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查看: 6107|回复: 15

[ATV] 纪念少年时的那场爱恋——荆轲

[复制链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2-5-9 10:28:55 |显示全部楼层
原谅我发的是链接吧,原文写了一个月,如果搬运过来,实在声势浩大。我对松哥的追随,缘起于荆轲。图文详解荆轲在《秦始皇》中所有的片断。 希望可以和松迷们一起分享。 链接: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uninfo/1/3085252.shtml 因为是在线写,所以里面有打错的字,请多担待。其实回看一遍,的确有想修改的地方。但是写的是真情实感,所以很期待找到有共鸣的朋友,一起怀念一番。

63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wenxiu

Rank: 1

发表于 2012-5-9 11:27:28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是很详细的图解呢,得慢慢看
文休于指尖,心淡于四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04

主题

0

好友

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2-5-9 12:34:11 |显示全部楼层

多謝分享

還是搬過來比較好,外地的朋友有時候上不到中國的link:

 

-----------------------------------------------------------------------------------------------------------------------------------------

那一年,楼主13岁,初一,90年代,第一次看1986版《秦始皇》,第一次知道荆轲,然后一头栽进了他荡气回肠的故事里。直到高三,开始了一场真正的恋爱,才把楼主从某种纠结的相思中拯救出来。
  如今,楼主已经奔三,距离青春年少越来越远,也总是不自觉地回忆过去。前几天,忽然怀念起这部剧,就像怀念一位老朋友。
  在网络中搜索,我只想看荆轲的部分,胡乱点了第25集,正是荆轲出场的那一集,我想,我们还是有缘的。
  16年了,记忆已经模糊,很多情节都不记得了。当年就是个小屁孩,只知道一颗心,融化在他的故事里,感动、感慨、感伤、感念,却说不清楚,道不明白。 只恨不得穿越到战国,和他苦恋一场,也恨不得化身为易水滩上的一粒尘沙,哪怕只是相处一瞬,哪怕只是从他面颊边轻轻吹过。
  1986版《秦始皇》并不完美,有着明显的八十年代的印记,甚至有点儿矫揉造作。但这并不防碍它是一个经典。 透过八十年代的局限,从服装到背景音乐,从层次鲜明的故事情节,到镜头的拍摄技巧,再到演员本身的表演,无不透着用心。就像1987的《红楼梦》,并不完美,但是不能否认它的制作精良和用心。
  当然,这些是如今奔三的楼主看到的。当年13岁的楼主,只看到了花痴。

 

楼主是这样打算的:

  第一部分:图解1986版《秦始皇》之荆轲

  第二部分:浅析一下荆卿的爱情(题目待定)

  第三部分:《史记》和《燕丹子》的原文

  第四部分:历史中的荆轲,不敢说分析,只说说自己的感触吧。

  重申一下,曾经让楼主倾慕爱恋的荆轲,和正史的荆轲无关,和其他影视剧的荆轲无关,只和1987香港《秦始皇》有关,和楼主少年的痴心有关。
  刘松仁诠释的荆轲,是楼主心中独一无二的荆轲,无人能超越。

  我相信我不是一个人

 

第一部分, 图解。

  原谅我吧,我找不到高清图,据说土豆有高清,但不让楼主看。默念三声:罪过、罪过 、罪过。

  第25集

  1。
  

  开始,到处有人找荆轲。

 

2。
  
  这人在妓院里打听荆轲

  我虽然没有把整部《秦始皇》看完,但是仍然要说(哪怕武断,谁让楼主盯的就是荆轲呢),最好的部分就是25集和26集,荆轲和雪莹的相见和离别。这两集里,没有一句废话,没有一个镜头多余,甚至每一个眼神都精准到位,充满了细节,那个背景音乐,太、太、太给力了。表面冷漠,内心激荡暗藏,虐得楼主心里一颤一颤的,让我想起了李安的电影《断背山》和《色戒》。还有第38集易水送别,太给力了,之后会详细八。
  1986《秦始皇》至少两个版本,一个是粤语,一个是国语。楼主记得还有另一个国语版, 但是找不到。不知道为什么,两个版本背景音乐稍微不同,我更喜欢国语的,因为...因为楼主听不懂粤语。也喜欢国语版的背景音乐。

 

3。
  
  第三个人打听荆轲

 

  4。
  
  第四个人向铁匠打听荆轲

 

  5。
  

  小徒弟好奇,问:“师傅,为什么这么多人找荆轲?究竟他是什么人啊? ”

  师傅告诉徒弟,荆轲是当今有名的剑客,这些人找他来比剑,人人都想打赢荆轲,这样就一举成名天下知,成为第一流的剑客,打输了那就连命都没有啦。荆轲行踪漂浮,没人知道他在哪儿。

  小徒弟憧憬地说想学习荆轲成名。
  师傅不以为然地说:“成名又怎么样?荆轲就是被成名所累,很多人急着找他比剑,每天都有生命的危险,像我们这样每天过安静的生活多好啊。”

 

6。
  

  镜头一转,来到了茫茫雪原

 

7。
  
  雪中,独坐一人。 

  8。

  
  近镜头。

 

9.
  

  10.
  

  11.
  

  一只鸟从空中飞过,剑客觉察到了。一流的剑客,对周围非常敏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好吧,我收回之前说的话,粤语版的背景音乐很好,比国语版的靠铺。
  好吧,我收回之前说的话,粤语版的背景音乐很好,比国语版的靠铺。
  好吧,我收回之前说的话,粤语版的背景音乐很好,比国语版的靠铺。
  好吧,我收回之前说的话,粤语版的背景音乐很好,比国语版的靠铺。

  粤语版,此时,风声、鸟声、危机四伏的音乐,还有空旷无人的雪山。苍茫冷酷,杀戮暗藏。

 

12
  

  12.  
  

  雪山里有人,剑客头一偏,觉察到了。 

 

13
  

  14
  

  来人是一位粉袄蓝裙的女子,提着小篮,采野果,盈盈娜娜,巧笑倩兮。

  而此时的音乐,已经随女子的出现,从杀机四伏,转为轻快的竹笛小调。正如女子的粉袄,给这冰冷的雪山,带来了温暖的色彩。
  剑客觉察到女子的每一个动作,但仍紧闭双眼,佯装淡定。

15.
  
  16.
  

  女子专心采果子,剑客继续淡定,一个较长的特写,和渐渐婉转悠扬的竹笛声,已经暴露了剑客的心。

  楼主我坚信此时的剑客,已经动心了。
  这雪山,正是剑客的内心世界,坚硬、冰冷。他一路厮杀走来,时时要提防,刻刻处于生死之间。不敢有一丝懈怠。女子袅袅婷婷地走来,温温柔柔地走在雪山里,也温温柔柔地走进了剑客的内心。她来自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她的世界,没有纷争,只有女子的娇俏。
  他动心了,是男子“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慕美之心。

 

17
  

  18
  

  19
  

  20
  

  女子采啊采,走啊走,看到了剑客,觉得那个人好奇怪啊。

 

20.
  

  21.
  

  女子走近了,继续看那个奇怪的人。

  话说我一直觉得雪姐有点硬朗。但这个角色把楼主震了,真是从眼神到肢体地入戏。楼主表示惊为天人。同时对演技表示佩服。

  另外小插曲。(摘自网络)

  话说当年,“亚视”筹拍巨片《秦始皇》,刘松仁演荆轲。开始时“亚视”因为没有完全合适的角色,所以没有安排米雪的演出。刘松仁知道后,认为这样的巨片没有米雪参加太遗憾了,便向“亚视”提议修改剧本,他亲自为米雪构思了雪莹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角色,加插了荆轲雪地遇雪莹的戏,并还亲自为雪莹的头饰、服装以至对白作设计。在南朝鲜大雪山拍这场戏时,刘松仁要求特别严格。导演通过了的镜头,他认为还不够理想的也要求重拍,,害得米雪在冰天雪地里几乎冻僵。后来米雪在一篇文章中也公开感谢刘松仁为她设计这两集戏,说雪山少女是自己演得最好的角色之一。并说刘松仁不仅是她的好朋友,也是她的一位好老师。

22
  
  23
  
  23.
  
  24
  

  女子从剑客身边走过。

 

25
  
  26
  

  女子走了,雪山又恢复了空旷,剑客仍然静坐着,但是那竹笛小曲,却越来越高扬婉转。就像那被拨动的心弦,仍盈盈环绕。

 

27
  
  28
  

  一声尖锐的鸟鸣划过天空,那婉转的竹笛在高昂处戛然而止,随之而来的,又是那危机四伏的声音,充满了警戒,危机重重。

 

29
  
  30
  
  31
  

  暮色已临,剑客环顾四周,提剑下山。

 

 

32
  
  33
  
  34
  

  山脚下,客栈里,女子在劈柴,刚刚抱柴进屋。剑客来到客栈。

  默念一遍,高清啊高清,真希望我有高清的图啊

 

35
  
  剑客环顾了一下四周,进入客栈。 这个环顾,也是剑客的谨慎。他这样生活在刀刃上的人,时刻绷紧着神经, 处处提防。

 

 

36
  

  剑客向老伯要了两壶酒,两个馒头。

 

37
  
  老伯叫女子给客人拿酒,屋里,传来女子的应答声。此时又给了剑客一个面部特写。(好,你还在淡定。 )

  38
  
  女子掀帘出来,这客店的女子,就是雪山中剑客见到的那位。

  39
  

  又是剑客的特写,随着女子的出现,撩人的古筝想起。诉说着剑客的怦然心动。眼睛没有看,心里却什么都看到了。那乐曲,是剑客的心声,和冷漠傲然地面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女子,撩拨了剑客的心,而剑客的怦然心动,也撩拨了楼主的心。

  楼主说的仍然是粤语版的音乐。 精准无误,恰到好处。还有镜头的拍摄方法,看似什么都没有发生,其实什么都发生了。

40

  

  

  女子见到剑客,也愣了一下, 原来是你

 

41
  
  42
  
  43
  

  剑客拿了馒头和酒,转身走了,干脆果断,不露柔情。只有古筝在缓缓吟唱。

44
  
  45
  
  46
  

  剑客出门,坐在门口,准备吃馒头,女子觉得好奇怪,就跟出来。此时的剑客,在女子眼里还只是一个奇怪的人,虽有好感,却并无情愫。但是剑客,虽然表面上仍一副冷傲的样子,但内心里,已经挣扎了。

  要知道这客栈就是吃饭睡觉的地方,暖和的屋子,现成的桌子不用,他为什么要转身出门,坐在门口吃馒头?尤其外面还下着雪? 因为他要离女子远点儿,越远越好,如果不是雪山里仅此一家客栈,他绝对不会继续停留在这里。哪怕只是门口。
  他怕了,剑客是不能有感情的,而他,已然动情。 47
  
  48
  
  49
  

  女子:“进去吃吧。”
  剑客:“......”
  女子:“下这么大雪,晚上赶路很危险的。 ”
  剑客:“我在这过夜。 ”(女子听了,浅笑一下,喜悦溢于言表。她对剑客是有好感的。)
  女子:“我们里面有房间啊。”
  剑客:“不用。 ”
  女子:“这个山上,只有我们这个客栈。”
  剑客:“我知道。”
  女子:“是不是没有银两啊?
  剑客:“......”
  女子:“不要紧的,我们这个客栈也是为了方便人家嘛。既然有空房子,你进来住一个晚上吧。 ”
  剑客:“谢谢。”
  女子:“小意思。如果你不进来住一晚,你晚上怎么办呢?”
  剑客望一望漫天飞雪,说:“那边的柴房,借我住一个晚上。”
  女子:“为什么有房子不住呢?
  剑客:“......”
  女子:“既然你一定要住柴房, 那随便你。 ”
  剑客点点头,表示感谢。

  在不想回答问题,又不想扯谎的时候,剑客就一言不发。这样的情形,在以后,也会多次出现。这是他个性的一部分。他沉默的背后,是什么样的真实想法? 
  为什么有房子不住呢?甚至连吃饭都不进去?

  小小的客栈,是女子的家,也似女子的世界,简朴,温暖,与世无争。这里,没有剑术,没有名利,也没有七国纷争。她的人,她的世界,如同她的名字,冰雪晶莹。
  他是一名浪迹天涯的剑客,时刻面临生死,他的荣耀,他的梦想,他毕生追求的东西,都在他的世界里。而他的世界,就像这雪山,无情而决绝。他不允许自己有感情。牵挂和爱恋,会摧毁他的世界。

  女子深深吸引着他,但他却无法停留。他们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从开始,就注定了没有结果,那么,从开始,就远离她吧,或者说躲着她。远离她的世界,远离她的邀请。远离她的一切。宁可在冰天雪地里住柴房。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Register

小豬這周一定要中Mark 6


参与松居书籍:《碧海情天》,《男人之苦》, 《原来爱上贼》和 《天地孩儿》http://bbs.lauchungyan.com/viewt ... &extra=page%3D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2-5-9 13:01:28 |显示全部楼层
天,你是怎么弄的?一张一张贴的?:[93] 2570多张图,我是在天涯社区发的,不在内陆,也没问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2-5-9 13:42:35 |显示全部楼层
很长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4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圈圈的老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2-5-9 22:55:28 |显示全部楼层
接着杀姥姥的 把楼主的在天涯的文章复制了过来,果然是大工程,还未搞定,待续~~
——————————————————————————————————————


50
51
晚上,剑客在饮酒,女子很体贴地把柴抱回屋里,这样剑客可以有更大的地方容身
52
53
女子回头看了看剑客,而他,仍然一脸漠然,目不斜视。

  他早已决定离开,为了保护他,更是为了保护她。无情,是因为有情,无心,是因为有心。
54
55
56
女子抱柴时,随手给火堆加了根柴,而且温温柔柔地一笑。目光一转,看到了剑客的短刀。
57
  

  女子拿起了短刀左右端详,剑客仍然沉默。
  短刀和剑不同,剑是杀人的利器,可短刀就是贴身之物了,
  女子把玩他的贴身之物,这个无意之间,突然而来的动作,让他们之前若有似无的情感,瞬间上升为暧昧。

  58
  
  剑客的脸红了。

  59
  
  女子对着剑客嫣然一笑,也绯红了脸颊。

  两人的暧昧火辣辣窜火苗,灼乱了两颗心,也灼伤了楼主。女子,此刻已经爱上剑客了,爱上剑客的,又何止女子一人。

60
  
  61
  
  62
  

  剑客的冷漠,让女子讪讪离去。
63
  
  64
  

  老伯和女子猜测剑客的来历。

  爱,来得纯粹而直接,甚至不知道彼此的姓名和来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的爱,才成了整部《秦始皇》剧中,最让人嗟叹惋惜,念念不忘的故事。65
  
  66
  

  柴房里,剑客在用短刀削木棍。他的世界里,还有剑、剑客、决斗和纷争。



  67
  
  67.
  

  第二天清晨,人去楼空。

 68
  
  女子问老伯,有没有看见客人,老伯也没看见。老伯抱怨了一句“要走也该说一声嘛。”说出的,也是女子的心声。

69
  
  69.
  

  女子显得失魂落魄,她幽幽地走出门口,张望雪山的方向。他,还在雪山里吗?70
  
  71
  

  镜头转向雪山,剑客仍然像昨天一样,坐在雪山里。没人知道为什么。 72
  
  72.
  
  73
  

  鸟的惊鸣声,划破了天空的寂静,像是有人惊扰,带着某种不祥。粤语版的背景音乐,又是那种杀机四伏的声音。 74
  

  客栈里,来了一群无理的客人,不似善类。老伯在小心招呼。75
  
  76
  

  一个无赖要女子陪喝酒,其他人,也叫嚷着要女子来。这时,剑客推门进来,屋里顿时鸦雀无声,连空气都紧张起来。
77
  

  老伯问:“客官,是不是要两壶酒两个馒头啊?”
  剑客答:“一壶酒,一个馒头。”
 78
  

  屋子里依然鸦雀无声,那群人互相使眼色,留意着剑客的动向。 
79
  
  80
  

  剑客拿了馒头和酒,转身走了。 

81.
  

  女子真想上前叫住他,剑客的态度,让女子欲言又止。 
  傻丫头,他是爱上你了,他怕自己陷进情网里,所以才一直躲着你,也躲着自己。无情源于多情。 82.
  
  屋里的吵闹声重新响起。那群人又吆喝起来。 

  83 
  
  83,
  

  柴房里,剑客独自吃着馒头,喝着酒。
  这音乐~,又一次暴露了剑客的心,他身在柴房,心却留意着屋里的动静。84
  
  果然来者不善,酒足饭饱之后,这群人,来打劫了。 

  85
  

  剑客留意到了屋里发生的事,他继续吃馒头。86
  

  

  剑客忍耐着。静观其变。楼主相信此时他心理充满了矛盾。是出手相救?是置身事外?
87
  
  女子被推倒了。

  88
  
  剑客停住了。
89
  
  强盗拿走女子的玉佩,原来只是求财。 

  90
  
  91
  

  剑客继续吃馒头。但动作已经迟疑了很多,也凶狠了很多。 

  话说松哥我真是你的粉儿。你吃个馒头都吃出这么多层次来。92
  
  老伯上来阻止,被强盗打了。 

  
  强盗把女子推倒在桌子上

  
  剑客屏气凝神。

  你终于不吃馒头了。93
  
  强盗见色起意,女子大叫不要啊,不要啊,救命啊。

  94
  
  
  女子的呼救声,让剑客一惊,犹豫顿消。立刻起身相救。 

  话说,你的一惊,让楼主看得好欢乐啊。一层一层的铺垫,就像酒,愈品愈浓。越是侠骨柔情,越是醉人心脾。
95 
  阻止了强盗的咸猪手。

  96
  
  几招下去,强盗们落花流水,逃命去了。


  动作太快,截不到清晰的打斗图。很好看滴。


  97
  
  98
  
  

  女子把老伯扶到座位上,回头,屋子,已经空了。


  99
  
  剑客回到柴房。

  100
  

  女子随后而至。

  101
  
  102
  

  女子:“进屋喝吧。”
  剑客:“多谢。”
  他坚决不进屋,躲避着自己对女子的爱恋。他看似冷漠决绝,实际上,他逃得狼狈极了。 
  女子:“应该我谢谢你。”
  剑客:“小意思。 ”剑客顿了顿,问:“为什么在这荒山野岭开客栈呢?”
  女子:“客栈是我爹开的,为了方便打猎人家。我爹以前是打猎的。”
  剑客向屋子的方向看了看,问:“他是你爹?”
  女子:“不是,是我家里的老仆人。”

 103
  
  

  女子娓娓道来身世, 
  女子说:“我爹失踪了,13年前,一个大风雪的早上,我爹上山抓雪雕,谁知道一去就不回来了,到处找都找不到。只剩下我和蒙伯伯在这里,我真的很想有一天爹能回来。

  女子诉说的时候,镜头由远及近,给剑客一个面部特写,他认真地听着,动情地听着,他完了,他开始对女子怜惜起来。如果说之前,只是男子的慕美心动,那么此刻,这颗爱慕的种子生根了,他起了要照顾他、保护她的心。 

  就这浅浅的几句对话,能八的东西太多了!

  女子的身世,并没有明说,也不是主线,但短短几句,已经简单交待了。

  第一,强盗要抢女子的玉,女子说是爹留给她的。
  玉器一直是身份的象征,有严格的等级之分,尤其在战国时代,不够一定等级的人是不能够佩玉的。女子的爹爹有玉佩,并且传给女儿,说明女子爹爹的来历并不简单。当然,如果硬说大街上捡的,我也没有证据反驳。 

  第二,打猎的?抓雪雕? 雪山客栈?  
  猎人,会不会功夫我们不论,至少说明身体好,野外生存能力强。既然是“抓”,就一定是要活得,雪雕那样的动物,抓活的,就绝非庸人。而且爹爹说“方便打猎人家”,至少说明善良而且做事周全,并且有一定的见识。 

  第三,老仆人?
  蒙伯伯是女子家里的老仆人。一个“老”字点出了历时久远。哪个打猎的家里养仆人?而且还是忠实的老仆?

  矛盾的表面,一定有一个不矛盾的内在解释。女子的父亲,一定是有些来历的。“玉”代表“贵”;“猎”代表“武”。
  女子的父亲,是某国的武将,而且家风仁厚,重义,才能有这样忠实的老仆人。
  楼主猜测,春秋战国,就是战争频繁,国无宁日的时期。或者因为厌倦纷争,或者因为国破家亡,女子的父亲在这荒山野岭,做了一个隐居的猎户。而且,失踪得蹊跷。 真的是去抓雪雕吗?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骨头都不剩? 

  精品。总是有其他的枝干故事,埋伏在主线故事背后。让整部作品立体起来,有咀嚼、回味、品读的空间。参看《红楼梦》。咀嚼了几百年了,仍然各家之言,议论纷纷。 恨不得把曹老爷子叫起来,问个清楚明白。 



  104
  
  话音落下,女子从追忆中回过神来。

  105
  
  106
  
  107
  
  女子:“你是干什么的?我看你不像是猎人,也不是采药的,到底你...... ”
  还没说完,剑客稍有抵触地看了女子一眼,
  这倒让女子不好意思起来,浅笑一下,说:“我真多管闲事。 ”
  剑客:“......不是......”
  女子:“ 那么你一个人,坐在雪地上干什么呢?”这也是所有人的疑问。
  剑客:“......等人。”
  女子:“等什么人啊? ”
  剑客:“等一个我要等的人。”这不是废话么。 
  女子:“你知道他一定会来吗? ”
  剑客:“最近几天,他一定会经过这儿。 ”
  女子:“既然这样,你还是搬进去住吧。 ”
  剑客:“不用。 ”
  女子:“你不用客气啊。”

  剑客的脸变得阴郁起来:“......”,
  女子见了,说:“那我不勉强你。 ”


  108
  
  老伯也出来,感谢剑客相救,并邀请剑客进屋,被剑客摇摇头拒绝了。 
  老伯回屋了,
  女子也要回去了,说:“如果你夜里觉得冷,就请进来吧。 ”

  109
  
  110
  

  女子已经准备离去,突然像忘记了什么,回头问:“请问...”

  还没说完,剑客回答:“荆轲。”

  荆轲你终于出场了,就知道是你。

  111
  

  “我叫雪莹”,女子巧笑,转身回屋了。




  112
  
  
  113
  

  女子回眸一笑百媚生。
  剑客目不斜视,眼没看到,心看到了。





  114
  
  

  女子进屋了。

  115
  

  剑客转过头,望着女子离去的背影,表情阴郁沉重起来。 这厮,人家不看你了,你才敢转头看。 

  本想躲避爱情,不巧迎面撞上。
  剑客和女子的心,此时,都彻底沦陷在爱情里。


  116
  

  

  天亮了。


  117
  
  女子被声音吵醒。

  
  打开小轩窗,看看怎么了。


  
  华丽丽的小花被啊,又一次强调了雪莹清新又浓郁的女性气息。
  也又一次强调了,她和荆轲,处在完全不同的世界里。


  118
  
  原来,原来是荆轲在劈柴,我靠!

  119
  
  雪莹开始有点儿错愕

  

  然后趴在窗前,甜蜜地微笑着,看着自己喜爱的男人为自己劈柴。
  看得楼主既替他们甜蜜,又点着隐隐的妒嫉。


120
  

  “侠骨柔情”是一种毒,沾上一点儿,都会从心酥到骨头里。

  刘松仁的荆轲,对楼主影响很深。

  我一直喜欢强势的男人,深沉、厚重,带点儿霸道。要比我强,要能保护我。
  不知道是因为有这份心,然后遇到荆轲,才跌进爱恋,
  还是因为看了荆轲,才衍生出这份心。
  13岁太遥远了,楼主记不清了。
  鸡与蛋的争议,不止限于鸡和蛋。


  松哥,你劈个柴都这么有型,你是故意滴~ 121
  

  雪莹袅袅婷婷地走到柴房,问:“为什么你要劈柴啊?”
  荆轲说:“作为住在这儿的补偿。 ”
  雪莹:“你太客气了。”

  喵了个咪的,都住两宿了才想劈柴。对人家好,嘴还这么硬,不撤谎你能死啊。


     125
  
  来人要了酒,并且向蒙伯伯打听荆轲。126
  

  蒙伯伯表示不认识荆轲。
  雪莹听到有人找荆轲。就回头张望了一眼。 


  127
  

  这时,又有人来找荆轲,还和先前的人差点儿打起来。


  128
  

  雪莹看来者不善,跑到雪山里报信。她以为荆轲要找的人来了。




  129
  
  雪莹在雪山里找到了荆轲。


  130
  
  他在雪地里静坐。
  131
  
  他的安静,让雪莹止住了脚步。

 
  132
  
  荆轲仍然双眼紧闭,一动不动。 
  133
  
  此时雪莹有点儿不知如何是好。有点儿好奇,有点儿矛盾,该不该打扰他?

  122
  
  荆轲起身,提剑,
  雪莹问:“你要出去吗? ”
  荆轲答:“恩。”然后转身出门。

  123
  

  望着荆轲的背影,雪莹担忧、不舍。 

  124 

  这时,客栈来了一位客人。   134
  
  荆轲仍然一动不动。你察觉到雪莹了吗?
  135
  
  雪莹看着他,呵了一下手。


  

  他..他..他..脱衣服了...把皮袍扔给了雪莹。 柔情四溢,楼主心里好甜蜜啊,虽然那衣服不是扔给我的。 

  人家轻轻呵手,这么细微的动作你都留意到。还在那里装淡定。

37
  
  “你不冷啊?”

  138
  
  “......”没回应,荆轲继续淡定。 


  139
  

  和你说话,你也不搭理,雪莹表示无奈。

  140
  

  她穿上衣服,在荆轲的对面坐下。


  141
  
  雪莹盯着荆轲看。
  雪姐这个样子好可爱,像小傻姑。

  142
  
  她的目光,扰乱了荆轲的心,他无法淡然地静坐下去,他甚至装不下去了。
  荆轲生气了,他起身,拔剑,离开。

  他不是气雪莹,他是气自己。本要和这个女子保持距离,可心,却一再和她贴近。本是无牵无挂的无情剑客,可是这个小女子,一再溶化他心中的冰峰。
  牵挂和多情,会毁了他的世界,毁了他的梦,甚至,毁了他本人。 



  143
  
  雪莹也应身而起。 



  144
  

  荆轲粗暴决绝地走在前面。雪莹狼狈地跟在后面,她担心他的安危,要告诉他,客栈危险。 

  “你别回去,你先别回去啊,他们正在等着你呢,他们就是你要等的人啊,
  他们好凶啊,还有剑啊...”

  雪莹不知道,这就是荆轲的生活,危险、盛名、生死之间。
  他在逃离雪莹,他在逃离自己的柔情,奔赴他的战场。 

  145
  
  146
  
  忙乱之中,披在雪莹身上的皮袄掉了,雪莹又回身捡皮袄。
  荆轲察觉了,终于站住脚步,等雪莹。
  矛盾,源于内心的纠结。
  你冷漠的脸庞什么都没表现,又什么都表现了。 147
  
  荆轲放缓了脚步,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回了客栈。


  148
  
  小小的客栈,已经有四个人在等荆轲。 


  149
  

  

  荆轲刚刚迈进院子,里面的四个人都觉察到了,看来,都是高手级别的,
  其中一个打开窗子,看到了荆轲和雪莹进门。 


  150
  

  “他来了。”

作者:荆轲的雪莹 回复日期:2012-02-01 23:06:59 
回复 
  他说的是:“有人来了。 ”


  151
  

  荆轲用剑掀帘进屋。
  蒙伯告诉雪莹:“你走了之后,又来了两个人呐。”

  松仁玉米,雪山相遇。。。


  

  “我就是荆轲。”


  “谁要找我?”
  四个人一齐起身。
 152
  

  这时门帘一掀,又进来一个人:“我是武平啊,有没有哪位是荆轲啊?”

  153
  
  其中一个人告诉他,找荆轲的人,他是第五个。


  154
  

  “你们一起来吧,不要浪费时间。”荆轲说。
  四个人一起上,荆轲点到即止,但每一点,都可以直取性命。这四个人自知技不如人,都走了。

  打斗的场面很快,楼主的截图都太模糊,就不贴了。 

  这里又有一个让人玩味的地方,
  片头,打铁的老伯说,如果打赢了荆轲,就一举成名天下知,如果比剑输了,那连命也没有了。那老伯说得句句靠普,不是胡说。荆轲为什么不杀他们?

  一个原因,可能是那几个人的武功和荆轲差距太大了,四个人一起上,几招就都被打败了。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或者说差了N个级别。犯不着取人命。 
  永远都是棋逢对手时,才最凶险。这给下一步荆轲的生死之战埋个伏笔。 
  另一个原因,这是雪莹的家啊。他不会在雪莹的面前杀人,更不会在雪莹的家里杀人。  


  155
  
  荆轲说:“你还想跟我决斗? ”
  156
  
  武平连忙解释说,自己是来拜师的。


  157
  
  荆轲说不收徒弟,就转身回了柴房。
  武平执拗地说要是不收,他就一直跪在地上。
  158
  
  雪莹看两个人僵持着,就体贴地说:“你们一定肚子饿了,我回去做点儿吃的东西给你们。”

 
  
  武平很坚决,说要是不答应,自己就跪着不起来,不吃饭,不喝水,要跪到答应才起来。
  159

  荆轲表情阴郁。说:“......”
  是滴,他什么也没说,不想表露内心,又不想扯谎的时候,他总是沉默。
  呵呵,不知道他内心里,是不是想,你饿死冻死关我屁事。

 

  160
  
  很快,饭菜准备好了。朴素简单,却透着可口。

作者:荆轲的雪莹 回复日期:2012-02-02 03:19:52 
回复 
  161
  
  雪莹叫武平起来吃饭,武平表示荆轲不答应收徒,他就不吃。


  162
  
  雪莹走到柴房,对荆轲说:“叫他起来吃饭吧。”
  荆轲说:“别管他。”
  雪莹回头看了看武平,只得作罢。 


  163
  
  
  雪莹:“那些人,为了什么要找你呢?”
  荆轲:“为名。”
  雪莹:“他们为什么要和你打呢?”
  荆轲:“因为杀了我,就可以成名。”
  雪莹:“成名...成名又怎么样?”
  荆轲:“剑客是为名而生的,成名之后,就有出路。”
  雪莹:“什么出路啊?”
  荆轲:“是为士所用。 ”
  雪莹:“他们不觉得为了成名,而打个你死我活,是不对的吗?”
  荆轲:“我不觉得。”
  雪莹:“你不觉得? ”
  荆轲:“因为我也是一个为名而生的人,我在雪地上等了三天,就是要等到一个名气比我更大的人。



  164
  

  雪莹关切地问:“你能不能打赢他呢?”

  

  荆轲答非所问:“要成名,得到荣耀,就要付出代价。”

  雪莹追问:“那你能不能打赢他呢?
  荆轲:“......”(晕死,你又不说话了。) 

  松哥表演的很到位,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的表情,已经告诉了雪莹,也告诉了所有人,他没有把握。

  
  

  面对雪莹的追问,荆轲无言以对,他利落地提起剑,说:“我要上山。”转身走了。
  与其说是“走”,不如说是“逃”。



  

  望着荆轲匆匆而去的背影,雪莹充满了担心。



 166
  
  雪山,空旷而寂静,只有风声在呼啸穿行。


  167
  

  雪山深处,有人缓缓走来。

  168
  
  荆轲睁开双眼。


  169
  

  荆轲跳出雪堆,站在来人面前。

 
  
  来人顿了一下,转个方向,继续走。再感叹一下,这背景音乐....


  
  荆轲:“果然是一个名闻天下的剑客, ...你是盖聂。 ”
  来人停住脚步,沉默,继续赶路。
  荆轲:“你应当怀念决斗时最灿烂的那一霎那。”

  
  盖聂头也不回,说:“我已经忘记了。”

  

  “因为你没有对手”荆轲说。




 
  荆轲解下一把佩剑,扔给盖聂。

  171
  
  盖聂回身,干脆利落地接住了佩剑。

  172
  
  他向宝剑望了一眼,这一眼,泄漏了他内心的渴望。这又是一个可八的细节。 

  他,是闻名天下的第一剑客,
  绚烂的盛名之下,是高处不胜寒的寂寞。
  一句“我已经忘记了”,因为语气平淡,更显哀伤。
  “无敌真寂寞”已经是一句戏侃了,但文字表面下的苍凉,是真实的悲声。 

  
  荆轲,一流的剑客,
  他了解盖聂,就像了解他自己。
  怀念“决斗时最灿烂的一霎那”的,又何止盖聂一人? 
  他读懂了盖聂望向剑的目光,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荆轲提剑,冲向盖聂。

  
  盖聂举剑迎击。 

  荆轲提剑,冲向盖聂。

  
  盖聂举剑迎击。


  
  青天下,雪山间,两大剑客开始决斗。不过,与其说决斗,倒更像是自我介绍,短短几招,实力尽显。

  
  各自回首一刺,正巧剑尖相对,也正合了“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荆轲:“我是荆轲。”
  盖聂:“果然英雄出少年。 ”
  荆轲:“我可以给你再三的感受。 ”

  “我是荆轲。”这句话,国语版没有翻译,楼主听了十几遍粤语版,才弄清楚说得是什么。在整部剧里,荆轲介绍自己的时候,永远都是“荆轲”。只有这一次,向盖聂介绍的时候,说:“我是荆轲。”也隐隐感受到盖聂在他心中的位置。虽不相识,却相知。 

  “我可以给你再三的感受。 ”从荆轲嘴里说出来,每次听到,都觉得特别性感。 心颤颤的。好吧,我YY了,面壁去。


  
  

  这时,剑袋从空中掉落下来,这剑袋被盖聂接剑的时候砍碎了一半。被荆轲看见,砍碎了另一半。 说明两个人速度之快,武艺精湛,且实力相当。

  
  盖聂微微点头,表示对荆轲剑术的赞许和认同。
 盖聂叹了口气,转身走了。说:“今天我要去采药。”
  荆轲:“另定日期。 ”
  盖聂:“明天见。”
 山脚下,客栈中,武平仍然跪着,又饿又冷。
 雪莹心事重重,不停向门口张望。蒙伯伯让武平吃饭,武平看着饭,咽咽口水,拒绝了。 
  老伯感叹一句,不知道怎么搞的,这么多奇怪的人啊。
 荆轲回来了,雪莹急忙迎上去。关切地问:“有没有见到你要等的人啊?” 荆轲看了看雪莹,沉默了一下,说:“......没见到。”
  你骗得过别人的耳朵,却骗不过自己的心。

  荆轲说了好几次谎,一会儿总结起来,一起八。 雪莹告诉荆轲,武平真倔,叫他起来也不起来,叫他吃饭也不吃。荆轲表示和他无关,继续向前走。

   雪莹向前一步,继续说,你要再不理他,他不冻死也饿死了。 荆轲顿了许久,回头,看看武平。
这可怜孩子估计都冻透,饿抽儿了。
  荆轲告诉武平,做他徒弟,要服从他,“你马上回去,一年之后,再来找我。”武平不解,问:“一年之后?一年之后我到哪儿去找你啊?”
 “一年之后,如果我成名,天下皆知,你就知道到哪儿找我。一年之后,如果没我的消息,你就根本不用找我。” “因为我已经死了。”
荆轲转身走了,镜头直接推向雪莹,她的目光,追寻荆轲的背影,古筝声响起,如泣如诉。琴声如心,缱绻不舍,哀伤怆然。

  楼主听完荆轲的话,心里一阵疼痛。
灯影阑珊,雪莹失眠了。
窗外声音响起,吸引了雪莹的注意力。

  另外,楼主再强调,粤语版的背景音乐准确。国语版的不同,不好。
她起身,打开小轩窗。
 原来是荆轲在劈柴。
雪莹缓缓走到柴房,“你怎么还不睡啊?”
  荆轲:“......” 
  (好吧,你又来了。)
“劈这么多柴,已经够了。”
“...今天要全都劈好,我明天要走。”
“你要走?你不等人啦?”
  
  “......他不会来了。”


  
  雪莹:“等不到,你就要走啦?”
  荆轲:“......”
  雪莹:“ 你急着到别处去找他?”
  荆轲:“......”
  雪莹:“如果不急的话,明天再劈柴啊?”
  荆轲:“剑客只有今天,没有明天。”


  
  “那你明天一定要走吗?”
“你明天一定要走吗?”
  “......”

  荆轲沉默不语,同时背景音乐骤然响起。是心被猛然撕裂的声音,也是他对自己的鞭笞拷问。
  他的头,缓缓抬起,看看雪莹,又缓缓落下。
  “我明天一定要走吗?”
  “我一定要走吗?” 
  “要走吗?”
  双眉紧锁,矛盾重重。雪莹回到屋里,透过窗子,看着荆轲继续劈柴的身影。


  
  蒙伯伯进来了,他看看雪莹,又看看窗外劈柴的荆轲。 

 
  

  蒙伯伯对雪莹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了。他跟我们不同,他不可以像我们这样,在荒山雪岭过着平淡的生活”。


  
  雪莹抬头,问蒙伯伯:“为什么?”其实你心里明白的,聪慧如你,早就知道答案。你问蒙伯伯,就像问命运,就像问自己。
  蒙伯伯:“我不知道。”
  雪莹:“我不应该留住他?”
  蒙伯伯:“不应该。”
  雪莹:“蒙伯...”
  蒙伯伯:“我知道你很难过,不过,你真的不应该留住他的。”
  雪莹出神地望了望:“嗯。”她点点头。是对自己点头。
  蒙伯伯:“快去睡吧。”
  雪莹望望窗外,
  蒙伯伯又补充了一句:“千万别睡得太晚。”他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翌日,艳阳高照。


  
  蒙伯伯已经提醒过雪莹,不要睡得太晚。
  早晨,窗子还开着,看来雪莹陪到很晚很晚,她还是起迟了。


  
  雪莹急忙跑到窗边张望。

  
  人去楼空。

  看着空空的柴房,楼主的心被掏空了,雪莹的心,一定也空了。

  
  

  雪山里,两名剑客摆开阵势。

  君子之战,生死之战。

  
  荆轲:“今天你我生死未卜,你有什么交待?”

  
  盖聂:“我有一枝雪莲,要送给楚国一个朋友。”
  荆轲:“你朋友叫什么名字?”
  盖聂:“程皋”。
  荆轲:“替你送去。”


  
  盖聂:“你有什么话?”
  荆轲:“山下客栈,有一位姑娘叫雪莹,请代照顾。”
  盖聂:“照顾人的事,应该由你自己去办。”
  荆轲:“我办不到,因为我不懂得照顾人。”
  盖聂:“既然这样,你出招吧。”

  
  第二十五集完。 


我爱丹枫,我爱丹枫的小兄弟!!!
我爱三师兄,我爱三师兄的小师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4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圈圈的老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2-5-9 22:57:57 |显示全部楼层
清晨,雪山,高手对决。

  话说香港的武打,真是自成体系的经典。看得过瘾,又不做作。 
 柴房里,雪莹出神地坐着。闷闷不乐。她的心,早已随离人远去。 武平来告别,他说:“麻烦你告诉我师父,一年之后,我一定回来找他。” 武平又在门口遇见老伯,说你你煮的东西真好吃啊,一年之后再来找你。

  很奇怪,武平知道荆轲是一个浪迹天涯的人,他为什么说两遍,一年之后来客栈?合理的解释,就是蒙伯伯知道了荆轲和雪莹的情愫,连武平都知道了。他觉得他师父肯定会在这儿。他师父昨夜劈了大半夜的柴,瞎子都能看出来俩人关系不一般。 没有侮辱盲人的意思,你懂得的。
蒙伯伯来到柴房,告诉魂不守舍的雪莹去休息。

 
  6
  
  
  雪莹缓缓走出柴房,望着门口。从眼神到肢体,都充溢着思恋。

  8 
  
  她继续缓缓走出门口,向着雪山的方向,向着她爱慕的男子。


  9
  
  蒙伯伯看着雪莹的样子,叹声气,摇摇头。
  蒙伯很理解,蒙伯很无奈。

  10
  
  11
  
  雪莹坐在门口的石头上,等着荆轲。这音乐,也诉说着女子的婉转愁肠。
  你在雪山里,守着你的梦,我在门口,守着你,守着心底的那一点点希望。
 
  12
  
  中午了,荆轲和盖聂还在打。这体力~


  13
  
  吃中饭了,雪莹还没回来。
  14
  蒙伯伯向门口张望。 
  15
  雪莹还在等着。 

 
  16
  
  雪莹坐在那里,安静而坚定地等待着,希望能再看到他。

  感叹一下,雪姐可真漂亮啊。


 
  17
  
  山里的两个人啊,还在打。 
 
  18
  

  傍晚了,打呀打~~~晕,打一天了。

  19
  
  
  
  两人互击一掌,荆轲受伤了。盖聂貌似还好。


  
  夜色渐临,雪莹,还在等。

  22
  
  ~~~打~~~

  23
  
  荆轲的旁边,就是盖聂的剑。

  
  盖聂,也看到了荆轲的剑。

  24
  
  他们抽出对方的剑,继续迎战。靠,打了一天拳脚,晚上了,才出剑。


  25
  
  两剑相抵的时候,他们才发现彼此用的剑是竹剑。
  
  “你为什么用竹剑?”
  
  你怎么也用竹剑?

  26
  
  27
  
  28
  
  盖聂和荆轲会意,大笑。


  29
  
  30
  
  两人一起把剑折断,大笑着躺在雪地上。

  荆轲和盖聂,他们都是寂寞的剑客,太久没有对手了,惜英雄,重英雄,杀死对方不是目的。战胜对方才是,享受他们久违了的,决斗时最灿烂的一霎那。不约而同,正因他们两颗相同的剑客心。


  31
  
  盖聂:“你的确令我再三回味,决斗时候的感受。”
  32
  
  荆轲:“不过,我们没有分出胜负。”

  那啥,楼主自认不是腐女,可是,你俩这样躺着说话,太暧昧了吧。
  色迷迷地说一句。这样强势的男人,正是楼主的菜。好性感啊~~~

  话说楼主13岁的时候,就有这样奇怪的感觉,只是当时还不知道,这样的感觉,叫“性感”。

  雪莹,还在执著地等着。


  
  远方,终于出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雪莹随之站起身,他爱慕思恋的男子,回来了。


  
  向她走来的男子,突然跌落到山坡下。

  
  雪莹向荆轲奔去。

  


  
  荆轲受伤了。



  迷糊中的荆轲,把手伸出来,掀开了被子的一角。


  雪莹把他的手放回去,把被子盖好。


  雪莹的动作,惊醒了荆轲。他迅速抓住了贴近他的东西。

  果然是生活在刀刃上的人,这警惕性,这速度...
 
  
  把雪莹吓了一跳。

  
  定睛一看,原来他抓住了雪莹的手。
  肢体上的接触,让楼主看得好欢乐。



  荆轲松开雪莹的手,闭上眼睛,缓缓地躺了回去。

  楼主虽然喜欢荆轲抓住雪莹手的那一段,但是,这个缓缓躺回去的动作,更动人。此时荆轲的意识还没有恢复。他抓人的动作,完全是身体的条件反射。而他闭上眼睛,放心地躺回去,说明他非常信任雪莹。

  
  这个人是盖聂,盖聂的是红色的。
  
  打斗的时候,盖聂是在自己剑的旁边。

  
  这把黑色的剑是荆轲的。
  
  打斗的时候,荆轲在黑剑旁边。 

  所以,楼主之前说的,他们用对方剑的说法错误,他们用的是自己的竹剑。

  特此更正。 




  他說讓人照顧雪瑩, 真是讓人心中涌動. 一個無情的人, 一旦動了情, 就是死心塌地啊.


  谢谢!
 
  
  雪莹:“你醒啦?饿不饿啊?我做点儿稀饭给你?”粤语版,好像是问痛不痛啊
  ? 
  荆轲渐渐清醒过来,他的表情就是在辨认,这是哪里?发生了什么?


  
  荆轲恢复了意识,他记起了白天的决斗,他怎么躺在屋里?躺在炕上? 盖聂呢?
  荆轲翻身要起来。雪莹告诉他不要动。

  
  这时候,蒙伯伯进来了,他告诉荆轲,外面有人找你,他说他叫盖聂。

  荆轲听到盖聂这个名字,立刻翻身起来,出去了。


  
  雪莹马上拿起荆轲的皮袍,跟上他。

  
  “盖聂,盖聂...盖聂呢?”
  荆轲追出门去,可是盖聂已经没了踪影。
  雪莹把皮袍给荆轲披上,“这很冷的,你还是先回去吧。”
  “不是说盖聂在这儿吗?”
  “我想他可能已经走了。”雪莹说。

  “这儿有半边雪莲啊。”蒙伯伯在屋里叫道。 


  
  荆轲转身回屋,
  蒙伯伯说雪莲医伤口很有效,就去给荆轲煎药。


  
  “你等到了那个人了?”

  
  “......”许久,“嗯”荆轲点点头。 

作者:荆轲的雪莹 回复日期:2012-02-03 19:50:40 
回复 
  
  雪莹:“为什么他送雪莲给你疗伤呢?”
  荆轲:“因为他要和我公平决斗。”
  雪莹:“你们还要决斗啊?” 
  荆轲:“不打不可以享盛世之名。”

  
  “你已经受伤了,别打了。”雪莹劝道。

  “不行,我一定要和他分胜负。”

  
  “你已经受了伤,别再打了。”


  荆轲缓缓幽幽地说:“你不用为我担心。”

  
  雪莹上前一步,恳切地说:“我真得很担心你啊。” 
  
  荆轲回头:“我只是一名剑客。”



  
  “可是我看你受了伤,心里很难过。”
  
  荆轲很粗暴地吼道:“不要难过,剑客是没有感情的。”
  
  他继续吼道:“剑客从来不需要别人担心他。”

  说完,他逃出了屋子,绝情地从雪莹身边呼啸而过。
  同时,那撕裂肺腑的音乐再次想起,和他拷问自己,该不该留下来时,是同一个。

  他不是对雪莹,他是对自己,对自己渐渐融化的内心吼,对为这个小女子生出的温情吼。他是一名剑客,他是没有感情的,他是没有感情的,他是没有感情的......




  
  
  荆轲激烈地冲出屋子,冲进柴房。冲出他的牵挂多情。

  
  
  荆轲回头,从缝隙中看到留在屋子里的雪莹。

  

  一种爱恋,两处心伤。


  第二天,雪山之间,再次对决。


  
  风声、雪声、剑啸声、金属激烈的撞击声,诉说着决斗的凶险。

  两大高手的生死之战。





  
  雪莹坐立不安,她担心着荆轲的安危,望着荆轲劈过的柴,想着彼此的种种,想着今日性命攸关的一战。

  
  荆轲已经走了,不会回来了,无论生死,从此天涯两茫茫。
  他们不能连道别都没有,就退出彼此的生命。她更不能让他死掉,她要去找他。




  

  雪山里的两个人,仍然在决斗。

  雪莹向荆轲跑去,她要去找他。

 
  
  在打斗中,从荆轲的方向,正看到向他奔来的雪莹。荆轲一分神,挨了盖聂一掌。

  
  
  
  两人调转方向,这时,盖聂也看到了雪莹,盖聂一愣。立刻知道了两个人的情谊。

 
  
  
  盖聂跳出对峙的局面,对荆轲说:“今天是你我生死决斗,你托我办的事,我办不到。”
  荆轲坚定地说:“你一定要办到。”
  盖聂:“如果我在她面前杀了你,以后,我怎么去照顾她?”


  说完,盖聂转身离去,放弃决斗。

 
  
  荆轲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他追上盖聂,直劈盖聂的头,但是盖聂不接招,转头望着荆轲。

  
  荆轲:“我们还没分胜负,我决定要打,没人可以阻止我。”
  盖聂:“但是我决定不打的时候,也没有人可以改变我。”

  都这么有个性。

  
  盖聂转身离去。


  留下了雪莹,和心有不甘的荆轲。
荆轲回头望着雪莹,是愤怒?是爱怜?是悲怆?是牵挂?是相惜?是不舍?是......百种情感,集于心头,
  他说:“......” 

  对,他什么都没说。

  
  荆轲转身走了。 


  

  望着荆轲的背影,雪莹迈开了坚定的脚步,

 
  

  荆轲决绝地走着,雪莹坚定地跟着。


  
  
  荆轲向雪莹大吼:“你回去,马上回去,我只是一名剑客,我永远不会和你在一起的。听见没有?我永远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在荆轲的吼声中,雪莹加快了前行的脚步。 

  雪莹重重地跌倒了,头发也跌散了。
  
  
  她凄凄楚楚地望向荆轲。

  
  荆轲看见了,他的吼声停止了,他的脸上充满了怜惜和心疼。
  随着雪莹跌倒的一刹那,背景音乐又一次从高潮处喷涌而出,在天地之间,在风雪之间,跌宕起伏。剑客压抑的情感,像火山一样迸发出来,热烈的岩浆,溅伤了所有看客的心。铮铮铁骨,荡气回肠。

  PS:楼主说的是粤语版的音乐。国语版的音乐不同。虽然不算差,但表达的东西和力度不一样。楼主力求精准,所以只好注释一下,分开说。

  
  荆轲终于主动奔向雪莹。不再有躲避,不再有借口,直截地,奔向他心爱的女人。

  

  他逃过,躲过,藏过,吼过,否认过,挣扎过,压抑过,却仍然骗不了自己的心。

  

  
  雪莹睁大双眼,直直地看着荆轲,她要把这个男人的一切印在脑海里。
  
  荆轲的脸上充满了伤痛和怜惜。 

  
  “我要多看你一眼。”
  “我只是想多看你一眼。”
 
  
  雪莹抚摸荆轲着的脸颊,抚摸着他的头发,抚摸着他的唇。她要自己记住这个男人的样子。 

  此时的背景音乐,早已从先前宏大的交响乐,变成了单一的二胡。
  二胡的声音能有多虐心。自己想象吧。


  
  荆轲把雪莹拥入怀中。微微抖动的身体和婉转动人的二胡声,诉说着荆轲的爱恋和不舍。对于离别,哀伤的不单是雪莹,还有荆轲。

  
  被心爱的男人拥在怀里,泪水滑落脸颊,是雪莹幸福的泪。

  
  
  



  “对不起,原谅我。”

  
  “嗯,我会每天到这个山顶,看着你走过的路,我会感触无限。”


  第二十六集,荆轲部分,完。

  后记:荆轲离开雪山后,周游列国,终名闻天下,四海皆知。




引子:

  在全剧中,第一次提到荆轲,是在第二十四集末尾,太子丹希望可以收揽能够做刺客的剑侠勇士。一个人向太子丹推荐,说:“他认识一个人,这个人剑术之高,我觉得在当今世上难觅他人,他浪迹江湖,来去无踪,一生追求名剑,追求知己,他重友情,重义气,意志所在,生死不辞,他就是荆轲。” 
  这算在全剧中第一次介绍荆轲。随后太子丹寻访荆轲而不得。
  然后就是第二十五集、二十六集,荆轲和雪莹的故事。第二十八集,荆轲再次出现。

  按剧情推理,荆轲在遇到雪莹的时候,就已经很有名了,走到哪里,都有人找他决斗。只是未必是他所希望的“盛世之名”。

  第二十八集。 
  
  一山一水,一扁舟,真像一幅画。

  
  荆轲,貌似心情不错。

  看到你这样,楼主很开心。不在雪山上了,皮肤也好了很多。八你的故事,就像回忆一位老朋友。嗨,你好吗?另外啊,我很喜欢你这件衣服,更显得潇洒风流。 



  
  一个卖剑的人,向荆轲展示自己卖的剑,荆轲看一眼,就走了。 

  
  
  
  荆轲被一个人认出来了,大名鼎鼎的荆侠士来齐国,真是荣幸。那人还邀请荆轲去他家看一把宝剑,荆轲礼貌拒绝了。

  

  荆轲向城里走去。荆轲享盛世之名的理想,此时,已经实现了吧。 

  
  荆轲来到一家剑庄,想寻找一把宝剑。
  荆轲问:“光这些剑吗?” 
  店主说:“是的。”
  荆轲:“这能算是剑么。” 晕,这么说话,你是真不善表达。 
  荆轲:“鞠义先生在吗?”
  店主问:“你找他有什么事啊?”
  荆轲想找他铸一把好剑。


  
  店主说齐国这个地方,人人都想做买卖赚大钱,人人图安逸,名士和剑客变的变,走的走。懂剑的人都不见了。现在做的剑,都是给人做装饰和送礼的,而他就是鞠义,时移世易,他再也铸不出好剑了。

作者:荆轲的雪莹 回复日期:2012-02-04 12:39:41 
回复 
  
  听到这一席话,荆轲转身走了。
  鞠义问:“侠士,请问你高姓大名啊?”

作者:荆轲的雪莹 回复日期:2012-02-04 12:41:34 
回复 
  
  “荆轲”,他头也不回地答道。

作者:荆轲的雪莹 回复日期:2012-02-04 12:50:44 
回复 
  
  鞠义点头自言自语道:“原来就是天下闻名的荆轲。”

  你用你的命去拼你的理想,它终于实现了。


 



  
  在街上,荆轲被三个人围了起来。


  

  剑未出鞘,就把三人打得落花流水。
 
  
  荆轲看了看三个人,转身走了。 

  
  可是,这三个不识好歹的人又追上来。靠,真锲而不舍。

  
  

  荆轲拔剑,刹那间,他们三人的剑应声而飞。高人就是高人,这速度。


  
  荆轲收起自己的剑,顺手接了一把被他打飞了的剑,指着那三个人。

  “荆公子,饶命啊。”中间那个人大叫道。

  
  “既然知道我是荆轲,还敢暗算我?” 

  
  那人惶恐地说:““我们只是遵照我们家主人吩咐去做的,不是恶意的,不是恶意的”。
 
  
  荆轲:“你家主人是谁?”
  那人答道:“是齐国太尉,施广,人称 ‘塞孟尝' ”。
  这时,旁边出现一人,称:“好剑法,果然是荆轲荆侠士。”

  名气大了,走到哪儿都有人认识。

 
  
  来人抱拳道:“荆侠士,请恕刚才冒犯之罪,因为实在是太多人冒认你了。”
  
  “塞孟尝也很有名气,当然也有很多人冒认你了。”
  
  来人笑道:“荆侠士不单剑术高明,就是说话也会令人开心。” 

  我怎么听,也不觉得是在夸人。那你开心就开心吧。
 
  
  塞孟尝说他得到一把名剑,希望邀请荆轲一起去鉴赏,也算尽地主之谊,和荆轲交个朋友。荆轲答应了。

  此时的荆轲,浪迹天涯,所求所喜,就是名剑和知己。


  赛孟尝宴请宾客,荆轲上座,他叫人拿来名剑,让荆轲鉴赏。
  其他人拍马屁道:“哇,真是好剑啊。”
  荆轲说:“......”  哈,你又来了。 
  塞孟尝想听荆轲的意见,他介绍说:“荆侠士认为怎么样?这把剑是名闻天下的鞠义铸造。”
  荆轲说:“他已经很久不铸好剑了。 ”

  注:鞠义这个名字,楼主不知道究竟是哪两个字,没有字幕,只是听出来的,姑且写成这两个字。总之是有名的铸剑师。


  
  塞孟尝不甘心,继续说:“我是用两千两黄金买回来的。”
  荆轲反问:“那一定是好剑吗?”

  你就是想让荆轲夸你剑好呗,可是他不买你的帐。哈。
其他的宾客又拍马屁了:“太尉能得到荆侠士做门客,真不愧为塞孟尝啊。”
  荆轲表示自己不会久留此地。
  那太尉让自己的门客来表演拳脚,请荆轲欣赏。 

 
  
  上来的两个人互相打斗,给宾客欣赏。 
 
  
  太尉拿上金子,让荆轲给表演的人赏赐,荆轲说:“我没这习惯。” 

  
  “他们平常做什么?”


  “他们平时不做什么,只是练习一下,要是举行宴会,他们就要表演了。”

  
  那太尉一边叫好,一边扔赏赐。

  笑得这个龌龊。


  
  荆轲侧目,表示鄙夷。 


  
  太尉告诉荆轲,齐王已经知道荆轲来齐国,明天要宴请他。

  
  荆轲说:“......”

  哈哈。楼主笑而不语。

  
  晚宴结束,仆人把荆轲带到他的房间。


  
  竟然有两个女子在屋里。 说太尉叫她们来伺候荆轲。

  哈,太尉还挺用心良苦的,还安排了个双飞。楼主笑而不多语。

  
  荆轲叫两名女子出去,如果有什么问题,他一个人担当。


  我相信荆轲这个时候,已经准备离开了,他寻的是名剑和知己,而齐国,既无名剑,又无知己。完全是鸡同鸭讲。

 其他的宾客又拍马屁了:“太尉能得到荆侠士做门客,真不愧为塞孟尝啊。”
  荆轲表示自己不会久留此地。
  那太尉让自己的门客来表演拳脚,请荆轲欣赏。 

  
  上来的两个人互相打斗,给宾客欣赏。 
 
  
  太尉拿上金子,让荆轲给表演的人赏赐,荆轲说:“我没这习惯。” 
 
  
  “他们平常做什么?”



  
  “他们平时不做什么,只是练习一下,要是举行宴会,他们就要表演了。”

  
  那太尉一边叫好,一边扔赏赐。

  笑得这个龌龊。

  
  
  荆轲侧目,表示鄙夷。 
 
  
  太尉告诉荆轲,齐王已经知道荆轲来齐国,明天要宴请他。

  
  荆轲说:“......”


  
  晚宴结束,仆人把荆轲带到他的房间。

  
  竟然有两个女子在屋里。 说太尉叫她们来伺候荆轲。

  哈,太尉还挺用心良苦的,还安排了个双飞。楼主笑而不多语。
 
  
  荆轲叫两名女子出去,如果有什么问题,他一个人担当。



  我相信荆轲这个时候,已经准备离开了,他寻的是名剑和知己,而齐国,既无名剑,又无知己。完全是鸡同鸭讲。


两人都愣住了。 
  
  
  随即大笑。 

  

  这样灿烂的笑,目前为止,我只见过两次,一次是和盖聂,一次是和高渐离。看来,女人的温情,真真代替不了你需要的豪迈。 


  
  “进城我请你再喝酒。”


  
  二人来到酒馆,店家招呼高渐离上座。这里谁都认识他,是常客无疑。

  
  店里的人都来和高渐离打招呼,都希望他能击筑高歌。 

  
  高渐离表示今天有朋友,改天再唱。

  
  
  
  店里的人一起合计,都拿起筷子,在桌上有节奏地敲着节拍,和着:“众人皆醉我独醒,众人皆醉我独清......。”

  
  酒馆里,高渐离唱着,其他人打着拍子,荆轲也兴致盎然地拿起筷子,和众人一起敲打节拍。
  
  歌罢畅饮,好不快活。

  还有一个小细节,酒保听到高渐离开唱了,也快步跑上来。虽然只是背景中的一幕,足体现高渐离的受欢迎程度。楼主是观赏影视剧的细节控。是一幕一幕小小的细节,给影片灌注了生命。


  狂歌畅饮之后,两个人歪歪斜斜地来到高渐离的家。 
  高渐离说:“这里就是我的地方,随便坐,随便坐。”
  荆轲说:“好地方,好地方。”
  我知道你说的好地方,是指燕国。


  
  
  荆轲在桌子上胡乱趴了一夜。


  
  
  清早,荆轲迷迷糊糊中,听到两个人在说话。 



  来人是一位长者,和高渐离闲话家常,问他在外的游历情况。

  长者见荆轲醒了,便询问:“这位是...”

  
  “荆轲”

  
  长者听到荆轲这个名字,马上站起来,抱拳行礼:“哦~原来是荆轲,荆侠士,田光早就久闻大名,幸会幸会。”  

  
  高渐离怒了:“你真的是荆轲?你马上走。”

  
  荆轲不解,站起身来。


  
  高渐离说:“你既然是鼎鼎大名的荆轲,为什么你一直都不告诉我?”他还拉着田光先生评理。田光表示荆轲可能有苦衷啊。 

  
  荆轲表示没有苦衷:“我们一晚上都在喝酒唱歌,根本没有机会互通姓名。”
  
  高渐离才反应过来,对哦,他也没有告诉过荆轲他是谁。


  高渐离转怒为喜,说:“哎呀,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我现在正式介绍,我叫高渐离。”田光说荆兄第一次到燕国,还是出去游览一下吧。


  
  三人又在喝酒,高渐离说,他出去游览了半年,燕国也没有什么大改变。
  
  田光忧心忡忡地说:“是啊,燕国现在看起来还不错,没有大的改变,但是韩亡,赵围,将来怎么样就很难说了,形势难测。"
  
  田光诉说着对燕的忧心,看荆轲在做什么?他在喝酒,燕国未来的安危存亡,他并和很放在心上。此时的他,只是燕国的一位过客。他也以为,自己只是一位过客。

  
  田光问荆轲,此次来燕,是办事还是看朋友。

  
  荆轲表示,知己、名剑,是他一辈子要追求的东西,他漂泊了很长时间,仍孑然一身,四海为家。


  
  田光说要介绍一位好朋友给荆轲认识,虽然是太子,但是高义有骨气,很值得一交。
  
  荆轲同意。

  
  田光拜见太子丹,介绍荆轲。 
  
  太子丹大喜,他寻访荆轲而不得,如今荆轲竟然来到燕地。
  
  太子丹表示想马上见到荆轲。

  
  太子丹宴请荆轲,可他迟迟不到。

  竟然只有高渐离自己来了。原来荆轲到门口之后,知道宴请了很多人,他说不习惯应酬,不舒服,就让高渐离转告,他不进来了。

  哈,是不是齐国的经历把你恶心到了?

  
  太子丹让太傅鞠武招呼各位,自己去高渐离家找荆轲。 

  
  太子丹走了,各宾客愤愤起来。 可怜荆轲躺着都中抢,还没和大家见面,就已经被树敌了。


  
  荆轲在擦剑。 

  
  太子丹款款而至。

  
  
  二人互相打量一番。


  这背景音乐,又是从大鼓开始,而后壮烈宏大。预兆那一段千古流传的悲壮故事。


  太子丹抱拳 :“你就是荆轲?太子丹有礼。”
  
  荆轲抱拳:“太子丹? 荆轲有礼。”


  
  太子丹表示,是我滴错啊 我滴错。不知道你不喜应酬,却擅自主张请了一堆朋友 。敬请原谅。 “其实我们在这喝酒也可以啊。”


  
  荆轲同意。


  
  话说二人举杯畅饮一见如故。

  最近越来越感概于中文的博大精深。 “一见如故”,多好的词啊。


  太子丹说,他已经把城里的别馆,改为荆馆,荆轲可以马上搬进去住。 

  刚见面就送房子。
  
  荆轲说自己只是一位到处流浪的剑客,可以四处栖身。而且无功不受禄,拒绝了太子丹。 

  看,这又是铺垫的第一步。太子丹对荆轲的“收买人心”,也是一步一步分层次的。 

 
  
  
  宴会上的人,仍愤愤荆轲的“不识抬举”。

  高渐离和田光担心起来,起身告辞,要回去看看。 

 
  
  他们看见太子丹和荆轲还在喝酒。
  
  太子丹要住在高渐离家,和荆轲彻夜长谈。 
  
  荆轲拒绝了,他说打扰了这么多天,也该走了。 


  
  众人极力挽留,田光建议荆轲住到“荆馆”,这样既不打搅高渐离,又可以方便相聚。众人皆称好。 
  
  盛情难却,荆轲答应了。有了刚才的把酒言欢,至少此刻,他把太子丹当朋友了太子丹安排周到,每天带荆轲纵览山河。

  
  他的门客开始牢骚满腹了。 
  “哼,我要看看他怎么厉害。”

  
  又一日。


  荆轲感叹,燕国的山河,果然秀丽壮观。
  太子丹忧心地说:“正因为这样,秦国早就计划消灭燕国,要是有一天大动干戈,我们燕国的河山,就会被蹂躏摧残。”

  
  这时候,一位士兵来报,燕王要急召太子回宫。

  
  太子告辞,荆轲准备继续游览一番。 


  
  荆轲独自前行。
  
  突然从树林里窜出一人。荆轲迎战。 
  
  而后又出现两个人。 三人一起袭击荆轲。
  
  那三个人自报姓名,分别是:秦武阳、宋意、夏扶。他们说他们是太子丹的朋友。


  荆轲怒了:“太子派你们来的?”

  
  
  
  

  荆轲拔剑,向前刺去。
  那三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荆轲的快剑刺伤。
  点到为止,却直奔要害,而且招招致命。

  
  

  荆轲转身离开,带着受到侮辱和欺骗的盛怒。留下三个面面相觑的人。




  皇宫里,燕王责备太子丹不顾身份,整天与“市井之徒”在一起。
  太子丹解释说:“儿臣认识侠客义士,对国家有好处。”
  燕王道:“那就最好了,我担心,他们想要你的钱,你要上当。”
  太子丹表示他知道,不需要燕王担心。 



  荆轲疾步走出荆馆。 

  
  在门口,遇见了进门的太子丹。
  荆轲质问:“秦武阳他们是不是你朋友。”
  太子丹说:“当然是。”
  荆轲:“有什么事,你应该直接和我说,不应该怀疑我。”
  太子丹:“发生了什么事了?”
  荆轲:“做事应该光明磊落。” 

  
  太子丹不明就里,说如果他们得罪了荆轲,替他们道歉。
  
  荆轲“哼”了一声,走了。


  
  城里,那三个莽撞的人找荆轲,说要向他解释事情,但是找不到他。
  
  到太子丹处,方知道,荆轲已经离开。
  
  那三个人保证,一定要把荆轲找回来。


  
  那三个人追上荆轲,解释是他们自己的鲁莽,和太子无关。
  荆轲不鸟他们,继续向前走,头都没回一下。当那仨人是空气。

  
  “荆兄,请留步啊。”在混乱中,荆轲听到一位老者的声音。
  他转过身来,停住了。
  来者,正是田光。 

  这个安排,足以说明了荆轲对田光的敬重。别人跟着小跑都没有。而他,一句留步,荆轲就真的停住了脚步。 

  就像有些话,要分谁说;有些事,要分谁做。


  
  
  荆轲说:“试探我,就是侮辱我。”
  田光先生和高渐离这两个有分量的人物向荆轲解释。荆轲终于被说服了。

  田光,怎么说呢,每次提到这个人,楼主都表示很纠结。


  
  荆轲向太子丹道歉,燕丹说,这件事,他也有责任的。
  误会解除,二人和好。
  这段门客嫉妒的事,也就平息了,那些门客,从此对荆轲心服口服。



  燕丹和田光谈论荆轲。

  燕丹:“田先生,如今荆轲已经留在燕国,他待人豪爽有骨气,剑术也盖世无双,这个人,我们用得上。”  
  田光:“太子,我们不需要过分焦急, 荆轲虽然名闻天下,他的剑术很好,不必怀疑,但是,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还不确切知道,他愿不愿意为我们做一件事,虽然太子现在认荆轲为知己,但是荆轲现在有么有认太子为知己呢?这个,我们还不知道。 还有,他能不能舍命为君子呢?所以,我们还要仔细观察下去。”
  燕丹:“先生果然想得周到。”
  田光:“所以太子要记住,这次的计划,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听他们的谈话内容,从心凉到骨头里。荆轲啊,让你慷慨赴死的知己,是用“心”相交出的情谊? 还是用“术”编织出的一个梦?。







浅谈荆轲和雪莹的爱情

  雪山这场戏,是原剧本中没有的,后来,松哥为雪姐添加了雪莹这个人物。不但成为戏外的佳话,也成全了戏里的荆轲。雪山的戏,大大丰满了原剧本中的荆轲形象。如果说原剧本是肌骨,这场戏,就为荆轲这个人物注入了血肉。
  原剧本中,荆轲一出现,就是名满天下的剑客,他浪迹天涯,寻访名剑,结交知己,路经燕国,与太子丹结交,被托付重任,去刺秦。他的整个形象,被点刻在刺秦的大背景之下。我们看到的,是他名满天下的现在,和去刺秦的将来。  
  而雪山的这一幕,是他的过去,更深层地挖掘了人物。这时的他,还没有卷入六国纷争,仍走在实现“盛世之名”的路上。我们看到他在路上的艰辛、悲喜和挣扎。我们更多面地了解了荆轲,了解了他的性格,了解了他的爱情,这使他的人物形象更立体了。
  这个立体形象,把荆轲从刺秦的大背景中脱离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篇章。让我们更在乎荆轲这个人本身,而不是他刺秦这件事。他不再是刺秦大业的一部分。而刺秦大业,成了荆轲的一部分。整部《秦始皇》,荆轲的戏完全可以脱离出来,加工成一部独立电影。 

  他和雪莹相逢于微时,互生爱慕。而这情愫萌生时,甚至不知道彼此的名字和背景。他们的爱情里,没有盛名,没有纷争,不掺杂质,是单纯的惺惺相惜。像在这雪山里,一朵晶莹无尘的雪莲花。
  此时的荆轲,满心都是进的心思,都是他实现“盛世之名”的理想。为了这个理想,他寻访盖聂,在雪山里静坐三天;为了这个理想,他和盖聂生死决斗,哪怕被杀,也愿奋力一搏。他的命,都只是这理想的一部分,而和雪莹的爱情,又只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你要他为了爱情,放弃比他命还重要的理想。不可能。楼主相信,荆轲曾经不止一次拷问过自己,要不要留下来? 而他给自己的答案,永远都是“不”。   

  人,是有类别的,比如说,有的人喜欢朝九晚五的规律生活。安定,会带来幸福感和稳妥感。有的人,让他过朝九晚五的生活,就是时时煎熬,只有在过了今年,不清楚明年的生活中,才会感到快乐,才能感到自己是活着的。话说楼主就是这第二个类型,作(一声)女一枚。 没有对,没有错,没有好,没有坏,只有不同。 
  恰好,雪莹和荆轲,就是这样两种不同的人。或者说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雪莹的生活,是稳固温情,就像她的小轩窗,小花被。而荆轲的生活,是时时动荡不安。动荡到不确定明天是否还能活着。
  这样的两个人,却在毫无防备的时候,撞上了迎面而来的爱情。 

  如果荆轲带走雪莹,那她就要时时面对荆轲的决战,时时生活在荆轲会死亡的恐惧中。她不要荆轲受伤,所以她才劝荆轲不要打了;他不要荆轲死,所以她才在生死决斗的时候,跑上山找他。荆轲知道雪莹承载不了这个动荡,他才在决战之前,向雪莹说谎,说他没等到盖聂,不等了,要走了。而荆轲,也不会再是无情剑客,他会时时牵挂雪莹,是否吃得饱,是否穿的暖,是否快乐。这牵挂,会阻止荆轲前进的脚步。让他患死而恋生。不是怕死,是患死,他要考虑他死了雪莹怎么办?还有一个更现实的,日渐老迈的蒙伯伯怎么办?他不能带雪莹走,他给不了雪莹需要的安定和幸福。 

  那么荆轲留下来? 那就是剪断了苍鹰的翅膀。他的命,都在为他的理想而战。理想都没了,命还有什么意义?而此时的荆轲,早已声名在外,找他比剑的人,络绎不绝,哪怕隐居在雪山里,都不会拥有安宁清静。他的路,就是一条不归路。 像盖聂对荆轲的规劝,他说剑客的一生是永无止境,你到了我这个阶段,就会明白。荆轲说他没有到那个阶段。他的确没有到那个阶段。人有一种痛苦叫不甘。 盖聂是追求过,拥有过,而后从容面对盛名。而荆轲,他还在追求“盛世之名”的过程中,没有拥有,所以无法从容。有的也只是不甘。他可以为雪莹去死,但不会为雪莹放弃理想,也不会停下追求理想的脚步。

  雪莹是温柔大气的女子,她爱荆轲,她送他走,她对荆轲最后的追逐,也只是“想再看你一眼”。他们的爱,从开始,就注定了结局。其实,雪莹的温柔乡,正是荆轲极好的归隐之地。只是平静安宁的生活,不是荆轲想要的。鹰的世界在天空,无法在树上久栖。他们,就这样错过了。留下了屏幕之外的我们,嗟叹,感怀。

  多说一句,与荆、雪之恋的与世无争相反,荆轲和明仪的爱情里,有大秦压境,有六国纷争,有国破家亡,有慷慨赴死。他们的爱情,是重重瓦砾下,生出的小花。顽强而倔强。那时候,只因“士为知己者死”的信念,荆轲绝定刺杀秦王。而最后,也是明仪易水送别,送他走,让他去实现自己的理想。

  荆轲没有为任何女子停住他前行的脚步。

  我们都喜欢看爱情的忠贞和唯一,看了荆轲对雪莹的爱,再看荆轲对明仪的爱,总会有点儿怨恨男子的薄情寡性。而且他和明仪的感情又很好,总不免替雪莹感到心疼和不值。
  其实这一点,又是楼主最喜欢的地方之一,把荆轲的形象塑造,又上升了一个层次。因为真实又现实,而且是血淋淋的现实。爱情可以忠贞,但从来都不是唯一的。你以为彼此会贯穿整部人生的书,而事实上,我们只是彼此的一个篇章。翻过了这一章,还有下一章的精彩。就是这么残酷和无情。 

  不能说爱了明仪,对雪莹的爱就是假的,反之亦然。两份爱,都是真实存在的,不能厚此薄彼。甚至不能类比。都是独一无二地存在,在心里不同的地方珍藏。楼主相信,离开雪莹,荆轲永远都不会后悔,但是,雪莹,这个雪山女子,会是荆轲心底永远的隐痛和遗憾。
  注意,这样的情怀是要有真性情打底的,而不是某些贱男贱女口中的借口。  

  有的朋友,纠结在以后的剧集里,荆轲竟然没有表现出对雪莹的半点思恋。荆轲是一个深沉的人,他总是以无情剑客的形象,把自己的感情隐藏起来,越是触动心弦,越是隐藏得深。而他不提,不语,正是因为在乎。

  无论是雪莹,还是明仪,都只是他生命的一部分。 




我爱丹枫,我爱丹枫的小兄弟!!!
我爱三师兄,我爱三师兄的小师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6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2-5-10 23:50:10 |显示全部楼层

雪莹这个角色,对于米雪来说,很特别。她温婉可人,清丽的不食人间烟火一般。她和荆轲那一场朦朦胧胧烟花一般的爱恋,点缀了《秦始皇》最美丽的篇章。当年设计出如此段落的松哥,心境会是如何的浪漫又是如何的不可琢磨!

 

因为配合荆轲的角色,雪莹的对白也不多。许多的场景就必须依靠演员的肢体语言来表现。似乎,松哥知道米雪会明白他要的是一个什么状态,她给他的一个目光,她给他的一个笑容,她缓缓的若有所思的走步,都写满了无声的戏词。

 

戏无声,音乐却在说话。我看的是国语版,它的背景音乐还是很能陪衬人物心理的。楼主所见的粤语版,我们这儿好像看不到,也无法领略其中的美妙旋律了。

 

整部《秦始皇》,荆轲的戏完全可以脱离出来,加工成一部独立电影。”——我非常赞同这句话!曾经有同感,我也想将荆轲的这一段,用剧本的形式呈现出来,而如今,楼主的文章已令我却步!

 

 


听他们的谈话内容,从心凉到骨头里。荆轲啊,让你慷慨赴死的知己,是用“心”相交出的情谊? 还是用“术”编织出的一个梦?。”——有些思想,我们不能以现代人的角度去理解。那个时代,那个境况,那时的名与利,甚至他们心中的生与死,和我们的理解都会有不同。荆轲在之后,明知太子的心意,他依然义无反顾的为之,他傻吗?太子与田光先生工于心计,他们是为他们自己吗?对与错,很难在一个战乱的年代分得清,何况,它与我们相隔千年。。。。。。
 
最后,谢谢楼主,在数月之后,还记得松居的朋友!这种图文结合的形式很好!有时间有心情,希望再见你的佳作!
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4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2-5-11 19:46:13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天涯看了一中午都没看完,楼主太强大了,搬运工们太强大了!
垂下头颅
只是为了让思想扬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2-5-11 21:59:00 |显示全部楼层
《秦始皇》我也是看的第25 26集,也很喜欢这段唯美的雪地之恋……不过,比起楼主我感觉自己看剧竟是那么的粗浅,楼主对剧情每一分每一秒入情细致的点评可真是让人惊叹呀!同时更催动了我再温此剧的心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2-5-14 20:41:53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看完了楼主的长贴了。辛苦了。多谢多谢。在楼主讲解下,我被荆轲电得神魂颠倒的。其实这戏在雪莹之后也是很精彩的,我个人更喜欢荆轲在燕国的那一段戏。很多导演和演员都在荆轲这个题材上栽过跟头,唯独这一版深得刺秦故事精髓。当易水河畔的荆轲出现在二十一集片头曲的时候,我差点没从沙发上掉下来,实在是太帅了。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年那么多人迷恋松哥版荆轲了。:[e01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5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2-5-19 09:56:14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看个一个多小时 才看完的 杀姐真是有毅力 直接搬过来了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2-9 23:54 , Processed in 0.12011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