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查看: 2897|回复: 9

[原創小説] 短小說《昀》(第一部)

[复制链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2-9-26 23:57:34 |显示全部楼层

 

文案:

 

相忘江湖,江湖卻不相忘。

 

「下輩子再下輩子,都不要再認識你。」

 

「前輩子呢?」

 

几分相似几分非...

 

───────────────


序:

大雨滂沱的下在北京某處公墓。就算是神經病也不會出現去淋這場雨,何況今時今日還是一般上班族正瞎忙的時後。

 

“喂,我的大導演人在哪泡著呢?”

 

“...。”

 

“知道您老不爽,可是也用不著開天窗,今天是首映會!!快來吧!回見。”

 

嘟嘟...

 

站在大雨裡的小冢手捧一束鮮花站在某個墓前,手機還握在手中停在「通話結束」。眉頭不解的耵著墓碑上的照片良久不動。渾身溼透,髮絲沾黏在她的臉龐似孤魂野鬼般的站著,誰能想到她是新一代的天才導演。今天應該是她最忙的時後,可是她卻站在這裡像化成堅石不動。從2年前開始,每年的今天她都會如此消失在眾人眼前。

 

把花放在碑前。她的思緒飛回兩年前,正是照片上的人躺在病床上彌留之際。

 

───────

 

小冢的手被拉著,憋著眼淚的望著他。他因連日的治療而消瘦的臉,此時迴光返照的神采奕奕的望著她精盈的小臉。

“你來啦!”

“嗯。”

“丫頭,你有沒有想我?”

一陣沉默,小冢只是一直不說話的看著他。他見小冢如此,也沉了臉若有所思。

 

“對不起。”

“你沒有對不起我。”

 

“...。”

“...。”

 

“還想當我徒弟嗎?”

“...。”

“還生氣?”

“不敢。”聽到這兩字的他突然撐起了身子,小冢扶著他坐了起來。

 

他卻一把把小冢拉進懷中抱住了。小冢沒有反抗的任他抱著,只是僵著臉。

他見小冢僵硬的模樣,嘆了口氣附耳貼著小冢:“對不起。還是忍不住把你找來,只是想看看你。”小冢仍是沒有反應。

“做我徒弟吧!這不是你最想要的嗎?還是...”

小冢憋著聽見此話的觸動,硬聲道:“下輩子下下輩子,都不要再認識你。”

“...”他心口頓痛了一下,像在滴血般。

 

憶起跟小冢的種種過往,一聲驚雷般炸在他心裡跟心口的頓痛混合,他突然後悔了,在聽到此話後,後悔把小冢趕離了自己的世界。因為他終於發現,終於明白了。可是一切都來不及了。他終於知道為何最後最後...他反主動會想收她為徒。因為那是唯一可以在這個世間框定在他们彼此之間的稱謂,想必她早已明了以前才會主動提及。可惜那時忽略低估了她對自己的影響力。

 

認清事實後的他,巨大疼痛與無奈同時襲來,意識逐漸模糊。忍不住把小冢抱緊,忍著渾沌的意識開口道:“上輩子呢?”小冢愣了愣他的回答,還未反應又聽他道:“你說過永遠。”語畢,終於閉上了眼,頭靠在小冢的肩上。

 

“可是你不要。”小冢的眼淚一滴滴的流下了。

 

小冢回過神來,把花挪了挪。坐在碑旁。抬頭看著大雨滂沱的天空灰濛濛的樣子,開始自言自語。

“原來這不是我想要的。總覺得很荒涼。”

 

-------------------------

 

 

 

發佈會順利結束。小冢跟著一幫人去日本料理店慶功。酒過三巡喝的酩酊大醉搖搖晃晃的在街上。揮別朋友後,走在自家小區口。前方黑漆的看不見任何人影,小冢自顧自的一直走一直走。直到消失在黑暗中。

 

小冢也希望穿過黑夜就能穿過時間,但現下只想回家睡覺。半瞇著眼回到了家,倒頭就睡。

 

“嗯,好..你過去就可以。”小冢掛了電話,此時的她身在南方放假,卻仍不免要接電話安排下工作。

 

舉著小傘坐在橋頭上,細雨紛紛的落在水面上。打著哈欠,揉揉眼睛。突然被人從後面推了一把。促不及防的小冢就這樣摔下了橋直落水面。“阿阿阿..。”

 

再次睜眼時,只看見自己站在荒涼寸草不生的土地上。地上血流成河的躺滿一具具的屍體。小冢被嚇的退後了幾步。

 

踩到個軟軟的物體,低頭一看。“媽呀!!!!!”原來她踩到了一只血淋淋的殘手。嚇得往前奔跑,喊得非常大聲。

 

“等等..等。”小冢聽見微弱的聲音,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不會是鬼吧?嗚..上天保佑不要是鬼。偷偷的往旁邊看。一只沾滿血的手正努力的揮著手。小冢看他揮了好久,卻始終不敢上前。“你..你是人是鬼?”

 

“..我..我..是人..”小冢這才慢慢靠了過去。小心的蹲下身,把人給翻了過來。確定是人。“你不要緊吧?”那人原本揮舞的手握上了小冢的手臂。

 

小冢看著自己的手臂被弄得血淋淋的模樣,有種反胃的感覺。

 

“..我是..戰地..記者..倪昀..。”

 

小冢瞪大了眼:倪昀??????我沒聽錯吧??????????

 

趕緊用自己的衣袖擦了擦他的臉。擦到顯出個輪廓出來時,小冢不敢置信的看著那張臉。彷彿才前一刻跟自己告別的人現在活生生的出現在眼前了。聽到名字時覺得很疑惑,沒想到真是..真是自己才說下一輩子都不要再認識的人。

 

“這是怎麼回事,你..你..。”

 

倪昀奮力的睜著眼,傷口的疼痛幾乎快令他昏厥。看著小冢像發現新大陸般驚訝的望著他,他不明所以,難道她認識自己?那太好了,他有救了。這麼想著的倪昀一放鬆昏厥了過去。

 

小冢發現他沒反應:“喂喂...。”昏了?死了?“哇,你..”左右看看,一點人煙都沒有。

“喂..”小冢皺著眉望著他,該不會..該不會自己要搬他吧。他一個大男人肯定超重的!扶額。就算你長的像他,名字也像他。可是..可是也不能虐待我吧。

 

認命的用力扶起他,順手撿起地上的相機。搖了搖他:“醒醒..”用手拍拍他的臉:“往哪,我不知道方向。”倪昀被她搖得頭昏腦脹,忍著昏旋使勁的抬頭看了看方向。隨後道:“..往..右..。”小冢這才扶著他,兩人腳步艱難的往右走去。一路小心的越過屍體。

 

第一章

 

小冢半扶半拖的把倪昀托在右側,跨著每個屍體時小冢都忍不住被陣陣的血腥給弄的頭昏,不敢看這般殘忍的畫面只專心看著前方。因為實在是太多太多屍體擋住路了,所以走了許久也沒前進多少。

 

“..咳咳..”倪昀被小冢半拖著,覺得自己身上的血都快流盡了。拼命的保持清醒。

 

直到走到小冢體力都快透支時,才終於看見前面迎來一群身著軍服、頭戴十字救護標誌帽的人,看起來像是軍護士。小冢趕緊招手讓他们看見,正開心看到人時,倪昀卻已失血過多昏了過了。

 

等到倪昀再次醒來,除了發現自己手臂包的像粽子外,終於看清救自己的人長得是什麼模樣了。當時雙眼染血又受傷,令他一直沒看清她的模樣,只能憑聲音粗細判斷出是個女的。

 

小冢撐著頭斜倚桌子睡著了。身旁的軍護士來來去去的照顧他周圍受傷的軍人。

 

倪昀想要撐起自己的上半身。驚動了一旁的軍護士。軍護士扶著他:“同志你別動,小心傷口裂開。”

 

這句聲音正好讓小冢醒了。小冢揉著雙眼,看見欲起身的倪昀,上前扶住他:“怎麼了?”

“你好你好,是你救我的嗎?”

 

“呃..是。”

 

“我叫倪昀。”舉起手想握下她。可是雙手打了木板固定,無法使力。

 

“我叫唐..”小冢突然停頓了一下,想想還是別讓他知道真名的好,轉頭一看正好看到遠處河邊的翠柳,便順口道:“我叫唐翠文”。小冢本也想握下他的手,可是見他不方便這才收回了手。

 

倆人對視一陣沉默。

小冢其實滿腹疑問。這個人長的實在太像他了,連名字都一模一樣。忍不住的開口道:“你是不是太原人?”

 

“是阿!”

 

“!!!!!!!!噗!!”

 

“你今天幾歲??...不..是今年貴庚??”

“二十有三。”

“.....”小冢有種大難臨頭的感覺。

 

不會吧!我回到他年輕時的時後了,二十有三不就是跟我現在同齡嘛!難道現在是一九四八年?????????????哇靠!!我本來不是在烏鎮橋上嗎?奇怪了。

 

抬頭看了倪昀一眼,不知怎麼著有種想逃的衝動。不管是不是,這次自己絕對只能應了那句「下輩子都不要再認識他」,當然也包含..也包括上輩子的吧。

 

“你既然沒事,那我走了。”小冢突然站了起來往軍護帳篷外走去。

 

“喂喂...等等。姑娘!..”倪昀見她莫名翻臉,直覺的想拉住她。一移動卻弄裂了傷口,血液從紗布中滲了很多。

 

倪昀捂著傷口,頭點著地縮成一團。一旁的軍護趕緊按住他。“別動,您的傷口裂了。”

小冢聽見這句話後才轉過頭來。見他如此疼痛,還是猶豫了好一會才跑過去。嘆了口氣,小冢蹲了下來跟著軍護一起按住他。“別動了別動了,你的傷口又流血了。”

 

倪昀蒼白著臉看向她,見她在跑了回來,沒來由的笑了。“你...沒..走...。”

“是..是..你別動了。”小冢無奈。

 

軍護拿著藥箱,重新幫他包札傷口。小冢安份的坐在他身旁。

 

先估且不論為什麼出現在這種鬼地方。看來,他年青時跟老了一樣,都很..霸道呢。自己不知到底欠了他什麼。唉!只能等,等他穩定後再說吧!

 

倪昀漸漸從疼痛中睡去。小冢凝視著睡著的倪昀,真不知這場面是幸還是不幸。還是不要告訴他他是我師父好了。否則不曉得他會不會嚇死,一個說是自己徒弟的人從未來回到這,怎麼說都有點荒謬。

 

真的回到他年輕時了,看樣子應是在國共之戰左右吧。

 

要怎麼回去?天呀!看來只能順其自然了。

 

 

第二章

 

半個月後,倪昀的傷已好的差不多了。

 

自從那天後,小冢抱著反正也沒地方可去的心態留了下來。

 

小冢萬萬也沒料到會有今天,可以跟他同齡同輩的說話。剛開始還真不習慣,總覺得似與三四十年後的他說話,明明知道現在這個倪昀不是以後那個倪昀,卻還是忍不住對他有好感,甚至是不捨。

 

傍晚,大夥都圍在構火旁聊天吃東西。小冢一個人在營地附近散步,偶爾低頭踢踢小石子,偶爾抬頭望著月亮。

 

倪昀本來也坐在構火旁跟人聊天,聊自己的戰績聊自己的家庭背景。一陣尿急想去解放時,轉頭才發現小冢在遠處散步。心裡頓時覺得奇怪,她怎麼沒有跟大夥一塊,在那裡待多久了?天氣這麼冷。便大步走了過去。

 

“你在這兒做啥呢?”

 

小冢嚇了一跳發現倪昀的靠近“沒什麼,有點想家。”

“你是哪兒人呢?”

“我是北平人。”

“是嘛!呵呵...我在你旁邊..天津..。”

“嗯。”

“對了,我還未問你,你是怎麼會一個人出現在戰場上的?”

“我也不知道。”小冢無辜的攤攤手。

“不知道?你不會是走岔了路才拐到那去的?”

“噗!我是真的不知道。我本來坐在一座橋上發愣,誰知道被人推了把,回過神來時就已經在這了。”

“怎麼可能?”倪昀難以置信的看著小冢。

“所以我也不知為何出現在這裡。”

 

“...那...你跟我回去好了。我們部隊過幾天正好要回北平。”

“是嘛?..謝謝。”小冢看著他笑得很溫柔。

“不用客氣,你還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哈哈..那行,改天請我頓好的。”

“成!大魚大肉管夠!”

“別誇海口,小心我吃垮你!”

倪昀聽到這話後,用腳做了個踹的動作,小冢配合的一閃。倆人開懷了起來,坐在碎石上聊天。

 

過了會,構火旁的人見倪昀半天不回來,心想:這小子上個茅房上到掉進茅坑啦?結果正想去找呢,回頭就見他與自個兒的救命恩人在那話天地話的多開心,便有些吃起醋來道:“倪昀!你小子重色輕友吶,有了救命恩人就不要我们這些兄弟了阿?!”

 

倪昀轉過頭來笑著喊:“是阿!那怎麼著?你眼紅?哈哈哈哈哈”說完看了眼傻楞了的小冢。示意小冢別理他們。倆人繼續聊著。

 

第三章

幾天後,小冢跟著倪昀的部隊回到了北平,下了部隊車的小冢茫然的看著若大的北平城,這個城市顯得與她印象中的不同,處處呈現古風古味未開化,不似她之前所處的北平城,哪還有什麼胡同什麼翹簷赤柱,早就鋼筋水泥林立,建築冷漠如城市。只能上觀光風景區才能憑弔那些斑駁的歷史。

 

嘆了口氣,她突然想起來!!!!!!!!!!OhNo!!!!

自己跟他說家住北京,可是在這個年代….自己都尚未出生阿!“天哪,我怎會忘這點。”小冢暗暗的跺了下腳。

 

走到一旁的倪昀被她的動作嚇到:“怎麼?”

“沒事沒事”小冢擺了擺手。

 

“那走吧!你先跟我回宿舍,一會兒我再用自行車載你回家。”

“呃……好。”

倪昀繼續走在前方。走了一會,回過頭來發現小冢落在後方若有所思,有些摸不著頭腦。難道自己有惹她不舒服?於是,突然大步流星般走了過去,很自然的拉起小冢的手,在她未回過神,一把拉著她快速走了起來。“走.........

”小冢也傻愣的就這麼被拉著。直到被他拉到宿舍門前,才反應過來:“你拉著我走這麼快做什。”小冢扶著門框喘著氣,看他開門。

 

“請進。”倪昀擺著笑臉。

.....”小冢無語的看著他,跟著他入內。

 

“你隨意我去放下東西,洗把臉。”說著,便走開了。

 

小冢隨意環顧著屋內四周,邊放空進入自己的思緒想道:這個倪昀真的是我的師父嗎?怎麼這麼陽光來著。與我之前所接觸的師父,肅然一板一眼的模樣截然不同。雖然我有時也會跟他開開玩笑,也沒這般活潑呀!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男大十八變????????

 

倪昀擦了擦臉,換了套衣服走了出來。走到她身旁:“好了,走吧!我載你回家。你告訴我你家住哪區。”說著說著手搭著她的肩。小冢沉浸在思緒裡,被搭肩的觸感嚇了一跳,看向來人才知是倪昀。

 

小冢看著他滿臉熱誠,有點語塞道:“呃其實……”艱難的開口準備說明自己在這沒有家。

“嗯?”

“我沒有家。”

“阿?”

“我……”小冢正想著要如何掰出個故事出來。總不能直接告訴他自己在這沒有家是因為,自己莫名其妙掉入時空過來的吧!那太荒謬了!準會嚇死他。

 

“你坐下說。”一把將小冢按在椅子上。

 

小冢低著頭裝作自己很可憐的的道:“……我的父母早在戰亂中身亡。”末了,為了怕他不信,便讓自己皺起眉閉眼。有些心虛。

 

……你!”倪昀驚訝的瞧著她。

小冢聽他的語氣以為被他發現了,不禁頭更低了。

 

倪昀呆了半晌。見她這樣難過,上前便抱著她安慰:好好好…..沒事沒事。

女孩子家,這樣多難看。

…”小冢低著頭埋在他的肩上。呼!PASS

沒家就沒家,你住我這就得了。

阿?????小冢愣著看他。

別廢話,住下來就是。倪昀一臉認真的看著小冢。

“可是你是男的

“男的怎麼了,我身體健康思維正常是個好青年。”

“哈哈哈

“好了好了,又哭又笑的。”倪昀溫柔的撫了撫她的小臉。“你笑了,就表示答應了?”

小冢點頭:“嗯。”本來想藉機離開的,算了。師父,原來年輕時真好玩真熱情真傻。

 

“那麼你梳洗下,我帶你去吃好的。”

小冢四周瞧:“好。你家盥洗在?”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2-9-26 23:58:18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小冢跟著倪昀走在蔥蔥鬱鬱林道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直到走進吵雜的人群中。倪昀慢慢走近她身旁:快到了。

 

過了會。倪昀停了下來,指著前方的建築物。

到了。

是呀!

 

小冢抬頭一看,差點沒暈倒。一掌推了把倪昀:你真沒誠意。

 “這就是你之前所說的大魚大肉?!

倪昀傻笑著:是呀!!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你!小冢撇過頭,明顯不想甩他。

倪昀瞧著小冢氣鼓鼓的模樣:哈哈在這的確是管夠吃呀!

小冢斜了他一眼繼續不予理會。倪昀見狀,也知自己理虧。但是現下這般時期,還是在這安全。

 

拉著她的手入內。小冢在被他拉進去之前,最後無語的看著頭上建築物的匾額--「食堂」。

 

喂~倪昀。遠處傳來高聲叫喊。過來坐。

倪昀趕緊向遠方揮了揮手:嘿~衛青。拉著小冢走了過去。

 

倪昀跟人握了手,便一把將小冢按著坐下。

這是?衛青挑眉看著眼前氣鼓鼓的姑娘,被倪昀滿臉委屈的按在這。

你好,我叫唐翠文。小冢撥開倪昀搭在肩上的手。倪昀在小冢後面對著衛青聳肩擺了擺手。坐在小冢身旁。

你好你好。我是小昀的戰友。衛青忍著笑與小冢握手。

很高興認識你。

 

好啦!唐翠文姑娘,你想吃什麼呢?倪昀邪邪的看著小冢。

哼!不知道。小冢瞪了他一眼。繼續生悶氣。

我去幫你看看,叫人給你加菜。說著說著倪昀便跑了。留下小冢與衛青兩人。小冢看著他的背影突然覺得很好笑,還是不相信這就是自家那位副克臉。轉頭便與衛青聊了起來。

 

倪昀走到打菜處拿著盤子,左挑右選始終不知道要挑些什麼。負責打菜的女子:小倪,你是在挑媳婦呢?挑來挑去,挑好了沒有。

丹子,我不知道女孩子喜歡吃什麼呀!倪昀撓了撓頭。要不你幫我選。反正你們倆都是女孩。倪昀將盤子塞進丹子的手裡。

有女孩子?丹子一陣驚奇。從工作房內走出。哪?我要瞧瞧。

好好好,姑奶奶你先幫我打菜吧!

嘿嘿,她跟你是什麼關係呀?丹子推了推倪昀肩膀。

你想什麼呢,她是我的救命恩人。

什麼?!丹子趕緊拉著倪昀瞧了瞧。沒缺手缺腳,你受傷?滿臉不信任。

真的真的。我差點回不來吃你煮得飯啦!

切,讓你好好幹記者你不要吧。偏要加入部隊。丹子敲了倪昀頭一下。

嘿嘿。

 

丹子拿著盤子瞧了瞧今天的菜。我去拿私房菜,一會跟你一塊去看看你的救命恩人。

謝。

 

傍晚過後,倪昀與小冢走出食堂。

 

倪昀看著小冢走在身旁。不知怎麼著,心裡好似有些許的變化。

無法說明也無法控制。從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也許是在戰場上看見她的那刻。

就像以前小時在聽人唱堂會時的戲詞:「原來奼紫嫣紅開遍」。

假設沒有小冢的出現也許就會似戲詞的下句:「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

 

小冢走在前面突然發覺倪昀沒有走在身旁,左右瞧了下。正覺奇怪,往後一瞧才發現倪昀落後在後頭,若有所思的看著自己。

你干麼不走了?

 

倪昀這才回過神來:沒什麼沒什麼。趕緊跟上小冢。倆人繼續住處走去。

 

 

第五章

 

小冢,應該這麼做。推到底。倪昀手扶著攝影機,認真的與小冢說著。

可是不是用特寫比較好嗎?可以演員情緒放大。

ㄚ頭,我知道你意思,但你看……”

 

倪昀手指著倆名演員道:把配角與主角之間的距離帶進來,兩者情緒便都放入如此,畫面有情緒矛盾。小冢聽著倪昀的話,盯著鏡頭畫面不動。

 

好一會後,小冢猛的抬頭望向倪昀,興奮的說:我懂了!

倪昀表情和緩的瞧著她,見她興奮的小臉,搖了搖頭。小冢望進倪昀看著自己的眼,突然有一絲心悸,不自覺的喘了口氣。瞬間震動了下。

 

小冢睜開眼,看著氾黃斑駁的天花板一時回不過神。

 

作夢?回憶?

隨即才回過神來。自己在什麼地方。

 

揉了揉眼坐起身。陽光透過窗折射在她臉上,形成一層光暈。

正巧在弄早餐的倪昀聽見小冢的夢囈聲,以為出了什麼事,慌忙的往小冢房間衝去,一打開門就見到這種畫面。小冢睡眼矇矓的揉著眼伸著懶腰,陽光折射在她的臉上,金黃色般的融進她的身體,小貓似的嘟著嘴撫著自己糟亂的髮,隨後抓起一旁的枕頭靠在自己的下巴上,閉上眼準備賴床。

 

倪昀手上拿著油條楞楞地看著她良久,最後油條掉落在地上發出聲音,才令他回過神來撿起油條。

早。小冢鬆散的說著,表示已知道他站在門外。

 

“…………………吃早餐了。倪昀不知所措的說著。

嗯,你先吃。意識渾沌的沉沉進入夢鄉。

倪昀不發一語靜悄悄的小心關上門。

 

小冢再次醒來時,倪昀早已不知所蹤。房子裡只剩她一個,她遊魂般的往屋內早餐香味源頭走去。到了客廳桌前,只見一張紙條:我上報館交稿,中午見。

小冢瞇著眼,手中拿著紙條,腦中還沒完全接收到這個訊息便又在桌前呼呼大睡了起來。

 

此時倪昀在街上,回憶著剛剛的情景,不自覺的笑著。還差點迎面撞上送貨的腳踏車。

 

早市的喧鬧聲不絕於耳,倪昀騎著腳踏車穿梭在其中,鈴聲與人聲交融成一曲交響,似極活生生的一幅清明上河圖。不同的只是一個是早市、一個是夜市罷了。

倪昀停車走進報館。一個九十度的大鞠躬,對著館內忙碌於打字機的同事道:大家早。

 

你小子,還捨得回來阿!

同事們紛紛抬頭或走向倪昀。

我捨不得你們。放下小包,拉了把椅子一屁股坐上去。

 

聽說你差點被蔣介石收了去?

 

你們都不知呀!我是萬分艱難回來的。

 

哼!誰讓你小子偏向虎山行。

 

哈哈。喂,老總在嗎?

 

他知道你今天要回來,一早就來等你了。說是要請你吃飯,為你接接風。

 

行,回見。一碌骨的起身跑向總編輯室。

 

第六章

 

倪昀扛著重大機器從外頭回家時臨近正午,雙手拿滿東西無法開門的按著門鈴。然而半晌都無人回應,倪昀覺得奇怪,難道她出門了?

 

放下東西拿鑰矢開門,一拖一拖的將重物拖進家門。碰的一聲關上門。走進客廳後,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倪昀扛著笨重的機器從外面回來時只見小冢仍在睡,唯一不同的只是從床上變成趴在桌前了。

 

醒醒…”

 

她絲毫不理他的叫喚,自顧自睡的香香,彷若好夢般的搭吧搭吧嘴。倪昀莞爾一笑,眼見她不醒,頓時一陣玩心大起,心想道:好啊你!你大爺我扛著機器滿身汗回來,都快脫了層皮。你倒是睡得挺香,還呢喃著夢話,就差沒流口水了。

想來,突然拿起桌上的油條,作勢欲敲她的頭。臨下手時,卻只是輕輕觸碰了一下。

她仍睡的不省人事。這姑娘真能睡,倒是省了不少伙食。心裡不知怎麼著柔了柔,多了些他自己都未察覺的情緒,沉思了會笑得輕輕的,往書房而去。

 

 

等到小冢終於醒來的時候,她伸著痠痛的腰才知道天已黑了,第一件事就是轉頭找起倪昀,一轉頭便見他坐在藤椅上睡著了,身邊還擺著個大機器。

 

她定眼一看,傻了一下:舊式攝影機?他搬這個回來做什麼?

 

小冢好奇地往攝影機走去。來回的撫摸著機器,有種莫名的熟悉感漸漸出現在小冢內心,她實在不明白倪昀為何把這個大玩意弄回家。

望向已沉睡的倪昀。突然覺得好似那天,她看著他閉上雙眼,也是像這般的寧靜,不同的是他已永遠的沉睡了。

 

一絲疼痛悄悄溢上小冢的心,紅了眼眶。

看著倪昀因為呼吸而起伏的胸膛,她又情不自禁了。但是她知道,眼前的人僅僅只是個在她心裡根深蒂固的人的影子,就算實際上是同一個人,也不是他。而且,她早該放下了,也早選擇放下,一切就還猶如那時,因為死亡因為距離,都雲淡風輕吧!

 

小冢回了回神,拿起一旁桌上冷掉的油條與豆漿,慢慢的很安靜很安靜的啃著,眼中偶爾流出幾滴淚。

 

隔天一早,太陽斜照進窗內,光線的明亮使得原本就淺眠的倪昀一下子就醒了。

習慣性地抬頭看櫃上的坐鐘,發現時間還早。正想起身,發現身上多了條毯子。頓時一笑,心想應該是那ㄚ頭蓋在自己身上的。

 

伸了伸懶腰:時間真早,與她出去吃早飯好了。

梳洗後準備叫人,一開房門,他楞了。

房內空無一人!?

他頓時一皺眉,心裡泛起焦急,開始在房子內四處找尋小冢。一扇門一扇門的開啟關閉,越來越大聲。

 

最後,他找不到小冢的身影。只發現在床鋪上的一封信。

 

未拿信前,他便已莫名的心慌。

 

我走了,勿念。

最後跟你說聲對不住,我的名字不叫唐翠文。

 

倪昀看著信,頓時悵然若失。

為什麼?

 

第七章

 

倪昀望著泛黃的天色,不知是第幾次的嘆著氣。

 

距離她不見的日子不知不覺已過了快半年,不知她過得如何?

 

他仍是奔走在各戰場縫內,做著一如既往的工作。只是偶爾偶爾閒下來的時候,會想起那天她逆著陽光坐在床鋪上沉睡的臉,陽光暖暖的模樣,好似著了魔般印進他的心裡。

 

有時,他認為這是一場夢,是自己長久以來的內心投影。總之,她就這般虛幻的在他的世界出現又消失了,他最後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便有些可笑的在他心裡偷偷的替她取了名字…”

 

 

轟隆的爆炸聲突然從遠方傳來,驚醒他的出神,他才反應過來現下自己在戰場上。倪昀看向遠方冒著火星的地方,四周不斷竄出濃煙淹沒視線。倪昀皺著眉一語不發的扛起笨重的機器,毫無考慮的衝入濃煙中。

 

……”

 

疼死我了…”

 

操你媽的,老子跟你們拼了!!!”

一路上哀嚎聲與咒罵聲夾雜著子彈聲及火藥味不斷,倪昀專注的穿梭在裡頭,腦中一邊想起報館內總編的話。

 

--------小倪,這裡有部少川兄從國外帶回來攝影機,存放在咱報館已經很久了。我要你用這台機器,把這一切都記錄下來。記錄今日、記錄往後、的一切歷史,一切曾經,留給下一代,要他們知道,是多麼的努力與代價,才有未來才有自由

 

倪昀從鏡頭裡不斷看見血淋淋的屍體與火光的燃燒,不管多少次看見他總覺得這般慘忍。

 

突然鏡頭裡閃過一個女兵在草叢裡低著頭摀著腳,倪昀覺得有些熟悉,撥開濃煙想一探究竟時,女兵的身影已不在草叢處。

 

他有些奇怪,奇怪的不是女兵為何在草叢裡,奇怪的是那樣的身影似乎似曾相識。搖了搖頭,正想繼續往前走,迅速的撕一聲,他被人從背後劃了一刀。

 

倪昀頓時一陣疼痛,失去重心的往前趴去,機器落地。

 

落地那瞬間,倪昀腦中的片段突然快速的轉動,就像老人們以前說的,記憶片段快速飛過腦中。倪昀趴在地上撞了一下,他多次的戰場經驗他知道,這時他要快速爬起,以免受到二次傷害。正想爬起時,又感到背後一陣疼痛。

 

…”倪昀疼的又再次趴下去。

 

倪昀心想,該不會這次要命喪黃泉了吧!他緊閉著眼,已作好準備被結束生命。

 

!”

 

槍響。

 

過了一會,沒有預想中的疼痛到來,他疑惑的睜開眼往後方一看,爾後不自禁鬆了一口氣。隨即眼神複雜的看著來人。莫名想笑可是後背的傷口疼的他笑不出,只得變成一個很是難看的表情。

 

你還真……”

 

你回來了…”倪昀暗啞的對著來人。

 

“……”小冢看著倪昀皺眉。剛剛她真想說他還真陰魂不散,可是他這個語氣跟表情,她才把後半句給吞進肚裡。

 

有點無奈的走向倪昀,半扶半扛的駝起倪昀。我是女孩子,你倒是三番兩次的讓我扛阿!”

 

倪昀有些尷尬的“…抱歉我也不想這樣…”

 

算了,算了,我扶你回軍護那。小冢邊走邊有些駊著腳。

 

你去哪了?”倪昀滿臉是灰帶血的問著小冢。

 

如你看到的那樣。小冢眼神示意自己穿的軍裝。

 

倪昀看著軍裝,笑了一下:“為什麼要不告而別?”

 

“……”小冢這次沒有看向倪昀,也沒有回應。

 

倪昀有些難過的嘆了口氣:”…我明白了。

 

第八章

 

碰碰碰!

 

倪昀,你在嗎?虎子很高昂的在門外叫喊著。得到的回應卻是一片死寂。虎子只好耐著心繼續敲著。

 

倪昀充耳不聞的做在木椅上不動。彷彿門外的叫喊不是在喊自己,也彷彿世界上的一切都與他無關。他就這麼著雙眼直視著窗外的藍天,入定般的良久不曾移動。

 

虎子疑惑的看著倪昀家的門:"不在?"心裡想著:怎麼可能?鞋子還在門外呢!奇怪的看了擺在門前的鞋子,繼續道"倪昀,總編讓我來說,你拍攝的那部影片得到了表揚。"

 

突然從門內傳出來聲音:"門沒鎖。"

 

不一會,便從門邊聽見由遠處而近的腳步聲,虎子蹦到他的跟前。一看見倪昀便傻了眼。

倪昀滿臉鬍渣,雙眼無神的看著窗外,像是對世界絕望了般。

 

"倪昀,出什麼事兒了?"

 

倪昀轉過頭看了眼虎子,繼續看著外:"沒事兒。"

 

虎子才不信他的沒事兒。桌上擺著冷掉的燒餅油條,兩眼無神,沒事兒?沒事兒?才怪呢!肯定大事兒了。倪昀這般明亮的似陽光的人,豈會莫名憂傷!老子才一年多不到他家,他怎會把自個兒搞的像得了絕症。

 

"對了!總編讓我來通知,你拍的那部影片得到了表揚,過幾天,書記要來報館舉行表彰儀式,總編讓你別遲到。"

 

聽見虎子的話後,倪昀皺起眉閉起雙眼,像是忍受著巨大的痛苦。暗啞的道:"知道了。"

 

"到底出啥事兒了你?說!"虎子看著他如此痛苦的樣子,也覺得難過了起來。

 

倪昀沙啞的哽咽著道:"從第一眼見到她開始,就覺得有些地方。。。變的很圓滿。。很圓滿。"

 

"?!"虎子莫名的看著他。

 

"我不知道自己為何如此。我只知道,她不見了時,她閉上雙眼的那刻。。。"倪昀摀著自己的臉,推開椅子,蹲坐在地下。。。。像個孩子般嚎啕大哭。

 

虎子只能看著他的崩裂,無法理解。

 

 

原來攝影機在當時。。。。。

 

倪昀覺得小冢扶著自己的樣子有些不對,低頭看了一下,有些驚訝:”你也受傷了?”

 

剛剛被子彈掃到。

 

沒事吧?”倪昀擔心的看著小冢的腳。

 

沒事。

 

兩人剛要走到攝影機落地處,忽然一陣連環槍響。兩人停了下來。

小冢扶著倪昀的手落了下來,身體往前一彎。

 

倪昀轉頭去看身後,看見一個敵軍舉著槍瞄準著他們。倪昀嚇了一跳,趕緊摸索著自己褲腰的槍。不料又聽見一陣槍響。就在瞬間,小冢一個箭步擋在跟前推開倪昀。

 

倪昀最後,看到的。。。便是小冢當著他的面,中了一槍又一槍,從口袋拿出了一顆手榴彈仍向遠處。扔出去的同時,小冢也倒地不起。她的血噴了倪昀滿臉。

 

倪昀傻了,愣愣的抱著小冢逐漸冰涼的軀體。身後的煙硝戰場仍不停。只是聽見懷裡逐漸失去意識的軀體,微弱的喊了聲:"師父。"





已有 1 人评分金coin 收起 理由
sharonpek + 10

总评分: 金coin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8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Snoopy

我系大马妹仔

Rank: 4

发表于 2012-9-27 00:16:30 |显示全部楼层
默默怎麽寫起小説來啦?難道是立志當作家嗎?
I love Baby Damian and love Baby Sharon TOO

我爱含蓄腼腆性感可爱认真的老杀爱腼腆羞涩含蓄可爱肉麻认真的松哥   

我以后不准隐身  x1000次   再隐身就 x2000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2-9-27 03:22:47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小不点 于 2012-9-27 00:16 发表 默默怎麽寫起小説來啦?難道是立志當作家嗎?

我本來就會寫呀~=.=
我都可回松哥的讀書心得回的這麼大篇啦~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2-9-27 21:09:15 |显示全部楼层
:[79] :[79] :[79] :[63] :[63] :[63] :[42] :[42] :[42] 写的真好!故事很完整,人物的立体感很强,妙笔生花!小冢是不是死了就回到现代了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8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Snoopy

我系大马妹仔

Rank: 4

发表于 2012-9-27 23:00:11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kimo 于 2012-9-27 03:22 发表 我本來就會寫呀~=.=我都可回松哥的讀書心得回的這麼大篇啦~哈哈...


看得出你很會寫:[79]:[79]:[e038]::[e038]::[e038]::[e038]:

不過看你寫得那麽投入,在想以後你會不會因爲寫網絡小説而變成創作作家,到時候可能會在市面上看到你寫的小說...

然後説不定你的小説會拍成電影或電視劇:$:$:$
之後...應該不用我說,你應該可以猜到我在想什麽
:[e024]::[e024]::[e024]:

抱歉,我只是想太多
:[e012]::[e012]::[e012]:
I love Baby Damian and love Baby Sharon TOO

我爱含蓄腼腆性感可爱认真的老杀爱腼腆羞涩含蓄可爱肉麻认真的松哥   

我以后不准隐身  x1000次   再隐身就 x2000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7

主题

0

好友

1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2-9-28 10:11:34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kimo ^^

 

先看了個序,比了我一個震撼,kimo竟然寫小說?

為免這個貼子比沉下去,我將它固了頂,

大家有看小說的興趣的話,不要錯過.

這個世紀,難得有人肯寫這麼長的小說,又肯傳上來松居比大家分享.

我會慢慢一章一章的看,看後,然後再來討論.


寒冬时节元旦到,小猪轻洒Chanel N°5尽飘香;松居论坛微博欢,心掂老板心儿笑。
回望12松居,翘首以盼新貌来;《笑阿童木》睡足早中晚,《论老沙》辛勤尽得人心;成就得众赞誉许,愿其再迈更高层!
一度新年悄然临,松居微博共祝福,愿松迷多看松剧,多写好评,多享好剧人生,松居与你们同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6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2-9-28 23:03:30 |显示全部楼层

当小冢“来到”尸横遍野的战场,我很奇怪,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时间,这样一个地点?

 

原来,那时的“昀”和她同龄!

 

她遇见了年轻时候的昀。

 

如果这是一场梦,是她的愿望,还是那个离她而去的“昀”的愿望?

 

梦可以给我们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吗?梦真的可以让我们相见在上辈子的某一瞬间吗?

 

kimo好像也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小冢在“昀”的面前倒下去的时候,究竟是梦的结束?还是梦的开始?

 

 

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人鬼情未了”,似乎永远会成为一种主题。。。。。。

 

 

kimo的文字,镜头感很强,场面的切换,也令蒙太奇的效果文字化了!

 

 

所以看这故事,让我觉得有在观剧的感觉!

 

 

所以我也和小不点一样,期待有朝一日,这些文字都变换成活生生的影像!

 

 

之后。。。应该不用我说,你应该可以猜到我在想什么

 

 

谢谢这么好的故事!期待看到第二部!

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2-9-29 14:57:14 |显示全部楼层
不點和露露.....變成戲劇.......那要看松哥啦~(摀臉跑出)

 小豬~真謝謝你的喜歡呀~我一直怕我寫得沒有很好說...
[ 本帖最后由 kimo 于 2012-9-29 14:58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8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古代人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2-11-25 15:39:59 |显示全部楼层

kimo:[e033]: :[e033]: :[e033]: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就是好喜欢,我喜欢年代故事,特别是民国,我觉得那是一个很有味道的年代

第一部写的是忘年恋和穿越恋?不过都没好结果,这里女主好像强过男主啊,都是在保护他:[e019]: :[e019]:

希望松哥也会看到,继续加油,我去看第二部:[e03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GMT+8, 2021-9-18 00:01 , Processed in 0.172473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