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楼主: kimo

[原創小説] 短小說《和你在一起》(第二部)普通版+任性版大結局 (2015.08.26)

[复制链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3-2-21 04:19:2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imo 于 2015-8-26 05:38 编辑

第十八章

夕玥复杂的看着病床上的倪昀,她直到刚刚才听a男说,倪昀真的找了自己很久。倪昀选择在片场演那出戏,除了替自己澄清,也是要大众不要以异样的道德眼光看待自己。虽然与海蓝姊与自己所说得一切相去甚远,可是他找了自个儿这么久,甚至受伤,不禁让她动摇,也许……真是自己错怪了。



倪昀渐渐的平缓头疼,回过神来,往四处望了一下,这下惊讶到瞪大了眼睛。
一望无际的河岸,岸边盛满了未知的鲜红花蕊、水面平淡无波、水色却是黑如深渊。

“不要等了。”

倪昀抬起头看向声音来源却惊讶的退后跌坐在地。只见满脸漆黑又西装笔挺的人站在自己面前。

“不认得我?看来未到时候……回去吧!”只见他手一挥,倪昀还没来得及反应,便消失了。


倪昀深呼了口气,意识像突然从黑暗中被拯救般回到大脑。缓缓睁开眼,耳旁隐约听到点滴声,心想:自己被车撞,送医院了。想动作一下身体,却觉得自己手沉沉的,一看才看​​到,原来是夕玥睡着了趴在他的手背上。

看着她的睡颜…倪昀不禁笑了。
夕玥在他的注视下醒了过来,动了动身体觉得有些腰酸背痛。抬起头时才发现倪昀醒了:”…你醒了。”夕玥有一丝尴尬…不晓得他醒来多久了,是不是有看见自己的睡觉的丑态。

“我帮你叫医生。”起身准备开溜,却反手被倪昀抓着手。

“我有些话要跟你说。”

“等你好了再说。”夕玥有些闪躲。

“你不相信我。”

“我……没有不相信你。”

“坐下来听我说。”夕玥这才坐下:”你不用说了,A男已经跟我说了。”

“你相信吗?”

“……”


“………我帮你叫医生吧!”夕玥转身走了出去。其实,夕玥从听到他的声音开始就已经相信了。这么柔软这么温暖。只是,她心里仍有些疙瘩,要些时间才会痊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3-3-2 04:49:3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imo 于 2015-8-26 05:39 编辑

第十九章
两周后,倪昀已经可以下床。他正想着今儿夕玥会一如往常的过来看看他时,普一转身,拉下了脸。
“呦!哥儿们!你这是怎么了都,出这么大的事儿!”
“呵呵…没事儿,就是小小擦伤!”
“包成粽子,还擦伤阿?!”语毕,把果蓝顺手放在桌上。
“谢谢你呀,还来看我呢!”
“那是,能不来嘛!要不是夕玥告我你出事儿,我还不知道…”
一刻钟后,童宇拿着花篮走进病房,正巧碰见一脸诡异笑得舒阙出来,两人错身而过,童宇突然觉得有些凉气。进入病房后,却突然见到倪昀正一把把果蓝扫落地。满脸怒意,如火山爆发。
“嘛呢?生这么大气?”
咬牙切齿:“……没事儿。”
童宇觉得倪昀头上都冒烟了,还没事儿呢!得!还是喊夕玥快来吧!他可不想被雷打到。只有那丫头有办法。
“我告夕玥来吧!”正拿起电话要拨。
“不用!”倪昀现在不想见到夕玥。一想起刚才舒阙的嘴脸,他就觉得自个儿要暴雷了。
“成!别气了,你瞧,水果都落地了,多糟蹋食物。”
“你要你拿走,反正看了碍眼。”
“哎哟!你这到底怎么了,说话夹枪带棍的。”童宇语气也有些火气了。
倪昀这才察觉自个儿过份了,语气缓了缓:“…算算算,不谈这个。童宇,我想见见梅校长。”
“他阿!前些日子还与我通信来着,成!我告他一声。”
“不用,我去见见就成,你把地址给我。”
“回头给你。”
童宇见着眼前的活人,不禁万分欣喜,从倪昀再次出现开始,他就仿佛时时刻刻得想起当年与倪昀校园内活动的情景,一块上课,一块吃饭,甚至是一块泡妞…哈哈!想起倪昀当时还与自己一块喜欢上校花燕玫,差点闹翻,最后约法三章公平竞争的情景。倪昀真是自个儿好兄弟,不只一块泡妞,甚至有次上钱老师的课,他替自己点名,却让自个儿逃了课。
“童宇,你还与钱老师有联系吗?”
“…没有,怎么想起他来了?”
“原来我在楼道里遇上了钱老师。聊了聊,他正想离去归田呢!”
“只是听说他前些时候不太好,近来嘛,倒是无消无息。”
“得空,我俩一块去河南看看!”
语毕,正巧夕玥推门而入,倪昀瞧了她一眼:”出去!!!”
夕玥不明所以的见他发大火,本来提着的许多东西差点落地。一旁的童宇见他俩估计又得开战,忙得挡在倪昀前:”嘛呢!嘛呢!”示意倪昀有话好好说。撇头拍了拍夕玥:”你俩好好说。”便走了出去。
过了会,只见很大的一声巨响,夕玥气冲冲的往外奔去。而病房内的倪昀还在咆啸:”滚!”
童宇见了此情形,傻了眼:这两人怎么回事儿?次次吵架都像打仗似的!冤家!真冤家!\俩人一副臭脾气。估计未来真是没完没了了。
“你俩这是…又打仗呀!?”童宇半开玩笑的瞧着一脸气愤的倪昀。
“她…她遽然真的要认他为干爹。”
“不可能!!!!”
只见倪昀沉默着别有心思。
一月后。
“今日在悦来饭店有一场盛大的宴会,据悉是影视导演舒阙认干女儿,席开130桌,邀请各界好友参加,现场星光折折。央报记者-洪彩云在北京报导。”
“今日上午10点,悦来饭店开席130桌,如此盛大的宴会,乃是影视导演舒阙为了自家女儿招开,并敬邀各界好友参与,令现场星光折折。更有不少的粉丝,为了趁此机会一睹明星,纷纷堵在门口,令现场门庭若市。”
哔----。
倪昀关掉电视。一把扶着疼痛欲烈的额头。拉过棉被转过继续睡。
童宇拿着报纸匆匆推门而入:”你不去阻止?报上都登了。”童宇今早在报摊看见这则新闻,便急坏了直冲医院,他实在不懂,两人不是原来好好的吗?猛一转又崩了这是?
却只见倪昀半晌后凉凉的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咚咚咚…天干物燥,门锁栓着,偷儿小心。
打更的一如往常的巡夜,月亮高挂,听着打更声才知,都已三更天了。
在这天寒地冻的天气里,路上连个鬼影都没。
天音寺内万籁俱渳,殿内庄严的佛像随着月光若隐若现,似乎连祂阖着的眼也跟着若隐若现,看着众生似悲似喜。
咿呀……。木门轻推而入。
倪昀回过头,夕玥站在门边。月光​​照射着她的身影,令他些许不明的情绪突然的萌动。
夕玥笑得很开心的入内。一屁股坐在他旁边:”约在这是准备出家吧?!”目不转睛的瞧着佛祖。
“咱师徒一块出家吧!”倪昀凉凉的道。
这是倪昀出院以来,第一回见夕玥。从那次两人在医院闹翻后,夕玥一直都未再去医院。外人看来两人是彻底闹掰了,只有他两人才知道,他俩一直都有电话联系,只是很有默契的不去提起有关舒阙的事情。
“渍!我才不愿美好人生浪费在青灯古佛。”
“同我一块去趟云山。”
“做嘛?”
“谈笔生意。你替我打打下手。”
“得!路费你报销。”夕玥本来还想着这么久不见会有些尴尬,这下倒彻底消除了疑虑。
“明儿出发,都安排好了。”倪昀笑得和煦。见夕玥未有迟疑便答应,很是高兴。看着她笑得一脸狡猾的模样,觉得她颇为可爱,不禁抚了抚她的脑袋。
“再摸就秃毛了。”夕玥很不客气的一把拍掉他的手。
“那省事儿了,直接拜入空门。”倪昀不住的开始大笑,抚的更用力。
“亨!”夕玥气得牙痒痒,推了倪昀一下。结果重心不稳,整个人扑倒了倪昀,挂在他身上。夕玥楞了会,便开始趁此机会用手着瞎捏着倪昀。
“胡闹。”
“啦啦啦!谁让你大人欺负小孩儿。”
“你ㄚ的欠揍!”
最后两人有点似小孩般打闹在一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3-5-28 02:31:4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imo 于 2015-8-26 05:40 编辑

第二十章
朝露一珠匀于瑰色,
细草一圈微风涟漪,
如果要论全中国最美得校园,便只有这儿了-西南联大。
每每到这,总会令倪昀很舒坦,盘坐在湖心,是他从前至今的习惯,仿佛与世隔绝。
咚。
“谁?”倪昀转头一瞧,便见童宇蹲在地上收拾着资料。
“么呢?”倪昀杵着头有些好笑。
“哈哈…刚想吓你,不想…东西掉了。”童宇有些窘迫。
“有何贵事?”倪昀见他抱着一叠资料,心觉肯定没好事儿。
“好事!校长让我跟你谈谈。”童宇将资料放在倪昀身旁,自己也坐下,拿了一文件递给倪昀。
“…”倪昀拿正一看。「DIE计画」。
“校长邀你主导这个计画,希望由你开始,培养一批属于中国真正的戏剧家。藉由即兴戏剧的方式引起有戏剧天份者加入行列,进而培育,并从中挑出精英。详细内容你可以看看这份计划书,看看有何意见。”
倪昀翻了翻这个计画:”这样吧!我过几天回来后再找你商量。”
“那行。”童宇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幸亏他没不答应,不然自个儿可难跟校长解释了。
云山悦来饭店。
“这件事儿就这么定了。我们签合约吧!”
“好的!合作愉快!”
倪昀与生意伙伴握手,表示合作生意谈成!
“晚上一块吃顿饭吧!我带你去一家特美​​味的饭馆,咱喝几杯!”
“成!谢谢您了。”
于是………夕玥待在饭店房间内,等待着倪昀跟人谈完生意。今天是他俩一块待在云山的最后一天最后一晚。倪昀原本答应夕玥,今晚谈成生意后会陪她好好逛逛吃吃东西,结果夕玥从倪昀出去后便一直等待直到现在。……没想到的是……直到深夜。
倪昀一进门儿,就见夕玥呈现大字形倒在沙发上睡着,电视都没关。倪昀顺手把电视关了,脱了外套,正想喊醒她,却见沙发旁地上有着一本资料,拾起后才发现是DIE计画。撇头看了夕玥一眼,转头把计划书收好,拿了张毯子盖在她身上,随后便开始去忙自个儿的事情了。
等到夕玥恢复意识时早已天光了。夕玥跳脚,自个儿怎么睡着了,都没出去玩到什么!转头见倪昀趴在桌前睡着,便有些气呼呼的走过去。
你ㄚ的昨天让我在这等你这么久,回来了也不叫醒我!哼!真想咬死你!正想伸手去闹倪昀时,倪昀却突然出声:”醒啦?!”
“做了亏心事?慌慌张张做嘛?”倪昀瞧着她慌乱的模样。
“哼…昨晚去哪儿你!”害她等到睡着,饿到现在。
“忙呗!得…今儿缓一天,咱四周转转?”倪昀自知理亏,赶紧哄了哄她。
“今儿你负责!!”夕玥瞬间开心了起来,赶紧签订不平等条约。心中犯著小小得逞。
“行。”
过没多久,两人相伴在山间游走。
“深山老林有何好逛的。”夕玥还以为他会带自己去哪儿呢…结果遽然是散步山间。让她失望非常…
“小ㄚ头不懂,这是疗愈身心。”
“…”实在很想回答:疗个毛线。不过鉴于他是长辈…还是算了。
两人一阵无语,一前一后。突然夕玥叫了一声。倪昀一回头,人丢了!!!
遍寻不着?倪昀慌了:”…夕玥…”喊了一声毫无回应。
“夕玥!!!”别玩了!别玩了!倪昀红了眼眶。就算把山翻过来也得找到!准备报警,却突然踩空,整个人瞬间往不知名的大坑掉了下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3-11-9 09:33:1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imo 于 2015-8-26 05:41 编辑


第二十一章
嘶…
夕玥扶着后脑站起来。却踢到物体。拾起一看,却是散发着淡淡沉香味的珠子。正疑惑不解怎会有此物散落时,便听见隐约从上方传来的喊叫声。
“我在这。”夕玥挥舞双手往上方喊。不料,一会儿后,上方一声巨响,一抹人影从上方跌了下来。这把夕玥吓了一跳,最初还以为有人欲攻击她呢!
“没事儿吧?”夕玥伸手扶起该人,才发觉是倪昀。
“是你!!”夕玥很惊讶他如此出现。倪昀听见声音猛抬头,见果然是夕玥,二话不说!当场一把抱住她。夕玥被他的举动吓楞了。
倪昀非常大声接近严厉的说道:“哪去了!”
“…忽一失足下来了嘛!”夕玥语气委屈无辜。
“唉!”倪昀一阵无奈,这连走路都能半道上失足…真是「天才」…。
“你不也一样!”夕玥听见他的无奈,仿佛嘲笑自个儿,令她有些生气。
倪昀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夕玥见他笑,恼怒的一把推开他。倪昀轻咳了声掩饰笑意,打量起漆黑的四周。走了几步,也踢到了物体,拾起才知道是珠子,似乎是佛珠,因为散发着沉香。
“你过来瞧瞧。”
夕玥听见他的叫喊,才走了几步,却踩到物体差点摔倒。
“小心!”他们这才发现原来满地都是散落的沉香珠。
“这儿特别,满地珠…”夕玥随手捞了几粒把玩。倪昀摇了摇头,果然是丫头片子这时候还能天真无邪。摸了摸身上,摸出自个儿的打火机,点亮周围摸索起来。
“摸着什么没有…”夕玥跟着倪昀四周摸索,希望能找到出路,她可不希望待在这一辈子。
“…”唉!这儿连火烛都没有?!这可怎么办!倪昀很烦恼。想着想着却摸着墙壁边,往上一摸,果然有烛台!太好了!赶紧的把火点上。点亮后才瞧见周围都有烛台,这才放亮了漆黑。
夕玥瞧见大放光明,一眼就看见前方壁上的挂画。
「犹吊遗踪一泫然」
画中只有一座不知名的远山,仅在画头提了该句。
夕玥看着这副画总觉得心有凄凄然。大概是被画中提句影响了吧!转头望倪昀,倪昀正弯腰一粒一粒的珠子。其实他每拾一粒,心里就如同夕玥看见画时一样的心情,莫名而起。却不知为何,硬是要拾起珠子。好不容易拾完了,不禁松了口气。
夕玥见他有些异样,随口道:“这儿貌似没出路。”
“……”倪昀顺手把珠子放入口袋。
“不可能,偌大的地方,没有出路就不会有这些东西在这。”
“也是。”夕玥虽对此情的处境有些慌,倒也没有过多的害怕,去质疑他的话。
两人认真观察起四周,寻找出路,看看是否真如武侠小说所说,在特定的地方有着特定的机关,下秒就能豁然开朗。只是过了很久,一直未找到出路,夕玥有些气馁,瘫坐在地上。”不找了,最多死在这。”
“胡说!”
“其实一块死在这也不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俩殉情呢!”夕玥自嘲的哈哈大笑。倪昀见状很是无语。
“不对!跟你殉情我吃亏了!”夕玥不服气般头一扭。
“得了吧!小屁孩。”倪昀也坐下了。
倪昀转头一瞧,夕玥早已靠墙睡下了。倪昀轻轻脱下自己外套披在她身上。伸个懒腰,也闭上了眼。
夕玥被一阵光线给刺了眼。醒来才发觉,光线从上方照了下来。才知道大概天亮了,而自己原来不知道从何时起躺在倪昀的肩膀睡着了。
夕玥看着倪昀熟睡的侧脸,原来…倪昀挺好看的。虽说老大不小了,不过岁月真的对他特别留情呢!眉如远山,鼻锋如峭,薄唇轻抿…突然觉得他有点性感,心里有一阵痒痒的。不知怎么着,她慢慢的靠近倪昀,深深地望着他,等她回过神来时,她已跟倪昀轻轻的唇碰唇了。她脑子一下子炸了,赶紧推开了倪昀,满脸通红的起身。倪昀则是不明所以的被她推醒了,迷迷糊糊的坐起来。夕玥这才赶紧去扶了把。
“嘛呢!”倪昀脑子还没转过来,压根不知自己是被推醒的,而且还被人偷吃了口。
“…没…没事儿”夕玥则是坑坑巴巴的不敢看向倪昀。
“天亮了吗?”倪昀倒是没察觉夕玥异状,只是在地上看见光线。
“…嗯…嗯”夕玥仍低着头。
“咿…你瞧地上”
夕玥望向倪昀,只见光线照射在地面,地面上隐约浮现出一个图腾。
咿呀的一声。
两人撇头一瞧,墙上的挂画被侧转90度,开了个可以融那一人进入的口子。
“什么情况!?”夕玥瞪了大眼,觉得不可思议。
“出口?”倪昀起身往口子里望。口子里透出一丝光线及微风气息。赶紧拉了夕玥一把入口子里去。
开朗的景象令夕玥高兴的转圈,终于出来了。新鲜的空气新鲜的阳光,她还以为自己要永远困在里头了。倪昀也高兴,不过他现下烦恼的是,出是出来了,不过这是在哪儿呢?仍是云山?周遭山石林叶密布,四下无人。
“高兴太早,这还不知往哪儿走呢!”
“什么!!”夕玥这才回神瞧了瞧四周,这的确不知道该往何处去。
“歇了吧!看这山势,估计在半山腰上。往下切吧!看看有无他人行山的路迹。”
夕玥这才无奈的跟着倪昀,两人穿越荆棘般的往低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夕玥觉得开始觉得又渴又累,停了下来:”好累,休息会。”
倪昀也知道一小孩儿体力没有自个儿这么好,不过现下不是停留的好时机,趁着阳光充足不赶紧找到出入,等夜了四周不明的可就糟了,他行军多年,可知道这深山老林中夜半野兽丛生,他一老爷们没事,姑娘家就不好了。“赶紧走吧!夜了小心被豺狼吃了。”说得夕玥吓一跳惊坐而起!”走!㽪走!赶紧走!”夕玥拉着倪昀的手大步向前,一副真的有豺狼​​要吞了自己般,令倪昀莞尔。
两人终于走了好长一段,夕玥看着四周仍旧是长得一模一样的荒野时真的有些慌了,她俩现下不知道时间,手机早在密室时就发现也不知道丢哪儿了。要是真的天黑,真的会难以估计的。
闭上眼,现在真的期待满天神佛的庇佑了。要死也别让自个儿死在这种地方吧!深吸一口气张开眼,却突然看见前方有一人影。努力聚焦一看,好像是名樵夫背着柴火。
“有人!”夕玥回头看了眼倪昀,拉着他急忙跑了过去。一把拦住了樵夫。
“你你你……”夕玥甚为激动。倪昀见她话都说不好:”不好意思,兄弟,敢问这是哪儿呢!”
“云山呀!你们怎么在这?”
“呵呵…我俩一时不察,迷道了,可否麻烦兄弟带我俩接回正道?”
“行呀!跟着我走吧!这云山山势岖延,你俩下次别在这晃悠了。”
等到回到云山悦来饭店时,俩人这才终于松了口气,真是不容易呀!像两千五百里长征似的。
一瞧日子,不好!今儿是倪昀上教职的第一日!
倪昀看日子傻了眼,立马往外奔去。

已有 1 人评分金coin 收起 理由
sharonpek + 40

总评分: 金coin + 4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4-3-4 03:04:3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imo 于 2015-8-26 05:45 编辑

第二十二章
今儿是倪昀入教职的第一日,总不能第一天就迟到吧!虽然他对于今日并无​​太大期待。他觉得在这种年代里人们想的都是怎么挣钱,加上从古到今对戏子一词都不是好语言,所以他对今日课堂上能有多少人不抱希望,就当自己来校园一游吧!
走进课堂,却听见一众的拍手声,令倪昀吓了一跳,仔细一瞧竟是当年的梅校长带着当年的师生起立鼓掌,不禁令他有些感动。
“你们?”
“我听童宇说你回校了,总得跟大伙来庆贺庆贺。”梅校长一把握着倪昀的手,心里也很是感动,这么个孩子,从军后便音讯全无,每每想起总替他担心,只愿这么个善良正直的好孩子可以平平安安的,现下看他一块肉都没缺得站在自个儿面前,终于让自己放下石头了。
“校长…许久不见…您还好吗?”抱了抱校长。
“好…很好…看见你回来了,校长总算安了心。”
“对不住,让您老担心了。”倪昀眼眶泛泪的看着校长。随后转头看了看大伙,都是当年他身旁的老师及同学。整理整理了心情,站在讲台前:“大家好,我叫做倪昀,今儿是我第一次来此校任职,请多多指教。”
“大伙儿都知道,咱这个时代,百业待兴,人人过得艰苦,应该对于戏子一行了无兴趣。未曾想到,学校方面遽然愿意聘在下为师教导大家,为了表示对学校的感谢,我一定努力不负重望,教导出最优秀的第一批戏剧人才。”
“下面…我来与大家说说戏剧的起源……”倪昀开始在讲台上侃侃而谈。
没想到的是,过了好一会儿后,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冲进了课堂。九十度的鞠躬:”老师,对不起,我迟到了。”倪昀疑惑的瞧着来人时,该身影抬起了头,却是夕玥。只见夕玥矫捷的闸了闸眼:”老师早,请问我坐哪儿?”
“你…”倪昀惊讶的指着夕玥,不理解她的出现。台下的童宇见状:”她是你的第一名学生。”原来早在夕玥看见那本计画书时,就立马打了通电话给童宇,说明自己想入学,正在为招生而苦童宇,当然立马就答应了。
“你别愣着了,夕玥来这儿坐。”夕玥欢快得坐在童宇身旁。倪昀皱了皱眉好一会,才开始开讲。梅校长转头看了看夕玥,他觉得自个儿学生跟她像是有什么牵连,见那孩子生气的模样,倒是有些乐趣。
下课后。
众人出了教室。
倪昀一把拦住了夕玥:”你来这儿做什么?”
“如你所见,学生呀!”
“胡闹,回家去。”倪昀难得正色的对着夕玥。
“不!”夕玥见他满脸不高兴,心里有点难过转身便走了。
盯着夕玥身影远去。叹了口气,这是为了她好,倒是招她讨厌了。
------------------
“这便是所谓的戏剧空间时间”倪昀推了推眼镜,收拾着自个儿的物品。
“给你们布置道作业吧!运用我今日教导你们的方式,用相片拍摄一部影片,主题是动物。没有相机的可以到办公处与我商量。”倪昀走出教室,出去前习惯的撇了夕玥的座位一眼,她正低着头收著书本。今天是他上课一月了,夕玥真就像个好学生,每节课必到,却也再无晚到。
出了课堂,夕玥看着倪昀的背影,满肚的话语想说,便追了上去。
“我想…与你商量件事儿。”
“嗯?”
“那什么…我可否住你那儿?”
“嗯!?”倪昀转头看向她,惊讶她的话语。
夕玥有些尴尬的道:“是这样的,为了专心做这个学生,我连工都辞了,舒阙叔叔家又不在此…目前有些困难。”夕玥真是难为情,没工作没工资的状况下,自个儿真没能力在外租屋,就算住校也没能力交住校费,这不是…银子快见底了,不能再住旅店了,不然她都不愿开这个口!一来是自个儿没把握,二来是真不好意思。
倪昀认真的看着她不发一语。心想:除了亲人外,还没有人到过他家。虽然,家中有空房,不怕没床睡,但他实在是不喜欢他人的打搅。,
夕玥见倪昀不发一语:“叔叔,求求你啦!我保证,毕了业就走成不?!就四年!四年!”夕玥泫然欲泪的看着倪昀。
倪昀见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心里软了软,四年?!帮个小孩子罢了!:”行吧!”
夕玥开心的拉着他手:”谢谢…谢谢。”倪昀笑着摇头。
当晚,夕玥拖着皮箱进了倪昀的家门。她推开门闻见满屋子的书味,夕玥正式成了倪昀这么多年以来第一个收留的入屋的人。
她在倪昀家住了一月,她一直想好好得跟倪昀道谢,所以今儿特别早得回来,还提了一篮菜,想道:煮顿丰盛的菜肴,好好谢谢他一番。
傍晚,倪昀一推开自己家门就闻见饭菜香,走近后变看见夕玥在厨房的身影,不知怎么着若有所思的楞在那里。
已有 1 人评分金coin 收起 理由
sharonpek + 40

总评分: 金coin + 4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4-5-20 04:53: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imo 于 2015-8-26 05:46 编辑

第二十三章
今儿难得没上课,夕玥顶着毛糟乱发走出房间。四周瞧瞧,倪昀不在家,转身蹑手蹑脚的溜进了书房。
听到倪昀开门声,正在他书房的偷书贼一溜烟的跑了出来,手上还拿著书遮遮掩掩的藏在身后:”你回来啦!”讨好忠犬状。可惜习惯她近来老趁自己不在便会溜进书房的倪昀,早就知晓她通常这副模样,便是有所图谋:”小黄鼠狼,有何企图…嗯?”
“嘿嘿,我不过是想跟你讨要『金叶菊』罢了!”
“无仿。”倪昀放下包,转身走进洗漱间。
倪昀洗漱到一半时,却听见外头巨物落地的声音。披了外衣上外头一瞧,却见厨房满地疮痍…夕玥挠了挠头对上他的眼:”失手失手…”不好意思。
难得倪昀挑眉幽幽地:“以为你放地雷…”
撇了撇嘴:“炸死你。”夕玥哼了一声后蹲在地上收拾。倪昀却默默的蹲了下来,拾起她的手,温润和缓的道:”我来吧。”替她洗了手,安顿在一旁。回头收拾完后,重新煮了火烹起东西,只留给她一个背影。
夕玥眼神火热的紧盯着背影,不自觉的满脸笑意,直到他开口:”去大厅坐吧!油烟熏人。”
“对了,明儿我与童宇要去河南一趟。”
“几时回?”
“暂定一月。”
“这么久呀!我能去吗?”
“不成,路途遥远,何况你还要学习。”
“…”夕玥嘟着嘴幽怨了起来。这倪昀自从成为她的老师后便越发无趣了,白日上课正经无比不爱答理,夜了回家仍如此,总觉得越发跟自己所想相去甚远,遇着任何事第一反应都回她「不成」,要不就是总觉得她是一毛孩子。她真是无比悲愤呀!本想着可以当他天资聪颖又活泼可爱的好学生,没想到他像个老头似的对待自己…真是悲愤…悲愤至极呀!令她忍不住为自己抹了一把泪。
“给我带些礼物回来!”
“多大的人了,还讨糖吃。”
“哼!”转身回房间。隔日,在夕玥仍昏昏欲睡的当下,倪昀已悄悄出门。
到达河南的这一天,天空飘着细雨,倪昀和童宇撑着纸伞,脚下的水花晕染了裤管,踏过两条小河后,才走入师范学院,早半身湿拧。寻着来人,寻至课堂间,听着越来越近的熟悉讲课声,倪昀加快了脚步,连纸伞都不撑了,看见来人身影时,一把的拥住了这位先生。
倪昀觉得就像见着了自个儿爱人般,那种恍如隔世的复得感,令他冲动的拥住老师。过后才惊觉失态的赶紧撒手。
“先生,好久不见。”
“您是?”
“我是小昀呀!曾旁听过您英文课的小昀!”
先生和缓的瞧了他许久,脑中闪过一个学子坚毅从军的背影:“可是倪昀同学?”
“是是是…”倪昀摸了摸脑袋,显得有些开心又羞涩。
“小昀呀!别来无恙。可好呀!”
“还好,我跟童宇同学都特别的想念您。”
“岁月过得真快,我都老了。”
“先生不老,您形相清癯、湛然若神呐”
“…你俩的嘴倒是挺甜…呵呵…怎么想着寻我来了?”
“先生,我们陪陪你吧!”童宇一把拉住倪昀,在课堂内找了个无人的角落坐下,一副乖乖学生的模样。先生莞尔一笑若无其事的继续讲课。
天色渐暗,三人相伴在学院里谈天说地,倪昀的心中一番感慨,忆起庄子的逍遥游,不自觉道:”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总觉得这份自在自由令他镜花水月一概即空了。
先生道:”…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
“幸而与你俩畅游人生之快!”三人相视而笑,染满黑夜。如此流连忘返了数月,倪昀在联大的公事也暂且搁置。
夕玥在这数月中早已习惯倪昀的不归,每日除了一封电报外,心安理得的躲在他书房里淘书不出,有时连课都不上了,只是偶尔会盯着大门发愣,她都快以为他不回来了。
直到许久后的某一日晌午,夕玥如往常的路过宿舍楼,却见到陌生的背影。
“先生喜欢花儿?”夕玥走近他才发现他面露喜色。
“只是对过往的凭吊而已”先生转过身来面对夕玥。
两人第一次见面,夕玥无畏的看着这位先生,眼中流转着阳光般的色彩,先生仿佛看见了当年的莘莘学子们,围绕在自个儿身旁向学的模样。
“有人和我说:花儿已有几十年了,实在长寿!”
“那是,未曾想到,它竟是唯一在这观照人来人往呐!”
“先生好有故事,如何请教?”夕玥拱手相敬。
“只是老先生的一点为赋新词。”
“您好、您好,小辈叫:唐夕玥,很高兴认识先生。”
“你是这儿的学生?”
“我是今年的新生,请教您教哪门课?是否有荣幸听听您的课?”
“我是位很古板的先生,恐怕不如你期待。”
“先生谦虚,您这么说,我倒更渴望做您的学生了。”
“看过了鸡蛋,何必去寻母鸡。来,到先生那喝口水吧!”
“谢谢先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5-8-26 05:49:39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四章
夕玥站在门前欲打开门,却有些许忐忑。
近人情怯?她只是也些怕开了门面对的仍是满屋的寂寞吧!虽然她近来一直跟自己说不在意,可是毕竟是活生生得一个人消失在身旁近三月呀!说思念到真思念,但是离近了却又胆怯…比如现在这样,都怪童宇,跟着钱先生进宿舍楼遇到童宇才知道,倪昀今儿回了,知道后也不理他两人的眼光便急冲冲的回来。

小心的拧开门,探头而入,脱了鞋履,光脚走动,搜寻着期待的人影。找到他时,他拾著书静悄悄的坐在椅子,书房只有书香与他翻动书页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专注,时光眨眼间,流动凝住。她有些泛红,似乎消失很久的东西出现了。带着小小地失而复得,抹了抹脸,站了好一会儿。也许是怕惊扰也许是怕下一秒不复存在,总之,直到倪昀喝水抬头发现她之前,她都仍傻站着。

“傻站著作啥子?”倪昀觉得夕玥的定格有些傻,似乎像只小狗,就差没摇尾巴了。

“我以为你不回来了。”夕玥委屈的疯狂流泪,扑进倪昀怀里。倪昀仓皇的接住夕玥,手上的书也掉了。看了书一眼,有些好笑的道:”这是我家,我不会不回。”拍拍夕玥的背:”再哭就不漂亮了。”夕玥含着泪瞪着倪昀,倪昀好笑的抹去她的眼泪,低头拾起掉落的书本,塞进夕玥的手里:”多读书。”转头便走出书房。等她回过神来时,只听见倪昀在厨房喊:”酱牛肉。”夕玥拿著书,急急忙忙的奔出书房。

隔天晌午,刚下课的夕玥在校园闲晃,还未走出校门便被童宇堵个正着。原来是大伙在耳传钱先生在校园复课的事情,商量着一块旁听,正巧夕玥路过,于是童宇便拉了傻呼呼看热闹的夕玥,午饭过后一块进英文系大楼D243室旁听。当然,倪昀也在这个教室内,所以童宇拉一帮人进来的时候,看见夕玥也进来的颇为惊讶!没有想到童宇遽然拉了她一块,更没想到的是她愿意过来。


今天的旁听,令倪昀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了傍晚,当倪昀和夕玥站在自家门口时,不速之客却让他的心情一下子当到了谷底。

“夕玥你怎么最近都不联系,让我和你阙叔好是担心。”海兰亲近的拉过夕玥的手。原来自从夕玥搬进倪昀家后,便很久都未和他们联系了,海兰觉得情况不对,找人探听才知,她搬进了他家乖乖当起了学生。

“干妈不好意思,最近太忙了,让你担心了。”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交代你探勘场景,你探勘到当起学生了?!怎么回事呀!”

“说来话长,干妈先别提这个了,我好想你喔!”夕玥一把扑进了海兰怀里,丝毫没察觉,倪昀从头到尾都没有插一句,看她扑进海兰怀里后,黑着脸默默的先进屋了。

“小ㄚ头,你还想的起妈嘛。”

“嘿嘿…干爸呢?”夕玥闷在她怀里含糊的道。

“他?忙得不着天不着地的,让我来找你…”

“怎么了?”

“回家帮忙…”海兰摸摸她的头。

“…”夕玥有点尴尬的看着倪昀的背影消失在里屋…对上海兰期待的眼神,她很为难,说实在的…她不太想离开倪昀家,又无法拒绝海兰。

“你收拾收拾,我明儿来接你。”海兰不等夕玥反应便自顾自的走了。

“……”夕玥楞了楞。

倪昀隐约听见她俩的对话,沉默的拾著书。听见关门声,倪昀故作镇定的看著书上的字,夕玥走进里屋看见倪昀安然的看著书,她也不晓得倪昀究竟有没有听见她要离去的消息,俩人有些尴尬。最后,夕玥勉强的勾起一丝微笑,尽量让自己若无其事的道:”今儿吃什么?”倪昀未动,只是盯着某一个字入神。

两人坐在饭桌前吃饭,各自专注的吃着,丝毫无交流。这是俩人同桌吃饭以来最安静的一次,应该说…这是夕玥有史以来在这张桌子最安静的一次。
碰…倪昀放下了筷子,顺手抄起书本,一溜烟的闪进自己书房。夕玥快速的扒完饭,冲到书房外,却不动了,手高高地举着预备敲门的动作,良久,又放了下来,转身回自己房间。

夕玥低着头倚着窗台,月光洒落。突然一恍神,轰隆,夕玥抬起头时才发现,遽然瞬间下起了大雨。她心里有了一番打算。

隔天,倪昀走出书房,看着里屋内餐桌上留着两人剩下的残食杯盘,他知道,夕玥离开了。
未留一字。有关她的一切,她都带走,仿佛从未存在过,只剩餐桌上摆放着的碗筷,证明两人昨日还曾同桌吃饭。倪昀霎那想起夕玥第一天住进他家时的彷徨以及见他回家时的欣喜,皱了皱眉,似乎觉得这种情绪有些莫名。

最初,倪昀回家时,总恍若看见夕玥笑脸盈盈地走出书房,询问自己今晚吃什么。

再往后,一切如常,倪昀继续在学校当兼课讲师,一面处理的自己工作。两人未有联系,只有从相同的朋友间偶然得知对方的近况,偶尔透过朋友互相邀约未来见面。只是现在的两人变得更为忙碌,哪怕得知对方在同一座城市同一所学校也不得见着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5-8-26 05:50:26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四章
夕玥站在门前欲打开门,却有些许忐忑。
近人情怯?她只是也些怕开了门面对的仍是满屋的寂寞吧!虽然她近来一直跟自己说不在意,可是毕竟是活生生得一个人消失在身旁近三月呀!说思念到真思念,但是离近了却又胆怯…比如现在这样,都怪童宇,跟着钱先生进宿舍楼遇到童宇才知道,倪昀今儿回了,知道后也不理他两人的眼光便急冲冲的回来。

小心的拧开门,探头而入,脱了鞋履,光脚走动,搜寻着期待的人影。找到他时,他拾著书静悄悄的坐在椅子,书房只有书香与他翻动书页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专注,时光眨眼间,流动凝住。她有些泛红,似乎消失很久的东西出现了。带着小小地失而复得,抹了抹脸,站了好一会儿。也许是怕惊扰也许是怕下一秒不复存在,总之,直到倪昀喝水抬头发现她之前,她都仍傻站着。

“傻站著作啥子?”倪昀觉得夕玥的定格有些傻,似乎像只小狗,就差没摇尾巴了。

“我以为你不回来了。”夕玥委屈的疯狂流泪,扑进倪昀怀里。倪昀仓皇的接住夕玥,手上的书也掉了。看了书一眼,有些好笑的道:”这是我家,我不会不回。”拍拍夕玥的背:”再哭就不漂亮了。”夕玥含着泪瞪着倪昀,倪昀好笑的抹去她的眼泪,低头拾起掉落的书本,塞进夕玥的手里:”多读书。”转头便走出书房。等她回过神来时,只听见倪昀在厨房喊:”酱牛肉。”夕玥拿著书,急急忙忙的奔出书房。

隔天晌午,刚下课的夕玥在校园闲晃,还未走出校门便被童宇堵个正着。原来是大伙在耳传钱先生在校园复课的事情,商量着一块旁听,正巧夕玥路过,于是童宇便拉了傻呼呼看热闹的夕玥,午饭过后一块进英文系大楼D243室旁听。当然,倪昀也在这个教室内,所以童宇拉一帮人进来的时候,看见夕玥也进来的颇为惊讶!没有想到童宇遽然拉了她一块,更没想到的是她愿意过来。


今天的旁听,令倪昀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了傍晚,当倪昀和夕玥站在自家门口时,不速之客却让他的心情一下子当到了谷底。

“夕玥你怎么最近都不联系,让我和你阙叔好是担心。”海兰亲近的拉过夕玥的手。原来自从夕玥搬进倪昀家后,便很久都未和他们联系了,海兰觉得情况不对,找人探听才知,她搬进了他家乖乖当起了学生。

“干妈不好意思,最近太忙了,让你担心了。”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交代你探勘场景,你探勘到当起学生了?!怎么回事呀!”

“说来话长,干妈先别提这个了,我好想你喔!”夕玥一把扑进了海兰怀里,丝毫没察觉,倪昀从头到尾都没有插一句,看她扑进海兰怀里后,黑着脸默默的先进屋了。

“小ㄚ头,你还想的起妈嘛。”

“嘿嘿…干爸呢?”夕玥闷在她怀里含糊的道。

“他?忙得不着天不着地的,让我来找你…”

“怎么了?”

“回家帮忙…”海兰摸摸她的头。

“…”夕玥有点尴尬的看着倪昀的背影消失在里屋…对上海兰期待的眼神,她很为难,说实在的…她不太想离开倪昀家,又无法拒绝海兰。

“你收拾收拾,我明儿来接你。”海兰不等夕玥反应便自顾自的走了。

“……”夕玥楞了楞。

倪昀隐约听见她俩的对话,沉默的拾著书。听见关门声,倪昀故作镇定的看著书上的字,夕玥走进里屋看见倪昀安然的看著书,她也不晓得倪昀究竟有没有听见她要离去的消息,俩人有些尴尬。最后,夕玥勉强的勾起一丝微笑,尽量让自己若无其事的道:”今儿吃什么?”倪昀未动,只是盯着某一个字入神。

两人坐在饭桌前吃饭,各自专注的吃着,丝毫无交流。这是俩人同桌吃饭以来最安静的一次,应该说…这是夕玥有史以来在这张桌子最安静的一次。
碰…倪昀放下了筷子,顺手抄起书本,一溜烟的闪进自己书房。夕玥快速的扒完饭,冲到书房外,却不动了,手高高地举着预备敲门的动作,良久,又放了下来,转身回自己房间。

夕玥低着头倚着窗台,月光洒落。突然一恍神,轰隆,夕玥抬起头时才发现,遽然瞬间下起了大雨。她心里有了一番打算。

隔天,倪昀走出书房,看着里屋内餐桌上留着两人剩下的残食杯盘,他知道,夕玥离开了。
未留一字。有关她的一切,她都带走,仿佛从未存在过,只剩餐桌上摆放着的碗筷,证明两人昨日还曾同桌吃饭。倪昀霎那想起夕玥第一天住进他家时的彷徨以及见他回家时的欣喜,皱了皱眉,似乎觉得这种情绪有些莫名。

最初,倪昀回家时,总恍若看见夕玥笑脸盈盈地走出书房,询问自己今晚吃什么。

再往后,一切如常,倪昀继续在学校当兼课讲师,一面处理的自己工作。两人未有联系,只有从相同的朋友间偶然得知对方的近况,偶尔透过朋友互相邀约未来见面。只是现在的两人变得更为忙碌,哪怕得知对方在同一座城市同一所学校也不得见着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5-8-26 05:51:46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五章

六年后,今天是倪昀生日,天刚擦黑,众人便聚在倪昀家欢聚。

“岁月如梭,今儿过后你又老啦!”童宇拍着倪昀的肩头。

“呵呵…”

“你都过不惑了,什么时候找个嫂子给我们看看呀?”

“你不也是?!”

“那不同,小爷我是没人要,你是谁都不要。”童宇边打趣边痛心疾首的抚着自己胸口。

“夕玥说今儿会来喔!”童宇才把这俩大忙人凑在一块,好不容易。

“说来很久未见这ㄚ头了。”

“你不知道,她现在和钱老师混的可好啦。”

“…”

“有回钱老师把自家爱猫带来校园溜达,猫一时不受控跑了,最后找到时正窝在夕玥怀里撒娇呢,让夕玥还给钱老师,夕玥还嚷着这是自个儿捡的宝,俩人那回后,可不就关系好上了。”

“是吗?看样子她还是没变。”倪昀沉入自己思绪,新来的女同事站他面前,他都未发现,直到童宇喊他。

“你好,我是这周才来的新人,我叫做-羽安。”

“你好你好,我是倪昀。很感谢你今天来参加我的生日聚会。”

“未来请多多指教”羽安微微一笑,及腰的长发随风飞舞。

聚会持续到了下半场,不少人看天色渐暗都已告辞,夕玥却仍没出现。

“夕玥怎么没来?”童宇疑惑的望着门口,几天前她答应过阿!

深夜十分,倪昀收拾着残局,童宇披着雨衣回去了。
急促的敲门声在雨夜中响起,倪昀放下手头上的东西:”来了来了…”扑一开门,一个身影便火急火燎的往屋里冲。倪昀看着身影认出了来人,关了门,进屋便去木柜中拿出毛巾,递给她。

“抱歉抱歉,一时忘了你换地,跑回​​121大街那块了,来这时却下起大雨,才晚了许多。”

“小心着凉。”倪昀拉了拉窗帘,留的擦着头发的夕玥,转身进了厨房。过了好一会,端了一碗热汤递给她:”把姜汤喝了。”

夕玥小心捧着碗缘,心中的小小秘密蠢蠢欲动,这是她此次来的目的,她准备了许久,好不容易准备好说出口,怎么着临了,见着他却有点慌张的不知所措。喝了口姜汤,温热的感觉在心底漫开,暗叹了口气,想了想:离开他家后,仍继续完成了学业,连毕业展都为参与的她,离见他一面已过了六年了,她虽然曾想找个借口见一面或者来个巧遇,不过她觉得自己尚未准备好前,总不好见面说些什么,他似乎仍和从前一样,总是嘴硬心软。

“生日快乐”夕玥从包里掏出一只木盒。

倪昀接过木盒,摆在身旁:”这些年好吗?”

“好.就是时不时怀念你做的菜”

“呵呵”

“还有吃得吗?我饿的体无完肤了。”

“我看你重了不少,少吃点。”

几句话,夕玥便见他露出本性,让她有些无奈,不过两人热络了起来,让她心里对于此次目的更为放心了些。

“哼,不体贴的男子,没人要。”

“哈哈哈…那等会我下的面,别吃呐。”

“…”夕玥瞪着他

“先去洗个澡吧!”示意盥洗室方向后,倪昀进了厨房。

“…”夕玥看了眼木盒后进盥洗室。

夕玥进了盥洗室后,听着外头倪昀来回走动的脚步声,她靠在墙上,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本来以为他会当场打开木盒,结果只是放在一旁,不知他看到木盒里的东西后会是什么反应?希望不是令她失望的反应!是的,她喜欢这个和自己亦师意友的倪昀,非常的喜欢,也是因为如此,所以当年才狠心离开,她只是想让自己可以和他彼肩齐步。

洗完了澡,夕玥看见桌上热腾腾的面,心里不自觉得笑了出来。倪昀入卧室收拾被辱,把自个儿的床让了出来,他睡书房。夕玥见他走出卧室,抱着一床棉被:”干么呢?”

“今儿太晚了,你留一宿吧!”倪昀把棉被抱进书房。

“给我腾位子?!”

“废话”

夕玥吐了吐舌,捧起面碗吃着面。

“你快把木盒打开。”夕玥撇见一旁尚未开启的木盒。

他看着古灵精怪的夕玥,拾起木盒,满怀疑惑的打开木盒,看见里头的东西后随即垮脸。

木盒内放着两枚袖扣。倪昀不发一语的合上木盒。

“夜了,吃完把碗放着就去休息吧!”倪昀起身要进书房,夕玥见他表情不对,拦了他:”什么意思?”

倪昀扫开夕玥的手,肃穆的进了书房。夕玥看着紧闭的房门,心里一阵的发酸。

夕玥红了眼,他不接受自己?为什么?她明明可以感觉到,他的心里有自己阿!转头看着木盒,她心里抽疼的不能控制,冲到书房门外,大力的敲着房门。

“为什么?”夕玥开始掉泪。

“我喜欢你”夕玥大声的吼叫。

倪昀听见她的话后,皱着眉:“胡说八道。”

“我哪里胡说?我喜欢你很久了。”

“你胡思乱想。”

“我明明可以感觉到你心里也有我!”

倪昀硬气:“你永远是我的徒弟。”夕玥听见这句话后楞了楞,心里比起刚刚更难过了,气急的喊:”不需要!”夕玥抄起自己的包,转身奔出倪昀的家。

倪昀听见大力的关门声后安静了下来,知道她已离开,这才开门走出来。望着外头叹了口气,见撒了一桌的面及半开倒地的木盒,他默默的收拾,收拾好了后,打开木盒,看着袖扣再次映入眼帘,他不忍的闭上眼:”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你今天说过的话。”紧紧的将木盒拥入怀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5-8-26 05:53:18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六章

夕玥和童宇开心的边吃早餐边谈笑,原来两人相约好要去云山走走,夕玥从那次在云山奇遇后便一直好奇那个斑驳的坑洞,总觉得多去几趟,会发现什么。两人从一月前便商量好,和学校请假,所幸她只是个新任的客座讲师,童宇也找了代班,两人打算一会前去和校长做临行前的事物交代。刚报告后进了校长室,便遇上倪昀和羽安两人,原来两人一样准备远行,去的一样是云山。

“巧了,你们也去云山?”小童很疑惑倪昀怎会突然告假。

“工作。”

“工作还带姑娘?”

“别误会,我只是想去玩玩,所以顺道搭倪哥的风。”

夕玥听着众人的对话,只是不发一语的看着窗外,在和校长告别后,羽安便先离了三人回去收拾行李,余下三人在廊道上闲谈。

“你怎会和羽安同行?什么情况?”童宇总觉得有一丝阴谋味。

“没什么情况。”

童宇看着淡然而处的倪昀一会,像是想通了什么:”恭喜,恭喜”。喜闻乐见。

夕玥落在两人后头,将对话一字不露的听了进去,听到最后两字时,却是忍不住的对两人道:”我去湖心走走。”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等等我”童宇告别倪昀后,赶紧追了上去。

夕玥越走越快,她觉得再待下去,她不自禁的当两人面失控痛哭,他明知道自己心意,他却在自己面前说找了个人。想起那晚,她出了倪昀家后,漫无目的的淋着雨,站在雨中任泪水夹杂着雨水,不知过了多久,她渐渐失去意识,等到她醒来时,她人已在医院病床上了,身旁的童宇很紧张的握着自己的手,她发高烧在医院吊了三天的瓶,期间,倪昀从未来看过自己一眼。出院后,她才和童宇好了起来,童宇很体贴的至今并未询问当晚她当晚为何倒在路上。

倪昀和羽安到了云山当地,安排妥当后,他便让羽安自行在当地走走,而他则马上投入工作。工作到赏午后,却见羽安提着饭盒踏入片场。

“中午了,你们何时休息?”

“我不是让你自行走走,怎么来了?”

“我想说吃盒饭不健康,趁着我有空,所以做了些菜来给你尝尝。”

“我真有口福。”把饭盒接过手,放在一旁。

“我能四周绕绕吗?”

“当然,欢迎欢迎。”

“谢谢。”语毕,羽安自行在片场逛了起来。只见她好奇的探头探尾,每经过一个工作人员身旁都会温柔的打招呼,好奇的询问工作人员在做什么,问着问着都会问到让工作人员眉开眼笑。倪昀忙完回过神来时,见到的便是她早已和大伙打成一片,温柔轻声的在人群中欢笑,他定眼看了许久,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几天后,夕玥和童宇接到消息。原来是倪昀准备结婚,准备和羽安结婚。日期定在四天后,四天后在云山饭店结婚。

知道消息后的两人,尤其是童宇很是为这个兄弟高兴,高兴他终于找到了安定,夕玥也很高兴,高兴的看着童宇。

四天后,母校的众人和童宇夕玥在这天欢欢乐乐的庆祝了倪昀的婚礼,当晚,众人都带着微醺的醉意回房。

夕玥一个人悄悄的溜出饭店,转头看着饭店的招牌,回想婚礼现场,她其实完全不知道婚礼从何时开始,也不知道何时结束,她只知道自己一杯接着一杯,将疼进了自己的肚子。走在云山的山林间,让自己散散酒,走着走着,晕眩不堪的扶着树干蹲了下来,一阵一阵的大呕,呕空了自己的肚子,却仍在呕,随后伴着一滴一滴的眼泪,一切就这么无疾而终了,意识逐渐模糊。

夕玥有意识时,只觉得头疼的快裂了,眼睛都睁不开,欲起无力,扶着后脑,深呼一口气,只闻见空气中淡淡的烟卷味,熟悉又陌生,她印象中…童宇是不吸烟的。感觉自身躺在柔软的床上,她开口道:”谁?”

只闻一声叹息:“好好休息。”她听后,挣扎不顾头疼的爬下床,却因无力而跌落床。来人却扶了她一把,她抬头望向来人,随后一把推开,任凭自己跌坐在床下:”新郎官?!…怎么不在你的美娇娘身旁?”

夕玥见他一如往常的带着苛责的眼神望着自己,突然恼羞成怒的道:“我不用你管!”

“胡闹!”他一把拉起她,将她甩在床上。

“倪昀!我就是胡闹!怎么着?!”夕玥恶胆一起,直接抓着他的衣领。倪昀不发一语的望着夕玥,气得真想甩她一巴掌。

夕玥突然的放了手,望着他大哭出声:”不需要你的怜悯,走吧!”夕玥撇开头,不想见他一眼。

倪昀肃穆的表情,听着她的哭声,有了一丝破裂。他一把将她搂进怀里,低头看着这个口口声声喜欢他到哭的女孩,情不自禁的凑近她的脸欲吻。

“轰隆”一声响雷,将倪昀震回过神,只见他咬了咬牙:”吾宁爱与憎”。推开夕玥,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5-8-26 05:54:19 |显示全部楼层
26章那句是花千骨看多了....哈哈哈哈....
先睡下~晚點繼續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5-8-27 01:21:08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七章

倪昀回过神来,朝阳映入眼帘,他才想起,今儿是他新婚的第一天,隐约从远处传来的饭菜香,令他明白,从今儿起他便是别人的丈夫了。回想起昨晚,他见夕玥一个人摇摇晃晃走出饭店,不放心的悄悄跟了出去,却见她醉倒在路边,没办法,只好将她扛回饭店,却没想到后来会发生那些事,他回来时,他的新婚妻子并没有询问他为何失踪了一晚,只是温柔的倒了热茶给他,令他愧疚难当,更令他决定要好好的当这个丈夫。

起身盥洗后,他吃着早饭,看着窗外仍留有昨晚湿拧的模样,不知怎么着,心里渐渐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一旁的妻子见他皱眉:”怎么了?”

“没事儿。”倪昀关了窗,才转身,一阵天摇地动,越摇越大力,壁柜家具纷纷倒地,等到地震停了下来,电话便随之响起。

“昀哥刚地震了,你们没事儿吧?”

“没事儿”

“校长要我通知你们,大伙一块大堂集合。”

刚挂了电话,又一阵天摇地动,两人重心不稳的扶着身旁的家具保持平衡,这次摇动的更久了,遽然长达半小时,好不容易停了下来,两人收拾了赶紧下楼去了。只见下了大堂,大堂的早已乱成了一锅粥,大伙惊慌的拿着家当。有些人甚至还穿着睡衣睡裤便出了。大伙叽叽喳喳讨论著刚刚的地震,所幸无人伤亡。

“有看见夕玥吗?”童宇见人便问。
“没瞧见。”
倪昀听见两人的对话后,二话不说的往楼上跑,童宇见状也跟着跑了起来。两人一路跑到夕玥的房门口,才发现房门敞开,两人一愣,冲了进去,却发现除了房间大乱外,并无人影。两人见夕玥不见了,顿时慌了起来:”夕玥?夕玥你在哪儿?”由房内喊至门外,一路回找。喊到了大堂,校长他两在喊,心觉不好,怕是出事儿了?!他才刚接到电话,说外头半道上山崩死伤惨重,如果夕玥在半道上?…

“大伙,听我一言。”校长对着大堂的众人高喊一声。

“这次地震,所幸大伙无碍,只是刚刚有消息来报,云山半道的山路上山崩了,死伤惨重。”

“敝人希望与你们商量商量,组成救援会,前往坍崩处救人。”

“今儿麻烦各位暂且暂居大堂一晚不要回房,以防再有余震。”

坍崩处。
夕玥满头是血,她本想今儿提前下山,不料遭遇天摇地动,连车子都翻了。幸亏她抱着大背包来的,背包替她挡了好几下,不然可糟了。好不容易爬出车体,见到眼前情形却吓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周遭房屋已为平地废墟,若干人被压的头破血流倒卧在废墟中,若干人哀号震天的哭喊,一切像是被屠城了般。她转头将车体内的背包拉了出来,打开背包,往废墟中的他们走去。

隔天一早,大伙扛着背包便徒步往坍崩处走去。

“夕玥都没有回来,不会出事儿了吧?”童宇担心了一天一夜了。

“没事的,她没事的。”倪昀只是不断重复的说着,不知是说给童宇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别担心,我相信夕玥吉人自有天象”校长也不希望失去夕玥,毕竟夕玥还是学校培养起来的。

众人赶到时,不料!天空遽然开始下起大雨。雨越下越大,四处坍崩的泥土与废墟因为雨势,渐渐变得泥泞不堪,泥土松散,令众人救援的速度很是缓慢困难,医疗专业不足,众人也只能将受伤的人搬运至稍微空旷的空地休息。

众人忙了一天,均累坏了,正想结束今天的救援,将受伤的人运送回饭店大堂时,突然听见一声微弱的呼救声。倪昀赶忙查看四周,发现声音是从某个瓦砾堆里传出,急忙:”大伙停下”手指一处。大家一块分工合作的将东西搬开,搜索起来。

“救命阿!”

“在哪?在哪儿?”众人听声找到来源,快速的搬运着瓦砾,但雨势却大了起来,他们更是积极的加快速度,就怕土石会因大雨松动。

“快!快!”众人挖了许久,双手伤痕累累,终于把人救了出来。

原来是名小女孩,女孩因为失温过久,冻的全身发抖,半睁着眼:”…妈妈…”说完,晕了过去。众人见她昏迷,由倪昀将她背上后脊,大家一起护送回饭店。

天雨路滑,实在寸步难行,行走了一小时也才走至半腰处,令大家很是紧张,深怕拖的越久,女孩生命垂危。倪昀不断地加快脚步,脚下一滑失去重心,倪昀大惊失色。

突然一只手,拉了他一把,他赶忙稳了稳重心,幸亏他紧背着未松手,否则女孩落地就糟了。

“小心。”将倪昀扶稳后才松手。

童宇一阵大喊:“夕玥!”激动的抱住她。

“…”夕玥一头雾水的看着抱紧自己的童宇。

“你吓死我们了,你怎么不见了?!”这时的众人才发觉,竟然是夕玥出现了。

倪昀见是她扶了自己,见她没事,不由得松了口气,他一直悬吊着的心也可以放下了。

“我没事,你们别担心。”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说来话长。”正想和众人一块回去,突然天摇地动又开始了。

余震?!大伙面面相觑如何应对时,土石松了,大量的沙泥瓦砾轰隆的往下滚动了起来,连带山坡上的土石也开始松动,开始滚落一些小碎石,打在众人身上。夕玥见碎石落地,心觉不妙,往山坡处一看,见到俩三个巨大的石块往这滚动!越滚越快!

夕玥大吼:“有落石,大伙快散开!”

夕玥瞪大了眼,见落石瞬间滚近,往背对山坡的倪昀身上落,她想都未想的一把把倪昀推开,被夕玥一推的倪昀重心不稳跌倒,夕玥则是正面迎向落石,瞬间被落石辗了过去。

倪昀爬起身时,只听见众人在嘶喊:”夕玥……”大家一块跑到夕玥身边。倪昀见夕玥倒在地上,口中不断地冒血,楞了一下,冲了过去,将夕玥抱在怀里。见她意识不清浑身是血的模样,难以置信:”不…不…”左手将血擦掉,却越擦越多,他一下子红了眼,也不管身旁还有众人,越喊越大声:”不!不要!”手仍不断地擦拭冒出来的血;夕玥隐约见到倪昀着急的模样,微微地一笑,用尽最后的力气,微弱的说:”这般也好,彼此相忘”。语毕,没了生息。

“不!”倪昀失控的紧紧抱住夕玥,内心顿痛的不能自己。情绪剧烈起伏、大脑胀痛、思绪混乱,逐渐闪现许多记忆中的片段。

------我只是把你当成孩子-------------------
------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今日说过的话-------
------我喜欢你-----------------------------
------她只是我的徒弟-----------------------
------你好,你好,我叫倪昀-----------------
------她一定在战场上等我-------------------
------别废话,你就住我这-------------------
------我叫唐翠文---------------------------


倪昀安静了下来,望着大雨滂沱的天空,眼泪终是忍不住的流了下来,看着怀中浑身是血的夕玥,暗哑的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竟…没认出你。”内心的顿痛伴随着迟来的记忆,一同将他的理智湮灭了。

“为何你都要用这种方式离开我…”

“阿!!!!!!!!!”倪昀歇斯底里的大喊一声。

就在这时,一颗比刚刚更大的落石滚动而近,众人皆被擦撞开来。

倪昀见到迎面而来的落石,却是微微地一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1-12 11:36 , Processed in 0.14882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