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查看: 7683|回复: 25

[原創小説] 短小說《和你在一起》(第二部)普通版+任性版大結局 (2015.08.26)

[复制链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2-10-1 16:41: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imo 于 2015-8-27 05:24 编辑

第九章
 
两旁的藤蔓丛生,斑驳的圆柱耸立在冷清的的水泥土上。新鲜的红漆突兀的显现于正中,金色的匾额上散发着难闻的气味,繁篆体写着『侠客山庄』。
 
卡!小皓!那个群众演员!!还在玩手机。。。
 
“倪导,对不起对不起!”小皓赶紧的拍了一下那名拿着手机在玩的群演的头。小小声的说:”今天导演不爽,你就多担待…”
 
“……操!”群众演员默默收起手机,知道制片是为了自己好。这个导演,演艺圈中是出了名的臭脾气,虽然都知道是为了戏好,但是还是不要去顶雷了。据说,因为如此,所以他至今未婚。也对!这么臭脾气的人,长得再好看都没用。内心不禁暗笑着,觉得这个导演可悲。
 
炙热的太阳反射在积水的路面上,啪啪啪。。。的被人不断踩中,晕开了金黄。目光清澈清澈的抬起头,看着远方在摄影机前看着镜头、不断指挥的身影,身为小辈的她有点小小的紧张。
 
今天,是她第一次被朋友带进来片场玩,据朋友说:这个剧组的导演非常的凶,不好接触。她只希望,待会靠近时,他不会太凶凶到吓到她才好。
 
“你待在这自己看会,我去跟倪导打个招呼!”A男叼着烟痞痞的往导演方向走去。
 
“你放心,我自己在这转转吧!”
看着自家兄弟走进去后,她懒懒的蹲在地上撑起伞。偶尔喝着水,偶尔抬头看着布满保母车的四周。从包内掏出一只口香糖丢进嘴里。突然被旁边的画面吸引。她楞楞地傻看着,完全不知A男正走向她。
 
“夕玥。”
 
夕玥这才回过神来,回过头往声音处望去。正巧对上一双紧皱着眉的眼。
 
“倪导很高兴见到你,我叫夕玥。”礼貌的伸出手,夕玥有些羞赦。尤其在她看到这个倪导刚刚还在训斥人,现在…皱着双眉的眼,正对上她的眼像在探索似的。
 
“你好。我是倪昀。”
 
倪昀意外和蔼的看向夕玥,就像是夕玥的邻家哥哥似的。夕玥盯着他由刚刚冷着臭脸突然转变亲切的模样,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盯着他瞧。觉得很有趣,不自觉的放松了不少。笑着开口喊道:”倪哥好。”
“呵呵…先这样吧。晚上聊。”说完拍了拍夕玥的肩膀,随后往摄影机走去。继续指挥现场。
 
“呦!制片还跟我说他今儿不爽呢,让我小心撞雷。这是?”A男不甚明白的看着倪昀的背影。其实他不懂的是,倪昀遇上陌生人时,不管他心情好坏,一般都会客客气气的。
 
“他心情不好?看不出…我觉得他人不错呀!”夕玥看着他严肃指挥的身影,回想刚刚的情形让她对倪昀颇有好感。
 
“嘿,胳臂往外弯哪,莫不是看上人家导演的美貌了吧?!”A男对夕玥挑了挑眉使着眼色。
 
“哇!我是这种人嘛?我只是觉得他挺…公私分明。不像你。”夕玥鄙视的看了眼A男。她认识A男都五年了,从一开始到现在,他都没变过的…就一痞子。不过还不错的是,为人挺君子仗义。嗯!大概也就这个优点了吧!否则,她才不会这么安心的跟他出来玩这么多次啦!
 
“嘿,你说清楚了,我怎么了我?嗯?”
 
“哼!不理你。”
 
“唉,有了帅哥就抛弃兄弟了。”
 
“你找打!”夕玥作势要敲A男的头。A男赶紧跑向导演处。
 
转眼到了天色深暗。倪昀望了眼坐在一旁与A男聊天的夕玥。喊道:”收工。”
 
 
“女士优先。”倪昀主动的递上餐单。
 
“不…不…我不会点,你拿主意吧!”夕玥推还了餐单。开玩笑!她从小就有选择恐惧症呢,哪可能点的了菜。反正自己从小肮脏吃肮脏大,没禁没忌的。
 
“有什么忌讳嘛?”
 
“没有。”
“有!”
 
“嗯?”
 
“不许点蛇虫鼠蚁!!!”
“呵呵…”
 
第十章
 
“很多事情,都会随着枪响,消失在这阴雨的南京。”沾满煤炭的侧脸,泪流满面的看着眼前与自己对立的人。两人的衣服都泥泞不堪,耀眼的国徽躺在胸膛上灰暗。
 
“哥,记得让咱妈过好日子。”语毕,主动把枪杆抵在自己国徽前。
“碰。”微笑的贪恋看着兄弟的脸,直到身体淌入积水里。永远的把自己的妈交给了自己哥哥。
 
“…弟。”他看着朦胧的天际。咬牙带走了自己的军队。
双眼微弱的留恋着前方的身影,直到再也无法睁开。积水慢慢渲染成红色,路面滴滴答答的下起小雨。
 
 
“卡。”戴着棒球帽的倪昀起身走进细雨里,一把扶起倒在地下的演员。
“辛苦了。晚上转内景。”倪昀支手拿着烟屁股,随后丢进积水里。转头对着刚刚走向远方的人招手喊回来。手挥舞在空中的瞬间,瞧着远方走来的人。
 
夕玥跟a男打打闹闹的走来,细雨微微模糊了倪昀看向他俩的视线。倪昀嘴角微微一笑抱着双臂,脑内回忆起这几天的相处,总觉得是这些年来最令自己愉悦的日子。
 
“昀叔。”夕玥笑着看向倪昀,看着两旁剧务们正收着东西:“收工了?”
“晚点转内景。”说着,点起了烟。
“………我能跟去晃晃嘛?”夕玥挠着头有点不好意思。
“嗯…………”倪昀叼着烟有点为难,毕竟自己实在不喜欢拍戏时有闲杂人等围观,外景没办法,这种内景需要近镜的,还是不要有围观群众的好。
a男见状,推了夕玥一把:“谁让你起这么晚。”
“哼!还说呢!都你惹得,昨儿拉着我聊天聊到后半夜。”
“此话差矣!明明是你昨喝醉了一个劲的在那说电影。”
“…哪…有!”夕玥吐了吐舌,自己一喝醉就会话唠。
“切!本爷不与小女子计较。”a男斜了夕玥一眼。摸索着身上的烟,点着后看着倪昀:“昀哥,你就让她去吧!我保证她不捣乱。”
“…唉!……行。”这丫头星星眼看着自己,能不答应嘛!
 
 
倪昀转头吩咐着剧务快收拾东西先去内景场地布置,随后拿着自己的导演椅再次走向夕玥:”你跟我车,先去吃饭。”
夕玥一阵惊喜:“谢了。”随后走在倪昀身旁,很自然的一只手帮忙与他一同拿着椅子。倪昀把椅子放上道具车,走向自己的车,突然冷不盯的冒出一句:”我们去吃蚂蚁。”
夕玥惊吓的看向他,只见他面无表情的先跨进车内。反应不过来时,才听见倪昀的声音从车内飘出来:”还不上车?”夕玥与a男才赶紧上车。
 
坐在车内,她满头黑线的想:……这是在讲笑话?…尼玛…
 
----------
 
“本人在此宣布!本剧组到此正式结束拍摄。”
 
昏黄的饭店灯光、吵杂的人声交互参杂。今天是某个不知名的日子,日期与年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是倪昀第五次当导演的杀青宴。在与以往相同的气氛中,只见倪昀不断穿梭其中的身影。寒暄的问候与酒杯碰撞的声音此起彼落。一直到深夜。
 
“大伙尽管玩乐,我明儿还有急事就先告退了。”倪昀抄起手边满溢的酒杯,一口干尽。与助理走出饭馆。
 
 
夕玥这时正在酒店大堂上与人聊天,聊到一半的她突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手机忘了。等会见。”一溜烟的往电梯跑去。却不巧,倪昀这才刚从外头推开酒店大门进来,抬眼就见匆匆忙忙的身影一晃而过。本无注意,却不觉有点熟悉。
 
倪昀在电梯内与住在三楼的助理道别后,独自往自己住的楼层上去。缓缓的走在酒店廊道上,心里才刚想着影片的后续问题,便见夕玥从尽头走来。夕玥也见到了倪昀的身影,很自然的迎了上前:“嗨!”
 
倪昀听见如此热情的招呼,停下了脚步:“这是要去哪儿?”
 
“回来拿个手机,与人宵夜呗!你呢?”
 
“刚忙完。”
 
“要不一起宵夜?”
“不了,明儿还有事儿。”语毕,挥了挥手,往自己房间走去。
 
夕玥挑了挑眉,so……被拒绝了?!
看着倪昀的背影,沉思了会。随后打了通电话后,亦步亦趋偷偷地跟在倪昀后头。
 
“嘶。。。”倪昀突然停了下来,手撑在旁边的墙壁。有些站不住的靠向墙壁。到后来,甚至依着墙不动了。夕玥在后头瞧见这情形,赶紧上前搀扶。倪昀突感觉有力量扶着自己,抬起眼才发现是刚刚与自己道别的夕玥。
 
倪昀刚想发问,便见夕玥扶着他道:“怎么了?”不禁有些发愣。
“没事儿,就是有些晕。”倪昀轻轻推开夕玥的搀扶正想自己回房,夕玥立马又搀了上来:“没事你个头,我扶你回去吧!”不等倪昀发话,便自顾自的半搀扶半强硬的把倪昀往房间拖去。倪昀察觉夕玥的强硬,知晓她是为自己好,便没有再拒绝她的帮助。何况!他现下也有些无力反抗。
 
倪昀想道:该是自己刚刚喝的太多太猛了。可是毕竟这种场面,应酬是不能避免的。自己这身子骨,倒是有些不如从前了,现在竟然要一个小辈来搀扶自己。
 
抬眼看着夕玥,内心还是挺感动的。虽然跟夕玥认识不深,她的机灵倒是在这里让自己看见了。只是……不知怎么着,觉得似乎似曾相识。
 
倪昀陷入自己思绪时,夕玥停了下来。正当倪昀诧异,夕玥却开口:”房号多少?”
 
倪昀一瞬间反应不过来顿了会儿,才缓过来道:”506
 
夕玥调笑:”哇!你不怕我喊记者阿?”倪昀失笑。挑了眉回应:”你胆子太大了!”
 
“那是。有人质在手嘛!”
 
“哈哈哈哈……”
 
两人一路调笑,直到房门口。
 
“晚安。”夕玥先一步放开了倪昀。
 
“安。”倪昀转身进房。进房后,不知何起的渐渐泛起一股欣喜感。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过了不到一分钟,却听到敲门声。
 
“谁?”
 
“我。狗仔。”夕玥在门外大笑。
 
倪昀开门:”咋?”
 
“帅哥!留个电话吧!”夕玥脸上充满恶趣味。
 
“问人号,自个儿得先给号。”
 
“行。你手伸出来。”
 
“伸手?”倪昀疑惑的把手伸出去。只见夕玥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一只笔。趁倪昀尚未反应前,强行拉过他的手,在掌心写了一串号码;并伸出自己的手,把笔递给倪昀。倪昀很快的会意后,在夕玥手上写下自己的私人号。然而夕玥不知道的是,倪昀如果给了私人号,代表的是一种认定、一种信任。

96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2-10-1 21:43:34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这应该是今生吧?

 

昀,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小冢却没有。这和前世的那一段恰恰相反,那时小冢“认得”昀,昀却一无所知。

 

这样的安排,是情理,还是天意!

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2-10-5 03:55:3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imo 于 2015-8-26 05:31 编辑

第十一章
潺潺水流,溪枕木石。鸣鸣画眉,森荫土地。难得好日子。
 
“铃……铃…”
 
“喂。”
 
“小倪,跟你说件事儿。”
 
“嗯?”
 
“你………”
 
“如何?”
 
“厦门日报老总与我说,有人暴料半个月儿前,在西华酒店内你跟一女孩暧昧不明儿。”
 
“胡说八道!”倪昀非常愤怒的站起身。快速往回走向自己的车。今天是倪昀难得休息的日子。每到这时候,倪昀都会独自一人待在不知名的郊区,看着自然环境发会儿呆。身旁的朋友通常这时候是不会打电话给他的。
 
倪昀在车上飞驰,顺手播了通电话给厦门日报。一路上边讲边蹙眉。
 
 
这时的夕玥刚出门,就被一团闪光灯包围。闪的她愣愣的发晕。她不发一语的钻进打低内。望着车后一群记者有些傻眼。还在她不清状况时,一阵铃声吓的她手忙脚乱。
 
“喂?”
 
“你在哪里?”
 
“我?我在东门。”夕玥左右看了看,发觉后头那些人没跟着才松了口气。
 
“这事儿,是你胡说八道?!”
 
“哪事儿?我说啥了?”夕玥不明白自己是说了什么或做了什么。
 
“你不知道你说什么了?阿!”
 
“他妈的,这是什么兴师问罪的语气?我什么都不知道,凶什么凶!”夕玥听着一连串劈哩啪啦的质问,令她火气也起来了。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什么或做了什么。今天出门儿,就被一群人堵在家门口,好不容易上了车,一通电话就劈哩啪啦的,完全莫名其妙。
 
电话那头的倪昀霎时一顿。语气才开始缓了缓道:”你在哪儿?”
 
“…”夕玥还很是生气。
 
“雍和宫见吧!”
 
 
 
 
"今日雍和宫没开门儿?"夕玥看着门口贴的公告POP。还回不过神来时,倪突然身后有人拍了她一下。
"走吧!"倪昀头都没回的直直走进大门。顺手与门卫打了声招呼。夕玥望着倪昀愣了会便低着头默默的跟了进去。经过门卫时莫名心虚的撇了一眼。
 
倪昀坐在榻上喝着茶,夕玥靠着门口的木柱看着他,两人不发一语良久。
 
夕玥见他无反应,叹了口气:"不是我。"有点委屈。
 
"我知道。"
 
"你还那么凶!"夕玥委屈的泫然欲泪。
 
"不要哭了。"倪昀头疼的走近夕玥,他最见不得女孩哭。
见她仍低着头,倪昀蹙眉,用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
 
"不许哭!"语气强硬。夕玥被呵斥了这一声,让她觉得自己更委屈,生气的对上倪昀的眼。
 
"胆子挺大,敢如此看我,嗯?!"倪昀看着夕玥倔强的眼神有点好笑,见她仍生气:"哭了就不漂亮了。"轻擦她的眼泪。
 
夕玥看着他调戏自己的模样,不禁有些害羞,退了一步,与他拉开距离。耳朵有点红。倪昀见状,手尴尬的在半空中赶紧放下,也察觉了自己的放肆。
 
倪昀正色道:"躲躲吧!"观察夕玥的表情。
 
"多久?"
 
"两三个月。"
 
过了几天,刚回自己老家的夕玥正在床上与棉被缠绵,被一阵电话闹醒。看了看来电,“未知”来电。想都没想的就拒接了。过没多久,电话又响起。无名火窜起,最让人心烦的就是,睡得正香时被打扰。
 
喂!带着点火气与慵懒。夕玥倒想看看这会是谁这么没好歹的三更半夜电话。
 
你干么呢?
 
“…你?夕玥一时没反应过来,脑子还没醒。
 
你家叔叔。
 
我家没叔叔夕玥这下算是醒了,坐直了回应。
 
哈哈哈…”
 
你丫笑毛!夕玥半开玩笑的呛了句。
 
就笑你这毛丫头。倪昀在另一头显得兴致勃勃。
 
干么?!夕玥自从那次在雍和宫外见他犹如土财主似的进入里头后,就深深觉得这人是臭流氓。
 
现在做啥工作呢?
 
你调查身家?夕玥察觉了他的不安好心。
 
我像这样的人嘛!?
 
像!夕玥不加思索。过后开始大笑。
 
“…你这丫头欠修理是吧!
 
切!夕玥不服。
 
切菜呀!过几天我会上青城拍戏,丫头过来给我倒水吧!倪昀讲得玩笑却认真。
 
夕玥半调笑道:叔叔你不是要我躲嘛?夕玥还想着,过几天去三亚玩玩呢!这会怎么又?
 
天道酬勤呀!小丫头年纪轻轻别这么懒。
 
酬个屁
 
这是给你学习的机会。不识好歹。
 
亨!就不怕我添乱?
 
​​好,练练耐性。何况,这不是你那天吃饭时说想要?
 
“…….让我想想。夕玥开始犹豫。的确是自己那天第一次见面聚餐时说过的话,虽然那话听着玩笑,其实暗里很认真。没想到的是,倪昀对这话上心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6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2-10-5 13:36:18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还看不出,谁已先动了心。 那一点点的“尴尬”,一点点的“害羞”,就是他们的开始么。。。 这倪“叔”,也不知道有没有家室。。。
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2-10-12 04:33:2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imo 于 2015-8-26 05:32 编辑

第十二章
来往的工作人员搬运着器具,只见倪昀进来就四处找寻某身影。
一只只的蚂蚁成群结队的在树根爬动,夕玥低头深深的望着。光线折射在她小小地背脊上。这就是倪昀再次见到夕玥的第一眼。令他有些无措。
 
夕玥起身转头,才发觉倪昀瞧着自己:怎么了?
 
没事儿。倪昀屏了口气,若无其事移开视线,指挥底下人做事。
 
倒茶?夕玥半玩笑道。
 
多谢。
 
如此,夕玥莫名其妙的成了他的小跟班,整天跟他忙进忙出。
 
刚开始她还挺新鲜,后来就越来越觉得不能与倪昀一块工作……。倪昀工作时非常认真且脾气不好,认真的走火入魔,连带她也得走火入魔。常常忙得三餐不定,晚上不定有饱觉。夕玥渐渐感觉不继。以她这么年轻的人来说,似乎有点一下子过度用力了。
 
 
 
这天深更半夜三点多钟,等到倪昀回过神来,往夕玥方向走近时,夕玥早已闭着双眼,坐的直直的一动不动入定了。盯着她挂着黑袋的眼圈。想了想,只是拿起椅子上的大衣盖在她身上。
 
夕玥醒来的时候,天已微微亮。她也不知自个儿睡了多久。
闻见一阵烟味。低头见到盖在自己身上的大衣。这才警觉,赶紧爬起来。死了死了不知到会不会挨骂,怎么这么简单就睡着了呢!
 
自家大叔呢?!夕玥赶紧在一片混乱的片场里找人。
找到时,就见倪昀躲在保母车内睡了。
夕玥有点歉意的看着他。说好是他的跟屁虫的,结果自己一时恍神遽然睡着了!ohno!
 
 
你睡着的样子挺可爱的!真看不出张开眼时这么凶。夕玥忍不住偷偷地说了句感想。随后把大衣盖到他身上去。然后很愉快的去买早餐了。
 
 
晴朗的天空却在下午变了阴沉。
 
夕玥溜进片场时,连心情都跟着天气也阴阴的了。
 
真讨厌这样的天气。
 
她才刚说完,远方传来一阵吵杂声。
 
熟悉的闪光灯蜂拥而至。她惊吓的往后躲。
她心里想着:怎么又来了???!
现场制片却好似安排好的,站在闪光灯前道:各位朋友,先稍待一会儿。倪导马上就到。
看着他的夕玥,泛起一股不好得预感。
 
倪昀到了现场,从保母车内走出。
整理了下仪容后,道:各位记者,好久不见!本来这个消息应该是此片发布会时才公布。没想到还是让你们先知道了。倪昀官方式微笑面对所有闪光灯。眼睛撇了在记者后方的夕玥一眼。好似没有看见她般的继续对记者道:你们后方的女孩,就是我旗下的艺人!
 
她不是之前的绯闻对象吗?一名记者扶着眼镜,单刀直入。
 
倪昀摆着微笑继续:是的!借此,我希望你们不要再误会,我与她不过是宾主关系。
就在倪昀说完后,夕玥听见倪昀的话后,二话不说扭头走了。
 
倪昀从保母车内下车后,摆起官方式的微笑时,夕玥看着那个笑就有些刺眼。直到倪昀说完那些话,她突然觉得阵阵恶心,怒由心起的往剧组外走去。记者们听完倪昀的话本欲采访夕玥,却见她往外走去,拼命拍照并欲追赶。倪昀见状,赶紧示意制片阻挡。倪昀看着夕玥背影,面无表情。
 
夜晚。倪昀哄走了记者们。回到酒店,走在长廊上。
内心想:等会儿,哄哄她应就好了。却不知怎着内心从下午起到现下都有一丝不好之感。
走至夕玥房门前,敲了敲门。
 
夕玥,开门儿。
良久未开。心生疑惑。
播通电话,秘书台。
他这才知道事态严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2-10-19 05:23:0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imo 于 2015-8-26 05:33 编辑

第十三章
闕哥,你看这个镜头!棒!木片刷刷刷的往下掉,他的身影在其中隐隐约约。夕玥一脸兴奋的望着眼前人。
舒阙满脸无奈:你阿!也太毛躁了些。舒阙看着夕玥有技俩就上梁山的样子,忍不住打击打击她。
 
哼!快夸我快夸我….”夕玥拉着舒阙的衣服撒娇状左右拉扯。
 
受不了你。舒阙翻了翻白眼。
 
这个镜头是处理的不错,成了吧!。舒阙忍不住笑着望向夕玥。
 
夕玥吐了吐舌头。眯着眼笑着像只猫。
幸亏自己那晚走出酒店后正巧撞上舒阙。
 
他正跟妻子饭局后打滴回酒店。见她一个人双眼通红提着行李横冲直撞的往外走,嘴巴里边喊着恶心恶心。舒阙突然觉得眼熟,才想起自己在饭馆的电视墙上看见的直播新闻。倪昀导演新收徒事件。顿时明白她嘴里喊得意思,转头跟妻子商量把她截了下来。
 
晚上兰姐说要做好吃的!夕玥挂了电话很开心的跟舒阙说。
 
你可好了,有口福儿。舒阙转头看着剧本。
夕玥当晚边骂边哭了一夜。舒阙听着皱着眉头不发一语,海兰抱着她任她哭。
自打那时起,夕玥便跟在舒阙身旁。尽管那天他们才第一次认识。
舒阙跟海兰对她很好。她原本烦闷的心情也开朗了许多。
 
舒阙撇头瞧见片场外远处的传媒,挥了挥手示意制片赶走。他知道有人在找夕玥,他很明白夕玥状况,夕玥不宜曝光,所以每回就偷偷地帮她挡了。虽然他知道再挡也无法挡多久,不过他跟老婆的共识就是:决不能再让夕玥像那次一样。
 
A男拿着公文走进片场。他今天跟舒阙有个约会,还特地穿的西装笔挺;只是在这种场合,穿着西装似乎显得有些不合适宜,不过这只是表示一点尊重。所以他走近时,夕玥除了惊讶他的出现外,更惊讶他的穿着。
 
……没事儿吧?夕玥憋了会,忍不住笑。
 
 
----------------------------------
不能忘记你,把你写在日记里”----<粉红色的回忆>
 
不知从何处传来的音乐,突然流淌在街头。
很早很早以前的一首歌,熟悉的无人不晓。这当然,也包括声音来源的夕玥。
 
夕玥,你怎么唱这么老的歌呀!”a男边叼着烧烤一边与夕玥说着。
 
下次不要你陪了!啰唆!夕玥自顾自的听着。起身走出烧烤摊。
 
等会儿。小心着凉。”A男把外套披上夕玥身上。他实在很担心夕玥。消失了大半年。连他这个堂堂的干哥哥都联络不上这ㄚ头。好不容易她愿意出现了,他也不敢问她去了哪。他太清楚这ㄚ头了,她太任性,怕是顶雷了她又得丢。唉!不过这下他该安心了!找了大半年,消失的真彻底。
 
世界真是巧!就像『青鸟』。就是找不到,转头才发现就在身旁。”a男无语的送她回酒店。走在冷清的街上,摇摇头,播通电话。
 
夕玥瞧着窗外琉璃繁光的模样,脑中百转千回。她不想面对。这件事已经成为她内心里的一点阴影。想了想,打了通电话给舒阙。
 
隔天一早,倪昀穿着便装进入舒阙的片场。
几句寒暄后,倪昀下意识的搜寻着失踪的夕玥。
 
好久不见!倪导。
 
今儿在此出差,正巧来看看你。
 
哈哈晚饭一块儿?
 
成!最近听说您老身边多了个小家伙,怎么不见人影儿?
 
海兰有事儿找她,她先走了。
 
是嘛!海兰也在这?晚上一块儿?
 
改日吧!她俩稍晚就去外地了。
倪昀始终没见到夕玥一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2-11-2 02:48:3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imo 于 2015-8-26 05:35 编辑

第十四章
真香!夕玥趴在窗台上往内望。
茶壶内水面白色水泡不断翻滚,反光着窗外的光线及夕玥趴在窗棂上的身影,紫砂壶中飘荡着阵阵清香。
 
识货!快进来海兰招手示意门外的夕玥入内。
夕玥马上坐下,眯起眼睛闻着杯中的清香。
 
这叫晴窗细乳戏分茶。
海兰微笑砌着茶,观察夕玥的表情。
 
倪昀仍在找你。
 
夕玥停顿了一下道:过阵子再说。
 
逃避不是办法,他已经知道你在舒阙这儿。
 
我不过是不想碰触这件事。
 
姐明白,我跟你阙叔都很愿护你周全。
 
我进去休息会夕玥转身进了里屋。
 
--------------
夕玥靠在墙上握着手机,陷入思绪。想起当天的一切经过,她仍觉得心里闷闷的,要她再若无其事般与他说话相处,很难….她过不了自己那关。不是她小题大作!她从小就算是个孤儿,父母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就死了!从小到底几乎都在流浪,被人​​四处踢皮球,幸好最后被姥姥给带回老家扶养!所以很小的时后就已在社会求生存了。她是很难很难的状况下才把自己的一点点善良的本心给维持住,不因为这么多年看尽的人事而变得面目全非;所以她才会特别的敏感,敏感那一点被利用的感觉。
 
原本以为,她自己终于得到一个机会,一个实现自己能力的机会。也是得到一个可以报答姥姥多年辛苦养育自己的机会,也许也许可以让姥姥享福。
 
好久没回家看姥姥了,都大半年了。夕玥将手机放入口袋,已经想好要回老家一趟。
 
 
 
 
海兰一个人看着窗棂。
 
当初她与舒阙遇到夕玥,虽说一开始是因为恻隐之心将她拦下,可听完整件事后,她们夫妻俩便商量好了,她们与倪昀虽是同行,但是倪昀这么受中央领导的赏识,古人说同行相忌。虽然一方面护着夕玥,另一方面却是打着也许能利用夕玥打击倪昀的目的。所以海兰自从倪昀出现后一直很留意夕玥对于倪昀的态度。
 
海兰播了通电话给舒阙。
 
她表面上云淡风轻,但她仍对他有很大的情绪。
 
女人都感情用事儿!
 
下一步?
 
 
 
--------------------------------
 
西南联合大学的那一片湖,湖面随着阳光反覆折射在学子的脸上,闪耀着他们光亮动人的青春。
那一年,湖心的玫瑰娇艳欲滴,犹如学子心中的梦中情人。
那一年,正是倪昀最美好得一年,他常常坐在湖边望着湖心发愣一天或者衔着小书细细咀嚼。
后来的这些年,他总想回去看看,却每每情怯。总是有一丝莫名的感觉,怕是碰触后,玫瑰便会如同泡沫消失在心中。所以,很多思念只想放在心中珍藏,不想探究。
然而一个剧本题材,却让他回到了这所母校。
巧的是,这个题材正是他的这些曾经。
 
 
 
倪昀站在校门前,想起从前的日子与时代苦难。不自觉泛起一股酸疼,盈眶欲泪,欢喜着这些美丽蜕变。
他走在校园内勘景,与其说是勘景,不时低头沉思缅怀。连身旁经过了许多人未查觉,当然这也包括了夕玥。
 
夕玥今日正巧也是来勘景的,只见她专注的埋首在手中的一堆资料内。当然也错过了迎面而过得倪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2-11-20 02:03:1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imo 于 2015-8-26 05:36 编辑

估計很多人很難看懂這章!
這章僅獻給松哥的那個年代!
僅獻給鹿橋先生~

這章應該能算做番外!
必須交代的背景及時代。

裡面偷穿插了松哥蔡鍔的士軍十條~哈哈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漆黑的夜晚,纸片漫天纷飞,轰炸声交杂着悲凄的叫喊声,喧闹了整夜。
直到宁静时,倒塌的建筑及尸体一堆一堆的叠在街道混乱不堪。
那是怎样的残忍!街道上鲜红遍地,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布满空气,暴尸横陈。
这个时候的倪昀,闻讯赶来看到此情形,倪昀跟几个同学不由得跪倒在地上潺然泪下。
 
他跟西南联合大学几个好同学,昨晚听见日军轰炸的消息便马不停蹄的往这赶,没想到看到的画面是如此让人心痛难当。他们的同胞手足,一个个躺下了。整个城就像作画一般,只是是用血来渲染的一朵朵玫瑰。
 
倪昀这时独自起身,默默的拔起一旁草地的小雏菊。咬了咬牙,再次跪在地上,对着四方拜了拜:同胞们!没事了!我们是来帮你们的。含着泪头点地,深深地一拜。
 
之后,他跟几个同学开始搬运起街道上横陈的尸体。
 
再之后,有好长好长的一段时间他都做恶梦。每天梦见轰隆的爆炸声,四散飞溅的尸块,哀号遍野。
 
有天,他与同学童宇一同散步闲聊,不自觉得走到了学校湖畔。
他只是隐约闻到玫瑰花香,往湖中撇了一眼。觉得玫瑰鲜血欲滴,似极了当时的情景。
不由得心口一疼:百姓流离失所,国难当头。吾等岂能安适?
 
怎么了?童宇见好友突然蹙眉忧郁,满头雾水。
 
没什么!倪昀在内心暗暗决定了一件事。
 
向晚,倪昀在田野间穿梭,身影拉了老长。周身仿佛渡层金黄光晕,坚定的往当地屯兵处去。
心中泛着股壮然之气,以身栽入军旅了。
士军十条:第一条-军人有确保我国独立,自由、平等之使命,侵犯我领土,害我国民者,须权力扫除而瘑清之。
 
倪昀穿起军服回到校园的那刻,校门口万人空巷掌声如雷。
原来,童宇同学因为不放心白天倪昀突然的变化,一直偷偷地跟着倪昀,才了解倪昀从军了。
一干同学讨论下才知道,原来当日尸横遍野的情景令倪昀毅然决然的从军。急忙报告了梅贻琦校长,这才有了夹道欢迎的情景。只不过不知情的倪昀,面对突如其来的情景,楞在原地良久。
 
小昀!你真是太令我你遽然从军!童宇激动的一把抱住倪昀。
 
我从军,不过是希望我们可以早日看到明日的朝阳。
 
梅贻琦校长闻言,上前紧紧握着倪昀的手:倪昀同学,你的勇气与抱负令吾等佩服。
 
校长高抬了,我今日回来,是想收拾收拾行李。明日我便要向军队报到。
 
我陪你去收拾。童宇捋了捋倪昀的军服。
 
好得!祝你一路顺风,最重要得,你该知道我们全体师生,都会盼望着你平平安安。相信你会带我们看见明日灿烂的朝阳。梅校长被倪昀毅然的模样震撼的眼眶泛红。
 
走在南院校舍的草径上,闻着青草香的倪昀深深地仔细,因为这是他最后一次走过这条道路了。
整理完行李下楼,他在宿舍口望着菜圃的蝴蝶花:童宇,要帮我好好照顾这些花。
 
我会的,有日你回来,会看见这些花开得比原来的更美。
 
在这日子不长,为何我这般深爱这里。倪昀好舍不得离开这儿的人事。
 
小昀别这样。童宇听见倪昀的话,开始哽噎了起来。
 
至此,倪昀正式踏上了军旅,那年的他还未满二十岁。在往后漫长多变得日子里,他再也没回校园,纵然在记忆里奔腾。
 
壮志饥餐胡卢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3-1-27 02:13: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imo 于 2015-8-26 05:37 编辑

第十六章

有些事情会随着岁月消逝无踪,可是该留下的终究会留下。
例如:….似有规律的读书声。
例如:….那片湖心的玫瑰花儿。

潺潺一叶扁舟划入水。
倪昀拾着本子,悠然地坐在船头写生。
难得休息一日,大伙都去找乐子了,只余下他一人。
重回联大起,哪怕当日早早收工,
他都留而忘返校园,美其名是:怀旧。

倪昀仰头瞧阳光一眼,便躺在船头处,
随风轻抚,假寐片刻。

突然听见轻微的旋律,偏头一瞧,
湖心的野玫在阳光的洗礼下灿烂鲜红,就似记忆里的别无分别。
旋律,便从该处传来。

引得他四处搜寻,却见夕玥从花间直起身子,轻哼旋律,恬静如玉的拾着花色,拈花惹草。

从远处的倪昀看来,刹以为是花妖精出现了呢!细瞧才觉,原来正是多日不见的夕玥。
倪昀恼怒非常,他多方寻访未果,她倒好,悠哉地在这儿赏花呢!悄悄划近,不知怎么着,他如此偷偷摸摸,似有种...惊着她便会消失无踪的隐忧。

上了岸,他轻手轻脚的走向她,直至她身后,
夕玥仰着脑袋,阳光及空气使她慵懒至极昏昏欲睡,全身舒服的欲再躺下,一躺却躺在倪昀小腿上,这才察觉身后有人。

怎么是你,夕玥指着来人,很快地由讶然转为不屑。转身欲走,却被倪昀一把拉住。

“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夕玥冷冷的讽刺如针一般扎向他。试图甩开他的手未果。

“闭嘴!”倪昀非常大声的呵斥。倪昀听着她带刀的话语,忍不住上火气了。他实在不明白,就算她气自个儿未与她商量便弄了出戏,她也听听解释吧!这倒好!砰的一声人间蒸发,让他担心大半年,这会儿找到人,火气还这么重,像只撒野的猫。准备冲上来咬自己一口。

“放手!”夕玥用力的甩开得他的手,往学校大门跑去。跟躲猛兽似的快跑越过水面往岸上奔去。令刚想解释的倪昀傻眼,干么呢?有必要跑得这么急?当自个儿是只吃人老虎?皱了皱眉,死ㄚ头!叹了口气,大步的往她跑去。

夕玥跑到了宿舍口,停了停喘口气。却察觉身后倪昀已经跟了上来。她一急,就想躲。想都不想便跑进宿舍里。

她身后的倪昀跑到了宿舍口停下,张望夕玥怎么刚还看到在前头,这会却突然不见了?!深吸了口气!咦!好熟悉的花香气!蝴蝶花?!低头一瞧,美丽的蝴蝶花盛开在宿舍口的花圃中,他抬头一看!十四号?这不是他当年的宿舍吗?脑中瞬间闪过许多片段,他酸甜苦辣的青葱岁月,当然…也包括了他跟童宇在这宿舍口道别时嘱托他照顾蝴蝶花的话语。再撇了眼蝴蝶花,有种物是人非的感慨。这才缓缓的走进宿舍。

夕玥进了宿舍后,心想:他应察觉不了自己往宿舍跑,只是以为自个儿往学校大门跑去了。于是,便也缓了脚步,当作游历一般,在宿舍内走动。一层又一层的逛,墙壁斑驳的痕迹显现着这栋宿舍肯定年代久远。

“同学你找谁?”夕玥的身后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的男声。吓的她立即转头面向他。


第十七章

“你在这等人等了二十年??”

“也许你会觉得叔叔傻,大概…他早忘了吧!”

夕玥表示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别这样,他不定有苦衷呢?”

“他叫什么名字?帮你一块找找?”

“…不用了。”两人陷入尴尬中安静。

原来夕玥在宿舍内遇到的人竟然就是当年倪昀大学时期的好伙伴,就是被嘱托要好好照顾蝴蝶花儿的童宇同学。他为守这个承诺,当年毕业后就留校,纴冉至今也二十年了。他还是觉得,总有一天,倪昀会回来,一如当年的站在宿舍口喊他的名字。虽然身旁人都笑他傻,人还活没活着都不清楚,何必如此坚守。这就是这个年代人的优点与缺点之一吧!为了一个人或一件事儿坚持,不管有没有结果,也许他们更在乎的并不是结果,而是这些过程中的细节,或许疼痛或许酸涩。人跟人之间也因此更亲密不分距离。

资讯的不发达,很多人一旦离开,到后来连是生是死都无法知晓,一切只能由老天爷决定,有缘便一起,无份便别离。所以就算倪昀身为半个公众人物,但是因为资讯不发达,且他并非台前走来走去示众的演员,所以纵然听过他的名字也并不一定知晓他长得馍样。

夕玥余光瞧见桌下有盘棋,灵机一闪:”来下盘棋吧!”

“刚瞧见有生人在这溜达,以为他回来了。”

“二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我明白的。”夕玥起手下子,淡淡的说着。

“……泡杯茶给你。”童宇心中泛着一股被了解后的微笑,似乎从原本的愁绪里稍微开心了点。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童宇讶然的往门口一望,随即激动起身:”倪昀!”奔向来人,一把拥住。

“你?…!”夕玥看着他一把抱住倪昀,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他这么激动抱住倪昀…该不会他所说得那个人就是倪昀吧!我还以为他是女的呢!想来,可以让一男人等了这么多年的人,我还以为是女的!不过也是…这所大学当初建时是男校,不可能有女的…好吧!自个儿脑子抽筋。

倪昀抱着老友,有种年少轻狂的情怀充满于胸。抬起头看见夕玥一脸傻楞的模样,不禁有些好笑。夕玥见状,又开始想走,才没踏出几步,倪昀一把推开老友伸手再次拉住夕玥。

“你就不能听我说几句?”倪昀真是被夕玥的偏激任性给打败了!难怪古人说:为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不想听。”

“你!”

童宇见两人僵持不下的局面,摸不着头绪:”昀兄与夕玥姑娘相识?砸了?”

“叔叔,我改天有空再来陪你下棋。”语毕,踩了倪昀一脚。趁倪昀一松懈,溜之大吉。

“嘶…死ㄚ头!”倪昀跌蹲在地抱着脚,看着夕玥跑走。

“你们俩怎么回事?”一把扶起倪昀。

“你等我会儿!”语毕转身就跟着夕玥身影跑了出去。直到大门口。

倪昀急着向她跑去,见她已经过了路口,转身要消失在对面小巷,倪昀想都没想的就跑了过去。

最终只见迎面而来的煞车声,一台轿车就这么撞上了倪昀,将他弹出数尺,头重重落地。这时的夕玥才回了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8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古代人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3-1-27 11:40:33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更新了是吧十八摸你让我等的辛苦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3-1-28 01:22:13 |显示全部楼层
大哥進 发表于 2013-1-27 11:40
终于更新了是吧十八摸你让我等的辛苦啊

你看時沒發現一個大BUG?我直接就血往大門跑= =是要怎麼跑?從湖心瞬間瞬間移動?我自己發現都快笑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8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见习版主

古代人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3-1-30 11:32:46 |显示全部楼层
kimo 发表于 2013-1-28 01:22
你看時沒發現一個大BUG?我直接就血往大門跑= =是要怎麼跑?從湖心瞬間瞬間移動?我自己發現都快笑死了. ...

我怎么觉得这章会很暧昧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0-24 07:15 , Processed in 0.09092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