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楼主: lazying

[小说小品] 鴿子園翻譯

[复制链接]

11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09-4-10 19:59:20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六回 大王烏賊玉面虎

    相傳是這樣的:從前,有個詩人,生活苦悶,遂於橋上作詩,打發時間。忽見兩名醜女經過,心血來潮,順手拈來便條寫了句上聯:「兩女同行兩張扁口」,並將之繫於鴿脛,迎風一放,鴿兒飛得老遠,盲打誤撞之下來到一座佛殿。高僧見鴿腳綁有書箋,拆開一看,見上聯,啼笑皆非,剛巧有三個和尚在旁打坐,便湊趣對了下聯:「三僧並坐三個光頭」,鴿子回到小橋,詩人已離去。後人為記念這事蹟,便替這傳遞短訊的飛鴿傳書活動起名為「愛詩橋」。後來,朝廷立例嚴禁詞鴿,違者斬首,這活動才被迫終止。

    三個月前,我聽到這個故事,踫巧,那天我又贏得三十個食客的讚譽,唉…….打烊後,途經白堤的段家橋,才發覺,西湖風光,很悶。再想起那詩人的故事,感同身受,差點掉下眼淚來,便冒險於晚上放一次鴿,那知三天後,竟令愛詩橋再度復興起來。這地方,原來還有許多寂寞人,還有許多悶棍。

    「風景靚,雞脾正:—\」
    「今天天氣呵呵呵!等你回信 *<:—D」
    「我喜歡騎馬,騎馬,騎馬,後會有期:>」

    這類高質素的短訊來往,再次於沉悶的西湖上空出現,每晚鴿來鴿往,我家的木窗臺也被白鴿啄爛。生活,終於有了點起色,每個人也多一個身份,一個屬於晚上的身份。

    「臭小子!亂放鴿!弄得全城的大橫街小窄巷滿是鴿糞!」每清早也聽到掃街那位人兄滿口怨言,但聽他的語氣,我懷疑這傢夥晚上也是愛詩橋的一份子:「掃街掃街!糞街糞街!搏拉搏拉:<」

    就是這樣,生活變得有趣起來,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清早於蘇堤跟你擦身而過的那姑娘,她的鴿兒來在昨夜曾到訪。久而久之,三個月之內,街道上的鴿糞越來越多,我知道,這組織已越來越龐大。果然不出所料,今天我終於收到短訊如下:「森林山洞愛詩橋綠橋」。這是愛詩橋第一趟聚會的通知密碼,地點為森林山洞,綠,即星期六。

    哈!如我所言,生活終於有了起色。

    「哇!山洞很大,人很多!咦?好香!」
    「好香好香!有樂隊有廚師!好不熱鬧!」
    「喂!今次批新貨,好棒!入口即見神仙!在那山之巔!」
    「少食少食,咦?你只鴿變了顏色!」
    「喂!廚師,你在煮什麼?」
    「蔥粉東坡肉!」
    「哇!好好味!」
    「又好味?還未煮熟呢!」
    「一看就知好味!」
    「神經病!」
    「咦?那鬍鬚佬是誰?」
    「哦?老獵來了!老獵!」
    「柳明,哇!果真熱鬧非常!」
    「咳…….老獵,袋子很大,今天收穫豐富吧?」
    「哈!說來比一四布更長。話說今晨於三個山頭以的森林發現一頭豹,正想將之馴服,讓大家今天有『豹子?』暖肚,冷不防…….」
    「冷不防什麼?」
    「唉!給牠逃脫了!真倒楣!」
    「咦老獵你背脊血如泉湧!」
    「那頭豹很熱情!」
    「那袋裏是什麼鬼?」
    「那頭豹溜了後,我在海邊跟蹤一隻樹蛙,突然看見海裏有條大魚的黑影!於是立即跳進海裏窮追…….」
    「咳…….紅燒魚翅?」
    「起初我都以為是鯊魚,直至跟蹤潛進二萬裏深的海床,才發覺,那是一尾抹香鯨!」
    「抹香鯨?大魚肉韌子無味!」
    「我清楚,所以我轉移目標,攻其大敵…….」
    「咳…….柳明,我先到那邊把蔥切好。」

    「讓大家見識見識,」獵人王打開袋口:「千年難得一見:抹香鯨大敵:大—王—烏—賊!」他從口袋裏抽出一隻巨型烏賊,足足有三丈長,場面非常震憾。
    「好恐怖!」
    「柳明,墨魚骨磨粉,對白鴿有益!」
    「老獵,你掉了一隻門牙!」
    「哦!小意思,回程時無意中撞毀了一艘漁船…….怎樣,大王烏賊,怎樣煮?」
    「老獵你分明是靠害,這裏根本無人嚐過什麼大王烏賊,他們一定大讚好味!」
    「你別只顧自己感受,我幾經辛苦才把這東西拖回來!」獵人王的說話,總是很誇張,實在叫人難以相信,包括那上官龍的傳說,還有那什麼十二金蛋的謠言……

    「柳明,怎樣,去還是不去?」
    「何時出發?」
    「越快越好,金蛋將孵!」
    「上路前有很多準備功夫要做!」
    「制服!」突然有個年青人插咀:「你們急需一套十二金蛋團制服,我先報名加入!」
    「你是誰??敢偷聽我們說話?」
    「我叫阿虎,愛詩橋成員。」
    「阿虎?你…….好面善……」
    「鬍鬚佬,今晨我們見過面,那宮女兜,記得嗎?」
    「哦!是你!好!人多好辦事!我、柳明、小鳳、阿虎,一起去討金蛋!」
    「好—難—吃!」這時,一把女聲響起,如雷貫耳,真穿我心。

    我一生期待的評語,終於出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09-4-10 20:00:51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七回 西湖鳥共赴黃泉

    情報,還需靠間諜特務來通風報訊,但氣味,只要一點風就能傳達。西湖最近滿街鴿糞的惡臭氣味,很快便傳到地方官衙,由地方官衙傳至邊疆驛站,再由邊疆驛站傳至老遠的京城,最後,傳入東廠總部。

    「什麼?」金鷹公公大動肝火。

    「真有其事呀大人!」大檔頭金龍船道:「西湖上空每晚鴿來鴿往,有可靠消報稱,有人無視東廠禁令,大膽違規養鴿,更起名為『愛詩橋』!」

    「愛詩橋?」金鷹瞪大眼睛:「豈有此理!一定又是那苟且偷生的廢物上官龍,明知我恨橋恨鴿恨詩恨愛,特意改個臭名作餌引我現身再決生死!哼!別小覷我金鷹!」

    「沒錯!大人苦練新金鷹神腿今時不同往日!」小桂子在旁阿諛奉承。

    「大檔頭!」金鷹喝道:「急傳玉面虎!」

    玉面虎,金鷹最疼錫之新一代特務,原名玉須彌。沒錯!正是三十年前金鷹於浙江石塘鎮從倭寇刀下救回之男嬰(按:玉須彌這名字也是玉的爹爹央金鷹幫他起的,佛雲芥子能藏須彌,玉爹送了一籃家鄉巧製鳳爪回報)。原來,回音谷大戰後幾年,金鷹出巡浙江,碰巧再遇玉須彌,金鷹見玉須彌男兒身漸長,又孤苦伶仃無依無靠,便引薦其入宮,訓練成東廠特務,別號面虎,希望栽培他成材,接自己的班。

    那知,當玉面虎二十歲的時候,發覺自己的真正興趣原來是美術繪畫,於是漸漸無心學武,疏於練功,氣得金鷹五竅生煙:「玉面虎,別一頭栽進舟青書畫裏,那些詩詞歌賦對社會根本毫無建樹!」玉面虎不理勸告,堅持習畫,金鷹也拿他沒折,最後唯有警告:「畫人像也好畫風景也好,你千萬別去學微雕!」

玉面虎長大後,當上宮廷御用美工指導,負責朝廷上下的造型設計,亦替皇上繪畫肖像。不過,大恩人金鷹每次有要事召見,玉面虎都不會怠?。

    「玉面虎,金鷹公公急召,快抹幹身!」金龍船走進浴池,催促正在淋浴的玉面虎。

    「咦?金龍船兄你今天的打扮實在太差!」玉面虎道。

    「下?………」金龍船低頭打量自己:「那……依你之見……」

    「扯高褲襠好令白皮靴更突出,身形肥胖別讓腰帶太過張揚,刀鞘掛在左也比掛在右好看……」玉面虎忍不住要對金龍船評頭品足一番。

    「玉面虎!」金龍船回過神來,大喝一聲:「公公急召,快抹幹身!」

    不一會,玉面虎已穿戴停當站於金鷹眼前:「屬下玉面虎拜見金鷹公公。」

    「玉面虎,」金鷹道:「昨日我見錦衣衛提督一身黑衣白褲,跟前兩天我出巡時的打扮一模一樣,這樣明目張膽的抄襲,為何你沒有阻止?」

    「回稟公公,恕屬下無能,錦衣衛提督明顯極欣賞公公上次出巡的裝扮,所以才不避撞衫之嫌照抄。屬下曾極力勸阻可惜徒勞無功,他要堅持己見奴才也沒他辦法!」玉面虎解釋。

    「那該如何反擊?」金鷹問。

    「依屬下淺見,建議公公下次出巡時,讓一眾東廠成員以白宮披肩蓋身,必定萬無一失。」

    「出巡豈能以白披肩蓋身?出殯麼?」

    「公公有所不知,民間現正復興漂染彩布,若大人突以一襲白袍出現,錦衣衛提督定以為公公你一反潮流前衛之極,到其時他有樣學樣,抵達市集時定被取笑,皆因 樸素系列的打扮早己過時!」

    「哈哈哈!」金鷹大樂:「果然妙絕!言歸正傳,根據可靠情報,杭州西湖最近有人違例養鴿,自組民間組織。現派你到西湖走一趟,暗中滲入該名叫『愛詩橋』的組織查探真相,並找出幕後黑手上官龍。」

    「屬下遵命,誓必尋根究底,緝拿上官龍歸案!屬下立刻回房準備行裝,先行告退。」

    「且慢!現特賜你三個東廠百寶錦囊,第一個錦囊內藏白鴿毒藥丹青草,用之威逼人質吐出上官龍下落就最好不過;第二個錦囊內有東廠最新發明『半機械鑽地鼠』一隻,能鑽地達三丈之深,並有三十秒話音傳遞功能,一有上官龍消息即放之鑽回朝廷匯報;第三個錦囊內藏一枚煙花,是東廠特務暗號,煙花一爆,半個時辰內必有增援出現!」

    「謝公公賞賜。但……公公……杭州距京城千多裏遠……公公可否……賜屬下一匹駿馬代步?」

    「哼!玉面虎,我說過多少遍了?做特務不能靠動物!要用自己雙腿去跑!剛才不是己賜你鑽地鼠嗎?還有,別再因為什麼美學藝術而誤了大事!」

    論腿功,玉面虎當然比不上金鷹,但論頭腦,玉面虎卻比金鷹轉得更快。幾經辛苦,玉面虎來到西湖以北一個山頭,遇見一個大鬍子。

    「喂!胡鬚大哥,你蹲在地上幹什麼?」玉面虎上前搭訕。
    「噓!別吵!別把這頭斑豹嚇走!」這鬍子正是獵人王。
    「豹?哪裡有豹?」玉面虎東張西望。
    「看真點,就在你身旁!」
    「咦!哇!」玉面虎大驚:「果然是一頭斑豹,為何牠紋風不動,像乾屍一般?」
    「牠正被我馴服。」
    「你是獵人?」
    「獵人之王,獵人王!」
    「獵人王兄,你看這個,」玉面虎從懷中掏出一件宮女肚兜:「新鮮滾熱辣,香噴噴……」
    「嗯……」獵人王嗅了嗅,色心大起:「快說目的地!」
    「西湖。」
    「殺。」(按:即是成交)

    明朝確是中國自由貿易的起步點,這陣子,一件宮女穿過的肚兜竟可換來一件交通工具。就這樣,玉面虎騎著那頭斑豹,翻山越嶺真闖西湖。如果說金鷹是頭老狐狸,那麼玉面虎便是隻臭鼬鼠。他就是憑著這點小聰明,在朝廷站穩陣腳。

 

          #          #          #

 

    「好—難—吃!」
    聽見她這句話時,我彷彿看見我人生第一道曙光:終於有人肯說一句真心話了。「姑娘,謝謝妳!在下……」我走上前,還未及自我介紹,她便衝口而出:「你這算什麼菜?生粉打得不均勻,油下得太多,蔥味太濃,墨魚的鮮味都給蓋過了,叫我怎吞得下?」

    「咳…….姑娘,」見矛頭直指向蔥,小鳳忍不住開口:「說話請尊重點!」

    「小鳳,別這樣!」我攔著小鳳:「我們再煮,煮到這姑娘叫好為止!」

    「免了!」那姑娘說:「我並非為食而來。昨夜收到鴿,決定來湊湊熱鬧,且!不外如是!」

    「姑娘……我等你出現已經良久。在下柳明樹。」
    「楊青青,喚我楊青便是!」好爽快的姑娘,樣子也廷不錯,說話是率直了點,但起碼夠真心。
    「這是我助手小鳳,多多指教。」
    「助手?瘦骨仙似的,怎當助手?」
    「咳……姑娘妳什麼意思?」小鳳面色一沉。

    「不好意思。」我還以為她在道歉,那知她繼續說下去:「不好的意思,不好:廚子不好,材料不好,助手也不好,煮出來的一定不好。」神情好不刻薄場面令人震撼。

    「妳太過份了!咳……這裡不歡迎妳!」小鳳氣得青筋綻現,神情難得一見。

    「不歡迎我?意料中事,全世界都不歡迎我。」楊青青聳聳肩。
    「咳……這世界很公道。」

    「夠了!」我見小鳳的利爪蠢蠢欲動,生怕她們會大 打出手,連忙把小鳳拉開,轉身向楊青道:「楊姑娘,請問妳喜歡吃什麼?我立即為妳再煮,煮到妳說好為止。」

    「你可別當我是食家!」她說:「我是『百彈齋主』,什麼都彈,習慣了,沒法子!」
    「就是喜歡妳夠真心。」
    「真心又如何,沒有人歡迎我。」
    「我非常歡迎妳。」

    小時候,我學煮菜,老爹常站在我背後,告訴我什麼好,什麼不好。那些日子,因為有人提意見,我很有方向。但自從老爹走後,我便隨意加糖加鹽加生粉,因為無論怎樣煮,大家都總是叫好,教我心中有氣。今天,終於有個女孩出現,給我相反意見,我又豈會放她走?可惜,之後兩次的山洞聚會,再也不見她芳蹤,晚上亦不見她的鴿子出口。我開始焦急起來,而另一邊廂,獵人王比我更急。

    「柳明,再不上路,金蛋就孵成;孵成後,雛鴿會飛,飛走後,要待神鴿雷鳥再交配,你知道要再等多少個年頭嗎?」

    「老獵,我真不明白,你這麼急著組團去討金蛋,到底為了什麼?」

    「喂!那是神鴿之蛋!討得神鴿之蛋,豈止震撼江湖?簡直轟動宇宙!再說,黃山是個好地方,就算找不到金蛋,起碼也有段畢生難忘的旅程。你不是常嚷著要去旅行嗎?」

    「我說去旅行是有原因的,最近卻有另一個原因把我留下。」
    「那女孩?」
    「老獵,相信我,這種人,很難找!」
    「柳明,我真不明白,」獵人王開始毛燥:「你搞什麼鬼?你的價值觀實在消極得令人難以接受!」
    「消極?」我反駁:「這叫積極。追求進步,有何不妥?」

    「你知名什麼叫積極嗎?你看阿虎吧!」阿虎正在一旁整理布匹,準備縫製他的什麼金蛋團制服,聽到我們提起他,轉過身來:「造型最要緊!這匹佈防水防火防曬,質地確是天上有地下無!」

    「這才叫積極!」獵人王續道:「三十年前,金鷹踼竹苦練神腿,這叫積極!」
    「金鷹?」阿虎詫異地問。

    「你也聽說過吧?」獵人王續道:「後來出現了比他還快的雷鳥,於是他下定決心再次苦練,更相約決戰,誓要超越雷鳥。這,叫積極!」

    「雷鳥?」阿虎站起來,一面好奇。
    「柳明,你一定要堅信自己是江湖第一!」
    「江湖第一?」我故意向獵人王潑冷水:「最後他連卵袋也輸掉!這,叫代價。」
    「那是意外。」獵人王答。
    「你又替捕鳥人辯護了。」
    「沒有!」獵人王光火:「總言之,江湖第一與否,靠自己斷定,不靠別人。」

    從某個角度看,獵人王說得很對。江湖第一的稱號,是自己給自己的,任何人也可以是江湖第一。這當然要一定的自信,而我從來欣賞獵人王的高度自信。只是,當廚師有點不同。從前我爹也跟我說,世界上有千百萬種人,要迎合不同人的不同需要,滿足不同人的味蕾,實在絕非易事。做得到,才稱得上是個好廚師。

    我當然明白獵人王找我一起上路的原因:由杭州到安徽黃山起碼要走數百里路。漫漫長途,有個廚子結伴上路,就算沿途風光不濟,起碼也可以祭祭五臟廟。

    也許獵人王說得對,是我對自己要求過高。就走一趟黃山吧!邊走邊煮,也是項挑戰!但,如果有她一起上路,那就更好了……我這樣想著,便要求獵人王給我多一天時間……

    人算不如天算,可怕的事情就在這晚發生。愛詩橋的鴿子,竟在一晚之內全部離奇失蹤。


 

[ 本帖最后由 lazying 于 2009-4-10 20:11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09-4-10 20:01:58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八回 黑山洞厲鬼拍門

    這晚愛詩橋聚會後,玉面虎獨自留在山洞裡,對著一大堆白鴿屍體,逐一檢視鴿腳上的愛詩橋便條。

    「哼!這班人的字條,語法顛三倒四,又夾雜了古靈精怪的符號,唔,這極可能是尋找重犯上官龍的線索……嗯……」玉面虎取出東廠百寶錦囊裡的半機械鑽地鼠,按下幾個按鈕,然後向著鼠身說:「『稟告金鷹公公,屬下玉面虎己利用丹青草把愛詩橋的臭白鴿全數毒死,並証實愛詩的幕後黑手是一個獵人和一個廚師,屬下已混入其組織,隨他們一起上路尋找上官龍,如再有新情報定必即時向公公匯報。玉面虎誓死效忠!』鑽地鼠,你聽清楚沒有?趕快讚回京城向公公匯報,別忘了最後一句『玉面虎誓死效忠』!快去!」

    鑽地鼠張牙舞爪,不消兩下子就鑽進地深,往京城方向直竄。玉面虎繼續仔細查看愛詩橋之短訊內容,突然,覺得洞內一陣陰風,聽到身後響起一把淒怨女聲:「你不該偷看人家的信……」
    「是誰?」玉面虎大驚:「無膽匪類,速速現身!」
    「你不該偷看人家的信!」女聲忽左忽右,令人毛骨聳然:「你是誰?捕鳥高手?」一個長髮女子突然於玉面虎身後出現。

    「何方妖女?竟敢在大爺面前耍花樣!」玉面虎轉身:「咦?好濃的茶葉香,妳,到底是誰?」
    「我很冷……可否給我一點溫暖?……」女子又突然飄到玉面虎的右面。
    「嘿!姑娘,看妳左飄右飄的,完全不見腳影,想必是輕功高手!妳究竟隸屬何方組織?深夜前來這個無人山洞,有何企圖?快講!」
    「此處不留人,愛情事……半點不由人,希望你給我一些溫暖……」
    「給妳溫暖?……..我有公務在身,不宜亂攪男女幹係,妳……妳快報上名來!」
    「有名份,無名份,有緣無份,有今生,無來世,山盟海誓……」女子猶自繞著玉面虎飄盪。
    「哼!語無倫次!快給我停下來!」
    「我……停不了……過不了橋,回不了頭……嗚……」
    「橋?愛詩橋?」
    「火很猛,但我很冷……嗚……茶園被焚,詩句殘留心底……」女子抽泣起來。
    「嗯……」玉面虎暗忖:「這女子定是被該組織放逐之成員……連一個被逐的也練有上乘輕功,看來這愛詩橋絕對不能小覷!」
    「嗚……給我溫暖……可以嗎?」

    「別過來!」玉面虎掏出秘密武器—公公私棒,乃東廠秘密研製之小型龍頭火焰噴射器:「姑娘,為明哲保身,我這就給妳溫暖!」玉面虎將私棒一扭,龍頭隨即高速震動,噴出高溫火焰,鴿屍即時被烈火焚燒︰「姑娘既被放逐,就跟這班臭鴿共存亡吧!」

    「呀!公子為何放火!別放火!央及無辜!」火焰直噴女子長裙,卻燃不起半點火星。
    「咦?」玉面虎驚奇:「姑娘妳的長裙子是什麼好質地?既輕且薄,柔軟勝絲,竟還能防火?」玉面虎自問精通各種衣衫布料剪裁,卻未見過如此好質地,不禁嘖嘖稱奇。

    「不要放火!你別惹惱我!」火燒不著女子的長裙,卻燃起了她心頭之恨:「星星之火,何止燎原?足可斷情!」

    「下?……」見女子怎燒也燒不著,玉面虎不禁害怕起來:「看來她不止輕功了得,還練有金剛不壞之身。此仗不宜硬踫,此地不宜久留!」轉身便跑。

    神秘女子拭幹眼淚,水袖一揮,即把火撲熄。她平生最恨火:「可憐鴿兒,讓我帶你們過橋。」然後領著數十頭白鴿冤魂,來到一道橋,橋上有亭,亭內有位老婆婆—此橋,正是橫誇陰陽兩界之「奈何橋」。橋上之亭,名「孟婆亭」,由孟婆掌管,鬼魂須喝三口「孟婆湯」,忘盡前塵往事,然後過橋,輪迴轉世,乃投抬做人的必經之路。

    「張雪姑娘,」孟婆道:「三十年了,終於肯喝湯過橋了吧?」
    「不!」張雪道:「我這次來,是帶白鴿們過橋。」
    「白鴿?那妳自己呢?三十年來,你在這橋頭徘徊不下數十次,還是放不下心事?」
    「放不下,就是放不下。」
    「唉!張雪,勸妳還是喝口孟婆湯,來生重頭再愛吧!」
    「不!不論今生來世,我也只愛一個。」
    「那人在何方呢?」
    「讓我再找一次吧,再找不著,我死心,過橋。」
    「妳這話已經說過十多次了!南北西東也找遍了,還不甘心?」
    「不是不甘心,只是……相思更磨人心……」
    「唏!都不過是一面之緣吧了!……」
    「正是一面之緣……泉風瀑布……不見……不散……瀑布水一日未幹,我不放棄……」

 

(按:那次見面只是二人分站老遠,中間又有瀑布水氣阻擋,二心共實沒看清對方面目。)

 

    「但妳眼淚已流幹了吧!小姑娘,來喝口孟婆湯吧,妳還有時間好好投胎……」
    「對!孟婆,我還有時間!」

    冤魂張雪,三十年前夢斷香銷,芳魂枉斷於一場茶園大火,卻從此開始了另一段尋人生涯。一口真氣空懸了足足三十年,都只為要找到心上人,再見一面。

    西湖於是有個傳聞,每當明月高掛,湖邊的垂釣者都會聽到湖心傳來淒美的女子歌聲:「夜色茫茫罩四周,天邊新月如鉤,回憶往事恍如夢,重尋夢境何處求,人隔千里路悠悠,未曾遙問心已愁,請明月代問候,思念的人兒淚長流……」

    涕淚漣漣的張雪,像是聽到那遙遠的地方,有人正用著同一調子,像從前對詩一樣和她對唱著:「月色濛濛夜未盡,周遭寂寞寧靜,桌上寒燈光不明,伴我獨坐苦孤伶,人隔千里無音訊,欲待遙問終無憑,請明月代傳信,寄我片紙兒慰離情……」

    月,再堅定,三十年來,軌道都會偏離數公分。
   
    人心?難測。

    說不定,根本無須孟婆茶,他早已忘盡前事,跟千百度幸福安穩地過了下半輩子……,又或者……
    畢竟,月兒的自轉是個諷刺,我們永遠祇見到它的半邊面,那不為知的另一半,卻永遠匿藏在幽暗的角落。

 

[ 本帖最后由 lazying 于 2009-4-10 20:07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09-4-10 20:05:06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九回 天地動容雜菜湯

    「怎麼辦?」我連忙找來獵人王,相討對策。
    「奇怪……」獵人王托著腮:「白鴿全數失蹤?」
    「各位!」阿虎突然開口:「昨天晚上,我看見鴿兒們全向著那方向飛走!」
    「那邊?」獵人王煞有介事:「西南方,那是安徽的方向……嗯……依我估計,鴿兒定是受雷鳥和金蛋的感召,全飛往黃山朝聖!」
    「厲害!」阿虎連忙點頭附和:「那得趕快上路!」
    「沒錯!」獵人王道:「動物有性,錯不了!一定是受神鴿雷鳥感召!柳明,這是最後機會,去,還是不去?」
    「鴿都飛走了,還如何把她找出來?」
    「撇下她吧!改由我來批評你的菜好了!別膽心,我絕不手下留情!」獵人王認真地建議。
    「再給你半天時間吧!」阿虎道:「這半天,你尋你的人,我們尋我們的人!」
    「我們尋什麼人?」獵人王問道。
    「長途跋涉,人多好辦事!」阿虎答道:「我有個堂弟在市集打工,認識很多人,當中不乏世外高手。試想想,途中萬一遇上山賊,我們如何招架?」
    「嗯……說得也是!」獵人王說:「好!我跟阿虎到市集,你跟小鳳去找楊青!」
    「老獵,我急需一隻大鑊!」
    「大鑊?要多大的鑊?」
    「要多大鑊有多大鑊?」
    「總之大鑊!」
    「有。」
    「哪裡?」
    「靈—隱—寺,裡面的廚房。」
    「有多大?」
    「廚房?」
    「鑊有多大?」
    「很大,比那廚房還要大!靈隱寺有僧侶一千二百六十八,但廚房裡只有一隻鐵鑊,一隻可煮千人份量?菜的大鑊,越燒越熱,越熱越大,如你所言真是『要多大鑊有多大鑊』!話說回來,你要這大鑊來幹什麼?」
    「尋人。」

 

(按:“大鍋”在粵語是俏皮話,指“麻煩”)

 

    鴿兒竟受神鴿召喚往黃山飛了,天下事真是無其不有。這趟旅程亦變得越來越神聖,因此,我決定用一個更神聖的方法把楊青找出來。

    靈隱寺是我國佛教彈宗十剎之一。東晉咸和元年,印籍僧人慧理遠遊至此,見山峰奇秀無比,認為是「似靈所隱」,遂於此建寺,取名靈隱。寺內的大雄寶殿是一座單層重簷的三疊建築,雄偉壯觀。殿內有端坐蓮台的釋迦牟尼像,由二十四塊香樟木雕成。

佛殿的住持人叫雪庵大師。他聽完我解釋後,同意把大鑊借出:「柳明施主,借鑊尋人仍善舉一樁,老衲絕不反對。但本殿乃佛門聖地,因此,大鑊絕不能用來烹葷煮肉,亦絕不能用作武器,萬一惹來江湖仇殺,沾血的大鑊便再也不能入殿,施主要賠償全新大鑊之餘,舊大鑊也要自己揹」

    「謝謝大師,還鑊之時,在下必定會為貴殿眾僧煮一堂齋菜以作報答!」
    「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大師…….在下還有疑問,未知,如此大鑊,需要多少斤柴?」
    「嗯……柳明施主,你需要的,是一整個樹林!本殿十八羅漢定能幫得上忙!」
    這是我煮菜以來最具歷史性的一刻,在雪庵大師的指揮下,十八羅漢用了足足三個時辰,把飛來峰旁一整個樹林的樹木連根拔起作柴;而旁邊的小鳳,正為我把一千斤雜菜切碎。

    「咳……柳明,似乎誇張了點……值得嗎?」小鳳道。

    值得嗎?很難說。要找一個人,有很多方法,既然白鴿失蹤,惟有用我最擅長的方法。憑這一大鑊足教天地動容的巨型雜菜湯,定能把全杭州的人引來。她那麼刻薄,定會來湊湊熱鬧。

    正當大夥兒都忙得不可交開時,我忽然想起一個人—金鷹。

    此刻如果金鷹這裡,定可一腳叫整個森林的樹全部倒下,又何需十八羅漢?如果金鷹在,他肯定一腳便可叫雜菜化作齏粉,比小鳳還快。如果金鷹在……噢!我錯了!如果金鷹在,單憑他跑腿多年的經驗,定能以極速替我把楊青找出來,就正如當年他為上官龍找雷鳥一樣兒,還何須煮湯?

 

(按:雷鳥給捕鳥人抓了,金鷹徹夜不眠找到他倆,用辛苦賺來的一萬兩向捕鳥人換回雷鳥,清晨再沒事人一樣回去跟上官龍下昨夜未下完的棋,心裡很甜蜜,因為那時上官龍是他偶像)

 

[ 本帖最后由 lazying 于 2009-4-10 20:08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09-4-10 21:32:21 |显示全部楼层

《鴿子園》第二十回 紅黃藍綠四獵人 (小不点 譯)

----------------------------------------------------------------------------------


前序:


----------------------------------------------------------------------------------


旁:上回說到,楊青青餓到發慌,突然間聞到一陣菜味,於是就到處追逐味道的來源。但是就因為張雪的出現,而將火撲熄了,剩下一陣煙,於是陣味突然斷了。而同時間,楊青青的體力也都不支倒地,被老獵當獵物般抬了回去柳明樹那裏了。


柳:你身體很弱啊!
楊:我很肚餓喔!
柳:啊,這碗雜菜是我特地留給你的。
楊:唔,全都凍了?
柳:你足足睡了十幾個時辰,但你身子那麼弱,你現在需要休息。
楊:我的頭好痛哦!
鳳:咳…咳…先喝點水。
楊:哇,你是這樣咳,咳完些口水下去了。
柳:你一定是有病了。
楊:我有什麼病啊?她就有病!
柳:啊,我還未介紹,她叫小鳳。
鳳:咳…咳…
楊:不好意思啊,你可不可以忍著一下不要咳啊?
柳:小鳳啊,這裏有我就得了。你進去準備吧!我想煮東西,要新鮮的。

獵:柳明,多謝你這次的大鍋雜菜的香味引完全森林的動物出來,我捉了好多隻野獸啊!這一次我們上路,不怕餓著了。
柳:喂,老獵啊,幾時行啊?我加入!
獵:啊,真是好彩啊,你報名得早啊,遲多一天都滿額了,我已經找了三個江湖高手協助我這次的尋蛋之旅。
柳:三個?
獵:不夠啊?
柳:喂,不用三個獵人那麼多吧?
獵:柳明,你有所不知了,這三個行家,加上我獵人王,撼稱全國四大獵人,我們四個就識於微時,將中國的版圖分開四份,然後一人抓一份去捕獵,劃清地盤,有一個叫獵人紅,他能夠將體重比自己重四倍的任何的動物單手輕易生擒,手臂足足有四十寸那麼粗,一仗那麼長,他專門對付中國以北的大灰熊,不過他只有一隻手…

 

[紅:你只大灰熊啊,你想拉我過萬里長城啊?沒那麼容易啊!你看我這招捕熊法,第三式!嘿!單手擒!擒!擒!擒!]

 

獵:呐,他那個捕熊法十招都叫單手擒!但十種擒發的方向和力度都不同,應付不同品種的熊嘛!這個就叫獵人紅了。第二個叫獵人綠,彈跳力可以說超乎常人,他不用助跑的,原地升降二百尺以上,不需一秒半就彈上天,因為他天生多一隻腳,就在兩腿中間,還是打橫生的那種,他專門呢,就是對付南方的野鹿。

 

[綠:捕鹿大法,鹿鹿無窮,我彈…]

 

獵:聽說啊,他最近第三只腳被隻鹿勾斷了,不過說好像生回出來了,所以重出江湖,這個就叫獵人綠了。第三個叫獵人藍,他就很特別的,他負責西部高原,任何動物都捉,但有一個僻好,專捉雄性動物。


[藍:哇,臭四腳蛇,在我獵人虫香,嘿,還捉你不到?切,雌的?早點說啦!]

 

獵:他捉那些雄性動物回去不知做什麼的啊,只是為了興趣罷了,不過你要小心,他有時候忍不住捉些男人回去,這個就叫獵人藍!最後那個厲害啦,叫東方獵人王,就是我啦,四個加起來,獵人紅黃藍綠,撼稱江湖四大獵人捕獸專家。
柳:由頭說一次啊,你還記不記得啊?
獵:哦!呐,第一個呢叫獵人紅,那麼…那麼…他就是…
柳:唉,不如說說你自己啦,你又最擅長捉些什麼啊?
獵:喂,給條生路我走才好喔!
柳:喂,你們四個沒人專長是捉小鳥的?
獵:切,這次去討蛋罷了吧,又不是捉那隻鳥。
柳:喂,那麼如果他不肯給那個蛋你呢?
獵:扯,大家成年人,萬事有商量!
柳:你說那個神鴿,說得那麼厲害,它怎麼會那麼輕易給它的親生骨肉你啊?
獵:唉,那麼所以找那麼多人幫手!

旁:似乎這次尋蛋的旅程呢,都準備得七七八八啦,實際上啊,真真正正想找蛋的是獵人王,那柳明樹上路呢,就只因為一個最遲出現的楊青青。當然周遊列國,尋攸探秘,始終有個伴是好很多的。

 

--------------------------------------------------------------------------------------------------------------------------


《鴿子園》第二十回  紅黃藍綠四獵人

 

柳:咦,她還未醒啊?都睡了好久了哦!
鳳:是啊,還發著燒呢!
獵:喂,我預你們多少人啊,金蛋就只有十二隻!
柳:我和我助手當一個,楊青青一個!
楊:拿什麼鬼蛋啦,山長水又遠!
柳:咦,她不是睡了嗎?
楊:呼~
鳳:你沒聽我說嗎?她發燒了啊!可能發開口夢罷了吧!
獵:好了,病人留在這裏休息啦!
柳:喂,為何你不計她的份兒呢?
鳳:柳兄,如果你要帶著她去,我幫你背著她吧!
柳:嗯,這樣也好。小鳳啊,你負責楊青。剛才我吩咐你找新鮮的材料,你找到沒有啊?
鳳:剛才顧著照顧楊青,一時忘記,柳兄請勿見怪!你想要什麼儘管吩咐,我會立即替你辦妥。
柳:我要最美最清,入口甘甜的山水。
鳳:這裏那裏有山水啊?咳…咳…好啦,我儘管試下啦。
獵:嗯,你一個,你一個,我獵人家族四個,還有一半名額,應該找些什麼人去呢?
虎:各位,打攪了!
獵:哪位啊?
虎:不要理我是那位先,你們很急需要一套制服,既然你們那麼崇拜白鴿,很應該做一套白鴿制服啦!呐,我已經畫好一個草圖,請過目。
獵;嗯,這位兄台那麼熟面孔,貴姓?
虎:你叫我阿虎可以了。
獵:那麼你的專長是什麼啊?因為這十二隻金蛋,定會惹來不少江湖中人的忌豫,沒有一技之長,是沒能力拿到金蛋,我們也不會那麼容易讓他入隊的。
虎:那麼又借問聲,你們幾個又有什麼專長啊?
獵:好說了,在下東方獵人王,這個是杭州明廚柳明樹,隔壁是他助手切蔥黃小鳳,那麼你呢?
虎:哼,看清楚那草圖都直到我美功一流啦!

 

[虎:喂,鬍鬚佬,看清楚這東西!
獵:好香哦!你不要我要!
虎:當然香啦,朝廷第一宮女穿過的真絲襠布,你知不知道多渴市啊?東瀛流蔻那邊出價大量收購的啊!
獵:講,要去那裏?
虎:去西湖!
獵:得!]

 

獵:哦,我認得你了。
虎:喂,那宮女襠布正不正啊?
獵:幾好用,不過洗了之後,陣香味走完了。
虎:我袋子裏面還有一塊,包補你香噴噴,怎樣?
獵:殺!好,這位阿虎,就幫我們做制服,我們已經有七位成員,還差五個,趁日落前一起去找五個武林高手,走!

 

旁:以前在我們的年代呢,要找五個武林高手,真是說那麼容易。可以說手到拿來,隨手在山邊都找到一個,但是幾十年後的今日,一些所謂有天分的青年人呢,一是考獲狀元,入了官府辦事,高薪厚職;一就遊手好閒,講飲講吃,得空就玩鴿放鳥,現在的江湖,就近有沒有好像金鷹般每日踢竹樹練功,或者好像上官龍般每日微雕寫畫練字的高手呢?

 

柳:小鳳啊?叫你走你還不走?肚子餓的了!
鳳:那立刻煮給你吃咯!
柳:不是我啊,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的啊?你近來做什麼呢?
鳳:咳…咳……沒什麼,咳…我沒什麼。

 

旁:就在這個時候,玉面虎又靜悄悄的用他的八寶錦囊,拿他那只能夠記得十五秒說話的鑽地鼠出來了!

 

虎:啟奏金鷹大人,玉面虎已經成功找到這個組織的幕後黑手,分別是一個獵人還有一個廚師,而微臣也都成功以美功王之名混入其中。必定繼續查探這班人的目的。微臣誓死效忠!喂,剛剛十五妙!鑽地鼠,快點鑽回去回報金鷹公公吧!

 

旁:玉面虎成功順利加入了尋金蛋的旅行團,而楊青青饑餓過度而繼續陷入昏迷狀態,柳明樹一心煮一餐好的給她吃的。於是就拜託小鳳四處找尋最美的山水。一班就惦著找蛋,而一班就惦著找吃,一個就去找水!而柳明樹,到底他想在楊青青身上,想找到些什麼呢?這些就連我也不知道啦,我只是知道,每個人做每一件事,都是有他理由,還有他的目的的。

 

-------------------------------------------------------------------------------


謝幕後序


-------------------------------------------------------------------------------

 

---第二十回完---


 

備註:如非譯者同意, 切勿轉載, 如有違者, 將保留任何追究的權利, 請知悉, 謝謝.

[ 本帖最后由 lazying 于 2009-4-10 21:33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09-4-10 22:09:17 |显示全部楼层

《鴿子園》第二十一回 搵蛋討蛋又搗蛋 (小不点 譯)

----------------------------------------------------------------------------------

前序:

----------------------------------------------------------------------------------

柳:小鳳啊,我想煲粥啊!
鳳:咳…咳……我們還有一些米的!
柳:我要最清的山水,最好的米。你幫我去找吧!你還跟著我做什麼呢?

 

旁:楊青青在昏迷期間,大廚柳明樹就決定要煮一餐好靚的白粥,希望清淡的,就可以讓楊青青早點會好!於是小鳳就一個人走去找柳明樹要找的最靚的山水和白米,走了三四個山頭,都沒有收穫,就算找到米鋪,裏面都是空無一人,這些都是拜楊青青所賜了。逢她路過的地方,那些人都怕了她,即刻就搬走了。不經不覺,走啊,走啊,竟然碰到一對夫婦。

 

鳳:兩位,兩位!
夫:什麼事啊,姑娘。
鳳:請問有沒有白米啊?
婦:嚇,你又怎麼知我們開米鋪的呢?
鳳:是嗎?那就對了,可不可以讓一些最美的白米來給我啊?
夫:唉,不好意思啊,這些是家傳的白米,不賣的。有其他的要不要啊?
鳳:不要啦,賣給我啦,我要最美的那些啊!
婦:都是米而已嘛!要一些便宜一點的就好了!
鳳:不是啊,奴婢受主人的吩咐,一定要最美的白米的。
婦:呐,呐,呐,真是不好意思了。
鳳:我求你啊!
婦:這一下我沒法幫你啦!
鳳:你當幫幫我啦!
婦:唉,起身先啦,起身先啦!
鳳:我求你啊!
婦:唉,來來來,起身先啦,起身先啦!
鳳:我要白米啊!最美的白米啊!

 

旁:上回說到一行十二人的金蛋團啊,其中七個的名額就已經肯定了。分別就是楊青青,柳明樹和助手小鳳,獵人王加獵人紅加獵人藍同獵人綠,那還有一個就是沒有人知道原來他是東廠特務的玉面虎先。至於剩下的五個大名額呢,究竟有花落誰家呢?

 

虎:想不到殺完愛詩橋白鴿之後還有那麼多事情發生。這班古靈精怪又廚師又獵人,還有一個用手指切蔥都夠膽死的。看來都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了。這些一定是他們掩人耳目的伎倆。他們說得那個黃山大俠一定是上官龍。
獵:喂,喂,喂,去那裏啊?不是說去找五大高手嗎?
虎:現在不是正在去咯!我有個堂弟,他認識很多人的,應該可以幫到手的。
獵:唔,莫非你的堂弟是一個美勞王啊?我不要美的哦,最重要實用。
虎:你放心好了,你就叫獵人王,他就叫獵頭王,是個獵頭專家來的。你講得出的人,他都幫你找得到。不過他的脾氣很飄拂的,所以我都不是很敢打攪他,不過我和我的堂弟,感情挺好的,就是這件茅屋了。

虎:堂弟!
堂:沒人啊,走啦!
虎:你堂兄啊虎!喂,開門才說啦!
堂:睡了啊!
虎:我們去黃山追尋千年難得一見的神鴿所生的十二金蛋啊!你有沒有興趣跟我一起去啊?嚇?有廚師,三餐不用憂的!有得玩有得吃!
堂:有什麼吩咐,請開聲啦!
虎:你有沒有什麼高手介紹啊?
堂:高手?這個年代還那裏有高手的啊?那些所謂的高手,實情個個都不行的。
獵:喂,老兄,你怎麼做生意的,自己倒自己的米。
堂:唉,你不明白的啦,這個江湖,沒有希望的了。
虎:不要說那麼多了,有什麼猛人檔案給我們過一過目啦!
堂:呐,你們自己選啦!不要失望哦!
獵:哇,好大本啵!怎麼選啊?
虎:掀到哪頁就找那個就行咯,嘿!
獵:有多少頁啊?揭一揭就完啦!
虎:好!第一個,江西姑娘李佩,五尺七寸,領導才能,撼稱一絕…
美:呐,你不要再說那麼多,現在我決定,五點先去菜館吃飯,然後去市級買布,五點之前一定要趕回來啵!我做過調查的了,這個時候,加上桃花陽光就最美,那麼決定啦,未時在市雜大榕數下等,遲到者,自悟啵!
獵:啊,這個好,這個好,有人做個決定,做完資料收集。
堂:好,那麼就下一個吧!這個湖北大笑姑婆陳瘋,笑聲震天。
瘋:哈…哈…
獵:喂,這位姑娘笑得那麼開心,那麼大聲的?
瘋:哈哈…唉呀,凡是一笑置之,笑一笑,世界都美妙啊!
獵:哈哈哈…咦哈哈哈…這個厲害,真的很好笑,哇,原來笑會傳染的喔!哈哈哈…
眾笑
虎:夷,好高度行哦,這個旅程一定歡樂無比了。好,下一個。
堂:唔,山東善良王,歐陽尖,心地摯友名震江湖。
尖:唉呀,這只松鼠仔,你被那個樹枝勾著條尾巴,等我幫你解困。哎喲,你為什麼咬我的手指啊?不要緊,少少痛而已。最重要你沒有事。來啦,來啦,唉呀,你的小牙齒沾滿我的手指的血哦!我幫你抹回先啊!咦,要走啦!那麼好啦,有緣再會啦!唉呀,不好意思啊,踩著你的野草,我儘量走回那麼爛泥路啦!那麼就不會踩到你們咯!草草!
獵:哇,這個好,這個好,他那麼好心地,到時問他要他的蛋,他一定肯送給我。
虎:喂,堂弟,這個所謂猛人一個山東一個江西,那麼遠,是不是真的有其人的啊?
堂:那麼你們選定了沒有啊?
獵:都沒有其他選啦!整本簿子是有這幾個。
堂:是這幾個了吧?好啦,跟著來啦!

 

------------------------------------------------------------------------

《鴿子園》第二十一回  搵蛋討蛋又搗蛋

 

旁:呐,就在這個時候啊,堂弟就帶了兩個玉面虎和獵人王進去了一條地道,地道的盡頭呢,就有一道門喔!門裏面呢,有一道布幕,在這個時候,堂弟就將布幕一拉。

 

堂:喂,開工啦!
瘋:呵呵哈哈……在下湖北烈女陳瘋,烈女…凡是一笑置之啊…哈哈哈……
尖:你們好,在下山東善良王,歐陽尖。咦,這位兄台你可否站過少少?因為你遮住了陽光了。這盤花吸收不到陽光是會死的。麻煩你站後一步,因為你踩住了一隻螞蟻啊!就是這樣死了啊!我出去葬了它先。好慘,死得…
佩:小女江西計畫王,李佩。
獵:王什麼啊王,個個都王。
佩:不要說那麼多了,我做好資料收集的了。就快日落,我們現在去三條街那間菜館吃東西先。那邊今天早收哦,然後就去市級鞋店拿草鞋,我訂做了十二隻草鞋,方便上路。
虎:你又知十二對?
佩:我的人很有計劃的,一年前已經訂定,預備不時之需。
虎:美不美的啊?什麼質地先?
佩:杭州鞋王步昇,用最有彈性的藤,再用人手織成,最新型號,只分大中小碼。
虎:哦,都可以啦!但是不算最好咯!
瘋:哈哈哈…
獵:為什麼突然笑?
瘋:不好笑嗎?要求那麼高,就嫌自己辛苦。一笑置之就算咯!
虎:又是哦!好,有導遊帶隊,又有杭州鞋步昇,又有善良王,可以啟行了。
堂:我收拾好東西了。
獵:你剛才說不去的啊?
堂:我剛才說等下先而已嘛!現在不就等下咯!
獵:那麼你又說人生沒有希望?
堂:是喔,那麼還是下次先吧!
獵:那裏有那麼多次下次啊?走吧!
佩:好,那快點走吧!好,我改了計畫,先去拿鞋,然後去吃飯,那麼吃了飯就會眼睡,那麼之後,這兩更之後,我們……

 

旁:於是這班江湖猛人就浩浩蕩蕩匆匆上路啦!

 

漏:等下,等下,不要漏了我啊!
獵:邊位啊?
漏:在下蒙古保漏王,正!專保漏啊!
虎:咦,你的名只有個鄭字那麼奇怪的?
漏:是哦!留了個輝字!我叫鄭輝!
虎:哇,這樣也可以漏?
漏:是咯!是咯!連我都漏。人數未夠,未夠人數了吧!
獵:啊,是啊,是啊!加你剛剛好啊!簡直是完美天下無敵啊!走吧!

 

旁:於是這班江湖猛人又浩浩蕩蕩匆匆上路啦!

 

漏:啊,等下,等下,等下……
獵:什麼事啊?
漏:啊,漏下了行李啊!
獵:你還有沒有東西漏啊?
漏:等等等等,很快,很快,很快…

 

旁:於是這班江湖猛人又浩浩蕩蕩再匆匆上路啦!

 

漏:啊,等下,等下,等下……
虎:又怎樣啊?
漏:啊,忘了說多多指教!各位多多指教
獵:唉,伸他一腳啦!
尖:喂,你們不要走得那麼大聲啦!那邊有很多蚊子在睡覺啊!你們走得那麼大力,會吵醒他們的啊!
佩:快啦!要快啦!那間鞋舖就關門的啦!我和你們說好啊,先把尺寸說給我聽。我幫你們拿,爽一點啦!
瘋:哈哈哈…好好笑啊!
漏:咦,等等,好像漏了一個人哦!喂,你堂弟,獵頭王呢?
獵:是哦,在後面咯!
虎:唉,怎麼的啊你?
堂:唉,人生真的沒希望。我還是不去了。下次先啦!
佩:唉,我們以後叫他灰王啦,那麼灰!
獵:怎麼個個都是王啊?
虎:哼哈,不是怎麼襯得住你啊?行啦,行啦!

 

旁:玉面虎突然加入金蛋團,他又突然拉攏一班王什麼王親國戚隨團出發啵!而每一個王都是浮誇的性格,當時我都很想打探一下關於這個團的消息。而得到答案是,全杭州根本沒有一個人知道有些這樣的事情發生。

 

-------------------------------------------------------------------------------


謝幕後序


-------------------------------------------------------------------------------

 

 

---第二十一回完---

 


備註:如非譯者同意, 切勿轉載, 如有違者, 將保留任何追究的權利, 請知悉, 謝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09-4-11 01:04:02 |显示全部楼层

《鴿子園》第二十二回 百年人生轉捩點 (XIAOYU 譯)

鳳:柳兄,你要的東西…
柳:不錯,這些白米很好…水呢?
鳳:你放心啦,咳…咳……我一定會辦妥。
柳:你沒找到啊?
鳳:你想煲粥?
柳:病人當然要吃粥。
鳳:你給我少少時間,我再去找。
柳:算啦!你去準備其他的人食糧吧!你有水嗎?
鳳:有,山水…
柳:時間的關係,行啦。
鳳:那好吧,我去準備。
柳:我去看看…楊青青先…

 

旁:這班世外高人,除了廚王柳明樹、切蔥王小鳳、百彈齋主楊青青、紅黃藍綠四獵人、美功王玉面虎之外呢,新加入的成員有:灰王堂弟、導遊王李佩、大笑姑婆陳瘋、善良王歐陽尖,和什麼都漏的保漏王鄭輝。一行十幾人組成無敵隊伍便匆匆上路了。對於這班青年人來說,這次上路,確實是一件大事。

 

瘋:呵呵哈哈……
虎:唉…笑什麼啊?有什麼好笑啊?
瘋:呵呵哈哈…不知啊,好痛快啊,我人生的轉捩點。
堂:對啊,這次有幸跟各位手牽手同行萬里,所謂萬里長城長又長,我們的友誼比它長。情比金堅堅更堅,知足常樂大家樂樂,對於我來說,真的是人生轉捩點,多謝你們啊。
佩:是啊,能夠跟名廚─柳明樹同行,一嘗你煮的東坡肉,真的是我一人最大的轉捩點啊!是了,不要講那麼多,我計劃好了,差不多時候要吃晚餐的了。
虎:這麼快?剛剛才是旅程的開始。剛才才吃了點什麼。
鄭:好啊好啊,有東西吃了,這次真的是人生轉點了。
虎:什麼人生轉點嘛?人生轉捩點嘛。
鄭:呵呵,漏了。
虎:你說話不要這麼急便成了!
堂:唉!人生哪有什麼轉捩點呀!?沒有希望的啦,不如回去啦…
瘋:哈哈哈…大家餓了這麼久也是等今天而已…有什麼吃的?
虎:與這確高手上路,簡直是我事業高峰跌落低谷的人生轉捩點。話說回來獵人王,你的紅藍綠人兄弟呢?都還沒出現呢!?
獵:嗯!他們不喜歡暴光的。但我聞到,他們三個已經在山的那邊三丈之遠平排跟著行,必要時候,他們會現身的了。
佩:好啦好啦!快要亥時了,今晚便在這個山頭紮營了。
虎:這麼快?走了一會兒而已!
佩:差不多的了!我決定了,大家都開始累了,要睡的了。
尖:是啦,要睡的啦,不過,殊~ 出面那班蟬、蟋蟀、還有貓頭鷹,還有螗螂。好慘的,他們一早開始工作,我們睡歸睡,要靜一點。
漏:哎呀,漏了!忘了帶布幕啊!怎麼紮營啊!?
瘋:哈哈哈哈哈~怎麼紮營啊!哈哈哈哈哈~ 無得頂啦!這次真的是經典,真的是經典啊!哈哈哈哈~
虎:不要緊,不要緊!我有朝廷的…
尖:朝廷?
虎:我說遼寧,遼寧千層迷彩對摺帳帆布。
堂:沏…這麼小的一塊,怎樣紮營啊!不要紮了!給我死了算!
虎:誒!你看著!嚇!
眾人:哇~~

 

旁:玉面虎這個什麼千層迷彩對摺什麼布,摺疊起來只有姆指的大,但一打開便半個樹林也能蓋得上。

 

佩:嘩!質地好靚啊!真的謝天謝地啊!
虎:當然啦!來!大家當成是自己的家便可!

楊:我在哪里啊?好冷啊!
柳:有一碗粥,我煮了給你吃。
楊:嗯。
柳:怎麼樣?好不好吃啊?
楊:不好。
柳:唉!一定是因為我沒用到最好的山水。
楊:味道不好,不好吃。
柳:會不會是你餓過了頭兒…
楊:我根本沒有胃口。
柳:那我煮別的給你吃吧。可能你要吃回有一點味道的東西。
楊:我們現在在哪里啊?
柳:暫時休息,天亮了便起程。
楊:去哪里啊?他們什麼人啊?
柳:難道你不知道嗎?去拿十二金蛋嘛!不然,我們怎麼通信啊?來,你過來這邊啊。
楊:過去那邊做什麼啊?
柳:獵人王身形夠大,很溫暖的,雖然是比較臭。
楊:不好啊。
柳:怎麼你什麼都說不好啊?
楊:我說不得好的。
柳:為什麼說不能說好呢?
楊:不要啊,不要問我啦,我不想有什麼事發生。但你可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
柳:你說吧!
楊:我村裡頭的人全都死了,我沒有親人了!可不可以讓我跟著你們?
柳:我一向也預了你的份兒…你不吃粥,我煮點別的給你吃。
鳳:我已經切好了蔥的了,工具也拿了出來了。咳…咳咳……
柳:那好吧!開火燒紅那鑊,我要做招牌菜─東坡肉給青青吃。
雪:你們怎麼放火啊?不要啊,這樣會燒死全部人的,不好啊!
柳:喂!又是你?你倒底是哪位啊?每次都滅了我們的火,喂,你不要走啊。姑娘!
鳳:那怎麼辦!這火又熄滅了,再燒過那些柴,溫度不同,煮出來沒這麼好吃的。
柳:不要緊啦,獵人王的肚子這麼熱,我們改用慢火炆東坡肉。來,把鑊放著他的肚子上面吧!
鳳:那個是誰人來的!?無腳似的…
柳:才不要理她呢,搞定楊青青再算了吧。
楊:不(唔)好吃!
柳:都是不好!?
楊:真是——不(唔)好!

 

旁:於是柳明樹一共煮了三餐給楊青青吃,三次的答案呢,都沒什麼分別的了。    

 

楊:不(唔)好!不(唔)好!不(唔)好!

 

尖:我不覺得是不好,說到底這麼大一個人也沒去過長途旅行,不過這班人也蠻殘忍,殺了很多動物拿來吃!好慘的嘛!我死也不要吃的,我想拿走金蛋,然後放生牠們。
虎:到我沒有…
瘋:哈哈哈哈…好好玩啊!有得吃,又有得玩!你問他啦!哈哈哈哈!
珮:沒有什麼好不好的,我這個人最愛幫人安排計劃,我決定了!這次是一次大考驗來的,十幾人,安排這麼多瑣碎事務,好煩、好累的,但是又要有應急的能力的。好像我叫獵人王捉一隻雞,他捉一條蚯蚓回來,哪裡夠這麼多人吃…那便要立刻想應變方法了。什麼?那些金蛋蛋?隨便啦!要不要也可以的!
獵:這陣子的肚子常有點不適,晚上睡覺時好像讓鬼壓似的。發夢見到有些人煮了我來吃。是否捉了太多動物了,應該積點蔭德。不管這麼多了,總之,拿到十二金蛋便名震江湖了!
虎:是否到我了?我…
堂:唉,哪會拿到金蛋,不如下次才去吧,我不行的了,每次都這樣的啦!這個世界哪有希望的!拿到金蛋又怎樣?我也不能讓他出生的。就算出生了,那鴿子也養不大的了…不如退出算了吧!唉…下次才去吧。
漏:他們漏了我了,我都沒有發表,我也有話想說的,其實…喂!喂!喂!喂!我還沒有講啊!喂!

雪:你們不要放火才對啊!
虎:怎麼又是你?
雪:你啊!把白鴿都殺了!
虎:誒,那些白鴿吃錯東西而已!咦?你衣裙的質地好像好漂亮,在哪兒買的?
雪:春日在天涯,天涯日又斜。
虎:真的好美…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質地,在哪兒買的…姑娘。這麼美的質地,天上有,地下無。不行,一定要…

鳳:咳…咳……怎樣?楊青青說什麼?
柳:不(唔)好…
鳳:還是不好?沒有理由…每個人都說好吃的…為什麼…
柳:煮粥又說不好,東坡肉又說不好,還說自己是名廚。真是諷刺…
鳳:咳…
柳:誒…你咳什麼,為什麼你總是咳嗽…
鳳:我咳嗽了這麼久,你今天是第一次問我…

 

明明我起舞像羽毛 任我輕飄飄都跌倒
難令我羨慕 蝴蝶撲不到晨早
翅膀遲早都衰老

 

 

---第二十二回完---

 

 

備註:如非譯者同意, 切勿轉載, 如有違者, 將保留任何追究的權利, 請知悉, 謝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巴黎show场最惹眼

Rank: 1

发表于 2009-4-13 23:56:49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吗~~~~好想看下面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0

好友

-4

积分

乞丐

艾松永不变,此情天可鉴

发表于 2009-5-2 15:51:04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广播剧有没有拍成电视啊,很想看到:<46>
日夜思君不见君,人比黄花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巴黎show场最惹眼

Rank: 1

发表于 2009-5-2 15:55:57 |显示全部楼层
要是拍成电视剧就好好看噢~
雪特啊  我的爱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紫色的天空

Rank: 1

发表于 2009-5-15 15:12:51 |显示全部楼层
我考完試回來了,要是要幫忙校對或翻譯可以找我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松仁瓜子

Rank: 1

发表于 2009-5-19 13:38:17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你们啊! 听不懂广东话的我们边听边看这个翻译还是不错的! 辛苦了辛苦了!!来:handshake 握个手~嘿嘿...
LOVE松的笨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2-5 22:40 , Processed in 0.12013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