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搜索

[小说小品] 名媛望族2...嗎?(6/8更新至第六十七集,在644樓)

  [复制链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7-4-30 12:51:10 |显示全部楼层
Kid, where are you? Are you decided to abandon your writ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17-6-4 23:37:04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真的弃我们而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3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6-8 13:36:1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七集

本帖最后由 陌生人的孩子 于 2017-6-8 13:38 编辑

抱歉...我的小黑電往生了... 所以一直都沒電腦可以讓我補坑,前一個月好不容易才攢夠錢買了一台二手的小電回家... 但這台怎麼用都跑不順啊... 正考慮是不是要刷卡敗一台新的才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副院長才給笑嫣檢查完,爾嫣才送她離開房門後,一轉頭回到了笑嫣的身邊來就是摸著她的頭,說道 "快睡吧。"
"睡了一天了,哪還睡得著?" 笑嫣才這樣問,爾嫣就是又問 "那你想怎麼樣?"
"Story Time?" 爾嫣笑笑,坐在了一邊,問 "想聽什麼故事?"
笑嫣想了想就是問 "你真的那麼喜歡他?"
"當初…你是因為喜歡他才嫁給他,還是善姨逼你嫁的啊?" 聽著笑嫣這樣問,爾嫣想了想以後就是說 "當初我們才認識我就知道他結了婚,我當然不願意做人姨太太,可是他追我追得很緊,家世也不錯,又會做生意又是律師,以我們家這種家道中落的家族來說,做為一個結婚的對象,很適合。他又剛好需要一個有地位的人來輔佐他,對我又還不錯,結婚對我們兩方來說都好,可以說是政治聯姻吧?"
笑嫣又問 "你早就知道善姨要你嫁是為了他的錢?你就沒想過走嗎?"
爾嫣卻事說 "走去哪兒?從大清滅亡之後,我就覺得我沒有家了,但直到我和日輝私奔之後,才在外面真正體會到,自己一個人流落在外,沒有家的感覺…"
笑嫣想著,說道 "我記得日輝叔叔說當初他是為了讓你過上好些的日子才簽約去跑船的,上了船之後才發現是被賣去做豬仔。可是就算是跑船,他也應該有錢留給你吧?"
爾嫣嘆了一口氣之後就是說 "有…本來是說好,他去跑船三年,讓我等他…等他一回來,我們就結婚。但是他才走了不到一個月,就有人來我們家搗亂,說日輝跑了,找不到他人,所以他們來我們家要回薪水,我把日輝留下的錢都給他們,他們還是說不夠,要拿東西抵債,當中也包括我…他們一群人就架我上車…"
笑嫣跟著就是又問 "後來呢?"
爾嫣抬頭一笑,說了一句 "你爸爸救了我。"
笑嫣一臉疑惑的問 "我以為你們是在火車站相遇的。"
爾嫣想了想,說 "在上海的火車站,那時候的確是我們第一次見到面。"
笑嫣又問 "你介意說清楚一點嗎?"
爾嫣開始緩緩的道說 "他們才抓了我出家門,我就找到機會逃了回去。我抵在門上,聽著門外的聲音,他們還拼了命的撞門,我很害怕,我不知道我能撐到甚麼時候,我很希望有人來救我,我好希望日輝那時候會在,好希望他會出現來救我,直到我聽見門外有一個聲音,說了一句「晚上那麼吵是犯法的」。"
爾嫣從一邊拿起了顆蘋果來,一邊削著,一邊繼續說道 "他在門口跟那些人說了幾句,打發了他們走,後來他敲門問我有沒有甚麼事,需不需要幫我報警。可是我還是不敢吭聲,我怕他也是他們當中的一個人,為的只是哄我開門。
"說也奇怪,他好像也知道我在想甚麼,就說他是隔壁律師事務所的律師,今晚是我運氣好,遇上他在事務所加班,但他現在要回去休息了,如果那些人再來,他沒辦法再救我第二次,勸我如果沒事的話,就快找機會逃。然後我就沒再聽到他的聲音了。我收拾了東西,才開門,就看到地上放著一盤麵包和牛奶,還有一張名片。" 爾嫣切下了塊蘋果片來交給笑嫣,笑嫣接過了,問了一句 "名片上寫的是啟燊哥哥的名字吧?"
爾嫣卻是笑著說 "名片上,寫著「Arthur Chung鍾卓萬 律師」。"
爾嫣繼續切著蘋果,說著 "如果那次你爸爸沒出現,我真的不知道我會給那些人抓去哪裡,我會怎麼樣。那天夜裡我收拾了簡單的行李就走了,我在街上到處亂跑,我很怕…我不知道我能去哪裡…我那時候真的以為…日輝他丟下我走了…等我發現,我已經跑回去了,但我不敢回家…後來我在外面遊蕩了兩天,娘聽鄰居說見到我,就跑出來找我,我就故意裝成是被她找到的樣子,給她帶回去了。也在那之後,我對娘的任何安排都言聽計從,包括她要我離開上海,到香港這裡來唸書,但誰知道在我離開上海的那一天,在火車站遇見了你爸爸。"
笑嫣又問 "他知道這事嗎?"
爾嫣聳了下肩膀,說 "我不知道,不過他在火車站向我搭訕的那時候,我沒問過他的名字,後來下了火車,他才拿了他的名片給我,說他從上海的律師事務所調過來香港工作,我才認出這位曾經救過我,但我們卻從未見過面的律師,也是因為這樣,我才不排斥他之後對我的追求。到了前幾年,我才知道當初日輝是給賣去當豬仔,過的是非人生活,是我不相信他,是我放棄了等他,選了卓萬。"
笑嫣接著又問 "那…你有和日輝叔叔說過這事嗎?"
爾嫣隨之就是反問 "說這做甚麼?"
笑嫣隨之就是說了一句 "我終於體會到人是公平的啊,你在學校裡是個天才,但你在感情上是個智障啊。"
爾嫣馬上就是說 "容我提醒你,我沒有不打孩子的習慣。"
笑嫣卻是又立刻說了一句 "容我提醒你,你的孩子身上還有傷呢。"
笑嫣又接著問 "就算他救過你,但是要當他的姨太太,你真的一丁點都沒想過要走?"
爾嫣卻是問說 "我能走去哪兒?我真的沒地方去…而且我走了之後呢?娘對我再怎麼壞,好歹都還是養大了我,還供我讀書;那時候爾熹又還小,我如果不嫁人,爾熹怎麼上學?其實我早就有心理準備,娘會讓我嫁給一個對我們家族來說最有利的男人,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跟日輝走,但等我走了之後,除了我自己挨不住苦之外,我每天都在擔心,我在想娘跟爾熹在我走了之後到底會怎麼樣?總覺得我跟日輝的幸福是在犧牲別人之上換來的,我做不到那麼自私…一段得不到任何人祝福的感情,你說,會幸福嗎?"
笑嫣卻是說 "我的生活我高興就好,別人祝不祝福關我屁事?那玩意兒能當飯吃嗎?"
爾嫣一笑,摸著笑嫣的頭,對她說道 "你放心,以後你的老公我一定讓你自己挑,我不干涉。就算你挑一窮小子,我也給你帶上能吃一輩子的嫁妝嫁過去。"
笑嫣嘆了一口氣之後就是說 "媽…你要學著自私一點才有可能會有幸福的。典型的例子請看康子君,她自己不願意嫁給一個老頭就跑了,自己的爸媽也不管,就連救過她的人都能丟下;為了當上知名刀馬旦,天曉得她還做過甚麼缺德事?後來又為了要嫁進一個大戶,把別人的家搞得亂七八糟的,現在呢?鍾卓萬唯一的正房太太。由此可見,人要自私才會有幸福,而別人的幸福不關你事。"
爾嫣卻是說著 "每個人追求幸福的方式不一樣,我覺得我現在就很幸福啊。"
笑嫣白了她一眼以後就是又說 "聽的出來,隔壁書房的床每晚都搖得很大聲,下次不如考慮去花園吧?"
爾嫣選擇站起了身,往病房外走了去,並說著 "鍾二小姐,今天的故事時間到了,我讓副院長再來給你打兩針。"
"不要啊…我錯了…" 笑嫣這樣叫著,可是爾嫣卻還是走出了門。
笑嫣見狀,才撐著身子從床上坐了起來,爾嫣就是又回到了房間。
兩人對視了會兒以後,笑嫣就是問 "不是說要去找副院長的嗎?"
"我讓護士去叫了,你想去哪兒啊?" 笑嫣沒回話,爾嫣之後就是上來把她壓回了床上,並說道 "乖乖的,躺好。"
笑嫣卻是認真的說 "這事是我自己惹的,我自己可以處理。"
爾嫣卻是問 "爸爸不是說要幫你處理了嗎?"
"好了!相信爸爸好不好?給他一個機會,讓他幫你一次。" 笑嫣立刻就是又說 "這次的事很麻煩的!"
爾嫣又問 "你不相信爸爸?"
副院長帶著一盤針劑進了來,並問了一句 "好了!聽說有人又不乖乖睡覺是吧?"
笑嫣垮下了臉,看向了爾嫣,爾嫣帶著一樣的笑容對著她問 "你現在是要自己睡呢?還是要打完針再睡?"
笑嫣立刻就是用被子蓋起了頭,爾嫣和副院長對看了眼,笑了下。而隨後,爾嫣想起了笑嫣剛剛的話,心裡不禁也開始擔心起了卓萬的安全。

而這時,卓萬才回到了大宅,第一件事就是立刻回到了爾嫣的房裡去洗澡,而學祈和啟燊就在門外抓緊時間的向他報告著他們查到的資料 "米澤將軍的死因是槍殺。一槍穿越心臟,當場死亡。" "但當天晚上軍營裡沒有任何人聽到槍響的聲音,早上士兵進房的時後才發現他的遺體。根據他們的目擊者證供,當晚有一個女人曾經潛進過他們的軍營,他們堅持說是二小姐。"
浴室裡傳來的卓萬的聲音問 "女人?米澤是不是有個女兒?"
卓萬穿著襯衫,扣著袖上的鈕扣,聽著門外的聲音繼續報告著 "他女兒叫米澤聖子。根據記錄,他女兒的精神狀況非常不穩定,被送到香港之後她一直在接受精神治療。" "米澤只有去看過她一次,但之後她的精神狀況卻是更糟,還出現了自殘的情況,現在醫院那邊都必須要派護士看管她。"
卓萬打開了浴室的門,他接過了他們手裡的報告,翻了翻、看了看,突然,他停下了手,問 "中村瀧也?"
學祈開始報告說 "那是米澤將軍的真名,他小時候母親改嫁過一次,才改姓為米澤;後來他從軍後又改了一次名,改為米澤中村。"
卓萬想著,說道 "瀧也?龍?"
"笑嫣曾經說過一句「小心龍」…" 啟燊跟著就是又說 "要不要再去找笑嫣問一下?"
卓萬卻是笑著問 "怎麼?你覺得她查的到的事,我們查不到?"
"老爺!" 他們幾人轉頭望去,只見一名婢女跑了進來,說著 "千賀上校帶著好多日本兵來了!他們說要找你!"
啟燊馬上就是說 "他們又想怎麼樣啊…"
卓萬拿過了學祈手裡的外套,穿了上以後就是說了一句 "走!"

整個宅子裡站著滿滿的日本兵,卓萬才出來就是對著千賀問道 "不知道千賀上校大駕光臨又是什麼事?"
千賀卻只是笑著說 "沒什麼,只是我收到消息,有人想對鍾議員不利,所以我特地帶人來保護鍾議員。"
啟燁在一邊立刻就是搶著說 "還有人比你們還危險嗎?不用客氣了!我們已經報了警,有警察保護。"
"喔?你說的是這幾個人嗎?" 幾個日本兵拖著身上都是傷和血的警察進來,並扔在了一邊。
"鍾議員,請!" 隨著千賀對著大門擺出了手,啟燊又問 "如果我們不去呢?"
千賀又說 "我接下來的三天要進軍營訓練士兵,如果你們堅持不去的話,那我只好先說清楚,這三天內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我都一概不管。"
"聽說鍾議員還有一子一女跟著他們的親生母親一起住是嗎?還有個女兒已經嫁人了?不知道他們那裡的保安如何?" 千賀才這樣說,啟燁就是衝上前去,說道 "你敢碰他們試試!"
隨著四周的人都掏出了槍對著他們,啟燊趕緊擋住了啟燁,而卓萬也一句 "好,我跟你走。"
"爸…" 卓萬轉過身來就是對他兩個兒子吩咐著 "沒事,反正我們這幾天也打算把宅子裝修一下不是嗎?"
"你們正好也可以把家裡人都帶出去玩一玩,輕鬆一下。" 說著,卓萬就是把一張紙條塞進了啟燊的手裡。
"請!" 隨著千賀又說了一次,卓萬也跟著千賀一同走出了大宅。
等到家裡的日本兵都走光了以後,啟燊就是趕緊上前去看著那幾個警察,問著 "你們怎麼樣?"
啟燁則是趕緊吩咐著管家 "趕快連絡浩頤跟三媽他們!"

千賀帶著卓萬來到了他們軍營裡的囚禁室裡,四周的鐵籠分成上下兩樓,正前方還正掛著一個滿身是血,不知道是否還活著的犯人。這裡正中間一個大鐵桌給清空,上頭只擺著一套完全格格不入的茶具。
千賀請卓萬在那桌前坐了下,卓萬才坐了下來,千賀卻是如同平時休閒喝茶一般的,給卓萬倒著茶,對著卓萬說道 "不好意思,但這裡是我想到最安全的地方,這三天可能就要委屈鍾議員了。"
卓萬只是回應了句 "千賀先生真是客氣啊。"
千賀看了下表,又問 "我還有點時間,如果鍾議員有興趣的話,不如我們切磋一下棋藝?"
卓萬直瞪著他,只是笑著,說了一句 "樂意之致!"
說完,卓萬就是拿起了他的茶,一口飲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4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默默地等着孩子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一直都在看你文,等你更,快出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7-7-21 18:38 , Processed in 0.101950 second(s), 20 queries .

lauchungyan.com from 2003

回顶部