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楼主: 侠盗露露

[小说小品] 侠路相逢(17楼,29楼,30楼,33楼,35樓更新)

[复制链接]

288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娇娇的老公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1-6-29 23:00:29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爱上松鼠牙 于 2011-6-29 22:34 发表   是不是圈圈?:lol   @圈    哦哦,想吃人参鸡汤,先想想怎么才能抓到我吧;P       为什么走不进呢?古人的原因吗?还是他们太复杂了,真的走不进啊,唉。我 ...

抓到你很容易,小时候我有种过人参。


我爱丹枫,我爱丹枫的小兄弟!!!
我爱三师兄,我爱三师兄的小师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1-6-30 00:29:49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圈圈 于 2011-6-29 23:00 发表 抓到你很容易,小时候我有种过人参。

 

:<1> 额额,看来我还是小心点吧

木兰香遮不住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8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古代人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1-6-30 11:55:23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呢!!我也大概猜出是哪个开枪的是谁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离、_别

Rank: 1

发表于 2011-6-30 12:24:29 |显示全部楼层

     哎呀..圈圈对娇娇的爱..可谓是天崩地裂..

  娇娇啊,真羡慕你有这么好的老公:[54]

   娇娇这次不是变坏,是变妖娆了..圈圈,小心你的爱妻被四爷抢走了哦!;P

  呜呜..露露姐,我也要穿越.给我一闪而过的镜头就行..

一簇一顰 笑容 印在心底 一点 一滴 回忆不曾抹去 一风一影 追逐 几许伤心 一生一世 注定 你是唯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6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1-11-4 23:50:30 |显示全部楼层

   -----阔别数月,你还记得这个故事吗?

        

             (三)李 抑 的 朋 友

   这个持枪少年的出现仿佛在考验每个人的判断力。

   龙四自不必说,他要的只是李抑的一句话,“不是我做的”。

   他身旁的蓝鹰,并不是很关心是不是李抑伤了老三,龙四的态度就是他的态度。他的眼睛始终盯着那个少年手里的枪——那是一把他没有见过的枪,正如他刚刚拾起了老二的长步枪,看到了枪身上那颗他从未见过的弹头一样。 

   其他的兄弟神情都有变化,包括那个阴冷的目光。

   看着那少年闲步而来,娇娇的眼里闪着光。

  “他叫圈圈,是我的朋友。”娇娇对着龙四说道。“我们是李抑的朋友。”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

   此时此地,做李抑的朋友,无异在开罪这帮愤怒的兄弟。

   娇娇看着李抑。龙四也在看着李抑,他眼里的情绪显得更为复杂,和李抑之间那层未了的情义始终还隐藏在他的心中流露在他的眼里。。。。。。而那个阴冷的目光正穿过人群的背影悄悄的打量着这一幕。

  “这一枪是我开的。”少年圈圈来到徐大山的面前,带着毫不掩饰的挑衅说道。

  “真相是什么?不是你刚才看到的,也不是你那天晚上看到的,真相在角落里,有个人打了冷枪,却嫁祸于人,这就是真相。”

   徐大山被说的涨红了脸,正欲辩驳,圈圈抢口道:“如果李抑真要偷袭,你们是没有机会看到他的枪的,信不信?何况,李探长绝不会在人背后放冷枪。”

   这时,居然有人鼓掌,居然是不知什么时候从警局里跑出来的向闸北。

   情势仿佛在起着微妙的变化,忽然有个声音说道:“二哥,算了吧,也许那天你真的看错了?”

   这句话在这个时候说,尤其是说给徐大山的,显然他不是在劝解,而是在煽风。只见徐大山再次发怒道:“你们不用说了,今天决不能放过李抑。”他再次举起了手里的抢。

  “不可救药!”圈圈和娇娇同时叹息道。

  “老二,”龙四拦住了徐大山,“如果老三真的是他打伤,我也不会放过他。我龙四说一句是一句,你相不相信我?”他最后看了一眼李抑,便带着其他的弟兄离开了。徐大山好似还不肯罢休,有个人挽住了他的胳膊:“二哥,算了,四哥都这么说了,我们走吧。”

    这人回头看了看圈圈和娇娇,阴冷的目光看的两女孩心里顿生厌恶。他又对着李抑晦涩的笑着,倒退着慢慢的转身离去。

    ——他,常坤,四海赌场排行十三,人称‘赌邪’。也许,所有祸起,关乎此人;也许,没有此人,依然有祸起。。。。。。

 

    ********************************************************

    硝烟散去,娇娇和圈圈却舍不得离去,看着李抑,看着李抑,始终都在看着李抑

    对着这两个平地里冒出来的女孩,李抑无奈地笑着叹了口气:“进来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6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1-11-8 23:08:38 |显示全部楼层

                ffice:office" />

夜色临近。一股浓浓的酒香自酒馆里飘了出来,圈圈忍不住深吸了一口。

娇娇,我们也进去喝点儿吧!”

“不行,抑哥哥会生气的。我们就在这儿等。”

酒馆里,龙四与李抑在把酒叙话,他们可能在谈论白天发生的事情,也可能在追忆往日的情义。李抑答应会带娇娇她们回他的家,但一切得听他的。娇娇很听李抑的话,圈圈很听娇娇的话,所以她们一直都在这里等着。

一个身影在夜色里游荡着,他忽然停住了脚,怔怔的看着酒馆的门口。娇娇也看见了那人,冷冷的笑了笑,她掏出了一枚硬币,高高的抛向了空中。。。。。。那人立刻脸色惨白,连滚带爬的向远处跑去。

一支强有力的手忽的抓住了那人的衣领,将他拖向一辆空置的巴士车上。这“手”,是常昆的手,这“游魂”,便是那个与李抑与龙四有着莫大干系的姚万吉。他们在这车上,会发生什么,会谈论什么,有谁会知道?也许,那个神秘的长发女孩会知道,也许,那个叫圈圈的女孩也会知道。

 

*****************************************************

当李抑开了家的门,有两人都惊住了。

娇娇是“见”过雪儿的,可以说她见过这里的每一个人,但她依然因为面对面的注视而为之震惊——雪儿真美!她美的细致,美的恬静,美的朴实,美的柔弱。。。一身素净的装扮都无法掩饰这一切。

她们是。。。我的朋友,娇娇,圈圈。”李抑看着雪儿介绍着,他的声音不是很连贯,有时候,他对着雪儿,总有些话不知怎么表达才好。

“你好,雪儿。”娇娇见过雪儿,又看见了她身后瞪着大眼睛的小安儿。“我知道你叫安儿,对不对?。。。”

看着这两个突然降临的“李抑的朋友”,雪儿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她们令她迷乱。前不久,刚刚送走了阮明透,好像同时也送走了李抑的心,至少雪儿是这么感觉的。今天,突然又来了两个好奇怪的女孩,尤其是那个叫“娇娇”的,她的身上并没有透明的影子,但为什么看着她,会感觉到透明在这个家时,自己内心里的那种莫名的不安?

 

*****************************************************

晚饭的时候,几人都围坐在桌旁。这时,圈圈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画面——

她总喜欢看那个小安儿。不仅仅因为安儿有一双大大的眼睛,说起话来带着浓浓的童音,或者一口一个“抑哥哥”听来格外的与众不同,还因为刚才,她无意中听到了安儿和姐姐在厨房里的一段对话:

“安儿,你说娇娇和透明姐姐像吗?”

“一点儿都不像!”安儿又说:“姐姐,你不用担心!”

“我担心什么,你别瞎说!”

 反正我知道,抑哥哥是永远不会离开我们的。”

想着这些,圈圈总忍不住的会去打量这个“小东西”。

安儿,一直都在注视着娇娇。

娇娇,总是那么直白的带着甜甜的笑意看着李抑,而她面前的那碗饭半天还是满满的。

李抑,好像一直都很认真的吃着饭,除了吃饭,他好像并没有特意去看谁,其实,他总会在某一瞬间看一看雪儿,瞬间很短,依然能证明很多东西。

雪儿,吃饭的时候,总像是若有所思,她的目光静静的滑过每一个人,最终,留在她眼里的似乎只有一个影子。

看着这一幕,圈圈竟忽然叹了一口气。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一曲轻缓的“送别”在夜空里荡漾。

正在做着针线的雪儿抬起头看着坐在对面的李抑,也许,在她的世界里,这首歌是永远属于李抑的。

而李抑正将目光从阳台那边收回来看了看正在教安儿写字的圈圈,又转向雪儿,二人目光交汇一刹那,雪儿连忙说了句“我忘了烧着水。。。”随即进了厨房。

琴声依旧在耳畔,李抑起身向阳台走去。

“李抑,”圈圈忽然叫住了他。“想告诉你,娇娇那招小伎俩,并不是你见过的幻术,它们同宗不同门。。。。。。何况,作为杀姥姥的弟子也不会去学那个。”

李抑显然很意外,他没说什么,默默地走了出去。

圈圈释然。他虽然不知道李抑一定要她们尽快回去的根本原因,但她至少对得起娇娇,她知道娇娇此次甘冒“天条”而来,并不仅仅是为了归还那只口琴。

 

娇娇倚在阳台边吹着口琴,她所在的地方就是李抑经常吹口琴的地方。李抑在他的身后,她能感觉得到,这歌就是为他而奏。

“怎么样,有没有李抑的味道?”

李抑看着那口琴,他还真没注意它是什么时候被这丫头给“顺”走的。

看着略微沉思的李抑,娇娇以为他在想。。。“透明会没事的。”这是她的真心话,也是她唯一可以告诉他的“真相”。

其实,李抑一直不愿去想透明的事,他不知道透明遇到了什么麻烦就莫名的失踪了,也许,现在只有听天由命了。

李抑仍然一语不发,娇娇又以为他在想。。。“要我们快回去,是不是因为雪儿?”这话听的李抑愕然,他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孩,这个不同于雪儿不同于透明的甚至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女孩,他无法再狠心的说什么拒绝的话了。熄灭了手里的烟头,他将手捋了捋娇娇被风吹乱的发,就像白天遇见时的那样。

“天冷,进去吧。”

 

有人敲门,圈圈起身开了门,她居然认得。

“顾庭宽!”

 

 

 

 

 

 

 

[ 本帖最后由 侠盗露露 于 2011-11-9 00:02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8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古代人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1-11-13 16:11:44 |显示全部楼层
露露,有继续啦,这个不好写吗??等了好久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松仁瓜子

Rank: 1

发表于 2011-11-13 20:13:45 |显示全部楼层
看的我迷醉。。。期待更新,我同小人参一样都好喜欢神侯的!加油露露姐!
LOVE松的笨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6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1-11-16 21:58:30 |显示全部楼层

         (五)  责   ffice:office" />

 

这人正是四海赌场排行老八的亦有“赌雄”之称的顾庭宽,是龙四兄弟中正邪难辨的一个人物,也是声称要为七年前死去的兄弟而向李抑寻仇的人。。。。。。

 

顾庭宽略为惊异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但他很快露出会意的笑容,向圈圈点头示意:“你好!”。

 

显然,白天发生的事情已经成为了上海滩不小的新闻,顾庭宽又何尝不会知道这个“李抑的朋友”?

 

他似乎没有细想圈圈为什么能叫出他的名字,而是问:“李抑探长在吗?”

 

“他不在。”没等圈圈做声,雪儿已从厨房赶了出来,慌忙的答道。

 

可李抑已从阳台走了进来。“有什么事?”

 

“一些你感兴趣的事。”顾庭宽看着李抑意味深长地说。

 

李抑几乎没有犹豫就要随顾庭宽而去,可见他对顾已有了自己的认识,是敌是友,自在他的心中。

 

“等一下,”娇娇走过来,将她手里的口琴递给了李抑。“说不定你会用得着。”她知道李抑此去会见到什么人,也明白这只口琴对于李抑有多么的不一般。

 

*************************************************************************** 

李抑这晚没有回。

 

白天到黑夜,这一日显得特别的漫长,对于雪儿如此,对于娇娇和圈圈也是如此。

 

吃过晚饭,雪儿依旧在做她的针线,安儿做着作业,圈圈在一旁充当着“家庭教师”一职,虽然平日里她不怎么喜欢学习,但这会儿的临时老师还做的有模有样的。

 

一阵口琴声悠悠的飘了进来,三人不禁都抬起头向阳台望去。

 

娇娇一人独自在阳台,她的手里依旧握着那只口琴。

 

“怎么,你准备了两只口琴吗?”这时圈圈已到阳台,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她有时候都看不懂的娇娇。

 

“不错,给抑哥哥的那只是我自己买的,这只才是他的。”娇娇没有看着圈圈,因为她的心思很乱,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做什么。

 

“抑哥哥回来了。”这是安儿的声音,圈圈和娇娇连忙进了屋。

 

李抑正对着雪儿说话,他有些憔悴,也显得心事重重。

 

“这几晚我不回来了,我有要紧的事要办,有什么事,你去找闸北。”

 

雪儿看着李抑,她的眼里有些“无力”的东西,好像“无力”去抓住些什么。“我帮你收拾几件衣服。”她想极力掩饰着自己,便匆匆进了里屋。

 

李抑又看着迎上前来的娇娇和圈圈,看着这两个已进入了他的世界的十分不一般的女孩,舍与不舍的情绪,竟令他也难以理得清。

 

“你们,不用等我。。。”简洁的几个字,娇娇和圈圈都听得明白。他要她们随时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不用和他交代什么。他背负的责任太多了,已无心尽其地主之谊。

 

娇娇忽然发觉自己的眼睛有些湿润。虽然一切都在预料之中,但她依然会这么的茫然。她此来其实根本没想过什么时候该回去,“还口琴”只怕是她给圈圈的最没有说服力的借口。

 

“抑哥哥,雪儿她。。。。。。”娇娇忍不住想说的话,还是被圈圈一把拦住了。“我们会照顾雪儿的!”圈圈知道娇娇想告诉李抑什么,但有些话是一定不能说的。

 

********************************************************************************* 

日子仿佛是在期待中度过的。“我们会照顾雪儿的”这句话倒成了娇娇执意留下的理由。

 

“那只是为了安慰李抑,我们真正做不了什么,该发生的事情终归是要发生的。”圈圈这几日都在劝娇娇快回去,离开这么久,家里不知会怎么对待他们的出走?

 

“既然答应过抑哥哥,我们就应该做到。”

 

“做到什么,令雪儿毫发无损?就算你一步不离地跟着她,也改变不了结果,你信不信?”    

“不信!”

 

于是,这几日娇娇果真是“寸步不离”的跟着雪儿,买早点,买菜,她都跟着。那晚,雪儿独自坐在街头发呆,娇娇也在一旁呆呆的看着她,直到她看到岑小津走了过去。。。。。。

 

这天清晨,雪儿照例送安儿上学,娇娇紧随其后,而圈圈,依旧像个护花使者,永远会陪着娇娇。

 

“其实,你们可以自己到处逛一逛,不用陪着我的。”雪儿有些不好意思了,她不是很理解这两个女孩的行为,但明白她们一定是为自己好。

 

“不行,今天无论如何也要陪着你。”娇娇做了的决定,也是很难被说服的。

 

路上行人穿梭,安儿连蹦带跳的,雪儿的步伐也比平常快许多。

 

忽然,一个女孩子和娇娇撞了个满怀,娇娇定睛一看,惊叫起来:

 

“你,你怎么也来了?”

 

 

[ 本帖最后由 侠盗露露 于 2011-11-23 20:20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1-11-16 23:34:14 |显示全部楼层
歐? 誰? 誰來了? :[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6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1-11-23 20:36:23 |显示全部楼层

                 (六)偏 向 虎 山 行

 

  “你们能来我为什么不行?”这个声音脆脆的还伴有些许的童音。“咦,那不是李抑探长吗?”

 

   娇娇和圈圈不约而同顺着那声音看过去,那有李抑的影子,再看那女孩,已无了踪影,只在她原来停留的地方,可见一本显然是被遗落的书本。娇娇拾起那书本,翻开扉页,一个漂亮的签名映入眼帘:愛之戀 。

 

  “不行,得把她追回来。”娇娇说着就想去追寻那女孩,却被圈圈一把拦住了,“雪儿怎么办?”

 

   娇娇一震,眼珠转了转,便说:“你去跟着雪儿,我去追那只‘小老鼠’。”

 

   她的话刚落,眼睛忽然定住了,整个人也僵了似的。从她漂亮的眼瞳里可以看见一个人的影子,是她!圈圈回过头,还是忍不住一惊,真的是她!贝尔摩德!

 

   她怎么来了?她的出现,意味着娇娇和圈圈逍遥的日子不会长久了。

 

  “你一定是来找那只小老鼠的吧?”娇娇带着很不自然的笑说着。

 

  “我是来找你们的。”贝尔摩德不怒不威,几乎还带着三分的笑意,这可是很不容易打商量的表情。

 

   贝尔摩德是松居新进的成员,时日不多,已深得杀姥姥的中用,更冠有松居“御猫”的美称。

 

  “不用麻烦御猫大人,我们办完事就会回去的。”

 

  “这里没有你们管得了的事。”

 

   娇娇侧眼看了一下圈圈,圈圈会意,只见她忽的抢步到贝尔摩德身边,手已摸向了她的腰间。

 

   贝尔摩得略微一惊,那边娇娇已闪了身影。她本能地护住了腰间的佩枪,她知道圈圈一直都对她的枪垂涎三尺。

 

   话说这贝尔摩德的佩枪是她进松居之前便已有的,自与帮主手里的很不一般。而她的经历更为奇特,这里暂且不表。

 

   看那圈圈,出手飞快,可对方闪的也快,这样一来而去,圈圈忽然暗自一惊,因为那只她以为得不了手的枪已握在了她的手里,而贝尔摩德手里也握着圈圈的枪!圈圈不解的看着贝尔摩得。。。。。。

 

****************************************************************************************************************************** 

   娇娇滴溜着眼睛看着四周,只见圈圈一人坐在一处台阶上,显然是在等自己。

 

  “嘿,圈你真行,赶跑了那只猫!”

 

   圈圈没做声,深深的看了一眼娇娇,然后拿出了那只她“轻而易举”得手的枪。她看着那枪,缓缓地说道:“如果她真的出手,咱俩一个也跑不了。”

 

   娇娇还来不及回味圈圈的话,由远而近跑来了两个人,是向闸北和钟若浮。见二人忧虑的神色,圈圈大步赶上前去,急问道:“是不是雪儿出事了?”

 

   向闸北瞪着他的大眼睛,结结巴巴的问:“你。。。你。。。你怎么知道?”

 

**************************************************************************************************************************** 

   四海赌场。一个令人疯狂的地方。

 

   荣照添坐在台子旁,叼着烟,眼睛斜睨着对面的一个少年。

 

   那少年戴着一顶学生帽,白净的皮肤看起来像个女孩子。“他”的身旁站着一个长发女孩。他们令荣照添感觉很不舒服。

 

   荣照添今天玩的是“大小”,本来就玩得不顺心,中途又杀出了这个少年。只要他荣照添押什么,那少年就和他对着押,而且回回被少年押中,于是周围的所有买家都跟着那少年。。。

 

  “你究竟想干什么?”荣照添终于忍不住了,把桌子一拍,吓得众人纷纷散去。

 

  “想和你单独赌一把。”少年直视着荣照添说道。

 

  “你有什么资本和我赌?”荣照添依旧那么猖狂,甚至还不屑的吐了口唾沫。

 

   却见那少年不慌不忙的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照片,再慢慢的由桌子的这边推向荣照添。

——居然是一张阮明透的相片!

 

   这回荣照添怎能不惊讶!“你输了,会把她交出来?”

 

   少年点着头,接着荣照添的话说道:“你输了,把夏雪儿交出来。”

 

   原来是替李抑出头的,荣照添终于明白了这两个就是近日风云上海滩的人物。这一把赌不赌,他实在没底,他吸了口烟,又缓缓地向空中吐着烟雾,他的目光散乱的游走在场子里那些来来去去的人影里,他好像看到了什么,犹豫的神情瞬间消失了。

 

  “今天大爷我没心情。”荣照添留下话就走人,少年在他的身后补了一句:“你赌不赌,结局都是一样的。”

 

   这时,在二楼正有几人凭栏望着下面的这一幕。

 

  “圈圈,龙四爷在看着咱们。”少年圈圈听罢抬手向楼上打了个俏皮的手势,“他不会插手这件事的。”圈圈回头对娇娇说道。说话间,二人已消失在了人群中。

 

   不错,龙四和他的几个弟兄一直在楼上看着,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深深的吸着他的烟斗,默默的想着别人猜不透的心思。

 

   似乎没有谁注意到在一楼的某个地方,常坤也在看着刚才发生的事情,他的方向正好和荣照添相对。而他的身旁,还畏畏缩缩的站着一个姚万吉。

 

*****************************************************************************************************************************

   夜色清冷,路上已无多少的行人。

  

   警察总署的大门居然无人守卫,再穿过大院,依然没人阻拦,找到总长的办公厅,推门而入,那椅上穿制服的不是荣照添是谁!——只见圈圈飞身跃了过去,正欲拿枪抵住荣照添的头,陡然她自己都大叫了一声:“常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1-11-23 22:22:56 |显示全部楼层
哈,李抑,我喜欢呢,期待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2-15 03:00 , Processed in 0.16385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