十五,乃每年一度的元宵佳節,市集定有彩燈大會。既然我倆都是孤家寡人,不如這樣了,相約明晚在市集遊玩了。
龍:哦…明白…明白…哦…好啊,那就明天見吧!
鷹:明天見。


旁:元宵佳節,對女子來說,當然比農曆年更為重要啦!張雪啊,亦都忍不住放下她少女的矜持,寫信給上官龍啵!


雪:明日元宵佳節,未知上官兄有何節目?
旁:呐,在這個時候,雷鳥又以高速飛過樹林和山谷。在這個時候,森林裏面突然有個神秘人經過,連我也不知他真正的身份,但是就只知他捉小鳥很強,並自稱為捕鳥人喔!
捕:咦,這只小鳥好快,這麼快的鳥,我也沒有見過。好,看你快還是我快。


旁:呐,雷鳥一時不小心,避不過捕鳥人的伸縮捕鳥網!亦都從來沒有試過有那麼重的工作量,亦可能是疲倦,警覺性急降啦,被捕鳥人擒獲了。


捕:哈,我那麼大個人都未見過那麼大只白鴿的。想不到第一次到中原,就有這樣的收穫。哈哈哈!


旁:呐,現在又說回上官龍了,等了那麼久,都等不到雷鳥歸來!


龍:今日元宵佳節,張姑娘為何還不回信呢?唉,我還約了金鷹兄去花燈大會的。


旁:唉,顫下眼,兩個時辰過了,還未見雷鳥回來。於是上官龍就赴約了,和金鷹就去了花燈大會了!


路人甲:啊,那邊的花燈很美啵!
眾女:是啊,是啊,不如我們去那邊看吧?
女:咦,那兩個人走的那麼快的?
龍:金鷹兄啊,你,你實在太快了。
鷹:上官兄,這個速度已經是我最慢的了!
龍:金鷹兄,不如,不如停下,我們看看花燈,猜猜謎先啦。
女:咦,那兩個大男人老狗看花燈,眼怨啊,真是!
龍:啊,金鷹兄,你看看這個燈,“入水能遊,出水能跳,背負千山,可行千里” 你認為那謎底是什麼呢?
鷹:欸…欸…上官兄啊,恕我啊,真是龜那樣蠢,我真是猜不到哦!
龍:呵呵,嘛就是烏龜咯!呵呵!
攤老闆:沒錯了,這兩位大俠,謎底就是烏龜了。欸!兩位大俠啊,見你們兩情相悅,此花燈就送給你們啦!
龍:多謝這位朋友,但是我們只是朋友,並非情侶啊!金鷹兄,這個彩燈,就當作回敬茶葉之禮。請兄台收下。咦,金鷹兄,你怎麼突然間,臉紅耳赤啊?
鷹:啊?沒有啊,花燈很熱啊!
龍:金鷹兄,你看那個花燈轉得多美,轉得多慢。唔,越慢就越美。慢,是一種藝術,是一種哲學。你知道嗎?烏龜之所以長命百歲,就是因為它慢。


旁:呢,正所謂說者無心,聽者就有意。在金鷹的字典裏面,從來不會出現一個慢字的。適逢最近又沒有公事纏身,百無聊賴,所以金鷹亦都時常胡思亂想。一聽見個慢字,就立刻臉色一沉了。


鷹:唔,上官兄的意思,是不是嫌棄我慢啊?
龍:在下並無此意。
鷹:恕我唐突,你說你的雷鳥飛得快啊,還是我雙腿跑得快呢?
龍:一個天,一個地,是各領風騷的,金鷹兄,你同意嗎?


-------------------------------------------------------------------------------
謝幕後序
-------------------------------------------------------------------------------


預告:
鷹:雷鳥?真的被人捉了?還給人當貨那樣買…
手下:壇主花千樹有急事求見…
鷹:急事?…
捕:小人捕鳥只是興趣,也不會拿來賣…
傳:壇主剛才回巢期間,遺失了腳上繡花鞋一隻,而命令你速往遠途尋鞋。
鷹:我金鷹,很少求人,希望大人你,捕鳥人,你可以放這只白鴿一條生路。
捕:我想我幫不到你了。


-------------------------------------------------------------------------------


龍:傳說中種種恩恩怨怨,今日江湖了斷。


---第四回完---

 

所有內容,如非譯者同意, 切勿轉載, 如有違者, 將保留任何追究的權利, 請知悉, 謝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榮譽版主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3-3 20:42:25 |显示全部楼层
;P 不好意思奖了钱才发现是小不点译的,回头再奖给小不点啦

爱艺术,不要爱艺术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4 14:53:05 |显示全部楼层
lazying管校核的,一样有付出的啦。lazying加油啊,我期待后面的呢。
在心里从此永远有个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09-3-9 15:32:58 |显示全部楼层
唔知係邊到可聽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09-3-22 20:06:00 |显示全部楼层

《鴿子園》第五回英雄謀略正類棋 (小不点 譯)

----------------------------------------------------------------------------------


前序:


----------------------------------------------------------------------------------


旁:上回說到,上官龍的那只雷鳥,在一次送信過程中,因為魯莽迢送,給一個神秘的捕鳥人擒獲了,在這裏不得不解釋下,名振江湖的雷鳥,竟然被一個神秘的捕鳥人,很輕易那樣捉到,莫非雷鳥不是傳說中那麼神通廣大?還是捕鳥人技高一籌啊?正所謂一山還有一山高,一物就治一物,捕鳥人的確是對捕鳥有能人所不能的技能。但是捕鳥人對江湖上面的情報一向都沒興趣的啵!而且也不弟屬任何的幫派,真是正正直直的一個捕鳥的高手,一個自由人。所以曾經有過幫派重請他活捉雷鳥,但他都一一拒絕,他只不過是為了滿足自己,挑戰自己。而捕鳥人有樣東西很出名的,就是他全身都是鳥屎味,所以他沒什麼朋友,是人見到他,都被他那獨特的氣味嚇走了。呐,上官龍因為收不到張雪的來信,而跟金鷹兩支公,共渡了元宵佳節。在他們歸家的途中,他們又經過他們初相識的水橋啦!


龍:你實在走得太快了。不如在橋上面,稍作休息吧!
鷹:上官兄,恕我多言啦。今天見你真是好像心事重重般,又整夜未見雷鳥相伴,不是有什麼事吧?
龍:金鷹兄,你果然看穿在下的心事。今晨雷鳥出門之後,就一直沒有回來,我只是…只是有點擔心而已。
鷹:哦?以雷鳥的速度,一整天的時間,大可穿越大西洋,到現在都還沒回來…
龍:你說會不會,有什麼意外呢?
鷹:以雷鳥的壯健體魄,應該不會有什麼意外的。呵,我想它一定是在某一個樹林裏遇上故之樂而忘返而已。上官兄,你不必擔心哦!我保證,我保證雷鳥明早,明早一定早日回巢的。
龍:真的?
鷹:真的。看你的樣子都累了,不如先休息,好不好啊?
龍:唔。


旁:呐,說到上官龍那晚之所以能夠安而入睡,都是因為金鷹的一句安慰的話。相反,金鷹就整晚沒得睡了。因為他正為了這個好朋友,到處去打探雷鳥。兩個時辰之後,金鷹來到一個山洞,那個山洞是一個賊窩哦!賊頭兒是一名海盜叫做張大寶。金鷹每隔一陣子,就會去到這個山洞的了。主要的目的呢,就是為了收風。而這個山洞,只有在潮退的時候才可以進去的。當年我在太平天下效力的時候,便聽聞過了。這個山洞裏面,時常都會舉行競籌的。不過說明是海盜,裏面當然是一個局來的,只有蠢人才會參加而已。


張:好,今天第一件貨,是唐朝五彩大花瓶,低價是而是二十兩銀,在半個小時裏,潮漲之前,沒有人要就收回。開始競籌!
X君:切,幾個朝代之前的東西,怎麼值二十兩銀啊?
Y君:嘿,你都不識貨的。我出四十兩!
Z君:嘩,那麼我出五十兩了。不要和我爭啊!
W君:那…那…我出八十兩啊!
Y君:我出九十兩啊!
W君:哇,出手那麼闊綽的哦,我…一百兩!
張:好,一個花瓶,你的!後面給錢。下一件貨,元朝蒙古駿馬標本一隻,開價八十兩銀。開始競籌!
Y君:哇!什麼這麼把炮啊?
張:哈哈哈哈。。知不知這只馬死前吃了什麼啊?
Y君:什麼啊?難道吃了黃金珠寶咩?
張:差不多啦,是藏寶圖。
Y君:嚇?趁它胃液還未消化張藏寶圖,那就要快點買了。
Z君:我出一千兩。
X君:嘩,我出千五兩。
Y君:喂,你怎麼看啊?
W君:又是我,欸…
Y君:呐,你不要,我要的啦!
W君:慢著,那麼,好啦,千八兩啦!
眾人喧嘩~
張:好,成交!後面給錢。
W君:唉,次次都是我的?
張:哈,下一件貨。吳三桂引清兵入關的木柄。
A君:清兵?什麼來的?吳三桂是什麼人啊?這件東西是誰帶來的?
J君:是我,我是一個未來來的人。我可能穿梭時空,你們的朝代將會又有一個叫吳三桂的朝廷二五仔開關,放完那些滿州人進來,建立了清朝。信不信就由得你了。這個就是吳三桂用來開關的木柄,極具珍藏價值。
張:唉,為何每一個朝代都有一個神經佬說自己是未來來的?唉,不做你生意啊,那木柄哪有人買的呢?走啦!走啦!下一件!
J君:喂,我真的是未來來的哦!
張:下一件!哇,那麼臭的?老友,你的臭白鴿是嗎?唉,不理了,不理了,都快潮漲了,快手!快手!這件,臭白鴿一大只!
鷹:咦!雷鳥?真的被人捉了,還被人當貨般賣!
張:低價,五文錢!競籌開始!
鷹:我出一萬兩!
B君:嚇?這位大佬出手那麼重,一定是來搞事的了!
鷹:做什麼啊?沒有見過一萬倆啊?臭海盜!
B君:哇,你那麼大膽的?那麼大單交易。你要找個密旨出來慢慢談啊!這只臭白鴿,喂!誰帶來的?
捕:是,是小弟,捕鳥人,來自大西北,第一趟來中原就捉到這只大東西,這位兄台你出價那麼高,似乎別有內情般哦!
鷹:你不要和我說那麼多,我出一萬兩買這只東西,一手交錢,一手交鳥。
捕:小弟捕鳥只為興趣,也不會拿來賣,今天路過山洞只為避雨,我想我幫不到你了。
鷹:不賣?有沒有搞錯啊?可以不賣的?
張:喂,自由市場,你情我願,他是貨主啦,當然有權不賣給你的啦!
捕:況且,白鴿呢,一定有主人的,是嗎?莫非…老友你高姓大名啊?
鷹:在下金鷹。
捕:啊鷹?
鷹:唔!
捕:好啊!鷹即使和我同類啦!阿…鷹兄我有什麼可以幫到你的呢?
張:喂,兩位,你不是來拍賣的,就不要阻住地球轉,我還有很多寶物要拍賣的。
C君:就是啊!要談出去談啦!
張:不做你生意啊!
鷹:呐!東瀛倭寇你們聽過沒?
D君:什麼倭寇啊?
鷹:日本海盜啊!他們已經和朝廷勾結。收埋了四十兩黃金,在浙江西施彎懸崖的一棵樹下麵。
A君:四十兩黃金?
鷹:沒錯!
張:豈有此理,東瀛人真的想入侵我們中原?
鷹:唔!
張:還和我們爭生意?
鷹:唔!
張:兄弟,四十兩黃金夠吃一世啊!
眾:走啦!
張:走啦!
鷹:兄台,現在什麼人都走完了,不怕和你說。這只白鴿是屬於我一個好朋友的。
捕:我不知道你說真還是假的。
鷹:呐,我金鷹,很少求人的,希望大人你,啊,捕鳥人你能夠放這只白鴿一條生路。
捕:捉鳥是我的興趣,殺鳥並不是,況且我和鳥特別投契的。呐,金鷹兄,既然你都是鷹,就是鳥的一種啦!好,我就還回自由給這只白鴿了。
鷹:捕鳥人兄,在下非常感激。如果他日有事,我能夠幫忙的話,儘管開聲。啊,你幫我放這只白鴿回去以西兩裏的竹林裏面,到時我會在那裏等你,不見不散。
捕:好,一言為定啊!
鷹:好!潮漲了,那些水滿到上胸口了。
捕:是哦,那麼我不是飛不起?
鷹:我幫你啦!


旁:呐,金鷹駛出他的神腿功第七式,在水中不停將雙腿發動,有如摩噠的效應,然後捕鳥人人就站在金鷹的肩膀上面,雙腿滴水不漏,金鷹就是這樣將捕鳥人帶離了這個潮漲的賊窩山洞啦!


----------------------------------------------------------------------------------


《鴿子園》第五回 英雄謀略正類棋


旁:至於在茶葉園的張雪,因為等了兩天兩夜,都收不到上官龍對元宵佳節的回復,搞到她愁眉深鎖。


工:大小姐啊!你兩天兩夜都沒有睡過了。看看你啊,眼袋都現形了。
雪:雷鳥兩天都沒有回來,上官兄,很少那麼沒有交代的。
工:唉,你不要想些那樣的東西啦,來,快點去摘些茶葉啦,來啦!
雪:唉,算啦,還是工作了,去摘茶葉啦!


旁:另一邊的上官龍呢,一早便和金鷹在竹林捉像棋!


龍:正所謂,古今豪傑輩,謀略正類期。金鷹兄,由你先開棋吧!咦,金鷹兄,今天見你面容憔悴,似乎昨夜未眠!莫非你比我更加擔心雷鳥的下落?
鷹:呵~,怎麼會呢?清晨乃雀鳥覓食時期,依我估計呢,雷鳥正在歸途之中。
龍:哦?
鳥鳴~
鷹:一說曹操,曹操就到。
龍:雷鳥,你終於回來啦!我等了你好久了。來來來,你一定肚子餓了,先吃兩粒白米。


旁:這就是朋友了。金鷹徹夜未眠,只為好友上官龍尋覓失蹤的信鴿。他又怎麼知道,在很遠的地方,張雪同樣是徹夜未眠,在那等待同一只信鴿呢?


龍:(心語)咦,雷鳥腳上有封信喔,一定是張姑娘的來信。
龍:金鷹兄,你先開棋,我帶雷鳥到溪邊清潔,你看,它滿身都是污泥。
鷹:呵呵呵,沒問題,沒問題!難得雷鳥回到你身邊,應該好好的對待它才是的。你慢慢啦,我開著棋等你。
龍:唔!


旁:當然,上官龍那麼急都是因為連日來都沒有收到張雪的茶葉,幫雷鳥清洗都只不過是一個藉口來的。當將雷鳥帶到一邊,就立刻拆開雷鳥腳上的絲帶,然後打開信件!


張:(信) 明日元宵佳節,未知上官兄有何節目?
龍:唉,張姑娘,元宵已過了。唉,雷鳥,你怎麼會那麼大意呢?如今那麼重要的信件,姍姍來遲,你說我應該怎麼向張姑娘解釋呢?


旁:呐,正所謂,一子錯,滿盤皆落索,第一步棋是很重要的,呐,正在金鷹決定走第一步棋的時候…


手下:金鷹,壇主急事召見!
鷹:咦,壇主急見?但是我和朋友下著棋,可不可以等我朋友回來知會一聲才走啊?
手下:以你的神腿速度,你朋友回來之前,你都可以趕到回來啦!
鷹:好啦!
手下:(驚) 唯,真是那麼快?
大:金鷹到!
鷹:微臣金鷹已到,未知壇主有何吩咐?
花:##@$$###
傳:是!金鷹,壇主剛才回巢期間,遺失了腳上繡花鞋一隻,而命令你速往沿途尋鞋。
鷹:那麼急就是為了這件事啊?
傳:壇主說這只鞋對他很重要。立刻去啦!
鷹:這樣哦…
傳:莫非你敢違抗壇主?
鷹:微臣知道,定必速去速回!
花:#@%$#@
傳:壇主有令!急召上官龍與雷鳥!


旁:在這個時候,在竹林那邊,上官龍正為如何向張雪解釋而愁悵不已啦!


龍:也不知如何向張雪姑娘交代。先看看金鷹有什麼意見。咦,金鷹兄開了第一步棋,馬二進三,唔,是一個很怪的開棋方法。但是人呢?他去了哪兒呢?
手下:上官龍,雷鳥,壇主花千樹有急事求見!
龍:急事?行!你先等我走了這步棋!唔,可以走了。哎呀!


旁:上官龍在上馬之際,一不小心,碰跌了棋盤上的一隻棋。而那只棋,是一隻馬啵!呐,回想上官龍之所以結識我們壇主花千樹呢,都是源于他的雷鳥撞死了我們組織的一隻馬所致的。當時,上官龍的內心,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兆!究竟壇主急招是為了什麼事呢?


龍:做事要緊,雷鳥,立即飛過去總壇見壇主!朋友,我先走了!
手下:好,一路順風!
----------------------------------------------------------------------------------


謝幕後序


----------------------------------------------------------------------------------


預告:
傳:上官龍,本壇現頒佈三大重要任務於你,領旨…
鷹:當上了情報員那麼久,這次都算是最容易、最不驚險的一次任務…
鷹:剛才我壇壇主有急事要我辦…
龍:剛才我壇壇主亦都有要事找雷鳥辦…
龍:張姑娘,三日後辛時,泉峰瀑布一會,不見不散…
鷹:上官兄果然是老謀深算…


----------------------------------------------------------------------------------


龍:傳說中種種恩恩怨怨,今日江湖了斷。


---第五回完---


所有內容,如非譯者同意, 切勿轉載, 如有違者, 將保留任何追究的權利, 請知悉, 謝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09-3-22 20:09:15 |显示全部楼层

《鴿子園》第六回 初會斷腸大瀑布 (小不点 譯)

----------------------------------------------------------------------------------


前序:


----------------------------------------------------------------------------------


旁:在太平天下這個組織裏面,一向都是金鷹的天下。不過自從雷鳥出現之後,壇主就似乎有一個新的看法了。在他身邊最親密的人,曾經向我透露過,他說壇主最厲害就是玩權力了。那如果他喜歡你,就扶你上天,不喜歡的話,你想找到他都很艱難。那萬一他想一個人離開他呢,他永遠不會讓大家有難堪的局面出現的。他喜歡的方法呢,就是讓人知難而退。看來失勢的金鷹,似乎也難逃這劫了。金鷹被壇主急召,叫他去山邊找回回巢期間所掉的那對繡花鞋喔!呐,逢壇主叫人去找回那對繡花鞋呢,既是一個暗示了,叫他有那麼遠就走那麼遠那個意思。接著呢,壇主就急招上官龍和雷鳥回巢了!


大:上官龍、雷鳥到!太平天下!
傳;上官龍,本壇現頒佈三大重要任務于雷鳥,請接旨!其之一,大太監鄭和正準備出航遠征,現命雷鳥深入朝廷,偷取其路線圖。其之二,蘇六國王,早前到訪,於歸國期間病逝山東,現命雷鳥送上本壇至深慰問。其之三,端聞大夫李氏真,正編著本草網目,現命雷鳥速帶副本歸巢!三大任務,問雷鳥需時多久完成?
龍:快,在下敢言,以雷鳥之極速,大可以半天內完成。
花:
$#@@&%$&%$#@
傳:是!好,待雷鳥歸巢之後,再另頒五大任務,速去速回!退壇!
大:退壇!太平天下!


旁:壇主花千樹似乎已經認定雷鳥為第一情報員,取替了金鷹的位置!俗語都有說:「能用便不要浪費」,而一些次等的任務,就改由金鷹負責!而在這個時候,金鷹正趕著將這個繡花鞋送回太平天下的巢穴。


鷹:當上了情報員那麼久,這次都算是最容易、最不驚險的一次任務了。最近,真是天下太平,江湖真的平靜了很多!
傳:唔,金鷹,大人說你…這次你做得好!
鷹:呵~多謝大人讚賞!請問還有沒有一些更重要的任務呢?
傳:嗯,暫時未想到,退壇!
大:退壇~


旁:呐,金鷹很快又返回竹林了,繼續他和上官龍捉完那盤未捉完的棋啵!


龍:咦,金鷹兄,剛才突然間失蹤,你不是有什麼緊要的事吧?
鷹:哦,沒有,剛才我壇壇主有急事要我辦,我已經辦妥了。是了,不見了雷鳥的?
龍:剛才我壇壇主亦都有要事找雷鳥辦,它現在正在工作之中。
鷹:哦!
龍:金鷹兄,卒三進一,到你了。
鷹:咦,上官龍兄似乎看穿了我雙馬飲泉這個起馬局,單單卒仔一步看似攻,實是守。看來我都要轉一轉了。轉一個炮碾丹沙局,先擒他一兩車。炮二平五啊,上官兄。
龍:炮碾丹沙,竟然甘願犧牲一隻馬,來攻我一隻車。唔,破這一招的方法,唯有是用鐵門栓的殺法,來引他出象護帥。車一平三。
鷹:咦,上官兄果然是老謀深算,單單一步,就看穿了我的炮碾丹沙了。嗯,上官兄啊,我看來這一步呢,我需要少少時間去想下的。
龍:那樣對了,我也要敢去看一看雷鳥,看下它那邊的情形進展到如何的。
鷹:哦,要的,要的,公事要緊了嘛!請,我等你!
龍:請!


旁:唉,金鷹一句我等你,就足足等了三日三夜了,上官龍還未回來!上官龍實是太忙了,一方面,雷鳥的表現令到壇主好不讚歎,平均每日呢,都有不下於十個重要的任務,完全替代了金鷹的職務!但是雷鳥呢,亦都要送信給遠方的茶葉園的張雪以解釋上次元宵佳節的誤會。


工:大小姐,大小姐,不要睡了,起身啦!
雪:什麼事啊?
工:咦,做什麼你全身一大汗,額頭又那麼燙的呢?你是不是病啊?
雪:嚇?不知啊!什麼事啊?
工:那只鳥啊,那只鳥又來了!
雪:嚇!


----------------------------------------------------------------------------------


《鴿子園》第六回 初會斷腸大瀑布

旁:呐,又說回茶葉園的張雪了,因為她每日啊,都坐在窗臺等雷鳥的出現,唉,一時不小心就著涼,結果大病一場了。幸好,雷鳥最後都出現了,張雪的病就好像突然好了那樣。


工:咦,大小姐,做什麼你那麼開心啊?
雪:呵,他終於約我見面了。
龍:(信)張姑娘,三日後辛時泉峰瀑布一會,不見不散。


旁:嚇,不知是不是人累的時候就比較坦白,更加大膽。呐,上官龍今次一改以往的作風,竟然相約張雪在泉峰一見!可能他見張雪等他的回信太久,自己亦太忙,心中有點自責了。唉,唯有相約見面,以補償自己的疏忽。但是,在竹林同樣等了好一段日子的金鷹,他又會不會記得呢?


鷹:啊,終於被我想到,既然炮碾丹沙已經被破,唯有輾轉陣勢,改為白馬現蹄,用馬來鎮著你的車。


旁:重色輕友是天經地義的。經過三日三夜就很快來到上官龍和張雪見面的日子了。男女雙方,都顯得很緊張啵!各自站在瀑布的兩旁,見到大家模糊的身影。


雪:上官兄!上官兄!死了,不知是不是這邊呢?會不會去錯地方呢?上官兄!上官兄!
龍:張姑娘!張姑娘!為什麼不見張姑娘的?難道,難道她不想見我?難道我們的緣分只是停留在文字上面?
雪:上官兄!
龍:張姑娘!你在那裏啊?
雪:很開心啊,我第一次聽到你的聲音啊!
龍:即使有瀑布相隔,但是都不要緊的,三天的行程辛苦嗎?
雪:我來之前大病一場哦!
龍:為何啊?
雪:唔,等你的雷鳥啊!
龍:對了,上次元宵佳節,我們爽約,因為雷鳥最近實在太忙,你不要見怪啊!雷鳥最近屢立大功,壇主賞賜了它,神珠霹靂,含在口裏面,必要時還可以攻擊敵人的。他已經成為無敵的神鳥了。
雪:唔,我最近都見到雷鳥毛色漸退,可能是事務太忙了。我專程找了人,摘了一些龍井的種籽給它,讓它補身。雷鳥在哪里啊?
龍:小弟,小弟只不過是一個很蠢的詩人,其實真的不懂得,用話去表達內心的感覺的。雖然我們兩個從來未曾見過面。
雪:我很悶啊,你可不可以攬著我啊?
龍:但是我和你連面都未曾見過。
雪:何必拘泥於這些這樣的繁文縟節呢?莫非你不敢承認,你不是一個寂寞人嗎?
龍:我不敢說我不是。
雪:你看到嗎?瀑布和懸崖之間有一個…
龍:我明白,我明白!


旁:於是,張雪和上官龍一步一步,越走就越近。終於,他們兩個就在瀑布和崖之間的一個石階上面見面了。兩人二話不說,已經融為一體了。當時他們兩個都分不到,那些是心跳聲,和瀑布的水聲,亦都分不到是汗水,還是山水。而最重要的,大家都看不清楚大家的樣子喔!


龍:張雪姑娘,你的皮膚讓我知道,你的年齡是不是未過十八?
雪:是,今年剛剛十二。上官兄你…
龍:在下今年三十八,張姑娘…
雪:寂寞的時候,人就需要溫暖。


旁:就在這個時候,雷鳥以高速趕赴泉峰瀑布,去會見主人上官龍,但是在途中飛過竹林的時候,竟然被一個人見到。


鷹:咦,雷鳥喔!上官兄那麼久都還沒回,他一定在附近了。雷鳥兄,等我啊!咦,這個方向,不就是去泉峰瀑布的嗎?雷鳥兄那麼急,難道上官兄在瀑布那裏有事?
龍:咦,雷鳥回來了喔!


旁:呐,就在這個時候,緊貼雷鳥的金鷹呢,已經趕到來了。


鷹:咦,上官兄果然在瀑布下麵。在那裏做什麼呢?唯,有位小姑娘喔!樣貌端莊,原來上官兄佳人有約,那麼我也不阻礙他了。


旁:呐,本來好朋友覓得佳人,金鷹其實都很替他開心的。就在他回竹林的途中…


鷹:咦,是我壇的組織成員喔!好了,好了,壇主終於有任務交給我了。在下金鷹接旨。
手下:接什麼旨啊?來者何人,竟然敢阻我去路?
鷹:嘿,大膽!太平天下第一跑腿金鷹你都認不出來?
手下:金鷹?
鷹:唔!看下!
手下:咦,是喔,很久不見喔,那麼悠閒走山?
鷹:唉,難得近期真的天下太平,我都的確悠閒了很多。得空,下下棋啊,周圍去走走那樣咯!
手下:喂,是了,你有沒有見到一隻飛鴿經過啊?
鷹:嚇?你找那只鳥啊?還是鳥的主人啊?
手下:不是我找,是壇主急召!
鷹:壇主急召?


旁:終於真相大白了。金鷹終於識破原來一直搶了他所有功績的人呢,就是他的好朋友上官龍。而這一刻,這位好朋友正陶醉于愛情感覺之中!但是,往往最快樂的時候,都是很短暫的。


手下:上官龍,雷鳥接旨,壇主急招,回巢一見!
龍:嚇,壇主在這個時候…
雪:上官兄,你若有要事在身,請先回啦!我倆以雷鳥通信,相約地點再見吧!


旁:呐,這個時期呢,上官龍怎麼也猜不到,第一次和張雪親近,竟然會成為唯一的一次,亦都是最後一次的會面了。他將會畢生的後悔,為何今次沒真真正正的看清楚,張雪的芳容呢?


----------------------------------------------------------------------------------


謝幕後序

----------------------------------------------------------------------------------


預告:
鷹:大膽,第一跑腿金鷹你都不認得啊…
手下:前第一跑腿金鷹啊…
鷹:前?
龍:莫非金鷹兄也是太平天下組織的要員?
鷹:誰料樹裏有只忽來的白鴿,想食其果實…
鷹:炮彈過河而不沾藥引,雷鳥踏浪也不濕身軀…不要再對我說會飛的東西…
捕:那你就是和我過不去…
鷹:天色已暗,今天到此為止…
龍:金鷹兄!金鷹兄!


----------------------------------------------------------------------------------


龍:傳說中種種恩恩怨怨,今日江湖了斷。


---第六回完---

 

所有內容,如非譯者同意, 切勿轉載, 如有違者, 將保留任何追究的權利, 請知悉, 謝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2-8 01:34 , Processed in 0.06937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