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kimo

[原創小説] 短小說《和你在一起》(第二部)普通版+任性版大結局 (2015.08.26)

[复制链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5-8-27 05:23:05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八章(任性版结局上)
倪昀醒来时,一阵潺潺水流入耳,他睁开眼望向声源,一朵朵鲜红欲滴的花儿,千娇百媚的出现在眼前,再往后是一垠宽阔的水岸,水流湍急。他坐起身,疑惑的望着四周,他脑中最后的画面是落石,为何醒来身处异地?仔细看看,又觉这个地方…似曾相识。
“你怎么回来了?”低沉的男音。
“谁?”倪昀望向声源,奇怪的是来源处并无人影。
“忘了我?”人影逐渐由透明转成实体。
来人穿着一袭雪白长袍,头发漆黑细长,随意的披在后肩,面容清秀。见倪昀满脸疑惑,伸手便往岸边轻拈一朵红花,递给他:”吃了,你便明白。”
倪昀拿着红花,看着眼前带着温和笑意的人,考虑良久。
“我这是帮你。”
“我需要你帮我什么?”
“你需要因果”
“何是我的因?何是我的果?”
“你的心是因,你的心也是果。”
倪昀不解,只觉得他话中有话,但他现在身处异地,他也想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于是:”好”干脆的一口吞下。
令他惊讶的是花入口后,遽然没有任何味道!他咀嚼了很久,越觉得奇怪,世上竟有没有任何味道的东西,连花香味都无;吞入腹中,过没多久,他渐渐觉得心悸,最后捂着胸口痛苦的闭上了眼,闭上眼的瞬间,闻见了一股浓郁的花香,由他的体内散出,随后,大脑开始出现许多画面。
「两人各自被许多落石擦撞」
「倪昀没有背着小女孩」
「病床上躺着倪昀及夕玥」
「两人逐渐康复」
「地震救灾结束后,两人渐行渐远。」
「夕玥和童宇恋爱关系确定」
「两人各自安好二十年」
「夕玥成为导演」
「倪昀退休」
「夕玥定居西南联大校门西南大街口」
「夕玥干爹干娘去世」
「倪昀病重」
「倪昀后悔放手」
「猝。」
「倪昀等在桥岸」
「梦婆不忍,支招判官。」
「条件交换:食果花,浸三途川一千年,修改此生。」
倪昀突然放声大笑,越笑越大喘气,最后只是看着水流不发一语。
“明白了?”判官摇了摇头。
“强行修改,也会阴错阳差。”
倪昀黯然的望着河岸:”还…还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执念阿…”判官见倪昀这般执着,他实在不明白,不明白世人为何如此贪恋镜花水月成狂。
“再给我一次机会。”倪昀心痛难忍。
判官叹了口气:”你想好了代价?”
“是”
“罢了。”
“当你见到果花凋零,因叶出现的那天,便是你的机会。”判官不忍的转身消失在空气中。
倪昀从此就这样,或坐或站的待在河岸旁看着果花,脑中能够想的,只有和夕玥相处的俩世缘。行经的生魂,都会看他一眼,有些生魂甚至轮回许多次,都仍然可以见到他在岸边。
桥上的梦婆见他一如当年等果花开花一般,像一块木头似的杵在那。痴人阿!虽然生魂不用吃喝,但日复一日的熬着,不难受吗?也难怪,毕竟第一世太苦,第二世又错放,只是凡是皆有因果,如果真要修改,便要从因开始,而他在知道因后,又能如何?世人执念甚重,梦婆汤也无法渡化。
百年后。倪昀竟早已忘了等了多久,他只知道,他只想再重来一次,他保证,再也不会错过。而今果花已经完全凋谢了,伸手抚上光秃的枝干,不知道因叶何时现身。闭起眼叹口气,再次睁开眼时,眼前为之一亮!原来…竟是「因叶」开了!终于开了!
倪昀慌忙的凑近眼前,见到的叶子遽然是「黑色」的!而且叶脉鲜红。他伸手拈了一片,凑近细闻,没有味道。这就是判官要我等得?意思是我吃了后,便明白了?想起吃果花的情形,他不怕疼,他快速的将叶子塞入口中。
吞下后,他立马感到全​​身灼热如火烧,他最后全身通红疼的满地打滚,滚进了冰冷的三途川。冰冷的水,似乎真起了作用,逐渐令他不再疼痛,然而,当火烧般的疼痛消失后,一丝丝的透骨的冷意,随着河水,令他冷到周身发颤,欲爬起身,却突然出现许多只手,拉住他的四肢。他惊吓的赶紧拨开那些手,跑回​​岸边,狼狈不堪的在岸边喘气。
“如果你迷失在河里,便会像他们一样。”判官走至他的身后,冷漠的看着倪昀狼狈。
“很痛?执念本来就是疼痛。”
“既然你已决定,那便回去吧。”
倪昀望着判官,笃定的点点头,示意准备好了。判官剑指一挥,倪昀化做一只班蝶飞入水中。
判官望着班蝶飞入的地方,喃喃道:”有些东西,错过了,灰飞烟灭也寻不到的。”
第二十九章(任性版结局中)
闪光过后,班蝶出现在一处庭院。斑驳的墙被藤蔓爬满,他漫无目的的飞着,探知这是何处。
远处逐渐有声音而近。
“牧儿,听娘一句,休了她。”
“娘!她是我的夫人,我怎可为此而休妻。”
“娘是为你好。”
“娘…”
班蝶闻声而去,飞近了些,只见眼前出现的似乎是一对母子。男子正在哀求母亲什么。班蝶轻巧的停在两人身旁的茶桌上。
“孩儿心里只有唐笑一人。”
“陆牧!听娘的劝,梧台山的师父说过,唐笑留在你身旁只会害了你。”
“江湖术士,一派胡言。”
“如果你不依为娘所言,娘就不认你这个儿子!”
“……孩儿明白了。”陆牧皱着眉,手重重得拍了茶桌一下。班蝶被震的飞动,飞动至陆牧的发髻上。
陆牧大步流星的走出自己府邸,上了马车风尘仆仆赶到一处庭院。
“唐笑…”
“夫君,你来了”唐笑倒了杯水,顺手将他的披毫取下挂好。
“你在做什么?”陆牧见满桌四散的笔墨宣纸。
“闲来无事,临临帖。”
“为夫瞧瞧”拾起台面上的字帖,见她字迹清秀,面露欣赏。
“夫君,你的发髻上怎有只蝶?”唐笑刚才发现,他的发髻上停了一只白中带黑的飞蝶,欲伸手拨动。
“哦?”陆牧往发髻上轻挥,班蝶却瞬间没入陆牧头顶。
“消失了?”唐笑见班蝶不见,也些惊讶。陆牧伸手拉住唐笑坐下,两人继续谈心。
深夜,陆牧在睡眠中蹙眉不展。梦中一片腥红,遍地死人;陆牧挣扎的坐起身,冷汗直流,有人从背后叫换,转身才发现是自家笑儿,他正想开口,身旁跑出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一把抱住笑儿:”夕玥…夕玥”脑中突然一闪,令他头疼不已。
“夫君,你怎么了?”身旁的唐笑看着自己夫君在床榻挣扎,有点不知所措的拉住陆牧。
“……”陆牧睁开眼,见到了唐笑,才让他反应过来,原来刚刚,只是一场梦。唐笑扶着陆牧起身,倒了杯水给他。
陆牧回忆着梦境,奇怪的是,他头疼完后,现在俱然记不清梦境了,只记得唐笑出现在里头。
“没事”陆牧想了想,不知从何说起,所以便不说了。
“你满脸汗,我叫下人打盆水,让你洗洗脸。”
“不用了,先坐下,为夫有事和你说”陆牧决定还是开口告诉她一切。
“娘,仍然让我休了你。”
“什么?”
“别着急!我已想好了对策。”陆牧揽过唐笑。
“你就先住这,我们做个样子给娘看,安抚娘。”
“…夫君,我不想离开你。”
“为夫也不想失去你。”两人相拥。
陆牧又一次陷入梦境蹙眉不展。
看着眼前相拥的两人,陆牧很疑惑,因为两人,一个长的和他一模一样,一个长的和笑儿一样。他郑想上前探个究竟,却突然被一阵叫唤给干扰。等他回神睁开眼时,发觉是笑儿在床榻上叫唤自己,他起身才看见,自己老母亲已坐在桌钱,边喝着茶边等待自己了。
“…娘”
“你还认娘阿!你个不孝子!”
“…”陆牧对于娘亲出现有点不知所措,身旁的笑儿,紧紧拉着陆牧手臂,她不知道老夫人怎么找着这儿的,这是她与陆牧商量后的密居之地。
“你竟然欺骗娘,骗娘你已休了她,放她回家。原来是将她藏在这,两人苟且一块。”陆牧的母亲愤怒的拍桌而起。
“娘,孩儿不是有意如此…实在是…,你明知道孩儿心中只有笑儿,却逼孩儿休了她,另做他娶!”陆牧左手轻抚唐笑紧抓的手。
“你个不孝子,如果今儿不给娘一个交代,娘就当没你这个孩子。”
“娘,你为何要逼孩儿。”陆牧深觉难以呼吸,手心手背都是肉阿!
“鸿管家,将休书拿来。”管家从怀中拿出一张预先写好的休书放在桌上。
“娘!!”
“今儿你不把休书签了,和她一刀两断,你就不要喊我娘。”
“老夫人…”唐笑难过的瘫坐在地,她不懂,为何老夫人只因听他人的几句话,便要活活拆散俩人,连他们躲到这儿来了,都不愿放过他们。
“…”陆牧悲痛的闭上眼,孝顺和情爱难以两全。悲痛的看着唐笑,蹲下身来将她揽进怀中。
“…夫君…听老夫人的话,将我休了吧。”唐笑在陆牧怀中淌泪,痛下决心不愿见陆牧背上不孝的骂名。
“…笑儿”陆牧明白她的好,觉得心痛难当。
唐笑一把推开陆牧,决然的起身走至门前:”麻烦老夫人,送我回家。”说完,若无其事的走了。
“笑儿!”陆牧追了上去,追至门口,却被管家拦腰抱住。
“少爷,听老夫人的话。”虽然管家见状也有所不忍,毕竟他只是个下人,也只能听命于老夫人。
陆牧冷静了下来,无奈的坐在桌前,看着眼前的休书,他望了眼门外,深呼了口气,迅速​​提笔签了名,签完后站起身走至床榻,背过身去,歇斯底里的大吼:”出去!…通通出去!!!!”。
老夫人拿起休书放入怀中,她也知道自己孩儿此时不好受:”我们先回府了,顺道派人送唐小姐回家。”
说完,老夫人便和管家一块走了。听见关门声的陆牧,无力的瘫坐在床沿,其神态像是瞬间老了十几岁。
第三十章(任性版结局下)
唐笑散心再次来到梧台山,走在后山葱郁的林道间,回忆两人的曾到过看过的风景,心中酸楚,就这样,屏退了下人,一个人在后山闲逛。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名男子,男子道:”姑娘,独自在这荒山野岭,真是寂寞阿!”
“公子,不劳您费心。”唐笑见男子轻浮,只想快点离开。
“别着急走,让我来陪陪你阿!”一把将唐笑拉入怀中。
“公子,请你自重。”说完欲推开他,却被他再次拉入怀中。
“别这么见外,你这么孤单,就让我来好好陪陪你。”语毕后,对唐笑上下其手。
唐笑惊吓的拼命用力推开他,推不开得情形下,失控的大喊:”救命阿!救命阿!”
“闭嘴”伸手给了唐笑一巴掌,捂住唐笑的嘴,将她推倒在地,继续放肆。唐笑恶心的拼命挣扎,然而却敌不过他的力气,正当唐笑觉得自己清白要毁于一旦时,突然有人一脚踢开了他,大吼:”无耻之徒!”随即把此人爆打一顿,打到此人趴在地上失去意识。
扶唐笑起身:”姑娘,你没事吧?”唐笑早已被吓坏了,只知道拉着被扯坏得领口掉泪。
“姑娘?”见唐笑被吓坏了,恨恨得又踢了那人一脚。
“姑娘别怕,他被我打趴下了。”
唐笑这才抬起头,见是一名公子,温和的关切自己,而坏人,早已倒在一旁。
“你好,我叫赵城”赵城抱拳。
唐笑缓了缓气:”多谢公子相救。”
三十年后。
陆牧和友人相聚梧台山,不料,却碰见了熟人。
“你还好吗?”
“你呢?”
两人相视一笑,往事悄然浮上心头。
“我先走一步”陆牧强忍着拥她入怀的冲动离去。
唐笑见他的背影,眼眶渐渐泛红,不由自主的拾起一旁的小石子,在墙上不起眼处刻了一首词。
不久,唐笑一病不起。
当她去世的消息传至陆牧耳里,他只是难过的说不出话。好友们见陆牧心神不宁,便邀他再次重返梧台山游历。
他在梧台山行经两人曾相遇的廊道时,不由得感慨万千,脚步放缓。不经意的墙上发现了唐笑的字迹。
不久,陆牧郁郁而终。
“明白了?”
陆牧听见一句很熟悉的人声,睁开眼,看见判官的身影,脑中才想起一切,想起自己就是倪昀。
“明白了。”倪昀终于明白,他和夕玥为何会纠缠不清。
“我终究是欠她的。”
“喝了梦婆汤,忘了一切吧。”
“不!你说过再给我一次机会”倪昀了解前因后,更想要圆满。
“不行!”判官斩钉截铁。
“为何?”
“因果只能用一次,再用,你便永远锁在某一世里,如同那些人般泡在三途川中永不超生。”
“我愿意。”事以至此,这是他唯一能做,也是唯一想做的。
判官叹了口气,手一挥,倪昀化做星尘,融入三途川中。
轰隆…爆炸声令大地震动,漫天飞烟。
倪昀张开眼,见到的便是一片雾茫茫。他看着周遭情景,熟悉又陌生。
突然听见一声尖叫,定眼一瞧,面露喜色。
飞烟飘过后,满地尸体,染红的泥土,有个身影站在中央,那身影便是自己寻了很久的人。
倪昀掏了掏口袋中的东西,紧紧的握在手中,奔向她,一把抱住,随后把手中握着的「钮扣」放入她的手里。
“师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5-8-27 05:27:16 |显示全部楼层
耶!!!!我終於完結了!!!!
真是不容易~
我寫倪昀時全程代入黃磊的臉...哈哈...為何代入他臉...說來話長....是十年前的臉....
如果有第三部...聞一多會進去的....嘻嘻...
任性版結局...就是我想這樣任性....所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1-12 12:12 , Processed in 0.11786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