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楼主: sarahui

[小说小品] 鴿子園翻譯 (完成所有章節)

[复制链接]

11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0-12-17 16:23:12 |显示全部楼层
更到28回了。大工作啊。太感谢小霜了。顶一下。
皇上吉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4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護松隊副官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0-12-18 00:05:32 |显示全部楼层

《鴿子園》第二十九回  撥開雲霧淚千行(小不點譯)

---------------------------------------------------------------

前序:

---------------------------------------------------------------

旁:上回說到,楊青青、柳明樹、獵人王、張雪終於找到上官龍那間小屋了。但是去到,上官龍並唔係到喎!只是剩下他的妻子,千百度係到哭哭啼啼。與此同時,玉面虎他們整班原來就是東廠派來的特務的。大家還記不記得,天狗食日啊?

柳:不如先作梳洗清潔,給點時間我,我先進去廚房。你們

善:啊,行的啦!

灰:唉,沖什麼啊,沖了還不是骯髒?

笑:(狂笑) ~我都不喜歡沖涼的

旁:沒錯啦,他們不可以沖涼,因為

銀:二當頭,一時疏忽差點忘記了大當頭的好安排,秘制大狗油,燴了擦上身,變成秘制大熱狗油啊!哈哈哈~

金:呵呵呵呵!最驚他們沖涼,沖走那些油而已。擦了我們這隻秘制大狗油,天狗食日算得了是什麼呢?

旁:那點解玉面虎有突然要放煙花呢?沒錯啦,就因為他們呢以幾天的行程,實在太辛苦。所以他們怕自己的體力應付不來,於是就要會合,回去總壇接受公公的發功,吸取精力,然後才夠膽跟上官龍打過。究竟啊,他們如何才能生擒上官龍呢?

煙花爆竹聲~

雙:快D講!究竟上官龍在那裏?你是不是上官龍假扮出來的?講!

千:我都說我不知咯!他幾天前走了!

雙:走了?去哪?

千:我真的不知啊!

善:不知是嗎?不說的代價很大的。信不信我一刀殺死你啊?我很毒的啊!

千:你要殺就殺吧!生無可戀!既然是這樣,我得不到的人,冇人可以得到的。

雙:捉她回去,嚴刑逼供!

千:咬舌自盡

旁:上官龍的離開,對於千百度來講,比酷刑更殘忍。她突然萬念俱灰,用力咬落自己的舌頭,當時鮮血直流。唉,這一咬,不是為了東廠的威逼,而是為了上官龍的負情啊!

千:嗯~~

柳:大姑,不要啊!

千:太下!

雙:果然是太平天下的遺種啊!給我捉他們回去,進去搜屋,看看還有沒有太平天下的人!

獵:熊王男鹿獵人家族

南:在這裏了,有什麼說啊?

獵:不要說那麼多!快點一起抱著隻肥白鴿!

善:嘿,你這臭獵人還想偷鴿呀?死啦!

旁:在這個時候,獵人王使出暴獵大法盅的四腳蛇裝死法,挨了善良王這一刀。但是善良王一時疏忽,忘記了平時獵人王的身體壯健,連漁船都撞得爛的,又怎麼會挨不住這一刀呢?

雙:千百度死了,剩下一個女孩子!去那裏啊?小姑娘!哈哈哈!沒得走!黑變白,白變黑!

旁:東廠派出來自女兒國的雙面人,主要就是生擒所有女性。雙面人使出他的乾坤太極反面大法。當時楊青青五臟六腑就好像翻轉出來那麼痛,而皮膚頭髮就好像要縮進身體裏面一樣,真是痛不欲生啊!

漏:柳明樹你給我站住!我都忍你很久了,餐餐都漏左是嗎?現在就要重出我的保漏大法! ~~~~~

旁:留王在袋裏面拿了一張透明的膠狀物,就將這個物體,飛向柳明樹身上了哦,然後黏他向牆。之後柳明樹身上大大小小全部縫,包括大腿縫啦,手指縫啦,牙縫,屁股縫,胸肌坑,全部縫都被一D半液體狀的透明物封住晒,真的動不得其正了。

漏:哈哈,我還有些東西是不會漏的。開兩個鼻子洞給你透氣啊!想死,都沒那麼容易啦!哈哈哈哈哈哈!

善:找過晒,完全沒有上官龍的蹤影。現在先將活口帶回去給公公。看看公公有什麼指示!好!放火!燒晒呢度D東西!整個黃山都燒晒它!

虎:吓!放火?

雪:你唔好激怒我啊!

虎:好質地姑娘,你跟我走好不好?你去邊呢?

雙:玉面虎,人質已經抓完了,還在那裏做什麼啊?那麼大火,想死啊?

旁:於是,這班東廠的高手,就帶了整身散晒的楊青青,同埋藏有柳明樹在裏面的一塊長方形透明物返回朝廷。黃山的鴿子園這一場大火,燒得紅紅火熱,張雪就顧著救火,玉面虎就只要跟東廠一班人離開了。

虎:我一定會再回來找你的,好質地!我一定會再回來找你的!好質地!

旁:至於上官龍間屋一場大火,當然是由張雪用水撲熄。場火熄了之後,見到千百度的屍體,燒成黑炭一樣,真是慘不忍睹。還有獵人家族…..

熊:哇,燒到焦完的?

男:幸好死不去

鹿:咦,這個大姑燒到那麼焦的?嘿,不要緊啦!嘿!女的?

男:哇!只白鴿還沒斷氣哦!

獵:十二金蛋一定在只肥白鴿肚子裏面啊!幸好有你們擋著場火!

熊:會不會上官龍躲在鴿裏面啊?

鹿:傻佬!

-----過場------

雙:啟奏金龍船大人!

金:唔!

雙:在下已經將現場證據全面銷毀,還活捉兩大領袖歸來盤問!

金:咦,這塊透明的,是什麼鬼東西啊?

雙:大人,此是領袖之一廚師柳明樹啊!

金:那麼上官龍呢?

雙:大人,上官龍,一早已經逃離現場了!

金:哼,臭匹夫啊!暫時先不要告訴金鷹公公知住!雙面人,用你最仁慈的方式,盤問這兩個活口啊!

雙:小人遵命!

虎:大人,仍有一活口還未捉到。

金:還有?

虎:有一位姑娘叫張雪,在下懷疑她,知道上官龍的下落。請大人派在下死命追尋!

金:張雪?名字那麼熟悉的?唔!三十年前,茶葉園,竟然燒她不死?

雙:大人,玉面虎他(咁咁咁咁咁)

金:唔!玉面虎

虎:是!大人!

金:我就派你去活捉張雪啦!

虎:小人遵命,捉不到他,我不回來見大人!我現在立刻去!

金:雙面人!

雙:是!

金:沿途跟住呢個叛徒啊!

雙:知道!

-----監獄中------

善:快點說啊!做什麼去黃山啊?為了什麼?找上官龍做什麼啊?哈?

楊:不是說了?我很悶啊!整村的人走完,沒人陪我,那麼巧,他們整班人上路,我就

善:那個會信你啊?呵呵呵,給點時間你做個好一點的藉口,你啊,柳明樹,你是不是上官龍的孩子?!?

柳:啊?

善:哈!?!

柳:唉,我都說我們去找金蛋咯,是因為西湖那些白鴿都死光了,我們沒得通信

善:朝廷早有通告,五個人以上的聚會皆屬違法,你們每個星期有聚會喎!分明跟朝廷作對!

柳:都說不是咯!我們根本上不知道誰是上官龍,我們聚會亦都不是反朝廷,不信你看看,這些就是我們通信的字條。

善:柳明,對不起,我真得很不喜歡”…不喜歡什麼啊?!?

楊:呃,不喜歡吃他煮的東西啊!!!

善:你兜得到,呵呵呵,你都蠻有急材的啊!這樣都想到?!?楊青,在約時間煮多餐你吃!我發現了原來….”為什麼有燒斷的啊?發現了什麼!?!

柳:我….發現了原來真的要喜歡一個人才會煮得好吃的!

善:呃,那麼噁心的臺詞你都說得出的啊?哈?

柳:是真的

善:哈哈哈!!好啊,你們倆不說是嗎?繼續在天牢,餓到你說為止!哈哈哈!

 

------------------------------------------------------------------

《鴿子園》第二十九回  撥開雲霧淚千行

 -----黃山------

旁:呐,在黃昏時分呢,黃山的小屋燒作灰燼,一條黑煙緩緩升天,雲霧散開,群山乍現哦!

千:三十年了!足足二十四行!三十年!

旁:在雲霧四散之後,這片連連山峰上,出現了無數筆鋒剛勁狂草書法的中文字。它有大有小啵,明顯是有人幾經辛苦,才刻在山峰上面的。千百度呢,帶著張雪,去到小屋的後院。就在這個角度,可以見到所有字拼在一起,原來是首二十四行詩,是要在適當的角度,還有景深的配合,才可以看到的。

千:他不再雕米之後,三十年來,每日在這群山裏雕字,我煮東西給他,他不吃,俾晒雷鳥,所以雷鳥越來越壯健。我泡茶給他,他不喝,他說茶永不比舊時濃。

旁:場景非常的壯觀,原來上官龍,是由最小的物體,轉雕為最大的物體,足足二十四行,所需時間是三十年哦!詩句從蓮花峰一直伸延到光明頂、天都峰、刺天峰、白鵝峰,他一撇一捺啊,筆鋒鋼勁,一揮破碎石,好像墨汁一樣沾落玉屏樓、雲谷寺,百年松,冷杉,銀杏,這三十年來,上官龍不停的雕,就是為了這首創世的巨著了。

千:

     飛龍在天,神鴿雷電,

鷹破野竹,雪落飛泉。

 

雪:(哭)你比我幸福的多,三十年來,每天都只是諗著他,但是我卻及不上你可以和他朝夕相對。

千:他每一日,一早就出去,問他去那裏,他就說很忙,很夜才回來,又說很累,很快就睡了,之後原來一切都是為了你。

     龍擒鷹抓,鴿噬鷹春,火燒茶園,枯淚成雪。

     花千無樹,千百有度,欲寄彩牋,過盡千帆。

     雁字回時,天涯望盡,山長水闊,兩處愁閒。

     鷹投東公,歸隱潛龍,鴿夢熊兆,十二金蛋。

      回音反響,孤鴿飄零,鳥人自疚,雪自飄靈。

     詩米在前,香葉在後,懸崖獨站,黯然回首。

     茶歸飛龍,米還白雪,神鷹再現,單啼獨缺。

     龍影杳杳,清茶暗房, 三十載情,天各一方。


&雪:兩雄再遇,芳華斷逝,煙花巷陌,鉛華盡洗。

             兩代鴿王,舊歡新怨,百年蟻穴,江湖了斷。

             花前月下,楊青柳明,君子滿林,鴿子滿園。


千:雕到最後的園字,一切就完了。他真是個秀才!

雪:上官兄!

千:我真得很羡慕你。他留給你的微雕白米粒,你不想看可以丟了它算數!但是他留給我的這群山峰,連綿不絕,肝腸寸斷,永遠都留在這裏。

雪:對不起,我對你不起!

千:小姑娘,那麼多年了,還有誰對誰不起啊?你永遠都青春漂亮。你現在還懂得哭,我的淚已經流乾了。

旁:唉,要一次過目睹全首詩,是需要雲海全部散開的。在這一刻,好像那個天專門要那些雲海散開,給張雪看到她心上人的巨著哦!正可謂,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這頭兩個已經死了的人,那頭兩個就快死的人。

-----監獄中------

善:嘿,豈有此理,餓到死都不肯說啊?!?

楊:柳明,我就快餓死了!

柳:嗯~~

柳:我…..我,我還有一袋白米,還有一袋茶葉,本來想要物歸原主的。

楊:不要吃這兩袋東西啊!不是我們的,唔好啊!

柳:這個時候,你仲是講唔好,來吧,吃粒白米,茶葉啊!

旁:呐,柳明樹就餵楊青青吃了一粒刻有上官龍詩句的白米,而他自己也都吃了張雪的一片御前龍井茶葉。你一粒米,我一片茶葉,你一片茶葉,我一粒米。突然,奇怪的事情就發生了!

楊:春欲去,如夢一挺空水,長淚秋天笑雨,花飛繚亂樹。

柳:無計可留春處,只有斷腸詩句;萬湧霄雲多寄語,斜陽天外雪。

楊:一點點楊花樹,一片片御前鴿

柳:寄心中有你,你心中有我;人生欲盼早相見,無會又如何?彩盞已寄,奈失鷹,安度我

楊:思念不如再相見

柳:三日後,申時,泉峰瀑布一會,不見不散!

善:嘿,死到臨頭,還在那裏吟詩作對?這兩個癡男怨女,真怨啊,不死都沒用啊!

筒:唔~~

善:傳聲筒,關住你那麼多年,你還有什麼好講?人來,拿走那把口裏面的大金吉!看看他有什麼講!

士:是

---------------------------------------------------------------

謝幕後序

---------------------------------------------------------------

---第二十九回完---

備註:如非譯者同意, 切勿轉載, 如有違者, 將保留任何追究的權利, 請知悉, 謝謝.

 

[ 本帖最后由 sarahui 于 2010-12-19 22:29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4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護松隊副官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0-12-19 01:35:02 |显示全部楼层

《鴿子園》第三十回  我佛慈悲揚柳樹 (小不點譯)

 

---------------------------------------------------------------

前序:

---------------------------------------------------------------

 

旁:上回講到,柳明樹和楊青青被東廠那班人捆住在天牢,就快餓死之際,逼於無奈吃了幾粒白米和幾片茶葉,奇怪的事情就發生了,柳明樹楊青青兩個人竟然不知不覺地說了三十年前上官龍和張雪的字條內容出來。

楊:春欲去,如夢一挺空水,長淚秋天笑雨,花飛繚亂樹。

柳:無計可留春處,只有斷腸詩句;萬湧霄雲多寄語,斜陽天外雪。

楊:一點點楊花樹,一片片御前鴿

柳:寄心中有你,你心中有我;人生欲盼早相見,無會又如何?彩盞已寄,奈失鷹,安度何?

楊:思念不如在相見

柳:三日後,申時,泉峰瀑布一會,不見不散!

旁:就在這個時候….

憎:在下靈隱蜜得羅波也連環高憎大殿的高憎,善哉善哉!

金:大膽和尚,是誰讓你們進來的啊?竟敢擅闖東廠總部?

憎:皇上

金:皇上個個都說是皇上,我們這裏不是塞滿你們這些白撞的和尚?

憎:這個是皇上玉壐蓋印,你看清楚!

金:唔,真是皇上蓋印哦!想幹嘛?

憎:我來是想拿回那隻鑊!

金:皇上叫你來拿鍋?分明搞事啊!

憎:我們佛堂沒有了個鑊,已經幾十日冇飯開了。

金:哦,要吃又何必兜兜轉轉呢?二當頭,隨便拾一些飯尾菜尾,打發這班臭和尚走!皇上?我呸!

憎:我們要鑊開飯!幾十日沒飯開了!

金:要鑊又要飯?你搞咩呀?

憎:我們聽聞杭州名廚柳明樹被困天牢,皇上玉壐蓋印,你看清楚!

金:上天牢拿回柳明樹隻鑊落黎!

憎:你只是給我們隻鑊,就是想要餓死我們啊?有鑊也要有人煮才行啊!

金:哼!貪得無厭啊哈!

憎:君曾經答應過我們還鑊之時,煮一餐好的給我們吃,還說包不會失望,那你是不是想令我們失望啊?我們失望就是皇上失望!

金:哼,你們這班臭和尚,整天持著和皇上的友好關係,現在連我們東廠都要威脅了是嗎?分明就是和朝廷作對啦!你有皇上的蓋印,不是大晒的!

憎:那你就是逼我們出晒十八羅漢啦?

十八羅漢:嘻~~~

金:你以為區區十八羅漢就敵得過東廠四大金剛了嗎?

四大金剛:我們是四大金剛。

憎:但是十八羅漢每人懂得幾條好漢,加起來有一百零八條好漢哦!個個都餓了好久,你再不還人還鑊,恐怕我們連你都吃了!

旁:在另一方面,玉面虎因為禁不住對好質地姑娘張雪的掛念,竟然公私不分,也赴黃山,去到上官龍小屋的災場。場火雖然已經是燒完很久了,但是仍然還是有很多未燒完的灰燼哦,皆因他仍然未死心,一路在那裏等。

虎:張雪姑娘,幸好你還在這裏。

雪:你騙我,你騙我!你又說陪我找雀仔,想不到你的衫質地那麼好,你的人心底那麼差!

虎:我有公事在身,工作要緊!

雪:你還說慌!你說找雀仔,其實就是要抓上官兄!

虎:到了這個情況,我不怕告訴你,我們東廠獨柱金鷹公公

雪:金鷹?!?

虎:你說你一直在杭州,怎麼會認識朝廷的金鷹公公?

雪:那場火,那場火是他放的!阿虎,你還來做什麼啊?是不是東廠派你來捉我,然後以我做餌引上官兄出來啊?

虎:沒有人派我來!我只是想見多你一次!

雪:你再講一次!

虎:我只是想見多你一次!你不信我啊?

雪:我不要聽你說!我要去找上官兄!

虎:張姑娘,留下吧!

雪:不要阻止我,我要走啊!

虎:想不到,我們原來一直在找緊同一個人

雪:那麼我們兩個其中一個就要放棄

雙:玉面虎

虎:啊?雙面人?

雪:還說不是騙我?你們一個兩個都是想捉我!

虎:不是啊!張姑娘!

雙:玉面虎,你還不銬張雪回去?這次一定可以查到上官龍的下落了!

虎:你們可以不可以放她一條生路啊?

雙:玉面虎,你現在是不是想違抗金鷹公公的命令啊?

虎:張姑娘,你先走吧!

雙:玉面虎,你大膽啊!竟然放走張雪?現在有兩條路給你選,一就跟我回去見大當頭,一就留下你的人頭,讓我們拿回去見大當頭!

旁:就在這個時候,又是張雪要消失的日出時分了!玉面虎,雙個人,三個頭,六隻眼睛,望著日出的陽光,從黃山的雲海透射四散,與此同時,在山另外一邊的一個隱秘的森林裏面

獵:喂,肥白鴿,麻煩你快點生十二金蛋出來啦!

:看,沒有反應啊!到底這只白鴿是不是神鴿來的啊?肥到這樣,好像一隻豬一樣的?

----------------------------------------------------------------------------------------------

《鴿子園》第三十回  我佛慈悲揚柳樹

 

獵:喂,他生不出,不如我們幫它吧?熊王鹿獵人家族!

熊:大灰熊,看我單手捕熊法,單手擒擒!

獵:擒什麼鬼啊?哪里有大灰熊嘖?來啦,幫手啊!

鹿:鹿鹿無窮,我彈!

獵:喂,你彈去哪里啊?老鹿,落返o黎啦!喂,老男不要走啊!雖然這只鴿是母的!

男:母鴿?是公母鴿還是母母鴿啊?

獵:你聽清楚,是白母鴿!它現在生蛋啊,麻煩你幫幫手啊!

 

旁:於是獵人熊王鹿,就在一道只有一張木凳子般大小的肖壁的上面,擺出一個七彩快速孵蛋陣哦!

 

獵:呐,你的腳就放這裏,你的手就放這邊。呐,你的手,那還有一隻手呢?四個人只有七隻手而已嗎?

熊:我只有一隻手而已啊,老王!

獵:是哦,你單手擒哦!那怎麼辦啊?還有一個空位啊!

男:不要緊,我有三隻腳,你不記得嗎?

獵:好o野,天助我也,完美無瑕,你將你第三隻腳,放上來這裏,是,呐呐呐,小心一點啊!留一個位置給白頭伸出來透氣!

鹿:看他的肚形應該是仔來的哦!有可能要剖肚子哦!

旁:於是他們就手牽手,形成一個罩,罩住那隻肥鴿,遠望呢就像一個人頭一樣,四個人加上體溫,同時發熱,加幅孵法速度。到底肥鴿會不會早產呢?三日三夜之後的另一個日出時分啦!

眾: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

鹿:啊!真想不到!

獵:足足十二粒蛋!一人分三隻,真湛!唉,這台真的生得辛苦,元氣大傷個屁股!

熊:剛剛好一打,恭喜啦白鴿媽媽!

: 拿出去賣,那個價錢可以開很大啊!

獵:傻的啊你?拿出去說是白鴿王金蛋,給東廠知道不是說玩的啊!不單只拿不到錢,東廠哪里有那麼便宜?

鹿:那蛋賣不到,要來做什麼啊?

獵:與其是這樣,只踩上東廠,坐下慢慢談!

鹿:好句,用來自己儲,總之好過冇!

------過場-------

金:真得找不到他?

雙:沒錯,微臣在跟蹤玉面虎的途中,不慎給他逃走,是微臣疏忽,微臣知罪!但是,以微臣淺見,上官龍現在已經逃離黃山很遠,跟玉面虎的方向背道而辭,在追尋玉面虎的下落,不如趁早追捕上官龍為上策!

銀:微臣銀龍船,參見大當頭!外面有四個獵人啊!

金:什麼事啊?

銀:我認得其中一個是柳明樹的朋友,即是愛詩橋組織成員之一,四人正想求見啊!

金:愛詩橋?那還不幫殺死他們,還求見什麼啊?

銀:大人,那個獵人手上捧著一隻肥白鴿,像是傳說中的神鴿雷鳥,另外那三個就總共拿著十二隻的金色白鴿蛋啊!

金:金蛋?哼,那還不快D請他們進來?

銀:微臣遵命!

獵:不用你們請,我們自己進來!

金:聽說你已經捉到神鴿了哦?在哪里啊?

獵:就在你面前!

金:這堆肥東西?什麼來的啊?

獵:神鴿雷鳥!

金:整塊肉,哪里是鳥?你當我盲的啊?

獵:在下獵人王,這幾位是獵人家族,熊男鹿!我們四個在江湖上,僅存擁有優良血統的獵人的成員,獵人不說慌,這只真的是雷鳥!

熊:大灰熊,看我單手捕熊法,單手擒擒!

金:叫這兩位阿伯,不要彈來彈去啦!

鹿:喂,老熊,莊重一點好噢!

金:你那麼容易就捉到這隻鴿,早知一早找你捉拿條龍啦!

獵:這只笨鴿蠢頭蠢腦,行動緩慢,要捉都不知道多容易,但要它生這些蛋,都花了我們很多心機!

金:是真是假?我都要找個證明的。要不然有人台一條魚進來說是雷鳥,那我不是好唔得閒?

獵:十二金蛋的色水那麼漂亮,你一看就知道啦!如假包換!

金:開個價錢!

獵:少少二十兩車馬費就可以了!

金:咁著數?

獵:有條件!

金:什麼條件?

獵:放了我的朋友柳明樹!

金:哈哈,呢個柳明樹那麼值錢,對不起,你來遲了少少,你朋友現在在靈隱蜜得羅波也連環高憎大殿啊!

------佛廟---------

憎:兩位施主,真的遲點都就不到你們啊!

楊:多謝高憎!

憎:幸好剛才有一位叫阿虎的年輕人找上門,他知道我們和皇上的關係好,所以專程來請我們去救你們出來的,他說不想人世間,有感情突然中斷類似的事件發生,還要求我們跟他贖罪,那我們就和皇上說,當然順便就要拿回隻鑊啦!

楊:阿虎?

柳:高憎啊,不好意思!大鑊先還你!

憎:我殿佛堂,憎眾過千,又怎麼會沒有後備戒鑊呢?還鑊之說,只是一個救人的藉口而已。況且這只鑊已經惹來東廠仇殺,如我所言,占血之大鑊,不能再入殿了!

楊:唉,都是我們不好!不如我們幫你找人再做一隻鑊吧?

憎:老實說,不要浪費光陰,我們餓了很久,照煮吧?

眾:好!

柳:柳明樹一定會實踐承諾,煮一餐好的給你們吃!

憎:哈~~~施主,杭州名廚的菜,想起都流口水啊!貧憎現在餓到咕咕聲了!但是,恕我唐突,見施主你面容憔悴,眉頭深鎖,到底是不是有心願還未了呢?

柳:是!我們在天牢被困期間,是靠著袋白米和茶葉充饑的,這兩袋東西就了我們一命,現在只剩下一粒米還有一片小茶葉,我們想物歸原主。

憎:好,我們先替前人解心結,以德報恩!

楊:好,那我們就做一次信鴿,送回那些未說完的話給他們兩個!

柳:嗯

憎:但是幫人都要有力的啊!最好立刻有的吃了!哈哈哈

 

------廚房-----

楊:你上次說過,給點時間你,那麼現在是不是時間真正讓我做你的助手啊?

柳:這一關我和你

楊:哼,逼於無奈!

柳:你這樣沒有朋友的!

虎:我玉面虎,一生磚研美學,現在才知道原來詩不及雲朵有勢,娟不及流水順滑,人間最好最美的質地原來早在身邊。前面這個山峰的顏色、線條、形狀,是人世間最漂亮的東西。但是可惜,可能我這一世都不可以擁有它!唯有希望張雪早日找到他的好質地!而我要找的好質地已經在我心裏面!

旁:原來雙面人放了玉面虎一條生路,現在玉面虎已經離開了中原,以後亦不可以回中原,因為玉面虎要展開他全新的美麗逃亡旅程啦!

 

---------------------------------------------------------------

謝幕後序

---------------------------------------------------------------

-------第三十回完---

 備註:如非譯者同意切勿轉載如有違者將保留任何追究的權利請知悉謝謝.

[ 本帖最后由 sarahui 于 2010-12-19 01:37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4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圈圈的老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0-12-19 21:01:48 |显示全部楼层
小霜加油!!快成功啦!!:[42] :[63] 我都把它收成txt文档啦!!

我爱丹枫,我爱丹枫的小兄弟!!!
我爱三师兄,我爱三师兄的小师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4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護松隊副官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0-12-19 21:56:33 |显示全部楼层

鴿》第三十一回  幸福房幸福湯(LILY仔 譯)

  

---------------------------------------------------------------

前序:

---------------------------------------------------------------

 

旁:上回到,柳明青青,被靈隠密得羅耶連環大殿的高僧從救了出此同,玉面虎亦因為雙面人的放生,而流落中原以外邊疆,認識到大自然之美玉面虎終於清楚什麼叫做素質,而柳明樹亦終於覺得自己是有資質成為一個好廚師的。

 

柳:怎樣啊高僧,好不好吃﹖

僧:你這道「清炒粟米」什麼調味料都沒下,都竟然這麼好吃。

弟:就是咯﹗一滴油都沒有,又不黏底。都是這個鑊而已,為什麼平常我們做不到的呢﹖

楊:是因為粟米新鮮,怎樣煮都好吃。你們不要贊他那麼多喔,他會驕傲的。

柳:好了好了,不如贊贊她吧﹗她真的很幫到我手。

僧:這個大殿全都是佛清静地,今次貧僧破例讓這位姑娘去房工作……

:其們已經想走了,但没想好要去哪裡。因為聽說杭州在被東廠混亂。西湖人影都不多了

柳:是啊。還殺光了很多廚師,现在整個蘇杭,大饑荒,有東西吃但没人敢煮。

僧:那,我破例一次,恐怕難免會有第二次,為影響們眾僧修成正果……

柳:我明白的了,我們會去另去向。

僧:並不是這個意思

這樣這樣都不知道怎打算……

僧:僧要施主位出殿了……

柳:總言之我明白了,如,我啦高僧。

僧:哎,本殿面的小茅屋呢,那裡本來是柴房来的,如果位施主不介意呢,可以在那會犯佛門,又可以偶爾品嚐柳君的巧手齋菜,這樣……哈哈哈哈

是我同柳明就在這間小茅屋落踏入的一刻,我知道,這間屋是上天我的禮物,作為對人好,多你啊,小

柳:青啊,你可不可以你以前的事啊?

:哇!說過好多次啦,整村的人都怕了我。唉!别提了。哎,不如你的

柳:我?

:但是别講有關“吃”的哦~

柳:不“吃”啊?好的哦。我一出世就同食有了。小時候我爹死之前,我一直很有方向的,不過在背後告訴我,什好什不好。怎煮好吃,怎煮不好吃。但自從我爹離開我之,就人给我意了。是不是真的好?我自己都不知。所以呢,我一路都在等一人出現。

:哇!好吃啊~

柳:那你呢?為什麼你什麼不好呢?

 

------------------------------------------------------------------------

 

門聲……

柳:這麼晚,是誰呢

:哇,高僧這麼快就肚餓﹖

:喂!喂!喂!收貨啊,收貨啊,收貨

柳:咦?老?你還沒死?你怎知道我啊?

:你清醒啊?見到你沒事我就放心啦。老友,給回你的廚具,物歸原主。

楊:吓﹖是小鳳用過的廚具啊﹗

獵:我回來的時候經過黃山,忍不住手拾回它。人棄我取,貫徹始終,現在給回了你,就不拖不欠了﹗

柳:難道她真的一世也跟著我﹖

獵:我一早為自己打算好了,柳明樹,你又怎麼辦﹖沒有我捉動物給你,你煮什麼啊﹖

柳:不用喇,全部和尚都吃齋的。

獵:這樣就好了,何況我也想轉轉環境,試下捉給別的廚師,看看有沒有我們這麼有默契。

:你都沒說,你怎知道我們在這裡的

猎:一天到晚最衰都是柳明树啦,这次真的被你累死了。

柳:又我事?

:我們拿十二闖上東廠本來打算救們兩個。怎知道那個獵……

------------------------------------------------------------------------

 

你們來遲了點咯,柳明樹兩個現去了靈隠密得羅高僧大殿了。

吓﹖那個價錢要重新再談。

大灰熊,看我的捕紅花手擒擒

唏哩

~哎呀~你死啦,這塊千年招國大寶玉是金鹰公公的至爱物。世間難尋的,你竟然一手抓碎,人我把這四個混吉天牢啊。

獵:閃﹗閃﹗閃﹗

:看我的獵男松香﹗

金:哇﹗捉、捉、捉走二當頭啦,他捉走二當頭

:喂老,你傻啊,那捉不得的啊。

:要公不,要真要假

殺光這這四個混吉的,救回二头。

------------------------------------------------------------------------

 

獵:就是這樣,現在輪到我們被人捉。所以將東西給回你,沒那麼重可以跑得快一點。沒時間了,不跟你說咯,有緣再會﹗

柳:老獵,我都不知怎麼報答你。

:有機會啦。我們覺得黃山不夠厲害,下一個女星的天外仙,就這樣咯

楊:柳明,那這些廚具……

柳:你說呢﹖

楊:不如好好清潔了它們,用來煮東西給大家吃啊﹗

 

楊:自從獵人王拿回那些廚具回來之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以前小鳳用過,每次我再拿起這把刀、這塊針板、這個沙煲,這個鑊鏟,都覺得小鳳好像站在我的背後,聽到有一把聲音跟我這樣說:「這些蔥,不是這樣切的」。或者是我太多心,亂想東西,又或者好像柳明說的一樣,有人給意見東西才會做得好。

 

柳:唉吖,又漏水。

楊:這個沙裂了幾次,不如丟了它喇﹗

柳:一會拿出去市集,給人修修它。

楊:那好啊﹗

 

柳:有一種人,永遠不會想回以前,永遠向前看。就好像老獵一樣,正在給人追捕,她還會想逃脫之後去找織女星;有人就整天懷緬過去,整天起回以前的事。我想第一種人比較開心點,永遠向前望,起碼對身邊的人公平點。

 

柳:楊青啊,不如今天不要煮了,出去市場走走﹗

楊:那我去換件衣服先﹗

柳:好啊﹗

楊:哎,用不用帶那個沙煲啊﹖

柳:為什麼呀﹖

楊:你又說拿個沙煲出市集找人修的﹖

柳:算喇,想想下都是去市場買個新的,反正也用了這麼久咯。

楊:好啊﹗

------------------------------------------------------------------------

 

柳:店小二

店:是!

柳:我要碗水煮羊肉,要辣點的啊。

店:好,碗水煮羊肉

柳:要辣點的啊。

店:要辣點的

:喂!家裡有東西不吃,上街吃,折墜

柳:那有時候也要看看现在街外的水準嘛?不然怎麼能有步?

店:水煮羊肉兩客

:哇!這個水煮羊肉,真的很不错哦。

柳:哎!你记不记得,天牢含著個橘子的瘋子啊﹖

吃東西不要提起他喇一提起他就吃不下了。

柳:如果说的是真的,那們應應該去找呢﹖

哇﹗這麼難落得清静,找她,又會引起那些東廠搞事;還有啊,我怕又有什麼事不見了你,到你叫我去哪找你啦。

 

旁:唉!人有時會先想自己的。特别是在最幸福的候。有哪想因為幫助其他人而失去自己的幸福呢?但是,大家可能奇怪,底他們說的天牢含住橘子的瘋子呢?他講了麼給楊青青和柳明知呢?

 

柳:人生若盼早相見,無會又如何﹖彩撰已寄,望神鷹安渡黃河。

楊:思念不如再相見。

柳:三日後申時,泉峰瀑布一會,不見不散。

善:死到臨頭還在吟詩作對﹖這兩個癡男怨女,真是怨,不死都沒用啊﹗

:咦?傳聲筒~麼樣啊?了你這麼多年,你有什的啊?人拿走他口裡面的大柑桔,換個新的給他。由得他,不要理他﹗

筒:哈!哈~~

:喂﹗喂﹗喂﹗還笑什呀?

筒:泉瀑布!哈哈~~位小兄弟,這位小姑娘。這些是三十年前的事了,知道多啊?

:有,叫雪的姑娘,好想找她失散了三十年的心上人。

:哈哈~~不是上官龍吧

柳:沒錯應該是叫上官

筒:哈哈哈~~找回失散三十年的心上人,最偉大的真是感人啊﹗

柳:那你又知道上官的什麼啊

筒:嘿嘿~~小兄弟,等我說給知啦,上官不是他的真名,他的真名是肥龍

 

------------------------------------------------------------------------

     謝

------------------------------------------------------------------------

  

---第三十一回完---

備註:如非譯者同意切勿轉載如有違者將保留任何追究的權利請知悉謝謝.

[ 本帖最后由 sarahui 于 2010-12-19 21:57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8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娇娇的老公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0-12-19 22:02:22 |显示全部楼层
:[42] :[42] 谢谢小霜,已经放进手机了。

我爱丹枫,我爱丹枫的小兄弟!!!
我爱三师兄,我爱三师兄的小师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0-12-19 22:02:54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之。表示我已经下载到三十一回了。谢谢你们的辛苦劳动。
皇上吉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4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護松隊副官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0-12-19 22:26:34 |显示全部楼层

鴿子園》第三十二回  骨精淫鳥大雞蟲 (LILY仔 譯)

 

---------------------------------------------------------------

前序:

---------------------------------------------------------------

 

旁:上回說到,柳明樹和楊青青被靈隠密得羅耶連環高僧大殿的高僧收留了在大殿外的一間小茅屋,他們一起共同生活,過著一些幸福快樂的日子。他們兩個人一起住,一起吃,一起想回當日在天牢裡的日子……

 

筒:這些是三十年前的事了,知道幾少多啊?

:有,叫雪的姑娘,好想找她失散了三十年的心上人。

:哈哈~~不是上官龍吧

柳:没應該是叫上官

筒:哈哈哈~~找回失散三十年的心上人,最偉大的真是感人啊﹗

柳:那你知道上官的什麼啊

筒:嘿嘿~~小兄弟,等我說給知啦,上官不是他的真名,他的真名是肥龍

柳:肥龍

筒:沒錯啊再熟點的朋友,嘻嘻叫他「淫龍」添呀

柳:為什麼

筒:人如其名嘛,還用解釋﹖年青人,你剛才吃的茶葉,是他走私回來的。

---------------------------------------------------------------------

門聲

 

筒: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和月。

壯志飢餐胡肉,笑匈奴血。怎樣啊?上次那批貨有沒有跟進啊

筒:哈哈~~肥龍你要的,然不令你失望啦。,十斤御前井,找得好辛苦啊。

:哈哈哈,好嘢啊﹗喂,記住帳先。

筒:啊?又記帳?喂!你的帳存了好多啦。

:好!那一口樓﹗

筒:嘿嘿,那又不同。幾時呢?

開心快活時咯﹗

筒:好,一言定。

筒:肥龍他回到家每晚就用這些葉與一個姑娘通信每朝夾住一小竹簍茶葉,還說自己是經營生意的。

姑娘,無計可留春,只有斷腸詩句,萬種霄雲多寄,斜天外雪。上官字。嘿嘿嘿這句真的抄得這麼好,一定搞到她輾轉反側,到時再約她出来,這樣還不可以為所欲為﹖今次真是冇死了,嘿。喂!金鹰!

筒:至於金鹰,是一自由身送信的差。大近視﹗

鹰:怎哥?哪封給哪個啊,看好呀,免得好像上次一樣送錯了。

:你清楚啊,是市集那個封是姓鄧那個是姓張那個才是姓張那個……住啊,别搞错啊,我警告你啊﹗

鹰:行了,住了。龍哥啊,我送想去洗個澡鎮新開了一間池,池水好神奇啊你去不去啊?

:啊,這麼神奇然要去啦,在就去,即刻去呢﹗

筒:這個泉峰池,是用天然瀑布水做成。一邊熱,一邊冷,姑娘就在瀑布一加冰一加火。吸引了好多客人,生意好到不得了。

---------------------------------------------------------------------

瀑布水聲

 

:哇!真舒服。喂,金鹰,你跑得這麼快,不做特務就浪費了喇,做什麼郵差啦。我你打通門路進朝廷做東廠就這樣,工又高,我在朝廷識好多人啦。

鹰:唉,朝廷麼遠我仔細老婆嫩,怎麼能放低啊﹖

唉﹗那就整家搬過去咯﹗朝廷一個月,好你做一世郵差,想想啦。喂,個新地方叫太平天下,那名聽落好啦,入面的姑娘全部新來,湖北那邊還來了幾個聽說蠻嫩口的那怎樣啊﹖

鹰:吓﹖不行被老婆知道不行的啊。

車,我不會拆穿你的嘛﹗況且你老婆又不認識我怕什麼啊﹗來吧﹗試一次

鹰:不要啦,你我,我怕我上癮啊

龍:車﹗

---------------------------------------------------------------------

鹰:哇!這裡好靓哦。

店:太平天下,位,

老板:老闆這邊這邊過來杯酒先,過來。要麼呢

來這裡當然要姑娘啦,有什麼好啊?

老闆啊﹗謝謝,這個新來的叫千百度,合不合心水﹖

千:小女子千百度,廣西,公子有

~ 又幾正的喎﹗金鷹,這個你的~

鹰:哥,哥。我還是先走啦,有信要派呢。

:喂﹗唉這麼怕死做大事呀,這個千百度我要啦~

千:公子,有熱毛巾,不如抹抹手先喇﹖

老闆:還可以選擇,這位姑娘叫做香滿路。咦﹖公子,你個朋友呢﹖

龍:他說這裡質素好差,走了喇。

老闆:冒犯了,我們一定會好好招呼你的。來,大人來。

龍:香滿路對吧﹖嗯,真是「香滿路」啊~

千:這位客倌,如果再不夠的話呢,我們太平天下剛剛還新鮮來了一個驚世美女﹗平時那些高質素的我們叫模特兒是吧~ 這個更厲害呢,屬於本樓的明星級數啊﹗來來來,俾官人見識下,來喇,雷鳥﹗

雷:小女子雷鳥。

:哇,位雷姑娘果然不同凡響﹗

雷:不知怎樣可以服侍上官呢?

:唱首歌來聽下聽聽你把聲好不好聽先啊。

老闆嘻嘻,好不好聽啊~ 客倌這邊,給你一間皇帝房。

哈哈哈雷鳥你的皮膚啊~

雷:哎,公子,熱毛巾啊,抹手先喇﹗

千:公子,我跳隻舞給你看看喇。

龍:什麼舞先啊﹖

千:唉吖﹗就是 什麼都「冇」咯﹗

龍:好好好好好~雷鳥,我隻手抹乾了咯~

雷:真的乾﹖看看~ 嗯,怎會那麼濕呢﹖

龍:係喎,那豈不是要抹過﹖

雷:等我教你喇﹗ 拿隻手來~

旁:哇﹗想不到上官龍原來是個這樣的人,真的人不可以貌相喔﹗相信大家都聽到入了神呢﹗不只你們喔,還有在天牢裡面的楊青青和柳明樹都聽到入了神,還信到十足十呢﹗

柳:那接著怎麼了啊﹖

筒:用不用這麼急啊﹗年青人,慢慢歇一歇,等我講下那個信差金鷹先喇﹗

鹰:娘子,娘子

雪:今天這麼晚回来。

鹰:

雪:你做什麼滿頭大汗啊?

鹰:娘子,没什麼,今日好多信派啊。不起啊娘子,最近真的沒時間陪你啊。

雪:不要,公事要的嘛。我煲了湯給飲啊

鹰:娘子,你真的是辛苦了,如果將來我搬去京城,我入朝廷工作,那你……

雪:啊?不好啦,京城那麼遠有啊,聽說朝廷裡沒個好人,我不想你變壞。我寧願好像現在這樣。

鹰:嗯,我也是這樣想啊﹗好啦,我娘子,我留在這裡

雪:不過遲點,可能辛苦啦。

鹰:為什麼

雪:我,我……嘻嘻……

鹰:真的﹖你别骗我啊,好嘢

---------------------------------------------------------------------

:恭喜你啦金鹰。不過有了孩子就好煩的了,嗱,在他出世之前呢,我同你去太平天下玩一回,上次你無端端走掉了,搞得我霸王硬上弓啊。不過新到那位姑娘真是……哇,手勢真的蠻好啊﹗喂,怎麼樣啊﹖去一次呢﹗

鹰:唉,我又不是你。

享受人生呢﹗金鷹啊,你幫我送這封信去姓張那裡。

鹰:又寄信啊龍這麼多時間應啊﹖幾個喎~

哼﹗我最近在市集那裡識了個更加正點的遲點給見識一下

鹰:不用了,不用了。我走了龍哥。

喂﹗喂﹗喂﹗喂﹗的那啊,你别丢啊,次我得好好的啊。

鹰:行啦

姑娘,三日,泉瀑布一,不不散。上官字。

筒:肥龍他真的是離譜啊,三日後那個張雪姑娘真的赴約瀑布啊。

雪:上官兄~你的字,就多了。想不到你的樣貌是這樣的,讓我看看~

寂寞的时候,是需要温暖的。

雪:上官兄~你要多,我有多了。

筒:哼!不止啊聽完先喇﹗有一日啊,金鹰怎找都找不到他娘子。

鹰:娘子!娘子啊,真是的啊,身懷六甲還就周走。算啦,做完剩下的事先。咦?這個又回給龍哥哦。唉!些姑娘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自己找的。

雪:上官兄,思念不如再相啊。雪字。

鹰:哥,哥!咦?今天找個個都不在家呢???哥,哥你有信啊。是姓張

:姑娘。

鹰:咦﹖房裡的啊。

:想不到,我真是有缘啊,在市集見過一次面就情投意合。姑娘,你喜歡御前井啊?御前~

雪:第一次

難怪你的心跳得這麼厲~

鹰:?娘子

這個是你娘子?

雪:相公?

鹰:死肥龍,我要殺死

筒:来,金鹰一怒之下整個都癫了,一刀死他的娘子。唉!一屍兩命。

吓﹗那那個上官樣了

筒:那個肥龍啊﹖天沒眼啊﹗給他逃脫了﹗豈有此理﹗

柳:那你又為什麼給別人困在這裡呢

筒:唉﹗後来,金鹰死娘子,受不了打竟然,做了東廠特務過幾年之後還攀升為太監之首呢﹗他因为龍這個賤人以不能再嫖,上下所有的妓院全數盡毀,包括我辛苦經營的太平天下。唉!有,太平天下的店之,雷和千百度都對肥龍念念不忘,還走了去找他。然後,竟然三口子就這樣隱居深山。肥龍,你個賤人,竟然給他享盡齊人之福你說這個世界没有天理啊哪里有天理啊?你說啊﹗

店:水煮羊肉,啦。

:哇!這個水煮羊肉,真的很不哦。

柳:哎!如果他的是真的,那們應不應該去找雪呢?

:你們剛才說得太離譜﹗

柳:咦?老,你不是被人追捕中的嗎?

追完喇﹗那個銀龍船,獵人男捉了回去才知道,監﹗公又不是又不是,就還給東廠了。咦?水煮羊肉弄一口來﹗哇!好

:喂,你們講錯,莫非你到的那版本又不同?

完全不同﹗

柳:喂,版本是真的呢?

然我那個才是真的啦﹗嗱,其實是這樣的,上官假名,真名是:

---------------------------------------------------------------------

     謝

---------------------------------------------------------------------

 ---第三十二回完---

 

備註:如非譯者同意切勿轉載如有違者將保留任何追究的權利 知悉謝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4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圈圈的老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0-12-19 22:58:26 |显示全部楼层
哈~~晚上要再仔细的好好研究下。。。

我爱丹枫,我爱丹枫的小兄弟!!!
我爱三师兄,我爱三师兄的小师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4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護松隊副官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0-12-20 16:31:31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三回  三十功名塵與土 (LILY仔 譯)

---------------------------------------------------------------

前序:

---------------------------------------------------------------

 

旁:嗱,江湖裡面,大大小小的鬥爭每天有幾多單﹖唉﹗真是數都數不清。親眼目睹的、傳來傳去的、聽回來的,真的假的什麼都好,始終都會有人贏,有人輸。有人大出風頭,亦有人黯然離場。不過,相信最死得不明不白的受害者呢,就是死在別人口中的﹗正所謂「人言可謂」嘛﹗一張嘴往往比一把刀殺人來得更加有威力。當柳明樹和楊青青想回被困天牢期間,從太平天下遺種傳聲筒的口中聽回來有關上官龍的另一個版本,令到他們兩個都半信半疑之際,就是這個時候江湖收賣佬獵人王又在他們身邊出現了。

 

:你是不是親到啊?

柳:到。

傳聲筒名叫傳聲筒就即是喇叭。你這樣都信?我看不起你啊。

柳:喂,但他是當事人之一喎﹗

:你一定是被困到傻了啊﹗傳聲筒被金鷹關在天牢困三十年了,足足三十年啊﹗在這三十年都咬住一個大柑橘。

楊:我見二當頭每天都派人換個新的大柑橘給他咬的啊﹗

我也只不過是聽回來的,可信性非常高。東廠有好多古靈精怪武功法寶那個大柑橘聽說不是一個普通的大柑橘。全名叫耳濡目染大柑橘。

但是平時就叫柑橘掩人耳目

沒見那麼久真的好多啊没错﹗傳聲含住這個柑橘這麼多年,就自然成金鹰的傳聲筒。金鹰特地要他圍說给人這個一個錯的版本,從唱衰(抵毀)上官龙

柳:你親眼見到?

:我到。怎麼了?不信我呀?

 

旁:人王真的說得沒錯,金鹰真的利用傳聲的口上官威水史頭換面,遍江湖。被別人的口害得雞毛鴨血的上官呢,三十年再度起舊情人雪,接近七十的他,似乎希望生命完結前的這段荒圓晚景,做回一件他以前没做的事。上官龍毅然抛下千百度,獨身上路再尋張雪啦。

 

位下官,有什可以到你

請問,你有没有房啊?

:有的,一人啊?

:我都想……不是。

位客,不,最近江湖有些事,新規舉,登記了個名先啊。

哦,可以可以,在下上官

這位,不好意思啊,我一時眼花今晚的房全部被人租了,不到你,不好意思。

:那,那,那請問近還沒有棧啊

:不清楚啊。

:喂!喂!喂!

--------------------------------------------------------------------------------------------------------------

 

:不好意思位小姑娘。

女:什事呢?伯伯。

:在下途經這裡,年紀老邁,不知可不可以一杯清茶以解口渴呢?

女:可以,我拿给你啊。位伯伯一定走得好累了,不如進來稍息啦。

:那了。姑娘,未教,在下上官

女:救命啊,救命啊,相公!

:什事啊?

男:出去,這裡不歡迎你啊﹗走!

:到底生什事啊?

男:快走,再不走我把刀沒眼的啊﹗快點走!走啊!

:我口好渴啊,救命唉呀,杯清茶啊,求求你啦!

 

旁:唉﹗又要套用回當年上官龍那句「年光似鳥翩翩過,世事如棋局局新」﹗今天開棋局的人是金鷹,身為東廠之首,要唱衰一個人真是易過借火咯﹗以訛傳訛,現在全中原都沒有人歡迎上官龍喇,這個六十八歲的阿伯,晚景都算慘涼咯﹗

 

龍:好肚餓啊﹗又沒有了銀兩,怎麼辦呢?

 

旁:嗱,上官三十年雕得黄山的山都是兩條手臂,正所有一技之防身,都不怕找不到

 

女:嘩,個阿伯那麼老還賣藝!

男:看看,年紀這麼大,都這麼粗壮,真是難啊!

:各位各位,在下上官龍,来自安徽黄山咳,在表演手碎石,還有食指雕米,望大家打

女:哇!大淫蟲上官龍來的啊!啦﹗

男:走啦,阿伯!這條村歡迎你啊,快走啦﹗走啊﹗

:是不是我表演得不好,大家多多包涵包涵。

男:你這個淫蟲啊!你以前的所作所,我的多了你别弄髒我們的村啊,你再不走就别怪我不客氣啊!

龙:大淫蟲?淫蟲?們聽誰說的啊?

男:拿塊石頭來!

龍:喂﹗喂﹗不要打臉,還要找吃的喇!

--------------------------------------------------------------------------------------------------------------

 

旁:正所謂「人言可謂」,上官三十年掛住張雪,在黄山的山峰刻足足十四行,都只不希望在僅餘有生之年呢,同真正喜歡的人多一面。可惜想的人呢就依然没到,現在還被人誤會了前半生的功績換來一身淤滿臉塵與土。所以要得罪人,就千不可以得罪口臭的人,他們最厲害的就是周圍唱人。最惨的就是一平民百姓是羊群心理麼就信從來都没什麼自己的主

 

柳:青啊,那怎麼辦啊

:嗯,我信老。上官龍沒理由是淫蟲,你呢?

柳:我當然不是大淫蟲

你都不敢。

柳:那我是不是應該幫幫張姑娘呢?

 

旁:~人呢,都要知道那人在哪裡才行的咯在在哪呢?~這個我就知了。原來張雪呢,她正在一上面。這條橋呢,並不是三十年前金鹰同上官橋,也不是柳明樹青青他們愛詩橋這條橋呢,就是横跨陰陽兩界的 — 奈何橋喇

 

孟:都是候啦,張三十年喇,三十年你都心未了不如過來喝這碗孟婆湯。喝完之後,前生今世,什麼都不記得。然後走過這條橋去投胎轉世,重頭來過咯﹗來,喝下它吧!

雪:孟婆,我拋不下啊﹗

孟:唉~只不過是一面之緣而已啊!

雪:就是因為一面之緣……

鳳:這位姑娘,那麼面善的?

雪:你是﹖

鳳:我叫小鳳啊﹗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的啊﹖

雪:哎,好像真的有點面善吧﹗可能見過,但不記得了。

鳳:不記得就算咯!反正喝了孟婆湯,過了奈何橋,就什麼不都記得。

雪:哎,小鳳姑娘,你要走過去喇﹖你捨得嗎?

鳳:人生於世,吃多少,穿多少是注定了的。有幸認識了一群好朋友,曾經有過存在過的價值,還可以怎樣啊?既已成鬼,就做一隻安心的鬼;做成冤鬼的姑娘,還留在陽間干什麼啊﹖這個世界再不屬於我們的了……不如一起喝了這碗湯,走過這條橋吧!

孟:對咯,對咯!這位小姑娘就說得對了﹗唉,你三十年大大話話來到橋邊十多次,後有好多人在排的。

是咯,走啦天有不測之風雲還留在這裡萬一被些什麼道士用邪門怪招捉了永不超生的啊﹗

孟婆:嗯。

雪:那……

鳳:是不是呢﹖都下雨了喇!

:是清明的雨啊﹗

 

(回想):上官兄,此乃最后一盏雨前井。因此茶每年只在清明一前採摘,因而命名珍惜,雪字。

 

孟:姑娘,﹗喝碗孟婆湯啦﹗,當是杯茶那麼一口氣喝完它!

雪:茶!茶!不行,我不可以過去的啊!

:那你什麼時候才肯走過去啊?

孟:嗱,不如這樣吧!多一天時間自己,如果決定忘記前事……

:你回來吧,我在橋頭等你,我們一起走過去啊。時辰碰對的話,很可能,投胎我們是姊妹啊

雪:一日時間……

 

旁:終於來到最一日的時限,一日之内雪要找上官龍﹖唉,三十年都找不到,一日又怎找得到呢﹖孤注一擲之下,雪就再去她和上官龍唯一一次見過面的地方瀑布啦,希望等他的出

 

===瀑布===

 

女:哇!下雨啦,不如先躲一下

男:喂,有姑娘仔在瀑布下面喔﹗

女:咦﹖是喔,下雨還坐在那裡做什麼呢﹖

男:姑娘仔,姑娘仔啊﹗喂,好危的啊,你上來先

女:她沒反應喔,咦?

男:咦﹖她在哭喔﹗

女:什麼事那麼傷心啊﹖

 

旁:瀑布飛瀉落泉,水花雪的臉龐溶入她的水,滴下那件濕透的白衣裳。再加上清明的綿綿,齊齊襯托張雪心裡面綿綿,令到張雪更加懷念上官龍曾經這裡滴過的汗水。那麼多樣東西去換一碗孟婆湯那究竟值不值得呢﹖

 

--------------------------------------------------------------------------------------------------------------

鐘聲~

 

僧:柳明,又煮大鑊雜鍋造福善信啊,你真的好心地啊

柳:善哉善哉。上我煮鑊雜菜是要找楊青,如今楊青在我身邊;今日再煮雜菜鍋是要找張雪。那麼大,煙這麼猛,她一定會知。

:哎呀,突然之間下雨呢?

僧:是啦,今天清明的嘛。

 

旁:唉!天公不美,連找張雪的唯一辦法都實行不到。柳明樹的火很快就被雨水澆熄了

 

:唉!想人都不到

:不記得是清明呢

:柳明啊,不如進去避避雨先喇

僧:柳明,出面好多善信說聞到你煲雜菜而來,你出去看下。

 

人群洶湧……

柳:哇!比上一次還要多人呢

:各位,要討雜,請

 

A:喂,你剛才有沒有發覺啊?來的時候有頂橋子給人塗鴉啊,寫了什麼「蛾兒說柳」幾個字啊

男:對啊,對啊﹗我家門口又被人塗鴉啊,寫了什麼「黃金縷」在門口啊﹗唉,都不知道哪個瘋子!

A:你是不是得罪了別人啊?

B:咦﹖說開就說喔,我今早發現我匹馬的馬蹄底下有人刻了「笑語盈盈」啊,還有那條馬尾被人刻了「暗香去」呢﹗是不是我們得罪了同一個人啊?

A:裡面門口都中招呢﹗「眾裡尋他」?哪個這麼多手啊?

男:你背後都被人寫了「千百度」喔!

 

小僧:高僧啊,高僧,你看下﹗大佛被人塗鴉啊﹗大佛整塊臉被人用毛筆寫了「驀然回首」個大字

僧:吓﹖有這麼回事﹖真的啊,罪過,罪過,罪過

小僧:咦?高僧你看下﹗佛腳那裡有個人攤在那裡睡覺喔!

僧:位施主,我壇大佛乃神聖之物你立起身﹗要不然,我懲罰啊﹗起身!

罰什麼啊?罰我啊?别吵小姐午睡!

 

-------------------------------------------------------------------------------

             

-------------------------------------------------------------------------------

 

---第三十三回完---

備註:如非譯者同意切勿轉載如有違者將保留任何追究的權利 知悉謝謝.

 

[ 本帖最后由 sarahui 于 2010-12-22 23:54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4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護松隊副官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0-12-20 16:31:57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四回 雪落燈火欄柵處 (LILY仔 譯) 

---------------------------------------------------------------

前序:

---------------------------------------------------------------

 

旁:上回說到,柳明樹在靈隠蜜得羅耶連環高僧大殿和楊青青合力再煮一煲巨型的雜菜煲,希望能夠引到張雪出來,誰知一場清明大雨將盆火澆熄了。張雪並沒有出現喔,因為張雪正在瀑布等上官龍嘛﹗誰不知在另一方面,上官龍在受到迫害之後就整個人都瘋了,還不時經常四處塗鴉,一邊塗就塗到大佛面前了。正所謂「有緣無份」,始終張雪和上官龍兩個都沒有在大佛遇上喔﹗

 

罰什麼啊?我啊?别吵着本小姐午睡﹗

僧:你是不是想拿吃的啊﹖

光頭的仔,是不是有吃的呢

僧:位施主,要吃東西請排隊啊

嗯﹗麻煩四兩白干,來一條清蒸蘇眉再來一個越南河粉,麻煩了﹗就送你一支毛筆﹗

僧:吓﹖哦﹗原來是你塗污本殿大佛的﹗,你實在太過分了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大冬瓜﹗歡樂今宵﹗

僧:施主,此乃佛門清靜地你再是這樣……唔好

不要我理﹗廢話少說東邪西毒出來﹗一起星球大戰車淑梅﹗

 

旁:唉,上官龍。沒錯﹗這個就是上官龍。他由黄山行到途中經過所有的村落市集都沒有人歡迎他個個都被謠言影響,以為他是大淫蟲。上官龍去到哪裡,都被人毒打圍毆,聽說有幾拳還打中後腦呢﹗在他的額頭還有一條大疤痕﹗滿面瘀傷的上官龍,一個六十八歲的老伯伯,又怎會受得了這麼大的壓力呢﹖更何況找不到張雪還弄到他自己發了神經,然後四處塗鴉他喜歡辛棄疾的一首青玉案咯。唉!發瘋的程度都跟當年的金鷹差不多咯﹗一人一次,上天都算是好公平的了

 

這位伯伯那麼可憐,不如給碗雜菜填一填肚子先喔

都蠻合本小姐的胃口,拿來,拿來給我﹗

柳:伯伯,慢慢吃啊,小心噎到啊﹗

好難吃啊﹗哎金鹰神

柳:金鹰?老伯伯……

:找不到,找不到啊﹗字字心酸鴿子情……

?他?不是吧?

僧:位施主

叫我劉德華啊﹗

僧:你一身污泥,不如入佛堂沖身先啊

沖身..沖身?有沒有茶葉?有茶?有有茶?我..我三十年都沒喝過茶了。好辛苦啊﹗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天下太平!

柳:是他啦,一定是他啦﹗

僧:柳明,你們認識他的啊﹖

:大瀑布,沖身雪兒在哪裡,在哪裡啊﹖在哪裡啊﹖

 

旁:沒錯張雪的而且確在泉瀑布喔﹗張已經時間不多了,到底趕不趕得及呢﹖如果現在張雪出現就好啦,張雪一定可以見回上官龍啦﹗可惜等了好久,張雪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雪:喝杯孟婆茶忘記過去投胎重新做人。清明的第一場雨也都是我在陽間的最後一場雨。上官兄,下一輩子再相愛啦﹗

 

--------------------------------------------------------------------------------------------------------------

僧:大家準備好了沒有﹖

:準備好﹗

柳:真的這樣就可以幫到張雪超渡﹖

僧:柳明,你們先坐下,我們需要很靜心的唸經。

 

旁:當僧人開始為張雪超渡的時候,在泉峰瀑布再發現不到張雪的蹤影。皆因她孤身隻影一個人的飄到她的最終站奈何橋。

 

==奈何橋==

孟:姑娘,你那麼快就回來呢﹖

鳳:你終於想清楚啦﹖

雪:想清楚的了。

鳳:好,我們一起走﹗

 

==大殿==

不要吵﹗搞什麼鬼﹗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旁:大殿高僧聽完柳明樹和楊青青說完的所有來龍去脈之後就決定在綿綿細雨下率領過千僧人一起唸經打一場法事適逢清明,我慈悲,望替張雪超渡往陰間喔。就在這個時候可能真是我佛慈悲了正在踏上奈何橋的一刻的張雪……

 

鳳:咦﹖張姑娘,你又去哪裡啊﹖你還想不開啊?什事啊?

雪:不知道啊﹗我控制不到我自己的身體啊﹗

 

旁:張雪這隻冤魂受到佛光感照突然凌空飄起緩緩地飄過山谷、河溪、險峰、峻嶺,懸崖峭壁,就好像三十年前雷鳥的那樣緩緩於空中略過五湖四海最後飄到來大殿了。

 

==大殿==

 

柳:高僧,你看一下。

僧:柳明,你們先坐下,我們需要很靜心的唸經。

柳:不是啊,有個白影啊﹗

 

鴿子園 第三十四回 雪落燈火欄柵處 

 

雪:為什麼為什麼我會來了這裡呢﹖

僧:這位一定是張雪姑娘,你終於出現了﹗

什麼事啊﹖發生什麼事啊﹖

僧:我們這次是要幫你了結心事你要找的人,在裡面啊。

雪:上官龍﹖但是我不可以進去的﹗

僧:沒錯﹗鑑於人鬼殊途,你不可以進入佛家清靜地

雪:你叫我來又不批准我進去你想我怎樣啊﹖

僧:為了你們,大膽破例一次都要了。你們兩位隔著這道緣關相見你要找的人在這裡。但記住,你不可以走進去一過就永不超生啊,知道

雪:上官龍﹗

僧:打開道大門啦﹗

雪?

雪:上官

你依舊像你不要看著我

雪:你唔好遮好不好你給我看多你一眼啦,我沒有時間的了﹗

雪,我對不起你,我可不可以摸摸你的手﹖

雪:不行啊,人鬼殊途,我可以再到你,我已的了﹗

龍:張雪……

柳明那些茶葉呢﹖快點喇﹗

柳:在這裡。

 

旁:如果大家還記得張雪曾經將兩封燒斷的信交還給楊青青和柳明樹,正所謂「投桃報李」在這陣子柳明樹和楊青青亦分別將三十年前上官龍送給張雪的一粒白米,同張雪送給上官龍的一片茶葉物歸原主柳明樹即時在殿外為張雪煮了一粒白米而楊青青就在大殿裡面打了一口井水煮成滾熱然後給了一杯熱水上官龍。上官龍將最後一片雨前龍井往熱水一泡又再一次聞到闊別三十年的熟悉茶香

 

龍:茶癮,三十年仍然都在。熱燙的茶從我的口慢慢流入喉嚨,再傳遍我的身體最後變作淚水出回來。

雪:三十年了,我已經肝腸寸斷我不知道怎樣可以再消化這粒米。這麼久以來這次是我第一次沒有看過他米上的詩句但是吞了粒米之後,上面的一字一句都慢慢在我心裡面浮現。

 

旁:而張雪就將刻了詩句的白米粒緩緩送入口中,白米的米香茶的茶香,兩縷輕煙緩緩上升,就在緣關上面互相交匯,道白霧。突然白霧擴張變為一道屏障圍著張雪和上官龍,為他們擋住清明的綿綿雨水,燈火欄柵

 

龍:白米上面一字一句,所有意思,都藏在心底覺悟出的千言萬語永遠停留在你的體內

雪:但我的茶你的血融為一體……

 

雪:我要走了……

:不要﹗為什麼為什麼要開始的時候永遠都是太遲啊﹖

雪:我好像認識了你很久但又好像很陌生。

:我真是這一秒鐘可以成為永遠

雪:東風夜放花千樹。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欄柵處

 

旁:沒錯了,最後一粒白米上面原來就是刻了上官龍的最愛辛棄疾的《青玉案》三十年前兩個人隔著千山萬水來對詩你一句時我一句,你上聯時我對下聯想不到三十年後最後一次再沒有關山阻隔,近在咫尺,但是隔著一道佛殿緣關最後張雪就在一片輕煙之下漸漸地消失了後來我聽回別人說,在他們會面的那一刻,而在東廠總部的雷鳥,突然好像被受感動,怪叫一聲,更老淚縱橫起來。

 

==東廠==

雷:嗚~

哪個在叫啊,這麼晚﹗

金:這隻胖子,叫得這麼淒厲,搞什麼鬼啊﹖

莫非是慶祝金鷹大人出關﹖

金:「識時務者為俊鳥」啊﹗

金鷹大人出關。

 

旁:就在一個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底下,閉關多年的金鷹忽然出關。

 

微臣金()龍船叩見大人。

哎呀,剛才我聽到隻怪鳥在叫,什麼事啊﹖

金:回回稟大人。為了慶祝大人你出關,我們捉了上官龍的雷鳥來祝賀大人

這麼有我心﹖在哪裡﹖在哪裡﹖

就在你旁邊啊,大人﹗

吓~這隻東西,這隻胖子就是雷鳥﹖

金:千真萬確,如假包換啊,大人﹗咦﹖大人你怎麼忽然出關呢﹖

鷹:就就是被這隻胖子吵醒我咯﹗

金:大人為什麼雙手用以掩住下體啊﹖

鷹:啊~沒什麼事﹗肅靜﹗臭白鴿三十年而已你就胖成這樣不知所謂﹗你們

鷹:啊﹗為什麼臭白鴿下面一顆顆的啊﹖

金:回禀大人此乃雷鳥早前誕下的十二金蛋,現在努力孵化當中啊﹗

金蛋?十二隻那麼多?豈有此理﹗我就絕子絕孫你隻臭白鴿就生金蛋,玉面虎﹗

桂:玉面虎背叛東廠,已經被逐出中原流落異鄉啊,大人﹗

鷹:嗯,十年人事幾翻新啊。

桂:恭喜金鷹公公修成正果,今日出關,勢必再起風雲﹗

鷹:有心有心,小桂子你幫我將那隻臭白鴿搬去牆邊﹗大當頭,二當頭你們將十二金蛋搬來這個桌子下小心點啊﹗我要牠們母子分離,嘿嘿嘿嘿嘿

桂:啊~ 妙計,妙計,妙妙計﹗金鷹大人果然妙計。閉關多年果然不同凡響,今非昔比啊﹗微臣遵命﹗啊~大人,牠啄得我好痛啊﹗

鷹:嘿嘿嘿﹗你看看牠多淒涼﹗我隱約聽到那些小乳鴿在哭啊﹗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哼﹗臭白鴿,知道骨肉分離是多麼痛苦了吧?真是好辛苦的啊﹗既然這樣痛苦,不如死了算吧﹗等我今晚煎了你來吃﹗龍船,那個上官龍呢?在哪

金:回禀大人,上官呢,找,找到。

找到還不搬他出來﹖

金:找到,但是又被他逃脫了啊,大人﹗

逃脫了?這麼多年叫你辦一件這麼簡單的事都辦不到?你找死啊?

金:微臣該死微臣辦事不力微臣真是該死啊﹗

上官龍你這個賤人﹗寧願不要隻臭白鴿自己逃之夭夭,你真是無膽匪屢啊﹗拿隻肥鴿過來

金:是﹗

鷹:哈~ 這麼胖看你怎麼飛夾住你﹗嘻~等我你這白鴿先飛啊﹗飛啊你﹗吓﹗臭白鴿當年啄得我那麼痛?虐打開始……

 

一陣虐打完後

 

金:大人~

鷹:什麼啊﹖

金:你說什麼啊﹖

鹰:沒什麼啊,我說牠當年啄得我那麼痛啊﹗

金:不是啊大人,你的聲音啊﹗

桂:是啊﹗是啊﹗是啊﹗

:咦?我的聲音為什麼會這樣呢

桂:哎,哎大人,你先下來啊﹗

鷹:哦怎樣啊﹖干什麼啊﹖咦﹖又變回這樣呢﹖

桂:然然後你騎回上去先啦﹗

鷹:喂﹗咦﹖真的行得通喔﹗

桂:吓﹖喂,大人,我知道了﹗還記不記得當年回音谷大戰啊﹖

鷹:嗯﹗

桂:當大人你使出那招「金鷹交剪腳」的時候,這隻臭雷鳥不是偷襲大人的嗎﹖

鷹:嗯﹗

桂:雷鳥吞下金鷹公公的蛋蛋,大人你一騎回上去雷鳥,那大人就變回蛋蛋公公﹗二合為一,變回一個真男人咯﹗

鷹:哈哈哈哈哈,好啊﹗我終於拿回我失去的東西,厲害過上官龍﹗好﹗我以後就夾住雷鳥在我兩腿之間,做回一個真正的男人﹗哈哈哈哈哈﹗臭白鴿,終於你輸在我的「新金鷹新腿」之下了﹗哈哈哈哈哈﹗夾死你啊﹗小桂子,將十二金蛋拿進我的房間﹗

桂子:是﹗

鷹:我要雷鳥親眼看著牠的子女出生,然後被我一隻隻的燒來吃﹗

桂:大家今晚有乳鴿吃了﹗哎,拿點番邦瑞士汁來﹗

 

-------------------------------------------------------------------------------

-------------------------------------------------------------------------------

 

---第三十四回完---

備註:如非譯者同意 切勿轉載 如有違者 將保留任何追究的權利 知悉 謝謝

 

[ 本帖最后由 sarahui 于 2010-12-23 13:01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4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護松隊副官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0-12-20 16:32:20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五回 金銀龍船小天地 (LILY仔 譯)

旁:上回說到,因為戰俘雷鳥一聲怪叫而吵醒了閉關多年的金鷹公公忽然出關,金銀龍船就送上雷鳥以十二金蛋作為慶祝金鷹公公出關的賀禮。金鷹公公使出一招拆散家庭,將雷鳥以十二金蛋骨肉分離。唉﹗聽聞他們還打算用番邦的瑞士汁來煮十二金蛋來吃,真是聞者傷心,聽者流淚。不過正所謂“好戲在後頭”,金鷹得到雷鳥和十二金蛋之後,東廠的勢力日漸擴大。不經不覺,金鷹人氣急升,成為江湖城中的熱話呢﹗

男A:嘩,那雙鞋子真的好漂亮喔﹗
男B:你看看後面,有金鷹側面的剪影呀﹗左邊一個,右邊有一個喔﹗
男A:真的喔﹗咦﹖有簽名的喔﹖特別版來的嗎﹖
男B:是金鷹公公出關的特別版來的,好不容易才找回來的﹗
男A:聽說只是出關儀式的票半個時辰之內就賣光了﹗
男B:喂喂喂喂喂﹗走這邊喇﹗那邊這麼髒,會弄髒雙靴子喔﹗
女A:嘩﹗白皮靴喔﹗
女A & B:咦﹖東廠的人﹖喂,走喇走喇﹗

男B:為什麼走呢﹖
B父:你這個不肖子,你為什麼買白皮靴呀﹖你想死呀﹖
男B:不型嗎﹖有金鷹公公簽名的呀﹗
B父:你知不知道東廠今年加重了多少稅呀﹖你還光顧他們﹖你快點脫下來﹗
男B:我排隊排了很久才買得到的呀﹗
B父:脫下來﹗不然你不用想要回家﹗
男B:我警告你呀﹗你試試看碰我那雙金鷹公公靴,我會殺你的喔﹗放開我呀﹗


旁:自從金鷹出關之後,練成新金鷹神腿,兼夾騎著雷鳥,變回個真男人之後,東廠就成為全國朝廷最有勢力的一個部門了。甚至連以前皇帝才有權決定的東西,例如加税,立法,現在連東廠都有決定權,搞到皇上好不高興喔。


侍:啟奏殿下,東廠那邊不理勸告,擅自於民間推出公公出關特別版白長靴,企圖混淆視聽,令貧苦大眾新一代誤拜東廠為偶像,甚是過份呀﹗
皇:豈有此理﹗竟然被宦官當權。這個金鷹閉關潛伏那麼久,朕以為終於國泰民安,誰知他這麼快又出關,還不斷擴大勢力,以魚目染。難道民間的年青人不懂得分青紅皂白的嗎﹖急傳臭皮匠﹗
侍:皇上息怒﹗皇上之軍師臭皮匠……今晨…已經被東廠高薪挖角了…
皇:見錢開眼,人格何價﹖那怎麼辦呢﹖朕問你,現在有何對策﹖
侍:微臣愚昧,暫時真的想不到。
皇:可憐一班平民百姓隨波逐流。唉﹗朕真的不配做一代天子。

=======
東廠
========
鷹:臭皮匠。
匠:微臣臭皮匠在。
鷹:下一步應該怎麼辦﹖
匠:嗯!以微臣的淺見,今日平民百姓,個個都是羊群心理。既然這樣……不如這樣好了,大人,你先將金鷹神腿的秘笈之中的其中一頁流落民間。
鷹:哈哈哈哈哈,我明了,果然妙計。不枉我重金禮聘你過來東廠,物有所值,物有所值。
匠:哈哈哈,大人過獎喇,大人過獎喇,只不過是些小聰明而已。
鷹:大當頭﹗二當頭!
金,銀:微臣金(銀)龍船叩見金鷹大人。
鷹:立即找人復刻金鷹神腿秘笈的第一章第三節,然後靜靜放在市集最熱鬧的地方,快點去!
匠:大人,你放心,不出三日之後……

=====竹林=====
林主:嘩,小朋友﹗你為什麼踢我的竹樹呀﹖喂喂喂喂喂﹗
孩:呀!呀!呀!為成千秋大業,呀!
林主:喂~,你們又在做什麼呀?這些新竹樹那麼幼不要踢斷呀﹗
孩:呀!呀!呀!救贖腐敗政權﹗呀!呀!行喇,我成功啦﹗我將來要做太監﹗

=======
東廠
========
匠:報告大人,微臣今次判斷錯誤,原來不消三日,只是需要一日而已,我們的計劃已經成功,現在外面個個都腳來腳往呀﹗
鷹:哈哈哈哈哈,好呀,好呀﹗臭皮臣,第二步要怎麼行呀﹖
匠:嘿嘿﹗大人,哈哈哈哈,不就是這樣,這樣和這樣咯﹗
鷹:今次要多少日呀﹖三日好像太多了喔﹖
匠:大人,半日也行﹗今次我們借叛徒玉面虎來過橋,金鷹公公你放心喇﹗所有平民百姓一定更加擁護你、愛戴你的﹗嗯,等我聯絡一下些同伴先喇﹗
鷹:好,你去喇﹗有這麼衰講都這麼衰﹗

=======市集=======
男C:咦﹖這篇東西好像有些問題喔﹗
男D:哎,讓我看看~ 抄襲嫖竊者,總有點天真。有個叫甲的年青人,野心勃勃,口才聽說也  好,於朝廷當上美工指導一職﹖
男C:嗯﹖那不即是玉面虎﹖
男D:為東廠高手乙。
男C:嗯﹖不即是金鷹﹖
男D:繪畫多幅肖像之餘,亦為乙之神腿秘笈畫招式插圖。最近乙之神腿插圖竟流落民間,甲膽大包天,混淆視聽,竟在神腿秘笈寫上自己名字。乙,仁厚有德,按兵不動,但瞞不過貧苦大眾。甲,跪地求饒。乙,大俠海量不加追究。甲,最近消聲匿跡避風頭,小人動作……唉吖,那貼不貼好呀﹖
男C:哎,人家的事,不要理喇﹗照樣貼喇,要找吃的嘛﹗
男E:做得好,我支持你的呀﹗放心貼喇﹗

女C:嘩,有大字報喔﹗
女D:喂,去看看先﹗

女C:啊﹗看下~
女D:是啊﹗
女C:真是太離譜了﹗那個玉面虎,不是他又認了是自己的﹗有沒有天理的呀﹖
女D:唉﹗那金鷹真是受害者了﹗
女C:嗯﹗

=======
東廠
========
鷹:哈哈哈哈哈﹗那甲是不是玉面虎呀﹖他真是消聲匿跡的喔﹗哈哈哈哈哈﹗
匠:不只是這樣呀,大人﹗聽聞市集那邊,大家為這件事都議論紛紛,個個都替大人你感到不值呀﹗哈哈哈哈哈﹗
鷹:哈哈哈哈哈﹗臭皮匠你這個點子低就低俗了些,但是我就是喜歡你夠低﹗你是行的﹗
匠:大人,再低點也行﹗
鷹:哈哈哈哈哈﹗

=============================================================================
《鴿子園》第三十五回  金銀龍船小天地
=============================================================================

旁:自從點子多多的臭皮匠由朝廷跳槽入了東廠之後,金鷹的名氣就越來越大了。在民眾裡面,漸漸分為兩派,一派是反金鷹的,通常都是一些上了年紀的人,因為東廠苛政猛於虎嘛﹗另一派,擁鷹派,就是一些年青人了。因為金鷹神腿被渲染得太厲害,弄得個個年青人都要踢一下竹才開心,再加上那張低手的大字報,個個都以為那張流落民間的是金鷹神腿秘笈,是玉面虎的所作所為,金鷹這回就得到大家的同情喇。這一刻的金鷹也都順利攀上人生的第二個高峰咯。至於上官龍﹖他哪裡有心情呀?但是世事千回百轉。

鷹:大當頭金龍船,二當頭銀龍船。
桂:稟告大人,兩大當頭金銀龍船今早突然請辭。
鷹:什麼﹖
桂:聽說他們兩個恃著以前同大人的工作,儲下了不少功績。現在在外面自組特務機關。
鷹:有這麼一回事?
桂:大人,微臣還偷聽到他們的對話呀﹗
鷹:嗯﹗
桂:說大人,哎…說你啊……
鷹:小桂子,不怕說﹗
桂:他們說大人你這麼多年來一直出盡風頭,又說其實很好任務都是他們包辦,但是外間就沒人知。還說…還說…這麼多年來工資一直都沒有加過。
鷹:哼﹗我每年給那麼多花紅他,那些不是錢呀﹖還有呀,我吩咐他們捉上官龍足足吩咐了三十年,現在連人影都沒找到,這件事我怎跟他算呀﹖我是知道的呀,其實有很多任務都是他們包辦,朝廷知道的呀﹗我有好大聲地提起過的呀﹗平民百姓只是說我贊我,不關我事。再說呀,今日東廠的成績,如果要計,根本就浪費時間﹗我在你身上面拿好處,你都有從我身上面拿好處的呀﹗他們自組特務機關的人緣網絡在哪裡來的呀﹖得就不跟我算,失就跟我講得一清二楚,一般見識﹗唉﹗我不說了﹗再說我真的發火了喔﹗
桂:息怒息怒息怒…那些年青人真的不太懂得打算呀。大人放心,我,小桂子,一定不會好像他們這樣的﹗
鷹:唉!一起工作這麼多年,沒感情的嗎?自組特務機關﹗唉!好,都是時候了,人總要長大,小桂子。
桂:是!
鷹:有他們新公司的消息,速速匯報我知。
桂:會,微臣一定會速速匯報,打到他們一拐一拐的。
鹰:唉,如果他們找不到生意,沒人光顧的話就跟我說,等我安排一下。世事輪流轉,山水有相逢,說不定,他日又會一起工作的。
桂:大人,果然愛鍚下屬,微臣好感動。
鷹:唉,三十年喇,算了﹗唏﹗都是算喇,免得神女有心,襄王無夢,大家各有各喇﹗

---------------------------------------------------------------------------------------------------------------------------
銀:微臣銀龍船參見大當……
金:當當當,當什麼呀﹖你做什麼啊?這裡不是朝廷呀,參見什麼呀﹖怎樣呀老銀?搞定了沒有?想好了沒有呀?
銀:小白兔,怎麼樣呀﹖
金:不行呀,狡兔三屈,不夠正面的吧?
銀:這樣又不行,有沒有些什麼番鬼洋文名呀老金?
金:洋文,哪有人明白的呀﹖
銀:不明白就好咯,吸引多些人注意嘛﹗不然,不然就叫做小東廠喇﹗
金:不是吧?叫太平天下呀,傻瓜﹗
銀:哎,哎哎哎,小天下好啊。
金:嗯~~差了點呀﹗
銀:那麼,小天地!就叫做小天地啦。
金:好啊,這個,啊,就叫小天地啦。好,我們兩兄弟以後就用這個名來行走江湖,小天地,小天地。啊~ 好啊,真是……

旁:這邊又說算了算了,各走各路喇,轉一個頭,又在想極都想不通喔。

====東廠=====

鷹:唉﹗為什麼會這樣的﹖他們兩個幫了我這麼多年,自組特務機關,是不是我有問題呢﹖我一向都以為有吃的大家找,想不到一向都忽略了幫我的左右手。我一心以為大家心照,沒說是誰幫誰,是大家幫大家,各有各得著。真是想不到,名與利,朋友,名與利,朋友。唉﹗一日最衰都是這隻肥白鴿﹗唉﹗現在又沒事發生,東廠的名氣又這麼好,但是二當頭為什麼要走呢﹖
桂:人望高處呀,大人﹗唉﹗換轉是你,終歸有一日,都要自立門戶喇﹗
鷹:小桂子不要說這麼多了。什麼事呀﹖
桂:沒有,我見大人雙腿夾著雷鳥,最近鴿頭頻頻翹起,四處張望。此是引頸以待好像有什麼發生似的。以微臣推斷,雷鳥的十二金蛋快將孵化。
鷹:是嗎﹖唉﹗現在都沒有心情理會那些金蛋了。小桂子呀﹖
桂:什麼﹖
鷹:你說金銀龍船離開是不是我的問題呢﹖
桂:哎,大人,不需要那麼憂心喇,他們兩個飲水不思源而已啦。是呀,大人。微臣今晨四處打探,原來他們兩個自組了秘密機關,取名小天地。
鷹:小天地?
桂:嗯!
鷹:啊,這些什麼名字來的呀﹗唉!真的,小天地,沒人會記得的嘛這些名字。都不知他們怎樣想的﹗跟我工作,又嫌不夠焦點所在,現在自立門戶,又要低調處理。又要出風頭,又不要出風頭,大當頭,二當頭,搞什麼呀?


旁:其實呢,金鷹這一刻,心情就好矛盾的。因為一方面,他又為這兩個效力多年的下屬以後的前途擔心。而另一方面,他又依然為兩個下屬的毅然離開而憤怒。而另一邊廂,金銀龍船憑著以往替朝廷辦事的丁點名聲,初初都接到一些生意。


金:怎麼樣?怎麼樣?業績理想嗎﹖
銀:不錯呀,有一單就是捉姦夫,另外一單就跟蹤淫婦。這一份就還沒決定他們那邊的金錢糾紛這樣的。兩單幾,就差不多三單啦。
金:相當好,相當好﹗全部都是大份的。啊,再做多點宣傳就…哎吖,更加好﹗
銀:是呀是呀,跟你說,剛才還接到一份都蠻不錯的,就是殲滅沿岸的倭寇留下的腳印,整個山都是,要抹很久的喔,真是﹗
金:好呀,好呀﹗這回我們起壇了,小天地﹗

=====皇宮======
侍:啟奏殿下,東廠那邊兩大當頭已經離開金鷹,於外間自組特務機關。而聽聞先例一開,東廠大部份人都預備離開。聞說東廠業績一落千丈,大人定要把握時機,趁鷹頭低垂,將權勢從東廠全數奪回呀﹗
皇:好!朕要他自己人打自己人,朕現吩咐,往市集重金禮聘前東廠金銀龍船,回朝廷替我辦事。孫子兵法有曰:用兵之法,逸而勞之,怒而撓之﹗

----------------------------------------------------------------------------------------------------------------------------------
謝幕後序
----------------------------------------------------------------------------------------------------------------------------------

---第三十五回完---

備註:如非譯者同意 切勿轉載 如有違者 將保留任何追究的權利 知悉 謝謝
[ 本帖最后由 sarahui 于 2011-4-5 00:37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7-22 15:24 , Processed in 0.16936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